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59章 水中捞月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没想到这个于先生还是戴了面具,而且每次出场还都不一样。

    温白羽仔细的往下看,就见那个于先生走过来之后,站在原地,突然抬头往上看。

    温白羽发出“嗬——”的一声轻叹,赶紧身/体往后缩,万俟景侯一把捂住他的嘴,将人抱在怀里,两个人压低身/体。

    秦老板蹲在旁边,他这么蹲着感觉有些吃力,时间长了额头有些冒冷汗,旁边的田东伸手从他胳膊下面托着秦老板。

    左明休也屏住呼吸,伸手捂住冰鉴的嘴,冰鉴这个时候还挺配合的,但是眼睛向下看,一双黑漆漆的眼睛越睁越大,越睁越大,黑色的眸子在眼眶里来回来去的闪烁轻/颤着,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下。

    众人都不敢出声,于先生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他们的声音,所以才抬头往上看的,他的脸扬起来,众人看清楚了他的容貌,但是也没有什么用,因为他这张脸也是假的。

    于先生仰起脸来,能看出他脸部的轮廓并不宽,甚至有些窄,黑夜里一张鲜红的嘴唇,金色发光的眼睛,那眼睛的样子,就好像一头豹子一样,眼眸里还有放射性的细线,让眼睛看起来非常犀利。

    于先生抬头看了一圈,就低下头来,招了一下手,旁边有人很快走过来,于先生轻声和他说了一句话,那人立刻点点头,说:“明白了,先生。”

    那人说完,立刻小跑着出去,然后很快带着一队人过来,他们手上都拿着铲子。

    于先生又指了一下地上某个位置,那些人就开始顺着于先生指的地方挖坑。

    万俟景侯的手这个时候才松开,温白羽稍稍喘了一口气,他刚开始还以为于先生发现了他们,所以叫人过来,不过没想到那些人不是来找他们的,反而在地上开始挖坑。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用意。

    好几个人跟着于先生,然后拿出毯子,扑在一块凸起的石头上,于先生就靠坐着石头,看着那些人在地上挖坑。

    周围非常亮,他们的人很多,温白羽粗数了一下,两队人汇合之后,人数少说也有五十来人,好多人正在地上挖坑,其他人就托着枪在旁边站岗。

    每个人手里都配了枪,这里没有枪的只有于先生一个人,不过他被团团围在中间,看起来也不需要用枪。

    于先生坐在树旁边的石头上,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自从坐下之后就一动不动的,下面的人不断地铲着土,挖了十分钟之后,突然说:“挖到了,下面有东西!”

    于先生动了一下,然后站起来,旁边很多人簇拥着于先生走过去。

    温白羽使劲探头往下看,万俟景侯怕他掉下去,伸手搂住他的腰,温白羽借着万俟景侯拽住他的力气,往下探头,就看到下面已经挖了一个深坑,因为他们人多,别人挖一个小时才能搞定的深度,他们十分钟就搞定了。

    坑里破破烂烂的,而且有一股腐/败的味道冲出来,一直往上呛,呛得树上的众人都闻到了。

    温白羽眯起眼,小声的说:“尸体?不过这尸体太普通了,而且还用草席子裹/着,席子还没有完全烂掉。”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不知道下面到底在挖什么东西。

    结果就看于先生抬起手来,摇了一下头,他旁边的人说:“不对,继续挖。”

    温白羽突然想起秦老板的话,棺山是埋死人的地方,尤其是战乱的时候,死了人随便就埋了,估计连个坟头也没有。

    他们挖到的应该就是个普通的尸体。

    虽然不知道于先生到底在找什么,但是肯定不会是这种东西。

    腐烂的臭气冲上来,很快的,下面又挖到了东西,这回连草席子都没有了,直接是埋进去的尸体,已经腐烂到了极致,恶心的温白羽都不敢看了。

    大家还没来得及吃晚饭,现在肚子里空旷旷的,鼻子间还闻着一股馊烂的腐臭味,这感觉简直太糟糕了。

    秦老板恶心的要吐,捂着嘴,嗓子有点痉/挛,他现在对味道本身就敏/感,一闻到这种恶心的味道,胃里一阵一阵的犯恶心。

    田东双手架住他,冲秦老板摇了摇头,示意他别出声。

    那边冰鉴还是很乖,一点儿也没有捣乱,左明休捂着他的嘴,冰鉴就老老实实的让人捂着,还伸手抱住左明休的腰,把头靠在他怀里,但是目光仍旧露/出很害怕的神色。

    于先生又坐回了石头上,看着众人在下面挖坑,半个小时过去了,那些人竟然相继挖出了四具尸体!

    不过显然都不是于先生想要找的东西。

    于先生看起来倒很有耐心,一直静静地坐着,温白羽顺着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于先生的下巴,有点尖,但是尖度很柔和。

    “先生!”

    又过了一会儿,深坑那边突然有人/大喊,随即有人跑过来,说:“于先生,那边挖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于先生站起来,慢慢走过去,低头往深坑里看。

    这会儿深坑已经非常深了,温白羽让万俟景侯抱住自己的腰,然后低头往下看,因为深度太深了,有点不容易看清楚。

    这个时候有人善解人意的提来了营地灯,给于先生照明,温白羽借着光线赶紧往下看,就看到深坑里有一堆腐烂的差不多的衣服。

    有人将撬杆伸进去,然后把那些衣服挑/起来,衣服一挑/起来,顿时扬起一股灰土,正好刮来了一阵风,那灰土“呼——”的一下飘散。

    于先生退了一步,抬起胳膊挡住脸,旁边的人呛得直咳嗽。

    温白羽看着那种衣服,还有那种粉末有些熟悉,立刻低头再去看,就见到深坑里有一堆的白色粉末,看起来还不少,除此之外还有几件腐烂的衣服,并没有尸体。

    当然没有看到尸体,但是尸体已经变成了石膏一样的白色,被这些人一挖,稍稍一碰就全都散了,变成了一堆的粉末,而那些衣服之所以眼熟,其实是因为,和他们在峡谷里发现的山洞里的清兵衣服一模一样。

    大风之后,于先生这才把胳膊放下来,轻轻弹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摇了摇头。

    那些人发现又不是于先生要找的东西,立刻继续开始挖土。

    温白羽好奇的说:“他们到底找什么东西?”

    万俟景侯压低声音说:“应该不是尸体。”

    万俟景侯正说着,下面的人忽然又喊了起来,这回好像真的不是尸体了,他们发现了一块奇怪的石头。

    于先生走过去,低头往深坑里看了一眼,随即点了点头。

    这下是挖对了,于先生并没有再做回去,而是继续让那些人挖,自己站在旁边看。

    温白羽忍不住低头向下看,深坑里的是一块石头,一块大石头,非常大,非常厚,到底多厚温白羽看不清楚,至少他们还没有挖到石头的最下面。

    那些人快速的挖着土,很快那块石头就显现出来了,非常之大,十几个高壮的男人将石头从地/下抬出来,“咚!”的一声立在旁边。

    这下不只是温白羽,其他人也看清楚了,竟然是一块石碑。

    确切的说,应该是图腾。

    看起来这块图腾埋在土里的时间很长,而且个头实在太大了,抬上来的时候难免磕碰了。

    但是整体形状很清晰,是一只狐狸。

    而且是九尾狐狸。

    图腾被竖/起来放置着,温白羽正好只能看到后背,后背只有狐狸的背部和尾巴,竖/起来的瞬间,温白羽看到图腾的正面还有文/字和图案。

    于先生仔细的看了看那个图腾,旁边好多人给举着灯,看起来派头很足。

    于先生对旁边的人说了什么,他说话声音一直都很小,温白羽根本听不见,万俟景侯也听不清晰。

    旁边的人很快就跑出去,然后提着一个背包回来,把背包打开,从里面找出各种工具交给于先生。

    温白羽现在看出来了,这个是图腾石碑上的内容一定很重要,所以于先生想要把他拓印下来。

    于先生没有让其他人动手,自己开始拓印石碑上的内容,于先生仔细拿出来一块布,这块布一拿出来,竟然散发出淡绿色的荧光。

    温白羽回头看了一眼万俟景侯,这块布是荧光的,而且样子和他们手上的地图一模一样!

    温白羽实在搞不懂这块布是什么来历,到底是用什么做的,竟然能发出这么亮的荧光色。

    于先生把布贴在石碑上,亲手将上面的内容拓印下来,拿到灯光下面,仔细的看荧光布上面的字迹。

    温白羽也想看,但是距离太远,他们根本看不清楚。

    于先生研究了五分钟荧光布,随即就将布慢慢叠好,然后放进了背包里。

    这个时候有人走过来,说:“于先生,还是没有找到组长,我们在峡谷里走散,就没再看到组长。”

    于先生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一个人走过来,于先生轻声和他说了一句,然后那个人就走出去,说:“大家在这个地方扎营,今天晚上休息,明天早上出发。”

    那些人好像训练有素,动作非常快,开始扎营,他们的帐篷很多,而且看起来都是军用的,因为人多,帐篷整整扎了一片山头,看起来非常壮观,营地灯也很多,非常亮,绵延起来。

    帐篷扎好,于先生就被请到帐篷里去了。

    温白羽这才松了一口气,总感觉于先生有一种无形的威慑力,尤其是他那双眼睛,淡金色的,看起来有些可怕,而且眼光非常锐利,让人不敢喘气。

    于先生一走,其他几个人也松了一口气。

    他们在树上蹲的时间很长了,树上很高,风也大,再加上雾气缭绕,就有些湿冷。

    秦老板已经蹲不住了,额头上全是汗,田东伸手搂住他,另外一手替秦老板擦掉额头上的汗,等于先生一走,立刻将自己外套脱/下来,搭在秦老板身上。

    秦老板被田东托着,身/体已经开始发软,意识越来越朦胧,他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看见了罗开,但是罗开已经消失了几个月,一消失就不见踪影。

    田东轻轻拍了拍秦老板的脸,说:“秦老板?醒醒。”

    秦老板意识有点涣散,嘴里呻/吟了一声,胡乱的说:“我……我肚子好疼……”

    田东抓紧秦老板,侧头对旁边的温白羽小声说:“秦老板不舒服,咱们要找个时间遛下去。”

    温白羽看了一眼秦老板,秦老板的脸色很白,嘴唇懂得有些发紫,双手都在哆嗦。

    万俟景侯轻声说:“稍等一会儿。”

    那些人忙碌起来,扎帐篷,生火做晚饭,全都忙碌着,他们等了五分钟,周围的人差不多全都散开了,但是还留着几个人守着这个深坑和图腾石碑。

    万俟景侯说:“等着,我下去摆平那几个。”

    温白羽有些担心万俟景侯,怕他身/体又不舒服,毕竟他这天都晕了两次了。

    万俟景侯见他拽着自己,回头快速的在温白羽嘴唇上一亲,温白羽脸上一红,果然松手了……

    万俟景侯将匕/首咬在嘴上,然后双手抱住树干,手一松,瞬间悄无声息的往下滑落,温白羽看的心惊胆战,这个高的树,如果直接跳下去就跟跳楼没两样,脑袋先着地就爆头,腿先着地就残废。

    就在温白羽屏住呼吸,心脏腾腾乱跳的时候,万俟景侯双手一抓,一下勾住了下面的树枝,停在了半空中。

    这个时候守在下面,托着枪的男人走动了一下,但是并没有发现万俟景侯,而是走到旁边去,和另外一个守卫的人聊天。

    万俟景侯已经悄悄的落了地,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大长/腿的弹跳性非常彪悍,落地之后立刻向前摸去,猛地一窜,一把捂住一个守卫的口鼻。

    温白羽吓了一跳,因为两个守卫站在一起,万俟景侯止住了一个,另外一个人肯定就发现他了。

    果然,另外一个守卫立刻发现了万俟景侯,毕竟几乎是面对面的距离,怎么可能发现不了。

    守卫第一反应是托起枪来,立刻就要开火,万俟景侯捂住守卫口鼻的胳膊使劲一转,那守卫顿时晕了过去,直接跌在地上,与此同时猛地侧腿一踢,对面的守卫还没来得及开火,手里的枪头忽然被踢起来,一下打中了守卫的额头。

    两个守卫顿时都晕了过去,万俟景侯还垫了一把,让两个人落地的时候不至于发出响声。

    万俟景侯解决了两个守卫,朝上招了一下手,温白羽这才把心咽回去,立刻顺着树干爬下来。

    田东背着秦老板趴下来,左明休和冰鉴也爬了下来。

    万俟景侯对温白羽说:“把图腾照下来。”

    温白羽点点头,立刻冲过去,手忙脚乱的拿出自己的手/机来,关掉闪光灯,然后对着图腾照了好几下,上面果然有文/字,而且还有图画,但是他来不及看。

    万俟景侯也不闲着,把两个晕过去的守卫的配枪解下来,看了看型号,似乎还挺满意,突然一扬手,扔了一把给田东。

    田东诧异的接住,万俟景侯说:“你枪法不错。”

    田东愣了一下,随即唯唯诺诺的笑着说:“景爷怎么知道?”

    万俟景侯抬头看了一眼田东,只是笑了一下,但是没有说话。

    这个时候温白羽已经跑回来了,万俟景侯立刻说:“咱们走。”

    温白羽说:“那个于雅怎么办?她还在树上。”

    万俟景侯说:“反正她知道的也不多,留着她也没有用,等她醒了自己会下来,或者说你想干脆杀了她?”

    温白羽赶紧摇手说:“那还是算了,咱们快走吧。”

    秦老板还是没醒过来,众人顺着山坡往下跑,温白羽说:“咱们要找个地方生火,秦老板身上太冷了。”

    但是这里显然不适合。

    他们往山下跑了很久,一直跑到了半山腰的地方,再往下就是“钱眼”的位置,众人也不敢贸然再往下跑,不知道下面会不会出现危险情况,毕竟马上就要到墓葬了。

    万俟景侯说:“这边,这有个凹洞,可以挡风。”

    田东赶紧背着秦老板冲过去,果然看到一个凹洞,这根本不算是个山洞,因为实在太浅了,但是可以挡点风,在这里休息也可以掩人视线,从上面下来的人不会第一眼就发现他们。

    众人挤进凹洞里,左明休在外面捡了一堆树枝,说:“可惜咱们没有火源,没办法生火。”

    他的话音刚落,温白羽手心里“呼——”的冒出一股火焰来,一下打在左明休捡来的树枝上,树枝一下猛烈的燃/烧起来。

    左明休的话还没说完,只好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闭嘴不说了。

    冰鉴看见火源,“嘻嘻”笑了一声,伸手要去摸,左明休赶紧/抓/住他的手,说:“别动,会烧手。”

    田东把秦老板挪到火堆旁边,从背包里找出毯子,给秦老板裹得严严实实,不停的搓/着他的手,和露在外面的脸。

    田东看见秦老板脸色苍白,嘴唇发紫,神情不由的紧张起来,不断抚/摸/着秦老板的脸颊,说:“秦夏,秦夏,求你别吓唬我。”

    万俟景侯把一个水瓶扔给田东,说:“喂他点热水。”

    田东立刻接住水瓶,把里面冰凉的水倒出来,放在火上热,让水温升高一点儿,然后倒回瓶子里,自己试了试温度,确保不烫嘴,这才将秦老板扶起来一点儿,让他靠着自己,慢慢给秦老板喂热水喝。

    温白羽看着田东的动作,田东是个唯唯诺诺,而且色/眯/眯的人,这个人说之前的田东是于先生的人假扮了他,但是温白羽感觉没多少可信度,因为他说的特别儿戏。

    田东自从第二次出现之后,温白羽总觉得他有点不对劲儿。

    温白羽忍不住仔细打量起田东,田东这个时候没时间去看温白羽,专心的给秦老板喂水。

    他们蹲在树上很长时间,早就渴得要命了,尤其是秦老板这种身/体,秦老板喝了半瓶的水,田东不敢给他再喂水了,怕他一下撑坏了胃。

    秦老板喝了热水,而且身边烤着火,终于开始慢慢转醒了,田东松了一口气,坐在旁边喘着粗气,好像就跟刚跑过步一样。

    万俟景侯说:“大家吃点暖和的东西,于先生的人明天早上要发出去墓葬,咱们必须赶在这之前去,一会儿吃了东西,休息一阵,还要继续出发。”

    众人点了点头,万俟景侯把背包里的食物拿出来,放在他们唯一的锅子里,在火上加热。

    他们的装备大多数都沉在水里了,抢救上来的太少了,锅子只有一小只,做起饭来实在太麻烦。

    万俟景侯手脚利索的热着饭,冰鉴立刻开心起来,坐在火堆旁边,双目有神的注视着锅子里热腾腾的饭。

    第一碗撑出来当然要先给秦老板,冰鉴噘/着嘴,馋的已经不行了,不停的说:“好饿……好饿……”

    但是并没有真的伸手去抢,老老实实的坐在火堆边等着。

    第二锅还要烧一会儿,冰鉴等的就跟一只小猴子一样,根本坐不住,左明休看他这个样子,招手说:“冰鉴,过来。”

    冰鉴回头看了看他,然后蹭过去,坐在左明休旁边,左明休从背包里翻出一包巧克力豆,放在冰鉴手里,说:“最后一包了。”

    冰鉴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快速的拆开就吃,一边吃一边说:“好饿……好饿啊……”

    左明休看见他吃巧克力豆,突然想起了他们之前的接/吻,冰鉴的一切动作都是他的自然反应,应该可以说,他这辈子除了吃,或许不能理解别的感情,不知道镜像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且吃也属于冰鉴的一种本能,他们这样的镜像人,早晚要成为一捧苍白的灰烬,不停的延续自己的寿命,即使他心里不明白,但是也会本能的去做。

    左明休看着冰鉴,心里翻滚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冰鉴抬起头来,正好看见左明休目光紧紧的注视着自己,冰鉴立刻露/出一个笑容,长长的头发慵懒的披散着,衬托着冰鉴的脸精致漂亮。

    左明休有些口干舌燥……

    冰鉴笑眯眯的捏着一个巧克力豆,塞在左明休手心里,左明休有些无奈,他可不想再虎口夺食了。

    万俟景侯很快把第二锅烧好了,冰鉴馋的已经不行了,万俟景侯就把饭盛出来递给了冰鉴。

    万俟景侯继续烧饭,田东把秦老板扶起来,喂他吃饭,秦老板的情况好了一些,但是这地方仍然冷,尤其要入夜了,刚热好的饭,一会儿就开始冷掉了。

    温白羽看着秦老板,走过去帮他处理了一下腿上的伤口,说:“秦老板,你身/体情况不太好,还是回去吧。”

    秦老板顿了一下,说:“都已经道这里了……再说我怎么回去,车子都掉水里了。”

    温白羽有点语塞,确实是这个问题,他们的车子都掉进水里,想要回去难道徒步走回去吗?这还不把秦老板累死。

    温白羽叹口气,说:“那你好好休息,你现在脸色看起来很差。”

    秦老板点了点头,他吃了两口东西,胃里立刻就不舒服了,捂着嘴想吐,喝了两口水往下压一压,但是那种想吐的感觉一直顶在胸口,让他有些憋气。

    万俟景侯热了好几锅饭,这才把所有人的晚饭都弄出来,大家聚在一起,火堆被风吹得哗哗作响,这鬼地方临着水,入夜之后气温估计有零下二十度左右,冻得大家都打哆嗦。

    饭菜刚热好了,一舀起来就变成凉的了,吃下肚子都感觉是一个冰坨,一下从嗓子滑了下去。

    温白羽吃了几口,感觉虽然冷,但是吃了东西比刚才强很多,万俟景侯伸手把他抱过来,两个人挤在一起烤着火。

    他们吃了东西,一会儿就要启程了,毕竟后面还有于先生的人,于先生那批人少说五十个,数量实在太大了,如果正面碰上估计不好惹,所以只能先走一步。

    温白羽吃了东西,把手/机拿出来,看了一眼电量,电量实在堪忧,但是当时那个情况,如果不用手/机照下来,拓印是来不及的。

    温白羽把图腾的照片找出来给万俟景侯看。

    因为刚才太紧张了,所以他们肯本没来得及看照片,照片上黑漆漆的背影,中间是竖/起来的九尾狐图腾。

    温白羽说:“原来是两只九尾狐。”

    两只九尾狐一上一下,围成了一个圆形,这个造型还真有点像于先生的logo标志,围成的圆上则是刻画着很多笔画。

    壁画的正中是一个蓬头的女人,女人骑在一只凶兽身上,旁边围绕着很多动物,兔子、蟾蜍,还有九尾狐。

    温白羽立刻回头看了一眼正闭目准备休息的秦老板,然后指着手/机上的照片,说:“这是西王母?这上面的女人和秦老板长得一模一样。”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这个造型他们见过无数次了,绝对是西王母无疑。

    温白羽说:“兔子和蟾蜍代/表月亮,这个我知道,为什么会有九尾狐?”

    万俟景侯说:“在上古的时候,狐狸并不是狡诈的代/表,狐狸也是祥瑞的代/表,因为狐狸的生育能力很强,会和兔子蟾蜍这种同样有强生/殖能力的动物在一起表示祥瑞。”

    温白羽仔细看着照片,说:“于先生拓印这块图腾做什么?我还以为上面有字,原来是图案。”

    万俟景侯皱着眉,似乎也在寻思这个答/案,如果是只想要这个图案,那么完全不需要拓印下来,于先生身边那么多高科技的东西,随便照下来就行,但是于先生选择了拓印,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万俟景侯沉吟了一会儿,说:“还有那张发光的布,和咱们手里的差不多。”

    万俟景侯说着,把背包里的地图取出来,放在面前看。

    他点了点地图,说:“咱们现在已经在这附近了,一会儿下去,入口就在前面,但是具体是哪里还要再找找。”

    温白羽看着万俟景侯手中的地图,散发着浅绿色的银光,又看了看手/机上的照片,说:“你说……会不会其实这块图腾也是个地图?”

    万俟景侯看了温白羽一眼,想了想,说:“似乎有这个可能,这块图腾很古老了,只是照下来的话,有的地方深浅看不清楚,但是拓印不同,每一条纹理都会非常清晰。”

    温白羽说:“怎么办,那还要再回去拓印一下吗?”

    万俟景侯说:“来不及了,咱们出来的时候打伤了守卫,他们人多,现在估计已经发现了。”

    万俟景侯看了看天色,天色愈发的阴沉下来,阴沉的云彩把月亮都给遮住了,风很大,就像鬼夜哭一样,“呜呜”的卷过来。

    万俟景侯又看了看腕表,说:“稍微睡一个小时,醒了咱们就出发。”

    温白羽点了点头,的确太困了,靠在万俟景侯的肩膀上,感觉那人身/体特别暖和,就像一个天然的暖器一样。

    冰鉴吃了东西,早就睡着了,他似乎不怕冷,但是一张白/皙的脸都给吹红了,大咧咧靠在凹洞的石壁上就睡了,已经打起了呼噜。

    左明休把碗筷都收拾好,然后也抱臂靠在旁边休息。

    秦老板裹/着毯子,很快就睡着了,肯定是太疲惫的缘故,脸色一直不太好,田东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秦老板,自己冻得牙齿“得得得”打颤,冷的嘴唇都紫了。

    万俟景侯伸手搂着温白羽,亲了亲他的脖子,温白羽“嗯……”的叹息了一声,万俟景侯的嘴唇又暖和又柔/软,亲的温白羽还挺舒服。

    万俟景侯搂着他的腰,说:“冷么?”

    温白羽“嘶——”了一声,小声说:“别动我腰,腰疼,特别酸。”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还酸?我帮你揉/揉。”

    温白羽说:“千万别动,我要睡觉了。”

    万俟景侯就把手搭在他身上,两个人靠在一起,很快听到温白羽绵长的呼吸声,估计是这一天累坏了,所以睡得也很快。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腕表,然后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温白羽觉得他刚睡着,肯定没睡多长时间,突然听到有人说:“这边……这边……”

    声音特别缥缈,但是又非常真/实,温白羽还以为自己在做梦,眼皮根本睁不开,但是很快他又听见了“沙沙沙……沙沙……”的脚步声,而且脚步声还挺大。

    “这边……这边……”

    温白羽猛地一抬头,一下就惊醒了,说:“怎么了?”

    他一喊,其他人也都醒了,秦老板醒过来一头冷汗,田东赶紧把他的汗擦掉,以免刮风受寒。

    万俟景侯已经站了起来,快步走出凹洞,往外看了一眼,又侧耳听了一会儿,说:“有一些人从山上下来了。”

    温白羽说:“怎么回事,难道是发现咱们了?”

    万俟景侯说:“这个不知道,但是下来的人不少。”

    他们说着,万俟景侯赶紧扑灭了火堆,然后招手说:“看来咱们要启程了,快走。”

    秦老板喘着粗气,他刚睡了还没有半个小时,不过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大,他们再在这里逗留,肯定会被发现的。

    田东扶着秦老板站起来,左明休也把冰鉴拉起来,万俟景侯说:“这边走。”

    他们快速的出了凹洞,继续往山下走,温白羽始终能听到伸手有“这边……这边……快这边……”的声音。

    众人往山下走了一会儿,后面的声音隐隐约约变大了,竟然追上来的这么快。

    后面的声音更大了,有人喊着:“这边!快!这边跑!快跑……追上来了!”

    因为离的近了,温白羽他们听的也比较清晰了,温白羽疑惑的说:“等等,他们这声音不对啊。”

    秦老板喘着粗气,已经跑不动了,额头上全是冷汗,伸手捂着自己腹部,说:“怎么……怎么好像有人在追他们似的?”

    左明休说:“不会是遇到了奇怪的东西吧?”

    温白羽见秦老板跑不动了,而且脸色非常差,说:“咱们别直着跑了,万一后面的人追上来了,或者有奇怪的东西在追他们,咱们岂不是要被连累了。”

    万俟景侯往侧面看了一眼,说:“这边来。”

    众人跟着万俟景侯快速的往前跑,很快的就看到了一个大坑,温白羽立刻捂住鼻子,说:“唔……什么味道,好骚。”

    秦老板差点呛得吐出来,田东说:“狐狸的味道吧?是个狐狸洞。”

    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还有人/大喊的声音,说:“快跑!!粽子来了!开火啊!”

    “快开火!!保护于先生!!快开火!”

    “快跑!这边跑!”

    后面的声音非常凄厉,伴随着震天动地的声音,万俟景侯说:“下去。”

    田东扶着秦老板,第一个钻进洞里,左明休也抓着冰鉴钻进去,冰鉴闻到这个味道捂着鼻子直皱眉头,温白羽也憋着气钻进去,最后是万俟景侯。

    众人挤在洞里,空间实在太小了,他们刚进去,很快就听到“沙沙沙”的脚步声,非常的凌/乱,随即有好多人从他们前面不远的路冲过来,因为正在被追赶,所以那些人都没有时间往他们这边看,很快大部/队就跑过去了。

    温白羽小心翼翼的探头去看,就看到队伍里还有于雅,也狼狈的跑在中间,但是竟然意外的没看见于先生。

    那些人都穿着黑色衣服的队服,只有于先生一个人穿着银灰色的大衣,而且还戴着兜帽,有一股强烈的神秘感,而且于先生的身高很高,如果在人群里一眼肯定能辨认出来。

    然而跑过去的这群人里竟然没有于先生,不知道去哪里了。

    那些人虽然多,但是跑的很快,差不多转瞬就都跑过去了,随即就看到一群石膏一样的白色粽子,快速的在他们后面追着,那些人“砰砰”的放枪,后面的粽子大多数都不会躲,全都被他们击中了,但是粽子的数量很多,其中还有好多粽子并不是白色的,也没有褪色,而是一堆腐烂的粽子。

    温白羽看了一眼,竟然是土坑里的那些粽子,他们起初挖出了四个尸体,没想到这四具尸体已经起尸了,不知道和图腾有没有关系。

    众人躲在洞窟里,臭的都要晕过去了,不敢使劲喘气,这个时候全都迫不及待的爬了出来。

    田东先跳上去,然后伸手去拽秦老板,秦老板刚要伸手过去,结果突然手往下一缩,嘴里发出“嗬——”的一声。

    田东大喊了一声:“秦老板!”

    田东的手使劲一勾,但是并没有抓到秦老板,秦老板突然往下一缩,就好像洞窟里有东西在拽他一样。

    众人往洞窟里低头一看,就看到了一只惨白的手,白的像石膏一样,手指已经只剩下了骨头。

    田东立刻重新跳下洞窟,快速的抓/住秦老板。

    地上的洞窟其实并不太深,一个圆形的大洞,可以让几个成年男人躲在里面,但是洞窟里面又套着洞窟,那些洞窟就非常小了,成年人根本爬不进去。

    秦老板刚要上去,结果有东西突然拉住了他的脚脖子,将人猛地往后一拽,秦老板就算身材并不算高大,但是他始终是成年人,顿时一条腿被拽进了小/洞窟里,但是身/体卡在外面。

    秦老板能感觉到那个力气还在不断的拖拽着,非要把自己拖拽进去才甘心,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卡到极限了,秦老板无力的喘着气,额头上一股冷汗,他现在这个样子根本不好用/力,而且一用/力肚子就奇痛无比。

    田东猛地跳下来,伸手抓/住秦老板,将人使劲往外拽,秦老板也抓/住他的胳膊,但是后面的力气很大,田东/突然弯下腰来,一手拽住秦老板,一手拿着枪,对准小/洞窟里白色的影子,“砰砰”放了两枪。

    秦老板只觉得腿上的力气一下松了,猛地往前一栽,一头栽进了田东怀里。

    田东将人接住,背在背上,说:“抓好了。”

    田东背着人爬上来,众人拽住他们往上拉,终于将两人全都拉上来了。

    秦老板额头上全是汗,他脚腕上有一圈淤痕,不过没有见血,这已经是好的了。

    秦老板刚松了一口气,突然猛地喊着:“当心!”

    温白羽就觉得后脖子的地方有一股冷风,突然划过来,回头一看,就看到一只腐烂到了极点的大脸,脸浮肿着,腐烂着,一股刺鼻的腐臭味道涌上来,这么面对面的,比看恐怖电影的刺/激还大。

    温白羽立刻退了一步,都来不及拿匕/首,猛地一脚踹出去,“咯咯咯!”,那粽子大吼了一声,直接被踹翻在地上,万俟景侯从后面跑上来,抓/住温白羽的手,说:“走,后面还有好多,已经赶上来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回头一看,竟然是漫山遍野的白色斑点,那感觉就好像山头涨了白斑一样。

    温白羽一边跑一边说:“他/妈/的,那帮人是不是捅/了粽子的老窝了,从哪偷来这么多粽子?”

    左明休拽着冰鉴,田东背着秦老板,众人一起往山下跑,很快他们就追上了前面于先生的部/队,那边人正在开火,声音震耳欲聋的,后面的粽子很快被那帮人吸引过去了。

    温白羽快速的往前跑,说:“咱们不能和那帮人掺和,这边走,咱们先去找墓葬。”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其他人跟着他们往下跑,万俟景侯辨认了一下方向,说:“这边。”

    众人快跑几步,这边的山势没有他们上山的时候那么陡峭,全是大斜坡,比较缓,跑起来也容易些。

    众人有那些于先生的部/队掩护,很快就穿过去,温白羽已经看到了水,但是往远处一看,顿时“嗬”了一声,说:“结冰了!”

    水面全都结冰了,看起来一片蔚蓝,四周黑漆漆的,但是隐约能看见冰面的尽头,有一个凸起来的小岛,甚至都不算是小岛,只是一块偏大的岩石。

    但是那个凸起却让温白羽心头一跳,说:“钱眼?入口是不是在那里?”

    万俟景侯看了看四周,他们现在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条就是从冰面走过去,第二条就是从两/岸绕过去,这片湖非常大,如果从两/岸绕过去,估计要费很长时间。

    万俟景侯跑到岸边,踩了踩湖面上的冰,说:“冰很结实,大家小心点,咱们从冰面上走过去。”

    众人点了点头,万俟景侯打头,拽着温白羽,首先上了冰面,后面的人也跟着踏上冰面,冰面非常滑,走上去就听到“吱呀……吱呀……”的声音。

    温白羽往水底下一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还能看见并下面有水在流动,温白羽说:“这冰结实吗?我怎么觉得不太厚啊?”

    万俟景侯说:“放心,这种气温,总也有零下二十度,水早就冻瓷实了,你就算要挖冰,还得凿一会儿。”

    温白羽听他这么说,就放心多了,走了一会儿之后,发现脚底下的冰确实挺结实的,虽然有的时候“咯吱”作响,但是并没有开裂的痕迹。

    他们在冰上行走的速度并不快,毕竟冰面太光滑了,而且他们还带着秦老板,田东背着秦老板没办法在冰面上走,秦老板自己下来走,速度难免慢了一点。

    他们一上了冰面,立刻就离开了人群,那些粽子被火力吸引,没有去追他们的,但是很快的,因为他们在冰面上很扎眼,队伍里的于雅一下就发现了他们。

    于雅立刻大喊着:“这边有情况!这边有情况!你们,带一队人跟着我!”

    温白羽听见于雅大喊的声音,说:“怎么办,于雅发现咱们了。”

    万俟景侯说:“没事,他们追不上咱们。”

    温白羽点了点头,感觉也是,毕竟冰面这么滑,后面的人要过来,也需要徒步走过来,应该追不上他们。

    于雅带着好多人跑了过来,他们手里都拿着枪,但是这是在湖面上,所以不敢贸然开/枪,怕一开/枪冰裂了,大家全都掉下去就得不偿失了。

    温白羽他们快速的往前跑,感觉已经差不多适应在冰面上行走了,后面的于雅紧追不舍,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后面有人/大喊起来,温白羽回头一看,竟然发现那些粽子也追过来了,而且跑的很快,他们几乎是手脚并用的在地上爬。

    粽子窜上来,将后面的人扑倒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冰面立刻发出“喀拉……”的声音。

    温白羽看到冰面上立刻显出了一道裂痕,那道裂痕非常长,一直裂到了他们脚下。

    后面的人开始乱作一团,大声的吼叫着,还有粽子“咯咯咯”的吼叫/声。

    “砰!砰砰!”

    下一刻就听到了开火的声音,声音非常大,裂开的冰面发出“喀啦……喀啦……咔……”的声音,裂缝越来越大,越来越长,一下从温白羽双脚中间穿过。

    温白羽赶紧跑到裂缝的一侧,说:“他们开火了!”

    后面的粽子越追越多,有一个人开火,其他人也就开火了,“砰砰砰!”的声音太大了,不绝于耳,还不停的有人或者是尸体跌倒在冰面上。

    一时间冰面乱成一团,冰面不断的开裂,裂缝越来越多,突听“啪嚓!”一声巨响,于雅突然“啊——”尖/叫了一声,就看到他身边的人突然掉下了冰面,那地方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冰窟窿,旁边的人一下掉下去,顿时就不见了踪影,连个气泡都没有冒出来。

    紧跟着又是“噗通——”一声巨响,冰凉的水溅出来,洒在冰面上,一个粽子中了枪,一头栽进冰窟窿里。

    冰面有点不堪重负,温白羽觉得脚下有些发/颤,冰面好像在颤/抖。

    万俟景侯脸色有些严肃,说:“快跑!快跑几步!”

    众人听到万俟景侯的声音,立刻往前冲,就听到“咔……咔咔咔……咔!”的声音,身后的裂缝不断的延伸,好像长了眼睛一样追着他们不断的跑。

    “咔!!”

    温白羽听到一声脆响,随即心脏一下提起来,顿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猛地想要变成鸿鹄从冰面上飞起来,就听万俟景侯突然喊了一声:“白羽!”

    然后回身一把将温白羽扑倒在地上,就听“嘭!”的一声,是开火的声音,于雅从后面追上来,对着他们快速的开火。

    随即是“咔……”的一声,冰面一下就裂了,温白羽感觉冰凉的水一下涌上来,将他的口鼻全都淹没,灌进耳朵里,一股不受支配的冰冷感蔓延着全身。

    温白羽顿时呛了一口水,因为水太冰凉,一下就抽筋了。

    冰面突然裂开,其他人也发出“啊……”的一声叫,全都掉了下去。

    冰面裂出巨大的口子,冰开始顺着下面的活水飘移。

    温白羽掉进水里,猛地呛了两口,感觉意识也在飘移,嘴里咕嘟嘟的冒着水泡,忽然身边发出“呼——”的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火焰从水下冲上来,一下将水面的裂冰冲飞,发出“嘭!”的爆破声。

    一股巨大的热流涌过来,温白羽猛地就被激醒了,眼前还是一片模糊,根本看不清楚,但还能看到红色的火焰,就像潮水一样慢慢退去。

    丝毫不用质疑,这种火焰是万俟景侯打出来的。

    温白羽立刻闭住气,去寻找万俟景侯,就感受到一股冷气流猛地从他后被窜过去,温白羽在水中活动并不是很自如,回过头的时候就看到一个黑影,像鱼一样快速的游走,剩下一片血红色在水中慢慢荡开,应该是血。

    温白羽不知道谁受伤了,也不知道那个黑影是谁,他正寻找着,突然看到水下面有一抹亮红色,立刻扎头往下潜,果然看到了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的眼睛一瞬间就闭上了,火红的眸子掩藏了起来,鼻子和嘴里吐出一些水泡,正快速的往沉去。

    温白羽吓了一跳,立刻奋力往下扎,但是万俟景侯沉得很快,而且一点儿意识也没有,他背上还背着背包,沉得就更快。

    温白羽快速的往下游,一把抓/住万俟景侯的衣服,万俟景侯的身/体在水中荡了一下,鼻子和嘴唇冒出的气泡比原来越多,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温白羽拖住万俟景侯,快速的往上游去,他已经憋到了极限,忍不住想要呼吸,但是万俟景侯本身就很沉,再加上他身上的装备,就更是沉。

    温白羽没有办法,快速的掏出背包里的地图,塞在自己口袋里,然后一狠心把背包解下来,沉了下去,随即抓/住万俟景侯,快速的往上游。

    他们带的野外背包,一只最少五十斤,五十斤还是女士佩戴的标准,万俟景侯的背包就更重,没了背包之后,温白羽顿时觉得轻/松很多,憋足了一口气,带着人快速的扎出/水面。

    “哈——”

    温白羽扎出/水面,顿时使劲喘了两口气,学着万俟景侯的样子,勾住他的脖子,让他整个人向后仰,然后拽着他往岸边游。

    温白羽的游泳还是跟万俟景侯学的,学的不算太好,但是现在是保命的时刻,也顾不得好不好了,能游就行了。

    温白羽拖住万俟景侯快速的往岸边游,立刻就看到了左明休和冰鉴,两个人也刚从水里爬上来,浑身都湿/漉/漉的,看到他们之后,立刻伸手去拽。

    将温白羽和昏迷中的万俟景侯拽上了岸。

    温白羽累的不行,爬上来之后就要摊在地上,但是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走过来,笑着说:“我们又见面了。”

    温白羽猛地抬头,就看到于雅带着一帮人将他们团团围住,一个个手里都拿着枪。

    于雅走过来,笑着说:“温白羽,没想到吧?哦对了,你们还有两个人,还有一个姓秦的,另外一个死而复生的田东,要不要见见他们?”

    于雅说着,把枪抵在温白羽的额头上,使劲往前一顶,说:“没想到吧?”

    温白羽抬起头来,眼睛轻轻晃了一下,点头说:“的确没想到。”

    于雅冷笑一声,猛地抬起枪来,不过不是要射击,而是用枪托去砸温白羽的额头,但是她的手刚抬起来,就见眼前一晃,突然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温白羽突然从地上窜起来,一下将于雅扑倒在地,一把拧住她的胳膊,另外一手快速的一捏于雅的手腕,立刻把手/枪夺下来,顶/住于雅的太阳穴。

    于雅大喊了一声,没想到温白羽动作那么快,一下就被制住了,旁边的人都大喊着:“组长!组长!?”

    温白羽笑着用胳膊向后勾住于雅的脖子,另外一只手握着手/枪,说:“你放心我一般不打女人。”

    温白羽刚说完话,于雅立刻“呸”了一声,说:“你这个卖屁/股的,别假惺惺的……啊!”

    她刚说完,脸立刻偏到了一边,温白羽毫不留情的用枪托一砸,于雅的一边脸被砸的肿了起来,瞪着眼睛说:“我呸温白羽!你不是……”

    温白羽笑眯眯的说:“我说一般情况下不打女人,现在这么多把枪指着我,当然是非一般情况。”

    温白羽说着,其实心里紧张的不行,毕竟万俟景侯呛水了,而秦老板和田东不见了,听于雅这么说,应该是被他们扣下了。

    旁边的左明休将手放在腰间的木鞭上,做出防御的状态,而冰鉴则是一脸不在状况。

    温白羽看了一眼万俟景侯,让自己镇定下来,说:“怎么样于小/姐,要不要和我做一场交易,用你的命还我的朋友。”

    于雅笑了一声,说:“呸!秦夏和田东两个人在我手里,你们现在也插翅难飞,竟然还要和我交易。”

    温白羽说:“因为你的命比较值钱,虽然你家于先生不这么觉得。”

    于雅一下被温白羽气的大叫起来,说:“温白羽!我杀了你!”

    温白羽只是想戳一下于雅的软肋,但是没想到于雅突然发疯起来,就要撒泼,恨不得抓/住温白羽的头发肉/搏打架。

    温白羽顿时头疼无比,伸手制住于雅,就在这个时候,众人突然听到了拍手的声音,还有男人轻笑的声音。

    于雅突然就安静下来了,目光穿透人群,突然盯着某点,眼睛几乎可以发光,脸色立刻神采奕奕,而且也不撒泼了,变得腼腆羞涩起来。

    温白羽:“……”

    人群自动让开一条路,一个穿着灰色长大衣的男人走了过来,他身材很高,看外形有点瘦,但是并不在纤柔的行列,衣服下面应该也有不少肌肉。

    头上戴着大衣的兜帽,这个人裹得很严实,他的手甚至都戴着手套,但是只戴了护指的黑色皮手套,手掌的地方并没有戴,黑色的皮手套包裹/着男人瘦长的手指,看起来非常有型,无论是关节还是指甲,如果是手控的话一定会尖/叫出来。

    这个男人被人簇拥着,只露/出嘴唇和下巴,从人群中慢慢走出来,正是于先生。

    于先生似乎在笑,虽然嘴唇没有动,但是温白羽的确听到了笑声,他还在轻轻拍着手,动作很优雅,似乎情绪挺高兴。

    于先生走过来,负手站在不远的地方,声音很柔和,带着一种很难描述出来的温柔和沙哑,说:“温白羽,我和你做一笔交易,但不是你提出来的这种交易。”

    温白羽抬了抬下巴,示意于先生继续说。

    于先生一开口,其他人全都选择闭嘴了,连刚才撒泼的于雅也闭嘴了。

    于先生笑着说:“我知道你们在找这个墓葬。”

    他说着,抬起手来,指了指前面的湖中的小岛,又笑着说:“但是你们的设备全都沉水了,不是吗,还有你的朋友们,现在情况也不太好,不是吗?再有就是,你们已经没有补给了,有人很饿了,不是吗?”

    于先生连问了三个问题,温白羽真是有点哑口无言,的确是这样。

    于先生耐心的说:“咱们的目的一样,都想要进入那个墓葬,为什么不合作,你们有手艺,我们有人力和物力,我这里也有队医,可以给你的朋友们治病。”

    “先生?!”

    于雅突然喊了一声,想要制止于先生,但是于先生这个时候抬了一下手,微微扬起头,灰色的兜帽里露/出一双淡金色的眼睛,眼神非常冰凉,似乎不喜欢别人打断他的话。

    于雅顿时吓得就闭嘴了。

    于先生继续说:“你说怎么样,温白羽?”

    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猛地咳嗽了一下,吐出了一口水,但是吐出来的还很少,温白羽有些担心。

    于先生笑了一声,看向地上的万俟景侯,说:“他很厉害,他受伤了,伤口看不见,但是还活到了现在,已经不容易了。温白羽,我能治好他。”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说:“成交了。”

    左明休担心的看了一眼温白羽,于先生立刻抬了抬手,其他人全都把枪放下了,温白羽也把枪放下,猛地推了一把于雅,把于雅推出去。

    于雅非常不甘心,转头去瞪温白羽。

    于先生这个时候说:“秦老板和田东都在那边,我的人在照看他们,你们也可以过去。”

    温白羽赶紧蹲下来去看万俟景侯,万俟景侯吐出了一点儿水,温白羽赶紧去给他压胸口,万俟景侯本身就要醒来了,被他这样一压,胸腔里的水立刻排了出来,猛地一下全都吐出来了。

    呼吸也顺畅了,眼睫抖了一下,温白羽看着万俟景侯湿/润的眼睫,感觉差点被万俟景侯的长眼睫扇飞了。

    终于,万俟景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然后猛地坐起来,温白羽吓了一跳,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戒备的看了看四周,眼睛从于先生和于雅身上扫过,都没有停留一秒,随即又戒备的扫射着,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温白羽突然想起来,他们落水的时候,温白羽感觉大一股巨大的火焰从水里直冲出来,那肯定是万俟景侯弄出来的,他当时遇到了什么危险的情况,所以才会弄出这么大动静?

    而且于先生近在眼前,万俟景侯都没看一眼,说明他要寻找的那个人或者那个东西,都比于先生要关键的多,或者可怕的多。

    从万俟景侯的阴沉的脸色来看,应该是后者,也就是可怕的多……

    温白羽问他怎么了,万俟景侯摇了摇头,说:“没事,可能是我看错了。”

    温白羽有点莫名其妙,看错了是什么意思?

    温白羽扶着万俟景侯站起来,他们已经和于先生定好了交易,而且又着急秦老板的情况,就一起往于先生的营地去了。

    于先生的队伍又在湖边扎了营地,看起来他们今天晚上不打算走了,不过现在已经后半夜了,也没多长时间就要天亮了。

    温白羽把大体情况和万俟景侯说了一下,于先生先让他们去看了秦老板。

    秦老板和田东果然在这里,秦老板脸色很红/润,并没有什么事情,应该是睡过去了,田东守着他,脸色到很难看,毕竟帐篷外面好多人端着枪,他们现在是被囚/禁了。

    于先生一走过来,外面端着枪的人就都撤退了,田东说:“这是怎么回事?”

    于先生笑着说:“别着急,咱们现在是盟友了。”

    田东诧异的说:“盟友?”

    他说着,不禁放低了声音,怕吵醒秦老板。

    于先生笑了笑,他还是没有摘下来兜帽,只能听见笑声,看不到笑容。

    就听于先生说:“你放心,你夫人的状况很好,刚才队医已经跟我汇报过了,只不过要小心点,你夫人产期就要到了。”

    温白羽诧异的看了一眼秦老板,秦老板怀/孕到现在,也就三个月,身/体还不怎么显,怎么就要生了?

    于先生看着田东,嘴唇挑了挑,说:“毕竟狼只需要两到三个月,不是吗?”

    田东的眼睛明显眯了一下,神色不善的看向于先生。

    于先生耸了耸肩,就撩/开帐篷退了出去。

    温白羽更是诧异,心里隐隐有一个答/案,转头看向田东,说:“罗开?”

    “田东”笑了一下,说:“我还以为自己的演技很棒,没想到这么早就穿帮了。”

    他说着,伸手在自己的下巴和脖子的地方摸了摸,很快就搓下来一个小皮子,然后快速的一掀,撕掉面具的一霎那,温白羽感觉就跟撕脸皮一样可怕。

    果然是罗开。

    面具撕掉之后,露/出来的就是罗开那张立体深刻的面容,罗开低下头,张大眼睛,用手指轻轻点了两下自己的眼睛,把隐/形眼镜取下来,毕竟他的眼睛本身是蓝色的,而田东是普通的深棕色。

    温白羽说:“我说田东怎么肠子都流/出来了,结果又蹦起来了。”

    罗开笑了笑,伸手抚/摸/着秦老板的额头,说:“我怕他不想见我。”

    温白羽摇了摇头,说:“你好好照顾他吧。”

    说着就带着万俟景侯出去了。

    万俟景侯似乎对罗开假扮田东的事情,完全不惊讶,温白羽说:“你什么时候看出他是罗开的?”

    温白羽问了一次,结果万俟景侯没理他,回头一看,万俟景侯正若有所思的锁着眉头,盯着湖水的地方看,不知道在看什么。

    温白羽见他出神,而且脸色非常难看,走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这才收回神,摇头说:“没什么。”

    温白羽立刻沉下脸,说:“万俟景侯……”

    他刚说了四个字,万俟景侯立刻说:“我在水里看到了一个人,但是并不确定,只是不想让你担心。”

    温白羽说:“你已经够让我担心的了,你这一天已经昏迷了三次了,三次!”

    万俟景侯笑着说:“一次,现在已经过了午夜了,不能和昨天混为一谈。”

    温白羽:“……”

    温白羽不理他,说:“咱们该去会会于先生了,他说能治好你。”

    于先生的帐篷很明显,非常的大,他们走到门口,外面有很多站岗的守卫,正好看见了换好衣服的左明休和冰鉴。

    温白羽说:“一起进去吗?”

    左明休点了点头。

    众人走到门口,守卫并没有拦着他们,直接让他们进去了,看起来于先生早就等着他们了。

    大家走进去,于先生并没有坐着,而是负手站着,背冲着外。

    于先生笑着说:“坐吗?还是长话短说?”

    温白羽说:“长话短说。”

    于先生点了点头,终于转过身来,但是还戴着兜帽,从兜里拿出一个小瓶子,递给温白羽,说:“这是他的药,每天一颗。”

    温白羽狐疑的接过来,打开看了看,里面都是一颗颗圆溜溜的小药丸,全都是白色的,不知道是什么药,看不出成分。

    左明休把药倒在手心里看了看,脸色有些波动。

    温白羽说:“这是什么?”

    左明休还没说话,于先生已经笑着说:“人骨的粉末,加了一些补/阳气的药材。”

    温白羽吓了一跳,说:“人骨?”

    于先生点了点头,说:“像他一样的人,在死的时候,把骨头的粉末汇集起来。”

    于先生说着,抬起手来,戴着黑色指套的食指指向左明休。

    左明休冲温白羽点了点头,确定了于先生说的的确是正确的。

    于先生笑着说:“你放心,这个很有用,而且不是□□,非常稀有,也非常珍贵,我也在吃这个。”

    他说着,不管众人惊讶的目光,慢慢坐下来,说:“万俟景侯的身/体里就像有一个伤口,伤口不愈合,永远会流/血,血流干了,人也就死了。如果是普通人,最多一天也就死了,但是他撑了这么久,我很佩服他。这药对他来说,可能会强烈一点,毕竟这不是给他特调的,是我的药,想要新调时间也来不及了,里面补元的药材可能有点烈。”

    于先生说着,暧昧的笑了笑。

    温白羽一阵无语,重新打开小药瓶数了数,发现里面只有三颗。

    于先生说:“一天一颗,今天就开始吃吧,至于剩下的……希望咱们合作愉快。”

    温白羽看着手里的药,就知道于先生是个老狐狸,谈什么合作,又要给他们补给,又要给他们装备,但是药只有三颗,那么他们下墓之后,就是于先生说了算了,毕竟于先生握着底牌。

    温白羽他们刚要出帐篷,于先生突然走过来,笑着看向冰鉴,说:“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

    冰鉴吓了一跳,立刻后退了好几步,“啊……”了一声,险些坐倒在地上,左明休将冰鉴拽起来,冰鉴立刻躲在他身后,紧紧/抓/住左明休的袖子,呼吸都加快了,眼神不断的摇晃着,似乎非常害怕。

    左明休挡住冰鉴,说:“于先生想说什么,没必要单独谈。”

    于先生笑了笑,耸了耸肩膀,说:“我看起来真的这么可怕吗。”

    温白羽把冰鉴拽过来,推着冰鉴先出帐篷了,于先生也没有阻止,也没有再让他们回来。

    他们出去之后,就有人来带路,带着他们去了自己的帐篷,还有几个小时可以睡。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进了一个帐篷,温白羽把药塞给万俟景侯,说:“你说这东西真的能吃吗?可是不吃的话,你会不会又不舒服?现在还有不舒服的感觉吗?”

    万俟景侯安稳的拍了拍温白羽的肩膀,说:“没事,现在没什么感觉。”

    温白羽捉摸了半天,又跑去问了一次左明休,很不凑巧,两个人在帐篷里吻得火/热,温白羽等了好半天才找到机会进去。

    左明休表示这药应该是对症的,但是有没有后遗症他不知道,月亮玉盘复制出来的镜像人,最后都会变成粉末,因为他们的能量枯竭了,不足以支撑他们这样的活/体。

    但是其实粉末之中也是有能量的,但是没人会变/态到把骨头粉末都收集起来,加上药材制成药丸来吃。

    温白羽这才回了帐篷,还是打算让万俟景侯吃了。

    万俟景侯吃了药丸,并没有感觉有什么不舒服的情况,没几个小时就要天亮了,好不容易有地方休息,他们明天还要下斗,万俟景侯就让温白羽睡了。

    温白羽钻进睡袋里,说:“你要是突然不舒服,一定叫醒我。”

    万俟景侯点点头,说:“嗯,一定。”

    温白羽说:“别自己忍着。”

    万俟景侯又点了点头。

    温白羽累得眼皮打架,睡袋很暖和,不知道是什么高级货,温白羽立刻就睡着了。

    万俟景侯伸手抱住温白羽,将人抱在怀里,亲了亲温白羽的额头,也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温白羽睡了一会儿,感觉有点凉,有风从帐篷缝隙里灌进来,顿时就醒了,毕竟他们在于先生的营地里,睡也睡不踏实。

    温白羽从睡袋里坐起来,就发现旁边的睡袋空了,万俟景侯竟然不在,而且也不在帐篷里。

    温白羽的心脏一下就提起来了,快速的掀开帐篷跑出去,左右看了看,竟然还没有人,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找/人吗?”

    温白羽突然听到耳边有声音,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然是于先生,深更半夜的,于先生也没有睡觉,站在营地的火堆旁边,不知道在干什么。

    于先生指了指湖水的方向,说:“万俟景侯去那边了。”

    温白羽狐疑的看了一眼湖水的方向,于先生笑了笑,说:“毕竟太热了。”

    于先生说完,就往自己的帐篷走去。

    温白羽看了一眼湖水的方向,赶紧往那边跑,果然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黑影蹲在水边的位置,肯定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竟然蹲在水边,将湖边重新结起来的薄冰砸碎,然后掬起一捧水,往脸上撩了撩。

    温白羽老远看着,就觉得要冻僵了,赶紧走过去,说:“你干什么呢?”

    万俟景侯脸上湿/淋/淋的,晶莹的水滴从完美的脸上滚到脖子里,领口都湿/了,黑色的衣服看起来更加暗了,衬托着万俟景侯硬/邦/邦的胸口。

    万俟景侯的眼睛是火红色的,眯着眼睛,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呼吸有些急促,每一次呼吸都喷/出白色的雾气。

    温白羽突然想起于先生刚才说……太热了……

    万俟景侯的额头有汗珠滚下来,温白羽起初以为是水珠,不过水滴一直源源不断的滚下来,那肯定不是水珠了,竟然真的是汗珠。

    万俟景侯额头上全是热汗,鼻翼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眯着眼睛,卧蚕里也是亮晶晶的汗水,实在太……性/感了。

    温白羽下意识的觉得有点口干舌燥。

    万俟景侯喘了两口气,说:“没什么,你先睡吧,我在这吹会风。”

    温白羽太阳穴腾腾跳了两下,说:“你是不是……”

    温白羽的话还没问完,突然看到一个黑影猛地压下来,随即是“咚!”的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向后退了两步,猛地靠在了湖边的一棵树上。

    温白羽有点发愣的看着近在眼前的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的身/体实在太热了,好像燃/烧了起来,带着猛烈的温度,稍微靠向温白羽一点,温白羽立刻感受到了,呼吸也是烫的。

    滚/烫的手掌抚/摸/着温白羽的脸颊,抬起他的下巴,轻轻亲着温白羽的嘴唇,然后去亲他的脖子,烫的温白羽差点喊出来。

    万俟景侯生意沙哑,在温白羽的耳边,轻轻的呵着热气,说:“白羽,你想要吗?”

    温白羽心脏猛跳,浑身都僵硬了,湖边有冷风吹来,但是身/体里开始躁动,完全不觉得冷,反而让温白羽也有些出汗。

    万俟景侯又说:“白羽,你想要吗?”

    万俟景侯不厌其烦的问着,一边问,一边亲/吻他的嘴唇,弄得温白羽呼吸越来越快,终于忍不住点了点头。

    万俟景侯低沉的笑了一声,抱紧温白羽,说:“好,真乖,马上给你。”

    温白羽头晕脑胀的,心想着谁把万俟景侯的总裁开关打开了,实在太苏了。

    万俟景侯火红的眼睛跳动着光芒,抬起温白羽的头,两个人双眼对视着,万俟景侯用沙哑的声音说:“白羽,看着我,记住我,不管什么时候,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只有我能这样对你……”

    万俟景侯的眼睛火红,仿佛着魔了一样,疯狂亲/吻着温白羽的嘴唇,温白羽的嘴唇都觉得疼了,胸腔里烫的厉害,但是对方迟迟不开始,一直亲他的嘴唇,而且还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温白羽按住万俟景侯的脖子,使劲在他嘴唇上咬了一下,说:“你这不是废话吗,如果老/子有一天脱离处/男,那也是因为上了你!”

    万俟景侯笑了一下,眼神温柔了不少,温白羽死死抱住他,说:“笑什么笑,严肃点!”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以下小天使投喂的霸王票,么么扎o(* ̄3 ̄)o

    谢谢nicole的手榴弹

    谢谢随风飘远、redtears88、妖若的地雷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不同往日尔耳、长毛兔子、目乏、40、黑豆豆、宇佐见呵呵喵大天神、redtears88 、lanling、夏莫、沉夕如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59章 水中捞月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