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53章 匡家阴宅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说:“第二呢?”

    万俟景侯说:“第二……”

    他说着放下手,抬了抬下巴,看向棺/材,众人全都下意识的看向棺/材里的二伯,还以为万俟景侯发现二伯怎么奇怪了呢。

    万俟景侯说:“这个棺/材下面是空的,还有空间。”

    众人一时间目瞪口呆,有点反应不过来,二伯则是吓得大喊一声,直接从棺/材里跳了起来,被领带绑着的粽子则是被这么一惊,立刻又“咯咯咯咯咯”的大吼起来,不断的扭/动着身/体,挣扎着要去咬人。

    二伯赶紧手脚并用的往上爬,爬上来之后已经累的气喘吁吁,瘫在地上一动都动不了了。

    “咯咯咯!”

    “咯咯咯咯咯……”

    粽子一直在大吼大叫,这样容易把其他人全都引过来,章巷之突然“啊”了一声,匡少义还以为他受伤了,紧张的说:“怎么了?”

    章巷之摇了摇头,然后开始掏自己的口袋,从里面掏出一张皱巴巴的黄符来。

    章巷之说:“我有黄符,我有黄符,贴在粽子脑袋上可以让他伏尸。”

    温白羽太阳穴一跳,心说真的管用吗?

    章巷之拿着黄符,手往前伸,但是万俟景侯绑住了粽子的手脚,没有帮助粽子的脖子和嘴巴,粽子不断的摇着脑袋,以各种诡异的姿/势摇着脑袋,然后不断的张嘴“咯咯咯咯咯”的咬人。

    章巷之伸了几次手,都没有成功。

    温白羽本身想说他来帮忙,不过这个时候匡少义把章巷之的黄符拿走了,说:“我来。”

    温白羽心想,匡少义想要表现一下,自己就不凑热闹了。

    匡少义拿着黄符,手快速的往前一伸,虽然他没学过什么手艺,但是匡佑启一直培养他,匡少义并不是个文弱书生,身手比自己身边的保/镖还要厉害。

    匡少义猛地往前一打,粽子刚要抬头,但是脖子就跟落枕了一样,突然僵硬/起来,嘴里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声音,头顶上贴着的黄符被嘴里的吼叫震得一颤一颤的。

    温白羽看着粽子不动了,刚想惊讶章巷之有多厉害,就看到贴在粽子头上的黄符上写着四个大字……

    ——升/官发财。

    温白羽:“……”

    章巷之也发现了,立刻说:“啊不对不对,我拿错了黄符了,等等我再找找。”

    匡少义头一次也无语了,看着章巷之慌乱的翻找自己的黄符,莫名的觉得有些可爱,特别想现在亲一下章巷之的额头,但是时间地点和环境都不太正确。

    匡少义咳嗽了一声,没有动。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不用找了,虽然符/咒写错了,但是黄符本身管用。”

    他一说,众人就看向那个粽子,果然“升/官发财”的黄符让粽子浑身僵硬,一下都不能动了,粽子虽然没有真正的伏尸,但是也没有再动,一直僵硬着倒在地上。

    万俟景侯弯腰从土坑里把一张纸捡起来,温白羽一看,这张纸不是二伯拿过来的吗,那时候二伯从放遗物的房间里出来,手上拿着手电和铁铲子,还有一张纸,因为天太黑,他们看不清楚是什么纸。

    万俟景侯把纸张一抖,立刻就抖开了,上面画着一组月亮,十二个月亮,十二个月亮套叠在一起,这种月亮从圆月到新月排列组合,和魏囚水说的一模一样。

    温白羽诧异的说:“月亮?”

    这时候瘫在旁边的二伯突然跳起来,说:“你们在干什么,快还给我!”

    匡少义也看到了那个纸张,看起来像一张图纸,他不认识什么月亮。

    匡少义立刻拦住人,说:“二伯公,这不是你的东西吧?这上面有署名,是太爷爷的。”

    二伯一愣,随即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眼睛快速的转,好像在想什么摆脱他们的注意。

    毕竟二伯过来刨祖坟,结果遇到了粽子,还被这些人给发现了,如果宣扬出去,他可是匡家的族长,匡家的家法那么森严,不被弄死就怪了。

    二伯眼珠子疯狂的转着,万俟景侯已经重新跳下土坑去,然后将粽子扛起来,一下扔上去,正好撞在二伯身边。

    二伯“啊——”的大吼一声,往后退了好几步,说:“你们要干什么!”

    万俟景侯掏出酒精的湿巾擦了擦手,毕竟他刚才摸过了粽子,上面没准还有尸毒,他擦了手,就把湿巾直接扔在了匡家祖坟的旁边,动作非常自然。

    匡少义:“……”

    二伯嘴唇抖了一下,看着旁边的粽子,没敢说话。

    万俟景侯说:“棺/材下面是空的。”

    他说着,抬起脚来,用后跟轻轻砸了两下棺/材,就听到“空……空……”的声音,回音很大,而且很空旷。

    万俟景侯说:“下面还有空间,而且空间不小,这片泥土有金属的味道,下面应该是个古墓。”

    众人又是目瞪口呆,二伯立刻爬起来,说:“你们……你们不能去。”

    匡少义说:“二伯公,您深更半夜的跑出来,不如咱们现在把其他几个伯公都叫出来,跟您理论理论。”

    二伯:“……”

    二伯顿时就哑口无言了,气的浑身颤/抖,但是实在不好再说什么。

    万俟景侯伸手在棺/材下面摸了摸,说:“封死了,没有机/关能打开。”

    温白羽说:“那怎么办?”

    万俟景侯笑了一下,说:“砸。”

    他说着,站直身/体,这个土坑虽然深,架不住万俟景侯身材高,他站起来就能露/出肩膀,直接伸手把旁边的铁铲子勾过来,然后抡起铁铲子,对着棺/材底部“嘭!”的砸了一下。

    棺/材发出“咔嚓”一声巨响,底部直接破了一个大洞,里面黑黝黝的,一股发霉的味道从破口窜出来,“嗖——”的一下,差点把他们都呛死。

    众人捂着鼻子往后退,温白羽说:“味道真呛人。”

    万俟景侯把破口旁边的碎棺/材扒/开,说:“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一直封死了,这么处心积虑的掩人耳目。”

    温白羽说:“为的是什么?”

    万俟景侯笑着说:“一般只有三种可能性。第一是地/下有很多钱,或者很多值钱的东西。”

    他说到这里,二伯的眼睛立刻就亮了起来。

    万俟景侯又继续说:“第二种可能就是底下有见不得人的东西,所以要用坟墓给掩藏起来,坟墓一旦落土,基本没有人会重新挖开……第三,就是下面有危险。”

    万俟景侯说完了,用二伯带来的手电照了照棺/材的破洞,往下看了看,说:“我倒是倾向于第二种第三种,下面尸臭的味道很重,里面应该有不少尸体。”

    他说着抬起头来,说:“下去看看吗?”

    匡少义和章巷之都没有/意见,温白羽摸了摸下巴,说:“挖坟不容易,还是下去看看吧,没准过了这村儿,就没这店儿了。”

    万俟景侯点点头,快速的把破洞砸大,直到可以让一个人自/由出入为止。

    二伯看着他们砸棺/材,一股臭气直接冲上来,真是太难闻了,他心里有点哆嗦,万一下面真的有可怕的东西怎么办,但是第一种可能性又非常的大。

    二伯紧紧注视着那个破洞,万俟景侯砸完之后,往下看了看,说:“是个地窖,往下走还有楼梯,来吧。”

    他说着首先钻进了破洞,踏上楼梯,地窖里竟然十分潮/湿,这和外面的干冷非常相反。

    地窖的楼梯很滑,上面因为潮/湿长了苔藓,旁边的扶手是木头做的,也湿的烂掉了,还长了蘑菇。

    众人顺着楼梯往下走,二伯虽然害怕,也顺着楼梯往下走,不想落在后面。

    温白羽捂着鼻子,说:“咱们没有设备,应该弄一个抽风机,这里太臭了,时间长了肯定要中毒的。”

    温白羽环顾了一下四周,地窖里面很空旷,楼梯很深,应该是为了避免上面的坟墓挖透,直接掉下来。

    下了楼梯之后,地窖的左右两边,各有四个铁门,黑漆漆的地窖,黑黄/色的土,弥漫着一股臭气,旁边都是压抑的铁门,看起来非常阴森。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他说着指了指前面,万俟景侯用手电往前照,就看到八扇门前方还有地方,一扇巨大的铁门,非常巨大,高的好像要顶到地面上,巨大的铁门看起来非常结实。

    众人走过去,铁门的宽度要充斥了整个地窖,站在铁门面前显得非常渺小。

    温白羽抬头去看那个铁门,铁门上竟然有一片的锁。

    匡少义看着那些锁,皱了皱眉,说:“嗯?这个锁眼的形状……”

    温白羽说:“你发现了什么?”

    匡少义突然从兜里摸出一把钥匙来,二伯一看,顿时急得要跳起来,说:“你怎么偷了我族长的钥匙?!”

    匡少义说:“这是我在他爷爷的院子里捡到的,是二伯公掉了的吧?怎么会是我偷的。”

    二伯一时间没话说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发现钥匙真的不见了,匡少义拿的并非是假的。

    匡少义拿着钥匙,插/进了大锁的锁眼里,轻轻一拧,就听到“咔嚓”一声响,随即是锁链“嗖嗖嗖”的抽/离,“嘭”的一声巨响,铁锁和锁链被坠的掉在了地上。

    但是这只不过是一道铁锁而已,这上面的铁锁实在太多了,好像数不清楚。

    温白羽说:“只打开一道没有办法。”

    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那个铁门,然后趴在贴门上仔细的倾听了一下,说:“这个铁门太厚了,而且钢材很结实,如果想要打开,除了钥匙,就只能用炸/药炸门。”

    匡少义说:“其实我觉得我应该知道这些钥匙都在哪里。”

    温白羽看向他,匡少义说:“匡家每一房都有一把钥匙,就类似这个,用途一直没有说过,但是让大家仔细保存好,不过过了这么多年,不知道还齐全不齐全了。”

    二伯立刻说:“不行!”

    众人都看向二伯,二伯眼神晃动着,说:“如果……如果想要从各个房拿钥匙,那些人都是人精,肯定要告诉他们始末,这件事情不能说出去。”

    温白羽看向二伯,说:“您半夜三更的到阴宅来挖坟,是不是知道这个坟里有什么东西?”

    二伯立刻反驳说:“不,我不知道!”

    温白羽看他这个反应,差不多已经能肯定了,二伯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但是并不愿意说出来。

    匡少义眯起眼睛,说:“既然二伯公不愿意说,那我们只好去找其他几房的人了。”

    二伯被他吓唬住了,立刻说:“等等,等等!”

    众人其实根本没想走,就是吓唬吓唬他,二伯果然上了圈套,说:“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真的你们相信我……我还以为是棺/材里有东西,就……就想着挖开看看,如果一旦迁坟,这个东西肯定会被发现,现在我已经阻止不了迁坟了,所以我就想先动手看看。你们也看到我的反应了,我根本不知道这下面还有个地窖啊。”

    温白羽说:“您觉得坟墓里的是什么东西?”

    二伯支吾了一会儿,终于说:“我当年……当年无意中看到了你太爷爷的一些研究,当时非常好奇,后来你太爷爷又无端的失踪了,咱们村子来了很多人打听事情,我也是无意间听到的……说……说你太爷爷研究出了什么东西,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

    温白羽终于明白了,要不然匡佑启说二伯从来不注重钱,二伯也算是有钱人了,他注重的其实是长生不老。

    二伯说:“我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了,如果不是这样,我其实也不想挖坟的,那是要遭天谴的,可是……可是我实在没办法。”

    二伯虽然不说,但是众人也知道,他是舍不得族长这个位置,死了还怎么当族长,其实二伯还是有点觉/悟的,知道有钱没用,要有命花才行,所以在其他几房叔叔伯伯把目光放在家产的时候,二伯已经把目光放在长生不老上面了。

    匡少义说:“那现在怎么办?家里的祖坟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地窖,而且看起来这么多年了,没人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二伯说:“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咱们回去再说。”

    温白羽说:“就算回去了,到时候迁坟,还是会发现这个地窖的。”

    二伯一时间有些为难,他想要回去,其实就是想避免挖坟的名头。

    万俟景侯说:“咱们先出去,这个门很结实,没有钥匙,也没有炸/药是打不开的。”

    他说着,拉着温白羽首先从地窖的楼梯爬了上去,其他人也跟着上来,都深深的呼吸了好几口,地窖里的空气实在太差了,感觉再等一会儿真要中毒了。

    大家爬上来,二伯突然惊叫了一声,说:“那……那个尸体不见了!”

    众人往四周一看,还真的不见了,刚才那个尸体被绑在地上,还贴了黄符,竟然这样就不见了,地上没有黄符,但是匡少义的领带七零/八落的掉在地上,已经碎成了好几段,看起来粽子是又起尸了。

    温白羽皱眉说:“这个粽子还挺顽强。”

    二伯抄起地上的铁铲子,众人在周围找了找,都没有看见那个粽子的影子,大家只好先把土填回去,把坟墓复原成原来的样子。

    不过翻过的土,始终能看出来,二伯只希望现在大家不识货,看不出来就好了。

    一行五个人赶紧回了老宅,一路上也没有看到那个粽子的影子,不知道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他们从小门进了院子,就发现老宅里面竟然灯火通明的,他们一进来,就有好多人提着灯走过来。

    二伯顿时冷汗都流/出来了。

    温白羽不认识那些人,不过有点眼熟,应该是匡家的人。

    其中一个小年轻走过来,笑着说:“二伯公,大晚上的您不休息,这是跑哪里去了?”

    那小年轻说话痞痞的,长得倒是高大,还染了小黄毛,一看就不是好人。

    二伯瞪着眼睛说:“匡震,有这么和二伯公说的吗?”

    叫匡震的小黄毛笑了笑,说:“嘿嘿二伯公,我的人刚才可看见您偷偷摸/摸的跑到后山去了,怎么二伯公,大晚上的去祭祖啊?二伯公还真是孝顺。”

    二伯脸上顿时铁青起来。

    匡震一叫嚷,来的人就更多了,马上要天亮了,好多人呗吵醒了,就纷纷除了房间过来看个究竟。

    二伯是族长,其他几个房无时不刻的想要挣族长的位置,一听说二伯出/事/了,当然都是来看热闹的。

    匡佑启和鬼师也从房间出来了,大家全都到前厅去了,前厅灯火通明的,所有灯都亮起来,感觉像是审讯一样,厅里坐的都是匡家地位比较高的正支,旁支和偏支的匡家人都站在厅外面,挤得满满当当的。

    因为今天出事的是二伯,他是族长,族长有事情了,就要让其他地位高的人来评理定夺。

    这个重任就落在了匡佑启头上。

    匡震不服气的说:“我爷爷还在呢,怎么算都比匡佑启的辈分大,凭什么让他管?”

    匡佑启笑眯眯的说:“就算我不管,你也应该叫我一声叔叔,这么直呼我的名字,也是做晚辈的礼数?”

    匡震被驳的没有面子。

    大伯年纪很大了,比二伯年纪大得多,根本管不了事。

    大家坐在一起七嘴八舌的吵,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身为当事人,也坐在前厅里,温白羽一晚上都没睡了,眼看着外面的天井开始泛白,天空亮了起来,温白羽靠在万俟景侯肩膀上,眼皮开始打架,听着旁边人聒噪的声音,感觉特别催眠。

    万俟景侯见他要睡觉,就把外衣脱/下来,披在温白羽肩膀上,然后继续听那群人吵架。

    二伯被问到为什么去祖坟,灵机一动,说:“我去祖坟,是因为上一任族长托梦给我,说咱们祖坟旁边要建大楼,非常不吉利,让我过去看看,恐怕风水已经改变了,生了变故。”

    匡震一听就嗤笑起来,他最不信这个。

    温白羽隐隐约约听见二伯瞎掰,感觉二伯的反应力还挺快的。

    在这农村里,大家都非常信这个,二伯一说,其他人都惊讶的问他然后呢,看到了什么,祖坟到底有什么变故。

    二伯不愧是当了族长这么多年的人,已经开始绘声绘色的讲起来,说:“我到了祖坟,真是太可怕了,我看到一块土翻起来了,就是那个当年很玄乎的坟墓,你们肯定都有听说过,那个无字碑,土竟然翻开了,里面的棺/材破了,竟然没有尸体,而且……而且下面竟然黑/洞/洞的,像个地窖,我虽然是族长,实在不敢自己定夺,正要回来和大家说。”

    天还没亮,大家又信这个,听到这都觉得非常可怕,一个个非常惊讶。

    二伯说完,大多数人已经信了,因为当年的无字碑已经够让人惊奇的了,现在一说起来,下面还有地窖,那简直太可怕了。

    二伯试探了一下众人,当年的钥匙都是他们这辈人拿着的,因为没有具体用途,除了族长的钥匙能开族谱外,其他都没有用,所以没人特意留着,早就扔光了,尤其他们这辈人年纪都大了,就算没扔,也想不起来钥匙放在哪里了。

    大家说要组/织一队人去看看,温白羽实在没这个兴趣,反正没有钥匙,他们去看了也打不开门。

    匡少义也不想去趟这个浑水了,他现在累得厉害,就回房间去了。

    匡佑启是准族长,不想趟浑水也不行,需要跟着大家跑一趟,鬼师推着他的轮椅,匡震笑眯眯的看着鬼师,说:“哎呀,小婶子也去吗?瞧小婶子细皮嫩/肉的,这么过去还不被鬼给吓坏了,我叔叔腿脚不利索,到时候你要是害怕,可以躲我怀里。”

    匡震和匡少义的年纪差不多,鬼师的年纪看起来也就十五六的样子,匡震说的很轻浮。

    结果刚说完,就听到“咔吧”一声,匡震的手刚要去摸鬼师的脸,就被鬼师一把拧住了,往身后一带,匡震一身嚎叫,差点跪在地上。

    匡佑启笑着拍了拍鬼师的说,说:“大侄/子真不好意思,你婶/婶脾气不太好。”

    匡震被拧的一身冷汗,根本不敢说话了,捂着自己胳膊退到一边去了。

    温白羽在众人的吵闹声中竟然睡着了,万俟景侯背着他回了房间。

    万俟景侯把他放在被窝里,温白羽睡得很熟,毕竟折腾了一晚上。

    那些人出发的时候,天就已经亮了,匡宅里几乎倾巢出动,只剩下小部分的人,万俟景侯出去转了一圈,端了一盆热水洗脸,又端了早饭回来。

    温白羽还在睡觉,万俟景侯把早饭放在桌上,就上了床,把人抱在怀里,打算和温白羽眯一小会儿觉。

    温白羽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到耳边有奶声奶气的声音……

    “爸爸接电/话啦~爸爸接电/话啦~爸爸接电/话啦~爸爸怎么还不接电/话……”

    温白羽迷糊的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的手/机在桌上震,这是他家小宝贝们录的电/话铃/声,小羽毛和蛋/蛋的双重合奏,奶声奶气的,萌值翻倍,说话的声音简直甜死人了。

    不过当他听到“爸爸怎么还不接电/话”的时候,就打了个冷颤,困意一下就消失了,弄得他浑身鸡皮疙瘩乱掉。

    当时小羽毛和蛋/蛋玩录铃/声玩的不亦乐乎,然后蛋/蛋就抓着小烛龙一起录/音,小烛龙向来高冷,自然就不想录/音,而且是这样的铃/声,但是架不住蛋/蛋要求,所以前面几句“爸爸接电/话啦”全是萌萌的声音,最后一句“爸爸怎么还不接电/话”突然变成了低沉而高冷的声音,好像苦大仇深似的。

    温白羽听了最后一句,感觉自己要是不接电/话,小烛龙可能从手/机里爬出来掐自己,一翻身就坐了起来。

    万俟景侯被他突然坐起来吓了一跳,长胳膊一勾,就把手/机给勾了过来,递给温白羽。

    温白羽看见是家里打来的,立刻就按了接听。

    首先出现的是小羽毛的声音,“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说:“爸爸爸爸,想没想我呀!”

    温白羽躺在被窝里,听到小羽毛的声音,耳朵都要化了,然后是蛋/蛋的声音,抢着说:“爸爸爸爸,想不想蛋/蛋!”

    温白羽笑眯眯的说:“当然想了,有没有乖乖的?”

    小羽毛的声音说:“大毛毛乖乖的,但是弟/弟不乖。”

    蛋/蛋“哼”了一声,小声音特别可爱。

    温白羽说:“嗯?蛋/蛋怎么不乖了?”

    小羽毛立刻告/状说:“蛋/蛋把班里的婷婷惹哭了!”

    温白羽:“……”

    温白羽一听“婷婷”两个字,立刻脑补出了婷婷的样子,扎着两个小歪辫子的可爱小女孩,是匡少义的侄/女,不过婷婷好像喜欢他家小烛龙,上次婷婷亲了一下他家小烛龙,蛋/蛋就哭得撕心裂肺震天动地的。

    蛋/蛋抗/议说:“没有没有,我没有欺负人,她自己哭哒!”

    温白羽立刻就头疼了,他家小羽毛和蛋/蛋别看软/软嫩/嫩乖乖/巧巧的,但是其实都有小恶/魔的潜质,尤其是被小血髓花和小烛龙惯的,小恶/魔潜质简直要爆表了。

    温白羽说:“蛋/蛋,作为男子汉不能欺负女孩子。”

    蛋/蛋说:“蛋/蛋真的没有欺负人。”

    温白羽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羽毛抢着说:“爸爸爸爸,我告诉你,放学的时候弟/弟来接我们,婷婷跟弟/弟打招呼,蛋/蛋就跑过去吧唧了弟/弟一大口,然后婷婷就哭了!”

    温白羽:“……”

    温白羽再也不想问怎么回事,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小孩子之间的问题,他果然不该问的。

    就听小羽毛继续说:“而且蛋/蛋亲了弟/弟的嘴巴!嘴巴!”

    温白羽:“……”

    温白羽想要收回之前的想法,这已经不是小孩子的事情了!

    温白羽刚要教育蛋/蛋不能瞎亲,这个时候就听到手/机里传出小烛龙的后背音,说:“吃早饭了,快下来,别在楼上瞎跑。”

    然后小羽毛和蛋/蛋的声音立刻欢呼起来,说:“哦,哥/哥(弟/弟),做好早饭了!”

    然后是小血髓花的声音说:“走楼梯啊,别从扶手滑/下去!”

    温白羽听到惊心动魄的“嘶流——”的声音,显然是小家伙们从二楼的楼梯扶手滑了下去,吓得温白羽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几个小家伙喊着“好香好香”,然后小羽毛和蛋/蛋冲着电/话说:“爸爸爸爸,我们要吃饭了,拜拜!”

    “嘎达”一声,电/话就这么挂断了……

    温白羽还看着手/机在愣神。

    万俟景侯看温白羽愣神,笑着刮了他鼻子一下,说:“傻愣着干什么呢?起来吗,早饭估计还热乎的。”

    温白羽觉得刚才的电/话信息量太大了,他不知道应该先和万俟景侯说蛋/蛋亲了小烛龙的嘴巴,然后把小女孩给惹哭了,还是应该说他家的小家伙们太调皮了,下楼不走楼梯,直接从扶手滑/下去,咱们回家之后还是把楼梯给拆了吧……

    之后温白羽就起了床,穿好衣服,先洗脸漱口,然后坐到桌边吃早饭。

    温白羽看了看时间,自己没睡多长时间,外面还没什么动静,看起来出去的那些人还没有回来。

    温白羽吃了饭,就跟万俟景侯出来转了转,外面的空气很好,因为比较偏远,根本没什么污染,有点干冷,但是好像空气都是甜的。

    虽然宅子外面很荒凉,但是匡家大宅本身修建的很精致漂亮,透露着古朴的气质,一看就是个大家族。

    温白羽他们在院子里转,就看到章巷之也拉开门,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三个人结伴走到了花园。

    章巷之就后悔了跟他们结伴了,因为自己是个电灯泡,超大的那种。

    他们刚坐下来,就看到黑羽毛一个人走过来,真是难得七笃没有跟着他。

    温白羽时候:“七笃呢,还没醒吗?”

    黑羽毛则是阴沉着脸,说:“不是,他不在房里,一早上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温白羽有些惊讶,七笃竟然跑出去了,那还真不像他一贯忠犬的作风。

    黑羽毛在这边找了一圈,发现没有七笃的影子,就准备去别的地方继续找,还没走出去,就看到七笃已经跑过来了。

    七笃一进来,众人都吓了一跳,还以为七笃遇到了什么危险,只见七笃浑身上下都是白色的粉末,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脸上竟然还挂着血道子,双手背在身后,很狼狈的样子,跑过来之后,一双狭长的蓝色/眼睛笑眯眯的,充斥着大型哈士奇的标配笑容。

    七笃仰着脸,对黑羽毛傻笑。

    温白羽揉了揉太阳穴,白瞎了七笃那么帅气的面容了,竟然笑的这么傻。

    黑羽毛则是阴沉着脸,说:“你跑到哪里去了?”

    七笃根本没看出黑羽毛生气,还是仰着脸,憨厚的笑着,然后突然把背在身后的双手伸出来,就看到他手上也是白乎乎的,上面好多白色的粉末,双手中间捧着一个……奇形怪状的小豆包。

    黑羽毛愣了一下,狐疑的看着七笃,说:“你做的?”

    七笃立刻点头如捣蒜,扬起一个巨大的笑容。

    黑羽毛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下来,说:“兔子?谢谢,很可爱。”

    温白羽看着那个小豆包,真的奇形怪状,就算万俟景侯下厨,也绝对没这么烂的手艺,真的和可爱不着边,不过七笃的表情实在让人不忍说实话。

    结果七笃听见黑羽毛的夸奖,一点儿也没有高兴的表情,反而瘪着嘴巴,连眉毛都耷/拉了下来。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应该是只狼吧?”

    他一说完,其他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目光,七笃则是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把自己的小豆包要收起来。

    黑羽毛则是笑了一声,突然拽住七笃的手,不让他把小豆包收起来,笑着说:“原来是只可爱的小狼崽,那和你一样可爱。”

    七笃脸上顿时都红了,温白羽猜他脑袋里一定在炸烟花。

    黑羽毛接过小豆包,轻轻亲了一下七笃的嘴唇,然后伸出舌/头,在七笃脸颊上的小口子上舔/了舔。

    七笃浑身一震,似乎是因为伤口太痒,随即突然蹦起来一把抱住黑羽毛的腰,然后把自己的嘴唇压上去,和黑羽毛疯狂的吻在一起,那动作实在太兽/性了……

    章巷之吓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没缓过来,黑羽毛和七笃都很帅气,两个人抱在一起亲/吻,其实挺养眼的,但是刚才七笃的动作太可怕了,章巷之还以为他要跳起来拼命呢。

    万俟景侯说:“咱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吧。”

    那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温白羽他们也不太好打断,就直接走了,去别的地方坐着,温白羽临走的时候还怕他儿子吃了生豆包会闹肚子……

    三个人从花园走出来,正好看到匡少义起床了,从房间里出来,匡少义的目光投射/到章巷之身上,不由得眼神有点深沉。

    匡少义收回目光,说:“出去的人还没回来吗?”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

    匡少义说:“那趁这个时候,我带你们去看看太爷爷的遗物吧,昨天不是没看到吗。”

    温白羽点了点头,章巷之就要回去,匡少宇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吓得章巷之抖了一下。

    匡少义咳嗽了一下,说:“一起去吧,反正……反正你一个人也没什么事做。”

    章巷之确实没事做,但是他看到匡少义就觉得尴尬,匡少义却没有给他反/抗的机会,拉着人就往太爷爷的院子去了。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跟在后面,饶有兴致的看着匡少义和章巷之两个人的反应。

    他们进了院子,里面空无一人,匡少义带着他们去了那个屋子,房间很大,看起来像是个卧房。

    外面是个小厅,有一张桌子,几把椅子,桌子上面没放东西,小厅往里走就是卧房了,卧房也非常大,一张床,床/上全是土,床的对面是一张桌子,意外的是,桌子上面没有多少土。

    二伯之前肯定来过很多次,桌子上很干净,特意给擦了,而且桌子下面的柜子,柜子拉手的地方很光滑,一看就是常年拉开,一点儿土也没有。

    温白羽走过去,拉开柜子,里面满满当当的东西。

    匡少义说:“太爷爷的东西,都在这里了,之前叔叔要带你们过来看的,你们可以慢慢看。”

    温白羽伸手从里面拿出东西,多半是一些纸张,都非常老旧了,和二伯拿出去的那张纸差不多,但是都是一些图纸,很多勘测的报告。

    温白羽看这些东西很吃力,就交给万俟景侯去看了。

    万俟景侯一页一页的翻,这么多资料,想要看完也要几个小时。

    章巷之也没地方坐,就抱着手臂站在一边等着。

    匡少义瞄了他好几眼,感觉有话想和他说,但是一直不知道怎么说,等了好半天,众人都安静下来,只剩下万俟景侯翻纸张的声音,还有温白羽拉开柜子的声音,安静的让人尴尬。

    匡少义终于走过去,小声说:“咱们能好好谈谈吗?”

    他一说话,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同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不动声色的撩/起眼皮看了他们一眼。

    章巷之正好看见两个人的小动作,脸上的表情就更是尴尬,往后退了几步,和匡少义拉开距离,不过匡少义又追上几步,两个人倒是和温白羽他们拉开了距离。

    章巷之退到了床边,已经无路可退了,无奈的说:“咱们不是之前已经谈过了吗?”

    匡少义说:“那是好好谈过吗?心平气和的谈谈,可以吗?”

    章巷之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说:“我不知道你想谈什么,而且咱们根本就没办法好好谈,不是吗?你根本就看不起我。”

    匡少义立刻抓/住章巷之的胳膊,说:“不是!”

    章巷之身上还有抓伤,疼的“嘶——”了一下,匡少义赶紧松手,说:“对不起,我忘了你身上还有伤。”

    章巷之没说话,匡少义又说:“我真的没有看不起你,我上次说的话没经脑子,我道歉。”

    章巷之有点奇怪他的态度,竟然一晚上好了一百八十度,绝对可疑!

    匡少义见他打量自己,一双灵动的眼睛,高高的鼻梁,鼻头很圆/润,嘴唇没有自己的大,但是看起来特别想让人咬一口,下巴尖尖的。

    匡少义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说:“巷之,我……”

    章巷之更奇怪了,一贯不可一世的匡大少爷竟然说话磕磕巴巴的,不知道他在搞什么。

    匡少义其实是想表白,正在下定决心,终于嗓子滚了一下,说:“巷之,我喜……”

    “啊!”

    匡少义还没说出口,这个时候章巷之猛地叫了一声,吓得匡少义一激灵,章巷之却在下一刻突然扑倒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

    声音非常大,而且章巷之的喊叫/声中充满了恐惧,大家立刻去看,就见章巷之突然倒在地上,他的腿被向后拽,有什么东西竟然藏在床底下,正伸手拽着章巷之的脚腕,把他往里拖。

    匡少义猛地一把抓/住章巷之,但是那个拖拽章巷之的力气非常大,匡少义拽住章巷之,章巷之身/体一下就抻着了,两股力气不相上下,最痛苦的就是中间的人。

    章巷之咬着牙,使劲蹬了两下腿,冷汗“哗哗”的留下来,嘴唇也惨白了,说:“好疼……”

    “咯咯咯咯咯……”

    床底下竟然有粽子的吼叫/声,像青蛙一样,不停的抖动着声音,然后是“咯吱!”一声,章巷之猛地睁大眼睛,“嗬——”了一声。

    匡少义说:“巷之!”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抢过来,因为床下太窄了,那个粽子藏在床下面,又拽着章巷之堵在床底下,其他人根本没办法进去掏粽子出来。

    章巷之冷汗流的很多,粽子大吼了一声直接咬在了他的腿上。

    万俟景侯一把拽住章巷之的肩膀,然后快速的往上一提,再加上匡少义的力气,那个粽子显然敌不过,一下就被拽了出来。

    章巷之先从床底下被拽了出来,他的腿上血粼粼的,脚腕上抓着一只紫黑皮的手,粽子很快被拽出来了一个头,众人一看,这不就是坟墓里掏出来的那只粽子吗。

    他的头上甚至还贴着章巷之“升/官发财”的黄符!

    粽子的样子非常僵硬,估计是黄符还有作用,但是粽子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凶,竟然能顶着黄符跑。

    粽子从床底下一拽出来,立刻发出“咯!”的一声大吼,然后猛地松开手,一下扑出来。

    章巷之被猛地松开,一下向前扑去,匡少义将人一抱,两个人立刻倒在地上,发出“咚!”的一声。

    温白羽将凤骨匕/首一抽,在粽子扑上来的一霎那,猛地将匕/首一摆,就听“嗤——”的一声,匕/首直接扎进了粽子的脑袋上,还串着黄符。

    粽子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吼叫/声,伸手要向前抓,温白羽猛地把匕/首往前一送,就听“嗤——”的一声响,匕/首陷进去的更深了,粽子终于发出一声大吼,然后“当!”的一声向后仰去,直接躺在了地上,伏尸不动了。

    温白羽顺势拔下匕/首,万俟景侯拿了纸巾给他,让他擦擦匕/首上的尸气。

    章巷之和匡少义倒在地上,章巷之的腿很疼,满头都是冷汗,全身哆嗦着,没力气起来,不好意思的说:“对……对不起,我没力气,站不起来……”

    匡少义一点也不介意,即使地板上全是灰土,也一点儿都不介意,突然将人抱在怀里。

    章巷之下了一跳,匡少义却抱的非常用/力,然后先斩后奏的吻上了章巷之的嘴唇,章巷之哆嗦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但是已经怔愣的忘记了躲开。

    匡少义只是亲/吻了一下,并没有太深入,但是已经足够让章巷之傻眼的。

    匡少义看着他呆呆的样子,就觉得分外的可爱,章巷之太瘦了,这个样子惹得匡少义心里有些悸/动,恨不得把人绑在身边,天天看着他吃饭。

    匡少义一手搂住章巷之的腰,一手捧着他的脸,说:“巷之,我一直想告诉你,我喜欢你,我想跟你谈的是这个。”

    章巷之一脸诧异的看着匡少义,那表情似乎觉得匡少义大脑不正常一样,随即才吓的捂住了嘴巴,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匡少义亲了一下。

    温白羽擦完了匕/首,发现地上的两个人还不爬起来,而且在深情款款的表白……

    温白羽无奈的说:“虽然我不想打断你们表白,但是章巷之腿上的伤口有尸毒,还是应该先处理一下吧?”

    章巷之这个时候吓醒了,立刻蹦起来往后退,结果“咚”的一声坐在了地上,摔得他尾椎骨直疼。

    匡少义赶紧把人抱起来,说:“别动,你腿受伤了。”

    匡少义弄了纸巾,把床好歹擦了擦,然后让章巷之坐在上去,温白羽出门的时候特意弄了蛋/蛋的眼泪,毕竟这么灵的良药,出去一定要带啊,正好上次蛋/蛋因为小烛龙的事情哭的天昏地暗,虽然当时温白羽焦急的哄着蛋/蛋,但是也没忘了把宝贵的眼泪装起来……

    温白羽把眼泪涂在章巷之的伤口上,尸毒很快就解了,伤口也在愈合,一下就不疼了,腿和脚腕很快就能活动了。

    章巷之有些惊讶,说:“这么管用?”

    温白羽颇为自豪,说:“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儿子。

    温白羽往床底下看了看,说:“粽子怎么跑进去的?”

    床底下的距离很窄,这屋子里的床竟然不是土炕,床下面和地面有个距离,但是很窄很窄,体格瘦的能钻进去,胖一点还真不行,像万俟景侯这种,虽然不胖,但是身材比较高大的,想要钻进去就困难了。

    温白羽往下面看了看,实在太暗了,看不清楚,因为现在是白天,他们没带手电过来,所以没办法照床底下。

    匡少义在旁边摩挲了一下,把屋子里的灯打开,头顶上的灯泡“跨查查”的闪,就跟鬼火一样,如果是晚上,效果一定非常棒。

    闪烁了一会儿,灯泡就不闪了,不过因为是在头等,所以床底下照到的距离有限,还是看不太清楚。

    温白羽突然“嗯?”了一声,万俟景侯说:“怎么了?”

    温白羽指着里面,说:“有东西?床底下好像有个黑乎乎的东西。”

    章巷之说:“不会又是粽子吧?”

    温白羽说:“等我掏出来看看,好像不是,是个盒子……”

    他说着伸手去掏,半个身/体都钻进去了,万俟景侯抓/住他的腰,以免里面再藏了一只粽子,把温白羽拽进去,温白羽身/体一扭一扭的往里扎,伸手去勾那个黑漆漆的东西,难免就摆/动腰,温白羽的腰很细,尤其是拉伸的时候,衬托着臀/部很翘。

    万俟景侯咳嗽了一下,看着温白羽的腰和屁/股一直扭,真想把他立刻扛回屋子去。

    温白羽半身在床底下,可不知道万俟景侯的想法,突然说:“抓到了,还挺深。”

    他说着,把箱子往外拉,万俟景侯搂住他的腰,也把人往外拽,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突然说:“等等!”

    万俟景侯吓得一怔,立刻戒备起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温白羽的声音说:“我的天,这床底下有个地道!”

    匡少义和章巷之也惊讶了,匡家到底存了多少秘密,祖坟阴宅有个地窖,万俟景侯说里面有金属的味道,应该是古墓。

    一般的古墓怎么可能用大铁门关起来,显然是后修的,匡家的人应该进去过,但是拦住了,还把钥匙分给了这么多人保管。

    而匡少义太爷爷的屋子里,床底下竟然还有个地道。

    匡家简直深不见底。

    温白羽从床下面爬出来,蹭的一脸灰,拽出来一个大铁盒子。

    铁盒子特别古老,全黑色的,上面没有任何花纹,也没有任何装饰,有一把锁,不知道钥匙在哪里。

    万俟景侯轻轻得给温白羽擦脸上的灰,笑着说:“弄得跟小花猫似的。”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说:“你以为我是九命啊。”

    匡少义蹲下来看了看这个锁,说:“这锁眼的样子,好像跟族长的那把钥匙一样。”

    不过匡少义刚才已经把钥匙还给二伯了。

    众人瞪着眼睛看那个箱子,温白羽说:“那就不打开了,要不然咱们先去看看那个地道?挺深的,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我觉得粽子很可能是从地道爬过来的。”

    万俟景侯说:“等等,我有办法打开。”

    他说着,把黑箱子搬到自己面前,里面发出“咕噜噜”的声音,里面好像有东西,并不沉,而且体积和黑箱子相差很多,放在里面直滚,听声音很清脆,应该是玉器石头一类的东西。

    万俟景侯伸手握住那把大锁,然后突然往下一拽,就听“嘎巴……”一声,随即万俟景侯把拽豁下来的大锁扔在一边,说:“可以了。”

    温白羽:“……”

    章巷之:“……”

    匡少义:“……”

    如此粗/暴,这样真的好吗?

    万俟景侯把手放在箱子上,说:“黑色的箱子可能是避光用的,这个东西应该不能照光。”

    匡少义去把灯关了,屋子里没有窗帘,不过窗户上全是灰,外面又是冬天,阳光比较弱,也照不进来。

    万俟景侯就快速的掀开了箱子。

    大家还以为这么神秘,里面会是什么可怕的,奇怪的东西,结果打开一看,竟然只是一块玉。

    白色的玉石,而且没有任何造型,看起来像是个不规则的边角料,上面还有红色和黄/色的杂质。

    这让众人很失望,边角料的大小还不足手掌,太小了也不值钱,也没有花纹。

    匡少义说:“太爷爷把这么一个东西/藏起来,到底为了什么?”

    温白羽摸/着下巴,反复看着那块玉,说:“好奇怪,感觉在哪里见过。”

    万俟景侯说:“是月亮,魏囚水拿走的那块玉盘,应该是这个材料。”

    温白羽一愣,随即说:“怪不得觉得在哪里见过,不过魏囚水不是说月亮是陨石做成的吗?那这不是玉,是陨石了?会不会有辐射?”

    放在黑色的箱子里,估计就因为它是陨石,具体物质不明确,怕有辐射。

    万俟景侯赶紧把箱子扣起来,说:“这个东西光用眼睛看不出来,最好拿去检验一下,到底是什么物质。”

    温白羽点了点头,匡少义和章巷之听得似懂非懂的。

    温白羽说:“咱们先下去看看。”

    万俟景侯说:“等一下,要准备些东西,下面太暗了,不能直接下去。”

    他说着,出去准备东西,温白羽想要跟着去,不过怕又冒出粽子来,让匡少义和章巷之等在这里有危险,就让万俟景侯一个人去了。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屋子里,只有章巷之一个人坐着。

    这回轮到温白羽做电灯泡了。

    而且温白羽瓦数强劲,还特别没有做灯泡的自觉。

    匡少义等了一会儿,咳嗽了一声,说:“巷之,刚才我说的事情,你考虑好了吗?”

    章巷之听他一说话,也咳嗽了一声,说:“什……什么事情?”

    匡少义还以为章巷之没当回事,或者忘了,不过一抬头,就看到章巷之脸上有点红,这表情肯定不是忘了,立刻笑起来,说:“我说我喜欢你的事情,你考虑好了吗?要不要和我试试?”

    章巷之没想到他当着温白羽的面,说的这么直白,脸上顿时腾一下就红了。

    章巷之没说话,匡少义看见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肯定有戏,如果章巷之真的讨厌自己,或者烦自己,肯定会直接说出来的。

    匡少义说:“好不好,咱们试试看?”

    温白羽干脆坐在地上,反正刚才地板已经被那两个人擦干净了,然后托着腮帮子,眼睛转悠悠的看着匡少义和章巷之。

    章巷之被温白羽盯得很不好意思,匡少义打算趁热打铁,走过去,说:“怎么样?巷之?可以吗?”

    章巷之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其实他刚开始对匡少义真的很有好感,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匡少义救了他,虽然那时候匡少义喝多了。

    章巷之本身就是弯的,不像匡少义,匡少义身为大少爷,以前就有女朋友,但是因为他脾气很臭,交往总不长久,看上男人还真是第一次。

    但是两个人的第一次相当不愉快。

    章巷之乍听到匡少义表白,心里竟然猛跳了好几下,有点心动的感觉,不过匡少义也不是弯的,以前还有女朋友,又是有钱人,怎么看也和自己不搭配。

    章巷之冷静下来之后,说:“匡先生,你不是弯的吧?你不喜欢男人的吧?”

    匡少义立刻抓/住他的胳膊说:“我之前不喜欢,但是我喜欢你。”

    章巷之说:“我觉得你想的太简单了,我承认我的确长得有点……有点像女人……”

    章巷之咬牙切齿的,他承认这点,他遗传他母亲多一些,章巷之的母亲是个大美/人,不然也不能生了孩子还嫁那么多次了,这一点一直是章巷之的痛脚,他也想长的比较爷们。

    章巷之继续说:“可是我终于是个男人,我不想和我的另一半都是盖棉被纯聊天。”

    温白羽“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没想到章巷之说话还挺犀利的。

    章巷之应该是破罐子破摔了,说完之后瞪了发笑的温白羽一眼,温白羽真的不是故意的,但是实在太好笑了。

    匡少义立刻说:“巷之,你想多了,我是真的喜欢你,而且咱们不是……”

    他们本身已经做过一次了。

    章巷之板着嘴角,说:“那时候你不是喝醉了吗,把我当成女人了吧。”

    匡少义想也没想,说:“没有,那时候我没醉,我没喝醉,我真的很清/醒!”

    他说完了,先看到章巷之惊讶,随即章巷之的脸色沉得跟锅底一样黑。

    温白羽也听到了了不得的事情,原来匡少义没醉啊。

    如果是喝醉了酒,那还能说是酒后乱/性,这要是没喝醉酒,简直就是有预/谋的……

    匡少义见他脸色不对劲,赶紧说:“巷之,之前是我不对,我……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

    章巷之接口说:“哦,见了第一面就强上,匡先生还真是不拘小节。”

    匡少义说:“我那不是鬼迷心窍吗。”

    章巷之脸一耷/拉,说:“你骂谁是鬼?”

    匡少义:“……”

    温白羽很不厚道的“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真是不是他幸灾乐祸,而是太好笑了,匡少义简直多说多错。

    匡少义也发现了,自己说什么错什么,无奈的说:“巷之,我错了。”

    这认错的态度堪比万俟景侯,简直又简单又爽/快。

    章巷之这回拿他没办法了。

    这个时候万俟景侯提着东西走了进来,东西带的不多,同时进来的还有黑羽毛和七笃。

    七笃身上已经没有面粉了,脸上和手上的伤口都愈合了,一副忠犬的样子跟着黑羽毛旁边。

    因为人太多了,匡少义也不好再继续讨论这个问题,但是看章巷之的态度,其实也差不多了。

    大家进来,万俟景侯把手电分配了一下,温白羽打开手电,往床底下照了照,说:“这也太窄了,床能搬开吗?”

    万俟景侯和黑羽毛试了试,不过没搬动,黑羽毛说:“是焊死的。”

    显然这个床是想要挡住地道用的,所以直接焊死在了地上,根本没办法搬开。

    温白羽说:“那我打头下去吧。”

    他说着,率先钻进床底下,床下面很窄,温白羽使劲往里钻,然后他发现了一个很尴尬的场面,他是头先进来的,结果要进地道,又不能在床底下调头,只能头先进去,倒着走,那实在太危险了,万一又有粽子扑出来怎么办。

    温白羽只好退出来,然后这回腿先搓进床底下,一点点的最后把脑袋搓进去。

    这回是正着进入地道里,里面也有楼梯,进入之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后面万俟景侯紧跟着进来,看他的脸色黑的难看,就知道万俟景侯爬进来的实在太艰难了。

    再往后是章巷之和匡少义进来了,最后是黑羽毛和七笃垫底。

    大家顺着楼梯往下走,这个楼梯的样子让他想到了坟墓下面的地窖,好像样子都差不多。

    大家慢慢走下来,非常深,楼梯一直盘旋而下,走了好一会儿,终于走到了底部。

    到了底部之后,只有一条狭窄的路往前,一直蔓延的往前延伸。

    路也非常长,大约走了有二十分钟左右,只有一条路,一路上什么也没有,就是一片黑漆漆,不知道要通向什么地方。

    万俟景侯皱眉说:“这个方向,而且隧道有坡度,咱们应该是上山。”

    温白羽诧异的说:“上山?那不是匡家的阴宅吗?”

    众人走了二十分钟,终于看到隧道豁然开朗了,前面已经走到了尽头,尽头的空间并不大,好像是个小屋子一样,四周黑漆漆的,一股尸臭的味道,还有潮/湿的阴气。

    正对着他们的一扇大铁门,而这扇大铁门,真是似曾相识。

    匡少义说:“这个铁门?”

    温白羽说:“阴宅的地窖!地窖里有八个铁门,就是这个样子。”

    众人都环视着这个空间,空间里堆放着一些东西,有桌子,有椅子,还有柜子,而铁门关的很严实,里面没有锁,锁是从外面锁上的,也就是从地窖锁上的。

    他们当时没有检/查这八扇铁门,没想到其中一扇铁门竟然通向了匡家,还秘密的打了一个地洞,这么长的地洞,可不是一时兴起才打的。

    温白羽说:“匡家的那些人来这边看地窖,是不是现在就在咱们外面?”

    章巷之说:“早就回去了吧?这么长时间了。”

    万俟景侯说:“刚才我去拿行李的时候,没看见有人回来。”

    温白羽奇怪的说:“这么长时间还没回去?”

    匡少义皱眉说:“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变故?”

    他说着走到铁门旁边,铁门不是太厚,趴在贴门上,可以听到后面清晰的风声,地窖里不会有风,肯定是又把上面的土给刨开了,这样才会有风声穿梭的声音。

    但是除了风声,外面没有一点声音。

    匡少义皱眉说:“外面好像没人?”

    温白羽说:“咱们先看看这些柜子里放的是什么。”

    温白羽说着,拉开柜子,发现里面还是一些图纸,让温白羽奇怪的是,他发现了一张老照片。

    温白羽将老照片从柜子里拿出来,说:“你们来看。”

    这张照片的背景是一个黑盒子,黑盒子打开,里面照的就是那个不规则的边角料。

    温白羽拿出照片,翻过背面一看,上面用黑色的油漆笔写了两个大字。

    ——吸魂

    那两个字写得龙飞凤舞,乍一看有点吓人,而且怎么看都觉得这两个字很诡异,四周又黑漆漆的,只有手电光,铁门还漏着“呜呜”的风声,简直诡异到了极点。

    温白羽说:“吸魂?什么意思?”

    章巷之说:“这块石头的名字吗?”

    匡少义笑着说:“那也太前卫了。”

    章巷之没想到他还会开玩笑,侧眼看了一下匡少义。

    温白羽说:“那和铁盒子咱们带来了吗?”

    万俟景侯点头说:“在我背包里,装着铁盒子呢,没拿出来。”

    温白羽这才放心下来,不管是名字,还是提示,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吸魂”这两个字,显然都很诡异,还是小心谨慎的好。

    他们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找了一遍,全都是材料、资料,还有一些老照片。

    黑羽毛从一沓子资料里翻出来一张照片,上面是一群人的合照。

    黑羽毛拿给众人看,温白羽数了数上面的人数,说:“十二个人,这难道是匡佑启说的那个科研队伍?”

    他说着,扫了一遍所有的人,大多数是男人,只有一个女人,大家穿的都一样,而且是黑白的,照的也不是很清晰,辨识度其实并不高。

    匡少义说:“这个是太爷爷,和叔叔长得非常像。”

    温白羽看向他指的位置,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人很多,照的脸就笑,那时候的照相设备不高级,照的不是很清楚。

    但是温白羽发现,匡佑启和他爷爷长得真的非常非常像,或许这就是隔代遗传,温白羽以前也听说过,有的儿子和父母并不像,但是和爷爷或者奶奶非常像。

    匡佑启的爷爷穿着很朴素,还带着帽子,看起来很年轻,嘴角微笑着,那种微笑的感觉也和匡佑启如出一辙。

    除了这些照片,还有一些画着月亮,和一些看不懂的东西的资料,他们再也没找到任何奇怪的东西了。

    温白羽把这些资料和照片收拾起来,纸张很沉,能带的都带上。

    这个屋子被他们开发的也差不多了,没什么再看的了,众人就准备从铁门出去,看看外面的人是不是真的走了。

    匡少义晃了晃门,说:“外面有人吗?”

    他一晃门,铁门就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外面的铁锁也晃动着,显得非常阴森可怕。

    而匡少义的声音还有回声,一直回荡在他们耳边。

    章巷之吓得咽了一口唾沫,说:“别……别喊了,这也太可怕了,咱们还是原路回去吧,外面没有声音,估计是都回去了。”

    匡少义笑了笑,说:“听你的。”

    他这么好说话,而且还带着微笑,让章巷之特别不适应,一贯的匡大少爷,都是一脸高人一等的表情。

    还从来没这么……温柔过。

    章巷之掉了一地鸡皮疙瘩,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可怕,怎么会觉得匡少义温柔呢?

    大家正想从原路退回去的时候,就听到“啊啊啊啊”的一声尖/叫。

    声音分贝特别大,但是是男人的声音,男人的声音没有女人的尖锐,难得他能叫的这么大声,好像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样。

    声音是从铁门外面,也就是从地窖传来的。

    匡少义愣了一下,说:“是匡震?”

    果然是匡震的声音,匡震大吼着:“救命啊啊啊啊!!!有鬼啊!!别抓我!!救命!!”

    隔着铁门,他们都能听到清晰的“嘭!”一声,有什么东西正好砸中了他们的铁门,然后发出“咯咯咯咯咯”的声音。

    温白羽诧异的说:“是粽子?”

    万俟景侯猛的一脚踹在贴门上,发出“咚——”的一声巨响,外面的粽子和匡震估计都被吓着了。

    万俟景侯一脚踹过去,顿时就把铁门踹了一个凹陷下去,紧跟着又是“咚——”的一脚,外面的匡震可不知道铁门里面是他们,还以为又是鬼,立刻“啊啊啊啊”的大吼起来。

    万俟景侯一共踹了三脚,每一次都发出“咚——”的声音,大长/腿抬起来,牟足劲往下踹,那动作看起来简直帅呆了,显得万俟景侯的大长/腿又长又有力气,曲线还特别苏!

    万俟景侯三脚下去,就听到“嘭——!”的一声巨响,铁门直接飞了出去,砸在地窖的地上,正好把粽子给拍在了下面。

    也是一个紫黑皮的粽子,看起来非常凶,被铁门拍在地上,立刻将铁门拱开,就要爬起来扑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突然往前冲了两步,一脚踩在贴门上,粽子还没爬起来,“嘭!”的一声巨响,铁门又拍下去,把粽子又压了回去。

    万俟景侯一条腿踩在铁门上面,下面的粽子根本爬不出来,不断大吼着,但是就没有任何办法。

    众人看得都愣了,匡震一脸狼狈,浑身是血,倒在地上,还不断地抽/搐,他的小黄毛都要变成小红毛了。

    匡震哆嗦着,指着一个方向,两眼无神的说:“都死了!都死了!!全都死了!!啊啊啊啊!”

    众人这个时候才注意,顺着匡震指的方向一看,就见八扇铁门前面的那道巨大的铁门,竟然打开了!

    所有的铁锁都扔在地上,并不是炸/药打开的,铁门还完好无所,比一个人还要厚的大铁门敞着,竟然是用钥匙打开的!

    温白羽说:“不是说钥匙扔了吗?!”

    匡震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这才从大吼中吓醒了。

    原来那些匡家的人各自有打算,虽然当年匡佑启的爷爷没说明是什么钥匙,但是每人一把,非常正规的交过去,大家都觉得是好东西,所以就全都仔细的藏起来了。

    早上在前厅里,所有房的人都矢口否认,说丢/了,找不到了,或者忘了,其实是不想说出来,都不想当头炮,想要到时候看看再说,万一是什么坏事呢,那就不要抻头了。

    温白羽可没想到这些人心思这么深,大家下了地窖之后,觉得后面可能是个很有钱的墓葬,结果就都把钥匙拿出来了,铁门真的打开了。

    大家争相恐后的冲进去,准备大捞一笔,二伯虽然不爱钱,但是他想要找长生不老的东西,自然也跟着冲进去了。

    地窖里没有任何信号,匡佑启和鬼师想要联/系他们,但是都打不通。

    匡震吓得可以,颤/抖地说:“太可怕了!!全都死了!好多尸体,尸体都蹦起来了!”

    温白羽说:“其他人呢!?”

    匡震指着铁门,说:“在里面!在里面!太可怕了!”

    温白羽说:“咱们得进去救人。”

    匡震突然爬起来,说:“你们疯了?!里面的尸体都活了!要杀/人!满地都是血!太可怕了!!你们要进去,疯了吗!”

    匡震说完,立刻调头就跑了,脚步踉跄的冲着楼梯往上爬,“嘭!”的一下摔在地上,然后又爬起来继续往上跑,一路“啊啊啊啊”的大喊,就消失在了地窖口。

    章巷之说:“他白长那么大块了,怎么这样就跑了?下面不是还有他爷爷吗?”

    大伯也跟着来了,大伯是匡震的亲爷爷,匡震就这么跑了,连爷爷都不管了。

    万俟景侯把手电拧到最大,说:“没时间了,咱们走。”

    他说着,抬起脚来,结果那个粽子发现力气松了,就要扑起来咬人,万俟景侯其实早有准备,当即又狠狠的一落,“咚!!”一声,还带着回音。

    粽子被铁门压在地上,一下就伏尸不动了,温白羽觉得这个粽子就算不伏尸,估计也给撞晕了……

    万俟景侯这才收回腿来,说:“走吧。”

    大家都跟着万俟景侯往里走,一走进铁门,他们终于知道那股尸臭的味道是从哪里传过来的了。

    铁门后面一股阴凉的气息,还特别潮/湿,尸臭的味道弥漫着整个空间。

    温白羽捂着口鼻说:“这么潮/湿,肯定要尸变的啊,大家小心点,小黄毛刚才说有好多粽子。”

    小黄毛……

    匡少义已经不知道怎么说了,匡震在他们老家是恶/霸,身/体高壮,力气又大,而且一帮狐朋狗友,村子里的人都不敢招他,结果温白羽管他叫小黄毛……

    他们一路走进去,前面果然是个墓葬,一进去就能看到典型的墓道。

    这座墓葬非常邪性,墓主估计非常喜欢让人陪/葬,墓道里都有陪/葬的死尸,年代已经很久了,尸体腐烂的不成样子,有蛆和蟑螂从尸体里钻出来。

    章巷之恶心的要吐,说实在的,他这个神棍下墓还真是第一次,第一次就这么重口,实在有点接受不了。

    墓道的第一段并没有血迹,就是尸臭,很平坦,什么机/关也没有。

    温白羽说:“小黄毛是不是中了幻觉?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大家用手电照着四周,章巷之被吓得脸色苍白,匡少义已经趁机握住了他的手,而是两个人十指相扣,标准的情/侣姿/势,章巷之都没有发觉,还紧紧的反握着他。

    万俟景侯皱着眉看了看四周,过不了几分钟,他们就看到了第一个墓室。

    众人一进去,立刻“嗬——”了一声,章巷之实在忍不住了,捂着嘴“呕——”的干呕了一下,不过很给面子没有真吐出来。

    墓室里满地都是血,血迹很新鲜,前面的人肯定进入了这个地方,墓室很简单,中间一口棺/材,已经打开了,看起来像是陪/葬的棺/材。

    众人走进去,往棺/材里一看,棺/材里有棺液,棺液有一半那么多,里面躺着一具尸体。

    是湿尸!

    而且保存的非常完好,皮肤都充满了弹/性。

    温白羽说:“男尸?”

    万俟景侯从上到下看了一眼尸体,说:“不是。”

    温白羽说:“啊?女尸?可……可他长得不像啊。”

    尸体怎么看怎么是男人。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没有生/殖/器,或者说生/殖/器割掉了。”

    温白羽一听,后背发/麻,下意识的往尸体下面看了一眼,果然空荡荡……

    就在这个时候,尸体突然发出“咯!”的一声,然后张/开了眼睛。

    温白羽吓了一跳,章巷之也吓了一跳,脸色苍白的说:“你……你你你,是不是你说粽子的坏话,所以他起尸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铜雀、不同往日尔耳、阿毅、桃夭不妖、软毛控、柒爷、前世茶、 小黑是纠结型拖延症、宇佐见呵呵喵大天神、猪猪)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53章 匡家阴宅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