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50章 月者,阴之宗7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万俟景侯说:“否则怎么样?”

    罗开笑了一下,突然把右手的枪往外指了一下,平举着指向站在旁边的温白羽,说:“我知道没什么能让你动心,但是你手上拿的东西对我很有用,我必须拿走它,如果不肯给我,我只能跟你做交易了。”

    万俟景侯也笑了一下,看向罗开的枪,说:“你要和我比比手速吗?”

    罗开神色一凛,没想到万俟景侯一点儿也不担心,然而笑的非常自信。

    罗开眯着眼睛,说:“万俟景侯你别逼我。”

    温白羽见他们僵持不下,说:“你要这些银盘,总有理由吧?”

    罗开说:“理由就是我要,其他的无可奉告。”

    秦珮一直被罗开勒着脖子,别看万俟景侯要用自己的龙鳞匕/首和罗开的枪比手速,但是罗开对付秦珮的手劲还是有的,秦珮暗自挣扎了好几下,但是都没有用,罗开的手劲非常大,足以轻而易举的把他制住。

    就在这个时候秦珮听到“咔……”的一声轻响,但是双方正在谈判,谁都没有注意到这种声音,秦珮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结果又是“咔……”的一声。

    好像是金属互相撞击的声音。

    秦珮吓了一跳,眼睛立刻去扫大家的脚,好像全都没有踩到地上的机/关,然后又快速的去扫头上的那些悬棺,棺/材也完好无损,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没有任何蛊虫爬出来,也没有任何粽子冲出来。

    就在秦珮松一口气的时候,温白羽猛地睁大眼睛,说:“背后……你们背后……”

    众人立刻看向罗开的背后,就见到刚刚还躺在棺/材里的女尸竟然起尸了,并不是那个穿着敛服的女尸,而是旁边光着身/体的女尸,女尸的手还保持着双手捧在胸前的姿/势,但是赤/裸的女尸身上压根就没有任何的银盘。

    女尸慢慢的坐起来,然后极其缓慢的睁开了眼睛,冲着众人微笑。

    众人都“嗬——”了一声,温白羽说:“糟了,粽子是不是闻到气血起尸了!”

    女尸坐起来冲着众人微笑,浑身上下一/丝/不/挂,赤/裸/着优美的身/体,皮肤白/皙犹如初生的婴儿,眼睛清澈深不见底,配合着嘴角的微笑,美得像一个仙女一样,但是她坐在棺/材里,手中捧着并不存在的银盘,看得众人毛/骨/悚/然。

    万俟景侯和罗开都瞬间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正对女尸,没有把背部暴/露给敌人。

    女尸坐起来之后,目光在众人身上一扫,然后就看向了万俟景侯手里的银盘,表情突然疑惑起来,张了张嘴唇,一双小巧的嘴唇张/合/着,说:“月亮在我这里,你手上的是什么?”

    众人都是冷汗直冒,温白羽小声的说:“糟糕,这个粽子好像有/意识。”

    邹成一笑了一声,说:“但是意识不是太清/醒。”

    温白羽:“……”

    温白羽心想邹成一这个时候竟然还笑得出来,但是他说的话好像是大实话,女尸的意识可能有些错乱,而且别看女尸长得好看,而且看起来特别清纯,但是温白羽总觉得女尸笑起来怎么那么暗黑。

    女尸慢慢的从棺/材里爬起来,说:“你手上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模仿我的月亮……月亮只有一个,是我的,在我这里,为什么要模仿我的月亮?哦……我知道了,你想要代替我……是不是……你竟然想要代替我……”

    女尸说着,从棺/材里爬了出来,整个身/体都暴/露在众人面前,众人全是男人,但是这个时候也顾不得避嫌了,这个女尸显然要发疯,果然意识非常不清/醒。

    女尸爬出棺/材,冲着万俟景侯就抓过去,大吼着:“月亮是我的!为什么要模仿我的月亮!你是赝品!你是假的!”

    万俟景侯猛地抬起龙鳞匕/首,这个时候罗开向后退了一步,秦老板已经偷偷跟上来,他手里握着枪,悄悄抵在罗开的腰上,说:“把秦珮放了。”

    罗开愣了一下,随即说:“秦珮是你弟/弟,我怎么舍得让你伤心。”

    罗开说着,猛地推了一下秦珮的后背,秦珮被推得往前一仰,魏囚水赶紧伸手抱住他。

    与此同时罗开猛地往前一蹿,一下加入了战局,冲到女尸和万俟景侯身边,也去抢那个银盘。

    万俟景侯一手抓着银盘,一手握着龙鳞匕/首,罗开的军刀“唰——”的挥过去,削向万俟景侯的手腕,万俟景侯手腕一缩,这个时候女尸的手抓过来,五指成抓,样子非常阴厉。

    温白羽猛地吸了一口气,刚要上去帮忙,罗开已经军刀横扫,“唰——”的一声隔开了女尸抓向万俟景侯的手。

    罗开一边去抢银盘,一边隔开女尸,说:“万俟景侯,银盘给我,你拿着没有用,把银盘给我!”

    万俟景侯猛地一缩手,同时一脚踹出去,将扑过来的女尸踹出老远,发出“嘭”的一声,将女尸踹回了棺/材里。

    女尸砸进棺/材里,棺/材的盖子发出“喀拉”一声,竟然坏了,从中间分开的圆环锁从上面掉了下来。

    女尸挣扎着从棺/材里爬出来,说:“月亮是我的!是我的!其他都是赝品!只有我是真的!我是真的!”

    女尸说着,突然看到了棺/材里另外一个女尸,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而且穿着敛服,手中也做出捧着月亮的动作。

    女尸一下暴躁起来,说:“啊啊啊啊啊!!!月亮是我的!你是假的!假的!!休想取代我!!”

    众人看见女尸开始发疯,扑在棺/材里撕咬另外一具女尸,温白羽赶紧跑过去抓/住万俟景侯的手,说:“快走,快走!这里太危险了。”

    四周都是机/关,机/关一被触动,地上的人头鼓就会响起来,这样实在太危险了,一不小心就会踩到地上的机/关。

    众人想要退出主墓室,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棺/材里的另外一具女尸竟然醒了,两个女尸缠斗在了一起,互相扑咬着。

    就听“嘭!”的一声,浑身光着的女尸一下被甩出了棺/材,猛地砸在地上,就听“哗啦!!”一声巨响,地上的人头鼓全都被砸散了,掉落了一地,有的人头鼓的鼓皮都掉了。

    女尸从人头鼓中间挣扎起来,正好一脚踩上了黑记号笔画的地方。

    就听“咔嚓”一声轻微的响声。

    众人都是提心吊胆,但是地上的人头鼓砸得乱七八糟,东倒西歪,众人停顿了一两秒,发现没有人头鼓响,都松了一口气。

    秦珮拍着胸口,但是众人还没喘完气,就听“咚!”的一声。

    地上一个歪倒的人头鼓竟然顽强的响了一声,只是响了一声,随即就不响了。

    棺/材里穿着敛服的女尸也爬了出来,她看到了万俟景侯手中的月亮,眼睛发光的冲过去就要抢,但是赤/裸的女尸一下冲了起来,冲着对方就扑上去,“咚!”的一声巨响,两个女尸滚倒在地上,互相撕咬起来。

    人头鼓响了一声,墓室里没有什么变化,温白羽又见两个女尸厮打了起来,说:“走,咱们先出去再说!”

    众人纷纷往外跑,然而突听“咔!”的一声,所有人立刻抬起头来,循声往头顶看去,就见头顶上的悬棺,竟然悄无声息的打开了,从里面涌/出无数的黄黑相间的蛊虫,那些蛊虫蠕/动着身/体,从棺/材里慢慢的爬出来,冲着他们从天而降的掉下来,好像下虫子雨一样。

    众人只感觉浑身毛/骨/悚/然,于舒“啊啊啊啊”的大吼着,首先向外冲去。

    于舒冲到门口,还没有冲出去,结果就听“嘭——!!!”的一声巨响,头顶上的悬棺竟然松动了,那些银链子全都崩开了,应该是某种机/关,巨大的棺/材从天而降,一下将于舒砸在下面,因为棺/材实在太大了,从天上掉下来之后,竟然将地上砸了一个大坑,下面一片黑/暗,黑/洞/洞的。

    众人一时间都目瞪口呆,于舒就这样消失在众人面前了,地上的尘土散去,能看到那个大坑很深,棺/材把地板砸漏了,下面一片黑/暗。

    温白羽朝前看去,前面似乎也有隐隐的声音传过来,不知道前面是不是也有虫子,而他们后面的虫子越来越多,都从天上掉下来,准备围拢过来。

    温白羽把手电打亮,往下照那个坑,下面空间很大,显然是特意开凿出来的空间,但是如果没有防备的掉下去,就算不被棺/材砸死,也会被下面的金属钉子扎死。

    虽然大坑底下有一片金属钉子,但是如果小心的爬下去,应该不会被扎到,毕竟钉子不是特别密集。

    温白羽看向众人,说:“走,咱们从这里下去!”

    万俟景侯向下看了一眼,砸开的坑非常不规则,到处都是石头块,大小堆砌在一起,正好可以顺着石头块爬下去。

    万俟景侯刚要下去,这个时候罗开已经从后面冲上来,猛地去抢他手中的银盘,现在情况已经非常危急,到处都是虫子,还有两个内斗的女尸,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一起打他们。

    罗开竟然还有心情去抢那个银盘!

    万俟景侯站在大坑旁边,罗开的动作很迅猛,温白羽都怕他把万俟景侯推下去。

    这个时候魏囚水突然大喊了一声:“扔过来!”

    万俟景侯稍微思索了一瞬间,就猛地抖手把套叠在一起的银盘甩了过去。

    银盘发出“嗖嗖”的声音,从空中直飞过去,罗开猛地纵跃起来,一把将空中的银盘截下来,众人发出“嗬——”的一声,罗开眼里的笑容一下漾了起来,宝蓝色的眼睛在墓室里熠熠生辉。

    众人都看着罗开,万俟景侯说:“来不及了,先走。”

    他说着,拽住温白羽,让他第一个往大坑下面爬。

    温白羽刚准备往下爬,突然睁大了眼睛,冲着秦老板喊:“当心!快躲开!”

    秦老板根本没有准备,只觉得头顶声风,猛地抬起头来,就看到他头顶上的巨大棺/材“呼——”一声从上面也掉了下来,眼看秦老板就要和于舒一样。

    这个时候罗开大喊了一声:“秦夏!”

    罗开猛地冲过去,一下将秦老板撞开。

    “嘭!!!!”

    众人只听到一声将,墓室瞬间被砸出了两个大坑,其他的棺/材也摇摇欲坠,尘土飞扬起来,灰土遮蔽了众人的眼睛,只是一瞬间,罗开也消失不见了,地上只剩下了巨大的土坑。

    秦老板被撞在地上,因为罗开撞得非常狠,温白羽身后拽了秦老板一下,秦老板险些就从大坑直接滚了下去。

    秦老板快速的爬起来,怔愣的看着眼前一片尘土,尘土慢慢消散,只有一墓室的虫子,而罗开也不见了,那一声大吼的回音好像还弥漫在墓室里,人却再也看不见了……

    秦老板脸色瞬间苍白,好像受了伤一样,吸了一口气,身/体一晃,差点跪在地上,秦珮赶紧伸手托住他,秦老板的身/体却像没有骨头。

    魏囚水将秦老板背在背上,扶着秦珮说:“快走,别停,没时间了。”

    众人心里都百感交集的,罗开没了,罗开手上还拿着那套银盘,也一同被砸了下去。

    大家顺着大坑的石块,快速的往下爬,下面有好多金属钉,但是金属钉的距离并不是太紧密,如果一个人是横着拍下来的,那么肯定必死无疑,但是如果是直立的,那么金属钉不会扎到人,行走的小心一些就可以了。

    众人从上面下来,就看到砸下来的棺/材,已经完全破裂了,这口棺/材里的虫子已经全都爬出去了,里面什么也没有,于舒被压在下面,已经面目全非了,脑浆都流了出来,身上扎着金属钉。

    秦老板昏迷了一会儿,随即就有了意识,他猛地站起来,一眼看到被砸的乱七八糟的于舒,猛地捂住嘴巴,恶心的“呕——”了一声,差点吐出来,脸色更加苍白了。

    秦老板的目光在四处寻找,就看到前面还有一口砸烂的棺/材,秦珮抓着秦老板,说:“别过去,万一有虫子呢!”

    秦老板却不停,脚步踉跄的走过去,差点就跪在了地上。

    只见那口棺/材也烂七八糟了,有些粉碎的瘫在地上,旁边掉落了银盘,银盘全都散了,有好几个银盘已经被压得变形扭曲了。

    一个人被压在棺/材下面,他身上也被大大小小的铁钉穿透了,脸压在棺/材下面,只剩下手露/出来。

    秦老板深吸了一口气,嗓子里发出一声悲鸣,猛地一下摔在地上,秦珮冲过去扶起秦老板,伸手一摸,秦老板竟然哭了,满脸全是眼泪。

    秦珮不知道怎么安慰他才好,说罗开其实是个坏蛋,他是内鬼,不值得秦夏这么对他。

    但是罗开在最后一瞬间救了秦老板,连自己的命都不要,而且秦珮看得出来,秦夏是真心喜欢罗开的,不然罗开这么对他动手动脚,早就死了几百遍了。

    秦珮抱着秦老板,眼圈也有些发红,说:“别哭,别哭了。”

    秦珮的话却适得其反,秦老板嗓子抖动着,牙齿“得得得”相击,虽然没有发出哭声,但是眼泪一直在流。

    温白羽看见那露在外面的手,也有些震/惊,良久都不能说话,这个时候万俟景侯走过来,蹲下来看了看那只手,突然用龙鳞匕/首勾了一下手指。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说:“这不是罗开。”

    温白羽诧异的说:“不是罗开?!什么意思?”

    万俟景侯说:“他是左撇子,手上很多老茧,应该不是罗开,把棺/材抬起来再看看。”

    他这样一说,众人突然生出一股希望来,秦珮扶着秦老板站起来,其他人开始搬棺/材,这口棺/材已经砸烂了,不需要整体搬起来,一块一块的搬起来就可以。

    大家把棺/材的木板全都扔在一边,下面被砸烂的人就慢慢的显露了出来。

    脸已经被压瘪了,脑浆恒流,根本看不出样貌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不是罗开!

    罗开的衣服不是这个样子,就算脸压瘪了,但是衣服不会压成其他样子,他和罗开穿的衣服并不一样。

    秦老板先是松了一口气,随即猛地干呕起来,吐得嘴唇直哆嗦。

    温白羽看着那具尸体,说:“这里怎么会有尸体?”

    万俟景侯说:“看他这个样子,应该是死了很久,然后才被棺/材压瘪的,不然血流的会更多一点,像那边一样。”

    万俟景侯一说,众人这才发现,于舒被压烂,迸溅了好多血,而这口棺/材旁边和下面,都没有多少血,流的不是特别多。

    罗开不见了,周围都没有他的人,也没有他的尸体,地上全是银盘,有的被压扭曲了,有的已经碎裂了。

    秦珮说:“如果罗开走了,那他为什么不拿走这些银盘,这可是他费/尽/心/机抢过去的。”

    魏囚水这个时候说:“因为他发现银盘是假的。”

    “假的!?”

    众人全都惊讶了起来,当然包括匡先生,他们一行人千里迢迢的过来,就是为了找这组月亮,但是这组月亮竟然是假的。

    魏囚水说:“其实在棺/材打开的一瞬间,我就看出来是假的了,但是罗开没看出来……说假的也不合适,这是一个非常古老的仿品,做工也非常精细,但是真正的月亮,其实应该是陨石做的,并不是银。这里选择把月亮做成银制品,应该和苗家的神话有关联。”

    众人都傻了眼,他们费了半天劲,结果这个墓葬里的月亮却是假的。

    魏囚水又说:“显然罗开并不知道月亮本身是用类似于玉的陨石做成的,所以他一直没有发现月亮是假的,但是他拿到月亮的时候,估计就已经意识到了。”

    万俟景侯说:“因为那一组月亮不能转动?”

    魏囚水点头,说:“十二个月亮套叠起来,是可以转动的,传说在转动到某个节点的时候,会有奇迹的事情发生……但是还有一点,罗开也不知道,我也是凭借这一点,一眼就发现月亮是假的。”

    温白羽说:“是什么?”

    魏囚水说:“月有阴晴圆缺,十二个月亮并不都是满月,而是从满月到弦月的变化。”

    温白羽奇怪的说:“为什么这个墓葬要仿造月亮做出一个仿品呢?”

    魏囚水说:“这个问题就更简单了,因为月亮的创造力,月亮崇拜最起源于对女性的生/殖崇拜,女性的创造力远远要比男性神奇,棺/材里的镜像人就是最好的表现。”

    温白羽听都蒙了,说:“你是说……那个镜像人是银盘创造出来的?!”

    魏囚水点头说:“应该是这样,但是这套银盘只是仿造品,镜像到底是什么样子,当然和镜子有关系,很简单的来说,这套银盘作为镜子,是不合格的产品,所以制/造出来的镜像人也发生了扭曲。”

    温白羽觉得后背有点发凉,这东西也太可怕了。

    秦珮说:“先别说这些了,咱们找找出去的路,万一上面的虫子追下来了呢,还有……找找罗开,罗开没在这里,他去哪里了?”

    温白羽看着地上的尸体,说:“这具尸体是早已经死了的,而且上面的大坑是咱们刚刚砸出来的,尸体显然不是从上面掉下来的,这说明前面肯定有路,不然尸体是怎么到这里的?”

    众人赶紧把手电全都转到最大光亮,冲着四周照了起来。

    黑羽毛眯着眼睛往前看了看,说:“那边好像有条通道。”

    众人朝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就看见有一个黑/洞/洞的通道,但是非常窄,特别的窄小,如果想要进去肯定要爬进去,而且不能背着背包,背包要拖进去才行。

    众人聚拢过去,朝着那个通道看了看,就看到通道旁边掉了一把军刀,秦老板的眼睛一下睁大了,猛地蹲下去捡起那把军刀。

    这是罗开的军刀,刚才一直握着,军刀竟然掉在了这里,如果罗开被砸在了棺/材下面,军刀不可能蹦这么远,这说明罗开是从这条通道爬出去了?

    众人往通道里看了看,还是觉得太窄了,鬼师说:“我先进去看看,你们稍等一下。”

    他说着要钻进去,不过匡佑启一把就把人抓/住了,说:“等等,还是大家一起走吧。”

    匡佑启肯定是想起了之前万俟景侯进盗洞的事情,万俟景侯身手那么好都被偷袭了,更别说鬼师了。

    鬼师也没有强求,而且大家都担心虫子会爬下来,就一起往里爬,让身材最小的鬼师打头。

    鬼师爬进去一点儿也不费劲,甬道还有一定的宽度,但是其他人身材高大,爬起来就非常费劲了,尤其是匡佑启,这么窄的地方,谁也帮不了他,只能靠自己的臂力往前爬。

    甬道非常深,鬼师在最前面,大家爬了大约半个小时,甬道开始往下扎头,应该是从山上在往上下走,这条通道应该不是盗洞,手法有些像逃生通道,而且修建的非常隐秘。

    或许当时检修完墓道之后,布满钉子的墓室只不过是一个机/关而已,那些工匠就被/关在这里等待死亡,不过他们却在这里挖了一跳逃生通道,到底会通向哪里,众人都不太清楚,只能继续往前爬了。

    大家爬了一会儿,这地方没什么危险,就是非常简陋,匡佑启是最累的一个,呼吸都有些粗重了,不过大家都没有停下来。

    一直往前爬,先前的疲劳已经麻木了,大家只剩下往前爬的想法,甬道始终就这么狭窄,大家在逼仄的甬道里呼吸着,不断的往前爬动。

    大约爬了两个小时,这时候大家的体力都已经透支了,终于有人喊了起来,让前面的人等一等,大家全都趴在原地休息。

    温白羽累得要死,趴在地上就不动了,后面的秦珮喊着:“前面还有多长?秦夏的样子不太好。”

    鬼师往前看了看,但是前面一片黑/暗,手电光能打到的地方并不太远,于是说:“前面估计还有很长的路,大家先休息一会儿吧。”

    他说着,用手电光照着四周,然后甚至胳膊,努力往前照,想要看看到底有多远,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听到“咯!”的一声大吼。

    随即是鬼师“嗬——”的声音,鬼师的胳膊伸直,握着一个手电,正试图往前照,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张干尸脸突然出现了鬼师的面前,被惨白的手电光一照,吓得鬼师猛吸了一口气。

    他深吸了一口气,立刻闻到了尸臭的味道,想要往后退,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而且后面的人一个挨一个,根本无法往后退,干尸已经扑过来,一把拽住鬼师的胳膊。

    鬼师“啊”的喊了一声,匡佑启根本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什么也看不见,说:“怎么了?”

    他刚问完,鬼师根本来不及回话,干尸拽着鬼师的手,猛地调头往前快速的爬去。

    鬼师的身/体搓/着甬道的土,被极大的力气拖拽着,不断往前拽去。

    匡佑启见鬼师不回话,很快的就见鬼师的身/体往前挫去,匡佑启大吼了一声,伸手去拽,但是什么也没有拽到,鬼师的身影一下就消失在了黑/暗中,手电也被扔下了。

    温白羽听到声音,大声的说:“怎么了!?前面发生么了什么事?!”

    匡佑启一边回话,一边拼命往前爬,说:“有粽子!鬼师被拖走了!”

    大家一听都傻眼了,这条甬道里有粽子?那就难办了,这么窄的甬道,调头错身都不行,只能一个一个的顺着往前爬,他们怎么去救鬼师?

    众人都飞快的往前爬,追着鬼师往前,前面的路竟然并不远了,他们奋力趴了一会儿,甬道就到了尽头,众人快速的冲出去,一个个钻出甬道。

    就见他们竟然还在墓葬里,但是这个地方已经是刚刚进入墓葬的地方了,温白羽认得这里,这条墓道一直走到头,就能看到他们进来的盗洞了。

    墓道的地上有血,而且是新鲜的,温白羽说:“是鬼师的血?”

    众人顺着血迹一路往前追,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簌簌簌”的声音传来,温白羽说:“糟糕了,是蝴蝶。”

    “簌簌簌……”

    “扑簌簌……”

    “扑簌……”

    蝴蝶的声音很密集,听声音就能听出来,肯定是一片的蝴蝶,数量绝对不少。

    他们往前拼命的跑,就看到一个干尸正迎面冲过来,他们谁也没见过这个干尸,不知道是不是把鬼师拖走的那个。

    干尸扑过来,却没有攻击他们,嘴里“咯咯”大叫着,而是直接冲过去,像是在逃命一样,他的身后还追着好多蝴蝶,蝴蝶落在干尸身上,然后快速的吸血。

    干尸的身/体里本身就没有都少水分了,被蝴蝶迅猛的一吸,立刻就倒在了地上,“咯咯咯”的大吼着,身/体不断的抽/搐,没几秒钟就伏尸不动了。

    大家没工夫去理这个干尸,鬼师好像受伤了,如果这个时候有蝴蝶过来,那鬼师就危险了。

    大家往前跑,果然就听见前面“簌簌簌”的声音,成群结队的蝴蝶围在一起,都落在地上,众人/大喊了一声,能看到被蝴蝶包围的人,正是鬼师!

    鬼师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双眼紧闭,全身都被蝴蝶包围着,那样子看起来非常可怕,大家只能勉强辨认出那个被蝴蝶包围的人是鬼师,甚至看不到鬼师的皮肤了。

    匡佑启冲过去,猛地从轮椅上栽下来,但是那些蝴蝶不吸干了血是绝对不会罢休的,无论匡佑启怎么伸手驱赶,那些蝴蝶就是不飞走。

    鬼师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嘴唇已经成灰白色,双颊凹陷下去,睁开眼睛,眼白也变成了灰败的颜色,无力的看着匡佑启。

    温白羽冲过来,说:“针剂!针剂!”

    匡佑启一听,立刻接过针剂,动作非常快,但是双手哆嗦,猛地把针头扎进鬼师的胳膊上,然后将液/体推进去。

    鬼师已经没有任何感官了,都不觉得被扎的疼,一动都不动,只是用灰败的眼睛盯着匡佑启看,那眼神非常的深沉和复杂,好像有话要和他说,但是根本无力张/开嘴巴。

    针剂推进去之后,蝴蝶果然“呼啦——”一声就飞了起来,全都腾起来飞走了,发出“簌簌簌……簌簌……扑簌簌……”的声音,一下对鬼师的血视而不见,不再去吸鬼师的血,全都聚拢在已经伏尸不同的干尸身上,一下将干尸包裹/住,变成了一个蝴蝶大鼓包,开始吸干干尸身上最后的水分。

    很快的,干尸身上的水分一点儿也没有了,那些蝴蝶又飞起来,因为他们这些人之中没有人再受伤了,那些蝴蝶也没有什么攻击力,所以在他们旁边聚拢了一会儿,就忽闪着翅膀,成群结队的飞走了。

    鬼师被吸了血,大量的失血让他的身/体显得非常干瘦,两颊瞬间就凹陷下去,露/出来的皮肤成灰败的颜色,好像上面涂了一层石膏一样,虚弱的看着匡佑启,眼睛突然合上了。

    匡佑启吓得一哆嗦,伸手去探他的鼻息,幸好还有呼吸,但是非常微弱,必然是一下失血过多,身/体里没有血液,无从供氧。

    万俟景侯从背包里快速的掏出一个活力氧,给鬼师戴上,然后将人背在背上,说:“先出去再说。”

    众人都是心惊胆战的,鬼师的样子实在太虚弱了,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下山,他们下山的路还很长,而且下了山,还要去就近的城镇,寨子里是没有医院的。

    众人从墓道冲出来,然后爬进了盗洞里,很快就往前冲,到了山脚下,这个时候外面已经/天/亮了,朦朦胧胧的阳光洒下来,但是他们的车子还很远,还要过水潭,然后走迷宫阵。

    鬼师的呼吸越来越微弱,他深深的喘着气,但是越是深深的喘气,越是需要消耗能量,而能量却需要氧气,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鬼师的样子非常灰败,众人来到湖水边,必须要从这个地方潜下去,不知道鬼师现在的体力能不能受得了。

    鬼师虚弱的睁开眼睛,看着众人快速的准备潜水的工具,目光转向匡佑启,突然张/开嘴,匡佑启知道他在说话,但是听不见他说什么,轻轻/抚/摸/着鬼师的脸颊,把他擦掉脸上的虚汗,温柔的说:“嘘——别说话,保留一点儿体力,马上就下山了,把你送到医院去。”

    鬼师摇了摇头,匡佑启眼睛一热,知道鬼师有话要说,于是趴下来把耳朵贴在他的嘴边,听鬼师说话。

    鬼师的声音非常虚弱,非常小,就这样嘴巴贴着耳朵,匡佑启还几乎听不到,鬼师总是在深深的吸着气,发出“嗬——嗬——”的声音。

    鬼师喘着气,说的非常缓慢,非常非常的缓慢,说:“你知道……我为什么答应你们……带……带你们下墓葬吗?”

    匡佑启摇了摇头,鬼师的声音带上了一些笑意,继续说:“每一个走阴人……天生就能看到自己的……生死,我一直在做一个梦……在一个黝/黑的墓葬里……我被很多蝴蝶包围……然后就这么死去了……这是我的大限……我那时候在想……或许……或许我就该遇到这样的事情……怎么也躲不开的……这是我的命……”

    匡佑启猛地抬起头来,紧紧抱住鬼师,说:“别说傻话,别说傻话,求求你了,你没事的,休息一下,一会儿就下山了。”

    鬼师的眼眶慢慢变红了,笑着说:“我叫桑林。”

    鬼师说着,慢慢闭上了眼睛,嘴里的声音让匡佑启几乎听不到,鬼师喃喃的说:“明明才认识……但是竟然好舍不得……为什么……”

    匡佑启愣了一下,轻轻拍打着鬼师的脸颊,说:“别闭眼,桑林,别闭眼!不要闭眼,坚持一下……桑林,睁开眼睛!”

    鬼师一动不动的躺着,脸上透着一股灰败的死气,无论匡佑启怎么呼唤他,鬼师始终没有睁开眼睛,就静静的躺在他怀里。

    温白羽急得要死,万俟景侯用龙鳞匕/首把手指划开,在鬼师的嘴唇上点了一下,掐着他的下巴,让他把血咽下去。

    鬼师咽下去之后,眼皮跳动了一下,稍微有了一些呼吸,但是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万俟景侯说:“时间有限,要赶紧回去,把他送到医院才行,他需要输血。”

    众人很快就潜到了洞窟里,然后快速的走过去迷宫,庆幸的是魏囚水的车子还在旁边,他们上了车,飞快的开车往山下去。

    寨子太小了,根本没有医院,连卫生所都没有,平时大家生病全是鬼师来医治,现在鬼师病了,根本没人能医治他,众人开着车,一路飞驰,从寨子冲出去,到了最近的城镇,幸好城镇虽然小,但是可以从血库调血。

    鬼师就靠一口气吊着命,他并没有什么外伤,输上血之后,脸色立刻就开始恢复了。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捡回来一条命。

    匡佑启一直陪在鬼师旁边,他一想到鬼师昏迷之前和他说的话,就觉得无比揪心,他这辈子从来没有这样揪心过,匡佑启刚开始以为鬼师真的是想要墓葬里的什么东西,毕竟鬼师当时说他要一样东西,必须他先挑,但是没想到竟然是假的。

    鬼师本身什么都不想要,还差点就死在了墓葬里,如果不是万俟景侯的血救急,现在鬼师已经没命了,就和他预知的一样……

    匡佑启轻轻/抚/摸/着鬼师的额头,说:“你怎么这么傻。”

    鬼师输了一晚上血,因为是危重病人,所以可以陪床,匡佑启就陪了他一晚上。

    鬼师前半夜是昏迷的,因为体力透支,再加上严重失血,根本不足以支撑身/体的机能,但是血输进去之后,很快就好转了,鬼师的心率稳定下来,匡佑启才感觉到一股巨大的疲惫,趴在鬼师的床边昏昏欲睡起来。

    后半夜的时候,鬼师就醒了过来。

    匡佑启感觉到他一动,立刻就惊醒了,说:“别动,还扎着针呢,输血的针有点粗,是疼了吗?小心回血还要重新扎……你还真是幸/运,护/士说你失血太多了,血管都是瘪的,针扎不进去,扎了你好几下,不过那时候你一直在昏迷,是不是没感觉疼?”

    匡佑启说着,伸手去摸/他没有扎针的手背,上面好几个针眼。

    这地方是小医院,几乎就没有抢救和输血,鬼师的血管太干瘪了,根本扎不中,一下就遇到了难题,几乎所有的护/士都出动了,鬼师的手背扎成了筛子眼,看起来有些可怜。

    鬼师看着匡佑启,手指突然动了动,然后反握住了匡佑启的手,虚弱的说:“不疼。”

    好像在安慰匡佑启似的。

    匡佑启有些吃惊,随即笑起来,说:“没事了,你气色恢复的挺好,嘴唇都有血色了,明天早上化验一下血色素,应该没事了,如果还不好,再输一次血也就没事了,不用担心。”

    匡佑启的声音很温柔,就怕吓到了鬼师。

    鬼师看着他,眼神很纯净,看的匡佑启心脏狂跳。

    鬼师突然虚弱的笑了一下,说:“我还能……更了解你一些吗?你还会教我吗?”

    匡佑启的呼吸一下粗重了,克制着自己心中的狂喜,笑着亲了亲鬼师的嘴唇,说:“现在可不行,你身/体太虚弱了,等你好了,我全教你,好不好?”

    鬼师点了点头,匡佑启说得暧昧,但是他其实听不懂,鬼师对房/中的事情根本毫不了解,只是心里有些悸/动,不知道为什么。

    匡佑启看着他这么纯净的眼神,心里波澜翻涌,笑着说:“我真捡到宝了,桑林。”

    鬼师突听他叫自己名字,脸上一红。

    其实桑林是鬼师的姓,但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他从来都没有名字,寨子里的人也只叫他鬼师,长久以来,鬼师都已经忘了桑林。

    突然听到匡佑启叫他,不知道为什么,鬼师觉得有些脸红心跳,看的匡佑启心跳也加快了,低下头反复吻他的嘴唇,额头,动作非常温柔。

    鬼师也去吻他的嘴唇,但是还是不会舌吻,只是单纯的去亲,出触/碰,这样的触/碰弄得匡佑启火很大,但是什么也做不了。

    第二天一大早,鬼师就验了血色素,中午的时候允许探视了,温白羽他们就到了医院,正好验血的结果出来了,鬼师的血色素升到了六点五克,虽然还是贫血,但是已经不需要输血了,之后再吃点补血的药,仔细调养身/体就可以了。

    温白羽带了午饭来,都是一些补血的东西,但是一打开发现没有筷子,只好带着万俟景侯出去找筷子,看看/护/士站有没有一次性的筷子用。

    两个人出去不到两分钟,回来的时候还没有走进病房,就听里面传来隐隐的呻/吟声,温白羽心里打鼓,探头悄悄的看了一眼。

    就见鬼师侧躺在床/上,匡佑启坐在轮椅上,低垂着头,正在亲/吻鬼师的嘴唇,匡佑启笑着说:“你的手要搂住我的脖子。”

    鬼师依言伸手搂住他的脖子,说:“这样吗?”

    匡佑启笑着说:“对,真乖,就是这样,然后张/开嘴,含/住我的嘴唇,伸舌/头轻轻的舔。”

    温白羽虽然看不见鬼师的动作,但是匡佑启又笑了起来,说:“真乖,做得很好,你的舌/头好烫……”

    温白羽:“……”

    即使他看不见,但是显然单纯的鬼师已经完全被匡佑启这个额老狐狸摆/布了,他怎么说,鬼师就怎么做,实在太听话了。

    万俟景侯伸手拉过温白羽,说:“别看了。”

    温白羽扼腕的说:“我想去解救一下鬼师,免得他被老狐狸叼走。”

    这个时候病房离又传出匡佑启的笑声,说:“这样呢,舒服吗?你要说出来。”

    鬼师的声音“嗬——”的提高了,随即是“哈——哈——”的喘着气,嗓音颤/抖起来,“嗯”了好几声,说:“舒……舒服,好舒服……但是,但是感觉很奇怪……”

    温白羽:“……”

    温白羽老脸一下就红了,鬼师太单纯了,匡佑启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万俟景侯笑着说:“咱们走吧,把筷子给他放这里,看来不用担心了。”

    温白羽没好气的把病房的门关严实,然后跟着万俟景侯往外走,万俟景侯笑眯眯的说:“白羽要是这么听话就好了。”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说:“那你找听话的去。”

    万俟景侯亲了亲他的耳朵,说:“那可不行,我对你可是迷恋到死的地步。”

    温白羽:“……”

    谁他/妈又把万俟景侯的总裁开关打开了,瞬间串频了好不好!

    温白羽揉了揉自己发红的耳朵,缩了缩脖子,赶紧快走几步,想要和万俟景侯拉开距离,不过万俟景侯没给他这个机会,伸手搂住他的肩膀,表面一副哥俩好的样子,其实是众目睽睽之下,不停的抚/摸/着温白羽的肩和背。

    两个人回了旅馆,再也忍不住了,万俟景侯把温白羽按在床/上,使劲的亲/吻他的嘴唇,温白羽挣扎了两下,说:“先……先吃午饭吧,我肚子都饿了!”

    万俟景侯突然笑了一声,显得特别“邪魅狂狷”!随即用低哑的声音说:“好啊,既然白羽想吃,我一定会把你喂饱的。”

    温白羽:“……”

    万俟景侯的总裁开关还没合上呢!

    温白羽其实也有感觉了,但是大白天的实在不好,不过也架不住万俟景侯不停的耍流氓,最后终于妥协了,两个人互相亲/吻着,温白羽抱紧万俟景侯的背,额头上全是热汗。

    万俟景侯不紧不慢的吻着他的嘴唇,脖子,一寸一寸的吻,伸出舌/头来不断的舔,弄得温白羽感觉身/体里的血液都要沸腾了,正在开锅,蒸腾的一身都是汗。

    温白羽实在忍不住了,一口咬在万俟景侯的脖子上,声音沙哑的说:“要做就做,不做快滚!”

    万俟景侯低笑一声,说:“等不及了?嗯?别急,会喂饱你的。”

    温白羽脸上一阵通红,气的大骂:“万俟景侯你大/爷!别磨蹭了!”

    黑羽毛和七笃本身想要找他们去吃午饭,但是走到门边上,就听到了不该听的声音,黑羽毛就拉着七笃往回走了,说:“看来他们一会儿可以直接吃晚饭了。”

    七笃则是乖乖的被黑羽毛拉着手走,一脸哈士奇的模样,就差摇尾巴吐舌/头了。

    鬼师在医院住了三天,开了药就出院了。

    温白羽他们也打算离开这里回北/京去了,匡佑启打算和他们一起走,但是问题就来了,鬼师一直都是寨子里的人,宅子里只有他一个鬼师,鬼师也从来没走出过寨子一步。

    匡佑启现在要走了,他在北/京还有产业,而且看起来匡佑启对玉盘月亮的事情非常执着,还要继续追查这件事情,所以不可能时时刻刻留在寨子里。

    匡佑启这天的脸色就非常差,他怕鬼师不跟他走,自己也没有什么理由,让鬼师背井离乡,离开自己的家乡,而且寨子的村/民也不会让鬼师走的。

    事实也是如此,鬼师根本没办法走,临出发的时候,匡佑启甚至都没有见到鬼师来送他,脸色就更黑了。

    温白羽说:“你之后也可以来看他啊,就当是异地恋了。”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异地恋的成功几率是百分之十。”

    温白羽:“……”

    温白羽踹了一脚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简直就是插刀教的,果然匡佑启的脸色更加黑了。

    万俟景侯又淡淡的说:“网上写的。”

    温白羽心想你都上网瞎逛什么呢。

    匡佑启拉着行李,排队等着安检验票,然后/进登机室,脸色很难看,左右看着,想透过人群找到那个瘦弱的身影。

    万俟景侯又说:“但是这也怪不了别人,鬼师迫于寨子的压力不能走,你又必须要走,你必须走的理由就是你不够爱他。”

    温白羽真想把万俟景侯的第三/条腿踹烂了,万俟景侯捅刀竟然捅上瘾了。

    万俟景侯笑着搂着温白羽,说:“我说的是实话,无论让我放弃什么,反正我不会放弃你。”

    温白羽突听他这么说,心脏腾腾一跳,脸上不由自主就红了,说实在的,他听了之后心里真的特别高兴,虽然万俟景侯总是耍流氓,但是震/惊的表白少之又少,还让温白羽挺惊喜的。

    两个人秀恩爱,捅/了匡佑启无数刀。

    匡佑启看着身后的位置,喃喃的说:“不是我不够爱他,等事情结束,我会回来陪着他,但要等事情结束……”

    安检的速度不快,他们等了十五分钟,终于轮到他们安检了,不过这个时候突然后面有一阵骚/乱,温白羽回头一看,竟然是鬼师!

    鬼师额头上全是汗,他什么东西都没拿,还穿着民/族服装,脸色着急的在人群中挤着,试图发现匡佑启。

    温白羽说:“鬼师来了!?”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来送行的吧?”

    温白羽:“……”

    捅/了第三刀了。

    匡佑启看到了鬼师,把轮椅快速的滑过去,说:“你怎么来了?来送我的?”

    鬼师看见匡佑启,脸上路出一丝笑容,拍了拍胸口,露/出一个幸好赶上的表情。

    鬼师看到了匡佑启,不过立刻又有些不安,说:“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输血的缘故,我已经没有走阴的能力了……我要是没有这种能力,以后都不能做鬼师了,你还愿意和我互相了解吗?”

    匡佑启一听,顿时心中狂跳不止,一把抱住鬼师,说:“你不是来送行的,你是跟我一起走的,是不是?”

    鬼师虽然没说话,但是点了点头,局促的说:“我已经不是走阴人了,而且我……我还没买票。”

    匡佑启禁不住大笑了一声,立刻就在鬼师的嘴唇上亲了好几下,说:“不管你有没有能力,我喜欢的不是你的能力,而是你这个人,桑林,你太可爱了。”

    鬼师有些不好意思,好多人都看过来了,两个男人在大庭广众之下接/吻,这让思想比较保守的鬼师脸上一阵烧红,但是没有推开匡佑启。

    匡佑启说:“没有机票没关系,只要你肯跟着我走。”

    匡佑启的人脉,搞一张机票很简单,他们买了头等舱的机票,头等舱根本坐不满,正好有鬼师的位置。

    如今的情景就变成了温白羽和万俟景侯秀恩爱,匡佑启和鬼师秀恩爱,黑羽毛和七笃秀恩爱,邹成一和噫风秀恩爱,小家伙们玩的也很开心,秦珮和魏囚水已经和好了,不过也不知道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两个人暴脾气可能又吵架了,这个时候魏囚水正在服软讲和,也算是一种秀恩爱。

    而秦老板就一个人坐在位置上,看着窗户外面的场景……

    众人回了北/京,温白羽一直纠结于舒的干爹于先生是怎么知道墓葬密码的,这件事情其实匡佑启也很奇怪。

    匡佑启的人脉很多,所以就交给匡佑启去查了,如果有情况会给他们打电/话。

    小家伙们越来越淘气了,白天缠着温白羽,粘的要死,根本不给万俟景侯揩油的事情,晚上也是,专门来拍温白羽和万俟景侯的门,已经连续一个星期了,万俟景侯根本没有办法和温白羽亲近,每次都是,只要渐入佳境的时候,小家伙们就会来“砰砰砰”的拍门,然后小细羽毛和蛋/蛋就粘着温白羽,要和温白羽睡一个床。

    万俟景侯最近脸色非常难看,顶着一脸“欲求不满”的表情,简直生人勿近,在小饭馆里一站,晚上那些粽子们都不敢来吃饭了,一些想要搭讪的小姑娘也不敢过去说话了。

    于是万俟景侯做了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要把小家伙们送到幼儿园去……

    小家伙们个头也长大了不少,和上幼儿园的年纪差不多了,一直呆在家里也不是事情,总要出去和人接/触接/触,温白羽觉得这倒不错,自己白天要去小饭馆,总要做生意赚/钱的,没太多时间照顾小家伙们。

    他们住的小区非常高档,小区对面就有一个幼儿园,就是赞助费贵了点,但是这对万俟景侯来说,都是小意思,虽然把小家伙们送到幼儿园去,并不能缓解晚上的美好夜生活,但是起码白天万俟景侯可以和温白羽呆在一起了。

    万俟景侯绝对不会承认,他其实是吃儿子的醋……

    小羽毛小血髓花和蛋/蛋都可以去幼儿园,但是小烛龙长得太快了,之前十一二岁的样子,然后十五六的少年样子,现在已经十七八的样子了!

    小烛龙的身高直逼万俟景侯和黑羽毛,已经比温白羽高出一头了,虽然他和蛋/蛋是双胞胎,但是绝对不能送幼儿园。

    幸好小烛龙和黑羽毛都比较省心,把他们放家也不怕丢/了,也不怕被拐跑了。

    于是万俟景侯就把三个小家伙送到了幼儿园去,每天晚上五点去接小家伙们回家。

    不过五点正好是小饭馆上人的时候,所以温白羽离不开,有的时候是万俟景侯去接小家伙们回家,有的时候则是黑羽毛和小烛龙过去接人。

    温白羽还在小饭馆看店,今天万俟景侯准备去接人,就先走了一步,温白羽打算看店到六点半,等唐子从雨老板那里回来,自己就回家去了。

    等到了六点四十,唐子终于回来了,笑呵呵的说:“不好意思啊老板,路上有点堵车。”

    温白羽见他一脸笑容,就知道唐子肯定没干好事,说:“我先回去了,你看店吧。”

    唐子点点头,温白羽急匆匆的就走了。

    冬天的六点半已经天黑了,而且黑的很彻底,从小饭馆到家里,要走十五分钟,快点走的话十分钟,温白羽着急回家,最近他发现了一条很窄的小/胡同,穿过去能节省不少时间。

    不过胡同里根本没有路灯,特别的暗,有点阴森,一般都没人走这条路。

    温白羽穿进胡同里,刚走了几步,就听到后背有声音,猛地回头,就听到有人“啊!”的一声大叫。

    温白羽吓了一跳,那人也被温白羽吓了一跳,光线比较暗淡,但是能看到那个人/大约二十几岁的样子,比温白羽年纪小一点,长得非常清秀,下巴尖尖的,样貌精致,眼睛透露着灵动,给人第一印象就是长得漂亮,而且肯定非常聪明,从他的眼睛就看得出来。

    那人差点坐在地上,然后笑着走过来,说:“这位道友,我看你印堂发黑,目光无神,唇裂舌焦,元神涣散,近日可能被恶/鬼缠身,有血光之灾啊!咱们既然相遇肯定是有缘,我这里有一张符,只要一千二百块钱,既然有缘我给你打个八折,这么样?啊对了,我这里还有桃木护身符套餐,买套餐非常优惠,只要三千六,免/费送一张黄符。”

    温白羽:“……”

    这是遇到神棍了吗……

    温白羽顿时脑袋直疼,往前走了几步,那个年轻人赶紧追上来,说:“哎哎,道友,你可别不信呢!”

    温白羽无奈的说:“不好意思,我没带钱。”

    年轻人:“……”

    温白羽这招果然非常管用,那个神棍就不再纠缠他,温白羽赶紧走了。

    温白羽进了小区,坐上电梯上了楼,结果电梯一开门,就看到万俟景侯站在大门外面等他。

    万俟景侯大长/腿伸着,靠着门抱着胳膊站着,样子简直帅气到没边,不过脸色有些臭。

    温白羽说:“怎么站在这里?”

    万俟景侯说:“等你,顺便让耳根清净。”

    温白羽更加奇怪了,耳根清净是什么意思?难道/家里特别吵吗?

    万俟景侯说:“推门之前,你先做好准备。”

    温白羽更加奇怪了,他家里虽然都不是普通人,但是也不是怪物,还要做好准备?

    温白羽拧开门,结果就听到底气十足,声音嘹亮的哭声,“呜呜呜呜呜呜”的,一口气都不带断的。

    温白羽赶紧跑进去,说:“这是怎么了?”

    众人就见到蛋/蛋哭的那叫一个伤心,简直撕心裂肺,被小烛龙抱在怀里哄着,但是就是一直哭,小烛龙越哄他就越哭,哭的实在太委屈了。

    蛋/蛋一哭,弟控的小羽毛哄不好,也跟着干打雷不下雨的干嚎。

    万俟景侯已经没辙了,只能出去避避风头。

    温白羽耳朵差点炸了,赶紧跑过去把蛋/蛋抱起来,哄着说:“蛋/蛋这是怎了,为什么一直哭啊,别哭了,嗓子都要哑了。”

    温白羽一哄他,蛋/蛋就更是哭了,特别委屈的扎在温白羽脖子处,一边哭一边抽噎,哭的都打嗝了,委屈的小样子看的温白羽直心疼。

    温白羽说:“好了好别哭,告诉爸爸谁欺负你了。”

    蛋/蛋被哄了好半天,然后一边哭,一边委屈的抬起头来,看向小烛龙。

    小烛龙被看的莫名其妙,他刚才一直哄着蛋/蛋,蛋/蛋从幼儿园下学就突然开始哭,什么也不说,小烛龙/根本不知道原因,更不可能是他把蛋/蛋惹哭的。

    而且大家都知道,小烛龙是超级弟控,宠着蛋/蛋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把蛋/蛋惹哭成这样。

    蛋/蛋委屈的看像小烛龙,瘪着嘴巴,眼睛吧嗒吧嗒的掉眼泪。

    温白羽诧异的说:“二毛你竟然把你弟/弟惹成这样。”

    小烛龙:“……”

    小烛龙有些无语,他根本没做什么事情。

    万俟景侯说了一下事情的原委。

    其实是这样的,今天万俟景侯去接小家伙们下学,然后正巧碰见了小烛龙,小烛龙也是来接小家伙们的。

    两个人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结果就看到小家伙们出来了,小羽毛和蛋/蛋手拉着手,刚出来时候还好好的,但是没走出幼儿园的大门,蛋/蛋突然就哭起来了,根本不知道原因,然后问了也不说,就一直哭。

    温白羽听着莫名其妙,蛋/蛋哭的眼睛都肿了,肿的像两个红色的小/核桃,分外的可怜。

    温白羽说:“好了好了,蛋/蛋不哭啊,到底怎么了,你告诉爸爸。”

    蛋/蛋委屈死了,撅着肉/嘟/嘟的小/嘴巴,看向小烛龙,然后很生气的转过头去,抱着温白羽的脖子,委屈的说:“呜呜呜……爸爸,蛋/蛋不要去幼儿园了……呜呜呜……”

    难道是在幼儿园里被人欺负了吗?

    估计大家都是这么想的,小烛龙的脸色一下就黑了,有人敢欺负他宝贝弟/弟?

    小烛龙的手一握拳,双手关节就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非常吓人。

    小烛龙走过去,伸手要抱蛋/蛋,蛋/蛋一缩脖子就躲开了,然后抱住温白羽不撒手,一边哭一边说:“呜呜呜,哥/哥讨厌,呜呜呜……”

    小烛龙耐下心说:“蛋/蛋别哭了,哥/哥哪做错了,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

    蛋/蛋撅着嘴巴,皱着眉,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说:“哼,哥/哥讨厌,就是放学的时候,以为我没看见,呜呜呜,哥/哥好讨厌!”

    温白羽一个头两个大,放学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世界谜题?!

    被蛋/蛋这样一说,小烛龙好像记起来了什么,有些惊讶,随即嘴角微微挑了起来。

    蛋/蛋见他笑了,更是伤心,说:“呜呜呜哥/哥好讨厌,哥/哥还笑!”

    原来万俟景侯和小烛龙去接小家伙们的时候,还有个小插曲,真的是非常小,非常小的小插曲,没想到被蛋/蛋看见了,所以哭的一发不可收拾,简直就像黄河决堤了一样。

    那时候幼儿园放学,好多小孩子从里面走出来,外面也堆了很多家长,都是接孩子的。

    有一个小女孩从里面走出来,应该和蛋/蛋同班,之前一直看见她和蛋/蛋玩的挺好,因为蛋/蛋长相可爱,而且特别软萌,说话也奶声奶气的,好多人都喜欢跟他玩。

    因为见得多了,所以小女孩也认识他们,就打了个招呼,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小女孩特备羞涩的“吧唧”亲了一下小烛龙的脸颊,没成想被蛋/蛋看见了。

    然后蛋/蛋就哭的一发不可收拾了……

    温白羽一听,顿时头都大了,简直要人命。

    小烛龙把蛋/蛋抱过来,蛋/蛋挥舞着小手,挣扎着要跑,不过他个头小,哪能跟小烛龙比,小烛龙一把就把他捞回来了,说:“好了,哥/哥错了,行不行?”

    蛋/蛋立刻说:“不行不行!你本身就错了!呜呜呜……”

    小烛龙笑起来,亲了蛋/蛋额头上的火精好几下,说:“蛋/蛋乖,嘘——不哭了。”

    蛋/蛋噘/着嘴,还是很委屈,但是被小烛龙亲在火精上,脸蛋红扑扑的,把头扎在小烛龙颈窝上,其实已经不哭了,但是嘴里还哼唧着,一看就想让小烛龙哄他。

    危/机终于解除了,温白羽感觉脑袋都疼了,大家还都没吃饭,就赶紧去到一楼去吃饭。

    蛋/蛋哭了好久,早就饿了,小烛龙喂他吃饭,蛋/蛋哼唧着就吃了,吃的还比平时多。

    因为今天“惊心动魄”的变故,吃过饭之后,小家伙们就没有再缠着温白羽了,都回了房间去,温白羽也累得够呛,就回了卧室,进了浴/室去洗澡。

    他本身只是想洗一下,就不用浴缸了,但是一进去,发现浴缸的水是满的,万俟景侯早就给他放好水了,于是就坐了进去,按/摩浴池非常舒服,让温白羽昏昏欲睡。

    等他醒来的时候,不是因为水冷了,而是因为有人在折腾他,温白羽猛地睁开眼睛,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万俟景侯已经提/枪上阵了,将温白羽抱起来,笑着说:“白羽,舒服吗?”

    温白羽一口气没传过来,呻/吟了一声,说:“万俟景侯,你干什么!”

    万俟景侯笑着亲他的脖子,咬着温白羽的喉结,说:“这个时候应该老实的回答舒服。”

    温白羽可不像鬼师那么单纯听话,让说什么说什么,但是万俟景侯有让温白羽听话的特殊技巧。

    两个人在浴/室里折腾,温白羽这个时候本身就敏/感,再加上颤/动的按/摩水流,让温白羽觉得按/摩浴缸都猥琐了起来……

    万俟景侯后来又抱着温白羽进了卧室,把人丢在床/上,温白羽想要逃跑,但是结果未遂,两个人又做了一次,但是万俟景侯的一次时间太长了,一遍一遍的问着温白羽舒服不舒服。

    温白羽几乎受/不/了/了,最后很没骨气的哭着说舒服,万俟景侯问他一边,温白羽就说一遍,非常的听话,这让万俟景侯更加兴/奋了。

    第二天一大早,小烛龙就送小家伙们去幼儿园了,温白羽还没有醒,万俟景侯搂着他,欣赏着温白羽窝在自己怀里乖顺的睡颜。

    蛋/蛋还是不愿意去幼儿园,小烛龙抱着蛋/蛋把他送到门口,这个时候正好那个小女孩也来了,还冲他们甜甜的打招呼。

    蛋/蛋拽住小烛龙的手,就不进去,委屈的喊了一声“哥/哥”,然后“吧唧”一下抱住了小烛龙的小/腿肚子,就是不撒手了。

    小烛龙笑了起来,蹲下来轻轻摸了摸蛋/蛋的额头,蛋/蛋的火精已经隐藏起来了,但是小烛龙摸得位置就是火精的位置。

    小烛龙抱着蛋/蛋,亲了亲他的额头,说:“蛋/蛋乖,好好去玩,下午哥/哥还来接你。”

    蛋/蛋噘/着嘴说:“哥/哥要天天来接我。”

    小烛龙点点头,蛋/蛋一回头,正好看到小女孩往这边看,于是又“吧唧”一下亲在了小烛龙的脸颊上,这才跑进了幼儿园里面。

    温白羽起来的时候腰酸背疼,嗓子还有点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天两个人太疯了,从浴/室出来浑身是水也没有擦,就继续疯了。

    万俟景侯摸了摸温白羽的额头,说:“没有发烧,乖,起床吧,我带你去医院。”

    温白羽稍微有点咳嗽,嗓子发肿,吞咽有些困难,一看就知道是感冒了。

    温白羽说:“只是感冒,又没发烧,去什么医院,吃点药就行了。”

    万俟景侯把他从床/上抱起来,给他穿衣服,说:“咱家没有感冒药了,还是去医院吧,去医院我比较放心。”

    温白羽哼了一声,说:“谁让你折腾我。”

    万俟景侯亲了亲温白羽的嘴唇,说:“抱歉,但是我一看到你,就忍不住。”

    温白羽:“……”

    温白羽最后还是被万俟景侯拽着出门了,两个人去了医院,最近因为天气变冷,而且空气不好的缘故,医院的呼吸科全是人,排队很长,专/家号根本挂不上,普通号都需要排长队。

    温白羽不想扎在人堆里,他们两个还要等很长时间,就到楼道里去站一会儿。

    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的手/机响了,上面显示的是匡佑启。

    万俟景侯把电/话接起来,说:“匡先生。”

    匡佑启说:“你们让我查的事情,能查的都查到了,什么时候过来看看?”

    万俟景侯说:“今天不行,白羽病了,我陪他在医院里。”

    匡佑启笑了一声,说:“那就明天过来吧,正好除了姓于的事情,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和你们说,你们到我家来,地址我发到你手/机上。”

    万俟景侯说:“行。”

    两个人说话都很干脆,万俟景侯很快就挂了电/话。

    温白羽说:“匡佑启查到那个姓于的人了?”

    万俟景侯说:“他说能查的都查到了。”

    温白羽说:“那岂不是说,还有很多没查到的?”

    万俟景侯说:“可能是吧,明天咱们去匡佑启家里走一趟,他还有其他事情要和咱们说。”

    温白羽说:“这老狐狸,让咱们过去干什么,估计没好事。”

    两个人说着话,就看到有一个人迎面走过来,温白羽一看,说:“咦?是秦老板?”

    果然是秦夏,秦夏今天出来穿的是女装,脸色有些不好看,穿的衣服很厚,把自己裹了起来,看起来应该是很畏寒的样子。

    新老板也看见了他们,收起了疲惫的脸色,冲他们打了个招呼,说:“怎么生病了吗?”

    温白羽说:“稍微有点感冒,你呢?你脸色不太好。”

    秦老板摇摇头,说:“没事,之前下墓我有些老病根,一直在这里的中医调养,今天来开药的。”

    中医门诊的地方人很少,空气也比较好,还有地方可以坐,三个人就往这边走过去,坐在这边等着,反正温白羽这边还要排很长时间。

    秦老板坐了两分钟,很快就进去了,温白羽说:“秦老板气色看起来不太好,自从上次从贵州回来,已经一个多月了,罗开到底是死是活,怎么也不联/系秦老板。”

    万俟景侯说:“你还挺操心。”

    温白羽说:“那是当然啊,总是认识一场,而且秦老板这个样子,总让人担心啊,罗开那时候救了秦老板,肯定是喜欢秦老板的,但是又为什么不联/系秦老板呢,到底有什么事情。”

    温白羽正说着话,这个时候诊室的门突然拉开了,秦老板从里面冲出来,温白羽吓了一跳,秦老板根本没理他们,直接冲进洗手间,里面传出干呕的声音,看起来吐得很厉害。

    温白羽站起来,但是秦老板是女装,冲进了女厕所,温白羽总不好进去吧。

    这个时候一个老中医从诊室里走出来,说:“你们谁是他的家属啊?”

    温白羽犹豫了一下,说:“我是。”

    老中医说:“小伙子,你老婆怀/孕了,差不多两个月了,要带她去做检/查啊。”

    怀/孕了……

    温白羽差点傻在当地,然后看向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眼中也有一丝诧异。

    虽然秦老板是一身女装,但是他们都知道秦老板是男人,男人怎么可能怀/孕?

    除非……

    温白羽有些惊讶,罗开不是普通人?那是什么,他们竟然都没看出来。

    秦老板在洗手间里吐了一会儿,然后就走了出来,脸色依然惨白,嘴唇哆嗦着,怀/孕的事情,秦老板估计已经知道了。

    温白羽不放心秦老板一个人回去,想要送他走,秦老板笑着说:“你放心,我开车来的,一会儿开车回去。”

    温白羽迟疑了一下,说:“你……有什么打算吗?”

    秦老板嗓子滑/动了一下,说:“我还没想好,我也是刚刚才知道,我要……再想想。”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繁夜、阿毅、铜雀、长毛兔子、桃子、lanlingyu、姬西亚、 XUNLU 、miho、老少女基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50章 月者,阴之宗7》,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