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47章 月者,阴之宗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于舒很不甘心,但是这个车队是匡佑启做主的,匡佑启这个人于舒接/触过一些,当然知道他的性格,虽然不甘心,但是不敢再说话了,只好闭着嘴,瞪着眼睛。

    鬼师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赶紧从匡佑启怀里退了出来,温白羽喊了一声:“当心……”

    温白羽怕鬼师退出来的时候踩到了后面的毛毛虫。毛毛虫肉呼呼的,黄黑相间,掉在地上以后还在地上蠕/动,已经够可怕的了,万一被一脚踩烂了,肯定会发出“啪呲”的声音,然后还会流水儿,那实在太恶心了。

    温白羽这么一喊,果然又吓到了鬼师,鬼师匆忙的往后,狼狈的抹着自己的眼泪,身/体一晃,差点坐在地上,和黄黑相间的毛毛虫来一个亲/密接/触。

    匡佑启赶紧欠身伸手拽了鬼师一下,将人搂在怀里,鬼师吓得惊魂未定,粗喘了两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了一种和稚/嫩年纪相仿的表情。

    于舒看在眼里,冷笑了一声,心里说了一句装模作样,但是不敢说出口来,只好默默的冷笑。

    匡佑启伸手拍了拍鬼师的头顶,笑着说:“小心点。”

    鬼师再次从匡佑启怀里退了出来,退后几步,小心的避开那个毛毛虫,似乎他的目光只要扫过毛毛虫,就会浑身颤/抖,牙齿“得得得”的打颤,似乎毛毛虫非常可怕。

    经过鬼师怕毛毛虫的这个小插曲,大家又开始僵持起来,鬼师不想让他们上去,但是匡佑启打定主意要上山,剩下的人千里迢迢来到这里,肯定要继续往前走的,不可能半途而废。

    双方僵持着,鬼师又恢复了一脸冷淡的模样,但是目光绝对不往地上的毛毛虫上瞟过去。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他们出发的时候,本身就快能吃晚饭了,已进入树林之后,光线就减淡了,加上时间晚了,现在树林里一片黑/洞/洞的,有点伸手不见五指了。

    这个时候一直没说话的于舒突然笑了一声,抬起头来,指着他们头顶上那个参天大树,说:“你们看啊,原来这棵树上,仔细一看全是毛毛虫啊。”

    他这样一说,众人立刻抬头看去,果然就看到树上有好多/毛毛虫在蠕/动,因为刚才只有一只黄黑相间的毛毛虫跳了下来,所以大家只看到了一只,没想到一抬头能看到这么多只。

    树冠很茂/密,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就像星空一样,不仔细看只能看到一片黑蓝色,但是如果你仔细的去盯,就能数出无数的星星。

    温白羽顿时后背一股冷气,鸡皮疙瘩掉了满地,这么一树,密密麻麻的黄黑相间毛毛虫,轻轻晃一下树的话,肯定会下雨一样噼噼啪啪掉下来的,实在太可怕了。

    黄黑相间的毛毛虫,身上还带着黑色的圆斑点,每一次蠕/动,黑色的斑点就会被拉大,拉得扭曲起来,温白羽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要观察的这么仔细,简直太可怕了,好像有无数只毛毛虫在身上爬一样。

    温白羽不由得伸手抓了抓自己胳膊,然后靠向万俟景侯,说:“我……我后背有点痒,你帮我抓一下。”

    万俟景侯无奈的说:“没有掉你身上。”

    鬼师一抬头,就看到了无数的黄黑相间毛毛虫,吓得眼睛晃动起来,牙齿又发出那种“得得得”的声音,双/腿都有些发/颤,脸色一片惨白,往后退了一步,终于发出“嘭”的一声,跌倒在地上,仰着脸看着满树的毛毛虫。

    于舒看到鬼师一连要死的模样,心里就开心得意了,故意踹了一脚那棵树,笑着说:“就是毛毛虫而已,也没什么可怕的,是不是……”

    他说着,就听到“扑簌簌”的声音,树干被于舒一踹,树枝和树冠颤/动起来,从上面开始往下掉毛毛虫。

    鬼师“嗬——”的一声抽/了一口冷气,随即抬起胳膊,用胳膊挡着掉下来的毛毛虫。

    匡佑启立刻冲过去,将自己的外衣一脱,快速的往鬼师头上一罩,鬼师只觉得眼前一黑,随即眼泪就“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因为眼前被衣服罩着,所以谁也看不见,鬼师哭的一抽一抽的。

    毛毛虫掉下来的一刻,万俟景侯也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蒙在了温白羽的头上,其他人反应不够快,全都掉了一头一脸的毛毛虫和烂叶子。

    人群顿时就乱/了,虽然都是大男人,但是这么多/毛毛虫掉下来,就跟下雨一样,全都吼叫起来,不停的跺着脚,抖着自己的衣服,把掉进领子里的毛毛虫抓出来,扔在地上,“啪!啪!”的跺烂。

    匡佑启等毛毛虫不往下掉了,把衣服使劲一抖,抖掉上面的毛毛虫,然后掀开,鬼师坐在地上,嘴唇不断的颤/抖,还死死闭着眼睛,保持着用胳膊挡住眼睛的动作。

    匡佑启看见鬼师的脸已经哭花了,眼睛通红,肿的跟核桃一样,鼻子也红彤彤的,把鬼师从地上抱起来,说:“好了,没有掉你身上,别哭了,叫人心疼……”

    于舒身上也掉了几个毛毛虫,而且没人管他去摘这些毛毛虫,毕竟是他自作自受,他本身就是看不惯匡佑启对鬼师说话那么温柔,现在就更是得不偿失,气的使劲跺脚,踩烂地上的毛毛虫。

    “咚!”

    这个时候一声巨响,因为刚才树干颤/动,不知道什么东西,一下从树冠上掉了下来,压断了一片树枝,好多/毛毛虫又开始往下掉,与此同时有“簌簌簌……簌簌簌……”的声音从树冠上飞起来。

    好像是栖息在树冠中的鸟一样,成群结队的腾空而且,但是声音又比鸟轻/盈很多,仔细一看乌压压的一片。

    温白羽“嗬——”了一声,顿时密集恐惧症就犯了,说:“蛾子?”

    鬼师也被“咚!”的声音吓了一跳,从树上掉下来的东西就掉在他的旁边,鬼师和匡佑启看的最清楚。

    那东西是一个人……

    一个死人……

    一个已经变成了干尸的死人……

    他身上的皮肤干瘪,皮肤呈紫黑色,包裹在骨头上,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眼珠子还在,估计死掉的时间并不太长,他全身没有一点儿水分,已经变成了一个干尸。

    干尸的姿/势非常扭曲,双手胳膊肘曲起,双手向上,似乎在做保护动作,又在做驱赶动作,死的时候还保持着这种匪夷所思的诡异动作。

    众人看清楚竟然是个干尸,从树上掉下来的,都“嗬——”了一声,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鬼师朝天上看去,看到那一片腾空而起的“飞蛾”,眼睛陡然睁大,他猛地低头看自己,鬼师刚才跌倒的时候,地上有树枝,扎了一下胳膊,胳膊上有一道血痕,只是稍稍有一点血色,刮破了一点点皮,现在已经止血了,根本就没流过少血。

    鬼师却猛地从地上爬起来,撕掉自己的衣服,立刻包裹/住刚才破皮的胳膊,说:“跑!快跑!是蝴蝶!”

    众人听了都一愣,蝴蝶?

    蝴蝶有什么可怕的,蝴蝶还没有毛毛虫可怕。

    不过这些蝴蝶的数量,感觉还真是有点庞大。

    温白羽只见过两只蝴蝶追逐在一起,因为蝴蝶的体态轻/盈,而且经常双宿双/飞,所以咏蝶的人很多,还有梁山伯祝英台的故事,都把蝴蝶作为美好的爱情象征,这么一“大家子”蝴蝶,温白羽还真是第一次见。

    这群蝴蝶根本数不出数量来,非常庞大,从树上一腾起来,茂/密的树冠瞬间就投下光线来,原来树冠并不是那么茂/密,遮住光线的是这些蝴蝶。

    蝴蝶不知道是不是受惊了,在空中发出“扑簌扑簌”的声音,不断的煽/动翅膀,就跟马蜂一样,突然聚/集起在一起,然后朝下猛地扎下来。

    蝴蝶的飞行姿/势一般很优美,而且感觉不紧不慢的,但是这群从空中扎下来的蝴蝶,简直就像火箭,迅雷不及掩耳的俯冲下来,全部冲着鬼师席卷过去。

    鬼师睁大眼睛,猛地调头就跑,但是蝴蝶扎下来的速度非常快,几乎像是一把铲子,从高空冲下来,狠狠兜了鬼师一下,别看单个蝴蝶的体积和重量都特别轻,但是这么多聚/集起来,竟然把鬼师兜离了地面,但是就算鬼师身材在瘦弱,蝴蝶也不可能真的把他兜起到天上去,只是离开地面一点点,又“啪”的一下摔在了地上。

    鬼师包扎在胳膊上的布条只是匆忙弄的,并不严实,被这样一兜,虽然摔得不重,但是布条竟然开了,掉在地上。

    鬼师当下惊慌的捂住自己的胳膊,但是已经来不及了,蝴蝶俯冲下来,围绕在鬼师的旁边,纷纷往他胳膊受伤的地方聚/集,一大片聚/集起来,看着非常恶心。

    鬼师始终伸手捂住自己的胳膊,不断的震着手臂,去驱赶这些蝴蝶。

    温白羽看的震/惊不已,差点都忘了动,这些蝴蝶的意图很明显了,竟然想要突破鬼师受伤的地方,是想要吸血吗?

    地上那个干尸还安安静静的躺着,干尸身上一点儿水分也没有了,血液和体/液都没有,难道也是这些成群结队的蝴蝶的杰作?

    鬼师被蝴蝶不断纠缠着,他需要伸手捂住伤口,双手都不能动,于舒已经吓傻了,跌坐在地上,匡佑启的打/手们也都愣住了。

    匡佑启猛地在腰间一拔,冲着鬼师“嘭”的放了一枪,子弹顺着鬼师耳侧飞过去,蝴蝶群被打散了,受了惊吓,一下又腾空上天。

    鬼师耳朵里“嗡嗡”的响,耳鸣的厉害,感觉要耳聋了,但是摆脱了蝴蝶的纠缠,手还紧紧捂着自己的伤口,脸上全都是汗。

    “簌簌簌……”

    “簌簌簌……”

    蝴蝶飞在空中,飞的也不是太高,好像认准了鬼师,就要重新俯冲下来,温白羽赶紧跑过去,从地上把鬼师一把抓起来,说:“跑跑跑,这他/妈什么玩意!”

    鬼师已经精疲力尽,再加上他阳气受损,几乎跑不动,幸亏他身/体比较轻,温白羽将他一把背在背上,然后撒腿就跑。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都跟着温白羽往前跑。

    万俟景侯一把夺过打/手手里的枪,掩护着他们往前跑,时不时回头对准蝴蝶群,猛地放一枪。

    鬼师累的精疲力尽,趴在温白羽背上,马上就要昏过去,使劲掐了自己一下,让自己的意识清/醒点,虚弱的说:“个头最大的是头/目,打个头最大的。”

    温白羽心想,这还有头/目?

    鬼师的声音太微弱了,万俟景侯在队尾的地方,没有听见他说什么,温白羽朝后喊着:“打个头最大的!”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托起枪来,眯眼瞄准,他瞄准的动作非常短,甚至不需要停顿,猛地“嘭”一枪打出去。

    蝴蝶群一下四散腾起,但是就在这一时候,竟然有一只黑黄/色的蝴蝶没有腾飞起来,它的个头果然非常大,刚才一直掩藏在蝴蝶群里,根本就没有发现,这只蝴蝶竟然有普通蝴蝶三倍那么大。

    那只大蝴蝶一下被击中了,翅膀“噗”抖了一下,但是已经是强弩之末,终于“啪”的一声轻响,掉在了地上。

    腾空的那些蝴蝶聚拢在一起,但是已经不敢贸然去追了,很快就“嗖——”的一声,折返回去,往刚才那棵大树的方向飞走了。

    温白羽回头一看,还真的成了?这才敢松了一口气,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的鬼师似乎体力透支晕了过去,一下松了手,温白羽没托住,鬼师就朝后摔出去。

    温白羽吓了一跳,不过没有听到鬼师摔在地上的声音,匡佑启在他们背后,一把接住了掉下来的鬼师。

    匡佑启说:“天色黑了,找个地方扎营吧,我来抱着他。”

    众人都是惊魂未定,根本不敢在这附近扎营,大家开始闷头往前走,走得越远越好,一直往前走,想找个安全的地方扎营。

    万俟景侯从后面走上来,把枪扔给打/手,打/手笑着说:“景爷,枪法真厉害!”

    万俟景侯没说话,也没什么表情,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听见了,温白羽看他这个反应,笑了一下,万俟景侯对待其他人,和对待温白羽感觉就像连个频道一样,而且切换的非常自如。

    虽然温白羽有的时候觉得万俟景侯这么切换频道真的很苏,但是不得不说,这么苏还挺好的……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笑了一下,走过来和他平齐,然后身后搭在温白羽的肩膀上,就像哥俩好的搭肩动作一样,稍稍弯下腰来,嘴唇贴在温白羽的耳朵上,轻声说:“我的枪法厉害不厉害,白羽最清楚了。”

    温白羽:“……”

    温白羽心里“我去”了一声,感觉想要收回刚才的想法,他这么苏实在不好,实在太不好了……

    匡佑启抱着昏过去的鬼师,他坐在轮椅上,身后有打/手给他推轮椅。

    鬼师脸色非常憔悴,没有一点儿生气,脸上也全是虚汗,看起来身/体很虚弱,根本禁不起折腾。

    匡佑启拿了纸巾,给鬼师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怕他觉得冷,让打/手拿来一个外衣,给鬼师披上。

    匡佑启这个时候才注意鬼师的胳膊,他的胳膊刚才被地上的树枝划了一下,有一条浅浅的血痕,刚才鬼师的动作很诡异,竟然撕掉自己的衣服,就为了包扎这种小小的伤口。

    而且那些蝴蝶,尽然冲着他们的伤口聚/集过来,难道真的是要吸血?

    匡佑启托起鬼师的胳膊,鬼师的胳膊软塌塌的,整个人都特别柔/软,皮肤白的要透/明,能看到那条细细的血道子上面,有一点点针扎的痕迹。

    匡佑启眼睛眯了眯,又让打/手拿来了医药包,先给鬼师的胳膊消了毒,然后又用纱布将鬼师的伤口给包扎上,为了安全起见,包扎了好几层,严严实实的。

    于舒看着鬼师的胳膊,那么一点点伤口,心里想着就算是个娘们都不需要包扎,匡佑启竟然小题大做,越看越觉得鬼师不顺眼。

    他们走了很久,众人终于找了一片比较平坦的地方停了下来,周围的树木比较稀疏,最重要的是,这块地方的树木已经凋零了,树冠不茂/密,上面根本没办法藏那么一大片蝴蝶。

    打/手们四周看了看,确定这些树上也绝对没有那么多/毛毛虫,这才停了下来,开始拿着东西,把四周清理了一下,然后扎帐篷生火堆。

    众人把帐篷全都扎起来,鬼师还没有醒来,匡佑启就把人抱进了帐篷里,给他盖上被子,这才从帐篷里出来。

    大家收拾完了东西,都已经饥肠辘辘了,围坐在火堆旁边,开始做晚饭。

    干粮是招待所的小伙子给准备的,虽然凉了,而且有点硬,但是能当粮食吃,其他的东西就要他们自己做了。

    大家把带来的吃的全都拿出来,拿出露营的炉具,开始做饭。

    温白羽从背包里把营地灯拿出来,总觉得周围有点暗,就把灯点亮,支起来放在旁边。

    匡佑启的打/手很多,做饭这种事情,就不需要温白羽他们来了,只需要等着开饭就可以。

    温白羽说:“刚才那棵树到底什么名堂?怎么上面那么多/毛毛虫,还有那么多蝴蝶,我头一次看到那么多蝴蝶聚/集在一起。”

    秦珮说:“蝴蝶会吸血吗?那干尸是不是被吸干了血的?”

    罗开笑着说:“老板,你别吓唬自己,蝴蝶是虹吸式口器,怎么可能吸血。”

    秦珮白了他一眼,说:“听不懂,说人话。”

    罗开说:“通俗的说,蝴蝶的嘴巴是一根很长很细的管子,不用的时候就卷起来,用的时候伸直了插/进花管里面吃东西,虹吸式口器也没有牙,不像蚊子,扎不透人的皮肤,也不能搓开人的皮肤,所以不可能吸血的。而且那群蝴蝶那么小,最大的不过这么点,一捏就死了,怎么可能扎的透人的皮肤。”

    秦珮被他这么一说,顿时放松/下来,虽然还是听得半懂不懂的,不过已经确定了那些蝴蝶不会吸血。

    温白羽说:“可是那些蝴蝶刚才真的攻击了鬼师。”

    刚才蝴蝶成群的攻击鬼师,这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蝴蝶虽然是虹吸式口器,不能扎透人的皮肤,但是刚才鬼师的胳膊上有伤口,虽然伤口很细小,但是对于蝴蝶来说已经足够大了。”

    他这样一说,秦珮立刻睁大眼睛,说:“你的意思是……虽然蝴蝶不能扎透人的皮肤,但是会攻击身上有伤口的人?”

    万俟景侯点点头,说:“刚才那个干尸,应该也是身上有伤口,然后被蝴蝶攻击了,人身上的血液和体/液被抽干之后,体重就明显减轻了,蝴蝶的力气虽然带不起一个大活人,但是足够把一具干尸带到树上去了。”

    万俟景侯说完,众人都搓/着自己胳膊,突然觉得野外好冷啊,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温白羽赶紧把树枝网火堆里扔,让火堆烧的更旺一点,说:“这些蝴蝶是什么变异品种,太可怕了。”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帐篷,那个帐篷是匡佑启的,现在昏迷的鬼师躺在里面,随即说:“你们还记得鬼师刚才的反应吗?”

    温白羽说:“啊对了,鬼师刚才看到蝴蝶的时候,让咱们快跑。”

    秦珮点头,说:“刚看到蝴蝶的时候,咱们都没当一回事,谁知道平时一捏就死的蝴蝶,竟然这么大攻击力。”

    万俟景侯点点头,又说:“不只是蝴蝶,鬼师在看到蛹的时候,态度也很怪异。”

    因为刚才蝴蝶的攻击,大家都把毛毛虫给忘在脑后了,毛毛虫是蝴蝶的初态,这两个之间本身就存在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温白羽狐疑的说:“那些毛毛虫也有问题?”

    万俟景侯说:“应该有问题,不过我关心的不是怎么有问题……我觉得这个鬼师很熟悉这片树林,很可能知道咱们要去的地方在哪里。”

    大家听了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帐篷,罗开耸了耸肩膀,笑着说:“你想让鬼师带路?那就难了,鬼师的态度很坚决,如果不是刚才发生了突发/情况,我估计现在咱们都已经被赶下山了。”

    不过说这些都没用,鬼师身/体虚弱,现在还在昏迷。

    很快就开饭了,干粮放在锅里蒸了一下,好歹热乎了一些,然后还配了一些肉,在野外吃肉并不难,难得是吃菜,菜都是干的。

    温白羽抱着碗快速的吃了,然后弄了一些跑进□□去,给小家伙们吃,小家伙们坐在帐篷里玩耍,看到开饭都特别亲切,吃的狼吞虎咽的。

    温白羽喂完了小家伙们,这才把碗筷收拾了一下,拿出帐篷来。

    大家已经基本吃完了,鬼师还没有醒来。

    众人围在火堆旁边收拾炉具和碗筷,把气罐敲漏了放气,以免发生爆/炸或者火在,碗筷基本都是一次性的,扔进一个大垃/圾袋里,到时候带走就行了。

    大家收拾完了东西,又因为刚才实在太危险了,就准备商量一下今天的守夜情况。

    匡佑启是老板,肯定不会守夜的,之前邹成一又病了,也不能让邹成一守夜。

    最后决定的是于舒和两个打/手守夜,他们人多,准备每天三个人守夜,这样也能排的开。

    因为现在时间还早,温白羽有点睡不着觉,把手/机从兜里拿出来,翻出那个银盘的照片仔细的研究,秦珮一转头,就看到了温白羽手/机屏幕上一个大大的银盘特写,非常的清晰。

    秦珮睁大了眼睛,说:“你怎么……”

    秦珮还没说完,就被温白羽给制止住了,他和万俟景侯是偷偷摸/摸去的祖庙,这事情不能声张出去。

    秦珮闭上了嘴,凑过来,小声的说:“我就说祖庙突然‘闹鬼’呢,原来是你搞的鬼。”

    温白羽说:“那也不是我一个人捣的鬼啊。”

    秦珮小声说:“照的还挺清晰。”

    他两个人小声说话,罗开秦老板也觉得好奇,全都聚/集过来,结果一看温白羽的手/机,也全都明白了……

    温白羽百思不得其解的盯着手上的照片,说:“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完全想不通啊。”

    秦珮说:“反正是好东西,不然为什么这么多人想要。”

    万俟景侯说:“其实有的时候想不通,并不是咱们没想到,而是所有的条件全都堆在一起,没有梳理清楚。”

    秦老板说:“那就看图说话吧,一人说一个,把看到照片能联想到的事情说出来。”

    秦老板第一个说:“西王母国。”

    这种盘子第一次见,自然是西王母国的墓葬里,秦老板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西王母国,这个条件也成/立。

    温白羽摸/着下巴,说:“月亮。”

    不管是玉盘还是银盘,都像月亮,这是直观的视觉感受。

    秦珮说:“可是感觉像月亮,也是咱们主观的想法,没准别人觉得不是月亮呢?”

    万俟景侯说:“这个银盘指的应该就是月亮,我之前听到村/民祭拜的时候说‘hlat’。”

    所有人都听不懂了,罗开笑着说:“‘hlat’是苗语里月亮的发音,也有指母亲或者祖先的。”

    秦珮诧异的说:“还真是月亮?”

    温白羽看向秦珮,说:“该你看图说话了,你觉得能想到什么。”

    秦珮摸/着下巴,苦思了很久,说:“癞蛤/蟆皮……”

    温白羽一阵沉默,已经不知道怎么说秦珮好了,秦珮每次看到盘子上的花纹,都说那是癞蛤/蟆皮,在拍卖会就一直这么说。

    邹成一笑着说:“其实我觉得秦珮说的也对。”

    温白羽奇怪的看向邹成一。

    邹成一说:“古人一直把月亮的神话和蟾蜍、兔子这些动物结合起来,银盘上有这种蟾蜍的花纹,也是情理之中的。”

    温白羽这回明白了,点了点头。

    轮到邹成一说了,邹成一盯着照片良久,笑着说:“死亡冲动。”

    温白羽:“……”

    温白羽真想说,邹成一是不是暗黑向的……

    邹成一耸了耸肩,说:“这上面的花纹,有一种压抑的感觉,月亮本身就有阴晴圆缺,古人把月亮,视为一种对死亡的抗争,和永恒的象征,在古人的骨子里,死亡冲动也是月崇拜的一部分。”

    温白羽觉得这太深奥了,但是的确很多古人咏月,都是因为月亮周而复始的阴晴圆缺,好像真的代/表了一种抗争和永恒。

    众人这回看向了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想了想,说:“生/殖。”

    温白羽:“……”

    万俟景侯不紧不慢的说:“古代月崇拜的起源,就是女性的生/殖崇拜,如果换一种说法,就是无限的创造力,之所以把月亮的神话加以兔子、蟾蜍这些动物,也是因为这些动物的生/殖力非常强,或许说是创造力。”

    西王母国、月亮、蟾蜍花纹、死亡冲动、生/殖创造力……

    温白羽觉得他们想到的不少,这些东西组合在一起,越来越有诡异的趋势了。

    这些条件结合在一起,绝对可以肯定,这个造型的银盘和玉盘,其实就是一种祭器或者礼器,代/表着一种崇拜。

    温白羽说:“我觉得这东西,又和永生脱不开关系。”

    他们在这边讨论问题,黑羽毛和七笃火堆旁边“亲/亲我我”,七笃坐着,黑羽毛躺在他腿上,七笃就嘿嘿嘿的朝黑羽毛傻笑,笑的憨厚的不行,一脸被黑羽毛美色迷惑的样子。

    温白羽揉了揉太阳穴,说:“算了,咱们先睡觉吧,时间也不早了。”

    因为明天早上还打算继续赶路,大家就全都钻进帐篷里,留了三个守夜的人在外面,其他人全去睡觉了。

    温白羽钻进帐篷里,他还感觉后背有点痒,又是一堆毛毛虫,又是一堆蝴蝶的,让温白羽的密集恐惧症有点犯了,总觉得背后有毛毛虫在爬。

    温白羽自己伸手够着后背,挠了半天,万俟景侯钻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小家伙们已经睡了,而温白羽坐在睡袋旁边,正费劲的挠着自己后背。

    万俟景侯走过去,温白羽就像看到了救世主,说:“快来快来,帮我看看后背,是不是有东西,我感觉好/痒啊。”

    万俟景侯把温白羽后背的衣服撩/起来,什么东西也没有,就连一根头发茬也没有,白生生的后背都被闹成了红色的血道子,温白羽挠的还挺狠的。

    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故意忍住笑,说:“真的有一个毛毛虫,怪不得你痒,别动我给你捏下来。”

    温白羽吓得浑身肌肉都绷紧了,挺着后背,说:“快快快,给我弄下来!怪不得我痒的要死,该死的于舒,踹那么多/毛毛虫下来。”

    万俟景侯动作很慢,故意伸手在温白羽后背抹了好几下,温白羽着急的说:“捏下来没有?”

    万俟景侯说:“快了,别着急,你一着急它就动了。”

    温白羽吓得脸都绿了,脑补了一下黑黄相间的毛毛虫在他后背蠕/动,简直恶心的要死了。

    万俟景侯见他白/皙的后背一下泛起一片的鸡皮疙瘩,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说:“白羽,你真可爱。”

    万俟景侯一笑,温白羽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被整了,其实后背上根本没有什么毛毛虫,一切都是自己脑补出来的,而万俟景侯趁机揩了点油,还嘲笑了一下他的反应。

    温白羽气的恨不得蹦起来,猛地回头一把勾住万俟景侯的脖子,两个人“咕嘟”一声就倒在了帐篷的地上,温白羽压住万俟景侯,勾着他脖子,恶狠狠的说:“是不是戏/弄我!?”

    万俟景侯勇于承认,点头说:“是。”

    温白羽:“……”

    温白羽从来没见过做坏事承认的这么坦荡荡的,万俟景侯伸手搂住温白羽,说:“谁让白羽你的反应太可爱了呢。”

    温白羽太阳穴腾腾的跳,说:“还是我的错了!?”

    万俟景侯说:“你意识到了就好。”

    温白羽这回真的没话说了。

    万俟景侯笑着说:“嘘——小点声,儿子们都睡了。”

    温白羽这才爬起来,踹了万俟景侯一下,感觉真是丢人死了,把自己衣服整理好,然后钻进了睡袋里。

    万俟景侯也躺下来,伸手搂住温白羽,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说:“快睡吧。”

    因为帐篷很小,黑羽毛和七笃也专门弄了一个帐篷,匡佑启的打/手带了好多帐篷,所以根本不需要挤在一起。

    秦老板本身想要秦珮跟他一个帐篷的,但是罗开强烈反/对,坚持说三个大男人一个帐篷实在太挤了。

    秦珮斜眼看着罗凯,说:“你是不是想干坏事?”

    罗开似乎被他说中了,笑着说:“什么叫坏事啊,这是好事。”

    秦珮说:“我呸,罗开我跟你说,你要是干坏事,信不信我踹断你的第三/条腿?!”

    罗开笑着说:“老板,你真的不是兄控吗?”

    秦珮:“……”

    秦珮一阵无奈,正好钻进旁边的帐篷,临钻进去的时候,还瞪了一眼罗开。

    罗开笑眯眯的钻进自己的帐篷,秦老板说:“秦珮呢?”

    罗开昧着良心笑着说:“秦珮觉得太挤了,去别的帐篷了。”

    秦老板怀疑的盯着罗开看了几下,罗开走过去,伸手搂住秦老板肩膀,说:“夏夏咱们快点睡觉吧。”

    秦老板太阳穴一跳,说:“你再叫得这么恶心就滚出去。”

    罗开说:“我不觉得恶心啊,这样是昵称,这才显得咱们关系比别人近亲。”

    秦老板说:“我可没说要和你关心亲近。”

    罗开说:“我知道夏夏脸皮薄,没事,我不介意的,交给我就行了。”

    秦老板太阳穴更是腾腾的跳,说:“等等,你这话什么意思?”

    罗开凑过去,在秦老板嘴唇上亲了一下,说:“字面意思,我保证轻轻的,你躺着就行。”

    秦老板越听越不对劲,伸手挡住罗开,说:“你……这里是山上……”

    罗开眯起眼睛,宝蓝色的眼睛盯着秦老板,伸手解/开他梳起头发的绳子,将秦老板的长发散下来,亲了亲秦老板的发顶,声音很嘶哑,难得正经,说:“秦夏,我等不及了,可以吗?”

    秦珮钻进睡袋里,辗转反侧了一会儿,还是觉得睡不着,不放心,然后就钻出了帐篷。

    外面守夜的是于舒,于舒坐在火堆旁边,摆/弄着他的枪,看到秦珮走出来,冷哼了一声。

    秦珮走到旁边的帐篷门口,突然听到了一声奇怪的声音,然后脸色就黑了,他发现自己好像来晚了,该死的罗开好像得手了。

    秦珮气的在帐篷外面跳脚,大喊了一声:“罗开!你出来,我擦你大/爷!”

    不过帐篷里面没有人理他,秦珮在外面走来走去,绕了好几圈,最后也没有办法,又不能贸然钻进去,只好回了帐篷,去睡闷觉了,一边睡还一边在心里骂着罗开。

    于舒坐在外面,因为他比较有背景,所以匡佑启的打/手也不敢跟他怎么不对付,于舒坐在外面一会儿,就抱着枪准备睡觉了。

    另外两个打/手一直没睡,有的时候站起来走走,在附近转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动静。

    于舒睡得好好的,结果就被走路的声音吵醒了,不耐烦的站起来,说:“走来走去的干什么呢!”

    他的嗓门有点大,吓到了那两个打/手,毕竟夜深人静的,那两个打/手惹不起于舒,只好又坐下来。

    于舒冷哼了一声,把枪别在腰带上,然后就往树林深处走去,估计是要去解手。

    那两个打/手等于舒走远了,才小声的说:“真不明白匡先生把姓于的带上干什么?”

    另外一个打/手小声的八卦说:“嘿嘿嘿,你不知道吗,谁让姓于的有个好干爹呢?那不是于老板发话了吗。现在拼爹都不拼亲的了,拼干的。”

    第一个打/手听了有些吃惊,说:“我以为是亲的呢,原来于老板不是他亲爹啊?”

    另外的打/手笑着说:“当然不是,我告诉你吧,姓于的不干不净的,私生活特别乱,我估计他是巴上了咱们匡先生,所以才让匡先生把他带来的。”

    第一个打/手说:“还别说,他长得还真是人模人样的。”

    另外的打/手说:“呿,人模人样有什么用,咱匡先生那么有钱,缺人模样人的吗?就他那个德行。”

    两个人小声的在八卦着,刚才于舒那嗓子有点大,鬼师一下就被吓醒了,他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身上有一个血口子,然后铺天盖地的蝴蝶就席卷了过来,几乎将他包裹/住,鬼师能感觉到血液流失的感觉,最后变成了一具干尸……

    正好刚才于舒叫了一嗓子,鬼师一下就醒了,满脸都是冷汗,正着一双眼睛,眼睛还中的像核桃一样,望着帐篷顶,有点不明白自己在哪里。

    匡佑启睡在鬼师旁边,听到鬼师惊叫了一声,立刻就醒了,双手一撑坐起来,说:“醒了?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鬼师慢慢缓过来,看了看四周,匡佑启笑着说:“你刚才昏倒了,看起来有些虚弱,天色太晚,我们就扎营了。”

    鬼师没有说话,看着匡佑启,这个时候外面帐篷传来隐隐的说笑声,当然是那两个守夜的打/手了,两个人在一起八卦着,说什么于舒和匡先生有关系。

    鬼师听到那两个打/手开始说黄段子,不由得脸上有点发红,匡佑启绯闻一向很多,在他没有残疾之前,绯闻就更是多,匡佑启最不在意的也就是绯闻。

    不过这个时候,他突然不想让眼前这个人听到这些,因为眼前的这个少年,看起来非常纯净,非常干净,这些事情让他听到,都觉得是一种侮辱。

    匡佑启大声的咳嗽了一下,外面的两个打/手听到他的声音,知道匡先生醒了,就住了嘴,互相看了一眼,不再说话了。

    两个打/手搓/着胳膊,在外面忐忑的烤着火,于舒这个时候走了约莫二十分钟了,不知道是不是解手掉坑里去了。

    鬼师醒来之后,就不打算留在这里,匡佑启见他要走,说:“现在外面天黑,你这个时候就要走?等天亮了再说吧?”

    鬼师摇头,说:“我话已经说完了,因为之前你们的人救了我一次,我才不想让你们上山来,但是如果你们执意要上山,我也拦不住,刚才的蝴蝶只是开始的一部分,前面还有很多危险,我能说的都说了,你好自为之吧。”

    鬼师说着,站起来要钻出帐篷,匡佑启猛地拉住他的手腕,说:“等等。”

    鬼师疑惑的回头看他,匡佑启双/腿残疾,这个时候坐在睡袋里,他动不了地方,却欠身拽住他的手。

    匡佑启赶紧松了手,笑着说:“你叫什么名字?这个总可以告诉我吧?”

    鬼师盯着匡佑启一会儿,摇头说:“我不想告诉你。”

    匡佑启笑了一下,有点无奈,又有点哭笑,鬼师就掀开帐篷走了出去。

    外面的两个打/手见鬼师出来了,都有些诧异,想要拦住鬼师,现在才过了十二点,后半夜还长着呢,这么黑的天,鬼师这是要走?

    不过匡先生一直在帐篷里没出声,所以两个打/手也不敢拦,就让鬼师走了。

    鬼师的身影很瘦削,没有一会儿就没入了黑/暗的树林之中。

    鬼师走了之后,匡佑启才把人叫进了帐篷,让人扶着他上了轮椅,把轮椅滑/出去,坐在火堆旁边。

    两个打/手都感觉压力很大,大老板半夜三更不睡觉,跑出来守夜,盯着火堆走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于舒出去已经半个小时了,竟然还不回来。

    没过几分钟,匡佑启突然听到了脚步声,那两个打/手还以为是于舒回来了,不过很快就惊讶的说:“匡先生,是鬼师啊!”

    匡佑启抬起头来,就看到那个少年真的回来了,脸上有些汗,神情有些紧张,跑了回来。

    匡佑启看到他的神情,说:“怎么了?”

    鬼师说:“我在前面看到了血迹,那地方有个土坑,下面好像有人,是不是你们的人掉下去了?”

    外面有些骚/乱,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很快就醒了,钻出帐篷来看,正好看到黑羽毛和七笃也钻出帐篷。

    温白羽看到鬼师醒了,匡佑启也在,一些打/手准备着装备,不知道要干什么去。

    温白羽走过去,说:“怎么了?”

    匡佑启说:“前面有很深的土坑,于舒掉下去了。”

    原来于舒大半夜跑出去解手,那么长时间不回来,还真是掉到坑里去了。

    众人打算过去看看,小家伙们还没有醒,温白羽就留了黑羽毛和七笃进帐篷去看着小家伙,毕竟黑羽毛的武力值让温白羽很放心。

    秦老板此时是刚刚睡下,他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疲惫的根本没听见动静,罗开钻出帐篷看了一下究竟,一听说是于舒失踪了,很不厚道的放松/下来,就不跟着去了,他打算留下来照顾秦老板。

    秦珮也从帐篷爬出来,看到罗开一脸得逞的笑容,笑的非常欠扁,踹了罗开一脚,恶狠狠的说:“罗开,你等着!”

    罗开笑着说:“老板,怎么说我现在也是你姐夫了啊,算是长辈吧。”

    秦珮暴躁的说:“算个屁!”

    邹成一身/体不好,虽然也想去看看,不过噫风不让他去。

    众人拿了东西,就打起手电,举着营地灯,往鬼师说的土坑走过去。

    土坑在树林里,因为扎帐篷的时候周围都检/查过了,所以不在很近的地方,有一定的距离。

    估计也是于舒闲得无聊,所以才走这么远。

    众人走过去,就看到地上有一片血迹,随即顺着土坑滑/下去。

    温白羽低头看着那片血迹,“嗯?”了一声,说:“这怎么有把刀?”

    还是军刀。

    一把军刀倒插在土里,刀刃向上,估计埋得时间不短了,旁边都是树叶和土,估计当时因为天黑,于舒根本没看见这个军刀,结果腿被军刀划了,然后一个不小心就栽进了土坑里。

    军刀挺锋利的,血还顺着土坑往下滑,看起来这一刀划的挺结实。

    温白羽探头往土坑里看了看,那叫一个深不见底,这个坑的高度不浅,下面一点声音也没有,于舒估计掉下去就摔晕了,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不然怎么没听到他的呼救声,还是鬼师发现的不对劲。

    大家拿了照明工具和绳索,用大功率的手电往下打,果然照透了,算是于舒命大,这么土坑的深度不足以摔死人,于舒就躺在坑底的位置,左手胳膊非常扭曲,肯定是摔断了,身上有血,估计是擦破了皮,一动不动的,肯定晕过去了。

    坑底的范围很大,这个坑就跟一个花瓶似的,上面口窄,下面则是大肚子,但是上面的窄口也足够让一个成年人漏下去了。

    大家用手电照明,一个打/手把身上捆上绳索,然后把绳索扣在旁边的树上,准备下去把人拽上来。

    土坑不算太深,打/手下去之后,很快就把绳子从自己身上解下来,然后捆在了于舒的身上,朝上打了一个OK的手势,另外的打/手开始拽绳子,就把于舒给拽了上来。

    大家把于舒身上的绳子接下来,然后又抛下去,打算把坑里的打/手拽上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坑里的打/手突然朝上面喊着:“匡先生,这下面有个地窖!里面好像有东西!”

    众人都是一愣,温白羽说:“咱们不会误打误撞进了盗洞吧?”

    万俟景侯蹲下来,用手电照明,看了看周围的土,然后又看了看这个坑,说:“挖坑的手法,的确像是在挖盗洞。”

    温白羽听他这么说,不由得把手电光往下照,说:“还真是一个斗?”

    万俟景侯却摇头,说:“但是这个地方的土,不像有东西,不是五花土,土里也没有金属的味道,而且这个坑挖的太简陋,旁边也没有任何勘测的痕迹。”

    温白羽奇怪的说:“所以这只是一个土夫子挖出来的坑?”

    万俟景侯把手里的土扔下,把手电绑在胳膊上,拍了拍手,说:“下去看看,或许是土夫子用来存放东西的土坑。”

    他说着,从背包里拽出一根绳索,扣在腰上,另一头系在树干上,然后就顺着绳子往下滑,下了土坑。

    温白羽一见,赶紧也跟着往下滑,土坑下面的空间非常大,而且并不只有从上面看到的那么小的空间,土坑里面还有一条通道,真的是个地窖,开凿的非常粗糙,但是有点深。

    众人都跟着滑/下来,留了几个打/手在上面看着,匡佑启也下去了。

    鬼师皱眉的看着这个土坑,最后也跟着下去了。

    众人打着手电,把土坑下面照的灯火通明,土坑的通道通向深处,需要窝着腰走进去,走不太远,就能看到一个比较宽敞的空间了,是个地窖。

    地窖里存放了很多东西,因为土坑是敞着口的,下雨的话雨水会灌进来,所以地窖里并不干燥,反而潮/湿,地上都是苔藓,角落里长了蘑菇,还有一股腐臭的味道扑面而来,呛得人几乎窒/息。

    温白羽捂着鼻子,说:“这地窖里存放了什么东西?这么臭。”

    万俟景侯皱眉说:“尸臭,这地方有尸体。”

    众人全都警戒起来,赶紧拿出武/器,戒备的看着四周,把手电拧的更亮了,不让地窖里出现一丝的死角。

    地窖里对方了很多东西,靠着墙的地方堆放了食物,而且食物非常充足,大绿毛已经从哪些食物里长了出来,看起来非常恶心,一股异味弥漫着。

    旁边还有几个集装箱一样的木盒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看起来应该是一些装备。

    打/手们走过去,将那些木盒子撬开,估计这山上之前下了不少于,集装箱一样的木盒子已经腐烂了,一撬就开,里面果然是装备,在场的都是有经验的人,一看就知道,是下斗的装备,非常齐全,而且非常先进,这么先进的装备还没有淘汰,应该是不久前留下来的。

    温白羽想到小伙子说的,一年/前有一队人进了山,说不准就是那些人留下来的。

    打/手们把其他箱子也打开,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说:“这边好多枪!”

    大家全都聚/集过去,就看到那整整一个箱子,里面全是枪,数量真的让人眼花缭乱,竟然有这么多枪/支,但是鬼师说进来的人都死了,他们有这么大批的武/器和食物,竟然全都死了?

    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诡异的事情,让这些人全都离奇的死了,还有的成为了起尸的粽子。

    温白羽伸手拨了拨那些枪,突然“咔嚓!”一声巨响,因为箱子受潮,一下就烂了,整个散架了,突然散在了的地上。

    温白羽吓了一跳,万俟景侯也快速的冲了过来,说:“受伤没有?”

    温白羽赶紧摇头,结果就看到高大的木箱子一散,露/出了后面的东西。

    这些木箱子后面,还有东西/藏着。

    那东西靠着墙,是一块颜色很深的布?

    那块布裹起来,裹成长条状,静静的呆在木箱子后面,不知道里面裹得是什么东西。

    那块布的颜色很深,应该是藏蓝色的,不过因为落了很多土,而且又长了毛,实在难以分辨原来的颜色,只能看一个大约。

    布上有花纹,那些花纹明显是苗族的纹路,非常有特色。

    万俟景侯说:“这是蜡染?”

    蜡染的布非常有特色的,蜡染的作品,就算一模一样,但是经过水洗之后,产生的水纹也会不一样,这让蜡染作品有一种神秘色彩。

    这个蜡染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应该是个古董,但是很可惜,竟然给泡水了,而且还长了毛,毁成这样估计也不值钱了。

    打/手们把箱子全都搬开,那个被蜡染布裹/着的长条状东西,就展现在众人面前。

    温白羽说:“这形状和大小……怎么像裹/着人?”

    他这么是一说,大家都觉得裹/着的像是人。

    万俟景侯把手套戴上,然后走过去,小心的掀开蜡染布的一角,裹得非常严实,万俟景侯拽着蜡染布,慢慢的将裹/着的东西抖出来。

    在抖出来的一霎那,众人“嗬——”的抽/了一口气,随即就意识到地窖里的空气太浑浊,赶紧捂住口鼻,刚才吓得深吸一口气,再看到蜡染布里的东西,简直都想吐。

    蜡染布里,裹/着的果然是一个人……

    确切说是一具尸体。

    温白羽想象了很多,蜡染布里是一具尸体,可能是干尸,被蝴蝶吸血的那种干尸,也可能是血粽子,血粼粼吐着舌/头,也可能是黏糊糊的白皮粽子。

    但是他真的没想到,能恶心到这种地步,是一个浑身裹/着泥浆,五官大张,脸色狰狞的尸体!

    尸体身上裹/着泥浆,从头到尾全是泥,好像扔进了水泥里面一样,而且他嘴巴大张着,嘴巴里面,舌/头嗓子全是泥,这些泥浆都干了,紧紧包裹/着尸体,好像一个可怕的雕像一样。

    这样还不止,尸体的身上并不平/滑,那些泥浆里面,还有密密麻麻的小虫子,仔细一盯就看见了,一个一个密密麻麻,就像水蛭一样,钻进了尸体里面,让尸体看起来疙疙瘩瘩的,实在太恶心了。

    温白羽捂住嘴,使劲闭了闭眼睛,感觉要吐了。

    蜡染布抖开之后,大家都闻到了一股泥的味道,还混合着发霉的味道,说不出来的难闻。

    秦珮吓得抖了一下,说:“这……这怎么回事?”

    鬼师看到这个场景,闭了闭眼睛,朝后退了一步,嘴唇哆嗦了两下。

    匡佑启说:“你认识这个人?”

    鬼师摇了摇头,说:“不认识……”

    鬼师顿了好久,又说:“但是我认识这块蜡染布。”

    裹/着尸体的蜡染布,这的确是一个关键所在,尸体总不能是自己把自己裹好,然后躺在那里等死的,显然是有人把他裹了起来,用蜡染布把尸体裹了起来,这种做法应该是这具尸体的同伴,但是又出于时间匆忙,所以根本没来得及把尸体土葬。

    众人都好奇的看着鬼师,大家都是行家,一看就知道,这块蜡染布绝对不是普通的东西,看颜色和质地,还有上面的花纹来说,绝对是件老货,而且年头不短,真可惜已经腐烂了。

    这东西绝对是从斗里出来的。

    鬼师说认识扎个蜡染布,那么其实也是间接承认了,他知道这附近的斗。

    其实鬼师的态度早就很明确了,他肯定知道什么,而且那个地方很危险,也经历过什么,所以才不想让他们上山去的。

    鬼师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我可以带你们去你们要去的地方,但是我有条件。”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匡佑启身为这里最大的老板,说:“什么条件?”

    鬼师说:“墓里的东西,我要拿走一样。”

    匡佑启笑着说:“当然可以。”

    鬼师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你的态度是在敷衍我。”

    匡佑启第一次有一种被人堵了话的感觉,匡佑启是个老狐狸了,当然会缓兵之计,到了地方再说,不过鬼师也不傻,自然听出来了。

    匡佑启有一种无话可说的感觉,鬼师没再多说花,说:“先上去,天亮再出发。”

    鬼师竟然没有再说别的,走出了地窖,抓/住绳子爬上了土坑,动作非常灵活,不过看起来身/体还是有些虚弱,额头上出了不少汗。

    匡佑启说:“把这里东西收拾一下,能用到的带上,先上去吧。”

    打/手们开始处理东西,把东西全都收拾起来,能用上的还真不少。

    大家顺着绳子全都爬了上去,然后把于舒给抬回去了。

    大家回了帐篷,秦老板已经醒了,因为秦珮跟着他们出去了,秦老板非常不放心,就等着秦珮回来,眼见秦珮来了,狠狠松了一口气。

    秦珮看见秦老板,一眼就看到他脖子上的痕迹,当即狠狠瞪了一眼旁边的罗开。

    众人把于舒抬回来,有人给他包扎伤口,摔伤很多,手臂骨折,不过他还真是幸/运,身上除了手臂,还有刚才腿上的划伤,没有任何大的伤口了,脑袋也没摔到。

    众人忙活了一会儿,一看都将近三/点了,简直累得要死,全都冲进帐篷里睡觉,明天天亮之后还要继续出发呢。

    不过这回有鬼师带着他们走,估计很好就能找到墓葬的入口。

    温白羽其实想不透,鬼师为什么突然改变了想法,竟然要带着他们上山去?

    或许进入墓葬之前的路,也有不少的危险,鬼师是怕他们在还没有进入墓葬,就已经全都死了?

    温白羽想起小伙子的话,鬼师虽然很冷淡,但是其实心地很好,确实是这样。

    大家都钻进帐篷继续睡觉,温白羽累得要死,刚才精神太集中,一放松/下来立刻就昏昏欲睡了。

    万俟景侯给他盖好了被子,温白羽一秒都没等,很快睡着了。

    温白羽觉得自己才睡了两分钟,结果就天亮了,简直糟糕透了,他浑身没劲,困得眼皮粘在一起,根本就爬不起来。

    万俟景侯先起来,穿了外衣,然后去弄了一点热水,外面天蒙蒙亮,一片的灰色,不过大家已经全都起了,出发之前肯定要吃早饭,正在烧水做早饭。

    万俟景侯弄了点热水,把毛巾烫了烫,然后拧的潮/湿,就进了帐篷,搭在温白羽的额头上。

    温白羽被暖和的毛巾一搭,舒服的打了一个哆嗦,这才渐渐醒了,躺着让万俟景侯给自己擦脸,简直太享受了,万俟景侯又去给小家伙们擦了脸,这时候温白羽才挣扎的爬起来,钻出帐篷去漱口。

    等万俟景侯忙完出来,外面已经开始吃早饭了。

    因为他们一会儿要跟着下斗,都吃的很多,下一次不知道什么时候吃饭了。

    鬼师也起了,坐在火堆旁边,他不怎么说话。

    昨天晚上鬼师是和匡佑启一个帐篷,不过两个人什么话也没说,匡佑启还记得鬼师那句话,他有些哑口无言,因为匡佑启的确是在敷衍人,说的也不是真心话。

    匡佑启已经习惯骗人了,说出来的话七分掺假,三分才是真的,有的时候三分真的也没有,毕竟他是商人,已经圆/滑了,也肮/脏了,对于鬼师这种纯净的人来说,匡佑启非常向往,也有些无从招架。

    匡佑启侧头看着坐在火堆旁边的鬼师,张了张嘴,有点像搭讪,说:“从这里出发,要到目的地,还远吗?”

    鬼师也没有不理他,表情和以前一样,没什么不同,说:“不远,但是费时间,前面有个迷宫。”

    温白羽一听“迷宫”,立刻说:“什么迷宫?”

    鬼师说:“也不是什么厉害的迷宫,但是非常繁琐,我只走过一次,路很迂回,需要费时间。”

    温白羽脑子里就想到了他们在沙漠的古城里,发现的那个地/下迷宫,那个崇拜月亮的部落在墓葬前面修建的这个迷宫,难道这两个地方还真的有关联,不然怎么会有迷宫这种东西。

    匡佑启点了点头,就没再多问,虽然鬼师表情没什么不自然,但是匡佑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主观的问题,总觉得鬼师不想和自己说话。

    大家很快吃完了早饭,把火灭了,开始拆帐篷。

    于舒成了病患,早就醒了,胳膊也断了,匡佑启让他下山去,但是于舒却坚持不走,他这个态度倒是让温白羽很好奇,看起来这个墓葬确实有什么东西,不然于舒都伤成这样了,竟然还要继续往上走。

    大家整理还行李,很快就出发了,继续往上走,这回有鬼师带路,众人慢慢往上走,虽然行进的不快,但是不至于迷路,渐渐的路开始开阔了,树木变少了,这地方竟然开可以走车,不过很可惜他们车子没开上来,不然可以省不少时间。

    温白羽说:“昨天的那些蝴蝶,是吸血的吗?”

    鬼师点点头,说:“你们小心,不要有任何伤口,如果不小心受伤,立刻包扎严实,不然遇到那种蝴蝶,会被袭/击的。”

    温白羽说:“你之前也见过这种蝴蝶,这是什么品种?”

    鬼师说:“只见过一次,是那帮人从墓葬里放出来的蝴蝶,以前这片山上没有。”

    温白羽听他说“那帮人”,果然应该就是一年/前山上的人了,鬼师或许之前碰见过他们。

    但是鬼师不愿意说这些,看表情也知道,温白羽就没有再提。

    匡佑启一直在后面,打/手推着轮椅,匡佑启就跟着他们,温白羽总觉得匡佑启的目光盯着自己,让他后背发凉,禁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匡佑启笑着说:“真羡慕你。”

    温白羽奇怪的说:“什么?”

    匡佑启没说话,但是指了指前面的鬼师,匡佑启其实是羡慕温白羽和鬼师说话,鬼师对温白羽似乎没什么芥蒂。

    温白羽撇了撇嘴,没有说话。

    他们走了一上午,终于看到了鬼师所说的迷宫,迷宫在一个山洞里,山洞上披着绿油油的草,因为空气湿/润,长了很多苔藓。

    众人走到山洞旁边,就看到山洞侧面不远的地方,竟然停着一辆车!

    军绿色的吉普车。

    秦珮差点跳起来,指着那辆吉普车说:“这是魏囚水的车!”

    魏囚水的车在这里,人肯定也来过这里,车子又停在了山洞旁边,必然是已经进了山洞。

    原来魏囚水的目的地也是这座墓葬?

    万俟景侯摸了摸吉普车的引擎盖子,说:“温/的。”

    人走了不是太久。

    秦珮一下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根本等不了一分钟了,一头就扎进山洞里,山洞里黑漆漆的一片,秦老板见他跑进去,赶紧去追,喊了一声:“秦珮!”

    大家也赶紧进了山洞。

    山洞里很黑,没有光线,众人把手电全都打起来,已进入山洞之后,温白羽就感觉到了一股似曾相识。

    这个山洞和他们之前走的迷宫,真的是一模一样,虽然温白羽不能完全的记起迷宫的布局,但是这么走下来,感觉是相似的。

    就算不是一模一样,也应该是模仿的。

    不同的地方还是有,那就是这个山洞里的迷宫,一看就是精心开凿的,并不是出于赶工,四壁非常光滑,甚至还做了花纹,并不粗糙。

    迷宫的墙壁上都是装饰的雕刻,苗族气息很浓重,有蝴蝶的花纹,也有月亮的花纹,有一处刻画的是十二个月亮的神话故事。

    他们一路往里走,鬼师也只走了一次,虽然温白羽他们走过一次相同的,但是已经不太记得了,大家走起来难免走到死胡同里,果然相当费时间。

    不过迷宫里没有危险,也没有机/关,这一点倒是让人放心起来,就算走错了也不至于丧命,顶多是浪费一点时间。

    大家走了几个小时,于舒断了胳膊,身上都是伤,脾气很差的说:“他到底认不认识路,会不会带路?带咱们走了这么多次错路,到时候还要第一个拿东西?是不是骗子啊?”

    鬼师态度很淡然,并不生气,匡佑启倒是脸色很冷,说:“于舒你说话客气一点,鬼师已经救了你两次,如果不是他发现你,你现在还在坑底下蹲着呢。”

    于舒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但是脸色很难看,虽然想反驳,但是不敢开口。

    温白羽看于舒的态度很有问题,悄悄拽着万俟景侯,说:“你有没有发现,于舒特别能忍啊?”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他想要跟着队伍,当然要忍了。”

    温白羽摸/着下巴,说:“我刚开始以为匡佑启和于舒关系不一般,所以匡佑启才让于舒跟上来的,但是现在看来,他俩关系也不是那么不一般。”

    万俟景侯说:“匡佑启带着于舒,必然是于舒知道一些事情,不然下斗这种事情,会挫这么多拨人放在一起吗,匡佑启是个老狐狸,人多嘴杂,还容易分心,他这么做必然有他的想法。”

    温白羽又笑眯眯的打量着鬼师,说:“我觉得匡佑启一定喜欢鬼师。”

    万俟景侯说:“你看起来很想知道?那就去问问?”

    温白羽赶紧/抓/住万俟景侯,说:“单纯八卦一下,没想真问当事人。”

    他们走了三个小时,虽然速度不快,但是大家都累了,就席地坐下来休息。

    于舒似乎想要改变策略,感觉和所有人的关系闹得都很僵,开始想要讨好匡佑启,凑过去给匡佑启拿水,笑着说:“匡先生,刚才是我不对,您也知道的,我摔断了手,现在还疼着呢,难免脾气暴躁了一点。”

    他说着对鬼师说:“我刚才不该对你发脾气,我错了,你原谅我可不可以?”

    于舒长得漂亮,说话的时候故意把声音放的软/软的。

    鬼师不吃他这一套,但是也没有要和他较劲的意思,摇头说:“没事。”

    匡佑启没有说话,于舒是会发/嗲的,他这一套很管用,起码于先生很吃他这一套,不过匡佑启很精明,尤其是这个时候,如果是平时,半真半假的也就笑笑过去了,不过这个时候他们要下墓葬,匡佑启清楚于舒的目的,但是正如万俟景侯说的,匡佑启又有自己的目的,所以必须要带上于舒。

    匡佑启没说话,于舒热脸贴了凉屁/股,实在没办法了,只好自己坐在一边去生气。

    温白羽一边喝水,一边看着“狗血剧”,小声说:“也怪匡佑启是个渣男。”

    万俟景侯说:“我就不渣。”

    温白羽心想,万俟景侯是渣的方向不同而已,万俟景侯的确不花/心,而且非常专一,甚至到偏执扭曲的地步,不然当年也不会把温白羽锁起来。

    温白羽翻了一个白眼,万俟景侯笑着亲了一下温白羽的耳朵,估计知道他想到了什么,说:“白羽,我也让你把我锁起来,怎么样?”

    温白羽:“……”

    温白羽心说,这干什么呢,还玩起来S/M了吗?

    温白羽说:“我可没这嗜好。”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伸手揽住温白羽的肩膀,这回亲的是他的嘴唇,说:“我知道白羽舍不得我。”

    温白羽对天发誓,绝对没有这种想法,万俟景侯完全是自恋到了一定境界!

    众人休息了十五分钟,就准备继续开拔,鬼师在前面引路,说:“应该快到了,前面有一潭水,需要从水下潜出去,不然没有其他出口。”

    温白羽一听,腿肚子就开始转筋了,竟然要潜水!

    众人都没有带水肺,那些东西太沉了,而且他们预/测是一个苗墓,并不是水下墓。

    鬼师见温白羽脸色难看,说:“不是很深的水。”

    温白羽勉强的点了点头,万俟景侯说:“没事,我带着你。”

    走了二十分钟,果然就看到了水潭,一洼深蓝色的水,水流波动着,前面是封死的,看起来出口的确在水里,这洼水应该连通了外面的水,并不是死水。

    温白羽深吸了两口气,整装待发,其他人把背包裹上防水布,也整装待发了。

    温白羽一侧头,突然发现黑羽毛脸色阴沉的盯着水面,温白羽心里莫名的一阵欣喜,小黑可是他儿子,难道也怕水?

    倒是七笃不怕水,看到这么清澈的水,还有点跃跃欲试。

    众人都准备好了,匡佑启似乎又想和鬼师搭讪,说:“我腿不方便,一会儿你能带着我吗?”

    鬼师看了看匡佑启,出于礼貌有点避讳看匡佑启的腿,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

    温白羽惋惜的摇头,说:“鬼师太天真了,这样老狐狸会有可趁之机的。”

    万俟景侯拍了拍温白羽的头顶,笑着说:“先担心你自己,活动一下,别下去抽筋。”

    温白羽:“……”

    温白羽膝盖被万俟景侯狠狠/插了一刀,憋足了气,大/义凌然的跟着万俟景侯进了水,水很凉,但是非常清澈,波动的水流有一种变化莫测的美/感。

    众人也全都下了水,万俟景侯带着温白羽快速的往前游,前面一片光亮,外面应该是中午,阳光正足的时候,果然不是很远,温白羽看到了那片光亮,就跟见到了希望一样。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感觉小/腿一紧,有人拉住了他,回头一看,顿时“唔”的一声,吐了一口气,差点把水呛进去。

    潭水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一个尸体,已经被泡发了,一张大脸,被泡的足有大海碗那么大,浮肿的手抓/住温白羽的小/腿……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redtears88、宇佐见呵呵喵大天神、阿毅、软毛控、繁夜、黑豆豆、 zjsylp 、lanlingyu、死皮赖脸、nana果冻)

    提前祝各位小天使元旦快乐~~明天就是2016年啦~*★,°*:.☆\( ̄▽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47章 月者,阴之宗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