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23章 羽渊水晶墓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蛋蛋完全不知道令牌是干什么用的,小肉手捏着令牌来回甩,小羽毛似乎也觉得有趣,忽闪着翅膀飞过来,和蛋蛋一起玩那个黑色的令牌。

    蛋蛋似乎特别大方,把令牌伸过去和小羽毛一起玩。

    温白羽清晰的看到那个冷着脸的男人太阳穴猛地跳了一下。

    墨一是是一头冷汗,墨派的钜子令牌是至高无上的东西,只有每一代的钜子可以拥有,眼前这个男人,也就是墨一是的师叔,显然就是墨派的现任掌门。

    墨派延伸至现在,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一任掌门都会用墨子中的一篇文章作为自己的名字,不管他以前叫什么,只要成为钜子,就会把以前的名字丢掉。

    墨一是的师叔名字则是明鬼。

    钜子令牌除了代表至高无上的权威之外,他的功用只有每一任钜子才知道。

    钜子令牌上的花纹精致繁复,一般人或许只觉得好玩,不过墨一是已经在墨派里这么多年,多少有些悟性,这些繁复的花纹其实是一种机关钥匙,每一个花纹相当于一个齿轮,或许可以开启什么地方,有可能是被禁的典籍,也有可能是墨派最高神的机关术,但是具体是什么,或者在哪里,除了掌门,根本没人知道。

    明鬼盯着小烛龙上下扫了一眼,小烛龙倒是不怕他,迎着明鬼的目光。

    明鬼忽然笑了一声,不过他摘掉面/具之后,好像比戴着面/具还要不自然,一张脸满是冷酷,脸皮上没有一个褶皱,似乎说话也不动嘴唇一样,忽然笑了一下,嘴角很不自然的一牵,让众人都打了一个哆嗦。

    明鬼看着小烛龙说:“这个小子反应倒是灵敏,而且手长得也好,有没有兴趣拜我为师?”

    如果拜了明鬼为师,虽然不能传承下一代掌门,但是显然在墨派中的地位一下就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墨一是是墨派的高层,追着墨一是当学徒的人多不胜数,更别说明鬼了。

    墨一是的师父是明鬼的师兄,不过没有明鬼这么年轻,而且虽然辈分高,但是并不是掌门,很久之前就已经过世了,现在墨派之中,辈分最高的只有明鬼一个人。

    拜了明鬼为师,按辈分来说,那岂不就是墨一是的师弟?

    墨一是盯着小烛龙也上下看了一圈,顿时太阳穴腾腾跳了两下,小烛龙这么小,如果真成了他师弟,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岂不是一下就高了一辈?

    蛋蛋似乎听懂了明鬼的话,“啊啊”了两声,晃着手里的令牌,然后指了指小烛龙的尾巴,又对明鬼“啊啊”的喊了两声,好像在说刚才卷令牌的是小烛龙的尾巴,不是手……

    明鬼太阳穴又是一跳,小烛龙则是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弟弟,脸上的高冷都化开了,似乎觉得他家弟弟很聪明。

    蛋蛋随即把令牌一抛,扔给明鬼,明鬼伸手一抓,将令牌收起来。

    蛋蛋对明鬼又“啊啊”的说了两句,在说什么估计只有蛋蛋自己知道,然后蛋蛋伸手抱住小烛龙,对着明鬼使劲摇头,随即扎在小烛龙怀里蹭着脑袋。

    小烛龙伸手拍了拍蛋蛋的小脑袋,然后字正腔圆的说了三个字:“没兴趣。”

    温白羽差点震惊了,谁能告诉他他家儿子到底是不是吃了激素,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竟然什么都会说?

    明鬼被拒绝,并没有不愉快的表情,与其说没有不愉快,还不如说他一直就是一个面容,脸皮都不带动一下的,如果明鬼的身份不是高不可测,温白羽真想过去看看他的脸皮上面是不是还有一张面/具。

    听到小烛龙拒绝,墨一是倒是松了口气,差点多了一个便宜师弟,而且还小他那么多,实在不能忍。

    墨一是说:“师叔,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明鬼指着这张地图,说:“我之前就到过这里,这是第二次来,因为第一次没有准备,所以没继续往前走。”

    温白羽说:“继续往前走?到底是什么意思?前面有什么?”

    明鬼的语调很平,好像根本没有任何起伏,脸上也没有一丝表情,惨白的矿灯照在他的脸上,就跟死人的脸一样,硬要找不同的话,就是一张比较帅的死人脸……

    明鬼虽然性格非常冷淡,但是意外的好说话,回答温白羽说:“我要去的地方,就是这张墓葬图上的地方,一座水晶海底墓。”

    众人越听越不明白了,明鬼是墨派的掌门人,按照现在墨派的规模来说,恐怕道上没有比这个更大的门派了,只要他想找什么,勾一勾手就可以,墨派的掌门人都深居简出,几乎不会去下斗,有什么东西是他要亲自去找的?

    明鬼倒是不着急,反而说话有些慢吞吞的,继续说:“这是一座工厂,但是如你们的猜测,并不是修建墓葬的工厂,而是一个准备倒斗的工厂,这里面生产的所有零件,都是倒斗用的。”

    明鬼招手示意他们跟着自己往前走,提着矿灯,一边慢慢的往前走,一边说着话,说:“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其中有一些细节我还没有弄明白,但是基本我清楚了一些。”

    明鬼从巨大的石室穿过去,前面也有两扇石门,石门上有些花纹,明鬼突然把矿灯扔给墨一是,然后在自己手背上一按,温白羽就眼看着几个金针一下从明鬼的手背上冒了出来。

    温白羽立刻后脊梁一阵发凉,这人竟然把针藏到肉里,也不知道疼不疼。

    明鬼双手夹着金针,将金针□□石门的花纹里,众人还以为要等一会儿,结果就挺“咔”的一声,石门的门闩一下弹开了。

    墨一是有点额头冒冷汗,明鬼又把矿灯拿回来自己提着,没有回头,说:“你的金针术不合格,太慢了,回去再练。”

    墨一是立刻老实的说:“是,师叔……”

    安然没忍住,“噗”的笑了一声,平时总是看墨一是嬉皮笑脸的自称师叔祖,从没看他这么规矩过,原来还有能镇得住墨一是的人。

    明鬼伸手推开门,众人立刻“嗬——”了一声,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九命第一个反应过来,一脸兴奋又流口水的样子看着外面,说:“好多鱼啊!”

    温白羽:“……”

    不知道九命的重点是怎么关注的,只看到外面有很多鱼……

    这是一条一眼看不到头的漫长圆形隧道,隧道里非常干燥,打磨的非常光滑,整条隧道修建在水中,不知道用了什么材质,竟然是透明的,就好像身在海洋馆的玻璃隧道里,深海中似乎很安静,踏入透明的隧道里,有鱼群不停的在他们身边游过。

    温白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虽然对现代人来说,修建这么一条玻璃隧道并不是不可能达到的事情,但是这是古人修建的,而且是几千年前的古人,他们是如何在深海之下修建这么宏伟的隧道的?需要用多少的人力和物力?

    而修建这条宏伟的隧道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倒斗?

    温白羽心里有好多疑问,就见万俟景侯突然蹲下来,伸手在地上摸了摸。

    隧道的地板打磨的非常光滑,走在上面甚至有些打滑,而且很奇怪的是,打磨的光滑的地板上,竟然左右各有一条浅沟,绝对不是随便划出来的痕迹。

    万俟景侯身后摸了摸浅沟,说:“这是运输用的通道?”

    明鬼看了万俟景侯一眼,随即点点头,说:“我一直听说道上有个叫万俟景侯的人,之前还以为是以讹传讹,没想到真有一些能耐。”

    蛋蛋抗议的“啊啊”两声,咬字不是很清晰,嘴里像含着茄子,说:“爸爸……腻害……”

    似乎在抗议明鬼说的“一些能耐”。

    蛋蛋顶着一张和万俟景侯一模一样的脸,长相极为精致,奶声奶气的,嘟着粉色的小嘴巴,一副打抱不平的样子。

    万俟景侯倒是被逗笑了。

    蛋蛋说完了之后,看向小烛龙,又冲着小烛龙甜甜的笑了一个,说:“哥哥……也腻害……”

    说完了还“吧唧”在小烛龙脸上亲了一下,小烛龙虽然嫌弃蛋蛋的口水,不过嘴角还是翘着,似乎蛋蛋的夸奖让小烛龙很开心。

    明鬼自动忽略了蛋蛋的卖萌,看着地上的浅沟,说:“这是两条轨道,用来卡推车用的,工厂里面的零件做好,就用个推车,在这个轨道上运输过去,地板打磨的非常光滑,为了减少阻力。”

    温白羽仔细看着这条隧道,不仅壮观,而且不知道融合了多少智慧,这么大的手笔,真的是为了倒斗?那明鬼所说的水晶海底墓里,到底有什么天大的宝贝?

    九命趴在透明的隧道上,脸贴着隧道使劲朝外看,把鼻尖都压瘪了,一群鱼从他旁边游过去,九命顿时就要流口水,头上的耳朵一耸一耸的,八条半尾巴不停的在身后甩。

    东海见了忍不住伸手捏住他的尾巴根,九命“喵——!!”的一声叫了出来,耳朵和尾巴全都竖起来了说:“你干什么!”

    东海笑着说:“你不是嫌鱼腥气吗?怎么现在又馋了?”

    九命因为胃口不好,一直吃的很少,而且又总是吐,现在难免有些饿了,使劲吸了吸鼻子,说:“没闻到腥气味啊。”

    明鬼看向隧道外面,说:“这条隧道的密闭性非常好,已经经历了几千年,密闭性却一点儿也没有打折扣,在这条隧道里,根本听不到外面的水流声,自然也闻不到腥气味。”

    九命其实根本不关注这个,看见一条巨大的鱼从旁边游过去,带起无数水浪,而隧道里真的一点儿声音也听不到,同样感受不到波流或者撞击。

    巨大的鱼对着九命露出尖锐的獠牙,九命看着那条鱼却猛流口水,那条大鱼看到九命身后的东海,突然收起了獠牙,然后灰溜溜的转身游走了。

    九命颇为不甘心,对着大鱼的背影还在流口水。

    墨一是看着这条精妙的隧道,说:“师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明鬼就说这是一个很遥远的故事,但是一直没有说,反而带他们进了这条隧道,又有很多谜团迎面而来,简直要成了一锅浆糊。

    明鬼还是不紧不慢的,不知道怎么练成了这幅性格,说:“这个石窟,这条隧道,都是因为倒斗而存在的,如果要知道这里的名堂,还要从我说的水晶海底墓说起。”

    明鬼提着矿灯,一边慢慢的往前走,一边对众人说:“我要找的海底墓,据说是上古治水神话的产物。”

    一提到治水神话,最先想到的是大禹,大禹治水的故事尽人皆知,孩子从小听故事,都会听到这则神话传说。

    三过家门而不入,这是所有人从小挺烂的故事。

    明鬼要说的主要人物却不是大禹,而是大禹之父。

    明鬼说:“大禹之父鲧,在尧帝时期被封在崇地,成为崇伯。五帝时期发生了一场洪水,洪水的起因没有任何记载,可以说是众说纷纭。《山海经》里记载了崇伯鲧盗息壤堙洪水的故事,息壤是天帝的宝物,可以自己生长,鲧想利用这种神土来堵洪水,后来帝听闻了这件事,令祝融杀在羽山杀死了崇伯。屈原在天问中也曾写道崇伯,觉得崇伯治水是成功的,就在几乎要成功的时候,因为天帝收回了息壤,杀死了鲧,所以造就了鲧治水的失败。”

    明鬼说着,顿了顿,又继续说:“鲧死后三年,尸体不腐不烂,帝听说了这件事情,让勇士拿着吴刀,去剖开鲧的尸体,鲧的尸体化成了黄熊,也就是大禹。”

    明鬼说的这些,其实大部分人都听说过,很多人认为鲧其实并没有错,盗取神土息壤的行为,就好像希腊神话中为人类盗取火种的普罗米修斯一样,是值得崇敬的壮烈之举。

    明鬼说着,突然停住了,众人随着他的视线往前看,温白羽顿时睁大了眼睛,往前猛跑了两步,然后贴着透明的隧道往外看。

    只见透明的隧道外面,竟然有一艘巨大的船只遗骸,船只的一半陷入了泥土之中,只剩下一半露在外面。

    这艘船只是用木头和贝壳做成的,和他们之前看到的幽灵船一模一样,竟然真的因为触礁而沉没了!

    温白羽没想到在这里看到这艘巨大的船只,船只上还用贝壳搭建出蝉的标志,虽然已经非常斑驳,但是仍然能辨识的出来,可见当时建造的有多用心。

    船只的遗骸里,甚至能看到尸骨,因为海底有鱼和一些水底生物,这些东西觅食的时候难免翻动船只,有的尸骨已经被拖出了船只遗骸,曝露在外面。

    温白羽诧异的发现,船只并不是空的,触礁的时候真的有人,而且还有很多人,但是当时没有一个人采取应急措施。

    这些尸骨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尸骨绑在了一个青铜物器上,因为青铜物器很沉,将这些尸骨全都沉入水底。

    温白羽越来越诧异了,怪不得没有一个人逃生,这些人全都被绑起来,或许早就等着沉船,难道是一场集体谋杀?

    明鬼也透过透明的隧道看着那艘沉船,却没有惊讶的表情,语气很平缓,继续他的故事,说:“后来众人推举大禹治水成功,大禹在治水中还和涂山氏女娇结了良缘,生下了儿子启。”

    他说着,看向众人,眼睛扫了一下,说:“历史上一种说法是,大禹治水有功,舜禅让天下给大禹,但是大禹又让位给舜的儿子,并且隐居起来,天下人却追随大禹来到隐居的地方,认定他为帝,后来大禹在众人拥护下建立了夏朝。但是,也有另外一种说法……”

    明鬼说到这里,就不再说下去,万俟景侯皱了皱眉,接着他的话说:“也有认为,舜其实并非禅位于大禹,大禹治水成功之后,借助着自己的名声,涂山氏又是当时强大的部落,拥有皋陶和东夷的帮助,大禹顺理成章得到了拥护,坐上了帝位,同时报了父仇,将舜流放到苍梧。”

    明鬼点了点头,说:“其实这个说法也不无可能,毕竟从大禹开始,禅让制度就变成了家天下的世袭制度。”

    明鬼又说:“我所说的水晶海底墓,则是大禹为其父建造的墓葬,在古书里有一个词,叫做羽渊。”

    九命看着海里游来游去的鱼,甩着尾巴,说:“羽渊是什么意思啊?”

    东海解释说:“羽渊是池潭的名字,意思是太阳的坟场。”

    明鬼说:“因为铺满了血红色的羽毛而得名,乍看上去像一座流血的池潭。”

    温白羽愣了一下,说:“流血的……”

    他似乎想到了甘祝的反应,血瀑布,还有羽毛,眼前的沉船,似乎都有些切题,但是有稍微有些偏颇,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或许只能亲眼看看才能明白。

    明鬼说:“这里的一切,都是为了倒崇伯墓而存在的。”

    万俟景侯皱眉说:“息壤?”

    明鬼点头,说:“我也认为是息壤,除了息壤,恐怕没有第二件东西,会让人兴师动众的倒着个斗了。”

    息壤是一种神土,是天帝的宝物,可以自我生长的土壤,温白羽脑子里转着,目光放在外面的沉船上,忽然灵光一闪,沉船上有西王母之国的标志,而他们又信奉金蝉,金蝉有土才能重生,难道这一切都是为了从崇伯的墓葬里把息壤拿出来?

    温白羽说:“沉船是从远处往回行驶的,他们成功了?”

    明鬼说:“恐怕是成功了,这艘沉船上的人,应该就是当时修建工厂的知情者,算是一场大规模的海葬,所有的秘密都会随着沉船而淹没。”

    九命甩着尾巴,说:“既然成功了,那宝贝岂不是让人全都拿走了?你还要去鲧的墓葬干什么?”

    明鬼看了他一眼,说:“我还有一些疑问,必须要进墓葬里看一看。”

    九命看他卖关子,心里直痒痒,说:“到底是什么疑问?”

    明鬼竖起三根手指头,显然是三个疑问,但是他只说了其中两条,说:“刚才石室里的那些器具,如果只是倒斗,起码有三分之二是用不上的,我想知道这些人到底在崇伯的墓葬里做了什么,需要用到这么多零件。”

    明鬼停了一会儿,又说:“第二个疑问,这里已经修建了隧道,倒斗的东西都不是大零件,可以顺着这条隧道快速的运输,为什么还需要船只,船只运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九命再追问:“第三条呢?”

    明鬼则不再看他,也不再说话。

    虽然众人相处时间并不长,不过明鬼的脾气大家也摸得一清二楚了,他不愿意说的,一个字都不会说,而且就跟老僧入定似的,你再怎么问,他脸上也没有一点儿表情变化。

    万俟景侯看着外面的沉船,说:“你对西王母国,了解多少?”

    明鬼看向万俟景侯,笑了一下,比哭还要难看,说:“我不知道我师侄跟你们说了多少,但是他所了解的,还远远不够。西王母国比墨派还早一千多年,但是已经拥有了非常精妙的机关术,墨派典籍里很多记载和西王母国的机关术不谋而合,在一些禁典里也多次提到西王母国。”

    万俟景侯突然抓住温白羽的手,撩起他的袖子,给明鬼看温白羽胳膊上的绿色花纹,或许是因为温白羽的血液特殊,那种绿色的花纹在温白羽身上一点儿也没有扩张,还是原先的样子,而且非常浅。

    万俟景侯说:“那这种毒呢,你知道多少?”

    明鬼看了一眼温白羽的胳膊,显然他知道这种毒,并没有看第二眼。

    墨一是想到安然身上也有这种毒,而且比温白羽要重,立刻说:“师叔,咱们墨派也有弟子中了这种毒,这到底什么名堂?”

    明鬼似乎了然的看了一眼安然,安然在明鬼面前辈分太小了,所以一般不敢说话,只好选择闭上嘴,让明鬼打量自己。

    明鬼摇头说:“可以说无解。”

    万俟景侯立刻皱起了眉,明鬼说:“并不是危言耸听。”

    墨一是说:“如果有七块梼杌木牌,也不可以?”

    明鬼看了一眼墨一是,似乎觉得他知道的挺多,说:“没想到你们连梼杌七魄的事情也知道。”

    万俟景侯没有说话,只是用龙鳞匕首一勾,温白羽脖子上挂着一个木牌,被他一勾就勾出来了。

    当时万俟景侯在沙漠古井里得到了两块木牌,一块给混沌带着,可以克制毒素发作,另外一块给温白羽戴着,后来众人又在悬棺墓里得到了一块木牌,因为安然也中毒了,所以这一块目前给安然戴着。

    明鬼看到温白羽脖子上的梼杌木牌,不由得一愣,露出了一个表情,明鬼的表情看起来很不自然,或许是板着脸时间太长了,任何的表情在他脸上都显得非常不搭配。

    明鬼仔细看了一眼木牌,说:“这只是第一关,等你们找全了七块木牌,再来找我。”

    明鬼松了口,墨一是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明鬼是墨派掌门人,很多典籍只有明鬼一个人可以看,西王母国的事情,或许就藏在这些典籍里,别人根本无从了解,明鬼既然已经答应了,肯定是不会食言的。

    蛋蛋看到温白羽脖子上的木牌,又觉得好玩,或许是因为透明隧道实在太长了,蛋蛋起初觉得外面的鱼有意思,时间长了有点犯困,现在看到了一个“玩具”,就张着手“啊啊”的要。

    温白羽把脖子上的木牌放在蛋蛋手里,蛋蛋拿着“咯咯”笑,来回的耍,张开粉嘟嘟的嘴就要往上咬。

    小烛龙立刻拦住蛋蛋,惜字如金的说:“不许吃。”

    蛋蛋嘴巴一撇,立刻挤出两个泪泡,泪眼汪汪的对着小烛龙,然后转头对着小羽毛叫“哥哥!”,好像要告状一样。

    小羽毛最疼他的小天使弟弟,立刻把蛋蛋抱过来,蛋蛋委屈的窝在小羽毛怀里,瘪着嘴巴说:“饿……饿……肚肚饿……”

    原来蛋蛋是肚子饿了,想来也是这样,他们在黄昏的时候发现了群山的罅隙,还没有吃东西,蛋蛋虽然吃的少,但是容易饿,一天要吃好几顿,顶到现在估计已经饿得不行了。

    明鬼指着透明隧道,说:“还要往前走很远,这条隧道一直通向一个岛屿,墓葬就藏在岛里,上次我来的时候,器具没有准备齐全,又从隧道退了回来,咱们在这里休整一下,一会儿上岛去。”

    众人都同意明鬼的说法,他显然很了解这里,而且做足了准备。

    他们带的行李不多,有很多行李因为当时很混乱,还是“船工”明鬼放上来的,现在大家拉开背包一看,发现东西很齐全,下斗必用的一样不少,而且食物和水非常充足。

    众人席地坐下来,因为隧道的密闭性非常好,地上几乎没有什么尘土,大家坐下来休息,准备吃了饭睡一会儿补充体力,前面的路还是未知,明鬼坦然的说他没上过岛,岛上有什么他也不知道。

    大家坐在地上,墨一是给众人分了食物,透明的隧道外面有成群结队的鱼群游来游去,各种奇怪的海洋生物,甚至能看到珊瑚,好像在海族餐厅一样。

    蛋蛋窝在小羽毛怀里,频频的瞥眼看着小烛龙,小烛龙却不理他,蛋蛋似乎越来越觉得委屈,撇着小嘴巴生闷气。

    蛋蛋生闷气,小羽毛就逗着蛋蛋,小羽毛似乎也是个弟控,毕竟蛋蛋实在太可爱了,这让小血髓花也非常郁闷,小血髓花伸出指甲,轻轻一划,就把罐头给打开了,殷勤的用勺子挖了一块肉出来,捧着大勺子递到小羽毛面前。

    小羽毛则非常友爱的把牛肉给蛋蛋吃,小血髓花就更加郁闷了。

    蛋蛋肚子饿得咕咕叫,但是看着牛肉一点儿也不亲切,瘪着嘴巴不吃。

    就见小烛龙坐在地上,像个大人模样,自己拿了一个牛肉罐头,万俟景侯生了火,小烛龙还把罐头倒出来热了热,拿了一个一次性的小空碗,把手用消毒纸巾擦干净,用筷子戳着热的香喷喷的牛肉,把牛肉弄成一丝一丝的。

    蛋蛋一看,眼睛都亮了,小烛龙这么弄牛肉,肯定是给蛋蛋吃的,哪知道小烛龙撕完了牛肉,很淡定的夹起来往自己嘴里放。

    蛋蛋终于忍不住了,“啊啊”叫了两声,从小羽毛怀里挣扎出来,摇摇晃晃的扑过去,抱着小烛龙的碗,藏在自己怀里,伸着小肉手,抓着里面的牛肉丝往自己嘴里塞,生怕小烛龙全都吃了。

    小烛龙看见蛋蛋没命的往嘴里塞牛肉,还委屈的用大眼睛盯着他,一副可怜兮兮被人欺负的样子,终于叹了口气,把蛋蛋放在自己腿上抱着,说:“别急,都是给你的。”

    蛋蛋吃的差点噎着,嘟了嘟嘴巴,这才慢慢吃起来,让小烛龙喂自己,还把捏了牛肉的手往小烛龙身上拍。

    温白羽喜欢给儿子穿白衣服,冬天的衣服很厚,弄得跟一个个圆滚滚的小雪球似的,看起来非常可爱,小烛龙也是白衣服,结果拍了一胳膊油印子,惹得蛋蛋“咯咯”笑起来。

    小烛龙脸上有些黑,似乎非常嫌弃,不过看着蛋蛋笑的那么欢快,有些无奈,伸手刮了一下蛋蛋粉嫩嫩的鼻尖,说:“小坏蛋。”

    温白羽吃着带来的食物,看着小家伙们边玩边吃,伸手戳了戳万俟景侯,凑过去小声说:“你有没有觉得咱家二毛越来越苏了?”

    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还没说话,温白羽摸着下巴,立刻又说了一句:“嗯,随我。”

    万俟景侯:“……”

    众人吃着饭,九命刚才还看着鱼流口水,东海给他拿了鱼罐头,结果刚一打开,九命立刻捂住鼻子,嫌弃的躲东海远远的,说:“呕——太腥了,罐头是不是过期了,身为鱼,它怎么能这么难闻!”

    东海有些无奈,这种罐头本身就很腥,以前都是九命一个人吃的,其他人绝对不会吃这种东西,毕竟下斗带的水不多,鱼罐头都是又腥又咸的,吃完了嘴里一股味,而且还渴水,没人爱吃这个。

    九命现在竟然也开始嫌弃小鱼干了,温白羽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目光不由的在九命和东海身上来回转。

    九命根本没发现自己不对劲,东海自从和九命在一起,脾气越来越好了,虽然只是对九命一个人脾气好。又拿了其他食物给他,九命嫌弃完了小鱼干,开始嫌弃牛肉罐头太油了。

    蛋蛋一边吃着牛肉罐头,一边盯着九命嫌弃的牛肉罐头,两眼发光,九命不愿意吃,就把剩下的罐头给了蛋蛋吃,蛋蛋可能是饿着了,吃的特别多,肚皮都撑得圆圆的,吃完了之后四肢一瘫,躺在小烛龙怀里,让他给自己揉肚子,一边揉还一边“咯咯”笑。

    最后九命只吃了两口饼干,说饼干没有异味,其他东西闻着味道太冲,一闻就想吐。

    九命吃了东西之后,直接团在一起就睡着了,东海把毯子翻出来,给他盖在身上。

    吃了东西之后,温白羽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九点了,他们在这里走了这么长时间。

    大家靠在一起开始休息,明鬼说这个地方比较安全,不需要守夜,外面的傲因不可能追过来,大家就全都各自睡觉了。

    早上五点的时候闹钟准时响了,万俟景侯第一个醒了,就看到明鬼已经醒了,就像老僧入定一样看着隧道外面的沉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万俟景侯一动,温白羽也醒了,揉着眼睛伸了个懒腰,他最不喜欢的事情就是早起,但是没有办法,如果不早□□,他们或许就要在半夜奋斗,天黑了之后太不安全。

    温白羽抻着懒腰,一晚上靠在隧道壁上,后背有点疼,坐直了身体,揉着自己的后背,一转头,猛地“啊!”了一声。

    温白羽一叫,所有人立刻全都惊醒了,不由得也是“嗬——”的一声。

    只见透明的隧道外面,趴着几个骷髅,那些骷髅都没有皮肉,全身是白森森的骨头,不知道是因为年月太久了,自然腐烂的,还是被海底的鱼群给吃的,总之只剩下了白森森的骨头。

    这些骷髅就是他们之前看到的沉船里的尸体,身上都坠着青铜的东西。

    昨天晚上还没有多少尸体在沉船外面,而现在,竟然有小十个骷髅已经爬出了沉船,他们托着沉重的青铜秤砣,扒在透明的隧道外面,用白生生的骨头脸贴着隧道,透过透明的墙壁,盯着里面的众人。

    因为墙壁是透明的,而且看起来很薄,没有什么存在感,所以这些骷髅就像跟众人面对面一样。

    骷髅不停的在水里爬行,撞击着透明的隧道。

    但是因为隧道的结构很特殊,材料也很特殊,巨大的水流都不能颤动隧道,更别说骷髅的撞击了。

    明鬼则是淡定的站起来,语调平缓,说:“他们进不来。”

    虽然知道进不来,但是看这样子也很瘆人啊,而且骷髅这个样子,不知道撞击隧道有多长时间了,温白羽一想到昨天晚上入睡之后,身后有很多骷髅紧紧盯着他,还不断的撞击,用脸隔着透明墙贴着他后背,那种感觉简直不寒而栗。

    温白羽连忙爬起来,万俟景侯伸手去扶他,手中的龙鳞匕首一转,那些骷髅似乎有所畏惧,立刻全都散开了,戒备的看着他们。

    大家快速的整理了一下行李,然后背上行李,继续往前走。

    那些骷髅带着秤砣,不断的爬行着,似乎要追着他们,众人一路走,那些骷髅就一路爬。

    偶尔一条大鱼游过来,一口就将骷髅从中间咬断,毫无停留的游过去。

    温白羽撇了撇嘴,只想赶紧走出这条隧道。

    前面的路果然非常远,明鬼带路,他体力非常好,九命现在身体情况特殊,走步之后,又困又累,而且竟然开始出虚汗,满头都是汗,明明觉得热,但是伸手一摸竟然是凉汗。

    东海给他擦了擦汗,说:“我抱着你。”

    九命比温白羽脸皮强多了,东海要抱着他,立刻欣然接受了,双手挽着东海的脖子,还挺享受的让东海抱着,说:“要不你背着我吧?背着比较方便。”

    东海立刻说:“不用,我怕压了你肚子。”

    九命立刻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自己昨天没吃多少东西,不会被他压吐出来的。

    九命又说:“那我变成猫吧,这样你比较节省力气。”

    九命说着,就要变成猫的样子,东海赶紧去阻止他,不过还没来得及说话,九命奇怪的说:“咦?怎么回事,我怎么变不回去了?怎么还是人形?”

    温白羽直擦汗,说:“正常显现,你现在灵力有些制约,变不回去也没事。”

    九命还是很奇怪,一直问温白羽为什么,最后摸了摸自己肚子,温白羽还以为他终于悟了,就听九命说:“我知道了,肯定是我这几天吃得太少了,所以灵力变小了。”

    众人都露出一个无语的表情,九命倒不觉得自己无语,一边和东海聊天,一边让东海抱着自己走。

    身后的蛋蛋指了指前面的九命,似乎觉得公主抱特别新鲜,然后拽着小烛龙的袖子,喊:“哥哥!哥哥!抱抱!”

    小烛龙瞥了一眼东海,然后又瞥了瞥蛋蛋这个身高,因为最近小烛龙长个子很快,已经比小血髓花还要高了,所以和蛋蛋的差距越来越大,如果公主抱的话,小烛龙估计会把蛋蛋给漏下去。

    小血髓花则是美颠颠的冲着小羽毛招手,然后一下把小羽毛给打横抱了起来,小羽毛惊呼了一声,随即觉得挺新鲜的,“咯咯”笑了起来,还不停的晃着腿。

    小血髓花的臂力相对小羽毛的体重来说堪称神力,不管小羽毛怎么晃着腿,小血髓花都抱的稳稳的。

    蛋蛋咬着手指头看,羡慕的不得了。

    众人往前走,透明隧道外面的骷髅一直追着他们,似乎要伺机窜进来吃掉他们,但是隧道这么坚固,那些骷髅又没有办法进来,刚开始他们惧怕万俟景侯的龙鳞匕首,后来看多了也就不惧怕了,这一下就僵持起来。

    九命躺在东海怀里,丝毫不费力气,倒是安然开始有些喘,毕竟安然中了梼杌毒,而且没有温白羽的凤凰血克制,体力大幅下降也是正常的。

    墨一是半架半扶着安然,说:“师叔,前面还有多远的路啊?”

    明鬼淡淡的说:“还很远,出去不知道要走多远。”

    温白羽突然想到墨一是手里的海图,说:“等等,如果你的地图是准确的,那咱们还有小一半的路要走呢。”

    墨一是忽然想起手里的海图,赶紧拿出来给明鬼看,说:“师叔,您看看这张海图。”

    明鬼接过来看了几眼,似乎有些吃惊,说:“这张图你们从哪里弄来的?”

    墨一是老实的把云南悬棺墓的事情说了一遍,明鬼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说:“这地图应该是真的,但是咱们走的算是捷径,是西王母的人倒斗修建的这条捷径,看这样子,出去之后,咱们还要有些路程。”

    大家一听还有很多路要走,都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跟着明鬼继续往前走。

    隧道真的不是一般的长,整条隧道都是下降的趋势,但是走到一个点之后,隧道开始缓慢的往上爬,一直都在往上爬,他们走了半个小时,感觉这条隧道就要从水底下爬上去了。

    四周的水开始变浅了,那些追着他们的骷髅终于不在往前追,而是慢慢的一步三回头的往回爬去,似乎多少有些不甘心。

    众人继续往前走,很快他们就看到头顶有一个巨大的圆形石门,其实有点像舱门,石门两边缀着好多青铜锁链。

    明鬼拉了拉青铜锁链,示意大家去拉其他的青铜锁链,众人各自拉着一条,同时发力,就听“轰隆——”一声响,石门被他们拽开了,不过没有想象中一下掉下来,而是做了巧妙的卡头,卡在了圆洞两边。

    明鬼指了指隧道的四面,说:“这个隧道非常高,而且四面是透明的,打磨的非常光滑,是要确保里面的人不可能攀爬出去,外面的人应该会用绳索一类的东西,把运输的零件钓上去。”

    九命仰头看了看,说:“那咱们怎么上去?”

    温白羽想了想,如果自己变成鸿鹄飞上去,这个圆形的空洞好像有点小。

    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旁边的四壁,果然滑不留手,温白羽问他,说:“能爬上去吗?”

    万俟景侯说:“应该不是问题。”

    不过他还没有动,这个时候小烛龙突然振翅从下面一下窜了上去,蛋蛋被他抱在怀里,好像翻滚过山车一样,逗得蛋蛋有点害怕,却睁着大眼睛兴奋的乱瞧。

    小烛龙带着蛋蛋一下钻出了孔洞,外面已经天亮了,相比较于水下,外面显得特别明亮,还能听见啾啾的鸟叫声,四周都是绿草和花香,好像春天一样。

    小烛龙把蛋蛋放在一边,让他自己玩,然后垂下绳子去,示意众人抓着绳子爬上来。

    墨一是抹了抹汗,心想着温白羽家的儿子有点逆天,怪不得师叔想要收他为徒呢。

    绳子垂下来,万俟景侯第一个抓住,借着绳子的力气,踏着滑不留手的岩壁,快速的攀登了上去,温白羽有点担心,不会把他家二毛给拽下来吧?

    万俟景侯上去之后,就没让小烛龙再拉绳子,而是自己拉着绳子,把其他人全都拽了上来。

    外面的场景都让人惊讶,现在是冬天,而且比往年有些反常,天气冷得不行,经常飘雪花,但是这座岛屿,一眼看不到头,竟然全都是郁郁葱葱的绿色,空气非常新鲜,还带着花香的丝丝香甜。

    众人不由的都深吸了一口气,感受一下空气的新鲜,隧道里虽然安全,但是里面的空间比较密闭,总有一种让人喘不过来气的感觉。

    温白羽向四周眺望了一下,这是一座海岛,从这里往前眺望,能看到一片汪洋大海,深蓝色的海水,在朝阳的照耀下显得熠熠生辉,有一种悲凉壮阔的感觉。

    身后则是漫山遍野的绿色,一眼看过去,能看到很多低缓的小山包,远处的云雾里有一片高耸入云的群山。

    墨一是把指南针拿出来,众人探头去看他手上的指南针,结果指南针像抽了风一样,一拿出来就疯狂的旋转着。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墨一是的指南针,说:“你的指南针抽风了?”

    墨一是晃了晃指南针,说:“不可能,这是我亲手做的。”

    他说着,又偷看了一眼明鬼,生怕师叔让他再回炉重练动手能力……

    明鬼到没有为难他,看了看四周,万俟景侯说:“这附近应该有磁石一类的东西。”

    温白羽抬头看了看太阳,说:“那只能从日照辨认方向了?幸好还有太阳。”

    虽然用太阳辨认不是太准,但是也只剩下这个方法了。

    大家辨认了一下方向,就准备继续往前走,满山遍野全是野草野花,小家伙们像撒了欢儿一样,在草地上打滚。

    众人一边走,一边发了早饭吃,并没有停留下来,走了大约半个小时,眼前还是一片绿色的小山包,遥远的群山隐藏在云雾里,简直就是望山跑死马的节奏。

    万俟景侯说:“你们发现没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

    九命说:“暴君别卖关子。”

    温白羽说:“没有动物?”

    万俟景侯点头说:“按说这里有草也有水,应该有很多动物,但是咱们走了这么久,并没有看到一样动物。”

    他的话音一落地,就听“铃铃铃——”的声音,天空中忽然覆盖上了一片乌云,太阳立刻被遮蔽了,四周一下暗淡下来。

    众人抬头往天上看,就看到一群红色羽毛的大鸟飞了过去,遮天蔽日、成群结队的,它们鸣叫的声音非常奇怪,就好像摇铃铛一样,也非常清脆。

    这群大鸟猛地飞过去,只有三四秒的时间,太阳又出来了,暗淡一下被驱散了。

    因为飞得很快,红色的羽毛从天上掉下来,飘飘忽忽的落在地上。

    九命看着有意思,笑着说:“暴君你刚说没有动物,就飞过去这么大一群鸟。”

    温白羽诧异的捡起地上的羽毛,说:“红色的羽毛?看来咱们找对地方了。”

    众人都忙着研究这群大鸟,结果一回头,就听见“兔兔……兔兔……”的声音,蛋蛋竟然追着一个白乎乎的东西跑走了,因为蛋蛋个头非常小,跑起来感觉特别灵动。

    众人都在小山包上,蛋蛋一直往下跑,“咕噜”一下,就从小山包上直接滚了下去,像一只雪白的小雪球一样。

    大家一见蛋蛋滚下去了,都是胆战心惊的,小烛龙猛地飞起来,向下俯冲,一把卷起地上的蛋蛋,蛋蛋一下从地上抛上空中,满脸都是草屑,结果还“咯咯”的笑,好像一点儿也不知道危险,觉得特别有意思似的。

    小烛龙有些生气,脸色非常不好,众人跑过来,温白羽赶紧苦口婆心的教育蛋蛋,蛋蛋则态度良好的接受教育,然后挥着小肉手,指着远处,说:“兔兔!兔兔!”

    众人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飞快的跑进了草丛,一团雪白,个头很小,不知道是不是蛋蛋说的兔子。

    小兔子跑进了前面的树林里,蛋蛋虽然想追,但是小烛龙抱着他,而且因为蛋蛋的私自行动,小烛龙非常不高兴,蛋蛋感觉到小烛龙冷漠的气场,也就不敢乱动了。

    众人刚要走进树林,就见蛋蛋突然睁大了眼睛,然后又说:“兔兔!兔兔!”

    就听“沙沙”的声音,果然有一只白色的东西一下从树林里又扎了出来,正是刚才的“兔子”,那东西虽然是圆滚滚的,而且长着白色的绒毛,但是根本不是兔子,竟然是一只白色的狐狸。

    蛋蛋指着白色的狐狸一直叫“兔兔”,小烛龙倒是被他逗笑了,尾巴一卷,迅雷不及掩耳的将奔跑的狐狸一下卷了起来,放在蛋蛋面前,不过蛋蛋非但没有高兴,反而“呜呜”的一声哭了出来,似乎特别害怕,一下钻进了小烛龙的怀里。

    小烛龙将狐狸甩在一边,白色的狐狸受了惊,立刻向远处跑去。

    紧跟着就听“沙沙……沙沙……沙沙沙……”的声音,树林里一片响动,好多白色的狐狸一下从树林里钻了出来,成群结队的,一下变成了白压压的一片,向他们的方向狂奔而来,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

    蛋蛋拽着小烛龙的袖子,害怕的看着树林。

    万俟景侯立刻眯起眼睛,说:“这些狐狸在逃命。”

    他说着,就听“嘭!”的一声巨响,然后是“啪嚓——”一声,树林里的树木竟然倾倒了一片,好像有什么庞然大物在里面不断的穿梭。

    九命睁大了眼睛,说:“是什么鬼东西?”

    “嘭!”的一声,一根树木被连根拔起,众人还没看到具体是什么东西,这根树木已经“呼——”的一声直接飞了出来,众人立刻散开,树木砸在地上,弹跳起来,飞溅起无数的碎屑,树木弹起来继续猛地滚出去,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

    “啪嚓!”一声,树林一下被剥开了,一头巨大的黄熊从树林里猛地钻出来,两条粗壮的胳膊不断乱挥,撞击着旁边的树木,暴怒的击打着树干。

    黄熊“呋——呋——”的喘着气,暴怒的冲过来,眼看这么多人,立刻就要将暴怒的邪火全都倾泻出来。

    黄熊的眼睛一转,定格在蛋蛋身上,或许是因为蛋蛋在哭泣,额头上火精一亮一亮的,散发出不同寻常的气息,黄熊的鼻子灵敏,立刻闻到这种美味的气息。

    黄熊对着蛋蛋大吼了一声,发出“吼——”的粗重声音,震得地都颤抖了好几下。

    蛋蛋捂着耳朵,似乎特别害怕,趴在小烛龙怀里一直往里钻,小屁股撅起来一扭一扭的,害怕的直发抖。

    小烛龙伸手搂着蛋蛋,轻轻的拍着他,好像是在安慰人。

    黄熊大吼之后,猛地就要冲过来,小烛龙一下卷起旁边的树木,有力的蛇尾将树木连根拔起,“呼——”的一扔,迎着黄熊的大脸直接砸过去。

    黄熊虽然凶猛,但是因为体型太大,比一般的熊还要大的多,所以反应不是很灵敏,一下被树木砸中,“嘭!”的一声巨响,树木的体积也很大,直接把黄熊兜翻了,黄熊砸在地上,又压歪了一根大树,滚在地上起不来。

    蛋蛋这个时候抻着小脑袋,探头去看那头黄熊,还对黄熊耸了耸鼻子,“哼”了一声,学着小烛龙的样子,像模像样的插着胳膊。

    明鬼在一边看着,越看越觉得小烛龙的条件非常符合自己的要求,如果能收徒的话将来不可限量,不过小家伙倒是清高的厉害。

    黄熊在地上翻滚了好几下,翻着要爬起来,牟足了劲对着小烛龙大吼,然后挥舞着肥厚的熊掌,对着小烛龙的脑袋拍下去,温白羽看的心惊肉跳,虽然知道小烛龙很厉害,但是知道是一方面,担心又是另一方面。

    小烛龙向后振翅,猛地飞起来,退后了好几步,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猛地冲出去,黄熊没想到半路杀出了程咬金,对着万俟景侯又开始穷追不舍,万俟景侯踏着树干,就听“踏踏踏”几声,几乎是垂直着向上攀起,最后重重一踏,黄熊已经追过来,玩命的挥舞着熊掌,对着万俟景侯猛打,但是每一下全都打空,被万俟景侯已经完全激怒了。

    万俟景侯一下踏出去,猛地在空中翻了个,双脚落地,却落在了黄熊的肩膀上,随即猛地向下一沉,往下狠狠一踩。

    黄熊发出“吼——”的一声大吼,直接跪在了地上,发出“轰——”的一声巨响,地上差点被砸出两个大坑。

    蛋蛋趴在小烛龙怀里,这个时候不害怕了,晃着两条肉肉的小腿,笑着拍手,说:“爸爸……爸爸……腻害!”

    小烛龙瞥眼看了他一眼,蛋蛋则是讨好的扬起一个笑容,说:“哥哥……最腻害……”

    小烛龙嘴角一挑,温白羽则是眼皮一跳,二毛真是万俟景侯的翻板,总裁气场已经爆表了,尤其是自从会说话以来,更是慢慢的展现了强大的总裁气场,这么小就苏的不能直视,长了大怎么办!

    万俟景侯将黄熊制服了,那头黄熊被打的害怕,朝着树林里猛地扎进去,很快就消失了踪影。

    墨一是说:“这么大一头黄熊,不知道之后还会不会过来袭击咱们,怎么不一次性解决了啊。”

    万俟景侯说:“黄熊应该熟悉这里的环境,咱们还要靠它带路。”

    万俟景侯说着,指了指树林,只见黄熊所过之处,树木坍塌的都差不多了,由于黄熊的体型太大了,踩在松软的土地上,还会陷出巨大的脚印,众人想要让黄熊带路,似乎并不困难。

    众人顺着黄熊踩踏的痕迹往里走,走了有十分钟左右,安然似乎渐渐跟不上脚步,墨一是回头看了他一眼,说:“乖徒孙,要不要休息会儿?”

    安然怕拖累大家行程,摇了摇头,不过额头上有汗滚下来。

    墨一是说:“徒孙,我怎么觉得你脸色不太对啊?”

    安然“啊?”了一声,显然是没听清楚墨一是说什么,眼睛有些翻白,身体晃了一下,忽然一头栽倒在地上。

    一边的墨一是赶紧伸手去拽安然,然后大声的喊着:“先别走了,安然晕倒了。”

    前面的人全都停下来,不知道安然这是怎么了。

    墨一是把安然平放在地上,伸手给安然擦汗,没想到安然竟然有些高烧,额头上非常烫,而且在不断的痉挛。

    墨一是说:“梼杌毒是不是发作了?”

    温白羽摇头,说:“不会,梼杌毒发作不是这个样子。”

    他们之前见过梼杌毒发作,混沌就发作了几次,梼杌毒发作其实和那个玉蝉面具差不多,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会是这样。

    安然显然是病倒了。

    安然脸色惨白,又因为高烧染上了一层潮红,身体不断痉挛,头一歪“呕——”的一声吐了出来。

    九命“啊”了一下,说:“他跟我一样,也吐了!”

    温白羽:“……”

    温白羽一阵无语,让东海照顾着九命,最好把九命拉到一边去。

    安然情况不对劲,万俟景侯突然说:“他中毒了。”

    众人都是一怔,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吃了什么,因为安然在吐,但是安然吃的东西和他们一样,喝的水也一样,没有可能是食物中毒。

    蛋蛋被小烛龙抱在怀里,“啊啊”了两声,又拽温白羽的袖子,喊着:“爸爸!爸爸!”

    温白羽转头看向蛋蛋,蛋蛋用小肉手指着安然的小腿,指啊指,似乎嘴里不知道怎么说,最后只能“啊啊”的叫了两声。

    温白羽低头一看,安然的小腿裤子破了一点,他穿的不是靴子,鞋筒比较低,裤子破了能看见里面的小腿有些出血。

    温白羽赶紧伸手撩起安然的裤管,就见他小腿上有一个特别细小的划痕,口子并不大,但是竟然一直在流血,伤口并不愈合,像是被树叶或者草划伤的。

    温白羽诧异的说:“是不是这个?”

    墨一是惊讶的说:“那些草有毒?”

    安然已经完全昏迷了,情况非常不好,谁也没想到,这么一个小伤口,竟然这么厉害。

    温白羽赶紧把背包里的小瓶子拿出来,装着蛋蛋的眼泪,把瓶子拧开给安然的伤口上洒了一些。

    蛋蛋的眼泪似乎特别高效,安然的伤口一下就愈合了,血迹也被冲刷没了。

    安然嗓子里“嗬——嗬——”的喘气声很快平稳下来,额头稍微还有一点儿烫,但是已经平稳下来,也不再吐了。

    墨一是背起安然,说:“咱们要找个地方让安然休息一会儿。”

    众人点点头,顺着黄熊的痕迹一直往前走,很快就看到了一处山包,山包里有个石洞,应该是黄熊居住的地方,不过黄熊的痕迹很奇怪,明明脚印已经到了洞口,但是似乎在这里徘徊了很长时间,最终又折向了其他地方。

    众人站在山洞门口,似乎没有闻到里面的异味,应该还算干净,在这里休息一会儿不错。

    万俟景侯却拦住众人,说:“有声音,里面有人。”

    人……

    这个字对于这个岛屿来说,实在太陌生了,竟然有人在这里,是什么人,西王母国的后人?还是来探险的土夫子?

    万俟景侯将龙鳞匕首握在手里,同时举起手电慢慢往前走,山洞里很黝黑,没有一点儿光亮,众人随着慢慢走进来,温白羽立刻闻到了一股烧木头的气味,之前一定是点了火,因为他们进来,山洞里的人把火熄灭了。

    难不成是野人吗?

    众人走进去,突然就听“嗖——”的一声,一抹亮光突然甩过来,直飞万俟景侯的脸,万俟景侯并没有躲开,而是伸手猛地一接,定眼一看,竟然是一把军刀飞了过来。

    一个声音隐藏在幽暗之中,冷声说:“别再往前走,不然我开枪了。”

    温白羽一愣,随即有些惊讶,这声音太耳熟了,说:“谢麟阆?”

    隐藏在黑暗中的人一听,似乎也有些怔愣,说:“温白羽?怎么是你们?”

    众人把手电全都打起来,就看到山洞深处果然有人,那股烧木头的味道也是从深出传过来的,正是谢麟阆。

    谢麟阆还是那身打扮,墨镜和照相机已经摘下来了,扔在一边,他面前有一个火堆,边上躺着谢衍。

    谢衍似乎病了,情况并不是很好,两个人全都**的,身边散着两个背包。

    谢衍好像在昏迷,有些高烧,和安然的反应一样,不停的抽搐打摆子,还呕吐,谢麟阆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因为伤口实在太小了,所以谢麟阆根本没有发现,如果刚才不是蛋蛋去指,根本不会有人注意那么小的伤口。

    众人赶紧走过去,万俟景侯生火,墨一是安顿了安然,温白羽用蛋蛋的眼泪涂在谢衍的伤口上,谢衍的情况很快也平稳下来。

    明鬼进来之后,就暗暗地打量了几眼谢衍,明鬼毕竟是墨派的掌门人,似乎有些看破谢衍的样子,这种眼神让谢麟阆非常戒备。

    墨一和明鬼,谢麟阆都不认识,大家各自介绍了一下自己,毕竟他们现在在这座岛屿上,之后的日子还要互相帮忙。

    谢麟阆和谢衍浑身上下都是湿的,谢麟阆把外衣脱下来烤火,给昏迷中的谢衍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温白羽问他,说:“你们怎么也到这里来了?”

    他一说,突然记起来了,自己手里的天书,其实才是仿品,谢麟阆手里的才是正品,他们或许也翻译出了天书上的七副图。

    谢麟阆还是一副绅士优雅的样子,手脚很利索的给谢衍换衣服,温白羽从自己的背包里抽出一个毯子,递给谢麟阆,谢麟阆道了谢,把干的毯子给谢衍盖上。

    然后开始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湿掉的行李。

    谢麟阆笑着说:“我们去了云南,发现了一个空的金蝉棺材,是你们的杰作吗?”

    他说着,拿出一张照片,似乎有些**的,还带着水汽,温白羽接过来一看,就是云南的悬棺墓,那个山洞里的金蝉棺材,照片上是谢麟阆照的空棺材。

    因为谢麟阆记忆力不好,所以见到什么都会照下来。

    温白羽倒没否认,点了点头,说:“是我们,梼杌木牌已经拿到了。”

    谢麟阆点点头,似乎觉得温白羽他们拿到,还挺放心的。

    温白羽指了指他们,说:“你们怎么浑身湿乎乎的?”

    谢麟阆笑了一声,说:“我们在这个岛上,已经好几天了,三天或者四天,我记不太清楚了……”

    温白羽有些诧异,谢麟阆和谢衍竟然在岛上呆了这么长时间?

    谢麟阆继续说:“这座岛很奇怪,每一时每一刻,岛上的树木和石头好像都在不停地变化,没有相同的时候,可以说我和谢衍是被困在这里的,我们想要找出去的办法,目前都没有找到,刚才下了暴雨,谢衍又突然晕倒,我才找了个山洞。”

    温白羽说:“等等,刚才下了暴雨?”

    谢麟阆点了点头,说:“对。”

    温白羽震惊的看着外面,说:“可是外面的土地是干的。”

    谢麟阆眯了眯眼睛,在众人身上扫了一圈,所有的人身上全是干的,只有谢麟阆和谢衍身上是湿的,大家并没有说谎。

    明鬼坐在一边,用树枝拨弄着火堆,说:“是机关术。”

    他说着,率先站起来,走向山洞口,众人也跟着站起来向外看,只留下谢麟阆和墨一是照看病人。

    果然和谢麟阆说的一样,他们进来山洞的时候,明明前面并没有那么多树木,才过了不到半个小时,树木竟然已经成堆的扎在他们面前,枝桠好像要伸进洞口一样。

    明鬼指着这些树说:“这个岛上被做了手脚,有很多巧妙的机关术,咱们跟着黄熊的脚印进来,如果再晚一点儿,估计脚印就会偏离了。海底工厂的那些齿轮,就是做这些机关用的。”

    九命趴在东海身上,说:“干什么费这么大劲?”

    东海说:“很显然那个墓葬就应该在这座岛周围。”

    明鬼点了点头,说:“西王母国的人费了这么大劲,无非就是因为他们觉得墓葬的位置太过于显眼,可以被他们摸得一清二楚,或许也可以被后来的土夫子摸得一清二楚。”

    温白羽摸着下巴说:“有一点很奇怪,西王母国的人是来倒斗的,那他为什么又要费尽心思的保护这座墓葬?”

    万俟景侯顿了顿,淡然的说:“说明这座墓葬里,有什么东西他们拿不走。”

    这种说法让众人精神为之一震,难道是息壤?息壤这种宝贝没办法从墓葬里拿走,所以才费尽心思的改变树木土石,甚至改变山脉来做机关,迷惑后来的人?

    众人在山洞口看了一会儿,就回了山洞里,安然和谢衍已经醒过来了,不过这种毒竟然非常霸道,两个人都有些头晕。

    因为谢衍和安然现在不能劳累,所以众人就坐下来休息,反正外面的树林在不断变化,他们还要研究到底怎么找到正确的路。

    所有人围坐在火堆旁边,一看时间竟然已经十一点了,所幸就开始吃午餐。

    因为篝火很亮的缘故,谢麟阆又把墨镜戴上了,他们也有食物,因为在岛屿上呆了三四天,所以食物并不太多了。

    谢麟阆拿出一些打湿的纸,上面是他们画的地图,但是每张地图都不一样,一共三张,看来他们走了三次。

    温白羽拿在手里看,没看出有什么端倪,他对机关术这种东西,好像一窍不通。

    万俟景侯把那些纸扔给明鬼和墨一是看,然后给温白羽热午饭吃。

    大家坐在一起,趁着还有火,煮了点挂面吃,就着真空包装的土豆吃。

    蛋蛋手里捧着半个土豆,感觉土豆比他的脸还要大,吃得津津有味,弄得一脸都是土豆泥,吃一口土豆,就抬起头来看小烛龙,让小烛龙喂他面条吃,对小烛龙的服务很满意,似乎特别享受,面条和土豆竟然吃出了高级大餐的感觉。

    小羽毛似乎有点吃腻了这些速食东西,瘪着嘴巴不开心,小血髓花就狗腿的把自己的蔓藤上变出花骨朵,花骨朵慢慢展开,小血髓花弄了一个小碗,晃着自己的花,把花蜜晃下来,滴在碗里,没一会儿就汇聚了一小碗,然后捧着献给小羽毛。

    花蜜甜甜的,带着一股清香,小羽毛吃得津津有味,小血髓花则是“吧唧”一下亲在小羽毛的脸颊上。

    蛋蛋咬着手指头,似乎被花蜜的清香味道吸引了,睁着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小羽毛的碗,似乎馋的不行,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把自己肉肉的小手指咬的湿乎乎的。

    小烛龙把他的手指抽出来,说:“不许吃手。”

    蛋蛋果然就不吃手了,眼巴巴的看着小烛龙,然后指着小羽毛吃的花蜜,“啊啊”了好几声,然后叫了好几声“哥哥!”

    不过不管蛋蛋怎么叫,小烛龙肯定变不出花蜜这种东西的,蛋蛋馋的流口水,想要花蜜,小羽毛看见自家小天使弟弟这么想吃,就非常大方的分给他。

    蛋蛋刚要兴高采烈的接过来,小烛龙却伸手拦住,然后把蛋蛋抱过来,让他继续吃面条。还瞥了一眼小血髓花,淡淡的说:“别吃那个,不干净。”

    小血髓花:“……”

    蛋蛋吃了一大碗面条,半个土豆之后,终于有些犯困,直接歪头睡着了,趴在小烛龙肩膀上,压着肉肉的小脸蛋,粉嘟嘟的嘴唇半张着,流了小烛龙一肩膀的口水。

    小烛龙嫌弃的看着蛋蛋,不过并没有吵醒他,给他换了个姿势,让他躺得舒服一点,哄着蛋蛋继续睡觉。

    众人吃了饭,明鬼去研究那几幅地图,众人都没有事情做,因为吃的有点多,温白羽感觉有些犯困。

    万俟景侯让他靠着自己的肩膀,说:“困了就睡会儿,反正现在走不了。”

    谢衍和安然还不能上路,他们要再休息一会儿,温白羽点点头,闭着眼睛准备小睡一会儿养精蓄锐。

    温白羽不知道自己迷瞪了多久,忽然就听“呼——”的一声,安然猛地坐起身来,一直守着安然的墨一是吓了一跳,“嘭!”的一声,安然坐起来正好磕到了墨一是的额头。

    这个动静太大了,所有人都惊醒了,只有明鬼像老僧入定一样研究三幅地图,没有动一下。

    墨一是捂着额头,“嘶——”了一声,说:“乖徒孙,你这是要干什么?磕傻了师叔祖有你什么好?”

    安然被磕的也有些懵,额头都红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心里有些奇怪,自己坐起来,怎么会磕到墨一是的额头?

    他想着,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嘴唇上竟然有些刺痛的感觉,火辣辣的,还凉丝丝的,安然的脸顿时就通红了,似乎知道刚才墨一是在干什么了,为什么会磕到他的额头了……

    墨一是倒是“君子坦荡荡”,一副我很光明正大的样子。

    安然先是脸红,突然一怔,随即全身僵硬。

    墨一是说:“安然?怎么了?伤口疼了?”

    安然立刻摇头,说:“不……不是……我听见有声音……”

    安然的听力很敏锐,他一说有声音,大家全都戒备起来。

    安然睁大了眼睛,注视着洞口的方向,似乎声音是从那里传来的,嘴唇一抖,说:“有人……有人在那个方向,他在笑……”

    他在笑?

    安然的说辞让众人后背一激灵,一个人在他们洞口外面,而且还在笑,在笑什么?

    安然似乎有些发抖,眯着眼睛,说:“我在梦里就听见这个声音,还以为是错觉,他一直在笑……刚才又笑了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沙沙”一声,几乎要长进树洞里的树木忽然动了一下,似乎有人在里面穿行。

    万俟景侯猛地窜身而起,像一只矫健的猎豹一样,抓起龙鳞匕首,一下冲出了树洞。

    温白羽喊了一声,众人立刻去追,拨开树洞外面的树木,树木长得似乎很疯狂,黑压压的一片罩着树洞,大家窜出去的时候,就听到树林的树木在沙沙的响,已经没有了万俟景侯的踪影……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长毛兔子、不同往日尔耳、好文都被河蟹啃了、柒爷、紫米水、阿里斯托夫?理查德、白泽菊长、二呆、沐颜荨、夏天的回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23章 羽渊水晶墓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