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22章 羽渊水晶墓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晕乎乎的,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说完就睡着了。

    九命一听,顿时炸毛了,脸色比菜叶还青,但是因为浑身无力,闻着腥味就想吐,所以没办法和温白羽理论。

    温白羽有口无心的话,倒是让东海惊了一下,侧头看九命。

    九命瞪着眼睛看他,说:“看什么看啊?”

    墨一是则是笑眯眯的说:“这样吧,我让厨房再做一些清淡营养的,然后给你们端进房间里?”

    九命根本没注意墨一是高深莫测的笑容,只是报了几个菜名,东海倒是给墨一是投去一个很上道儿的眼神。

    然后转头对九命说:“咱们先回去,甲板上风太大了。”

    九命双腿发软,一站起来就要跪,还捂着鼻子,被东海半架半抱的弄进了船舱里,两个人下楼回房间去了。

    万俟景侯也抱起温白羽,温白羽挣扎了一下,双腿乱踢,说:“干什么干什么,我没醉……”

    众人一阵无语,看温白羽两颊潮红,嘴里乱嘟囔的样子,怎么可能没醉。

    万俟景侯抱着温白羽也下楼去了,踢开房门,直接把温白羽扔在床上。

    温白羽沾到床铺,立刻鼓秋了好几下,顺手拉过被子,踢了踢被子,把被子拽到身上,蒙住脑袋,就开始睡觉。

    万俟景侯只是关个门,回头一看,人竟然睡着了,还打起了小呼噜。

    万俟景侯无奈的走过去,掀开温白羽的被子,说:“白羽?先别睡,起来洗澡。”

    温白羽使劲摇头,把脸往枕头上蹭,说:“不洗不洗,我没劲儿,要睡觉……”

    万俟景侯笑着凑过去,亲了亲温白羽的耳朵,说:“白羽,我带你去洗澡,好吗?你不用动,我来就行。”

    万俟景侯故意把嗓音放得很低沉,说话很慢,也很温柔,弄得温白羽耳朵痒痒的,再加上刚才喝了酒,一股冲动涌上来,然后就木呆呆的点了点头。

    万俟景侯立刻抱起温白羽,就进了浴室,将水放满,然后把温白羽剥光,放进浴缸里。

    温白羽陷入热水中,“呼——”的喘了口气,嗓子不停的滚动起来。

    万俟景侯也脱光了进来,抱起温白羽坐在自己怀里,笑着说:“水温合适吗?”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说:“舒服……”

    万俟景侯的热气全都集中在大脑,狠狠亲了亲温白羽的嘴唇,说:“那来点更舒服的,好不好?”

    温白羽此时脑袋都不带打弯儿的,万俟景侯说什么就是什么,立刻说:“嗯……好……”

    万俟景侯还没见过这么乖的温白羽,两个人在浴室里折腾了好久,温白羽彻底算是酒醒了,但是浑身无力,被热水泡的发软,根本不能反抗。

    两个人在浴室折腾了一番,万俟景侯又抱着温白羽回了卧室里,温白羽被折腾的魂都要丢了,不过万俟景侯的体力惊人,还没打算放过他,笑着给温白羽看时间,因为他们回来的早,现在还没到十二点。

    小家伙们吃了晚饭,本身想回房去睡觉的,不过墨一是很有先见之明,给小家门安排了一个房间,就在温白羽的房间隔壁,让小家伙们进去睡觉。

    因为是在船上,也不需要人守夜,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所以分开睡也没什么。

    小烛龙就抱着吃饱了就睡的蛋蛋进了房间,小羽毛活力很足,和小血髓花又玩了好一阵,才倒头呼呼大睡的。

    小血髓花痴汉的看着小羽毛的睡相,嘴里“嘿嘿嘿”的笑了好几下,这才躺在旁边,“么”的亲了一下小羽毛的脸颊,然后也睡下了。

    已经临近十二点,温白羽累得不行,万俟景侯刚要打算放过温白羽,就听到“砰砰砰!”的敲门声,吓得两个人一激灵,不知道是谁这个时候过来捣乱。

    万俟景侯赶紧给温白羽盖上被子,把光/裸的身体裹起来,然后自己快速的擦了擦,穿上衣服。

    拍门声还在“砰砰砰!”的敲着,好像特别有活力。

    万俟景侯黑着脸走过去,把门锁打开,拉开门,就看到竖着猫耳朵,翘着八条半猫尾巴的九命。

    九命一看见是万俟景侯,说:“暴君啊?我家主人呢。”

    他说着,就从万俟景侯旁边窜过去,然后很自来熟的进了房间,一眼就看见躺在床上的温白羽,手脚并用的跳上床,抱住温白羽,说:“呜呜呜,主人,东海欺负我……”

    温白羽:“……”

    温白羽紧张的全身都是汗啊,他身上光溜溜的,没来得及穿衣服,而且身上好多吻痕,九命如果一不小心把被子掀开了,拿自己就丢人了。

    温白羽尴尬的说:“东海怎么欺负你了,你不欺负东海就是好事。”

    九命把脑袋往温白羽脖子上拱,毛茸茸的耳朵蹭着温白羽的鼻子,温白羽立刻“阿嚏”的打了一声喷嚏。

    九命控诉的说:“东海那个混蛋,一定是在外面有别的猫了!”

    温白羽:“……”

    九命又说:“不对,应该是别的鱼,他身上有一股腥味!”

    温白羽心里简直无力吐槽,东海是鲛人啊,一直生活在水里,而且他是鱼啊,怎么可能没腥味……

    九命特别委屈,耳朵一耸一耸的,八条半尾巴来回扫,说:“哼,他肯定在外面偷腥,呜呜呜东海已经不喜欢我了,我都脱光了坐在他身上了,东海竟然不要做,呜呜主人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温白羽脑补了一下刚才九命说的画面,这个画面太刺激了,让温白羽不敢再想下去,他家的宠物都特别奔放,讹兽是这样,九命也是这样。

    万俟景侯站在门边上,还以为九命说完了就走,结果九命在里面控诉了二十分钟,愣是没有要走的意思,万俟景侯只好出了房间,把东海找过来。

    东海不知道九命跑到温白羽这边来了,还到处去找他,东海一进门,就看到九命一直蹭着温白羽,脸色非常不好,立刻把人从后背抱起来。

    九命闻到一股腥味,浑身的毛都炸起来了,说:“喵——你这臭鱼别碰我!”

    东海抱着九命往外走,说:“乖,别闹脾气了,时间太晚了,咱们回去睡觉。”

    九命则是蹬着腿,用八条半尾巴使劲打着东海,说:“不要不要,你肯定在外面偷鱼了,我都脱光了你也不做!”

    东海颇为无奈,九命大有要撒泼的意思,东海只能安抚地说:“我是怕伤了你,你现在不能做这种事情。”

    九命一直大叫大嚷的,直到被东海抱走。

    温白羽一脸震惊的看着东海抱着九命出去了,然后万俟景侯猛地一下关上门,黑着脸走回来。

    温白羽忽然记起来,自己在饭桌上,好像无意识的调侃九命是不是怀孕了,所以还没开船就吐了两次,连鱼都不愿意吃了,再加上刚才东海说他不能做那种事……

    温白羽震惊的说:“九命不会真的……那个啥了吧?”

    万俟景侯说:“不知道,别管闲事,咱们还没完呢。”

    温白羽赶紧把自己裹起来,说:“我要睡觉了,你一边去。”

    温白羽第二天中午才起床,而且还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他刚起床,就看见房门被推开了,温白羽还以为万俟景侯进来了,没想到是蛋蛋。

    蛋蛋手里抱着一个玩具熊,必然是墨一是给他的,一看玩具熊的样子就知道了。

    蛋蛋抱着玩具熊,颠颠颠的跑进来,小靴子在地上“哒哒哒”的敲,跑的七扭八歪的,温白羽赶紧掀开被子去接他家蛋蛋。

    蛋蛋扑进温白羽怀里,把温白羽老腰都要撞断了,蛋蛋举着玩具熊,“啊啊”的喊了两声,好像要给温白羽看。

    温白羽看见蛋蛋的嘴巴边上,还挂着一圈白色的东西,一定是刚吃了饭,还没有擦嘴。

    温白羽看见他家蛋蛋就觉得心情特别好,抱着蛋蛋,用纸给他擦了擦嘴巴,蛋蛋“吧唧”一声亲在温白羽的脸颊上,粉色的嘴唇肉嘟嘟的,亲的温白羽直荡漾,蛋蛋简直像小天使一样。

    蛋蛋嘴里“啊啊”了两声,指着门外面,说:“爸爸……吃饭饭……”

    温白羽美的更是鼻涕泡都要出来了,小天使来叫他吃饭,真是太贴心了。

    就在这个时候,小烛龙飞到了门口,然后落下来站在门边,冲蛋蛋招了招手,说:“过来。”

    小烛龙竟然会说话了,而且吐字这么清晰,而且他第一句话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虽然不知道妈妈是什么鬼……

    竟然是“过来”……

    温白羽震惊的看着他家二毛,只是一晚上时间,好像又长高了几厘米,而且是肉眼可见的,昨天晚上小烛龙到底吃了什么东西?

    小烛龙那招呼蛋蛋的模样,就跟万俟景侯如出一辙,靠着门,一副很霸道总裁的模样,扬了一下手,充斥着苏和装逼的气场。

    而他家蛋蛋,则是欢快的从温白玉怀里出溜下去,然后“哒哒哒”的跑过去,一头扎进了小烛龙怀里,张着手还跳了跳,让小烛龙抱,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

    小烛龙把他从地上抱起来,蛋蛋就高兴的对小烛龙喊“哥哥”,然后又“啊啊啊”的说了一气,温白羽是听不懂的。

    然后小烛龙就抱着蛋蛋走了……

    他家小天使都没回头看他一眼,温白羽无比哀怨的自己穿上衣服,刚一出门,就看到了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笑着说:“醒了?”

    温白羽白了他一眼,揉了揉自己的腰,还是非常酸。

    万俟景侯搂着他,往夹板上面走,说:“正好大家都在吃午饭,我还说给你端进房间里呢。”

    温白羽走出去,大家还是把午饭放在甲板上,露天的吹着海风,正午的阳光很刺眼,光照非常充足。

    温白羽走上甲板,看到是与昨天不同的景象,已经没有了码头和港口,一望无际的全是汪洋大海,因为是冬天,海风有点大,海水被海风吹着翻涌而来,有的浪头能打起几米高。

    小血髓花正带着小羽毛在甲板上荡秋千,小羽毛玩的咯咯直笑,蛋蛋则是羡慕的抱着小熊,咬着手指,看着小羽毛荡秋千。

    然后拽了拽旁边的小烛龙,指着秋千“啊啊”说了两句,小烛龙则是一副嫌弃的表情,插着胳膊摇了摇头。

    蛋蛋撇着嘴吧,额头上的火精立刻亮了,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泪泡就要涌出来。

    小烛龙似乎特别吃这一套,撇头看着蛋蛋,蛋蛋就仰着一张委屈的小脸也看他,最后僵持了五六秒钟,小烛龙终于叹了口气,似乎放弃僵直了,然后拉着蛋蛋走过去。

    蛋蛋立刻就把眼泪收起来了,简直是收放自如,倒着小碎步,小靴子“哒哒哒”的响,跟着小烛龙走过去。

    小羽毛从小血髓花的秋千上下来,让小烛龙抱着蛋蛋去荡秋千,自己在后面推,蛋蛋坐在小烛龙怀里,笑的花枝乱颤的,温白羽都怕他笑岔气了。

    温白羽坐下来,众人吃的已经差不多了,万俟景侯没吃,正等着他呢,两个人就一起吃午饭。

    温白羽说:“这到什么地方了?我怎么觉得跟旅游似的。”

    墨一是笑着把一张地图铺在旁边的茶桌上,说:“这是香炉上扫描下来的海图。我看了一眼,咱们要过去,起码要用五六天的时间,这还是快的,所以目前先放松吧。”

    东海研究了一下那张海图,说:“到了这里之后叫我,这里的情况和海图上有出入。”

    墨一是看了看东海点着的地方,距离他们还很遥远,点了点头,说:“没问题。”

    刚刚太阳还挺大,他们吃了午饭之后,竟然开始阴天了,天气越来越阴,黑的就像锅底一样,这种感觉就像酝酿着一场大雨。

    蛋蛋突然指着天空,“啊啊”了两声,众人抬起头来看天,阴沉的一片,太阳已经看不到了,不知道天上有什么东西,能让蛋蛋这么兴奋。

    海风一直在刮,似乎比刚才更大了,冷风吹过来,吹得人脸直疼,就好像刀片一样。

    温白羽想回船舱去,不过小家伙们都在甲板上玩耍,温白羽也不放心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竟然开始下雪了,原来蛋蛋刚才那么兴奋,就是指的下雪。

    海面上下雪并不多见,雪花并不大,飘下来就化了,但是确实是下雪,并不是下雨。

    宽广无边的海面上,打着巨大的浪头,还有无数白色的雪花飘下来,阴沉的天空好像一块背景布一样。

    小家伙们全都扶在栏杆上往下看,看着雪花落进海水里,小血髓花怕他们掉下去,就伸出蔓藤把所有人都缠了一遍。

    安然是南方人,下雪都没见过两次,更别说海上下雪了,也扶着栏杆到处看。

    九命则是兴致缺缺的窝在甲板的躺椅上,披着一件厚衣服,还不断的“得得得”打颤,抱怨的说:“为什么这么冷啊,我要冻成猫干了。”

    九命昨天晚上和东海“冷战”,自然是单方面的,不过后来又因为难受,吐了一次,东海鞍前马后的照顾,闹得很晚才睡,九命今天醒了还是犯困,又犯困又想吐,不喜欢呆在卧室里,觉得憋气,就躺在甲板上吹风,吹着风又觉得冷。

    东海抱着他,说:“你的手都凉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九命摇头说:“不行不行,船舱里太晃了,我想吐,我是不是吃了不干净的小鱼干了。”

    九命说着,突然“呕”了一声,又跑进船舱的卫生间去吐了。

    温白羽震惊的看着九命跑走的背影,说:“不会吧,九命真的怀了啊?”

    众人都呆在甲板上看下雪,雪花一直在下,到了晚上反而更加壮观,雪片变大了,形状非常完整,从天上飘下来,落在他们的桅杆和甲板上,甲板已经湿了。

    天空中蒙蒙的一片,看不见月亮,光线很暗单,他们的船开了灯,照亮了一片漆黑的海域。

    海水还在不停的撞击着船体,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漆黑的海水撞上来,因为风大,有的时候竟然能溅起来打到人脸上。

    大家吃了晚饭,还在乐此不疲的看着下雪。

    温白羽吃了晚饭有点困了,窝在躺椅上,看着小家伙们一下午都保持着几乎相同的动作,在接天上掉下来的雪花。

    因为温白羽家里的小家伙们都是正阳之体,大毛会喷火,阳气很足,二毛是烛龙,看他的暴躁程度就知道阳气有多足,三蛋是火精,更不用说了,整一块燃烧的正阳之体。

    所以雪花飘下来,还没降到手心,就直接融化了,三个小家伙就好像三个大暖炉一样。

    小血髓花就不一样,小血髓花把蔓藤编织起来,举高一点,不一会儿就能接一捧的雪花,然后讨好的捧给小羽毛玩,还在蔓藤上变出花骨朵,一朵红色的花不一会儿就被雪覆盖成了白色的花,小羽毛则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他,小血髓花满足的不得了。

    蛋蛋也是用一种崇拜的眼神看着小血髓花,这让小烛龙很不开心。

    小烛龙中途离开了一次,温白羽还以为他家二毛作为哥哥的自信心被打击了,想着要不要去当一次好家长安慰安慰,结果很快小烛龙就回来了,给蛋蛋戴了一副厚手套,让蛋蛋去接雪。

    蛋蛋戴了厚手套,隔绝了一部分正阳之气,虽然阳气还是很足,但是雪下得很大,没一会儿手上就一堆的雪了。

    蛋蛋美得“咯咯”直笑,小脸蛋红扑扑的。

    温白羽看着他们玩耍,困得要死,眼皮直打架,靠着万俟景侯,就像靠着一个火炉,很快就要睡着了。

    这个时候蛋蛋却突然“啊啊!”了两声,蛋蛋的声音特别清亮,一下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温白羽揉了揉眼睛,看向蛋蛋。

    只见蛋蛋指着远处,不知道那里有什么。

    温白羽只是迷瞪了一会儿,看了一下表,竟然有两个小时了,身上盖了一个后毯子,估计是万俟景侯给他盖的。

    时间已经指向十二点,小家伙们竟然还没睡觉。

    而且大雪还没有停,天气湿冷湿冷的,空气中竟然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雾气。

    蛋蛋指着船尾的方向,“啊啊”了好几下,然后叫“爸爸!爸爸!”

    温白羽赶紧站起来走过去,这个时候万俟景侯从船舱里走出来,手臂上挂着一件衣服,看起来是给温白羽去拿厚衣服的。

    众人都聚拢过去,看向蛋蛋指向的方向。

    蛋蛋指的方向,是他们船尾的地方,透过浓浓的大雾,竟然有一搜巨大的船,在他们后面尾随的行驶着。

    九命扒着栏杆看,说:“哇,好大的船!”

    东海皱了皱眉,说:“这艘船离咱们太近了。”

    墨一是也皱眉,这种距离是要发成碰撞的,而且他们两艘船都很大,墨一是一向以自己的船自豪,毕竟花了他不少银子,结果对方这艘船更加巨大。

    墨一是对船工说:“去查查信号,能不能通讯。”

    温白羽眯了眯眼睛,说:“这船?是木头和贝壳做的?”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是一怔,因为雾气太大,所以根本看不太清楚,只能看到一个巨大的轮廓,距离他们不是安全距离。

    温白羽这么一说,众人才注意起来,仔细一看,还真是木头和贝壳做的。

    墨一是拿了望远镜去看,聚齐望远镜,很快又放下了,说:“不可能啊,望远镜里怎么看不到?”

    万俟景侯把望远镜拿过来,也看了看,不禁皱起了没,果然真的看不到,这艘船离他们这么近,但是通过望远镜却看不到东西。

    安然仔细听了听,说:“好奇怪,没有任何声音……”

    这个时候,刚才的船工又回来了,说:“先生,没有接到任何信号。”

    幽灵船……

    众人心里都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只有船的形态,安然听不到声音,他们透过望远镜又看不到,船工也接不到任何信号,最重要的是,这艘巨大的船,竟然是用木头和贝壳建造出来的。

    小烛龙抱着蛋蛋,蛋蛋突然“啊啊”的大叫起来,额头上的火精发光,同时一矮头,一下扎进小烛龙的怀里,紧紧闭着眼睛,似乎有什么东西冲他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艘大船的船帆竟然鼓起来了,似乎吃饱了风,但是海面上的风明明是朝另外的方向吹的。

    巨大的船乘着风,竟然开始加速前进。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这艘船用肉眼可见的提速,正向他们撞来!

    后面比他们还要巨大的船赶了上来,就要往他们的船上撞,轮船快速的改变了航道,猛地像侧面斜过去,快速的倾泻把众人全都甩了出去。

    万俟景侯一把抓住栏杆,将温白羽拽住,然后瞬间兜了回来。

    其他人全都东倒西歪的,九命本身就站不住,差点像球一样滚出去,东海将他抱在怀里,着急的说:“怎么样,摔疼了没有?”

    九命摇摇头,突然“嗬——”了一声,东海还以为他肚子疼,就见九命睁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的船尾方向。

    虽然轮船立刻改变航道,倾斜了方向,但是因为后面的船行驶速度太快了,而且离他们太近,所以根本来不及,眼看着船尾就要被后面的巨大船只啃掉,发出剧烈的撞击声。

    众目睽睽之下,那艘巨大的木头和贝壳组成的船只,竟然“呼——”的一下,穿透了他们的船,就像一个真正的幽灵,猛地穿透他们的船只,直接行事了过去。

    温白羽震惊的看着这一幕,巨大的船穿透了他们的船,甚至穿透了他们的身体,然而众人都没有感觉到一点儿震荡的感觉,也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痛的感觉,甚至没有风,船只就已经穿了过去,鼓着风的帆,带着船只快速行驶,慢慢消失在浓雾之中……

    九命的毛一下都乍起来了,竖着耳朵和尾巴,说:“真的是幽灵船吗?!”

    众人都诧异不已,从甲板上爬起来,浓雾还在弥漫,大雪已经悄无声息的停止了,幽灵船没入浓雾之中,很快不见了,一切都回归了无声无息。

    温白羽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人这个时候都觉得后背发麻,也没什么心思睡觉了。

    大家围坐在一起,都想着刚才幽灵船的事情。

    安然说:“难道是海市蜃楼?”

    墨一是摇头说:“海市蜃楼也是真实的景物折射反射,现在还有谁会用木头的船,等着沉船吗?”

    万俟景侯皱起眉,看了看天色,说:“也有可能是一种记忆。”

    温白羽说:“记忆?什么记忆?”

    万俟景侯说:“我曾经听说过雷电会有记忆的功能,就像照相,在天气条件适合的时候,被照下来的场景会再次回放。”

    众人听得后背一阵发凉,温白羽似乎捕捉到了什么消息,说:“不管是海市蜃楼,还是雷电的作用,但是都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这艘船是真实存在的。”

    他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点头表示同意。

    墨一是说:“这艘船看起来很古老,我去找找墨派的典籍里面有没有记录。”

    众人忙了一晚上,之后并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就都去睡觉了,墨一是查了几天那艘木船的事情,但是都一无所获,这艘木船毫无记载,按理来说,如果用这么大的木船出海,就算不是墨家的杰作,墨家也该有记载的,但是墨一是根本找不到记载。

    墨一是是墨派的高层,鲜少有典籍他不能翻阅,再有的机密典籍,估计也就是墨派的掌门才有权利翻阅了。

    剩下几天相安无事,很快就要到东海说的地方,这个地方的海域和海图上所画的并不一样。

    温白羽不懂海上的这些东西,就交给东海来看了。

    东海一直研究着这张图,说:“这个地方很奇怪,这里没有路,等一会儿你们就能看到,这里能看到很多礁石和群山,海水到这里还会出现奇观,海水冲进罅隙,再从罅隙中喷出来,能撞出很高的水柱,好像喷泉一样。”

    现在已经是黄昏的天色,天气阴沉沉的,似乎是个大阴天,但是并没有下雪,众人没怎么出过海,东海说的这么玄乎,大家都想看看这种奇观,就全都留在甲板上,一边等着看海景,一边等着吃晚饭。

    为了让大家能看清楚从罅隙中喷出来的水柱,墨一是还让船工把船开得近一点儿,也方便东海观察,这附近是不是还有海路可以走。

    他们的船很大,为了防止搁浅,其实也开不了多近,船只慢慢开过去,很快就看到了成片的礁石和群山。

    群山不是太高,但是形成了岛的样子,全是黑色的岩石,岩石奇形怪状的,因为海水的冲击,下面的岩石全是圆润的,而上面则是见棱见角。

    众人很快就看到了东海所说的罅隙,其实是两座群山中间留下了一条类似于斧砍的一条缝隙。

    缝隙不小,能容一个成年人通过,非常深,深不见底,就好像一线天一样,海浪击打着群山,掀起巨大的浪头,少说也有五六米高,海水从罅隙里挤出来,顿时化作了一个冲天的海注喷泉。

    因为今天是阴天,风很大,海浪就更大,喷泉异常的壮观,众人都没见过这个景象,不由得看的直愣。

    东海并没有去观察这种奇观,而是仔细看了看海路,用望远镜往远处看,皱着眉,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表情,似乎并没有找到这条海路。

    众人都盯着海上的喷泉在看,这个时候温白羽突然指着远处,说:“那艘船!”

    天气阴沉下来,就和那天一模一样,他们竟然又看到了那艘木头和贝壳组成的巨大船只,但是不同的是,这艘船竟然是和他们面对面驶来,上次明明是从他们尾巴超过去。

    巨大的船只还和上次一样,没有丝毫的变化,墨一是仔细的记录了一下穿上的花纹,还有贝壳的花纹。

    就在这个时候,蛋蛋看着那艘巨大的船只,忽然“呜呜”一声就哭了出来,不知道感受到了什么。

    小烛龙赶紧把蛋蛋抱起来哄,蛋蛋却一直哭,把小脸蛋埋在小烛龙的脖颈处,浑身直抖。

    就在这个时候,安然说:“快看!”

    巨大的船只兜起了风帆,风帆鼓着风,快速的往前行驶,而他们那个方向,竟然是朝着礁石和群山行驶过去。

    众人都死死盯着那艘巨大的船,还以为船只也会像上次一样,幽灵一般的穿透礁石和群山,然后向他们行驶过来,再次穿透他们的船,然后消失在大雾之中。

    但是结果就让众人大吃一惊,巨大的木船鼓着风,快速的冲向礁石和群山,只是一霎那,更是悄无声息,没有一丝动静,连安然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巨大的木船撞击在礁石和群山上,就好像一个漏水的纸船一样,被海水无情的打湿,船体慢慢倾斜,悄无声息的往下沉,贴着礁石和群山,缓慢的沉了下去……

    众人都有些吃惊,万俟景侯皱眉说:“过去看看。”

    众人没有听到声音,安然也没有听到,如果是真实的撞击,那么他们应该听到响声,但是现在什么声音也没有,这说明撞击并不是发生在当下,或许也是一种记忆,这艘船在这里触礁沉没。

    墨一是让船工把船开过去,但是因为他们的船太大,并不能离近,万俟景侯则说:“放下快艇,我要过去看看。”

    墨一是说:“你疯了吗?这么大的风,你要做快艇过去?”

    温白羽也觉得万俟景侯这样有点冒险,万俟景侯摇头说:“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刚才那艘船的船帆上,画了一个蝉。”

    众人都有些诧异,并没有注意那个,但是万俟景侯这么一说,很显然这艘船和西王母国有关系,如果真的是一种大自然的记忆,那么也就是说,这艘船最后是在这里沉默的,如果他们能找到这艘船,或许能得到很多信息。

    墨一是想了想,说:“等一下,我让人准备快艇。”

    温白羽非常怕水,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不过万俟景侯要去,温白羽绝对跟着去。

    万俟景侯让他留下来,温白羽说:“没关系,如果有什么意外,我还可以飞起来。”

    九命很不给面子的拆台,说:“主人,这么大的风,怎么飞啊。”

    温白羽:“……”

    东海最熟悉水,自然也跟着去,东海要去,九命肯定去,但是东海绝对不同意,不管九命怎么闹,就是不同意。

    温白羽咳嗽了一声,说:“那个九命啊,你现在身体不太舒服,就别去了,留下来接应我们,我们一会儿就回来了。”

    九命则是迟钝的说:“我只是吃饭的时候不舒服,有的时候还想吐,当然还睡不醒,现在没事。”

    温白羽这么一听,更是流冷汗,这绝对是怀了,下面风那么大,他们坐快艇过去,就好像一叶小舟一样,海浪也这么大,东海怎么可能让他去。

    九命瞪着眼睛,但是东海铁了心,最后万俟景侯温白羽还有东海三个人下去,墨一是安然和九命留在船上支援他们,大家说好了只是去看一看,如果发现什么,立刻返回来,然后在一起下去。

    墨一是给他们找了一个船工开快艇,毕竟他们这些人都不知道怎么开快艇的。

    船工看起来非常瘦小,面黄肌肉的,个字很矮,还没温白羽高,非常驼背,手脚看起来也脏兮兮的。

    温白羽其实有点奇怪,墨一是船上的其他船工都非富即贵,不是家里有钱,就是有势,送到墨一是身边当学徒,但是这个船工,看起来实在太普通了。

    墨一是的理由是,这个船工平时话不多,很老实,而且开船很老道。

    这个船工开船的确非常老道。

    温白羽三个人穿好了救生衣,立刻从大船上了快艇,相对于大船来说,快艇实在太小了,在滔天的海浪中不断被掀起打下掀起打下,风浪实在太大,溅起来的风浪足够把他们研磨十几次的。

    不过船工很老道,躲避风浪和稳住快艇都很在行,他们就在风浪里穿行,温白羽摇的直想吐,万俟景侯就伸手搂住他,看温白羽惨白着一张脸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心疼,不过温白羽这个人,也只有表面长得温和,其实脾气很倔,决定了的事情,谁也拉不回来。

    他们的快艇很快离开了大船,冲着礁石的方向过去。

    木船触礁沉没,沉没到一半的时候就消失了,他们还没有划过去,但是不难看到,这艘木船的船帆上,真的有一个蝉的标志。

    奇怪的是,既然是大自然的记忆,那么反应的应该是触礁沉没当时的情景,而这艘木船,自出触礁到沉没,一直悄无声息的,其实并不是说真正的声音,而是说木船上竟然没有人出来逃生。

    木船上一个人影也没有,直到在空中消失,众人连一个人影也没看到,难道是一艘空的船?

    快艇好像是一片叶子,飘荡在水里,好不容易才行驶过去,众人绕到礁石的另一面,也就是木船触礁的那面。

    因为快艇很小,并不会搁浅,船工就把快艇开了过去,用绳子拴在礁石上固定。

    快艇就挨着礁石不断的起伏,万俟景侯站起来,看着面前的礁石,礁石相对于木船来说并不大,但是对于他们的小船来说就很巨大了。

    万俟景侯站起来,站在快艇的边沿,伸手摸着礁石,温白羽也颤悠悠的站起来,说:“有什么发现吗?”

    他说着话,一个浪头打过来,水花飞溅,几乎将温白羽掀进海里去,万俟景侯赶紧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将人拽过来,指着礁石说:“这里果然有撞击的痕迹,但是很旧。”

    温白羽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果然是咸咸的,还很苦涩,吐了吐舌头,去看礁石。

    万俟景侯的食指中指和大拇指轻轻抚摸着礁石,其余两个手指稍微曲起,这种动作简直不能再苏,黑色的岩石带着湿气,和万俟景侯白色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衬托着万俟景侯的手指又长又有力。

    看的温白羽“咕嘟”吞了一口唾沫,忽然意识到自己好像重点偏差了,赶紧收回神来,去看那礁石。

    礁石中间凹下去一大块,肯定是因为猛烈撞击导致的,但是很奇怪,凹下去的那块去非常圆润,似乎经过长年累月的海水冲刷,礁石已经变得圆滑了。

    所以万俟景侯才说,这个撞击的痕迹,很旧了。

    温白羽诧异的说:“真的像你说的,是一种记忆,咱们正好赶上了适当的天气,所以看到了当时的再现?”

    万俟景侯点点头,说:“恐怕是这样。”

    温白羽看向海面,海水一片漆黑,天色阴沉下来,一半是因为阴天,一半也是因为天黑了,什么也看不清楚,船工把灯打开,还举了一个探照灯,但是海水太深了,根本穿不透,下面什么也看不清楚。

    温白羽说:“那么这下面很有可能有一个沉船?”

    说到沉船,温白羽就想到了甘祝的翻译,天空中的沉船,可是这艘沉船是水里的,什么叫天空中?

    东海这个时候说:“你们在这里稍等一会儿,既然已经到了,我上去看看。”

    他说着,指了指上面,礁石连着群山,可以爬上去,东海是想去看看那条罅隙,香炉的地图上指向那里,按理来说,那里应该有一条路的。

    东海踏着快艇,很快就爬上了礁石,顺着礁石往上爬,动作非常矫健。

    东海手里提着一个灯,身影渐渐模糊了,但是一直有光亮,都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之类。

    灯光顺着礁石远去,看起来东海很快就爬到了群山上,山上一片漆黑,除了海浪的白色,只有东海昏黄的灯光。

    灯光突然停下来了,不知道东海有什么发现,在那里停留了有半分钟左右,一直没有动一下。

    温白羽有点着急,说:“东海怎么了?要不要过去看看?”

    万俟景侯说:“再等一下。”

    就在万俟景侯说话的时候,突听“咚!”的一声,似乎是有什么东西撞击了他们的船只。

    快艇被撞的歪了一下,激起一阵水花。

    温白羽诧异的看了看周围,什么东西也没有,可是刚才明明听见“咚!”的一声,他们的船只一直停靠在礁石旁边,船工把绳索拴上之后,一直用单手拽着,另一手提着灯,稳固的不行,绝对不是快艇撞到了礁石。

    除非……礁石会动,自己撞上了快艇。

    但是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时候船工却说话了,开口的声音嘶哑无比,好像一个大烟鬼,说:“船的吃水有问题。”

    温白羽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朝快艇的船身看去,他没注意这艘快艇的吃水问题,所以不知道吃水出现了什么问题。

    “咚!”

    又是一声,虽然这回很轻,但是众人因为戒备,所以听的都是一清二楚,船工突然松了绳索,说:“有东西扒在咱们的船底下!”

    他说着,同时抄起船上的长钩,手柄特别长,跟船桨一样,头上挂着一个大钩子,应该是用来钩水里的东西用的。

    船工将长钩一下戳进水里,不知道戳到了什么东西,快艇竟然“噗”的一声,直接弹出了水来,几乎是在海面上跳动了一下,然后又落回水里,吃水又恢复了平常的位置。

    温白羽震惊的看着,海水中一下阴出很多红色的血迹,下面果然有东西扒着他们的船,或许是因为一直在慢慢的偷袭他们,又有风浪做掩护,所以大家都没有发现,如果不是刚才“咚”的一声,估计还没有人发现。

    那东西一松手,他们的船就恢复了原状,船工把长钩拉上来,上面还有血迹,但是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扒着他们的船。

    温白羽抬起头来去找东海,东海的亮光已经往前蔓延了很远,就在他们没有注意的几分钟之内。

    温白羽想叫东海回来,这个时候东海却突然动了一下,然后亮光快速的朝他们飞奔而来,东海身材高大,跑步也非常矫健,只看见一个光点像风一样,在群山上快速的移动着,朝他们而来。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似乎觉得东海的反应有些反常,刚要跳上礁石去帮忙,快艇又发出“咚!”的一声。

    随着声音的响起,他们的快艇“哗!”的一声,快速的往一侧倾斜,似乎有什么东西扒住了快艇的一侧。

    温白羽正好坐在那一侧,正欠着身体往东海的方向看,快艇一下倾斜下去,“哗啦”一声水响,温白羽只觉得脖子上被什么勾了一下,“咚!”的一声,直接掉进水里。

    温白羽没有准备,立刻呛了一口腥咸的海水,睁大了眼睛一看,抓住自己脖子的是一个巨大的人形怪物,粗大的四肢,手上长着爪,巨大的嘴巴,深褐色的皮肤,正是他们之前遇到过的傲因。

    傲因是西王母国的异兽,他们之前在去崆峒山的路上遇到过好几次傲因,已经并不稀奇了。

    让温白羽稀奇的是,这种异兽竟然会游泳!

    傲因喜欢吃人脑,他们的手非常有力,抓到人之后,会砸开人的脑袋,吸食脑浆。

    傲因抓住温白羽,大手一挥,就朝温白羽的头顶挥落。

    温白羽憋着气,猛地一缩脖子,同时双手抓住傲因粗壮的胳膊,猛的一用力,海水一下乍亮起来,巨大的火焰瞬间从温白羽的手心冒出来,烧在傲因的手臂上。

    傲因因为疼痛一下松开了手,巨大的力气将温白羽甩了出去,因为是在水里,没有着力点,温白羽猛地被甩出去,这个时候就听到有水流在响,水下的声音因为媒介不同,听起来很奇怪。

    温白羽听见了一种奇怪的吼声,转头一看,竟然又是一只傲因!

    傲因粗大的胳膊划着水,冲着温白羽冲过来,温白羽猛地踹了一脚,踢在傲因身上,但是因为在水里,自己的力气好像也大打折扣。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长钩突然伸进了水里,温白羽眼睛一亮,五指一张,火球猛地扫开围过来的傲因,然后快速抓住长钩,使劲拽了两下。

    长钩猛地向上吊起,“哗啦”一声水响,温白羽一下冲出水面,发出“哈——哈——”的喘气声。

    万俟景侯抓住他的双臂,一下将人拽上船来,温白羽倒在床上,猛烈的喘着气,指着水里,说:“他妈的,傲因会游泳!”

    他说着,就听见东海的声音,众人回头一看,东海已经提着灯,快速的从远处跑回来,他跑的飞快,一连跃了好几下,从群山上快速的跳下来,就地一滚,然后快速越上礁石,纵身跳到船上。

    快艇被他撞得晃悠起来,东海将灯一扔,同时猛地回身,手背上的肉刺突然突出,形成一个冰蓝色的三叉戟,“啪!”的一声快速探出去,就听“嗷——”的一声惨叫,一个深褐色的怪物被东海的三叉戟直接叉飞出去。

    温白羽震惊的说:“傲因?”

    东海没空说这个,立刻说:“快开船!”

    船工也不懈怠,长钩猛地一戳,将从船底下扒上来的傲因戳下去,所以发动马达,快艇“嗡——”的一下激起无数浪花,迎着浪头快速行驶起来。

    东海坐在快艇上,不由得松了口气。

    温白羽说:“怎么了?”

    东海回头看着群山,说:“山上有很多傲因。”

    温白羽说:“又是傲因?”

    东海点头,说:“数量数不过来,全都隐藏在群山的山洞里,因为是深褐色的,和礁石有些像,我一时没发现。”

    快艇飞速的在海浪上行驶,朝着他们的船只而去,东海又说:“山上有很多山洞,大多数应该的都是傲因居住的,但是我找到了一个人工开凿的山洞。”

    万俟景侯皱起眉来,说:“人工?”

    东海点头,说:“我没能进去,这个山洞也被傲因占领了,但是绝对是人工开凿的。”

    他们的快艇快速的行驶着,很快到了船只旁边,众人登上船只,甲板上却没有一个人。

    三个人都有些奇怪,一切静悄悄的,连个船工都不见。

    温白羽三人加上船工,扫了一眼甲板,就看见一个黑影猛地从暗处扑出来,“嘭!”的一声巨响,众人还没有动,忽然有人开火,那黑影还没来得及扑过来,一下就被打中,直接斜着飞出去,“嘭!”的一声甩在甲板上,一下把餐桌给压倒了。

    温白羽定眼一看,竟然是一个傲因,傲因爬上了他们的大船!?

    墨一是这个时候提着枪走出来,笑着说:“我的枪法准吗?”

    温白羽说:“怎么回事?”

    墨一是说:“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冒出很多傲因,要爬咱们的船。”

    东海一听,说:“肯定是那边过来的,我们在群山上发现了大量的傲因洞穴。”

    墨一是说:“这东西竟然还会游泳,古书上怎么都没记载。”

    温白羽说:“其他人呢?”

    墨一是说:“别着急,都很安全,我让他们先下去了,咱们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万俟景侯却说:“恐怕不能离开,我们要下水看看那艘沉船,另外群山上有一个人工洞穴。”

    墨一是揉了揉自己的脸,说:“那先把其他人叫出来把,不过山上那么多傲因,而且又会游泳,咱们要怎么下去?”

    这的确是是一个问题。

    众人打开船舱的门,正要往下走,就听到船舱里突然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万俟景侯立刻皱眉,说:“不好。”

    他说着,快速的往下跑,众人也快速得跟着往下跑,就见船舱的走廊里都是血迹。

    小烛龙猛地展开翅膀,浑身充斥着暴怒的情绪,一手抱着蛋蛋,一手上都是血,地上躺着一个已经死透了的傲因。

    有傲因跑进了船舱,圆窗破了,傲因从外面直接爬进来,就听“嘭!!”的一声响,声音是从安然的卧室传过来的。

    众人都是一凛,快速的冲过去,安然的房间门却是锁死的,墨一是猛地撞进去,就看到窗户也破了,傲因褐色的身影从窗户快速的跃出去。

    手上还提着两个人,一个是安然,另外一个是九命。

    墨一是大喊了一声:“安然!”

    抢过去,但是根本来不及,小烛龙将蛋蛋扔在温白羽怀里,随即快速的从窗口飞出去,傲因抓着人,跳出去之后直接要跳到水里,小烛龙快速的飞出去,蛇尾一甩,猛地一卷,卷住了安然的手臂,向上一带。

    傲因的力气根本犟不过小烛龙,安然一下就脱手而出,被小烛龙卷了过来,但是随即“噗通”一声响,傲因将九命直接扔进了水里,随即也快速的扎进水里。

    小烛龙嘴里发出“啧”的一声,托着安然从窗户飞进来,将人放在地上。

    东海脸色非常黑,看着一片漆黑的海水,没有再多说,直接跳了下去,发出“噗通”的一声。

    安然晕过去了,头上流了血,脑袋破了一大块,血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样子非常可怕,傲因喜欢吃人脑,都是用手打破,然后再吸食,安然肯定是被傲因攻击了,不过因为他们及时赶到,傲因还没来得及吃。

    温白羽他们找到了小羽毛和小血髓花,小血髓花身上散发出刺鼻的新辣味道,一看就是生气的样子,不过两个小家伙都没有受伤。

    东海已经去追了,傲因肯定会把食物带回老巢去,那地方那么多傲因聚集,东海一个人肯定搞不定。

    众人不敢再耽误时间,拿了装备,快速的上了小艇,船工还是刚才那个,其余的船工都留在船上待命。

    众人上了船,船工发动快艇,快速的向群山行驶过去。

    傲因似乎全都出动了,看到他们的快艇,一些傲因聚拢过来,去扑他们的快艇,不过墨一是有枪,还有许多自己做的暗器,那些傲因都不能挨近他们的快艇。

    东海游水的速度非常快,因为暴怒,身上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众人能隐约看见他登上了群山。

    快艇在礁石旁边停靠,众人立刻从礁石往上爬,追着东海往前跑。

    群山怪石嶙峋的,海浪打起来,能溅到脸上,偶尔一个大海浪打起来,直接能浇一个透心凉。

    温白羽他们上了山,山上因为湿气非常湿滑,非常容易滑倒,众人快速的往上爬,虽然是群山,其实是一片巨大的礁石。

    果然如同东海所说,这上边有很多洞窟,洞窟里传来难闻的气味,一看就是傲因长期居住的洞穴。

    众人追着东海跑,很快的,东海一下钻进了洞窟里。

    众人追过去,这个洞窟显然就是东海所说的人工开凿的,洞窟整个形状并不是天然形成的原型,有一点方形,但是开凿的也并不精细,感觉像是一个矿洞一样。

    众人不由多想,立刻也钻进洞窟里,一钻进去,就能闻到一股湿臭的味道传过来,这座人工开凿的洞穴,显然也被傲因占领了。

    洞穴的地上很滑,而且非常湿,众人冲进去紧追不舍,很快就看到了东海,东海的脚步慢了下来。

    傲因似乎十分熟悉洞穴,已经没有了踪影。

    东海脸上的更是难看,气息有点不稳,喘着粗气,手上的肉刺忽而长出,忽而又缩起来。

    墨一是背着安然,说:“不用担心。”

    他说着,又拿出木头小狗,没想到这种东西还挺有用的。

    墨一是快速得给木头小狗上了弦,让木头小狗去追九命。

    洞窟非常深,木头小狗跑的很快,顺着前面一直跑,不停的“汪汪”直叫,很快的小狗“汪汪”大叫了起来,东海立刻眼睛一眯,直冲上去。

    三叉戟同时从手背上一下长出,猛地刺过去。

    傲因果然就在前面,他托着九命一直往前走,九命无力的瘫软在地上,被傲因一直往前拖。

    三叉戟刺过去,发出“啪!”的一声巨响,傲因反应很快,立刻闪过去,但是并没有放弃手中的食物。

    傲因发现他们跟上来了,快速的往前跑,巨大的身躯跑的非常快。

    众人在后面追,很快就听到“哗哗哗!”的水声,水声非常大,前面一片海浪的白光,不停的冲击着。

    众人一看,原来他们竟然到了群山之见的罅隙,罅隙是一道裂缝,正好将洞穴隔开了。

    傲因跑过去,似乎没有路可走,突然将九命一甩,顺着罅隙扔下去。

    温白羽“嗬——”了一口气,就见东海猛地冲出去,一把抱住九命,与此同时,巨大的海浪从罅隙席卷而来,自下而上,变成了巨大的喷泉。

    眼看东海和九命两个人就要被海浪打飞,东海三叉戟一插,猛地插住罅隙的石壁,一下将自己顶了出去,东海抱着九命,瞬间窜进了对面的石洞里。

    众人见状立刻送了一口气,巨大的海浪就在这一瞬间拍上来,如果真的被拍中,不死也要骨折。

    万俟景侯眼睛一眯,龙鳞匕首在手中一转,猛地扑上前去,傲因一下被划中,巨大的肚皮上被划了一道深深的伤疤,几乎开膛破肚。

    傲因虽然把九命丢下去,似乎知道海浪的厉害,自己虽然会游泳,但是并没有跳下去,此时被万俟景侯一划,不由得向后退,万俟景侯紧跟着一脚踹在傲因身上。

    傲因巨大的身体一下向后倒去,这个时候海浪又拍过来,顺着罅隙由下而上的直冲,就听“噗——!!!”的一声,海浪将傲因巨大的身体一下击飞上天,但是罅隙只容一个成年人通过,傲因斜着击飞上天,一下撞在了罅隙的石壁上,直接给撞烂了。

    “噗——”的一下,几乎是血肉模糊,混合在海浪里,一下渐进洞穴。

    小烛龙猛地一收翅膀,将蛋蛋包裹在怀里,腥臭的海水全都打在小烛龙的羽毛上,海水退掉之后,小烛龙才把翅膀打开,翅膀上都**的,不由得嫌弃的抖了抖,不过蛋蛋倒是一点儿也没有湿。

    小血髓花也痴汉的帮小羽毛挡着飞溅过来的海水,不过他没有翅膀,弄了一脸水,“阿嚏”一声打了一个喷嚏。

    小羽毛眨着眼睛看他,然后用翅膀包裹住小血髓花,小羽毛体温很高,小血髓花顿时美得屁颠屁颠的,温白羽怀疑他根本不是花,而是大型犬,头上都要长出狗耳朵了!

    东海和九命在罅隙的另一头,他们中间隔着一个成年人的宽度,但是好像隔着千山万水一样,海浪一下一下的席卷过来。

    东海却在对面喊他们,似乎有什么发现,众人决定从罅隙穿过去。

    这对温白羽来说简直是噩梦,虽然只是一跨步就过去了,但是从下面涌上来的水海浪太可怕了,之前他们看海景的时候只觉得壮观,真到了“身临其境”的时候,就只觉得可怕了。

    小烛龙抱着蛋宝宝,第一个“嗖——”一下飞过去了,根本毫无压力,蛋蛋回头看着冲天的水柱,一直“咯咯”笑,小肉手还对温白羽招手,说:“爸爸!爸爸!”

    似乎是催着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赶紧过来。

    小羽毛也有翅膀,吊着小血髓花飞了过去,别看小羽毛长得跟小天使一样,其实还挺喜欢刺激的事情,玩的不亦乐乎。

    温白羽虽然也有翅膀,但是他的原型比较大,没有小家伙们这么小巧,在山洞里没办法展开,肯定会卡住的。

    万俟景侯伸手搂住他的腰,说:“我带你过去,放松就行了,只是一跨布而已。”

    温白羽大义凛然的点了点头,万俟景侯笑着说:“抱住我的腰。”

    温白羽就双手抱住万俟景侯的腰,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真听话。”

    他说着,双手一抄,一下将温白羽打横抱起来,温白羽惊呼了一声,没等他反应,万俟景侯猛地弹跳起来,往前一纵,“哗啦——”一声巨响,海浪似乎赶着他们一样,飞溅在温白羽的脸上。

    温白羽吓得不行,紧紧抓着万俟景侯的衣襟,墨一是背着安然已经跳过来了,说:“别秀恩爱了好吗。”

    温白羽这才咳嗽了一声,赶紧跳起来。

    安然和九命都受了伤,安然的伤口看起来非常可怕,之前墨一是给他做了紧急处理,现在安全下来,墨一是管温白羽要了小瓶子,那都是在蛋蛋哭的时候留下来的眼泪,因为治愈功效很强悍,所以特意留下来的。

    墨一是给安然的伤口上涂了一些,安然的伤口立刻就愈合了,安然立马就醒了过来。

    他被傲因打了一掌,幸亏躲得及时,只是擦伤,不过傲因手臂的力气很大,虽然只是擦伤,伤口也十分狰狞,还有些脑震荡,看人都是双影的,胃里也不舒服,老是想吐。

    九命身上没有伤口,不过后背因为拖在地上,被磨得有些破皮,东海帮他仔细处理了伤口。

    因为被傲因扔下水,九命还呛了两口水,不过他现在这个样子,没人敢按他,就怕把九命给按出个好歹。

    东海低下头来,含住九命的嘴唇,两个人的嘴唇间有个发光的东西,因为在黑暗的洞窟里,所以那东西显得很明亮。

    是东海的内丹,其实这个并不是第一次见了。

    内丹进入九命的嘴里,嘴里嗓子滑动了一下,两个人的嘴唇还紧密的贴着,这个时候九命猛地醒过来,然后一推东海,翻身起来,趴在地上“呕——”的干呕了两声。

    东海连忙去扶他,九命趴在地上一个劲儿的吐,说:“我咽下去了什么东西,好腥,呕……”

    东海:“……”

    东海无奈给他拍背,说:“是我的内丹。”

    九命瞪着眼睛看他,说:“你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为什么内丹突然这么腥!”

    众人见九命生龙活虎的,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就听一个沙哑的声音说:“这里有个岔路。”

    他说着,大家都吓得一个机灵,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船工。

    刚才上岸的时候,船工也跟着他们,毕竟这里傲因太多,如果让船工一个人留下来,肯定应付不来。

    因为船工话不多,所以存在感非常低,大家都把他给忽略了。

    船工是墨一是的学徒,不知道是不是跟着墨一是见过的世面比较多,看到小家伙们并不惊讶。

    船工的样子非常丑陋,身体佝偻,提着一盏惨白的矿灯,灯光照着他的脸,满处都是褶子,眼睛眯成一条缝,看起来格外可怕,就像鬼脸一样。

    船工的声音也很有鬼片的效果,非常沙哑,还像个烟鬼,嗓子好像因为常年抽烟给磨坏了。

    船工用矿灯照着所说的岔路,这条岔路非常不同寻常,因为岔路是往下通的,照着这个斜坡走下去,或许他们能扎到水底也说不定。

    众人打起手电,看了看这条斜坡的岔路,万俟景侯打头,温白羽跟在后面,东海扶着九命往前走,因为安然脑震荡的反应很强烈,墨一是就背着他,小家伙们被夹在中间,自从小烛龙个子长高了之后,就不习惯钻进背包里了,总喜欢抱着蛋蛋飞在半空中。

    众人顺着斜坡往下走,斜坡很湿滑,或许是因为海水溅起来的缘故,地上全是苔藓,一不小心就会从斜坡上出溜下去。

    众人摸着墙壁往下走,走了很远很远,这条斜坡长的好像鬼打墙一样。

    安然在墨一是背上动了一下,突然抬起头来,说:“水的声音。”

    墨一是说:“前面有水?咱们要走出去了?”

    安然摇了一下头,发现还是很晕,说:“不是,是四周有水的声音,咱们应该已经走到水里了,周围被水包围着。”

    这条斜坡竟然通到了水里。

    再走了五分钟,船工突然停了下来,说:“等等,这里好像有点蹊跷,你们看。”

    他说着指向石壁,就见漆黑的石壁上,似乎有点裂纹。

    万俟景侯伸手沿着石壁上的裂纹摸了一圈,说:“里面有风,是一扇石门。”

    万俟景侯说着,伸手压在石门上,猛地往里推了一下,不过石门纹丝不动,后面似乎落了闩,或者有什么机关,反锁住了。

    墨一是走过去看了看,笑着说:“是机关锁,看来这个门后面有好东西啊,不然费这么大力气干什么?”

    墨一是把安然从背上放下来,让他靠着门坐好,然后从背包里翻了翻,找出一包来,打开一看是一排金针,和莫阳的桃木针很像。

    墨一是拿了金针,在石门的花纹缝隙里不断的拨,收敛了嬉皮笑脸的表情,这种时候的墨一是,一双垂着的三角眼,鹰钩鼻,薄嘴唇,显得莫名有些沉稳干练。

    安然盯着墨一是开锁,这种极为精细的活,安然从来没学过,墨派的人能用针的,都很高级,像安然这种学徒,根本学不到这种手艺。

    安然仔细的看,似乎想看出什么门道,不过后来就放弃了,他是什么也看不懂,不过却被墨一是专注的表情吸引住了,目光不由自主的锁定在墨一是薄薄的嘴唇上,唇形很完整,嘴唇很薄,好像显得有点冷酷,但是这张嘴唇总是喜欢笑,而且喜欢开玩笑。

    安然猛地想起了和墨一是亲吻的感觉,不由得脸皮一红,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墨一是亲自己,或许是觉得有意思,但是和墨一是亲吻的感觉,真的特别安心,好像能摒除一切杂音。

    墨一是研究了这个门三分钟,终于发出“咔”的一声,似乎里面锁起来的东西弹开了,墨一是轻轻一推门,石门立刻向两边打开。

    众人顺利的穿过石门,直接进了石室。

    因为石门的封闭,石室里面非常干燥,但是充斥着一股腐烂的霉味。

    门一打开,九命立刻“呕——”了一声,捂着鼻子,瞪大了眼睛,说:“什么味道?”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死人的味道。”

    九命一听,喊了一声:“暴君!”然后又开始捂着嘴吐。

    九命的反应真的非常激烈,几乎连胆汁都要吐出来了,温白羽杵了万俟景侯一下,让他别捣乱,万俟景侯这样子,绝对是公报私仇,他可没忘了那天晚上九命跑过来捣乱的事情。

    九命吐得都没力气了,耳朵耷拉下来,八条半尾巴不停的扫着,吐得都没力气了。

    虽然万俟景侯的确是有意戏弄九命,不过他说的是事实,的确是死人的味道。

    一股常年堆积的腐烂气息,众人走进石室之后,就看到石室两边倒着很多死人,都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变成了骷髅。

    这并不像是一个墓葬,更像是一个……

    车间。

    温白羽是这么觉得的,石室里面有大小的石桌子,上面摆放着很多东西,众人一一的扫过,竟然有青铜做的小齿轮,还有一些雕刻中,还没完工的蝉形面具……

    温白羽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正确的,这里是一个地下工厂,来提供一些原料和零件。

    这些东西积了很多土,看起来年头非常长。

    众人在石室里面绕了一圈,石室很大,分工也很明确,一些桌上摆着齿轮,不同型号的齿轮,大的小的都有,还有的桌上放着扳手,而有的桌上放着这些组装的半成品。

    温白羽奇怪的说:“这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墨一是招手让他们过来,指着桌上的一张图,那张图画在一整张巨大的皮上,似乎是一个墓葬图。

    墨一是说:“恐怕是要修墓用的吧?这些齿轮的样子很特殊,可以保持很久不被腐蚀和风化,我见过很多墓葬的设计图,都会用到这些齿轮作为机关。”

    万俟景侯仔细的看着那张墓葬图,上面圈点了很多位置,温白羽也凑过去看,万俟景侯的表情很认真,似乎觉得这几个圈点的位置有蹊跷。

    温白羽看了一会儿,也没觉得有什么蹊跷,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只是想到了一个猜测,或许这并不是一张墓葬设计图。”

    墨一是说:“那是什么?”

    万俟景侯指着被圈点的几个位置,说:“你们看着几个位置,其实有一个共同点……”

    他说着看向众人,众人都沉默了,一共五个位置,有在墓道里,有的指向墓顶,有的指向墓底,有的又指向配室,不知道有什么共同点。

    这个时候船工却提着矿灯走过来,只是扫了一眼,沙哑的声音说:“薄弱。”

    众人一时间没听懂,船工又补充说:“五处的共同点是薄弱,适合打盗洞用。”

    温白羽诧异的说:“不是墓葬设计图,难道是准备倒斗用的地形图?”

    温白羽说完,突然有些疑惑的看向那个船工,船工还是佝偻着身体,提着惨白的灯,照着自己鬼脸一样的脸,连墨一是都不知道是什么共同点,船工却一眼看出来了,这绝对太奇怪了。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这一点,目光都投向船工身上,仔细的打量他。

    墨一是冷声说:“你是谁?”

    船工还没有说话,墨一是突然皱眉说:“你戴了面/具?”

    墨一是用的是疑问句,并不是肯定句,他是墨派的高层,竟然没有看出来这个船工到底带没带面/具,不由得脸色黑了下来,这个人的易容水平恐怕很高。

    船工没有说话,只是突然伸手在怀里一摸,然后拿出了一个小牌子,只有手掌那么大,墨黑色的,上面写着一个墨字。

    墨一是和安然同时睁大眼睛,表情似乎都见鬼了一样。

    温白羽并没有看懂,不解的看向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钜子领牌,看来是墨派的掌门人。”

    他这样是一说,温白羽也震惊了,没想到眼前这个佝偻的船工竟然是墨派的掌门人。

    船工拿出钜子领牌,突然活动了活动肩膀,佝偻的身形竟然开始伸展,慢慢直起身来,胳膊和腿竟然变长了,腰要挺直了,身量竟然和万俟景侯差不多高。

    温白羽见过墨一是的易容效果,不过没见过身高也可以改变的,这个人竟然就像充气一样,从一个佝偻矮小的人,变成了一个身材高大的人。

    船工伸手一扬,直接把面具撕掉,眉目很硬朗,带着一股冷峻,冷意可以和万俟景侯媲美。

    温白羽砸了砸嘴,心说没有万俟景侯苏。

    墨一是立刻伸手挡了挡眼睛,随即嬉皮笑脸的凑上去,笑着说:“师叔,怎么是您老人家啊,要是早知道是您老人家,我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让您当船工啊。”

    墨一是一脸讨好的样子,男人却不笑一下,似乎非常冷峻。

    就在这个时候,蛋蛋“啊啊”了两下,似乎觉得男人手里的墨子令牌好玩,指了指那个小黑领牌。

    小烛龙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就在一瞬间,众人只感觉到“呼——”得一股风声,小烛龙的尾巴已经一卷,迅雷不及掩耳的将男人手里的令牌卷了过来,眨眼的功夫,众人再看,令牌已经在蛋蛋手里。

    蛋蛋小肉手捏住领牌,“啊啊”的叫,挥来挥去的。

    男人眼中露出一丝诧异,随即脸色有点黑,墨一是立刻冲着小烛龙说:“小祖宗,那不是玩的,那可是宝贝,快还给我师叔。”

    小烛龙抱着怀里的蛋蛋,蛋蛋把领牌翻来覆去的玩,似乎特别高兴,小烛龙见了嘴角挑了挑,露出一丝笑容,随即很高冷的看向墨一是,那表情是,我弟弟喜欢……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铜雀、吃货万岁、不同往日尔耳、好文总被和河蟹啃了、冬瓜、彼岸ILParadiso、柳白白,风绪、无情猫妖、RRRRRRimorib)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22章 羽渊水晶墓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