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21章 悬棺墓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安然来不及解释,万俟景侯立刻将温白羽拦在身后,说:“来了!”

    他的话音一落地,一个黑影从洞窟的深处猛地冲出来,“呼——”的一下将站在最前面的墨一是一下扑倒在地。

    众人都惊呼一声,这个人穿着冲锋衣,一看就是和之前在树林里遇到的土夫子一模一样,估计是一队的人,没想到竟然在这里。

    那个人显然没有知觉,浑身冒着尸气,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身/体有些僵硬,但是在不停的动着,肯定是被蛊虫给控/制了。

    尸体冲上来将墨一是一下压在地上,众人刚要去帮忙,墨一是已经双/腿一踹,将尸体整个踹翻出去,然后一个打挺从地上跃了起来。

    他的动作非常灵活凶猛,一点儿也不像嬉皮笑脸时候的感觉。

    墨一是从地上跃起来,“啪嗒”一个东西就掉在了他的身上,竟然是从尸体身上掉下来的。

    墨一是低头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众人都仔细一看,那东西粘嗒嗒的,正好挂在墨一是的衣服上,因为他的衣服口袋多,所以挂在上面没有掉下来。

    竟然是尸体的舌/头!

    墨一是恶心的抖了一下,那舌/头才从他身上掉下来,可能是刚才尸体踹出去的太猛烈,嘴里断掉的舌/头竟然被踹出来了。

    尸体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发出“吱——吱——”的声音,似乎是蝉叫,又冲了过来,墨一是立刻闪身躲过去,没想到尸体虽然僵硬,但是动作很灵活,一把抓/住他的脖领子,浑身上下一股非/人类的蛮力。

    “嘭!”的一声巨响,墨一是一下被拽到在地上,尸体压在他身上,突然张/开大嘴,一副要和他接/吻的样子。

    众人都吓傻了,叶流响捂着嘴直恶心。

    安然也吓了一跳,喊了一声“师叔祖”,立刻冲过去救墨一是。

    万俟景侯却拦住安然,说:“不能碰他,尸体嘴里的蛊虫要爬出来了。”

    他说着,众人就看到尸体大张着嘴,努力挨近墨一是,墨一是则是双手用/力卡住尸体,然后偏过头去,大骂着说:“一嘴的尸气味……”

    随即就看到一只白色透/明的蝉形蛊虫,从尸体的嘴里爬了出来,慢慢钻出来,对着墨一是“吱——吱——”的叫。

    墨一是顿时瞪大了眼睛,那透/明的蝉钻出来,试图瞄准墨一是的鼻子或者嘴巴。

    墨一是不敢说话了,都屏住呼吸,不停的摇着头,让那只蛊虫没有办法对准。

    安然有些着急,说:“怎么办,不能放着师叔祖不管啊!”

    万俟景侯却只是盯着那只,将要从尸体嘴里爬出来的蝉,慢悠悠的说:“尸体已经腐/败到一定程度,这只蛊虫显然想要更换宿主……”

    他说着,突然手指一动,“嗖——”的一声,龙鳞匕/首突然脱手而出,直接冲着墨一是削去。

    墨一是睁大眼睛,透/明蛊虫飞出来的一霎那,龙鳞匕/首一下从尸体和墨一是中间横穿而过,“啪”的一声,将爬出来的蛊虫戳在地上。

    尸体失去了蛊虫,顿时瘫/软/下来,墨一是松了口气,憋着气将尸体踹出去,随即瘫/软在地上。

    温白羽眼见蛊虫被龙鳞匕/首插在地上,还发出“吱——吱——”的声音,说:“喂,别闲着,爬起来,那个蛊虫还没死呢。”

    墨一是一听,立刻从地上翻身跳起来,翻开自己的背包,拿出一把铲子,“刷刷”铲了两下土,直接把透/明的蝉给埋了,连同万俟景侯的龙鳞匕/首也给埋了……

    万俟景侯走过去,用脚踹了踹地上的土包,把龙鳞匕/首拔/出来,透/明的蝉也从土包里被拔了出来,刚刚已经不动的透/明蝉一从土中/出来,立刻颤/动了一下双翅,发出“吱——吱——”的声音。

    众人都吓了一跳,墨一是赶紧又把土翻上去,说:“这个东西还能复活呢?简直跟蟑螂一样。”

    叶流响笑着说:“刚才有一只蟑螂要爬进你的嘴里呢。”

    墨一是被恶心的不行,真想立刻就漱口,说了这么半天话,嘴里又是一阵血/腥味,舌/头根一阵阵的疼。

    墨一是捂着嘴巴,就看到一边的小烛龙抱着蛋/蛋,用鄙夷的眼光看着他,好像墨一是为什么舌/头疼,他都一清二楚似的……

    蛋/蛋则是扇着泪光的大眼睛,看着众人,此时已经不哭了,一脸的好奇看着地上的尸体和土包。

    众人都不敢在这地方停留,立刻就继续往前走,一个非常深的洞,刚开始没有岔路,一直往里通。

    后来渐渐的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很幽深的感觉,温白羽说:“这是什么声音?”

    安然说:“是水流的声音。”

    温白羽诧异的说:“难道这个地方也有暗河?”

    众人说着,还是继续往前走,果然再走五分钟,就看到了水流,不过也不算是暗河,并不深,没到温白羽的膝盖,像万俟景侯这种大长/腿,水位才到他的小/腿肚子。

    虽然把裤子都塞/进靴子里了,但是一趟水,水还是都流进鞋子里,这种感觉太难受了,他们也不知道这种水有没有毒,不敢贸然光着脚下去。

    众人走了一会儿,浅水一直持续着,安然突然停了下来,说:“等等,有动静……有东西飘过来了……”

    他说着,众人停下来,都戒备的用手电照着四边。

    小烛龙抱着蛋/蛋,并没有钻进背包里,其实是小烛龙这两天不知道了打了什么激素,长个非常快,背包几乎不能把他装下来了,小烛龙的翅膀还大,在里面窝着很不舒服。

    所以小烛龙所幸就抱着蛋/蛋飞在外面,他是飞着的,不会弄一身水,而且蛋/蛋特别喜欢飞着,一直都在“咯咯”笑。

    温白羽看两个小家伙玩的高兴,就嘱咐他们当心,让小烛龙飞慢点,别脱离组/织。

    小烛龙虽然性格比较暴戾,但是还是比较有谱的,飞的不慢也不快,一直在他们头顶盘旋。

    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的手电一晃,说:“真的有东西,飘过来了……”

    手电惨白的光线对着洞里的浅水打,众人很快看到了一个黑影顺着水面飘过来。

    温白羽“嗬——”了一声,说:“尸体……”

    尸体漂浮在水面上,还是那种冲锋衣,看起来和之前的两个土夫子都是一队的,而这具尸体和那两具又不同。

    之前两具尸体都是有蛊虫,而且死后还被蛊虫寄居,一直被控/制着,而这具尸体,竟然残破不堪。

    尸体被啃/咬的不成样子,这么浅的水,要漂浮起一个大男人来说,有些困难,但是尸体漂浮的非常顺畅,甚至在水流中还有些飘荡。

    原因就是尸体残破不堪,尸体的脸已经完全毁了,被什么东西啃/咬过,全都是大小的窟窿,一张脸跟蜂窝煤似的,身上的冲锋衣都烂了,露/出里面的身/体。

    身/体上也有大大小小的窟窿,一个一个密密麻麻,看起来又密集又恐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啃/咬的,像是大量的虫子。

    尸体的下/半/身不见了,不翼而飞,呈现出撕扯的痕迹。

    尸体顺着水流,飘飘悠悠的浮了过来,“咚”的一下就撞在安然的腿上,安然小/腿肚子一阵打颤,看着尸体蜂窝煤一样密集的伤口,顿时就要跌进水里,墨一是赶紧伸手抱住他,说:“没事吧?”

    安然还是有点没见过世面,恶心的不行,被墨一是架着,双/腿直颤,摇了摇头。

    温白羽也被恶心的不行,这种样子好像是被成百上千的虫子同时啃/咬,说明洞窟的深处绝对非常危险。

    蛋/蛋好奇的从小烛龙怀里探头往下看,还没看到尸体什么样子,就被小烛龙伸手捂住了眼睛,蛋/蛋嘴里“啊啊”的抗/议了两声,伸出小肉手去扒小烛龙的手,不过小烛龙不让他看,蛋/蛋挣扎了好几下没有办法,只好委屈的憋着嘴,泪泡在眼睛里打转,但是也不是要真哭。

    不过小烛龙并不吃他这一套,蛋/蛋觉得无果,就把眼泪收起来了,哼哼了一声,学着小烛龙的样子插着自己胳膊,不过因为长得太可爱了,一点儿也没有威严的感觉,反而特别逗人。

    小烛龙被他这幅样子逗得笑了一下,蛋/蛋更生气了,对着小烛龙的脸,“嗷呜”咬了一口,啃得小烛龙脸蛋上全是口水。

    小烛龙嫌弃的擦了擦自己的脸,蛋/蛋则是发现了有趣的事情,反复对着小烛龙的脸啃来啃去的。

    小血髓花从温白羽的背包里探出头来,满眼羡慕的看着小烛龙……

    尸体顺着水流飘过去,并没有起尸,这幅样子也不会起尸。

    再走了十分钟,洞窟的浅水就不见了,众人从水中迈出来,使劲抖着自己身上的水,感觉靴子都重了十斤,里面全是水。

    众人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听蛋/蛋突然“啊啊”的叫了两声。

    蛋/蛋的感官一直非常敏锐,大家都看向蛋/蛋,只见蛋/蛋满脸兴/奋的指着一个方向让他们看。

    众人望着那个方向,看了看,一片黑/洞/洞的,不由往前再走了几步,就看见地上有什么东西隐隐发光,走近一看,竟然是一堆白色的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蛋/蛋是从蛋壳里出来的,所以看见蛋一样的东西觉得非常有/意思,指着那个东西一直“啊啊”的叫。

    地上一堆的蛋,每一个都跟鹌鹑蛋一样大小,一个个圆溜溜纯白纯白的,还散发着幽幽的白光,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

    温白羽好奇的说:“这是什么蛋?怎么把蛋放在这种地方?”

    万俟景侯也没见过这种东西,摇了摇头。

    墨一是说:“我有办法,等一下。”

    他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类似于游戏手柄的东西,然后将开关打开,手柄就发出了红色的光芒,光芒照在那些白色的蛋上,就跟超市扫码一样,扫着那些白色的蛋。

    手柄上有一个小视/频器,上面显示接收成功,正在分析。

    温白羽说:“这也是你做的?”

    墨一是笑着说:“那当然,我做的东西还有很多,而且都非常实用。别看这个机器小,但是里面录入了非常多的资料,绝对没有东西它分析不出来。”

    正说着,就听“咔咔……”的声音,地上白色的蛋突然动了一下,众人都一愣。

    温白羽看向墨一是的机器,上面还显示正在分析。

    温白羽说:“你这个分析速度也太慢了吧?”

    墨一是说:“这又不是一颗白菜,录入的资料太多了,要一个一个找相同点啊,等一会儿的,马上就好了。”

    他说着,又听“咔咔……”的声音。

    地上白色的蛋竟然都开始动了,地上的蛋少说有三十个,一起动起来,颤悠悠的,好像要同时破壳,温白羽总觉得这并不是什么好现象。

    “啪!”的一声,其中一个蛋破壳了。

    与此同时,小烛龙怀里的蛋/蛋突然“呜”的一声哭了出来,似乎是受了惊吓,一下缩进小烛龙的怀里。而墨一是的机器也发出“滴”的一声,分析出了这种东西。

    墨一是“卧/槽”了一声,说:“这就是刚才破/坏尸体的虫子,快走!”

    墨一是来不及解释,拉着安然,招呼着众人往前跑。

    温白羽说:“怎么回事啊!?”

    墨一是一边往前跑,一边喊着:“我也没见过这种东西,应该也是蛊虫的一种,还是幼虫,专门吃尸体,而且一群一群的活动,总之快走就对了。”

    身后的蛋发出“咔咔”的声音,显然一个一个的在破壳。

    温白羽回头看了一眼,就看见他们身后追着许多虫子,透/明的,也是透/明的,还发着光,就像一个个瓦数很低的小灯泡,但是外形却是泥鳅的样子。

    温白羽忽然想到那具漂过去的尸体,尸体上全是一个个蜂窝煤一样的孔洞,和这种虫子的体型很吻合,显然是虫子钻进去弄的。

    温白羽这么一想,顿时浑身都觉得痒,忍不住一边跑一边伸手挠了挠。

    叶流响回头一看,喊着:“追上来了!怎么这么多!”

    身后是密密麻麻的虫子,一个个好像泥鳅,全身发光,身/体是透/明的,蠕/动的时候内脏和血管都看的清清楚楚,而且蠕/动的非常快。

    温白羽恶心的要吐了,万俟景侯伸手拽住他,说:“快跑。”

    众人一直往前跑,身后的虫子追的越来越快,而且越来越多,他们的光线似乎能吸引同类,只是跑了一会儿,身后的虫子已经遍布了整个洞窟,他们几乎不用打/手电,就能看到前面的路。

    温白羽实在忍不住了,回身猛地打了一个火焰过去。

    巨大的火焰“呼——”的一下打在后面的虫子堆里,立刻响起一片“吱——吱吱——吱——”的声音,好像是烧糊的声音,那些虫子在大火中“吱吱”乱叫,然后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竟然开始爆/炸。

    一个个透/明的泥鳅好像是一个个炸/弹,被燃/烧到一个点,就开始爆/炸,炸到了旁边的透/明泥鳅,一个牵连着一个迅速的爆/炸。

    “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变成了“嘭嘭”的声音,爆/炸声此起彼伏,随即是“嘭!”的一声巨响,一股巨大的气流从石洞里直冲出来,将众人往前一推。

    万俟景侯喊了一声“趴下!”,然后猛地按住温白羽,将温白羽伏倒在地上。

    温白羽伏倒在地的一瞬间,将背上的背包拽过来压在身下,与此同时天上的小烛龙猛地一收翅膀,将蛋/蛋整个人抱在怀里,一下从天上快速俯冲下来,落在地上。

    大家全都伏倒在地,就听“轰隆——”一阵巨响,气流将他们推出去很远,身后剧烈的爆/炸声平息之后,还有“噼噼啪啪”的零星声音。

    众人闻到一股焦糊的味道,就好像把肉烧焦了一样。

    石洞似乎很坚/实,并没有大的石块掉下来,只是一些小石块落了下来,铺了众人满身都是碎石头还有灰土。

    所有的人趴在地上,温白羽听到声音平息之后,立刻爬起来,查看了一下背包,背包里小血髓花有点头晕脑胀,坐着还在打晃,而小羽毛并没有什么事,只是一探头就被外面的尘土呛着了,顿时咳嗽了好几下,然后“阿嚏”的打了一声喷嚏,喷/出来一个小火球。

    温白羽赶紧又爬起来,去找小烛龙和蛋/蛋,小烛龙把蛋/蛋整个包起来,蛋/蛋根本没有受一点儿伤,反而是小烛龙,一身都是土,雪白的羽毛上全是灰土,看起来脏兮兮的,而且脸上也有灰土,蛋/蛋坐在小烛龙怀里,看着小烛龙狼狈的样子,不由得觉得新鲜,顿时“咯咯咯”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给小烛龙掸着脸上的土。

    众人也都爬起来,刚才淌了水,现在满身土,结果就是和泥了,身上又黏又冷的。

    不过那些追着他们的恶心虫子全都炸干净了,这倒是让大家松了一口气,很难想象这么多虫子追着他们的样子,一不留神就要被啃得像刚才的尸体一样,实在太可怕了。

    众人坐在地上,都呼哧带喘的,擦了擦脸上的灰土,身后已经不亮了,那些虫子全都死了,光亮也消失了,一切又陷入黑/暗。

    大家把手电全都打开,照了照各自的样子,都是灰头土脸的,不禁笑出了声。

    温白羽正笑着,突然“嘶——”了一声。

    万俟景侯说:“怎么了?”

    温白羽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腿肚子,冷不丁打了一个颤,抬手一看,竟然满手都是血。

    温白羽赶紧把自己的腿伸平,撩/起裤管来看,发现自己的小/腿肚子上竟然有个窟窿眼,窟窿眼很细小,但是却破了一个大洞。

    万俟景侯当即就皱起眉来,叶流响探头一看,说:“是不是虫子钻进去了?”

    温白羽被他这样一说,顿时感觉身上一个冷颤,后背有点发/麻。

    “嘶——”

    温白羽一动,就感觉小/腿肚子一阵剧痛无比,冷汗顿时流下来了,说:“真……真的有东西……”

    万俟景侯伸手扣住他的脚脖子,将他把腿放在自己腿上,低头去看他的小/腿肚子。

    血窟窿看起来特别深,稍微一碰,温白羽就疼的一个激灵,有点冒冷汗。

    温白羽说:“这要怎么办?”

    万俟景侯捏住他的腿,不让他动,说:“需要把虫子挖出来。”

    他说着,开始翻找背包,从里面拿出医药包,里面有简单的刀子剪子,一些处理应急伤口的东西。

    墨一是也把他的背包打开,拿出一个小镊子,然后点了酒精灯,把镊子在上面烧了烧,递给万俟景侯。

    温白羽看着他们的动作头皮直发/麻,但是虫子钻进自己腿里也不能不管。

    万俟景侯让温白羽躺下来,把腿垫高点,拍了拍温白羽,说:“放松点。”

    温白羽点了点头,刚要答应,哪知道万俟景侯动作这么快,最后一个字刚说完,立刻就下刀了。

    万俟景侯的手很快,拿了小刀子快速的在温白羽的血窟窿上划了两刀。

    温白羽疼的一个激灵,安然和墨一是一边一个,按住温白羽的两条胳膊。

    温白羽猛地“唔!”了一声,身/体打颤,猛地打了一个挺。

    万俟景侯放下刀子,拿起小镊子,在温白羽的伤口里翻找了一下,那种在肉里翻找的感觉,实在是太痛苦了,就好像抽/动脉血,但是永远也抽不到一样。

    温白羽额头上全是汗,两眼翻白,他知道自己不能动,稍微一动就会让钻进身/体里的虫子动起来。

    透/明的虫子钻在温白羽的腿里,因为温白羽微小的抽/搐,虫子有些受惊,继续往里钻去。

    万俟景侯眯着眼睛,看着温白羽的血哗哗的往外/流手中的镊子快速的往里伸,一下夹/住了虫子的身/体。

    温白羽“嗬——”了一声,感觉万俟景侯夹/住了自己的肉往外拽一样,虫子奋力的往里爬,不想被万俟景侯夹出去,不停的钻着温白羽的肉。

    温白羽满头是汗,双手攥拳,紧/咬着牙关。

    万俟景侯头上也有些冒汗,看着温白羽痛苦的表情,似乎有点不忍心下手,但是手劲不松,也不敢太用/力,就怕把虫子夹断了,一半留在里面更加麻烦。

    蛋/蛋被吓到了,睁着大眼睛看着温白羽,摇摇晃晃的走过来,趴在温白羽脸颊旁边开始哭。

    温白羽看见自家蛋/蛋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不由得心疼,忍着疼哄着蛋/蛋。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猛地往外一夹,温白羽“啊……”的惊呼了一声,腿肚子一绷,血一下被挤了出来,与此同时,万俟景侯终于把泥鳅给夹了出来。

    万俟景侯吧泥鳅夹出来,直接扔在酒精灯上,泥鳅发出“啪”的一声,立刻就爆/炸了。

    万俟景侯用纱布按住温白羽的伤口,招手让蛋/蛋过来,蛋/蛋摇摇晃晃的走过去,两只眼睛还流着眼泪,哭的可委屈了。

    万俟景侯伸手擦了擦他的眼泪,涂在温白羽的伤口上,温白羽粗重的喘着气,伤口上一阵凉丝丝的,立刻就不疼了。

    他艰难的坐起身来,万俟景侯立刻去扶他,让温白羽靠着自己,温白羽一看,地上全是血,肯定是夹虫子的时候流/出来的,一洼血,不看还好,一看就觉得有点头晕,一定是失血过多。

    蛋/蛋委屈的抽着眼泪,温白羽赶紧去哄他家蛋/蛋,蛋/蛋又伸着小肉手摸了摸温白羽的伤口,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

    万俟景侯检/查了一下,伤口愈合的非常快,连个伤疤都没有留下来,给温白羽擦了擦流下来的冷汗,说:“还疼吗?”

    温白羽摇了摇头,但是刚才太疼了,有点疼的没力气,靠着万俟景侯只想睡觉。

    万俟景侯轻声说:“累就睡会儿,我背着你。”

    温白羽点了点头,万俟景侯的话好像有蛊惑力,让他一下就睡过去了。

    众人看到温白羽没事,都松了一口气,万俟景侯把温白羽背上,然后继续往前走去。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趴在万俟景侯背上,感觉睡了很长一个觉,醒来的时候四周黑/洞/洞的,众人还在不停的往前走。

    叶流响看见他醒了,说:“睡醒了吗?”

    温白羽刚睡醒,有点发懵,点了点头,说:“咱们到哪了?”

    叶流响说:“还在这破洞里,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深,我们走了好几个小时了。”

    他说着话,安然突然说:“到了!我听到了风声。”

    他的话一说出来,众人立刻兴/奋起来,温白羽一直是睡着的,但是其他人都是走着的,走了好几个小时,都没有停下来不休息,一直在山洞里,而且山洞一条道,忽上忽下,忽而又拐弯,感觉是在兜圈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安然说完话没多久,众人就看到两条岔路。

    山洞竟然出现了岔路。

    左边的岔路里一片黝/黑,右边的岔路里则是有些微弱的光亮,还有“呜呜”的风声从这条岔路里灌进来。

    大家都明白,右边这条岔路一定是通出去的。

    但是左边的岔路是做什么的呢?

    老大/爷家的儿子掉进洞窟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洞窟一条道通到底,而且也没有机/关,显然老大/爷的儿子在他们前面。

    众人都看向左边的岔路,想要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墨一是说:“这还不好办吗。”

    安然说:“你又有什么坏点子?”

    墨一是说:“什么叫坏点子。”

    他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东西来,是一只玩具小熊。

    小烛龙看见这东西就觉得很不爽,因为这只玩具小熊,蛋/蛋差点被粽子扑走了,插着胳膊冷冷的盯了一眼那只小熊。

    如果小熊不是玩具的,一定会打一个颤/抖。

    墨一是把/玩具小熊放在地上,然后拿出一个摄像头来,拧在玩具小熊的鼓上,说:“这样它进去的时候,就能把岔路里有什么东西,都给咱们照出来了。”

    这倒是个好办法,如果里面没什么东西,大家也懒得去了。

    墨一是还拿出一个遥控板来,可以远程遥控这只玩具熊,给玩具熊拧了发条,把它放在岔路里。

    玩具熊就“嘟嘟嘟”打着鼓,然后唱着“小白兔,白又白”,冲着岔路深处进去了。

    玩具熊身上还带着灯泡,可以发光,把洞窟照的挺亮的。

    众人就在岔路外面,墨一是把自己手/机打开,上面接了玩具熊的录像视/频,可以随时观察动向。

    温白羽说:“这东西还挺先进的。”

    墨一是说:“那可不是,也不想想是谁做的。”

    小烛龙很适时的冷哼了一声,墨一是顿时有点流冷汗,说:“你家老/二是不是变异种?你看你家老大和老三都挺可爱的。”

    温白羽很自豪的说:“怎么是变异,长的多像我,性格也随我。”

    墨一是:“……”

    众人正说着话,万俟景侯突然“嘘——”了一声,示意众人别出声,然后把墨一是的手/机拿过去。

    大家都凑过来看,就见录像忽然晃动了一下,显示器上就看到一张大脸,猛地钻了出来。

    因为洞/穴里比较暗淡,众人都吓了一跳,猛地吸了一口气,这张脸焦黑一片,两只眼睛黑/洞/洞的,正盯着摄像头,从手/机屏幕上看,就像那张脸正盯着他们一样。

    温白羽“嗬——”的吸了一口气,总感觉这张脸非常眼熟。

    焦黑的脸突然探近前,然后又撤后,随即消失在录像里,众人还在奇怪,就见“呼——”的一下,那张脸又出现了,似乎在围着玩具熊转。

    温白羽脑子里“嗡”的一下,忽然抓/住万俟景侯的手,说:“这……这不是井底下的那个女王吗?”

    其他人都没见过沙漠里的古井,但是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见过,这就是那具蝉蜕的女王尸体,背部拱起来,眼珠子还没有蜕变,是两个黑/洞/洞的大窟窿,因为他们出墓葬之前,还和女王缠斗了一阵,女王的尸体被小羽毛给烧焦了,变得黑乎乎的,所以温白羽一眼就认出来。

    女王的尸体竟然也爬出了古井,不是说不能离开土地吗?而且还爬到了这里。

    “吱——”的一声尖锐叫/声从墨一是的手/机里传出来,女尸似乎在叫,对着玩具熊张牙舞爪。

    “嘭!”的一下,玩具熊一下被女尸扑倒在地上,录像就一阵天旋地旋,不停的乱晃,似乎女尸正在攻击玩具熊,因为玩具熊上有墨一是特意做上去的正阳之气,女尸肯定是把/玩具熊当成活人了。

    就在玩具熊倒地的一刹那,万俟景侯突然皱起眉,摄像头的角度发生了变化,照到了女尸以外的东西,是一个比较开阔的洞窟,洞窟里竟然放着一口棺/材!

    金色的棺/材,棺/材上面刻着一只凸出来的蝉,和他们之前见过的梼杌棺/材一模一样。

    温白羽也看见了那口棺/材,说:“咱们要进去才行。”

    墨一是说:“要进去?”

    温白羽点头说:“刚才那口棺/材就是梼杌七魄中的一个,女尸已经来了,咱们必须把女尸引开,然后打开棺/材。”

    墨一是想了一下,说:“引开倒没问题。”

    他说着,拿着遥控手柄,往前推了一下,被撞倒在地上的玩具熊突然往前跑,还发出像赛车一样的声音。

    这种声音吓到了女尸,女尸往后退了一下,玩具熊立刻向前冲,飞快的往前跑,一边跑还一边打鼓。

    女尸果然追着玩具熊,墨一是让大家先躲进另外一个岔路里,然后把/玩具熊绕着女尸跑,跑了三四圈,成功的将女尸激怒了,墨一是才让玩具熊又退出了岔路,然后向着有浅水的岔路跑进去。

    女尸疯狂的追在后面,玩具熊又小又灵活,下面还是带轱辘的,女尸追着有些费劲,发出“吱吱——”的叫/声,很快冲进了山洞里,一下就没影了。

    温白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追着玩具熊跑的女尸,又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墨一是。

    墨一是自豪的说:“这叫智慧,快走吧。”

    众人没时间耽误,赶紧冲进岔路里,往前飞快地跑,岔路不深,很快就看到了那间墓室,其实也不算是墓室,只是一个洞/穴,孤零零的摆着一口棺/材。

    棺/材的旁边倒着一具尸体,尸体手上还捧着一个金蝉的锦盒。

    万俟景侯把锦盒拿起来,并没有上锁,拨/开一看,里面只有一张金/帛,来不及看金/帛上的字,万俟景侯把金/帛揣起来,然后就去看那口棺/材。

    金色的棺/材和之前的一模一样,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显得孤零零的,万俟景侯伸手在棺/材周围摸了一圈,说:“是卡头的,没有封钉。”

    他说着,拿出龙鳞匕/首,“嚓——”的一声扎进棺/材盖子里,然后向上一剜,也不知道怎么一挑,棺/材盖子就被他“咔”的一声打开了。

    万俟景侯伸手推住棺/材盖子,示意众人小心,不知道这里面又有什么东西。

    大家都各自戒备起来,万俟景侯“嗡——”的一声,就将棺/材盖子给推开了。

    “呼——”的一声,一阵阴风猛地席卷起来,将整个洞/穴吹得凉飕飕的,与此同时骆祁锋突然“嗬——”了一声,往后退了一步,叶流响伸手扶住骆祁锋,说:“大叔,你怎么了?”

    叶流响还以为是骆祁锋的蛇毒又发作了,骆祁锋却脸色发怔,眯着眼睛盯着棺/材,不知道为什么,打开棺/材的一霎那,他脑子里一阵发白,突然看到了一双灰绿色的眼睛,那双眼睛好像也在看着他,阴风吹过来,就像吹透了他的身/体一样。

    一阵大风吹过,洞/穴右边的安静下来,万俟景侯探头往棺/材里看,里面是空的,没有尸体,像是衣冠冢一样,一个木牌子直接放在棺/材里。

    万俟景侯伸手拿出来,温白羽说:“梼杌木牌?”

    万俟景侯点点头,同时又看到棺/材里还放着一样东西。

    棺/材里放着一个小香炉,还散发着幽幽的香气。

    众人看到香炉还在燃/烧,立刻捂住口鼻,这个时候安然却猛地倒在地上,“咚!”的一声栽倒下来。

    墨一是也不顾捂住口鼻了,连忙扶着安然,说:“安然?怎么了?”

    安然倒在地上,脸色惨白,双眼圆整,似乎非常痛苦,他说不出话来,却大张着嘴,舌/头卷起来,发出“嗬——嗬——”的声音。

    温白羽清晰的看到一个透/明的蝉蛊,就要从安然的嗓子里爬出来。

    安然痛苦的扭/动着身/体,几乎喘不过来气,双手不停的抓着石洞的地,指甲一下就劈了,那只蝉好像被什么东西拉着要从安然的嗓子里爬出来,却又不甘心,扭/动着身/体往里钻,安然痛苦的不行。

    温白羽心头一震,说:“是香!香!炉香一定能驱赶这种蛊虫,快给安然闻。”

    万俟景侯立刻把棺/材里的香炉拿出来,递给墨一是。

    墨一是搂着安然,另一只手拿着香炉,放近安然鼻子前,说:“安然,吸气闻一闻。”

    安然痛苦的抓/住墨一是的手,指甲陷入他的手腕里,嗓子里发出怪异的声音,眼泪直往下/流,嘴唇哆嗦,费尽力气吸了两口气。

    嗓子里的蝉蛊发出“吱——吱——”的尖锐叫/声,一点一点的往外钻,安然的嗓子被划破了,鲜血呛在嗓子里直咳嗽,痛苦的全身发/抖。

    墨一是抚/摸/着安然的头发,说:“安然,乖,快再吸两口。”

    安然眼睛直翻白,眼睛圆睁着,脸色有些狰狞,嗓子里“吱——”的一声,蝉蛊猛地钻了出来,一下落在地上,透/明的蝉蛊立刻就要弹跳起来,继续找下一个宿主。

    万俟景侯早有准备,龙鳞匕/首一翻,立刻将蝉蛊插在地上,随即一挑,直接扔进棺/材里,然后“嘭!”的一声关上盖子。

    安然发出“嗬——”的一声,立刻低下头,嗓子里的血涌/出来,吐了满地都是,紧跟着还干呕起来,任是谁吐出这么恶心的东西都不会觉得好受。

    安然在地上一阵干呕,嗓子被划破了,流了好多血,嘴里全是血/腥味的,连牙齿都染红了,眼泪和冷汗混合在脸上,湿/了一片,不停的喘着气,一副要虚/脱的样子。

    墨一是连忙扶起安然。

    温白羽说:“这个香炉看起来挺有用,咱们要带上,快走吧。”

    他说着,安然一边咳血,一边说:“那个女尸……女尸回来了,快走!”

    安然的耳朵灵敏,他一说女尸回来了,肯定是听到了什么动静,众人当即不敢停顿,全都往岔路口跑去,想要走另外一一条岔路逃出去。

    众人跑到岔路口的时候,就听到“吱——”的一声,正好和女尸打了一个照面。

    从视/频里看,和亲眼见到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女尸顶着一张焦黑的脸,已经烧的不成样子,背部拱起来,两条扭曲的裂缝,似乎随时要长出翅膀,眼睛是两个大窟窿,佝偻着身躯看着他们,嘴里发出“吱——吱——”的声音。

    女尸似乎是被刚才那只蝉蛊的声音吸引过来了,也似乎是被开棺的阴气吸引过来。

    女尸先是盯着温白羽,温白羽后背发/麻,感觉她其实并不是在看自己,而是在看自己的背包,或许是女尸能感觉到小家伙们的正阳之气,而且之前在井里,是小羽毛喷火把女尸给烧焦的,不知道女尸是不是认出小羽毛的气息了。

    温白羽往后退了一步,女尸两个黑/洞/洞的眼睛又绕过温白羽,去看温白羽旁边的骆祁锋,嘴里突然发出“吱吱——”的叫/声,骆祁锋眯着眼睛,不知道女尸想表达什么,但是很可肯定的是,骆祁锋感觉到女尸身上散发出来的兴/奋。

    众人都没想到和女尸狭路相逢,安然受了伤,身/体虚弱的靠在墨一是身上,墨一是干脆把他背起来。

    大家小心翼翼的冲着另外一条岔路移动,女尸只是打量着他们,似乎在看谁更美味。

    万俟景侯见过匕/首横在胸前,说:“你们先走。”

    墨一是回头看了一眼万俟景侯,喊了一声:“接着。”

    万俟景侯扬手一看,竟然是只机/关小鸡,看起来毛/茸/茸挺可爱的,不过之前他们已经领教过机/关小鸡的用途,其实是个微型炸/弹,经过撞击就会爆/炸,而且爆/炸还挺猛烈的。

    万俟景侯将炸/弹攥在手里,说:“快走。”

    墨一是背着安然,安然的嗓子还在流/血,滴答滴答的往下淌,立刻冲着岔路跑进去。

    墨一是一动,女尸似乎像是受到了威胁一样,立刻暴怒起来,发出“吱吱——”的声音,向前扑去。

    万俟景侯的龙鳞匕/首猛地一划,指向女尸的鼻尖,女尸在扑出的一霎那突然停住了,似乎害怕一样,往后退了一步,随即向温白羽扑来。

    温白羽抽/出凤骨匕/首,女尸焦黑的爪子伸过来的一刹那,温白羽猛地一下扎下去,女尸的手臂被凤骨匕/首一划,差点直接飞出去,温白羽也被一股力气震得向后踉跄好几步。

    万俟景侯伸手托住他,手心一张,火精打出一个火焰,直接打在女尸身上。

    叶流响和骆祁锋招呼着万俟景侯和温白羽后退。

    众人一直往后退,前面越来越亮,越来越亮,很快就看到了洞/口,一股凉风吹过来,带着无数的阴气。

    只见他们仍然身在峭壁之上,从洞/口往外一看,何其的壮观,巨大的峭壁,临着碧绿色的河水,黑色的峭壁上一个挨着一个,全都是悬棺。

    两根木桩插/进石壁里,托着一口一口的黑色棺/材,棺/材密密麻麻的排列了整整一峭壁,果然是成百上千,无数的悬棺葬。

    墨一是背着安然从洞/口出来,顺着峭壁往下爬,悬棺葬有木桩托着,正好可以让墨一是借力往下荡。

    众人都退到洞/口,温白羽一回头,就听到“咔!”的一声,立刻瞪大了眼睛,就看到墨一是抓着的木桩上面,那口棺/材竟然自己打开了,棺/材慢慢的打开一个缝隙,随即伸出一只骷髅的手来。

    温白羽喊了一声:“当心!”

    墨一是立刻双手一松,往下一挡,从棺/材里钻出来的粽子并没有抓到墨一是。

    墨一是抬头一看,棺/材盖子打开了,里面竟然窜出一个骷髅粽子,而且这只粽子竟然也带着玉蝉面具!

    “咔……”

    “咔……”

    “咔咔……”

    好几声同时响起,成百上千的悬棺墓,棺/材口竟然全都裂开了,就像刚才一样,从里面钻出一个个粽子,全都带着玉蝉面具。

    墨一是大骂了一句,抓紧背上的安然。

    温白羽有些着急,将背包扔给叶流响,然后猛地向后一跳,直接退出石洞,脚下立刻悬空,双翅一展,“呼——”的一声变成了凤凰。

    温白羽一下将叶流响和骆祁锋兜起来,随即快速的俯冲,冲向被粽子包围的墨一是和安然。

    墨一是看到温白羽冲过来,立刻将安然一甩,甩到温白羽背上,随即自己也一跳,就在够到温白羽背上的时候,一只粽子突然拽住了墨一是的脚腕。

    墨一是骂了一句,快速的一甩,粽子在他腿上划了一个血口子,立刻就从天上掉了下去。

    温白羽将所有的人都带上,万俟景侯仍然站在石洞/口,猛地往后退,一下跃起来,同时将手里的微型炸/弹甩出去。

    女尸想要扑出来追他,结果被炸/弹正好炸在嘴里,万俟景侯的手劲很大,女尸一下向后翻滚,与此同时就听“轰隆!!”一声将,洞窟一下坍塌了,巨大的石头和碎石迸溅出来。

    温白羽双翅一震,猛地扎过去,一下将万俟景侯接在背上,万俟景侯摔在温白羽背上,立刻坐起来,伸手摸了摸温白羽的羽毛。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刚要说话,就听“吱——”的一声,碎石堆里突然窜出一个黑影,女尸的下巴已经被炸掉了,满脸花,竟然还没有伏尸,一下跃出来,猛地抓/住温白羽的翅膀。

    温白羽一阵受痛,羽毛被一撕扯,差点掉下来,小烛龙猛地飞起来,尾巴一卷,“啪”的一声抽在女尸的身上。

    与此同时万俟景侯的龙鳞匕/首快速一削,女尸被/迫松手。

    小烛龙似乎非常暴怒,可能是因为他被打掉过羽毛的缘故,这是一生的黑历/史,所以看见别人动羽毛,就特别的暴怒,女尸被甩飞出去,小烛龙立刻煽/动翅膀,“嗖——”的飞过去,尾巴快速的“啪!”一甩,女尸的左手顿时被烛龙尾巴上的倒钩给划掉了,一下兜上天去。

    女尸没有翅膀,像断了线的风筝,冲着万丈悬崖落下去,小烛龙似乎是杀红了眼,还想要追,眼看就要消失了,温白羽赶紧去追,蛋/蛋趴在小羽毛怀里,大喊着:“哥/哥!”听不到小烛龙回应他,“呜呜”的直哭。

    小烛龙似乎听到了哭声,立刻又飞了回来。

    温白羽这才松了一口气。

    小烛龙飞回来,眼珠子火红一片,全身都是暴怒的气息,蛋/蛋颇为委屈的看着他,小烛龙有些不忍心,收敛了身上的暴怒,从小羽毛怀里把蛋/蛋接过来,蛋/蛋窝在他怀里,用额头上的火精蹭着小烛龙的脖颈。

    众人被温白羽拽着往下飞,峭壁上密密麻麻的悬棺墓,全都是粽子,已经全部起尸了。

    叶流响突然大喊一声:“大叔,小心!”

    骆祁锋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玉蝉面具,还在走神,突然感觉有东西抓/住了自己的腿,低头一看,竟然是一个戴着玉蝉面具的粽子。

    骆祁锋一下被粽子给拽了下去。

    叶流响“嗬——”了一声,猛地松手,直接脱离了温白羽,同时双翅一展,后背蝴蝶骨的位置一下冒出一双羽翼的翅膀来。

    翅膀和叶流响的身材非常不协调,猛地一张/开,比叶流响大出很多,叶流响快速的向下扎,一下抱住骆祁锋,不过骆祁锋身材高大,有些重,而且下面还坠着一个粽子,叶流响被兜的快速的往下坠。

    骆祁锋眼见叶流响抓不住自己,喊着:“松手,快松手!”

    叶流响猛地扇着翅膀,向上不断的努力扇,说:“闭嘴大叔!”

    粽子挂在骆祁锋腿上,爪子很尖锐,“嗤——”的一下扎进骆祁锋的腿里,骆祁锋受痛,猛地一抖,叶流响被拽的偏向一头,“嗖——”的一下往悬棺上撞去。

    “嘭!”的一声巨响,骆祁锋抱着叶流响,两个人撞在悬棺上,粽子被大力的一撞,直接掉了下去。

    两个人落在悬棺上,旁边的粽子纷纷围过来,似乎要瓮中捉鳖。

    温白羽低头一看,说:“咱们要下去帮忙。”

    温白羽带着众人飞下去的时候,却看到了很奇怪的一幕。

    骆祁锋的腿受伤了,流了很多血,落在悬棺上,聚拢过来的那些粽子,却在这个时候纷纷立住了,不再聚拢过来,紧跟着那些粽子纷纷跪下来,就跪在悬棺上,竟然低下头来磕头,玉蝉面具磕在悬棺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直到面具全都磕碎了。

    这场景实在太壮观了,无数的粽子再给他们磕头,这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骆祁锋的腿并没有事,只是流了血,没有伤筋动骨,众人帮安然解了毒,又拿到了梼杌木牌,收获很大,只不过有个难题,那就是没找到老大/爷的儿子,而且洞窟已经炸了。

    而且按理来说,老大/爷的儿子应该在他们前面,不知道此时在哪里。

    温白羽带着众人飞下悬崖,飞到一半的时候竟然发现了老大/爷的儿子,他竟然躺在一个悬棺上,一动不动,估计是累的实在不行了。

    众人把小伙子拖起来,温白羽从上而下的飞,就看到一个个粽子全都跪着,也不知道在跪拜什么。

    众人落了地,小伙子十分虚弱,大家用香炉给他解了毒,蝉蛊爬出来,小伙子也像安然一样,嗓子划破了,吐了好多血,而且他中蛊时间太长,还没安然体质好,直接晕过去了。

    众人背着小伙子回了寨子,他们消失了好几天,回去的时候也已经天黑了,彩鹊见到众人一身狼狈的回来,还背着自己大哥,又是惊又是喜的,赶紧喊了人过来帮忙。

    大家累得不行,寨子里的大夫过来给小伙子和安然看了情况,身/体太虚,需要补一补,其他没有什么。

    老大/爷的儿子突然病好了,老大/爷对他们更是千恩万谢的。

    众人洗了澡,各自回房间去睡觉,温白羽倒在床/上,累的已经不能说话了,小家伙们倒是精力充沛,一边吃东西一边玩耍,小血髓花为了讨好小羽毛,又弄了秋千,小羽毛喜欢抱着蛋/蛋坐秋千,两个可爱的小家伙笑的“咯咯咯”的。

    万俟景侯也去洗了澡,回来的时候在门口没有立刻进来,温白羽就听见了彩鹊的声音,似乎在和万俟景侯说话。

    彩鹊做了夜宵,想要感谢大家把他哥/哥救回来,请万俟景侯去吃夜宵,不过因为小姑娘很羞涩,又因为万俟景侯的荷尔蒙太足了,所以说的磕磕巴巴的。

    温白羽翻了个身,盖上被子,哼哼着说:“烂泥鳅。”

    他刚盖上被子,万俟景侯就推门进来了,温白羽撩/起眼皮看他,说:“怎么不去吃夜宵啊?”

    万俟景侯走进来,坐在床边上,温白羽一看,原来万俟景侯洗了澡之后没有穿上衣,打着赤膊呢,怪不得小姑娘说话磕磕巴巴的,原来在耍流氓!

    万俟景侯的头发还湿的,笑着低头亲了亲温白羽的嘴唇,说:“当然是要吃夜宵。”

    他说着,从兜里拿出一样东西,放在温白羽面前晃了晃,又亲了亲温白羽的嘴唇,说:“白羽肯定也饿了,我喂你。”

    万俟景侯说的太有深意了,温白羽脸颊一下就红了,瞪着眼睛看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手里拿的是墨一是的独家发明,据说根据速度不同,会变成不同颜色的荧光……套套……

    温白羽立刻炸毛了,伸手拽过被子蒙住脑袋,说:“滚,你这个臭泥鳅,我不用那个!一边去,我困了我要睡觉。”

    当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听见温白羽的房间里,万俟景侯的声音带着沙哑和磁性,笑着说:“白羽,你觉得什么颜色好看?蓝的?粉的?嗯?”

    温白羽则是一脸憔悴,带着哭腔说:“都不好看,万俟景侯你大/爷,放了我吧……”

    骆祁锋躺在床/上,因为在隔壁的缘故,听得挺清楚的,顿时有些不自然,叶流响笑眯眯的缠着大叔亲/亲他。

    骆祁锋本身脾气就比较焦躁,面对叶流响的时候定力更加打折,叶流响从来都特别主动,叶流响之前一直没体验过这种感觉,因为在蝉蜕的时候被中途打断了,本以为这辈子都不能体会这种感觉,虽然现在还是不能靠前面兴/奋起来,但是大叔每次都弄得他很舒服,叶流响特别坦诚的喜欢这种感觉。

    骆祁锋和叶流响两个人也折腾到很晚,叶流响被弄得直接昏过去了,骆祁锋觉得自己有些失控,看着叶流响单薄的身/体,歉意的帮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然后给叶流响清理干净。

    叶流响中途醒了,然后又抱着骆祁锋睡过去了,骆祁锋伸手搂着叶流响,让他窝在自己怀里,很快也睡着了。

    骆祁锋做的梦很奇怪,他又看到了那双灰绿色的眼睛,一阵阴风吹过来,似乎要钻进他的身/体里,阴风竟然和他的身/体融合了,骆祁锋没感觉到任何不适,反而觉得体力更加好了,精神也一直在亢/奋。

    他眯着眼睛,脑子里不停的闪过一些奇怪的画面,好多人跪在他的面前,不停的跪拜匍匐……

    第二天温白羽毫无疑问的爬不起床来,万俟景侯忙前忙后的给他准备早餐,推门就看到了墨一是。

    墨一是笑着说:“怎么样,我的发明还不错吧?”

    万俟景侯则是笑了一声,心情挺愉快,说:“还行。”

    温白羽好歹吃了点早饭,又开始睡觉,累得实在不行了,身/体要散架一样。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中午饭都省的吃了,万俟景侯见他醒了,笑着说:“身/体难受吗?”

    温白羽白了他一眼,身上酸酸的,不知道是不是当时太兴/奋了,温白羽一想到就想捂脸,干脆找个地缝钻进去算了,实在太羞耻了。

    万俟景侯说:“咱们从墓葬里带出来的金箔,交给墨一是去辨认了。”

    温白羽挑眉说:“墨一是还认识这种字?”

    万俟景侯说:“他说有办法。”

    温白羽补了一顿中午饭,墨一是很快就让大家都去他的房间,说翻译出金/帛了。

    大家都挤到墨一是和安然的房间里,墨一是把金/帛放在桌上,旁边放了一个类似于平板电脑的东西,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字。

    温白羽眼皮一跳,指着平板电脑上一堆“OOOXXX”说:“这都是什么鬼?”

    墨一是笑着说:“翻译不出来的,就直接画圈带过了。”

    温白羽:“……”

    墨一是笑着说:“不要太居小节,个别字翻译不出来,不过大体意思还是能看懂的。”

    墨一是很自豪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翻译器,专门下斗的时候翻译古文/字用的,也录入了很多古书/记,好多种文/字。

    这张金/帛是在梼杌棺/材旁边发现的,一具尸骨捧着一个锦盒,锦盒里就装着这张金/帛。

    准确的翻译是不可能了,但是大意还是能看懂的。

    原来这些悬棺葬,葬的就是西王母国的人。

    不过这些人是西王母国的“叛/徒”。

    因为失去了西王母国的两样法宝,女王的统/治越来越艰难,为了打破这种艰难,女王用西王母当年留下来的蛊虫,制成了这种玉蝉面具。

    在西王母国,玉蝉面具本身代/表着一种恩赐,只有有功的人才能佩戴,女王就把这种面具恩赐给了好多人。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这种面具简直就是噩梦,蝉蛊可以控/制人,不管你想不想听话,都会被蝉蛊控/制,而且痛/不/欲/生。

    蝉蛊会吸收人/体的精血,等到精血枯竭的时候,人即使死了,蝉蛊还会吞噬人肉,哪怕变成了骷髅。

    这一支“叛/徒”部/队,因为反/抗女王的统/治,一度逃到这附近。

    悬棺葬有一种说法,意思是“我要回家”,人们把逝者的尸骨放在高高的悬崖上,鸟兽都不能企及的地方,一来警示后人,先人不能入土为安,二来也可以避免追兵。

    这些人因为面具的困扰,虽然逃了出来,但是没有得到解药,大批的人死在了这里,就形成了成百上千的悬棺葬,在他们死的时候,也不能回归故土。

    但是很巧合的是,这些“叛/徒”逃到这里之后,发现了一个洞窟,就是蝉形峭壁后面的洞窟,洞窟里竟然隐藏着一口梼杌棺/材。

    西王母把两样法宝的地图葬在七口棺/材中,这件事情西王母国的人都知道,但是没人知道具体的棺/材位置,这些人没想到误打误撞找到了一口棺/材,为了不让女王得到棺/材,这批人开始世世代代作为守墓人,守卫这个山洞。

    他们在山洞的入口建立了悬空寺,将入口堵住,而另一面,则搭起了群葬……

    温白羽看完了有些感叹,说:“不知道女尸掉下去之后,死没死透。”

    叶流响说:“那么高的距离,应该差不多了吧?”

    温白羽皱眉说:“我总有不好的感觉。”

    叶流响说:“哎,你可别有这种感觉,好的不灵坏的灵,咱们的烦心事够多了。”

    他说着,又笑起来,说:“不过这次咱们收获颇丰,找到了一块碎木。”

    温白羽说:“这倒是。”

    众人在寨子里休息了两天,恢复体力,然后就接到了甘祝的电/话,甘祝又翻译出来了一个图,但是这回不太好说,他也画不出来,还是让他们回来看看吧。

    众人买了机票,准备回北/京去,老大/爷挽留他们多住几日,不过众人都有事情,老大/爷也不好再留,彩鹊非常失落,眼看着万俟景侯就要走了。

    他们从寨子出发的时候,彩鹊还恋恋不舍的看着万俟景侯,直抹眼泪,说:“万俟大哥,有空一定要再来。”

    万俟景侯没说话,温白羽坐在车里,捏了一下他的腿。

    墨一是坐在驾驶位,笑着回头说:“彩鹊妹子,你这就不对了,怎么只跟万俟大哥一个人说?”

    彩鹊脸上顿时羞红了,墨一是长相也很出众,不是五官好看,而是气质出众,而且又幽默。

    安然坐在副驾驶,看了墨一是一眼,随即拿出耳/机塞在耳朵里,把音乐打开听。

    众人回了北/京,温白羽收拾行李的时候,发现了一个小铁盒子,打开一看,脸色顿时就黑了,万俟景侯竟然管墨一是要了这么多猥琐的东西。

    温白羽拿着铁盒子正要丢掉,一打开门就看到了九命,九命窝在沙发上看动物世界,讲的是海底的鱼,一边流口水一边看着电视。

    九命看见温白羽从屋子里出来,说:“主人,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呀?口香糖吗?”

    九命对什么都好奇,温白羽就把铁盒子给他了。

    万俟景侯和温白羽去小饭馆找了甘祝,还不是吃饭的时间,小饭馆里挺冷清的,唐子坐在柜台后面,不见甘祝的影子。

    唐子见到他们,笑了笑,说:“你们要找甘祝的话,一会儿再过去吧,刚才混沌来了。”

    温白羽:“……”

    温白羽在小饭馆里坐了两个小时,甘祝才从后面的房间出来,看到温白羽愣了一下,随即脸上有点不自然。

    甘祝把他翻译的东西拿出来,众人围在一起,甘祝刚要说话,就听“咔咔咔、咔咔咔”的声音,混沌抱着瓜子跑出来了,脖子上全是红红的吻痕,抱着甘祝脖子,一边嗑瓜子,一边掉渣子,笑着说:“哎呀温白羽你们回来了,云南好玩吗?”

    混沌嗑瓜子就跟飘雪花一样,瓜子碎全都掉下来,掉了甘祝一脑袋。

    甘祝脸色顿时就黑了,混沌却特别喜欢看他黑脸,笑眯眯的咬着瓜子仁,突然贴过去,舌/头一卷,将瓜子仁推进甘祝嘴里,随即还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温白羽:“……”

    温白羽“咳”的咳嗽了一下,说:“咱们先说正事……”

    甘祝赶紧把自己翻译的讲给大家,其中有一幅图翻译出来的文/字非常诡异。

    甘祝说:“海域上看到成群的鸟,空中沉船,还有血的瀑布。”

    温白羽都没听懂,说:“沉船怎么跑到空中去?”

    万俟景侯竖/起两根手指,说:“第一可能是海市蜃楼。第二种可能就是无限接近天空的高山。”

    甘祝说:“的确有这两种可能,但是海域这么大,怎么找成群的鸟,空中沉船,还有血的瀑布?”

    温白羽摸了摸下巴,说:“没关系,咱们有东海呢。”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吃了晚饭才回去的,一进家门,就听见自己家的浴/室里传来杀猫一样的叫/声,隐隐还听到九命声音嘶哑的哭着:“要淹死了,放开我放开我……”

    温白羽:“……”

    温白羽只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等着九命和东海从浴/室里出来。

    这个时候讹兽蹦蹦跳跳的从卧室里出来,看到温白羽,立刻跑过去,挂在温白羽的脖子上,说:“主人主人,我听说你给九命了一堆会变色的套套,九命爽的行不行的,已经叫了一下午了,我也要我也要!”

    温白羽顿时有点头疼,为什么他家样的宠物说话这么直白呢,化蛇竟然受得了……

    九命是浑身瘫/软的被东海抱出来的,出来的时候已经睡着了,八条半尾巴湿/漉/漉的耷/拉着,耳朵还一耸一耸的,分外可怜,脖子上全是痕迹。

    温白羽咳嗽了一声,才问东海,东海听了他的话,不由得皱了皱眉,说:“空中的沉船我没听说过,但是血瀑布倒是有。”

    温白羽惊讶的说:“真的?在哪里?”

    东海说:“我所说的血瀑布不是山川上的,而是海中的血瀑布。不过这只是一个传说,传说东海之中有一个虚空之地,海中有血瀑布,而且别有洞天,是当年有穷国的水下遗迹,但是我并没有见过。”

    温白羽摸/着下巴说:“西王母国,怎么和有穷国扯上关系了,好像并没有什么关系吧?”

    东海说不出来那个地方在哪里,按照他的话说,祖祖辈辈都没有发现过这个地方,因为虚空之地一直不断的变化着。

    东海答应温白羽去查查血瀑布的情况。

    东海回去一个多星期,九命可谓是百无聊赖的,成天趴在窗台上往下看,就盼着东海快点回来。

    温白羽发现小烛龙真的跟打鸡血一样长个,恨不得一天变一个样子,以前的衣服都不能穿了,要买新的,而身为双胞胎的蛋/蛋,虽然也在长个子,但是个子很小,跟小烛龙一比起来,简直就是小豆丁了。

    温白羽算了算小烛龙的长个速度,用不了两年,难道就要长成成年人这么大了?!

    东海很快就回来了,但是仍然没有虚空之地的任何信息,即使是老一辈的人,也不能告诉他们什么是虚空之地。

    温白羽有点犯难,东海的海域那么大,他们根本毫无目的,怎么可能找得到虚无缥缈的虚空之地。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墨一是竟然联/系了温白羽。

    因为安然中了蛊毒的缘故,墨一是就把棺/材里的香炉拿走了,墨一是给温白羽打电/话,说:“温白羽,还记得咱们从棺/材里拿出来的香炉吗?”

    温白羽说:“怎么了?”

    墨一是说:“香炉上面的花纹,是一张地图。”

    温白羽惊讶的说:“地图?什么地图?”

    墨一是说:“其实确切的说,不算是地图,应该是一张航道图。”

    温白羽猛地眼睛一亮,让墨一是把图片拍下来传给他们看,大家很快就接到了墨一是拍过来的图片。

    温白羽问了东海,东海眯着眼睛看了很久,说:“这是东海的海域之内。”

    他说着,指向一片海域,说:“但是这片画的很奇怪,我印象中应该不是这样的。”

    温白羽立刻觉得有门,这个香炉是陪/葬在梼杌棺/材里的,难道真的是线索?

    墨一是听说他们要顺着香炉上的海图去找,因为安然也中了梼杌毒,所以自然也跟着去。

    墨一是是墨派的高层,家底丰厚,主动要求搞定船只,大家约了碰头地点,然后登船出海。

    九命一听出海,打死也不去,但是因为东海肯定要跟着去,毕竟他熟悉海域,九命只好很不情愿的跟着一起去了。

    众人准备了东西,就坐飞机去碰头,墨一是带着他们到了港口,是一艘不小的船,据说是墨一是的私人家当。

    温白羽狐疑的说:“墨派这么有钱?”

    墨一是笑着说:“那可不是,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也要进墨派?”

    他说着,招呼着众人上船,船上非常豪华,有几个船工,这几个船工的来头一个比一个大,不是某某巨富的儿子,就是某某土瓢把子的儿子,都是墨派里的弟/子,虽然不算是墨一是的徒/弟,但是只要能跟着墨一是学手艺,别说是船工了,当牛做马都要干啊。

    温白羽更加质疑的看着墨一是,总感觉墨一是这个样子,肯定会误人子弟啊。

    众人上了船,墨一是给他们分配了房间,时间还早,大家就跑到甲板上来吹风,风很凉,感觉特别的爽/快。

    小羽毛在风中兜着翅膀乱飞,小血髓花怕他吹飞了,用蔓藤卷着他的腰,一头挂在桅杆上,一头卷着小羽毛的腰,结果小血髓花就跟升旗似的,在大风中迎风飘扬着。

    小羽毛看着他这个样子“咯咯咯”的笑起来,小血髓花则是一痴/汉脸,盯着小羽毛笑。

    温白羽越来越发现,好像他家大毛才是混世魔王,不然怎么能把混世魔王的小血髓花治得服服帖帖呢?

    小烛龙则是抱着蛋/蛋,蛋/蛋怕吹风,缩在小烛龙怀里,小烛龙把自己的外衣解/开,搂住蛋/蛋。

    九命上了船之后就发晕,吐了两回,墨一是说:“不至于吧?船还没开呢……”

    九命翻了个白眼,东海要带着他下楼去卧室睡觉,九命摇头说:“我还是在这坐一会儿吧,吹吹风还好点。”

    九命说着窝在椅子上,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个游戏机,开始玩大鱼吃小鱼……

    没过一会儿就开餐了,船只也终于启动起来。

    墨一是专门准备了好吃的,大家把饭桌摆在甲板上,围在一起吃饭。

    墨一是很狗腿的给安然夹菜,笑着说:“乖徒孙,这个鱼好吃,还要多吃点菜,不知道船要开多久,之后可能就没有新鲜的菜吃了。”

    安然被他夹了一盘子的菜,有点不好意思,说:“师叔祖,你自己吃吧。”

    小烛龙则是鄙夷的看着墨一是,然后夹了一块鱼,仔细的摘了鱼刺,喂到蛋/蛋面前,蛋/蛋很乖/巧的张/开粉嘟嘟的嘴,吃了之后还笑着喊了一声“哥/哥”。

    墨一是:“……”

    这就是差别。

    墨一是准备的晚饭跟五星级大餐似的,温白羽吃的异常满足,还喝了一点酒,脑袋里晕乎乎的,眼皮开始打架,一歪头靠在万俟景侯肩膀上。

    万俟景侯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挺热的,出了一身汗,怕他在外面吹风吹感冒了,说:“白羽,咱们回去吧?”

    温白羽点点头。

    九命则是没吃多少东西,一副蔫蔫的感觉,东海给他夹了鱼,九命竟然都不热衷,还捂着鼻子说:“这是什么鱼,怎么那么腥?”

    众人都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九命,九命不是最喜欢吃腥的东西吗,而且这鱼一点儿也不腥,非常的鲜美。

    九命闻到这个味道,脸都绿了,一副要吐的样子。

    温白羽眼皮打架,顺口说:“你不是怀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mibo、不同往日尔耳、吃货万岁、阿毅、月月、九啾JIUJIU、长毛兔子、沐颜荨、老少女基地、aaaaaaa)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21章 悬棺墓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