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WwW.lwxs520.Com第120章乐文小说网 悬棺墓4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众人不由得仔细去看那个挂在树上的死人。

    死者是用自己的皮/带吊死的,而且脚下面歪着一个旅行包,看这样子是自/杀,但是谁自/杀能自/杀出这么开心兴/奋的表情?

    墨一是蹲下来,踢了踢那个玉蝉面具,面具的内/侧翻出来,也有一个小机/关设置,墨一是仔细看了看,说:“看起来蛊虫还在这个人身/体里。”

    他这样一说,温白羽赶紧拦着众人向后退一点,以免蛊虫跑出来钻进他们身/体里。

    挂在树上的死人张着大嘴,不知道死了多久,虽然是在高山上,这里的气温比寨子里低,但是始终不能保存尸体,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仔细一看,尸体上甚至还爬着一个个小虫子,已经发臭了。

    万俟景侯蹲下来检/查了一下死者的旅行包,旅行包里全是下斗的必备工具,还有一些野外生存的工具,看起来并不老旧,应该死了不太久。

    万俟景侯翻着,就翻到了一个笔记本,翻开一看,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记录。

    有地图,有人名,还有日常记录。

    温白羽探头一看,说:“看起来这个土夫子不是一个人啊。”

    笔记本的第一页就记录了人名,一共五个土夫子一起来到这附近下斗,他们没有记录要找什么,但是估计和温白羽要找的也差不多。

    后面是一些地图,还有日常记录,无非是今天遇到了什么,或者昨天又遇到了什么。

    地图画的有点潦草,但是温白羽他们看得懂,毕竟刚刚经历过,他们一眼就看到了水洞。

    水洞旁边还有注解,不过显然这帮人没有受到白皮粽子的攻击,他们其中有一个人掉下暗河,没有捞上来,但是也没有看到什么鲛尸,然后顺利的从水洞出来。

    温白羽还以为这个死者是从水洞出来,然后在这附近遇到了意外,但是看了这个笔记之后就知道想的不对了。

    死者并非在这附近遇到了意外,他们到这附近的时候还有四个人,在这里并没有/意外,也和温白羽他们一样,在这里采集了小红果子当做补给,然后又快速上路了。

    紧跟着又是地图,地图上画了穿越树林的路线,这个看不太懂,因为他们还没进到树林里,只有一个大概的思维。

    这片树林非常大,正常体力的人徒步穿越需要两天时间,然后他们看到了巨大的峭壁,还有贴着峭壁修建的悬空寺。

    悬空寺太高了,他们没能上去,然后又沿着峭壁继续走,这里没有记录走几天,一下就跳到了他们找到墓葬。

    死者在这里也用了“成百上千”的字眼。

    然后他们开始一件一件的记录从棺/材里倒出来的古董,记载了有满满两页纸,看起来收获颇丰。

    让温白羽奇怪的是,死者身边的这个背包,里面好像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后面什么也没有记录了,笔记本上有血,再后来,死者用潦草的笔记写了一句话……

    ——我被控/制了!!!

    后面跟着无数个叹号,好像想要纾解当时恐惧的心情一样。

    死者是从墓葬逃离回来,跑回到这里的,显然到了这里,只剩下死者一个人了,他们的队伍彻底打散了。

    万俟景侯又往后翻,死者在后面都没有写字,只是鬼画符,用笔画着乱七八糟的线,好像有些精神分/裂的感觉,看得出来他心情焦躁不安,有的笔线能穿透好几页纸。

    最后一页密密麻麻的画着线,一团的黑,就好像学/生上课很无聊,在笔记本上乱涂乱画一样。

    “等等。”

    墨一是阻止了众人合上笔记本,将笔记本拿过来,翻到最后一页,在纸页的背后摸索着什么,用手指顺着那些凌/乱的笔线划。

    墨一是安静了一会儿,突然说:“这不是随便画的,上面有字,但是后来被图了,能从纹理摸出来。”

    安然好奇的说:“上面是什么字?”

    墨一是一边摸,一边慢慢的说:“它在我的身/体里……比死还痛苦……”

    一时间大家都安静下来,抬头看着那具吊死的尸体,或许是实在忍受不住这种痛苦,所以才选择自/杀的。

    安然不由的哆嗦了一下,自己也戴过那张面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和这个人一样,体会到比死还痛苦的感觉……

    安然想着,不由得揉了揉太阳穴,觉得有些疲惫。

    温白羽说:“这个人已经死了,蛊虫或许还在他的身/体里,咱们把他埋了吧。”

    众人点了点头,都表示同意温白羽的意思,不然不知道蛊虫什么时候从尸体里爬出来,那样就糟糕了。

    众人开始动手埋东西,死者的背包里有一些必需品,不过水和食物已经发霉了,根本用不了,而且恐怕沾染了蛊虫,所以也不能用,准备跟死者一起埋了。

    骆祁锋是土夫子出身,动作很快,“刷刷”几下就在地上挖了一个大坑,万俟景侯戴了手套,和骆祁锋一起把死者抬进了土坑里。

    “唰!”

    骆祁锋开始铲土,要把那些土铲回去,把死人埋上,土已经盖上了死人的下/半/身,立刻就要埋上脖子,这个时候安然却突然说:“等等!”

    众人吓了一跳,土夫子都是和死人为伍的,心理承受能力一般比较强,但是也禁不住安然一惊一乍。

    安然脸色苍白的看着埋进土里一般的死人,嗓子滑了滑,说:“他……他在动……”

    叶流响仔细看了看,说:“没有动啊,已经死透了。”

    安然坚决的说:“不,他在动,绝对在动……我听到的……”

    安然能听到非常细微的声音,所有的声音都逃不过他的耳朵,安然觉得耳朵听到的,远比他眼睛看到的要真/实的多。

    温白羽说:“什么声音?”

    安然仔细听了一下,脸色更加苍白,说:“吃东西……咀嚼的声音……”

    吃东西?

    咀嚼的声音?

    安然这么一说,众人更是不解了,都仔细的盯着埋在土里的尸体。

    死者安安静静的躺在土坑里,下面已经被埋了,只剩下脖子和脑袋,差一点就全埋了,而且一动不动的,怎么会有吃东西和咀嚼的声音?

    万俟景侯皱眉看了看,突然拉住温白羽向后退,说:“他在动。”

    万俟景侯这样一说,好像比安然的话更让人信服,所有的人都提高了警戒,死死盯着那个尸体。

    尸体躺在土坑里,还是安安静静的,因为怕死者身/体里的蛊虫钻出来,所以尸体还保持着双眼大睁,嘴巴大张的模样,不可能把他的眼睛合上。

    万俟景侯说:“看他的舌/头。”

    众人把目光投射在尸体的嘴巴位置,盯着看了大约二十秒的时间,才看到尸体的舌/头竟然轻轻拱动了一下。

    安然立刻全身一震,墨一是伸手从后面托住他,稳住他的身/体,安然说:“就是这个声音。”

    一个已经发臭的死人,他的舌/头在动,而且绝对不止动了一下,安然说那是一种咀嚼的声音。

    形容这个声音的词,实在太让人觉得可怕,尤其是用在一个死人身上。

    众人都明显看到尸体的舌/头动了一下,大约过了十几秒,又动了一下,并不是很有规律,虽然他们听不到这么细微的声音,但是真的好像是咀嚼。

    而且是尸体本身,在咀嚼自己的舌/头!

    叶流响诧异的说:“完了完了,这个身/体太恶了,开始吃自己的舌/头了!”

    这场景实在是太恶心了,万俟景侯仔细看了一眼,发现这个尸体真的是在吃自己的舌/头,刚开始众人没有发现,是因为尸体的舌/头看起来是向后顶的状态,这很符合上吊自/杀的表现。

    但是其实尸体的舌/头并不是向后顶,而是已经被自己吃了一部分,舌/头从根本变小了,看起来就像向后顶。

    万俟景侯用龙鳞匕/首猛地打了一下尸体的脑袋,脑袋一歪,“噗”的一声,尸体的舌/头真的从嘴里掉了出来,根/部的地方血呼呼的,但是已经不流/血了,看起来吃了很久,已经结痂了。

    众人都吓了一跳,实在太恶心了,尸体竟然吃了自己的舌/头,而且还吃的津津有味。

    万俟景侯皱眉说:“是蛊虫,蛊虫还活着,一直靠吃尸体维持。”

    他说着,温白羽突然“嗬——”一声,喊着:“当心,动了!”

    尸体的舌/头从嘴里掉出来,好像影响了蛊虫的进食,尸体竟然猛地跳动了一下,身上的土“哗啦啦”的散落下来,然后整个尸体挣扎着要从土坑里爬出来。

    叶流响说:“起尸了?!”

    骆祁锋说:“恐怕不是起尸,是蛊虫搞的鬼。”

    众人向后退,果然就见到尸体大张的嘴里,突然弹出一个蝉一样的东西,不过是透/明的,全身的血管和内脏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它爬出来一点儿,然后又快速的缩进了尸体的嘴里,尸体立刻挣扎着从土坑里爬出来,他的身/体已经僵直了,一动嘎巴响,却被控/制着,猛地往外爬,伸出手来去抓他们。

    众人都向后退,万俟景侯立刻抢过骆祁锋手中的铲子,“刷刷”两下,将地上的土铲回坑里,对着尸体就开始埋土。

    万俟景侯的动作非常快,一捧土直接铲进了尸体的嘴里,那透/明的蝉正探头往外看,一下被土泼中,发出“吱————”的一声,又长又尖锐的叫/声,就好像把虫子丢尽了火堆里一样。

    尸体“嘭!”的一下摔在了土坑里,顿时就不动了。

    万俟景侯又“刷刷刷”几下,将所有的土干脆利索的铲进去,将尸体整个埋住,然后还在上面踏了两脚,确定土坑已经严实了。

    众人都面面相觑,墨一是笑着对万俟景侯说:“你怎么知道那蛊虫怕土的?”

    万俟景侯说:“我不知道,只是猜的。”

    他说着,看了一眼安然,说:“他说青铜盒子是在山上的土坑里挖出来,但是这种面具显然不是山上的东西,有人把面具带出来之后,埋在了山上。用埋这种方法,当然是因为土有作用。还有那个蛊虫的造型,是蝉的造型,蝉和土密不可分。”

    温白羽说:“所以这种蛊虫是怕土的?”

    万俟景侯点头,说:“恐怕是这样。”

    温白羽摸了摸下巴,看了一眼安然,心里想着,下次安然如果再发病,就给他脸上撒一把土,这样就好了。

    安然被盯得有点后背发毛,不知道温白羽想到了什么坏点子。

    众人解决了尸体,又挖了一个坑,把尸体的背包也给掩埋了。

    因为尸体树上吊在果树上的,他们看到了果树,就下意识的想到了可怕的尸体,而且还吃自己的舌/头,简直一点儿胃口和食欲也没有了。

    墨一是笑着说:“虽然现在看着没食欲,但是不知道之后还要走多远,咱们还是带着这些果子吧。”

    众人把采集下来的果实全都装好,然后背着背包又回了林子外面,准备休息一下,就开始穿越树林了,按照刚才的笔记本上记录的,穿越树林需要两天时间。

    众人回了林子外面,外面还生着火堆,大家把老大/爷家的儿子放在火堆旁边,然后就都去采集果子了,此时回来一看,顿时惊讶不已,温白羽说:“人呢?”

    大家四下找了一遍,都没有看到小伙子的人影。

    叶流响说:“会不会是醒了,然后自己走了?”

    不过他说完,也觉得不太可能,因为小伙子受伤很重,腿部直接脱臼了,还有好几处伤口,这地方一面是悬崖,另外一面是树林,他这样的身/体往哪里走都是死,怎么可能会乱走。

    墨一是说:“他身手再厉害,也不可能从峭壁下去,绝对是进树林了。”

    安然说:“是不是蛊毒发作了?”

    小伙子刚刚找到,现在又丢/了,大家也不需要休息了,万俟景侯把火堆熄灭,众人提着背包就进了树林。

    树林非常大,他们得到的笔记本记录又很简单,只是说穿行树林需要两天时间,其他都没有说。

    众人往里走,很快闻到一股血/腥味,大家跑过去一看,就见地上有一只死掉的兔子,兔子已经冷掉了,白色的绒毛血呼呼的一片,显然是被吸血了。

    温白羽说:“看来那个人真的进了树林?”

    大家都不敢停留,一直往前走去,树林里很潮/湿,地上的土也松/软。

    众人从天亮走到天黑,中午的时候都没有停下来休息,一边走一边吃了些面包。

    叶流响走累了就趴在骆祁锋背上,骆祁锋也乐意背他。

    墨一是瞧着,就笑眯眯的对安然说:“乖徒孙你累不累,要不要我背着你?”

    安然虽然很累,流了一身的汗,但是不想拖累别人,就一直没说话,这个时候嗓子充/血,用捡来的树枝杵着地不断往前走,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墨一是,说:“师叔祖年纪大了,徒孙怎么好劳烦师叔祖。”

    墨一是被他堵了,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嘻嘻的说:“乖徒孙你不知道,我今天还没有三十岁,还是很年轻的。”

    安然翻了个白眼,累的呼哧带喘,墨一是伸手过去,一手搀扶着他的肩膀,一手从他的腰下揽过去,半抱半扶的架着人走,笑着说:“年纪轻轻的,该多冲长辈撒娇才是。”

    安然真的很累,也没空和他多说一句话,就把自己身上的重量都压在墨一是身上。

    众人又走了很远,墨一是看安然脸色由红转白了,呼吸跟哮喘似的,发出“嗬——嗬——”的声音,实在是不行了,就扬声说:“天都黑了,咱们停下来扎帐篷吧。”

    前面的万俟景侯和温白羽回头看他们,万俟景侯点了点头。

    其实安然的体力非常好,看他徒步走到寨子里就知道了,但是因为安然中了蛊毒,蛊虫在体力也是要消耗能量的,安然就开始有些力不从心。

    安然累的瘫坐下来,一边擦着汗,一边说:“那个人也中了蛊毒,为什么就不休息?”

    墨一是蹲下来,扔给他一张纸,让他擦擦汗,免得夜风太大吹感冒了,笑着说:“说你傻你还不信,你现在有神志,那个人没有神志,他只知道往前走,你能比吗?”

    安然明智的不和师叔祖叫板,累的抖着手擦汗。

    其他人生了火,然后把帐篷扎起来,他们带了两个大帐篷,但是只扎了一个出来,另外一个是备用的,免得再像上次一样,被狗熊一掌把帐篷给拍烂了。

    大家坐在篝火旁边吃东西,都感觉累的不行,从昨天半夜开始,他们就没有正经吃过东西睡过觉了,已经一夜加一白天,不累是不可能的。

    小家伙们闻到了饭香味,全都从背包里爬出来,小羽毛最近似乎迷上了飞行,而且还要带着小血髓花飞。

    温白羽看起来,小血髓花似乎是有点恐高的,小羽毛飞起来悠着他的时候,小血髓花难得的露/出惊慌的样子,这和混世魔王/平时的表情可一点儿也不想符。

    平日里温柔又可爱的小羽毛似乎也发现了,所以就越发的喜欢飞行,还要拽着小血髓花,而小血髓花为了博佳人一笑,简直拼命一样。

    小烛龙抱着蛋/蛋坐在火堆旁边,给蛋/蛋一点一点撕着牛肉,鄙夷的看着小血髓花讨好小羽毛。

    蛋/蛋一边吃着哥/哥喂过来的牛肉,一边抬头看着小羽毛的表演,就跟看电视一样,看到小羽毛把小血髓花抛起来的时候,还“咯咯”的笑,然后使劲拍手。

    小烛龙看小血髓花这个样子还把自己弟/弟逗笑了,忍不住“啊啊”了两声,似乎在和小羽毛说话,好像在说……再来一个。

    然后小羽毛真的把小血髓花又抛上去一次,小血髓花就跟痴/汉似的,惹得蛋/蛋又开始笑。

    温白羽第一次感觉到小血髓花其实很可怜,让小羽毛赶紧飞下来,说:“别欺负人,知道吗?”

    小羽毛眨着真挚的大眼睛,小血髓花则是“啊啊”的冲着温白羽摇头。

    温白羽:“……”

    敢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自己还管闲事了!

    小羽毛玩够了,就坐下来吃饭,小血髓花一脸殷勤的靠过去,时不时亲一下小羽毛的小/脸蛋,因为小羽毛玩的很高兴,根本没注意小血髓花揩油。

    蛋/蛋吃了饭,无聊的玩着自己的手指头,等着小烛龙吃饭。

    蛋/蛋一侧头,就看到了墨一是,蛋/蛋看到墨一是,似乎就像看到了机/关小鸡,对着墨一是“啊啊”的喊,还伸着小肉手。

    看起来墨一是也特别喜欢小孩子,尤其是像蛋/蛋这么可爱的小孩子,虽然看着蛋/蛋的脸,压力有点大,但还是忍不住做怪叔叔。

    墨一是把手伸过去,想要抓蛋/蛋肉肉的小手,笑着说:“想和叔叔玩,是不是呀?”

    “啪!”

    墨一是的手刚伸过去,还没抓/住蛋/蛋的小手,小烛龙的尾巴一下扫过来,打在墨一是的手背上,墨一是只觉得自己的手不受控/制的一甩,手背顿时就红了起来。

    小烛龙顶着一张温白羽的脸,满眼冷酷的看着墨一是,那眼神是敢动他弟/弟一下,就死定了。

    墨一是默默的把手伸回来,心想着什么熊孩子。

    蛋/蛋则是“咯咯”笑了一声,还是对着墨一是伸手,嘴里“啊啊”的叫。

    墨一是笑着说:“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想要玩具对不对?我这还有好多。”

    温白羽吓了一跳,说:“你别给我儿子玩炸/弹,微型的也不行!”

    墨一是说:“知道了知道了,我怎么可能给可爱的小孩子玩这种危险的东西呢?”

    温白羽:“……”就好像之前给蛋/蛋玩炸/弹的不是你一样。

    墨一是翻了翻自己的背包,他的背包简直像是百宝囊,里面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都有。

    因为东西太多了,一样一样的往外拿,摆了一地,跟摆地摊似的。

    安然扫了一眼,拿起其中一个小盒子,小盒子就跟口香糖的便利装差不多大,上面没有花纹,也没有字,不知道干什么用的。

    安然“咔”的一声打开,结果脸一红,东西“喀拉”一声掉在了地上,撒了一地。

    温白羽好奇的探头一看,结果是一堆套套!

    温白羽也是脸上一红。

    墨一是把那些捡起来,像是捡宝贝一样放回去,说:“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别弄坏了,很有限的,一共只有十个。”

    安然听得脸上更是红,墨一是可是墨派的高层,结果做了一堆安/全/套,还说是自己的得意之作。

    安然不由得瞪了墨一是一眼。

    墨一是说:“怎么了?我跟你说,我做的这个可和别的不一样,很轻薄的,而且上面还有助兴的凸起,摩擦速度不一样,还会发出不同的荧光色,我……”

    墨一是还没说完,安然已经把一个背包直接扔过来,扔在他脸上,说:“无赖。”

    温白羽心想,这个词对于墨一是来说,真是太贴切了,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万俟景侯用高深莫测的目光注视着那些特制套套……

    温白羽心头一颤,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一定是错觉……

    墨一是把他的宝贝收好,然后从背包里拿出一只木头的玩具熊,玩具熊下面带着小轱辘,上了发条之后可以在地上不停的走动,一边走一边打鼓,和街边上的玩具挺像。

    墨一是把小熊拿出来,蛋/蛋的目光立刻就亮了,从小烛龙怀里挣扎出来,蛋/蛋的学习能力非常强,已经可以走路了,摇摇晃晃的,小靴子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就扑在了墨一是怀里,伸手去抓那个玩具小熊。

    小烛龙脸色“唰”的黑了下来,阴恻恻的看着墨一是。

    墨一是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赶紧把蛋/蛋从怀里推出来,让他坐在地上,然后把/玩具熊塞在蛋/蛋怀里,笑着说:“乖自己玩啊。”

    蛋/蛋拿到了玩具熊,才不和墨一是玩,自己就去玩玩具熊了,艰难的抱着跟他一样大的玩具熊,摇摇晃晃的走到小烛龙面前。

    小烛龙因为刚才蛋/蛋对墨一是“投怀送抱”的事情非常介意,插着胳膊不理他,看起来小烛龙的气性还挺大。

    蛋/蛋捧着玩具熊,像献宝一样给小烛龙玩,小烛龙就是不看他,蛋/蛋委屈的瘪了瘪嘴巴,自己抱着玩具熊一边玩去了。

    小烛龙侧头看了一眼蛋/蛋,很高冷的哼了一声,但是弟控的小烛龙,余光还是一直追着蛋/蛋跑。

    蛋/蛋把/玩具熊放在地上,想让人给他拧发条,发条太紧了,蛋/蛋拧不动,温白羽就给他拧了发条,说:“小心火堆,别碰了火。”

    蛋/蛋追着在地上一边打鼓一边跑的玩具来回跑,简直就把他哥/哥忘到脑后去了,小烛龙脸色更差,盯着那只玩具熊,如果玩具熊是有感官的,一定会吓得尿裤子。

    玩具熊跑了三圈,蛋/蛋追着跑三圈,温白羽头都晕了,打鼓的声音特别大,一边打鼓还一边唱歌,这个歌当然是墨一是自己录得了,一只玩具熊,配乐竟然是“小白兔,白又白,两只耳朵竖/起来……”

    安然对声音本来就敏/感,耳朵边还听着墨一是的录/音,唱儿歌都跑掉,捂着耳朵瞪着墨一是,墨一是则是笑眯眯的。

    玩具熊跑到第四圈的时候,碰到了石子,因为实在太先进了,并没有摔在地上,而是自动改变了方向,朝别的地方跑了。

    墨一是自豪的说:“其实这个玩具熊是我做来下斗用的。”

    安然不相信的看着他,说:“给斗里的小粽子玩的?”

    安然说完,小羽毛立刻“哈哈哈”的笑了起来。

    墨一是:“……”

    墨一是说:“你这就不懂了,斗里肯定有很多粽子,我在玩具熊的体/内安装了一个挥发装置,专门挥发正阳之气,这样可以吸引粽子。下斗的时候想要知道这到墓道安全不安全,就把/玩具熊拧上发条,先让它过去走一遍,它身上的正阳之气可比活人身上的大得多,如果有粽子,绝对会被吸引过来……”

    他正说着,玩具熊已经偏离了轨道,冲着远处打鼓跑过去,蛋/蛋追在后面,小烛龙眯了眯眼睛,蛋/蛋跑的越来越远,刚要起身去追。

    就听“咯!”的一声大吼,一个黑影从草丛中一下窜了出来,蛋/蛋正追着玩具熊跑,那黑影窜出来之后,猛地将蛋/蛋一扑,玩具熊一下被扑飞了,“嗖——”的飞出去,“啪嚓”一声摔在地上,立刻粉碎了。

    众人都吓了一跳,墨一是心里喊了一声不好,这旁边有粽子,看来是被玩具熊和蛋/蛋的正阳之气吸引过来的。

    蛋/蛋本身就是正阳之气,玩具熊里也刻意放了正阳之气,这加一起简直就是天上有地/下无的美餐。

    万俟景侯和温白羽顿时从地上跃起,向黑影冲过去,小烛龙也一下“呼——”的展开翅膀,猛地飞起来,像怒发的箭一样,“嗖——”的一声冲了出来。

    蛋/蛋跑的并不远,那黑影只是在他们周围,一下跃出来,蛋/蛋被他抓/住,立刻“呜呜”的哭出来,额头上的火精一下一下的亮起来。

    粽子抓/住蛋/蛋之后想要掉头就跑,但是万俟景侯和温白羽已经抢过来了,小烛龙也飞过来,众人一看,竟然是一只白皮粽子。

    白皮粽子手里抓着蛋/蛋,蛋/蛋被吊在半空中,身/体一晃一晃的,哭的可怜兮兮的,脸上被白皮粽子划了一道血口子,虽然不深,但是显然有麻痹作用,蛋/蛋身/体不能动,因为面朝下吊着,一边哭,一边流口水,弄得满脸花。

    万俟景侯猛地冲过去,一下将白皮粽子拧住胳膊,伸手去抓白皮粽子手里的蛋/蛋,温白羽也抢上去,白皮粽子要用另一只手去抓万俟景侯,温白羽一下扣住白皮粽子另外一条胳膊。

    就在这个时候,“呼——”的一声,一阵飓风席卷而来,“啪嚓!”一声,血光顿时四溅,溅在温白羽的脸上,弄得温白羽一愣。

    就见小烛龙已经飞了过来,有力的蛇尾一卷,尾巴上的倒钩一下将白皮粽子整条胳膊拧了下来,一条胳膊飞出去,蛋/蛋还抓在胳膊上。

    小烛龙翅膀一兜,双手一抄,将蛋/蛋抱在怀里,满眼的火光,嘴里“呼呼——”的喘着粗气,将白皮粽子断掉的胳膊一扔。

    温白羽看得有些怔愣,白皮粽子少了一个胳膊,立刻倒在地上哀嚎,小烛龙低着头,沾着蛋/蛋的眼泪,给他蹭在脸上的伤口上,同时尾巴一动,“嘭!”的一声巨响,白皮粽子被一下甩了出去,直接掉在黝/黑的树林里,发出“咔嚓……咔嚓……咔!”的声音,听起来应该撞倒了三棵树,绝对不可能再起尸了。

    小烛龙抱着蛋/蛋,蛋/蛋哭的满脸花,眼泪蹭在伤口上,身/体终于能动了,抱着小烛龙的胳膊,“呜呜”的可委屈了,一边哭还一边把眼泪和口水蹭在小烛龙的衣服上。

    小烛龙并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抱着蛋/蛋不停的哄。

    众人回到火堆旁边,小烛龙的眼睛还是火红色的,里面充斥着暴怒和冷漠,这种眼神就跟万俟景侯变成烛龙之后的感觉很像。

    蛋/蛋似乎有点害怕,委屈的拽了拽小烛龙的袖子,小烛龙这才收敛了眼睛里的冷漠和暴怒。

    众人都觉得后脖子发凉,小烛龙小小年纪,武力值简直爆表的不成样子。

    众人松了一口气,蛋/蛋因为受了惊吓,一直在打嗝,眼睛湿/漉/漉的,小烛龙哄了半天,还是有点缓不过来。

    小烛龙凉飕飕的看了一眼墨一是,墨一是说:“这不能怪我啊,我也不知道附近有粽子。”

    他说着,从背包里又拿出一样东西,交给小烛龙,说:“来来,你这个弟控,用这个哄你弟/弟。”

    小烛龙嫌弃的看了一眼手里,竟然是一根棒/棒糖,不过这个棒/棒糖显然也是墨一是自己做的,看起来特别精致,拆开包装纸一看,还是彩虹颜色的,上面亮晶晶的,就像银河一样,散发出一股类似于蜂蜜的幽香。

    蛋/蛋鼻子耸了耸,吸了两口,又打了一个嗝。

    小烛龙把棒/棒糖放在蛋/蛋嘴边,蛋/蛋舔/了两下,立刻眉开眼笑了,粉嘟嘟的嘴唇都舔的亮晶晶的,镀着一层亮晶晶的糖水。

    小烛龙拿着棒/棒糖,蛋/蛋就抻着脖子去/舔,小/舌/头一下一下的舔/着,舔高兴了还对小烛龙“咯咯”笑,然后爬起来,用黏糊糊的嘴巴,“吧唧”一口亲在小烛龙的脸颊上。

    小烛龙顿时嫌弃的黑着脸,蹭了蹭自己的脸颊,黏糊糊的,蹭在手上都黏糊糊的。

    蛋/蛋似乎知道小烛龙嫌弃自己,又“吧唧、吧唧”亲了好几下,小烛龙有些无奈。

    温白羽刚才差点没吓死,他家蛋/蛋总是散发出美味的气场,看起来以后离开自己两厘米都不行。

    温白羽过去看了看蛋/蛋,蛋/蛋脸颊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因为刚才哭的太凶猛了,所以愈合的非常快,没有留下伤疤,还是滑溜溜的小肉脸,因为吃棒/棒糖吃的高兴,脸颊都红扑扑的。

    众人吃了饭,就准备回帐篷去休息,进了帐篷,温白羽把小家伙们放在了自己和万俟景侯中间。

    万俟景侯脸色铁青,他本身还想/做点别的什么,但是先在看起来,有小家伙们横在中间,肯定是没戏了,而且蛋/蛋刚刚受了惊吓,万俟景侯也不放心。

    小家伙们躺在两个人中间,万俟景侯伸出手,拉着温白羽的手,温白羽睁开眼睛,甩了甩手,但是没有甩开,就看见万俟景侯笑眯眯的看着自己,还用手指在自己的掌心里划,划的麻嗖嗖的。

    温白羽甩不开,只好让他握着,感觉掌心特别温暖,也是实在太累了,还没有两分钟,就呼吸平稳的睡过去了。

    万俟景侯见小家伙们睡了,温白羽也睡着了,自己也就闭上了眼睛。

    帐篷里静悄悄的,叶流响缩在骆祁锋怀里,骆祁锋身上很暖和,叶流响的体温偏低,就喜欢扎在他怀里,骆祁锋抱着他,两个人一起盖着被子,很快也睡着了。

    安然是睡得最慢的,不是他不想睡,他也很疲惫,体力都透支了,但是耳朵里总能听见各种各样的声音,让他怎么也睡不着,心静不下来。

    风声,树叶声,篝火的声音,还有呼吸声,乱七八糟混为一谈……

    安然蜷缩起来,伸手捂着耳朵,忽然墨一是伸手扳住他的肩膀,让人转过来正对着自己。

    安然狐疑的看着墨一是,墨一是这个时候却突然探过头来,两个人的嘴唇立刻就要碰在一起。

    安然猛地吸了一口气,伸手推住墨一是,睁大了眼睛,嘴唇抖了抖,好像都能感受到墨一是喷过来的热气,烫的安然脸上发红,说:“你干什么……”

    墨一是笑了一下,不同于往日的嬉皮笑脸,一双眼睛笑起来非常温柔,盯着安然的眼睛,说:“你不是静不下来吗?来做点让人安心的事情。”

    安然紧紧盯着墨一是的嘴唇,有些薄,应该是个冷漠的人,却意外的嬉皮笑脸,身为长辈却做一些不靠谱的事情,薄唇在说话的时候不断的张合,竟然透露/出浓浓的性/感。

    安然的嗓子滑了滑,特别干渴,好像嗓子都要燃/烧起来,目光发沉,耳朵里好像已经听不见其他声音,什么是让人安心的事情?像上次的亲/吻吗,全身过电流的感觉让他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听不见……

    墨一是伸手托住安然的耳后,用手指细细的磨蹭着他的耳根,另一手按在安然的腰上,笑着说:“不试试吗?”

    安然的呼吸一下急促了,脑子里变得混沌,他没有说话,墨一是手一拉,将人往前一拽,两个人的嘴唇就碰在了一起,起初只是单纯的触/碰。

    安然的呼吸更加快了,墨一是的嘴皮有点冰凉,或许是夜风太凉了,两个人的嘴唇轻轻碰在一起,安然微微张/开嘴唇,含了一下墨一是的嘴唇,然后又快速的张/开,有点受惊一样的向后仰。

    墨一是伸手抓/住他,眼睛一眯,快速的碾压住他的嘴唇,不断的在上面粗/暴的碾压亲/吻,伸出舌/头,钻进安然惊慌失措而微启的嘴唇。

    两个人的舌/头碰在一起,安然身/体一抖,嗓子里“嗬——”的吸了一口气,双手抓/住墨一是的领子,不由得抓的死死的,两眼大睁,舌/头被墨一是不停的舔/弄,撩/拨着,身/体打颤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安然的反应实在太青涩了,墨一是笑了一声,咬了一下他的嘴唇,说:“乖徒孙,接/吻的时候要闭眼。”

    安然眼睫抖了一下,或许还沉溺在和墨一是接/吻的快/感之中,真的慢慢闭起了眼睛。

    墨一是看着安然的反应,一阵冲动涌上来,咬着安然的耳朵,伸出舌/头来,舔/吻他耳朵的轮廓,说:“安然,嘴唇张/开。”

    安然抖了一下,听话的把嘴唇打开,墨一是的舌/头几乎是长/驱/直/入,没受到一点儿阻碍,墨一是引导着安然回应自己的亲/吻,两个人不断变化着角度,安然的大脑里一片空白,真的什么声音也听不到了,耳朵里都是墨一是粗重的呼吸声。

    墨一是的手搂住安然,下面难受的厉害,但是安然实在太青涩了,接/吻都能发/抖,不知道贸然再做下去会不会吓到他。

    安然已经完全习惯了墨一是的亲/吻,嘴唇被咬的有些红肿,墨一是引导着他,安然开始主动亲/吻墨一是的嘴唇,用舌/头舔/他的嘴唇和舌/尖,弄得墨一是的舌根麻嗖嗖的,说实在的,安然很有天赋,不管是什么,一学就会了,而且还会举一反三。

    墨一是呼出一口气,几乎现在就想把安然就地办了,墨一是笑着看着安然,安然脸色潮/红,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和墨一是接/吻的感觉很微妙,这也是第一次安然主动,心里的感觉更加微妙。

    墨一是笑着说:“乖徒孙,舒服吗?”

    安然脸上很红,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墨一是被他的坦白弄得一愣,随即呼吸更粗重了,亲了亲安然的嘴唇,说:“再来一次?”

    安然似乎是喜欢上了和墨一是亲/吻的感觉,真的让他感觉到一股安心,尤其是自己亲/吻墨一是的时候,墨一是会粗重的喘着气,让安然还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两个人唇/舌紧紧纠缠在一起,安然被吻的浑身无力,两个人几乎都是箭在弦上的样子,年轻人看起来十分青涩,什么经验也没有,被墨一是亲/吻几下,已经难受的不行了。

    墨一是也难受,不过想/做君子,又暗骂自己本身是个俗人,怎么就想/做君子呢?

    安然亲/吻着他的舌/头,墨一是抓紧安然的腰,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就在这个时候,墨一是突然睁大眼睛,随即“唔!”了一声。

    安然突然一把推开墨一是,满嘴都是血,然后从地上以惊人的速度弹跳起来,直接冲出帐篷,一下没入黑/暗之中,外面只能听到“沙沙”的声音,安然已经不见了。

    墨一是叫的声音很大,捂着嘴巴,但是鲜血还是从指缝里漏出来,滴答滴答的滴在地上。

    众人听到声音立刻全都醒了,还以为又有粽子,结果看到墨一是皱着眉,捂着自己的嘴,一嘴都是血。

    温白羽吓了一跳,说:“你怎么了?”

    墨一是舌/头被安然咬了,还咬在舌根,几乎断了,刚才两个人还激动的亲/吻在一起,哪知道安然猛地发疯,咬在墨一是的舌/头上。

    墨一是舌/头受伤,说不清楚,众人听了半天,才知道墨一是说什么。

    墨一是说:“安然蛊毒发了,跑出去了。”

    众人自然也不能睡觉了,立刻冲出帐篷,万俟景侯快速的把帐篷拆了,其他人去收拾行李,墨一是虽然担心安然,但是不能不给自己止血,舌/头流/血太多了,说话都不利索,他可不想成为墨派之中,第一个因为接/吻被人咬了,流/血过多而死的人……

    实在太丢人了……

    众人快速的收拾东西,安然嘴里也全是血,不过不是自己的,是咬了墨一是染上的,一直往下/流,草丛里都是,触目惊心的,这倒是他们方便寻找安然。

    温白羽好奇的看向墨一是,实在不明白,安然蛊毒病发跑了,就算攻击了墨一是,墨一是受伤的位置也太奇怪了,怎么可能是舌/头?难道蛊毒比较喜欢舌/头?

    墨一是被温白羽看的后脖子发凉,不过明智的没说话,实在太丢/了。

    万俟景侯则是一派了然,他睡觉不是太死,而且这里是野外,就一直留了神,早就听见墨一是像人口贩子一样哄着安然接/吻,不过没想到这个时候安然毒发了。

    众人顺着血迹找过去,不过很快的,血迹就消失了,安然只是染上的血,不可能流很多。

    他们还在树林里,这片树林非常大,树木很多,草丛茂/盛,不知道安然跑到哪里去了。

    墨一是从背包里拿出他的木头小狗,上了发条,让小狗去找安然。

    木头小狗带着众人一直往前跑,一直跑到天色灰亮,还是没有看到安然的影子,安然中了蛊毒,根本不知道疲惫,就算身/体夸了,也会继续往前走,众人都累得呼哧带喘的。

    等到天大亮的时候,忽听一群鸟叫/声,众人再往前跑,竟然一下跑出了树林。

    眼前的景象太让人震/惊了,竟然是陡峭的崖壁,高/耸入云的岩壁,崖壁下面是一条河水,崖壁就树立在他们的面前。

    温白羽立刻想到了那个笔记本上写的,穿越树林需要两天,出来之后会看到一个挂在悬崖上的悬空寺。

    众人往前跑了几步,就看到耸入云端的断崖上,果然有一座悬空寺,悬空寺好像一副壁雕一样,贴在悬崖上,看起来随时都会掉下来,有一条极其蜿蜒狭窄的小路,顺着悬崖往上,通向悬空寺。

    温白羽吸了一口气,看着那崖壁,说:“这崖壁是人工开凿的?你们看,是蝉的模样!”

    温白羽指着崖壁,果然是这样的,崖壁整体是一个蝉的样子,但是这种样子绝对不可能是天然形成的,因为没有这么工整,应该是经过人工开凿的,但是崖壁这么高,怎么来开凿,当时的人是怎么做到的?

    众人都在吃惊,这个时候就听有声音从温白羽的背包里传出来,温白羽吓了一跳,摘下背包一看,竟然是手/机响了,没想到这个地方还有信号。

    温白羽一看是甘祝打来的,就把电/话按了免提接起来。

    甘祝的声音很快从手/机里传出来,说:“温白羽,你从沙漠带回来的那份复制品的天/书,我已经查到第一个梼杌棺/材的位置了。”

    温白羽他们从沙漠里带回来了天/书复制品,是谢衍交给他们的,谢衍知道温白羽的朋友也中了梼杌毒,而且光靠谢衍和谢麟阆,其实很难找齐七口梼杌棺/材,这样解毒就遥遥无期。

    其实谢衍也是为了谢麟阆考虑,把天/书的复制品交给了温白羽。

    温白羽回去的时候,就给了甘祝。

    甘祝一时间并不能破译,这果然是天/书,和密码锁盒子里的木片上的文/字一模一样,他们也看到了缺失的那段文/字。

    但是非常不巧,这些文/字甘祝看不懂,并不是不懂这些字,而是连起来看不懂是什么意思。

    甘祝需要时间研究,没想到这个时候研究出来了。

    甘祝说:“这天/书上记录了七口棺/材的位置,但是非常生涩难懂,其实是一种文/字型的图,怪不得这些棺/材一直没有被人找到,因为只有棺/材下葬时候的场景图,并没有寻找的路线地图,想要找这些棺/材,估计要翻遍大江南北,寻找相似的场景,我刚翻译了最简单的一段,把文/字做成了图,是最后一口梼杌棺/材,你们现在要看吗,我把图发短信给你们?”

    温白羽说:“好,你发过来吧。”

    甘祝挂了电/话,很快就发了短信过来,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就是一张图,这图看起来是用电脑做的,画面很简单,就像甘祝说的,是七副文/字地图中最简单的一副。

    众人看到短信图片的一刹那,全都惊呆了。

    图片是电脑绘制的,有一种机械感,而且甘祝也不是专/业的人,绘制的挺简陋的,但是他们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段文/字所表达的图,他们见过,刚刚见过。

    而且就在眼前!

    短信图片上是一个峭壁旁边画了云彩,说明高/耸入云,而峭壁呈现出蝉的形状,峭壁下有一条河水,峭壁旁边还有树林,每一条都非常吻合。

    但是却又一条出入。

    温白羽指着峭壁上的悬空寺,说:“甘祝的图片上并没有悬空寺。”

    万俟景侯皱眉说:“应该是后建上去的。”

    叶流响说:“那就糟糕了,是不是有人发现了这个地方有梼杌棺/材,所以才建了一个寺/庙。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建寺/庙,肯定是掩护倒斗用的。”

    确实很多土夫子会在深山里建寺/庙,外表是寺/庙,里面却是空的,打一个洞直接去倒斗,为了防止被人发现。

    但是这种地方本身就鸟不生蛋,根本不会有人过来,而且在这么高的地方建寺/庙,寺/庙的年头又久远,但是却没有损毁,即使离得远,也能看得出来寺/庙宏伟庄重。

    万俟景侯说:“这应该不是掩护,咱们上去看看。”

    他说着,墨一是突然“嗬——”了一声,温白羽还以为他碰到了舌/头上的伤口,转头看向墨一是。

    墨一是指着半空中一个小黑点,说:“阿兰!阿兰!”

    什么鬼阿兰?

    阿兰是什么鬼?

    温白羽听了半天,才发现墨一是说的是“安然”,因为舌/头不能打弯不能动,所以咬字不清晰。

    温白羽立刻掏出望远镜一看,差点吓得半死,果然是安然,安然正徒手顺着峭壁往上爬。

    峭壁虽然有蜿蜒的小路可以上去,但是因为这是在峭壁上修路,所以小路非常狭窄,有的地方是断的,栈道因为是木头的,时间太长就会腐烂,已经破败不堪的挂在岩壁上。

    安然身上什么防护措施也没有,就在峭壁上不断攀爬,看得/人/心惊胆战的。

    墨一是脸色很黑,立刻冲过去,抓着峭壁,顺着蜿蜒的小道往上爬。

    万俟景侯伸手制止住墨一是,说:“你等着,我和白羽上去,你这么上去追不上。”

    他说着,看向温白羽,温白羽自然明白,立刻从人形变成了鸿鹄,猛地一张翅膀,万俟景侯翻身跃上温白羽的后背。

    温白羽立刻振翅向上窜,几乎是贴着峭壁,直冲而上,带起“呼——”一阵狂风。

    安然正在上面不断的攀爬,他脸色惨白,汗珠顺着额头滚下来,迷了眼睛,却毫无知觉,眼睛直勾勾的顺着悬崖往上爬,遇到断裂的栈道,就猛地往前一跳。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过去的时候,安然正好从断裂的栈道往对面跳,因为体力不支,一下摔在栈道边缘,双手一抓,“咔嚓”一声,栈道因为年头太远,一些被抓碎了。

    安然猛地往下摔去,温白羽翅膀一兜,飞快的略过去,将安然一下接住。

    安然“咚!”的一下掉在温白羽的背上,两眼发光,一下跳起来,冲着万俟景侯扑过去,万俟景侯早有准备,一下踹在安然肚子上,然后整个人向后一仰,立刻又摔在鸿鹄的背上。

    下面众人看的心惊胆战的,温白羽的鸿鹄造型虽然很大,但是也禁不住两个人在上面打架,尤其安然还是疯狂的状态,根本不在乎自己会掉下去。

    安然从温白羽的背上又跳起来,猛地扑向万俟景侯,万俟景侯身/体一斜,安然一下扑空,直接掉下去。

    下面的墨一是看的心惊肉跳,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猛地一伸手,一把抓/住安然的脖领子,安然被吊在半空中,还不断的撕扯着,想要攻击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一手拽着他脖领子,另外一手在他脖子上一捏。

    安然“啊”的喊了一声,一下软/了下来,整个人被万俟景侯拽着脖领子,一动也不动了。

    温白羽冲着半空中的悬空寺飞上去,先把万俟景侯和安然放在悬空寺里,然后又飞下去,把剩下的人接上来。

    众人一瞬间就进了悬崖半空的悬空寺里,果然省了不少力气,温白羽的体型太大,没办法用鸿鹄的造型钻进悬空寺里,只好半途一下变成/人,用惯性往里一兜,一下从悬空寺的窗户直接滚了进来。

    万俟景侯早有准备,伸手一接,立刻将光溜溜的温白羽接了满怀,两个人向后退了几步。

    温白羽想要下来,万俟景侯就伸手抱着他,在他腰和臀上摸了两把,才将人放下来,快速的给他穿上衣服。

    温白羽被摸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麻嗖嗖的,实在太丢人了。

    温白羽快速的穿上衣服,环视了一下四周,这个悬空寺造型很宏伟,别看挂在半空显得很渺小,但是其实很大,上下一共三层,绵延在峭壁上,横向也很长。

    众人进了悬空寺,寺/庙的石柱已经掉漆了,斑斑驳驳的,但是隐约能看见,石柱上的图纹竟然是蝉。

    这不是佛教的寺/庙,寺/庙里除了蝉的图纹,供桌上放的是梼杌。

    温白羽震/惊的看着这些梼杌石雕,看起来这座悬空寺,也和西王母国有关系。

    不过这里的石雕造型明显柔和很多,并不那么可怕乖张。

    骆祁锋看着那些梼杌,总有一股怪怪的感觉。

    悬空寺里非常的黑,大家都把手电拿了出来,打开手电绑在手臂上。

    墨一是蹲下来检/查了一下昏过去的安然,体力透支的厉害,躺在地上,胸口不断的起伏,看起来特别虚弱,汗一阵一阵的冒出来,脸色白的厉害。

    墨一是给他擦了擦汗,然后背起安然。

    众人就顺着悬空寺往里走,里面黑/洞/洞的,其实并不深,因为是靠着悬崖建的,如果纵向太深,承重就是问题,会有坍塌的危险,所以一般的悬空寺都是绵延在峭壁上,横向很长,有点走廊的感觉。

    悬空寺里供奉全是金蝉和梼杌,还有一些壁画,虽然已经剥落的差不多了,不过不难看出来,这里也是供奉西王母的,而且也信奉西王母是从底下爬出来的金蝉。

    温白羽奇怪的说:“这里离沙漠那么远,离昆仑山也那么远,西王母国的信/徒怎么会在这里建一个寺/庙呢?”

    叶流响说:“或许是因为这里有梼杌棺/材。”

    万俟景侯摇头说:“西王母把法宝的地图分成七段,藏在七口棺/材里,显然是不想让人知道这七口棺/材都在哪里,怎么可能建一个寺/庙呢,太扎眼了。”

    众人觉得万俟景侯说的很有道理,实在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们顺着路一直往前走,出现了好多佛龛一类的东西,里面供奉着各种各样的金蝉和梼杌。

    众人走过去,仔细看这些东西,相比他们见过的,都柔和一些,除此之外没什么诧异。

    众人顺着悬空寺走了一遍,半个多小时就把整个悬空寺看了一遍,好像就是寺/庙一类的地方,用来祭祀和供奉用的,没有人,没有粽子,什么东西都没有。

    就在这个时候,安然好像有些要醒过来,鼻子里发出哼声,在墨一是背后动了动。

    墨一是把安然放在地上,众人都围拢过去,果然就看到安然慢慢睁开了眼睛,眼里有些糊涂,但是却又是清/醒的。

    众人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温白羽说:“你可醒了。”

    安然有些狐疑的看着他们,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胳膊、双/腿都在不停的打颤,似乎揉脑袋这个动作,都消耗了他不少体力。

    温白羽看他哆嗦的厉害,说:“你体力透支太大了,先休息一会儿吧。”

    安然虚弱的点了点头,一侧头就看到了一脸担心的墨一是。

    蛊毒虽然能支配人,但是并不会像梼杌毒那样没有/意识,安然自然记得自己干了什么,回忆了一下就想起来了,那种感觉有点不像自己干的,但是又确确实实是他做的。

    他竟然咬了墨一是的舌/头,而且回忆起来咬得还挺重,流了好多血。

    安然低头看了看自己衣服,衣服上面全是血,墨一是的衣服上也是血,因为着急去追安然,都没有换衣服,现在血迹已经干涸了。

    安然有些愧疚的看着他,墨一是当然看出来了,不过他现在说话大舌/头,一动舌/头就疼,话说多几个字,舌/头的伤口就抻裂了。

    众人坐下来休息,他们只睡了半夜,后半夜一直在追人,都疲惫的不行,这地方虽然在半空中,但是还算安全,就围拢在一起,准备休息一会儿,等睡醒之后再吃饭赶路。

    安然躺了一会儿,感觉好多了,就是还很累,侧头看着躺在自己旁边休息的墨一是,墨一是被他一看,好像没睡一样,立刻睁开了眼睛,挑眉看他,示意他怎么了?

    安然看了看墨一是的嘴唇,小声说:“抱歉……”

    墨一是看见年轻人歉疚的表情,竟然有点可爱,不由得笑了一声,笑过之后“嘶——”的喘了口气,太得意忘形了,口腔里立刻有点血/腥味。

    安然看他皱眉,知道抻列伤口了,有些着急,墨一是看着他着急的样子,心里隐隐有些发/痒,觉得现在不犯坏更待何时?

    墨一是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安然愣了一下,随即脸上一红,说:“师……师叔祖……”

    墨一是看着他,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安然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慢慢凑过去,在墨一是嘴唇上亲了一下。

    墨一是嘴角一挑,差点又牵扯到自己的伤口,嘴唇合着,贴在安然的嘴唇上,轻轻的磨蹭着。

    安然嗓子里“咕噜”了一声,痒痒的,有点麻嗖嗖,并不反感,还挺舒服的。

    安然忍不住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墨一是的嘴唇,墨一是眼眸一沉,抓/住安然的手臂,箍在怀里,两个人抱在一起,墨一是闭着嘴,喘着粗气,不断在安然的脸上额头上嘴唇上亲/吻。

    安然被他亲的浑身发烫,手脚直哆嗦。

    就在这个时候,叶流响抬起头来,托着下巴,笑着说:“别再把舌/头咬了哦。”

    墨一是:“……”

    墨一是不能说话,瞪着叶流响,骆祁锋赶紧把叶流响抓到一边来,说:“好好休息一会儿,等会还要继续赶路,你不累吗?”

    叶流响摇头,钻在骆祁锋怀里,说:“他们亲来亲去的,我也要和大叔亲。”

    叶流响说着,还嘟起嘴,示意骆祁锋亲他,骆祁锋脸皮没那么厚,不过还是快速的低头亲了一下。

    叶流响“嘻嘻”笑起来,摸/着自己嘴唇和下巴,说:“你的胡子扎到我了,好麻啊。”

    温白羽实在忍不了他们了,一个两个都不好好睡觉。那边几个人闹够了,就全都躺下来睡觉了,毕竟全都累得够呛。

    温白羽睡得迷迷糊糊,就听“哐!”的一声,声音不算太大,但是他们都戒备着,一下全都醒了。

    温白羽抬头一看,就见安然突然翻身坐了起来,还以为安然的蛊毒又发作了,结果安然坐起来之后,神情并不呆滞,反而露/出一丝惊慌。

    温白羽说:“你听见了什么?”

    所有人都凑过来,安然看向温白羽,说:“脚步声……”

    众人都有些诧异,脚步声?

    悬空寺里外都没有人,他们在之前检/查过了,刚睡了这么一会儿,竟然听到了脚步声,难道有人进来了?

    众人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打开手电,照了照周围,一篇黑漆漆的,什么也没有,除了金蝉和梼杌的雕像,连个人影都没有。

    安然的听觉非常敏锐,不可能听错,所以脚步声可能离他们还远。

    安然仔细的听着,呼吸有点急促,眯着眼睛说:“来了……他在跑……”

    安然的话音一落,众人果然听见“咚咚咚!”的声音,一听就是跑步声,而且这种声音就跟砸夯似的,动静特别大。

    悬空寺建在悬崖之上,又是木头的,因为年代太久远,已经不堪重负了,那声音“咚咚咚”的由远及近跑过来,简直要把悬空寺的地板砸漏一样,还没有看到人影,众人就感觉到地板在不停的颤/抖,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好像随时要裂开。

    “咚咚咚”的声音由远及近,一下冲进了他们呆的房间,一个惨白的大脸,盘随着大吼声,猛地冲进来。

    温白羽用手电晃了他一下,竟然是老大/爷的儿子!

    小伙子跟安然似的,体力透支的厉害,满脸都是汗,却不停的跑着,看见他们之后,脸上露/出狞笑,惨白的大脸一下冲过来。

    万俟景侯拉着温白羽后退,怪人冲上来,直接扑空了,“啪嚓!”一声巨响,将类似佛龛的格子撞碎了,木屑纷飞,墙面竟然给他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众人都诧异的看着那个大窟窿,原来佛龛竟然是障眼法,是一面木墙,木墙撞碎之后,后面露/出一个大洞,这个悬空寺,其实是用来堵住这个大洞用的。

    小伙子一撞,因为木头老旧,很容易就碎裂了,他的动作太大,直接撞穿了木头,一头栽进去,很巧的石洞一进去就是个大斜坡,而且经过人工打磨,非常光滑。

    小伙子的双手乱抓,嘴里“啊啊啊啊”的喊着,就从斜坡一下滚了下去。

    众人抢过去一看,石洞里太黑了,这个石洞似乎要贯穿整个峭壁,深不见底,小伙子掉下去,迅速向下滑,一下就不见了,耳边只能听见他“啊啊”的大叫/声。

    叶流响说:“怎么办?”

    温白羽说:“当然下去看看。”

    他说着,万俟景侯搂住温白羽,两个人一起钻进石洞里,后背紧紧/贴着斜坡,“唰——”的一声就滑了下去。

    众人也跟上,顺着斜坡滑/下去。

    斜坡实在打磨的太光滑了,而且很陡,众人后背紧紧/贴着斜坡,生怕一头栽下去,温白羽心脏都要跳出嗓子眼了,“呼呼——”的喘着气。

    不是知道过了多少秒,但是时间绝对不短,万俟景侯紧紧/抓着他,突然说:“到了!”

    温白羽猛地睁眼,万俟景侯立刻一扑,抱住他,两个人顺着斜坡滚下去,在平地上滚了好几下,这才停下来。

    紧跟着是墨一是和安然,墨一是也学着万俟景侯的样子,带着安然滚在地上,很快也停了下来。

    结果众人就听“嗖——”的一声,叶流响和骆祁锋身材差的太多,两个人下来的时候快慢不一样,骆祁锋伸手去抓叶流响,叶流响身材娇/小,根本没抓/住,“嗖——”的一下飞了出去,划了一个抛物线。

    就听“噗通!”一声,前面有一个水池,叶流响一下窜出去,直接跌进水池了。

    叶流响是蝉,根本不会游泳,跌进水池里扑腾了好几下,嚷着:“大叔!大叔!唔……”

    众人看到叶流响的样子,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叶流响划的抛物线太标准了。

    骆祁锋赶紧去拽叶流响,哪知道叶流响喊了两声,突然“咕嘟咕嘟”冒出几个泡泡,一下扎进了水面。

    众人一看,这情况不对劲,立刻冲过去,水潭是圆形的,看起来是有人砌成这样的,半个篮球场那么大,并不是太大,冲过来一看就愣住了,这水潭竟然是用人的头骨砌成的!

    叶流响扎进水之后,“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猛地又扎了出来,喊着:“下……下面……唔!”

    叶流响的话还没说完,一下又扎进了水里,下面肯定有东西在拉他!

    骆祁锋顿时着急了,顾不得什么,立刻跳进水里,猛地往下扎,水潭深不见底,叶流响泡着水泡,被东西缠着往下拽,竟然是一条绿色的水蛇,卷住叶流响的下/半/身,不停的撕拽着叶流响。

    在水里叶流响根本什么都做不了,憋气和缺氧让他浑身松/软,呛了好几口水。

    骆祁锋游过去,抓/住叶流响,水蛇立刻缠过来,骆祁锋拔/出军刀,猛地扎在水蛇的身上。

    水蛇受痛,尾巴一松,将叶流响甩出去,然后快速的一探头,一下咬在骆祁锋的胳膊上,骆祁锋猛地踹了一脚,一刀扎在水蛇的眼睛上。

    叶流响扎出/水面,温白羽赶紧伸手去拽他。

    叶流响一边咳嗽,一边喊着:“大叔,大叔还在里面……”

    万俟景侯眯了一下眼睛,猛地也跳进水潭里,温白羽有些着急,他跳下去半分钟没什么动静,但是很快的,水潭涌上来一股血,“噗突”一声,就跟冒出来的小喷泉一样。

    众人更是着急,这个时候水面“哗啦”一声,万俟景侯带着骆祁锋从水里扎出来,两个人爬上水潭来。

    温白羽赶紧抢过去,说:“怎么样?”

    万俟景侯说:“水蛇死了,骆祁锋被咬了。”

    叶流响一听骆祁锋被咬了,立刻挣扎着爬过来,果然就看到大叔的手臂上有两个牙印,深深的血孔,水蛇的牙齿巨大,看起来咬的很实在。

    骆祁锋躺在地上,不断的喘着气,叶流响快速的把他的袖子剪下来,露/出伤口,然后划了十字道,把毒血往外挤,低下头来,使劲吸着伤口里的毒血。

    骆祁锋看着叶流响一脸着急的样子,有些虚弱的笑了笑。

    墨一是带了血清,给骆祁锋注射/了血清,骆祁锋起初还有/意识,但是很快发/热,神/智迷糊,虽然没有晕过去,但是眼前竟然出现了幻觉。

    骆祁锋神/智越来越迷糊,他觉得眼前的东西都在打转,头晕脑胀,带着一股决裂的头疼,好像脑内的颅压太高了,非要把脑袋撬开才能缓解这种可怕的痛苦。

    骆祁锋眼前发花,明明在一个黑/暗的山洞里,却好像看到了一片树林,郁郁葱葱的,代/表着生机,只不过这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不过是假象,在树林外面,包围着无数的黄沙。

    一只巨大的梼杌趴在树林里,似乎在午睡,它的身/体巨大,胳下长着一双翅膀,显得威严又暴戾。

    梼杌闭着眼睛,骆祁锋就注视着那只梼杌,巨大的梼杌忽然摆了一下头,猛地睁开眼睛,一双灰绿色的眼睛正好和骆祁锋对上。

    骆祁锋的身/体猛地一阵抽/搐,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

    自己看到了自己……

    叶流响伸手摸/着骆祁锋的额头,滚/烫的厉害,骆祁锋情况非常不好,身/体抽/搐,嘴里还说着胡话,但是在说什么,根本听不清楚。

    温白羽突然想起来了,拍了拍背包,把蛋/蛋从里面抱出来。

    蛋/蛋的眼泪治愈里很高,而且融合烛龙的治愈力和凤凰解毒的能力。

    蛋/蛋好奇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骆祁锋,然后皱起了眉,脑袋上的火精一下一下的亮着,蛋/蛋的眼神很复杂,他的眼睛似乎能看透骆祁锋的痛苦,有点害怕的蜷缩在一起。

    小烛龙从背包里飞出来,把蛋/蛋抱在怀里,蛋/蛋听着骆祁锋痛苦的呻/吟声,抖了抖,或许是因为感官很敏/感,蛋/蛋嘴巴一撇,真的哭了出来,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叶流响赶紧用小瓶子接了,洒在骆祁锋的伤口上,伤口很快愈合了,没用半分钟时间,骆祁锋竟然退烧了,而且呼吸也平稳下来,躺在地上渐渐恢复了知觉,眯着眼睛看他们。

    叶流响松了一口气,说:“大叔,你吓死我们了。”

    骆祁锋还有些没醒过来,有点糊涂,他感觉自己明明在沙漠的绿洲里,怎么又在黑/暗的洞/穴里?

    骆祁锋摇了摇头,猛地想起来自己刚才是中了蛇毒,所以在做梦,自己本身就应该在洞窟里。

    小烛龙抱着蛋/蛋,哄着他,蛋/蛋眼泪汪汪的,小烛龙给他擦眼泪,蛋/蛋直摆头,往小烛龙怀里扎,小肉手指着身后的地方,嘴里“啊啊”的叫,额头上的火精忽亮忽灭的。

    安然猛地一颤,看向蛋/蛋指的方向,说:“有声音,有声音……”

    温白羽也看过去,并没有看到任何东西,只有一片黑/暗,说:“什么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米、吃货万岁、无情猫妖、 好文都被河蟹啃了、柳白白、gdragon、想飞的猪、月精灵、我不知道、不同往日尔耳)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WwW.lwxs520.Com第120章乐文小说网 悬棺墓4》,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