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15章 烛龙井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众人经过这一变故还在愣神,昌算盘看了看谢麟阆,又看了看谢衍,想到谢衍也姓谢,或许和谢麟阆沾亲带故,眼睛转了一下,立刻就想到了办法。

    昌算盘见谢衍正在愣神,立刻合身扑了上去,昌算盘虽然多年养尊处优,但是早些年也是亲自下斗的土夫子,好歹有点真把式,而且谢衍又没注意。

    就听“咚!”的一声,谢衍一下被昌算盘按倒在地上,周围的人立刻全都散开,似乎不想参与他们这件事,毕竟他们只是来搭伙的,想要找好东西。

    昌算盘一把抓住谢衍的头发,迫使谢衍抬起头来,然后把他的脸往祭祀桌上按。

    “嘶啦——”一声,谢衍的半边脸被压在祭祀桌上,顿时发出一声焦糊的声音,众人吓得都是一哆嗦。

    “谢衍!”

    谢麟阆眼睛大张,猛地盯住昌算盘和谢衍,向前走了两步,抓住铁网,声音发狠的说:“昌算盘,你要干什么!”

    昌算盘嗓子里发出“嗬嗬”的笑声,声音非常诡异,说:“我不干什么,只是想活下去而已,况且这是个闷坑,我也是为大家好,时间长了,大家也不好受,阆风,你是个魔鬼,不过你的人在我手上,快开门吧!”

    温白羽看不下去了,谢衍的脸压在祭祀桌上,很快就黑了一片,刚要上前,万俟景侯已经拉住了他的手,示意他稍安勿躁。

    就在这个时候,谢衍猛地抬起头来,屈肘向后一打,就听“咚!”的一声,昌算盘哪有谢衍功夫好,被一肘打得后退好几步,“嘭”的跌倒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谢衍一把抓起来,拽着衣服领子,从地上提了起来。

    谢麟阆松了口气,但是看见谢衍的脸,顿时又提了口气。

    谢衍不知道怎么了,双眼发光,灰绿色的眼睛,竟然在暗淡的墓室里散发出亮绿色的光芒,温白羽一看,这和骆祁锋的眼睛简直一模一样。

    谢衍的情况有点不对劲,鼻息非常粗重,喘着粗气,双眼盯着昌算盘,猛的将他拽起来,又猛地将他扔在地上。

    昌算盘“啊”的大喊了一声,有些嘶声力竭,立刻捂住屁股,翻身就要逃跑,但是墓室就那么大,而且谢衍动作非常快,一下就将昌算盘给抓了回来,快走几步,“嘭”的一声将昌算盘抵在墓墙上,高高的举起,勒住他的脖子,表情非常狰狞,有些情绪失控的样子。

    众人一时间有些骚乱,都不知道应不应该帮忙,昌算盘虽然是队伍里的人,但是现在他们都在闷坑之中,谢麟阆要杀了昌算盘才开门,谢衍如果能代劳再好不过了。

    众人心里打着小算盘,一时间没人去帮忙。

    谢衍的眼睛很诡异,快速的收缩,气息越来越粗重,完全不像平日里平和的样子。

    温白羽侧头看着谢衍,说:“他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谢衍可能真的是魄。”

    温白羽诧异的说:“真的是魄?”

    万俟景侯来不及解释,谢衍猛地将昌算盘一下甩在地上,然后突然回头,看向墓室外面。

    谢衍的眼睛很亮,亮绿色,似乎像荧光的,在黑暗的墓室里看得人心惊胆战的。

    谢衍的目光注视着谢麟阆,但是又没在看谢麟阆,突然眼睛一眯,猛地跨步上前。

    就在这个时候,“嘭!”的一声巨响,谢麟阆突然被身后什么东西一下扑倒在地上,谢麟阆没有准备,相机脱手摔出去,手机也掉在地上,一个花白的东西压在谢麟阆身上,有些像野兽,疯狂的扼住他的脖子。

    谢麟阆虽然身材高大,但是因为中了梼杌毒,一直非常虚弱,被猛地砸倒在地,磕的头晕眼花,后脑有些温度,有液体流了下来,必然是流血了。

    谢衍猛地冲向铁网,撞在铁网上,疯狂的晃着铁网,冲着那花白的人影嘶吼。

    众人没想到短短这么点时间,发生了这么多变故,那冲向谢麟阆,并且把他撞倒在地上的花白人影,正是尤贵!

    昌算盘乍一看是尤贵,高兴得不得了,刚要大叫“贵爷!”,但是却觉得不对劲……

    尤贵身上的衣服全是血,还有花白的东西,那种花白的东西,从脑壳流下来,淌了一脸,尤贵的鼻子不见了,整个砸进了脸里面,牙齿也掉了好多,张嘴笑的时候,露出一排豁牙,舌头上也都是血。

    昌算盘虽然没看见,但是温白羽他们亲眼看见尤贵从上面掉了下来,一下就砸成了肉饼,而此时尤贵站在他们面前,还顶着一脑袋的脑浆,白花花的脑浆和肠子挂在身上,这绝对不是人……

    昌算盘吓得大吼一声,跌在地上,两眼发白,或许觉得闷坑开始起作用了,呼吸有些艰难。

    尤贵掐住谢麟阆,看向铁网里的众人,最后把目光定格在对自己怒目相视的谢衍身上。

    尤贵“嗬嗬”的笑了起来,说:“你想救他?”

    谢衍没有说话,一双亮绿的眸子盯着尤贵,眼里全是愤恨和愤怒,手指从铁网的缝隙里钻出来,似乎想要把尤贵撕碎。

    尤贵说:“那很简单,我要你脖子上的吊坠,把吊住从里面抛给我,我就放了他。”

    谢衍有些惊讶,谢麟阆立刻奋力挣扎,屈膝去打尤贵的腹部,但是尤贵似乎反应很快,肥大的身躯和他的动作速度一点儿也不相称,猛地往下一压腿,就听“嘎巴!”一声,谢麟阆的膝盖刚顶起来,又被压了回去,似乎是关节断裂的声音。

    谢麟阆猛地睁大眼睛,但是没吭一声,只是“呼呼”的喘着气。

    谢衍吓得一哆嗦,立刻说:“先生!”

    谢麟阆疼的眼睛翻白,根本回应不了。

    尤贵笑了起来,声音非常诡异,一点儿也不像之前那个尤贵,这种诡异的声音,倒是让温白羽想到了另外一个人,确切的说也不是一个人……

    尤贵说:“这叫什么,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谢衍,我要你的吊坠,拿来我就放了他。”

    谢衍丝毫没有犹豫,立刻将脖子上的吊住一把坠下来。

    谢麟阆却在此时睁开眼睛,瞪着谢衍,说:“不能给他。”

    谢衍的眼神抖了一下,看向谢麟阆,谢麟阆的眼神很坚定,尤贵笑着说:“我也不着急,有的是时间,你慢慢想,但是我的耐心有限,万一一不高兴,我再卸他一个关节。”

    谢衍抿了一下嘴唇,眼神里有些惊慌,立刻就要把吊坠从铁网扔出去。

    这个时候万俟景侯却一把抓住吊坠的绳子,一下拽了过来,谢衍根本没有防备,吊坠从他手心里“嗖——”的飞了出去。

    谢衍立刻回头,瞪着万俟景侯,说:“你干什么,我要救先生!”

    万俟景侯捏住吊坠,并没有看谢衍,而是摇了摇手里的木牌子,冲着尤贵说:“你要这东西,因为你是石窟里逃出来的魄?”

    尤贵紧紧盯着万俟景侯的手,似乎害怕那个吊坠会一下飞了。

    万俟景侯慢条斯理的说:“我起初有点不明白,不过后来就想明白了……这个吊坠就是梼杌木切割的七分之一吧?每一个梼杌木都被放在一口棺材里,每口棺材都有梼杌的一魄看守,你是其中之一。”

    尤贵没有说话,只是“嗬嗬”的笑,温白羽仔细打量了一下尤贵,尤贵摔成这样,不可能还好端端的,原来又是被那个魄附身了。

    万俟景侯扫了一眼谢麟阆,继续说:“这个吊坠,恐怕不是你送给谢衍的,而是谢衍本身就有的,你可能怕谢衍弄丢了,编了一个谎话,又穿了绳子,让谢衍把他当做吊坠。因为少了这个木牌子,谢衍就会灰飞烟灭……谢衍本身也是守卫梼杌木的一魄,对吗?”

    谢衍有些听不明白,他脑子里晕乎乎的,不知道为什么,自从看到眼前的这个尤贵之后,谢衍整个人都暴躁起来,他从未这么暴躁过,好像一股怒气找不到发泄的出口,想要通过暴戾来表现出来。

    谢麟阆没有回答万俟景侯,但是那表情已经是默认了。

    万俟景侯说:“你身上有梼杌毒,而且看起来年月已经非常长久了,但是并没有要了你的命,或许是保持虚弱有一定的作用,但是绝大多数的作用还是因为这块木牌子,这是七分之一的梼杌木,虽然一直是谢衍戴着,但是你们几乎形影不离,这块梼杌木并不完整,却也抑制了你身体里的毒素,对吗?”

    谢麟阆仍旧没有说话。

    尤贵哈哈的笑起来,说:“你就算知道,有什么用呢,现在你们都是瓮中的鳖,一个个准备挨宰,把梼杌木牌扔出来,我会放了谢麟阆。”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谢衍焦急的看着他。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你不会放谢麟阆走,不管得没得到梼杌木牌,都一样……尤贵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你不可能顶着他的身体一直下去,你想要找一个适合的躯体供你活动,谢麟阆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他身中梼杌毒,但起码是眼前最不错的选择,再加上谢麟阆本身就是金蝉,可以不断蜕变,你早就相中了他的肉身。”

    尤贵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万俟景侯。

    过了一会儿,尤贵又说:“但是你们别无选择,要么把木牌给我,要么等闷坑把你们都闷死了,我再进去拿木牌。”

    万俟景侯淡淡的笑了笑,说:“这里肯本不是什么闷坑。”

    尤贵一愣,谢麟阆不免多看了万俟景侯一眼。

    万俟景侯说:“谢麟阆早就发现谢衍跟在我们的队伍里了,他都能把梼杌木牌交给谢衍戴着,说明谢衍在他心中的地位很高,就算谢麟阆想要报仇,也不会让谢衍犯险。这里根本不是什么闷坑,只是谢麟阆想让别人恐慌而达到目的的一种说辞而已。”

    谢衍眼神有些晃动,紧紧盯着谢麟阆。

    尤贵则是脸色很难看,他一转头,脑浆就不断的流,看起来非常恶心,其他人都是听得半懂不懂,但是很显然,万俟景侯正在和外面的这两个人谈判,既然已经解决了闷坑的问题,众人都松了一口气,顿时把万俟景侯看成天神一般的人物。

    万俟景侯顿了顿,说:“你现在没什么胜算了,梼杌木牌在我手上,我是不会给你的,你和谢衍是同一类,如果真打起来,你也没什么胜算。”

    尤贵阴狠的笑了一声,说:“你错了,我和他虽然都是梼杌的魄,但是我比他强得多……你还记得我吗,我不只是石窟里的一魄,还是昆仑山上的那一魄,我已经成功的融合了两个魄,难道不比谢衍厉害吗?”

    温白羽眼睛一眯,昆仑山的墓葬里,金蝉棺材是空的,里面的东西早就跑了出来,原来已经和石窟里的魄融合在了一起,看起来他这次的目的,也是想要把谢衍融合。

    万俟景侯不以为意的表情,尤贵则是拿出两块木牌,这两个木牌没有穿绳子,就像是木牌的样子,嘴里还“嗬嗬”笑着,似乎是想证明自己真的是两个魄融合在一起的产物。

    “唰——!”

    就在这一瞬间,众人只见万俟景侯的背包里突然卷出两条蔓藤,蔓藤一下卷住尤贵手中的梼杌木牌,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两条蔓藤飞快的缩了回来,梼杌木牌不大,正好顺着铁网被拉了进来。

    这一变故太快了,尤贵虽然有反应,但是这具破烂的身体反应并没那么理想,等尤贵反应过来的时候,木牌正好一下被抓进铁网中,落在了万俟景侯手中,现在他手里已经有了三块木牌。

    温白羽眼看三块木牌全都落在了万俟景侯手中,万俟景侯嘴角挑了挑,必然是早有准备的,先前他说了那么多话,简直就是演技帝,原来全都是铺垫和拖延时间……

    尤贵被抢了木牌,立刻暴躁起来,要对谢麟阆下杀手,谢麟阆却早有准备,猛地屈肘向上,“咚”的一声,正好打在尤贵的颧骨上。

    尤贵向后一仰,脑浆流出来一片,身体向后退了好几下,但是谢麟阆的膝盖骨碎了,根本站不起来,尤贵猛地又扑上来,谢衍大喊了一声:“先生!”

    谢衍喊着,猛地抓住铁网,使劲晃着,向两边猛掀,铁网发出“嗡——”的一声,竟然真的被谢衍撕开一个口子。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才不急不缓的拔出龙鳞匕首,在铁网上划了好几下,铁网就跟橡皮泥似的,被匕首一划就烂了,破开好多大口子。

    众人一见,立刻从铁网冲了出去。

    谢衍冲出去,猛地将尤贵向后一勒,一下将尤贵甩了出去,然后快速的扶起地上的谢麟阆,说:“先生,怎么样,能走吗?我背您……”

    谢麟阆摇摇头,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膝盖骨碎了,非常疼,不能用一点儿力气。

    谢麟阆突然抓住谢衍,说:“当心!”

    谢衍猛地回头,尤贵已经扑上来,鲜血和脑浆,还有白花花的肠子甩的满处都是。

    万俟景侯伸手又拍了拍背包,小血髓花的蔓藤“嗖——”的打出来,拽住扑上去的尤贵,将他用力甩出去,“咚!”的一声甩在墓墙上。

    温白羽:“……”

    万俟景侯自己都不用出手,谢衍要背起谢麟阆,谢麟阆却看向万俟景侯,说:“把吊坠给他,谢衍受伤了,没有吊坠他会死的。”

    万俟景侯到没有为难他们,把谢衍的吊坠还给了他,吊坠的绳子被谢衍拽断了,谢衍就打了一个结,把吊坠重新戴在脖子上。

    戴上吊坠之后,谢衍脸上和受伤被烧焦的速度显然降低了很多,但是仍然烧焦了一大片,看起来有些狰狞。

    尤贵摔在地上,小血髓花虽然小,但是力气已经很惊人了,他那身体从井口掉下来,砸在井壁上,甩了七八次,早就磕的不成样子,此时已经爬不起来了。

    尤贵试了好几次,终于发出一声怪叫,众人就看到尤贵身上腾起一阵黑烟。

    众人立刻大喊着,伸手去驱赶那些黑烟,黑烟很快就溜走了。

    这地方不能久留,墓室里还有一张人皮,大家想要赶紧出去,而谢麟阆在墓室里做了机关,说明他非常熟悉墓室,众人有点指望谢麟阆把他们带出去。

    谢麟阆受了伤,他本身就虚弱,膝盖疼的要死,脸色惨白一片,被谢衍背着,众人往里走,但是不敢再顺着记号走。

    有人突然大叫一声:“昌算盘呢?昌算盘跑了!”

    谢麟阆听见昌算盘的名字,睁开眼睛,但是很快又闭上了,似乎已经没时间去管他了。

    谢麟阆非常虚弱,有人鼓起勇气问他怎么出去,谢麟阆却像没听见一样,闭着眼睛,好像死过去了一样。

    温白羽看他这个样子,真的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忽然想起来,算算日子可能又该到谢麟阆蝉蜕的时候了。

    谢麟阆昏迷过去了,众人也不敢继续往前走了,墓道里虽然有记号,但是谁知道是真是假呢。

    众人往前走了五分钟,又看到了墓室,这回两个墓室是对称的,墓门对着,一左一右,左边的墓室里有一口棺材,因为是对称的,右边的墓室也有一口棺材。

    众人试探的走进右边的墓室,发现棺材封的很严实,好像没有被开启,稍微有点放心,就坐在墓室的角落里,远离棺材,众人开始休息,也等着谢麟阆醒过来,好给他们指条路走。

    众人坐下来,看了看时间,竟然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逃命的时候不觉得累,现在累得要死,都瘫在地上喘气,然后准备吃东西。

    谢麟阆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温磊和温九慕仔细的打量着他,他们当时也听得半懂不懂,蝉到底是什么东西,两个人并不知道,但是看谢麟阆这个样子,似乎这些年受了不少苦。

    就在温磊和温九慕打量他的时候,谢麟阆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些凌厉,身体开始不断的打摆子,张开嘴,发出“嗬——嗬——”的声音。

    谢衍有些着急,伸手扶着谢麟阆,说:“先生?先生您怎么了?”

    谢麟阆的双目紧紧盯着谢衍,瞪着眼睛,似乎怕一眨眼谢衍就消失了,看到他脸颊上的一片焦黑,还在不断慢慢的延展下去,已经蔓延到脖子上,不由得伸起手来,轻轻抚摸着谢衍焦黑的脸颊。

    谢衍被他碰的有点疼,“嘶——”了一声,但是没有躲开。

    谢麟阆身体还在发抖,不停的发抖,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自己的颤抖,虚弱的说:“你总是这么不听话,一直打乱我的计划……”

    谢衍看着谢麟阆躺在地上抽搐,心里一阵难受,眼睛有点发酸,说:“对不起,先生,再也不会了,我不知道您……”

    谢麟阆摇了摇头,手突然滑下来,身体颤抖的更加厉害,深吸气已经不足以让他冷静下来。

    谢衍看着他这个样子,有些恐慌,温白羽伸手按住谢衍的肩膀,说:“没事,他只是要蝉蜕了,有些虚弱。”

    谢麟阆很快又昏死过去了,一脸全是汗,脸色白的像纸一样,根本没有一点儿血色,嘴唇也发白,他的手心死死攥着。

    温白羽拨开他的手心,就发现谢麟阆的掌心里果然攥着一个透明的蝉蜕,好像宝石一样。

    谢衍惊讶的看着那枚蝉蜕。

    谢麟阆蝉蜕之后,很快就醒了,有些疲惫的睁开眼睛,看见谢衍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满眼都是焦急和恐惧。

    谢麟阆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真的像得到了重生一样,但是重生的感觉并不是太好,身体还是这么虚弱,甚至蝉蜕之后更加虚弱一些。

    谢麟阆看向温白羽,说:“你有办法让谢衍恢复原状。”

    温白羽想了想,他家三蛋好像是有治愈功能的,但是不知道能不能治愈这种受伤。

    温白羽刚想说可以试一下,万俟景侯却伸手拦住他,说:“要收报酬。”

    温白羽:“……”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报酬就是谢衍的那个木牌。”

    谢麟阆说:“不可能。”

    拿走了谢衍的木牌,谢衍本身是魄,很可能就灰飞烟灭了,谢麟阆自然不可能同意。

    万俟景侯不紧不慢的说:“我只是说借用,没有要拿走,你身上也有梼杌毒,七块木牌可以解毒,如果集齐了剩下几块,我们要借用谢衍的木牌,你应该不会再拒绝吧?”

    谢麟阆这回不说话了,点了点头,似乎是同意了万俟景侯的话。

    万俟景侯和谢麟阆谈好了条件,温白羽把背包卸下来,蛋蛋被小烛龙抱在怀里,趴在小烛龙的肩膀上,正笑嘻嘻的揪着小烛龙翅膀上“豁牙”的地方,蛋蛋一碰这个地方,小烛龙就非常不高兴,毕竟被打掉了一根羽毛,简直就像是耻辱一样。

    但是蛋蛋却乐此不疲的反复戳着缺羽毛的地方,似乎小烛龙不高兴,蛋蛋就特别高兴,顶着一张万俟景侯那样完美的脸,又有小天使一样的笑容,虽然平时有点爱哭,不过竟然意外的有点黑肚皮?

    蛋蛋探出头来,看了看谢衍焦黑的脸颊,似乎被吓到了,缩了缩脖子,眨了眨大眼睛。

    温白羽伸手进背包里,把之前留下来装在瓶子里的眼泪拿出来,这可是他家三蛋的法宝,应该可以治谢衍的烧伤。

    温白羽把瓶子打开,透明的眼泪就和矿泉水一模一样,倒在谢衍的手心里。

    谢衍被烧焦的手心立刻就愈合了,而且愈合的飞快,万俟景侯的愈合功能是肉眼可见的速度,已经很神奇了,但是蛋蛋的愈合功效更厉害。

    谢衍有些震惊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已经完全好了,一点儿焦黑也看不出来,而且刚才还在缓慢蔓延的焦黑也没有。

    温白羽又把眼泪涂在他的脸上,谢衍的半边脸被按在祭祀桌上,一霎那就焦黑了,那感觉就像被烙铁烫了,还能听见“呲啦——”一声,疼痛可想而知。

    因为谢衍脸上的伤口很大,愈合的时间长一些,不过也很快愈合了,谢衍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刚才没看到有多狰狞,但是非常疼,现在已经不疼了。

    谢麟阆明显松了一口气,随即又闭上了眼睛,似乎在养精蓄锐。

    温白羽说:“你熟悉这个墓葬?知道有出去的路吗?”

    谢麟阆没有睁眼,却点了点头,说:“我知道。”

    温白羽惊讶的说:“真的有其他出口?”

    谢麟阆说:“有。”

    这时候有人忍不住的高声问谢麟阆,说:“那这个墓葬里有烛龙吗?”

    谢麟阆笑了一声,睁开眼睛看那个人,似乎觉得挺有趣,说:“你们连我的陷阱都能中,还想去找烛龙?当饲料吗?”

    那人脸上挂不住,呸了一声,不再说话,毕竟他们之后还要仰仗谢麟阆出墓葬去。

    谢衍看着谢麟阆的腿,说:“温白羽,你能再帮忙看看先生的膝盖吗?”

    谢麟阆的腿是骨头碎了,并没有伤口,温白羽有些犹豫,倒不是不愿意帮忙,是不知道蛋蛋的眼泪能不能治愈。

    瓶子里正好还有一点点眼泪,温白羽让谢衍在谢麟阆的裤子上划了一道,把膝盖露出来,然后把眼泪滴在谢麟阆的膝盖上。

    谢麟阆没有动,只是感觉凉丝丝的,眼泪一下就被吸了进去,一点儿也没有流下来,很快就给吸干了。

    蛋蛋扒在背包的边缘,探着头好奇的看,因为天色很黑,大家又没坐一起,其他人都没有发现小家伙们。

    很奇迹的是,谢麟阆的膝盖真的好了,温白羽更是诧异,对万俟景侯颇为认真的说:“咱家蛋蛋真是居家旅行必备良药。”

    万俟景侯:“……”

    众人治疗了伤势,就准备开饭了。

    因为要给蛋蛋沏奶喝,万俟景侯弄了个小火堆,然后煮了开水,把奶粉沏上,晾了一下,等稍微凉一点儿,才交给蛋蛋。

    蛋蛋抱着大奶瓶,躺在温白羽怀里,“咂咂咂”的啜着,还用肉肉的小腿夹住奶瓶,喝的特别开心。

    温白羽用衣服挡着喝的得意忘形的蛋蛋,小烛龙趴在背包边缘,看着蛋蛋吃得香,万俟景侯已经把牛肉罐头热好了,准备让小烛龙来吃饭。

    结果小烛龙却不吃牛肉罐头,对着蛋蛋,一脸高冷的勾了勾手指。

    蛋蛋先是看了看小烛龙,随即又看了看自己怀里的奶瓶,撇了撇嘴巴,一脸的不愿意,然后紧紧抱住自己的大奶瓶,生怕被小烛龙抢走。

    小烛龙板着脸,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蛋蛋奶声奶气的叫了两声“哥哥”,叫的可软了,好像讨好似的,差点把温白羽萌化了。

    不过小烛龙不理他,蛋蛋这下着急了,又看了看自己的奶瓶,转头又去看小烛龙,最后壮士断腕一样,推着自己的奶瓶,往小烛龙的方向推了推。

    小烛龙其实根本不想喝奶,他才不屑喝那个东西,但是就想逗一逗蛋蛋,看见蛋蛋一脸舍不得把奶瓶推给他,小烛龙顿时身心巨爽,露出一个难得的微笑,扇着翅膀飞下来,也坐在温白羽怀里,然后把奶瓶又塞给了蛋蛋。

    蛋蛋立刻高兴的抱着奶瓶继续喝,小烛龙一边吃牛肉罐头,一边把牛肉撕成小细条,喂给蛋蛋。

    小羽毛和小血髓花也被香味给馋出来了,全都坐在温白羽怀里,温白羽觉得自己简直太富有了,这么多小家伙,除了一个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外来物种……

    谢麟阆非常虚弱,一直躺着不动,谢衍吃了一点东西,然后把大部分牛肉罐头留给了谢麟阆。

    温白羽伺候完了小家伙们,把万俟景侯“骗”来的另外两块木牌放在自己手心里看,然后对了对,发现这两块木牌对不上,中间似乎缺了东西,看起来想要拼成一个完整的图形,肯定需要其他木牌的,但是其他的木牌在哪里?

    昆仑山上有一个木牌,石窟里有一个,谢衍身上有一个,按理来说,崆峒山的金蝉棺材里应该也有一个,但是他们并没有看到,而且那个棺材里也没有魄。

    温白羽有点想不通。

    谢麟阆已经醒了,正在吃东西,他吃的很少,毕竟要保持虚弱,不然会被梼杌毒控制。

    温白羽看向谢麟阆,说:“你怎么会中了梼杌毒?”

    谢麟阆摇头,说:“我记不住了,只是能记得我早第一次蝉蜕之后,进到了一个地方……后来我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身上有这种绿色的花纹,而且记不住事情。”

    温白羽有些奇怪,进到了一个地方?那是什么地方?

    温白羽说:“是从这个墓葬进入的那个地方?”

    谢麟阆似乎在冥想,但是有种头疼欲裂的感觉,摇了摇脑袋,说:“想不起来了。”

    温白羽说:“那是什么样子的地方?你能记住吗?”

    谢麟阆忽然闭气眼睛,大约两分钟之后,温白羽还以为他又晕过去了,谢麟阆突然又睁开眼睛,说:“有花……还有树……很繁茂,还有……”

    花?

    树?

    还很繁茂?

    温磊和温九慕对视了一眼,温九慕迟疑的说:“是不是谢疯子说的‘那个地方’?谢疯子曾经说,要去‘那个地方’,必须从这里通行。”

    温九慕说的那个地方,是谢疯子的研究,西王母的宝地,很可能是传说中的西瑶池和阆风苑。

    又是花又是树的,绿化做的还挺好,温白羽更加不解了,这么好的地方,怎么能刺激的谢麟阆什么都不记得了?谢麟阆有失忆的毛病,这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才会出现这种毛病的。

    谢麟阆果然还有后话,他的眼神在闪动,充斥着一种兴奋、亢奋和恐惧,温白羽实在不明白,这三种感情,为什么会同时出现?这太诡异了不是吗?

    谢麟阆慢慢的回忆说:“还有……还有人骨……大量的……还有……我记不起来了。”

    谢麟阆突然叹出口气,又深深的吸了口气,似乎在极度的平息自己,谢衍连忙给他顺背,说:“先生,别勉强自己想。”

    谢麟阆闭了闭眼睛,把眼中那奇异的眼神隐藏掉,又恢复了平时虚弱又绅士的样子。

    温白羽奇怪的看向万俟景侯,感觉谢麟阆的回忆充满了相驳的地方,有花有树,听起来像个花园,但是还有大量的人骨?难道是墓葬吗?

    可是谁会把花园当成墓葬。

    众人吃了饭,休息了一会儿,虽然只是迷瞪了半个小时,但是众人都感觉有精神了,他们既然有谢麟阆领路,肯定能走出墓葬,所以大家又开始打起烛龙的注意了。

    好几个人向温磊和温九慕打听当年听到龙吼声的事情,毕竟现在也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了,昌算盘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当年两个人确实听到了龙吼声,震天动地的,几乎让众人耳聋,透过古井一下冒出来。

    不过自从他们下了井到现在,一切都是安安静静的,根本没有什么龙吼声,这让大家有些不确定,难道烛龙在井底睡着了?

    谢麟阆被一直追问,最后有些不耐烦,说:“我没见过这里有龙。”

    他这么一说,其他人就更加不信了,还以为是谢麟阆骗他们,想要独吞烛龙,或许谢麟阆已经把烛龙倒走了也说不定。

    众人各怀心思,都开始默不作声,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吸溜——吸溜——吸溜——”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墓室里。

    众人都是一激灵,这声音太诡异了,就好像有人在喝粥,而且没用勺子,直接对着粥碗在吸溜,声音特别大,还黏糊糊的,这要是在平时的饭桌上,最多说素质不好,吃饭弄这么大声音,但是回荡在昏暗的墓室里,就显得有点诡异。

    所有人的目光,都第一时间聚集在了墓室的棺材里,但是那口棺材好端端的,封的严严实实,上面还有封钉,不可能是粽子起尸了。

    大家盯着那口棺材好半天,又在墓室里看了好几圈,发现没有什么,倒是有几个人正在吃饭。

    一个人没好气的说:“谁他妈喝水这么大声,有病吧!”

    他正说着,那几个吃饭的人也放下了东西,面面相觑的互相看着,就听“吸溜——吸溜——吸溜——”的声音突然又想起来了。

    刚才那几个吃饭的人举起手来,以示自己的清白,这下众人都觉得毛骨悚然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万俟景侯倾听了一下,说:“是对面的声音。”

    他说着,大家都下了一激灵,好几个人推搡的爬起来,拿着手电,端着枪,走到墓室门口,往对面的墓室照。

    两个墓室中间只隔了一条墓道,开口是对着的,墓室并不大,而且很空旷,里面摆着一口棺材,棺材正对着门口,所以众人都不需要出墓室,就能看到对面的情况。

    就见对面的那口棺材,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打开了盖子!

    一个干尸半蹲在打开的棺材面前,双手扒着棺材的边沿,正把努力的探进棺材里,发出“吸溜——吸溜——吸溜——”的声音。

    这个干尸正在喝棺材里的棺液!

    众人顿时捂住口鼻,都是刚吃完饭,还没消化完,差点一下吐出来,恶心的干呕起来。

    干尸听见了动静,慢慢把头从棺材里□□,幽幽的转过头来,惨白的手电光打在干尸的脸上,干尸的嘴上脸上沾着打量粘稠浑浊的棺液,张开嘴巴,对着他们露出一个狞笑……

    “草他妈!”

    有人大喊了一声,然后就是“砰砰砰!”的开火声,好几个人举起枪,对着对面的墓室开始扫射,刚才那个喝棺材的干尸很快就被扫成了筛子眼。

    干尸还在狞笑,“咚!”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身上全是空洞。

    众人惊魂未定,这简直太恶心了,棺液是防腐的东西,没准还有剧毒,这粽子竟然喝棺液,而且喝的还挺开心。

    几个人擦了一把汗,就听“哐!”的一声,同时回头看去,就见他们墓室里的棺材也开始震动了。

    棺材不断的震动着,上面的封钉发出“哐哐哐”的声音,棺液似乎挺多,从棺材盖子的缝隙里洒了出来,掉在地上,地板立刻就烧黑了,看起来有腐蚀作用。

    众人都是一阵紧张,立刻抄家伙对着那口棺材。

    从对面的棺材来看,这个干尸虽然恶心,但是看起来没多大能耐,他们这么多枪,不可能对付不了一个干尸。

    温白羽立刻把小家伙们放回背包里,然后拉好拉锁,让万俟景侯背起来,谢衍把地上的谢麟阆搀扶起来,大家做好准备。

    棺材“哐!”的一声,盖子直接飞了起来,盖子飞起的一霎那,那些打手就开始开火了,“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他们带来的子弹很多,也不在乎这么些,棺材盖子被打成了筛子眼,掉落在地上,一直干尸手伸出来,扒在棺材的边沿。

    有人喊着:“贼娘的出来了!!”

    随即又是“砰砰砰”的声音,干尸的手立刻被直接打掉了,头一出来也被打掉了,最后干尸直接跌进了棺材里,“噗通”一声,溅出来好多棺液。

    这场面实在太恶心了,尤其是温九慕其实也算是粽子,不由得闭了闭眼睛,感觉手脚都冰凉了,温磊伸手搂住他胳膊,拍了拍他。

    万俟景侯皱着眉,看着地上溅出来的棺液,因为刚才是对面的棺材开了,离得有些距离,所以大家没注意。

    万俟景侯说:“这棺液竟然有香味。”

    棺液是防腐的,也是防盗的,这么长时间泡着尸体,一般都是臭味的,然而这个棺液竟然有香味?虽然香味很淡,但是这么大量的棺液曝露在空气中,味道渐渐就弄了。

    只听“咯……咯……”的声音传过来,似乎从很遥远的地方传过来,声音越来越密集,越来越多。

    万俟景侯突然说:“不好。”

    温白羽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棺液有问题,墓葬里的粽子都起尸了。”

    众人一听,吓得魂都没了,什么叫“都”起尸了,虽然这些粽子看起来并不厉害,一打就死,可是“都”代表多少粽子?众人不由得想到了一进墓葬,滚出来的几百人头……

    这种棺液想必也是墓主做出来的防盗机关,一旦有盗墓贼想要打开棺材偷盗里面的陪葬品,棺液就会挥发,散发出一股香气,这种气息会惹得其他尸体起尸。

    众人没时间再停留,抓起地上的背包,谢麟阆脸色也有些难看,招手让人跟上,说:“跟紧我,这个墓葬机关很多。”

    谢衍抓起一把枪,很快跟上谢麟阆,众人都跟在后面。

    墓葬越往里走,地形越来越复杂,墓道一直在拐弯,全都不是直的。

    墓道两壁画着壁画,大多和古井的壁画一样,这里的人崇拜金蝉,觉得他们的女王是从底下蜕变羽化的金蝉,也崇拜从地下而出的烛龙,觉得这两类东西都代表着神秘的力量。

    温白羽看着壁画,终于有点明白了,难道这个墓葬的造型是一个金蝉吗?不过墓道怎么这么多遍,而且有非常多的岔路,很多岔路最终其实都是汇合在一起的。

    谢麟阆走在前面,后面很快有干尸追上来,后面的人立刻大吼着:“开枪,追上来了!”

    随即是不断的开火声,那些粽子其实并不厉害,但是胜在数量多,他们的子弹浪费了太多,虽然现在还应付的过来,但是真不知道还有多少,大家开始省着子弹用了。

    谢麟阆突然在前面的岔路口停了下来,温白羽说:“怎么不走了?”

    谢麟阆看着墙面上的记号,那些都是他刻下来的,毕竟谢麟阆受过刺激,他的记忆不好,总要刻下记号提示自己。

    谢麟阆伸手摸着墙面上的记号,突然拿出一根荧光棒,一下抛进刻着记号的墓道里。

    “嗖嗖嗖——”的声音很快响了起来,墓道里立刻喷出许多弩/箭,就像之前的一样,□□密密麻麻,如果走进去,绝对避无可避。

    温白羽说:“这是怎么回事?”

    后面的人也都追了上来,他们堵在岔路口的地方,源源不断的干尸从后面往前赶,有人大喊着:“怎么不走了!?”

    谢麟阆皱着眉,说:“有人在咱们之前碰了墓道的机关,墓道已经发生变化了。”

    也就是说,谢麟阆做的标记已经没用了,墓道发生了变化,很可能是旋转,也可能是上下错位,总之已经不是之前谢麟阆所了解的墓葬了。

    众人这下傻了眼,他们之前还有人?

    “一定是昌算盘那老小子!贼娘的!怎么办!”

    昌算盘之前趁乱跑了,必然是怕谢麟阆对他抱负,不过昌算盘肯定不知道这个墓葬的机关和结构,很可能碰到了机关,改变了墓葬的结构。

    谢麟阆考虑了一下,对面的墓道里有记号,但是肯定不能走了,带着人往另外一个墓道走进去,里面什么记号也没有,这是一条陌生的墓道。

    众人走在里面,身后的粽子慢慢减少了,好像追的也不是那么紧了,他们已经不知道解决了多少粽子了。

    谢麟阆需要摸索着前进,他们的速度一下就慢下来了,走了大约一个小时,只有悠长的墓道,什么都没有遇到,虽然没有粽子,非常安全,但是众人开始疲惫。

    这井口下的墓葬,非常的深,几乎钻入地底,又非常的大,不知道面积到底有多大,他们速度不慢,这么前行了一个小时,拐了很多弯,好多人记录着地形,发现他们其实一直在绕着圈走。

    很多支线,错综复杂的,但是都聚集在了一起。

    有人开始质疑谢麟阆到底走的对不对,温白羽看了看他们绘制的地形图,那错综复杂的墓道几乎是一张网,好像要把人编织在里面,却又像一对蝉翼,墓道就是上面的纹路,复杂的叠在一起。

    众人又一次站在岔路口,谢麟阆指了一个方向,不过其他人不想走那个方向,觉得这个时候谢麟阆也没有谱,而且他根本不是队里的人,没准还要使坏。

    谢麟阆没说话,其他人坚持走另外一条道,那条道上也没有记号,谢麟阆做的记号不知道转到哪里去了。

    谢麟阆坚持自己的方向,谢衍自然也跟着谢麟阆走,温白羽犹豫了一下,反正自己没什么方位感,就看向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指了一下谢麟阆准备走的墓道。

    其他人见景爷要往另一条道上,都有些惴惴不安,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说过话的齐三爷突然说:“那边有人!”

    他一说话,众人立刻往墓道里看,就见另一条墓道里真的一晃而过,有一个人影。

    “草他娘!昌算盘!”

    昌算盘似乎也看到了他们,飞快的朝墓道里面跑去,众人都追着昌算盘跑过去,昌算盘一路跑,并没有碰到任何机关。

    温白羽眯了眯眼睛,说:“这个昌算盘不对劲,怎么跑的这么熟练?”

    昌算盘往前跑,墓道很多拐弯,一下一下的消失在众人眼前,众人在后面追,大喊着:“昌算盘!昌算盘停下!”

    昌算盘却不停,开始快速的往前跑,似乎想把他们甩掉。

    众人一边追,也感觉到了昌算盘肯定有鬼,不然为什么这么熟悉地形,而且一心想把他们甩掉,指不定是发现了什么好东西。

    昌算盘往前跑,突然一扑,一下消失在墓道里,众人追着往前去,一个没稳住,脚底下一空,墓道竟然到头了,也扑了出去。

    “啊啊啊啊!!”的一声大吼,眼看那人要大头栽下去,万俟景侯一把拽住那人胳膊,猛地往上一甩,那人被甩上来,立刻趴在地上,胳膊和腿都在打颤,随即向下探头一看,顿时更加眩晕了。

    墓道已经走到了尽头,前面竟然是一个深坑,巨大的深坑,他们从墓道里往前看,就感觉自己实在太渺小了,那深坑太大了,圆形的,非常宏伟,又因为黑暗,一眼根本看不到头。

    而深坑的中间,生长着一棵参天大树,树木非常繁茂,巨大的树冠,枝叶都是绿色的,郁郁葱葱的样子,树枝错综复杂的。

    竟然是一颗菩提树,和他们在昆仑山看到的菩提树几乎一模一样,不过这棵树要大得多,大太多了,这棵树一直往上生长,从深坑长出来,比他们的位置还要高得多,似乎要通到井外面,好像能连通天地。

    昌算盘从墓道里扑出去,似乎是早有准备,一下抓住树木的枝桠,快速的抱住树枝,然后跃上了大树。

    后面的人没准备,险些掉下去直接摔死。

    众人站在墓道的尽头,看着那棵大树,和即将隐藏在繁茂树冠里的昌算盘,立刻大喊:“昌算盘,你他娘的出来!”

    昌算盘这举动必然有鬼,而且是故意甩掉他们的,其他人就更加肯定他知道什么。

    昌算盘的动作不算灵活,有些艰难的攀爬在树冠之间,把树木当做掩护,对着他们贼笑,满脸全是算计,然后隐藏进树冠中,快速的往下爬。

    有人又开始对着昌算盘骂娘,墓道和大树有一段距离,必须快速助跑才能跳过去,而且如果没有抱住枝桠,肯定摔下去就死定了。

    大家一时间有些犹豫,在做准备,眼看着昌算盘要爬下去不见了,他们的手电光线有限,不能照透整个深坑,昌算盘又一直用树冠掩藏自己。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说:“我先去看看。”

    他说着,后退了两步,猛地往前跑,一下从墓道的尽头跃起,弹跳力似乎非常好,“唰——”的一下,直接划了一道,双手立刻勾住树枝,毫不停留,猛地往上一荡,顷刻之间,万俟景侯就已经落在树冠里,随即快速的往下爬,追着昌算盘去了。

    昌算盘一见万俟景侯来了,立刻慌张起来。

    温白羽怎么能让他一个人去,当下也往后退了退,不过他没有万俟景侯那么好的弹跳力,所以退的有点多,猛地跑出去,往前使劲一扑。

    温白羽想着,就算自己抱不住树枝,到时候也可以飞起来,反正摔不死。

    “噗!”的一声,温白羽落在树冠里,双手一抓,正好抓住了树枝,不过树枝比较细,温白羽一下落下去,在树冠里快速的往下掉,压塌了好多树枝。

    万俟景侯伸手一捞,一把抓住温白羽的后脖领子,将人拽上来,温白羽松了口气,脸颊火辣辣的,似乎被树枝划伤了。

    万俟景侯摸了摸温白羽的脸颊,把他的血珠擦掉,底下头来就要舔的面颊。

    温白羽赶紧伸手推住他,脸上有些泛红,说:“等等……等等,咱家蛋蛋的眼泪还有点呢,不用……不用舔……”

    万俟景侯和温白羽在树冠间,因为树冠茂密,所以两个人的动作墓道里的人看不清楚,眼见两个人都跳了上去,其他人也开始跃跃欲试。

    万俟景侯捏住温白羽的下巴,才不管他,立刻吻在温白羽的脸颊上,在那道伤疤上细细的舔吻,很快血珠就凝结了,伤口慢慢愈合。

    温白羽被他舔的身上冒出鸡皮疙瘩,后脖子一阵一阵的发麻,但是显然现在并不合时宜!

    万俟景侯和温白羽虽然停顿了一下,但是昌算盘年纪大了,而且体力也不好,一阵狂奔之后又是跳树,根本受不了,几乎爬不动了,也像温白羽那样,砸着树枝摔下去,不过昌算盘命比较大,正好砸中了一个粗树枝,勉强挂在上面。

    昌算盘向上看,有气无力的喘着气,说:“景爷……景爷……咱们做个买卖,你看如何?”

    万俟景侯还没有说话,温白羽先说:“我看不如何,昌老板老谋深算啊,看起来挺了解这个墓葬的?”

    昌算盘面色有些僵硬,不过万俟景侯没说话,温白羽说了他也没反驳,虽然刚才昌算盘没看清楚两个人亲密的举动,但是很显然温家小公子和万俟景侯的关系很不错,当然不可能真是老板和伙计的关系。

    昌算盘脸色尴尬,却又说:“两位,这里人多嘴杂,但是我实话和你们说,这墓葬里,真的有好东西,上面的人太多,如果让他们发现,就不够分了,不如这样,咱们三个人合作,平均分怎么样?”

    温白羽笑了一声,说:“原来昌老板是想独吞啊?”

    昌算盘总是被温白羽噎,脸色更加不好,但是现在不上不下的,昌算盘说话都喘气,实在跑不动了。

    万俟景侯说:“我要先知道墓葬里到底有什么。”

    昌算盘一听万俟景侯发话了,顿时觉得有门,立刻说:“景爷,还是景爷上道……好东西,绝对是好东西!”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说:“到底说不说,不说算了,我叫人下来了。”

    昌算盘被温白羽一下,立刻大喊着“别别”。

    万俟景侯被温白羽逗笑了,轻轻捏了捏温白羽的脸颊,温白羽伸手把他手拍下来,说:“别动手动脚的。”

    万俟景侯咬着他耳朵,说:“那我动嘴?”

    温白羽:“……”

    昌算盘没看见他们的小动作,着急的说:“我跟你们说实话,这事情还是我从谢疯子那里听来的,其实我和谢疯子很早之前就认识,他一直对西王母之国感兴趣,研究了很多,二十几年前我们进沙漠的时候,我偷偷看了谢疯子的装备,里面有个简单的地图,我就是按照这个地图走的,地图上面圈了一个位置,应该是主墓室,谢疯子特别注明了,我想应该有好东西,所以就……”

    昌算盘说着,为了表示诚意,还从怀里把那张地图拿出来,发黄的纸,特别脆,一碰就要坏了。

    温白羽眯着眼睛,说:“二十几年前你就知道了,二十几年之后你才准备准备下墓?这么一个好东西揣在你心里,活蹦乱跳了二十几年?昌老板,你说谎吧?”

    昌算盘脸色更是难看了,一时间没说话。

    温白羽也不着急,上面的人这个时候已经在想办法下来了,他们往树上勾了绳子,准备荡过来。

    昌算盘这下着急了,说:“好好,我说,我之前说的都是实话,但是没说全,我现在全说行了吧!这张地图上除了标注了一个重点位置之外,还标注了很一些数字,我研究了一下,觉得这些数字指的是时间。”

    温白羽听着好奇,说:“什么时间?”

    昌算盘还有些挣扎,一咬牙,说:“这个时间我也不是很懂,但是肯定是个时间,而且有周期性,我之前研究了很久,二十几年前我和你叔叔他们进入沙漠的时候,时间肯定不在周期的关键点上,所以那个时候墓葬凶险异常,而现在,时间整合好,所以我才等了这么久。”

    温白羽思索了一下,觉得昌算盘这会说的应该是真话,但是到底是什么时间,而且有周期性?难不成是墓葬里大粽子起尸和伏尸的时间吗?

    大粽子的作息时间难道也有规律?这不可能啊,起尸伏尸和起床睡觉可不是一个概念。

    温白羽想了想,说:“把你手上的地图给我看看。”

    昌算盘很不甘心,毕竟别人看了这个地图,就知道该怎么走了,但是没有办法,只好把手伸过去。

    温白羽想下伸手,昌算盘这个时候拽住了他的手,猛地一拽,温白羽大头朝下,猛地掉了下去。

    万俟景侯伸手一抓,却抓了空。

    昌算盘猛地拽住温白羽,本来想把温白羽拽下来要挟万俟景侯,哪知道一拽下来,昌算盘的树枝竟然一下塌了,他的树枝非常粗,没想到拽了温白羽下来就折断了,“啪嚓”一声,两个人瞬间往下跌。

    温白羽骂了一声“卧槽”,想死还拉一个垫背的,温白羽一点儿也不想当垫背的。

    温白羽猛地反应,双手一抓,立刻抓住了一个断裂的树枝,一下绷紧,挂在了树枝上。

    昌算盘反应也挺快,但是不是抓树枝,而是抓温白羽,温白羽嗓子里“唔”了一声,昌算盘一下抓住了他的腿,差点把温白羽坠成两段。

    温白羽眼看那张发黄的纸飘飘悠悠的往下掉,立刻腾出一只手捞了一把,但是没捞到,少了一只手,温白羽和昌算盘立刻往下坠。

    昌算盘“啊啊”的大喊,说:“别撒手!别撒手!”

    温白羽气的不行,使劲蹬了一下腿,昌算盘抱得更紧,怎么甩也甩不掉,温白羽真想骂娘。

    万俟景侯眼看温白羽掉下去,还要伸手去捞那张地图,心里着急,说:“白羽!抓紧了!”

    温白羽伸手死死抓着树枝,但是怎么也抓不紧,因为树枝在不断的抖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已经不踹昌算盘了,昌算盘大气也不敢喘,瞪着眼睛,瞪得非常大,惊恐的盯着温白羽。

    树枝发出“吱呀……吱呀……吱呀……”的声音,在不断的弹动,很有节奏,一下上一下下,忽上忽下的,而且越弹幅度越大。

    温白羽抬头一看,顿时“嗬——”的深吸了一口气,怪不得昌算盘一脸死人相的看着上面,原来不是怕自己把他踹下去,而是怕树枝上的东西。

    刚才昌算盘挂着的树枝明明非常粗,温白羽掉下来之后,竟然折断了,温白羽虽然是个成年男人,但是体重不至于这么大,原来这粗大的树枝上,竟然有这么多人!

    并不是这么多人,而是这么多粽子……

    树冠非常茂密,他们之前又只顾着讨论周期和时间的问题,所以根本没有注意树冠之间,竟然有这么多粽子。

    粽子爬在树枝上,一下一下的往前爬,每爬一下,树枝就晃一下,这么多粽子,树枝当然不堪重负。

    那些粽子非常诡异,没有头,一个个惨白无比,但是因为常年躲藏在树冠之间,身体上竟然染上了绿色,在树冠里,就好像一种保护色一样,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啊啊啊啊!!”

    昌算盘大叫起来,说:“没……没有脑袋!”

    一堆的粽子在树冠中匍匐前进,都没有脑袋,抓住树枝慢慢往前爬,身体惨白,还有粘液,这不是那些白皮粽子吗?他们的脑袋,就在众人刚下井的时候,已经滚出来了,没想到身体在这里。

    不只是昌算盘吓到了,温白羽也吓到了,一个个没有脑袋,因为年月太长了,脖子的地方几乎长出了肉瘤,没有眼睛也能发现他们。

    温白羽身在半空,下面还坠着一个昌算盘,非常不对劲,这个处境对他丝毫没利。

    万俟景侯见到那些无头粽子,快速的顺着树枝往下跳,他几乎不停留,一下一下的踩在树枝上,身体好像非常轻盈,而且踩得非常准,在树冠之间快速的穿梭,飞快的向温白羽扑来。

    无头粽子没有头,也不会叫,一切都悄无声息的,张开尖锐的爪子,朝温白羽一下扑上来,万俟景侯这个时候从上面跳下来,一脚踏在无头粽子的背上。

    无头粽子被他一踩,突然失去了平衡,从树枝上朝下栽了下去。

    栽下去的时候勾到了树枝,树枝发出“啪嚓”一声巨响,往下一斜,似乎就差一点儿就要彻底断裂了。

    无头粽子身体很矫健,挂在树枝上,又要去抓温白羽。

    温白羽牟足劲,一条腿使劲踹在粽子身上,一下将粽子给踹飞了出去。

    粽子从树冠上脱离,“嗖——”的一下飞了出去,撞在深坑的壁上,温白羽用足了劲,撞得声音很大,发出“嘭!”的一声。

    这个时候上面准备下来的人,才发现树上竟然有粽子,无头粽子被万俟景侯和温白羽激怒了,整个树冠开始摇曳,隐藏在其中的粽子都开始出动。

    上面的人立刻大吼:“他妈有粽子!好多粽子!都没有脑袋!!”

    上面的人本身都要下来了,看见有粽子,一下又犹豫了,温磊和温九慕担心温白羽,不可能留在上面,温磊当即抓住绳索,猛地向下一滑,顺着绳索一下冲进了树冠里,温九慕也追上来。

    就在这个时候,众人身后突然发出“咯咯!”的声音,有人用手电往后一照,发现之前那些追逐他们的粽子也跟上来了,而且如潮水一样多,众人“砰砰”的放枪,但是根本打不完。

    有人大喊着:“跳吧!快跳!”

    众人抓住绳索,顺着绳索滑下去,纷纷跳到树冠上。

    树冠上本身有三个人,一堆粽子,现在人一下多了,都被驱赶到树上,大树发出“哗啦啦、吱呀……”的声音,不停有人嚎叫,从树上往下掉。

    万俟景侯猛地抓住温白羽的胳膊,眼看要把人拉上来,这时候头顶上有人猛地掉下来,一下砸中万俟景侯,温白羽喊了一声不好,这下不只是温白羽和昌算盘了,连万俟景侯都掉下来了。

    万俟景侯抓住温白羽,背包里突然“嗖——”的一声卷出蔓藤,一下牢牢的捆住树枝。

    下坠的力道突然消失,万俟景侯抓住树枝,猛地将温白羽拽上来,昌算盘也连滚带爬的抱住树枝,大喊着:“粽子!!又来了!”

    昌算盘手里没有枪,或许是子弹已经用完了,并没有武器,万俟景侯和温白羽立刻拔出匕首。

    那些粽子虽然没有头没有眼睛,但是扑的很准,众人从墓道跳到树上,又开始和无头粽子搏斗起来。

    万俟景侯看向温白羽,说:“受伤没有?”

    温白羽立刻摇头,大树虽然非常大,但是根本禁不住这么多人在上面来回踩,树木拼命的摇晃着。

    温白羽说:“快下去!”

    万俟景侯点点头,说:“抱住了我。”

    温白羽立刻双手抱住他的腰,万俟景侯带着温白羽,顺着树枝跳下去,温白羽觉得就跟做游乐园的过山车一样,耳边只能听见“呼呼”的风声,很快就双脚一沉,已经站到了地。

    温白羽松了口气,抬头一看,温磊和温九慕他们还在上面,一堆粽子扑过去,万俟景侯猛地把枪从腰上拔下来,对准头顶上,“砰砰”开了两枪,就看见两个无头粽子一下栽了下来。

    众人在万俟景侯的掩护下,很快往下爬,那些无头粽子紧追不舍,大家纷纷从树上跑下来。

    温白羽赶紧低着头在地上寻找那张泛黄的纸,因为纸张很轻,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温白羽找了好久,就是没有找到。

    深坑下面非常大,树木在中间,旁边还有很大的距离,摆放着各种祭祀的东西,而且深坑的周围刻着花纹,花纹非常复杂。

    昌算盘也从上面下来,上气不接下气,说:“不不……不用找了,咱们已经到了,就在这个坑里。”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一张纸突然消失了,温白羽总觉得心里怪怪。

    众人下了深坑,对着天上的无头粽子开火,很快解决了一片,但是弹药也有些不足了。

    那些无头粽子似乎害怕了,终于开始往后撤退,都爬上了树木的顶端,不敢贸然下来。

    众人松了口气,但是无头粽子并没有走,只是蛰伏着,眼下只是稍微放松,并不能完全解除危机。

    温白羽绕着树找那张纸,就听有人大喊:“龙!!真他妈有龙!”

    大家一听有龙?难道真的是烛龙?

    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烛龙的气息都很明显,而且非常霸道,如果真的有烛龙,万俟景侯不可能发现不了。

    众人聚拢过去,就看见一条红色的蛇尾,正盘踞着巨大的菩提树,蛇尾非常粗大,尾巴上有个钩,和万俟景侯还有小烛龙的差不多,但是因为龙是盘踞在树上的,所以看不见头,只能看到一截尾巴,这么深的坑,难道就是为烛龙休憩的?

    这个墓葬真的是葬烛龙用的?

    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说:“你们看。”

    他说着指了一下烛龙的尾巴,只见火红色的尾巴上竟然串着锁链,因为烛龙的尾巴太耀眼了,众人一时间很兴奋,都没注意这些锁链。

    粗壮的锁链,穿过烛龙的尾巴,把烛龙钉在了菩提树上。

    温白羽心里一颤,这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把一条烛龙钉在树上,这么粗壮的铁链,那这条龙要受多少苦?

    温白羽心里有个奇怪的念头,这绝对不是烛龙的墓葬,不然谁会这么对待墓主?

    “这么大!”

    “咱们发财了!”

    “你们看这鳞片,绝对比宝石还值钱!”

    “天呢,蛇尾太大了,烛龙的脑袋在哪里?听说是长得人头……”

    一个人说着,围着巨大的菩提木转,突然“嗬——”的吸了一口气。

    众人见他一脸见鬼的表情,都转过去看他,不由而同,也是“嗬——”的吸了一口冷气,感觉凉嗖嗖的。

    温白羽伸头一看,就见稍微绕过一点,烛龙的蛇尾赫然断了,怪不得,如果是一条完整的烛龙,盘踞在这棵大树上,他们下来的时候,必然会遇到这条烛龙,而他们只遇到了粽子。

    这条烛龙根本不完整,只有一段蛇尾,巨大的蛇尾钉在菩提木上,而烛龙的身体不翼而飞,蛇尾的断口血粼粼的,上面还挂着粗大的铁链,蛇身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温白羽震惊的看着这一面,是谁砍断了烛龙的尾巴,尾巴锁在树上,身体到哪里去了?又为什么要把烛龙断成两半,这个墓葬的人民明明是崇拜烛龙的。

    小烛龙似乎闻到了血腥味,有些暴躁,在背包里不断的乱撞,探出头来想要往外看,温白羽怕他看到血腥的场面,立刻将人按了下去。

    小烛龙颇为不服气,或许是因为血腥的味道引发了小烛龙暴躁的情绪,小烛龙在背包里还来回乱窜着。

    众人的春秋大梦一下破灭了,只剩下一个烛龙尾巴,那头呢,身体呢?没有头和身体怎么办?不是完整的,谁知道是不是真正的烛龙,没准就是一条巨大的蛇,在滥竽充数而已。

    有人说:“怎么办,呸真晦气,不如咱们把鳞片都剜下来吧?反正看这样子,也能卖不少钱。”

    众人一听,都有些跃跃欲试,纷纷拿着军刀准备剔下烛龙的鳞片,就怕剔晚了一点儿就变成了别人的了。

    那些人刚要过去剔鳞片,“啪!”的一声,一个铁蛋子突然打过来,一下打落了那人手里的军刀。

    军刀“嗖——”的飞出去,撞在墙壁上,这才弹下来掉在地上,竟然把墙面撞出了一个窟窿。

    众人抬头一看,竟然是一直没有说话的齐三爷出的手,齐三爷手里转着两个镂空的铁球,铁球哗啦啦的响着,里面装满了铁蛋子,因为刚才打出去了一枚,所以有点空隙,响声很清脆。

    众人立刻炸了窝,说:“齐三爷,您是什么意思?”

    齐三爷脸上表情很平淡,带着一丝笑意,说:“谁也不能动。”

    众人更是炸窝,有人骂道:“死瘸子,我们凭什么不能动!烛龙尾巴是大家发现的,难道你还想独吞不行?!”

    小狐狸一听有人骂齐三爷,当即生气了,齐三爷拦住他,并不生气,脸上还是带着笑容,说:“凭什么不能动?因为我怕你们活不久了。”

    众人一听,先是面面相觑,紧跟着全都托起枪来,还以为齐三爷要下杀手,这个时候却见齐三爷抬了抬手,指了指前面的地方。

    众人有些狐疑,还以为齐三爷要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好下杀手,都不敢去看那个位置,全都紧紧盯着齐三爷。

    齐三爷只是还脾气的笑了笑,有些无可奈何的表情。

    温白羽有些好奇,顺着齐三爷指的方向看了一眼,顿时“嗬——”的一口气提起来,因为温白羽的变化很大,众人才试探性的看过去,一下全都吓傻了。

    只见和他们隔着一个大树的距离,那个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站着一个人,说是人太诡异了,因为她简直人不人鬼不鬼的。

    是一个女人的形象,长头发,干尸脸,非常的瘦弱,她的脸皮在脱落,“啪嗒”一声,一张皮掉在了地上,露出里面的鲜肉来,干尸的脸皮掉下来,里面的肉竟然和婴儿的皮肤一样滑嫩白皙。

    女人的后背不断拱起,机械式的抽搐着,后背裂开两个口子,好像有翅膀要从里面钻出来。

    女人的手里抓这一张泛黄的纸,正是温白羽刚才在寻找的地图。

    温白羽看到这一面,脑子里精光一闪,就想把昌算盘按在地上毒打,昌算盘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把周期和时间看反了!

    温白羽突然意识到,原来周期竟然是这样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小天使们都去考试了吗,感觉忽然很冷清啊TAT

    今天的10个红包已发,但是蠢作者发完红包,手一抖把名单删掉了……

    蠢作者基本上每天都会给留评的前三名小天使发红包,其他就是随机发了,抓到哪只小天使是哪只,可能有的小天使总是领不到,请举起你的双爪,蠢作者看到会发的哦~

    通知~~

    113章终于可以看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15章 烛龙井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