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12章 烛龙井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驼队早晨出发,浩浩荡荡的往前走去,一直走了四个小时,风沙非常大,但是早上的温度还挺高,尤其日照非常强,一望无垠的金色沙子,被日光照的好像要泛起水一样的粼粼波光。

    驼队非常壮观,毕竟他们人多,而且带的食物和水也非常多,队伍很长,一直绵延下去,黄沙一吹过去,温白羽根本看不见驼队的尾巴。

    温白羽现在无比庆幸的是,幸好已经把小家伙们都交给万俟景侯了,不然这么大风,万一给吹跑了,找都找不到了。

    一直走了五个小时,驼队缓缓停了下来,众人都下了骆驼,围坐在一起开始吃午饭。

    众人带了很多馕作为干粮,这种东西不容易坏,而且比罐头都轻,在沙漠里吃这个比较方便。

    他们都穿着冲锋衣或者羽绒服,围着厚厚的围脖,眼睛上戴着防风镜,手上还戴着厚手套,早晨出发的时候冷得不行,现在日照这么强,众人坐下来,都感觉沙子是暖烘烘的。

    好几个人是第一次进沙漠,不过在道上也混了很久,不由得一边吃馕,一边高谈阔论,也不嫌弃一张嘴沙子往嘴里灌。

    万俟景侯坐下来之后,秦易也想坐在他边上,秦易一坐下来,哪知道万俟景侯就挪了地方,旁边好多人看着笑,秦易也没能拉下脸来继续追着万俟景侯,毕竟这里鱼龙混杂的,指不定他们出了沙漠,这些趣味就被传的道上尽/人/皆/知了。

    万俟景侯换了个地方,拉着温白羽坐下来,温磊和温九慕也坐在他们边上,万俟景侯先给小家伙们喂了饭,除了蛋/蛋之外,其他的小家伙们已经可以吃东西了,蛋/蛋还是要喝奶,万俟景侯特意在背包里放了一瓶奶粉。

    不过这里没法烧水,这也难不倒万俟景侯,毕竟他是烛龙,有火精的。

    万俟景侯动作很快,而且温白羽他们给挡着,漫天又是风沙,谁也没有发现,小家伙们不喜欢这种天气,很快又缩回背包去了。

    等忙完了小家伙们,温白羽他们才开始吃饭,馕硬的厉害。

    有几个人觉得地上的沙子比较热,就把馕放在地上,准备天然的烤一烤,哪知道这个时候忽然刮起一阵大风,“呼——”的一声,馕一下就被吹风了。

    旁边几个人猛跑起来去追那个馕。

    一直很悠闲,躺在地上/翘着腿,眯着眼睛假寐的小狐狸突然坐了起来,喊了一声:“别跑。”

    但是风沙太大,那些人似乎根本没听见,还大嚷着:“他/妈/的,老/子的馕被吹飞了,呸,一嘴沙子!”

    小狐狸看着他们,翻身站起来,又要大喊一声,这个时候风沙更大了,“呼——”的一声,小狐狸被风一吹,因为是站着,差点掀飞了,往后退了好几步,有人猛地托住他的腰,回头一看是齐三爷。

    齐三爷朝他点了点头,小狐狸又回过头去,喊着那些人别往前跑了。

    那几个人越跑越远,根本听不见小狐狸说话,忽然间,突听“啊啊啊啊——”的喊叫/声,喊叫/声非常尖锐,一时间竟然比呼呼的风声还要大,从那几个人的方向传过来。

    小狐狸立刻说:“不好,有东西来了。”

    他说着,所有人顿时都戒备起来,那几个人其实离他们并不远,但是因为风沙太大,所以显得很迷蒙,一阵尖/叫之后,其中一个人就像钻进沙子里一样,猛地一缩,一下就消失了。

    风沙虽然大,但是大家看的都很真/实,那人真的是一下就缩没了,随即前面那个几个人立刻又传来“啊啊啊啊——”的尖/叫/声,每叫一声,就少一个人,都是好端端的站在沙子上,“嗖——”的一下就不见了。

    追着馕跑的一共四个人,一下消失了两个人,其余两个人身上带着枪,就听嗖嗖的风声中,夹杂了“砰砰”的开/枪声,随即还幸存的两个人/大吼着向人堆冲回来。

    温白羽猫腰站起来,万俟景侯抓/住他的胳膊,稳住温白羽的身形,这风实在太大了,别说小狐狸了,温白羽一个成年男人,都差点给掀翻了。

    两个人疯狂的往回冲,一边冲一边大吼,朝他们不停的挥手,只见他们身后的地方,有好几股小沙丘,“嗖嗖嗖”的不停凹凸着,朝他们追过去,好像沙子里有东西,正在遁地狂奔。

    人堆一看到这场景,都不知道沙子里有什么东西,立刻全都爬起来,一个打/手大喊着:“妈/的抄/家伙!有东西过来了!”

    有人/大喊“趴下!”

    朝他们跑来的两个人就向前一跳,随即滚在地上拼命往前滚,身后遁地的沙子还在不断往前逼近,人群立刻开/枪了,朝着那些鼓/起来正在遁地的小沙丘不断发枪。

    但是遁地的小沙丘移动太快,在这种移动速度下很难被击中,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从腰间拿下抢来,猛地托起枪,稍微一瞄准,就听“嘭!”的一声响,随即一个遁地的沙丘猛地就不动了。

    其余的沙丘还在不断的往前飞奔,万俟景侯立刻又瞄准,“砰砰”,这回是两响,不过显然只有一响是万俟景侯开的枪。

    两个人沙丘同时不动了,温白羽一侧头,就看见满天的黄沙中,齐三爷手中也拿了一把枪,正在瞄准,他的准确度非常高,而且连续开/枪,追着那两个人的小沙丘顿时被消灭了好几个。

    但是小沙丘太多,能打中的人并不多,那两个人疯狂的跑着,其中一个人就在他们面前,发出“啊啊啊啊!!!”的大叫/声,因为他是滚在地上,双/腿猛地就陷入沙丘中,那人不断的双手往前抓,但是沙子太软/了,根本抓不住,整个人眼看就要陷进沙子里。

    众人看得真/实,遁地的小沙丘里,竟然是一个人,不过那个人已经变成干尸了,全身的皮比晒得炸裂,能看到一双血粼粼的手。

    他旁边那个人只是大喊了一声,随即惊恐的继续往前跑,把另外一个人直接扔下了。

    众人都被吓傻了,昌算盘竟然大喊了一声:“有鬼啊!!”

    小狐狸站的最近,看见情况猛地窜出去,身形非常灵动,真的像一只狐狸一样,一跳老高,一把抓/住就要陷进沙子里的人,那人被他一拽,就剩下脑袋和手还在外面了,一副要哭的表情,大喊着别撒手。

    不过小狐狸虽然身形灵动,但是身材太小了,被一拽猛地往前缩,几乎要一同钻进洞里。

    齐三爷一见,立刻朝身后的打/手打了一个手势,齐三爷的打/手端着枪快速的冲上去。

    温白羽看着场景,也说:“咱们去帮忙吧!”

    万俟景侯点了一下头,两个人冲出去,温磊和温九慕担心他们,也不能干站着,也跟着跑了出去。

    温白羽抓/住小狐狸,沙丘里的干尸竟然力气非常大,小狐狸的双手拽直,几乎要拽断了,温白羽抓/住他的腰,被拽的猛地往前一滚。

    陷入沙子里的人立刻大喊着:“救命啊!!救命!”

    万俟景侯猛地冲过去,不过没有拽住温白羽,而是直接冲到沙丘旁边,猛地一把抓/住陷进沙子那人的胳膊,往上使劲一提,万俟景侯的臂力很大,那人/大喊了一声,一下被拽出了沙子。

    与此同时,就听温白羽喊了一声“当心!”

    万俟景侯的脚腕,猛地被一个血粼粼的干尸手抓/住了。

    万俟景侯眯了一下眼睛,猛地把奄奄一息的男人往前一甩,直接甩到沙子上,腿上用/力,向后一撤,隐藏在沙子里的干尸竟然一瞬间被万俟景侯拽了上来,“嗖——”的一声,直接甩出去。

    “嘭!”

    一声巨响,干尸直接掉在死里逃生的男人旁边,那男人还粗喘着气,享受着死而复生的感觉,干尸一摔过来,立刻尖/叫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连滚带爬,双手双脚齐用的往人群里冲。

    干尸冲起来,齐三爷握枪瞄准,连放了两枪,全打在干尸的头上,干尸的头来了个对穿,“咚!”的一声,倒在金色的沙子中,不动了。

    温白羽立刻冲过去,说:“没事吧?”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说:“没事。”

    一时间骚/乱停止下来了,沙丘全都不动了,其中一个被万俟景侯拽出来了,另外还有几个埋在土里,还是鼓鼓的。

    驼队里的人刚才都没反应过来,现在觉得有些丢人,好几个人拿着枪去翻了翻沙丘,从里面都拽出了一直已经伏尸的干尸。

    好几个干尸并排摆在众人面前,昌算盘和尤贵直哆嗦,颤悠悠的看向温磊和温九慕。

    温白羽觉得昌算盘这反应有问题,虽然昌算盘已经从第一线退居了很多年,但是也是活跃在道上的人,胆子竟然这么小,张嘴就叫有鬼?

    温白羽见他们看向两个叔叔,就更觉得奇怪。

    不过他没时间奇怪这些事情,那个向导小狐狸一直趴在地上,温白羽走过去,拍了拍他后背,说:“受伤了吗?”

    小狐狸趴在地上,翻了个身,示意温白羽搭把手,他从地上窜起来,手腕有点耷/拉,向下垂着,看起来非常不自然。

    万俟景侯扫了一眼,说:“脱臼了。”

    他说着,拽起小狐狸的胳膊,掌心握着小狐狸的手,猛地往上一拖,小狐狸抖了一下,耳朵好像有点打颤,不过没说话,眯着狭长的眼睛,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

    万俟景侯随即说:“好了。”

    小狐狸点点头,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又回到人堆里,躺在地上/翘着腿去睡觉了。

    众人都有一股死里逃生的感觉,他们进了沙漠,就遇到干尸的袭/击,这也太邪门了。

    昌算盘哆嗦着,对温磊和温九慕,说:“磊爷、九爷……这……这……”

    温白羽好奇的说:“怎么了?难道你们认识这些干尸不成?”

    昌算盘一脸惨白,好像被温白羽说中了。

    温磊脸色很黑,温九慕的脸色也不好,温磊点了点头。

    温白羽更诧异了。

    温九慕指着那些干尸,温白羽发现那些干尸其实都是穿着衣服的,而且是类似于冲锋衣的东西,年代非常久远了,非常破旧,已经不成样子,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温九慕说:“这衣服的样子,和二十几年/前,我们进沙漠穿的很像,这些干尸很可能是当时死在沙漠里的人。”

    昌算盘顿时颤/抖的说:“真……真的是鬼……来报复咱们了?!”

    温磊到不信什么报复,当时他们的情况很惨烈,沙漠的条件很恶劣,死的死伤的伤,很多人都死在沙漠里了,这些人经过二十多年,或许已经变成了粽子。

    众人休息了一会儿,大家各怀心思,很快又上路了,还是向导打头,众人都骑在骆驼上,跟在后面。

    走着走着,就听一片喧闹的声音,原来最前面的小狐狸突然“咕咚”一下从骆驼上栽了下来。

    大家一时都有些惊慌,他们才走了一上午的时间,向导就从骆驼上跌了下来,而且一脸的惨白,不知道能不能挺住,万一没了向导,他们肯定不敢往沙漠里走,可是五六个小时的路程,身后又是一片黄沙,也走不出去。

    大家立刻都下了骆驼去抢救向导。

    再加上风沙太大,不太好走,就找了个地方避风,众人把小狐狸抬到凹陷的地方避风。

    小狐狸脸色非常差,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咕咚”一头栽倒在地上,大家回头一看,不就是那个被/干/死差点拖进沙子里的人吗。

    那人一头栽在地上,立刻就不动了,大家抢过去把他也抬过来,就看到那人的腿上有一堆抓痕,撩/开裤管一看,血竟然是黑的,必然是刚才被/干尸抓了。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突然走过去,撩/开小狐狸的袖子,果然手腕上方也有几道抓痕。

    万俟景侯说:“干尸上有尸毒。”

    第二个栽倒的人,腿上一片模糊,或许是因为风沙太大,所以根本没有注意,这时候已经烂的不行了,突然开始抽/搐,然后口吐白沫,眼睛一翻,一下就不动了。

    大家吓了一跳,等那人安静下来,再过去探鼻息,早已经没气了。

    这死的也太快了,众人都一阵恐/慌,立刻向向导看过去,小狐狸面色惨白,双眼紧闭,嘴唇变成了紫色,也在轻微的打摆子。

    大家一看这架势,昌算盘立刻抱怨起来,说:“真是,命里救不了该死的鬼,向导就不该去救那个衰星,现在好了,这可怎么办!”

    温白羽没理他,拿了医药包出来,万俟景侯说:“我来。”

    他说着拿过刀子,把小狐狸的袖子撩上去,然后开始把泛青色的肉刮掉。

    他的刀子一下去,小狐狸顿时就睁开了眼睛,耳朵抖了一下,随即又快速的闭上眼睛,肯定是疼的,但是他们没有麻/醉药,而且这种恶劣的天气,用麻/醉也不好。

    温白羽稳住他发/抖的身/体,说:“有点疼,别动。”

    这何止是有点疼,不过小狐狸之后就没再睁眼,一脸的平静,还以为他是昏死过去了。

    万俟景侯下手很快,也非常狠,直接把他中毒的肉剃/掉,小狐狸白生生的胳膊立刻变得一片血肉模糊,然后注射/了针剂。

    小狐狸的嘴唇颜色不再那么紫了,似乎有好转的趋势,最重要是不打摆子了。

    算是他命大,被抓的地方伤口并不深,不像死掉的那个人。

    众人见小狐狸没事,都松了口气,他们现在除了食物和水,那就是向导最大,不然一片黄沙,就算有指南针,也根本走不出去。

    刮掉毒之后,小狐狸直接就睡过去了,没人带路,众人也不能往前走,只好都在旁边休息。

    一过了中午,沙漠似乎就开始降温,太阳落下去的时候,温度骤降,冷得不行,没有日照的情况下,众人呼出一口气几乎能结冰,眉毛上都有小雪花。

    天黑下来的时候,猛然飘起了大雪,真的是鹅毛大雪,雪片子非常大,落在金色的沙子上,十分钟过去,立刻就白茫茫的一层。

    众人立刻搭起帐篷,把小狐狸拖进帐篷里。

    就在他们搭帐篷的时候,只听“沙沙……沙沙沙……”的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密集,向他们逼近。

    万俟景侯立刻警觉,抬头往前看,早上还是一片金黄的沙漠,似乎已经一片白茫茫的,一个人影在漆黑的夜色里狂奔而来。

    好些人都听见了声音,全都戒备起来,拿出抢来,真准备开/枪,温白羽眯了眯眼睛,就见那个人影越来越近,他们点着灯,借着灯火看的清楚了。

    竟然是谢衍。

    谢衍浑身都是血,确切并不是看出来的,而是闻出来的,他跑过来,众人就闻到一股巨大的血/腥味。

    温白羽没想到在这个地方碰到谢衍,谢衍只有一个人,在覆盖着白雪的沙子上狂奔着,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追他。

    万俟景侯立刻说:“不好,是蛇,快拆帐篷!”

    众人听到万俟景侯发号施令,立刻开始拆帐篷,几秒之间谢衍已经飞快的跑过来,喊着:“快走!”

    果然就听“簌簌簌”的声音,大批的蛇向他们涌来。

    有人/大喊了一声“草他娘,这什么邪门的沙漠!”

    又有人喊着:“来了!开/枪!!”

    “砰砰砰”的声音顿时回响在一望无际的雪地上,成批的蛇向他们涌过来。

    众人都知道沙漠里有蛇,而且很毒,千万不能被蛇咬了,不然这条件这么恶劣,被蛇一咬绝对活不下去,但是从没想过有这么多蛇,一片一片,互相拧在一起,朝他们游弋而来。

    骆驼有些受惊,众人爬上骆驼,来不及解/开绳子,逃命一样催着骆驼往前跑。

    打/手把齐三爷放上骆驼,齐三爷不知道什么把小狐狸已经抱在怀里。

    温白羽招呼着两个叔叔快上骆驼,让浑身是血的谢衍也爬上骆驼,然后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的骆驼是正好的。

    万俟景侯伸手拽住他的手臂,猛地把他往上一拽,两个人就坐在一匹骆驼上。

    身后的蛇快速的追上来,骆驼群不需要他们催,已经开始逃命,不过不知道逃向什么方向,反正已经控/制不了了。

    众人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那些蛇追的紧,温磊把背包里的酒精拿出来,然后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撒上酒精,点了火,一下扔出去,盖在蛇身上。

    大火在狂风中摇曳,燃/烧了不久就给吹灭了,不过那些蛇确实怕火,被阻止了追上来的步伐。

    大家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忽然有人/大喊:“你们看前面!”

    众人放眼望去,雪还在下,夹杂着风沙,根本看不清楚,再往前走了一会儿,才看清楚,前面竟然有一座城!

    不过这城看起来非常破败,大部分掩藏在风沙和大雪中,房顶几乎全都被掀掉了,一片残垣断戟。

    这像是一座古城。

    听当地的人说,沙漠中的古城有很多。

    驼队进入古城,小狐狸不知道是不是被吵醒了,睁开眼睛,眯着狭长的眼睛左右看了看,看到了抱着他的齐三爷,缩了缩脖子。

    齐三爷说:“怎么了?”

    小狐狸呵了口气,说:“冷。”

    齐三爷将自己的衣服解/开,然后把小狐狸包进来,也亏的是小狐狸身量小,趴在他怀里正好。

    众人进入古城,虽然有房子,不过大多是石头砌的,好多都被掀了顶,但是总比全是沙子强。

    大家找了一个看起来挺大的房子,能稍微避风的,准备在这里休息一晚上。

    众人下了骆驼,清点了一下人头,虽然刚才慌乱,但是所有人都跟上来了,而且他们还多了一个人,那就是谢衍。

    所有人都不认识谢衍,只有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认识。

    谢衍看起来非常狼狈,而且他没带任何装备和行李,也就是说没有水,没有食物,唯一的武/器是一把枪,只剩下两枚子弹了。

    谢衍累的跌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如果不是他胸口快速的起伏着,大家还以为他死了。

    虽然是个房子,但是房顶被掀飞了半面,有雪从上面漏下来,地上的石板似乎禁不住风沙,一踩跟豆/腐/渣似的,石板完全被风化了,地上全是沙子,沙子上盖着一层雪。

    但是这对死里逃生了两次的队伍来说,简直就是温床。

    众人聚拢在一起,生起火来,把烧得滚/烫的碳埋在沙子里,沙子导热很好,众人坐在上面,就跟开了暖气一样。

    小狐狸因为暖和,耳朵动了动,齐三爷正在给他胳膊上换药,纱布全都是沙子,因为下雪,已经湿/透了,潮/湿怕他感染,齐三爷动作很利索,一看也是道上的老手,很快给小狐狸重新裹了纱布。

    小狐狸躺在腿上,眯着眼睛睡觉,温白羽坐在旁边看着,总觉得这个向导跟齐三爷之前养的那只奶白色的小狐狸真的好像。

    谢衍一直喘着粗气,过了十分钟,才稍微动了一下。

    温白羽把一瓶水扔给他,谢衍接了,翻身起来,拧开盖子猛喝,嗓子滚动的特别快,几乎呛着,一会儿就把一瓶水全都喝了,也不嫌弃水冷,喝了之后还用带血的袖子擦了擦嘴。

    谢衍轮廓深邃,灰绿色的眼睛,和骆祁锋像极了,但是身材比较纤细,显得很柔和,没想到喝起水来这么爷们儿,不知道他在沙漠里呆了多久。

    秦易在旁边看着,冷笑了一声,说:“这是什么人?别假好人了,咱们可说好了,水和食物是按人头分的,你分给他了是你的,到时候别要别人的。”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没理秦易。

    他对谢衍说:“你怎么在这里?谢麟阆呢?”

    谢衍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温白羽不知道他回答的是第一个问题还是第二个问题。

    就听谢衍喘了两口气,继续说:“我是尾随先生进沙漠的。”

    温白羽听到了一个奇怪的词,那就是“尾随”。

    温白羽看他身上好多伤口,都进了沙子,把自己的医药包抛给他,谢衍动作很利索,一边清理自己的伤口,一边说:“先生每年的十二月,都会离开一两个月,不让我跟着,我一直有些好奇,这次就打算偷偷跟着先生,没想到他进了沙漠,我什么准备也没有,进沙漠之后,很快就走散了。”

    温白羽有些诧异,谢麟阆每年的十二月都会出门一两个月,而且谢衍不知道他去哪里。

    温白羽想起温磊和温九慕说的,谢麟阆之前叫做阆风,而且死在了沙漠的枯井里,这么一想下来,谢麟阆每年都会进一次沙漠,这绝对不是巧合。

    谢衍处理着自己的伤口,万俟景侯给小家伙们喂了饭。

    就听谢衍忽然“啊”了一声,温白羽说:“怎么了?”

    谢衍摸/着自己的脖子,伸手进衣领又摸了两下,突然站起来:“我的吊坠丢/了。”

    温白羽说:“什么吊坠?”

    谢衍说:“是先生给我的,一个木雕,差不多这么大。”

    谢衍说着比划了一下,并不大的木雕,温白羽说:“是不是刚才跑的时候丢/了?”

    谢衍走出了房子,温白羽拦住他,说:“外面风雪太大,你要干什么去。”

    谢衍说:“这东西很重要,先生让我一定保存好,我不能弄丢。”

    温白羽还想拦他,但是谢衍的态度很决然,他要出去找,温白羽不知道是什么项链坠,竟然这么重要?或许只是谢麟阆跟他说要保存好的东西,其实谢衍也不知道为什么重要吧。

    谢衍走出房子,其他人都当他是神/经病,就在这个时候,谢衍突然又转身退了回来。

    秦易冷笑了一声,还详奚落几句谢衍。

    就见谢衍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看起来是破布,沾了很多血,看向温白羽,说:“谢谢你。”

    说着,把那个破布扔给了温白羽。

    温白羽接过来一看,顿时手都抖了,这是天/书!

    是从刘豫墓里拿出来的天/书,果然让谢麟阆掉包了。

    谢衍很平静,说:“先生说这个东西能救他的命,我知道你的朋友也中毒了,这是仿本,上面的字是真的,原本我不能给你。”

    温白羽有些激动,点了点头,说:“这个已经足够了,该我谢谢你。”

    谢衍摇了摇头,将自己的衣服拉锁一直拉到头,直接没入了风雪中,又走了出去。

    谢衍身上没有带食物,没有带水,只有两枚子弹防身,温白羽有些担心,沉默了两秒,看了看手里的破布。

    万俟景侯挑眉,说:“担心?”

    温白羽点了点头,万俟景侯说:“那就去看看,没准只是掉在外面了。”

    温白羽立刻站起来,秦易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他。

    万俟景侯跟在他后面,两个人很快也出了房子。

    谢衍就在外面不远的地方,缩着脖子,在雪地不停的找,顺着他们来的方向找。

    谢衍看见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有些诧异。

    温白羽说:“吊坠长什么样子?”

    谢衍描述了一下,大约三厘米长的小木雕,其实是有点厚度的木牌子,上面雕刻着什么,谢衍实在说不出来。

    这东西是谢麟阆送给谢衍的,好几年/前,一直带在谢衍脖子上,因为谢麟阆很容易忘掉事情,所以几乎是一个星期就嘱咐谢衍一次,让他好好保存这个项链。

    温白羽实在不理解,这到底是什么鬼吊坠。

    他们在大风大雪中找了很久,古城里根本没有,或许是刚才逃命的时候掉在哪个地方了,吊坠又不是什么沉重的东西,馕都能被吹飞了,更别说一个小木牌了。

    谢衍一边翻着雪地,一边往古城外面走,突然“嗯?”了一声,让温白羽过来看。

    他们并没有找到吊坠,但是看到地上有一个石碑,那石碑似乎是轰然倒塌在地上的,因为被黄沙和白雪掩埋,石碑上的岩画还挺清晰的,如果不是谢衍挖地三尺的找吊坠,他们一定不会注意到。

    这石碑好像类似于图腾一类的东西,非常古老,雕刻的手法很朴实。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石碑,说:“烛九阴?”

    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那是石碑上是一幅岩画,上面刻得最明显的是一个烛九阴,也就是烛龙。

    烛九阴很有特点,因为烛龙像龙,但是没有爪子,本身是蛇,而且长着人头,蛇嘴张/开,嗓子里含/着火精,看起来非常威/武。

    而这条烛九阴,又和温白羽见过的别的图腾都不一样。

    烛龙是上古神明,上古部落崇拜烛龙的非常多,很多都用烛龙作为图腾,有传说西北方向本身一片昏暗,烛龙衔火精,照亮了西北,所以很多西北的部落都会崇拜烛龙。

    而这西北的部落,不知道包不包括西王母之国。

    这条烛龙的尾巴上还缠着一条蛇,确定是蛇,而不是两条烛龙缠在一起,因为这条蛇没有火精,也没有人头,只是一条普通的蛇,

    但是说普通又不太普通,毕竟什么蛇能和烛龙的体型媲美?这条巨蛇和烛龙的尾巴缠在一起,虽然比烛龙纤细了很多,但绝对也是一条巨型蛇。

    温白羽说:“这图腾怎么拧在一起?”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这是交/配的图。”

    温白羽一听交/配两个字,差点把自己舌/头拧下来,说:“这条烛龙在和一条蛇交/配?”

    万俟景侯点头,说:“烛龙只有雄性,没有磁性,想要交/配肯定要找其他种/族。”

    温白羽瞥眼看了万俟景侯一眼,喃喃的说:“真没节操。”

    看起来这条巨蛇就是一条巨大的母蛇了。

    不过这个石碑很诡异,烛龙和一条母蛇在交/配,可是周围还刻了很多人,好像在围观一样……

    万俟景侯解释说:“远古的很多部落崇拜□□,生/殖是一种神圣的事情。”

    温白羽心说,那也不能看着生啊……

    看起来这个古城里的人/民,应该是崇拜烛龙的,而且还专门找了体型巨大的母蛇跟烛龙交/配。

    谢衍并没有在古城里找到自己的吊坠,好像要去外面找,温白羽想要拦下他,他这么出去绝对凶多吉少,不过谢衍出奇的固执,别看他平时不说话,而且对谢麟阆很服/从的样子,从他偷偷跟着谢麟阆进沙漠就知道,这个人很固执。

    谢衍刚要出古城,就听到身后突然传出“轰!!!”的巨响,好像爆/炸一样。

    众人被震的一下跌倒在地上,大地都在震动,温白羽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说:“怎么回事!”

    他们露营的房子,本身就破旧,在震动声中,一下轰然坍塌,里面的人跌跌撞撞的往外冲,幸亏房子已经残垣断戟了,再塌陷下来也没有什么,砸不死人。

    里面的人非常狼狈,带着行李冲出来。

    “轰隆——”的声音还在继续,众人从房子冲出来,稳住受惊的骆驼。

    昌算盘大喊着:“这他/妈是地/震了吗?”

    震动慢慢平息,那些骆驼却仍然一副受惊的样子,那么多骆驼,全都拴在一起,大家扑过去解绳子,不能让所有的骆驼都拴着跑了。

    好几匹骆驼受惊,按都按不住,已经撒欢似的跑了。

    紧跟着又是“轰隆——”一声,那坍塌的废墟猛地被什么东西拱了起来,石头、雪、黄沙被拱的漫天纷飞,像下雨一样统统砸下来。

    “天呢!”

    有人/大喊了一声,众人回头看过去,就见漆黑的夜色里,废墟之中竟然猛地扎出了一个东西,是两口大灯,绿色的灯,放出巨大的光芒,穿透力非常大,灯有海碗口那么大。

    “卧/槽!!是蛇!!麻痹这么大的蛇!快跑啊!”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然后是“砰砰砰!”开/枪的声音,子弹打在拱出来的蛇头上,蛇的鳞片非常坚/硬,竟然把子弹全都弹开了。

    温白羽吓的后退了一步,看了一眼地上的石碑,说:“这条蛇……怎么跟石碑上画的一样?”

    万俟景侯说:“埋在沙子里的碳把蛇暖醒了。”

    温白羽真想骂娘,古城的地/下有一条蛇,而且是巨大的蛇,冰天雪地的这条蛇必然是在冬眠,但是大家埋在沙子里的热碳,竟然把巨蛇给惊醒了。

    这东西应该是古老部落养的,专门给烛龙交/配用的。

    巨蛇昂起头来,两个眼珠子跟探照灯似的,虽然比烛龙的体型小,但是也非常巨大。

    巨大的蛇一出来,摆了摆头,立刻就锁定了万俟景侯,温白羽心里卧/槽了一声,这东西是给烛龙交/配用的,万俟景侯本身即是烛龙,或许母蛇已经有本能了,所以才两眼发光的盯着万俟景侯……

    温白羽心想着,简直不能再好了,万俟景侯已经从招女人,进化到招男人了,现在更好,连蛇都开始招,桃花的种类已经扩大到不限物种了……

    万俟景侯往后退了一步,突然伸手猛地一推温白羽,温白羽被他一推,向后倒去,一下摔出很远,就听“咚!!”的一声巨响。

    那条巨蛇果然已经一头扎过来,“嗖——”的一下,向万俟景侯卷去,巨大的蛇身似乎要卷住万俟景侯的身/体,不过万俟景侯反应很快,一下跃起,踩着蛇身,“砰砰砰”几下,跃上蛇头,迅速下盘一沉,猛地一脚踩在蛇头上。

    就听“嘭!”的一声巨响,蛇头似乎受到了重创,一下砸向地面,顿时出现了一个大坑,半个蛇头都陷进坑里,不知道万俟景侯到底用了多大劲。

    与此同时,万俟景侯猛地从蛇头上跃下,然后快速的往前跑,似乎想引着巨蛇离开人群。

    巨蛇被砸了头,好像有点暴怒,不停的甩着蛇尾,“嗖——”的一声冲着温白羽就甩过来,温白羽猛的一低头,在地上一滚,蛇尾从他脑袋顶上擦过去,巨大的冲击力刮得温白羽头皮直疼。

    巨蛇似乎是惧怕了万俟景侯,昂起蛇头来,巨大的探照灯一样的眼睛在众人身上不停的扫射,蛇眼放出的光芒几乎要把众人都照瞎了,一瞬间有些暴盲,根本看不清东西。

    巨蛇似乎又锁定了另外一个目标,这回却变成了齐三爷。

    不知道巨蛇是不是欺负齐三爷腿脚不利索。

    齐三爷坐在轮椅上,巨蛇猛地昂起头来,用尾巴去卷齐三爷,看起来也不像要吃/人,反而像是要交/配。

    温白羽心想这条蛇到底多饥/渴,一定在地上睡了很久。

    小狐狸猛地冲过去,撞了一下齐三爷的轮椅,两个人一下滚出去,巨蛇一卷没有卷到,立刻暴怒起来,似乎觉得小狐狸很碍事,张/开蛇嘴,露/出巨大的獠牙,猛地朝小狐狸咬过去。

    这一下咬上去,肯定不是中毒这么简单了,巨大的獠牙直接能把小狐狸咬成两半。

    小狐狸快速的爬起来,向前一滚,“咚!!”的一声,蛇头扑空,一下撞在地上,竟然被磕的摇摇晃晃,看起来这个蛇只顾着长体型了,智商并不高。

    蛇被撞得完全暴怒起来,尾巴乱甩,骆驼全都受惊了,用惊人的速度冲进狂风大雪之中,把他们的物资摔得满处都是,捆得结实的物资直接被骆驼拖着就跑了。

    巨蛇似乎被小狐狸惹急了,已经下了杀手,小狐狸身形灵活,真跟狐狸一样,一下一下的跳开,不过巨蛇太大了,小狐狸跳两下,巨蛇一下就窜过去,张/开大口,猛地咬下来。

    小狐狸身上还有伤,落地的时候正好撞到胳膊,顿时一头栽下去。

    众人看得心惊胆战,齐三爷跌在地上,他的双/腿残废,没有轮椅动不了,手中握着两个铁球,猛地一捏,镂空的铁球“咔”的一声捏开了,里面有许多铁蛋/子。

    齐三爷眼睛一眯,铁蛋/子猛地甩出去,“啪啪”两声,正打在巨蛇头上。

    巨蛇连子弹都不怕,竟然被铁蛋/子打得“轰——”一声,直接翻出去,巨大的蛇身在空中翻了一圈,“咚!”一声落在地上。

    小狐狸趁机爬起来,飞快的朝齐三爷跑,将人从地上背起来,别看他身材很小,背着齐三爷一点儿也不费劲,而且跑的仍然很快。

    巨蛇连续两次受挫,第一次被万俟景侯揣了头,第二次又被小小的铁蛋/子打得直接翻出去,开始“呼呼——”的喘着粗气,又用蛇眼扫视这种人,似乎想要寻找下一个目标。

    万俟景侯拽住温白羽,说:“快跑!”

    温白羽不知道万俟景侯紧张什么,就听万俟景侯说:“你身上有我的气味,这条蛇可能在找你……”

    万俟景侯的话音都没消失,巨蛇果然冲着温白羽昂起了头,温白羽心里大喊了一声,这是什么鬼,自己不是烛龙啊,看起来也不好欺负,什么该死的气味。

    巨蛇似乎熟悉烛龙的气味,真的超温白羽追过去,温白羽一边跑,一边抬起手来闻了闻自己胳膊,哪有气味啊,如果硬要说气味,他确实和万俟景侯用的一种洗发水……

    巨蛇一边爬行,一边甩着尾巴,在身后不断的追着他们,人群杂乱的不成样子,被蛇尾扫中的直接飞出去。

    就听“轰——”的一声响,不知道沙子是不是禁不住巨蛇的体重,一块沙地竟然直接陷下去,温白羽睁大了眼睛,双/腿猛地往下陷。

    巨蛇也陷入沙坑中,不断的挣扎,巨大的尾巴“嘭!”得一下砸下来,万俟景侯猛推了温白羽一把,蛇尾正好砸中他们中间,顿时出现一个大坑,漫天沙土纷飞。

    温白羽一下陷入坑中,猛地张/开眼睛,眼珠子都变成了红宝石色,下一刻就想要变成鸿鹄直接飞出去。

    这个时候却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温白羽抬头一看,竟然是谢衍。

    谢衍趴在坑边,抓/住他往上拉,坑还在不断塌陷着,谢衍把他拽上来,温白羽回头一看,已经没有了万俟景侯的影子。

    巨蛇从沙坑里卷出来,不甘心的继续去追温白羽,就在温白羽寻找万俟景侯的时候,巨蛇一下卷住温白羽的身/体,巨大的蛇尾寻找着温白羽的下/身,不断的乱蹭。

    巨大的蛇嘴一张一合,一股腥臭的味道吐出来,熏得温白羽直咳嗽。

    温白羽已经受够了这条发/情的蛇了,蛇尾那么大,往上一卷温白羽还不残废了。

    谢衍眼看着巨蛇把温白羽卷走,立刻向上放了一枪,“咚!”一声打中了巨蛇,可是巨蛇皮糙肉厚,只是被打的晃了一下。

    谢衍只有一颗子弹了,旁边的人群很混乱,都在不停的逃命,被巨蛇弄得四散,秦易就在一边,手里握着枪,背着背包,却不帮忙,眼看着温白羽被卷走,好像还在笑。

    温白羽卷在蛇身中,眼珠子越来越红,瞪着那条巨蛇,巨大的蛇身几乎将他淹没,外面的人根本看不见温白羽在哪里。

    温白羽猛地抽/出手来,按在巨蛇的身上,掌心“呼——”的一声冒起火焰。

    巨蛇的蛇皮很厚,但是也惧怕火焰,顿时发出“吱吱”的吼声,盘的紧紧的蛇身一下就松开了,似乎是被温白羽吓坏了,猛地一头扎进沙子里,沙子立刻出现一个大坑,巨蛇嗖嗖的往里钻去。

    谢衍立刻松了一口气,一下瘫在地上,看着地上出现的大坑,巨蛇好像已经逃跑了。

    温白羽被抛起来,并没有狼狈的摔在地上,反而稳稳的落在地上,秦易有些惊讶,还以为这回温白羽死定了,没想到不知道为什么,那条巨蛇突然发疯跑了。

    温白羽立刻看了看左右,巨蛇跑了,一时安静下来,但是人群已经被冲得四散,他们早就跑出了古城,温白羽的身边只有谢衍,外带一个秦易,再看不到其他人了。

    温白羽快速的找了一圈,看不到万俟景侯的影子,不知道刚才冲散之后,万俟景侯去哪里了。

    他们回到古城里,行李在地上散的乱七八糟,没有一个人。

    温白羽走过去,快速的把地上的行李全都掖进背包里,翻找了一遍,没找到自己的背包,小家伙们都在背包里,应该在万俟景侯身上,现在也不见了。

    温白羽着急去找其他人,招呼着谢衍来背上行李走,他们的骆驼全都跑光了,根本没有代步的工具。

    谢衍走过来,也开始捡地上的东西塞/进背包,秦易抢在他们前面去捡食物和水,塞了满满一大包,又去抢武/器,把火力大的武/器塞/进自己背包里。

    秦易背上背了两个包,又提着一个包,他拿的食物比温白羽和谢衍两个人加起来还多。

    温白羽懒得理他,不想和他多废话,背上背包,捡了几把枪塞起来,这种东西虽然厉害,但是遇到真正厉害的粽子,根本都不管用。

    他们在古城等到了天亮,其他人都没有回来汇合,呼叫器也没有任何声音,怎么喊都没有人回应他们,为了防止巨蛇再跑出来,大家都不敢在古城继续等下去。

    温白羽不知道古井的具体为止,但是临行前他们都看了地图,目标是西北方向。

    温白羽拿出了指南针,看了看方向,指了一下,说:“咱们走吧。”

    秦易冷笑了一声,说:“现在只剩下咱们三个人了,你是温/家的小公子,娇生惯养的,根本没有实地经验,你们都得听我的,我现在是领队。”

    现在没有万俟景侯,秦易的嘴/脸可谓是袒/露无疑,对温白羽和谢衍呼来喝去的。

    风沙很大,温白羽和谢衍都懒得开口。

    三个人一路往西北的方向走,但是这个方向太迷茫了,不知道要走多远,从天亮开始,就不断的往前走,中午停下来休息了半个小时,又开始继续走,一片的迷茫。

    三人一路走到天黑,眼看太阳要被淹没,四周一片黄沙,夜晚就要露宿在这片黄沙下面了。

    温白羽从背包里拿出望远镜,向远处看了半天,一片昏黄,突然愣了一下,说:“前面有东西……”

    秦易一把抢过望远镜,向前看去,看了一会儿,顿时笑起来,疯了似的大喊:“前面是庙!没准会有人!”

    秦易带头向前冲去,温白羽有点不相信这种地方会有人。

    等他们冲到眼前,秦易的笑容就凝固住了,这是一座破庙,已经破损了,或许以前有人,但现在绝对不会有人,半座庙已经被黄沙掩盖住,一片残垣断戟。

    秦易非常失望,但是这个地方总比睡在黄沙里强,三个人立刻走过去。

    他们走过去的时候,就看见离破庙不远的地方,竟然有个小沙丘,这种东西和干尸遁地的沙丘非常像,众人都留了一个心眼。

    温白羽就看到那小沙丘动了动,露/出一个白色的东西来,像是毛围巾。

    温白羽心头一跳,快速的跑过去,伸手挖开沙子,底下竟然是一个人,是他们的向导小狐狸。

    谢衍一见,也冲过去帮忙救人。

    小狐狸被埋在沙子里面,他应该也是被冲散的,一个人走到这里,但是身上没有任何的装备,嘴唇干裂,伤口发炎了,竟然倒在破庙外面,被沙子给埋上了。

    温白羽把小狐狸抱起来,因为他体型太小了,温白羽打横一抱,还显得自己身量很高大……

    众人冲进破庙,小狐狸嘴唇非常干,温白羽给他喂了点水,然后快速的处理伤口,秦易就始终在旁边看着,也不动手帮忙。

    半个小时之后,小狐狸才醒过来,狭长的眼睛扫了他们一眼,随即疲惫的闭上眼睛。

    温白羽说:“还有人跟你在一起吗?”

    小狐狸嗓子说不出话来,只能摇头,一看也是走散的。

    四个人躲在破庙里,太阳消失之后,又开始飘起大雪,破庙发出“呜呜”的漏风声,风夹杂着雪和沙子,从四面八方吹过来,几乎把众人都吹透了。

    大家打开自己的行李,开始吃东西,秦易背着两个背包,又提着一个背包,里面水很多,还有武/器,自然很沉,累的呼哧带喘的,但是不愿意分给其他人。

    温白羽和谢衍把自己的食物和水分给小狐狸。

    小狐狸吃相特别斯文,但是吃的特别快,围着奶白色的毛围脖,真的很像一只狐狸。

    吃了东西之后,众人都开始犯困,又困又冷的,吃下去的硬馕好像扎在胃里。

    大家拿出睡袋准备休息,夜里绝对不能在沙漠前行,幸亏他们遇到了向导,小狐狸的方位感很强,可以带着他们继续往前走。

    温白羽眼皮打架,很快就睡着了,脑袋有点沉,估计是感冒了,这么大的风,不吹成偏瘫已经是好事了。

    温白羽正在熟睡,突听道一声大吼,猛地就惊醒了,还以为是那条巨蛇又追上来,睁眼一看,竟然是秦易。

    秦易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一脸疯狂的表情,正掐着他们的向导的脖子,小狐狸身材很小,被秦易压在地上,不断的撕扯,似乎要撤掉他的围巾。

    谢衍也是机警的人,立刻也醒了,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秦易跟疯了似的,小狐狸因为受了伤,而且有些脱力,几乎要被秦易掐死了,秦易一边掐他脖子,一边撤他的毛围脖,“嘭”的一下,摔手打在小狐狸脸上。

    小狐狸一张脸顿时被砸的一片通红,一下就肿起来。

    温白羽立刻从地上窜起来,抓/住秦易的后脖领子,猛地将人向后一掀,秦易还要扑上来,已经被谢衍抓/住手臂,一下甩出去,“嘭!”的一声甩在破庙的墙上。

    温白羽瞪着地上的秦易,声音发冷,说:“你干什么!”

    秦易“呸”了一声,说:“我觉得冷,想要他的毛围巾。”

    温白羽顿时想一拳砸在秦易脸上,他想要小狐狸的围巾,几乎把人给掐死了,小狐狸是向导,要真是掐死了,他们还不死在沙漠里。

    小狐狸从地上爬起来,体力有些不支,眯起本身就狭长的眼睛,摸了摸自己的颧骨,肿的老高,一摸就疼。

    秦易从地上爬起来,笑着看着温白羽,突然举起枪来,对着他们,说:“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不就是被万俟景侯包/养的吗?怎么?万俟景侯一不在,你就看上嫩的了?一个被草后门的,还硬的起来吗?啊……”

    他的话刚说到一半,温白羽猛地眯起眼睛,秦易没见到他手动,一道白光却打过来,脸颊顿时一片火/辣,有什么东西从他脸上飞了过去,“哆!”的一声,直接插在破庙的墙上。

    秦易吓得大叫,回头一看,竟然是一把匕/首,那匕/首的样子很特别,明明像是骨头的,但是却散发着金属的光泽,一股寒光,几乎把破庙给照透了。

    秦易的脸被划了一个大口子,嘴唇直哆嗦,吓得不行,温白羽手一张,凤骨匕/首立刻发出“嗡——”的金鸣声,匕/首“嗖”的一下又回到温白羽手中,“嗤——”的一声,温白羽随手将凤骨匕/首插回鞘里。

    秦易吓得不行,他根本没看见温白羽出手,呼吸都粗重了,后退了好几步,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么深的伤口,必然破相了,一手都是血,不禁愤/恨的盯着温白羽。

    秦易的手指紧紧勾在扳机上,似乎已经下了杀意,寻找着破绽,准备袭/击他们。

    谢衍手心有些出汗,他们手上有枪,但是不如秦易的火力大,谁知道秦易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还能反水,而且因为一条围巾?

    秦易的面皮一阵抽/搐,猛地抬起枪来,冲着温白羽就要开/枪,谢衍大喊一声:“当心!”

    但是秦易还没能扣动扳机,突听“轰隆——!!”一声巨响,一条巨大的蛇从破庙的地/下钻出来,竟然就是刚才温白羽打跑的那条蛇。

    巨蛇钻出来,一口“咔嚓”咬住了秦易的腰,就听“嘎巴”一声响,秦易还没来得及开/枪,直接被巨蛇咬成了两半,下/身咬在巨蛇嘴里,上半身甩出去,“咚!”的一声甩得老高,摔在了破庙的房顶上。

    “哗——”的一声,血洒了一片,“滴滴答答”的顺着残破的房顶滑/下来,洒了三人一身。

    巨蛇在不到一秒间咬断了秦易,这变故太快了,几乎就是偷袭。

    温白羽大喊一声,说:“快跑,要塌了!”

    果然就见巨蛇一甩尾巴,猛地砸在破庙上,破庙不堪重负,直接倒下来。

    三个人拽住行李,猛地扑出破庙,一股巨大的冲力将他们直接甩出去,滚在沙子和雪里。

    众人扑出破庙,巨蛇紧追不舍,就在这个时候,遥远的天际中,突然炸起一片冲天的火光,“嘭!”的一声,巨大的火光在天空炸开,好像最壮观的烟火。

    谢衍吃惊的看着天空,火光非常遥远,他们还能隐隐能到声音,说:“那是什么东西?”

    火精……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天际,那是火精,难道是万俟景侯,正在给他们指路,像一种信号一样,如果有人看到巨大的火光,肯定会聚拢过去。

    温白羽说:“走,朝着火光走!”

    巨大的火光马上就要消失了,身后的巨蛇被火光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又要追上来。

    小狐狸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天上的火光,似乎在记录位置,巨蛇卷过来,谢衍对着巨蛇开了几枪,该死的巨蛇皮太厚了。

    温白羽立刻冲着巨蛇跑过去,吓得谢衍大喊了两声“温白羽”,不过温白羽跑得很快,再加上巨蛇迎头冲过来,不用两秒,温白羽和巨蛇几乎碰到了一起。

    巨蛇肯定以为温白羽要和它交/配,卷起尾巴来,温白羽猛地跳上去,学着万俟景侯的样子,顺着快速的往上爬,当时看着觉得挺容易,万俟景侯的动作非常帅气,而且行云流水,几乎一撮而就。

    但是真正实践的才知道有多难,巨蛇的鳞片太光滑了,上面又都是沙子,踩一下就打滑。

    温白羽爬上去,猛地踩向蛇头,同时凤骨匕/首一下扎下。

    “吱——”的一声怪叫。

    巨蛇突然昂起头来,猛烈的乱甩,温白羽一下被甩了下来,碍于小狐狸和谢衍在场,温白羽没展开翅膀,谢衍扑过去,做了肉垫,两个人离开了滚起来,顺着沙丘往下滚,小狐狸在后面一直猛追。

    巨大的蛇被温白羽打伤,不敢再追,调头跑了,温白羽和谢衍抱在一起,两个人极力想要停止滚动,但是沙丘有点陡,咕噜噜的直接滚下去,根本停不下来。

    温白羽闭着嘴巴,沙子往嘴里一直滚,满眼都是黄沙,脑袋里一片浆糊,就在这个时候,猛地有“沙沙沙”的声音,小狐狸的身后竟然有人影冲过来,冲着他们扎过来,沙丘很陡,那人竟然跑得飞快,而且没有直接栽下去。

    猛的一下,疯狂往下滚的温白羽和谢衍一下就停止了滚动,有人抓/住了温白羽的胳膊,温白羽又抓/住了谢衍的胳膊。

    温白羽滚得晕头转向,抬头一看,竟然是万俟景侯。

    温白羽猛松一口气,万俟景侯将人拽起来,谢衍也爬起来,站在沙丘的斜坡上,粗重的喘着气。

    小狐狸从后面跑过来,呼哧带喘的。

    万俟景侯的背上还背着一个人,竟然是齐三爷,但是其他的人都不知所踪。

    众人从沙丘上上去,都瘫坐在地上,温白羽现在还有点晕头转向,倒在万俟景侯腿上喘粗气。

    温白羽说:“你怎么在这里?”

    万俟景侯说:“我刚才看见天上有烟火,冲着烟火的方向来的。”

    温白羽诧异的说:“那不是你放的?”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

    可是那巨大的火焰,绝对不是烟火那么简单,是烛龙的火精。

    温白羽检/查了一下万俟景侯的背包,小家伙们都在背包里,似乎没注意外面的危险,小血髓花抱着小羽毛,小烛龙抱着蛋/蛋,睡得特别香。

    万俟景侯在这里,能喷火的小羽毛和有火精的蛋/蛋都在这里,谁能在天上炸火精?

    难道着片荒漠中还有烛龙存在?

    众人聚在一起,打了一个帐篷,冰天雪地的,所有人挤在帐篷里抵头而眠。

    温白羽冷的哆嗦,万俟景侯把他抱在怀里,亲了亲温白羽的嘴唇,说:“都裂了。”

    温白羽下意识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确实裂了,不过这里是沙漠,干冷干冷的,确实会裂。

    万俟景侯在他耳边轻轻呵了一口气,说:“想我了吗?”

    他们分开一天的时间,当时被巨蛇冲散,温白羽当然担心,不过他可不像万俟景侯那么厚脸皮,直接能说出来。

    万俟景侯笑着说:“想我亲一下,不想我亲两下,怎么样?”

    温白羽:“……”

    温白羽顿时有些无奈,万俟景侯在人前又冷淡又冷漠的,还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但是其实是个闷骚,而且很没下限。

    温白羽看着万俟景侯漆黑的眼睛,被人紧紧抱着,两个人互相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帐篷很小,他们说话的声音也很小,谢衍似乎睡着了,那边的齐三爷和小狐狸呼吸也很平稳。

    温白羽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慢慢凑过去,亲了一下万俟景侯的嘴唇。

    万俟景侯呼吸一抖,含/住温白羽的嘴唇,细细的舔/着,直到温白羽的嘴唇变得红/润起来,用自己下面去撞温白羽,硬的跟铁一样。

    温白羽呼吸也抖了一下,压低声音说:“你疯了?”

    万俟景侯说:“那也怪你,嘘——帮我……”

    温白羽紧张的满头是汗,帐篷这么小,万一被人听见了怎么办,温白羽的呼吸似乎受到了感染,不断加重,万俟景侯吻上他的嘴唇,将温白羽粗重的呼吸声直接吞进喉/咙里。

    温白羽手都酸了,万俟景侯勉强发/泄/出来,搂住温白羽的脖子不停的亲/吻他的脖子。

    温白羽的脖子很敏/感,平是万俟景侯揉一下,就觉得舒服的不行,更别提他慢慢的亲/吻了,温白羽又觉得痒,又觉得舒服,鼻息不断的抖。

    万俟景侯笑着说:“要我也帮你吗?”

    温白羽瞪了他一眼,本来想深呼吸压下去的,但是偏偏万俟景侯总是在他耳边又苏又低沉的讲话,还呵热气嘘他耳朵。

    温白羽实在忍不住了,万俟景侯的手钻进去,根本不碰他前面,用手指在他难以启齿的地方弄。

    温白羽感觉自己疯了,夹/着万俟景侯的手,感受着他的手指,万俟景侯另一只手捏住他的两个手腕,不让他自己来,只是靠万俟景侯的手指,温白羽脑子里一片空白,感觉满眼金星,一阵阵炸白光,还不能出声,夹/住万俟景侯的胳膊,剧烈的抖动起来。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咬着温白羽耳朵,说:“这么有感觉?”

    温白羽咬牙切齿的,脸上还带着潮/红,说:“你去死。”

    万俟景侯亲着他耳朵,说:“那你该心疼了。”

    温白羽鼻子里哼哼了一声,说:“脸皮真厚。”

    温白羽羞愧的无/地/自/容,万俟景侯用手指弄他,就忍不住发/泄/了出来,两个人身上黏糊糊的,万俟景侯拽住他出了帐篷,冰天雪地的换衣服……

    谢衍睡得很熟,之前他一个人在沙漠里,好不容易遇到人,又吃了东西,喝了水,消耗了不少体力,睡得很死。

    万俟景侯和温白羽钻出帐篷,齐三爷立刻就睁开了眼睛,就听“呵……呵……呵……”的喘气声,睡在旁边的小狐狸也睁开了眼睛,不断张着嘴喘气。

    齐三爷笑了一声,捏了捏小狐狸的耳朵,说:“小家伙,这么没定力。”

    小狐狸狭长的眼睛眯起来,从鼻子和嘴里洒出的热气带上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芳/香气味,嘴唇贴在齐三爷身上,双手抱住齐三爷的腰。

    齐三爷“嘘——”了一声,压低声音,说:“不行,回去再说,你身上的气味太重了,他们要发现了,嘘——乖,忍一忍。”

    小狐狸狭长的眼睛露/出/水光,迷茫的看着齐三爷,咬着自己的嘴唇,似乎非常听话,强忍了一下,帐篷里那股芳/香的气味顿时弱下来,被狂风一吹,就消失了。

    幸亏这沙漠里没有人,温白羽没想过有一天要在帐篷外面换衣服,简直不能再好了。

    换好了衣服,万俟景侯又抱着温白羽亲他的嘴唇,温白羽鼻息间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呼吸陡然粗重了。

    万俟景侯笑着说:“这么热情?”

    温白羽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眨了眨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说:“你闻到什么气味没有?”

    万俟景侯摇头,温白羽也只是一时间闻到了味道,那味道一下又消失不见了。

    两个人很快钻回帐篷里,万俟景侯搂住温白羽,让他靠在自己胳膊上睡觉。

    温白羽睡得迷迷糊糊,突听“嗬——”的一声,万俟景侯也迅速睁开了眼睛。

    小狐狸突然身/体抖动了一下,然后快速的往后搓了一下,直接靠近了齐三爷怀里。

    众人被他一声抽气全都弄醒了,警戒的抬起头来,小狐狸瞪着眼睛,指着帐篷外面,示意众人往外看。

    就见一个人影贴着他们的帐篷……

    外面有人,但是那个人影贴着帐篷,不说话,不出声,好像跪在地上,一只手伸开手掌贴着帐篷,一动不动的,好像冰天雪地里的一个冰雕。

    温白羽眯着眼睛看那个人影,他上半身直立起来,但是下面却跪着,那样子也不像跪着,总之很诡异。

    过了半分钟,那人影动了一下,双手抓在地上,往前爬,好像要扎进他们的帐篷一样。

    小狐狸离那人影很近,只隔着一个帐篷,齐三爷把他搂在怀里,手一撑,臂力惊人,快速的往后一撤。

    人影贴着帐篷,直接把帐篷压得凹陷进来,出现了一张人脸。

    秦易!

    众人似乎都看出来了那张人脸,立刻掀开帐篷钻出去。

    帐篷外面的人影果然是秦易,他也不是跪在地上,而是被巨蛇咬掉了半身,只剩下上半身了。

    秦易满脸是血,带着一股狞笑。

    温白羽诧异的说:“这么快就起尸了?这也太邪乎了。”

    秦易趴在地上,朝他们张着嘴笑,“呵呵”的狞笑着,然后双手/交错,快速的往前爬,朝他们扑过来。

    万俟景侯让温白羽后退,说:“他嘴里有东西。”

    他这样一说,众人就看到秦易张嘴狞笑的时候,嘴里却是叼着东西,一块血粼粼的东西,还穿着绳子。

    谢衍立刻一惊,说:“是我的吊坠!”

    谢衍不再后退,似乎想要拿回吊坠。

    不过那东西被秦易含/着,弄得血呼呼的,卡在嗓子里,如果不是笑的狰狞,根本看不见,不知道秦易是怎么把它吃下去的。

    秦易飞快的扑过来,似乎对温白羽的怨气很大,一直往温白羽身上扑,他一扑,鲜血就涌/出来,带着一股阴气,撒的满处都是。

    温白羽连连后退,伸手捂住鼻子,血/腥味道几乎冲天,秦易被咬成两半了,竟然还能起尸,而且看起来很凶悍。

    秦易嘶吼着扑过来,万俟景侯一下踢中他的肩膀,猛地将他踢翻出去,秦易砸在地上,嘴里吐出一口血,把谢衍的吊坠染得完全血呼呼的,特别恶心。

    秦易狞笑着,那个吊住卡在他嗓子里,好像经过一踹,似乎跑出来了一点。

    谢衍这个时候冲过去,像一头豹子,猛地一扑,将秦易合身抱住,蹭了一身血也不管。

    秦易伸手去抓谢衍,谢衍却不要命的去掰秦易的嘴,抓/住吊坠的绳子,要将吊坠拽出来。

    那吊坠一动,秦易就要发疯,猛地咬住牙,一下咬住谢衍的手指,就听“咯”的一声,温白羽听得心惊肉跳,冲过去帮忙。

    猛地一拽谢衍,谢衍被咬了手,根本不松开,拼了命要拿回他的吊坠,被温白羽一拽,同时扑出去,吊坠也一下从秦易的嗓子里拽了出来。

    吊坠猛地拽出来,秦易就像一个皮球,顿时撒了气,“咯咯”的大吼着,一下瘫倒在地上,然后开始不断的扭曲,不到几秒间,突然伏/在地上不动了。

    谢衍趴在地上看着眼前血呼啦的吊坠,不光是他,所有人都有些震/惊。

    秦易吐出吊坠之后,立刻就伏尸了,按理来说,他只剩一半身/体,没办法聚气起尸,而且刚死不久,怎么可能就诈尸。而且吊坠一拿出来,秦易立刻伏尸了,显然问题就出在这个吊坠上。

    谢衍爬起来,温白羽说:“没事吧?”

    谢衍甩了甩手,刚才嘎巴一声是他的手指,不过没被咬断,只是被咬破了,有点疼。

    谢衍摇了摇头,捡起地上的吊坠,那吊坠被弄得太恶心了。

    齐三爷递给谢衍一个干净的手帕,谢衍将吊坠擦干净,众人这才看到了谢衍的宝贝吊坠的原貌。

    一块小木牌子,有点厚度,大约三厘米长,非常不起眼,这种木头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颜色很古朴,温白羽不懂行,看不出来。

    而且上面刻得东西,怪不得谢衍说不好,果然不知道刻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寥寥几笔,根本不算是花纹。

    温白羽有些诧异,这就是谢麟阆送给谢衍的吊坠?谢衍宝贝的不行,手指都要被咬断了也不松手,几乎就是拼命。

    谢衍把吊坠擦干净,松了口气,握在手里反复的擦,那眼神非常复杂。

    齐三爷看着吊坠,皱了皱眉,说:“能给我看看吗?”

    谢衍点了点头,把吊坠递给齐三爷,齐三爷拿在手里,借着暗淡的月光看了看,说:“你知道这是什么木头吗?”

    谢衍摇了摇头。

    温白羽说:“齐三爷知道?”

    齐三爷笑着说:“我看这位小哥拼命去抢,还以为他知道这种宝贝的来历,不过他轻易的就借给我看,倒让我非常诧异。”

    温白羽说:“到底是什么?”

    齐三爷举着吊坠,对着暗淡的月光,不停的转动着吊坠,示意众人去看,说:“这吊坠沾了血,血很快就浸入到木头里,好像在饮血一般……”

    万俟景侯听到这里,不由得皱了皱眉。

    就听齐三爷继续说:“这是个宝贝,看起来还有很长的年头,木头在饮血,是西王母国的宝树梼杌木……”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铜雀、837653、竹子不想梦到狼牙棒、落葉未央、lanlingyu、Findo_大胖、老少女基地、浓汤、书箱C、水瓶琳兰)

    蠢作者的另一篇文《仵作先生》明天要入V了,早上10点准时发文,入V之后会日更一万字以上,有好多红包作为入V福利,欢迎各位小天使来圈养~~

    下面是隔壁文章的传送门和文案。

    

《仵作先生》,打滚卖萌求圈养手机读者请戳.jjwxet/book2/2586069

    网站直接戳图传送↓

    楚钰秧有两个心愿:

    第一,大学毕业当个公务员。

    第二,吃顿“安全”的午饭。

    楚钰秧作为一个在法医刑侦校区学汉语言文学的学生,食堂简直就是案发现场:红烧肱骨,盐酥尺骨,香辣肋软骨……

    就在楚钰秧苦思冥想如何才能吃一顿无压力午饭的时候,楚钰秧穿越了,穿成了一名仵作,从此过上了油条豆腐脑+验尸房的日子。说好的铁饭碗公务员,可领导黑心、工资太少,而且毫无劳动保障,动不动就卷进大小案件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最重要的是专业根本不对口,简直不能再好!

    都说楚先生大智若愚满腹经纶,乃山中卧龙,因为得罪权贵才被贬到鸟不生蛋的地方当仵作。端王求贤若渴,准备三顾茅庐招他为门客。

    只是王爷没想到,仵作先生招上门,和传说中的……有点不一样。

    楚钰秧从一个仵作做到正三品大理寺卿,一路平步青云抱紧铁饭碗,更帮助端王爷登上皇位,一时间位极人臣风光无限。

    赵邢端:想不想再往上升一升。

    楚钰秧:你让我当丞相?

    赵邢端:让你当我的皇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12章 烛龙井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