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07章 梼杌5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看着地上白色的蛋宝宝,又看了看手里红色的蛋宝宝,总觉得是自己眼睛变成了双影……

    一下竟然出现了两颗蛋,而且其中一个是白色的,和小羽毛破壳的蛋一点也不一样。

    小羽毛似乎觉得白色的蛋宝宝挺好玩的,一边笑一边在地上推着蛋,蛋宝宝“喀啦啦”的在温白羽身边滚。

    眼看着小血髓花也一脸新奇的要过来推蛋玩,温白羽赶紧把蛋宝宝捞起来,说:“这个不能玩。”

    蛋宝宝被拿走之后,小羽毛瘪了瘪嘴巴,老老实实的玩自己的手指去了。

    万俟景侯看见一下有两个蛋,顿时笑起来,亲了亲温白羽的额头,说:“一下两个,下一回一定是三个。”

    温白羽顿时感觉一口气要噎死了,说:“没下一回了,你以为咱家是养鸡场呢,那么多蛋!”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没关系,我买了五十六枚装的孵化器。”

    温白羽:“……”

    温白羽忍不住脑补了一下,顿时感觉后背发/麻。

    其他人忍不住一下笑了出来,估计都是脑补了这个场景,觉得画面太美了。

    温白羽抬头看向邹成一和噫风,说:“那个蛊雕赶走了?”

    邹成一皱眉说:“跑了。果然是附身的魄,溜得很快,咱们都要小心点,那个魄一直跟着咱们从石窟跑到崆峒山来,不知道有什么目的。”

    众人点了点头,温白羽现在有点虚弱,根本站不起来,大家也都坐下来休息。

    邹成一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个墓室很大,却非常空旷,墓室里面空荡荡的,四壁刻着岩画,已经不是鳄鱼了,这些岩画旁边还有文/字,但是文/字磨损程度非常大,而且似乎还有人故意损毁,被刮掉了很多。

    好在石壁的岩画是叙述风格的,连贯的看下来大约能看懂一些。

    邹成一说:“咱们刚才猜测的果然没错,这并不是周穆王修建的地宫,这里是一个楚人的地宫,这上面有巫祝的文/字和图形,不过我看不太懂,而且被人刻意刮掉了。”

    温白羽躺在万俟景侯怀里,抬眼看了看四周的石壁,说话还有些吃力,说:“如果甘祝在这里就好了。”

    温白羽的目光从第一幅壁画看起来,壁画上画着一只梼杌,确切的说,壁画上画了很多梼杌,但是打眼一看只能看到一只,因为这只梼杌的体型非常巨大,比别的梼杌大上很多,或许是夸张的手法,但是绝对是想要突出这只梼杌的与众不同。

    梼杌非常健壮,犹如老虎一样的身躯高大凶猛,四肢有力,头上有巨大的兽角,非常尖锐,胳下有双翼,像鸟类的翅膀,翅膀展开非常巨大。

    梼杌弓起身/体,呲牙咧嘴的,一副凶狠的模样。

    这只梼杌身在一片森林中,其他的梼杌和动物都对他俯首称臣。

    然而第二幅图,梼杌的面前,多了一个女人,女子面容十分端庄,但是看上去并不柔美,天生一副严酷的模样,她对着梼杌而站,梼杌在她面前似乎显得有些渺小,梼杌的角竖/起来,冲着女子,看起来是在示/威。

    第三幅图则是女子降服了梼杌,梼杌变成了女子的坐骑,女子的身边围绕着很多奇形怪状的动物,她的身后还有许多人,这些人应该是追随者。

    温白羽惊讶的说:“那上面画的是不是傲因,咱们前不久才遇到的。”

    万俟景侯看着第三幅壁画,点了点头,说:“这个女子应该是西王母。”

    山/海/经里曾描述西王母住在昆仑山,司天之厉及五残,也就是刑罚之神,长得像人,但是有豹子的尾巴,老虎的牙齿,像野兽一样咆哮,而且蓬头散发。

    西王母是真/实存在的一个远古部落,存在于母系氏族的三千多年/前,不过其中加入了很多神话元素,也有人认为,其实山/海/经里描述的西王母,是西王母的坐骑而已,看来这里的壁画也是这么认为的。

    梼杌被西王母收服,显然就变成了西王母的坐骑。

    下一幅图则是部落发生了很多冲/突,很多人在打仗,看起来战役很惨烈,西王母的部落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西王母亲手砍倒了一棵巨大的树木,树木里露/出清晰的年轮,然后似乎是在上面刻着什么东西,西王母随即把木桩分成了七段,交给了梼杌。

    最后一幅壁画被划的乱七八糟,根本一点儿也看不清楚了,温白羽觉得这幅画肯定是关键所在,但是有人故意损毁,那幅壁画被砸的七七八八,上面又用利器刻了很多划痕,根本看不清楚画的是什么。

    壁画旁边的文/字也被损毁了,看不出来写着什么东西,不过就算没有损毁,他们估计也不认识什么。

    温白羽说:“很显然西王母有东西交给了梼杌,后来有这么多人都在倒这个斗,说明这东西很有价值。”

    叶流响说:“还分成了七段,神神秘秘的。”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这七段东西不难想象的出来,能让李朝历代的君王都争相倒斗的,只有两样东西,不是富可敌国的财富,就是长生不老的法宝。”

    叶流响笑着说:“如果是第二样,那我也想要。”

    众人把壁画重头到尾看了一遍,为了回去能再研究到底是什么东西,邹成一让噫风去把壁画都拓下来。

    噫风在背包里翻了翻,他们的确带着拓印的东西,噫风就拿齐了工具,走过去一点点的拓印,噫风的动作飞快,而且干净利索,很快就把那些壁画都拓印下来了。

    温白羽笑着说:“这样可以拿回去,让甘祝看看上面的文/字。”

    他说着,万俟景侯突然抬手,制止噫风的动作,说:“等等,最后一幅给我看看。”

    噫风把最后一幅拿出来,摆在众人面前,因为是拓印,虽然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和看壁画的感觉一点儿也不一样,拓印是黑白的,层次非常分明,上面乱七八糟的刮痕很明显,显得狰狞无序,但是从那些乱七八糟的划痕间,拓印的黑白也让他们看到了一些有序的东西。

    万俟景侯指着上面,说:“这一幅图上有七口棺/材。”

    他说着,伸手一个一个的点过去,果然是七口棺/材,虽然划的乱七八糟,但是棺/材的形状大体能看得出来,因为这七口棺/材一模一样,并排一字摆开,所以不难看出来。

    叶流响睁大了眼睛,说:“你们看,你们看……这个造型和金蝉的棺/材很像。”

    温白羽有点诧异,说:“和昆仑山里的棺/材也很像。”

    骆祁锋说:“可是石窟里的金棺/材是空的,当时咱们都看见了,里面只有阴气跑出来。”

    万俟景侯说:“很显然东西被取走了……二山。”

    温白羽数了一下,昆仑山的一个棺/材,那里面是空的,石窟里面也有一个空棺/材,现在已经出现了两个空棺/材,也就是说两段木桩被人拿走了。

    木桩到底代/表了什么,有什么异/议?难道真像万俟景侯说的,上面写着富可敌国的宝藏或者是长生不老的法宝?

    最后一幅图实在难以辨别了,隐约能看到七口棺/材,其他的实在看不清楚,这中间有很大一个断层,他们只知道西王母把东西给了梼杌,而最后一幅画怎么就出现了七口棺/材,因为其他地方看不清楚,大家也不好猜测。

    噫风把拓印贴起来,仔细的放到背包里。

    温白羽稍微躺了一会儿,蛋宝宝在他身/体里是需要吸收营养的,而且也吸收温白羽的灵力,蛋宝宝生出来之后,温白羽会感觉到大幅度的脱力,不过生出来总比存在肚子里强。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或许是不用那么小心翼翼了,感觉体力恢复的也快,渐渐就了力气。

    休息了十几分钟之后,温白羽就坐了起来。

    万俟景侯说:“没事了?再休息一会儿吗?”

    温白羽摆手说:“没事了,咱们可以走了,早点把建木树枝找回来,也好早点出去。”

    万俟景侯点点头,把两颗蛋宝宝放进背包里,用软布仔细的包裹好,以防蛋宝宝在背包里撞坏了,然后又仔细的拉上拉锁。

    温白羽托着小血髓花和小羽毛,放进自己口袋,众人背上地上的行李,就准备继续往里走了。

    他们从墓室出来,前面仍然是黑/暗的墓道,众人拿了手电,用光照着往里走。

    墓道越往里走,两边的岩画就越来越考究精细。

    温白羽说:“是不是接近主墓室了?”

    他们走着走着,就发现墓道变成了阶梯,一阶一阶的往上延伸,阶梯非常宽阔,每节楼梯其实并不高,反而觉得有些太矮了,万俟景侯他们都是大长/腿,一迈腿能跨上去四五阶楼梯。

    阶梯非常繁琐,走起来束手束脚的,那些石头的阶梯上,都刻着花纹,抬头望上去,竟然刻的是一只怒目的梼杌,梼杌的翅膀大张着,怒目而视,有一股凶狠的威严,一只爪子抓着地,一只抓子抬起来,巨大的尾巴横扫着,看起来非常有力度。

    他们慢慢往上走,阶梯很长很长,一眼看不到头,他们的手电也找不到头,只能看到阶梯掩藏进墓葬的黑/暗之中。

    众人往上走的直喘气,温白羽说:“这跟天梯似的,什么时候是个头。”

    万俟景侯说:“估计是因为穿山而建的缘故,现在是上山。”

    万俟景侯说完,靠向他,说:“累不累,累的话我背你走。”

    温白羽心想确实有点累,主要他没有万俟景侯的大长/腿,万俟景侯迈一步走的楼梯,他要走两步,总是保持着肌肉/紧绷迈楼梯的动作,一走就是半个小时,确实有点累。

    不过温白羽觉得自己好歹是个大老/爷们,让万俟景侯背着他太丢人了,就摇了摇头。

    结果就听旁边的叶流响说:“大叔大叔,我也要背。”

    温白羽心说,这个“也”字是何出此言啊!

    骆祁锋看了他一眼,说:“你都没出汗。”

    叶流响说:“不行啊,我腿软,我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腿软,我说真的,而且我那个地方疼,你怎么捅我那个地方……”

    骆祁锋听他大咧咧的说出来,而且语气还非常纯洁,顿时一张老脸都红了,其他人虽然没说话,不过都嘴角带着一丝了然的笑意。

    骆祁锋忍不下去了,将人一拽,扔在背上,说:“行了我背着你,闭嘴别说话。”

    叶流响趴在骆祁锋背上,美滋滋的笑,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探头说:“大叔,我们之前是做了吗?”

    骆祁锋脑袋直疼,太阳穴腾腾的跳,说:“没有。”

    叶流响诧异的说:“没有?”

    骆祁锋眼看着温白羽投来一个“吃完不认账”的目光,脑袋更是疼,觉得要炸了,心想自己倒了什么霉,竟然惹了这么一个小祖/宗,叶流响一直想要和他做,还三番两次的主动,结果骆祁锋真是没想到,叶流响简直纯洁的不能再纯洁了,只是撸了一下,他竟然觉得就做了。

    最重要的是,在其他人眼里,骆祁锋还变成了吃完了不认账的禽/兽……

    噫风微笑着看向邹成一,说:“少爷,还有很长的路,我也背着您吧?”

    邹成一说:“我自己走。”

    噫风矮下/身来,贴着邹成一的耳朵,笑着说:“嗯?少爷身上不难受了?”

    邹成一脸上有点发红,瞪了噫风一眼,好像觉得不解气,对着噫风的腿又踢了一脚,这才觉得解气了,加快脚步往上走,噫风赶紧跟上去。

    温白羽最后还是没让万俟景侯背,自己慢慢往上走,他们走了四十分钟之后,站在原地休息了五分钟,然后又开始往上走,将近一个小时,果然是在爬山。

    就在天梯慢慢减缓坡度的时候,他们竟然扎进了浓雾里……

    众人都是一凛,墓葬里黑漆漆的一片,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涌进来这么多雾气,还带着一股阴凉的湿气,雾气很缓慢的将他们包围,等发现的时候,手电已经照不透那些雾气了。

    雾气非常浓重,他们好像置身云海一样,脚下还是阶梯,不过阶梯几乎没有坡度了,虽然看不到脚下的地方,但是也不至于摔倒。

    温白羽立刻双手摸了摸口袋,然后说:“待在里面别出来。”

    小血髓花“啊啊”叫了两声,似乎听懂了温白羽的话,抓/住小羽毛缩进口袋里,还伸手拢了拢温白羽的口袋,让口袋合的紧一点。

    大雾一下涌了过来,众人都快速的捂住口鼻,不知道雾里有没有毒。

    骆祁锋背着叶流响觉得还好一些,叶流响抓/住他的背,但是已经看不见骆祁锋了。

    万俟景侯立刻说:“抓/住旁边的人,别走散了。”

    温白羽听到他的话,立刻伸手去抓,朝着万俟景侯的声音方向抓过去,就在这个时候,突听邹成一的声音在不远地方传过来,“啊”的叫了一声。

    邹成一给人的感觉一直很沉稳,从没听过他喊叫,这时候邹成一大喊了一声,似乎遇到了什么。

    噫风显然没和他在一起,听到邹成一的声音,喊着:“少爷?”

    “嘭!”的一声,是跌倒的声音,邹成一发出一声疾呼,他的声音似乎有些狼狈,而且在发/颤,说:“有粽子!”

    他说着,声音竟然有往后远去的感觉,刚才跌倒的声音恐怕是邹成一摔在了阶梯上,正在往下滚。

    温白羽眼前什么也看不见,只能看见一团雾在动,然后有人从旁边飞快的跑过去,带起一片浓雾,肯定是噫风顺着阶梯冲下去了。

    温白羽的手一抓,抓/住了一只手,心中一喜还以为是万俟景侯,却感觉拿手有点太细了,而且没有万俟景侯那么有力度。

    与此同时,温白羽就听见万俟景侯的声音,离自己有点远,说:“白羽?白羽?”

    温白羽心里腾腾一跳,心想不是这么倒霉催吧?竟然抓到了一只粽子手?

    “咯!”

    一声大吼,温白羽刚想甩开那只极细的手,就听到一声大吼,随即眼前的浓雾快速的产生一股激流,不断的涌动,显然是有东西在浓雾离快速的移动,而且正朝他逼近。

    温白羽立刻闻到了一股腐臭的味道,然后下意识的往后退,脚步一晃,差点顺着楼梯掉下去,立刻稳住下盘。

    “呼——”的一下,一张腐烂的黑紫色干尸脸一下扎出了浓雾,朝他咬过来,温白羽手中火焰一张,干尸似乎非常惧怕他,看到火焰之后,立刻向后缩去。

    温白羽现在灵力没有受阻,虽然之前消耗的有些大,但是已经算是得心应手,五指一张,手心里的火焰更大了,一下点燃了空气中的浓雾,干尸吓得向后连缩,同时发出“咯咯”的声音。

    温白羽一下把干尸驱赶走,灵力发/泄之后,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暖流,暖洋洋的还挺舒服,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猛地有人扑上来,将温白羽立刻扑到在地。

    温白羽身/体一斜,赶紧调整了一下姿/势,幸好没有压到口袋里的小羽毛和小血髓花。

    温白羽手心里的火焰一下就熄灭了,立刻就要挣扎,结果那人却死死搂住他,在他耳边说:“别动火,雾气遇到高温有毒。”

    是万俟景侯的声音,温白羽回头一看,果然是万俟景侯,两个人贴的很近,勉强能看清楚。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突然感觉心口一阵刺痛,疼得他直出冷汗,不知道是不是刚才吸进了毒气。

    万俟景侯将他拽起来,温白羽刚爬起来,就看到身边有气流在动,万俟景侯的龙鳞匕/首在手心中一转,立刻一下划出去,就听“嗖——”的一声,似乎要将浓雾撕/裂。

    浓雾一霎那间散开,突然露/出一张人脸来,那张忍脸色似乎在悄然的观察着他们,没想到一下袒/露/出来,似乎有些惊讶,又有些惊慌,迅速的往前窜去,一下又扎进浓雾里。

    温白羽诧异的说:“是二山!”

    二山果然在这座墓葬里,叶流响的鬼眼并没有看错,这些浓雾可能就是二山放出来的。

    二山并不跟他们正面冲/突,而且打了照面之后,似乎还非常害怕,露/出惊慌的表情,一下就逃窜了。

    万俟景侯说:“时间来不及了。”

    温白羽说:“什么时间?”

    万俟景侯说:“二山不跟咱们硬碰硬,显然是在拖延咱们,快走。”

    他一说,似乎就点明了温白羽心中的疑惑,二山的做法实在太诡异了,他在拖延时间,故意扳住温白羽他们。

    万俟景侯带着温白羽往前跑,在浓重的大雾里几乎不变东南西北,温白羽摸/着墓墙一直往前走,很快两个人就扎出了浓雾,阶梯已经消失了,面前是一座巨大的石门。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心口那股刺痛的感觉还是有,不过已经不严重了,估计因为温白羽是凤凰血的缘故,也可以解毒。

    众人扎出大雾之后,很快就听见身后有动静,噫风带着邹成一也跑了出来,邹成一腿上一圈的血痕,肯定是被粽子抓了,但是并不严重,看起来也没有尸毒。

    温白羽说:“骆祁锋和叶流响呢?”

    他刚说着,就听见骆祁锋的声音,好像在喊他们,随即也扎出了大雾。

    骆祁锋脸上有血,一双灰绿色的眼睛在黑/暗中,似乎有些明亮,就像夜光的一样,喘着粗气,说:“叶流响不见了。”

    骆祁锋的声音非常沙哑,有点可怕,他的胳膊破了一大块,似乎是被抓了。

    但是刚才藏在暗处的几个粽子,显然并没有这么厉害,温白羽奇怪的看向骆祁锋。

    果然就听到骆祁锋继续说:“石窟里的魄又来了。”

    简直阴魂不散。

    当时骆祁锋背着叶流响,突然就感觉背上一轻,叶流响都来不及喊,一下就被兜了起来,然后消失在了浓雾里,骆祁锋向前去追,就遇到了袭/击。

    浓雾的尽头是一个石门,石门上雕刻着梼杌,和阶梯上的梼杌很像,都是张/开翅膀,怒目凶狠的样子。

    石门是打开的,肯定是刚才二山跑过去的时候来不及关闭石门。

    众人没有时间犹豫,立刻从石门里钻进去,二山这个时候出来绊住他们拖延时间,显然是不想让他们继续往里走,而叶流响又突然被抓/走了,很可能是二山需要叶流响的蝉蜕。

    众人冲进石门,后面接着一条墓道,墓道非常深,里面悄无声息的,众人快速的往里跑,就听到有人在吟唱的声音,那声音带着一股神神叨叨的感觉,在漆黑的墓道里传过来,让人毛/骨/悚/然的。

    很快前面就出现了光亮,骆祁锋的呼吸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双眼亮的吓人,从灰绿色已经变成了亮绿的颜色,好像一对翡翠一样。

    巨大的墓室出现在众人面前,墓门是一只梼杌的脑袋,兽嘴张/开,露/出里面的獠牙,有明亮的光线从墓门里透出来。

    众人冲过去,就听到那吟唱的声音戛然而止……

    巨大的兽头墓门之后,就是主墓室,首先看到是一个巨大的木桩。

    木桩的直径有两米往上,红色发黑的木桩,温白羽认得那种树木,是不死树!

    这竟然是一颗巨大的不死树的木桩,上面的年轮非常清晰,一圈一圈的年轮已经数不过来了,这么粗/壮的不死树,不知道是从哪里找来的。

    而这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木桩……

    木桩很厚,上部的地方明显被横截切开了,做了锁头和卡头的样子,上面还有封钉,这竟然是一个用不死树木桩做成的圆形棺/材。

    温白羽从没见过圆形的棺/材,更没见过用树桩做成的棺/材,这还是不死树的棺/材,不管是哪一样,都让人震/惊不已。

    而二山,则虔诚的跪在棺/材面前,五体投地的大礼,刚才的吟唱恐怕就是他干的,此时因为他们的闯入,吟唱已经停止了,二山慢慢的直起身来,仍然跪在地上,扭头朝他们笑。

    二山的笑容非常诡异,整个人脸部扭曲起来,充满了兴/奋,喉/咙里发出“嗬、嗬嗬”的声音,说:“你们来晚了。”

    二山说着,温白羽的眼睛立刻睁大,木桩的棺/材上,竟然还插着建木树枝,建木树枝不知道被什么染成了红色,本身散发着青铜光泽的树枝,变成了血/腥的颜色。

    “滴答……”

    “滴答……”

    “滴、滴答……”

    头顶上竟然有血留下来,滴滴答答的掉在木桩棺/材上,血迹染红了建木树枝,顺着建木树枝的花纹,掉落在木桩的年轮上,一圈圈的年轮被血液染红,在墓室中绽放出一种妖冶的光彩。

    就像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祭祀仪式……

    众人立刻抬头一看,顿时“嗬——”的吸了一口冷气。

    血液是从上面滴落下来的,只见巨大的墓室还有二层,圆形的墓室两侧有楼梯通向二层,二层是一圈的设计,围绕着一层,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天井,只有在正中间的地方,有石头做成的小型天梯凸出来,一尊梼杌石雕摆在天梯的尽头。

    石雕的位置则正好在木桩棺/材的正上方,这明显是一个祭祀用的石雕,和他们在石窟看到的一模一样,巨大的兽角,锋利无比,兽角上插上祭品,祭品的鲜血就会顺着石雕的花纹往下/流,然后滴滴答答的落下来,掉在木桩棺/材上面。

    在石窟里,他们看到石雕上扎的是巨型的鹦鹉,而现在,梼杌石雕上也扎着祭品……

    那祭品是叶流响。

    叶流响整个人正面朝上,四肢松散的往下垂,胸口正好被一只锋利的兽角贯穿,单薄的身/体呈现出弓形,一动不动的挂在半空中,他的血顺着石雕,正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一点一点将棺/材的年轮慢慢染红……

    骆祁锋看到叶流响的一霎那,双眼猛地爆出愤怒的光来,嗓子里发出嘶哑的低吼声,像凶猛的野兽一样,他双手攥拳,胳膊上的肌肉纠结爆裂,一条条青筋凸出来,鼻息非常粗重。

    叶流响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声音,竟然动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他一动,就听“嗤——”的一声,锋利的兽角扎的更深,叶流响喉/咙里发出“嗬……”的声音,大量的血顺着梼杌石雕滑/下去,滴滴答答的声音,变成了噼噼啪啪,大滴大滴的血液,快速的染红年轮。

    叶流响猛吸了两口气,艰难的侧头看下去,勉强看到骆祁锋,嗓子里“嗬……”了两声,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虚弱的说:“大叔……”

    温白羽看向狞笑的二山,又抬头看向头上的叶流响,年轮几乎被全都染红了,只差最里面的一小圈。

    温白羽立刻大喊:“快救叶流响,别让年轮全都染红!”

    万俟景侯眼睛一眯,猛地一甩,将龙鳞匕/首甩出去,正好“啪!”的一声,一下就将插在年轮棺/材上的建木树枝打了下去。

    建木树枝“咔哒”一声掉在地上,上面的血液一下被摔下去,血液好像镀了一层壳子,壳子掉了,建木树枝又变回了原本青铜的光泽。

    二山见树枝掉了,立刻变得暴怒起来,噌的站起来,扑过去抓建木树枝,万俟景侯已经冲上来,一脚踹在二山的心口,二山一下被踹飞出去,“嘭”的一声砸中墓墙。

    骆祁锋粗喘着气,猛地往楼梯跑去,“哐哐哐”几声,大步跨上楼梯,就在他跑上去的一霎那,叶流响突然睁大眼睛,他刚张嘴,还没有说话。

    “呼——”的一声风向,巨大的风一下冲向骆祁锋,骆祁锋一心想救叶流响,根本没有防备,被风一兜,一下兜了起来,猛地翻出楼梯,楼梯外面就是空的天井,眼看骆祁锋要摔下一层,双手猛地一抓,“嘭!”的一声响,骆祁锋双手扣住栏杆的扶手。

    叶流响的眼睛盯着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但是嘴型明显是“小心”。

    那股巨大的风并没有形态,但是带着一股阴冷,显然是阴魂不散的魄。

    骆祁锋看着叶流响惨白的脸,心中好像有火在烧,猛地一荡,一下翻身跃上去,他横扫了一腿,一下穿透了那股阴风。

    阴风没有形态,骆祁锋打不到它,它也打不到骆祁锋,最多能吹一下风,骆祁锋爬上来之后,快速的冲向叶流响。

    叶流响看着他跑过来,眼圈都红了,好像在哭,身/体一抽一抽的,鲜血随着他的抽噎,一点点挤出去。

    骆祁锋猛地抱住他,狠心咬牙的一把将他从兽角上抱起来,叶流响的身/体因为疼痛,猛的弹跳起来,嗓子里发出“嗬——”的声音,立刻呕出一口血来。

    骆祁锋擦着他的血,一手抱住他,手按住他的伤口,叶流响虚弱的声音太小了,说:“大叔……我流了好多血……”

    骆祁锋的手都在打颤,说:“没事,没事,放心吧,你能蝉蜕,流了血没关系,你好了让你咬我,随便怎么喝……”

    叶流响看着他,似乎在艰难的辨识着骆祁锋的口型,随即笑了一声,声音嘶哑又虚弱,艰难的点了点头,头一歪,昏死在骆祁锋怀里。

    骆祁锋被吓坏了,抱着叶流响的双手发/抖,想要快速的下到一层去,然后给叶流响止血。

    就在这个时候,叶流响却突然又睁开了眼睛。

    温白羽站在下面,二山不是万俟景侯的对手,很快就已经丢盔卸甲了,温白羽抢过去把建木树枝捡起来,抖掉上面的血,一抬头就看到让他震/惊的一幕……

    叶流响昏死过去,又突然醒过来,骆祁锋本身要高兴的,但是叶流响的眼神很不对劲,身上也迅速的冰冷,一股让人烦躁的阴冷气息猛地从叶流响身上爆发出来。

    是魄……

    魄附身在叶流响身上了!

    温白羽立刻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大喊一声:“当心!”

    骆祁锋和叶流响距离太近了,一霎那见,叶流响猛地从骆祁锋怀中暴起,伸手一抓,就听“唰——”的一声,叶流响一爪正好抓在骆祁锋的脸上,骆祁锋的脸上顿时全是血痕,一片肉被叶流响挠了下来。

    叶流响“呵呵”的冷笑着,用阴冷的目光看向骆祁锋,另一手也成爪型,猛地往前一伸,骆祁锋瞬间反应,侧身一躲,叶流响的爪没有实打实抓/住,但是也将骆祁锋的肩膀一下抓破了,血喷/涌/出来。

    骆祁锋往后退了一步,身/体是叶流响的,而且叶流响不知道死活,胸口还在往外冒血,魄附在他身上毫无忌惮,但是骆祁锋不能,骆祁锋躲了两下,叶流响的脸上却挂着狞笑,似乎知道他不敢下手,猛地一脚踹在骆祁锋的肩膀伤口上。

    骆祁锋往后一仰,脚下瞬间踩空,一下从二层坠下来。

    这里的二层可不相当于住房的二层,因为是穿山而建,墓室非常高,眼看骆祁锋要摔下来,温白羽一咬牙,快速的窜上天去,一霎间变出了翅膀,在还未化形成鸿鹄的状态下,双手接住骆祁锋,不过骆祁锋身/体健壮,温白羽已经做了准备,还是觉得被兜的一坠。

    他接住了人,快速的向下振翅,猛地落地,时间非常短暂,身/体还没化形成鸿鹄,立刻又变了回来,后背的衣服因为伸展出翅膀破裂了,温白羽的眼睛也变成了红宝石一样的颜色。

    叶流响低头看着他们,呵呵的笑着,猛地一纵身,从二层直接跳了下来,“咚!”的一声,鲜血一下溅出来,叶流响的身/体本身就受伤了,魄附在他身上,似乎知道骆祁锋关心他,故意更加肆无忌惮。

    骆祁锋看着叶流响的身/体摔下来,鲜血四溅,脸上挂着不属于少年的狞笑,慢慢从地上又爬起来,心脏几乎要裂开了,嗓子里发出低吼的声音,双眼亮的吓人,猛地锁紧双手,“嘭”的锤了一声地,快速的跃起来,像狞笑的人冲过去。

    众人聚拢在一起,骆祁锋像癫狂了一样,透露/出像野兽的凶猛,冲上去和叶流响缠斗,似乎控/制叶流响的魄也没想到骆祁锋突然发疯,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僵持不下。

    万俟景侯伸手抓/住二山的衣领子,将人猛地甩在木桩棺/材面前,说:“棺/材里是什么,为什么要用叶流响祭祀。”

    二山“嘿嘿”笑了两声,说:“你疯了吗?!我怎么可能告诉你们!哈哈,你们来晚了,看,还差一点儿,马上就要好了……”

    虽然叶流响已经从石雕上被救下来,但是之前存积在年轮里的血液还在流动,那一小圈马上就要染红了。

    温白羽看像木桩,二山似乎知道他的意图,笑着说:“我劝你别想动木桩,血祭开始,任何人不能动年轮,否则万/劫/不/复……”

    万俟景侯双手攥拳,骨头“咯咯”发响,二山似乎有些害怕,但是眼中还露/出狰狞的笑容。

    噫风这个时候幽幽的笑了一声,将眼镜摘下来,拍了拍手,将一副白色的手套慢条斯理的戴在手上,说:“这种粗活儿,还是让我来代劳吧。”

    他说着,走上去,重复了一遍万俟景侯的话,说:“我们想知道棺/材里是什么,为什么要用叶流响祭祀。”

    二山冷笑一声,说:“我不会……”

    告诉你们。

    这几个字还没说完,就听“嘎巴!”一声,随即是二山“啊啊啊啊”哀嚎的大叫,噫风一把拧住他的胳膊,往身后一撅,同时膝盖一弯,顶/住他的后背,使劲往前一送。

    身/体往前,胳膊往后,直接嘎巴一声就拧断了,二山疼的冷汗直流,大喊着:“休想让我说!”

    噫风一笑,说:“别着急,才开始。”

    说着,手一松,将人丢在地上,干净的皮鞋抬起来,直接踩在二山断胳膊的肩膀处,看似轻轻的一撵,疼的二山立刻又“啊啊啊啊”大叫。

    噫风看向年轮的红印,笑着说:“总要有人做坏人的,别着急,还有点时间……”

    邹成一嫌弃的皱眉,说:“噫风。”

    “好吧。”

    噫风笑了一下,说:“我家少爷等不了。”

    他说着,脚上用/力,二山疼的脸色煞白,已经要昏死过去,嘴里“啊啊啊啊”的大喊着,喊声回荡在巨大的墓室里,一片一片的回声。

    噫风收拢了脸上的笑意,眯起眼,冷喝了一声:“说。”

    二山似乎有些禁不住了,喉/咙里发出轻微的震颤,说:“是……是梼……”

    他的话说到这里,却听“嗖——”的一声,叶流响猛地踢了一下旁边的祭品,祭品飞起来,朝着噫风飞去,噫风向后躲了一步,叶流响又踢起第二个祭品,祭品直接打过来,“嘭”的一声巨响,一下将二山的头给打瘪了,脑浆直接飞出来。

    邹成一立刻捂住鼻子,嫌恶的皱眉,转过头去。

    噫风“啧”了一声。

    附在叶流响身上的魄显然不想让二山说出来,叶流响动作的时候,骆祁锋一把抓/住他脖子,猛地将人扑倒在地,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叶流响幽幽的看着骆祁锋,喉/咙里发出诡异的笑声,说:“你舍得吗?舍得吗?舍得打他吗……我是不会出去的……”

    骆祁锋的眼睛已经变成了亮绿色,好像剔透的翡翠,怒目看着地上的叶流响,呼吸急促。

    温白羽一瞬间觉得骆祁锋的眼神,似乎有些像天梯上或者石门上那个怒目的梼杌,或许都是梼杌的缘故。

    温白羽看向年轮,年轮的血迹已经只剩下小半圈,温白羽说:“这回真要来不及了。”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被祭品砸烂的二山,突然走过去,伸手抓起还在流/脑浆的人,然后猛地一甩,直接将二山的尸体甩了出去,扔在木桩的棺/材上。

    二山的尸体接/触到年轮上的血液,一霎那间,发出“嘭!”的一声响声,就好像爆破的声音,二山的尸体直接炸飞出去,滚在很远的地上。

    这一举动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二山说的没错,一旦祭祀开始就不能再碰年轮,二山的尸体被炸飞出去,但是他身上的衣服也吸收了年轮上的血液,刚刚还差小半圈,现在内圈的血液已经全都被吸走了,而且年轮里积攒的多余的血液也被吸走了,没有多余的血液再往里流,呈现出一个尴尬的处境,不上也不下的。

    叶流响看向棺/材,眼睛里出现了暴怒,用一种沙哑而机械的声音,说:“你们竟然阻止祭祀!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嘭!”的一声响,骆祁锋已经一圈打在叶流响的脸颊上,叶流响的脸顿时肿起一半,“呸”的吐出一口血来,吃惊的看向骆祁锋,呵呵的笑,说:“原来你也并不是那么在乎他……”

    叶流响正说话,骆祁锋已经将他一把从地上拽起来,双手举着叶流响的领子,声音沙哑,非常可怕,说:“出去,从他身/体里滚出去!”

    骆祁锋的声音近乎于咆哮,而叶流响只是笑,发出“呵呵”的笑声,好像这具身/体就是他的保护壳,只要魄附身在叶流响身上,骆祁锋就对他没辙一样。

    就在叶流响笑过之后,猛地伸手,抓/住了骆祁锋,一把抓向他的脸,骆祁锋的脸上本身已经有抓痕了,被叶流响第二次一抓,血顿时喷/出去,叶流响随即双脚踹在骆祁锋的胸口,骆祁锋身/体向后一仰,眼看就要抓着叶流响倒在木桩上。

    骆祁锋猛地睁大眼睛,同时撒手,将叶流响扔了出去。

    温白羽“嗬——”的吸了一口气,跑过去猛扑一下,撞在骆祁锋身上,两个人被撞得斜着飞出去,堪堪避过木桩,不过骆祁锋脸上的血一下就甩在木桩的年轮上,血迹“唰——”的一下填满了处于“半停工”状态的年轮。

    温白羽和骆祁锋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年轮竟然发出幽幽的绿光,正不断的发光,而且越来越亮,越来越亮。

    温白羽喊了一声不好,叶流响看到这个场景,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说着,却被人一把抓起来,万俟景侯一下将人提起来,说:“他不下手,不代/表我也不会下手。”

    万俟景侯说着,猛地将人甩在地上,提腿“嘭”的一声,正踹在叶流响的肩头,叶流响的身/体被踹的“唰——”的向后退去。

    骆祁锋吸了一口气,说:“小叶……”

    温白羽拦住骆祁锋,说:“别过去,必须让魄从叶流响身/体里出来。”

    骆祁锋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叶流响现在需要紧急止血,但是魄一直占据他的身/体,把叶流响当做保护壳,这样对叶流响也没有好处。

    叶流响被踹的根本站不起来,吐出一大口血来,还没抬起头,万俟景侯已经走过去,一把抓起地上的人,说:“我希望不用说第三遍……从他身/体里出来。”

    他说着,猛地一松手,叶流响“嘭”的一声摔在地上,嘴里发出“嗬……”的声音,随即一股黑烟从叶流响的身/体里一下腾出来。

    与此同时,发光的年轮棺/材发出“咔”的一声轻响,棺/材的盖子发出“嘭”的一声,封钉全部崩开,卡头也打开了,带血的年轮板子一下飞出,“嘭”的打在墓墙上。

    棺/材里布满了黑烟,根本看不清楚里面有什么东西,一股黑烟从棺/材里腾起,刚刚从叶流响身/体里钻出来的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那股黑烟。

    骆祁锋想也没想,推开温白羽,冲着魄拦了过去,魄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直接拦在它和黑烟中间,黑烟腾起来,猛地向前扎,一下钻进了骆祁锋的身/体。

    骆祁锋似乎很痛苦,脸上的表情在扭曲,发出“嗬——”的吼声,随即急促的喘着气,一股气流猛地从棺/材里迸发出来,就像爆/炸一样。

    温白羽被骆祁锋推开,但是还是离得棺/材最近,当下猛地往前扑到在地,万俟景侯扑过来,挡在他身上,其他人也迅速扑倒在地。

    巨大的爆/炸气流将众人一下都掀飞出去,万俟景侯将温白羽护在怀里,温白羽伸手死死捂住口袋,“咚!”的一声,两个人狠狠撞到了墓墙才停下来。

    巨大的气流扑面而来,类似爆/炸的声音一直持续了很长时间,但是让人惊讶的是,这座墓室竟然没有坍塌,而且完好无损的,只有二层的小天梯在不断的震动,看起来是禁不住气流的冲击,那尊石头的梼杌雕像有些摇摇欲坠的挂在天上。

    冲击的气流之后,众人都从地上爬起来,就见到墓室中间的棺/材竟然完好无损,骆祁锋就爬在棺/材旁边,似乎失去了意识,叶流响倒在不远的地方,被气流掀翻了。

    温白羽爬起来,先检/查了一下兜里的小羽毛和小血髓花,两个小家伙被炸的昏昏沉沉的,小羽毛坐在兜里直摇脑袋。

    万俟景侯拉开背包,看到背包里两颗蛋还好端端的,只不过裹/着的软布被震开了,万俟景侯伸手去摸,发现红色的蛋上面竟然有许多条裂纹。

    万俟景侯眉头一皱,立刻伸手将红色的蛋拿出来,在光线下一看,果然蛋宝宝上面全是裂纹,有的纹路非常深,已经裂开了口子,裂口还很大,隐约能从裂口的地方看到里面白色的羽翼。

    温白羽一看,怎么这么快就裂了,难道是给炸裂的?但是现在没时间了,温白羽冲过去,将叶流响拖过来,叶流响已经陷入完全的昏迷中,几乎没有一口气,胸口也不起伏。

    万俟景侯伸手在掌心划了一下,把血滴在叶流响的胸口上,叶流响还是处于昏迷状态,但是呼吸渐渐变得明显了。

    众人又想过去将骆祁锋架起来,但是还没有走过去,温白羽突然说:“等等……”

    其他人看向温白羽,温白羽指向前面,说:“二山的尸体不见了。”

    众人一看,果然是这样,二山的尸体不知道什么不见了,刚才气流那么大,不过顶多是把人掀飞出去,墓室虽然大,但是很空旷,一眼能看到头,刚刚二山躺着的位置,已经没有了人影。

    众人的目光快速的在墓室里一转,万俟景侯眯眼说:“在那里。”

    只见已经被砸死的二山,脑浆横流,身上也炸的皮肉翻飞,却在这个时候,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狰狞的脸上露/出可怕的表情,愤/恨的看着他们,然后又盯向一动不动的骆祁锋,说:“还给我……还给我……”

    温白羽说:“那个魄附在二山身上了?”

    二山的表情非常狰狞,挣扎着站起来,顶着残破不堪的身躯,猛地往前跑,冲着骆祁锋跑过去。

    温白羽刚要跑过去救人,结果就见骆祁锋的手忽然动了一下,似乎是醒了,而且动作非常快,一下从地上翻身起来,二山正好跑过来,就对上了骆祁锋绿色的眼睛,好像比刚才还要幽绿。

    骆祁锋一把抓/住二山的脖子,稍微用/力,就将二山直接从地上拽起来,他怒目睁着眼睛,眼里一片混度,似乎没什么意识。

    骆祁锋猛地将二山一下甩在地上,力度非常大,地砖发出“咔嚓……”一声脆响,二山身上发出“咯”的一声,骨头肯定碎了。

    这还不算完,骆祁锋狂/暴的再次拽起二山,疯狂的抵着人往前快走,“嘭!”的一声,将二山直接丢进了棺/材里,二山似乎想要挣扎在,双手抓/住棺/材壁,不停的想要爬出来。

    骆祁锋按住他的脖子,奋力往棺/材里一压,“嘎巴”一声响,估计是二山的脖子直接被压断了。

    二山终于不动了,一股黑烟猛地从棺/材里腾出来,魄似乎想要逃跑,猛地冲向墓门。

    魄冲向木门,荡起一股巨风,吹得众人眼睛都睁不开,邹成一抓/住旁边的噫风,差一点儿就被掀飞了。

    温白羽立刻捂住自己的口袋,小羽毛因为有翅膀,差点被吹走,小血髓花立刻蔓藤一卷,将人牢牢卷住,不至于被吹走。

    万俟景侯拦了一下,但是魄没有形态,直接穿过万俟景侯的胸口,猛地钻了出去。

    温白羽一见,立刻冲过去,扶住万俟景侯,说:“你怎么样,受伤了没有?”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低头看了看自己,说:“没有,他没有形态,伤不了我。”

    温白羽这才松了一口气,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万俟景侯,果然身上没有任何伤口,这才真正放心下来。

    骆祁锋后退了两步,眼神从混沌中挣扎出来,伸手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上面全都是血,有些不可置信,粗喘了两口气,看着棺/材里的二山,二山上半身在棺/材里,下/半/身搭在棺/材外面,死相非常可怕。

    骆祁锋有些惊讶,后退了两步。

    温白羽不知道他怎么了,说:“你没事吧?”

    骆祁锋的呼吸还有些不平稳,举起带血的手,摸了摸自己胸口,说:“我……我也不知道,棺/材里的东西,好想钻进我身/体里了。”

    温白羽吓了一跳,这口棺/材里腾起的黑雾,就跟从石窟里放出来,追着他们阴魂不散的魄一模一样,说明也是一个魄,那么这个魄竟然钻进骆祁锋的身/体里了,难道骆祁锋也被附身了?

    可是骆祁锋现在思维很正常,也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骆祁锋慢慢的说:“只是感觉……感觉自己脾气更加不好了……”

    骆祁锋没时间研究自己怎么样,跑过去看着地上躺着的叶流响,叶流响的呼吸开始平稳,但是因为失血过多,脸色非常苍白。

    骆祁锋颤/抖的抱起地上的人,叶流响被他一动,似乎觉得疼,“嘶——”了一声,就醒了,睁开眼睛,看到一脸关心的骆祁锋,不禁张了张嘴,找了半天声音,说:“大叔……”

    骆祁锋立刻点头,说:“没事了,马上带你出去,你没事了。”

    叶流响吃力的点了点头,然后又“嘶——”了一声,说:“大叔,我的脸怎么那么疼……”

    他一说完,邹成一“噗”的一声就笑了出来,噫风颇为不赞成的说:“少爷,您笑的太大声了。”

    邹成一也觉得,咳嗽了一声。

    实在不能怪邹成一,其实温白羽也想笑,叶流响巴掌不到的笑脸肿了半张,显然是刚才被骆祁锋一拳打得,肿的挺高,看起来充/血了。

    骆祁锋脸上有些不自然,说:“没事,稍微……稍微有点肿……”

    叶流响记不清楚被附身的时候干了什么,只是盯着骆祁锋的脸,笑得有些惨白,说:“大叔你的脸破相了……好丑啊……”

    骆祁锋有些哭笑不得,他脸颊和下巴的地方,被叶流响抓了两次,而且是发狠的抓,能不破相吗,流了很多血。

    骆祁锋说:“死小子,闭上眼睛别说话,快养/精神,一会儿带你出去。”

    叶流响很乖的闭上眼睛,或许是刚才说话太费元气了,直接就睡过去了,呼吸还算平稳。

    叶流响窝在骆祁锋怀里,一副很乖/巧的样子,骆祁锋不禁叹了口气,轻轻/抚/摸了一下叶流响的额头。

    万俟景侯说:“稍等一下。”

    他说着,走到棺/材旁边,伸手将里面的二山拎了出来,扔在一边,随即看向棺/材里,不禁就皱了眉头。

    众人聚拢过去,温白羽立刻就明白他为什么皱眉了,这棺/材里竟然和石窟的一样,都没有尸体,里面或许关的就是一个魄,而且需要血祭才能打开棺/材。

    这口年轮形的棺/材,里面竟然是金子做的,而且内雕着一只金蝉,除了外形是木桩年轮,内在和石窟还有昆仑山的棺/材几乎一模一样。

    温白羽说:“这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他说着,弯下腰来用凤骨匕/首拨/弄了一下棺/材,里面有一些陪/葬品,陪/葬品的中间放着一个木桩的盒子,温白羽一眼就认出来了,这个盒子很贵重,因为也是不死树做的,上面雕刻着一只怒目的梼杌,而且梼杌的双眼是碧玉做的,亮幽幽的。

    温白羽想要拿起盒子,万俟景侯说:“等等,以防万一。”

    他说着,从背包里拿出手套戴上,随即将盒子从棺/材里拿出来。

    盒子是长方形的,有一种小棺/材的感觉,万俟景侯伸手掰了一下,随即皱眉说:“这是七环密码锁,要知道密码才能打开,如果强行打开,不知道里面有什么构造,会不会损坏盒子里的东西。”

    温白羽差异的看着那个密码锁,青铜样式的,有七环,每环上都有一个字,但是这些字非常生僻,温白羽看不懂,邹成一也皱着眉说看不懂。

    温白羽立刻就笑了,说:“还有你看不懂的?”

    邹成一说:“你男人不也看不懂吗?”

    温白羽:“……”

    万俟景侯耸了耸肩,说:“可以带走慢慢看。”

    温白羽说:“这倒是,没准是楚文/字,到时候让甘祝看看就知道了。”

    众人又看了看棺/材,里面还有其他陪/葬品,看起来非常丰厚,这具棺/材显然和另外两口不同,因为他比另外两口要精致很多,年轮的血祭方式也非常特殊。

    温白羽有些奇怪,如果说用叶流响的血,是因为叶流响是九日生,可以在蝉蜕之间永生不死,那么为什么骆祁锋的血溅上去也能完成血祭?

    众人简单的搜罗了一下,棺/材里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了,因为叶流响还有重伤,不能停留太长时间,而且他们拿到了一个从年轮棺/材里出现的小盒子,还找回了建木树枝,也算是颇有收获了,众人就准备从这里出去。

    骆祁锋抱着叶流响,往外走,其间叶流响时醒时昏迷的,醒来的时候会和骆祁锋调侃几句,似乎不那么难受了,毕竟万俟景侯的血愈合能力非常强,叶流响的伤口已经基本不流/血了。

    众人从墓葬里马不停蹄的走出来,进去的时候因为不知道目标,所以感觉墓葬特别长,但是出来的时候,目标非常明确,所以也有动力,他们很快就走出来了。

    他们从崆峒山出来,把叶流响送进医院,因为叶流响的伤口看起来非常严重,已经算是重症了,骆祁锋可以陪床,一晚上都没合眼,一直抓着叶流响的手。

    晚上的时候骆祁锋睡着了,叶流响悄悄起来想要上厕所,把监护仪器摘掉,哪知道刚摘掉,监护仪器就发出“滴——滴——滴——”的尖/叫/声,骆祁锋一下就醒了,看着叶流响,说:“去哪里?”

    叶流响乖乖的说:“我想上厕所。”

    骆祁锋呼出一口气,还以为叶流响又要逃窜,听他说上厕所,脸上的表情松懈了一些,说:“你身上有伤口,别动,怕撕/裂了,我带你去。”

    叶流响笑了笑,就乖乖的伸出手来,让骆祁锋抱着他,笑眯眯的说:“大叔,你是不是以为我要逃跑呀?”

    骆祁锋:“……”

    骆祁锋把他抱到洗手间去,然后就站在外面等,等了十分钟,也不见叶流响出来,不禁敲了敲门,叶流响的呼吸声隔着门板很清晰,但是始终没说话,骆祁锋一惊,还以为叶流响伤口撕/裂昏过去了,立刻推开门。

    结果就看见叶流响一个人坐在那里,根本没上厕所,而是在和右手/交流/感情……

    叶流响满头是汗,“呼呼——”的喘着气,看见骆祁锋进来,抬起眼皮看他,颇有几分委屈,说:“大叔,你骗我……为什么我自己弄,就没有你弄得舒服……”

    骆祁锋呼吸一阵窒/息,立刻将叶流响打横抱出来,放在病床/上,说:“大半夜别折腾,不想上厕所就睡觉了。”

    叶流响在被子里不停的扭,说:“不好不好,大叔,再教教我……”

    骆祁锋觉得自己都要疯了,叶流响是重症的病人,而自己是陪床的“家属”,结果他却要大半夜的教这个毛头小子怎么自撸。

    病房不是单人,但是幸好只有他们,其他床都空着,叶流响窝在骆祁锋怀里,不断的喘着气,鼻子里发出哼唧的声音,说:“不舒服不舒服,大叔,你……你弄我后面……”

    骆祁锋终于忍不住发出“艹”的一声,表情很凶狠的看着叶流响,说:“要不是看在你受伤了,你今天就死定了。”

    叶流响并不明白死定了是什么意思,缠着骆祁锋,叶流响单靠和右手/交流/感情根本不能发/泄,不过已经有了感觉,骆祁锋怕他伤口裂开,不过也是叶流响太嫩了,毫无经验,骆祁锋一根手指就让他发/泄/了出来,叶流响眼前发白,急/喘了两口气,一下就晕了过去。

    第二天查血色素,叶流响因为折腾了大半夜,消耗了不少,血色素更低了一点,医生的脸黑得像锅底,让他不能下床,吃补血的东西,最少静卧半个月。

    温白羽他们在附近的旅馆住了几天,叶流响的情况稳定之后就出院了,回家静养,不过叶流响没有家,骆祁锋就把他带走了,叶流响自然很高兴,美颠颠的跟着骆祁锋回家去了。

    温白羽他们要回北/京去,邹成一和噫风就提前走了。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回了北/京,两个人先回家了一趟。温白羽洗了澡,累得不行,然后又弄了水给小羽毛洗澡,小血髓花已经到家了,竟然不去找血髓和关楠,赖在温白羽家里,追着小羽毛玩。

    温白羽已经没辙了,他给小羽毛洗澡,本身就有一种鸡飞狗跳的感觉,小羽毛特别怕水,两只大翅膀忽闪忽闪的扑腾,弄得温白羽一脸都是水。

    小血髓花也来捣乱,伸出蔓藤来追着小羽毛卷,小羽毛又哭又跳的,简直要掀房顶了。

    温白羽累得不行,最后把烂摊子交给万俟景侯,让万俟景侯当奶爸。

    万俟景侯的威严比较大,小羽毛很委屈,憋着嘴,乖乖的洗澡,小血髓花本身还在闹,万俟景侯一个眼神扫过去,小血髓花也乖乖的坐在旁边。

    洗了澡之后,万俟景侯又给小羽毛弄了奶喝,吃饱喝足,小羽毛抱着奶瓶直接睡着了,小血髓花躺在他旁边,卷着小羽毛也睡着了。

    万俟景侯把两个小家伙安顿了一下,正愁把他们放在哪里,总不能丢在客厅,这个时候讹兽和化蛇进门,就看到可爱的小羽毛。

    讹兽被萌的不行,盯着小羽毛看来看去的,说:“啊呀好可爱啊,不过这么软嫩,怎么长得有点像暴君?这也太出戏了。”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说:“那你帮忙看会儿。”

    讹兽立刻点头如捣蒜,说:“好的好的!没问题,小主人好可爱!”

    化蛇虽然有些不愿意,毕竟他们回家是着急做别的事情的,不过讹兽特别喜欢萌萌的小羽毛,化蛇也不好拂了他的意思,就让讹兽把小羽毛和小血髓花抱进屋去了。

    万俟景侯找到人看孩子,立刻去洗了澡,开门进了卧室,先检/查了一下孵化器里的两个新的蛋宝宝,一红一白靠在一起,红色的个头有点大,而且上面已经有裂痕了,白的很莹润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感觉蛋壳有点厚,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呢。

    温白羽已经钻在被子里睡着了,霸占了整张床。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走过去,掀开温白羽的被子,温白羽的睡衣卷起来,露/出一片腰来,万俟景侯就伸手摸上去,整个人横跨在温白羽身上,用胳膊支撑着,贴在他耳边,轻声说:“白羽?睡着了?”

    温白羽“嘟囔”了一声,说:“困死了,走开……”

    万俟景侯则是亲了亲他的耳朵,说:“才八点,时间太早了。”

    温白羽没有睁开眼睛,说:“不要,我要睡觉,你去看孩子。”

    万俟景侯不说话,却一直在亲他的额头,顺着额头亲他的眼睛鼻子和嘴唇。

    温白羽的嘴唇微微打开,万俟景侯就把舌/头钻进去,缠着他的舌/头,来回的舔/吻,温白羽的呼吸一下就粗重起来,万俟景侯伸手下去,声音苏的不能忍,而且故意压低声音,让声音显得非常沙哑,带着一股性/感,说:“白羽?有感觉了?”

    温白羽抖了一下,感觉耳朵都不好了,苏的要掉了!

    温白羽翻了一个白眼,说:“你这么摸,能没感觉吗!”

    万俟景侯亲着他的嘴唇,说:“白羽,时间还早,咱们做一会儿,你摸/摸看,我憋得都难受了。”

    温白羽脸上都红了,万俟景侯太不/要/脸了,还让自己摸/他,温白羽打死不摸,万俟景侯就拉着他的手让他摸自己的腹肌,温白羽这才勉强杵了两下。

    两个人好些天都没有亲近了,温白羽已经箭在弦上,而且受不了万俟景侯的美/人计,简直是屡战屡败,立刻就投降了,呼呼的喘着气。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却突然挣扎起来,说:“你……你别这么……你戴那个,行不行……”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故意说:“戴什么?”

    温白羽脸上通红,瞪着他,说:“你这效率太高了,我受不了……”

    万俟景侯亲了亲他的脖子,用嘴唇磨蹭着他的耳朵,说:“我就当你是夸我。”

    他说完了,捏着温白羽的脖子,温白羽立刻跟猫似的,舒服的哼了一声,放松/下来,万俟景侯离开了一小会儿,然后又回来,还伸手把灯关上了,然后声音充满了蛊惑,说:“白羽,看看我?”

    温白羽现在难受的厉害,不知道万俟景侯去干什么了,回头一看,脸上顿时红的要炸了,脑子里一捧一捧的炸烟花,万俟景侯显然失去拿套了,温白羽之前只知道万俟景侯有点购物狂的潜质,没想到变/态潜质也这么大……

    灯关了,屋子里黑得厉害,万俟景侯那个地方,赫然是荧光的……

    温白羽踹了万俟景侯一脚,说:“你干什么啊。”

    万俟景侯则是一点也没有不自然,按住他,笑着说:“你是喜欢荧光的,还是喜欢有按/摩凸起的?”

    温白羽只想找条地缝钻进去,想要踹万俟景侯,已经被抓/住了脚裸,后果可想而知,温白羽气息游离,被折腾的几乎昏死过去,还不忘了补一句,说:“万俟景侯……我喜欢你大/爷!”

    万俟景侯“呵呵”笑了一声,说:“那可不行,你只能喜欢我……白羽,喜欢我吗?”

    从晚上八点开始,其实时间一点儿也不够用,温白羽起初还嘴硬的喊着万俟景侯你大/爷,结果最后只能哭着说喜欢。

    温白羽晕过去的时候,好像看见天都要亮了……

    等温白羽再醒过来的时候,天是黑的,温白羽看了一眼表,晚上六点,真是日了狗了!

    温白羽从床/上艰难的爬起来,身上很清爽,没有难受的感觉,但是后面很疼,而且腰要断了。

    温白羽扶着自己的腰,一拉开门,就看到讹兽坐在沙发上,正逗着小羽毛,说:“呦,主人,你能下床了?”

    温白羽:“……”

    温白羽现在就像拽讹兽的兔耳朵。

    小羽毛听到他的声音,发出“啊啊”的声音,冲着温白羽一直摆手,看起来小血髓花已经被接走了。

    温白羽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刚坐下来,表情有些扭曲,然后又默默的站了起来。

    讹兽笑嘻嘻的说:“主人,你身/体不行呀,要多锻炼才好……哦对了,暴君说他去小饭馆打包点菜回来。”

    温白羽想了想,自己一天都躺在床/上,几乎要睡死了,还是下楼走走吧,于是回去换了衣服,就下楼去了小饭馆。

    正是吃饭的时间,温白羽推门走进去,里面熙熙攘攘的聊天声一下就安静了,所有人“唰”的看向他,随即小声窃窃私/语起来。

    “哎呀,听说老板小哥和大粽子连儿子都有了!”

    “呜呜呜我岂不是没机会了!!呜呜~”

    “天啦撸,而且听说老板小哥的儿子竟然和大粽子长得一模一样!!”

    “好想看长得像老板小哥的萌粽子呀~”

    温白羽:“……”

    温白羽心想,什么鬼,怎么一到晚上还都是粽子来吃饭,而且自己儿子不是粽子好不好!

    万俟景侯一眼就看到了温白羽,走过来,扶着他,伸手搭在他的腰上,说:“怎么下来了,身/体没事了?”

    万俟景侯这么一说,好多客人都用惋惜和扼腕的眼神看着温白羽……

    温白羽瞪了他一眼,说:“别动我,疼着呢。”

    万俟景侯轻轻的给他捏了捏腰,说:“我帮你揉/揉,好点没有?”

    一股酸疼的感觉,不过酸疼过后还挺舒服的,有点缓解疲劳,温白羽就坐在柜台后面,手支着柜台趴着,让万俟景侯给他捏。

    温白羽一边享受万俟景侯的服/务,一边说:“对了,拓印和密码锁,给甘祝看了吗?”

    这模样俨然像个地主……

    万俟景侯说:“给了,甘祝说一时看不懂,要研究几天。”

    温白羽说:“甘祝都看不懂,那岂不是麻烦了。”

    正说话间,甘祝就从后面走出来,看到温白羽,过来打了一个招呼,说:“那个拓印,最后一张损毁太严重了,旁边的字,有用的几乎都刮掉了。”

    温白羽说:“所以什么都看不出来了吗?”

    甘祝说:“也不一定,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字里面有‘永生’两个字。”

    温白羽诧异说:“真的能长生不老?”

    甘祝说:“密码锁还没打开,但是我研究了一下,里面确实有机/关,如果强行破/坏密码锁,会损坏里面的东西,但是密码锁没有高级到有次数限/制,我可以多试几次。”

    温白羽点点头,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嘭!”的一声响动。

    众人诧异的回头,声音是从小饭馆的后面传来的,那地方是工作间,已经给甘祝做卧室用了。

    大家都不知道发什么什么事情,有东西摔倒的声音,赶紧赶过去看看。

    甘祝的卧室门是虚掩的,众人推开门一看,顿时都惊讶了,只见一个木盒子跌在地上,正是他们从崆峒山带出来的那个密码锁的盒子,而此时密码锁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的东西掉了出来,竟然是许多小木片,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文/字,散落了一地。

    甘祝刚刚离开,和温白羽万俟景侯说话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竟然有人潜进了小饭馆,而且打开了密码锁。

    盒子里还有没有其他东西,或者已经被抢走了,就更不得而知。

    众人根本没心情去管那些,因为就在木盒子旁边,混沌一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混沌的后脑被人撞了一个大口子,不停的冒着血,衣服已经湿/了,地板上一片的血迹。脸色非常苍白,而且他的手向前伸,似乎在昏死之前想要去护那只木盒子……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婕婕婕妤娘娘、铜雀、Queenie、雪尽千凡、花花无敌、汤饵丝、lanlingyu、卿然、珧、夏末微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07章 梼杌5》,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