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97章 死亡谷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众人整理好行李,就准备朝那座怪楼过去。

    万俟景侯说:“这座楼我基本都转过一次,但是没碰里面任何东西。”

    所以万俟景侯他们并没有发现方教授的尸体,这座楼里有很多方教授的尸体,实在非常诡异。

    不知道关楠是不是也被关在那个牢房里,所以他们的首要目的是去找这个牢房。

    众人让唐梓绶和唐灵描述一下,毕竟他们说是从这座楼里跑出来的,但是唐梓绶竟然描述不出来牢房在哪里。

    唐梓绶说:“当时特别混乱,而且环境那么陌生,我就知道跑,我也不知道怎么跑出来的。”

    温白羽皱眉说:“门口没有那些看守吗?”

    唐梓绶摇头,说:“我不记得了,好像没有。”

    唐梓绶的回答总是模棱两可,根本不管用,血髓不禁烦躁的眯起眼睛来,一股辛辣的味道一下弥漫了起来。

    唐梓绶和唐灵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味道,赶紧捂住鼻子,但是眼泪还是不由自主的流下来。

    温白羽这会儿身体弱,闻到这个味道还以为自己已经熟悉了,结果立刻也流下眼泪,哭的那叫一个凶,不停的伸手去擦。

    万俟景侯见血髓有些失控,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血髓回头看了他一眼,脸色还是很难看,但是那股刺鼻的味道已经慢慢收拢了。

    唐梓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擦掉眼泪。

    邹成一看着他和唐灵,说:“你们发现了一个问题吗,你和你妹妹能从一个满处都是僵尸和粽子的怪楼里跑出来,而且通行无阻,按照你们说的,没有门卫,出了怪楼之后才有僵尸追赶你们,你们不觉得有问题吗?”

    唐梓绶一听愣了,当时拼命的逃跑,根本顾不得什么,他们冲出来的时候已经伤痕累累,找到路就开始狂奔,根本没注意这个问题。

    昨天晚上大家进了一趟怪楼,里面发生的事情已经超过唐梓绶的接受范围,有些不可思议,这些东西好像只能在电影里看到,如果怪楼里都是这种东西,他们确实不可能逃生。

    唐灵顿时细细的眉毛怒挑起来,说:“你们什么意思?!我哥心肠好才要帮着你们过来找人,也没欠你们的,凭什么被你们质问。”

    唐灵说着,拉着唐梓绶的胳膊,说:“哥,咱们走,我就不信往回头走,能比进那座楼还恐怖。”

    唐梓绶有些犹豫,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太子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看太子伋,而太子伋的目光很平静,也注视着他。

    唐梓绶忽然一下觉得自己不可能走,就算他没什么能耐,但是怪楼里那么恐怖,怎么放心让太子伋进去,而自己逃之夭夭。

    唐梓绶没有站起来,唐灵拉了他两次,说:“哥!”

    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站了起来,食指和中指一夹,“唰——”的一下就从太子伋的口袋里把一张照片夹了出来。

    太子伋眼睛一眯,伸手去抢,但是万俟景侯的动作很快,手一甩,“嗖”的一声,已经把照片甩到唐梓绶和唐灵面前。

    唐灵看到一张纸片直咄咄的插在地上,有些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万俟景侯,上下打量了一下,随即才低头一看,顿时惊呼了一声,那张照片上分明就是唐梓绶和唐灵。

    唐灵捡起照片,说:“原来是你们绑架我们!”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说:“翻到背面看看。”

    唐灵转了一下照片,翻到背面,就看见上面的字,唐梓绶也看到了上面的字,说:“等等,你们是来救我们的?建木碎片是什么东西?”

    温白羽抬了抬手,指着唐梓绶的脖子说:“你脖子上戴的就是一小截。”

    唐梓绶有些吃惊,伸手按了按自己的项链坠,犹豫了一下,还是从衣服里勾出来,把黑色的皮绳解下来,将那截非常小的建木碎片放在手心里。

    众人看见那建木碎片,目光都是一拢,严肃了起来。

    邹成一又想到一个问题,那个人分明已经得手了,把唐梓绶抓了起来,那为什么建木碎片还好端端的戴在唐梓绶的身上,而且唐梓绶完全不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宝贝。

    唐灵赶紧伸手盖住建木碎片,紧张的说:“哥,别听他们的,没准这东西要抢咱家的传家宝。”

    温白羽说:“传家宝?”

    唐梓绶说:“嗯,这东西是唐家祖上传下来的,一直当成宝贝,而且祖上有规定,传男不传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温白羽说:“还有这样奇怪的规定?”

    邹成一点头,说:“女人的阴气重,这截建木碎片太小了,恐怕由女子佩戴,时间长了会影响碎片的灵气。”

    温白羽诧异的说:“那唐家的祖上,还是个懂行的人?”

    邹成一说:“传家宝……我怀疑他们家的祖上是个土夫子。”

    唐梓绶说:“什么叫土夫子。”

    九命咂咂嘴,说:“盗墓贼啊。”

    唐灵顿时又怒了,说:“你们嘴巴放干净点,什么叫盗墓贼,谁是贼啊,哥,咱们走吧,别理他们了。”

    九命回头看着东海,说:“这丫头是不是一大早吃了枪药了?我怎么觉得她今天就跟机关炮似的。”

    唐灵怒目看着他,不过九命身后站着东海,别看东海拿九命没辙,但是对着别人的时候,面色非常冷淡,又是天生的鲛人王,自然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威严,唐灵只是呸了一声,没敢再说。

    温白羽说:“好了,说了这么半天,咱们还是没有找到可以利用的消息,所以只能再进那座楼里仔细找找。”

    他说着站起来,万俟景侯立刻走到他的身边,提起地上的背包背在身上,说:“出发吧。”

    唐梓绶也站起来,说:“我真的没说谎,因为当时只顾着逃命,我根本没注意路。”

    温白羽点点头,说:“至于去留,你们自己决定。”

    唐灵立刻说:“哥,咱们走吧,那里太可怕了!”

    九命笑着说:“你这丫头脑子里装的都是棉花吗?你不跟着我们才可怕,没告诉你们吗,你们身上因为有建木碎片才被绑架的,你以为走出死亡谷好走吗,你离开我们半步,那个绑架你们的人就又会出现,除非你们把建木碎片现在扔了。”

    唐灵一时有些哑口无言,唐梓绶说:“咱们还是一起走吧。”

    唐灵虽然想要辩驳他,但是实在找不到理由,只好不高兴的跟着他们。

    众人决定了立刻进怪楼查看一番,毕竟关楠失踪了好些日子了,时间比较紧迫,而且怪楼里的那些东西如此之多,白天和晚上查也没区别了。

    众人从树林里往外走,很快就来到了怪楼外面,远远的看过去,就看到几个和邹成一长相一模一样的人,蹲在铁门外面,双手垂着耷拉着,一副看门狗的样子。

    九命不禁说:“你得罪什么变态了?怎么把粽子都弄得跟你一样,还拴着铁链子?”

    邹成一也不知道为什么。

    温白羽摸着下巴,说:“咱们之前在地下室也见过这样的粽子,但是你们发现有什么不同了吗?”

    九命摇头,说:“没发现,长得都一模一样,哪有不同。”

    温白羽说:“不是说粽子,而是说趋势这些粽子的人。”

    九命又想了想,还是摇摇头。

    温白羽恨铁不成钢的说:“咱们在地下室看到的那些粽子,你们还记得吗,一张非常精致的大床,有桌子,有茶杯,有椅子,那感觉就像是供奉一样,而这里的粽子,拴着铁链,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看门狗,这待遇是截然不同的。”

    九命睁大眼睛,说:“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但是这到底说明什么啊?”

    东海摇摇头,叹口气,说:“说明地下室炼尸的人,和这座楼的主人,并不是一个人。”

    九命笑了一下,说:“你真聪明,一定是我早上没吃小鱼干,所以脑子没转过来,平时我比你聪明的。”

    东海:“……”

    众人绕到怪楼的背面,还想从二楼的窗户爬进去,九命自告奋勇,第一个往上窜,他的弹跳力非常惊人,身段柔软,而且非常灵活,果然是一只活脱脱的猫,一下就窜了上去。

    九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说:“其实还有一可能,没准他突然性情大变呢,以前是个变态,现在是个大变态。”

    东海无奈的朝上看着,说:“你当心点,看上面,别说话了。”

    九命点点头,还朝东海眨了眨眼睛,爬楼这么简单的动作,他要是能摔下来,九命两个字就倒过来写!

    九命正朝下面眨眼睛,突然看见东海的脸色变了,然后其他人的脸色也都变了,不知道他们到底看了什么,然后就听“嗬……嗬……”的声音从自己头顶上传来。

    九命立刻浑身一紧,都要炸毛了,双手抓紧,回头往上一看,就看到一个“邹成一”正向自己一样爬在墙上,只不过他是头朝下,看起来是从二楼窗户趴出来的,和九命眼睛对眼睛,几乎要贴在一起。

    最可怕的是,“邹成一”的脸破了皮,脸皮呼扇呼扇的被风吹着,而且他还流口水,似乎觉得九命很好吃,唾液从嘴巴滴出来,差点滴在九命脸上。

    “啊……”

    九命和他一对眼睛,差点被吓死,还能闻到一股极重的腐臭味道,脑子里一阵眩晕,手一松,一下往下掉去。

    东海提了一口气,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虽然并不高,但是九命往下掉的时候,那只粽子也飞快的往下爬,似乎要去抓九命。

    东海眼睛一眯,手背上的肉刺一下长出来,“嗖——”的一声冲着粽子伸长,变成了一把蓝光粼粼的三叉戟,“啪嚓”一声插在墙上。

    那粽子被拦住,也害怕东海的三叉戟,快速的调头往回跑,一下窜进二楼的窗户里。

    九命“嘭”的掉下来,正好被东海抱了一个满怀,说:“让你当心。”

    九命跳下来,理直气壮的说:“你说的太慢了!”

    温白羽说:“受伤没有?”

    九命摇摇头,这个时候却咳嗽了一声,没忍住吐了一口痰,发现竟然是粉红色的。

    东海有些暴躁,说:“你的内脏被毒气灼伤了,还说没受伤。”

    九命想了想,刚才好像真的吸了一口气,有一股腐臭味,如果不是那股味道,九命也不会大脑犯晕的掉下来。

    东海一把拽过九命,胳膊像钳子一样,搂住他的腰,随即低下头来,嘴唇压在九命的嘴唇上,九命一下就炸毛了,嘴里发出“嗯嗯”的声音,但是东海不放开他,伸舌头顶开他的唇舌。

    九命非常不配合,但是东海的动作很强势,见他挣扎,还伸手捏住他下巴,稍稍用力,九命下巴泛酸,老实的把嘴巴张开了。

    东海伸舌头一顶,把一样东西卷进了九命的口腔里,九命只觉得一个凉丝丝的东西“咕咚”就顺着嗓子咽了下去,顿时捂住嗓子,干呕了两下,说:“什么东西?”

    东海说:“我的内丹,先给你镇毒。”

    九命捂着嘴巴,说:“怎么把内丹又给我吃了。”

    其实九命现在刚刚中毒,还没有腐蚀太深,弄一些凤凰血就能解毒,但是温白羽在特殊时期,已经很虚弱了,不可能管他再要血,东海就把内丹给九命暂时镇毒。

    唐梓绶和唐灵看到东海的手背上突然涨出一个三叉戟,都惊讶不已,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又听到什么“内丹”,这更是闻所未闻。

    万俟景侯说:“还是我来打头阵。”

    他说着,快速的向上一跳,手臂一勾,一下跃上了二楼的窗户,因为刚才粽子逃跑,窗户就没关上,万俟景侯跳进去,温白羽赶紧也跃上去,临近二楼的时候,万俟景侯从里面伸出胳膊,将温白羽给拽了上去。

    温白羽头上有点冷汗,万俟景侯说:“还行吗,是不是身体难受?”

    温白羽说:“有点力不从心。”

    万俟景侯帮他把冷汗擦了,说:“没事,别紧张,有我呢。”

    两个人正说话,九命也爬了上来,说:“我说暴君你这是区别对待,怎么不管搭把手了?”

    他说着,自己窜上来,后面几个人也跟着爬上来,太子伋伸手将唐梓绶拉上来,并没有多说一句话。

    众人都小心翼翼的,没有弄出声响,万俟景侯带着众人往前走,二层他们基本已经检查过了,房间里放的都是一些尸体,而且非常古怪,都是方教授的尸体,不知道方教授要死多少回,有这么多尸体。

    温白羽想去一层和地下室看看,一般的牢房都设计在地下室,而且一层没有窗户,看起来非常诡异,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

    万俟景侯招手让他们顺着管道走,说:“每层都有管道,走这里比较安全。”

    他说着,往上一跳,双手抓住管道的边缘,然后靠臂力往上一撑,随即双腿也往上一卷,立刻钻进管道里。

    管道和地面有一段距离是垂直的,随即才转过去和地面平行,这段垂直的距离对于万俟景侯来说就是小意思,温白羽看着却有点心惊肉跳的。

    他的臂力并没有那么好,尤其是这个时候,九命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说:“主人,你垫着我上去,暴君在上面拽你。”

    温白羽觉得挺丢人的,不过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踩着九命的肩膀,钻进管道里,这个时候万俟景侯伸手过来,抱住温白羽的腰,将人拽了上去。

    管道很宽,够一个高壮的成年男人爬行的,但是绝对是爬行,不能直起身来,万俟景侯打头,唐灵磨磨蹭蹭的爬在最后,唐梓绶一直催促她,毕竟最后并不安全。

    众人顺着管道爬,这管道里有许多灰,而且有一股发霉的味道,温白羽闻着这股味道,胸腔里就感觉有些发顶,想要吐出来。

    万俟景侯听见他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回头看了一眼,温白羽赶紧摇了摇手,示意自己没事。

    他们顺着管道往前爬,很快就到了第一个口,应该是一层,不过管道没有到达尽头,竟然还能继续往前爬,照这个样子,肯定有地下室。

    众人精神都是一震,继续往下爬,不过没爬几步,就听到“啊啊啊啊”的声音。

    因为是在管道里,声音传播的非常快,而且非常大,唐灵的尖叫声一下在管道里蔓延开来,九命被叫的全身的汗毛都要炸起来了。

    就听唐梓绶喊了一声“唐灵!”,众人在管道里没办法立刻调头,就听“咚咚咚”的声音,似乎是被拖拽的声音,唐灵的尖叫声越来越远。

    一定是遇到袭击了!

    众人都是一阵紧张,全都快速的调头,不过管道里爬行还可以,调头就太紧张了,尤其他们之中还有好几个身材高大,更不容易调头。

    唐灵的叫声越来越远,紧跟着是唐梓绶“啊”的一声喊,随即也是“咚咚咚”的声音,显然有人在他们背后,正在一个一个的往后拖。

    太子伋调过头来,一把抓住被飞快往后拖去的唐梓绶,唐梓绶身体一绷,也抓紧太子伋的手,但是身后拉拽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唐梓绶脸上的表情渐渐发青,有些坚持不住,身体好像要被撕裂了一样。

    唐梓绶嘴里发出“嗬……嗬……”的呼吸声,额头上冷汗一下冒出来,太子伋看到他的表情,不敢再较劲抓住他的手,但是只要一放手,唐梓绶也会被拖走。

    唐梓绶的嘴唇不停的颤抖,想必身后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太子伋眼睛一眯,终于放开了手。

    “啊……”

    唐梓绶的身体快速的往后拖,在管道里发出“咚咚咚”的声音,太子伋立刻追上去。

    众人也追在后面,就见他们很快退回了一层的管道出口,唐灵和唐梓绶就消失在那里,太子伋想也没想,立刻从管道口跳出去,一下落在一层的楼道里。

    “啪……”的一声,众人都从管道口跳下来,落在一层的楼道里。

    感觉脚下湿乎乎的,有水的声音,不知道踩到了什么。

    温白羽把手电拿出来,那只手电虽然破败,但是依然可以用,只不过接触不良,依旧是明明暗暗的,忽亮忽灭,这样惨白的手电照着怪楼已经很可怕了,奈何手电还在一闪一闪的做着特效……

    温白羽打起手电,照着脚下,顿时有些吃惊……

    一楼并不是木头的楼梯,而是钢筋水凝土的地,地上积攒着一捧水,水并不深,知道他们的脚裸处,因为要进死亡谷,大家都做了全面的准备,全穿的是高帮防水的靴子,水根本碰不到他们的皮肤,但是那水绿油油的,好像长毛了一样。

    温白羽看了看四周,四周都是铁门,不像是屋子,倒像是一个个铁盒子,这种感觉,有点像方教授别墅里那个地下室。

    所有的铁门都是关着的,楼道里没有窗户,感觉密不透风。

    温白羽用忽明忽暗的手电照了照四周,全是这种铁门,楼道因为封闭,显得有些狭窄,脚底是绿色的水,楼道幽暗的往前延伸,如果有密闭空间恐惧症的话,这个地方绝对能逼死人。

    温白羽说:“这地方竟然积水?”

    万俟景侯说:“不是积水,我确定第一次来的时候没有积水。”

    温白羽说:“那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前面有一声急促的尖叫声,声音非常尖锐,是唐灵的声音。

    众人立刻往前跑去,脚底下的绿水发出“啪啪啪”的声音,楼道非常的悠长,好像跑不到尽头一样,不过很快的,他们就听到了唐灵的第二声尖叫,还伴随着“哥!快跑啊!”

    众人往前跑,就看到有黑影向他们跑来,温白羽用手电一晃,立刻就看到了那两个黑影。

    竟然是唐灵和唐梓绶,他们飞快的朝众人跑来,唐梓绶看到众人,立刻大喊着:“别过来!回头跑!回头跑!”

    与此同时,众人就听到轻微的“簌簌簌”的声音,绿色的水面溅起星星点点的小涟漪,一个接一个的,密密麻麻的。

    刚才是幽闭空间恐惧症,现在如果有密集恐惧症的人,见了也必死无疑。

    众人仔细一看,绿色的水面上密密麻麻都是小虫子,正疯了一样向他们扑过来,那些小虫子聚拢在一起,变成黑压压的一片,个头实在太小了,如果不是聚拢在一起,很容易就被人忽略了。

    虫子像潮水一样涌过来,速度也非常惊人,“簌簌簌”的往前跑。

    唐梓绶和唐灵把衣服拉锁全都拉上,冲锋衣的帽子戴上,包裹的非常严实,奋力的向他们跑来。

    东海脸色一沉,说:“不好,快退,这是海虫!”

    “海虫?!”

    众人一听,都打了一个哆嗦,海虫能控制人的意识,就算变成了尸体,只要海虫还活着,也能控制尸体,而且海虫极小无比,专门钻人的脑袋,吸食脑髓,然后慢慢变大。

    一下出现这么多海虫,他们都不够塞牙缝的。

    眼看海虫在水面上跳动着,飞快的往前跑,发出“簌簌簌”的声音,唐灵却一下摔倒在地,唐梓绶深吸了一口气,身体一顿,立刻回头去拽起地上的唐灵。

    只是顿了一下,后面的海虫疯了一样全都扑上来,太子伋眼睛里的光芒一炸,立刻扑身上去,将唐梓绶紧紧护在怀里。

    温白羽眼看着他们要完蛋,万俟景侯突然抽出龙鳞匕首,“唰——”的在手心一划,一泼血水一下溅出去,打在水面上,就像油掉进了水里,立刻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绿色的水面像炸开了锅,那些海虫发出“簌簌簌”的声音,快速的回退,一下变成了僵持的场面。

    太子伋抱住唐梓绶,说:“快走!”

    海虫一直追着他们,他们碍于万俟景侯的血液,根本不敢往前逼近,只能一片一片的慢慢收拢,一点一点的往前试探着逼近。

    众人快速的后腿,唐灵吓得已经不成样子了。

    万俟景侯说:“快,从管道钻上去。”

    众人想要钻进管道里,唐灵却大喊了一声:“不能!”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咯咯”一声大吼,一张人脸从管道里快速的伸了出来,脸皮呼扇着,又是一个“邹成一”,大张着嘴巴,嘴里掉出粘液,不等众人反应,快速的从头上的管道“咚!”的一声跳下来,见人就扑。

    九命大喊一声:“真见鬼!”

    万俟景侯护住温白羽,说:“进铁门。”

    他说着,向后退了几步,快速的伸腿一踹,“嘭!”的一声,大长腿非常有力,一下将铁门的锁直接踹掉了,拉开铁门,让众人快速的进去。

    粽子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疯狂,不停的吼叫着,快速的扑着众人,头不断乱摆,就像得了狂犬病一样,在加上粽子的脸色狰狞,脸皮都飞着,里面一片血肉模糊,简直不能再恶心了。

    众人跑进铁门里,粽子也飞扑过来,万俟景侯龙鳞匕首一转,“唰”的一声,就见一个东西一下飘悠悠的掉进地上的绿水里,竟然是粽子的脸皮被削了下来。

    紧跟着“咚!”的一声巨响,万俟景侯曲腿一踹,横着将粽子直接踹出去,然后快速的“嘭”一声关上铁门。

    铁门几乎是严丝合缝,根本没有空隙,除了开门时候溜进来的一些绿水,之后就没有水会再漏进来。

    众人死里逃生,尤其是唐灵,瘫软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喘了两口气,“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唐梓绶也吓得惨了,他从没遇到过这种事情,瘫软在地上,抱着唐灵的后背,轻轻的拍了两下,不过实在说不出话来。

    唐灵看起来特别委屈,哭着说:“哥,我好害怕,怎么办,我不想死啊!怎么办!”

    唐梓绶被她哭的心惊胆颤,心里也不好受,但是现在这个样子,谁也不想的,唐梓绶伸手又拍了拍他的后背,安慰说:“没事的,没事的,很快就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眼睛眯了一下,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快速的走过去,伸手一把抓住唐灵,唐灵吓得大叫起来,说:“你干什么?!”

    万俟景侯却不理她,直接把唐灵一甩,扔了出去,万俟景侯那臂力,扔一个小丫头简直跟玩似的。

    唐灵被甩的后退好几步,“嘭”的一声撞在屋子里的铁柜子上,疼的呲牙咧嘴,说:“你干什么!别动我哥!”

    万俟景侯就跟没听见一样,又抓住唐梓绶,按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快速的一撸,一下将唐梓绶的袖子全都卷上去。

    “嗬——”

    众人立刻发出一声整齐的抽气声,吓得都是目瞪口呆的。

    就见唐梓绶的胳膊上,密密麻麻全是小血点。

    温白羽说:“海虫?”

    万俟景侯看过他的手臂,又去扒唐梓绶的头发,看了唐梓绶左右的太阳穴,顿时松了口气,太阳穴上没有任何血点,估计是刚才海虫融在水里,唐梓绶从管道里被拖下来的时候,弄湿了衣服。

    万俟景侯说:“赶紧脱衣服。”

    唐梓绶一时有些不解,温白羽咳嗽了一声,说:“你身上的红点是虫子钻进去了,快把衣服脱了,看看身上还有没有。”

    唐灵一时有些尴尬,就算是兄妹,但是男女有别,这一屋子都是男人倒没什么,唐灵赶紧转过身去。

    万俟景侯说:“你也脱衣服。”

    唐灵立刻大叫了一声,戒备的看着万俟景侯。

    温白羽:“……”

    温白羽环视了一下这个铁房子,里面很空旷,一个铁柜子,铁柜子后面有一张铁床,不过与其说是铁床,还不如说是棺床,反正那个感觉,和棺床一模一样。其余就没有东西了,空空旷旷的。

    铁柜子虽然不太高,但是唐灵身材娇小,如果矮下身的话,应该可以在后面脱衣服。

    温白羽让唐灵到铁柜子后面脱衣服,说:“一定仔细看,有没有红色的血点,千万别漏了,尤其是沾到水的地方。”

    唐灵听他们科普了一下海虫,脸色越来越僵硬,吓得直发抖,赶紧躲在铁柜子后面,开始窸窸窣窣的脱衣服。

    唐梓绶虽然不好意思在众目睽睽之下脱衣服,不过这时候事态紧急,也就没不好意思,赶紧把衣服脱下来。

    太子伋眯了眯眼睛,唐梓绶的皮肤是小麦色,身上还有肌肉,看起来非常流畅,一看就是喜欢运动,很有活力的年轻人,不过此时他的胳膊上,腿上,好几处都有密密麻麻的小血点。

    温白羽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看起来唐梓绶摔下来的时候,是半面着地,右侧的胳膊和腿上,好多血点,左侧倒是没有什么,最庆幸的是,他的头上没有。

    温白羽说:“这怎么办?”

    万俟景侯说:“先拿刀子挖出来,动作要快,如果钻进血里就来不及了。”

    他说着,拿出龙鳞匕首,太子伋站起来,说:“我来。”

    他们带了医药包,但是并没有麻药那么高科技的东西,太子伋拿了匕首,仔细的给唐梓绶挖着胳膊上和腿上的血点,唐梓绶起初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很快的就根本注意不到了。

    唐梓绶全身发抖,疼的几乎昏死过去,有气无力的瘫在地上,全身的肌肉死死地绷着,一下一下的痉挛着,两眼有些泛白,嘴唇全都咬烂了,舌头上也都是血。

    温白羽看着这血腥的场面,实在看不下去了,鼻息间都是血的味道,胃里有些发顶,难受的厉害。

    万俟景侯说:“怎么了?”

    温白羽摇摇头,说:“我在想,为什么你们第一次来就没有遇到积水,第二次就有积水了?”

    他这么一说,众人面色都有些发沉,血髓说:“或许已经打草惊蛇了,那人想要灭咱们的口,毕竟咱们拿到的建木碎片,包括唐梓绶,已经都在这栋楼里了。”

    万俟景侯点头,说:“很有可能。”

    血髓又说:“但是我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要抓走关楠,关楠能做什么?”

    众人也都想不通这个问题。

    唐梓绶已经昏死过去两次了,呼吸沉重,身上湿漉漉的,全是汗水,他的胳膊上和腿上都是血,太子伋脸色很沉重,动作虽然很快,但是这么多血点,始终要挖一会儿。

    最重要是唐梓绶看起来很痛苦,太子伋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这个傻孩子替他去死了一次,如今又要受这么多无妄之灾。

    太子伋把所有的血点全都挖干净之后,万俟景侯又走过来,把自己手心里还没有愈合的血洒在唐梓绶的身上。

    万俟景侯的血对妖邪的东西有克制和驱赶的作用,再加上快速的愈合功能,伤口快速的愈合,疼痛感也就轻了许多。

    唐梓绶在半昏迷之间,太子伋把他的伤口用纱布包扎好,轻轻的给他穿上衣服,唐梓绶全身滚烫,应该是疼痛和紧张的,呼吸也非常炙热,因为疼痛已经失去了大半的元气,瘫软的靠着太子伋昏睡着。

    太子伋给他穿好衣服,轻轻擦掉唐梓绶脸上的汗水,眯着眼睛,盯着唐梓绶昏睡的面容,唐梓绶嘴唇上斑斑驳驳全是伤口,嘴唇微微张着,能看到里面一截舌头,舌尖是殷红色的,也咬破了,似乎还有点流血,染在嘴唇里面,一片的红。

    太子伋的目光有些发沉,紧紧盯着唐梓绶的嘴唇,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鬼使神差的就低下了头,只不过在两个人嘴唇即将碰在一起的时候,太子伋像被雷轰顶了一样睁大眼睛,立刻直起身来,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九命说:“那姑奶奶去脱衣服的时间也太长了吧,她穿了几百件衣服啊?”

    刚才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唐梓绶身上,一时间就忘了去脱衣服的唐灵,也是唐灵太安静了。

    九命这么一说,大家立刻注意到了,唐灵脱衣服好久了,唐梓绶的伤口都处理好了,唐灵还没脱完衣服。

    温白羽说:“小姑娘不好意思吧?”

    九命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不好意思重要啊,还是命重要啊,万一跑到脑子里就惨了。”

    他们说话间,唐梓绶模模糊糊的被吵醒了,发现唐灵还没回来,挣扎着站起来,这些人里面,估计也就是他这个做哥哥的去比较合适了。

    唐梓绶一动就浑身疼,也不敢真的走过去,只是走过去两步,说:“唐灵?唐灵你好了吗?”

    铁柜子后面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说:“不对劲。”

    他说着,众人也都神色一紧,立刻冲过铁柜子去,就看到铁柜子后面哪有唐灵,根本什么都没有,地上也没有衣服,一个大活人悄无声息的就消失了。

    而那张大铁窗,中间好像裂开了一个窟窿,里面展现出一个幽深的通道来。

    唐梓绶惊讶的说:“唐灵呢?难道被抓走了?”

    铁床裂开了,里面似乎有个通道,唐灵一个大活人,竟然连叫一声都不叫,就突然消失了,而且地上根本没有衣服,说明唐灵根本脱衣服就被抓走了。

    万俟景侯立刻皱眉说:“不对,这房间里没有其他人。”

    确实如此,如果真的有其他人,依照万俟景侯的耳力,不可能什么也听不见。

    九命诧异的说:“没有其他人,那是姑奶奶自己跑掉的?她是不是疯了?!”

    唐梓绶说:“不可能,唐灵胆子不大,不可能自己走掉。”

    温白羽往铁床的窟窿里看了看,里面漆黑一片,而且深不见底,如果唐灵胆子不大,根本不可能自己走进去。

    温白羽突然睁大了眼睛,说:“海虫!”

    邹成一说:“你是说唐灵中了海虫?”

    温白羽说:“不然还有其他说法能说通吗?大家在房间里都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也没有挣扎和呼救的声音,唐灵悄无声息就消失了,如果不是被海虫控制,她为什么要一个人跑掉?”

    唐梓绶有些着急,说:“那怎么办?咱们下去吧!”

    他说着,就要往铁床的窟窿里面钻,太子伋立刻拦住他,说:“你不能打头,太危险了。”

    众人又往里面看了看,这个铁床竟然是中空的,而且根本不是一张床,而是一个暗道,铁床下面是个斜坡,从斜坡可以滑下去,但是里面一团黑,不知道有什么。

    如果唐灵是被控制的,那么很显然唐灵去的地方并不安全,或许那个隐藏在幕后的人,是想用唐灵把他们引过去也说不定。

    太子伋打头阵,暗道很宽,并不狭窄,但是坡有点陡,不像他们之前遇到了那么抖,但至少也有四十五度。

    万俟景侯将温白羽搂在怀里,带着人滑了下去,温白羽手里拿着手电,一直明明暗暗的,九命忍不住的喊着:“主人你还是把手电关了吧,太吓人了!”

    他说着,就听前面的唐梓绶“啊”了一声,似乎是短促的惊呼,与此同时,“咔”的一声,手电真的彻底罢工了,直接熄灭了。

    温白羽甩了两下,都没有用,手电就是不亮,在一片黑暗中,只听“咯咯……咯咯……咯咯……”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大,他们好像正冲着那些声音急速的往下滑。

    万俟景侯突然说:“抓紧了,头靠着我。”

    温白羽立刻把头伏低,靠在万俟景侯的怀里,同时双手抱住万俟景侯的腰,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突然身体一斜,向前滚了起来。

    他们下滑的速度更快了,紧跟着就听锁链“哗啦呼啦呼啦”的剧烈颤抖声,他们从斜坡上滑下去,一点儿也不停留,快速的用惯性继续往前冲,温白羽感觉天旋地转,只能死死闭着眼睛。

    很快的滚动停止了下来,但是铁链的声音并没有停止,温白羽睁开眼睛,就看到好多人脸,发疯一样向前冲过来,但是所有的人脸都够不到他们,这些粽子被铁链拴着,因为万俟景侯刚才加快了滚的速度,一下就冲了出来,那些粽子根本没来得及抓他们。

    温白羽吓了一跳,斜坡下面竟然捆着这么多粽子,这一下来还不直接喂了粽子。

    前面的唐梓绶和太子伋肯定中招了,果然就听后面的九命也大喊了起来,说:“粽子的老窝吗!这也太多了!”

    众人从斜坡滚下来,那些粽子就飞快的扑上去,疯狂的要撕扯他们,东海抓住九命向前扑,血髓的蔓藤一下卷出来,左右一兜就听“嘭!嘭!”两响,所有的粽子都被蔓藤左右甩开,众人立刻从粽子堆里往前跑。

    幸好那些粽子被铁链捆着,逃出范围之后,根本没办法追赶他们。

    众人汇了合,唐梓绶被粽子挠了一把,不过看起来并没有毒。

    这地方非常阴暗,而且有些潮湿,没有一点儿光亮,能味道很重的血腥味。

    唐梓绶看了看左右,有些震惊,说:“是这里!是这里!”

    他说的这里,自然指的是“牢房”。

    众人一阵欣喜,他们竟然找到了牢房。

    血髓有些激动,立刻率先朝前走去。

    他们通过石头砌成的通道,快速的往里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传了过来,这让血髓皱起了眉毛,不知道这血腥的味道是不是关楠的。

    众人飞快的往里走,但是很快的,就觉得不对劲,这牢房的通道,怎么看起来那么像墓道?

    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看到了第一个牢房。

    牢房的样子也跟墓室似的,但是有铁栅栏隔着,看起来果然就像牢房。

    这间牢房里到处都是血,地上的血迹还没有凝固,墙上有铁链和铁手铐,不过现在是打开的,也没有破坏的痕迹,看起来并不是挣扎开的。

    众人见到这种血腥的场面,不禁皱了皱眉,温白羽脑子里“嗡”的一下,实在忍不住了,肚子里又是绞痛,又想要吐。

    万俟景侯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搂在怀里,温白羽差点就跪在地上。

    万俟景侯紧张的看着他,说:“怎么了?白羽?”

    温白羽说不出话来,疼的脸色苍白,嘴唇直哆嗦,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冰凉得厉害,应该是这里的阴气和尸气太大了,现在温白羽体质太弱,一下就被影响了。

    温白羽呼吸有些急促,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黑影一下从牢房里兜了出来,因为这个黑影太小了,一下就挤出了铁栅栏,落在温白羽的身上。

    众人还以为是海虫,如果是海虫的话,这个个头也太大了,不过定眼一看,并不是什么海虫,而是小血髓花!

    小血髓花刚才用蔓藤卷着栏杆,一下跑了出来,落在温白羽身上。

    小血髓花的个头似乎有些缩水,看起来可怜兮兮的,他身上也有血腥的味道,但是好像没有受伤。

    血髓立刻将小血髓花捧在手心里,有些激动的伸手摸了摸小血髓花的小脑袋,小血髓花瘦瘦的,看起来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抱着血髓的手指,“啊啊”的叫了两声,用脑袋蹭他的手指。

    温白羽本身肚子很疼,不过看到小血髓花,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挣扎着站起来,说:“他怎么在这里?关楠呢?”

    小血髓花似乎听懂了温白羽的话,先是“啊啊”的叫着,然后指了指牢房,又“啊啊”的喊了两声,指了指通道深处,叉着腰,使劲跺了跺脚,后背的蔓藤卷出来,不断的乱甩,众人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新辣味道。

    显然是小血髓花非常生气。

    温白羽说:“关楠被人带走了?”

    小血髓花使劲点了点头,又去指通道深处,着急的使劲跺脚,抓住血髓的手指不断摇晃,似乎在催促他。

    温白羽说:“咱们快走!”

    万俟景侯说:“你的身体可以吗?”

    温白羽说:“我没事,这牢房里那么多血,不知道关楠遇到了什么。”

    众人也确实关心关楠,这里看起来有点血腥,地上好多血,有的凝固了,有的是新的,关楠肯定受到了虐待,而且受伤不浅。

    大家顺着小血髓花指的方向往前快速的跑,地上有血迹,偶尔有几滴没有凝固的血液,不知道是不是关楠的,但是一路上都没有发现唐灵的踪影。

    众人一直往前跑,就看到通道两侧还有许多牢房,牢房的铁门都是关着的,有的有铁链子,有的有手铐,有的则是什么都没有。

    就在他们往前跑的时候,温白羽突然“啊”了一声,万俟景侯还以为他肚子疼,结果就看到温白羽脸色有些惨白的看着他们刚才路过的牢房。

    众人立刻走过去,里面关的不是关楠,而是方教授!

    方教授瘫坐在地上,双手被镣铐锁住,虽然身体瘫坐着,但是脑袋却昂起来,用一种惊恐和怒目的眼神盯着牢房外面。

    这个方教授也死了,而且尸体已经发臭了。

    温白羽看着这具尸体,不禁睁大了眼睛,喃喃的说:“到底有多少方教授?”

    众人后背都有些发麻,这个方教授的死法太可怕了,好像在死前非常的不甘心,他似乎看到了什么难以接受的事实,却无能为力,最后只剩下一脸的狰狞。

    众人只是停留了一下,还都担心关楠,立刻又向前走去,让他们觉得诡异的是,这样的方教授不止一个,牢房里还有很多方教授的身体,他们的死法可不相同,但是同样的是,死前的表情都透露出不甘,或许从他们的表情来看,他们看到的都是同一件事情。

    温白羽说:“难道这些方教授也和那些粽子一样,是炼尸出来的?”

    万俟景侯摇头,说:“不像,炼尸总要有破绽,咱们遇到的方教授的身体,都没有什么破绽。”

    确实是这样的,炼尸的话,那些和邹成一长相一模一样的粽子,不是脸皮掉,就是胳膊掉的,毕竟是拼接上来的,并不是原装的。

    而这些方教授,看起来就像原装货……

    众人顺着通道一直往里走,很快就听到了哭声。

    唐梓绶立刻喊着:“唐灵?!”

    通道深处似乎有人回应他,立刻有声音说:“哥?哥是你吗!”

    众人都没想到唐灵在这里,唐灵的声音在黑暗中,说:“哥!这是哪里!我好害怕,快救救我……”

    唐梓绶立刻站不住了,飞快的往前跑,要去找唐灵,太子伋在后面追他,说:“小心有机关。”

    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咔嚓……”一声,众人心脏都是一一提,紧跟着通道忽然倾泻,一下变成了七八十度的角度。

    “啊!!”

    众人都是一声大喊,这么大的倾斜角,根本不可能站住,瞬间全都顺着通道往下滚。

    唐梓绶一时也慌了,但是他根本没感觉到有东西,没碰到什么东西,更没踩到任何东西。

    太子伋往前一扑,抱住猛滚的唐梓绶,把他护在怀里。

    温白羽突然失去重心,一下倒在地上,顺着通道往下滚,万俟景侯伸手抓住他,将人抱在怀里,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有什么东西顺着通道,从他们上面也滚了下来。

    竟然是一些带刺的钢球,想必是机关,那些钢球的大小和通道几乎一样,如果下来,一定会把他们全都碾死。

    万俟景侯眼睛一眯,立刻伸手抵在温白羽肩膀上,说:“当心。”

    他说着,同时发力一推,温白羽身体不由自主的一边往下滚,一边向侧面划去,一下贴在了通道的边缘。

    眼看带刺的钢球滚下来,众人立刻借力推开对方,都紧紧的贴着通道的两壁。

    钢球源源不断的滚下来,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咔”的一声,墓道的两壁同时出现了两个通道,钢球滚在中间,把两拨人很自然的隔开,惯性还在继续,万俟景侯眼看着温白羽一下滚进对面的通道,而自己正朝另外一个通道滚下去。

    万俟景侯的眼睛在黑暗的通道里一下乍起红色的光芒,显然这是设计好的,他们中计了,从追着唐灵进入铁床的暗道开始,就已经中计了。

    “嗬——”

    温白羽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滚,不知道滚了多久,猛喘了一口气,通道的倾斜角终于消失了,剩下变成了平地,然后接触到平地的一霎那,温白羽就感觉非常不对劲,地上太滑了,而且一片冰凉。

    他根本停不下来,身体偏着就飞了出去,一直划出去很远,温白羽双手不停的抓着地面,终于停了下来,不禁大口大口的喘气。

    温白羽撑起身子一看,竟然是冰面!这里竟然是冰面,怪不得如此滑,冰面似乎很结实,但是他刚从上面掉下来,砸在冰面上,冰面已经裂开了口子。

    四周一片黑暗,冰面很大,头顶上是石头的,人工开凿的,非常整齐。

    人工开凿的地方,竟然有一片湖水,还结了冰。

    温白羽不可抑制的想到了自己那个梦……

    温白羽刚停下来,就听到“唰——”的声音,看到一个黑影飞快的冲着自己撞过来,不禁立刻翻身躲开,结果就看到邹成一竟然从斜坡上滚了下来,他只有双手有力,腿上没有力气,根本停不下来。

    温白羽想要伸手去拽他,邹成一也看见了他,却大喊:“别动我,别动我!后面还有人!”

    他说着,一下从温白羽的身边滑了过去,紧跟着看到唐灵竟然也滑了下来,两个人相聚的很近,和邹成一撞在一起,“嘭”的声音,听起来就疼。

    邹成一被撞得七荤八素,不过松了一口气,刚才如果不是他大喊,温白羽伸手抓他的话,肯定也会被撞到,到时候把肚子里的蛋撞破了,万俟景侯还不跟他拼命?

    众人在冰上滑行了好一阵,这才停下来。

    邹成一爬不起来,瘫在冰面上,说:“这是什么鬼地方。”

    唐灵被撞得鼻血长流,也爬不起来。

    温白羽撑起身体来,就听“咔嚓……”一声,冰面接受了接二连三的猛撞,似乎有些不堪重负。

    温白羽顿时不敢动了,透过冰面能看到下面是深深的湖水,不知道到底有多深,但是这么冷的湖水,掉进去绝对没什么活命的机会。

    温白羽不敢站起来,毕竟站起来压强太大了,只好趴在湖面上,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其他人全都掉进另外一个通道里了,不知道这个时候都到哪里去了。

    他正看着,突然看到远处有一个人影,睁大了眼睛,说:“是唐梓绶!”

    唐灵听说是唐梓绶,立刻要爬起来,就听“噼啪”的声音,好像冰面要爆裂开来。

    温白羽后背一紧,这一切都诡异的向着自己的梦境并轨……

    温白羽立刻大喊:“别动!趴下!冰面要裂了!”

    唐灵也吓了一跳,趴着不敢动,那边的唐梓绶被温白羽的大喊声吓醒了,但是很快发现时冰面,就没敢动。

    邹成一说:“现在怎么办?”

    温白羽嗓子有点发紧,说:“小心点,慢慢爬过去。”

    众人都紧紧贴着冰面,小心翼翼的往前爬,其他人还好,邹成一根本没办法爬,只能双手用力,可是又怕较劲把冰面给捅漏了,有点纠结。

    唐梓绶和唐灵首先爬了过去,温白羽从后面推着邹成一,两个人呼哧带喘的。

    不知道冰面是不是太冷了,温白羽一边喘着气出汗,一边觉得遍体生寒,肚子里一阵一阵的疼痛,痛得他几乎忍不了了。

    邹成一听见他粗重的呼吸声,说:“你先上去吧,我马上就能爬过去。”

    他正说着,就听“咔嚓!”一声,冰面突然裂开一个巨大的裂口,他们还差五六步的距离就能爬过去,已经离近了湖边,冰面似乎有点融化,两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咔嚓……”的声音似乎在不断的传染,裂口不断的扩大,即使他们不动,那裂口也在不断的蔓延,回荡在石头砌成的空间里,还带着回声。

    温白羽深吸了两口气,抓住邹成一,快速的往前爬,唐梓绶立刻趴在湖边,伸手抓他们,他先抓住的是邹成一。

    就在抓住的一霎那,冰面发出“咔嚓!”一声巨响,轰隆一下就塌陷了。

    唐梓绶心里一紧,邹成一快速的沉下去,唐梓绶猛地抓了两下,一下抓住邹成一的手,将人快速的往上拽。

    与此同时温白羽一下就陷入了冰凉的湖水中,下面虽然没有结冰,但是温度太低了,温白羽顿时呛了两口水,身体快速的痉挛着,肚子里疼的不行。

    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听到一个声音喊着:“温白羽!温白羽!给我手!快给我手!我拉你上来!”

    在冰凉的水中,这个声音模模糊糊的,有些听不真切,温白羽一瞬间有一种做梦的感觉,但是求生的意识让他猛地把手伸了出去,尽量的举高。

    突然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腕,猛地把他往上拽,温白羽混混沌沌的,“哗啦——”一声,被拽出了水面,就在这一霎那,温白羽看见了唐灵的脸,唐灵抓住他的一只手腕。

    唐梓绶也安顿好了邹成一,立刻转过来帮忙,抓住温白羽的另一只手腕,温白羽的意识在混沌,但是本能告诉自己,很危险,这和梦里一模一样,很危险……

    就在他疲惫的要失去意识的一霎那,温白羽似乎看到唐灵的眼睛里闪出一抹精光。

    温白羽嗓子一紧,被唐梓绶抓住的手腕猛地一攥拳,手腕上顿时冒出火焰,唐梓绶被烫的一下就松手了。

    这本来是本能,唐梓绶又想伸手去抓温白羽,但是下一刻就看到自己妹妹脸上挂着一丝发狠的狞笑,一手抓住温白羽,另一手拿出一把刀来,猛地朝温白羽的腹部扎去。

    “唐灵!”

    唐梓绶吓得大吼一声,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被唐灵抓住的手腕猛地一用力,唐灵顿时惊叫一声,匕首还没有扎进去,立刻被温白羽一下带进了冰凉的湖水里。

    两个人“噗通”一声栽了进去,在冰凉的湖面上溅起一大捧水花。

    唐梓绶不知道唐灵怎么了,竟然会对温白羽下毒手,如果不是温白羽反应迅速,唐灵已经把刀扎进去了。

    两个人跌进水面里,温白羽疲惫的厉害,猛地又灌了一口水,就见唐灵在水中挣扎着,掐住温白羽的脖子,握着刀子往下一扎。

    温白羽顿时一个激灵,一霎那间牟足了力气,一脚踹过去,同时手指一张,猛地甩出火焰,巨大的火焰在水里爆出“嘭!”的一声,在湖面上的唐梓绶和邹成一就看到湖水翻滚起来。

    温白羽将唐灵踹开,紧闭着口鼻,一手捂着腹部,唐灵的刀划在他的身上,腹部有些出血,但是所幸只是皮外伤。

    温白羽正扎了好几下,刚才紧急的一瞬间爆出灵力,让他有些吃不消,眼皮很重,想要睡觉。

    就在这一霎那,就听“簌簌”的声音,好几股蔓藤突然从四周卷过来,一下卷住温白羽,猛地朝上带去。

    “哗啦——”一声水响,蔓藤拉扯着温白羽,托上了水面。

    唐梓绶和邹成一见到温白羽从水里出来了,都惊讶不已,赶紧过去。

    就看到温白羽身上的蔓藤慢慢退下去,半昏迷的温白羽身边坐着一个还不够巴掌大的小孩子。

    小孩子精致极了,长相非常可爱漂亮,只不过他双手的指甲带着勾刺有些可怕,而且身上竟然能冒出无数蔓藤。

    是小血髓花。

    小血髓花“啊啊”了两声,指了指温白羽。

    唐梓绶见他昏迷不醒,要给他压胸腔排水,邹成一立刻说:“别压!别压!”

    这一压下去,不知道后果是什么。

    幸好温白羽很快就醒了,吐出了好几口水,猛烈的咳嗽着,他一咳嗽,腹部的伤口就往外涌血。

    邹成一赶紧按住他的伤口,但是他们身上根本没有止血药,也没有纱布。

    温白羽捂住自己的伤口,摇头说:“没事,能自己愈合,只是小伤。”

    他说着,就听“哗啦——”一声,唐灵竟然也冲出了水面,她手里还握着一把刀。

    唐灵走过来,似乎受了惊吓,一下把刀丢下,捂着自己的脸,说:“我怎么了?我……我……”

    唐梓绶见唐灵的反应,心里非常的奇怪,唐灵刚才就像发疯一样,要杀了温白羽。

    邹成一说:“她是不是被海虫控制了?”

    唐灵说:“海虫是什么?哥,我……我怎么了……我……我记不清楚了……”

    她说着走过来。

    温白羽见她走过来,嗓子滚动了一下,突然伸手碰了一下小血髓花,小血髓花似乎明白他的意思。

    唐灵走过来的一瞬间,突然猛地扑起来,一下将唐梓绶扑倒在地上,伸手就去掐他脖子。

    这一变故太诡异了,唐灵竟然要杀唐梓绶,虽然不是亲生兄妹,但是看得出来他们的感情这么好,唐灵除非是疯了,不然怎么可能要掐死唐梓绶。

    就在这个时候,小血髓花后背突然张开无数蔓藤,“嗖——”的一声卷过去,一下将唐灵整个人提在空中。

    小血髓花身上冒出刺鼻的气味,他坐在地上,尖尖的小手不断在地上乱拍,似乎特别气愤,一张可爱的笑脸竟然有几分血髓生气的模样,透露出一股冷然。

    别看他个子小,但是蔓藤非常有力,卷住唐灵,在空中不断的甩。

    唐灵“啊啊啊啊”的大叫着,喊着:“救命!!哥,救我!!”

    唐梓绶立刻站起来,说:“唐灵到底怎么了?”

    温白羽也挣扎的站起来,他一动,腹部就出血,虽然是外伤,但是伤口看起来并不浅。

    温白羽看着被掉在空中的唐灵,突然拔出自己的凤骨匕首,用匕首一挑,拨开唐灵盖住太阳穴的头发。

    邹成一“嗬——”的吸了口气,说:“没有?”

    唐梓绶说:“没有什么?”

    邹成一说:“她的太阳穴上没有血点,也就是说,唐灵根本没有被海虫控制。”

    唐灵立刻尖叫起来,说:“不,不是这样的,我刚才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哥,相信我,快让这个怪物放我下来!”

    温白羽轻笑了一声,说:“别装了,很不凑巧的,之前我的一个朋友也被海虫控制过,不过他的描述是,清醒之后并不会失去记忆,自己做了什么都清清楚楚的。”

    唐梓绶有些难以接受的看着唐灵,说:“你为什么这么做?”

    唐灵说:“哥,你相信我!”

    温白羽说:“你不承认,那我还有其他问题,想要问你。”

    温白羽说着,似乎有些坚持不住,不由得坐了下来,继续说:“我们在通道深处听到你的声音,然后触动了机关,你在最前面,为什么最后一个掉出来?”

    他这样一说,邹成一和唐梓绶一起看向唐灵。

    唐灵的脸色变了好几下,好像没办法回答他这个问题。

    当时他们的确是听到了唐灵的声音,然后唐梓绶碰到了机关,大家分成两拨掉进了两个不同的通道。

    而唐灵真的是最后一个掉出来的,还撞到了邹成一,这绝对不合理。

    合理的解释是,唐梓绶根本没碰到机关,而是唐灵自己触动了机关。

    温白羽又说:“之前邹成一就问过,为什么你们能逃出这座古怪的楼,楼门口没有看守,你们跑出来之后,才被一堆僵尸追赶。”

    唐梓绶又难以置信的看着唐灵,说:“这也是唐灵做的?”

    温白羽说:“只是猜测,但是看她的表情,好像猜对了。”

    唐梓绶摇头说:“这没道理。”

    温白羽说:“今天早上唐灵就一直处于暴躁的阶段,我想或许不是因为唐灵吃了枪药,而是唐灵不想和咱们一起走。”

    他一说完,唐灵不住的笑了起来,说:“温白羽,你觉得自己聪明吗?我跟你说实话吧,你死了,我们才能活下来。”

    邹成一皱眉,说:“什么意思?”

    唐灵说:“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我想活下去,这有错吗?我们被关的时候,有一个人告诉我,他要温白羽的血,和肚子里的孩子。”

    他这样一说,众人都无比吃惊,温白羽下意识的伸手压住自己腹部上的伤口,有些急促的喘气,嗓子里一阵阵发紧,他的事情,只有身边亲近的人才知道,而这些人都很靠谱,是谁透露出去的?

    如果要凤凰血,那理由很充分,但是为什么要这个孩子?

    原来温白羽做的那个梦,就是要被人剖开肚子吗?

    温白羽手心有些哆嗦,不知道是不是一直失血的缘故,头有些发晕。

    温白羽说:“还有吗?”

    唐灵说:“没有了,我知道的就这些,我们当时逃出来了,我不想跟你们一起,我也不想杀人,只想着逃出这个鬼地方,但是你们非逼着我这么做。”

    邹成一冷笑了一声,说:“你脑子里果然都是棉花,你真以为能逃得出来吗,如果不是那个人故意放你们出来,你以为逃得走吗?”

    温白羽说:“你的实话还没有说完,你要杀的不只是我,还有唐梓绶。”

    唐梓绶的目光一紧,唐灵深吸了一口气,说:“这就和这件事情没关系了,我想杀唐梓绶,是为了那个吊坠。”

    温白羽说:“建木碎片?”

    唐灵说:“我不知道什么鬼的碎片,那是我们唐家的传家宝,凭什么给一个野种?就算祖上有规定传男不传女,但是到我这一代就我一个女儿了,凭什么不给我!”

    邹成一盯着唐灵,说:“你是不是有点疯了?你都不知道这个碎片是干什么用的,就要杀了你哥哥?”

    唐梓绶有些疲惫,坐倒在地上,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虽然是个孤儿,但是被唐家收养,唐家很富裕,他生活的很好,后来有了一个妹妹,虽然自己不是亲生的,但是唐家的人还是很照顾他,把他当亲儿子一样看待,而妹妹听话懂事,偶尔会撒娇,跟自己特别亲,唐梓绶还以为自己很幸运,结果因为一个吊坠,他的妹妹要杀他。

    温白羽说:“告诉你杀我的人,他长什么样子?”

    唐灵说:“我说了,你们能放了我吗?我要离开这里。”

    温白羽想了想,唐灵显然始终不相信自己走不出去,于是说:“去留你自己决定,我们不会难为你。”

    邹成一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制止,唐灵是唯一一个见过那个人的人。

    唐灵回忆的说:“其实我没看清楚他的样子,但是有几个特征,第一是非常高,一个很高大的男人,第二……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长款的大衣外套,黑裤子,黑皮鞋……第三我虽然没看清楚他长什么样子,但是他戴眼镜,绝对戴眼镜。”

    唐灵每说一句话,邹成一的脑子里就“嗡嗡”的一响一声,他的片段虽然很模糊,但是他么都拼凑出了一个人。

    是噫风……

    这是噫风一贯的打扮,噫风不管什么时候,都穿着的很绅士干净,黑大衣,白衬衫,黑西裤,还有一丝不苟的皮鞋,当然还有眼镜。

    其实噫风并不是近视,不过噫风习惯戴着眼镜,这样看起来恭敬温和一些,不会太透露本性。

    噫风曾经开玩笑得和邹成一说过,自己的本性能从眼睛透露出来,如果不是隔着镜片,恐怕邹成一哪天会害怕自己。

    邹成一快速的呼吸着,觉得脑袋里发晕,立刻就要晕过去,他伸手使劲抹了两把脸,深深地呼吸着,说:“不可能……”

    但是他的话带着颤音,第一是唐灵的描述很像,第二是噫风现在还在失踪。

    万俟景侯说噫风听到了野兽的吼声,就去查看究竟,这一听就是个不合乎逻辑的话,但是万俟景侯不可能说谎,噫风一向很严谨,怎么可能听到吼叫的声音就去看,而且他在守夜,如果要去查看,也该先叫醒所有的人。

    邹成一的呼吸太急促了,脸色苍白,温白羽伸手拍了拍他,邹成一才回过神来,抿着嘴唇,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唐灵说:“我知道的都说了,放了我。”

    温白羽挥了挥手,小血髓花撅撅嘴,虽然不愿意,不过还是听话的把蔓藤收了起来,将唐灵甩出去。

    唐灵从地上爬起来,并没有再攻击他们,只是一边跑,一边说:“简直是怪物!”

    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受打击,温白羽首先站起来,捂着伤口,说:“好了,别停下来了,咱们还要找其他人。”

    唐梓绶深吸了一口气,从地上站起来,温白羽受伤了,而且刚才听唐灵说他竟然怀孕了,虽然怎么看温白羽都是个男人,虽然长相很温和,但是确定不是女孩子。

    不过唐梓绶接连收到这么多冲击,也没什么接受不了的了。

    唐梓绶扶起地上的邹成一,说:“我背你吧。”

    温白羽伸手托住小血髓花,把他放在自己肩膀上,说:“坐稳了。”

    小血髓花立刻“啊啊”了两声,好像是回答温白羽的话。

    众人顺着湖边往前走,渐渐的远离了湖水,他们发现这里分明就是一座墓葬,圆顶,方底,修的很整齐,他们正走入墓葬的墓道,而且四周竟然开始有些壁画了。

    邹成一的神色一直有些呆滞,温白羽看向他,安慰说:“你不用太上心,虽然我觉得唐灵可能说的是实话,但是如果真是噫风,按照噫风那种滴水不漏的作风,真的能让唐灵看到他的脸吗?”

    邹成一愣了一下,虽然这种说法确实有可能,但是邹成一心里莫大的疑团和对噫风的怀疑根本不能抵消。

    他们有走了好一会儿,邹成一忽然睁大眼睛,似乎发现了什么,反应很激动,说:“不对!这里不对劲!”

    温白羽眼前冒着金星,脑子里发晕,呼吸都粗重了,失血过多让他一走路就出冷汗,勉强说:“怎么了……”

    他的话音一落,再也坚持不住,捂着腹部的手一松,一头栽下去。

    唐梓绶吓了一大跳,赶紧伸手去扶,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呼——”的一声风响,众人都没来得及看得清楚。

    就见一个黑影冲出来,手一抄,一手托住温白羽的膝弯,一手托住他的后背,一下将人打横抱了起来。

    邹成一瞪眼一看,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身上很多血,脸上也蹭了血,但是并不狼狈,眼中散发着血红的光芒,但是并不狂暴,脸上露出一丝严肃和冷然。

    刚才走散的所有人都跟在万俟景侯后面,众人身上都挂着血,不知道刚才遇到了什么事情,不过必然是一番缠斗。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怀里的温白羽,他的衣服已经殷红了一大片,伤口并不深,但是一直出血。

    邹成一见到众人先是松了一口气,同时大喊:“这里不对!这是昆仑山的古墓,就是温白羽把我放出来的墓葬!”

    万俟景侯只是淡淡的说:“走。”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十个红包已发(米、冬眠的熊猫、月精灵、其貌不扬、寒寒、沈二、xxo、盛宴、苏、七七)

    第二卷马上要完啦~(≧▽≦)/~啦啦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97章 死亡谷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