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96章 死亡谷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跑!跑!!”

    女孩大叫着去拽唐梓绶。

    唐梓绶没时间管邹成一为什么和那些追他们的人那么像,抓/住女孩的手,疯了一样朝前面跑去。

    温白羽愣了一下,随即喊着:“抓紧了。”

    邹成一低下头,尽量抱住温白羽的脖子,温白羽也发足猛跑,后面源源不断的追过来和邹成一长相一模一样的人,在“呜呜”的狂风中,那些可怕的人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

    温白羽说:“这些是粽子吗?!”

    邹成一回头往后看着,四周突然刮起巨风,夹杂着巨大的雪片子,一下飞得满天都是,迷得人眼睛根本什么也看不清。

    就在这漫天大雪和一片昏暗中,温白羽看见那些追着他们的人,身/体极其的不协调,虽然跑得飞快,但是他们的胳膊、腿,好像就不是自己的一样,在狂奔中怪异的甩着,还有脸皮,一张张脸皮像瘫了一样,面无表情,最重要的是,有几张脸皮竟然在狂风中“嘶啦——”一声被卷了起来,直接兜飞了。

    那些人身上透露/出死气,有的甚至散发着难闻的腐尸味道,确定是粽子无疑。

    后面少说也有二十个粽子狂追不舍,温白羽根本不敢停下来,如果在平时他还能对付这些粽子,可是温白羽现在浑身发软,肚子里一阵阵的发疼,手心里试了好几次,都没有灵力冒出来。

    “啪嚓!”一声巨响,女孩子突然尖锐的“啊——”的喊出来,温白羽从后面追上来一看,因为天色太黑,女孩掉进了冰窟窿里。

    女孩一下就哭了,手乱挥着,喊:“追来了!追来了!哥快跑!别管我了!走吧!走吧!”

    唐梓绶一咬牙,弯下腰来,双手抓/住女孩的胳膊,用/力将人往上拽。

    女孩陷进去的很深,也努力的撑着胳膊往上爬,不过他们估计奔跑了很长时间,体力都已经透支了。

    女孩有些崩溃,哭着说:“哥,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唐梓绶神色有些慌乱,听到后面“咯咯”的吼声越来越近,慌乱地说:“没事……没事……别瞎说,你不会死的……”

    温白羽追上来,见他们停了下来,立刻伸手抓/住女孩的另一只手,喊着:“用/力拉!”

    唐梓绶愣了一下,没想到温白羽会停下来帮他们,不过也只是愣了一下,随即使劲拉住女孩的另一只胳膊,两个人都是大男人,一下就将女孩从冰窟窿里拉出来。

    女孩哭的满脸花,被大雪一吹,立刻就皲裂了,紧紧抱住唐梓绶的脖子,上气不接下气的哭。

    邹成一大喊了一声:“当心!趴下!”

    温白羽只觉得头的位置有“呼呼”的风声,立刻伏低身/体,一下趴在地上,背上的邹成一被他一兜,怕压坏了温白羽,毕竟温白羽肚子里还有一颗烛龙蛋。

    邹成一再要着地的时候,双手一撑,身/体猛地向前滚去,并不砸到温白羽身上,就听“咔嚓”一声,胳膊似乎脱臼了,疼得他满脸都是汗。

    粽子从后面扑过来,一下砸在地上,又迅速弹跳起来,动作极其疯狂,就在这一瞬间,温白羽看见那些粽子的脖子上,也密密麻麻的插着一大把蓝色的针,就和那些野驴一模一样。

    温白羽急/喘了一口气,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根本动不了,张着嘴深深的吸了两口,腹部一片绞痛,嗓子里“嗬……嗬……”的粗喘着。

    邹成一见温白羽睁着眼睛,胸口快速起伏,却不躲避,立刻单手曲起,用胳膊肘爬过来,抓/住温白羽的肩膀,喊着:“温白羽!快起来!起来啊!”

    狂风更加大了,邹成一一张嘴,感觉雪和风就全都灌进来了,而自己的喊声反而非常渺小。

    “咯!”

    一个粽子大吼一声,呼扇着掉了一半的脸皮,嘴巴咧着,露/出里面的牙,朝着温白羽扑了过来。

    邹成一吸了一口气,猛地欠起上身,随即伸手,扳指上的刀片快速弹出,“嚓——”的一声,直接划过粽子的脖颈。

    一捧血溅出来,一下溅在温白羽的脸上,女孩“啊啊”的发出一声尖/叫,显然是被血吓傻了。

    温白羽顿时醒过来,一只手捂着腹部,另一只手奋力的撑起身/体爬起来,将邹成一背在背上,但是走了一步,猛地又要一头栽下。

    唐梓绶冲过来,一把抄住温白羽和邹成一,说:“快跑!我扶你!”

    他说着,朝后面招呼女孩,四个人奋力向前跑去。

    身后的粽子受伤,但是并不知道疼,像是完全疯狂了一样,几乎手脚并用的往前追赶他们。

    四周很黑,地上全是冰,不停的打滑,不过之后几个人一次都没有摔倒过,或许是因为身后的粽子紧追不舍,他们如果摔倒,就来不及爬起来了。

    众人一路猛跑,女孩“啊”的喊了一声,突然停下了身/体,往前猛的一看,脸色瞬间惨白。

    温白羽探头一看,竟然是个大斜坡,上面已经盖了一层的雪,但是露/出许多植被来,时不时还有几棵大树,这个斜坡的陡度实在太大了,虽然不是直上直下,但至少七十度以上。

    邹成一说:“怎么办,来了。”

    温白羽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手心,手心里还是什么也没有,他咬了咬牙,只觉得肚子里很疼。

    眼看着后面的粽子就要追过来,如果只有四五个,他们不靠灵力也没问题,但是后面二十几个,像海浪一样,嘴里咆哮着追过来。

    温白羽咬牙说:“跳下去!”

    女孩惊讶的说:“什么!这么陡?!”

    温白羽又重复的大喊了一声:“跳下去!压低下盘,千万不要滚!后背着地!千万不要滚!”

    他说着,带着邹成一猛地顺着斜坡滑了下去。

    唐梓绶眼看温白羽和邹成一一下消失在眼前,立刻抓/住女孩,说:“快!下去,后背着地,一定不要滚,滚起来就失控了!”

    女孩一咬牙,真的也顺着斜坡滑了下去,唐梓绶最后,猛地往下一滑,那些粽子伸手去抓他,“唰”的一声抓破了唐梓绶的肩膀,却没抓到人。

    粽子根本没有/意识,不知道后背着地,疯狂的继续追,直立着就往下跑,斜坡这么陡,跑了两步之后就大头朝下栽下去,随即变成了翻滚。

    就听“咚咚咚!”的声音,粽子翻滚的速度要比他们尽量稳住下盘,用后背着地往下滑的速度快得多,就看见几个黑影“咚咚咚”的顺着斜坡猛地滚下去,从他们身边快速的滚过,有的“咚!”的一声撞在斜坡的树上,一下就给撞飞了出来。

    邹成一大喊:“温白羽!温白羽!”

    温白羽猛地抱住头,尽量身/体往下躺,撞飞的粽子一下从他身上飞过去,“咚咚咚”好几声,继续往斜坡下面滚。

    邹成一见温白羽没事,松了一口气,但是斜坡很长,众人还在往下滑,而且下滑的速度越来越难以控/制。

    地上虽然铺着雪,只是一会儿时间,雪已经非常厚了,但是地上的植被也很茂/盛,竟然还有荆棘,几个人的后背一下全都被划破了,温白羽后背火/辣辣的生疼,但是还是后背使劲贴着地往下滑,只要一滚起来就完蛋了,身边还有许多粽子再往下滚,他可不想像那些粽子一样。

    二十几个粽子,全都疯了一样,嘴里发出“咯咯”的大吼声,从上面冲下来,无一例外的开始翻滚,比他们速度快得多,直接消失在黑/暗的陡坡上。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终于甩掉了身后的粽子,与此同时实在受/不/了/了,眼皮很重,渐渐失去了意识。

    邹成一在他身边,见温白羽身/体往前倾,似乎要滚起来,立刻伸手一抓,抓/住温白羽,结果温白羽的体重远比邹成一大,立刻兜着邹成一,两个人要一起翻滚。

    唐梓绶大喊了一声,地盘向下沉,猛地划过去,一把抓/住了邹成一,在女孩的尖/叫/声中,三个人一起“咕咚、咕咚、咕咚……”的滚了下去。

    一阵天旋地转,虽然有后面的人拽着减压,邹成一还是觉得自己要撞死了,不知道滚了多久,他们终于滚到平地上,头上脸上身上,磕的都是伤痕累累,巨大的眩晕感让邹成一和唐梓绶根本爬不起来,就这地“呕”的猛吐了好几口。

    旁边的温白羽一直安静的昏迷着。

    女孩从也滑/下了陡坡,连滚带爬的追过来,喊着:“哥!你有事吗,你怎么样!吓死我了!”

    唐梓绶连忙摇头,周围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腐臭的味道,躺着好几个被砸烂的粽子尸体。

    温白羽只是昏过去一小会儿,立刻挣扎着睁开眼睛,没想到他们竟然停下来了,邹成一见他醒了,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了,笑的比哭还难看,松了一口气,说:“别停下来,这些尸体是被控/制的,快站起来。”

    温白羽也清楚这个事情,这些尸体显然不单单只是起尸这么简单,立刻晃了晃头,脑子里一片眩晕,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抓起邹成一,背在背上。

    四个人开始继续往前走,风实在太大了,雪片子乱飞,打在脸上就跟刀片一样。

    众人消耗的体力太大,根本走不动了,眼看前面有一个山洞,顿时都高兴起来,冲着山洞狂奔过去,至少有个地方可以遮风休息。

    只不过众人来到山洞面前,顿时都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腥臊味道,实在臭的不行。

    温白羽说:“这是什么味道。”

    邹成一说:“这么大的山洞,或许是熊住的地方也说不定。”

    他说着,突然说:“你们看。”

    温白羽眯了眯眼睛,顺着邹成一指的方向去看,就看到里面有血流/出来,仔细一看,竟然看到一只巨大的熊,躺在地上,肚子里的肠子都流/出来了,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攻击。

    女孩吓得不行,她这辈子就没见过肠子,惊吓加上体力透支,眼睛翻白,一下就晕倒在了地上。

    唐梓绶一把捞起妹妹,说:“咱们要尽快找个地方躲避,雪太大了,还要休息。”

    这周围实在没有地方躲风,众人又找了几分钟,被狂风直接刮倒在地,邹成一体重轻,差点被兜出去。

    众人最后只能回到山洞里,温白羽和唐梓绶两个人把熊的尸体拉出去,然后用雪埋了,又好歹清理了一下山洞,狂风这么大,直往山洞里灌,很快那股臭味就给吹散了。

    虽然洞/口里也窝风,但是总比外面强。

    众人聚拢在一起,女孩还在昏迷中,温白羽一下坐倒在地上,感觉再也站不起来了。

    他靠在山洞里,眼神有些发直,不可抑制的想到了其他人,一睁眼所有的人都不见了,半路捡到了手上的邹成一,其他人呢,万俟景侯呢?

    邹成一见他发呆,说:“温白羽?”

    温白羽“嗯?”了一声,邹成一说:“你还好吗,你脸色有点白。”

    温白羽伸手揉了揉脸,坐起身来,看了看邹成一耷/拉在一边的手,说:“我才要问你,你的胳膊脱臼了。”

    邹成一低头看了看,说:“好像是,用不上力气。”

    温白羽爬过去,伸手托住他的胳膊,左右看了看,邹成一说:“嘶……你这个蒙古大夫,你干什么呢?”

    温白羽笑了一下,说:“我从来没接过啊,不过我看电视里,胳膊脱臼了都是这么一推,就……”

    “等等……”

    邹成一看他愣头青一样,赶紧大喊了一声,他宁肯一直脱臼,也不想让温白羽琢磨他的胳膊。

    唐梓绶看着他们,说:“我之前给人接过,你要是觉得靠谱,我帮你试试。”

    唐梓绶说着,就坐到邹成一身边,又说:“之前打篮球的时候,一个哥们胳膊就脱臼了,我给他推上去的……”

    他说着,就听“嘎巴”一声,邹成一“嗬……”的吸了口气,半天不敢动。

    唐梓绶说:“好了。”

    邹成一急/喘了两口气,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活动了一下,似乎真的好了,没想到唐梓绶还有这一手。

    众人因为这件事,又因为刚才一起逃命,话题也就说开了。

    唐梓绶说:“我叫唐梓绶,你们呢?”

    邹成一看了一眼温白羽,抢先说:“他叫温白羽,我叫邹成一,紫绶?金印紫绶的‘紫绶’吗?”

    唐梓绶笑了笑,说:“不是,桑梓的梓,紫色的紫用在男人的名字里,不是太奇怪了吗。”

    温白羽看了一眼邹成一,挑了挑眉,邹城一显然没对唐梓绶说实话啊,他们之前已经看过唐梓绶的资料,邹成一绝对知道他的三个字怎么写,现在却闲谈一样的问这些。

    邹成一见温白羽看自己,稍微冲他嘟了一下嘴,示意温白羽听他的。

    温白羽就没再说话。

    邹成一从背包里拿出一点食物,扔给唐梓绶,唐梓绶见了食物,眼睛都亮了,使劲吸了两口气,面包冻得邦邦硬,根本闻不到香气,唐梓绶却像是很满足一样。

    不过他没有吃,而是把面包放在怀里捂热乎。

    温白羽说:“你不饿吗?”

    唐梓绶说:“等会儿我妹妹醒了,我留给她吃,她身/体比我弱,我还能坚持。”

    温白羽说:“我们这里还有,你先吃吧。”

    唐梓绶也是饿得不行,如果只有一个面包,肯定会留下来,但是现在听到了希望,握着面包的手都在打颤,匆忙撕/开包装纸就往嘴里塞,连塑料包装都要一起吃掉。

    邹成一见他吃着面包,就问:“你们怎么进了这个鬼地方?还带着一个小女孩?”

    唐梓绶一听,脸色变得很难看,说:“这里是哪儿?我们不是自己来的,是被人抓来的。”

    温白羽说:“你们连这里是哪都不知道?”

    唐梓绶点了点头。

    温白羽说:“这里是那棱格勒峡谷。”

    唐梓绶显然愣了一下,半响咳嗽了好几声,被面包屑给呛着了,说:“什么地方?”

    邹成一说:“简单来说,这里是昆仑山的死亡谷。”

    唐梓绶更有些震/惊,说:“昆仑山?”

    温白羽点点头,唐梓绶的表情不会骗人,而且相处下来,觉得这个人比较义气,并不像个有城府的人,似乎也不会骗人,什么表情都表露在脸上。

    温白羽说:“你们被什么人抓来的?”

    唐梓绶说:“我不知道……我醒过来就在一个楼里。”

    “楼?”

    邹成一奇怪的问了一句,这里可是死亡谷,死亡谷里连人都没有,哪偷楼去?

    唐梓绶点头说:“真的是楼!而且是钢筋水泥的楼,我敢肯定,里面很黑……还有,还有很多长的和你一模一样的人。”

    邹成一一听他说,顿时摸了摸自己的脸。

    唐梓绶继续说:“我被/关起来,根本不知道时间,一片黑/暗,我也不知道关了多久,为什么有人抓我?而且我妹妹竟然也一起被抓了,我们根本逃不了,长得像你一样的人特别多,而且拴着链子,如果我们挪动出区域,那些人就会发疯一样咬我们,非逼着我们退回去,链子的长度才够不到。”

    温白羽心想,为什么抓你,因为你有一小节建木碎片。

    他说着,瞥眼看了看唐梓绶的脖子,他的衣服很厚,拉锁拉到了头,根本看不到是不是戴着建木碎片。

    不过那些粽子疯狂的追赶他,肯定是因为唐梓绶还戴着建木碎片的缘故。

    女孩叫唐灵,唐梓绶是抱养的,两个人没什么血缘关系,但是唐梓绶和唐灵的感情比较深。唐灵中途醒了一次,吃了面包,又昏睡过去,女孩的体质非常差,再加上逃亡,手脚都冰凉的,温白羽把唯一的毯子拿出来,递给了唐梓绶。

    唐梓绶脸上都是感激,赶紧给妹妹披上。

    唐梓绶身上也有伤,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邹成一这个时候爬到温白羽身边,温白羽小声的说:“你在试探什么?”

    邹成一说:“你想想看,建木的碎片现在就要齐聚昆仑山了,这个时候唐梓绶竟然跑了,而且是从那么多粽子眼皮底下,带着一个小女孩跑的,他哪来的那么大本事?”

    温白羽听他一说,确实是这样的,那些粽子非常的疯狂,每个粽子的脖子后面都插着一把钢针,唐梓绶的身材虽然很高,看起来体格也不错,但是绝对不可能带着一个女孩跑掉。

    温白羽仔细想了想,说:“我去看看他脖子上有没有建木碎片。”

    他说着,偷偷站起来,慢慢的走过去,悄无声息的,尽量放轻动作,小心的伸头过去,拉开唐梓绶的衣领拉锁。

    邹成一不禁伸手捂住眼睛,这动作怎么跟夜袭似的,如果被万俟景侯看到,一定会吃干醋的。

    温白羽小心翼翼的,慢慢拉开拉锁,唐梓绶累得厉害,眼底一片黑青,睡得非常死,被拉开了拉锁都不知道。

    温白羽拉开拉锁,满眼的期待,只不过顿时有些翻白眼,唐梓绶里面还穿着一个高领的衣服,简直日了狗了!

    温白羽又小心翼翼的伸手去拽唐梓绶的衣领子,邹成一都给他捏一把汗。

    他把衣领子抓起来的一霎那,就看到唐梓绶的脖子上带着一个黑色的皮绳,上面穿着一个非常小的建木树枝,带着金属光泽,上面一片树叶。

    温白羽惊喜的回头,小声说:“有!有!”

    邹成一却对他连做手势,温白羽一回头,就见唐梓绶眼皮发/抖,似乎要醒了,吓得连忙往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屁/股都摔木了,疼的不行不行的。

    唐梓绶这个时候被声音弄醒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衣服的拉锁开了,不过他天生少根筋,什么都没怀疑,说了一声“好凉啊”,然后把拉锁系上。

    温白羽:“……”

    唐梓绶刚要继续睡觉,突然坐直身/体,说:“什么声音?”

    温白羽和邹成一还在紧张,一时没注意,听他这么一说,顿时警戒起来,侧耳细听那声音。

    “簌簌簌”的声音,似乎在刨什么东西。

    是从山洞外面传出来的。

    风雪来得快,去得也快,外面已经不下雪了,温白羽和唐梓绶钻出山洞,从洞/口就能看到,几个黑影正刨地上的雪,他们刚才埋在土里的熊尸体被黑影刨了出来,那几个黑影正埋头在尸体上猛啃着。

    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

    温白羽猛地捂住嘴巴,差点吐出来,感觉脑子里“嗡嗡”的响。

    两个人退回山洞里,唐梓绶震/惊的说:“那些是什么?驴吗?”

    邹成一说:“驴?”

    温白羽点头说:“野驴,不过不是普通的野驴,跟咱们来的时候见到的野驴一样,体型都非常大,正在吃熊的尸体。”

    唐梓绶说:“惨了,他们吃完死的,会不会吃咱们?”

    那些野驴的威力他们是见识过的,当时把车开到了二百多迈,野驴还在狂追不舍,他们这种跑速根本没法和那些疯狂的野驴比。

    温白羽说:“山洞里还有熊的气味,趁它们开餐,咱们快走,不能逗留了。”

    唐梓绶立刻晃醒唐灵,唐灵还迷迷糊糊,唐梓绶没时间跟他解释。

    温白羽背起邹成一,四个人就向山洞外面偷偷的摸出去。

    那些野驴疯了一样低着头,啃着熊的尸体,连内脏也不放过,几乎是甩开腮帮子吃,吃的声音特别大,血和臭气弥漫开来,温白羽几乎要吐了,胃里难受的厉害。

    “嘎巴……”

    就在这个时候,唐灵脚下一顿,一下踩到了埋在雪里的树枝,顿时所有人都注视着唐灵,唐灵的脸色惨白起来,惊恐的睁大眼睛。

    那几头野驴一下就发现了他们,天色已经要蒙蒙亮了,在昏暗和雾气中,几头野驴的脖子上插着蓝色的针,用一双发光的眼睛看着他们。

    唐灵声音颤/抖,说:“怎么办?跑吧!”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说:“别动!咱们跑不过。”

    他说着,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心,三头野驴,数量并不是太大,或许能取胜也说不定。

    温白羽把背上的邹成一交给唐梓绶,同时摸出凤骨匕/首,又吸了一口气,那些野驴戒备着盯着他们,似乎在寻找他们的破绽,并没有立刻攻击过去。

    就在温白羽握紧凤骨匕/首的一霎那,野驴猛地怪叫了一声,一下冲了上来,温白羽闪身躲过去,快速的一扑,“哧——”的一声,匕/首一下扎进野驴的腿上。

    野驴疯了一样尥蹶子,唐梓绶看的心惊肉跳,把邹成一交给唐灵,说:“快跑,你们跑吧。”

    唐梓绶说着,也冲上去,不过他是赤手空拳,一下冲上去,正好将撞向温白羽的野驴撞开。

    不过那野驴好几百公斤,唐梓绶就感觉撞到了石头,野驴晃了一下,根本都没有倒。

    但是野驴的怒火成功的被唐梓绶吸引了。

    野驴发疯了一样朝着唐梓绶冲过去,与此同时另外两头野驴也冲了过来。

    温白羽这个时候掌心中的火焰“呼——”的一下燃/烧起来,野驴受到了惊吓,猛地向后退去,不过温白羽的火焰一下又熄灭了,就像幻觉一样。

    他突然感觉到腹中疼痛难忍,冷汗一下席卷而来,野驴似乎发现了他的破绽,怪叫着冲向温白羽。

    唐梓绶抓/住温白羽,说:“不行了,跑吧!”

    他拽着温白羽跑了两步,野驴的黑影已经照过来,就在这个时候,突听一声嘶吼的声音,一头野驴直接飞了出去,另外两头野驴见到了鲜血,更加疯狂的冲他们飞奔而来,就听“嗖——”的一声,紧跟着两头野驴就被一根白色的旄节钉在了地上。

    温白羽低头看着地上白色的旄节,立刻松了一口气,不过那三头野驴的死相比较血/腥,温白羽忍不住双/腿一软,跪在地上干呕起来。

    唐梓绶看到三头野驴瞬间就死了,也愣了神,转头看过去,就见一个白衣男人从大雾中走了出来,他梳着一头长发,头发有些凌/乱,脸上有许多血迹,显得整个人冰冷异常。

    一张异常白/皙的脸,身材很高,并不显得壮,但也不显得柔/弱,他慢慢的从浓雾中走出来。

    是太子伋。

    温白羽松了口气,不过唐梓绶已经是转/世,并不认识太子伋,只是觉得这个白衣的男人有些眼熟。

    太子伋走过来,并没有拽起地上的旄节,而是双眼盯着唐梓绶,他一直保存着这个人的尸体,保存了几千年,但是几千年来,尸体已经腐烂了,他很久没有再见过这个人真正的面容了。

    还是那个样子。

    太子伋冰冷的眼神里不禁露/出一丝复杂的宽慰,慢慢的伸起手来,似乎想要触/摸唐梓绶的脸。

    不过太子伋手上有血,他的手背也破了,看着满手的血污,似乎又觉得这样的自己根本不能碰这个人……

    太子伋的手伸到了一半,又慢慢的收了回来,没有说一句话,转身将地上的白色旄节一下拔了出来,轻轻弹掉白色绒毛上的血迹。

    温白羽看着他,说:“其他人呢?你怎么在这里?”

    太子伋口气依然很冷淡,说:“我不知道。”

    太子伋也是走散的一员,太子伋说当时他们露营的地方很混乱,半夜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来了一片的蜈蚣,偷偷的钻进帐篷里,当时他们发现过来的时候,很多人都被咬伤了。

    而且这些巨大的蜈蚣是剧毒的东西,当时营帐很混乱,之后又突然刮起风雪,太子伋很快就走散了。

    还有一会儿就天亮了,众人都处理着自己的伤口,太子伋一个人默默的坐着,也不处理伤口,头发散乱着,也不伸手去重新束好。

    温白羽的眼睛在太子伋和唐梓绶身上来回看了好几次,太子伋跟来的目的就是找唐梓绶,而现在找到了,竟然不说一句话,如果是自己绝对做不到的。

    唐梓绶包扎了伤口,抬头看向太子伋,说:“你的手背破了,包扎一下吧,脸上也有伤口。”

    太子伋抬头看了一眼他,没有说话,不过唐梓绶看起来挺热心肠的,而且太子伋救了他们,就更不能置之不理了,立刻拿着医药包走过来。

    太子伋没有动,唐梓绶先给他处理了手背上的伤口,太子伋只是低着头,也不知道在看自己的伤口,还是在看唐梓绶的头顶。

    伤口虽然不大,但是非常深,唐梓绶处理之后,又拿着棉签给他处理脸上的伤口,太子伋的眼里没有波澜,只是紧紧盯着近在眼前的唐梓绶,过了很久,终于闭了闭眼睛,吸了一口气。

    唐梓绶还以为自己力气太大了,赶紧收回手,说:“抱歉抱歉,你脸上的伤口挺大的,我注意点,我轻点。”

    太子伋摇头,说:“没事。”

    唐梓绶很快的给他处理了伤口,还说:“你叫什么名字?”

    太子伋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

    唐梓绶觉得这个人很奇怪,好像不愿意和自己多说话,并不知道为什么。

    众人包扎完伤口,天已经大亮了,不能在这个地方逗留,他们必须要继续往前走,和其他人汇合。

    温白羽的意思是往前走,这是他们走散之前的路线,肯定要继续走,不可能回头。

    唐灵说:“回去?不行,太可怕了,绝对不可以回去!你忘了那么多人追咱们了吗?”

    温白羽说:“我的朋友还在前面,我要去找他们。”

    唐灵转头看向唐梓绶,说:“哥,不能回去啊,绝对不能回去,那地方太可怕了!”

    唐梓绶也犹豫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这鬼地方深处的东西,说:“你们到底要去哪?”

    温白羽说:“不知道,或许是你们说的楼吧,但是首先我要去找我的朋友。”

    唐梓绶吸了一口气,对唐灵说:“咱们也去吧。”

    唐灵使劲摇头,说:“哥,你也疯了吗,不能去啊,咱们好不容易逃出来!”

    唐梓绶说:“可是只有咱们两个人,也没有装备,根本走不出去这里,而且他们之前救过咱们。”

    唐灵没有再说话,但是显然对那个地方有很大的恐惧感。

    有唐梓绶跟着是最好的,因为唐梓绶身上有建木碎片。

    众人合计了一下,就准备启程了,这个鬼地方晚上绝对不能走路,不是掉坑里,就是被雪刮走。

    所以他们必须白天快一些走,好去寻找那些走散的人。

    他们是从斜坡上滑/下来的,现在想要原路返回,肯定要从斜坡上爬上去,积了一晚上的雪,斜坡变得很滑,地上还凹凹凸凸的不平。

    斜坡的陡峭程度很大,众人爬的都是筋疲力尽,唐梓绶看见温白羽脸色很差,主动去背邹成一,温白羽实在走不动了,再加上昨天晚上根本没有怎么休息,脑子里一阵黑一阵白的。

    太子伋先把温白羽背上了陡坡,然后要背唐梓绶,但是唐梓绶说自己还有体力,如果太子伋愿意的话,背他妹妹上去。

    太子伋心里是不愿意的,绝对不愿意。

    眼看着唐梓绶和唐灵的关系这么亲厚,太子伋心里就无名的火大,一股怒火就要把理智烧干净了,他不愿意唐梓绶跟任何人亲近,除了自己。

    但是这样的自己,完全和以前那个温和贤德的兄长不一样,他又怕自己表露/出来的话,唐梓绶会害怕,会厌恶。

    太子伋没有说话,背起唐灵送上了陡坡,然后背着邹成一,直接把唐梓绶打横抱起来,抄着他的膝弯和后背。

    唐梓绶吓了一跳,这个人的体力真是太惊人了,自己虽然没有他高,但是经常锻炼,怎么也说是个大男人,总有些重量的,太子伋却走得非常快,几步将他们带上了陡坡。

    众人在上面休息了一下,然后又开始启程,继续往前走。

    他们昨天晚上拼命的跑,竟然跑出了这么远的距离,果然人的潜力是没有极限的。

    他们在一直往前走,临近中午的时候,温白羽几乎走不动了,坐在地上拼命的喘气,太子伋看了看他,说:“先休息会儿。”

    温白羽坐在地上,感觉要死过去了,浑身发冷,邹成一把毯子拿出来,裹在温白羽的身上。

    温白羽粗重的喘着气,眼皮很重,感觉整个人都坚持不住了,头一歪,一下陷入了昏迷之中。

    他醒过来的时候感觉有些颠簸,太子伋背着他,众人正继续往前走着,温白羽说:“走到哪里了?”

    唐灵回头看他,说:“快到了。”

    温白羽一激灵,说:“快到了?”

    唐梓绶也点头,说:“我们跑出来之后,也就半天就看到了你们,这么走下去,估计天黑之前,咱们就能看到那个楼了,顺着这条河一直走,不会迷路的。”

    黄昏的时候,太阳的光弱了,雾气又升上来,同时竟然开始下雨,雨里夹/着冰雹,“噼里啪啦”砸下来,一下将众人都浇透了。

    温白羽休息了一会儿,已经能自己走了,刚觉得身/体好一些,结果一下就开始下雨了,所有的人都湿/透了,冰凉的雨水打在身上,竟然开始结冰。

    众人都抱着胳膊,冷得不行,温白羽背着邹成一,将毯子披在邹成一肩膀上,幸好邹成一比较瘦弱,毯子足够大,两个人正好都裹起来,还都冷的打哆嗦。

    唐梓绶见唐灵哆嗦的厉害,就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披在唐灵身上,唐灵说:“不行,哥,你不/穿要生病的。”

    唐梓绶还没有说话,就感觉有东西兜头盖下来,一下把他蒙了起来,扯下来一看,竟然是一件白色的大衣。

    太子伋把大衣脱/下来盖在唐梓绶身上,并没有说一句话。

    唐梓绶心里特别感激,但是又怕太子伋生病,虽然太子伋的体力特别好,但是着凉总要生病的。

    太子伋只是淡淡的说:“你穿。”

    天色发暗的时候,众人终于看到了唐梓绶所说的“楼”。

    真的是一幢楼,但是破败不堪,大约有五六层高,看起来像是老式建筑,有点汪医生的筒子楼的感觉。

    楼的顶层竖着一个烟囱,正不断的冒着黑烟,滚滚的黑烟像隐藏在死亡谷里的妖怪一样。

    众人见到那楼,就竖/立在河边上,一般掩藏在浓/密的草丛中,一边凸出来,好像野兽的獠牙。

    楼门是大铁门,铁门敞着,并没有上锁,好像不担心有人进去,铁门的旁边蹲着两个人影。

    众人一看,和邹成一一模一样,但是那两个人影竟然蹲在地上,动作像狗一样,脖子上还锁着铁链,似乎是看门用的。

    温白羽联想了一下之前唐梓绶的描述,说有很多像邹成一一样的人,不过被锁链子拴着,这些东西好像是看着他们用的,只要挪动出范围,锁链拴着的粽子就会发疯的咬他们。

    邹成一看见那些粽子,不禁皱了皱眉,这是第二次看到这种东西,第一次是在那个地/下室里,第二次是在这里,他实在不明白,做成自己的样子干什么。

    众人绕着那座楼绕了一圈,正门有看/守,绝对不可能从正门进去,他们有必要翻窗户进去。

    而且现在天还没有全黑,不可能光/明正大的走过去,众人在树林里找了个地方休息下来,吃了些干粮,温白羽看了看干粮,好像不太多了,毕竟他当时很紧张,只拿了自己能拿的东西,现在这么多人要分干粮,自然吃点就没了。

    温白羽思考着,或许他们能遇到其他人,这样就太好了,但是他实在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也进了这座楼,不过如果其他人看到了这座楼,按照这座楼的诡异程度,绝对会进去看看究竟的。

    他们休息了一个小时,没办法点火,衣服全都结了一层薄冰,冷的不行,天色越来越暗,马上就要全黑了。

    那座楼很安静,一直都悄无声息的,门口两个看/守时不时走动一下,但是大多数都是蹲着的。

    天色完全暗下来之后,温白羽就看到那两个看/守的脖子上有隐隐发光的蓝色东西,想必也是那种蓝色的针。

    温白羽说:“那种针,到底是干什么用的,真的是激发潜能的吗?”

    邹成一说:“应该是,而且我觉得那种针,就是从神鸦族人身上提炼出来的,你也知道,我们的族人发病越快的人,反而力量越大,拥有的潜能也越大。”

    温白羽点点头,这一点确实和神鸦族人能联/系起来,但是他也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要把粽子都改造成邹成一的样子,这太匪夷所思了,按照邹成一的说法,谁有能力就能当族长,根本不需要傀儡。

    他们又等了一会儿,太子伋说:“出发吧。”

    众人把行李整理好,唐梓绶背着一个,太子伋背着一个,温白羽就负责背邹成一,带着唐灵,几个人往那座怪楼过去。

    他们绕道怪楼的后面,一层没有窗户,不知道这是什么设计,看起来非常诡异。

    温白羽双手一抓,拽住二层凸起的窗户沿,双/腿曲起来,蹬了一下一层的楼身,猛地向上窜起,很快爬上了二层的窗户边。

    下面的几个人也爬上来,只有唐灵的身手弱了一些,唐灵跳不上来,急得团团转。

    温白羽先用凤骨匕/首把窗户撬开,因为窗户是老式的,也不太结实,一下就撬开了,温白羽钻进去,让唐梓绶把背包里的绳子放下来,众人把唐灵拉了上去。

    他们直接进入了二层,夜晚又开始刮大风,窗户不关上吹得“空空”直响,他们怕把人惹过来,或者招惹了粽子,赶紧把窗户关上。

    四周一片漆黑,温白羽掏了掏背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小手电来,但是因为刚才下大暴雨,他们的东西都湿/了,手电有点进水,时灵时不灵。

    温白羽气的使劲甩了甩手电,又把手电拆开来擦,擦了半天,拧上按了按,手电终于肯发出光来。

    但是手电惨白的光圈一闪一闪的,接/触不良,而且调节亮度的按钮失灵了,在诡异的楼里看起来异常可怕。

    唐灵颤/抖的声音说:“手……手电一直闪……”

    温白羽轻声说:“没事,总比没亮的好。”

    温白羽拿着手电,在屋子里照了一圈,很古老的屋子,因为外面狂风大雪,还下雨的,地板已经有点翻起来了,踩在上面,“嘎吱……嘎吱……”的响。

    四周一片阴凉的气息,到处都是尘土,这间屋子似乎没有人居住过,而且常年没人进来,地上都是灰,也没有脚印。

    唐灵的声音颤/抖,说:“你……你们看,有个柜子……”

    那柜子半开半闭的,因为湿气和潮气,柜子也有点走形了,两扇门中间裂一个大口子,众人走过去想看看究竟。

    唐灵突然“啊啊啊啊”的一嗓子叫出来,吓得众人冷汗直流,温白羽后背一凉,瞬间的紧张让肚子里一阵绞痛。

    唐梓绶说:“怎么了!”

    唐灵指着那柜子的裂口,脸色惨白,手指颤/抖,说:“人……有人……不对,是鬼……他看着咱们呢……”

    唐灵的话颠三倒四的,看起来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唐梓绶离得她近,也往柜子的缝隙看了一眼。

    柜子一人多高,老式的木柜子,看起来非常坚固,但是因为受潮中间合不上,露/出一指宽的距离,而就在这缝隙只见,竟然有一只眼睛,圆睁着,似乎在盯着他们看。

    唐梓绶“嗬……”的吸了一口气,猛地向后退了一步,太子伋伸手托住他,将他往后一拦,迅速的护在身后。

    温白羽用手电去照那个柜子,手电惨白的光一跳一跳的,还时不时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明明暗暗的照着那条缝隙。

    从缝隙里能看到一只人眼,眼睛圆整,盯着他们,同时看到一点儿人脸,人脸惨白,肌肉/紧绷,光线忽明忽暗,人脸在明暗之间闪烁着。

    温白羽也手脚冰凉,吓得呼吸一窒,但是很快/感受到了,那股从柜子里传出来的气息,是死人,应该是尸体。

    温白羽使劲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然后用凤骨匕/首慢慢伸出去,勾住柜子的把手,猛地往外一拉,柜子的门“吱呀——”一声就开了。

    与此同时,柜子里的尸体一下扑出来!

    “啊啊啊啊!!!”

    唐灵猛地后退,“嘭”的一下坐倒在地上,不怪她大惊小怪,那尸体面色狰狞,肌肉/紧绷,脸色发白,在手电明暗的跳动下突然扑出来,唐灵几乎昏死过去。

    “啪!”的一声。

    尸体扑出来的一瞬间,却被铁链子捆住,只见他的脖子上,手臂上,都有铁链子,铁链子非常短,让这具尸体没办法活动,根本不可能掉出柜子来。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他同时听到了邹成一深呼吸的声音。

    众人看着那具尸体,尸体并没有起尸,只是站的角度问题,柜门一开就要掉出来,不过幸好被铁链子拽住了。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刻去看那柜子里的尸体,顿时说:“方……方教授!”

    柜子里的人面相很眼熟,就算脸色狰狞了一些,温白羽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竟然是狄良的老/师,那个方教授!

    这是第几具方教授的尸体了?

    温白羽几乎数不过来了,他们找到了两个方教授的尸体,第一个在镜子墓,被他们埋了,第二个在水里泡发了,但是这具尸体不翼而飞了,第三具又在这里发现了。

    是方教授,一模一样!

    如果再算上地/下室里看到的那张脸,方教授不知道死了多少次,又活了多少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白羽脑子里乱轰轰的。

    方教授的尸体保存的很完整,但是从屋子落土的程度来看,一具尸体不经过处理,不可能保存这么长时间。

    温白羽有些百思不得其解,就在这个时候,太子伋眼睛一眯,说:“走,有声音。”

    他说着,拽住身后的唐梓绶。

    很快的,温白羽也听到了那声音,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这里的动静太大了,所以惊动了其他东西,或许是这里的主人,也或许是守卫。

    众人将门拽开,门并没有锁死,直接就打开了,然后快速的往楼道里跑,身后传来“咚咚咚”的声音,有什么东西快速的在楼道里奔跑着,冲他们过来了。

    漆黑的楼道里没有一点儿光,温白羽他们的手电成为了焦点,身后的人紧追不舍,能隐约看到,从那身形来看,应该又是那批和邹成一长得一模一样的粽子。

    邹成一说:“快快,灭掉手电,进房间!”

    他说着,温白羽立刻推开一个房间的门,众人飞快的钻进房间,猛地关上/门,为了防止手电光从门缝露/出去,温白羽立刻关掉了手电。

    就听“咚咚咚”的声音,很快声音就近了,那些粽子见温白羽他们从楼道里消失了,开始地毯式的搜索,不断的发出“嘭!嘭!”的撞门声音,好几个门都被他们撞开了,很快估计就会过来。

    太子伋眼睛一眯,眼里有些杀气,温白羽对他摇了摇头,如果他们真的硬碰硬,有太子伋在,估计并没有什么事情,但是这样就打草惊蛇了,不知道后面会遇到什么事情。

    “咚咚咚……”

    “嘭!”

    “嘭!”

    “嘭!嘭!”

    唐灵的声音颤/抖,小声说:“来了……”

    那些粽子显然已经到了他们的门边,跑过来之后开始撞门,众人都贴在门口,紧紧的压住门。

    那些粽子一撞没撞开,立刻就开始发疯的猛撞,一下一下的“咚咚”声,撞得众人心跳都快了,大家屏住呼吸,尽量不出声,拼命压住门板,不让那些粽子把门撞开。

    温白羽发现自己一紧张起来,肚子就会疼,温白羽有些支撑不住,从门板上滑/下来,靠着门板深深的呼吸。

    邹成一说:“你怎么样?”

    温白羽摇头,但是已经说不出话来来了,太子伋说:“不要紧张,放松/下来。”

    温白羽也想放松/下来,但是现在的情形他放松不下来,只能深深的呼吸着。

    这个时候,就听“咔”的一声,然后是“吱呀……”一声,伴随着这样的声音,很快的撞门的粽子突然安静下来,随即是“咚咚咚”的声音,似乎跑远了。

    众人有些吃惊,而且这声音,并不是从门外传过来的,而是从房间内部传过来的,也就是说,声音和他们在一个房间里。

    众人没能松一口气,立刻又紧张起来。

    温白羽顾不得肚子疼,快速的手一按,打起手电,与此同时,就看到房间里同样有一个柜子,柜子“嘭”的一声被撞开了,一样东西从里面扑了出来。

    尸体!

    尸体从里面扑了出来,然后众人听到了锁链的声音,好像和之前的房间一样,这具尸体也被锁链锁住,就算倒下来也逃不出去。

    但是他们都想错了,温白羽的手电打起来,就看见那具尸体一下扑出柜子,锁链“啪”的一声拉紧,但是这具尸体竟然有所不同。

    他并不是一具保存完好的尸体,而是尸蜡!

    泡发的脸,全身软/绵绵的,这是关楠说自己杀死的方教授,他们记忆很深刻,方教授的尸体从水里打捞上来,完全形成了尸蜡,软/绵绵的一动就烂,后来这具尸体消失了,没想到也在这里。

    尸蜡冲出柜子,锁链拉紧之下,把尸蜡的手一下兜了下来,尸蜡失去了双手,但是也成功挣脱了铁链,从柜子里扑了出来,冲他们扑过去。

    惨白的手电照着尸蜡腐烂不成形的脸,唐灵吓得只能尖/叫,太子伋立刻喊着:“走!”

    他说着,猛地拉开门,让其他人先走,自己来断后。

    尸蜡身上软/绵绵的,太子伋的旄节打过去,直接捅/了一个窟窿,但是白色旄节竟然被尸蜡快速的腐蚀起来,像火焰一样,从旄节的尾端一下烧过来,就听“呲啦”一声,太子伋的手掌一下变黑了,猛地将旄节往前一打,随即快速的退出房间。

    尸蜡的行动很缓慢,因为软趴趴的,有的时候身上的尸蜡还会粘在地上,看起来恶心极了。

    众人在楼道里飞奔,这座楼占地很大,但是他们这么跑,眼看着就要到头了,唐梓绶看向太子伋,他手上一片焦黑,惊讶的说:“你受伤了?”

    温白羽也有些惊讶,太子伋是魄,一般的阴气不能让他受伤,太子伋说:“那东西很邪,他身上有阳气。”

    一个腐烂的不行的尸蜡,他身上竟然有阳气,这简直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但是太子伋的手掌一片焦黑,这足以说明他说的是实话。

    这个地方越来越邪门了,太多的问题让他们困扰。

    眼看着已经到了尽头,温白羽向四周看了一眼,说:“跳窗户出去吧!”

    他说着,猛地推开窗户,一股巨大的风雪灌进来。

    那尸蜡已经追了过来,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咚……咚……咚咚……”的声音。

    众人心中一紧,都抬头看着自己头顶的管道,简直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倒霉催的事情全都赶到一起了,不知道管道里又要爬出什么东西。

    头顶的管道非常粗,圆形的管道绝对可以容纳一个成年人爬行,如果里面有粽子,他们简直是被多面夹击。

    尸蜡慢慢的走过来,太子伋将众人拦在后面,说:“走,都下去,我拖住他们。”

    唐梓绶说:“不行,你已经受伤了,你先下去!”

    唐灵说:“哥,快走吧!那声音来了!”

    众人一片混乱,太子伋却铁了心,只是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唐梓绶,唐梓绶一瞬间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自己心里涌了出来,一股说不清楚的酸楚,但是他又捕捉不到。

    太子伋没再看他,只是说:“走。”

    “咚!”

    就在尸蜡扑上来的一瞬间,有一个黑影从管道里猛地冲了出来,只见昏暗的楼道里猛地炸起一阵刺眼的白光,随即那白光一下扎入尸蜡的胸腔里,紧跟着白光一转,一下把尸蜡的胸腔搅开了一个大洞,软趴趴的蜡飞/溅的满处都是。

    太子伋伸手护住唐梓绶,尸蜡溅在他的身上,很快就斑斑驳驳。

    那尸蜡被一搅,身/体顿时七零/八落的,软趴趴的尸蜡根本承受不住体重,一下就倒在地上,瘫成了一坨。

    温白羽瞪眼一看,说:“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将龙鳞匕/首上的尸蜡甩下去,暗淡的月光从窗户外面照进来,衬着万俟景侯身材挺拔,一身黑色的衣服,脸色白/皙,上面挂着血珠,一双红色的眼睛,露/出一种说不出的威严和压/迫感。

    温白羽看见他红色的眼睛,顿时心里咯噔一下,就在这个时候,又是“咚咚咚”几声,从管道里紧跟着跳下几个人来,分别是东海、九命、血髓。

    邹成一期待着再出现一个人,可是没有了,管道里悄无声息,噫风并没有跟他们在一起……

    温白羽害怕万俟景侯又被刺/激的发狂,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景侯一步跨过来,猛地抱住温白羽,都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头压下来,嘴唇含/住温白羽的双/唇,疯狂的在上面碾压,然后将舌/头顶/进去,缠住温白羽的舌/头。

    温白羽听见万俟景侯粗重的鼻息,火/热的气息喷在他脸上,嘴唇和舌/头一阵阵的发酸、发/麻,快/感涌上来,要浇灭了意识,像受了蛊惑一样,紧紧抱住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的出现太及时了,就像天神一样,再加上面容完美,身材挺拔,一身黑色的衣服显得冷酷无比,不过就在一转眼的时间,万俟景侯竟然抱着一个男人亲/吻起来。

    唐梓绶和唐灵和他们并不熟悉,看得有些傻眼,唐梓绶随即咳嗽了一声,赶紧转过脸去,非礼勿视。

    九命见他们亲的火/热,简直是难舍难分,耳朵里又听到管道传出“咚咚咚”的声音,说:“先别亲了,咱们快走,那帮粽子追上来了。”

    万俟景侯眯了一下眼睛,感觉温白羽的脸色不好看,而且气息有些乱,知道不能再耽误时间,伸手搂住温白羽的腰,说:“抓紧了。”

    他说着,突然抱着温白羽跳出窗户,一手搂住温白羽,一手抓/住窗户的边沿,快速的松手,往下一坠,脚踏了一下一层,然后顺利的落在了地上。

    其余几个人也顺着窗户下来,众人离开怪楼,快速的往树林里跑,跑了很远,这才松了口气。

    温白羽说:“到底是什么东西?”

    九命跑的呼哧带喘的,说:“粽子啊,好多粽子,而且和邹成一长得都一样的粽子!”

    眼看那些粽子追不上来了,众人坐下来休息,九命说:“我都怀疑咱们捅/了棕子窝了。”

    温白羽有些累,万俟景侯摸/到他的手,冰凉冰凉的,立刻在旁边找了很多树枝,点上火,把树枝堆拢在一起。

    温白羽赶紧伸手在火堆边,使劲搓了搓自己的手,万俟景侯握着他的手,说:“小心烫伤。”

    他说着,脱/下自己的大衣,又脱/下温白羽的衣服,温白羽的衣服上结了一层冰,进了怪楼之后冰化了,又变成了水,现在还没干。

    万俟景侯把自己的干衣服给他披上,然后把他的衣服放在火堆旁边烤,伸手搂住他,说:“还冷吗?”

    温白羽哆嗦了两下,说:“好多了。”

    温白羽缓了一会儿,说:“你们怎么突然就不见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建木碎片你带在身上没有?”

    万俟景侯说:“放心,碎片在我这里。”

    万俟景侯知道他担心,把事情和他说了一遍,那天晚上他们都睡下之后,万俟景侯和噫风在守夜,就听到有野兽的吼声,噫风说去看看究竟,结果去了就没有回来。

    紧跟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了一片蜈蚣,那些蜈蚣的个头都非常大,而且剧毒无比,叮了好多人,温白羽根本没有/意识就中毒了,温白羽现在体质弱,不过幸好有凤凰血。

    蜈蚣太多,众人匆忙转移的时候,又遇到了粽子,数量非常多的粽子,都和邹成一长得一模一样,粽子把他们冲散了,万俟景侯本身一直护着温白羽,还给温白羽放了毒血,但是后来粽子太多,万俟景侯有些失控……

    后来的事情可想而知,当万俟景侯有点意识的时候,发现温白羽不见了,他把温白羽丢/了。

    万俟景侯疯了一样到处找,但是根本找不到,后来就发现了那座古怪的楼,他进去的时候,九命东海和血髓都在一起,而且正被一群粽子追赶,数量太多了,这座楼好像是一个粽子生产线一样。

    温白羽见万俟景侯的眼睛始终有些发红,肯定是还在克制心中的暴怒。

    温白羽不禁安慰他,说:“我没什么事,我醒来的时候没看见你们,就是有点着急。”

    万俟景侯始终搂着他,一刻也不撒手,不停的亲/吻着温白羽的额头,温白羽实在不好意思,这里还有两个不太熟悉的人呢,但是万俟景侯一样我行我素,根本不看别人的脸色,只有其他人看他脸色的机会。

    而且万俟景侯身上充斥着一股焦躁,温白羽怕他再发狂,也只好拉着万俟景侯的手,万俟景侯的嘴唇特别烫,或许是心里焦躁的缘故,每次贴在他的额头上,都烫的温白羽浑身发/热。

    众人好不容易汇合,又被大批的粽子追赶,大家合计了一下各自遇到的,和知道的事情,就抵不住疲惫,全都睡了过去。

    并没有帐篷了,幸好天公作美,这天晚上没有雨,也没下雪,就是一直刮狂风。

    唐梓绶蜷缩着身/体,他始终睡不安稳,耳边的风声就跟哭声似的,其实唐梓绶有些介意太子伋最后看自己的目光,他总觉得很熟悉,但是又捕捉不到。

    唐梓绶稍微抬起头来,就看到太子伋靠着一棵树,仰着头在看天空,昆仑山的天空,不是靠想象就能想象出来的,夜晚的天空充斥着一股苍凉和悲壮。

    太子伋似乎注意到他的目光,微微侧头看了一眼他,随即又抬起头来看着天上。

    唐梓绶咳嗽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走到他边上,说:“你之前受伤了,都没有包扎,我帮你看看吧?”

    太子伋没有说话,也丝毫没有表示,唐梓绶有一种错觉,总觉得太子伋是不是讨厌自己,不然的话为什么总是一副冷脸。

    但是一想到刚才,太子伋根本毫不犹豫的把自己护在身后,如果真是厌恶,也不至于做到这种地步。

    唐梓绶试探的说:“我帮你包扎一下?”

    太子伋终于说话了,说:“不必了。”

    唐梓绶有些失落,或许是好心贴了冷脸的缘故,他已经努力过好几次和这个人打好关系,不过完全没有可能性,全都失败了。

    唐梓绶扯了一个笑容,比哭还难看,嘴里说:“哦……哦……”

    太子伋又补充了一句,说:“你去睡吧。”

    唐梓绶点了点头,嘴角还挂着那种笑容,转过身去,准备回去继续蜷缩在地上睡觉,结果太子伋却叫住了他,说:“等等。”

    唐梓绶回过头来,太子伋看着他的表情,这个毛孩子什么心情都写在脸上,不由得让太子伋心里发酸,松口说:“那你帮我吧。”

    唐梓绶睁大了眼睛,说:“真的?”

    太子伋说:“是你帮我,我该谢谢你。”

    唐梓绶连连摇头,快速的拿了药和纱布过来,给太子伋小心翼翼的包扎了伤口,他的伤口烧伤很严重,看起来有些狰狞。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睡着,突听“白羽……白羽……白羽……”,一声一声的呢喃在自己耳边响起来,耳朵上喷着热气,烧烫的呼唤让他脑子里炸起了烟花。

    温白羽睁开眼睛,就见万俟景侯侧躺在自己旁边,两只火红的眼睛盯着自己,微薄的双/唇不断的开启闭合,用沙哑的嗓音喊着自己的名字,同时手上做着不雅的动作,正和右手促进感情……

    温白羽顿时吓得就醒了,满脸通红,万俟景侯竟然躺在自己边上和右手/交流/感情,还叫着自己的名字,温白羽觉得耳朵都要烫掉了。

    万俟景侯见他醒了,只是粗重的喘着气,动作一点儿也不停,根本没有一点儿羞愧的心理,声音嘶哑低沉,笑着说:“把你吵醒了?”

    温白羽白了他一眼,说:“你干什么呢?”

    万俟景侯喘着气,同时用滚/烫的嘴唇去找他的嘴唇,亲了好几下,说:“我有点忍不住了,没关系,你继续睡,我不打扰你……”

    他说着,嗓子里发出一阵阵轻微的低吼声音,光听着那种嗓音,温白羽觉得自己就浑身发/热了。

    温白羽呼吸也有些乱,但是他现在身上不方便,万一蛋破了怎么办!

    万俟景侯见他脸色有些变化,露/出了一丝了然的笑意,笑着说:“你也难受,忍不住了?”

    温白羽呼吸都乱/了,咬着牙根,眼睫抖动了好几下,深吸了一口气,说:“要我帮你吗?”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伸手搂住温白羽的脖子,亲/吻着他的下巴,说:“好啊,用什么地方帮我?嗯?”

    温白羽:“……”

    温白羽心里卧/槽了一声,说:“算了,你当我没说,我脑子刚才被野驴踢了!”

    万俟景侯笑着说:“那可不行。”

    他说着,温白羽“嗬——”的吸了一口气,瞪大眼睛去看万俟景侯,万俟景侯则用性/感沙哑的声音说:“嘘——小点声,我有分寸,马上就好……”

    鬼才相信马上就好!

    温白羽自己确实马上就好……

    而万俟景侯,反正温白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好的,整个过程都是双眼赤红,就跟要吃/人一样,疯狂摆/弄着温白羽,但是又有些小心翼翼,后来温白羽实在太困就睡着了,也不知道万俟景侯什么时候解决的。

    唐梓绶在给太子伋包扎伤口,就听到一声粗喘的声音,吓了一跳,随即脸上通红,脑袋都要冒蒸汽了,没想到那两个人精神头这么旺/盛。

    唐梓绶尴尬的厉害,都不敢抬头看太子伋,只觉得太子伋长得真是好看,但是又不娘气,身材也高大,非常挺拔,虽然整个人很冷漠,一副不好相处的样子,其实心还是挺软的。太子伋的轮廓很深邃,但是并不硬朗,带着一股典雅的尊贵感,嘴唇有点薄,和他这个人一样,说出来的话冷冷淡淡的,但是唇形看起来特别好看,嘴唇的颜色有点淡……

    唐梓绶突然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感觉自己的思想越来越偏了,竟然有点龌龊的念头。

    赶紧加快了手上的包扎动作。

    太子伋看着他的脸色,红的厉害,不禁伸手过去,附在他的额头上,说:“生病了吗?”

    唐梓绶吓了一跳,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摔得屁/股直疼,嘴里“嘶嘶”的。

    太子伋伸手去拽他,唐梓绶感觉到那人的手心冰凉,比自己的温度低很多,但是摸/到那个冰凉的大手,自己的体温反而燥热的攀升上去。

    见了鬼了……

    一定是中邪了……

    唐梓绶感觉自己很不对劲。

    第二天天亮之后,众人就都醒了,万俟景侯他们身上带了一些干粮,不过好像也不太够的样子。

    温白羽醒过来的时候,万俟景侯正在弄火堆,把火堆生的旺一些,一双红色的眼睛已经退去了血色,变成了黑色,看起来精神不错,脸上的表情也不像昨天那么冰冷。

    温白羽松了口气,但是一想到万俟景侯这个发/泄方法,不是发脾气就是发/情,简直不能再好了……

    万俟景侯见他醒了,扶着温白羽坐起来,说:“睡得好吗?”

    温白羽:“……”

    温白羽真想撬开万俟景侯的脑袋,虽然他们昨天并没有过火,但是万俟景侯折腾人的方法不一定要做到底,温白羽还是昏睡过去的,之后被怎么折腾的就不知道了。

    万俟景侯见他脸上一阵红一阵青的,笑了一下,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拉开自己的风衣领子,就看到万俟景侯的脖子上有两条大血/印子,就跟猫抓的似的。

    万俟景侯笑着说:“你抓的,昨晚很热情。”

    温白羽:“……”

    温白羽实在忍不了了,九命正好起了,听到他们说昨晚,迷迷糊糊的揉眼睛,说:“昨晚怎么了?又有东西偷袭咱们吗?”

    东海则是听得一清二楚,为了避免温白羽尴尬,对九命招手,说:“过来,吃早饭。”

    九命很嫌弃东海这么召唤他,就像召唤宠物一样,不过还是颠颠的过去,说:“我要吃小鱼干小鱼干。”

    东海无奈的说:“这地方哪有鱼,有的吃就不错了,快吃。”

    九命看着压缩饼干直皱眉,又说:“我要吃小鱼干小鱼干。”

    东海说:“没有。”

    九命扑过去,咬他脖子,不过没使劲,伸舌/头舔/了舔,一副流口水的样子,说:“腥的,让我咬两口解解馋。”

    东海被他牙齿磨的眼睛一眯,伸手毫不犹豫的打在他屁/股上,在他隐藏起来,本该是尾巴根的地方狠狠一捏,说:“起来。”

    “喵——!!”

    九命尖/叫一声,东海一捏,舒服的他差点把耳朵和尾巴给弹出来,不满的瞪着东海,磨着自己的尖牙,去啃饼干了。

    众人吃着早饭,邹成一有些担心噫风,噫风听到野兽的声音,去看究竟就再也没回来过,现在所有人都会和了,也没看到噫风的影子。

    邹成一对万俟景侯说:“他去看了之后呢,就没再见到人了吗?”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说:“没有。”

    温白羽说:“咱们还要进那座楼,之前唐梓绶说他们被/关在里面,我怀疑关楠也在里面。”

    血髓听到关楠的名字,脸色非常差,说:“我们在里面找了,没有关楠。”

    温白羽问了唐梓绶一些问题,唐梓绶描述了一下他们被/关的地方,一个牢/房,绝对是牢/房,旁边有很多当做看家犬一样的粽子,拴着铁链子。

    “牢/房?”

    血髓皱眉重复了一句,不过显然是疑问句。

    万俟景侯说:“我们在楼里没有见到类似牢/房的地方。”

    他说着,站起身来,说:“看来咱们还要再去一趟,或许那座楼里还有其他地方,咱们之前没有发现。”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10个红包已发,发给了95章留言的前10个小天使,么么扎o(* ̄3 ̄)o

    

《仵作先生》开始更新,打滚卖萌求圈养手机读者请戳.jjwxet/book2/2586069

    网站直接戳图传送↓

    楚钰秧有两个心愿:

    第一,大学毕业当个公务员。

    第二,吃顿“安全”的午饭。

    楚钰秧作为一个在法医刑侦校区学汉语言文学的学生,食堂简直就是案发现场:红烧肱骨,盐酥尺骨,香辣肋软骨……

    就在楚钰秧苦思冥想如何才能吃一顿无压力午饭的时候,楚钰秧穿越了,穿成了一名仵作,从此过上了油条豆腐脑+验尸房的日子。说好的铁饭碗公务员,可领导黑心、工资太少,而且毫无劳动保障,动不动就卷进大小案件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最重要的是专业根本不对口,简直不能再好!

    都说楚先生大智若愚满腹经纶,乃山中卧龙,因为得罪权贵才被贬到鸟不生蛋的地方当仵作。端王求贤若渴,准备三顾茅庐招他为门客。

    只是王爷没想到,仵作先生招上门,和传说中的……有点不一样。

    楚钰秧从一个仵作做到正三品大理寺卿,一路平步青云抱紧铁饭碗,更帮助端王爷登上皇位,一时间位极人臣风光无限。

    赵邢端:想不想再往上升一升。

    楚钰秧:你让我当丞相?

    赵邢端:让你当我的皇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96章 死亡谷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