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92章 卫宣公墓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又休息了一天,身上已经不疼了,之前很明显是疲劳过/度,所以身上才会酸疼不止的,不过说实在的,其实这种事情对温白羽来说还是有好处的。

    万俟景侯身/体里阳气太足,引发的狂躁不安,适时的把这股狂躁的阳气发/泄/出去,这两天万俟景侯的气色也很不错,尤其他的那个东西可比血和唾液要厉害的多,所以温白羽并没觉得精神萎靡,只是身上疼得不行。

    温白羽洗澡的时候看了看自己,脖子上和手腕上的淤青还没好,简直日了狗了,用这么大力气,手腕上的淤青还能把袖子拉一拉,但是脖子这个位置的淤青,除非戴围巾,不然根本遮不住。

    浴/室外面万俟景侯一圈两圈的转,推了好几次门,发现门一直锁着,又不好直接把门踢开,就只能一会儿起来转一圈,怕温白羽身上不舒服。

    温白羽拉开浴/室门的时候,万俟景侯正在外面转磨,看到他出来,立刻凑过去,说:“能走吗,我抱你?”

    温白羽白了他一眼,说:“已经好了。”

    他说着一下扑到床/上,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九点了,明天还要早起,于是拉开被子就钻了进去,说:“你也快洗澡,明天还要出发。”

    万俟景侯立刻进了浴/室,温白羽有点困,迷迷糊糊听着水声,好像也就几分钟的时间,万俟景侯竟然出来了,然后快速的拉开被子钻进了他的被窝里,抱住温白羽。

    万俟景侯欠身过来,轻轻捏着他的耳朵,声音很温柔,很轻,好像在哄孩子,说:“白羽,睡不着吗?那咱们来做点别的。”

    温白羽一惊,汗毛都站起来了,立刻说:“我睡着了,我真的睡着了。”

    万俟景侯还在玩着他的耳朵,说:“你累了?可是我感觉不舒服。”

    温白羽一听,顿时翻了个白眼,这两天里万俟景侯总是以他不舒服为借口装可怜,可是温白羽觉得自己要是心软/了,肯定就变成一次性的了,万俟景侯太可怕了。

    万俟景侯见他不理自己,说:“可以吗,白羽?我轻点,可以吗?”

    温白羽被他问得脑袋都晕了,该死的万俟景侯不止用苦肉计,还用美/人计,温白羽脸上通红,昏昏沉沉的就要中计。

    只听万俟景侯说:“我这次轻点,不弄你那么久,就四个小时……”

    四……个……小……时……

    温白羽顿时一激灵,吓得睡意全无,用被子把自己卷起来,伸腿去踹万俟景侯,说:“你给我滚,不行!绝对不行!四个小时都要天亮了!”

    万俟景侯立刻妥协,说:“那三个小时。”

    温白羽大喊着:“你以为去菜市场买菜呢,还讨价还价!”

    万俟景侯又妥协,说:“两个小时。”

    温白羽想了想,虽然仍然头皮有点发/麻,不过这个砍价还是稍微可以接受的。

    万俟景侯见他脸上有松动的表情,立刻将人一捞,搂在怀里,笑着说:“你也舒服的。”

    温白羽说:“别说废话,已经过了两分钟了。”

    万俟景侯笑着说:“是是是。”

    事实证明,万俟景侯就是三千年/前的襄王,因为万俟景侯又说话不算数,到最后温白羽连喊得力气都没有了,泄愤一样在他下巴上咬了好几下,咬的都是牙印,看他明天怎么见人。

    第二天六点多,天还是灰色的,就有人来敲门了,彭四爷的声音在外面说:“你们起了吗,下楼吃饭,要出发了。”

    温白羽浑身都疼,脑袋也疼,他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不过肯定睡眠不足。

    万俟景侯已经醒了,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正在穿衣服,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万俟景侯气色很好,而且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闷骚的气场,好像比以前更帅了……

    温白羽看了几眼,万俟景侯就转过头来,笑着说:“起床吗?”

    温白羽白了他一眼,说:“不起床你背着我走啊?”

    万俟景侯走过去,弯下腰来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说:“我倒是愿意,就怕你不肯。”

    温白羽:“……”

    肯定是自己没睡醒,竟然忘了万俟景侯的脸皮厚度。

    温白羽挣扎着进了浴/室洗漱,万俟景侯去给彭四爷开门,彭四爷笑眯眯的说:“一大早上我就听邹成一说了,说隔壁闹了一晚上,这么好的酒店墙壁都隔不住声音。”

    万俟景侯只是挑了挑眉,看起来气色非常好,心情也非常好,说:“下次注意。”

    说出来的话充斥着一股浓浓的得瑟感。

    彭四爷说:“不跟你说废话了,我们下楼吃早饭了,你们来了赶紧,别再开小差了。”

    万俟景侯没有说话,关了门,温白羽正在刷牙洗脸,身上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估计是自己睡过去之后,万俟景侯给自己清理过了。

    温白羽快速的穿上衣服,两个人就下楼去了。

    在电梯里的时候,万俟景侯还要凑过来亲他,温白羽伸手抵着他,说:“电梯里有摄像头。”

    万俟景侯这才作罢,温白羽一抬头就看到他下巴上有两个牙印,一圈有点青,一圈好像有点破皮,肯定是自己当时咬的太重了,不禁“噗”的一声的笑出来。

    万俟景侯早上洗漱的时候也看见了,不过没觉得怎么样。

    他们进了餐厅,邹成一眼睛是看不到的,但是其他人立刻就看到了那两圈牙印,还有温白羽脖子上新的吻痕,看起来是够激烈的……

    邹成一笑着说:“温白羽,你今天能走吗,反正我时间多,不怕多等几天的。”

    温白羽顿时在桌子下面伸手掐了万俟景侯的大/腿一把,但是万俟景侯腿上的肌肉太硬了,掐半天没掐到,只好把手伸回来。

    万俟景侯倒是左手伸下去,捏住他的手指,轻轻的揉起来。

    温白羽想甩掉他的手,自己可是右手,还要吃饭,但是万俟景侯就不松手,一直捏他的手指,还刮他的手心。

    众人都把两个人的小动作看在眼里。

    吃了饭,温白羽出了身上有点酸,其实精神很好,大家上了车,彭四爷的那辆越野车送去维修了,前机器盖子撞成那样,结果两天没修好,彭四爷正好就开了另外的车,不然之前那辆越野车是四座的,多了邹成一和噫风就坐不下了。

    众人上了车,因为之前彭四爷把车撞在树上的缘故,所有人都极其反/对彭四爷开车,彭四爷觉得自己挺冤枉的,是有人在轮胎上做了手脚。

    他们长途跋涉的从北/京开到濮阳,轮胎有点不堪重负,自然就爆胎了,并不是彭四爷开车莽撞。

    不过众人为了生命安全着想,还是坚决反/对彭四爷开车。

    彭四爷觉得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最后当然是让最稳重的噫风来开车,噫风把邹成一小心翼翼的抱到副驾驶上,给他系好安全带,这才进了驾驶位,打火发动/车子。

    邹成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生病了,总觉得怪怪的,或许是昨天晚上听了一晚上不隔音的“现场版”,所以脑子里都是不该想的东西,只觉得噫风一碰自己,就有点发烫的感觉,不由的想起那次在广川王墓葬里,噫风和自己的亲/吻。

    邹成一脸上有些烫,这个时候就听到耳边有风声,噫风突然欠身过来,伸手附在他的额头上,说:“少爷,您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邹成一被噫风一碰,整个人差点弹起来,拨/开他的手,说:“没什么,只是在想事情。”

    噫风笑了笑,发动/车子,说:“真是难得,少爷一副苦思冥想的表情。”

    邹成一脸皮更是发烫,难道自己的表情真的这么明显吗?

    就听噫风继续说:“少爷这种表情很可爱。”

    邹成一一口气差点噎死,想要瞪噫风,但是他肯本就看不见。

    一想到这里,邹成一突然有些失落,他的眼睛到底还能不能看见东西,再这样下去,他都要习惯黑/暗的感觉了。

    噫风就像看懂了邹成一的表情,突然说:“少爷,别着急,您会好起来的。”

    邹成一没有说话。

    温白羽上了车之后,摇摇晃晃的又要睡着了,靠在万俟景侯身上,万俟景侯轻轻摸/着他的头发,温白羽总感觉头皮有些发/麻,万俟景侯的动作就跟摸小动物似的,但是意外的挺舒服,让温白羽很快就想睡觉。

    莫阳笑眯眯的看着温白羽,说:“你们感情还真好。”

    温白羽摸了摸自己淤青的手腕,心说你怎么看出来的……

    彭四爷笑着对莫阳说:“咱们感情也不错。”

    莫阳没理他,拿出地图来看,历/史上只记录了卫宣公的荒/淫无度和丑/闻,似乎没人注意他的墓葬在哪里,或许是因为怕太子伋真的报复他,所以下葬的时候也很低调。

    公子朔继位之后,也多次寻找太子伋和公子寿的坟墓,决定挖坟来解决后顾之忧,不过不单单是太子伋的尸骨不见了,公子寿的尸骨也不见了。

    车子开了很久,已经将近中午了,他们开得并不快,因为不能确定位置,所以一直走走停停。

    中午的时候车子开到了一片稀疏的林子边,温白羽正睡得熟,突听万俟景侯说:“停车。”

    噫风立刻踩了刹车,把车子停下来,温白羽一激灵,以为遇到了什么事情,立刻坐起身来,往窗外一看,竟然还没天黑,而且虽然冷,但是太阳挺足,好像是中午。

    车外的景象让他觉得有点眼熟,而且还有一个烧黑的火堆,火已经灭了,但是很显然这里有人曾经生过火。

    温白羽越看越觉得眼熟,最后脸上腾的一红,这不是他晕过去之前,和彭四爷莫阳露营的地方吗,那时候温白羽突然闻到香气,还看到了一个白影,追进林子里,就看到了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喊了停车,自己打开车门,从车里走下来,温白羽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去,喊了他一声,立刻也追下车去。

    彭四爷显然也发现这地方是他们之前露营的地方,他们一大早上醒来,发现温白羽和万俟景侯都不见了,彭四爷还以为发生了什么意外,心里有些担心,但是没想到等了一会儿之后,万俟景侯竟然抱着温白羽回来了。

    温白羽身上盖着万俟景侯的大衣,胳膊垂着,露/出来的小臂上全是青紫的痕迹,脸上也一副憔悴的样子,眼睛都哭肿了。

    这幅样子让彭四爷吃了一惊,原来两个人突然消失不是遇到了危险,竟然是去做那种事情了。

    温白羽一回头就看见彭四爷略有深意的眼神,老脸都感觉烫的厉害,没地方放了。

    万俟景侯说:“林子里有东西,我进去看看,你们在这里等。”

    温白羽立刻追着万俟景侯往林子里走,说:“我跟你去。”

    万俟景侯说:“你身/体行吗?”

    他说完,立刻迎来了温白羽的一个大白眼,温白羽说:“你以为我是陶瓷做的?”

    万俟景侯伸手揽住他的腰,说:“看来下次可以时间长一点儿,我还要努力。”

    温白羽:“……”

    温白羽/明智的不和他讨论这个问题,说:“你要去哪里,林子里有什么东西?”

    万俟景侯说:“你忘了之前的香气?”

    温白羽怎么可能忘,就是那种该死的香气,温白羽身/体里都是正阳之气,本身就比普通人火气要大,再闻到那种气味,温白羽觉得当时自己那种反应,已经算是比较正常的了……

    万俟景侯说:“那只狐狸还在林子里。”

    他们正往林子里走,就看到一个白影,“唰——”的一下闪过去,万俟景侯说:“在前面。”

    说着抓/住温白羽的胳膊,快速的往前跑,温白羽昨天晚上刚被万俟景侯折腾过,虽然第二次已经比第一次适应了很多,但是跑了一会儿之后,腿还是有点打颤,像灌了铅一样。

    万俟景侯发现温白羽喘得厉害,停下来,说:“还行吗?”

    温白羽双手扶着膝盖,一边摆手,一边说:“等会儿,等会儿,让我休息一下,要断气了。”

    温白羽喘了两口气,抬头一看,哪还有白色狐狸的影子,万俟景侯说:“没关系,狐狸的老巢肯定在这林子里,咱们找找。”

    温白羽心想着,找狐狸干什么,虽然那狐狸身上能散发出一股蛊惑的味道,看起来并不是好东西,但是没必要专门跑进来找啊。

    万俟景侯在四周看了看,突然走到一个草丛变,用手将地上的杂草拨/开,竟然露/出一个大洞来。

    温白羽探头过来看,洞里黑漆漆的一片,看起来很深,看不到头一样,他只要一探头,就能闻到一股极其浓重的香味,比那只白色狐狸身上的香味都要浓重,呛得他头晕脑胀,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响,脸上烫的发烧。

    温白羽伸手抹了抹自己的脸,深吸一口气,强/压下那股躁动,说:“狐狸洞?”

    万俟景侯皱眉看了看,突然蹲下来,伸手捏起地上的土来,说:“黑土。”

    温白羽惊讶的说:“等等,这不是狐狸洞?是墓葬?可是里面好大一股味。”

    温白羽说着,立刻直起身来,呛得他咳嗽起来,说:“不行,不管是墓葬还是狐狸洞,咱们这样不能下去,回去拿装备和防毒面具吧,这个味道真难闻。”

    万俟景侯站起来,就看见温白羽的脸上红的厉害,不禁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温白羽顿时颤的厉害,惊吓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

    万俟景侯赶紧伸手过去搂住他的腰,温白羽就感觉要窒/息了,万俟景侯身上的味道难以言喻,带着一股强大的吸引力。

    万俟景侯笑着说:“你脸都红了。”

    温白羽赶紧推开了他,扶着树往回走,说:“是这个味道难闻。”

    两个人过了十几分钟从林子里走了出来,温白羽呼吸了新鲜空气,感觉那股味道一直萦绕着鼻子间,简直挥之不去。

    众人见他们出来,邹成一说:“怎么样,去干什么了?”

    万俟景侯说:“里面有个洞窟,是黑土,下面或许有墓葬。”

    众人一听,都觉得可能是卫宣公的墓葬,立刻都下了车,准备了一下,把后备箱的装备搬出来,随身带着食物、水,还有照明工具。

    温白羽看见那些防毒面具,立刻说:“这个也要带。”

    莫阳好奇的说:“带防毒面具?不是洞窟吗,毒气还没散干净?”

    温白羽说:“里面味太大了,没有装备下去一定会中毒的。”

    邹成一说:“什么味?”

    他说着,噫风已经把轮椅支起来,然后抱起邹成一,放在轮椅上。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狐狸味。”

    温白羽:“……”

    邹成一笑了一声,说:“怪不得温白羽这么大的反应。”

    众人准备妥当,把车放到一边锁上,确保检/查好了,这才背着行李往林子里面去。

    那个洞窟掩藏的很隐蔽,旁边全都是杂草,盖得严严实实,必须要把杂草全都拨/开,才能看到里面的洞/穴。

    洞窟很大,并不像众人相像的那么小,万俟景侯和噫风这种身高,只要微微低下头,基本可以直立的走,温白羽干脆直着身就能进去。

    还没到洞窟口,就能味道一股奇异的香味,不能说这种香气不好闻,但是这种香气带着一股蛊惑的气息,让人闻了会迷失心智,而且无端的脸上发红,这就是万俟景侯所说的狐狸味。

    温白羽是阳气太足,邹成一是身/体最弱,还没走到洞窟,闻到那股气息就已经呼吸加重了,脑子里晕乎乎的,脸上一阵阵的发/热,胸口喘得厉害。

    噫风低头一看,就见邹成一双手使劲抓/住轮椅的两个扶手,手背上透露/出一股淡淡的殷/红。

    “少爷?”

    噫风叫了邹成一一下,邹成一立刻从蛊惑中惊醒,浑身一激灵,额头上热汗滚下来,同时后背也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刚才有些沉浸在幻觉中,竟然想到自己被噫风赤条条的压住,脸上又是红,又是青的。

    温白羽一看就知道邹成一也对这个味道反应很敏/感,立刻把防毒面具抛过去,说:“快点戴上。”

    邹成一手都软的,防毒面具从腿上直接掉下去,噫风赶紧捡起来,掸掉上面的土,说:“少爷,我给您戴上。”

    噫风说着,就半跪在邹成一面前,给他戴上防毒面具,噫风的动作很轻,也很仔细,双手蹭到邹成一脖子的时候,邹成一狠狠的抖了一下。

    噫风轻笑了一声,手背在邹成一脖子上蹭了蹭,笑着说:“少爷,您体温很高。”

    邹成一粗喘了两口气,说:“快走。”

    众人都戴好防毒面具,进了洞窟,洞窟里面很安静,黑漆漆的一片,众人打起手电来,往前照着。

    地面是土的,还有小石子,并不是很平坦,走了很远的距离。

    一直是土坯的洞窟,看起来非常简陋,就像一个普通的狐狸洞一样,但是这里味道这么浓郁,绝对不可能只有一只狐狸,洞窟又这么深,绝度不是简单的狐狸洞。

    众人走了五分钟,就见前面已经开始有分叉的洞窟了,分出了很多开叉,看起来就像一张大网,每个分叉都非常的深,通向不同的地方。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现在绝对不能分头行动,所以他们只能选择一条路往里走。

    这个最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了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用手电照了照,突然伸手把防毒面具拨下来,温白羽看的心惊肉跳,这里面气味这么弄,万俟景侯不会闻了之后发疯吧?

    不过显然温白羽的担心是多余的,万俟景侯闻了一下,立刻皱起眉来,又把防毒面具戴上,说:“这边走。”

    他选了中间的一条分叉,众人立刻跟上来,这条分叉再往里走,很快洞窟就变得狭窄起来,众人必须弯着腰往前走,邹成一的轮椅已经进不去了,只好把轮椅放在分叉口,然后让噫风抱着自己往里走。

    众人弯着腰往里走了很远,这条路比刚才要长很多,很快的众人就看到手电的光圈在洞的深处一晃,竟然发现了一个白色的东西。

    白色的东西并不是狐狸。

    因为狐狸生性非常机警,而且异常狡诈,如果有手电晃过去,狐狸肯定会立刻逃跑,绝不可能呆在原地。

    而那个白色的东西竟然还呆在原地,确切的说是依靠着土洞。

    温白羽用手电仔细去照,快步走过去,走得近了不由得吸了一口气,说:“是一具骸骨。”

    一具白骨瘫在地上,斜靠着土洞,看起来是个成年人,但是只剩下森森的白骨了,身上连个肉渣子都没有。

    万俟景侯用手电照了照那具骸骨,说:“骨头上有啃/咬的痕迹,他身上的肉不是腐烂的,而是被啃掉的。”

    他一说,温白羽不禁抖了抖,摸了摸自己的胳膊,那些啃/咬的痕迹很密集,这句骸骨出现在狐狸洞里,被啃得连个渣都不剩,狐狸虽然是食肉动物,但是一般只吃小型的动物,例如老鼠,都很少攻击家禽,而现在竟然啃了一个成年人,想必这个洞里的狐狸数量相当可观。

    邹成一看不见,感觉到他们突然停下来了,立刻说:“怎么了?”

    噫风说:“没什么少爷,只是发现了一具白骨。”

    温白羽:“……”

    温白羽心说你也太淡定了,一具被啃烂的白骨,还没什么。

    众人继续往前走,就听温白羽“嗯?”了一声,用手电一晃,前面竟然横七竖八的堆着四五具白骨。

    因为这个地方的洞/穴本身就狭窄,四五具白骨堆在一起,一下就把路给挡住了大半。

    这些白骨都像之前的那具一样,上面斑斑驳驳的都是咬痕,啃得渣子都不剩,而且这些狐狸竟然很会吃,所有的骸骨都是完整的,没有一根骨头掉下来。

    万俟景侯看了看,说:“我发现了一个共同点,这些骸骨都是成年男人的骸骨。”

    噫风笑着说:“你的意思是说,这些狐狸是看阳气吃/人的?那我们就放心了。”

    他一说完,邹成一顿时笑了出来,然后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他们这些人里面,自然是烛龙的阳气最足,然后就是温白羽。

    众人小心的迈过那些白骨,继续往里面走进去,前面的路越来越窄小,众人走起来都觉得有些费劲,尤其是噫风,他怀里还抱着邹成一,低着头弯着腰往前走,就更是吃力。

    众人就这么缩着脖子走了十五分钟,感觉自己身上的肌肉都在酸疼,终于从洞窟里走了出来。

    洞窟前面接上了一个通道,众人走进去,赫然发现这竟然是一个墓道。

    墓道是石头砌成的,这条洞窟竟然像是一条盗洞一样,从外面打进来,而且这显然不是人挖的,肯定是狐狸打得洞,这些狐狸居然能把砌成墙的石头打通。

    众人都走进洞来,没想到洞窟下面竟然真的是墓葬。

    这座墓葬看起来很宏伟,墓道的两壁雕着壁画,但是让温白羽奇怪的是,这些壁画都受到了严重的损坏,而且绝对不是自然损坏,肯定是故意的损坏。

    温白羽奇怪的说:“这个洞是狐狸洞,肯定不是人打出来的,但是狐狸没有道理会损坏墓葬,这两侧壁画,显然都被刻意的砍毁了,盗墓贼的话也没有这么做的理由。”

    众人纷纷用手电去照两边的壁画,几乎没有一幅可以完整的分辨出来,看起来这两侧的壁画应该是叙事型的,但是都看不清楚了。

    莫阳疑惑的说:“虽然看不清楚,但是这些壁画上,好像都是女人?”

    他这样一说,众人才注意到,还真是这么回事,反正能看清楚的几个人物,全都是女子的形象,看起来有很多侍女。

    众人顺着墓道往里走,一路上都很安静,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狐狸,除了洞窟里的那些尸骨,也没发现起尸的粽子。

    万俟景侯又试着把防毒面具摘下来,皱眉说:“这里的味道更浓了。”

    温白羽说:“难道狐狸在墓葬里搭窝了?”

    邹成一说:“这也不是不可能,毕竟狐狸也是有灵性的动物,肯定能分辨出墓葬的风水,古代的时候有很多部落都用狐狸作为图腾,也有崇拜狐狸的,狐狸虽然狡诈,但是感官很灵敏。”

    他们正说话,万俟景侯突然说:“别出声,有声音。”

    万俟景侯一开口,众人就都闭了嘴,立刻竖/起耳朵来听,莫阳戒备的将桃木针夹在手指尖。

    就听到“吱吱……吱吱……”的声音,起初听起来像是老鼠叫,但是很快发现不是,竟然是类似于狐狸的叫/声。

    声音从不远的地方传过来,万俟景侯朝众人打了一个手势,立刻慢慢走过去。

    往前走了几步,众人就看到一个墓室,“吱吱、吱吱”的声音从墓室里传出来,声音很清晰,但是带着一股发闷的感觉,似乎隔着什么东西。

    万俟景侯立刻把手上的手电灭掉,其他人也都悄悄灭掉手电,四周一下就昏暗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眼睛看不清楚的缘故,耳朵里“吱吱、吱吱”的声音就更清晰了,从黑/暗的墓室里传出来,带着一股毛骨悚人的感觉。

    万俟景侯猫腰快步的窜进墓室里,悄无声息的动作,快的像一个猎豹一样,众人只见他一翻身,立刻就不见了。

    温白羽赶紧追上去,就听到那“吱吱吱吱”的声音更清晰了,一个不是很大的墓室,墓室里并排摆着六口棺/材,那吱吱的声音就是从棺/材里隔着盖子传出来的。

    墓室里除了六口棺/材,旁边还有几个托着石灯的小灯奴,灯奴全是侍女的造型。

    从这个墓室的摆设来看,墓室里葬的主人应该都是女子。

    但是一下出现六口棺/材,这也挺渗人的。

    而且其中一口棺/材还发出“吱吱”的声音。

    众人对看了一眼,这里面显然葬的是女子,并不是他们要找的什么卫宣公。

    他们要找卫宣公的墓葬,还要去找龙窟,本身又耽误了几天时间,温白羽想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打算直接出去得了,不过万俟景侯却没这个打算,指了指那棺/材。

    众人这个时候才仔细的去观察那个棺/材,每个棺/材上面竟然雕刻着一张狐狸脸!

    黑木的棺/材,狐狸脸是阳雕出来,整个脸尖瘦又突出,尤其是那一双狐狸眼睛,狭长的眯着,似乎正盯着墓室的门。

    狐狸的眼睛是镶嵌的宝石,散发着淡淡的蓝光。

    温白羽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些狐狸的眼睛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宝石,这种蓝色的光芒,又带着结晶的感觉,明显是神鸦族人的骨头。

    邹成一虽然眼睛看不见,但是一进墓是就感觉到了那股气息,他是神鸦族的现任族长,虽然身/体已经开始走向衰败,而且不敢贸然动用自己的力量,但是邹成一的力量不容小觑,而且非常熟悉自己的族人。

    六口棺/材,十二只狐狸眼睛,一起散发着幽幽的蓝光,全是神鸦族人的骨头做成的,这么明显的气息,邹成一立刻就感觉到了。

    邹成一想要屏住呼吸,但是骨头的刺/激对他很大,邹成一的气息明显紊乱起来,透过防毒面具,渐渐的粗重。

    噫风突然低下头来,安抚的摸了摸邹成一的后背。

    就在这个空档,众人就听见“轰……”的一声轻响,六口棺/材中最靠里的棺/材突然被轻轻的推开了一条缝,然后有一只惨白的手,从里面慢慢钻了出来。

    那只手像是女人的手,纤细,好像柔荑,柔/软的没有骨头,轻柔的钻出来,像蛇一样摆了摆,同时露/出纤细又雪白的小臂。

    温白羽“嗬——”的吸了口气,这棺/材里的女人,竟然保存的这么玩好,女人的小臂透露着水嫩的光泽,就好像活人一样。

    “轰……”

    女人的手不断的推着棺/材盖子,盖子上那只绽放着蓝色光芒的狐狸脸也在慢慢的挪动,很快棺/材盖子“嘭”的一声就掉在了旁边的地上。

    从里面直/挺/挺的坐起一具女尸来,女尸竟然没有穿衣服,全身赤/裸的直起身来,一身雪白的皮肤,妖/艳的面孔,连头发和睫毛都根根分明,简直就像活人一样。

    如果不是脸色惨白,嘴唇发青,而且眼神直勾勾的,温白羽肯定会以为这是被棺/材棺/材里的大活人。

    女尸坐起来,两眼发直,根本就没有眼神光,好像没有/意识,但是却对他们露/出了一个妩媚的笑意,随即从棺/材里爬出来,直勾勾的冲着万俟景侯走过来,扭/动着水蛇腰,对着万俟景侯呵气,但是没有鼻息,胸/脯也不会起伏,看起来并没有呼吸。

    温白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女尸走过来了,不过目标是万俟景侯,温白羽心想着万俟景侯这个烂泥鳅,竟然连女尸都勾引!

    女尸的两条胳膊好像没有骨头,突然抬起来,缠绕在万俟景侯的脖子上,而这个时候万俟景侯却一动都没动,目光微垂,低眼看着身前的女尸。

    女尸笑的异常妩媚,不断舞动自己的水蛇腰,做出暧昧的暗示动作,温白羽一口气顶上来,万俟景侯这个烂泥鳅,竟然也不躲,而且还“直勾勾”的看着女尸,似乎八百年没见过女人似的!

    就在温白羽气愤的时候,万俟景侯突然动了,他伸起手来,反而是按住了女尸的后脑,伸手插/进女尸柔/软慵懒的头发中,好像随时一按,就要和女尸亲在一起似的。

    温白羽眼睛一眯,手心里凤骨匕/首突然露/出来,就在这个当口,万俟景侯的手一用/力,女尸忽然发出“啊!!!”的一声凄厉大吼。

    就见万俟景侯快速的抽回手来,手上握着一个像针一样的东西,很细小的一截,但是那些“针”又散发着淡淡的青铜光泽。

    与此同时,女尸大吼一声,随即身/体快速的摆/动,但是不像蛊惑,更像是抽筋儿,站立不稳,后退了好几步,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一张美艳的脸转瞬变成了尖锐的狐狸脸。

    女尸顶着一张狐狸脸,伸手想要去抓万俟景侯,这个时候女尸的手竟然也变异了,一双白/嫩的双手迅速枯萎,瞬间变成了一双干尸手,在空中挠了两下,整个人摔在地上,不断的抽/搐。

    众人都被这个变故吓傻了,低头看着地上的干尸,尖尖的狐狸脸,身上皮/包/骨头,皮都是紫黑色的,恶心的让人想吐。

    温白羽说:“怎么回事?”

    万俟景侯晃了晃手里的青铜针,说:“建木碎片。女尸保存的这么完整,是因为建木碎片插在她的脑袋里,一直在滋养这具尸体。”

    温白羽诧异的说:“这次的这么小?”

    邹成一赶紧接过来,放在手心里摸,立刻皱起眉来,说:“是建木碎片没错,但是这截并不完整。”

    噫风结果碎片看了看,还不到两厘米,实在太小了,像针/刺一样,不是树枝的模样,眯眼看了看,说:“这上面有切割的断口。”

    他说着,打开手电,照给众人看,也亏的噫风眼睛这么好用,竟然发现了这么小的断口。

    温白羽说:“有人把建木碎片给切开了?”

    万俟景侯的眼睛扫了一圈墓室里的六口棺/材,说:“而且看起来还切成了不少段。”

    温白羽说:“不是说建木碎片在卫宣公的墓葬里吗?这里埋得显然是女子,而且还切成这么多断,能不能拼回去啊?”

    邹成一也百思不得其解,他查到的消息的确是作为陪/葬品,进入了卫宣公的墓葬,但是为什么会在这里?

    万俟景侯说:“看样子这也是春秋时期的墓葬,等咱们找到主墓室看看就知道了。”

    噫风说:“眼下解决剩下五口棺/材。”

    刚才“吱吱”的声音已经消失了,六口棺/材其中一口打开了,另外五口都安安静静的,似乎并没有起尸。

    万俟景侯围着这一排棺/材绕了一圈,说:“所有的棺/材都没有封钉。”

    他说着,低头看棺/材的盖子边沿,伸手轻轻摸了摸,说:“这地方有磨损的痕迹,但不是硬/物的撬痕。”

    温白羽探头一看,这痕迹倒像是伸手摸出来的,长年累月的摸在一个地方,木棺的花纹都要被磨平了。

    温白羽突然回想到刚才看到的,那口棺/材打开,一个女人的手伸出来,扶在棺/材的边沿。

    他这么一想,顿时睁大了眼睛,这些棺/材都没有封钉,又有磨损的痕迹,难道是因为里面的尸体经常出来?

    他想着,就听一口棺/材里发出女人的呻/吟声,顿时后背吓得发凉。

    众人也听到了声音,立刻戒备起来,就像刚才一样,那口棺/材的盖子突然挪动了起来,露/出一条缝隙,一个女人的手从里面伸出来,正好搭在棺/材的边沿,也是赤条条的。

    温白羽说:“怎么春秋时候下葬都流行不/穿衣服……”

    温白羽刚说完,就听“轰……轰……”几声轻微的响声同时响起,其余几口棺/材的盖子都挪动开来,从里面伸出女人的手臂,盖子慢慢打开,一具具保存完好的女尸从里面爬了出来。

    五具女尸脸上媚/笑着,猛地向他们扑过去,万俟景侯离得最近,立刻闪身躲开,说:“拔她们脑后的建木碎片。”

    其实万俟景侯说起来很容易,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因为最先起始的女尸已经变成了干尸,所以后面起尸的五个女尸都有些狂/暴,一上来就扑他们,根本不是刚才的美/人计。

    温白羽阳气很足,顿时被两个女尸追赶上来,立刻闪身躲开,往后退了几步,就看到噫风正不紧不慢的把轮椅支起来,然后将邹成一放上去,还从背包里拿出毯子给邹成一盖上。

    温白羽顿时气急败坏的说:“噫风,你别偷懒啊,一人解决一个。”

    他说着,女尸已经扑过来,邹成一听到风声,立刻侧耳仔细听,说:“小心。”

    噫风笑着说:“放心吧少爷。”

    他说着,突然轻推了一下轮椅,轮椅快速的往后划了一段距离,轻轻撞到墓墙边上,女尸从邹成一的面前直接扑过去,面露狰狞,头发忽然“嗖”的一声变长,快速的去卷邹成一的双手。

    邹成一眼睛一眯,听到风声卷过来,立刻手上用/力一拍,扳指上的刀片一下划了出来。

    不过他的刀片还没有派上用场,噫风伸手猛地一抓,捏住女尸的肩膀,就听“嘎巴”一声,女尸顿时哀嚎起来,发出“啊啊啊啊”的尖/叫/声,肩胛骨竟然被噫风一把给抓碎了。

    女尸尖/叫的同时,头发快速的卷出去,向后席卷,噫风伸手一抓,快速的反手一卷,女尸的头发一下被噫风缠在手里,顿时被拽的脑袋往后一仰。

    一个女尸扑向温白羽,就算有防毒面具,温白羽也能感觉到迎面而来的香气,呛得他顿时咳嗽了一声,女尸头发一卷,立刻缠住温白羽的双手,万俟景侯眼睛一眯,喊了一声“白羽”,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手心突然冒出一股火焰,头发被快速的燃/烧,女尸发出惊叫的声音,立刻收回头发,但是因为头发易燃,火焰仍然不灭,女尸在地上开始疯狂的打滚。

    温白羽立刻走过去,找准时机一把压住女尸,将她面朝下使劲压在地上,温白羽并不怕女尸头上的火焰,伸手去摸索她的后脑,找那个被/插/进后脑的建木碎片。

    女尸嘴里“啊啊”的大叫着,彭四爷和莫阳正好解决了一个,回头一看,就看到温白羽动作不雅的压住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然后在女人头上摸来摸去的,如果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温白羽是流氓呢……

    温白羽摸了两下,立刻找到了插在女尸后脑的建木碎片,插/进了一半大小,还留了一部分在外面,温白羽伸手一抓,拽住碎片的尾部,顿时就要把碎片拽出来,女尸更是发了狂的大吼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噫风的声音突然响起,说:“当心,低头。”

    温白羽来不及反应,就听“呼——”的风声,一个圆溜溜的东西打向自己,温白羽立刻把头一缩,伏低脑袋,那圆溜溜的东西几乎是擦着温白羽的头飞了过去。

    就听“咕咚”一声,那圆溜溜的东西飞出去,砸到了棺/材上,被撞得弹在地上,滚了两下。

    温白羽定眼一看,竟然是一颗人脑袋!

    噫风刚才一手抓/住女尸的肩胛骨,另一手缠住女尸的头发,女尸顿时想要回身抓他,但是噫风左右手同时用/力,就听“咔嚓”一声响,女尸的肩膀被往下按,头往上提,脑袋顿时撕下来飞了出去。

    温白羽眼看着那脑袋在地上滚了两下,立刻溅出一片的血,腥臭的血迹溅在地上,女尸的眼睛圆张,嘴巴露/出尖尖的虎牙,舌/头绷直,一脸的狰狞,好像死不瞑目的样子。

    温白羽当即觉得胃里一阵翻腾,不知道为什么,恶心的要命。

    那边彭四爷和莫阳制/服了一个,已经把建木碎片拔/出来,万俟景侯制/服了两个,噫风拽掉了一个脑袋,温白羽也制/服了一个,五个女尸全都倒在地上。

    噫风绅士的走过来,笑着说:“不好意思温先生,没砸到您吧。”

    温白羽听着眼皮直跳,就见噫风走过去,低头捡起地上的女尸脑袋,然后动作优雅的在后脑摸了摸,就听“嘶啦——”一声,噫风一把将建木碎片拔/出来,同时手一松,把女尸的脑袋扔在地上。

    温白羽眼看着那脑袋在地上滚了两下,眼珠子迅速的萎/缩,因为脖子有撕/裂的断口,从断口处快速的挤出大量的血迹,一个美/女脑袋数秒之内就萎/缩成了一个干尸脑袋。

    温白羽觉得自己平时胆子挺大的,但是看到这个场面,那股恶心的感觉一下又冲上来,温白羽都来不及说话,立刻冲出墓室,将防毒面具一摘,摔在地上,然后快速的呕了两下。

    万俟景侯见温白羽冲出去,立刻也跟上去,扶着温白羽,说:“怎么了?”

    温白羽摇摇手,他只是看着觉得恶心,有点想吐,刚想站起来,转头就看见噫风正在用纸巾擦手,手上一片的血,拿下防毒面具之后,墓室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温白羽来不及说话,立刻又蹲下来干呕了好几次,他们还没来得及吃午饭,温白羽根本什么都吐不出来,只是胃部不停的痉/挛,嗓子也难受。

    万俟景侯皱着眉,回头冷冷的扫了噫风一眼。

    噫风把手擦干净,无奈的提起那个脑袋,将脑袋扔进了开着的棺/材里。

    邹成一说:“温白羽怎么了?不舒服?”

    温白羽吐得有点头晕,但是什么也没吐出来,出了一脑门的汗,万俟景侯给他拍了拍背,也把防毒面具摘下来,说:“怎么样,哪里不舒服?咱们先上去?”

    温白羽说不出来这种感觉,摇了摇头,噫风的动作虽然的确有一点儿血/腥恶心,但是之前他们下斗的时候见过比这更恶心的,温白羽都没事,不知道现在是怎么了。

    噫风把脑袋扔进棺/材之后,又任/劳/任/怨的把地上其他几个女尸捡起来,也都扔进棺/材里。

    那具没头的女尸倒在地上,还没来得及扔进棺/材里,就在这个时候,没头的干尸突然动了一下,然后一下从地上越起来,冲着最近的邹成一扑过去。

    邹成一听到动静,立刻抬手一挡,就听“嘎巴”一响,干尸伸过来的手指头顿时被邹成一扳指上的刀片划断了,掉在地上。

    但是干尸似乎根本不在意这些,都不停顿的扑过去,将邹成一一下从轮椅上扑下。

    “嘭!”的一声响动,邹成一从轮椅上掉下来,防毒面具被一下摔掉,干尸的手指抓/住他的脖子,快速的拖着他向外冲去。

    众人听见动静,噫风顿时眼睛一眯,平日里毫无表情的脸上露/出一股暴戾的神色,立刻追上去。

    温白羽蹲在墓室门口,还没起来,旁边守着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手中的龙鳞匕/首一转,横着一削,顿时砍在无头干尸的膝盖上,无头干尸一下扑出去,手里一松,将邹成一摔在地上。

    与此同时噫风赶上来,一把抓起地上的干尸,劈手往墓道墙上发狠的一砸,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干尸被砸在墓道墙上,墙壁顿时裂开一个浅浅的口子,那干尸被砸得七零/八落,散在地上,散成这个样子,绝对没有再起尸的可能性了。

    邹成一被/干尸拖得都懵了,防毒面具掉下去,顿时闻到一股浓重的香气,又混合了干尸的腐臭味道,实在不知道怎么形容,脑子里顿时嗡嗡作响,脖子被/干尸的手指掐住,干尸只剩四只手指,每只手指都抠进他的肉里,就像鹰爪一样。

    邹成一摔在地上,正好磕到了脑袋,顿时“嗡嗡”的,眼前一阵黑一阵白,无数金星再转,根本爬不起来。

    温白羽赶紧伸手扶着邹成一,说:“你怎么样?”

    噫风这个时候已经抢过来,态度强/硬的拨/开温白羽的手,将邹成一从地上抱起来,说:“少爷,您怎么样?”

    邹成一脑袋里晕乎乎的,勉强的摇了摇头,一摇头就感觉更晕了,想要张嘴说话,都找不到自己的声音。

    噫风立刻将轮椅扶起来,将邹成一放在上面,邹成一有些坐不住,斜靠着轮椅,头依靠着半跪下来的噫风。

    温白羽站起来从墓室外面走进来,里面的干尸和脑袋已经都被噫风扔进棺/材里了,并没有太血/腥的场面。

    温白羽眼见邹成一靠着噫风的地方似乎再往下/流/血,赶紧把背包里的止血药和纱布拿出来,丢给噫风,说:“止血吧,他脑袋磕破了。”

    邹成一伸手摸了一把,怪不的疼,而且头晕,脑袋砸在地上,好像磕破了,肿起来好大一块。

    噫风小心翼翼的扶着邹成一的头,让他侧着靠在自己肩膀上,然后在邹成一的伤口上撒上止血药,幸而邹成一的头发并不长,拨/开就能看到伤口,伤口流/血不是很多,药粉撒上去挺管用的,就是肿的厉害,看起来磕的很重。

    噫风把药撒上,说:“少爷,疼吗?”

    邹成一淡淡的说:“还行。”

    说完了又补充一句,说:“头晕。”

    邹成一受了伤,看起来像是脑震荡,肯定要休息一会儿,正好众人都没有吃午饭,肚子里也感觉饿了,就坐在墓室里休息。

    温白羽看着莫阳分食物,心想着幸好应把尸体都收进棺/材里面了,不然要看着那些干尸吃饭,他可吃不下去。

    噫风给邹成一包扎伤口,众人聚在一起,一边吃饭,一边讨论建木碎片的事情。

    一共六个建木碎片,每个都比针还小,拼在一起应该能再组成一段建木树枝,但是这些碎片都长得差不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拼,而且也不知道齐全了没有。

    对于建木碎片的研究,这些人里面还是邹成一最懂行,不过邹成一现在晕的厉害,说话都费劲,众人也就不打扰他休息,等一会儿再说。

    莫阳拿了好多抽真空的食物给他们,然后又撬开了一个牛肉罐头,温白羽刚咬了一口饼干,突然闻到牛肉罐头的味道,顿时差点吐出来,说:“什么味道。”

    莫阳举了举手里的罐头,说:“五香的牛肉,怎么了?”

    温白羽说:“是不是馊了?一股油碾子味儿。”

    莫阳闻了闻,又递给彭四爷闻了闻,说:“我闻着挺正常的。”

    彭四爷也闻了闻,顺口笑着说:“我才买的,怎么可能过期,你这反映怎么跟怀/孕似的。”

    温白羽:“……”

    莫阳脸上也顿时尴尬起来,用手肘撞了彭四爷一下,说:“说什么呢。”

    彭四爷立刻讨好的用筷子夹起来一块牛肉来,放在莫阳嘴边,笑着说:“开个玩笑,别生气,来吃个牛肉。”

    彭四爷腆着一张脸笑,而且语气里全是讨好和宠溺的口吻,莫阳有些不好意思,说:“你自己吃吧,我吃的话自己夹。”

    彭四爷顿时一副受伤的表情,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下,莫阳果然就上套了,虽然表情很不自然,不过还是就着彭四爷的筷子把牛肉吃了。

    温白羽见他们这样,不禁啧啧两声,然后偷笑起来,看向彭四爷,说:“你从墓里带出来的那两颗员木果籽怎么样了,检验出来了吗,还能吃?”

    彭四爷一听,有些叹气,说:“我让人检验过了,从墓里带出来的员木果籽比咱们现在的茶籽要神奇的多,竟然有解毒的功效。”

    温白羽说:“那不是正好?”

    彭四爷说:“早知道我就都拿出来了,现在只有两个,虽然能解毒,但是我中的尸毒已经好几年了,治不了本。”

    莫阳说:“那也吃了,总比什么都不吃的强,你最近咳嗽的不是很厉害吗?”

    彭四爷笑着说:“我这不是留着关键时刻再吃吗,万一突然咳血厉害了呢。”

    彭四爷虽然这么说,不过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反正治不了本,吃了是浪费,莫阳又要和自己去找什么龙窟,龙胆一说根本就虚无缥缈,万一遇到了危险怎么办,员木果籽阳气很足,而且有解毒的功效,还是留着以备不时之需才对。

    众人草草的吃了饭,邹成一没吃东西就睡了,因为实在太晕,如果不分散注意力,感觉自己一直在旋转,就闭眼休息了。

    噫风走过来,看了看他们拼的建木碎片,皱眉说:“这些不全,之前少爷找到的古籍里有这截碎片的图样,肯定有一片叶子。但是现在全是树枝,根本没有叶子。”

    温白羽说:“这里六口棺/材都有建木碎片,剩下的碎片是不是在墓主的棺/材里,毕竟这可是好东西,肯定会作为陪/葬的。”

    噫风没说话,只是小心的将这些建木碎片用布包起来,然后放进盒子里,盖上盖子,又装进了背包里,这些东西每个都太小了,一段一段的,一不小心掉在地上都找不到。

    众人吃了饭之后准备休息一会儿,温白羽吃了两口,没什么胃口,昏昏沉沉的又想睡觉,靠着万俟景侯的肩膀。

    万俟景侯说:“是不是昨天晚上累着了?你睡了一路了,还能睡着?”

    温白羽顿时脸上一红,测验去看旁边的彭四爷和莫阳,彭四爷和莫阳是普通人,尤其彭四爷又有内伤,刚才和女尸缠斗消耗了不少体力,两个人靠在一起似乎睡着了,并没有听到万俟景侯的话。

    而那边噫风正在给邹成一盖上毯子,那两个人离他们有些远。

    温白羽说:“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想和你说话。”

    万俟景侯笑着说:“为什么?”

    温白羽说:“你这个烂泥鳅,刚才还和那个女尸亲/亲我我摸来摸去的。”

    万俟景侯说:“我那不是要拿建木碎片吗。”

    温白羽白了他一眼,万俟景侯低头过来,在他嘴唇上轻轻的吻着,说:“吃醋了?嗯?”

    温白羽更是翻白眼,心想着万俟景侯真是自恋,虽然自己的确是吃醋了……

    温白羽不理他,万俟景侯就不让他睡,在温白羽耳边轻轻的呵气,一股热气夹杂着沙哑的嗓音,万俟景侯笑着说:“白羽,想睡觉吗?说喜欢我,说完了就让你睡,好不好?”

    温白羽被他弄得一激灵,伸手揉/着耳朵,说:“好个屁。”

    温白羽发现自从万俟景侯得逞过一次之后,就随时逼着自己说喜欢他,这种话怎么可能一直挂在嘴边上,但是万俟景侯就特别喜欢听,而且毫无羞耻感,可能因为说的人不是他!

    万俟景侯根本不让他睡,总在他耳边说话,而且把声音压得非常低,温白羽不堪其扰,别他说的脸上发烧,睡意全都跑没了,反而身上兴/奋的发/热。

    万俟景侯笑着说:“你脸很红。”

    温白羽没好气的抓/住他的手,放在嘴边就咬,万俟景侯只是“嘶”了一声,说:“我下巴上还有牙印呢。”

    温白羽说:“给你盖戳,带着戳还倒处惹桃花。”

    万俟景侯又“嘶”了一声,然后突然呼出一口气,温白羽听着他的鼻音,顿时咬不下去了,后背一僵,立刻就松了嘴,万俟景侯的手背上有个红色的印子,还带着点湿,看起来温白羽还没咬下去。

    万俟景侯看着手背上的红印,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笑着说:“你一咬我,我就特别兴/奋。”

    温白羽真想扑过去撬开万俟景侯看看他脑子里到底是什么构造的,说这种话非常自然,而且面部表情显露/出一股自豪……

    温白羽干脆不去理他,往旁边挪了挪,和万俟景侯保持一定距离。

    邹成一已经睡着了,脑袋上的伤口止住了血,噫风给他用棉签轻轻涂抹了脖子上的伤痕,眼看着邹成一脖子上一圈血痕,噫风眼里就隐藏不住的暴戾。

    邹成一在睡梦中似乎有些不安稳,可能感觉到噫风的手劲加大了,嘴里发出一声梦呓,噫风立刻回过神来,小心的给他擦着伤口。

    邹成一刚才被女士拽着跑,防毒面具也被打掉了,吸/入了一股极香的味道,起初被脑震荡的眩晕感掩盖住了,勉强睡着之后,身/体渐渐放松/下来,眩晕感退下去,一股燥热的感觉就涌了上来。

    噫风的动作小心翼翼的给他擦着脖子上的伤口,凉丝丝的药膏加上淡淡的刺痛感,让邹成一浑身发/麻,一阵阵的打颤。

    噫风见他出汗了,还不断打颤,以为是女尸上有尸毒,伸手摸了摸邹成一的额头,烫的厉害,而且呼出来的气也烫人,脸和脖子都泛着红色,连露/出来的手背都是红的。

    噫风的手盖在邹成一额头上,邹成一嗓子里立刻无意识的哼了一声,少年人的嗓音带着一股情/欲,这一声轻哼让噫风都有些吃惊。

    邹成一很快睁开了眼睛,淡蓝色的眼睛在黑/暗中散发着淡淡的光芒,里面掩藏着清澈的冰晶,倒影着噫风的影子,但是邹成一什么也看不到,而且半睡半醒的没有/意识。

    邹成一眼前一片迷茫,嘴里喃喃的低喊了一声,“噫风?”

    噫风立刻说:“少爷,我在呢。”

    邹成一还没醒过来,似乎没听见噫风回答他,又说:“噫风?”

    噫风皱了皱眉,伸手拉住邹成一的手,邹成一的手立刻反握住噫风的手,掌心烫人。

    邹成一瘫在轮椅上,快速的喘气,热汗滚下来,紧紧/抓/住噫风的手掌,眼睛乱扫,表情有些着急,说:“好热。”

    邹成一说着,半张/开嘴,舌/头抵在上堂上,使劲的喘气,嘴唇和口腔因为高温,已经变成了鲜红色。

    噫风眼睛一眯,很快就发现了邹成一的不对劲儿,刚才那几具女尸显然是被墓主养在墓里的,脑后插着建木碎片,显然是想要让这些女尸来捕捉猎物,然后为墓主提/供。

    那几具女尸身上都带着一股特有的香气,就好像一种催化剂,邹成一身/体本身就弱,根本抵/抗不住这种东西。

    邹成一握住噫风的手,将他使劲往前拽,伸手抓/住噫风的大衣,把脸埋在噫风怀里,不断的吸着气,但是因为闻到噫风身上熟悉的气息,邹成一反而更难受了。

    邹成一的喘气声太大了,而且很明显,温白羽立刻就注意到了,一抬头,就看到邹成一欠着身/体,眯着一双冰蓝色的眼睛,双手挂在噫风的脖子上,鼻子里发出一声声的叹息,主动寻找着噫风的嘴唇。

    温白羽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不过他也看得出来,邹成一这个脸色肯定是中招了,那个味道有多猛,温白羽是体会过的,而且深有体会……

    温白羽有些不好意思,对万俟景侯招了招手,万俟景侯知道他脸皮薄,就站起来,带着温白羽出了墓室,两个人坐在墓道里。

    他们刚坐好,很快的就看到彭四爷和莫阳也出来了,莫阳脸上通红,彭四爷到笑眯眯的,对莫阳小声说:“我也想在墓葬里试试看,你觉得呢?”

    莫阳更是脸红,指尖桃木针一探,就要扎彭四爷,彭四爷赶紧拦住,说:“说笑的。”

    虽然彭四爷说的声音很小,但是万俟景侯和温白羽的耳力都特别好,自然听得一清二楚,万俟景侯侧头看了一眼温白羽,又看了看手背上还没有消下去的红印子。

    万俟景侯低下头来,压低声音说:“我也觉得墓室里不错。”

    温白羽:“……”

    万俟景侯继续一本正经的说:“盗洞里似乎也不错,白羽,嗯?”

    温白羽现在只想拽掉万俟景侯的舌/头,让他永远也别说话了。

    虽然四个人出了墓室,但是并不敢走远,就坐在门口地方休息,墓室又没有门,里面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

    邹成一似乎根本不清/醒,主动吻咬着噫风的嘴唇,还轻轻的吮/吸,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鼻子里发出煽/动人呼吸声。

    噫风面上很冷静,连呼吸都很平静,被邹成一轻轻的啃/咬着,眯了眯眼睛,伸手摘下自己的眼镜,又揉了揉太阳穴。

    噫风按住邹成一的肩膀,邹成一的嘴唇被/迫离开噫风的嘴唇,不满的粗喘了两声,眼睛迷茫的乱扫着。

    噫风叹了口气,说:“少爷,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邹成一根本没有回答他,只是嘴里喃喃的说:“噫风……噫风……”

    之前的疑问语气已经变成了肯定语气,但是不变的是,邹成一还是叫着噫风的名字,一声一声的低唤着。

    邹成一很快又艰难的欠起身/体来,抓/住噫风的肩膀和袖子,埋首在他的衣服里,深深的吸着气,喃喃的说:“好难受,噫风……”

    噫风手一松,把眼镜扔在一边,突然抓/住邹成一的腰,将人一把按在轮椅上,眼神里充斥着可怕的神色,低下头来,压住邹成一的嘴唇。

    邹成一兴/奋的搂住噫风的肩膀,噫风看着他,笑了一声,轻轻擦了擦邹成一额头上的热汗,说:“少爷,希望您醒了之后不会后悔。”

    温白羽从背包里翻出了两个棉花,堵在自己耳朵上,结果发现这个办法一点儿也不管用,照样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最后只能把头埋在膝盖里装睡觉,本身是避免尴尬装睡觉,不过过了一会儿温白羽实在困了,就真的睡了过去。

    等温白羽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枕着万俟景侯的腿身/体蜷缩起来,还盖着万俟景侯的大衣。

    旁边彭四爷和莫阳也睡着了。

    温白羽顿时爬起来,看了看腕表,竟然已经下午四点了!他睡了好几个小时。

    温白羽一动,万俟景侯立刻就醒了,温白羽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发现墓室里面没有奇怪的声音了,呼吸声也很稳定,温白羽这才放心下来,看来不是谁都跟万俟景侯那么禽/兽似的,动不动就一整夜……

    彭四爷和莫阳也醒了,莫阳看了看腕表,和温白羽表情一样,没想到一睡过去好几个小时了。

    温白羽做贼似的探头往里看了看,发现邹成一睡着了,闭着的眼睛通红,鼻尖也有点红,身/体本身就瘦,此时透露着一股憔悴。

    噫风就坐在他旁边,衣冠很整齐,根本看不出来刚才做了什么。

    温白羽一探头过来,噫风就发现了他,正好转头,温白羽顿时有种被抓包的感觉,立刻缩回头来。

    噫风揉了揉太阳穴,把眼镜戴上,轻轻晃了晃邹成一,低声说:“少爷,醒醒吧。”

    邹成一睡得昏昏沉沉的,女尸的香气很消耗元阳,邹成一本身就体弱,发/泄之后就更是虚弱,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不断的做着梦。

    一些记忆猛地席卷进来,好像做梦一样,但是又比梦真/实,邹成一猛地睁开眼睛,但是什么也看不见,不过这次显然是醒过来了。

    邹成一露/出一丝震/惊的表情,伸手摸了摸自己嘴唇,刺痛的厉害,还有点肿/胀的感觉,随即脸上一阵发红,又开始发青。

    邹成一嘴唇发/抖,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句话也没说。

    噫风的面色也很冷静,淡淡的说:“少爷,如果还是累的话,等上去再休息,他们已经等着继续往前走了。”

    邹成一深吸了两口起,听着噫风冷静的口吻,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升起一股异样,张了张嘴,嗓音却哑的厉害,说:“你……”

    他说了一个字,立刻就闭上嘴,不再发声。

    噫风走过来,推着他的轮椅,准备往外走,说:“少爷放心,我已经给您打理过了,没有什么异常。”

    邹成一双手攥拳,不知道在想什么,没有说话。

    噫风突然停下来,俯下/身来,声音很轻的在邹成一耳边,笑着说:“我知道少爷一定会后悔,您放心,我什么也没做。”

    邹成一猛地松了一口气,他其实记不太清楚,只能记得开头,自己因为难受,主动缠住噫风,虽然他知道那是噫风,但是他的动作都是出于下意识的,邹成一自尊心这么强,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后面的记忆就模模糊糊了。

    松了一口气之后,邹成一又莫名的憋了一口气,他对噫风说话的口吻非常反感,噫风的冷静和淡然也让他非常反感,有一种心烦意乱的感觉。

    邹成一很快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收起多余的表情,被噫风推着出了墓室。

    众人见他们出来,温白羽更是偷偷打量起邹成一,邹成一的脸色很平静,噫风的脸色更是如常,这俩人谁也看不出来什么。

    不过邹成一的嘴唇显然肿了,嘴角有一点破皮,看起来很激烈啊,而且当时里面的呼吸声很重,别看噫风平时冷冷淡淡的,一副绅士模样,但是当时那呼吸,就跟野兽似的……

    大家知道邹成一脸皮薄,自然就没提这个事儿,众人一起往前走,路上温白羽问了问邹成一建木碎片的事情。

    邹成一嗓子有些哑,尽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常,说:“卫宣公墓葬里的陪/葬品,确实应该有一个树叶,并不是光秃秃的树枝,不过眼下也不能确定这个墓里的建木碎片就是那个带树叶的。”

    温白羽摸了摸下巴,说:“碎成这么多断了,还能用吗?”

    邹成一笑着说:“这可是神器,不管碎成什么样,都可以复原。”

    众人往里走,这个墓葬里有建木碎片,看起来并不简单,里面的壁画没有外面破/坏的严重,可以分辨出来,这里的墓主的确是一个女人。

    墓道没有任何分叉,只是越往里走,那种香气就越来越明显,浓郁的几乎能呛人。

    噫风怕邹成一又被香气影响,把防毒面具给他戴上。

    他们停下来戴防毒面具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白影“嗖——”的划过去,一下消失在墓道前面。

    万俟景侯眯眼说:“是狐狸。”

    他说着,加快了脚步,往墓道深处走,那狐狸跑得很快,一下就消失了,但是墓道只有一条,很快就走到了头。

    墓道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墓室,然而让人震/惊的是,墓室的自来门竟然是被爆破开的,两扇巨大的门已经漏了,满地都是残骸。

    墓室里面更是让人震/惊,正中间一个棺椁,棺椁的盖子上也有一只狐狸脸,眼睛同样是蓝色的神鸦族人骨头,但是棺椁被人打开了,盖子扔在一边,棺/材斜歪在地上,里面的陪/葬品像河水一样淌出来流了一地。

    而棺/材里的尸骨也被人拖拽出来,扔在地上,完全没有他们想象中保存完好的样子,女尸已经完全腐烂了,只剩下一堆骨头。

    珍贵的陪/葬品不计其数,但是像垃/圾一样堆在地上被弃之不顾,这绝对不像是盗墓贼的做法。

    温白羽看着这场景,说:“这是在找东西?建木碎片难道被拿走了?”

    万俟景侯摇头,说:“应该不是专门找东西。”

    温白羽说:“那是为的什么?难道有仇?”

    万俟景侯点头,说:“恐怕真的是有仇。”

    他说着,用龙鳞匕/首拨了拨地上的骨头,其中一块骨头上竟然有很深的伤痕,看起来是利刃所致,如果不是寻仇,如果不是真的有仇,也不会把棺/材扒/开,还要在尸体上砍几刀。

    莫阳的声音响了起来,说:“你们看这边。”

    众人立刻聚拢过去,就看见歪倒的棺椁后面,竟然还歪着一样东西,那东西形状细长,有一人高左右,最上面挂着白色的绒毛。

    温白羽诧异的说:“白色旄节?”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的十个红包已发(胖子、米、零。纪年、40、姬西亚、冬眠的熊猫、竹子、桃子、细鱼、老少女基地)

    蠢作者今天不太舒服,码完字已经快挂了,红包发完发现只发出去八个……完全不知道哪只小天使被漏掉了~~~~(>_<)~~~~被漏掉的小天使请召唤蠢作者。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92章 卫宣公墓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