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88章 青铜鼎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被万俟景侯吻得气喘吁吁,刚开始温白羽只是想昭示所有权,不过这对于万俟景侯来说,无异于玩火。

    温白羽脑子里很快就一团浆糊了,根本什么都反应不过来,伸手紧紧搂着万俟景侯的腰,双眼紧闭,嘴唇被万俟景侯咬的又疼又痒,只能用鼻子深深的喘气,发出一阵粗重的呼吸声。

    万俟景侯看温白羽这幅样子,笑着在他嘴皮上重重咬了一下,说:“这次先放了你,这里人多,等出去再算总账。”

    温白羽“嘶——”了一声,捂着嘴唇,伸手一摸就疼,显然流/血了,含糊的说:“你属狗的啊。”

    万俟景侯看着他,别有深意的说:“我属什么的,你不知道?”

    温白羽脸上一红,实在不想和他再讨论这么厚脸皮的问题。

    温白羽哪知道,刚才昭示所有权的举动,在方靖眼里看来却更有希望了,方靖很看不上温白羽,看见万俟景侯对男人也可以,就觉得自己很有希望。

    方靖不再看温白羽,而是站起来,看身后的那扇石头门,石头门是从两边开启的,中间有一条巨大的缝隙。

    方靖站起来,看到那条缝隙似乎可以用东西插/进去,没准可以撬开。

    众人休息了五分钟,方靖就招呼这一帮打/手开始翘门,让他们把撬棍拿出来,几个五大三粗的高大男人就开始撬门。

    不过那石头门似乎有千斤重,任他们怎么用/力,就是纹丝不动。

    方靖一时有些着急,推开一个打/手,自己上去撬门,大家几乎喊着号/子,但是那两扇巨大的门仍然纹丝不动。

    方靖有些丢面子,这个时候温白羽站起来,走过去看了看那扇门。

    门中间有一条很大的缝,按理说这么大的漏洞实在不应该,但是因为这扇门实在太过沉重,所以想从这里撬开是不可能的。

    温白羽的目光顺着门上下看了半天,方靖很不屑的笑了一声,说:“温先生,看出所以然了没有?如果没看出来,就让一让,我们还要撬门。”

    温白羽伸手摸/着那扇石门,发现上面有六个非常细小的空洞,那些空洞聚/集在一起,隐藏在石门的花纹中,不仔细看还真的看不出来。

    方靖眼尖,看见温白羽的手指不停的在一个地方摩挲,立刻就明白了,把温白羽推开,自己凑过去看,那六个小孔,肯定是机/关。

    温白羽也不着急,被他推开,就自己走开,然后坐在万俟景侯身边,摸了摸嘴唇,还在疼,没好气的说:“烂泥鳅。”

    万俟景侯笑着说:“怎么还叫我烂泥鳅?”

    温白羽白了他一眼,没理他。

    那边方靖让人把带来的工具拿来,是一组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插着密密麻麻的银针,都是开机/关用的。

    方靖挑了几根最细的银针,顺着空洞插/进去,发现插/进去很近的一点距离之后,里面似乎被顶/住了,稍一用/力能按下去。

    就听“咔”的一声,银针顶着机/关按下去,随即却见方靖脸色更加严肃了,似乎按下去之后,还要再拨几下,但是往哪边拨他实在弄不清楚。

    最要命的是,银针只要稍微一松劲儿,立刻就会被弹出来,根本无法固定在里面。

    一个已经这么难了,更别说有六个空洞。

    方靖有些着急,脸上出了些汗,不停的拨/弄着,拨了一下不对,银针会被立刻弹出来。

    方靖足足在门前折腾了半个小时,仍然捉摸不出所以然,他一回头,就看见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有说有笑,似乎在聊天,说到什么的时候,万俟景侯那张冷漠的脸上还会露/出温柔的笑容。

    方靖一时着急,就听“啪”的一声,竟然把银针弄断了,针尖卡在里面。

    他折腾的时间太长,莫阳都已经醒了,他发现自己的腿和脚腕竟然不疼了,而且愈合的非常快,不知道涂了什么药,竟然这么管用。

    莫阳醒来的时候,就看见方靖正在挑门上的针。

    彭四爷见莫阳醒了,立刻站起来,说:“醒了?”

    他说着伸手去摸莫阳的额头,竟然已经退烧了,也不知道温白羽给他上了什么药。

    莫阳拨/开他的手,侧头看向那扇巨大的石门,目光聚拢在那些小孔上,说:“六个孔要一起扎下去。”

    方靖回头看了他一下,心想着你说的容易,一个孔扎下去已经不容易了。

    莫阳挣扎着要站起来,彭四爷赶紧伸手去扶,莫阳想撇开他,但是一想到刚才彭四爷背着自己那么长时间,只好收了手,说:“谢谢。”

    彭四爷有些受宠若惊,笑着说:“你别谢我,我听着有点害怕。”

    莫阳听他开玩笑,就不再理他,挣扎着单腿跳过去,伸手摸了摸那石门,又轻轻敲了敲,方靖的针尖还别在里面,见他过来,自己就悻悻然的走开了。

    彭四爷伸手扶着他,看他不好着力,就说:“你身/体靠着我,总用一条腿站着也不好用/力。”

    莫阳本身不想靠别人,但是实在身上的伤太重了,只好放松/下来,靠向彭四爷,同时伸手摸出兜里的桃木针。

    桃木针一组四个,两组八个,正好夹在双手的指缝之间,莫阳先挑了一根极细的,轻轻拨了一下,就听“咔”的一声,已经把断在里面的银针挑了出来。

    温白羽坐在远处看的直咋舌,说:“莫阳好厉害啊。”

    万俟景侯轻轻/咬了一下他的耳朵,说:“我最厉害。”

    温白羽“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说:“厚脸皮。”

    他说着,拍了拍万俟景侯,示意他们过去看看。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走到门边上,莫阳已经挑出了银针,正准备开石门上的机/关。

    就见他的手指动了几下,食指中指无名指和小拇指中间的指缝间各加了一根针,左手也同样,一下同时夹/住六根针,然后快速的对着石门的空洞扎进去。

    就听“咔”的一声响,六根针同时将石门的机/关顶了进去,莫阳把耳朵侧过去,似乎要听门里的动静。

    彭四爷赶紧动了动身/体,扶着莫阳更贴近石门,莫阳把耳朵伏/在石门上,就见他右手稍微动了动,白/皙的手指好像没有骨头,柔韧度非常高,手指曲起,夹/着针的动作却又充满力度感。

    确实,如果没有一定的力度,是顶不进去石门的机/关的。

    莫阳听了两秒,眨了眨眼睛,随即嘴角露/出一丝了然的笑容,那一瞬间,莫阳凌厉的面孔出现了一霎那的融化,温白羽止不住在心里惊叹,原来莫阳长得很好看啊。

    温白羽看的出神,就感觉自己腰上被掐了一把,疼得他一个激灵,回头一看,原来是万俟景侯捣鬼。

    温白羽瞪了万俟景侯一眼,万俟景侯说:“看的那么专注,我吃醋。”

    温白羽:“……”

    温白羽伸手揉了揉脸,只能好脾气的说:“我不是第一次见到开这种机/关吗,感觉挺好玩的。”

    他们说话的空隙,莫阳双手已经动起来,就听“咔、咔……咔咔咔、咔!”

    一共六响,紧跟着是“轰隆——”一声,莫阳说了一声“行了”,立刻把双手的桃木针都抽/出来。

    石门在震动,彭四爷立刻抱起莫阳,后退了两步,万俟景侯也拦着站在门边上的温白羽后退。

    一阵剧烈的震动之后,石头门竟然发出了齿轮的响声,随即“轰隆隆——”的打开了。

    众人都有些瞠目结舌,方靖可是这些打/手的领队,方靖搭伙的价/格也很高,在道上威信不低,结果方靖都打不开,莫阳没用一分钟就给打开了,众人怎么能不吃惊。

    莫阳又将那些桃木针仔细的收好,放回贴身的口袋里。

    门已经打开了,众人就准备继续往里走,温白羽突然说:“我们忘了一个问题,之前那个石头怪物跑进隧道里,这里出现了一门,可别指望石头怪物用针打开机/关,那怪物跑哪里去了?”

    他一说,众人也都想起来了,刚才在隧道里就像鬼打墙,大家也没时间想这个问题,现在一想,忽然有些后背发凉,怪物总不能人间蒸发了?毕竟他个头那么大。

    彭四爷说:“这里机/关很多,或许怪物已经从其他机/关出去了,没有遇到是好事,如果真遇到了,还要浪费精力。”

    众人也同意彭四爷说的,石头怪物的体积太大,而且刀枪不入,实在不怎么好对付。

    众人穿过石门,继续往里走,又是一片漆黑,只有手电惨白的光线往里探照着,没有尽头的隧道,根本没有一间墓室,越来越不像是一个墓葬了。

    温白羽说:“这个隧道到底有多长,感觉不像是个墓葬,倒像是个地/下通道。”

    万俟景侯也有这种感觉,如果是一个墓葬,那么为什么墓道里没有雕刻壁画?就算是低级别的墓葬,没有钱和人力来雕刻壁画,但是修建的这么长,这么巨大,又实在说不通。

    温白羽考虑了一下,觉得有可能是矿坑,但是又觉得不合理,这地方显然废了很大的人力来开凿打磨,只是一个矿坑的话,谁会做这种无用功,直接打通了就行。

    想了很久,也只能说这是一个地/下走廊,它会通向某个地方,但是到底是什么地方,就不知道了。

    温白羽看向薛柏,薛柏笑了一声,说:“别看我,我也是第一次来,对这里一无所知。”

    温白羽又把目光看向莫阳和彭四爷,这两个人怕不是第一次来,但是和他们不太熟悉,又不好直接问。

    莫阳看见他投过来的目光,说:“我也不清楚这里,我上次进这座墓葬,并不是从这里进去的,没遇到过这样的隧道。”

    众人都说无解,只能顺着隧道继续往里走。

    众人走的精疲力尽,队里都是体格强壮的年轻男人,按理来说体力非常好,但是实在扛不住走这么长时间,他们除了往前走,就是坐下来休息五分钟,然后继续往前走,如此反复很长时间。

    温白羽计算了一下,他们再这么走下去,恨不得把徐州都给打了一个对穿,实在不是办法,精神上也受不了。

    众人又坐下来休息,莫阳起初被彭四爷背着,但是后面的路太长了,彭四爷背着一个成年男人,莫阳始终过意不去,就要下来自己走,走了一段之后,体力消耗实在太大,有些透支。

    大家扎堆的休息,各自分着食物,反正他们在里面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墙面上都是磁铁粉,手表也不能用了,也分不出时间,饿了就拿出东西来吃。

    彭四爷的资金很给力,带来的食物和水非常充足,而且都是高级货,并不难吃的东西。

    如今大家走下去的动力,也就是那些味道不错的速食品了。

    温白羽有些累,靠着万俟景侯,感觉腿都要走抽筋了,说:“我实在搞不懂,这个地方是干什么用的。”

    万俟景侯让他把腿放在自己身上,然后伸手给他捏着腿,温白羽的肌肉都硬实了,感觉腿不是自己的,被他这么一按/摩,特别的舒服,而且肌肉有些发酸,从骨头里透着酸,一阵阵的蔓延开来。

    温白羽舒服的哼哼了一声,几乎要享受的睡着了,万俟景侯突然探头过来,说:“这么舒服?”

    温白羽睁开一只眼睛看着他,说:“别偷懒。”

    万俟景侯手下继续按,笑着说:“你叫的我都硬了。”

    温白羽:“……”

    温白羽心里卧/槽一声,立刻把腿收回来,收回腿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发现万俟景侯竟然说的是真话,不禁脸上发红,心想着万俟景侯怎么什么时候都发/情。

    温白羽不敢让他再给自己按/摩,他可不想引火烧身。

    这一次众人休息了半个小时。

    充分的休息之后,众人反而感觉更加疲惫了,似乎是体会了安逸的感觉,总有一种冲动,干脆就别再继续走了。

    温白羽站起来,抖了抖衣服上的土,彭四爷也站了起来,他是大老板,是金主,也就是那些打/手的衣食父母,而且看起来彭四爷很大方,想必给了不错的数目,那些打/手虽然不太愿意,但是也站了起来,准备继续往前走。

    万俟景侯一路沉默,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温白羽和他说话的时候,万俟景侯就会变脸一样,露/出温和的笑意和他说话,对着其他人都冷冷淡淡的。

    方靖在后面看着,走过去和万俟景侯搭话,说:“万俟先生,我之前一直听说你的大名,没想到有机会和你搭伙。”

    温白羽挑了挑眉,心想着这个方靖怎么回事,刚刚去勾搭薛柏,现在又来勾搭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没说话,都没看他一眼,也没有表态,方靖倒是不气馁,继续说:“万俟大哥,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手/机,可以随时联/系我。”

    温白羽听他第二句话就改口了,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心想着,看着吧,万俟景侯那个装/逼的人才不会接你的名片。

    他正想着,就看见万俟景侯已经抬起了手,夹/住方靖的名片,那动作虽然很装/逼,但是完全出乎温白羽的意料。

    温白羽眼睛差点瞪出来,心里骂着万俟景侯这个烂泥鳅。

    方靖见他接了自己的名片,当即欣喜若狂,心想着万俟景侯也不过如此,看起来不食人间烟火,但其实也是个普通人。

    就在方靖欣喜的时候,就见万俟景侯手上一动,那张名片“嗖——”的一声飞了出去,直接打到墓道深处里,就听“啊——”的一声大叫。

    众人立刻就反应了,大喊着:“大家注意,前面有动静,抄/家伙!”

    众人立刻戒备起来,都把枪端着,手扣在扳机上,随时准备开火。

    他们把手电的光圈拧大,慢慢的往前逼近,很快的,温白羽听到了动静,说:“呼吸声?是活人!”

    他一说,莫阳第一个激动起来,立刻快速的往前走了几步,彭四爷立刻追上去,伸手托着枪,用手电架在枪下面,那动作像猎豹一样,看起来彭四爷也不是个简单的金主而已。

    莫阳虽然走得快,但是也有戒备,手指尖夹/着三支桃木针。

    众人呈扇形围拢上去,就看到前面竟然走到了尽头!

    而这个尽头竟然是一扇巨大的青铜大门,上面就像蔓藤一样,捆着无数条铁索,好像要把青铜大门捆死,里面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就在青铜大门的前面,竟然坐着许多人,确切的说,不只是人,还有尸体。

    四个活人,五个尸体,一共九个人,全是莫阳队里的人。

    五个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那四个活人的表情很呆滞,一个人的手腕被万俟景侯刚才的名片划伤了,伤口还在流/血,但是他根本不动,就呆滞的坐着,嘴唇张/合/着,在说什么,又好像是梦呓。

    众人立刻感觉到那四个人的表情不对,就好像魔怔了一样,又像中了什么邪术。

    彭四爷立刻伸手拦住莫阳,不让他过去,莫阳也停住了。

    那四个人神情呆滞,好像并没有发现他们,依旧坐在地上,他们很奇怪,手里都握着枪,但是众人一路走来都没听见开/枪的声音,显然这些人没遇到什么危险,但是没遇到危险,竟然这幅失/魂落魄的表情?

    方靖端着枪,看着他们,说:“你们是什么人!遇到了什么事情?”

    那些人对方靖的问话置若罔闻,根本就像没听见一样,神情仍然木木呆呆的,而且都没抬头。

    方靖眯着眼睛,冲身后的打/手使了个眼色,两个打/手立刻端着枪走过去,用枪指着那些人,说:“醒醒!问你们话呢!”

    他正说着,就见到那四个人突然抬起头来,神情呆滞的看着他,那种眼神实在太可怕了,有一种游离又不真/实的感觉。

    那人还要再问,温白羽突然感觉到一股不好的预感,同时看到那四个人的手腕突然抖了一下,立刻大喊:“趴下!”

    他这一声大喊都吓坏了众人,大家反映都很迅速,立刻趴下,但是在四人面前的那个打/手,因为离得近,已经来不及了,万俟景侯眼睛一眯,伸手快速抢过莫阳夹/着的桃木针,“嗖——”的一下打出去。

    桃木针正好打在打/手的膝弯穴/道上,打/手立刻大吼一声,双/腿一软,“嘭”的面朝下摔倒在地上。

    就听“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阵嘈杂的交火声,隧道幽深,回音很大,四周都是开/枪的鸣响,震得耳朵发聋。

    那四个人突然站起来,眼神充满了恐惧和呆滞,冲着众人就开始开/枪。

    一边开/枪,还一边极度恐惧的大喊着:“鬼啊!!!别过来!别过来!!!”

    方靖骂了一声,说:“这些人是疯/子,想杀了咱们!”

    方靖趴在地上,刚要举枪反击,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

    那些人疯狂的大喊,不停的开/枪,但是他们神情恍惚,众人都趴在地上,他们的枪一直往深邃的隧道里打,打过之后,那四个人又相互看到对方,开始剧烈的大喊:“鬼!!!鬼!!”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四个人开始互相开/枪,因为距离很近,“砰砰砰”几响之后,血肉横飞,鲜血溅在离得最近的打/手脸上。

    那打/手看到这一面,几乎要吓得崩溃了,四个人开始自相残杀,不到一秒之间,连开了好几枪,顿时四个人身上全是筛子眼,根本救不过来。

    莫阳吃惊的看着他们,五具尸体在转瞬之间变成了九具,那四个人在临死之前,还惊恐的大喊着有鬼……

    “嘭……嘭嘭嘭……”

    四声响动,那四个人栽倒在地上,彻底不动了,手里还紧/握着手/枪,所有的枪都是放空了。

    温白羽也傻眼了,那四个人到底是中了幻觉,还是受了极度的惊吓?怎么会自相残杀起来?

    隧道里很快又恢复了平静,一时间血/腥的味道弥漫开来,众人都还在震/惊之中,久久不能回神,全都趴在隧道的地上。

    那五大三粗的打/手已经吓得尿了,其实他不是没见过死人,而是没见过这么疯狂的死人,在转瞬之间全都死了。

    众人过了好久,才从地上爬起来,温白羽走过去,青铜门前面全是血,九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新死的这四个人身上也和之前的五具尸体已经,全是筛子眼。

    温白羽回想了一下,恐怕他们在山洞里的时候,那些人也是这么死的,当时就听见放枪的声音,还有大叫的声音,他们并没有目睹现场。

    温白羽蹲下来,那些人的身/体还是温热的,太阳穴没有血点,血也是鲜红的,并不是中毒,除了身上的枪眼,也没有其他外伤,但是这些人全身肌肉/紧绷,似乎极度恐惧。

    莫阳站起来,呼吸似乎有些艰难,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些人,他们一队的人,死在这里九个,已经所剩无几了,刘三和耗子也受了伤,这让莫阳有点无法接受。

    莫阳很快晃了一下,又跌坐在地上,有些艰难的双手揉/搓/着脸,说:“我不该来的。”

    彭四爷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现在呢,要回去吗?是回去,还是继续走?”

    莫阳摇了摇头,他有些疲惫,心里有一阵恐/慌,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实在不知道该出去,还是该继续走。

    莫阳这次出山,其实为的是之前死在墓里的搭档,他想把孔珊珊的尸骨带出去,正好派系里一些人想要来徐州做一票大买卖,据说这票做好了,下半辈子就不用愁了,于是莫言就答应做领队,毕竟他来过一次。

    莫阳没想过,第二次进来,竟然比第一次还要惨烈,他们死的人太多了,莫阳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总觉得太疲惫了,如果这次能够出去,他或许再也不想干这一行了,他本身就不适合这个行当。

    莫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并没有立刻说话。

    众人正好坐下来休息,几个打/手从背包里掏出布来,将那些尸体盖住,他们的死相很可怕,除了血肉横飞,脸上的表情也很惊恐,仿佛有感染力,让看到他们的人也感觉到一股深深的恐惧。

    温白羽看了看周围,青铜门实在巨大,而且上面的铁链缠的很严实,他看了半天,门似乎很厚,到底多厚他不知道,但是敲根本敲不透。

    万俟景侯也摇摇头,说:“门上没有机/关,而且缝隙用铜水灌上了,这是一个一次性的门。”

    他说着,皱了皱眉,继续说:“而且我总觉得这扇门后面,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万俟景侯都这么说了,温白羽觉得这扇门还是不应该随便打开的好。

    温白羽顺着门往上看,突然“嗯?”了一声,说:“上面有路。”

    他一说,众人都围拢过来,顺着青铜门往上,真的有路,有简易的台阶,可以顺着隧道的墙壁爬上去,上面有个翻板挡住了,但是有台阶说明这是一条路,应该不是机/关,没准翻板可以打开,他们就能顺利上到上层去。

    之前彭四爷也说了,上层是墓葬,他们是掉下来的。

    彭四爷听到温白羽的声音,拍了拍莫阳,说:“你先考虑考虑,如果你想出去,我让几个人送你出去。”

    他说着站起来,走过去也看那个台阶。

    台阶顺着石壁往上,直上直下的,而且台阶很短,并不好攀登,如果想爬上肯定有难度,那翻板搭着,严丝合缝的感觉,也不知道能不能顶开。

    彭四爷说:“先试试看。”

    万俟景侯说:“我来。”

    他说着,身/体往上一纵,双手一下抓/住石阶,然后快速的往上攀爬,之前石壁是光滑的,万俟景侯都能飞快的上去,这次有了台阶,万俟景侯的动作简直就带了神的光环一样,迅速攀登而上,都不带卡壳的。

    方靖看着他的目光更加发光了,似乎迷恋着万俟景侯的每一个动作。

    万俟景侯上去之后,抓/住石阶,另一手往上抬,就听“空!”的一声,翻板一下被顶开了。

    下面的众人都一阵惊呼,这回是又惊又喜,这下面无底洞一样的隧道他们已经走够了,如今终于到翻身的时候了。

    万俟景侯打开翻板之后,立刻双手一松,身/体一荡,一下抓/住洞/口的边缘,双臂用/力,身/体立刻弹出翻板口去,往上看了看,随即跳下来。

    温白羽立刻迎上去,说:“怎么样?”

    万俟景侯说:“上面是墓道,有雕刻,这回应该不会错了。”

    他这样一说,众人就更是兴/奋了,他们在这破地方耽误了太多的时间,终于能出头了,一时间大家精神都振奋起来。

    彭四爷看着头顶上的翻板口,虽然望上去黑/洞/洞的,但是好像看到了希望,嘴角挂上了一层笑容。

    彭四爷的笑容没挂多久,突然捂住胸口,低声咳嗽了几下,然后松开胸口,快速伸手进兜里,掏出一方手帕,又改去捂着嘴。

    彭四爷咳嗽了很长时间,声音回荡在隧道里,他队里的几个人都见怪不怪了,彭四爷好像有点感冒,每次咳嗽都会很长时间,而且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还用手帕,看起来是高级货,一条手帕都能比他们的一个月的工/资还要多。

    彭四爷咳嗽完了,展开手帕看了一眼,眼神不禁有些晃,把手帕扔进垃/圾袋里,脸色很黑,似乎突然很烦躁,伸手摸兜,掏出一盒烟来,打火点上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猛吸了两口。

    温白羽刚才瞥了一眼那个手帕,虽然彭四爷咳得很轻,但是手帕上有粉色的血,虽然颜色并不深,但是显然内脏受伤了。

    彭四爷吸了好几口烟,又恢复了刚见面那种冷淡的生意人表情,有点生人勿近的感觉。

    温白羽说:“你的内脏受伤了,再抽烟恶化的会更快。”

    彭四爷抬眼看了一下温白羽,并没有说话,又把烟放在嘴上吸了一口,但是就像应证温白羽的话一样,彭四爷突然又咳嗽了起来,他烦躁的伸手进兜里,但是还没有摸出手帕,嘴里的血已经咳出来了,连忙伸手捂住,这次的血颜色有点偏深。

    血顺着彭四爷的手,从指缝里漏出去,彭四爷烦躁的拿出纸巾来,擦掉自己手上的血。

    莫阳有些吃惊,抬眼看着彭四爷,说:“你怎么了?刚才受的伤?”

    彭四爷掐掉了烟,丢在垃/圾袋里,脸上照样很冷漠,有点带着讽刺的说:“你关心我?”

    彭四爷的态度很不好,莫阳的脸色刷的一下黑了,别过头去不再和他说话。

    彭四爷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脸,也有点疲惫,就像变脸一样,立刻又收起了冷漠,道歉说:“我刚才心情不好,你别介意,是我不对,好不好?我这人就是臭脾气。”

    莫阳其实心很软,根本架不住别人求他,或者认错,虽然脸上挂不住,却仍然说:“你怎么了?”

    彭四爷说:“不是刚才受的伤,你们放心,这里应该没有毒气,我这是病根,好几年的事情了。”

    彭四爷说着,笑容却没达到眼底,划了一个圈子,到底没说自己怎么了。

    他说着,看了一眼众人,说:“咱们现在该上去了。”

    说完,又去看莫阳,说:“你想好了吗?”

    莫阳抬了抬眼皮,说:“我这样是不是累赘?”

    彭四爷笑着说:“怎么可能,你的桃木针大家可是都领教过了,而且我背着你,也没叫别人背你。”

    莫阳说:“不用你背,我自己能走了。”

    彭四爷的笑容终于化开了,说:“你的意思是跟着我们走?”

    莫阳点了点头。

    方靖有点想不通,彭四爷就算和莫阳是老相识,非要他跟着走有什么好处,彭四爷之前也下过这个墓,有一个熟悉地形的人就足够了,再多一个,还是外人,到时候分东西都不好分。

    但是彭四爷是金主,他说的话没人敢反/对。

    万俟景侯先上去,准备了绳子,他跳上去之后,把绳子垂下来,温白羽本身要跟着上去,方靖这个时候撞了他一下,想要第二个上去。

    万俟景侯在上面等着拉绳子,半天没人过来,低头看了一眼,说:“白羽?”

    温白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露/出一个挑衅的微笑,总之一定特别欠,不过谁让他现在心情好呢,立刻拽住绳子,说:“拉吧。”

    他说着,万俟景侯就伸手使劲往上拉,温白羽同时借力顺着石阶爬上去,到了翻板口,万俟景侯伸手一拽,就轻/松的把他拽了上去。

    众人也都跟着一个一个的爬上去,莫阳的腿好的大半了,较劲的时候还是生疼,毕竟伤筋动骨一百天,不可能立刻就全好,但是踮着脚走路,稍微注意一点已经没事了。

    众人都顺着绳子上去,上面果然是墓道。

    漆黑一片,众人用手电照了照四周,万俟景侯把绳子卷上来,同时把翻板放下去,免得谁一不留神踩空掉下去。

    大家看到墓道都非常高兴,四周的墙壁上有雕刻,雕刻的内容非常诡异。

    墓道的墙壁上不是雕刻着墓主的生平,也不是歌/功颂德,而是一些飞/天、炼丹、长生不老、羽化升仙的内容,想必这个墓主和其他的大多数的墓主一样,都想要死后重生。

    彭四爷看了一眼众人,说:“别碰任何东西。”

    说着对方靖说:“你看好他们。”

    方靖点头说:“放心吧。”

    这些打/手也算是见过世面的,方靖自然知道彭四爷说的是别碰祭品或者陪/葬品之类的,恐怕有机/关,方靖想着,自己这些人也不是见钱眼开的,总不会那么小家子气的。

    薛柏仔细的看着那些壁画,似乎有些什么感叹,不过他没说话。

    子车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壁画上炼丹的人,和义/父长得有几分相似。

    而且薛柏下墓看起来有他的理由,子车从来不问,但是并不代/表他不想知道,可是薛柏不说,他已经养成了习惯,不会多打听一句话。

    彭四爷说:“走吧。”

    众人开始往前走,都有些兴/奋,据说这个墓里有好东西,而且是一票大买卖。

    不过这座墓葬并不是十分考究的样子,看起来确实是秦朝墓,墓道里面空空的,走了十几米远,就看到一个墓室。

    众人兴/奋的说:“看,前面有墓室。”

    彭四爷再次重复,说:“别碰任何东西。”

    那些打/手先过去,只是站在门口,用手电往里照,顿时“嗬——”的吸了一口冷气,露/出惊讶的表情。

    温白羽有些好奇,什么东西能让这些人露/出惊讶的表情,立刻也跟上去,用手电照着往里看。

    就看到巨大的墓室,确切的说,温白羽并不想用“墓室”两个字来形容他看到的空间,反而更像一个仓库,仓库里面堆满了“集装箱”。

    一个一个黑色的棺/材,罗列的很整齐,从仓库的一角开始,堆放到另外一角,密密麻麻的棺/材,就像货物一样,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

    那些打/手一见到这么多棺/材,先是惊讶,随即兴/奋起来,说:“这么多棺/材?陪/葬品有多少?这回咱们发了?”

    方靖走进来,冷着脸说:“别给我丢人,四爷不是说了吗,什么都不能动。”

    他正说着,就看到万俟景侯从旁边走进去,第一个走进了墓室,温白羽赶紧跟上去。

    万俟景侯并没有碰那些落得很高的棺/材,但是却仔细的看,突然皱眉说:“所有的棺/材都没有封上。”

    他一说,众人就紧张起来,说:“什么?棺/材没有封上?那粽子岂不是随时要起尸吗?”

    温白羽也跟着转了一圈,岂止是棺/材没有封上,这里所有的棺/材都是毛坯棺/材,简单来说就是下脚料做的棺/材,恨不得比纸薄,再加上年代太久,一动就脆,有的棺/材甚至已经腐烂了,如果不是压在底下,估计里面的尸体已经露/出来了。

    温白羽越来越觉得,这就是一个库房,只是用来对方东西的,而这些东西,不过是装有尸体的棺/材而已。

    墓室里非常阴冷,也可能是众多棺/材扎堆的缘故,彭四爷和莫阳并不惊讶,或许上次来的时候,已经惊讶过了。

    彭四爷说:“这里没有陪/葬品,咱们继续走。”

    他说着,率先往前走去,打/手们有些扫兴,他们进来看了一圈也发现了,都是一些“低级货”,果然不可能有陪/葬品。

    但是问题来了,弄这么多尸体干什么用?从没见过这么个性的陪/葬,如果要增加墓室的阴气,为什么还要加棺/材?

    众人出了墓室,继续跟着往前走,走了很久的距离,又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墓室,这回并不是仓库一样的墓室。

    墓室里面有个巨大的丹炉,围绕着丹炉的四周,摆放着许多棺/材,这些棺/材全是漆黑的木头,应该是木头外面涂了漆料,排布的乱七八糟,看起来杂乱无章,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些棺/材的中间有个大炉子。

    大炉子自然已经不燃/烧了,看起来废弃的时间太久了,炉子外面已经生了一层锈迹。

    众人眼睛都是一亮,说:“也不知道这炉子里有没有长生不老的药,古人不都追求这个吗。”

    炼丹的起源很早,先秦方士横行,到了秦始皇的时候,因为秦始皇对长生不老情有独衷,还会亲自炼丹,方士就更是成为了一个最抢手的职业,连水银和丹砂卖的都比以往要贵得多。

    很多人认为秦始皇死后入殓的皇陵被水银围绕,其实也是对炼丹的一种痴迷,他希望水银能给他带来永生。

    不过那时候的人很多把外用的丹药或者半成品直接内服,水银又是剧毒的东西,可想而知结果怎么样。

    温白羽奇怪的看着墓室里的布置,说:“丹炉我可以理解,这些棺/材为什么要这么放?”

    薛柏开口说:“这是按照独特的星位排放的。”

    星位?

    古人崇拜自然,观天象和占星都很发达,温白羽对此并没有大多了解。

    这个墓室里的棺/材不同于其他墓室,墓室里的棺/材全是用好材料做的,只不过这些棺/材非常诡异,棺/材盖子上一堆的鬼画符,同时棺/材也用青铜的锁链牢牢捆起来,似乎是害怕里面的东西跑出来似的。

    温白羽说:“这上面的鬼画符是什么意思?”

    薛柏低头看着,说:“是一种符/咒,这里的棺/材,里面都关着很凶/恶的东西。”

    他一说话,众人都惊讶起来,说:“是粽子吗?”

    方靖觉得是危/言/耸/听,毕竟薛柏的样子看起来是个老板,可能是那些人的主顾,哪有什么土夫子的样子估计也是瞎说的。

    众人走了很长时间,一部分人在研究这些东西,另外一部分人就坐下来休息。

    温白羽也有些累,靠着万俟景侯坐下来,最主要是他们在这墓里天昏地暗的,根本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吃饭和睡觉都没有个准儿,只是饿了就吃,累了就休息五分钟到半小时,还没正经睡过一觉。

    莫阳脸色很苍白,虽然伤口好了,但是伤筋动骨最伤元气,元气流走是补不上的,想要固元只能多休养。

    莫阳体力有点跟不上,也坐下来休息。

    彭四爷看他这个样子,又看了看周围的众人,说:“大家休息吧,也都累了,咱们睡一觉,等醒了再走。”

    彭老板都发话了,众人立刻就全都坐下来,睡觉之前一定要补充体力,肚子饿干什么都不行。

    大家拿出来食物开始分食,然后拿出睡袋来。

    温白羽他们走得急,而且人又少,带着食物和工具都觉得沉,睡袋这种东西实在可有可无,就没有带,那边的人又没有多余的。

    子车立刻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铺在地上,说:“义/父,您休息一会儿吧。”

    薛柏看着子车的动作,不禁有些无奈,笑了笑,伸手勾住他的肩膀,把人拽过来,又给他重新穿上外套,把子车往下一压,让他头枕在自己腿上,说:“好孩子,你也累了,快点睡。”

    子车挣扎着要起来,薛柏说:“快休息,不然义/父要生气了。”

    子车最吃他这一套,绝对不会让薛柏生气,立刻就僵硬着身/体没有再动,但是躺在薛柏的腿上,这种动作又让子车心脏腾腾猛跳,好像随时要从嘴里蹦出来,脸皮不禁有点烫。

    薛柏向后靠在墙壁上,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时不时还伸手抚/摸/着子车的脸颊和软/软的黑发,子车的头发很服帖,就像他对薛柏的态度一样,这让薛柏很迷恋这种手/感。

    子车被薛柏摸得更不自在,又躺在薛柏的腿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竟然总想到不该想的,一时间身/体有点发/热。

    子车僵硬了半天没动,等薛柏的手终于不动了,才僵硬的抬起来,轻轻挪了挪脑袋,哪想到薛柏立刻就行了,低头看他,还以为他有事情。

    子车一脸通红,被薛柏撞了个正着,薛柏问他怎么了,子车又不善说/谎,支支吾吾的说了一句,薛柏起初没听清楚,随即将子车抱起来,抱在怀里,吻在他嘴唇上。

    子车连忙挣扎,害怕别人发现,薛柏可是个生意人,生意人最注重脸面,子车这是知道的,毕竟薛柏不像万俟景侯那样。

    薛柏却箍/住他的胳膊,将人死死抱在怀里,声音很低,说:“乖孩子,来亲/亲义/父,他们都睡着了,没人看见。”

    薛柏的声音里充满了情/欲,子车听了觉得后背发/麻,嘴唇有点哆嗦,不过还是抬起头来,慢慢含/住了薛柏的嘴唇。

    薛柏笑着轻/抚他的后背,声音很温柔,引导的说:“对……对,舌/头呢,嗯?不亲/亲义/父?”

    子车被薛柏温柔诱导的嗓音弄得脸色通红,不禁大起胆子,伸手抱住薛柏,伸出舌/尖,在薛柏的嘴唇上轻轻的舔。

    温白羽有点累,不过一时半会儿没睡着呢,他们这里没人守夜,也不知道方靖这个领队是怎么安排的,温白羽就更睡不着了。

    然后就听到了不该听的,薛柏的声音虽然小,但是温白羽耳力不错,听得一清二楚,就跟个大尾巴狼似的,一步一步的引/诱着子车掉进陷阱里。

    显然子车已经被吃的死死的了……

    温白羽偷偷睁开一只眼睛,那两个人已经在黑/暗中一叠的倒下了,薛柏的动作有些急促,把子车压在身下。

    他们的手电都闭了,毕竟电是有限的,但是因为在墓葬里,还是留了一盏灯放在中间的棺/材上,这样也好照明。

    所以温白羽看的特别清楚,温白羽有些不好意思,赶紧闭上眼睛,结果手指头就被人掐了掐,侧头一看,竟然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还闭着眼睛,向后靠着墓墙,但是手指一直在骚扰着温白羽的手指。

    温白羽有点不堪其扰,把手指抽回来,结果那个人得寸进尺,手顺着温白羽的大/腿往上爬,弄得温白羽一条腿都麻嗖嗖的,还特别痒,眼看着就要爬到大/腿/根了,温白羽实在顶不住压力,只好把自己的手指塞在万俟景侯手心里。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无声的轻笑了一声,嘴角明显向上/翘,温白羽全都看在眼里,无奈的撇了撇嘴。

    温白羽正无奈的撇嘴,突然看到巨大的丹炉后面,露/出一个黑影,就像升起来的太阳,一点点的,慢吞吞的,带着一股压抑感,黑影越来越往上升起。

    温白羽顿时身/体就僵硬了,一下握住万俟景侯的手,万俟景侯感受到他的变化,立刻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那个黑影。

    因为充电的灯摆在棺/材上面,以灯为中心往外扩散亮度,四周就相对黑/暗,那只掩藏在丹炉后面的巨大黑影,在昏暗的墓室里,看的一清二楚。

    那黑色的半圆的影子,一直往上升,升到一定高度之后,温白羽惊讶的发现,竟然是一个人,有一个人藏在丹炉后面。

    温白羽快速的扫了一眼众人,一个没少,全都在这里,那丹炉后面是谁?

    他一直藏在这个墓室里面,等众人都睡熟了才出现,到底要干什么?

    而且温白羽没有听见呼吸的声音,一个人不可能摒气这么长时间,那有可能就是粽子。

    万俟景侯腰上用/力,慢慢的坐了起来。

    那边的子车和薛柏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子车想要立刻坐起来,薛柏却压住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似乎是怕打草惊蛇。

    那黑影趴在丹炉后面,黑影的边缘并不平/滑,竟然毛毛糙糙的,看起来就像浑身长毛的人。

    温白羽心里发紧,难道是黑/毛粽子?

    就在这个时候,黑影慢慢的开始挪动,竟然悄无声息,开始从丹炉后面爬了出来,慢慢的往外爬,正逼向最近的莫阳和彭四爷。

    温白羽立刻直起身来,莫阳和彭四爷一动没动,不知道是不是睡熟了,就在温白羽想要上去帮忙的时候,万俟景侯突然拉住他的胳膊,冲他摇了摇头,抬了一下下巴,示意他看前面。

    彭四爷果然已经醒了,就在黑影爬过来的一霎那,彭四爷忽然翻身跃起,手中的枪已经随时待命,一下将那黑影折倒在地上。

    彭四爷的动作透露着一股狠戾,似乎就像彭四爷说的,他脾气不太好。

    那黑色的东西被折倒在地上,发出“咯咯”一声大吼,果然是黑/毛粽子。

    这一声大吼一下就把其他的人全都惊醒了,温白羽立刻爬起来,将手电的光圈一下开到最大,立刻照过去。

    彭四爷将黑/毛粽子按倒在地,那边莫阳也已经从地上跃起来。

    这个黑/毛粽子似乎比之前的更强壮,尤其是上肢,非常的粗/大有力,就在一瞬间,突然吼了一声,一下调了个儿,将彭四爷拽起来,嘭的一下砸在地上,嘴里发出“咯咯”的吼声,钳住彭四爷的脖子。

    众人见状,立刻大喊着:“开/枪!快救四爷!!”

    “砰砰砰!”数枪打过去,黑/毛粽子身/体被枪打的乱晃,但是始终钳住彭四爷的脖子,彭四爷脸色变得苍白起来,举起手,对准黑/毛粽子,“砰砰”开了两枪。

    黑/毛粽子的眼珠子顿时被打的纷飞,彭四爷的枪法太狠,黑/毛粽子的手劲儿终于松了,但是也彻底把他惹怒了。

    之前终于已经知道了,对付这种黑/毛粽子,就要打他的脑袋,而且打一枪不行,头骨很坚/硬,必须把头骨打漏,才能杀死里面控/制尸体的海虫。

    一时间砰砰的开/枪声此起彼伏,子车看着心急,握紧了手里的枪,说:“义/父,我去帮忙。”

    薛柏刚要开口,子车已经就地一滚,快速的冲过去,他冲上去,一下跃起,双/腿一钳,顿时就听“嘭”的一声巨响,一下把黑/毛粽子压倒在地上,子车钳住黑/毛粽子,电光火石之间,握住手里的枪,对准黑/毛粽子的头,“砰砰砰”连打了好几枪。

    “叮铃……”

    温白羽手心里捏一把汗,子车离黑/毛粽子太近了,其他人都帮不上忙,温白羽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竟然听到了一声铜铃的声音,但是一晃就过去了,夹杂在剧烈的枪声里,好像幻觉一样。

    子车连开了好几枪,在这种时刻,也不怕浪费子弹了,子弹全都打干净,地上一片模糊,那黑/毛粽子竟然还在不断的弹跳着身/体,不知道是不是还没有死干净。

    子车不敢放松,手一摸,拿出匕/首,顺着黑/毛粽子的脖子,使劲一转,就听“嘎巴”一声,动作干脆利索,看得人后背发凉,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黑/毛粽子终于一弹之下不动了,子车过了很久,粗喘了两口气,额头上全是热汗,这才松开双/腿,手一撑,从地上起来。

    彭四爷被粽子抓了脖子,脖子上一圈瘀伤,看起来有点怕人,好像是尸毒,这种长了这么长毛的粽子,怎么可能没毒。

    这些都是其次的,彭四爷的咳嗽病似乎又犯了,剧烈的咳嗽着,伸手从兜里拿手帕,却没成功,莫阳看他咳嗽的有些剧烈,本想过去问问他,要不要喝口水。

    莫阳刚拿着水走过去,就听“哗——”一声,低头一看,顿时有些傻眼了,彭四爷竟然吐出一口血来,血溅的满处都是,也溅到了他的衣服上,颜色已经偏于/红色,不过有点像稀释过的血。

    彭四爷嘴角还有很多血迹,他眯着眼睛,快速的掏出餐巾纸,粗/暴的擦着自己的嘴和手,用半秒钟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递给莫阳几张纸巾,说:“抱歉,弄脏你衣服了。”

    莫阳实在有些傻了,彭四爷这是病根吗,一直在咳血?

    就在莫阳怔愣的时候,子车也在怔愣,他没有立刻离开黑/毛粽子的尸体,而是低下头来,似乎发现了什么,起初是皱着眉再看,随即眼神竟然开始呆滞……

    众人看他表情严肃,刚开始就没敢过去,怕那黑/毛粽子再跳起来,但是后来子车的表情有些不对劲,而且还伸手去摸那黑/毛粽子的脖子,摸得一手血呼呼的。

    子车的动作太诡异了,众人都看的有些发傻。

    薛柏立刻跑过去,说:“子车?”

    子车被他一叫,顿时就醒过来,抬头看着薛柏,神情迷迷糊糊的说:“义/父?我……”

    薛柏把他拽起来,用水给他洗手,说:“子车,你怎么了?”

    子车的表情看起来很困惑,说:“我……我也不知道,我好像……刚才睡着了?”

    子车不记得刚才自己的出神,就是觉得特别累,或许是因为和粽子搏斗的,子车一身的汗,脸色不太好看。

    万俟景侯走过去检/查了一下黑/毛粽子的尸体,脖子断了,子车的手法很准,用的是巧劲,绿色的脑浆到处都是,已经分不清楚是脑浆还是虫子了。

    万俟景侯突然皱了皱眉,温白羽问他:“怎么了?”

    万俟景侯蹲下来,用匕/首指着黑/毛粽子的脖子,说:“你看他脖子上的毛。”

    温白羽也“咦”了一声,说:“这个地方,怎么像套了个项圈,常年给压得痕迹啊?”

    温白羽一说出来,方靖也在旁边,顿时冷笑了一声,说:“给黑/毛粽子套项圈?也只有你这么天真能想得出来。”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他。

    彭四爷没有外伤,但是内伤有点重,好像还在急速的恶化着。

    莫阳有些担心他,但是两个人之前发生过什么,有很多旧账,莫阳似乎不能当没发生过,看着彭四爷一会儿,就没有再说话。

    众人解决了黑/毛粽子,这回也睡不着了,只好都爬起来,准备继续往前走,估计才睡了最多两个小时左右。

    大家整理好行李,出了墓室,继续往里,彭四爷说了,这个墓葬很大,里面有了不得的东西。

    众人继续往里走,墓道里很黑,他们走着,就听“叮铃……”一声。

    铜铃的声音……

    温白羽这会确信自己绝对没有听错,那一声轻响之后,墓道里忽然传出黑/毛粽子的吼声,他们刚从墓室里走出来不远,那声音是从墓室里传出来的,随即是“啪!啪!”好几声铁链子崩断的声音。

    众人诧异的看着身后,都是屏气凝神,这个时候谁也说不出话来,那声音太多了,好像是无数只黑/毛粽子从棺/材里钻出来的声音。

    他们忽然就想到薛柏刚才说的,那些棺/材上面的鬼画符,是想要镇/压住棺/材里很凶/恶的东西,难道那些棺/材里装的都是黑/毛粽子?

    他们一路上遇到的那只黑/毛粽子已经很难对付了,算一算那墓室里的棺/材,少说也有二十口,那么庞大的数量,一下根本打不死,而且体格如此强壮……

    众人一想,都觉得无比害怕,心脏不停的剧烈跳动。

    一个黑影从墓室里爬了出来,发出“咯咯”的声音,后面好像又跟着一个黑影。

    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的手电一下就灭了。

    光线黯淡下来,他甩了甩手电,竟然这个时候没电了,其他几个人的手电因为都是同一款的,而且用的时常也差不多,此起彼伏的灭了下去。

    众人一阵惊呼,就听方靖喊着:“备用手电!快点!”

    一帮打/手开始手忙脚乱的找手电,万俟景侯突然说:“来不及了。”

    他说着,就听有风声猛冲过来,身/体一侧,与此同时龙鳞匕/首一下出窍,就听“咯咯”一声惨叫,一个黑/毛粽子顿时摔在地上。

    “开火!开火!!”

    “别乱开火!!”

    “你别打到自己人!”

    “大家别慌!别慌!!!”

    一下墓道里乱七八糟的,有几个手电还亮着,但是光线太暗了,那些黑/毛粽子又是黑色的,似乎利于隐藏,潜伏/在他们的周围,随时准备偷袭他们。

    就在这个空档,方靖和其他人赶紧摸出了手电,抛给其他人,众人一下把墓道打得亮起来。

    就在周围围着五六个黑/毛粽子,这还是数量少的,看起来墓室的粽子没有全部出动。

    众人先松了一口气,但又提起一口气,五六个也不好对付啊。

    彭四爷说:“咱们的人有少吗?”

    方靖大致看了一眼,说:“没有,四爷。”

    这个时候薛柏却说:“子车不见了。”

    他的声音很冷,几乎掉冰渣子,看得出来薛柏对子车很关心,子车甚至就是他的命,而现在人不见了。

    温白羽粗略一看,说:“刚才万俟景侯打伤的那个粽子也不见了。”

    薛柏的情绪很不稳定,手中握着枪,充斥着一股暴戾的气息。

    众人围拢在一起,守好四面,那些粽子似乎也讲究团队意识,将他们团团围住。

    “嘭!”

    有人开了一枪,黑/毛粽子瞬间也都扑上来,温白羽踹开一只扑上来的黑/毛粽子,感觉腿骨都要折断了,这黑/毛粽子强壮的像铁块一样,踹出去的力度自己也要承受,温白羽顿时腿上都发/麻了。

    这些粽子,显然都是精心培育的,但是竟然有人培育粽子,这岂不是跟汪医生一样变/态,妄图趋势尸体,尸体在死后已经没有/意识了,这无异于玩火,搞不好就把自己给烧死了。

    或许在墓室里有那么多铁链子,这里的主人应该也发现了自己玩火的行为,但是粽子已经练成了,并没有办法。

    万俟景侯听到温白羽抽气的声音,立刻靠过来,说:“没事吧?”

    温白羽摇头说:“没事,就是差点抽筋……”

    方靖在一边冷笑一声,说:“这么没用,还来倒斗?”

    他的话音一落,温白羽眼睛一眯,同时手一抬,就听“嗖——”的一声,凤骨匕/首一下扔出去,擦着方靖的耳朵削过去。

    方靖以为他要报复自己,后背冷汗直流,结果就听“咯!”的一声大吼,方靖身后竟然有一只黑/毛粽子要扑过来,凤骨匕/首插在他的额头上,黑/毛粽子顿时慌了一下。

    万俟景侯突然抬起手来,对准黑/毛粽子“砰砰砰”放了三枪,三枪打在同一个地方,黑/毛粽子又晃了两下,顿时“嘭”的一声扑在地上,不动了。

    方靖先是被温白羽吓着了,万俟景侯则是更狠,直接让子弹擦着方靖耳朵过去,方靖身上炸的都是尸体的血肉,耳朵里嗡嗡的响,差点就给震聋了。

    万俟景侯快速的踩了一脚枪,跳起身来,一脚踩中扑过来的另一只黑/毛粽子,借力翻身出去,“哧——”的一下将凤骨匕/首拔/出来,又快速的穿梭回来,还把匕/首擦了擦,才还给温白羽。

    六个黑/毛粽子实在不容易解决,打/手们混乱成一团,彭四爷虽然没有外伤,但是内伤很严重,内脏有一种灼烧的感觉,尤其是咳嗽的时候,和黑/毛粽子缠斗的时候没有刚进墓的时候那股狠劲了。

    莫阳倒是恢复了一些,护着彭四爷一边打一边退,有人喊着:“天呢,粽子又来了!不行,顶不住了!打不完!咱们快跑吧!”

    众人向墓室看去,果然又有黑/毛粽子从墓室里爬出来,飞快的冲向他们。

    薛柏心不在这里,着急去找子车,第一个朝墓道深处跑去,温白羽眼见子车已经丢/了,不能让薛柏再丢/了,说:“快,追上。”

    万俟景侯拽住温白羽的手,快速的跟上去,其他打/手也是边放枪,一边跟着往前跑。

    众人往前跑了很久,因为是拼命的时刻,都已经会不觉得累了,发了疯的跑,大家体格也都不差,跑的很快。

    前面有岔道口,薛柏突然停下来,说:“有血。”

    他说完,就转向带血的那条岔路口,疯了一样跑进去。

    众人跟着他后面跑,又跑了很长时间,就听不见那种“咯咯”的吼叫/声了,似乎粽子已经不见了,估计全都跑到另外一个岔路口里去了。

    众人这才放慢了脚步,都感觉精疲力竭的。

    薛柏却没感觉到累,只有一阵阵的心慌,地上有血,一直有血迹,不知道是不是子车的血。

    温白羽也着急,跟着他往前跑,就听万俟景侯突然说:“有呼吸声,在前面。”

    薛柏更是发疯了,立刻往前快速的冲,就见前面已经到头了,有一个墓室。

    这个墓室里也是巨大的丹炉,四周全是黑色的木头棺/材,上面缠绕着铁索,看样子和之前的一样,里面必然也是做成的黑/毛粽子,不过因为很危险,全都被/封存起来了。

    薛柏冲进去,墓室里一股血/腥的味道,而且味道很新鲜。

    就见地上一滩血迹,子车坐在地上,手里握着枪,旁边躺着一个已经死透了的黑/毛粽子,脑袋开花了,恶心的要命。

    子车身上有血,腿上也有血,估计受伤了,瘫坐在地上,有点无力的盯着那个黑/毛粽子。

    “子车!”

    薛柏喊了一声,立刻冲上去,双膝一曲,跪在地上,紧紧抱住瘫/软的子车,说:“好孩子……你去哪里了,别吓义/父……”

    子车似乎受了惊吓,一动不动的让薛柏抱着。

    后面的人也都跟上来了,看见墓室这个样子,都戒备的不敢进去。

    温白羽眼看着子车的表情,那眼神似乎有些呆滞,脑子里一闪,突然就想到巨大的青铜门前的一堆尸体,那四个人也是眼神呆滞,瘫坐在地上。

    温白羽刚要张嘴喊薛柏,提醒他子车似乎有些不对劲,可能在走散的这段时间里遇到了什么事情。

    但是他刚张嘴,就听见“嘭……嘭!嘭!”三声巨大的轻响。

    薛柏的身/体微微震动,诧异的抬起头来,嗓子滑/动了好几下,呕出一口血来,顺着嘴角往外/流。

    温白羽吓得都愣住了,子车对着薛柏连开了三枪,而且眼里满眼都是厌恶。

    薛柏身/体一动,“嘭”的一声倒在地上,子车却完全没有清/醒过来,枪抬起来,就像对着黑/毛粽子一样,快速抵住薛柏的太阳穴,就要扣动扳机。

    万俟景侯一下皱眉,快速的冲上去,手在子车的手腕上使劲一捏,子车的枪立刻脱手而出,子车的反应很快,又要伸手去拔匕/首,万俟景侯手腕一拧,快速的夺下他的匕/首,冲着子车的肚子使劲就是一脚。

    子车被向后踹出去,嘭的一声砸在黑木棺/材上,温白羽吓了一跳,快速的冲过去,万俟景侯却拦住他。

    子车似乎没感觉疼,还是不清/醒,他爬起来,竟然跑到黑/毛粽子跟前,两眼一红,开始流眼泪,哭的像个半大的孩子一样,嘴里呢喃着“义/父……”

    温白羽觉得子车一定像那些人一样,中了邪术,或者幻术,他现在的意识完全是迷糊的,根本分不清人。

    就在这个时候,子车忽然抬起手,手上多了一把军刀,眼里都是绝望,要自/杀一样,把军刀往自己身上捅。

    温白羽快速的在子车的脖子上一捏,子车一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温白羽来不及去管子车,薛柏已经倒在地上,闭着眼睛,流了一地的血。

    薛柏受伤很重,那个位置并不会立刻致命,但是伤到了内脏,胃酸流/出来,这是最痛苦的。

    薛柏倒在地上不断的痉/挛,嘴唇开合,似乎要说话,温白羽低下头去,就听到薛柏虚弱的声音在喊子车。

    温白羽眼睛一酸,赶紧招呼万俟景侯,子弹在里面,必须取出来,万俟景侯的动作很快,而且手稳。

    这里没有太多专/业的设备,只能用医用镊子,烧红了消毒,万俟景侯快速的把子弹取出来,没有麻药,也不需要麻药了,薛柏疼的不省人事。

    方靖在一边看着,说:“没救了,他流/血太多了。”

    温白羽不理他,快速的划开自己的手,鲜血喷/出来,全都溅在薛柏身上,温白羽活动手心,让血液滴在薛柏的伤口上。

    温白羽的血流的太多了,一下有些吃力,万俟景侯给他止血,同时划开自己的手心,烛龙的愈合能力更好,薛柏伤口以一种奇迹的速度在自我修复。

    方靖顿时看的都傻眼了。

    温白羽根本来不及管他,快速的给薛柏撒上止血药,同时裹上纱布。

    就在这个时候,子车突然醒了,他从地上爬起来,眼睛上都是眼泪,手里有什么东西,是一个青铜铃铛。

    子车眼神呆滞,快速的摇动着手里的青铜铃铛。

    “叮铃……叮铃……”

    青铜的声音意外的清脆,很快就听“轰隆!轰隆——”的声音,被铁链绑住的黑木棺/材开始震动,似乎有东西要冲出来。

    莫阳喊了一声不好,快速的冲过去,指间夹/着桃木针,在子车身上好几个穴位上扎了几针。

    子车低吼了一声,身/体一震,忽然有点清/醒了。

    莫阳快速的将桃木针拔/出来,退后了两步,他也不确定是不是有用。

    子车的神志似乎有点清/醒,薛柏在昏迷中听见子车的的吼声,似乎也醒过来了,费劲的睁开眼睛,轻轻念了一声“子车……”

    子车身/体一震,突然抬头看着薛柏,手忙脚乱的冲过来,薛柏的纱布都是红的,子车双手发/抖,说:“义/父……义/父你怎么了……我……”

    子车的思维似乎有点混乱,他记得刚才像做梦一样,他明明杀的是黑/毛粽子,但是那粽子一瞬间变成了义/父的样子,义/父全身是血倒在地上,子车不敢相信是自己干的,一种深深的绝望席卷上来,感觉如果薛柏不在了,还是死在他手上,那活着根本没什么意义……

    薛柏摇头,说:“傻孩子……不是,不是……别瞎想,义/父伤口有点疼,扶着义/父……”

    子车双手发/抖,紧紧扶着薛柏,薛柏费劲力气,拍了拍他的手背,好像安慰一样。

    墓室里棺/材震动的很厉害,彭四爷说:“快撤出去,粽子要起尸了!”

    这么多粽子,听到了铜铃的召唤,全都要起尸了,彭四爷大喊着:“退到一层,到一层去!”

    现在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往后退,这个墓室比刚才得大,棺/材也比刚才的多,刚才铜铃响了一声,现在铜铃响了好几声,估计全部的粽子都要出动了。

    众人快速的从墓室撤退出来,飞快的往一层跑,现在已经不能感觉累了,身后有锁链崩裂的声音,粽子似乎就要来了。

    众人跑的都已经成了条件反射,感觉腿不是自己的,莫阳腿上的伤没好,实在坚持不住,一下跪倒在地上,彭四爷一把抓起来,一句话不说,把人背在背上。

    莫阳喊他,说:“别管我了,前面还很长,你背着我不行!”

    他的话还没说完,彭四爷已经低吼着:“别跟我废话,我现在脾气不好,你信不信我还用陈年旧账威胁你,识相就闭嘴。”

    莫阳愣了一下,心里不知道什么感觉,没有再吭声。

    众人往一层冲,身后的声音就好像在过马队,砰砰砰的不绝于耳。

    “到了!!”

    “翻板!”

    “快开翻板!!”

    前面的人已经看到了翻板,一下将翻板拽开,不管不顾的往下跳,踩着台阶大步往下冲,这个时候这种很小的石阶也难不倒他们了,根本不需要什么绳子。

    薛柏根本没办法往下爬,万俟景侯先跳下来,冲上喊:“子车松手,我接着。”

    子车没有犹豫,立刻把薛柏抛下去,薛柏的体格高大,并不轻,万俟景侯的臂力也大得惊人,立刻将薛柏接住,让他靠着青铜门坐下来。

    温白羽是垫后的,眼看着众人都下去了,自己也要跳下去,万俟景侯在下面接着。

    温白羽往下一看,顿时愣了,随即大喊:“小心!”

    这种时候,温白羽还没跳下来,万俟景侯根本没注意周围,毕竟周围都算是“自己人”,而上面有很多黑/毛粽子要追过来,越来越近了。

    但是温白羽和万俟景侯都没想到,“自己人”才最会搞偷袭。

    温白羽一喊,已经来不及了,就看见一根发着蓝光的针,突然扎进了万俟景侯的后脖颈。

    那种颜色的针……

    温白羽见过,那还是在汪医生的筒子楼旁边,汪医生说这个东西是上瘾的,能激发人的潜能,万俟景侯中过一次,第一次并不会上瘾,但是情绪失控过很多回。

    这是第二次,第二次会不会上瘾?

    万俟景侯忽然感觉体/内一股巨大的暴躁在涌动着,瞬间回头,盯着方靖,方靖立刻感觉到一股恐惧,不禁后退了几步,他手里还拿着发射器,立刻丢下,说:“我……”

    他还没有说完,就见万俟景侯的眼睛一下从黑色变成了血红色,好像有火光在里面流动。

    不好……

    温白羽心头一颤,大喊了两声“万俟景侯!”

    但是万俟景侯根本没听见,气息越来也不稳,喘气粗的要吃/人一样,温白羽一下从翻板口跳下去,万俟景侯这个时候却看到了温白羽,立刻伸手去接他。

    温白羽跌在万俟景侯怀里,感觉他的体温烫的厉害,眼睛里一片火焰再烧,脸上充斥着暴怒的狰狞。

    温白羽抓/住他,说:“万俟景侯!醒醒!”

    万俟景侯却在这个时候,突然伸手大力推开温白羽,温白羽没有防备,一下被他推的撞在隧道墙上。

    众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见方靖似乎放了暗箭,然后万俟景侯的情绪有些失控,竟然连温白羽都打。

    万俟景侯嗓子里发出嘶吼的声音,在一瞬间,众人突然看到万俟景侯不见了,随即是“轰隆——!!!”

    一声巨响,眼前多了一个巨大的怪物,他们看不到怪物的全貌,那怪物实在太大了,昂着头,火红的眼睛,红宝石一样的鳞片,不断的冲上墓顶,就听“轰隆轰隆”的声音,墓葬马上要坍塌了。

    而那怪物暴怒的甩着头,“嘭!砰砰!”的撞在青铜大门,大门在他面前瞬间渺小起来,根本禁不起撞。

    莫阳诧异的看着那个红色的怪物,说:“烛龙?”

    温白羽眼见万俟景侯变成了烛龙,墓葬快速的坍塌,巨大的青铜门变形了,“轰——”的一声终于裂开。

    “啊啊啊啊!!”

    在众人凄厉的叫/声中,青铜门冲开了,竟然涌/出一股巨大的水流来,将众人一下冲了出去。

    子车瞬间扑过去,将薛柏护住,烛龙的鳞片刮在他的身上,像锋利的刀片,大水冲出来的一霎那,子车奋力抓/住薛柏,两个人顿时被冲了出去。

    彭四爷抓/住莫阳,将他紧紧搂在怀里,也不知道为什么,水冲出来的一刻,他倒有些释然,彭四爷觉得或许自己天生就是个冷漠自私的人,他的内脏受伤了,还在不断恶化,根本没奢望活长,而现在,他竟然能抱着莫阳,就算这么死了,也没什么遗憾的。

    温白羽根本没有防备,顿时呛了两口水,意识顿时有些模糊,他却不能昏死过去,奋力扑腾着水,憋足一口气,寻找着万俟景侯的影子。

    万俟景侯已进从暴怒的烛龙形态变成了人形,似乎失去了意识,顺着水一下被冲出去,温白羽立刻扑腾着划过去,奋力抓/住万俟景侯,将他紧紧抱住,在抱住万俟景侯的一霎那,温白羽觉得自己的力气就要耗干了。

    墓葬不堪重负,石头砸下,大水还冲过来,没有一点缝隙,水还在咆哮着,温白羽呛了好几口,终于手一松,一霎那就要被水冲走。

    这个时候万俟景侯却突然睁开眼睛,一双眼睛还是可怕的血红色,脸色还是那么狰狞,暴/虐的吓人,却伸手抓/住要被冲走的温白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留爪o(* ̄3 ̄)o

    本来说每天给留评的小天使随机发十个红包,不过昨天那章的评论好多好多,所以蠢作者给所有留爪印的小天使都发了红包。

    蠢作者荷包大出血了,痛苦并快乐着,嘿嘿嘿傻笑中。

    PS:第一次用红包,才发现要扣5%,每个红包就剩95点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88章 青铜鼎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