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79章 南柯一梦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万俟景侯和温白羽吃过晚饭之后,当然,确切的说是万俟景侯喂温白羽吃过饭之后,就给狄良打了一个电话。

    狄良一听万俟景侯说,立刻就说:“我认识。”

    温白羽坐在手机上,说:“连名字都不用,你就知道了?”

    狄良说:“是我的一个师兄,你们一说现在是副教授,我大约就知道是谁了。”

    温白羽说:“怎么回事?很有特点?”

    狄良说:“是,他的年纪比我老师大得多,算一算现在往七十岁看了。”

    温白羽诧异的说:“这么大?”

    狄良说:“所以记得很清楚,但是这个师兄在十年前就不跟着老师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反正和老师闹掰了,你们如果打电话去问,我估计问不出来什么。”

    温白羽摸了摸下巴。

    万俟景侯很快就挂了电话,温白羽说:“听起来很麻烦。”

    他说着,摊了摊手脚,苦着脸说:“那我可怎么办,难道要一辈子这么小?”

    万俟景侯说:“谁让你到处乱跑。”

    温白羽说:“我去雨老板的店里看看也算乱跑?”

    万俟景侯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只要不和我在一起,都是乱跑。”

    温白羽:“……”

    温白羽觉得和这个暴君简直没话好说了,第二天等到九点之后,万俟景侯就给狄良的这个师兄打了个电话。

    和狄良预测的一模一样,万俟景侯只是说了一句和方教授认识,对方就冷笑了一声,说:“我这里没有你们要的东西,别再打来。”

    他说完就挂断了。

    温白羽眨了眨眼睛,说:“看来真是闹掰了,到底因为什么事情?”

    万俟景侯摇头,温白羽说:“这条线难道就断了吗?那要怎么办,难道还要从许薇入手来查?”

    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个未知号码,温白羽看了看万俟景侯,万俟景侯就走过去,把手机按了免提。

    电话接通了大约三秒,都没有人说话,温白羽有些奇怪,说:“喂?”

    对方又隔了好几秒,还是不说话,手机里一直是静默的声音。

    温白羽又“喂”了一声,说:“找谁?”

    就在温白羽觉得莫名其妙,让万俟景侯挂断电话的时候,手机里终于传出了一个声音。

    一个男人的声音,确切来说非常年轻。

    “我有你们要找的东西。”

    对方的声音大约在二十岁上下,还带着一股稚嫩,但是说起来却一本老成。

    温白羽一愣,随即看向万俟景侯,说:“你是谁?”

    对方笑了一声,说:“你管我是谁?我有你们要找的东西。”

    温白羽说:“我不知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找什么东西。”

    对方很笃定的说:“一块破布。”

    温白羽又愣了一下,对方又说:“上面画着图,你知道是什么图吗?”

    温白羽还没有说话,对方也不希望他回话,继续说:“是一张周饶国的祭祀图,但其实是一张地图。”

    他说完,顿了顿,说:“怎么样,你们有兴趣吗?”

    温白羽看了一眼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终于开口了,声音冷冷的,说:“地图在关教授手里,你的是什么。”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万俟景侯似乎也不着急,过了好长时间,对方终于开口了,说:“我是关教授的儿子。”

    温白羽有些诧异,如果这个人是关教授的儿子,那么手里有那张布的话,也是说得通的。

    万俟景侯说:“你找我们的目的。”

    对方似乎从主动变成了被动,有些不愉快,声音也冷硬起来,但是和万俟景侯比差的太远,始终显得有些稚嫩。

    对方说:“我可以带你们去找周饶国,但是有条件,必须带上我,那里也有我需要找的东西。”

    万俟景侯停顿了大约两秒,说:“成交。”

    对方笑了一声,说:“好,你们到云南找我,碰面的时候会给你们发短信。”

    他说完,很快就挂了。

    温白羽看着手机有点莫名其妙,说:“等等,怎么是云南,山海经里记载的周饶国是在灭蒙鸟的东面,是海外南经里的国家,怎么算也不会在云南。”

    万俟景侯摇头,说:“去看看总是好的,比什么线索也没有的强。”

    他说着,低头看了看温白羽,笑着说:“你现在这个身高也不用买飞机票。”

    温白羽顿时一口气差点被噎死,万俟景侯简直骂人不带脏字,太损了。

    唐子和雨渭阳也听说了这件事,雨渭阳想跟着去,毕竟这口小棺材是他收来的,温白羽突然变小了,雨渭阳也不放心,雨渭阳想要跟着去,唐子自然也跟着去。

    众人准备了一下,那个人很快发来了短信,告诉他们了一个时间,让他们下了飞机去一个酒店,在那里汇合,然后开车再去。

    雨渭阳去买了机票,然后把那个小棺材也带上了,为了避免别人再碰到桃木锏,雨渭阳还用布把那个桃木锏包了起来,这样就不会碰到。

    万俟景侯在出门之前,还带着温白羽去了趟超市,温白羽趴在他的上衣口袋里百无聊赖,看着万俟景侯买一些露营需要的食物和装备。

    温白羽看着自己常吃的牛肉罐头,一个罐头竟然比自己还大,都能当成澡盆了,这一个罐头估计够他吃一星期的。

    万俟景侯把要的东西全都扔进购物车里,温白羽说:“你小心点,别砸到我。”

    万俟景侯扫荡了需要买的食物,□□用品的地方,买了要用的东西,一次性的碗筷,塑料膜之类的,临结账之前,突然看到小孩聚集的玩具区,不禁停住了脚步。

    温白羽见他不走了,抬头看着万俟景侯,又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看,笑着说:“怎么了,你还童心未泯,想买玩具吗?”

    万俟景侯笑了笑,但是没说话,推着购物车就往玩具区走。

    温白羽更是诧异了,脑补着万俟景侯兴高采烈的买了一个玩具熊的样子,画面太美了……

    万俟景侯身材很高大,而且长得非常惹眼,他身边也没跟着小孩子,一走过去就成了焦点。

    万俟景侯的目光并不放在那些可爱的玩具身上,而是绕道最里面,里面有许多玩具的衣服,可以给娃娃换的。

    温白羽看着他拿起一个大盒子,里面摆着一件件娃娃的衣服,顿时额角青筋直蹦,说:“那是女娃娃的衣服!”

    万俟景侯嘴角一挑,说:“可是娃娃女孩多,一般都是女孩的衣服。”

    如果不是旁边人多,温白羽真想扑上去咬他几口。

    万俟景侯其实也只是逗他玩,很快就把手里的盒子放下,然后看了看旁边的货架,终于找到一套男娃娃的衣服,有休闲服,也有衬衫西装,还有燕尾服,做工挺精细的,里面还配了鞋子。

    一个导购小姐走过来,笑眯眯的看着万俟景侯,说:“先生,给女儿买东西吗?”

    万俟景侯也不反感,而是笑着回答说:“不是,给儿子买。”

    温白羽:“……”

    温白羽一屁股坐在口袋底下,然后使劲用脚踹万俟景侯,心里咬牙切齿的,谁是儿子,你全家都是儿子。

    最后万俟景侯就拿着那套盒子去结账了,然后提着给“儿子”买的礼物,回家去了。

    一到家,温白羽就从万俟景侯的口袋里跳出来,蹦到那个盒子上,使劲的踩,说:“这是什么鬼东西。”

    万俟景侯把他抓下来,然后拆开盒子,说:“给你准备的备用衣服,我看大小正合适,你穿上试试。”

    温白羽叉着腰坐在一边,那意思是绝对不穿。

    万俟景侯说:“又不是女孩的衣服,而且你这趟出门,如果衣服破了,难道要光着?”

    温白羽终于败下阵来,万俟景侯把盒子里衣服的都拆出来,一件一件的摆在床上,一共五套,其中一套是睡衣,而且衣服上还带着大兔耳朵,裤子上有个毛茸茸的兔尾巴,拖鞋是个兔脑袋。

    温白羽看着粉白相间的兔子睡衣,几乎要吐血。

    一件休闲服,一件运动服,一件西服,一件燕尾服,还有一件睡衣,温白羽一次试过,大小正合适,但是毕竟是给娃娃穿的,穿上不怎么舒服,但是总比没有强。

    温白羽发现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衣服都只是衣服,并没有内裤……

    万俟景侯看着温白羽穿上黑色的小西装,看起来精致极了,领口扣的很严实,充满了禁欲的感觉,不禁笑了笑,说:“这件不错。”

    温白羽转了一圈,拽了拽外套,说:“我也觉得自己穿西装不错,男人穿西装就是帅。”

    万俟景侯则是笑着说:“嗯,让我有点兴奋了。”

    温白羽顿时瞪大眼睛,说:“你是不是眼睛有问题,我这么一丁点你都有反应?”

    万俟景侯笑笑,说:“不过我还是最喜欢那套兔子的睡衣,你穿起来很嫩。”

    嫩……

    到底是什么……

    温白羽突然发现了万俟景侯是有恶趣味的,顿时浑身打哆嗦。

    万俟景侯把买来的小衣服也打包在行李里,并不占地方,然后把日用品和食物也打包。

    他们吃过了饭,下午一点多就从家出门了,唐子和雨渭阳都在小饭馆,等他们到了就一起去了机场。

    温白羽兢兢业业的装钥匙扣,就挂在万俟景侯的上衣口袋上,雨渭阳见了不禁想笑,说:“你这个样子还挺可爱的。”

    温白羽白了他一眼,说:“可爱什么,我连筷子都拿不起来,不能自己吃饭实在太痛苦了。”

    雨渭阳理所当然的说:“让万俟景侯喂你啊,他肯定愿意。”

    万俟景侯配合的“嗯”了一声,说:“愿意。”

    温白羽顿时脸上有点烧红,咳嗽了一声没说话。

    是小飞机,一排只有两个座位,唐子自然和雨渭阳坐在一起,万俟景侯的身边坐了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扑面一股浓重的香水味,还画了眼线。

    温白羽差点被香水的味道呛死。

    飞机起飞之后,温白羽打算睡觉的,就听到旁边的男人和万俟景侯搭话,问他叫什么名字。

    温白羽顿时就醒了,悄悄探出头来,心想着万俟景侯招女人就算了,竟然男人都能招。

    温白羽想着,又觉得不对,自己也是男人……

    那个男的一直和万俟景侯搭话,先问万俟景侯的名字,万俟景侯没理他,又问万俟景侯喜欢什么牌子的香水,自己身上的好闻不好闻。

    温白羽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这人也太明显了,而是没看见自己在这里吗,公然对万俟景侯勾勾搭搭的。

    温白羽想着,就趁大家不注意,从默契机构的口袋里爬了出来,然后跳到旁边的座位上,顺着男人的后脖领子往上爬。

    男人还在卖力的搭讪,突然“啊!”的大叫了一声,伸手就拍自己的后脖领子,似乎觉得那里有什么东西。

    确实有东西,还是一个人。

    温白羽跑上去,男人的手一拍,他立刻往上窜,幸好没有被拍到。

    而万俟景已经看见他了,顿时脸色不好,说:“快下来。”

    男人还以为自己领子里爬进了大虫子,立刻又嚷又叫,解开安全带在过道的地方来回乱跳,一边跳一边骂,说他们飞机上有虫子,有大蟑螂。

    温白羽被甩下来,万俟景侯赶紧伸手去接,一把接住之后立刻塞进兜里。

    空姐很快就来了,赶紧制止了一片骚乱。

    温白羽非常得意的坐在万俟景侯的口袋里翘着二郎腿,旁边的男人说飞机上有大蟑螂,要找机长,之后就没回座位,估计找人理论去了。

    万俟景侯把他抓出来,放在手心里,说:“别瞎闹,万一被踩了怎么办。”

    天黑的时候飞机就落地了,众人从机场出来,坐了出租车,往约好的酒店去了。

    众人坐在出租车上,雨渭阳说:“约你们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万俟景侯说:“不知道,他说自己是关教授的儿子。”

    雨渭阳额头一跳,说:“只知道姓关,而且还是他自己说的?”

    万俟景侯点头。

    没用半个小时,他们就到了酒店,是一家商务酒店,一进门有一排沙发,只有一个人坐在上面,看起来十七八岁,最多刚刚成年的样子,穿着一身干练的运动装,翘着腿,正独自坐在沙发上,翻着旁边的杂志。

    他们一走进去,那个少年就抬起眼皮,看了他们一眼,说:“我在这里。”

    温白羽顿时有些吃惊,关教授已经奔七十岁了,他儿子竟然刚刚成年的样子,这也算是老来得子了吧……

    少年说完,把手里的杂志往桌上一扔,随即站起来。

    少年的个头和温白羽差不多高,当然是正常版的温白羽,皮肤很白,身材瘦长,非常干练,同时浑身上下也充斥着浓浓的中二气场。

    少年站起来,手插在兜里,上下打量了他们一眼,说:“我叫关楠,之前说过了,是关教授的儿子。先把行李放回房间,我请你们吃饭。”

    关楠已经给他们订好了房间,众人跟着他坐了电梯上楼,关楠的年纪不大,说话的时候脸色特别冷漠,当然是充斥着中二气场的冷漠,把他们带到房间门口,竟然是个四人间。

    温白羽心里顿时只剩下很好两个字,今天晚上估计又没办法睡了,又要听着唐子和雨老板恩爱的声音了……

    他们把行李放下,关楠就在门口等着,把他们又带下了楼,然后就在酒店的餐厅吃饭。

    饭餐是自助餐,品种不是太多,但是因为人少,环境看起来比较舒服。

    他们找了一张大桌子,唐子和雨渭阳先去拿东西,关楠坐在桌边,翘着二郎腿,上下打量着万俟景侯。

    因为他也没办法打量温白羽。

    温白羽藏在万俟景侯的口袋里,万俟景侯伸手从桌上拿了一块饼干,放在口袋里。

    温白羽突然看见一块巨大的饼干挤进口袋,立刻后退了好几步,然后爬上去闻了闻,感觉甜丝丝的,就张嘴咔哧咔哧的开始啃。

    万俟景侯听见温白羽啃饼干的声音,顿时一张冷漠的脸终于有了笑意。

    万俟景侯的笑容似乎晃了关楠一下,关楠狐疑的看着他,皱了皱眉,说:“你叫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没说话,关楠自顾自的说:“别太惊讶,你们这些人我多少有了解一下,之前我也听说过你的名字,你的名字在道上很响。”

    他说完,突然又说:“我喜欢你。”

    “噗——咳咳咳咳!!”

    温白羽正在啃饼干,突听这句话,顿时就被呛着了,猛烈的咳嗽起来。

    万俟景侯也愣了一下,随即赶紧把手放在嘴边,装模作样的咳嗽了几声,把温白羽掩饰起来。

    关楠笑着说:“很惊讶吧,虽然我之前没见过你,不过你在道上是个人物,我很欣赏你。”

    温白羽:“……”

    温白羽从没见过这么高调的表白……

    万俟景侯则是淡定的多,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说:“你能喜欢一个没见过面的人?”

    关楠昂着下巴,说:“那怎么样?”

    万俟景侯说:“我有爱人了。”

    关楠脸上露出一丝遗憾,说:“那你收我为徒吧。”

    温白羽:“……”

    温白羽觉得眼前这个充斥着中二气息的孩子发散思维和跳跃思维特别强悍。

    万俟景侯说:“我不收徒弟。”

    关楠的表情更是失望了,万俟景侯说:“你父亲是个大学教授,你却要当盗墓贼?”

    关楠说:“那怎么样?”

    关楠说着,双手环胸抱臂,冷笑一声,说:“教授怎么了,还不一定有盗墓贼做的正呢。”

    温白羽似乎捕捉到了什么重要的消息,踹了踹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也听到了有用的信息,说:“看起来你们父子关系并不好。”

    关楠笑了一声,没再说话,似乎不想提起自己父亲。

    万俟景侯脸色不动,却在继续套话,说:“你父亲不想提起那张地图的事情,你和他对着干,才来找我们的?”

    关楠又笑了一声,说:“不是,我还没这么无聊。”

    温白羽心想着,你不是无聊,你是中二!

    关楠继续说:“我说过了,那里有我要找的东西。”

    万俟景侯说:“什么东西?”

    关楠看了他一眼,说:“不能告诉你,反正是重要的东西,但是和你们没关系,咱们只是顺路而已,那个地方太危险,我一个人去不了,只是跟你们顺路,搭个伙而已。”

    万俟景侯没有再说话,很快唐子和雨渭阳回来了,关楠就站起来自己去拿吃的了。

    温白羽从兜里钻出来,站在盘子里抬头瞪着万俟景侯,举着被自己啃了一半的饼干,声讨万俟景侯也,说:“你这个烂桃花!”

    万俟景侯揉了揉额角,说:“关我什么事。”

    温白羽说:“当然关你的事,你就是一朵烂桃花。关楠的品味也够差的!”

    万俟景侯见关楠要回来了,伸手一抓,把温白羽抓起来,塞进兜里,然后顺手又塞了一个脆蛋卷在兜里。‘

    温白羽本身还要声讨万俟景侯,不过有东西塞进来了,他只好往后退了退,定眼一看,竟然是个脆蛋卷。

    温白羽最喜欢这种金黄金黄的脆蛋卷,咬起来嘎嘣脆,不是太甜,上面有芝麻,还特别香。

    温白羽闻到一股香甜的气息,立刻就想扑上去咬,但是脆蛋卷是圆筒的造型,而是非常大,温白羽张着大嘴,刚要把脆蛋卷咬进嘴里,突然觉得这个脆蛋卷的造型不太对劲,怎么那么像……

    温白羽顿时脸上都红了,使劲一踹,把脆蛋卷踹出了口袋。

    “咔吧”一声,一个脆蛋卷掉在了万俟景侯的椅子底下,万俟景侯低头一看,就见温白羽从他的口袋里钻出来,正对他比中指。

    万俟景侯顿时了然的笑了一下,然后把一颗小梨又塞进了口袋。

    温白羽趴在梨上面,“嘎巴嘎巴”的咬着,梨的汁水太多了,很快流了万俟景侯一口袋。

    万俟景侯感觉到口袋里不对劲,伸手一摸,竟然湿漉漉的,而且到处黏糊糊的。

    万俟景侯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然后说:“我去洗手间。”

    他说着站起身来,快步走到洗手间里,然后把温白羽从兜里拽出来。

    温白羽还抱着一个梨核,挑衅的看着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看着他浑身湿漉漉的,全是梨汤,脸上也都是汁水,不禁有些头疼,把他放在洗手池的地方,说:“你把自己衣服都弄脏了。”

    温白羽说:“不是带了备用的。”

    万俟景侯把他放在洗手池里,堵上塞子,以免温白羽被冲进下水道,然后打开热水,“呼——”的一下温水就涌出来。

    温白羽立刻挣扎着要爬上来,说:“你干什么?杀人灭口啊!”

    万俟景侯阴测测的说:“给你洗澡。”

    温白羽说:“洗澡?!可是没有衣服啊,我的衣服都在楼上的行李箱里啊!”

    万俟景侯高深莫测的笑了一声,说:“没事,反正你在我兜里也没人看,你现在浑身都是粘的。”

    万俟景侯不让他出来,把他往下按,然后双手动作利索,“刷刷”两下拔掉温白羽的衣服,现在对于温白羽来说,万俟景侯就是巨人,立刻被扒了精光,根本没反抗的余地。

    万俟景侯把他身上冲干净,还故意洗了洗他下面,弄得温白羽一张大红脸,都不敢再动了。

    等洗干净之后,万俟景侯拿了餐巾纸过来,给他擦干,然后塞进另外一个干净的兜里,说:“老实点。”

    温白羽被他摸得浑身发红,下面差点兴奋起来,窝在口袋里不敢再动了。

    万俟景侯又把他的小衣服好歹洗了一下,攥干之后塞进兜里,这才从洗手间出来。

    万俟景侯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关楠端了三个盘子,其中一大盘子是满满的一盘主食,扬州什锦炒饭,垒的跟金字塔似的。

    关楠把三个盘子放在桌上,然后开始狼吞虎咽的吃。

    唐子和雨渭阳都看傻了,关楠这么瘦,和他们这些人比起来,也不算高,竟然这么能吃。

    关楠的饭量比唐子还大两倍,吃完了一大盘子的炒米饭,用餐巾纸抹了抹嘴,然后又端着盘子,盛了满满一大盘子炒米饭回来。

    雨渭阳看着关楠撑炒米饭的背影,说:“关楠还是个学生吧,一个人在昆明,和父亲关系又不好,是不是平时没有伙食费啊?”

    关楠回来之后又埋头苦吃,吃了四盘炒米饭,把众人都看傻了,温白羽都怕他撑死,还要去医院……

    关楠吃完了第四盘炒米饭,终于抹了抹嘴巴,又喝了一大杯可乐,这才停下来,看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说:“干什么?”

    雨渭阳咳嗽了一声,说:“没事……就是想告诉你慢慢吃……”

    关楠轻哼了一声,说:“我只是饿了。”

    雨渭阳心说,不要用“只是”两个字,这已经不是“只是”的问题了。

    关楠继续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像是十年都没吃过饭了一样。”

    他说着,有点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众人吃了饭,万俟景侯又打包了一盒饭,就出了餐厅往楼上去了,关楠的房间是单人间,在他们旁边。

    关楠靠着门框说:“我有车,今天晚上休息,明天一早咱们出发。”

    他说着,突然像想起来什么,说:“对了,你们谁会开车?”

    唐子和雨渭阳对看了一眼,关楠说:“有会开车的人就行,我不会。”

    他说完,就关上房间门。

    雨渭阳说:“我越来越觉得这个关楠有点问题了。”

    温白羽探出头来,因为他没穿衣服,所以只敢把头探出来,说:“吃那么多饭,确实有问题,他是不是饕餮或者混沌的私生子?”

    万俟景侯进了房间,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里面都是梨汁,然后去洗了澡,回来的时候温白羽已经自己换好了衣服,正等着万俟景侯给他喂饭。

    万俟景侯一见到温白羽,顿时笑了,说:“不是不穿这个睡衣?”

    温白羽正穿着那件粉白相间的兔子睡衣。

    万俟景侯说着,还伸手捏了捏温白羽裤子上的兔尾巴。

    温白羽把他的手拍开,说:“不然穿什么衣服睡觉?”

    温白羽说着,坐在饭盒旁边,指了指勺子,说:“快点,你们都吃过了,我就吃了一块饼干和一个梨。”

    万俟景侯坐下来,用勺子挖了饭放在温白羽嘴边,给他一勺一勺的喂饭吃。

    雨渭阳看着,不禁笑着说:“怎么那么像养儿子?”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嗯,感觉不错。”

    雨渭阳说:“温白羽这么穿真的挺可爱的。”

    说着,雨渭阳就站起来,拽了拽温白羽衣服上的兔耳朵。

    温白羽跳起来要和他拼命,唐子赶紧把雨渭阳拽走了,说:“雨老板,你说别人可爱,我可是会吃醋的。”

    雨渭阳顿时脸上有点红,唐子笑着说:“咱们一起洗澡?”

    雨渭阳脸上更红,说:“这……这样不太好吧?”

    不过两个人最后还是一起进了浴室,温白羽吃着饭,就听见浴室里渐渐传出呻/吟的声音,雨渭阳的声音带着隐忍,而唐子平时看起来老实,在这方面就像个不知餍足的饿狼一样。

    两个小时之后门才打开,温白羽都吃完了准备睡觉了,雨老板一脸的潮红,似乎已经睡着了,被唐子抱出来,放在床上。

    温白羽看着雨老板脖子上又红又紫的吻痕,啧啧嘴说:“我以为你们要泡发在里面。”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灰蒙蒙的,房门就被拍响了,关楠在外面喊着:“快起床,五点半咱们出发。”

    万俟景侯翻身起来,看见温白羽还睡着,躺在大枕头上,四仰八叉的样子,一头长发几乎把自己给捆死,兔耳朵耷拉着,尾巴挤在身下,听见拍门的声音皱了皱眉,不过没醒。

    万俟景侯笑了一下,低下头来,在他嘴唇上一吻,温白羽顿时就醒了,看着万俟景侯放大的脸,说:“我差点被你亲死,你现在太大了知道吗。”

    万俟景侯说:“只是叫你起床,要走了。”

    温白羽爬起来,对着自己的手机跺了一脚,手机的屏幕就亮了,上面写着五点零五分……

    雨渭阳也没醒,昨天折腾的那么厉害,而且雨老板身体本身就差,实在困得厉害,而且浑身都疼。

    唐子洗漱之后,才把雨渭阳叫起来,大家收拾了一下,背着行李就下了楼。

    酒店的停车场上,关楠靠在一辆车上,背着一个背包。

    雨渭阳揉了揉眼睛,说:“我昨天还说他没伙食费,这是辆悍马吧?”

    唐子点了点头,说:“不过这款车是老款式,也有十年了。”

    温白羽突然想到每次和雨渭阳唐子出门,一定会报废一辆车,这是个可怕的诅咒,这辆悍马虽然款式老了点,不过现在有人就喜欢老车,价钱炒得更高。

    温白羽腿肚子开始有点转筋了……

    唐子和雨渭阳会开车,两个人轮流开车,不开的坐在副驾驶,关楠和万俟景侯坐在后面,当然还有万俟景侯口袋里的温白羽。

    唐子先开车,说:“去哪里?”

    关楠只是告诉他了一个路线,但是并不拿出那块地图来。

    关楠说:“你只管开车,到了这地方估计就天黑了,咱们在那里露营,明天一早继续走,我倒时候再告诉你们怎么走。”

    他这么说,就是不把地图拿出来,众人都觉得关楠是警觉,可能怕他们看了地图之后,就不会带着他走了。

    不过其实关楠是多此一举了,温白羽他们也不是什么小人,既然答应了合作,就不会扔他一个人。

    关楠指的路直往郊区走,出了县城之后扎进小路,越走越偏僻,如果不是汽车的性能好,他们早就陷进沟里去了。

    万俟景侯并不觉得颠簸,他也不晕车,但是苦了温白羽,温白羽几乎要颠散了,差点从他口袋里颠出来,幸好万俟景侯伸手拦了一下,然后又把他塞回去。

    雨渭阳坐在前面,有些无聊,突然副驾驶的收纳盒开了,他本身想推一下,哪知道手一推,收纳盒开的更大,里面掉出一张照片来。

    雨渭阳顿时吃了一惊,把照片捡起来,说:“这是汪医生?”

    众人一听汪医生,顿时都探头过来看,雨渭阳把照片交给了万俟景侯,万俟景侯顿时皱起眉来。

    温白羽也探头去看,果然是汪医生!

    照片上很多人,像是一个探险队的样子,一张很老旧的照片,背景就是这辆悍马车,车牌号都一样。

    正中间是一个看起来还稍显年轻的教授,温白羽小声说:“这是狄良的老师!”

    万俟景侯点点头,中间那个方教授,旁边的人竟然是方欣然,她也在这个队里,而方欣然的旁边,就是汪医生。

    温白羽找了一圈,没有狄良。

    万俟景侯拿着照片,说:“你父亲在这张照片里吗?”

    关楠侧头看了一眼,显然对这张照片有些惊讶,把照片抢过来,捏着手里,又有些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大家还以为关楠看着照片睡着了,关楠才说:“在这里,这个就是。”

    关楠说着,指了第二排的一个高个子男人。

    温白羽看了看,和关楠长得一点也不像,估计关楠长得随母亲多一点。

    让温白羽吃惊的是,关教授的旁边,有一个看起来很稚嫩的年轻人,这个年轻人和关楠长得一模一样!

    这张照片已经有些发黄了,看起来绝对上了年头,照片上的关楠竟然和他们见到的一模一样,关楠的脸上一点儿也见不到岁月的痕迹,同样有些稚嫩。

    只不过照片上的人看起来更随和一些,而眼前的灌南充斥着一股中二气息。

    万俟景侯说:“这是你?”

    关楠看着照片又开始发呆,这回都没理万俟景侯,只是捏着照片发呆,一句话也不说。

    万俟景侯看了他一眼,说:“方教授和你父亲,认识汪医生?”

    关楠这个时候才看了万俟景侯一眼,冷笑了一声,说:“对,他们都认识。”

    他说着,顿了顿,又说:“你知道为什么我和我父亲关系不好吗?因为我不想像他们一样……”

    关楠说完,又在发呆,似乎转瞬就忘了他刚才说的话,也没有继续讲下去的意思了,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没再说话。

    温白羽有些莫名其妙,这张照片是个很大的发现,而且从关楠的态度来看,也有发现。

    关楠看起来虽然中二,但是是一个很直爽的人,藏不住自己的感情,喜欢和憎恶非常分明,这点温白羽是看得出来的,关楠看着万俟景侯的眼神里全是崇拜,而看到照片和提起他父亲的时候,眼睛里满满都是不屑。

    方教授和关楠的父亲,还有汪医生,这三个人全都认识,但是因为某些事情,方教授和关楠的父亲闹掰了,老死不相往来,而从狄良的方面,也没听说过方教授和汪医生有过来往,这三个人明明有交集,但全都撇的一干二净,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路上关楠没再说话,捏着照片一直发呆,似乎在想什么问题。

    他们扎在小路上,刚开始还有路,越走就没有路了,一片的泥土,这边有些潮湿,土都是软的。

    中午他们没有停下来,就在车上吃了东西,关楠真的非常能吃,吃了三个压缩饼干,两个大面包,两罐牛肉罐头,和一个午餐肉罐头……

    众人看着他吃完了,都觉得有点肉疼,他们准备的食物明明够几个月的,但是现在看来,一个月都玄乎了,关楠一顿饭要吃他们一天的干粮,而且还意犹未尽。

    很快就天黑了,天黑的时候,正如关楠所说的,他们到了预计的地方,这里比较平坦,没有那么潮湿,但是也有许多虫蚁。

    众人下了车,开始扎帐篷,万俟景侯抱了树枝过来点火,关楠下车的时候就把照片塞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众人围坐在火堆旁边,一到吃饭的时间,大家就觉得胃疼,果然关楠的胃口又很大,压缩饼干都吃完了,关楠就吃了五个大面包,看见万俟景侯正在煮挂面,摸了摸自己的肚皮,似乎也想吃一碗。

    众人吃着饭,就听“嗖嗖”几声,关楠已经把挂面都吃光了,然后抹了抹嘴巴,把一次性的碗筷都放下,说:“你们是不是想知道方教授和姓汪的之间有什么关系?”

    他一说话,众人就都停下来了,关楠之前明显不想讲,不过他现在提起来,似乎愿意讲了,雨渭阳特别有眼力的给关楠把最后一碗挂面盛起来。

    关楠递给他一个非常赞许的目光,雨渭阳额头青筋直蹦。

    关楠又“嗖嗖”两声把挂面给秃噜进去,然后才说:“姓汪的也是方教授的学生。”

    温白羽从口袋钻出来,躲在万俟景侯身后,不让关楠看见自己,抱着一块大饼干,一边啃一边听关楠说话。

    关楠继续说:“其实姓汪的是方教授最得力的学生之一,他们的研究方向完全一致,但是因为后来一个丑闻,姓汪的被迫放弃了深造,就去当医生了,我听说他混得不错。”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之前或许不错,不过现在已经死了。”

    关楠并没有多少惊讶和惋惜,反而笑了一声,说:“那也是活该。”

    关楠说完,继续说:“姓汪的和我父亲是师兄弟,都是方教授的学生,后来我父亲一直在研究一个很荒谬的论题,方教授多次让我父亲别再研究这个,但是他都不听,但是更荒谬的是,我父亲真的研究出了端倪。”

    雨渭阳说:“是什么?”

    关楠说:“南柯一梦。”

    雨渭阳诧异的说:“南柯太守传?”

    关楠点了点头。

    南柯一梦这个成语,连小孩子也知道,瘄子唐朝李公佐的一篇传奇小说。

    南柯太守传里记载,有个东平人叫淳于棼,喝醉之后在一个大槐树下休息,很快就睡着了。他梦见槐安国的国王派了两个使者来接他,并且把公主下嫁给他,招他为驸马。与公主成婚之后,淳于棼更做了南柯太守,把南柯郡治理的井井有条,槐安国的国王非常赏识他,高官厚利,荣华富贵接肘而至,淳于棼后来有五个儿子,儿子全都封了侯爵,还有两个女儿,女儿全都嫁给了王侯。但是后来,檀萝国侵略南柯郡,淳于棼兵败,紧跟着妻子因病过世,又失去了国王的宠信,儿子不幸遭到牢狱之灾。淳于棼提出回乡省亲……

    关楠说:“两名使者送淳于棼回乡,当车子返回故里的时候,淳于棼突然惊醒,发现自己睡在槐树下,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惊梦,但是槐树下面又是个蚂蚁洞,挖开蚂蚁洞之后,里面竟然别有洞天。”

    雨渭阳说:“你认为这个故事是真的?”

    关楠说:“不是我认为。”

    他说着,拿出口袋里的照片,晃了晃,说:“这些人,都是来找所谓的槐安国的。”

    雨渭阳有些惊讶,就听关楠继续说:“我父亲研究的就是这个,起初方教授和姓汪的都不信,但是后来有了眉目,他们发现南柯一梦中的槐安国很有可能就是山海经里记载的周饶国和焦饶国,周饶国的小人不过三寸,但是有自己的文明,他们也耕作,穿布衣。”

    关楠顿了顿,又说:“我父亲一直在研究这方面,他还发现有个别记录中,这个槐安国有一种神树,槐安国的人可以通过这种神树上天入地。”

    温白羽差点就说出声,是建木?

    温白羽心脏猛跳,如果槐安国的人都存在,他们生活在蚂蚁洞里,身体非常矮小,最多有十厘米那么大,那建木的碎片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庞然大物了,说是树也不为过。

    难道槐安国有建木碎片?

    关楠继续说:“我父亲的研究就到这里,姓汪的和姓方的刚开始觉得无稽之谈,后来看出了眉目,就合作偷了我父亲的论文,提前发表出去,后来事情败露,方教授就把姓汪的给卖了,姓汪的背了黑锅,被开除了,只能去做私人医生。”

    万俟景侯皱眉说:“你的父亲为什么不告发方教授?而且他们出现在同一张照片上寻找槐安国。”

    关楠冷笑了一声,说:“所以说,我并不想和他们一样,姓方的和姓汪的不是好东西,你以为我父亲是什么好东西?他也有把柄落在姓方的手里,只能斗跨姓汪的,不敢跟方教授较劲而已。我只听说后来姓汪的自己去研究这个,他好像知道了什么眉目,神神秘秘的来找我父亲,又找到方教授,说要合作,去挖掘一个大秘密。”

    关楠说着停下来,看着火堆有些发呆,说:“他们就是这样虚伪的,老早就谈崩了,结果有利可图的时候,就全都聚首在一起,好像是亲人一样。汪医生给我父亲和方教授看了东西,他们就决定出发了,再后来,这次发觉之后,大家又谈崩了,各自不相往来,反正又不是第一回了。”

    万俟景侯说:“你在这个队伍里。”

    关楠没点头也没摇头,抬起头的一瞬间有些迷茫,温白羽不知道那是什么表情,别人的事情关楠都记得这么清晰准确,不可能自己在没在队伍里都不记得。

    但是关楠抬起头来的一瞬间,那表情是不能骗人的,是真实的迷茫,似乎在回忆。

    果然,就听关楠说:“我不记得了。”

    他虽然这么说,但是照片上真的有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或许答案很清楚,关楠确实在这个探险队里。

    但是有一点又说不通,这么多年了,关楠竟然和照片上的人一模一样,难道真的不是他,或许是和他长得相似的兄长?

    温白羽也百思不得其解。

    关楠说完那句“我不记得了”,突然就陷入了沉默,脸上的表情有些纠结,坐在火堆旁边,拨动着那只一次性的空碗。

    雨渭阳小声的对唐子说:“他是不是还饿啊,没吃饱?”

    雨渭阳说完,关楠突然站起来,说:“我去睡觉了,明天早上出发。”

    他说着,就进了帐篷,钻进睡袋里。

    众人回头看了一眼帐篷里的人。

    温白羽终于能窜出来,抱着他没吃完的大饼干,坐在火堆旁边,万俟景侯怕他被烧着,把他往后推了推。

    温白羽一边啃饼干,一边说:“我觉得这个关楠有问题啊,他是不是撞坏了脑子或者怎么样,他对自己的事情记得不清楚。”

    雨渭阳说:“是不是骗咱们?”

    唐子摇头,说:“我看他不像。”

    万俟景侯看着地上的那张照片,指着其中那个少年,说:“照片上的这个人,看起来十七十八岁左右。”

    温白羽点头,说:“关楠也是这个年纪。”

    万俟景侯说:“看照片的保存程度,已经开始发黄了,还有点脆,应该有十年左右的年头了。”

    温白羽说:“就算关楠长得娃娃脸,十年他也要三十岁了,总改变样子了。”

    万俟景侯点头说:“所以有两个可能。”

    他说着,竖起一根手指晃了晃,说:“第一种,这照片上是关楠的兄长,只是长得像。”

    雨渭阳说:“关楠一路上不提他的家人,咱们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兄长。”

    万俟景侯又竖起一根手指,说:“也有第二种可能,这照片上的就是关楠本人,那当年他肯定跟着队伍一起去找了槐安国,从方教授送给许薇父亲的人蜡来看,他们必然是找到了,而且方教授知道这个东西特别棘手,必须转手出去,而在这中间,关楠也遇到了一些事情,让他的面容和身体永远也不会变化,或者变化的非常缓慢。而关楠急需搭伙一起去找槐安国,或许也是因为这个。”

    温白羽摸着下巴说:“虽然这个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是我觉得这个比较靠谱一些。”

    雨渭阳说:“我读了这么多书,从没想过槐南一梦是真的。”

    众人在外面讨论了一会儿,雨渭阳身体还没恢复,累的厉害,又在车上颠簸了一天,已经困的不行,众人就进了帐篷,准备睡觉。

    温白羽实在太小了,睡袋根本不管用,万俟景侯只好把他自己的衣服叠了叠,然后让把温白羽放上去,又给他盖了一个小被子。

    温白羽躺在上面,感觉挺柔软的,这么一张大床,可比之前露营要舒服的多了,很快就睡着了。

    万俟景侯侧过来,看着温白羽睡着了,这才闭着眼睛睡了。

    “簌簌……簌簌……”

    半夜的时候,温白羽突然听到“簌簌”的声音,有点像老鼠,要知道现在老鼠都比温白羽要大,如果真是老鼠,那就坏事了。

    温白羽立刻坐起来,就看到万俟景侯已经醒了,睁着眼睛,对他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温白羽点了点头,万俟景侯悄悄的从睡袋中出来,温白羽探头一看,关楠不见了!

    万俟景侯指了一下外面,温白羽跳上万俟景侯手心,顺着他胳膊往上爬,坐在万俟景侯的肩膀上,万俟景侯撩开帐篷的帘子。

    只撩开了一条缝隙,就听“簌簌簌……簌簌簌……”声音更大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外面。

    一个人影在外面一闪,温白羽下意识心脏就提起来了,竟然是关楠,关楠在外面闪过,然后找到了钥匙,打开了悍马的后备箱。

    温白羽憋着气,不知道关楠到底要干什么,他的动作非常灵敏,翻开后备箱,在里面快速的翻找。

    后备箱里都是他们不随身的一些装备,还有备用的衣服,和沉重的日用品,大多是罐头一类。

    温白羽心里一惊,难道关楠想拿了装备一个人跑?可是他不会开车啊,难道槐安国离这里并不远了,所以他可以放弃车子,一个人走?

    就在温白羽胡思乱想的时候,关楠终于找到了一个背包,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个笑容没什么中二,和年龄倒是极为相称,看起来还挺好看。

    关楠立刻把背包从后备箱拉出来,“哐啷”一声扔在地上。

    温白羽更加诧异了,如果关楠要跑,怎么可能这么大动静,不是为了跑,大半夜来翻他们行李,到底为了什么?

    只见关楠把行李包拉开,然后伸手进去掏了两下,一手拉出一样东西,温白羽顿时如五雷空顶。

    他妈的是牛肉罐头!

    关楠把罐头的易拉环扯掉,然后坐在火堆旁边开始“簌簌簌”的吃了起来,很快吃完了一罐。

    温白羽看的目瞪口呆的,难道是关楠睡着一半突然饿得要死,所以起来吃东西了?

    万俟景侯也突然叹了一口气,然后伸手揉了揉额角。

    关楠吃东西的动作太快了,风卷残云一样,“簌簌簌、簌簌簌”两口一个罐头,一下吃掉两个牛肉罐头,又拉开一个午餐肉罐头,继续在背包里掏,拿出一盒饼干,拆开来继续吃。

    温白羽额头猛跳,心想着再吃就没了,他不会连生挂面都吃吧?

    关楠吃的飞快,就跟非洲难民一样,就算他之前一直挨饿,但是他们从昨天晚上就一起吃了饭,那时候关楠吃的已经很多了,今天早上中午和晚上大家也一起吃的饭,关楠的饭量够温白羽吃三天了,怎么还这样狼吞虎咽?

    难道是甲亢?

    温白羽禁不住也伸手按了按太阳穴。

    温白羽正看得起劲,就在这个时候,关楠突然抬起头来,睁大了眼睛,嘴巴上全是饼干渣子,还有一点牛肉汁,两只契漆黑的眼睛瞪着丛林深处,眸子不断的颤抖着,似乎那地方有什么东西会突然跑出来。

    关楠的眼神实在太有感染力了,温白羽心脏一跳,还没等他反应,突然感觉脚腕一紧,被一股猛烈的力气突然往后一拽。

    “啊……”

    温白羽喊了一声,他现在体型太小了,那股力气又非常大,一拽之下,温白羽顿时从万俟景侯的肩膀上摔下去,然后又被什么东西咬住了双腿,飞快的往后拽去。

    温白羽双手一扣,立刻扣住土地,但是土地湿润比较软,很快就跟扒土一样,被飞快的拽着往后跑。

    温白羽禁不住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大蚂蚁,全身是红色的,一双白色的翅膀,巨大的獠牙正咬住他的腿,拼命的往后拽。

    温白羽手上火焰一冒,但是因为灵力都被桃木锏封住了,只发出“噗”的一声,就跟坑蒙拐骗的江湖骗子似的……

    蚂蚁似乎因为他的火焰,吓了一跳,稍微放松了一点,温白羽立刻双腿一蹬,把蚂蚁踹的一个踉跄,但是蚂蚁的力气极大,而且反应也灵敏,立刻又追上去。

    温白羽从地上跳起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要勇战蚂蚁。

    蚂蚁很快就追过来,温白羽拼命的往前跑,往火堆面前冲,万俟景侯已经发现温白羽不见了,撩开帐篷迅速的走出来,就看到温白羽穿着一身粉白相间的小兔子睡衣,飞快的在地上跑着,他的衣服已经泥巴巴的,一脸的狼狈。

    而温白羽的身后,追着一只体型比较大的蚂蚁……

    万俟景侯脸色顿时有些黑,伸手把温白羽从地上拽起来,温白羽突然被拽起来,还踹了两下腿,对万俟景侯来说不轻不重的。

    温白羽一见是万俟景侯,顿时放松下来,抱着他的大手指头,说:“蚂蚁!”

    那只蚂蚁对于万俟景侯来说,实在太渺小了,根本没有半点威胁力。

    温白羽喊完了,一抬头才发现,火堆边关楠还在,他一手拿着一个罐头,一手拿着两片饼干,正诧异的看着自己。

    温白羽看着关楠嘴边的饼干渣子,不禁条件反射的抹了抹自己嘴巴……

    关楠显示诧异的看着温白羽,随即又转头看向丛林深处,还是刚才那种震惊又恐惧的眼神。

    突然把手里的罐头和饼干一扔,抓起行李往车上塞,说:“快走,有东西过来了!”

    唐子和雨渭阳早就醒了,这么大的动静睡也睡不着,何况是在野外。

    听关楠大喊一声,都愣了一下,看他不像是开玩笑,立刻抓起行李,塞在车上,快速的拆了帐篷,众人上了车,唐子立刻启动车子往前开。

    温白羽说:“是什么东西来了?”

    万俟景侯摇摇头,他并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如果有什么声音动静,依照万俟景侯的耳力,不可能听不到。

    关楠看了万俟景侯手上的温白羽一眼,似乎挺淡定的,说:“是蚂蚁。”

    温白羽乍一听蚂蚁,后背顿时一激灵,感觉到一股冷飕飕的酸麻感,不过体型小的也只有自己而已,其他人都是正常人体型,应该不怕蚂蚁吧?

    关楠看他们的眼神,继续说:“很多的蚂蚁,爬过去足以把咱们都啃干净。”

    温白羽不禁又打了一个哆嗦,那林子里有这么多蚂蚁。

    温白羽说:“你听见的?”

    关楠摇头。

    温白羽说:“那你看见的?”

    关楠又摇头。

    温白羽:“……”

    关楠突然说:“是感觉……”

    他说完,就不说话了,看着身后窗外黑漆漆的一片,温白羽爬起来,撩开万俟景侯的袖子,腕表上显示十二点半……

    这刚过了半夜。

    关楠看了一会儿窗外,突然说:“停车!”

    唐子一脚刹车踩下去,关楠突然打开车门,跳下去,说:“这里安全了,咱们在这里休息。”

    众人都有些莫名其妙,走了这么一段距离就安全了?还要继续扎营,他们不是应该在车里过夜了吗。

    关楠自顾自拿下帐篷,在旁边扎了起来。

    温白羽从车里跳下来,反正他已经被发现了,也没必要再躲,不过关楠的接受能力还挺好的。

    关楠看着他跳下来,说:“你叫什么名字?”

    温白羽说:“温白羽。”

    关楠点了点头,说:“我还没见过活的槐安人。”

    温白羽咳嗽了一声,说:“我不是槐安人,只是意外,我不小心摸了人蜡的桃木锏。”

    关楠一听“人蜡”,突然笑了一声,说:“原来人蜡在你们手上?”

    温白羽听着更奇怪了,说:“你不知道人蜡在我们这里?那怎么知道我们要找包着木棺材的那块布?为什么给我们打电话?”

    关楠似乎被他问得一愣,又开始发呆了,想了好半天,突然说:“我饿了。”

    温白羽:“……”

    众人生了火,关楠坐在火堆边,开始解决最后一个牛肉罐头,本身肉制品就不容易保存,他们只能带着罐头,而且特别沉,就少带了一点,结果全都吃光了!

    温白羽看关楠吃的香,他晚上就吃了饼干,肚子也有点饿,就从虎口下夺了一块牛肉吃。

    万俟景侯把牛肉放在一次性的盘子里,然后用筷子给他撕成一条一条的,比较方便温白羽吃。

    温白羽等他做完前期工作,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流口水了,万俟景侯夹了一条递到温白羽嘴边,温白羽立刻咬住,“嗖嗖”两下吃掉。

    关楠看了一眼温白羽,又看了一眼万俟景侯,又去看温白羽,最后对万俟景侯说:“你们什么关系?”

    温白羽突然想到在酒店的餐厅里,关楠没头没脑的对万俟景侯表白,现在就有点得瑟了,万俟景侯是他家的。

    果然就听万俟景侯说:“他是我爱人。”

    温白羽还在得瑟,这句话真是特别受用,让他身心舒坦,还没等他得瑟完,就看关楠用一种很鄙视的目光看着万俟景侯,然后说:“那你真重口。”

    温白羽:“……”

    雨渭阳没忍住,“噗——”的一声把水都喷出来了,呛得不行,唐子赶紧伸手给他拍背,说:“雨老板好好喝水。”

    雨渭阳一边擦嘴上的水,一边忍着笑,确实这个身高比例来说,确实挺重口的。

    万俟景侯则是挑了挑眉,倒是没有表示什么。

    温白羽的兔子睡衣全都脏了,而且身上被拖的都是泥,万俟景侯就把水烧热了一点,然后倒进一次性的碗里,一次性的碗对于现在的温白羽来说,就是一个天然的大鱼缸。

    万俟景侯把碗放在帐篷里,温白羽就欣然的进了帐篷,把衣服都脱下来,跳进碗里去洗澡了,还舒服的喟叹了一声。

    万俟景侯则把他的小睡衣用水洗了洗,然后放在火堆边烤干。

    关楠眼皮直跳,说:“你跟我听说的不一样。”

    万俟景侯说:“怎么不一样。”

    关楠说:“我以为像你这样的土瓢把子应该更酷一点。”

    温白羽在帐篷里洗澡,听到外面的对话,心中不断的吐槽着,万俟景侯已经又苏又酷,再酷就扛不住了……

    万俟景侯只是轻笑了一声,就没再说话。

    众人忙活完了,已经一点半了,温白羽缩在万俟景侯给他叠的被子里,很快就睡着了,这回没再听见关楠半夜找吃的。

    第二天五点,关楠准时醒了,开始叫他们上路。

    众人都疲惫不堪,雨渭阳一边开车,一边眼皮打架,差点开进沟里去,唐子只好把他换下来。

    前面的路非常难走,将近黄昏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走太远,一路上还挺安稳的,没再遇到大蚂蚁什么的,中午的时候他们本身要下车找个地方休息,顺便吃饭,关楠“犯了一次病”,突然说有东西来了,唐子就没敢停留,一个油门踩下去,直接开到了黄昏。

    一天都没停下来,唐子总是高度集中,也有些疲惫了,众人下车准备扎帐篷,前面有条河,并不是太大,但是绝对可以洗澡,这几天只有温白羽洗了热水澡,“浴缸”对于其他人来说都太小了,一见到有水,众人不免有些兴奋。

    但是现在十一月的天,水温实在太冰了,雨渭阳身体弱,绝对不能下水,唐子就弄了好多水来,然后煮热了,把毛巾泡进去,给雨渭阳擦擦。

    万俟景侯也把上衣脱了,然后用毛巾擦着自己的上身,温白羽见到他身上的肌肉,不禁咕嘟咽了一口唾沫,感觉脸上有点红。

    这个时候有脚步声回来了,是关楠,关楠说这个地方他熟悉,知道林子里有果子可以吃,就去抓点果子,不会走远,两分钟就回来。

    果然关楠很快回来了,温白羽然让万俟景侯赶紧穿上衣服,虽然关楠说喜欢万俟景侯,多半是崇拜,不过温白羽可是小心眼的人,自然不想让别人看万俟景侯的躶/体了,裸上身也不行!

    万俟景侯还没来得及套上衣服,突然皱了皱眉,关楠的脚步声非常急促,实在一路狂跑而来,随即有“嗡嗡”的声音传过来,而且声音非常密集。

    万俟景侯突然沉声说:“不好。”

    唐子立刻站起来,抓住雨渭阳,说:“是蜜蜂。”

    众人冲出帐篷,果然就看到关楠往这边跑,但是身后跟着一大群蜜蜂,简直是捅了蜜蜂的老巢一样。

    万俟景侯说:“往水里跳。”

    众人赶紧“噗通”一声,全都跳进河水里,十一月的河水,冷的几乎要把牙冻掉了,唐子立刻抱住雨渭阳,手心用力,一股暖流从手心涌出来,雨渭阳抓住他,憋足了气扎在水里。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也扎在水里,关楠“噗通”一声也跳下来,温白羽几乎想要掐死这个臭小子,竟然招了这么一大片蜜蜂过来。

    “嗡嗡”的声音在他们头顶盘旋了一会儿,才慢慢散去。

    幸亏河水够深,蜜蜂怕水又下不来。

    等蜜蜂“嗡嗡”的声音散去,温白羽想要立刻扎出水面,一撇头却看见水底下竟然有东西……

    是人!

    温白羽立刻扎出水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指着水下,说:“下面有人!有尸体!”

    众人一愣,都没想到这河水下面竟然有尸体?

    关楠已经从河水里爬上来,听到“尸体”两个字,不禁一愣,回头去看。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又扎下水去,果然看到水底有东西,一个穿着运动服的男人,身体已经泡发了,而且形成了尸蜡,看起来非常可怕。

    万俟景侯又扎出水面,走上岸去,说:“尸体泡的太发了,我需要工具。”

    他说着,从背包里掏东西,先给自己戴上了橡胶手套,唐子说:“我来帮忙。”

    温白羽和雨渭阳也爬上岸来,挤在火堆边取暖,关楠坐在火堆旁边,也在取暖,似乎又在发呆,目光盯着水面,神情有些恍惚。

    万俟景侯和唐子很快就又下水去了。

    温白羽看着关楠的目光,感觉有些奇怪,水下的尸体已经发的不成样子,看不清是谁,但是能看得出来,是那张照片上的队服,这样一看,或许是关楠认识的人也说不定。

    难怪关楠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关楠伸手在火堆上拨弄着火焰,突然说:“你之前问我,不知道人蜡在你们手上,我怎么会联系你们。”

    温白羽说:“你想说了?”

    关楠摇头说:“不是我不想说,是我不记得了,不过刚刚我好像想起来了……”

    温白羽皱眉说:“什么叫好像?”

    关楠喃喃的说:“因为我还是不记得细节,好像不太真实……是一个人来找我,他告诉我联系你们,你们可以跟我搭伙去找槐安国。”

    他说着,突然摸了摸口袋,然后从里面拿出一根黑色的羽毛。

    又是黑色的羽毛……

    温白羽顿时一愣,现在看起来那根黑色的羽毛十分巨大,比温白羽要大出许多。

    有一个人去找关楠,这个人是谁?他一直藏在暗处,但是显然对他们的行踪知道的一清二楚,甚至玩弄于股掌之间。

    温白羽立刻说:“找你的人是谁?”

    关楠又开始发呆,温白羽终于明白了,关楠发呆其实是他在想问题,但是很快的关楠就说:“我不知道,我好想没见过他的脸。”

    对于这个神秘的人,似乎还是一无所知。

    “哗啦——”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万俟景侯和唐子已经从水底下扎出来,他们用一块布兜着一具尸体走了出来。

    那具尸体穿着队服,已经泡得不成样子,他的手握成拳,手心却是空的,似乎在死死抓着什么,临死也没放手,但是手里却是空的,似乎那个东西被人拿走了。

    尸体的面容根本看不清了,浑身黏糊糊的,非常可怕。

    尸体已经泡软了,根本没法动,万俟景侯蹲下来,在衣服的口袋里摸索了一圈,里面并没有什么东西,不过裤子的口袋里有一串硬邦邦的东西。

    万俟景侯用钩子挑起来一看,竟然是一串钥匙,其中还有一把车钥匙。

    车钥匙上的标志是——悍马。

    关楠突然站起来,激动的指着河水,说:“这里面还有东西!还有东西!”

    他说着,“噗通”一声就跳进去,温白羽喊他,说:“是什么东西,大家可以一起找。”

    关楠冒出水面换了口气,却不说话,半天才说:“我不知道。”

    他说完,又扎进水里继续找。

    万俟景侯皱了皱眉,然后和唐子一起下了水,也去找那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河水虽然不深,但是有水流,不知道那样东西会不会冲走了,他们顺着河堤一寸一寸的找,找了半个小时,什么也没有找到。

    期间众人冒出水面来换气,在水里泡的时间太长,众人的嘴唇都冻紫了。

    温白羽和雨渭阳在水面上看得有些着急,而且关楠根本说不出所以然,只是疯狂的再找东西。

    就听“哗啦——”一声。

    关楠一下冒出水面,手里攥着一样东西,往岸边游,然后大跨步走上来,万俟景侯和唐子见他上来,也都跟着上了岸。

    唐子的衣服全湿了,万俟景侯是一直没穿上衣,雨渭阳赶紧拿了毛巾和衣服给他们。

    关楠则是坐在火堆边,看着手里的东西。

    温白羽凑过去一看,竟然是一个录音笔。

    录音笔非常老旧,还是古老而笨拙的款式,温白羽记得自己上中学的时候用过这种录音笔。

    关楠手中的录音笔已经锈迹斑斑,被水泡的不成样子,这种电器泡了水怎么可能还能用,关楠“啪、啪”的按着录音笔的按键,但是都不管用。

    录音笔还是放电池的款式,关楠“咔”的一声掰开电池的后盖,里面的电池已经流汤了,后盖都被腐蚀的几乎烂掉了。

    关楠把录音笔放在手里,手掌反复的一张一合的握着,似乎又在发呆,不知道想什么。

    万俟景侯和唐子擦干了身体,穿上干净衣服,关楠则是在火堆边都要风干了,也不动一下。

    关楠的眼神先看着录音笔,又看那具尸体,再回到录音笔上。

    雨渭阳不禁说:“这录音笔是你要找的?”

    关楠抬头看了众人一眼,没头没脑的说:“我饿了。”

    众人均是一阵无奈,赶紧把锅架上,然后对着一具尸体开始煮饭。

    不只是温白羽,其他人看着这具尸体都没什么胃口,关楠吃的就像饿狼一样,把其他人不吃的那份都吃掉了。

    吃完了抹了抹嘴巴,又看着手里的录音笔开始发呆,似乎在冥想一个难题。

    关楠突然说:“这是我的录音笔……”

    温白羽说:“你的录音笔?怎么掉到河里去的?你认识这个人吗?他是方教授队里的?”

    关楠又陷入了深思。

    温白羽小声说:“你说这个关楠,到底怎么回事,想一件事情要用这么长时间?”

    万俟景侯说:“他肯定受过严重的刺激。”

    他顿了顿,又说:“而且我发现关楠有一个特别的地方。”

    温白羽说:“什么?”

    万俟景侯说:“你还记的鬼眼吗?”

    温白羽突然想起他们之前在露营的时候,关楠突然惊恐的看着丛林深处,然后大喊有东西来了,让他们开走。

    温白羽说:“难道关楠也是鬼眼?”

    万俟景侯摇头说:“不是,他没有鬼眼,应该是感观,有人天生感观灵敏,能感觉到别人都不能感觉到的细微变化和危险。”

    温白羽回忆了一下,确实是这样的,路上也有好几次,关楠催着唐子快开不要停下来,似乎是什么东西追着他们,温白羽起初以为是关楠来过这里,所以清楚一些东西,但是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

    他们正说话,关楠突然把录音笔放下,伸手捂住脸,发出一声叹息的声音。

    众人看过去,温白羽说:“怎么了?”

    关楠把脸埋在手掌里,似乎特别疲惫,说:“我饿了。”

    又饿了……

    温白羽还没有说话,关楠继续说:“我想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暴君已经开启了养成系统0v0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79章 南柯一梦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