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76章 夜郎古国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被他一捏,差点跳起来,赶紧快速的穿上裤子,但是因为峡谷风大,而且里面没穿内裤,温白羽总觉得下面凉飕飕的,特别的不对劲。

    万俟景侯看他的样子,不禁笑了笑,温白羽瞪了他一眼。

    就在这个时候,狄良和小海已经走回来了,小海没有发现温白羽的异常,还说:“那个山洞特别小,就是一转身的距离,而且狄良说有问题。”

    温白羽诧异的说:“山洞还有问题?”

    狄良点头说:“我曾经听说贵州一带有活人坟,我恐怕这个山洞就是个活人坟。”

    众人跟着走过去,就见这根本不是一个山洞,因为天太黑了,所以才会误认为是一个山洞,这是一个用石头砌成的石洞,它建在峡谷山上的一块大石头上,就如同小海说的,只有转身的地方。

    这是一个坟墓,而且据狄良说,是夜郎国灭国之后,给活人用的坟墓。

    石洞不是很大,他们进来之后必须弯腰,根本站不直,在头顶的地方有一个台子,上面都是一些不明残渣,还有一些器皿,不过器皿里面都是空的。

    狄良说:“活人坟就是给活人用的,这个是放食物的,等食物吃完,这里的人就会被饿死,成为一个真的坟。但是据人说,夜郎的后裔都是从活人坟里爬出来的。”

    小海顿时有点害怕,狄良安慰他说:“没关系,这个活人坟看起来已经空了很久。”

    小海说:“就是因为空了啊,说明肯定有东西爬出去了,那才可怕。”

    万俟景侯环视了一圈,然后蹲下来,伸手摸着墙角的地方,那个地方刻了一些花纹。

    温白羽也跟着蹲下来,说:“嗯?这个地方有个缝?”

    万俟景侯点点头,然后伸手抠在缝隙的边缘,突然发力,就听“咔”的一声,墙角的一块石头被他抠了下来,石头里面是中空的,竟然放了东西。

    一张皮。

    温白羽诧异的说:“这是什么东西?”

    万俟景侯说:“像是牛皮。”

    他说着,拿起来展开,就见里面写着字。

    温白羽赶紧让狄良来看看,狄良也看不全,可以说看懂的只是一些词语,因为当时他的研究被老师叫停了,所以就没有再在这个方面发展。

    众人拿到了一块牛皮,但是上面的文字什么也看不懂,根本不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

    温白羽摸着下巴说:“我觉得或许那个方欣然能看懂这个,咱们等找到她再说。”

    万俟景侯说:“只怕她看懂了不说实话。”

    众人一时间就沉默了,这个方欣然显然知道什么,但是又一直隐藏,他们对夜郎古国知之甚少,方欣然是方教授的女儿,或许方教授留下了其他东西,他们没有看见,而方欣然知道了。

    或许方教授的研究方欣然压根就是全都知道的。

    温白羽想着,小海就拽了拽狄良的袖子,说:“咱们出去吧,别在这里呆着。”

    毕竟是活人坟,众人也不喜欢在坟里休息,就又回到了大石头上,温白羽点了火堆,幸亏火焰很猛,峡谷里的风虽然大,但是吹不灭。

    他们围着火堆坐着,这么小的岩石不能扎帐篷,只好互相挤着取暖。

    在大家都要睡着的时候,温白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的铃声就是自带的,吓了众人一跳。

    温白羽赶紧摸出手机,没想到这深山老林里竟然还有信号,不过信号只有一格。

    电话是邹成一打来的,温白羽一阵欣喜,难道是邹成一找到了地方?

    他刚接起来,放在耳边,“喂”了一声,结果里面没有声音,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显示接听失败!

    一格信号也没有了。

    温白羽赶紧站起来,在石头上走了走,拿着手机一直摆弄,过了好半天,温白羽才弄出信号来,然后快速的拨过去,铃声响了很久,就要自动回拨了,邹成一才接起电话。

    温白羽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邹成一着急的说:“噫风不见了!”

    温白羽一愣,说:“他怎么了?你们不是在一起的吗?”

    邹成一的声音很急促,而且呼吸粗重,似乎经过剧烈运动,说:“我们发现了一个墓葬,噫风进去看了,一整天都没出来,我觉得……”

    他说到这里就没再说下去,噫风的处境恐怕有些危险。

    温白羽说:“你们在哪里,我们马上赶过去。”

    邹成一说:“我不知道在哪里,有一口井……”

    他说到这里,手机中的电流声突然增大了,然后一片嘈杂,温白羽叫了两声邹成一,但是对方的声音仍然听不清楚,最后“滴”的一声轻响,手机挂断了,显示通话结束。

    温白羽顿时着急了,自己的信号明明还有一格,立刻给邹成一再拨过去,但是对方的手机就是打不通,最后竟然关机了。

    温白羽拿着手机,万俟景侯说:“邹成一的电话?”

    温白羽说:“他们不知道找到了什么墓葬,噫风进去了,一直没有出来,我觉得邹成一也遇到了事情,但是电话打不通了,我问他在哪里,我只听清楚他说‘有一口井’。”

    “井?”

    众人都是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要去哪里找一口井,而且这个井还要和墓葬有关系。

    狄良也摇头,说:“我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口井。”

    噫风一整天没从墓葬里出来,肯定遇到了什么事情,而且让温白羽意外的是,邹成一竟然让噫风一个人进墓葬,换句话说,噫风竟然让邹成一一个腿脚不方便的人独自留下来,这很不合理,他们一定遇到了什么事情,当时的条件,只能让噫风一个人下去。

    温白羽这么一说,众人都有些坐不住了,噫风进去一整天,如果遇到了危险,时间越长恐怕越没有生机了。

    万俟景侯站起来,说:“咱们走吧。”

    温白羽也点点头,问了狄良和小海,两个人也都没事,可以继续往前走。

    他们已经把车停在外面了,只能徒步往前走,一直顺着水往前走,走了不远的地方,小海突然“啊”了一声,指着前面,说:“有人。”

    果然就见前面不远的地方,趴着一个人,她下身泡在水里,上身则趴在岩石上,似乎是晕过去了。

    正是他们要找的方欣然。

    众人走过去,温白羽低头看了看,伸手按在方欣然的脖颈上,还有脉搏,就是微弱了点。

    方欣然的头发撒乱的盖在她的脸上,众人把她抬起来,放在旁边平坦的地上,就看到方欣然的额头上肿了一个大枣,似乎还有点破皮,看起来是磕的。

    温白羽有点想笑,看她这个样子,估计是跑的太猛了,一下绊倒了大石头,然后给磕晕过去了。

    温白羽掬了点水,泼在方欣然的脸上,刚一泼上去,方欣然突然“啊!”的大叫出来,吓得温白羽一大跳,往后退了一步,身后就是那个大石头。

    万俟景侯赶紧伸手托了一下他的腰,不然温白羽也要摔一跤,而且是摔后脑勺。

    方欣然大叫着醒了过来,脸色一片苍白,显然是吓得狠了,看他们松了一口气,随即惊恐的说:“那……那怪物追上来没有?!”

    狄良摇头,说:“没有追上来。”

    方欣然拍着胸口说:“太好了,太好了……”

    温白羽坐在那个大石头上,说:“你认识那个东西?”

    方欣然愣了一下,说:“当然不认识。”

    温白羽耸肩说:“那算了,反正我们也有急事,你一个人留在这里等着喂怪物吧,我们先走了。”

    他说着站起来,方欣然立刻扑过来,抓着温白羽的手,说:“别走,你们要救救我,带我一起走……”

    万俟景侯脸色不善,伸手拨开方欣然的手。

    方欣然转头抓住狄良,说:“阿良,我是欣然啊,你不能扔我一个人,带我走吧,我……”

    狄良说:“我们想知道夜郎古国的事情。”

    方欣然愣了一下,说:“你们……你们果然也在找这个。”

    温白羽说:“也?你也在找。”

    方欣然笑着说:“你们一辈子也找不到的。”

    温白羽说:“所以你要跟我们走,就合作一起找,否则留你一个人。”

    方欣然抿着嘴唇,似乎在思考,过了一分钟,才说:“好,那咱们就合作。”

    温白羽笑着说:“早这样就好了,那就走吧。”

    方欣然一口气跑了这么远,走起路来有些吃力,她想让狄良扶着自己,狄良却提前开口,说:“小海,你累不累,我背着你?”

    他说着,就把小海背在背上,小海奇怪的说:“我刚休息过啊,一点儿也不累。”

    他说着,真诚的对狄良说:“我看方小姐挺累的,要不你背她吧?”

    狄良:“……”

    狄良一口血闷在胸口,几乎被小海气成内伤。

    狄良压低声音说:“你还真是大方。”

    小海不明白什么意思,眨了眨眼睛,又把狄良给气的半死。

    众人一直顺着河流往前走,方欣然说:“我也没来过,不知道具体位置,还要找,但是找到了水源,顺着水一直往前走,肯定能找到。”

    温白羽说:“你知道附近有井吗?我们要找一口井。”

    “井?!”

    方欣然突然拔高了声音,随即觉得自己有些失态,立刻摇头说:“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井,是个地方就有井。”

    温白羽看着她的反应,方欣然必然又有保留了,而且这个井肯定和夜郎古国有关系,说不定邹成一他们找到的就是众人要找的墓葬。

    温白羽把手机拿出来看了看,一点儿信号也没有了,根本就不可能打通,而且就算打通,邹成一的手机也变成关机了。

    温白羽有些急躁,他们一口气走到天亮,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方欣然就已经不行了,累的呼哧带喘,坐在水中的大石头上,一定要休息一会儿。

    万俟景侯从背包里拿出食物,分给众人,大家一边吃东西一边休息了五分钟,然后又开始顺着河流往前走。

    峡谷非常长,前面的水流开始变宽了一些,可以让两三个人一起并排走,开车进来也不是问题了,而且出现了河岸,他们终于不用淌着水往前走了。

    他们在河岸上,顺着河水往前走,两旁是半人高的杂草,冷风一吹“飕飕”的乱响。

    众人都从水中上来,衣服还是湿的,被风一吹冷的打哆嗦。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沙沙”的声音,随即是“嘭!”的一声枪响,草丛里忽然钻出一个人影。

    高大的人影一把勾住温白羽的脖子,向后一勒,紧跟着温白羽就觉得有一个东西抵着自己的太阳穴。

    刚才嘭的一声枪响,万俟景侯立刻向后一躲,子弹正好打在他的脚前,抬头一看,顿时脸色都黑了。

    只见一个高大的男人拿枪抵着温白羽的脑袋,手还向后勒住温白羽的脖子。

    他这身打扮,正好是和方欣然一伙的人。

    方欣然看到他有一阵欣喜,那男人大笑了几声,说:“啐!老子饿得要死,正好有人送上门来,前面那个小子,把你们的背包摘下来,放在地上踢过来。否则老子一枪子毙了他!”

    他说着,还用力抵了一下温白羽的脑袋。

    男人被温白羽高出很多,胳膊非常粗,勒的温白羽几乎喘不过气来,咳嗽了两声。

    万俟景侯脸色很难看,说:“放了他。”

    男人哈哈一笑,说:“别跟老子那么多废话,让我放了这小白脸,赶紧把东西踢过来,否则惹怒了老子,我就……”

    他还没说完,温白羽一边咳嗽,一边说:“你说谁小白脸?”

    男人笑着说:“说你呢,怎么了?瞧你这脸白的,我……”

    他还没说完,温白羽突然一脚踩下去,正好跺在男人的脚背上,男人“啊”的大叫了一声,立刻被惹怒了,刚要扣动扳机,就听“呼——”的一声,低头一看,自己的裤裆竟然着火了!

    “啊啊啊啊!!”

    男人大叫一声,立刻又蹦又跳的往河里冲,但是那火焰很大,河水太浅了,男人就一屁股坐在河水里,然后立刻躺下来打滚,弄得河水发出“哗啦哗啦”的响声。

    温白羽挑了挑眉,小海看见男人的裤裆着火了,顿时忍不住“噗”的笑出来。

    男人冲进河水里,把火扑灭,裤裆已经烧穿了一个窟窿,小海好奇的看过去,狄良赶紧捂住他的眼睛,说:“小海,非礼勿视。”

    小海说:“他的裤子都烧掉了,好好玩,什么叫非礼勿视?可是你也老把我脱光了看啊。”

    温白羽“咳”的一声就呛着了,小海真是专业捅刀,一刀见血,狄良身上估计已经好几十把刀了,真是命苦。

    河里的男人以为他们在戏弄自己,怒不可遏的举起枪来,说:“你们去死吧!”

    他说着就要开枪,万俟景侯眼睛一眯,脚下突然踢起一枚小石子,“嗖”的一声石子飞去出,正好擦着男人的手腕,顿时鲜血涌出,男人疼的一激灵,“啊”的大喊,□□一下就掉在河水里。

    万俟景侯的石子比子弹还管用。

    万俟景侯走到温白羽身边,说:“没事吧?”

    温白羽摇摇头,一脸的很自豪,他刚才把男人的裤裆都烧穿了。

    就在这个时候,水里的男人突然发出“啊啊啊啊!!!”的凄厉嚎叫声,吓得小海一激灵,说:“河水里是不是有虫子咬了他的屁股?”

    男人身体半蹲在河水里,突然伸手奋力的乱抓,脸上一片惊恐,脸色苍白,也不知道在干什么,河水中突然冒起来小水泡,一个一个很紧密,然后就看到男人一点一点的往下陷去。

    男人大喊着:“救命!救命!!”

    他刚喊了两声,身体骤然下陷,一下没入水中,消失不见了。

    这一变故实在太诡异了,他们也是顺着河水走过来的,河堤并不是淤泥,淤泥上面有一堆石子,踩起来很坚硬,别说把人陷没了,就是下陷也不可能。

    而这个男人竟然他们眼前,被河给吃了?

    方欣然吓得哆嗦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说:“见鬼了!河里有东西!”

    众人的第一反应也是河里有东西,但是河水实在太浅了,男人下去灭火都要蹲着或者干脆躺下来,而且河水清澈,怎么可能有东西藏在里面,众人都看不见的?

    就在这个时候,河水又发出“噗图噗图”的声音,然后河面上冒起了许多小水泡,真的有东西从河水里冒出来。

    是一个人!

    然而仅仅是一个人形,他没有五官,一张脸流着泥浆,滴答滴答的往下滑,从河水里一点一点的长出来,身上还有许多小石子,就跟癞□□的皮一样可怕。

    温白羽诧异的说:“泥人?”

    泥人从水里冒出来,浑身滴答着泥浆,一点一点的从河里走上来,他走上来的河堤出现了一个大洞,就见刚才那个男人深陷在河堤,满脸都是泥,已经被憋死了。

    温白羽说:“噫风也是泥人,怎么长得那么好看,这泥人也太可怕了,看来还是邹成一捏的比较好。”

    泥人瞬间扑过过来,一股泥土的味道一下涌过来,万俟景侯拔出龙鳞匕首,纵身跳起,一脚踹在泥人的胸口。

    泥人被踹的往后踉跄了数步,一下跌在河里,然后爬起来继续往这边扑。

    万俟景侯趁这个空当,转头对温白羽说:“给我挡一下。”手中火焰一冒。

    温白羽立刻跑过去挡在方欣然前面,不过温白羽的身材不够魁梧,方欣然仍然紧紧盯着泥人。

    温白羽怕她发现万俟景侯的不同寻常,干脆直接在方欣然后脖子上一捏,方欣然大叫一声,一下就晕倒了。

    万俟景侯手中火焰冒起,泥人已经冲到跟前,被火焰一烧,瞬间变得坚硬起来,根本就不怕火。

    万俟景侯却眼睛一眯,猛地跃起,又是狠狠的一脚,嘭的踹在泥人的胸口上。

    就听“咔嚓咔嚓”的声音,泥人虽然烧的坚硬,但是也非常脆,竟然被万俟景侯踹的四散飞出去。

    温白羽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觉那一脚真是太用力,自己听着都觉得疼。

    眼看着泥人变得四分五裂,掉在地上,但是那些泥却不死,有的碰到水立刻又长成了人形,这回变成了许多小泥人。

    温白羽顿时有些头疼,抓起地上的方欣然,说:“咱们还是跑吧,这样打不是办法。”

    狄良抓住小海,说:“快走。”

    小海则是抹了抹嘴巴,看着那些泥人,吸溜了一声,说:“我可以吃吗?”

    狄良:“……”

    狄良立刻说:“不可以,别什么都吃,会闹肚子的,跟我走。”

    小海这才眼巴巴的看着那些泥人,被狄良给拽走了。

    泥人的反应速度并不快,说白了有些傻,温白羽他们在前面跑,泥人反应了好半天才慢吞吞的追上去。

    因为这些泥人实在难缠,而且温白羽他们要赶紧找到邹成一和噫风,没时间和他们耽误,就赶紧往前跑。

    他们一直往前跑,中途方欣然就醒了,温白羽说:“我告诉你,现在咱们后面不只是怪物婴儿在追,还有一些泥人,你要是知道地方赶紧走,你的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还要拖延时间吗?”

    方欣然眼神闪烁了两下,似乎下定了决心,不过仍然说:“我有个条件。”

    温白羽说:“什么条件?”

    方欣然说:“墓里的东西我先拿。”

    温白羽笑着说:“原来你是盗墓贼?”

    方欣然冷笑一声说:“盗墓贼算什么,我有我自己的打算,这个不能告诉你们。”

    温白羽摊手说:“我们并不想知道,带路吧,免得后面的东西追上来。”

    方欣然又看了一眼狄良,然后才继续往前走。

    方欣然一直顺着和往前走,再走不远的距离,河水越来越开阔,黄昏的时候他们已经走出了峡谷。

    水流汇入大河,变得一片汪洋,四周是树林。

    方欣然说:“古驿道应该就在这附近。”

    狄良说:“在树林里?”

    方欣然笑了一声,说:“不,在水里。”

    众人都是有些诧异,当年的古驿道已经被河水淹没了?

    方欣然又说:“你们要找的井,据我所知,就是古墓的入口,夜郎末期的时候,夜郎王和周边二十几个小国发生冲突,征战不断,汉朝需要保证西南稳定,派人调和,夜郎王拒不听,太守斩杀了当时的夜郎王兴,也就是莫雅邪。后来莫雅邪的岳父和儿子为了报仇,发兵反抗,但是夜郎国内这个时候开始内讧,莫雅邪的儿子一路逃亡,才有了活人坟,也有了你们要找的井,都是为了掩人耳目用的。”

    方欣然看了看周围,又说:“我们找到了古驿道,也就快要找到井口了,所谓的潮汐,指的也是墓葬在水下,我父亲的研究,古墓内的机关,都是利用潮汐来变化,涨潮的时候墓道变窄,退潮的时候墓道变宽,如果有人不知道这其中的规律,那么当涨潮的时候他还在墓道里,就会被夹死。”

    他这样一说,温白羽顿时心头一颤,噫风进去一整天了,一天之中涨潮和退潮各有两次,噫风还没有出来,肯定赶上了涨潮。

    众人顺着河水往前走,越往前走河水越是宽阔,而且湍急起来。

    直到马上要天黑了,温白羽突然看见岸边的地方倒着一样东西,他们快步走过去,竟然发现那个东西是邹成一的轮椅。

    邹成一的轮椅很特殊,钢材很轻,非常结实,而且轮椅的两个扶手里面都有刀片,可以拿出来防身。

    轮椅倒在地上,已经被砸进去了一个角,显然受到了极大的冲击,邹成一那个血红色的扳指也掉在地上,刀片弹出来,上面有血迹。

    温白羽立刻看了看周围,什么人也没有,身后是一片树林,身前是汪洋的河水。

    温白羽说:“邹成一和噫风找到了古墓,说有一口井,噫风已经进去,邹成一不可能离得太远,这里有他的轮椅,墓葬应该就在旁边。不知道邹成一遇到了什么事情……”

    万俟景侯说:“先别担心,四处找一找。”

    因为周边都很荒凉,众人不敢分散去找,只好抱团来找,他们走进树林很深,都没有看到邹成一,地上也没有任何血迹。

    温白羽说:“这不对,邹成一的腿脚不方便,根本不可能走得太远,周围咱们都已经找过了,他还能去哪里,会不会被人带走了?”

    万俟景侯说:“或者是下水了。”

    他们正说话,突听“哈哈”一声笑声。

    方欣然顿时尖叫起来,说:“鬼!那个鬼!!他又来了!!”

    方欣然的反应太剧烈了,温白羽说:“那个孩子?到底是什么东西?”

    方欣然紧张的说:“是鬼!真的是鬼,我见过父亲的研究,父亲把这东西叫鬼,夜郎的贵族有一种养鬼的方法,专门用小孩作为鬼,这种东西一旦养出来,只听饲主的话。”

    温白羽狐疑的说:“养鬼?”

    他们说着,就听“哈哈”,又是一声笑声,然后是“哗啦”一声,一个东西从水面上爬了出来。

    天色已经昏暗了,但是并没有黑透,那东西从河水里爬出来,一边笑一边爬,就是方欣然所说的“鬼”。

    方欣然吓得面色惨白,说:“真的……真的是鬼!”

    那孩子从水里爬出来,朝他们一点一点的爬过来,裂开嘴巴一直笑,始终闭着眼睛没有睁开。

    温白羽注意到这个鬼的脖子上有一道长长的划痕,见了血,还没有愈合,也许是邹成一划伤的也说不定。

    孩子“哈哈”的笑着,嘴巴几乎咧到耳朵根,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又发出“哈哈”一声笑。

    方欣然大叫一声,立刻扑到一边,躲开孩子的眼睛,似乎非常惧怕他的眼睛。

    万俟景侯拉着温白羽快走两步,放开温白羽的手,然后突然开始快速的往前跑,一直往前冲。

    孩子的眼睛一转,盯住万俟景侯,冰蓝色的眼窟窿里放出光芒,万俟景侯突然一跃而起,躲开那光芒,孩子见万俟景侯已经逼近,快速的爬动起来,他两只胳膊肉呼呼的,爬起来却异常的灵敏,嗖嗖两下就爬出去很远。

    万俟景侯跟上去,伸腿一扫,就听“嘭”的一声,那孩子被他一下踢起,孩子发出“哈哈”一声尖锐的笑声,顺着河水往里快速的爬,两三下就扎进河水里消失了,再也没爬上来。

    温白羽说:“跑了?”

    方欣然这个时候才颤抖的跑过来,看着平静的河水,说:“一定在这里面,夜郎国的古墓里有鬼的陪葬,那只鬼是从河里爬上来的,井口一定在里面!”

    温白羽说:“可是井口在下面,咱们不知道到底多深,也没有带水肺。”

    小海拍了拍自己胸口,说:“我下去看看。”

    狄良说:“不行,鬼还在下面,你一个人下去太危险了。”

    小海摇手说:“没关系,我有办法。”

    他说着,笑眯眯的伏在狄良耳边说:“我可以变成海蚌啊,我的壳子可坚硬了。”

    狄良还是有些担心,小海说:“我就下去两分钟,看看究竟有没有井。”

    狄良说不过他,而且他们现在情况比较紧急,邹成一不见了,噫风在墓葬里这么久,就怕出事。

    小海让大家等着,很快就扎进水里,狄良一直看着水面,就怕那个鬼突然袭击小海。

    过了一分多钟,水面突然发出“噗”的一声,小海一下从下面冒上来。

    狄良顿时心里一松,赶紧伸手把小海从水里拉出来,然后用毛巾把他裹起来,说:“怎么样,受伤没有?”

    小海摇摇头,方欣然说:“到底找到了没有?”

    小海说:“有,底下有一口井,有点深,但是井里没有水,憋一口气进去还可以。”

    方欣然立刻激动起来,说:“太好了,咱们赶紧下去吧。”

    万俟景侯只是看了一眼方欣然,然后就找了个树枝,开始在地上写一些数字。

    温白羽说:“你在写什么?”

    万俟景侯说:“算一算涨潮和退潮的时间。”

    他说着,看了一眼自己的腕表,已经是晚上六点半。

    万俟景侯把手里的树枝扔掉,说:“咱们时间有限,现在已经是落潮的时间,到下一次涨潮,中间还有三个半小时,也就是十二点之前必须从井口里出来。”

    温白羽皱眉说:“三个半小时太短了。”

    万俟景侯把背包卸下来,然后从里面掏出防水布扔给大家,众人都用防水布裹住背包。

    万俟景侯又把背包背上,说:“目前也只有这种办法了,希望三个小时能找到噫风他们。”

    水非常冷,而且小海说有点深,温白羽有些紧张,但是没时间耽误,只好抓住万俟景侯,让他带着自己沉下水去。

    果然下水不久,就能看到一个井口,井口并不大,胖点的人都进不来,众人钻进井里,有一段距离,紧跟着井里的方向就不是垂直往下了,变成了L型,河水到这里就渐渐变少,最后消失了,井里只是稍微有些潮湿。

    温白羽急喘了两口气,这岂止是有点深,简直要了他的老命,方欣然已经有些脱力,趴在地上起不来。

    四周一片黑暗,众人从背包里拿出手电来绑在手臂上,方欣然也拿了一个手电绑在手臂上。

    温白羽戳了戳万俟景侯,说:“我怎么觉得方欣然的动作这么专业啊?”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似乎肯定了温白羽的想法。

    众人顺着井往里走,正方形的通道,显然是人工开凿打磨的。

    一直往里走了五分钟,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道大门,铜门上面雕刻了花纹,竟然是方欣然说的“鬼”。

    两扇铜门,一边一只巨大的“鬼”,两只鬼都趴在人的背上,那个人坐在王座上,脚下是跪拜的人人群。

    温白羽看着青铜门,说:“背着鬼?”

    方欣然看着前面的青铜门,表情有些激动,说:“对,对了,就是这个,背着鬼的人是饲主,只有夜郎国的贵族才有养鬼的权利,这是地位的象征。我见过有传说,说夜郎之所以是周边最大的国,兵力强盛是一方面,他们一直非常好战,物资消耗的也很多,但是其他国家始终没有办法打垮夜郎,就是因为他们有这种‘鬼’,‘鬼’的力量非常强大,但是养鬼需要消耗的东西也很多。”

    温白羽说:“需要消耗什么?”

    方欣然笑了一声,说:“还记得在峡谷口看到的那个人吗,鬼从他的肚子里爬出来,这就是需要消耗的,鬼喜欢吃人的内脏,而且只吃活人,需要用活人去喂他。”

    众人听着都觉得后背有些发凉。

    万俟景侯检查了一下青铜门,门是开着的,显然已经被人打开过了,应该是前面的噫风。

    众人将青铜门打开,然后走进去,里面才是真正的墓葬,出现了墓道,墓道两边开始有了雕刻。

    起初是竹子,然后雕刻了一副叙述性的壁画,自然就是遁水圣母了,夜郎国崇拜竹子,夜郎王生于古竹,被赋予了强大的力量,夜郎国许多礼器上面都可有竹子。

    众人一直往里走,忽听“呼——”的一声,墓道两侧突然燃起了长明灯,灯火一下亮起,吓得方欣然“啊!”的大叫了一声,说:“灯!竟然有灯?!”

    方欣然是第一次见到长明灯,而且没人点它,突然就亮了起来,但是其他人是知道的,长明灯突然亮了,说明肯定有人碰到了机关!

    温白羽顿时紧张起来,就听“哈哈”的声音从远处响起,似乎是前面的墓室,与此同时,前面的墓室里传出“嘭”的一声巨响,然后是人的闷哼声。

    众人对视了一眼,立刻往前跑去,那声音是邹成一的!

    众人冲进墓室,先是看到了两只鬼,随即就看到邹成一摔倒在角落,他面色有些苍白,嘴角流了血,用手背将自己的血抹掉,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温白羽就见到邹成一的裤管透着蓝色的光芒,竟然真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的眼睛散发着蓝色的光芒,浑身充斥着可怕的气息,突然往前一冲,伸手一把抓住一只鬼,手腕一动,五指一收,就听“咔吧”一声,鬼发出“哈哈”一声尖叫,头一下被邹成一拧掉了。

    邹成一伸手一抛,正好抛在方欣然脚边,那鬼的头已经被拧断了,但是没有掉下来,皮还挂着,扭曲的躺在地上,两只眼睛就是两个窟窿,张着大嘴,似乎在盯着她,方欣然吓得“啊——”的一声大叫起来,踉跄了两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另外一只鬼见到眼前的变故,似乎是怕了,“哈哈”叫了一声,快速的朝外面爬去。

    温白羽被这场面吓了一跳,邹成一似乎出在暴怒的情况下,而且竟然可以站起来,他的两只眼睛变成了冰蓝色,无神的盯着众人。

    万俟景侯伸手拦住温白羽,说:“邹成一不对劲。”

    邹成一一直盯着他们,喉咙里发出怒吼的声音,双手不断打颤,众人僵持了几秒钟,邹成一突然发出一声□□,双腿一曲,“嘭”的一头栽倒在地,顿时昏厥了过去。

    温白羽赶紧跑过去,把邹成一抱起来,感觉邹成一的体重实在太轻了,他卷起邹成一的裤管,冰蓝色的骨头已经开始往膝盖上方蔓延了,显然是邹成一刚才动用了太多力量。

    温白羽探了探邹成一的鼻息,呼吸还算稳定,比刚才暴怒的时候稳定一些了,对方并没有昏迷多久,皱了皱眉,就睁开了眼睛。

    温白羽顿时“嗬——”的吸了口气,说:“你的眼睛……”

    他一说,众人就注意到了,邹成一的眼睛变成蓝色的了,而且是冰晶的蓝色,两只眼睛似乎变成了两颗翡翠,虽然散发着亮光,但是毫无神采。

    邹成一似乎也觉得不对,他眨了眨眼睛,随即脸上有些发愣,一瞬间僵硬了,嗓子滑动了两下。

    温白羽见他脸色发僵,不由的伸手在他面前轻轻挥了挥,邹成一的眼睛丝毫不动,好像看不见他。

    邹成一苦笑了一声,说:“我看不见了。”

    温白羽顿时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邹成一撑着地坐起来,说:“其实我知道这是早晚的事儿,没想到这么快。”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腕表,说:“时间来不及了。”

    邹成一说:“什么时间?噫风出事了?”

    温白羽说:“这座古墓的墓道设计应该是按照潮汐变化了,再有三个小时墓道就会闭合,咱们要赶紧找噫风。”

    邹成一喃喃的说:“潮汐?可是噫风已经进来了一整天。”

    他说着,就没再说下去。

    温白羽拉了邹成一一把,将他背在背上,说:“走吧。”

    万俟景侯打头,众人出了墓室,顺着墓道进去往里走,两边的长明灯点了起来,墓道里已经不黑暗了,但是众人都不知道机关在哪里,长明灯不可能是声控的,肯定是碰到了什么东西才会点燃。

    邹成一趴在温白羽背上休息了一会儿,似乎恢复了一点体力,说:“我发现那些怪异的孩子有些问题,他们的眼睛是神鸦一族的骨头,但是他们本身不是神鸦的族人,为什么要这样做?”

    温白羽摇摇头,发现邹成一看不见,又说:“不知道,但是我们发现了其他的,还记得咱们在镜墓里找到的那个镜子吗,这面镜子其实应该是两张,背面的图案是阴阳扣,可以插在一起。另外一面镜子,应该就在这个墓里。”

    邹成一说:“那面镜子也是骨头做的,到底为了什么。”

    方欣然听他们说镜子,不禁看向几个人,眼珠子动了动,似乎在想什么。

    他们一直往里走,墓道很宽,并没有遇到什么东西,两边的长明灯一直在燃烧,就像两条火龙,一直通向深处。

    前面有一间墓室,众人走进去,只见墓室里没有棺椁,倒是有一个巨大的铜釜,铜釜的两个耳上挂着两个铜铃铛,里面传出恶臭的气味。

    温白羽诧异的说:“这里怎么有个锅?”

    万俟景侯说:“夜郎国有特殊的套头葬,就是用铜釜套在头上下葬,这是他们的习俗,就像铜鼎是礼器一样,他们的铜釜也是一种礼器。”

    温白羽说:“这个锅里煮过什么东西,味道也太难闻了。”

    他说着,就听“当当”两声,似乎是有人在敲铜釜,但是他们都站在这边,离铜釜还有一定距离,不可能伸手去敲。

    “当当……”

    又是两声,就像敲门一样,那声音从铜釜里传出来。

    温白羽一手抓住邹成一的胳膊,另一手握紧凤骨匕首,戒备的看着那巨大的铜釜。

    众人都去侧耳听,只听到“当当”的声音,似乎在不断的敲击着铜釜,铜釜起初是一种烹煮食物的器皿,后期也变成了一种乐器,这么大的铜釜,应该不可能是乐器。

    “当!”

    一声重响,然后就听“哈哈”的笑声从铜釜里传出来,众人抬头往上看,方欣然大叫了一声:“鬼!是炼鬼的铜釜!”

    就见高大的铜釜边缘,冒出几个人脑袋,那些脑袋很大,似乎被泡发了,脸上滴答着粘液,从铜釜里钻出来。

    是一个个孩子,那些孩子的眼睛都被挖掉了,只剩下一个个大窟窿,看起来是“鬼”的半成品,并没有能发蓝光的眼珠子,也没有铜铃铛的响声。

    那些孩子一个个从铜釜中冒出来,低头看着他们,嘴角挑起,发出“哈哈”的笑声。

    随即巨大的铜釜发出“哐啷、哐啷”的声音,开始剧烈的震动,万俟景侯说:“后退!”

    众人立刻撤出了墓室,就见巨大的铜釜竟然“哐当!”一声滚到在地上,从里面涌出一股恶臭的粘液,随即就是“吧嗒吧嗒”的声音,好几个泡的皮肤都烂了的孩子从里面钻出来,发出“哈哈”额笑声,在后面追着他们。

    方欣然吓得魂不附体,大叫着往前跑。

    前面一片的长明灯,还在不断燃烧着,身后是“哈哈”的笑声,而前方则是传来“轰隆——”的声音,有什么东西在移动似的。

    温白羽背着邹成一往前跑,突然喊了一声:“不好!是门,闸门要掉下来了!”

    他一喊,众人往前看去,原来长明灯的燃烧并不是什么弩机和翻板的机关,而是随着长明灯的燃烧,压住千斤闸机关的千年冰慢慢融化,千年冰融化之后,千斤石门就从头顶落下,完全合上。

    他们跑过来的时候,闸门已经和地面只留下八十厘米左右的距离,而且随着千年冰的融化,闸门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

    温白羽一咬牙,说:“快跑!”

    随即突然身体一蹲,现将邹成一扔进闸门里,随即自己一矮身,也顺着闸门和地面的缝隙窜进去。

    狄良拉住小海,快速的爬进去,方欣然吓得不行,她不想进闸门,这么厚的巨石闸门落下来,不知道还有没有道路出来,可是身后又有许多“追兵”。

    方欣然只是一犹豫,万俟景侯一脚就踹在她膝盖上,方欣然膝盖一弯,顿时摔倒在地上,万俟景侯一点儿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又是一脚踹过去,一下将人踹进了石门里。

    闸门迅速落下,就剩下最后一点了,温白羽眼看着那些半成品鬼追过来,纠缠住万俟景侯,顿时五指一张,一股火焰一下顺着闸门的缝隙冲出去,“呼——”的一声,将那些鬼逼退。

    万俟景侯快速的矮身一滑,就听“唰——”的一声,立刻从外面滑了进来,那动作非常的干脆利索。

    随即就听“嘭!”的一声巨响,巨大的千斤闸一下掉了下来,砸在地上,激起一片尘土,有鬼想要追过来,都被千斤闸砸的稀巴烂。

    方欣然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闸门掉下来,脸色顿时苍白起来,说:“关了……关了……怎么办,咱们怎么出去?!还有……还有两个多小时,闸门关了,咱们怎么走出去!我不要……不要死在这里!”

    万俟景侯没有说话,只是站起身来,闸门后面另有墓道,而前面是一个分叉口,分裂出两个墓道,通向不同的方向。

    这里面没有长明灯了,四周一片黑暗,众人把手电打起来。

    温白羽看了看腕表,时间不多了,而且他们不知道这个古墓到底有多大。

    温白羽说:“噫风怎么会留你一个人?”

    邹成一说:“因为之前看到很过奇怪的孩子从水里冒出来,所以噫风说要潜下去看看,觉得水里有东西,我一个人留在水面上,噫风很快就上来了,说下面□□,有个井口,不知道会不会是墓葬。我当然也要跟着……”

    但是噫风没同意,噫风的态度很坚决,那些古怪的孩子眼珠子有问题,全是用神鸦族人的骨头做的,噫风怕邹成一进来有危险。

    噫风在岸边上搭了一个石头阵,让邹成一等一会儿,自己下去看看,最多两个小时就上来,如果真的是夜郎国的墓葬群,那就等着通知了温白羽他们,再一起往下走,人多也可以互相照顾。

    邹成一沉默了一下,说:“但是噫风进去了一整天都没有消息。”

    温白羽说:“肯定是被困住了,也说不定有其他的路出去。”

    万俟景侯说:“可以肯定的是一点,噫风绝对没有碰到机关,长明灯和千年冰的机关是一次性的。”

    狄良说:“之前的墓道都只有一条,到现在开始分叉了,咱们该走哪条路?”

    众人都有些茫然,万俟景侯在两条墓道的地上检查了一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痕迹,也不知道噫风会选哪一条。

    这个墓葬里有许多鬼陪葬,分开找绝对不明智,但是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够用了,不可能走完一条再走一条。

    就在大家闷头苦想噫风会走哪一条路的时候,小海突然抖了一下,说:“我……我胸口有点闷。”

    他一说话,众人都看向他,狄良说:“闷?是像别墅里那样?”

    小海点了点头,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正好按在镜子的地方,说:“嗯……进了这个石门之后,就感觉有点发闷。”

    温白羽说:“能感觉到哪个方向吗?”

    小海先走进左边的墓道,往里走了几步,然后又退出来,走进右边的墓道,往里走了几步,忽然身体一晃,狄良立刻伸手接住他,紧张的说:“小海,怎么了?”

    小海额头上有些汗,说:“是这边,绝对是这边。”

    狄良看小海的脸憋得通红,有些不忍,将小海抱起来,附在自己背上,说:“你休息一下。”

    小海点点头,那种憋闷的感觉非常强烈,心跳又在加快,小海有些承受不住,趴在狄良背上闭上眼睛喘气。

    温白羽摸了摸下巴,上次在地下室的时候,小海也有那样的感应,然后他们发现了第一只鬼,第一只鬼比他们之后见到的几只鬼显然厉害的多,而且脚上的铜铃铛也非常精致。

    那只鬼逃走之后,地上剩下一根黑色的羽毛,不知道这回小海感应到的,是不是那只鬼,如果是的话,那只鬼竟然逃到了墓葬里,按照方欣然说的,饲主养成了鬼,那只鬼就只听饲主的话,那么那只鬼的主人,肯定就在这个墓葬里。

    不过一切都是猜测,小海也不知道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众人慢慢的往里走,四周一片漆黑,墓道非常长。

    万俟景侯低头看了一眼腕表,说:“墓主人很显然是故意把墓道修建的这么长,如果到时候咱们没能走出去,不管往前跑还是往后跑,肯定都会夹死在墓道里。”

    温白羽也看了一眼表,实在不容乐观,他们一直往里走,墓道实在太长了,而且墓道两侧没有墓室,等到一涨朝,如果墓墙真的会随着潮水变化,那么墓道就会往里缩。

    他们加快了脚步,前面终于出现了一见墓室,他们刚走到门口,就发现这间墓室和前面的一样,里面放着一个巨大的铜釜,不用想就知道,是炼鬼用的。

    他们不敢冒然的走进墓室,向里面看了一圈,除了一个巨大的铜釜什么也没有,就立刻往前继续走,一刻也不停留。

    温白羽说:“真是太邪门了,看起来墓主人早就算计好了,墓道这么长,涨潮就会夹死人,如果发现一个墓室钻进去的话,是不会被夹死,但是墓室里全是铜釜,里面又会爬出鬼来,就变成了进退两难了。”

    众人小心翼翼的从墓室里出来,继续往前走,四周一片黑暗,墓墙上的壁画也从竹王、遁水圣母变成了炼鬼,一个个人背着小鬼,还有方欣然说的饲养过程。

    温白羽用手电照着那些壁画,不禁毛骨悚然,方欣然说:“你们看!我说的没错!这就是饲养。”

    只见那些壁画都非常可怖,夜郎国是奴隶制君长国,奴隶和牲畜是一个等级的,尤其夜郎崇拜鸟和牛,所以奴隶有的时候还不如牲畜的级别高。

    壁画上画着很多夜郎的士兵抓来了奴隶,还有一些战俘,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然后饲主会把小鬼也放进笼子里。

    小鬼就像一只老虎见到了生肉,钻进人的肚子里,然后撕咬他们的内脏。

    有一幅图是一个小鬼坐在地上,左手拿了一个心脏,正在张嘴吃着右手咬了一半的心脏。

    温白羽看着忍不住要吐,幸好小海因为胸闷,而且心跳太快,长时间的强烈兴奋让小海有些体力透支,已经疲惫的睡着了,不然看到这个场面,一定会吓死。

    方欣然兴奋的指着坐在地上吃心脏的小鬼,说:“这只,这只应该是鬼王!”

    温白羽说:“鬼王?夜郎王养的鬼吗?”

    方欣然激动的说:“不是,是夜郎王的女儿养的,夜郎王兴有一个女儿,从小的天赋就比儿子要厉害,而且她还养出了最厉害的鬼王,有传说里讲,鬼王一顿要吃九十个奴隶的内脏,当时的人们都惧怕鬼王,也有人反抗,周边的小国因为惧怕鬼王,所以联合起来兴兵,这就是西南的冲突,后来汉朝派人来调停。”

    温白羽说:“你怎么知道的?”

    方欣然笑着说:“我不瞒你们说,之前我父亲的一个好友找到他,说发现了让人震惊的东西,其实就是一个乱葬墓,只是一个大坑而已,但是那里面的尸体保存的非常完好,几千年竟然没有腐烂,而且这些乱葬的人大多数是奴隶,也有战俘,他们的内脏全都被掏空了,而且死之前受到了极大的惊吓,面容非常可怕。这个乱葬墓,就应该是饲鬼用的。”

    众人一下就想起在别墅里看到的工作日志,方教授的朋友告诉他了一个巨大的秘密,然后方教授开始疯狂的着手于夜郎国的研究,随即研究出了很多。

    原来这个秘密就是饲鬼用的乱葬墓。

    温白羽说:“鬼王?小海感应到的,会不会就是这个东西?”

    他一说话,众人有些沉默了,如果前面是鬼王,那么这件事就不太好办。

    众人往前继续走,温白羽突然感觉到邹成一身体有些抽搐,在微微的颤抖。

    温白羽转头看过去,就见邹成一趴在自己背后,身体在不断的痉挛,眼睛死死闭着,双手打颤。

    温白羽诧异的说:“你怎么了?”

    邹成一摇摇头,说:“没事,只不过发病了而已。”

    温白羽心中一跳,说:“骨头疼?丹药已经不管用了吗?”

    邹成一疼的全身汗,额头上的汗珠一直往下滚,瞬间就脸色苍白,淡橘色嘴唇也变得苍白起来,虚弱的喘着气,说:“应该不是,是我太急功近利了……”

    温白羽想到邹成一站在墓室里,两眼发光的样子,应该是那时候动用的力量太多了,现在副作用来了。

    温白羽说:“你能忍住吗?”

    邹成一点头,说:“习惯了,不用理我,继续往前走吧。”

    邹成一说完,只是粗重的喘着气,死死闭着眼睛,咬住牙根,不再说一句话。

    众人快速的往前走去,只见前面有个墓室,进去一看竟然没有铜釜。

    众人都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就要涨潮,他们走了这么久,遇到的墓室屈指可数。

    墓室里非常空旷,只有中间并排放了一水的棺材,从头到尾数起来,竟然有九个。

    所有的棺材都是木棺,用钉子封死,并没有开启过的痕迹,而且就算噫风进来,他一个人也不可能随意开启棺材,从这一点看不出噫风到底来过没有。

    众人在墓室里转了一圈,都在考虑要不要往前走,他们走了将近一个小时,墓道太长,如果继续往前走,前面没有墓室,或者是铜釜的墓室,等一涨朝他们就危险了。

    如果要留在这里,那就要等退潮之后,才能出去,但是那样一来,需要等很长时间,他们带着食物不是问题,但是噫风在墓里呆的时间就更长了。

    就在众人思考的时候,方欣然忽然大叫了一声。

    众人下了一跳,方欣然指着一个棺材,说:“棺材……棺材……没有封钉!”

    她说着,众人看过去,果然这只棺材没有封钉,因为它加在众多的棺材中间,一眼看过去很不起眼,但是上面竟然没有封钉,棺材盖子是虚掩上去的。

    万俟景侯走过去,伸手推住盖子,就听“喀拉——”一声,盖子一下被推开了,方欣然又是“啊——”的大喊一声,惊恐的说:“空的!是跑出去了吗!”

    众人一看,果然是空的,棺材里有大量的陪葬品,不是衣冠冢,应该有尸体才对,但是现在里面竟然空了。

    万俟景侯脸色不好,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咯!”的一声,因为众人拿着手电,就见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墓室外面爬进来,一个巨大的头映照在墓墙上……

    温白羽手电立刻照过去,是一具干尸!

    干尸从外面爬进来,脸上露出一股狞笑,缓慢的往里爬。

    方欣然第一次见到干尸,还是会动的干尸,全身的皮肤都风干了,呈现黑紫色,脸就是个骷髅,还裹着一层皮,吓得她脸色惨白,牙齿咯咯打颤。

    万俟景侯侧眼看了一眼,随即伸手在棺材盖子上一拍,巨大的棺材盖子“呼——”的飞出去,整个砸向干尸,干尸被兜头砸中,但是脑袋好像坚硬无比,就听“啪嚓”一声巨响,棺材盖子竟然砸碎了。

    木屑纷飞,万俟景侯立刻扑上去,干尸伸手去抓他,万俟景侯一脚踹在他手上,随即往下一踩,就听“嘎巴”一声脆响,已经把干尸的手踩在地上,让他动弹不得,然后手中的龙鳞匕首快速一扬,“嚓!”的一声,一下扎进干尸的眉心。

    干尸在地上抖动了一下,发出“咯咯”的声音,一下就不动了。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万俟景侯的动作何止快,而且非常狠,看的众人目瞪口呆的,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啪、啪!”几声,墓室里的棺材竟然都开始震动起来,封钉从里面崩出来,一下打在墓墙上。

    方欣然大叫着:“天呢!都要诈尸了!”

    随着她的叫声,棺材盖子都发出“嗡——”的声音,然后被推开了,从里面爬出很多风干的骷髅手,然后是整个干尸从棺材里爬出来。

    方欣然吓得已经首先冲出墓室,往墓道深处跑去。

    众人来不及阻拦她,方欣然跑的实在太快,一下就消失在黑暗的墓道里。

    这个时候干尸已经全都爬出来了,已经解决了一个,还有八个,温白羽把凤骨匕首握在手里,狄良也拿出枪来。

    邹成一还在他背上打颤,此时已经神志不清了,温白羽有些担心,说:“咱们要速战速决了。”他说着首先冲出去。

    狄良的身手不错,这么大的动静小海一下就醒了,从狄良的背上滑下来,小海虽然胆子不大,但是身手非常灵敏,也能帮忙解决两个。

    狄良开枪打死一个,另外一个从后面直扑上来,狄良伸手抓住,一下甩了出去,刚甩出去就看到一个干尸缠着小海,而小海张嘴就要咬。

    狄良顿时额头狂跳,扑过去一脚踹开那干尸,说:“小海,不能什么都咬,知道吗!”

    小海眨了眨眼睛,说:“可是我的唾液也有毒啊,我的毒很厉害的。”

    狄良更是额头狂跳,小海要是咬了干尸,狄良觉得自己的压力就太大了,以后还怎么亲小海。

    那些干尸虽然凶猛,但是他们四个人一人解决两个,加上万俟景侯动作特别快,没两分钟就全都撂倒了。

    温白羽听见小海要咬干尸,特别不厚道的想笑出来。

    他刚一笑,就见万俟景侯脸色发沉的看着他,而小海则是一脸惊恐的盯着他,瞪大了眼睛,狄良也盯着他,手中的枪还紧了紧。

    温白羽顿时觉得有些不好,他们三个人的反应实在不对头。

    小海的眼睛紧紧盯着温白羽,声音有些颤抖,说:“你……你后背……”

    温白羽有些不解,但是不敢动,自己后面站着东西?又有干尸?

    但是就算多一具诈尸的干尸,大家也不用这样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吧。

    温白羽还在不解,他想要回头去看邹成一,邹成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动了,也没有呼吸声,不知道是不是昏死过去了。

    万俟景侯却突然低喝一句,“不要动!”

    温白羽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万俟景侯的表情太严肃了,他不知道自己的背后到底有什么。

    温白羽想要慢慢的往前跨一步,和身后的东西拉开一个距离,但是他刚跨一步,就见到小海哆嗦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眼睛还是紧紧盯着自己。

    温白羽心脏顿时腾腾一跳……

    不对。

    小海的眼睛一直看着的是自己,不是自己身后的东西,而且自己往前迈一步,小海竟然惊恐的往后退了一步。

    温白羽突然意识到,小海说的后背,并不是背后……

    “哈哈……”

    耳朵边突然传出一声笑声,温白羽顿时浑身僵硬起来,他背上没有呼吸的声音,邹成一再虚弱也有呼吸,而现在他背上仍然趴着一个人,但是似乎不是邹成一……

    温白羽的背上,趴着一个孩子,他的眼睛是蓝色的,脚上戴着铜铃铛,就像青铜门上的壁画,小鬼喜欢趴在人的背上。

    温白羽顿时手脚冰凉,小鬼并没有立刻攻击温白羽,万俟景侯的表情阴沉,手中握着匕首,慢慢的抬起手来。

    就在这一霎那,温白羽突然感觉到耳边有风声,他猛地一甩肩膀,但是那鬼就像贴在他后背上一样,竟然没有被甩出去,反而突然低头,一口咬在温白羽的脖子上。

    一股刺痛突然席卷而来,让温白羽脑子里“嗡——”的一声,短暂的失去了一秒的意识,随即手上冒起一股火焰,向背后一抓,一把抓住那小鬼。

    小鬼的獠牙锋利,还咬在温白羽的脖子上,那小鬼被温白羽掌心的火烫的疯狂的大吼,却不松口,温白羽使劲一抓,感觉自己脖子上的肉都要被他咬掉了,疼的一激灵。

    万俟景侯已经瞬间冲过来,手中龙鳞匕首一晃,冲着小鬼的双眼扎去。

    小鬼被迫松口,立刻翻身向后,“咚”的一声抓住墓墙,然后快速的在墓墙上爬。

    万俟景侯看见温白羽脖子上的血迹,顿时怒不可遏,匕首“唰”的扔过去,小鬼发出“哈哈”一声尖叫,匕首正好钉住了小鬼戴着铃铛的腿,小鬼却不停留,立刻撕断了自己的腿,快速往前爬,转瞬爬出墓室,消失不见了。

    万俟景侯伸手捂住温白羽的伤口,掌心“呲啦——”一声,竟然被灼烧了一下。

    温白羽立刻拨开他的手,说:“别动,有毒。”

    温白羽的脖子一片血粼粼的,血的颜色偏黑,显然是中毒了,不过温白羽除了气息粗重一些,并没有太严重的问题。

    温白羽是凤凰血,可以说是不死之身,中毒之后大量的血液会再生,但是疼痛和难受是会有的。

    温白羽踉跄了一下,万俟景侯伸手接住他,扶着他坐下来,然后也不管他脖子上有毒,开始给他放血,万俟景侯的双手很快被毒血灼烧的发黑。

    温白羽放血之后,黑色的血终于开始慢慢变红,脸色除了放血的苍白,并没有其他问题。

    温白羽头晕的厉害,浑身发软,就算他的血能再生,一下流了这么多血也十分难受。

    他挣扎着站起来,说:“邹成一呢?”

    刚才邹成一明明就在他背上,但是温白羽竟然毫无感觉,邹成一就被替换成了一只小鬼,而邹成一在众人眼皮底下消失了。

    刚才一片混乱,邹成一很可能被小鬼抓走了,一想到邹成一还在昏迷,温白羽就有些坐不住。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腕表,说:“时间不多,我背你。”

    他说着,将温白羽附在背上,大步走出了墓室,往深处走去。

    地上有血迹,是刚才那个小鬼流下来的,一直往前爬去,蜿蜒在墓道里,众人追着血迹一直往前走。

    邹成一昏昏沉沉,他疼的全身发抖,这一次疼痛比之前的有过之而无不及,邹成一知道是自己太急功近利了,那时候他一瞬间有些失控。

    因为担心噫风……

    邹成一不想考虑自己为什么失控,这个问题太可笑了,噫风只是自己用泥捏出来的,说白了是一个仆人,或者奴隶,因为自己腿脚不方便,才捏出一个奴隶来帮自己。

    邹成一疼的意识昏沉,粗重的喘着气,他本身就看不见了,此时更是双眼发花,感觉天旋地转的,他感觉有人勒着他脖子,把他往前拽。

    邹成一根本动弹不了,剧烈的疼痛让他全身无力,再加上双腿残废,邹成一感觉自己就是砧板上的鱼,随时都会被不干净的东西撕碎,作为盘中餐,而他无能为力。

    快速往前拉的力道突然消失了,邹成一隐约听到有人低喝了一声“蠢才”,然后是婴儿“哈哈——”一声凄厉的大叫,一股液体喷出来,一下溅在邹成一的脸上,这让邹成一短暂的清醒了一下,腥臭的味道,是血,还是其他什么,邹成一即使睁着眼睛,但是什么也看不到。

    忽然一双手臂将他抱起来,邹成一吓了一跳,想要挣扎,却感觉到这股力道非常熟悉。

    “噫风?”

    邹成一双眼看不见,却努力的睁着眼睛,慌张的伸手去抓。

    邹成一果然抓住了什么,抱住他的人轻轻用手擦掉他脸上的血迹。

    邹成一听到那个人的声音很低沉,笑着说:“少爷,是我。”

    邹成一猛地松了一口气,一股心酸突然涌上来,同时刚才已经忽略的疼痛又袭上来,他抓紧噫风的手,说:“我看不见了!我看不见了……都因为你,把我一个人留下来……”

    男人抱紧邹成一,安慰的抚摸着他的头发,说:“不会的少爷,您会看见的。”

    他说着,邹成一苦笑一声,突然感觉到自己嘴唇上落下一个温热的吻,他浑身一哆嗦,立刻双手去推。

    男人却在他耳边笑着说:“少爷,您不是疼吗,不记得了我,我就是您的丹药。”

    他说着,又压下一个吻,死死吻住邹成一的嘴唇,邹成一一哆嗦,似乎能感觉到,对方唇舌里有一股甘甜的滋味,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邹成一觉得自己的疼痛减少了一些。

    邹成一猛地吸了一口气,双手一把搂住对方的脖颈,身体欠上一些,发狠的伸出舌头,卷进他的口腔中,仔细的舔吻吮吸着,缠住他的舌头,直到自己马上就要窒息。

    邹成一粗重的喘着气,他什么也看不见,似乎看不见了反而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一个窒息的吻之后,邹成一感觉自己的腿真的不疼了,而身体渐渐有些不支,脑子里一片昏沉,慢慢沉入了黑暗。

    在陷入黑暗之前,邹成一还听到噫风在自己的耳边,轻轻的说:“少爷,困了就睡吧,醒了就没事了,我怎么舍得放您一个人……”

    那声音太轻了,好像是催眠的曲子,邹成一终于坚持不住,一下失去了意识……

    温白羽失血过多,趴在万俟景侯的背上,有些昏昏沉沉的,等他醒来的时候,感觉体力似乎已经恢复了,毕竟他的血液比较特殊,而且修复能力非常好。

    万俟景侯说:“醒了?”

    温白羽点点头,突然一激灵,低头一看腕表,说:“没时间了!”

    还有不到半个小时,而他们仍然身处漫长的墓道之中,不但没有找到噫风,而且邹成一也不见了!

    温白羽说:“还没有找到邹成一吗?”

    万俟景侯摇头,说:“墓道只有一条,邹成一如果没有往回走,肯定能找到他。”

    路只有一条,一直往里通过去,长的就像鬼打墙一样没有尽头。

    只剩下不到半个小时,他们想走出去已经不行了,唯一的生机就是要找一个墓室,而且需要安全的墓室,等到退潮之后。

    众人的步伐很快,都在不停的看表,突听前面“咔”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一个黑影。

    确切的说是一个人影。

    温白羽心脏一跳,说:“有人?”

    万俟景侯说:“追。”

    众人立刻发足往前跑,那人影跑的很快,不可能是邹成一,看起来身形高大,应该是个男人,也绝不可能是张欣然。

    黑影一直往前跑,突然一闪身不见了,众人追过去,就发现前面有一间墓室,墓室里空空如也。

    就在空洞的墓室中间,一个身形瘦削的人躺在那里,他一个人躺着,显得非常突兀。

    温白羽惊讶的跑过去,说:“邹成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76章 夜郎古国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