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73章 镜中墓(下)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狄良一听是小海的,顿时紧张起来。

    众人都追着地上淡粉色的血迹往前走,那些血迹始终拉成一条线,一直往前延伸,到了拐弯的地方也不断,偶尔断了会立刻接上。

    狄良看着地上的血迹,说:“小海是故意留下的?”

    温白羽说:“看样子是,那个粽子或许知道进墓的路,咱们跟着血迹走应该没错。”

    众人赶紧跟上血迹,一直往前疾走,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因为地上的血迹就只有一条,而且从来没走到死路上,众人走的非常快,很快就看到眼前的石头阵消失了。

    他们真的从迷宫里走了出来,狄良一边走一边不忘了画地图,只不过他有些着急,画的也粗糙一些。

    石头阵走到了头,前面又接上了一片乱草丛生的平原,地上大多是碎石头,有些无从下脚。

    因为地上是碎石的缘故,小海的血珠掉下去就淹没在石头的缝隙间,一下就看不见了,而且地上的杂草非常高,小海的血迹就更不容易发现。

    众人站在石头阵的边缘,看着前面,狄良说:“现在怎么办?”

    温白羽对九命说:“你闻闻看。”

    九命顿时有点炸毛,说:“主人,我是猫又不是狗。”

    温白羽说:“可是小海是海水里的啊,他的血有点香,对你来说估计有点腥,你肯定能闻出来的。”

    九命想了想觉得也对,就挥手让东海走远点,说:“你最腥了,把什么味道都遮住了,走远点。”

    东海无奈,只好往旁边站了点。

    对于其他人来说,小海的确没什么腥味,不过对九命来说就不同了,九命闻了闻,说:“应该是这个方向。”

    他向前一指,众人赶紧跟上去找。

    有的杂草高度能淹没一个成/人,大家只好奋力的拨/开杂草。

    邹成一突然喊着:“等等,这边。”

    众人赶紧走过去,邹成一拨/开地上的杂草,指着露/出来的洞窟,说:“这丛草根上有点粉色,是血迹被吸收了吗?”

    温白羽蹲下来看了看,九命说:“肯定是,有腥味。”

    众人看了一眼那洞窟,万俟景侯说:“我来打头。”

    他说着,就钻进了洞里,温白羽赶紧跟上,其他人也依次钻进洞里,九命和东海垫底。

    洞窟非常窄小,只能供成年人爬行,稍微抬高一点头就会磕着脑袋,温白羽尽量把头低下来,他可不想再磕脑袋,再磕一下一定会傻的。

    众人双/腿绷直,双手屈肘,用小臂垫在地上,一点一点的往前移动,很快的万俟景侯就顿了一下。

    温白羽在后面感受到了他的停顿,立刻也停下了,后面众人都是急刹车,差一点就堆在一起。

    温白羽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土洞在前面变成石洞了,尽量屏住呼吸,地上有小海的血,不要吸/入太多香气,也不要碰到血迹。”

    众人都答应了一声,万俟景侯开始往前爬,众人也跟着,温白羽很快就看到了石洞,土洞一下就接上了石洞,而且看石洞这个样子,明显是人工开凿的,四周非常平/滑,已经不像刚才土洞那么硌人,也稍微宽了一些,动作比较自如,可以稍稍抬起脑袋。

    石洞的地上果然有小海的血迹,还是淡粉色的,在黑/暗的石洞里,散发着幽幽的淡粉色光芒,像上好的珍珠。

    温白羽来不及屏住呼吸,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有点像花香,但是没有花香刺鼻,非常柔和,就是这种香气,从小海的血珠上散发出来,是有毒的。

    温白羽赶紧屏住呼吸,然后尽量抬高身/体,躲避着那些血珠继续往前爬。

    狄良在中间,也尽量屏住呼吸,看着地上一连串的血珠,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有些麻扎扎,疙疙瘩瘩的,止不住的担心,小海流了这么多血,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再爬了大约十分钟,前面越来越宽,万俟景侯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然后变成了蹲下/身/子也可以的高度。

    前方的石洞结束了,万俟景侯蹲在洞/口,往下看了一眼,并不太高,也就一米多,洞/口下方接着一个深洞,这回的洞/穴应该是半天然半人工的,并不狭窄,一直幽深的通向深处,不过洞/穴里积了很多水。

    万俟景侯目测了一下,水深绝对不会太深,但是洞/穴太黑,不知道水里有什么,最重要的是,小海受伤了,他的血肯定会掉在水里。

    万俟景侯停顿了一下,对身后的众人说:“我先下去试试,在这等我。”

    众人点头,万俟景侯很快手一撑,一下跳了下去,就听“哗啦”一声轻响,万俟景侯从洞/口跳到了水里,水只到他的膝盖,水深可以,万俟景侯微微吸了一口气,水中确实有小海的血,这里的水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小海应该是一种有毒的海蚌,温白羽其实至今还没见过有毒的蚌,小海算是第一个,或许他贝壳上的花纹那么漂亮,温白羽早该知道他有毒的。

    万俟景侯向后看着他们,说:“水深只到膝盖,把衣服整理好,尽量别让水接/触皮肤。”

    温白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裤管,把裤管重新掖进靴子里,尽量密封一些,然后就从洞/口跳了下去。

    “哗啦——”

    一声水响,温白羽但觉水一下从下面溅上来,差点溅在自己脸上,低头一看,好家伙,谁说只到膝盖的,那水已经淹到了温白羽的大/腿中部,这简直是鄙视他的身高。

    众人全都跳下来,他们这里面,看体型的话,邹成一应该最矮,但是噫风把邹成一放在肩膀上,让他坐在自己肩上,这样邹成一的双/腿就不会接/触有毒的水。

    而很不幸的其他人的身高都比温白羽高,虽然也过了膝盖,但是并不太多。

    万俟景侯拉着温白羽的手,温白羽说:“干什么?”

    万俟景侯说:“拉着你,你不是怕水吗?”

    温白羽:“……”

    温白羽特别想拍他,自己虽然怕水,但是还没淹到大/腿/根的水,他肯定是不怕的。

    不过万俟景侯拉的紧,温白羽也就没有松手。

    洞很深,水深一直到万俟景侯的膝盖,四周有人工开凿的痕迹。

    温白羽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是墓葬的入口?但不是谁会把自己的墓葬弄得这么潮/湿,这么多积水,会影响尸体的保存啊。”

    万俟景侯摇摇头,伸手在墙壁上摸了一下,然后低头指着水深旁边的石壁,那里有一个痕迹,像是刻上去的。

    万俟景侯说:“这个地方应该是人为蓄水的。”

    温白羽也看到了那个痕迹,感觉像是刻度?

    温白羽诧异的说:“人为蓄水?那这是一个池塘?”

    万俟景侯的眼睛突然一眯,说:“我想是鱼池。”

    他说着,指向前方,就见黑/暗的尽头,突然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水面上竟然冒出很多水花,有什么东西飞快的向他们袭来。

    温白羽后退了一步,就看到那水花忽然变大了,然后一个鱼头从水面上冒出来,那鱼头的样子,像极了鱼头干尸。

    温白羽说:“那个怪物?”

    万俟景侯拦住他们后退,说:“体型要小。”

    他说着,拿出龙鳞匕/首,迎着那鱼就冲了上去,怪鱼从水里一下冲出来,似乎要扑万俟景侯的脸,它一冲出来,众人就看清楚了,只是一条普通的鱼,但是鱼头和人脑袋那么大,体型比一般的鱼稍大一点。

    那鱼一张嘴,嘴里三排牙齿,密密麻麻的像钉子,看起来异常的锋利,如果被它咬住,肯定逃脱不了。

    怪鱼一张嘴,万俟景侯的匕/首“唰——”的划过去,那怪鱼在空中打了个挺,鱼尾巴刷刷扫了两下,“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水上立刻变成一片血红。

    他们稍微松了一口气,就听万俟景侯说:“又来了。”

    “哗啦——”

    “哗啦!”

    与此同时,好几声水响同时惊起,怪鱼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他们好像看到了主人抛洒的食饵。

    怪鱼扑上来,力气非常大,他们可以越出/水面一定时间,温白羽拔/出匕/首,东海手上的倒刺一下长了出来。

    噫风脸上照样非常冷漠,说:“少爷,请抱紧我。”

    九命冷笑一声,说:“不知道这里的鱼好不好吃,也给我打打牙祭。”他说着首先扑出去。

    狄良的力气不小,而且在岛上将近七年,别看他起初只是一个跟着科考队来做研究的博士生,不过现在已经不同当年了,身手早就被/逼出来了。

    狄良快速的解决了一只扑过来的怪鱼,就听后面一阵风声,刚要回头,后背被猛地一击,顿时扑了出去,一下栽倒在水里。

    狄良一惊,这水里有毒,小海的血被稀释了,也不知道毒素还强不强,狄良赶紧爬起来,就看到自己的手背上起了一些红色的斑,有些轻微的过敏反应,应该是刺/激皮肤。

    而这些鱼因为有坚/硬的鱼鳞保护,并没有受到小海毒素的影响。

    众人一边解决怪鱼,一边往洞里走,九命说:“这鱼长得这么寒碜,我都没心情下口。”

    怪鱼只有一拨,他们解决完就没有了,继续往里走了很远,地上一直有水,直到走到了洞窟的尽头。

    迎面的是一扇巨大的门,门没有封死,而且下面带着滑轨,应该是方便开启用的。

    石门的下方有一点淡粉色的血迹。

    众人赶紧把石门推开,前面就不再是单纯的石洞,已经看出来人工精心的开凿,石门背后,有了复杂的花纹。

    众人走进石门,一个巨大的空场,温白羽很难说这个空间有多大,一座巨大的白色古楼就建在这个巨大的空场中间。

    狄良仰起头来,看着高/耸的白色古楼,神情有些复杂,说:“是这里,就是这座楼……不过我们当年不是从这边进入的。”

    白色古楼看起来异常宏伟,是多边形的建筑,每一边都修建了一个门,门上是一只三足金乌的雕像,俯首居高临下的看着。

    温白羽伸手摸了摸白色的门,说:“骨头做的?”

    邹成一也伸手摸了摸,说:“应该是乌鸦的骨头。”

    温白羽有些震/惊的看着这做古楼,通体全是白色的,而且手/感非常像骨头,难道整座楼都是乌鸦的骨头做成的?那要杀死多少只乌鸦?

    “快跑!快跑!”

    “快跑!”

    “快跑!”

    一时间有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幽幽的,似乎回旋在古楼的四周。

    众人都是一惊,快速的环视了一圈,什么也没有,但是声音确实存在。

    那声音顿了一下,似乎有些机械,而且有些尖锐,好像根本不是人类发出的声音,随即又继续响起来。

    “快跑!”

    “快跑!”

    “跑……”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非常急促,每一次的语调都相同,就像复读机一样,但是古楼非常安静,带着回音,回响在四周。

    狄良脑子里“嗡——”的一下,有些震/惊的向四面看去。

    温白羽说:“难道是小海?让咱们快跑?他遇到了什么事情?”

    狄良摇摇头,喃喃的说:“不……这是……我老/师最后说的话……”

    众人一时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狄良的老/师是他们亲手埋下的,而且在林子里,离这座古楼非常遥远。

    万俟景侯说:“进去看看。”

    他说着,饶了古楼一圈,似乎在找地上的血迹,果然在一个门边看到了血迹。

    万俟景侯伸手推开骨门,里面一片黑/暗,阴森森的,门一推开,顿时一股阴凉的气息扑面而来,里面也是一片白色,所有的东西都是用骨头建成的。

    众人跟着万俟景侯走进古楼,中间一个非常大的厅,其实到不如说是殿,中间一个非常大的殿,四周虽然是白色,但是能看得出来,都经过精心的雕刻,上面刻着大大小小的乌鸦。

    温白羽说:“奇怪,这里竟然有水波的图纹。”

    温白羽说着,指着一处雕刻,万俟景侯说:“照片上的女尸是鱼头,跟海肯定有些关系。”

    大殿的四周有骨头做成的楼梯,一直盘旋而上,抬头一看,每层楼都非常高,有些头晕目眩的。

    进了古楼之后,地上的血迹就消失了。

    “快跑!”

    “快跑!”

    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众人抬头看去,温白羽说:“在上面!”

    他说着,众人就立刻上了台阶,往楼上跑去。

    “等等!”

    万俟景侯突然喊了一声,就看到楼梯上竟然有一具尸体,尸体横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上面蹲着好几只乌鸦,乌鸦看见有人来了,但是并不害怕,照样啄食着地上的尸体。

    狄良一震,就看到那尸体掉在旁边的徽章,一个三足金乌的标志。

    尸体已经被啄食的不成样子,几乎能吃的都被吃掉了,白森森的骨头露在外面。

    狄良深呼吸了一口,说:“走吧,咱们快点找到小海。”

    众人继续往上走,楼梯非常高,盘旋而上,二层比一层要小一些,中间一个空旷的大天井,围绕着一圈白色的骨头房间。

    “嘎啦……嘎啦……”

    他们的头顶上开始聚/集乌鸦,许多只乌鸦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在他们头上黑压压的盘旋。

    乌鸦是猛禽,别看体型小,但是聚拢起来比猎鹰还要凶猛,很多灾/难片里都有乌鸦出场。

    那些乌鸦只是盘旋在他们头顶,但是并不攻击,似乎在伺机窥伺着什么,又在观察着他们的弱点,好找地方突破。

    只是转瞬间,乌鸦已经聚/集了小二十只,发出“嘎啦……嘎啦……”的粗粝叫/声,一只盘旋不散。

    很快的,那些乌鸦就全都飞走了,从他们头顶上越过去,飞落在不远处的地板上,一个个站在地上,黑漆漆的眼珠子注视着他们。

    九命说:“这些乌鸦在干什么?”

    温白羽说:“大家小心,他们随时可能攻击咱们。”

    众人慢慢的往前走,狄良忽然止住大家的行动,说:“这些乌鸦,是在猎食……”

    他说着,指着前面白色的地板,说:“你们看地板,上面明显有血迹,虽然很浅,好像被处理过了,但是还能看到残留的血迹,说明这里肯定曾经发生过什么。在津巴布韦,有很秃鹰会在雷区的铁/丝/网附近等待觅食,等到有人或者一些动物踩到雷区,炸碎之后分食这些猎物。乌鸦的智商很高,远比秃鹰要高,我觉得他们也在等着咱们上勾。”

    他一说,众人面面相觑,温白羽在兜里摸了摸,掏出一枚硬币,说:“试试看。”

    他说着,把硬币抛出去,就在硬币接/触到前方地板的一霎那,地板上突然冒出一片尖锐的刀片,“唰”的一声从地上钻出来,刀片全部钻出只是一霎那的时间,钻出之后足足有一人多高,足以在最短的时间将人切割成两瓣。

    众人都是一身冷汗,还真是让狄良说对了,这些乌鸦太聪明了,他们在等待着现成的食物,等着刀片将人活活裂成两半之后,再分食这些死尸。

    狄良说:“咱们怎么过去?”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周围,楼层与楼层之间实在太高了,想要上楼,必须走楼梯,而二层通往三层的楼梯在他们对面,要找到楼梯必须经过这里。

    万俟景侯说:“抓/住围栏,荡过去。”

    他说着指了指围栏,二层是一个中间中空有天井的圆形,围着天井有一圈护栏,万俟景侯让他们抓/住护栏,身/体垂在空中,完全靠臂力抓/住护栏移动过去。

    众人感觉虽然难度高了一点,但是好在地板就那么一块,也不是太难,但是问题来了,他们这么高难度的爬过去,万一中途乌鸦攻击他们怎么办?只要乌鸦啄他们的手,大家就会从上面掉下去,摔到一楼就变成肉泥了。

    万俟景侯说:“我来掩护,你们可以放心走。”

    他说着,拿出那把老式的手/枪,虽然年头比较久,但是还能用。

    噫风背着邹成一先从护栏荡过去。

    噫风的双手抓/住护栏,他刚要爬,那些乌鸦就纷纷“嘎啦嘎啦”的大叫着飞了起来,朝着噫风的手啄过去。

    “嘭——”一声枪响,万俟景侯一发子弹一下打落了三只乌鸦,三只乌鸦瞬间从二楼坠了下去,“啪”的一声掉在一楼的地上,顿时一片血肉模糊。

    噫风甚至能感觉到子弹从自己手面上飞过去的风声,不禁抬头看着万俟景侯,说:“好枪法,下次麻烦早点开/枪。”

    噫风说着,快速的双手/交错往前爬,带着邹成一立刻爬到了安全的地方,然后身/体一纵,一下跳上地板,这边的地板很安全,并没有任何刀片。

    众人都依次爬过去,万俟景侯的枪法很准,往往一枚子弹能打掉两只以上的乌鸦,那些乌鸦非常忌惮,都盘旋起来,不敢再攻击他们。

    等众人都爬过去,万俟景侯把枪别在腰上,然后双手抓/住护栏,开始往前爬。

    那些乌鸦看见万俟景侯落单,就有些蠢/蠢/欲/动了,嘴里发出“嘎啦嘎啦”的叫/声,时高时低的盘旋着,眼看万俟景侯动作非常快,马上就要爬过去,那些乌鸦终于忍不住了,立刻俯冲下来。

    “当心!”

    温白羽喊了一声,万俟景侯突然腾出一只手,手中握着匕/首,“哧——”的一声,一直乌鸦一下被划中,从天上坠了下去。

    乌鸦“嘎啦嘎啦”的叫着,众人见万俟景侯根本没事,这才放心,让他赶紧爬过来。

    只不过万俟景侯的动作突然在中途顿住了,脸上有一丝变色。

    那些乌鸦似乎看到了万俟景侯瞬间的破绽,一下不约而同的俯冲下去,“嘎啦嘎啦”的大叫着,就去啄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没有立刻动,乌鸦一下就冲到跟前,开始疯狂的啄万俟景侯的手背和胳膊。

    他的手背上一下多了很多血痕,那些乌鸦凶猛异常,似乎要把万俟景侯生生的撕碎一样。

    十几只乌鸦同时扑过去,温白羽心中腾腾一跳,万俟景侯的神色很不对劲,带着一丝忍耐和抑制,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

    温白羽脑子里一闪,难道是上次被汪医生注射的东西,又发作了?那时候万俟景侯的表情就很狰狞。

    只不过这次万俟景侯并没有立刻化成烛龙,他使劲喘着粗气,虽然比上一次要好的多,但是仍然让他抑制不住的暴怒起来。

    万俟景侯双手抓/住护栏,那些乌鸦不停的啄食着他,手背上和胳膊上顿时多了很多血痕,皮肉被掀起了好几块。

    狄良看着着急,说:“他怎么了?”

    万俟景侯忍耐着,眼睛变得通红,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但是与此同时,意志在慢慢的被消磨,突然双手一松。

    温白羽“嗬——”的抽/了一口冷气,想也没想,突然翻身从护栏跳了下去,狄良大喊了一声,想要抓/住他,但是温白羽跳出去的速度太快,一下就纵身跃入天井,狄良根本没抓/住他。

    温白羽跃出去,身/体立刻开始往下坠,随即浑身发出一阵刺眼的金红色光芒,突然从人形变成了鸿鹄,带着一股厉风,俯冲下去,一下将下坠的万俟景侯抓/住。

    万俟景侯闭着眼睛,腰一下被鸿鹄的爪子抓/住,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睛中一片血红,散发着可怕而暴戾的光芒。

    温白羽快速的在空中一荡,突然改变了方向,在坠地之前昂首窜上天去,众人只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气流,不禁都用手挡住眼睛,眼睛被吹得几乎睁不开。

    温白羽已经抓着万俟景侯跃上二楼,把他放在地板上,然后一瞬间从鸿鹄变成了人形。

    鸿鹄的体型也非常大,众人来不及觉得温白羽变成/人形之后是浑身赤/裸的,万俟景侯突然发出一声大吼,一下扑过来,“嘭”的一声将温白羽撞倒在地。

    两个人一下滑/出很远,“咚”的一声撞到护栏,就听“咔嚓”一声巨响,护栏一下不堪重负,被撞飞出去,温白羽的身/子一轻,九命立刻扑上来,一把按住万俟景侯,温白羽双手抓/住地板的边沿,趁着这个时间,一下跃了上来。

    万俟景侯已经完全暴怒,只不过这次没有化作烛龙,一下把九命甩出去,东海接住九命,万俟景侯已经回过头去,继续去攻击温白羽。

    狄良已经被这个场景怔住了,温白羽一瞬间变成了会飞的凤凰,六条长长的凤尾,狄良看的十分真切,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不过现在的场面让狄良没时间怔愣,万俟景侯像疯了一样,吐着粗气,眼睛血红,一把将温白羽按在地上。

    温白羽轻呼了一声,感觉地板发出“喀啦”一声,几乎要不堪重负,的确没有多少东西能承受住烛龙的重量。

    温白羽被他压在地上,万俟景侯的指甲几乎陷进他的肉里,粗重的呼吸着,露/出狰狞的表情。

    温白羽被掐的咳嗽了一声,猛地屈膝一顶,万俟景侯已经杀红了眼睛,根本没有章法,什么防备也没有,被温白羽一撞,顿时向后翻去。

    温白羽快速的从地上弹跳起来,喊着:“给我抓/住他!”

    众人几乎是一拥而上,但是万俟景侯的力量大的可怕,越来越暴怒,一把将东海从二楼扔了下去,九命大喊了一声,伸手去抓东海,东海可不是鸟,没长翅膀。

    东海手背的长刺一下飞出,变成了三叉戟,“啪”的一声勾住二楼的护栏,身/体往上一荡,从下面荡了上来,九命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们这边“窝里斗”已经很乱/了,那些乌鸦的智商非常高,见到有机可乘,都迅速的从高空飞下,俯冲下来啄食他们。

    温白羽“嘶——”了一声,他身上被乌鸦顿时撕掉了一块肉,血猛地溅出来,一下溅在万俟景侯的脸上。

    一股温热的血迹,万俟景侯突然有些清/醒,眼睛的红色一下退去,有些怔愣的看着天上盘旋的乌鸦,乌鸦已经聚/集了二十多只,乌黑一片的冲下来,不断啄食着众人。

    温白羽伸手拍掉了一只,又有几只从高空冲下来,万俟景侯立刻冲过去,一把抱住温白羽,同时手中冒出一股火精,乌鸦发出“嘎啦——”一声惨叫,一下从楼上坠了下去。

    万俟景侯看着温白羽身上有几个伤口,锁骨的地方血粼粼的一片,那是自己掐的,不禁心里一揪,说:“白羽?”

    温白羽松口气,说:“你醒了?”

    九命听见万俟景侯说话,一边将两只乌鸦扔下楼,一边说:“暴君你终于醒了,太吓人了。”

    万俟景侯把枪扔给狄良,狄良手上没有武/器。

    万俟景侯快速的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温白羽身上,同时龙鳞匕/首唰的划出去,迎面袭来的两个乌鸦大叫一声,从楼上摔下去。

    狄良又开了两枪,他数了一下,子弹不够了,应该只有一发了,就没有再开/枪,他们刚刚进了古楼,后面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必须留在后面用。

    乌鸦很快就发现了他们不再“窝里反”,有些扛不住攻击,立刻飞高起来,快速的散去了。

    大家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各自处理了一下伤口。

    万俟景侯用大衣把温白羽裹紧了,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伤口,温白羽“嘶——”了一声。

    万俟景侯有些不安的看着他,说:“对不起。”

    温白羽摇摇头,说:“只有一点疼,一会儿就愈合了。”

    他说着,万俟景侯突然低下头来,温白羽顿时又“嘶”了一声,万俟景侯的舌/头舔在他锁骨的伤口上,带着高温/的舌/尖来回的滑/动,温白羽顿时感觉到一股炙/热,灼/热之后是凉丝丝的湿意,顿时脸皮都烫了。

    温白羽被他舔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尤其他里面没有穿衣服,大衣的质地有些粗糙,万俟景侯抱着他的腰,大衣和他的皮肤紧密的接/触着,不断磨蹭,温白羽渐渐的感觉呼吸都急促起来,脑子里晕乎乎的。

    等锁骨上的伤口愈合了,万俟景侯放开他,温白羽几乎腿一软就跪地上。

    狄良是个读书人,来的岛上的时候才二十几岁,又一心扑在学术上,根本无心想其他事情,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懂,毕竟狄良现在已经三十多岁了。

    不过狄良的脸皮显然比较薄,赶紧背过身去,就当做没看见。

    九命则是支着下巴看他们。

    温白羽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这个办法伤口确实愈合的非常快,一下就没事了。

    万俟景侯的手背也有很多伤口,刚才被乌鸦啄的,不过他的愈合能力很好,几乎已经没事了。

    众人整理了一下,赶紧继续往上走,小海还失踪着,要赶紧找到。

    二楼并没有房间,只有一条围绕着天井的走廊,走廊的壁上刻着许多乌鸦的图案,大多是三足金乌。

    众人踏上台阶,继续往三层去,三层开始有房间了,他们必须一间一间的看,不知道小海会被带到哪里去。

    “快跑!”

    “快跑!”

    他们刚上了三层,那机械且尖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仿佛就在他们附近。

    狄良猛地推开第一个房间的门,“呼——”的一声,迎面一只乌鸦从里面猛地扑出来。

    狄良反应很快,猛地低下头,乌鸦从他头上“唰”的飞过,爪子一抓,想要揪住他,不过被狄良给躲过去了。

    乌鸦一抓没抓/住,立刻折返回来,狄良想要开/枪,但是忍住了,倒转手/枪,用枪托狠狠的一砸。

    “啪”一声,乌鸦被打到墙上,顿时一个血/印,众人都一哆嗦,手劲够狠的。

    房间里一口石棺,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石棺并没有打开,狄良说:“我们进来的时候不是从这个入口,入口直接通到了高层,应该是最高层,这些地方我们都没有来过。”

    石棺没有被打开,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万俟景侯走进去,围着石棺看了一圈,然后用匕/首插/进去,撬开了一个小口。

    因为光线很暗,石棺一打开,一股淡蓝色冒出来,众人心里立刻就明白了,是蓝色的骨头。

    这具尸骨里葬的也是神鸦的族人。

    万俟景侯将石棺推开一些,里面的尸体就看的一清二楚,果然是蓝色的骨头,但是不同的是,这具尸体的脑袋骨骼是鱼头的样子。

    温白羽看了一眼邹成一,邹成一耸耸肩,说:“因为遗传病的缘故,我们的族人基本不与外界通婚,都是族内姻亲,不过也有很多族人走出了部族,你叔叔的先人就是。看起来这具尸体也应该是。”

    这座古楼上雕刻的都是三足金乌,但是边角的纹饰有好多是海浪,或许真的是神鸦的族人和其他部族通婚的表现。

    石棺里没有陪/葬品,看起来很可怜,也没有任何铭文,万俟景侯把石棺又扣上,众人出了房间,继续往前走。

    他们打开了许多房间,里面大多是一个石棺,有的是合葬的石棺,无一例的是棺/材。

    这应该是一座群葬古楼,楼里都是这种鱼头人身的尸体。

    他们继续往上走,很快就到了四楼,四楼的房间变少了,变成了几个大房间。

    第一个房间还没有推开门,温白羽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从里面传出来,众人对视了一眼,这是腐烂的味道。

    万俟景侯推开门,那股气味一下冒了出来,的确非常刺鼻,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群尸体,堆积如山的尸体。

    房间非常大,里面堆积着无数的尸体,狄良一眼就看出来了,里面至少有三四个穿着黑蓝色的衣服,虽然那些衣服上全是血,但是很好辨认。

    狄良后退了一步,闭了闭眼睛。

    那些尸体有的已经腐烂不堪,有的变成了白骨,互相堆叠着,看起来非常恐怖,就像一个巨大的弃尸场,这些好像都是垃/圾,随便一扔。

    温白羽眼睛一扫,说:“这些尸体太奇怪了。”

    他说着,指了指其中几个比较完整的,说:“你们看,这些尸体跟咱们在大海蚌里看到的一样,胸腔和双手被挖走了。”

    温白羽一直觉得很奇怪,眼看着这么多同样被挖走胸腔和双手的尸体,他终于有些明白了,说:“咱们之前遇到的那些鱼头怪物,都是鱼的脑袋,鲛人的尾巴,人的躯干,我怀疑这东西其实就是用尸体拼凑出来的。”

    东海说:“这样的话,去其他几个房间看看就知道了。”

    众人都点头,退出了房间,进入了下一个房间,下一个房间透露/出浓浓的腥臭味,众人推开房门,看到的是堆死鱼。

    确切的说,是死鱼的躯干,所有的脑袋都给切掉了,只剩下鱼的身/体和尾巴。

    第三个房间,果然是堆放鲛人的尸体,那些鲛人的尾巴全都被切掉了,鲛人没有尾巴虽然和人类很相似,但是也不难辨认,鲛人的女性长相妩媚,男性身材高大魁梧,尤其东海本身就是鲛人王,到底是鲛人还是人类,一眼就能认出来,这些尸体绝对是鲛人无疑。

    温白羽的猜测果然是真的。

    九命看着那些尸体,说:“真是变/态,为什么要这么做,弄出一堆怪物来。”

    万俟景侯看了看那些尸体,女性鲛人柔美,但是这里的女性鲛人脸上都露/出了极大的恐惧,五官扭曲,应该是活着的时候就把尾巴切断了。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是一种统/治欲。”

    万俟景侯一开口,九命立刻就信了,因为万俟景侯本身就是襄王,没人比他更了解这种统/治欲了。

    九命鄙夷的看着他,说:“你这么了解?”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我有统/治欲,但并不代/表我做过。”

    他说完,转身走出房间,说:“上楼。”

    他们已经上了四层,都没有见到小海,众人比之前更加担心了,不知道那个粽子会把小海带到哪里去。

    “快跑!”

    “快跑!”

    众人一上了五楼,又听到了那种诡异的声音,回荡在黝/黑的楼层间。

    “嘎啦——”

    一只巨大的乌鸦猛地扑出来,温白羽立刻伏低身/体,但是一霎那见,就感觉后背一紧,乌鸦抓/住了他的大衣,一下把温白羽兜上天去。

    巨大的乌鸦智商很高,兜住温白羽之后,立刻就往天井飞,让温白羽凌空吊着,似乎让他不敢挣扎。

    九命“嗬——”的吸了一口气,说:“主人!主人快脱衣服!”

    温白羽:“……”

    温白羽心里呐喊着,这他/妈是什么话啊,但是九命说得对,巨大的乌鸦抓/住他的大衣,不脱衣服就被他拽着跑了。

    温白羽只好硬着头皮双手一缩,从大衣里面退出来,大衣是万俟景侯的,自然比较大,他一缩就退了出来,一下光溜溜的。

    随即身/体一下往下坠去,与此同时,温白羽身上金红色的光芒一闪,立刻化作了鸿鹄,“呼——”的一声从下面飞了上来,一下落在众人面前。

    温白羽想要变成/人形,万俟景侯突然正色说:“等一下。”

    他说着,翻找了一下背包,备用的衣服全都用完了,并没有剩下衣服,万俟景侯只好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然后才让温白羽变成了人形。

    温白羽一变成/人形,万俟景侯动作快速的把衣服给套/上,然后快速的系扣子。

    万俟景侯的衣服虽然长,但是温白羽不像讹兽和小海那么娇/小,衣服勉强盖着屁/股……

    九命哈哈的就笑了出来,说:“主人你这个样子太搞笑了。”

    温白羽瞪了他一眼,就听那只巨大的乌鸦“嘎啦——”的叫了一声,然后爪子一张,把大衣从五楼扔了下去,然后又俯冲过来。

    乌鸦俯冲过来,同时张/开嘴大叫,这回不是“嘎啦”的叫/声,而是“快跑!快跑!快跑!”

    众人一愣,随即就明白了,乌鸦的智商在鸟类里几乎是排名第一的,要比鹦鹉和八哥聪明的多,他们不仅会猎食,而且能模仿人类说话,据说一只乌鸦可以学三到四中不同的语言。

    刚才那些机械的,尖锐的声音,显然都是这个乌鸦模仿出来的,他肯定是听到了狄良老/师的大喊,温白羽已经想象到那时候的情景,老/师疯狂的大喊着,不停的嚷着让狄良快跑,这种声音的感情很剧烈,让这只乌鸦记住了。

    乌鸦冲过来,除了大喊着“快跑!快跑!”,到了眼前,又喊了一声:“镜子要吃/人了!镜子吃/人!”

    狄良心里更是一阵,这也是老/师说过的话,他没见过什么镜子,但是老/师除了喊让他快跑,也喊了镜子要吃/人了,嘶声力竭的大吼,让狄良记忆犹新。

    巨大的乌鸦冲过来,众人正准备怎么对付,就听“啪”的一声响指,邹成一突然打了一个响指,那乌鸦一下就停在了半空中,就像按了暂停键一样。

    大家都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温白羽说:“你会驯兽?”

    邹成一说:“只限于乌鸦,这是每个族长都必会的技能。”

    温白羽说:“那刚才怎么不驯?”

    邹成一说:“刚才的乌鸦显然是散养的,说白了没经过训练,这只不同,他能看懂我的手势。简单来说,这只乌鸦有人在养。”

    他一说,众人赶紧看了看四周,有人在养这只乌鸦?墓葬里有人养了一只乌鸦,难道墓葬里还有活的东西,不然怎么驯养乌鸦?

    邹成一将手臂平举,对着乌鸦打了一个手势,那只巨大的乌鸦就非常驯服的飞了过来,一下落在邹成一的手臂上。

    乌鸦的体型很大,落在他手臂上,邹成一甚至有点不堪重负,脸上僵硬了一下,手臂明显一颤,说:“乖孩子,还挺沉……”

    噫风笑了一声,说:“少爷,您的手臂在打颤。”

    邹成一瞪了他一眼,说:“闭嘴。”

    噫风说:“是,少爷。”

    邹成一抬起另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乌鸦的黑色羽毛,乌鸦则是驯服的低下头来,还蹭了蹭邹成一的脸颊,嘴里发出“嘎啦……嘎啦……”的叫/声,虽然依然很粗粝,但是听起来比之前温顺了许多。

    众人看着乌鸦和邹成一亲/昵,不禁眼皮腾腾的跳。

    温白羽说:“乌鸦可以给咱们带路吗?”

    邹成一说:“可以,但是它可能找不到小海,只能找到主墓室。”

    狄良沉着脸说:“咱们首先要找到小海,时间长了小海就危险了,没人比我了解这个墓葬的可怕,小海随时都有危险。”

    “嘎啦……”

    乌鸦叫了一声,邹成一突然歪了一下头,“嗯?”了一声,然后伸手摸/着乌鸦的脑袋,乌鸦也侧过头去。

    邹成一的脸色更是震/惊,伸手拨/开乌鸦头上的毛,看到了一个小红点。

    温白羽说:“发现了什么?”

    邹成一说:“我们这一族,自古以来都只有族长才能得到趋势乌鸦的诀窍,这是地位的象征,我本以为这只乌鸦是墓主养的,但是显然不对,你们看乌鸦的脑袋上,这里有个小红点。”

    众人凑过去一看,果然有个红点,像是针扎的。

    东海皱眉说:“这是一种海虫,可以钻进脑子里,吸食/精元,通/过控/制海虫,可以控/制宿主。”

    东海顿了顿,继续说说:“在我的海域里,一直只有重刑犯才会用到这种海虫,海虫的体积非常小,吸食足够的精元之后,会迅速变大,从脑子里钻出来。”

    九命抖了抖胳膊,说:“好/恶心。”

    邹成一说:“这就对了,显然这个墓主并不是神鸦的族长,但是她又有极强的统/治欲,这只乌鸦被中了海虫,可以控/制它的行为。你们还记得石头迷宫里的粽子吗?”

    他这样一说,众人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温白羽说:“对,那个粽子本身已经伏尸了,却突然抓了小海消失,如果他也被中了海虫,那么这就说得通了。”

    狄良心脏一沉,说:“那小海呢?会不会也……”

    他说到这里,没敢再说下去。

    狄良问东海说:“这种海虫,有的解吗?”

    东海说:“有,但是需要以毒攻毒,用海虫害怕的毒把它逼出来。”

    乌鸦落在邹成一的手臂上,突然一沉,猛地飞起来,盘旋在空中,“嘎啦嘎啦”的大叫着。

    “快跑!快跑!”

    “镜子要吃/人!快跑!快跑!”

    “还差两个!”

    乌鸦大叫着,突然盘旋了两圈,一下扎向黑/暗的地方,消失了。

    众人都吓了一跳,乌鸦除了说快跑和镜子要吃/人,竟然又多说了一句。

    还差两个?

    还差两个是什么意思?

    狄良也摇了摇头,说:“最后一句我没听过,应该不是老/师说的,但是也不能这么肯定,因为当时非常混乱,我也没有注意,印象最深的就是快跑和镜子。”

    还差两个到底是什么意思,乌鸦突然大叫出来,众人什么眉目也没有。

    五层的房间又变多了,里面除了棺/材,还有一些奇怪的雕刻,众人有些看不懂。

    温白羽看着那些雕刻,突然无比的怀念甘祝,这些好像是巫术。

    九命说:“一共几层楼?”

    东海说:“应该是六层,刚才在外面粗略的数了一下。”

    巫术……

    六层骨楼……

    温白羽脑子里“嗡”的一下,说:“等等,六层骨楼,还有巫术,这跟咱们在树冢里看到的差不多?”

    万俟景侯也愣了一下,说:“墓主是想要复活。”

    他这样一说,邹成一皱了皱眉,拿出那张女尸的照片,说:“你们有没有发现奇怪的事情。”

    温白羽说:“这具女尸没有全部变成骨头。”

    邹成一点头说:“但凡是我们这一族的,自然死亡的时候,都会全部变成骨头,但是这具尸体不是,说明她不是自然死亡的,但是看她的样子,也不像是死/于/非/命。如果按照你们说的,这具女尸是想要复活自己,那么她很可能是活着下葬的。”

    众人都觉得鸡皮疙瘩往上爬,这已经是第五层了,很快就到第六层,那么他们就能看到那具女尸了。

    大家往上看了看,二到五层中间都是天井,一串房间成圆形围绕,而第六层则没有天井,从五层往上看,只能看到楼梯,上面是封顶的。

    众人顺着房间往楼梯走,很快的就发现这一层竟然有点潮/湿,渐渐的涌起一股雾气,遮蔽了眼睛,顿时连脚前的地面都看不见了。

    “怎么回事?”九命大喊了一声。

    温白羽说:“大家聚拢在一起,别走丢/了。”

    他说着,众人立刻就聚在一起,都是乱抓一气,很快就抱团了,他们连自己的脚尖都看不清楚,伸手扇着雾。

    温白羽首先看到了万俟景侯,随即听到了一种“哒哒哒、哒哒哒”的声音,似乎有东西在他们周围。

    万俟景侯说:“抓/住身边的人。”

    温白羽赶紧/抓/住万俟景侯,另一手抓着邹成一,万俟景侯抓到了身边的东海,东海抓着九命,九命伸手一抓,随即“啊”的大喊了一声,说:“什么鬼!”

    九命以为自己抓/住了狄良,结果一抓之下,手里都是骨头,拿到眼前一看,竟然是一只骨头手,手上已经完全没有皮肉了,骨头的指头还在动!

    九命没有准备吓得不轻,手一松,一下把那东西甩出去。

    他用/力很大,那东西就“嗖”的一声飞了出去,然后是“啪嚓”一声,估计摔到一层去了。

    东海立刻说:“怎么了?”

    九命大喊着:“狄良不见了,我刚才抓到了一个骷髅……又一个!”

    九命刚说着,就有一个东西突然从浓雾中涌/出来,大家就听九命大喊了一声。

    温白羽想要帮忙,但是他看不见九命在哪里,刚要动,浓雾突然一阵波荡,一张大脸从浓雾中涌了出来,那感觉就是一下钻了出来,没有任何准备,分外的吓人。

    一张脸色发青,狞笑的大脸,瞪着一双眼睛,脸上的表情极为痛苦,但是大脸上竟然还露/出笑容,那笑容咬牙切齿的,分外狰狞。

    温白羽吓得“嗬——”的抽口气,随即一脚蹬出去,就听“咚”的一声,然后东海喊了一声九命。

    九命是最倒霉的,温白羽把狞笑的粽子蹬出去,因为他被突然吓到了,所以用/力极大,粽子飞出去,一下砸到了九命,九命正在和一个狞笑的粽子缠斗,被砸中了后背,顿时往前扑,扑到了粽子,险些亲在一起!

    九命被砸的七荤八素,摇了摇头从地上爬起来,不过这一趴下来,立刻感觉到贴着地面的雾气小很多,不至于什么也看不见。

    九命大喊着:“趴下!趴下!下面雾小。”

    他说着,众人赶紧趴下来,果然下面雾气小很多。

    但是与此同时,能看到许多狞笑的粽子从六层的楼梯往下爬,海浪一样涌过来,把他们团团围住。

    温白羽正解决着粽子,一撇头,就看到黑蓝色的裤子,竟然是狄良,狄良飞快的穿行在狞笑的粽子间,一直往前跑。

    温白羽大喊一声:“狄良!”

    狄良只是顿了一下,头也不回,直冲出去,大喊着说:“我看到小海了!”

    温白羽想让他别单独行动,但是狄良跑的太快了,动作很迅速,像一头猎豹一样一下窜出去,飞快的闪身进入浓雾。

    温白羽趴在地上,砸了一下地板,说:“快追,别让狄良落单!”

    他说着,掌心“呼——”的一下冒出一股大火,一下燃/烧着空气中的浓雾,万俟景侯的掌心也涌起大火,两个人的火焰很大,那些狞笑的粽子都不敢往前爬,纷纷后退,却不逃跑,形成了一面铜墙铁壁,不让他们往前走。

    邹成一说:“太奇怪了,这不对劲,狄良刚才跑过去的时候,这些粽子都没有阻拦他们,现在这些粽子显然就和咱们玩过家家,不让咱们过去。”

    温白羽突然睁大了眼睛,说:“不好,还差两个!”

    他这么一说,众人都奇怪的看着他,温白羽立刻往前冲,说:“刚才乌鸦说的,还差两个,咱们正好丢/了两个人,如果女尸要用这座古楼复活,那么意思是还差两个。”

    他一说,众人都紧张起来,这样说起来狄良和小海就危险了。

    狄良一闪之间就看到了小海,还以为是幻觉,结果一转头,就看到小海的身影一闪,往楼上跑去,还回头看了他一下,似乎是让他跟上来。

    狄良一惊,立刻跑上去,也顾不得那些狞笑的粽子了,但是奇怪的事情是,那些粽子并没有攻击他,狄良几步窜上楼去,楼上没有雾气。

    狄良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小海,四周一片漆黑,小海就站在那里。

    狄良喊了一声“小海!”

    小海退了一步,转身就跑,狄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跑,赶紧追上去。

    六层的确是顶层了,没有天井,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空旷的大殿,小海的身影在大殿里跑着,狄良快速的在后面追。

    小海跑得很快,但是狄良已经发狂的去追,往前一纵,“嘭”的一声,将小海一下扑在地上。

    两个人轱辘的滚在地上,狄良立刻感觉到手心一阵灼烧,抬手一看,自己的手心竟然红肿了一片,他刚才摸/到了一股湿/乎/乎的东西,原来是小海的血。

    狄良顾不得自己的手心,看见小海背上一片淡粉色的血,不禁心脏一缩,说:“小海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跑?”

    小海不说话,就趴在地上,似乎晕过去了,狄良心里更是一紧,难道刚才自己用劲太大了,把小海给撞晕了?

    狄良赶紧抱起小海,小海浑身软塌塌的,闭着眼睛,他身上好多伤口,除了背后,大多在手臂上,白生生的手臂好多抓痕,但是这些抓痕,似乎都是他自己抓出来的,还有淡粉色的像珍珠一样的血从里面滚出来。

    小海似乎在用血给他们引路……

    狄良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小海的血有毒,滴在他的手,一股灼烧,很快又红肿一片。

    狄良却不松手,轻轻的拍着小海的脸,说:“小海,你怎么了?醒醒……”

    他说着,突然感觉有东西抵着自己的腹部,低头一看,竟然是自己的那把枪,狄良嗓子滑/动了一下,抬头一看,小海竟然睁眼了。

    小海的眼睛没有焦距,躺在狄良怀里,手中却握着枪,抵在狄良的腹部上,嘴角露/出一股狞笑。

    狄良一惊,小海的手往前送了一下,让枪抵的更用/力,他的笑容很奇怪,眼睛大睁着,黑白的眼睛一片茫然,咬住牙根,嘴角往上咧,脸部的肌肉都在抽/搐。

    “小海?”

    狄良震/惊不已。

    小海狞笑着,嗓子里发出“咯咯”的怪叫,喃喃的说:“还差两个……”

    他说着,“嘭”的一声,扣动了扳机。

    狄良猛地睁大眼睛,感觉呼吸一下就凝滞了,小海开/枪之后,立刻把枪指向自己,然后猛地有扣动扳机。

    “咔哒”一声。

    狄良却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幸好只剩下一枚子弹了……

    小海皱眉的看着手里的枪,猛地推开狄良,“咚”的一声,狄良一下撞在地板上,后脑一阵温热,撞得流了血,狄良脑子里发晕,一阵一阵的发黑,却见小海已经站起来,眼神冰冷的看着自己,随即调头走了。

    狄良在晕过去的一瞬间,看见小海的太阳穴上,有一个红色的小血点。

    众人在五层,听到“嘭!”的一声枪响,心头都是一阵,狄良开/枪了?一定是遇到了危险。

    众人从五层追上去,没想到看到的却是狄良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他的腹部被打穿了,地上全是血,后脑也流了很多血,一把手/枪丢在旁边。

    众人抢上去,万俟景侯按住狄良的伤口,狄良还有/意识,被他一动,立刻就行了,艰难的睁开眼睛,喘着粗气,说:“小海……小海……”

    狄良说着,用尽全力抬起手,指着前面。

    温白羽心里一酸,说:“先别说话。”

    万俟景侯用匕/首划开自己的手掌,把血滴在狄良的腹部,因为离得太近,狄良的腹部被打穿了,子弹没有留在里面,倒是一件好事。

    狄良流了太多的血,即使有万俟景侯的血,伤口可以自动愈合,但是也元气大伤,别说站起来,就是说话也艰难。

    九命说:“狄良怎么了?别告诉我粽子会开/枪,难道是小海?”

    温白羽摇摇头,不知道什么原因,狄良很快就睁开眼睛,他脸色苍白的厉害,嘴唇发紫,说:“小海……太阳穴上……有……”

    温白羽说:“海虫?”

    狄良立刻点头,动作非常吃力。

    温白羽说:“糟糕了,还剩两个,小海对狄良开/枪了,他一定以为狄良死了,小海又中了海虫,那么接下来是……”

    九命接口很快,说:“自/杀?!”

    他一说完,立刻感觉到狄良身/体一僵,随即挣扎着要起来。

    九命也后悔自己接口太快了,不过他说的是事实,还剩下两个,小海引着狄良落单,然后对他开了一枪,不过他显然不知道万俟景侯的血治愈力非常强,狄良只是虚弱,但是并没有死。

    小海被控/制了,杀了一个,剩下就剩下自/杀了。

    众人立刻站起来,东海将狄良背在背上,众人快速的往前走。

    地上有血迹,淡粉色的珍珠,一直往前延伸,众人怕来不及,走得非常快。

    不远处一扇大门,大门是紧闭的,小海就站在门前,他手上拿着一个碎裂的骨头,正举起来,要往自己的胸口扎。

    狄良一怔惊慌,喊着:“小海!”

    小海一愣,随即慢慢放下手上的骨头,看向狄良,显然没想到他还活着,脸上又露/出狞笑,快速的扑过来。

    东海把狄良放下来,手背上的三叉戟突然冒出来,“啪”的一下将插在地板上,拦住冲过来的小海,地板一下被戳碎了一片。

    小海后退了一步,毕竟东海是鲛人王,小海也是海里的东西,不敢冒然的冲上去。

    众人这时候都看清楚了,小海的太阳穴上果然有一个红色的小血点,跟那个乌鸦一样。

    温白羽说:“这怎么办,那个以毒攻毒的办法,怎么用?”

    东海摇头说:“先把他抓起来,咱们手上没有药,需要把小海带回去才行。”

    众人觉得也只能这么办了,万俟景侯在背包里掏了一下,找到了一条绳子,说:“把他捆上。”

    小海看见他们过来,后退了一步,就要去开大门,脸上全是狞笑,喃喃的说:“那就都死吧。”

    温白羽暗叫不好,说:“别让他开门,里面肯定有东西。”

    九命立刻跳起来,他的身/体柔/软,弹跳起来非常高,一下冲过去,双脚借力一踩,正好踩在小海的肩膀上,往下用/力。

    小海发出一声痛呼,猛地跪在地上,狄良看的惊心动魄,小海的手扒/开了石门的一个缝隙,九命立刻一推,“嘭”的一声将石门重新关上。

    小海一瞬间就从地上爬起来,伸手去抓九命,不过小海虽然身上有毒,但是攻击力太弱了,根本不是九命的对手,被九命一下捏住手腕,反手一拧。

    小海又是一声痛呼,一下被按倒在地上。

    众人冲过去,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手脚利索,立刻将小海五/花/大/绑,手绑在背后,双脚也绑起来,除了脑袋,连根手指都动不了。

    小海在地上挣扎着,不断扭着头嘶吼,嘴里发出一阵阵吼叫的声音,嗓子立刻就沙哑了。

    众人折腾了个一番,累得不行,石门开了一个缝隙,立刻又关上了,似乎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跑出来。

    东海走过去检/查了一下小海的太阳穴,一个血点,确实有东西跑进去了。

    狄良说:“小海怎么样?”

    那种海虫被说得非常可怕,就像吸食脑浆一样,不单是狄良担心,其他人也颇为担心。

    东海说:“放心好了,这东西不是一天就能把精元都吸食了,而且小海现在这么能折腾,显然精元还很充沛。”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坐在地上喘着气,噫风突然说:“门打开了。”

    噫风的声音从来是淡然冷漠的,充斥着从容不迫,现在也是这样,众人听着却是一激灵,没人动那扇门,竟然一下打开了!

    大家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温白羽转头对九命和东海说:“咱们有两个伤员,你们找俩照顾一下。”

    东海点点头,九命笑着说:“放心好了,他说着,像提小猫一样一把抓起地上挣扎的小海。”

    狄良一惊,说:“你轻点。”

    九命说:“你才注意点,我看你现在走路都不稳。”

    狄良失血过多,而且是普通人,怎么可能和九命的体魄比,已经适应了眩晕和脱力感,狄良感觉好了一些,其实是适应力比较好。

    狄良没让东海再背着,东海扶着他,众人往前走去。

    石门真的悄悄打开了……

    无声无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的,谁打开的,一概不知道。

    温白羽说:“难道这个墓葬里,真的有活物?”

    万俟景侯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众人立刻安静下来,他指了指大门,首先无声的猫腰走过去。

    众人跟在后面,温白羽就觉得走到门边,立刻感觉到里面一股阴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身上只穿着一件上衣,立刻冷得直哆嗦,这里面的气流太邪门了。

    狄良则是双手猛地一抖,东海以为他站不住了,却见狄良脸上惨白一片,吃力的轻声说:“是这里……棺/材……”

    众人从门缝看进去,巨大的墓室,里面有一张巨大的棺/材,照片上照着女尸的样子,很明显必须打开棺/材才能照像,科考队绝对是打开了棺/材,但是现在棺/材竟然好端端的闭合着!

    墓室里安安静静的,四角是长明灯,被阴风吹拂,不停的闪烁着,火焰跳动,忽明忽暗。

    万俟景侯将门推开,走进去,小海还在不停的挣扎,嘴里发出吼声,在空旷的墓室里显得异常诡异。

    墓室里充斥着各种金银玉器的陪/葬品,四周刻着壁画,是三足金乌统/治着各种生物,包括人和动物,绝对是统/治欲过剩的表现。

    而巨大的棺/材是被架起来的,底下有四个足,四只金乌背着一口棺/材,金乌似乎变成了忠实的奴仆。

    狄良快速的看了一圈墓室,和他们进来的时候一模一样,似乎有人搭理,竟然这么干净,一点血迹也没有,科考队的人,很多都死在这个墓室里,狄良记得,那时候一片狼藉,到处是凄厉的喊声,有人的脸烧伤了,还有大量的血喷/出来。

    而现在,什么也没有,好像一切都是他臆想出来的噩梦一样。

    狄良晃了一下,温白羽看他脸色白的厉害,说:“你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吧。”

    狄良点点头,他现在明显感觉到眩晕,已经失血过多,不能再消耗太多体力,就顺着墙坐下来,后背靠着墙,狠狠的喘气。

    九命也把小海放下来,小海就在狄良旁边,半躺在地上,还在发疯的怪叫着,嗓子哑的不成样子,狄良看着心里难受的厉害,但是小海谁也不认识,也不听狄良说话。

    邹成一说:“照片里建木在女尸的手里,那必然要打开棺木,开棺吧。”

    他说着,众人也点头,反正已经很奇怪了,不怕再奇怪。

    万俟景侯拿了匕/首,把匕/首插/进棺/材的盖子里,温白羽站在另一头,也插/进棺/材盖子里,两个人同时划动匕/首,然后用/力一撬。

    “咔嚓……”

    一声轻响,棺/材并没有封死,确实是打开过的,这一点绝对可以肯定。

    温白羽抬头看了看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点点头,两个人就同时用/力,将棺/材盖子一推。

    “轰——”的一声,盖子一下滑了开,棺/材袒/露/出一半。

    “嗬——”

    众人不约而同吸了一口气,温白羽诧异的说:“空的!?”

    棺/材里有无数陪/葬品,那些陪/葬品都十分完好,但是里面却没有任何尸体,连个骨头渣子也没有。

    空的!

    邹成一瞪大了眼睛,说:“没有建木的碎片。”

    他说着,砸了一下棺/材盖子,说:“该死,跑哪去了!?”

    温白羽说:“等等,你们看,镜子……”

    他说着,指着棺/材。

    棺/材里一堆的陪/葬品,在巨大的棺/材里就像汪/洋大海,这些陪/葬品的空隙里,有个东西在反光,是镜子。

    一面镜子……

    真的有镜子,狄良的老/师没有说错。

    但是这面镜子就静静的躺在棺/材的底部,没有一点儿动静,很难想象镜子怎么吃/人。

    九命诧异的说:“玻璃的?古代有玻璃镜子吗?”

    温白羽摇头,说:“不是玻璃的。”

    万俟景侯和温白羽用匕/首拨/开那些陪/葬品,镜子就显露了出来。

    一面金色的镜子,整体造型是三足金乌,中间是打磨的光滑的镜面,反光非常好,照出来异常清晰,但是显然不是铜镜,镜子在暗淡的长明灯下,散发出一股蓝色的冰冷光芒。

    这只镜子保存的非常完好,但是左下角的地方,镜面被磕掉了一块。

    邹成一嘴唇颤/抖,说:“是骨头的……”

    温白羽说:“你们族人的人骨?做这么一面镜子干什么用?”

    邹成一摇了摇头,万俟景侯突然沉声说:“这镜子不对。”

    他说着,伸手指着镜子,说:“你们仔细看。”

    众人都凑过去仔细看,镜子照的非常清晰,然而果然不对劲,因为镜子除了能照出他们之外,众人还在镜子里看到了别的东西……

    是一座岛,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孤岛,这座孤岛外面罩着一个玻璃。

    那玻璃罩子就像一个巨大的棺/材,把岛屿藏在中间。

    温白羽心脏一抖,说:“岛……在镜子里?”

    万俟景侯点头,说:“或许整个岛才是一座墓葬,小海之前所说的玻璃罩子是个巨大的棺椁。”

    九命瞪大了眼睛,说:“那咱们都在墓里,岂不是成陪/葬品?”

    九命一说完,众人都沉默了。

    那些鱼头干尸是女尸拼凑出来的,总是出海去捕捉人,把这些人带进来,作为活的祭品,这样一说,确实说得通……

    邹成一说:“咱们首先要找到女尸,她手上有建木的碎片,然后快速离开这里。”

    众人点头,这才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九命说:“但是女尸跑哪里去了?自己跑了?还是之前科考队的人把她挪动了?问问狄良就……”

    就知道了……

    九命说着,一转头,话就掐在嗓子眼里了,突然感觉自己要长针眼……

    众人听他突然卡壳,也转头去看,结果都感觉要长针眼。

    只见小海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上挣扎起来了,不过他全身都绑着,也跑不了,小海趴在狄良怀里,抬起头来,含/住狄良的嘴唇。

    狄良显然有些吃惊,没想到小海突然挣扎过来亲自己。

    这回不是简单的触/碰,小海用嘴唇含/住狄良的双/唇,不断的磨蹭着,嗓子里发出喘/息的声音,然后张/开嘴,把小/舌/头伸出去,钻进了狄良的嘴里。

    狄良更是吃惊不已,颤/抖着手,抱住小海的腰。

    小海亲/吻着狄良,粉/嫩的舌/头纠缠着狄良的舌/头,不断吮/吸着狄良的舌/尖,用舌/头去蹭狄良的舌根,两个人来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唇角流/出来,喘气的声音都充斥着旖/旎。

    万俟景侯脸上却突然变色,低喝一声:“不好!”

    他说着,迅速冲上去,一把抓/住小海的肩膀,将小海往后一拽。

    小海和狄良一下就分开了,小海的眼珠子里仍然是一片迷茫,嘴角竟然带着狞笑,嗓子里咕噜咕噜的。

    温白羽立刻也想起来,小海本身有毒,他曾经见过两次小海偷袭狄良的情景,那时候小海都是抿着嘴唇,轻轻/触/碰一下就快速的跑了,因为小海不仅仅血液有毒,体/液也都是毒素,就像相思豆,不仅豆子有毒,叶子也有毒一样。

    狄良此时已经呼吸困难,伸手按住自己的胸口,脸上泛起一股青色,嘴唇迅速发青,显然是中毒的迹象,他猛烈的咳嗽起来,咳出来的全是血,顿时溅了一地……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各位小天使们好冷淡,评论爪印寥寥无几,蠢作者码字都没有基情了。

    蠢作者决定前排售卖温小鸟和万俟小攻的香吻,售价一个爪印,自助不限量!o(*≧▽≦)ツ

    温白羽:[亲亲]o(* ̄3 ̄)o

    万俟景侯:▼_▼

    蠢作者:万俟攻攻,为了大局,你要配合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73章 镜中墓(下)》,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