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71章 镜中墓(上)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众人往下去看,只能看到一串的水花,海面被乌云笼罩着,雾气很大,水花一下就消失了,银铃的歌声也越来越远。

    东海眯了眯眼睛,立刻跳入水中,温白羽赶紧抢到围栏的地方向下看,就看到一个巨大的蓝色鱼尾,倏然之间就消失了,一下没入海水里。

    温白羽有些着急的看着海水,海水似乎一下就平静了,没有一点波浪,然而天色越来越阴沉,就在这个时候,“啪……啪……”的声音响了起来。

    似乎是什么敲击着船体,有东西顺着船体爬了上来。

    温白羽还以为是东海他们,低头一看,说:“有东西?”

    就看到浓浓的大雾中,无数个影子冲破大雾,慢慢的顺着船体往上爬,他们就像壁虎一样游走着,等离得近了,温白羽猛地吸了一口气,这怎么可能是鲛人?!

    男性黑鳞鲛人凶猛高大,从来都是力量和暴戾的象征,而女性黑鳞鲛人柔美漂亮,常常听到鲛人迷惑往来船只的传闻,虽然温白羽没见过其他鲛人,但是也能想象的出来,女性鲛人有多美丽。

    可是这些爬上来的东西,上身干瘦,仿佛是干尸,一张鱼脸,托着巨大的尾巴,一个个紧挨着从海水中顺着船体往上爬。

    温白羽说:“这是什么东西?”

    众人也没见过这种东西,与此同时就听“哗啦——”一声,是出水的声音,海面突然溅起巨大的水花,一个巨大的蓝色鱼尾从海水中冲了出来,紧跟着就看到了东海抱着**的九命一下跃上了甲板。

    九命全身湿透了,黑色的猫耳朵和一把猫尾巴都变了出来,吓得全身发抖,一下一下的咳嗽着,尾巴上的毛**的,一撮一撮的,全都贴着,显得异常可怜。

    东海抱着他,就听见“啪……啪……啪……”的声音从船体传过来,那些诡异的鲛人已经爬了上来。

    东海右手一动,手背上的倒刺立刻长出一个冰蓝色的三叉长戟,“咚!”的一声,三叉长戟一下戳在甲板上,发出巨大的响声。

    随即震动的船只一下安静下来,就听到刺耳的尖叫声四下传来,那些攀着船体往上爬的怪物尖叫着消失了,纷纷“噗通、噗通”落入水中,有靠后的全都惊恐的逃走了。

    等那些怪物散掉,东海的三叉戟才“唰”的一下收回来。

    九命趴在东海怀里,“呸呸”的吐着嘴里的水,说:“一股海腥味,咸死我了,我要盐中毒了。”

    温白羽说:“你没事吧?”

    九命可怜巴巴的冲向温白羽,想抱着温白羽抱怨几句,还没冲过去,就被东海一把拽回来,九命只能可怜巴巴的让东海抱着,说:“太可怕了,海里的那是什么东西。”

    九命说着,扒着东海,说:“原来你长得这么好看,真是不比较不知道……”

    东海脸色黑的可怕,将他扔在地上,九命摔了一个屁墩儿,坐在甲板上,八条半尾巴垂在地上,铺开了一动一动的,准备晾干。

    东海皱着眉说:“这些不是鲛人,也不是这片海域的,不知道从哪里来的。”

    那些奇怪的东西退散之后,乌云很快也散掉了,浓重的雾气也消失了不少。

    他们正说话间,前面忽然“噗通”一声水响,九命“喵——”了一声,巨大的海浪一下打上甲板,将九命刚刚有一点干意的尾巴和耳朵一下又浇湿了,随着巨大的海浪冲起,就见到甲板的尽头突然坐着一个年轻女孩!

    女孩上半身几乎是赤/裸的,下面是金粉色的鱼尾,巨大的鱼尾散发着像缎子一样的粼粼波光,鳞片柔和漂亮,让人看见了忍不住想要伸手摸摸。

    女孩的头发是深棕色的,垂到腰际的大波浪,若隐若现的遮住曼妙迷人的身材,尤其是连接鱼尾的地方,让人遐想无限,柔和的鱼尾轻轻舒展着,尾巴的尖端一卷,似乎在向人打招呼。

    “喵——!!”

    九命尖叫一声,一下躲在东海身后,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八条半的尾巴竖着,嗓子里发出“喵嗷……喵嗷……”的声音,戒备的看着远处的女孩。

    女孩大约只有十**岁的样子,看见他们笑嘻嘻的挥了挥手,然后抛了一个媚眼。

    她突然直立起上身,金粉色的鱼尾一下变成了人类的双腿,这回是全身都赤/裸了,长长的卷发垂下来,隐约的遮挡住关键部分。

    女孩走过来,眼睛发光一般就看到了邹成一,哒哒哒跑过去,伸手一把掐住邹成一的脸蛋,他的速度非常快,邹成一愣了一下,已经被掐住了。

    邹成一的脸色顿时沉下来,女孩笑声像银铃一样,“咯咯”大笑着,说:“好可爱啊,白白嫩嫩的,手感真好!”

    她说着,一转头看见了温白羽,温白羽不禁吓得后退两步,看见女孩的躶/体,脸色不禁一红,女孩却突然凑过来,伸手也要摸温白羽。

    一瞬间,万俟景侯的手已经挡在了面前,女孩吓得一哆嗦,说:“天呢,这有条龙,太可怕了,我还以为烛龙已经灭种了呢。”

    她说着,瞥向万俟景侯身后的温白羽,笑着抛了一个媚眼儿,说:“小可爱,哎呀脸还红了,姐姐身材是不是特别好?”

    温白羽都不敢看,他现在最庆幸的就是工作人员还在昏厥着……

    女孩说完了,突然眼睛发光,九命只觉得全身倒下的毛都竖起来了,立刻回身要跑,女孩已经“唰”的一霎那移动过来,然后两手一抄,将九命一下抱在怀里,揪着他的猫耳朵和猫尾巴,说:“哎呀小可爱,我最喜欢猫了,尾巴好软,毛茸茸的,咦,怎么只有八条半,这条好短,肉肉的,手感也不错,真可爱……”

    女孩一边说,一边把九命往自己怀里揉,九命拼命挣扎,双手都不知道往那里抵才好,真怕一手按在她裸/露的胸口上。

    “啪!”

    就在这个时候,东海的三叉戟一下冒了出来,插在女孩的脚前不到一厘米的地方。

    女孩下意识的“啊”大叫一声,东海看着他,冰蓝色的眸子淡淡的,说:“姥姥,这只猫是我的。”

    他一说话,众人都惊呆了,都听说过鲛人的寿命很长,但是没想到东海竟然管他叫姥姥,长得这么年轻,岂不是老妖怪了?

    女孩哼了一声,说:“我就是摸一摸怎么了?”

    东海的三叉戟“唰”的一动,立刻横在女孩和九命之间,然后一挑,长戟的尖端勾着九命的衣服,一下把九命给勾了过来。

    九命炸着毛,扒着东海,猫耳朵一耸一耸的说:“太可怕了!我还是回家吧!”

    女孩大咧咧的翘着腿坐在甲板上,用手指勾着一缕头发绕,说:“我早就听说了,你找了只猫玩,都不着家了,起初我还不太相信,不过这么一看,哎呀真是可爱。”

    东海脸上正色,说:“并不是玩。”

    九命听他这么说,用鼻子很不屑的“哼”了一声,不过嘴角绷着,一看就是不由自主的想笑。

    女孩又大咧咧的说:“不是玩也行,赶紧生个小鱼仔,不然你一甩手和小可爱逍遥快活去了,东海谁管啊,姥姥也一把年纪了,你不能难为老人家呀。”

    温白羽:“……”

    小鱼仔……

    一把年纪……

    九命一听“生”顿时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恨不得亮爪子,说:“我是公猫!”

    女孩捂着嘴笑,说:“公的就不能生吗?你真是没文化。”

    九命:“……”

    东海显然不想和她讨论这个问题,说:“姥姥怎么突然来了。”

    女孩说:“哎呀,人家不是知道你要回来,还带着孙媳妇,我就来看看嘛。”

    东海又问了她知不知道建木碎片的事情,女孩说:“我只知道建木在黑水里,你们要找的碎片我就不知道了。”

    温白羽说:“您过来的时候看没看见一些奇怪的鲛人,刚才那些人攻击了我们。”

    女孩挥手说:“什么鲛人,那些是外来的黑户,我们鲛人一族,哪有长得那么难看的?我刚才就是追着那些来的,不过他们一下就跑了。”

    东海说:“他们是从哪里来的?”

    女孩摇头,说:“这还不清楚,突然就出现了,一直在偷袭海域上的船只,而且每次被追赶,一下就消失了,我也是烦不胜烦。”

    邹成一皱眉说:“我总觉得他们并不是单一的一种东西,鱼脸,干尸的身体,鲛人的尾巴,好像是三样东西拼在一起。”

    “拼?”

    温白羽脑子里有一闪而过的感觉,但是具体是什么,倒是抓不准。

    邹成一说:“反正咱们没有准确的目标,就顺着那些怪物消失的方向找吧。”

    女孩看着东海,说:“这么久不回来,你不回家吗?哎呦我跟你说,姥姥我替你管着这么一大片海,都要累死了,而且你也是成家的年纪了,又是四海之首,好多千金小姐都要托我给你们引荐呢,你不回来,门槛都要踏平了。”

    他一说到这里,九命的脸色刷的黑下来,眯着眼看东海。

    女孩对九命说:“你别看他总是臭着一张脸,异性缘可好了,一堆纯情小鲛人追着他求交往呢,当然了,同性追求的也不是没有,毕竟我们这地方比较开放,我们家东海的追求者那是……”

    她话还没说完,东海已经淡淡的说:“等生了小鱼就回去。”

    女孩顿时笑了起来,说:“那好吧,我可要长着猫尾巴的小鱼仔。”

    女孩说完了,就说:“我要赶紧回去了。”

    她说着,身体一纵,直接从船上跳了下去,接触到海面的一霎那,双腿一下变成了金粉色的鱼尾,巨大的鱼尾“唰”的一声扎进海水之中,泛起一个浪,立刻消失了。

    九命顿时炸毛了,亮着爪子对东海挥舞,说:“你要和谁生小鱼!说啊,我的爪子很长时间都没扑鱼了,但是一点儿也不生疏,你……”

    他话还没说完,东海已经抓住他的手,说:“当然是和你生。没听姥姥说吗,要长着猫尾巴的小鱼。”

    九命脸上顿时一红,头顶上能冒烟,说:“谁跟你生,生你大爷,你给我滚,看我口型,快滚啊。”

    温白羽一阵无奈,九命张牙舞爪的,就被东海伸手一捞,给抱走了。

    温白羽低头看着海面,没有一丝波浪了,天气也明朗了很多,那些奇怪的生物就像突然消失了,或者从没来过一样。

    天色也晚了,他们接下来的行程不知道会漂到哪里,温白羽就打算趁着入海还不是太深,好好睡一觉。

    万俟景侯和温白羽下了楼,还没进房间,就听到九命的大喊声,九命特别容易炸毛,一边喵喵的叫,一边喊着:“你这条死鱼,你给我滚,太疼了……你轻点,你……你太大了,变回去变回去,不要尾巴……”

    温白羽脸上一红,九命的嗓门真是够大的,关着门竟然这么不隔音,穿透力还挺强。

    万俟景侯笑这对温白羽说:“咱们也来生个小白羽。”

    温白羽老脸更是发烧,说:“滚,我要睡觉了,不然晕船吐你一脸。”

    两个人进了房间,温白羽倒在床上,感觉船体都在一晃一晃的,随着海水在不断的摇晃,一下左一下右。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睡了一个小时,就感觉有人捉弄着自己的嘴唇,湿乎乎热乎乎的,还有东西在上面舔吻,温白羽后背一阵发麻,嗓子里咕哝了一声,只好睁开眼睛。

    万俟景侯笑着用食指摸了摸温白羽已经微微红肿的嘴唇,说:“起来吃饭了,吃完再睡。”

    温白羽被晃得根本没心情吃饭,只觉得全身疲惫,万俟景侯把他拽起来,温白羽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长发在刚才睡觉的时候全都蹭开了,垂下来好几缕。

    万俟景侯伸手把他的头发梳在一起,系起来,拍了拍温白羽,这才把睡得迷糊的温白羽拽出房间。

    其他人已经在等了,看见温白羽一脸迷糊的走出来,九命很鄙夷的说:“主人,你要注意身体啊,要有节制。”

    温白羽:“……”

    温白羽瞪着九命,他脖子上全是红色的吻痕,一直延伸到锁骨上,竟然还跟自己说要节制,自己只是单纯的睡个觉而已,睡到一半被打扰了!

    众人都坐下来准备吃饭,就听见有“哒哒哒”的脚步声冲过来,一个工作人员进来,说:“几位老板,海面上发现了一个巨大的蚌。”

    海面上?

    众人都是一愣,蚌是底埋生物,怎么可能在海面上发现,还是一只巨大的蚌。

    众人上了主甲板,顺着工作人员指的方向去看,果然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蚌,是海蚌,也就是大家说的贵妃蚌或者西施舌。

    海蚌三分之二都沉在水里,只露出一个边,顺着海水一下一下的飘荡着,也亏得是刚刚雾气散去了,月光还挺明亮,不然这么一个东西大夜里漂在海上,还真是不容易发现。

    温白羽说:“捞上来看看。”

    工作人员很快就招呼其他人去捞海蚌,他们在海上漂泊,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海蚌,不知道里面是不是有珍珠,那珍珠必然也非常大,捞上来说不定就发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巨大的海蚌才被捞上来,抬到甲板上,工作人员说海蚌非常沉,非常非常沉,也就是体型巨大,不然这么沉,早就沉到海底去了。

    这只海蚌长大约有两米左右,宽也有一米五,体型非常巨大,上面布满了花纹,温白羽从没见过这么大的蚌,说实话他以前挺喜欢吃大排档的辣炒海蚌,如果海蚌长成这样,他还真是不敢吃。

    九命好奇的伸手戳了戳海蚌,又敲了敲它的壳子,但是这个海蚌的壳子太厚了,敲起来就跟实心的似的。

    邹成一说:“口是闭着的,是不是死了?”

    工作人员已经拿来了好几个撬棍,好几个人合力把撬棍的铁薄边□□巨大的海蚌里,然后用力开始撬,大家恨不得已经开始喊号子,一二三一二三的用力,但是那海蚌就是死死的闭着口,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万俟景侯从工作人员手里拿过了撬棒,噫风和东海也拿了一人一个,三个人合力一敲,就听“咔嚓”一声,海蚌终于打开了一个小口子。

    只是一瞬间,突听万俟景侯沉声说:“后退!屏住呼吸!”

    众人都吓了一跳,温白羽他们有经验,立刻用口鼻屏住呼吸,其他的工作人员根本没有经验,只不过是一个海蚌,为什么要屏住呼吸?

    就在一瞬间,海蚌打开了口子,一道绿色的气体一下从里面窜出来,几个工作人员被呛得大声咳嗽,“咚咚”几声就倒在了地上。

    万俟景侯赶紧一踩,把打开口子的海蚌合上,然后蹲下来检查那几个工作人员,有些中毒,但是幸好有气,并没有生命危险。

    众人把几个工作人员抬到楼下去,然后又返回了甲板。

    温白羽说:“这里面是什么东西,竟然还会喷毒气?”

    万俟景侯东海和噫风离得海蚌最近,虽然只打开了一个口子,别人都没看清楚,但是他们看的很清楚,海蚌里躺着一个人。

    温白羽说:“这个海蚌吃人?”

    万俟景侯摇头,说:“应该不是吃进去的。”

    他说着,又招了招手,让东海、噫风和自己合力又把海蚌撬开。

    众人都屏住呼吸,海蚌撬起一个口子,温白羽立刻用他们带来的抽风机器把里面的毒气抽走。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海蚌里面就这么大的空间,多少毒气都应该给抽干净了,就把机器拿走。

    万俟景侯三人又用撬棍一敲,就听海蚌发出“嘎……”的一声,终于打开了。

    海蚌一打开,里面的景象就展露在大家眼前,万俟景侯说的没错,果然是一具尸体。

    但是并不是海蚌吃进去的。

    只见巨大的海蚌中间是空的,蚌肉已经被掏出去了,里面平躺着一具尸体。

    尸体已经受潮而发霉腐烂,最可怕的是,这具尸体似乎并不完整,他中间的胸腔和两只胳膊被掏走了,空出来一大截,脸部严重的被腐蚀,看骨骼的颜色明显是中毒了,毒气再加上尸气,才让海蚌里集聚了这么多有毒的气体。

    温白羽奇怪的皱眉说:“这海蚌是个棺材?”

    海蚌被掏空了,里面装着一具尸体,充当了棺材,难道这是一个海葬?

    可是这具尸体实在太不完整了,似乎遇到了某种灾难,不然脸也不会被腐蚀成这种模样,而且身体不完整,被掏走了一大截。

    万俟景侯说:“你们看他的衣服。”

    他说着,指向海蚌的身体。

    虽然尸体的上半身已经被掏空了,但是能隐约看见尸体残存的衣服,是蓝黑色的运动服,下身也是蓝黑色的,在膝弯靠上的地方,还有一个三足金乌的标志,下面是编号——13。

    邹成一说:“这应该是个科考队,或者是探险队,他的衣服很特殊,这是花大价钱买的。”

    温白羽也仔细看了看那人的衣服,突然指着尸体的下衣口袋说:“里面鼓鼓的,是不是有东西?”

    万俟景侯用撬棍拨了两下,是个坚硬的东西,把口袋一拉,那东西就直接滚了出来,“嘎啦”一声,撞在海蚌里面。

    九命奇怪的说:“是块石头?”

    万俟景侯又用撬棍把石头拨出来,毕竟尸体的骨骼颜色不正常,显然是中毒,不能冒然用手去碰。

    石头掉在甲板上,一面是光秃秃的,万俟景侯用撬棍翻了一面,另一面上赫然刻着S.O.S。

    连小孩子也知道SOS是救难信号,他们并不难想到,这附近有一队人,遇到了什么事情,有人死亡了,而且他们被困在一个地方,用巨大的海蚌把尸体送出来,同时发出求救信号。

    万俟景侯说:“但是有个问题,从尸体受潮的程度来看,他漂泊的时间并不长,但是这具尸体的腐烂程度很高,显然是放置了很长时间,为什么要放置这么长时间之后,再把尸体送出来?”

    邹成一说:“咱们能确定的是有人在呼救,而且这个方向刚好是那些怪物逃窜的方向,咱们没准路上还能救一个人,或者好几个人。”

    温白羽看着这具尸体,总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来,邹成一一说,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了。

    这具尸体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他们现在是在海上,根本没有地方安葬他,而且尸体还在不停的释放着毒气,众人只好把海蚌的盖子盖上,以免毒气散发出来。

    而且这海上空气太过潮湿,如果不隔绝湿气,很难说尸体会不会发生尸变而起尸。

    不过这个尸体已经被掏成这样了,应该起尸的几率不大。

    众人刚处理好巨大的海蚌,就听九命突然“喵——”的叫了一声,特别的凄厉。

    温白羽说:“你怎么了?”

    九命捂着自己的脖子,说:“有虫子咬我……”

    九命伸着脖子让东海给他看,东海看了一眼,说:“只是蚊子,别大惊小怪的。”

    九命疼的不行,海上的蚊子一边比较厉害,九命一下就把蚊子打死了,还挂在脖子上,东海给他清理干净,怪不得九命会疼,温白羽抻头一看,九命的脖子立刻就肿了一大块。

    蚊子包是白色的,肿起一圈来,外面是不正常的红色,看起来特别可怕,九命跟着温白羽住在北京,也不是沿海,从来没见过这种蚊子。

    九命疼的不行,还痒,伸手要抓,东海不让他抓,说:“下去抹点清凉的药膏就好了,别抓,一会儿就消肿了。”

    九命一脸可怜兮兮的说:“我就说最讨厌水了,海上太可怕了,连蚊子都成精了。”

    温白羽说:“天黑了,蚊子都出动了,咱们还是下去吧,别在甲板上喂蚊子了。”

    他说着,挥了挥手,果然就听见有“嗡嗡”的声音,这边的蚊子个头都不小,一落下来就咬人,立马拍死也会被叮一个大包,立刻就肿了。

    不知道九命是不是细皮嫩肉,就从甲板下去这几步,又大叫一声,然后立刻给自己脸上一巴掌,“啪!”的一声,拍的特别响。

    众人先是一愣,因为楼道里有灯光,比甲板上亮,众人就看见九命的脸被拍的肿了起来,顿时就红了,下手可真够黑的。

    他的颧骨上鼓起一块,又是一个白色的大包,外圈红了一圈,看起来特别好笑。

    九命痒的不行,已经要发飙了,东海赶紧搂住他,说:“走吧,回房间去,我给你抓蚊子。”

    九命这才被东海哄着带走了。

    温白羽看见九命那两个蚊子包,浑身都觉得痒,进了房间赶紧关上门,然后仔细的环视了一圈,看看有没有蚊子钻进屋里来。

    温白羽坐下来,说:“咱们这趟出海真是多灾多难,还没找到瀛洲的一个边,就已经遇到了这么多事。”

    万俟景侯说:“赶快休息吧,你刚才不是就困了,看这样子,之后估计没有能好好休息的晚上了。”

    温白羽也觉得是这样,他们才刚出发,走了半天,就遇到了怪物和海蚌棺材两种东西,如果再往腹地走,不知道遇到什么,一定要保存体力才行。

    温白羽躺在床上,很快就感觉到万俟景侯躺在了自己身边,万俟景侯关了灯,伸手搂住温白羽,给他盖好被子。

    海上有点冷,还是湿冷的感觉,再加上已经是深秋快要入冬了,温白羽不太适应,不过万俟景侯的体温很合适,把他搂在怀里,正好驱散了湿冷的感觉。

    温白羽就伸手搂着他的腰,还摸了摸万俟景侯的腹肌。

    万俟景侯低下头来,亲了亲温白羽的耳朵,说:“让你好好睡觉,你就来惹我?”

    温白羽立刻闭住呼吸装睡觉,好像刚才的魔抓不是自己伸的一样,万俟景侯则是把他的头发捋顺,就没有再说话。

    温白羽很快就睡着了,他看见一个巨大的海蚌,海蚌微微开着口,里面黑漆漆的一片,突然一个腐烂的不成样子的尸体从里面爬了出来……

    温白羽做着梦,又听到耳边“嗡嗡”的声音,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们的房间里竟然有蚊子。

    温白羽一下就醒了,万俟景侯被他一动,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说:“怎么了?”

    温白羽觉得手臂上特别痒,低头一看,竟然真的被咬了一个包。

    万俟景侯打开灯,看见温白羽只是被咬了一个包,顿时松口气,说:“别一惊一乍的吓人。”

    温白羽终于体会到九命的感受了,这个蚊子实在太厉害了,也算是他没什么见识,头一次被这么厉害的蚊子叮,胳膊上很快肿起来了。

    万俟景侯下了床,拿出防蚊的清凉膏给他抹上,说:“赶紧睡吧,现在才一点。”

    温白羽躺下来,被蚊子包折磨的有点睡不着,翻了两下,又坐起来。

    万俟景侯说:“又怎么了?”

    温白羽说:“我去厕所。”

    房间里就有独立卫生间,万俟景侯就让他去了,温白羽刚走到门口,就听见“哒哒……哒哒……”的声音,似乎是从门外传来了。

    温白羽愣了一下,不知道是谁在外面走,已经是夜里一点了,还有闲心在外面跟游魂一样。

    等温白羽从卫生间里出来,就听见门外还有那种“哒哒……哒哒……”的声音,似乎有人还在走。

    温白羽觉得有些不对劲,贴在门口仔细的听了听。

    “哒哒……哒哒……哒哒……”

    “哒哒……哒哒……”

    是皮鞋在地上走动的声音,很慢,似乎就在船舱的通道里,声音一会儿远了,一会儿又近。

    万俟景侯见他总是不回来,已经下了床走过来,就见温白羽贴着门站着,对他招了招手。

    万俟景侯走过去,果然也听到了“哒哒……哒哒……”的声音,似乎有人在外面不停的走动,走到头又走回来,不知道到底在干什么。

    温白羽指了指门,做了一个打开的动作,示意要打开门看看。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温白羽就拽住门把,忽然一下把门拧开。

    “哒哒……哒!”

    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一下静止了,温白羽就看见船舱通道的走廊里,灯光忽明忽暗的,上面有一盏灯坏了,在不停的闪烁,一个人背对着他们,正走到了最远的地方。

    那个人穿着一身工作人员的衣服,脚上踏着皮鞋,刚才那种“哒哒”的声音,肯定是他一直走来走去。

    温白羽看着那个人的背影,他的姿势非常诡异,头和手都向下垂着,似乎特别无力,整个身体岣嵝着,西裤上湿漉漉的,借着一明一暗的灯光,那上面分明是血!

    温白羽顿时有些戒备,手往下摸,摸到了随身带着的凤骨匕首,就在这个时候,站在走廊里的人,突然回过了头来。

    温白羽“嗬——”的抽了口气,那个人的脸被咬掉了一大块,血粼粼的,鼻子已经没有了,上嘴唇也掀掉了,血水往下流,前襟一片黑红,西裤也湿了。

    他转过来,盯着温白羽和万俟景侯,然后“哒哒……哒哒……”的晃了过来。

    万俟景侯把手放在温白羽的肩膀上,示意温白羽不要动,就等着那人走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哪想到九命的房门突然打开了,九命似乎也听见了声音,不耐烦的拉开门说:“谁总是在外面走……”

    走来走去……

    还没有说完,没有鼻子的怪人已经“咯……”的发出一声类似于青蛙的叫声,然后突然把脸凑了过去。

    “啊!”

    九命还睡眼惺忪,一张血粼粼的放大过来,吓得他一下坐在地上,顿时就醒了,往后搓了两下。

    “咯咯!”

    怪人一下扑过去,九命的肩膀一紧,顿时被人拽了起来,往后拉了两步,东海一把抓住他,带着他闪过去。

    怪人扑进了九命的房间,这个变故倒是让温白羽有点傻眼,九命就是冲出来的程咬金。

    温白羽不放心,立刻跑过去看,不过东海是鲛人王,武力值不是盖的,九命虽然不是凶兽,但是并不像讹兽是个没有武力值的灵兽,刚才没有准备被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已经很丢面子了,自然要讨回来。

    温白羽一看,顿时放心了,东海已经轻而易举的把那个怪人制住了。

    怪人仰躺在地上,东海的三叉戟从手背长出来,正好卡主他的脖子,让那怪人无法动弹。

    那怪人脸上都是血,显然被啃了,而且流了这么多血,估计已经没命了,他的血是黑红色的,显然中了毒,脸上也有些溃烂。

    温白羽心中一跳,这个人的穿着是船上的动作人员,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就在他想的时候,突听“啊啊啊啊”的一声尖叫,声音发闷,是从上面传过来的。

    温白羽立刻回身,对万俟景侯说:“快走,咱们去看看。”

    他们说着往楼上跑,紧跟着又是“啊——”的一声大叫,主甲板上有人,大喊着救命。

    温白羽他们冲上来,就看到一个工作人员狼狈的趴在地上,他的胳膊流血了,血色也是黑红的,正惊恐的手脚并用往前爬,见到他们立刻大喊着:“救命!!快救我!!有僵尸!有僵尸!!”

    他说着,果然就听“咯咯咯……”的声音,甲板上还有其他东西,一个脸部严重溃烂腐烂的人爬在甲板上,他没有双手,只能在甲板上“嘭……嘭……”的跳动蠕动着往前,张着大嘴,嘴巴里全是血,还有一块肉。

    温白羽“啊”了一声,说:“海蚌里的那个尸体?!”

    尸体已经腐烂成这样了,而且去了胸腔和双手,竟然还能起尸,而且他身上有毒,显然刚才被啃掉脸的人,和这个工作人员都中毒了。

    温白羽说:“快救人,还有救。”

    他说着跑上去,一把抓起地上的工作人员,“咯!”腐烂的尸体大吼一声,猛地弹跳起来,就要去扑温白羽。

    万俟景侯立刻从后面赶上来,纵身而起,双腿一搅,夹住粽子的脑袋,使劲一甩,就听“嘭!”的一声,粽子一下被甩出去,砸在围栏上。

    温白羽扶着工作人员走远,邹成一和噫风已经从下面上来了,温白羽把工作人员交给噫风,说:“他伤口上有毒,赶紧给他看看。”

    温白羽说着,就看见那粽子又从地上跳了起来,大吼着扑向万俟景侯。

    与此同时,就听歌声四起,“哗啦啦”的水声此起彼伏,有什么东西从四面八方逼近,温白羽冲到围栏往下一看,就见四面溅起水花,有许多东西围拢在他们的船只下面,那些东西和他们之前见到的一样,鱼头,干尸的身体,鲛人的尾巴。

    不过那些怪物之前领教了鲛人王的厉害,并不敢贸然的往上爬,只是聚拢在船只四周,然后突然“轰——”的一声,开始发力的挤着船体。

    船体发出一声悲鸣,立刻就倾斜向一边,开始剧烈的摇晃。

    温白羽站在围栏的边上,万俟景侯正在和粽子缠斗,船体一晃,粽子“咯咯”一声大吼,一下冲出了围栏,“噗通”一声坠入海水中。

    万俟景侯的身体一晃,被摇的也飞出了围栏,温白羽立刻伸手一抓,“啪”的一下扣住万俟景侯的手腕,将人往上拽,就在这个时候,那些怪物似乎发现了他们的破绽,好几个鱼头干尸突然从下面甩着尾巴往上爬,“簌簌簌”的像壁虎一样,伸手去抓万俟景侯。

    温白羽眼睛一眯,一手抓住万俟景侯,另一手“呼——”的冒出一股火焰,巨大的火焰一下照亮了海面,那些鱼头干尸发出一声尖锐的怪叫,一下跌下海去。

    万俟景侯拽着他的手,脚上一蹬船体,立刻跃上了甲板。

    邹成一说:“这是怎么回事?船要翻了?”

    温白羽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立刻冲到杂物间的位置,果然看到门竟然撞豁了,他们放在里面的海蚌从杂物间露出来,海蚌打开了一个口子,粽子就是从里面爬出来的。

    温白羽刚才做的那个梦是真的……

    船只开始剧烈的摇晃,好多工作人员都跑了出来,那些鱼头干尸没有露出水来,只能隐约看见有鱼尾巴,工作人员都吓得要死,说:“海怪!是海怪!”

    他们说着,就听“轰——”的一声,有工作人员跑过来,说:“不好了,船漏水了!”

    一时间就像炸了窝一样,温白羽不知道哪里漏水了,但是船体明显倾斜了,他有些紧张。

    工作人员立刻准备救生艇,但是他们遇到了海怪的袭击,也不知道救生艇能不能放下去,万一下去就被海怪吃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众人忙碌的时候,九命和东海也从船舱上来了,九命打了一个哆嗦,说:“你们看那是什么!”

    他说着一指,众人就看向远方,只见浓密的雾气中,有一群黑色的东西聚拢在一起打转,就像黑色的龙卷风,然而那并不是黑色的沙子或者龙卷风。

    而是一群蚊子!

    蚊子抱团在一起,发出嗡嗡的声音,无数只蚊子,黑压压的一片,众人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如果说一只两只拍死就行,这一群蚊子还不把人的血都吸干了?

    蚊子不停的飞着,组成了巨大的龙卷风,只不过他们并不压过来,这倒是让温白羽松了一口气。

    万俟景侯说:“这些蚊子好像在逃命?”

    “逃命?”

    “轰——!”

    一声巨响,伴随着好些人的尖叫,船体开始快速的倾斜,工作人员立刻将救生艇放下,但是那些攻击船只的鱼头干尸并不作罢,救生艇一放下来,立刻撕得粉碎。

    温白羽低头看着,立刻说:“快去拿行李,要必须的行李。”

    众人冲进船舱,船舱中已经积水了,他们带了潜水的设备,如果真的掉进水里,有这些东西还能活命。

    众人快速的准备穿上设备,就在这个时候,“轰——”的一声巨响,船只发出“吱呀”一声巨响,快速的往下沉去。

    船只一晃,摇的众人东倒西歪,氧气瓶一下就滚了,温白羽伸手去抓,海水却“呼——”的涌进来,一下呛进他的鼻子里。

    九命大叫了一声,整个都被淹没在水里。

    东海巨大的鱼尾一下变出来,“唰”的卷住九命,九命不停的乱抓着,吓得睁大眼睛,咕嘟嘟的水泡从他嘴里冒出来。

    东海赶紧把他抱在怀里,低头压在他的嘴唇上,给他渡了一口气。

    九命憋得发青的脸色稍微好转了一下,但是这始终不是办法,东海立刻卷着九命往海面上浮去。

    温白羽还没有来得及带上潜水的设备,眼看着船只破碎,氧气瓶被海水一下卷走,竟然毫无办法!

    温白羽呛了一口水,万俟景侯立刻走过来,勾住他的脖子,朝后拽他,要把他拽走。

    温白羽立刻放松下来,憋着气,跟着万俟景侯往上浮去,就在立刻要达到水面的时候,温白羽脚腕一紧,低头一看,一个鱼头干尸正紧紧抓着他的脚腕,“呼——”的一下把他往水里托去。

    温白羽“唔”了一声,险些呛一口水,被一股巨大的力气一下拽了下去。

    万俟景侯手上一空,立刻往下潜去,眼睛爆发出红色的光芒,瞬间变成了巨大的烛龙,在水里荡起一片水波。

    鱼头干尸受惊,巨大的烛龙尾巴一下扫过来,在海水中激荡起巨大的水流,一下将鱼头干尸甩了出去,温白羽被水流一荡,顿时头晕眼花,嘴里冒出几个气泡,随着水“嗖”的飞了出去。

    万俟景侯一下卷住他,看见温白羽脸色铁青,立刻带着温白羽快速的往上浮去。

    “呼啦——”一声巨响,巨大的水波溅起,烛龙卷着温白羽一下扎出水面,因为万俟景侯变成了烛龙,攻击那些救生艇的鱼头干尸受惊,都四散奔逃。

    温白羽骤然呼吸到空气,感觉就像死过一次似的,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万俟景侯已经从烛龙的形态变成了人形,搂住温白羽,伸手给他擦了擦脸。

    温白羽感觉到鼻子底下一热,也自己摸了一把,竟然流鼻血了,必须是刚才鱼头干尸把自己拽下水太深了,万俟景侯带他上来的又太快,一下把血管冲破了,幸好也只是鼻子的毛细血管,流血虽然多,但是一会儿就凝血了。

    “其他人呢?”

    温白羽看向四周,船只沉没了,海面变得一片漆黑,东海带着九命一下扎出水面,九命大口的呼吸着,发出“喵——”的惊恐叫声,温白羽松了口气,看起来九命只是受了惊吓,并没有多少事。

    邹成一和噫风不知道在哪里,他们四周看了一下,发现了一条救生艇,救生艇上放着很多行李,但是救生艇竟然没有人,想必是刚才惊慌的放救生艇,但是没有用到。

    众人赶紧游过去,爬上了救生艇,九命奄奄一息的被东海托上救生艇,瘫了一样躺下来,看着温白羽说:“诶,主人,你流鼻血了?”

    他说着,又看了一眼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刚刚变成烛龙,衣服早就没了,此时是赤/身/裸、体的,九命鄙夷的看了一眼温白羽,说:“主人,都什么时候了,还流鼻血。”

    温白羽:“……”

    温白羽压住自己的鼻子,说:“你的思想太龌蹉。”

    众人死里逃生,虽然对东海和万俟景侯来说不算什么,但是温白羽和九命真的算是死里逃生。

    温白羽喘了两口气,说:“邹成一和噫风呢?他们不会出事吧?”

    刚才船沉了的一霎那就没有看到他们了,正在说话,就听“哗啦——”一声水响。

    噫风冒出水面,温白羽他们赶紧伸手把他拽上来。

    噫风浑身湿透了,眼镜也丢了,脸上表情很冷漠,甚至比之前还冷漠,说:“少爷不见了。”

    他一说话,众人都觉得不太好,邹成一怕水,跟温白羽差不多了,不过温白羽好歹手脚灵活,而邹成一双腿不能动,如果掉到水里不见了,那么多半是被鱼头干尸给抓走了。

    万俟景侯翻了一下背包,里面有一部分是他们的行李,有备用的衣服食物和水,但是很不幸的是,他们带来的设备一样都没有,也没有防身的东西。

    万俟景侯拿出衣服穿上,众人摸出一把手电打开,照着漆黑的海面,什么也没有,别说有人了,就连个影子也没有。

    噫风脸色很差,一言不发的坐在船上,他的黑色大衣湿了非常重,也不换下来,浑身透露出一股冰冷和焦躁。

    东海突然伸手在海水里轻轻一点,很快就听见一声轻鸣的声音,一条高壮的男性黑鳞鲛人一下冲出水面。

    东海和他说了几句话,不过众人都听不懂,那黑鳞鲛人立刻钻入水面。

    东海说:“你不必着急,我让人去找了,很快就能找到。”

    众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用手电扫着水面,等了不到半分钟,很快水面又有动静,众人都有些激动,就看见刚才那个黑鳞鲛人又回来了,和东海说了一句,然后摇了摇头。

    众人不知道他们说什么,但是看黑鳞鲛人摇头,心里都是腾腾的跳。

    东海挥了挥手,黑鳞鲛人就钻进水中了。

    温白羽说:“怎么样?”

    东海说:“邹成一不在东海。”

    他这样一说,众人都是吃惊,九命说:“不在?咱们从掉下海,还没有几分钟,就这几分钟,邹成一坐飞机也还在跑道上啊。”

    东海说:“这我也很奇怪,但是在我的海域里,并没有看到邹成一。”

    没有找到邹成一,是一个坏消息,但是好消息是,东海也说了,海域里没有邹成一的尸体,这说明还有希望。

    万俟景侯说:“这群鱼头干尸不断的袭击咱们,邹成一突然消失,说明这附近或许有没被人发现的区域。”

    这是东海的领地,东海是鲛人王,身为四海之首,可以说只要是海里的东西,他都熟悉,而这些鱼头干尸,是他从没见过的,邹成一在他的眼皮底下一下消失,这也是为所未闻的事情。

    温白羽说:“刚才那些蚊子在逃命,咱们不如去那边看看?”

    九命的毛立刻都站起来了,但是救人要紧,他们都不需要发动救生艇,东海伸手一挥,救生艇就无风自动,顺着海浪往前快速的驶去。

    那些巨大的蚊子已经散开了,温白羽他们只记得大体的方位,毕竟是一片茫茫大海,也没有坐标。

    倒是东海记得方位,直接把救生艇驶过去,那个地方雾气极大,他们一过去,立刻就看不到眼皮底下的东西,温白羽甚至都看不到坐在旁边的万俟景侯,立刻伸手去抓。

    万俟景侯抓住他的手,说:“我在呢。”

    温白羽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雾气太大,这样不是办法,万一再遇到怪物袭击就惨了。”

    九命说:“没事,咱们有绳子。”

    他说着,在船上乱摸,摸到一跳很长的绳子,然后系在自己腰上,递给东海,东海也系在腰上,众人就一个一个都系上,串成一串儿。

    九命说:“这样就好了,不管雾气多大,咱们都不会走散了,就算有东西袭击咱们,船漏了咱们也不怕,东海会游水,能带着咱们走。”

    他刚一说完,就听“咚……”的一声。

    温白羽心里大骂,你到底是猫还是乌鸦。

    他们刚系好了绳子,就听“咚”的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撞到了他们的救生艇上。

    温白羽感觉到小艇突然一晃,小艇没有船只那么大,一撞之下剧烈的晃动,险些翻了。

    东海手背的长戟“唰”的伸长,那东西一下就消失在海面上,顿时静悄悄的了。

    温白羽仔细的看了看海面,手电的穿透光有限,到处一片雾茫茫的。

    万俟景侯突然说:“不好,这雾有毒。”

    他一说完,众人都立刻屏住呼吸,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刚才撞船的东西似乎只是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温白羽的胸口有些发闷,这不是什么致命的毒气,但是很快大脑反应变慢,先是“嘭”的一声,九命倒在了船上,一下就不省人事了。

    温白羽脑袋发晕,就听“咚……咚……”的声音又响起来了,似乎有什么东西撞着他们的小艇,很快温白羽就感觉眼前发黑,一下软了下去。

    海水,有些冰凉,温白羽觉得自己沉浸在海水里,一下就清醒过来。

    只不过他却没有溺在水里,而是躺在岸边,他爬起来一看,自己腰上还拴着绳子,众人都躺在旁边,最可怜的是九命,九命一半还在水里。

    温白羽赶紧站起来,拉着绳子把九命拉上来。

    他一动,牵扯到了绳子,剩下的人立刻就醒了,全都翻身坐起来。

    这片地没有雾,是一片浅水的岸边,土地非常潮湿,有许多杂草,众人似乎是被海水冲上来的,但四周一片平静,海浪非常小,又不像是冲上来的。

    天色仍然黑漆漆的,温白羽手上戴着防水的手表,一看竟然四点了,他们昏迷了好几个小时。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身体里的憋闷的感觉消失了,那雾气只是让人昏迷,并没有其他不良反应,而攻击他们的东西也不见了。

    温白羽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众人因为绳子串联,一个没少,这也是一件庆幸的事情。

    温白羽把身上的绳子解开,万俟景侯也站起来,环视了一下四周。

    九命有点命苦,呛水呛得肚子都鼓起来了,东海给他按压着胸腔,九命吐出好多水,半天才醒过来。

    众人环视了一圈,九命醒来,气息微弱的说:“这是哪里啊?”

    东海皱眉说:“不知道。”

    九命苦着脸,说:“你都不知道,那咱们这回惨了。”

    他们站起来,沿着岸边走了几步,岸边很长,似乎是个岛屿,而且是个不小的岛屿,没有救生艇,不知道救生艇是不是已经坏了。

    他们往前走,就看到地上有个背包,万俟景侯打开一看,是他们的背包,里面有些食物和水,不过他们人多,这些食物最多够吃三四天,还是要节省的吃。

    他们发现了背包,正要往岛屿深处看看,噫风突然眼睛一动,说:“前面有人。”

    他说和,快速的走过去,脚步突然又加快了,喊了一声“少爷。”

    众人一听,是邹成一,立刻都跑过去,果然就看到邹成一趴在岸边的地上。

    邹成一的脸上有两道抓痕,被水浸泡的已经有些发白红肿起来,似乎是发炎了,脸上肿起一块来,他的衣服撕破了一些,露出一大截腰,趴在地上,皱着眉,似乎昏迷都很不安稳。

    噫风赶紧抱起他,让他平趟在地上,邹成一有些呛水,除了脸上的伤痕,手腕上也有伤痕,显然是经过剧烈的挣扎。

    噫风立刻按压他的胸口,让他咳水,邹成一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一下咳得通红。

    噫风立刻低下头来,掐住邹成一的鼻子,压住他的嘴唇,往他嘴里呼气。

    过了很久邹成一的胸口才有起伏,而且起伏非常微弱,显然是呛水的时间太长了,噫风脸色很难看,邹成一手脚冰凉。

    噫风撩起邹成一黑色的裤管,就看到他腿上蓝色骨头已经扩大了,想必刚才是动用了力量。

    温白羽让噫风把昏迷的邹成一抬到平坦的地方,然后找了些树枝,点燃火。

    他们虽然没有什么生活的工具,但是点火还是难不倒温白羽的。

    篝火一声起来,邹成一冰凉的手脚立刻温暖了不少,噫风把他抱在怀里,又在背包里找了衣服,衣服全都泡水了,只好拿到篝火前面晾干,稍微干一些,就把邹成一身上湿透的衣服脱下来换上。

    这样一折腾,邹成一总算脸色红润起来,胸口起伏的幅度也大了不少,过了一会儿就睁开了眼睛。

    噫风这才松了一口气,抱着邹成一,说:“少爷,您真是要吓死我了。”

    邹成一浑身疲惫,躺在噫风怀里,他紧紧抱着自己,脸上有些不自然,说:“我没事了。”

    邹成一看起来非常疲惫,说完话,很快眼皮发重,又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噫风就一直搂着他,握着他的手。

    这一闹已经五点多了,再过不久就要天亮,四下是个陌生的地方,连东海都不知道是哪里,而且刚才那个黑鳞鲛人说,邹成一不在东海区域之内,那么他们现在发现了邹成一,说明他们也已经不在东海之内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众人都有些不得其解。

    不过这个时候大家也都冷静下来了,反而觉得不是那么紧张,各自也累了,就围在篝火旁边,准备休息一两个小时,等天大亮之后,再四处看看。

    温白羽枕着万俟景侯的腿,睡得迷迷糊糊,就听见“沙沙”的声音,因为这是在不认识的地方,温白羽就格外的机警,立刻从梦中醒来,一下坐直身体。

    万俟景侯也听见了,伸手托住他的腰,让他坐起来,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九命的耳朵抖了抖,除了邹成一,全都是清醒了,众人对视了一眼。

    “沙沙……”

    “簌簌簌……”

    离岸边不远的草丛里,发出轻微的晃动声,显然是有东西在那里,而且在不停的移动着,似乎朝他们这边来了。

    是野兽?

    还是那些鱼头干尸?

    温白羽立刻摸出凤骨匕首,就听“沙沙沙”的声音,草丛忽然一动,从里面露出一团毛发。

    黑色毛发一下钻出来,温白羽吓了一跳,他刚要动,那团东西似乎也吓了一跳,一下又窜进树丛里。

    众人追过去,拨开草丛一看,竟然已经没影了,那东西似乎很熟悉这块地形,而且那影子看到他们,就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下就逃攒走了。

    九命说:“难道是胆子比较小的野兽?”

    东海摇头,说:“是人的样子。”

    九命说:“人?你开玩笑吧,人的头发那么多,而且他也没有脸啊,一团都是黑毛。”

    温白羽说:“难道是野人?”

    万俟景侯突然说:“恐怕不是野人。”

    他说着,蹲下来,伸手在草丛里摸了几下,捡起来一个东西,竟然是胸针。

    一枚金色的胸针,上面画着一只三足金乌。

    众人都瞪大了眼睛,这个标志,不是和海蚌里的尸体一模一样吗,他们都有这个标志,应该是个探险队或者科考队之类的。

    万俟景侯将胸针翻过来,就看到胸针的背面,刻着两个数字——11。

    温白羽说:“又是编号?”

    九命说:“这队人起码十几个,看那粽子那么惨烈,肯定死了不少。等等,如果刚刚那个一堆毛的人是幸存者,他为什么见了咱们就跑?困在这个岛上这么久,他看见咱们不是应该像见了亲人一样吗?跑什么?”

    温白羽也觉得九命说的有道理,说:“难道其实就是野人,或者某种类人的猿猴,不小心捡到了这个胸针?不然不会见了咱们就跑。”

    万俟景侯说:“这也有可能,但还有一种可能。”

    温白羽说:“是什么?”

    万俟景侯环视了一下众人,说:“有可能咱们中的某个人,让他感觉到恐惧。”

    他一说,温白羽心脏腾腾一跳,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总觉得非常奇怪。

    天色还没有全亮,他们不敢冒然穿越树林,那影子跑的太快,显然熟悉地形,但是他们不熟悉,没准就中了陷阱,只好回到岸边。

    邹成一还在熟睡,似乎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太阳很快升起来了,岸边蒙着一层雾,太阳一升起来,顿时晒得出汗,一下把雾气驱散了。

    太阳太亮了,邹成一很快就醒了,用手遮着阳光,噫风把他抱起来。

    篝火还没有熄灭,他们拿出食物来,用火热了热,就开始吃早饭。

    众人一边吃早饭,一边问邹成一到底发生了什么。

    邹成一说:“船沉的时候,我被一个鱼头的干尸拽到水里,我本身就不会游泳,一下就被拽下去了,他不知道要带我去哪里,一直往深处游,后来我实在憋不住水,就晕过去了,等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你们。”

    邹成一说的根本没有什么信息,众人的经历似乎还比他多一个环节,那就是他们成功的冒出了水面,但是遇到了有毒的雾气,也被送到了这个岛上。

    温白羽奇怪的说:“你□□尸抓住,但是醒来却再岛上。咱们遇到雾气的时候,也有很多怪物在攻击救生艇,但是咱们晕过去的时候,那些怪物并没有对咱们怎么样,而且醒来也是这个岛上。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九命说:“或许他们对咱们没有恶意?”

    他一说完,自己都不相信,没有恶意三番两次的攻击船只,而且还把巨大的船只给弄沉了,鬼都看出来绝对是满满的恶意。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或许他们只是在囤积食物。”

    他一说话,众人后背都一激灵,不禁咽了一口唾沫。

    万俟景侯继续说:“也许这个岛是他们用来保鲜食物的基地,这些怪物在海上捕捉了食物,吃不完的都囤积在这里。”

    不得不说,万俟景侯说的非常有道理,不然那些怪物为什么不吃他们,良心发现吗?

    众人吃过了饭,把火堆灭了,然后整理了一下背包,由万俟景侯背着,就往岛屿的深处去了。

    岛上植物非常茂盛,几乎就是个原始森林,但是诡异的是,只有树、草,没有任何花,他们一路往里走,草丛越来越茂密,几乎无从下脚。

    众人相互搀扶着往里走,林子间除了浓密的草丛之外,还有许多怪石头,巨大的石头突兀的屹立在树林里。

    温白羽说:“这些石头怎么这么奇怪?”

    九命点头说:“的确奇怪,怪怪的,但是说不出来。”

    众人继续往前走,走了好一会儿,又看到一个巨大的怪石。

    温白羽伸手摸着那石头,皱眉说:“这石头,刚才好像见过。”

    鬼打墙?

    众人全都沉默了,这个石头巨大,而且长得极其难看,上面还都是蜂窝一样的眼儿,一眼看上去绝对记一辈子,其他人也有印象。

    温白羽想用凤骨匕首在上面划一个标记,下次如果再遇见这个标记,那肯定是鬼打墙了。

    温白羽的凤骨匕首削铁如泥,刚一用力,那岩石似乎并不坚硬,就听“咔嚓”一声,顿时被扎裂了一个口子,九命好奇的凑过去看,“咔嚓咔嚓”两声,石头浑然裂开,竟然从里面倒出一具尸体。

    “喵——!”

    九命大叫一声,立刻闪身躲开,就听“嘭!”的一声,尸体颓然倒在地上,尸体已经僵硬了,却保存的十分完好。

    只是干瘦,甚至连皮肤的弹性都保存着,他穿着蓝黑色的衣服,下面也是蓝黑色的裤子,脚上蹬着一双靴子,全身缩起来,这是在绝望时候的自我保护动作,两眼大睁着,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恐惧,脸部的肌肉全都绷紧,露出一种绝望和失望的眼神。

    温白羽很难描述这是什么眼神,太过可怕了,而且尸体保存的十分完好,那种表情在脸上仍然栩栩如生,如果他不是僵硬的,温白羽都觉得第二秒这个人会站起来。

    而这具尸体已经僵硬的不成样子,他的胸口别着一个胸针,上面画着三足金乌,裤子上也有这个标志。

    万俟景侯伸手取下胸针,翻到背面一看,果然也有编码,这回是1。

    这个人的衣服保存的很完好,款式比较久,应该是好几年前的衣服了,但是质量非常好,他的胸口鼓出来一块,两只手还蜷缩着按在胸口的位置,想必底下有东西,临死也在保存着。

    他的手脚僵硬了,如果要碰他必须用手,万俟景侯在背包里翻了一下,并没有找到手套,只能取出一件衣服,垫在手上,去碰那具尸体。

    万俟景侯从尸体的胸口掏出一个笔记本。

    非常老旧的本子,上面密密麻麻的记录着各种东西,纸张因为压在怀里,而且力气巨大的压在怀里,已经皱了,而且有点脆。

    万俟景侯翻开,“哗啦——”一声,笔记本显得脆弱不堪。

    温白羽怕他把笔记本翻碎了,就拿过来轻手轻脚的翻开。

    这个本子记录的东西太复杂了,有账号、密码、电话号码,尸体是个年纪比较大的人,把这些东西全都记录下来也是合情合理的。

    再往后翻,终于翻到了一些有用的东西,是出发日期。

    温白羽一看,竟然是七年前!

    笔记本上又记录了十五个人的姓名,包括他在内,应该是个科考组,以三足金乌为标志,因为他们这次来科考的目的就是和远古的三足金乌有关系,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也记录在内。

    但是很不巧的是,这个笔记本被撕掉了一大片,中间豁页了,温白羽不知道是故意撕下去的,还是遇到灾难的时候被扯下去的。

    豁页后面有一部分空白页,之后就没字了,温白羽从头到尾翻了一下,竟然从里面掉出来一张照片。

    是一副棺材,棺材盖子全部开启了,棺材里竟然躺着一个女人,女人的身材曼妙,但是脸上长着肉鳞,双眼凸出,有点像螃蟹,又有点蚕丛的纵目,她的双手安详的交错在胸前。

    那双手只剩下了骨头,发着光,蓝色的光芒……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拿着那张照片,说:“如果那个影子真的是科考队的人,那么我知道他怕什么了,他一定是看到了邹成一。”

    邹成一的腿和这个棺材里的女人的手一样,都只剩下了骨头,他们明显都是一神鸦的族人,而不同的是,女人的脸上多了肉鳞。

    万俟景侯把照片翻过来,后面有日期,用笔写上的,是他们出发之后几个月的才照下来的。

    万俟景侯说:“难道这个岛上有墓葬?”

    邹成一见了那张照片,却极度的兴奋,说:“你们看!你们快看!”

    他说着,指着照片里的女人,说:“看她手上。”

    因为女人的双手非常明亮,照片拍下来的时候,中间一片都有些曝光过度,变成了一片光斑,邹成一一指,他们就隐约看到女人的手里握着一样东西。

    是建木的树枝。

    他们要找的树枝!

    邹成一激动的看了看左右,说:“咱们现在应该赶紧找到那个影子,如果他真是科考队的,肯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知道这副棺材在哪里。”

    温白羽点头,他们一下就看到了巨大的希望。

    不过这个老年人的尸体也要安葬,他在石头里呆了那么久,不能就这样放在这里不管。

    树林里潮湿的厉害,说不定有虫蚁,恐怕把尸体给啃了。

    他们没有工具,也没有棺木,只好在平坦的地方,用匕首刨了一个坑,然后把老人放进去,埋上了土。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沙沙……”的声音,草丛里一阵响声。

    众人立刻看过去,就见一个黑毛的东西一闪过去。

    温白羽说:“别让他再跑了!”

    众人立刻发足就追,因为现在天色亮,大家也没有什么负担,注意脚下别踩空了,就赶紧追上去。

    温白羽从后面追,就看到那个黑影真的是个人,但是头发很长,盖住了脸,还长了胡子,整张脸就是个黑球,肯本看不出样子,他飞快的在树林里穿梭。

    九命的动作很快,直接追上去,但是还不等九命扑上去将人扑倒在地,就突然“哇!”的大叫一声,只感觉脚脖子一紧,然后有东西兜着他一下甩上了天。

    九命大喊了一声,众人立刻闻声停下来,就看见九命被一个藤条箍住了脚脖子,正荡在一颗大树下……

    只是这一霎那见,那黑影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九命没想到树林里竟然有陷阱,虽然是这种非常古老又简易的陷阱,但是真的就这么中招了。

    东海赶紧把九命放下来,众人捡起那绳子一看,是用树枝搓起来的,非常简易。

    九命气的不行,说:“竟然把我吊起来,让我抓到他,一定把他也吊起来,跑什么跑。”

    温白羽摸着下巴说:“按照咱们的推测,这个人是见过照片上的女尸,所以看到邹成一才会逃跑的,那么这个女尸一定非常可怕,而且有威胁性,你们还记得海蚌里的尸体吗,他的脸被腐蚀了,而且胸腔和胳膊都掏走了,这个人要是幸存者,估计目睹的太多了,也难怪会跑。”

    邹成一皱眉说:“无论如何都要抓住他,他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一定比咱们熟悉地形。”

    万俟景侯说:“有个问题,他是怎么在这里住这么多年的?”

    万俟景侯指了指四周,说:“这片树林非常奇怪,只有树和草,没有虫蚁,海上明明有许多蚊子,到了这里却一个没有,树林里异常潮湿,咱们一路走过来,却没有被任何蚊虫叮过。连蚊虫都活不下来,也没有动物,他靠什么活下来。”

    温白羽也奇怪的说:“而且他的体魄很健壮,并不干瘦,说明他肯定有充足的食物。”

    众人已经追出了很远,就不能往回返,只好继续往前走,树林并不是很大,很快就走出去了。

    走出去的一霎那,众人都是一阵吃惊,只见眼前是不同于树林的绿色景象,前面一片的灰红色土地平原,远处一片沧桑的山头,山上有许多洞。

    万俟景侯皱眉的看着山,说:“从山势来看,这是一块风水宝地,而且利阴,如果女尸埋在这个岛上,那座山绝对是最佳的墓葬地点。”

    温白羽说:“但这个山太大了,而且好多山洞。”

    万俟景侯说:“走,去看看。”

    众人说着,往前走去,山路并不是太陡峭,但是是石头山,山上全是土,土很滑,容易踩空。

    众人小心翼翼的往山上走,一路上无数个山洞,风一刮过去,山洞就发出“呜呜”的响声,就像鬼夜哭一样,而且这些山洞里面,竟然都传出一股腐烂的气味。

    路过一个山洞的时候,温白羽手指一收,“呼——”的点亮一点火光,照在洞口里面。

    只见洞里面一片狼藉,一个大张着嘴的人头就滚在洞口的地方,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了,只剩下一个脑袋,似乎死不瞑目。

    洞里面囤积着不少尸体,还有扒下来的衣服,那些衣服都各不相同。

    温白羽突然想到万俟景侯说的话,或许那些鱼头干尸捕捉海上的游人,并不立刻吃掉,其实是想囤积食物,而他们正好找到了囤积食物的老巢……

    洞里的情景恶心的众人不行,温白羽赶紧灭了火,他们一直往里走,万俟景侯突然抬了抬手,让众人看远处的一个山洞。

    这个山洞比较隐蔽,和其他山洞隔得非常远,洞口有浓密的杂草,几乎把整个洞遮起来,如果不是万俟景侯的眼里,根本发现不了。

    大家走过去,拨开杂草,只见那个山洞的洞口比其他的洞口要平滑一些,显然是有人常年的摸那个位置,石头已经光亮了,而且洞里没有太土沙土,里面虽然黑洞洞的,但是没有潮湿和腐烂的气味。

    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突然“嘘——”了一声,然后招手示意众人躲在石头后面,说:“别说话,有人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天使们说受伤的都是受,万俟小攻表示不服。

    万俟景侯:我也被注射了不明药物▼_▼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71章 镜中墓(上)》,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