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65章 广川王墓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磊见过盒子里的手之后,态度就很不同寻常,温九慕问起来,他就说估计是谁的恶作剧。

    寿宴还是要继续的,温磊却频频出神,好几次都差点冷场,幸而温九慕也是生意人,别看他平时很温和,其实也很会说话。

    温白羽都注意到温磊的不同寻常,更别说和他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温九慕了。

    九点多钟的时候寿宴就不欢而散了,很多人不能当天就走,温家有客房留客人,温磊却一直出神,都没有主动安排,还是温九慕去安排了客房,这才没出什么笑话。

    温白羽回了房间,把自己的西服脱下来扔在床上,活动了一下肩膀,他总觉得男人穿西服虽然很好看,但也只限于他看别人,例如看万俟景侯。

    如果自己穿一天,就会哪都勒的难受,真是佩服钟馗和钟简天天卖保险还要穿西服……

    万俟景侯也走进来,看见温白羽正在解袖口的扣子,也伸手要把西服脱下来。

    温白羽立刻制止他,笑着说:“先别脱。”

    万俟景侯挑眉,说:“为什么?”

    温白羽笑着说:“好看啊!”

    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也就没动,只是把西服外套的扣子解开,然后坐了下来,给温白羽道杯水,说:“你叔叔接到了那个盒子,你怎么看?”

    温白羽皱着眉说:“我也觉得很奇怪,按理说之前那些事情都是冲着我来了,这次完全没有必要把东西送到叔叔面前,难道是想拖他们下水?”

    万俟景侯摇头,说:“我倒不这么觉得,或许你大叔叔早就已经下水了,你不知道而已。”

    温白羽奇怪的说:“这话怎么说?”

    万俟景侯说:“看他的反应。温磊这个人的性格,不会因为一点小事就被左右,但是今天他的表现很糟糕,当着一些生意上来往的富商走神,而且还是频频走神,说明他心里有事,但是又不能和别人说。他应该知道那只手的来历……”

    温白羽点点头,回想一下确实是这样的,自从见到那只诡异的手,温磊就频频走神,而且蹙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而能让温磊蹙眉的,或许真的是一个难题。

    但是另一个问题接踵而来了,那就是温磊怎么会知道和这种冰晶的骨头,还有黑羽毛有关的事情。

    温白羽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站起来说:“走,咱们去听听。”

    万俟景侯说:“听什么?”

    温白羽笑着说:“当然是听墙根了。你别看我小叔脾气挺温和,但是他想知道的事情,肯定会问的,咱们就顺便听听墙根。”

    他说着,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门,然后冲万俟景侯招了招手,两个人就偷偷摸摸的到温磊的房门口去了。

    温磊的房间关着门,里面似乎没什么动静,温白羽还以为在小叔的房间,只不过不等他们回身,就听见里面有一个声音,是温九慕的。

    “温磊,你又瞒着我什么了?”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指了指门,眼睛里迸发出光芒,果然温磊和温九慕在里面,不过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如果不是提高声音,门合的这么死,什么也听不见。

    这一声之后,房间里又安静下来,温白羽把耳朵贴在房门上,就听见里面有动静,但是实在听不清楚,也不知道温磊说了什么。

    随即门“啪”的一声打开了,温白羽正听得仔细,险些栽进去,万俟景侯伸手一搂,搂住温白羽的腰,把他拉回来。

    温白羽顿时有点傻眼,温九慕正一脸怒容的拉开门准备往外走,也没想到有两个人这么光明正大的听墙根,就愣在了门口。

    里面的温磊显然还没看见温白羽他们,追过来说:“小九你去哪里……”

    他说着,就看到了一脸干笑的温白羽。

    温白羽耸耸肩,说:“我……我只是路过。”

    温九慕脸色不善的看着他,温白羽说:“小叔,你又和大叔叔吵架了?”

    温九慕冷笑一声说:“谁和他吵得起来,三脚踹不出一个闷屁来。”

    他一说,温白羽“噗”的一声就笑了出来。

    温磊的脸色也很黑,看着温白羽说:“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回去睡觉。”

    他说着,抓住温九慕的手,说:“小九,你跟我过来,我说给你听就是了。”

    温九慕的态度软化了一些,就让温磊攥着自己的手腕,温磊要关门,温白羽立刻用手拦着,说:“大叔叔,关于那个古董盒子的事情,如果你想说,也得让我听听,不瞒你说,我前些日子也遇到了相关的事情。”

    他一说完,温磊的脸色立刻黑的像锅底一样,随即摇头说:“这不可能,这和你没关系,你怎么可能遇到相关的事情?”

    温白羽没说话,只是从兜里拿出一根黑色的羽毛,递给温磊。

    温磊脸上先是震惊,随即又有些颓废,招了招手,说:“你们都进来吧。”

    温白羽看见温磊的表情变化,觉得有些奇怪,回头看了一眼万俟景侯,万俟景侯抬了抬下巴,示意温白羽跟进去。

    众人就走进温磊的房间,都找了椅子坐下来,温磊一个人站着。

    温磊的房间古色古香的,布置的很典雅,在古董桌上,正好放着那只盒子,盒子的盖子关闭着。

    温磊的手放在那个盒子上,沉默了好一阵,温九慕也没有打扰他,就听温磊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才伸手把盒子打开。

    盒子一打开,又是那只只有骨头的冰晶手,淡蓝色的光芒在亮着灯的房间里,也显得很醒目,旁边还插着一根黑色的羽毛。

    那黑色的羽毛,和温白羽的差不多。

    温磊把黑色的羽毛从盒子里拿出来,终于开口了,说:“其实这种黑色的羽毛,我今天是第二次见,你们或许觉得他和普通的羽毛没什么区别,随便哪只乌鸦都有这种黑色的羽毛……第一次见,还是在我很小的时候,那时候小九你已经来了……”

    温九慕是温磊父亲收养的义子,但是说白了就是培养的徒弟,专门找一些手长得好看的,手指长的,看起来有力度的孩子捡回家来养,然后培养他们成为土夫子。

    这件事情温九慕根本就不知情,温磊起初也不信,但是后来渐渐也就信了,尤其是看到这个古董盒子的时候,他终于完全的信了。

    温磊说,他父亲得过一种怪病,就是时不时会骨头疼,随着年龄的增长,骨头里会产生一种钻心的疼痛,起初不明显,后来乍疼一下就消失了,再后来能疼上一个小时才会消失,那种从骨头里钻出来的疼痛感,几乎要了温磊的命,温磊每次都忍着,只是告诉温九慕是以前受的伤,这些天天气不好,又有些发作。

    温磊的父亲也有这种毛病,而且也很明显,起初以为是关节有问题,去医院做检查,但是医生看不出任何毛病,后来在道观里遇见了一个瞎眼的道士,他说他会摸骨,给温磊的父亲摸过。

    瞎眼的道士非常感叹,说他这个病,没得治,而且是类似于一种遗传,是上古触犯了天威的一族,他们的族人世代受到诅咒,都会不得善终。

    温磊的父亲哪里相信,他倒了一辈子斗,最不信的就是诅咒鬼怪了,如果真的有鬼怪,他为什么从来没见过粽子起尸,也没在墓里见过鬼。

    温磊的父亲当然不相信,可是后来他的骨头越来越疼,甚至疼痛的时候,可以在黑暗的地方,看见自己的骨头,正在隐隐发光,那种蓝色的光,像鬼火,能透过皮肉散发出来……

    后来温磊的父亲在下墓的时候被机关绞掉了一只手。

    温磊淡淡的说:“断手的骨头,就是这种淡蓝色的冰晶……我查了很多,但是都没有记载这种事情的,倒是在西汉的野史里见过,但是多半是神化的故事,也不能多信。”

    温九慕听了非常震惊,说:“这种事情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温磊并没有接话,他当然是不想让温九慕知道,这种病几乎是无解的,说出来也没有任何意义,还会让温九慕担心。温九慕虽然性格温和,但是心思太重了,总喜欢钻牛角尖,温磊就是怕他知道了钻牛角尖。

    温磊岔开话题,转而对温白羽说:“我们虽然收养了你,但是你和我之间并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我才说不可能。”

    温白羽想了想,自己确实也没有骨头疼的毛病。

    万俟景侯皱着眉,盯着那古董盒子看了一会儿,突然伸手沿着盒子摸了一圈,说:“有夹层。”

    众人都是一惊,赶紧去看那盒子,万俟景侯又说:“似乎没有机关。”

    他说着,手指用力,“咔”的一声就抠开了盒子的夹层,里面夹着一张纸。

    纸很新,并不发黄,也不脆,看起来是新放进去的,上面有一排字,是扬州的一个地址,还有门牌号。

    温白羽认的这个字迹,和之前在小饭馆里留下来的那张纸,字迹一模一样。

    温磊看着这个地址,先皱了皱眉,速记似乎想起了什么。

    温九慕说:“你发现了什么?”

    温磊笑了一声,说:“既然已经让你们知道了,我就不会再瞒你们。”

    他说着,拿着那张纸晃了晃,说:“我父亲的为人,想必你们也或多或许知道一些,我有很多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这个地址我记得,是其中一个,很多年没来往了,他跟着自己母亲姓,姓邹,叫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

    温白羽说:“看起来还是一个有年头的老宅?不知道废弃了没有?这里出现了一个地址,难道是想让咱们过去?”

    温磊摇头,说:“你不能去。”

    温白羽说:“为什么我不能去,我一定要跟着去,不然我不放心,大叔叔你才是最没权发言的。”

    他说着,看向温九慕,说:“是吧,小叔?我和万俟景侯都去,还能帮着你们。”

    温九慕想了想,点头说:“明天一早就出发。”

    温磊被众人晾在了一边,嘴角露出一丝苦笑,但是也没有办法。

    温九慕让温白羽回去睡觉,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走出房间,温九慕同时也把温磊踹出来,说:“先去买去扬州的火车票,然后睡客厅。”

    温白羽:“……”

    温白羽见大叔老老实实的去找仆人买票,不禁戳了戳万俟景侯,说:“哎,你觉没觉得我小叔特别有范儿?”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说:“快休息吧,明天还有的忙。”

    温白羽躺在床上有些辗转发侧,一闭眼就是漫天的黑羽毛飘散下来,然后地上全是冰晶的骨头。

    温白羽没睡好,第二天早上众人就出发了,因为路程并不长,他们什么也没带。

    下了火车,温白羽想先打听一下这个地址是不是废弃了,然后再打车过去。

    结果他们出了火车站,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豪车停在他们面前,从里面走下来一个年轻男人,男人身材很高,穿着黑色的风衣,脸上戴着眼镜,神情冷漠严谨,手上戴着白色的手套,看起来非常规矩。

    男人走下来,对他们说:“是温先生吗,我家少爷已经在等了。”

    众人都有些吃惊,没想到他们刚下车就有人来接他们,这比未卜先知还要神奇。

    男人拿出一个纸条,上面写的就是他们要去的地址。

    众人上了车,车子开了一个小时,已经到了郊区,才看见前面有一座非常大的古宅,是四合院的造型。

    车子在门前停下来,古宅里面倒是非常冷清,已经是深秋,树木都枯萎了,掉下黄叶子,散落在地上,稀稀疏疏的,看起来古意盎然。

    男人脸上虽然冷漠,但是态度很严谨,引着众人进去,说:“我家少爷姓邹,全名邹成一。”

    他们说着,已经进了四合院,这座四合院远看造型非常大,起码也有三进三出,他们进入了大门,绕过影壁,一座巨大的天井,天井周围种了几棵树,也都有些枯萎了,男人引着众人进了正对着影壁的大厅。

    大厅两面墙上钉着聚宝阁,上面放着瓶瓶罐罐,大家都是识货的人,一眼就看出来都是古董,而且是难得一见的珍品。厅上一溜八个两溜十六个座位,两个座位中间加一个茶桌,茶桌是红木的,看起来也是有钱人家。

    男人请众人坐下,说:“几位稍等。”

    他说着,端了茶出来,放在茶桌上,然后就从大厅走了出去。

    众人环顾了一下四周,这宅子非常冷清,好像只有男人一个仆人,而且看那男人的架势,怎么也不像是个仆人。而且他一直只说少爷,没说过老爷,温白羽觉得,八成大叔叔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已经过世了。

    没一会儿,就听见“骨碌碌”的声音从天井传过来。

    温白羽就看见男人推着一个坐着轮椅的少年从外面进来。

    少年看起来最多十八的年纪,面容有些苍白,木轮椅,看起来也是个古董。

    少年穿着一身黑色的对襟衣,袖口挽起来,右手大拇指上一个全红的翡翠扳指,食指上戴了一个极细的银戒指,和这古意盎然的大宅倒是十分相配,他的腿上盖着一个毯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身体太单薄了,禁不住一点儿寒意,还是想遮住残疾的腿。

    少年的脸色非常苍白,倒是嘴唇有些发橘色,看起来并不是血色,一双眼睛是淡淡的茶色,鼻梁很高,嘴唇很薄,只是看着就觉得是个优雅的人。

    少年被男人推着进来,轮椅越过门槛的时候,男人的双手仍然放在轮椅后背的推手上,根本不见他用力,已经把轮椅提了起来,安安稳稳的越过门槛,再轻轻放下,竟然不出一点儿声音。

    温白羽咂咂嘴,看了万俟景侯一看,万俟景侯点点头,似乎是肯定意思,这男人看起来是个练家子,而且双手和双臂非常有力。

    少年进来,笑着开口说:“昨天温叔叔寿宴,小侄腿脚不方便,就没能去扫温叔叔的性,但是也略有耳闻,听到了一些消息。”

    他说着,又说:“我姓邹,叫邹成一,他是我的家仆,叫噫风。”

    噫风二字出自葬经,葬经是风水学的老祖宗,不管风水发展到今日如何千变万化,都需要根据葬经演变。

    ——“葬者,藏也,乘生气也。夫阴阳之气,噫而为风,升而为云,降而为雨,行乎地中则为生气。”

    众人一听,也都知道这个小少爷是做什么的了,估计还是继承了家业,是个土夫子,不过看他双腿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还怎么做土夫子。

    温磊说:“你怎么知道我们会来,只是听到了寿宴上的消息。”

    邹成一摇摇头,招了一下手,噫风拿出一个盒子,众人一看,这盒子竟然和温磊受到的一模一样,应该说是一对。

    邹成一把盒子放在桌上,轻轻一拨,盒子就打开了。

    众人早有准备,果然里面同样是一只冰晶一样的骷髅手,还有一根黑色的羽毛。

    只不过不同寻常的是,这只手只有四个手指,其中一根断了。

    邹成一把盒子的夹层打开,里面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金华的一个地址,地址就是温磊和温九慕的大宅。

    邹成一笑着说:“小侄腿脚不利索,再加上温叔叔也是急脾气,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就过来了,这才让噫风去接几位,希望不会唐突。”

    温白羽见他说话慢吞吞的,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说:“这个盒子里装的东西代表什么,你知道吗?”

    邹成一笑着说:“不满各位说,我倒是真知道,因为这只手,在我父亲去世之前,我是天天看到的。”

    温白羽听他这么说,顿时后背有些发凉。

    邹成一继续说:“我虽然不敢完全肯定,但是也有八成的肯定,因为我父亲的手在下斗的时候,右手断掉了食指,只剩下四根手指,但是我父亲的墓现在还在后山埋着。如果真是我父亲的手,我不知道是谁把他挖出来的。”

    温白羽说:“那你知道这些冰晶的骨头代表什么?”

    邹成一又笑了一下,面容看起来很轻松,招手示意噫风,噫风弯下腰,附耳过去,就听邹成一说了一句什么,噫风很快走了。

    没过一分钟就回来了,把一个笔记本放在桌上,说:“少爷请几位贵客看一个录像。”

    他说着,点开了一个视频,视频非常不清晰,看起来拍摄的年代比较久,所幸是彩色的。

    视频一开始,就是一个男人正对着屏幕,他的脸有一个很大的特写,一上来就突然出现,顿时吓人一跳。

    那男人的面容和温磊长得又几分相似,看起来就是温磊同父异母的兄弟了。

    邹成一很适时的解释说:“这就是家父。”

    视频开始动了,邹成一的父亲,右手果然只有四根手指,食指齐根断了,而且伤口已经完全愈合,年代很久远了,看起来有些可怕。

    更可怕的是,邹成一的父亲面色非常狰狞。

    录像应该是晚上拍摄的,屋子里是暖色的灯光,但是这种暖黄色的光打在他的脸上,反而显得异常狰狞可怕,他的神情非常古怪,似乎在极力忍受着什么。

    忽然,录像里的人动了,一下摔倒在地上,背后传出人的声音,录像里的人却摆手,似乎制止他过来,然后邹成一的父亲就在地上突然嘶声力竭的喊叫起来,一边喊叫,一边撕扯着自己的胳膊。

    邹成一的父亲在地上打着滚,似乎疼痛难忍,然后极力的喊了一声,“关灯!”

    录像里暗了,有人把灯关上了,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四周一片黑暗,似乎密不透光,但是邹成一的父亲身体却发着淡蓝色的光芒,那种光芒就如同温磊说的,好像是从骨头里发出来的,能透过皮肉散发出来,异常的可怕。

    录像里的人在地上疯狂的打滚,用头撞着椅子腿,不断的嘶嚎,疼的一头一头的冷汗,几乎昏厥过去。

    就到这里,录像突然中断了,屏幕黑了下去。

    温白羽看的心惊胆战,没想到有这么痛苦。

    温磊和这个人是有血缘的兄弟关系,看起来温磊的年纪比他要小一些。

    邹成一淡淡的说:“各位看到的是家父让我记录下来的录像,家父曾经说过,这是一种类似于遗传病的东西,是血脉里带来的,凡是族人都会有这种疾病,而且最后不得善终,家父去世的时候才三十九岁,身体除了疼痛,会发光之外,皮肉还会慢慢萎缩,最后只剩下骨头,临死的时候,会从骨头里长出一根黑色的羽毛。”

    温白羽一震,说:“黑色的羽毛?”

    邹成一点点头,说:“家父一直在研究这种怪病,家父去世之后,最后只发现这种病会随着年龄的增大而越来越痛苦。一般在三十岁之后才会感受到,但是凡事也有个例……”

    他说着,笑了一下,突然伸手放在自己腿上的毯子上,然后轻轻一掀,温白羽禁不住“嗬——”的吸了一口冷气。

    邹成一的一条腿已经变成了淡蓝色的骨头,从膝盖到小腿中部,已经没有了皮肉,只剩下骨头,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

    温磊和温九慕也同时皱眉,温磊的身体现在只算是隐隐的发作,没想到这个少年竟然已经承受了这么大的痛苦。

    邹成一又轻轻的把毯子放下来,噫风蹲下来给邹成一把毯子整理好。

    邹成一说:“家父去世之后,我也曾经研究过这些东西,正巧有些发现,温叔叔也算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了,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温磊还没有回话,温九慕已经说:“当然有兴趣。”

    邹成一笑着说:“家中是搞古董的,家父喜好收藏古董,小侄则是喜好收藏古书,浏览了无数古书,倒是发现了类似于这种的怪病,出现在西汉,但是在记载里,并没有提到它是一种病,而被说成是工艺品。”

    邹成一说:“西汉时代,有个广川王叫刘去,刘去喜爱美色,他有两个宠爱的姬妾,一个叫王昭平,一个叫王地余,两名姬妾是姐妹,刘去说会立她们为王后。这个故事想必各位也听说过,后来刘去生了病,其间有一个侍女无微不至的照顾刘去,终于得到了刘去的宠爱,就是有名的阳成昭信。后来阳成昭信善妒争宠,为了做王后陷害刘去的其他姬妾,刘去听信谗言,将王昭平和王地余扒皮、凌迟、鞭挞、火烧。”

    温白羽曾经听过万俟景侯讲广川王的事情,而且奚迟曾经就是广川王的一个门客,后来封了壑语侯,钟简还是被广川王挫骨扬灰的。

    邹成一继续说:“只不过我曾经阅读过几本古书,和这上面记载的有些出入,因为加入了神化色彩,我起初也觉得不可信,但是之后又看到了几本古书,都有相同的记载……广川王的王昭平、王地余两个姬妾是有血缘的姐妹,被阳成昭信陷害之后,广川王非常愤怒,认为王地余想要行刺自己,就把王地余抓起来严刑拷问,阳成昭信建议将王地余扒皮割肉,然后用铁针去刺,刘去就命人把王地余的皮剥下来,然后一片片割她的肉,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王地余的骨头并不是常人的白色骨头,而是淡蓝色的冰晶……”

    邹成一看了一眼众人,说:“换句话说,她跟我一样,我们的老祖宗应该是一个人,所以她也患有这种怪病。”

    刘去本身就喜大好奢,平日里游猎美色一个不少,而且专门喜欢挖掘古墓,收藏古董,喜爱别人都没有的珍品。

    广川王看到王地余的骨头竟然是类似于翡翠的东西,就觉得非常不可思议,亲手将王地余的皮肉全部割下来,露出了里面完整的骨头,王地余的骨头并没有完全变成冰晶,只有胳膊上的骨骼全部冰晶化了,其余的地方就像夹杂着杂质的翡翠,虽然好看,但是并不完美。

    广川王生性残暴,这个时候阳成昭信又进谗言,说其实王地余是惑乱人间的怪物,大王是为民除害,这样看来,王地余是怪物,那么她的姐妹王昭平也必然是怪物。

    刘去让人抓住了王昭平,用同样的方式扒皮割肉,果然不出所料,王昭平的骨头有的地方也出现了冰晶。

    这两句尸骨在刘去眼里堪称奇迹,他在墓葬里见过无数的尸体,干瘪的,带血的,保存完好的,但就是没见过这种骨头是翡翠的。

    后来阳成昭信又抓了两个人的侍女,同样用残忍的方法处死,但是并没有发现翡翠的骨头。

    刘去对这种骨头非常沉迷,为了成为王后,阳成昭信也帮对方打听,他在一个术士的口中得知,这种翡翠的骨头只有一种族人才会拥有,而翡翠的骨头形成是非常痛苦的经历,在当真正的翡翠骨头全部形成的时候,人的皮肉也会完全的萎缩,变成一具骷髅。

    所以这种族人都在寻求破解的方法。

    真正能破解这种死法的东西,古书中并没有提到。

    阳成昭信把这件事告诉了广川王,广川王非常高兴,封了阳成昭信为王后,然后让大量术士开始研究一种丹药,扬言是可以克制这种病发的丹药。

    因为这种丹药,广川王很快就吸引来了一堆这种族群的人,不过广川王只是把他们当做工艺品,吸引过来无外乎就是扒皮割肉,把骨头剔下来放在手里把玩。

    温白羽听着,不禁皱眉说:“这个广川王,也真是够残暴的。”

    邹成一笑着说:“广川王无所不用其极,后来突然暴死,他滥杀无辜的事情也被汉武帝知道了,汉武帝把他的家人发配到上庸去,而广川王的尸体,也在上庸附近消失了,有古书说是弃市了,根本找不到尸骨……不过我查了一下,广川王一辈子倒斗,非常熟悉古墓,早在他当上广川王的同时,就开始为自己修建地下墓葬,而墓葬的选址,恰巧是上庸,也就是现在的湖北。”

    温白羽皱眉说:“你是想去湖北找广川王的墓?想找那种丹药?”

    邹成一点点头,说:“我确实有这个意思,但是我腿脚不便,一直都是在筹划,还没有真正的行动,最近腿疼的更是厉害,似乎觉得再不去找,估计就没有时间去找了。不知道温叔叔几位有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湖北走走。”

    温磊沉吟了一下,说:“按照广川王这个狡诈的个性来说,很难知道他当时到底有没有炼出克制病发的丹药,说不定只是引诱那些人的陷进而已。”

    邹成一笑了一声,说:“温叔叔,我父亲找了一辈子,我找了十几年,很确切的说,这种怪病就像一种诅咒,可能永远也没有解法,忽然出现了一丝希望,就算希望很渺茫,难道就不去找找吗?”

    他说着,神色变了变,又说:“我一辈子也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为什么要平白无辜承受这种无来由的伤痛?其实就算诸位不来扬州,我也准备下周出发去湖北了,还有几天时间,诸位不妨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

    邹成一说完,温九慕和温白羽竟然一起开口了。

    温九慕咳嗽了一声,温白羽继续说:“下周什么时候出发,你给我们消息就行。”

    邹成一笑了笑,说:“既然大家都是爽快的人,下周出发,到时候噫风会开车过去接各位,咱们需要开车过去。”

    温白羽点点头,众人不再多停留,就坐了火车回金华去了。

    一路上温磊不怎么说话,进了家门,才忽然感叹的说:“我曾经说过一辈子都不再下斗了,没想到又要破坏规矩。”

    温九慕没搭理他,坐下来写了一个单子,上面都是一路上要用到的工具,然后塞给温磊,说:“赶紧去准备。”

    温磊拿着看了看,有些无奈的笑笑,说:“是,老婆大人。”

    温九慕瞪了他一眼,一脚把他踹出门,说:“赶紧滚。”

    温白羽笑眯眯的看着他们,见温磊走了,然后拽了拽温九慕,说:“小叔,你帮我查个事。”

    温九慕说:“查什么?这么神神秘秘的。”

    温白羽笑着说:“不能让大叔听见,小叔你帮我查查黄老板这个人。”

    温九慕奇怪的说:“人都死了,还查什么。”

    温白羽说:“黄老板之前下斗,得到了一个刻在玉蚕上的地图,玉蚕非常古怪,而且是用起尸的人皮包着,那个卖家还嘱咐黄老板一定不要把人皮丢掉,我觉得这个卖家有古怪,肯定知道什么,我们在斗里也遇到了黑羽毛和冰晶骨头,所以我觉得有些联系。小叔你人脉不是多吗,帮我查查黄老板和这个卖家。”

    温九慕点点头,说:“行,我这就去。”

    温白羽等温九慕走了,给在北京的雨渭阳也打了一个电话,让雨渭阳帮忙也查查,毕竟温九慕的人脉在南方,雨渭阳的人脉在北方,一起查也快一些。

    雨渭阳告诉他没问题,到时候查到了给他消息。

    温白羽收了手机,就看到万俟景侯也在打电话,说:“你给谁打呢?”

    万俟景侯晃了晃和温白羽一模一样的情侣机,上面显示通话结束,对方的名字是——奚迟。

    温白羽眼皮跳了跳,万俟景侯淡淡的说:“下周咱们要去湖北找广川王墓,我就忽然想到了奚迟,或许他愿意下这个斗也说不定。奚迟是壑语侯,熟悉广川王的为人,而且恰好有点过节,应该会出不少力。”

    温白羽:“……”

    谁说最毒妇人心啊,最毒的是万俟景侯才对,奚迟和广川王岂止是过节啊,广川王想杀奚迟,而且把钟简挫骨扬灰,奚迟为了钟简,找了两千年,受了多少苦。

    温白羽都不用脑补,已经想到了这次下斗的画面,奚迟何止是会出力这么简单,温白羽就怕他出力出大了!

    万俟景侯笑了笑,亲在了温白羽的嘴唇上,说:“奚迟刚才答应了,说尽量这几天就来金华和咱们碰头。”

    温白羽说:“奚迟不答应就有鬼了。”

    万俟景侯说:“有资源,要合理利用。”

    温白羽啧啧两声说:“老奸巨猾。”

    他说着,又皱眉说:“我就怕奚迟他太感情用事了。”

    万俟景侯说:“你放心吧,钟简已经复活了,奚迟的心病去了一大半,再者说了,有钟简看着他。”

    两天之后,奚迟和钟简就到了金华,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去机场接他们,众人回了温磊的家里,奚迟不禁感叹的说:“没想到你叔叔家里这么有钱。”

    众人坐下来,把事情说了一遍,奚迟听了皱眉,冷笑一声说:“这么残暴的手段,确实是广川王的做法,刘去也的确让我找过什么翡翠骨头,下斗的时候没有找到过。至于你们说的丹药,兴许是有可能的,而且可能的几率还很大,因为刘去虽然残暴,但是倒斗得到的金钱非常多,富可敌国绝对不是说笑,有钱手底下的能人异士才会多,当时有很多炼丹的术士,刘去还进献丹药给汉武帝。”

    奚迟正说话,温磊和温九慕就从外面回来了,他们去买了几样不太好搞的工具,一进家门就看到客厅的地方坐着两个陌生人。

    温白羽说过要请帮手来,都是熟悉的人,温磊也没拒绝,他以前熟悉的人都不想再联系,毕竟没什么值得联系的。

    两人进来,打量着奚迟和钟简,钟简看起来很规矩老实,居家好男人的样子,而奚迟……

    十五六岁的模样,看起来小巧可爱,甚至漂亮的雌雄莫辩。

    温磊和温九慕都有些傻眼,难道这就是温白羽找来的帮手,看起来也不怎么靠谱啊。

    奚迟笑了笑,继续和温白羽说:“当年广川王给自己修陵,其实我也参与了,但是广川王生性多疑,修好的陵墓突然就废弃了,估计那时候已经开始觉得我功高震主了,怕他死了之后我去倒他的斗,后来我打听到了一些消息,刘去如果把墓葬建在上庸,也是合情合理的。”

    温磊和温九慕其实算是正常人,然而奚迟说的话多半不太正常,温白羽看见温磊和温九慕投来奇怪的目光,干笑了两声,招手对奚迟说:“咱们还是到书房说吧……”

    奚迟说:“上庸是现在湖北的竹山县西南角,山水聚齐,虽然在西汉的时候比较偏僻,但是看起来是风水宝地。但是地界也不小,如果咱们什么线索也没有就去找,估计要废不少时间。”

    温白羽也觉得如果只是知道在上庸,那上庸那么多山,也不刨除是水墓,真是有的好找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都必须要找,温白羽一闭眼还能想到邹成一掀开腿上毯子的时候那种场景,可怕的感觉让温白羽都一震,不知道要经受多大的痛苦。

    温磊也是这样的体质,只不过还没有完全发作而已。

    众人在金华住了几天,温磊和温九慕是生意人,要打理自己的生意,而且接下来他们还要去湖北,一段时间不能做生意,又不能让人知道温磊和温九慕是去下斗的,自然要打理一番。

    期间温九慕告诉温白羽,他让查的事情似乎不简单,托人打听了,但是什么消息也没打听到,那个卖家似乎有意隐藏身份。

    温白羽也给雨渭阳打了一个电话,雨渭阳告诉他的同样是这些话。

    越是这么说,温白羽越觉得这个卖家不同寻常,很可能知道一些其他事情,又或许这个卖家就是黑羽毛的主人也说不定。

    很快的噫风就联系了他们,已经敲定了时间,他们会开车到金华,接上温白羽几人,然后再开车往竹山县去,因为从金华到襄阳的时间就需要花费十五个小时,再从襄阳开车到竹山,用的时间太长,而计划从金华开车到竹山需要十四个小时,而且开车方便带工具,众人就选择直接开车过去。

    他们一行人温白羽、万俟景侯、温磊、温九慕,还有邹成一和噫风,再加上新入伙的奚迟和钟简,一共八个人,正好噫风开了一辆八座的大车,空间很大,还能装行李。

    噫风把车停在门口,帮着众人把要带的行李放在后备箱里,奚迟看着那辆车,笑眯眯的对温白羽说:“啊呀,你认识的人都挺有钱的。”

    温白羽想说是啊,他们都挺有钱,只有自己没钱。

    邹成一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降下车窗来,冲众人笑了笑,说:“上车吧。”

    温白羽看他仍然穿了一件黑色的对襟衣,只不过身上还披着一个外套,大拇指上照样带着一只红色的扳指,食指上是极细极细的银戒指。

    温白羽看他这么瘦弱的样子,想劝他在扬州等众人回来,不过转念一想,邹成一的腿已经成这样了,就算是刀山火海,估计也要自己闯吧,不然不会甘心的。

    温白羽上了车,坐在最后一排,万俟景侯坐在他旁边,奚迟钟简和他们对着座。

    奚迟对温白羽勾了勾手指头,侧头指了指邹成一食指上的银戒指,压低了声音说:“他那戒指可不简单。”

    温白羽有些奇怪的瞟了一眼,那银戒指看起来非常细非常细,比铁丝还要细,如果不是邹成一的手指本身就很细,估计戴在别人手上都看不见了。

    万俟景侯说:“那是破解机关用的。”

    温白羽恍然大悟,这么看来邹成一也不简单。

    众人都上了车,噫风最后上来,发动了车子,众人开始启程,往竹山县去。

    这个时候邹成一从兜里拿出一张地图来,那张地图是一个褐色的皮子,上面刻画了路线,然后又用涂料描了一遍,虽然有些褪色,但是还看得清晰。

    温白羽虽然坐的远,但也看到了地图,说:“你手里的是什么?”

    邹成一把地图交给后面的温磊和温九慕,说:“这是我两年前收到的一张古董地图,这张古董地图上,标注着上庸有一个古墓,正好是两千年前,也就是西汉时期的古墓,和刘去墓的时间吻合。我又查了很多资料,可以肯定九成九这张地图就应该是广川王墓。反正咱们也没有目的地,不妨就按这个走。”

    众人传阅的看了一下,地图确实是古董,但是因为年代太久了,和现在的地图有很大的区别。

    温白羽看见这张皮一紧,说:“这是人皮?”

    邹成一点头,说:“应该是。”

    温白羽说:“又是人皮?”

    因为温磊不知道黄老板的事情,所以温白羽也不便多说,万俟景侯看了一眼,说:“不会起尸。”

    众人开车去,最命苦的当然是温白羽,温白羽提前准备好了晕车药,但是并不太管用,一路车程不堵车的话需要十几个小时,温白羽就算在车上睡两觉也不够。

    噫风开了四个小时,钟简就替他开几个小时,奚迟要和钟简坐一起,就去了副驾驶,噫风把邹成一从副驾驶抱下来,放在了原来奚迟的座位上,给他扣好安全带。

    邹成一坐下来之后就拿出一本书在看,噫风还泡了茶放在他手边上,邹成一一边看书,时不时再喝口茶。

    温白羽躺在万俟景侯的腿上,他最佩服在车上还能看书的人,尤其邹成一坐的是倒座,要是自己早就吐了。

    天黑下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荒郊野外了,因为是跟着人皮地图走,上了高速,很快又拐下来,七拐八拐的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了,所幸地图上的路虽然颠簸,但还是依稀存留着的。

    天色太黑,路又颠簸,还时不时要攀山,再加上温白羽已经“气息奄奄”,众人就停下来,准备在外面扎帐篷,吃个晚饭,然后好好休息一晚上。

    噫风从后备箱里取出一个折叠的轮椅,把轮椅打开,然后铺上一张柔软的毯子,随即才把邹成一从车里抱出来,放在轮椅上,又在邹成一的腿上盖了一张毯子。

    众人生了火,拿出锅子,热了热带来的饭,温磊和温九慕都有些感叹,他们已经许多年都没做这种行当了,以前的设备没有现在先进,但是也都差不多是这样的。

    当然了,那个时候的土夫子都是各怀异心的,谁也不能信谁,都要戒备着对方。

    温磊看向温白羽,温白羽正和奚迟聊得开心,旁边的钟简给他们盛了饭,端过来,奚迟笑眯眯的说了句什么,让钟简有点局促。

    总之几个人的关系看起来倒是不错,也不是表面关系,温磊想着,看来自己的侄子比自己有能力。

    噫风一个人拿着手电,去附近转了一圈,温白羽说:“让人跟着他吧,不然荒郊野岭的,再遇到什么野兽。”

    邹成一笑眯眯的摆手,说:“不用担心他。”

    随即对噫风说:“快点回来。”

    噫风点点头,去了很快就回来了,手电绑在胳膊上,抱回来很多树枝,把火又添的旺盛了一些,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一个水壶,说:“少爷,那边有个山泉,我再去取点水来。”

    邹成一点点头,噫风去了五分钟,很快又回来了,把水壶里的水倒出来,放在火上加热,等沸腾之后,拿出行李里的一套茶具,给邹成一泡了茶。

    大家都分了一杯茶,也不知道泉水是什么泉,这深山老林的应该挺天然的,泡出来的茶清香扑鼻,合着有一股甘甜浓郁的味道。

    温白羽觉得,这何止是来找斗的,就是来郊游的,坐着豪车,还能喝着好茶。

    等吃完了饭,众人就打算休息了,噫风第二天要继续开车,钟简就说他来守夜,这地方守夜也简单,应该没有什么野兽。

    大家商量好了就钻进帐篷里,帐篷非常大,温白羽躺在万俟景侯身边,他一路上被摇的很疲惫,一躺下来就迷迷糊糊的要睡着了。

    万俟景侯伸手揽着他的腰,亲了亲他的额头,他的嘴唇特别温暖,让温白羽嗓子里咕哝了一声,但是没有拒绝,然后万俟景侯就变本加厉的顺着温白羽的额头亲下来,最后亲在他的嘴唇上。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这些人里邹成一和噫风可不知道他们的关系,而且温白羽也没当着人亲吻的爱好。

    幸亏万俟景侯也只是轻轻的亲了一下,随即说:“快睡吧。”

    温白羽点点头,被万俟景侯搂着还挺暖和,很快就睡着了。

    他睡得迷迷糊糊,就听见“啊……”的一声,然后是断断续续的呻/吟,温白羽耳朵很尖,又是在野外,一下就醒了。

    温白羽睁开眼睛,帐篷里本身就点着灯,一直没有熄灭,就看见睡在最里面的邹成一已经坐起来了,靠在噫风身上,额头上冒着汗,一张脸惨白的像鬼,嘴唇也不是之前看到的橘色,有些发紫发蓝,整个人不停的哆嗦着,双手压在自己的腿上,整个人呼吸都非常粗重。

    温白羽下意识的看向邹成一的腿,他的双腿掩藏在裤子里,看起来很细很细,不停的发抖,艰难的喘着气。

    噫风的表情仍然很冷漠,说:“少爷……”

    邹成一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摆手的动作好像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邹成一身体一歪,就要倒在地上,噫风伸手一捞,将他抱起来。

    邹成一痛苦的咬着牙,牙缝里露出痛苦的呻/吟声,像一只野兽一样,脸上的表情也逐渐狰狞,温白羽突然想到了那个录像,录像里邹成一的父亲也是这个表情,那种从骨头里散发出来的痛苦,或许别人都不能体会。

    邹成一攥紧双手,嘴唇被咬破了一个口子,噫风伸手抚摸着邹成一的嘴唇,把流下来的血擦掉,说:“少爷,别咬了。”

    他说着,手生硬的顶开邹成一的嘴唇,把自己的手掌虎口放在他嘴边上。

    邹成一毫无犹豫,突然张开嘴咬住他的手,嗓子里压抑着吼声,身体不断发抖,温白羽很快看到噫风的手掌流了血,浓重的血腥味慢慢溢了出来。

    而噫风的表情仍然很冷漠,镜片后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似乎一点儿也不疼,根本没当做一回事。

    邹成一的痛苦持续了有半个小时那么长,等邹成一终于安静下来的时候,噫风轻喊了一声:“少爷?”

    邹成一已经精神一松,顿时晕了过去。

    温白羽一直看着,但是也毫无帮助,又转头看着不远处温磊,估计那边的人也醒了,大叔叔也有同样的怪病,发作起来估计也是这个样子,那种狰狞和痛苦,让温白羽有些震撼。

    万俟景侯揽着他腰上的手紧了一下,轻声说:“睡觉,明天还要赶路。”

    温白羽后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

    他有些冷,一下惊醒了,睁开眼却发现身边根本没有人,空荡荡的一个搭帐篷,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去向。

    他心里一紧,赶紧撩开帐篷,外面的篝火已经熄灭了,还有热度,车子也在,装备也在,但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温白羽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一点儿声息也没有。

    温白羽听见“咔嚓……”一声,突然转过身去,身后的帐篷一下子不翼而飞,取而代之的是一口棺材,刚才“咔嚓”一声,是棺材打开的声音。

    棺材的盖子一点点自行打开,温白羽睁大了眼睛,棺材里竟然躺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具浑身散发着蓝色冰晶光芒的骷髅。

    骷髅静静的躺着,忽然动了一下,然后骷髅的脸慢慢长出皮肉,紧跟着脖子双手双腿也开始长出皮肉,皮肉将蓝色的冰晶骨头包裹住。

    温白羽“嗬——”的吸了一口冷气,看着那副长出皮肉的尸体,尸体猛地睁开眼睛,一双淡茶色的眼睛撞进了温白羽的眼中。

    “邹成一?!”

    温白羽一惊,头脑里猛地发晕,感觉有人摇他。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万俟景侯把他摇醒,温白羽腾地坐起来,四下一看,自己坐在帐篷里,原来刚才是做梦,旁边万俟景侯都在。

    温九慕关心的说:“怎么了白羽,做噩梦了?”

    温白羽喘了两口气,或许是因为昨天晚上看见邹成一发病,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怪梦。

    温白羽一抬眼,就看到万俟景侯脸色不好的看着他,然后低头亲了他嘴唇一下,说:“晚上做梦竟然梦见其他男人?嗯?”

    温白羽:“……”

    温白羽心里卧槽了一声,心想着万俟景侯也发病了,发病了!

    幸好这个时候邹成一和噫风已经不在帐篷里了,温白羽还松了一口气,万俟景侯丢人没丢到外人面前。

    很快帐篷的帘子就被打起来了,钟简走进来,看见温白羽醒了,说:“早饭好了,出来吃饭吧。”

    温白羽站起身来,矮身从帐篷里出来,就看到邹成一坐在轮椅上,除了脸色苍白了一些,一切都和平常无异,噫风拿了一个湿毛巾,把邹成一的袖子卷起来,然后给他擦了擦胳膊,又卷起了他的裤腿,给他擦拭。

    温白羽知道肯定是昨天晚上邹成一发病的时候出了太多汗,而这个地方洗澡是个问题,毕竟他们没有那么多水。

    奚迟在火堆旁边烤吃的,冲温白羽招手说:“快看,烤兔子,一大早上就能吃野味。”

    温白羽走过去,果然奚迟正把兔子肉插在钳子上烤,但是自家养了讹兽之后,温白羽就再没吃过兔子肉,毕竟那感觉太奇怪了。

    温白羽做饭的手艺不错,他们带来的调料也齐全,就弄了一些调料配在一起,洒在兔肉上一起烤,烤出来的香味特别大。

    兔肉是噫风大早上打的,因为他们不能带走,就全都烤了,正好当早点吃,众人围拢在一起,温白羽调的香味特别浓郁,兔肉本身没什么味道,但是被温白羽一弄,竟然又嫩又鲜,还有一种烧烤的香气。

    众人吃了早饭,就把火灭了,然后把行李搬上车,还是噫风开车,就准备出发了。

    众人上了车,温白羽又开始睡觉,因为昨天做了怪梦,所以没有睡好,又吃了好多兔肉,胃里太饱,上车之后就开始犯困了,加上路比较颠簸,摇摇晃晃靠着万俟景侯就睡着了。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竟然已经黄昏了,车子也停了下来。

    温白羽睁眼一看,好家伙,四周竟然一片翠绿,都是低矮的灌木和草丛,他们的车子停下来,万俟景侯陪他坐在车里,其他人都下了车。

    温白羽赶紧也拉着万俟景侯下了车,就看见邹成一已经坐在轮椅上,手里捧着那张人皮地图,正在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片湖,和众人说话。

    邹成一说:“应该就是前面了,地图上有这个山洞。”

    温白羽往前一看,又看了看地图,干笑着说:“何止是山洞,已经变成水洞了。”

    万俟景侯指着人皮地图的路线,说:“地图上只有这一条路能过去,正好要穿过洞走,但是现在洞已经变成了水洞,咱们要走,估计要去附近的村子借船才行。”

    温白羽想说绕路吧,前面的洞看起来非常黝黑,一片碧绿色的湖水,一直通向洞里,湖水正好淹没了洞口的一半。

    温白羽是旱鸭子,最不喜欢走水路,而且水路潮湿,如果洞里有动物的尸体,或者人的尸体,都非常容易尸变。

    只不过温白羽看了看地图,旁边的路竟然都是断的,只有这一条,看起来也别无他法了。

    穿过这个水洞,他们离目的地也就很近了,众人研究了一番,就上了车,噫风开车大约十五分钟,就看到了一个村落,村落环着水,肯定会有船。

    这个村子环着水靠着山,虽然有船,但是很可惜的是船只有三条,而且他们几乎与世隔绝,说白了就是自给自足,要钱几乎没用。

    温白羽他们用一些先进的电子设备换了一条船,再多人家也不换了。

    船很大,还是古老的浆划的船,足够坐八个人,但是问题也来了,船虽然能坐下八个人,但是行李不能背太多,还有就是水洞并不大,船这么大,怎么拐弯?

    温白羽他们想在村子里找个向导,带着他们划过前面的水洞。

    村民听了却震惊的看着他们,说:“你们竟然要去那个魔鬼洞?不能去啊!”

    温白羽奇怪的说:“里面闹鬼?”

    村民说:“闹鬼算什么,里面有吃人的魔鬼!我们这个村子,本来不是这么少的船只,你也知道的,我们靠打鱼吃饭,挨家挨户都要有船的,一个穿破了,还要有替补的船补上才行,但是现在只剩下三条了,就是因为之前有好多人突然过来,说我们这里有古墓,要买我们的船进山洞去看。”

    温白羽心想着,果然想什么来什么,水洞里竟然有墓葬?那被水一泡,阴阳二气泡的乱七八糟的,还不全都起尸了?

    就听村民继续激动的说:“他们出了大价钱,还拿了好多东西跟我们换,而且并不是说来盗洞的,说是来科考的,是什么什么科研所的……我们当时就信了,租了船给他们,但是这个水洞,非常邪乎,老人都说这洞里有鬼在哭,每次天一阴,就会听到鬼哭的声音传出来,而且这种哭声是千真万确的,我们都听见过,没人敢靠近。我们这里的人,是听着鬼洞的事情长大的,谁敢去那里送死?那些人就拿了我们的船,自己进去了。”

    温白羽说:“后来呢?”

    村民嘿了一声,说:“哪有什么后来,后来就是他们都没有出来。”

    温白羽说:“那指不定是他们从另一头出去了?”

    村民摇头说:“我们也觉得是这样,因为我们都没进去过,也不知道这条水洞有多长,就想着没准其实很短,进去就能出去了,结果不是……几天之后,有人去打鱼,就看到一股红色的水从上游流下来,你们猜,是什么?”

    温白羽一怔,说:“血?”

    村民点头说:“没错,是血,太可怕了,顺着水流一直冲出很远,就从那洞口里涌出来,一股一股的血,然后……然后还滚出了两颗人头来,怒目张牙的,我们认得,是那些进去的人里面的,绝对没错。后来下了一场大雨,水涨起来了,渐渐才把血水冲走,等河水退下去的时候,你们猜,又发现了什么?”

    他说完,不等别人说话,又说:“竟然发现了一堆骨头,被冲上了岸,实在太可怕了。”

    村民说完,摇摇头说:“我劝你们也别进去,真的是有去无回,而且里面就算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被水泡了那么久,那还怎么值钱?”

    温白羽说:“我们不是来淘沙的,只是想从这个水洞穿出去。”

    村民见他们执意要去,也没有办法。

    没有向导,只能自己撑船进去,他们里面只有温磊和温九慕走过水路,对水路有些经验,当天就挑挑拣拣的准备了一些东西。

    他们本身想等着明天一大早再过水洞的,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阳气足,而现在天色黄昏了,如果水洞长的话,那他们进去的时候太阳就下山了,夜里阴气太盛,恐怕出现变故。

    不过就在他们整理装备的时候,邹成一的骨头又开始疼起来,那种疼痛似乎撕心裂肺,他们想拿镇痛的药给邹成一,但是止痛药都要隔一段时间才管用的,其实邹成一带了镇痛安神的注射剂,只不过这东西常用有免疫。

    邹成一说,还没有真正到该注射的时候,还要再等等,不然真疼的时候,就已经不管用了。

    邹成一的疼痛时间比之前拉长了不少,这让众人都有些紧张,似乎觉得不能再耽误了,疼痛的时间也来越长,而且频率越来越高,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众人商量了一下,准备在太阳下山之前就进洞去。

    他们把行李搬上船,在船上是没有办法坐轮椅的,噫风把轮椅折叠起来,放在行李堆里,然后抱着邹成一上了船,让他坐下来。

    众人都上了船,温磊和温九慕掌握方向,他们毕竟是水边长大的,划船还是小意思,很快就往水洞里划去。

    水是碧绿的颜色,非常清澈,而且越靠近水洞,水的颜色就越清澈,甚至可以轻而易举的看到水底的样子。

    温白羽扶着船沿,这种漂泊的感觉他实在不能享受,万俟景侯见他紧张的样子,拉住他的手,说:“不是教你游泳了吗?”

    温白羽一想起万俟景侯教自己游泳的那次,脸上就不自然的一红,咳嗽了一声。

    邹成一的腿没有力气,船上没有依靠的地方,噫风就让他靠在自己身上。

    邹成一皱眉的看着水底,就在要进洞的时候,说:“你们看。”

    他们是逆流行船,粼粼的水波从水洞里缓慢的涌出来,并不湍急,因为船比较重,就算不怎么划,也只是缓慢的往后退。

    众人低头往水里看,顿时都抽了一口冷气。

    挨近水洞的地方,绿水非常清澈,水底有一层水草,水草在水波中伸展着柔软的肢体,在那些水草中,缠绕着一具一具的尸骨……

    温白羽皱了皱眉,那些尸骨有的已经变成了白骨,有的穿着厚厚的衣服,露出来的脸和手已经泡的肿起来,非常的可怕,而且死人也露出一种极具恐惧的表情,想必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温磊沉吟了一下,说:“看来这个水洞不简单,抄家伙吧,大家准备好了。”

    他说着,看了一眼温九慕,温九慕点点头,两个人又开始往前划去。

    进入水洞的一瞬间,就好像阴暗的房间突然拉起了窗帘,四周忽然暗下来,密不透光的黑暗一下席卷而来。

    温白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随即打开手电,像四处照了照。

    他们带来的照明工具很齐全,手电的光线很足,人手一把手电,把水洞照的很亮。

    只见水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狭窄,里面很空旷,虽然船只不能调头,但是拐弯什么的绝对没有问题。

    水洞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笔直的,前面能照到的地方很深,一直是直路。

    温白羽说:“这么深?没有十几分钟走不出去吧?”

    奚迟笑了一声说:“十几分钟?我看不像。”

    他说着,指了指河水,众人低头一看,洞里的水流似乎因为狭窄,比外面要急一些,而且有越往里越湍急的势头,他们是逆流,估计越往里用来划船的时间就越多了。

    温白羽低头看着水,忽然“嗬——”的喘了一声,众人顺着他的目光往水底一看,绿水在黑暗中变成了黑水,淡淡的黑水之下,河底竟然有一排一排的人甬。

    人甬全都沉在水底,而且面朝上整齐的排列着,大小都不太一样,看得出来都是年轻男人的形象。

    如果不是因为洞里涨了水,这简直就是一个殉葬坑!

    如今洞里涨了水,他们漂浮在上面,就从这些人甬上面缓缓通过。

    温磊低着头往下看,皱眉说:“这些人甬,有些说不出来的奇怪。”

    他说着,万俟景侯说:“因为表情。”

    他一说,众人都立刻明白了过来,人甬是为了显示墓主的财力和地位而用到的一种祭品,秦始皇的人甬大多威严庄重,是护卫皇陵的一种象征。

    而这里的人甬,一个个面目表情狰狞可怕,皱着眉,攒着眼睛,似乎再忍受极大的痛苦。

    这种表情太奇怪了,谁会用这么狰狞的人甬做祭品?

    邹成一淡淡的看着水底的那些人甬,说:“我曾经见过古书上写过一种刑法,并不是人甬,但是能做出人甬的造型。古时候有人用这种刑罚对待奴隶或者战俘。把混合了特殊材料的泥浆从人的嘴里灌进去,但是并不堵住人身上的九窍,等泥浆灌倒了极限,又不能吐出来,泥浆就会从人身上的缝隙里流出来……”

    他说着,看着众人笑了一下,说:“泥从眼睛,鼻子,等等缝隙里流出来,这种泥浆遇到风很快就干了,糊在人的身体上,就变成了类似于人甬的东西。”

    温白羽听得直起鸡皮疙瘩,说:“怪不得这些人的表情这么狰狞。”

    奚迟点点头,说:“广川王就有这个爱好,只不过更有甚,他用的泥比较特殊,他喜欢把杀了的人放在大镬中,加上桃木灰和一些□□来烹煮,等煮的稀烂,再在里面加上泥,□□虽然致命,但是有防腐的功能。”

    邹成一继续说:“那看来咱们是找对地方了,这个洞画在地图上,很可能是广川王的抛尸地。”

    众人又往前划了不久,温白羽突听“噗……”的一声,似乎是从水里冒出来的,立刻用手电去照水面,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水底一直都是那种一排一排的人甬,除此之外毫无动静。

    温白羽说:“你们听见什么声音了没有?”

    因为温磊和温九慕在撑船,所以自然有水声,众人都没听见什么特别的声音。

    “噗……”

    “噗……”

    又是两声,温白羽肯定自己没有听错,而且那种声音是从水底传出来的,在他们的身后。

    温白羽突然把手电往后照,喊了一声“当心!”

    只见手电的光一打,一张惨白的泥脸正好从水里悄无声息的钻出来,已经扒住船的边沿,正要往前扑。

    船尾是行李,邹成一和噫风坐在最后,他大喊了一声,噫风伸手一推,快速的推开邹成一,然后手上一摸已经多了一把刀子,“哧——”的一声扎在人甬扑过来的手上,动作十分干脆利索,把人甬直接钉在了船板上。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噗通”一声,就在大家的精神集中在一个人甬身上的时候,另外一个人甬已经偷偷的摸了上来,抓住邹成一,一下将人拖进了水里。

    水很清澈,邹成一被拖进水里,水面上立刻涌出大量的水泡,显然邹成一没有准备,一下呛了水。

    众人都是一凛,邹成一身体那么瘦弱,而且还是残疾,被拽进水里,一下沉到了水底,岂不是凶多吉少?

    万俟景侯按住温白羽,说:“看好行李,我下去。”

    他正说着,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甬从水底冒出来,发出“噗……噗……噗……”的出水声,一个一个的往他们的船上爬。

    就在电光火石只见,万俟景侯还没有下水,突听“噗——”的一声巨大的水响,邹成一已经浮上了水面,然后是“咚”的一声,人甬掐住邹成一的胳膊,将人狠狠的撞在船身上。

    船只被撞得剧烈的晃动了一下,邹成一后脑被猛撞了一下,眼前一阵发黑,短暂的失去一秒的意识,很快就回过神来,突然抬起手,右手抓住人甬的脖子,就听“哧——”的一声响,邹成一的手顺着人甬的脖子一划,人甬的脑袋突然歪了,从里面喷出一股绿色的浓水。

    “少爷!”

    噫风喊了一声,快速伸手挡在邹成一面前,然后抓住邹成一的肩膀,往上一提,就听“哗啦……”一声,邹成一被噫风从水中提了上来。

    邹成一大口喘着气,瘫在地上,体力有些不知。

    噫风的手背上因为刚才遮挡了一下,被绿水大面积的腐蚀一片,发出一股烧焦的味道。

    温白羽这才看清楚,原来邹成一大拇指上戴的扳指并不是普通的扳指,扳指的内测有一个伸缩的刀片,要用的时候会弹出来。

    “嘭!”的一声,万俟景侯将一个人甬踹下船,说:“现在不是休息的时候,快划,下面的人甬被惊动了。”

    温白羽低头一看,船上有血,邹成一的手臂破了一个口子,脑后也有血流下来。

    温白羽赶紧抢过去,扯出纱布简单的包扎了一下邹成一的胳膊和脑袋,然后把船上的血擦干净。

    但是血气的味道很重,水底的那些人甬显然已经闻到了血气的味道,如果真是西汉的人甬,那就是饿了两千年的粽子,全都爬上来的话,他们根本不够塞牙缝的。

    “嘭!”的一声巨响,船只似乎撞到了什么。

    温磊骂了一声,说:“背上行李,前面的水太浅了,咱们得用跑的。”

    不断有人甬从水里走出来,扑到他们的船上。

    万俟景侯和钟简一个人抓了一个包,快速的甩在背上背好,然后拦在船尾的位置,让众人赶紧拿行李。

    前面的水太浅了,他们的船又太重,划起来非常吃力,众人都匆忙的捡了行李,然后往前冲去。

    噫风把邹成一背在背上,立刻也冲下了船,温白羽朝万俟景侯和钟简大喊:“快走。”

    两个人一边退一边跑,那些人甬对他们多少有些忌惮,但是人甬里面是□□,打破之后会迸溅出毒水,万俟景侯和钟简也不敢贸然打碎人甬。

    他们一路往前跑,身后的人甬很多,脚下的水越来越少,最浅的时候只到温白羽的膝盖。

    水洞前面突然出现了岔路,一边是湍急的水流,从洞里涌出来,灌入他们所在的洞口,另一边则是稍微潮湿。

    众人都没有停留,他们不可能冲进水里,只好选择了潮湿的另一边往前跑。

    身后的人甬发出“吼……吼……”的声音,但是追到岔路洞口的时候,就突然停住了,开始不断的在原地打转,往前往后的走,最后就都回头跑了。

    众人松了一口气,但是又同时提了一口气,这些人甬无比坚硬,而且身体里有毒素,又因为极大的怨念阴气很重,这么重的阴气,竟然也有不敢进入的地方。

    洞里只是潮湿,走几步之后就没有积水了,地上全是潮湿的石子和细砂,再往前走,竟然出现了石头路,显然是人工铺成的。

    一股风从石头路的尽头扑面而来,夹杂着一股阴冷的气息,温白羽总觉得洞的深处肯定有什么阴气更重的东西。

    地面平坦了,噫风把邹成一放下来,说:“少爷需要止血。”

    众人也停下来,钟简的胳膊也受了伤,万俟景侯倒是没有事,地势比较平坦,众人就打算在这里稍微整理一下。

    噫风从背包里拿出止血药,把邹成一的纱布拆开,邹成一抿着嘴唇,没吭一声,只是嘴唇稍微哆嗦了一下,噫风给他撒上药粉,然后重新包扎上。

    奚迟也在给钟简包扎胳膊。

    就在这个时候,“咕嘟”一声轻响,然后是“骨碌碌……骨碌碌……”

    有什么东西从黑暗的洞里滚了出来,随即“咔”的一声滚过来,撞在了温白羽的脚边。

    温白羽看着撞在自己脚边停下来的东西,说:“这是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65章 广川王墓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