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54章 长沙树冢(上)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翻来覆去的看着万俟景侯的手掌,没有一丝的异样,说:“疼不疼,有没有奇怪的感觉?”

    万俟景侯也看着自己的手掌,摇头说:“不疼,感觉的话,很温暖……”

    温白羽:“……”

    温白羽有些无语,白担心他了。

    巨大的烛龙和他们千辛万苦弄来的火精全都消失了,不过现在众人的当务之急不是烛龙和火精,而是蛊母。

    大家进了耳室,耳室也非常宽阔,里面摆放着许多祭品,没有棺椁,一张石头的祭台,上面摆放着一个大肚子的罐子,罐子似乎是冰做的,朦朦胧胧的有些透/明,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爬动。

    那东西肉呼呼的,像个大/肉虫子,没有小拇指那么粗,但是一爬动起来全身的肉节都在一伸一缩的蠕/动,那种恶心的感觉实在说不出来。

    肉虫子虽然隔着罐子,但是似乎也看到了他们,非常戒备的昂起脑袋,然后盘起肉肉的身/体,像蛇一样把身/体盘成一圈一圈的。

    万俟景侯看到这个虫子,突然松了一口气。

    温白羽睁大了眼睛,说:“这恶心的东西就是蛊母?”

    万俟景侯点头,说:“应该是,蛊母比一般的蛊虫要强壮,体型要大。”

    温白羽撇嘴说:“这不是强壮,这是肉多。”

    奚迟说:“咱们要怎么抓蛊母,用手?”

    子车看了一眼那罐子,说:“我来。”

    万俟景侯抬手制止他,说:“之前打开铃铛是空的,蛊虫已经进入了他们体/内,说明这个蛊虫的速度非常快,如果稍有不慎,蛊母进入体/内,那谁也救不了。”

    他说着,顿了顿,说:“我来。”

    万俟景侯说着,把背包卸下来放在地上,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腕,他回头看着奚迟,说:“如果我被蛊母叮了,麻烦你把我手砍下来。”

    奚迟迟疑了一下,点点头,断手也算是保命,总比蛊母爬进身/体里好。

    温白羽立刻一把抓/住他,说:“咱们再想想其他办法。”

    万俟景侯则是拍了拍温白羽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担心,但是温白羽怎么能不担心,眼看着万俟景侯走过去,其他人都往后退,子车拉住温白羽也往后退。

    奚迟则站在他们最前面,就站在万俟景侯的斜背后,手上的金爪子握紧又松开,似乎也十分紧张。

    万俟景侯回头看了一眼奚迟,奚迟点点头,清了清嗓子,说:“我准备好了。”

    众人都屏住呼吸,只见万俟景侯慢慢走过去,他一手握住冰罐子,然后慢慢的大盖子,盖子是封在上面的,万俟景侯手上一用/力,“咔”的一声把盖子抠了开。

    随着“咔”的一声,温白羽的心一下提了起来。

    盖子打开了一个非常小的缝隙,罐子里的肉虫子开始不安分,似乎闻到了空气的味道,开始发出类似于“嘶嘶”的叫/声,然后在罐子的底部开始转圈,一圈一圈的蠕/动着身/体。

    温白羽紧张的掐住自己手心,肉虫子似乎很躁动,非常的不安分,好像随时等待着从冰罐子从窜出来。

    万俟景侯深吸了一口气,一手扣住盖子,另一手扶住罐子的边沿,准备伸进去,他的动作极快,温白羽只听见“啪”的一声,万俟景侯已经扣上了盖子,他的手上多了一条很长很长的肉虫子。

    刚才蛊母一直盘起来,看不出直观的长度,而现在,万俟景侯掐着蛊母的头,蛊母的头类似于蛇,嘴巴被万俟景侯掐住大张着,合不起来,露/出里面的两个獠牙,身/体拉成了一条线,垂直落在地上,竟然和万俟景侯差不多高!

    长长的蛊母好像一条白花花的肠子,还带着肉/感,温白羽恶心的差点吐出来。

    不过那蛊母有点不对劲的感觉,它被万俟景侯捏住脑袋,整个身/体似乎在打颤。

    温白羽说:“蛊母是不是不对劲啊,是不是要咬人,怎么一直哆嗦?”

    众人也发现了,心想着难道蛊母还有厉害的后招?

    只不过等了半天,也没发现蛊母有什么后招,只是在不断的哆嗦,温白羽摸了摸下巴,说:“难道蛊母其实胆子比较小,害怕了?”

    蛊母的嘴巴大张着,两颗尖尖的獠牙暴/露在空气中,发出“嘶嘶”的声音。

    万俟景侯托着蛊母走过来,温白羽吓的后退了一步,说:“我跟你说我不是害怕虫子,但是这个虫子太恶心了,跟蛆似的……”

    万俟景侯看着他,说:“蛊母只是体型大一点,你身/体里的蛊虫,也是这个样子。”

    温白羽顿时就折服了,万俟景侯分明在说他身/体里有条蛆!

    万俟景侯说:“把衣服脱了。”

    温白羽吓一跳,说:“脱了?”

    万俟景侯挑眉,说:“难道你希望蛊虫从里嘴里爬出来?”

    温白羽脑补了一下,似乎那种画面太美了,于是赶紧把自己的羽绒服拉开,其实里面的衣服早就被万俟景侯撕掉了扣子,已经扣不住了,只能虚搭着,脱起来也方便,他赶紧脱掉了衣服。

    胸口上那个火焰的纹路还是橘红色的,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继续扩散,这么长时间都被抑制住了。

    万俟景侯拖着蛊母走过来,温白羽干脆一咬牙,一闭眼,像赴刑场一样,说:“来、来吧。”

    如果在平时,众人肯定都笑了出来,但是现在谁也笑不出来。

    万俟景侯把蛊母拿起来,捏着它的头,靠近温白羽的胸口,温白羽虽然闭着眼睛,但是顿时听到蛊母发出强烈的“嘶嘶”声,似乎在吼叫似的。

    万俟景侯说:“炼蛊的方法都是把用/药物浸泡的虫子放在一起,让这些虫子自相残杀,剩下的就是蛊虫,蛊虫都有很强的内斗天性,而且惧怕蛊母。”

    他说着,温白羽突然感觉到胸口一阵刺痛,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爬。

    “唔……”

    温白羽突然呻/吟了一声,冷汗一下就流下来了,他急促的喘着气,胸膛快速起伏,嘴唇死死咬住,把痛苦的声音强/硬的掩藏起来。

    万俟景侯有一时的着急,但是他手里捏着蛊母,如果一旦分心,让蛊母逃跑了,后果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温白羽快速的呼吸着,那刺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突然“啊”的低喊了一声,奚迟倒抽/了一口冷气,就见蛊母张大了嘴巴,獠牙不停的抖动着,一只蛊虫突然从温白羽胸前的火焰纹路上钻出来,温白羽的胸口顿时血粼粼的。

    温白羽疼的跌倒在地上,那蛊虫一点点的往外钻,这个时候蛊母的尾巴突然卷起来,别看它的体型很肉,但是动作很灵敏,一下卷住蛊虫的头,蛊虫发出“吱”的一声尖/叫,蛊母尾巴一甩,那蛊虫一下就被它连根拔了出来,发出凄厉的尖/叫。

    蛊母尾巴卷起来,一下插/进自己的嘴巴里,虽然它的嘴被万俟景侯捏着,但是尾巴捅/进嘴里,一下把蛊虫给吞了进去。

    温白羽的胸口一下就不疼了,只有隐约的温热从胸口流下来,胸前破了一个洞,多少有点疼,但是和之前那种刺痛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子车赶紧去扶起温白羽,然后拿了药给他消毒,裹上纱布,又给温白羽披上衣服,说:“没事吧。”

    温白羽摇了摇头,他有点体力透支,不过胸前的火焰标记消失了,虽然痛苦了一点,但是结果是好的。

    温白羽吃力的说:“快快,给钟简用。”

    钟简被五/花/大/绑着,还在费力的挣扎,眼睛是鲜红色,能滴/出/血来,脸色狰狞,可怕的獠牙和蛊母的一模一样。

    万俟景侯把蛊母拿过去,钟简的脸色顺便从狰狞变成了恐惧,好像他本身就是一只蛊虫一样,紧跟着钟简突然发出压抑的大吼声,胸膛快速的起伏,尖锐的獠牙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蛊虫竟然从钟简的喉/咙处破皮而出。

    大量的鲜血涌/出来,像决堤一样,奚迟看的心惊肉跳,蛊虫的脑袋比温白羽身/体里的大了一倍,虽然没有蛊母粗/壮,但是很难想象一只细细的蛊虫进入钟简的体/内,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竟然涨了这么大。

    钟简的脖子上破了一个大口子,蛊虫从里面往外钻,能清晰的看到蛊虫的獠牙,蛊母像刚才一样,唰的卷住蛊虫,只不过这条蛊虫太大了,拽起来非常费劲,就像挖钟简的肉一样。

    奚迟撇开头去,呼吸也有点急促,双手有些发/抖。

    钟简突然发出一声大吼,蛊虫被成功的拽了出来,蛊母尾巴一卷,同样把蛊虫吞咽下去。

    钟简一下昏倒在地上,奚迟赶紧抢上去,入手全是鲜血,他的脖子破了很大一个口子,肉外翻着,必然受了不少痛苦,奚迟的手都在发/抖,手忙脚乱的给他解/开绳子,然后拿着颤给他抹药裹纱布。

    钟简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疼醒了,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嘴皮都是失血的颜色,眼睛看着奚迟。

    奚迟眼圈有些红,让钟简靠在自己身上,说:“没事了,你睡吧,我帮你处理伤口,一会儿就好了。”

    钟简轻轻摇了摇头,似乎示意自己不疼,他费力的伸起手来,指了指奚迟脖子上的伤口,那是钟简刚才咬的。

    奚迟胡乱的抹了一把阴出来的血,说:“我没事。”

    钟简看了他很久,才吃力的说:“对不起。”

    奚迟使劲摇头,说:“你放心,等你好了,我会咬回来的。”

    他说着,钟简轻笑了一声,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

    薛柏身上也有蛊毒,但是因为不知道多少年头,似乎非常费劲,蛊母不断的发出嘶叫的声音,薛柏只是脸色发白,好似非常痛苦,但是半天也没看到蛊虫从他体/内钻出来。

    薛柏全身发/抖不吭一声,子车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揪起来,薛柏突然轻笑了一声,伸手握住子车的手,说:“好孩子,别担心……”

    子车的表情非常复杂,紧紧的注视着他,薛柏的手在打颤,痛苦的感觉让他满脸都是汗,他胸口的火焰已经变成了暗红色,不知道多少年头了。

    “咦?”

    温白羽突然出声,众人的目光立刻被他吸引过去,只见薛柏的心口处,有一个血红色的点,然后那个点一点点的放大,突然破了一个口子。

    温白羽说:“出来了,爬到心脏去了吗?”

    薛柏猛地抓紧了子车的手,浑身颤/抖着,子车有些着急,但是又什么都不能做,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他很慌张。

    薛柏的忍耐力非常好,或许是锻炼出来的,毕竟一个大活人能从墓葬内部一把土一把土的挖出一个通道来,被/逼急了用尸体充饥,这种绝望他都忍耐过来了,疼痛对于他来说,反而是证明他活着的一种感觉。

    薛柏抓着子车的手指甲发白,额头上全是冷汗,嘴唇发紫,哆嗦着,蛊虫终于一点一点的爬出来,白色的蛊虫裹/着鲜血的颜色,嗖的一下被蛊母抓/住吞了下去。

    众人同时松开一口气。

    万俟景侯捏着蛊母,把它重新放回罐子里,然后快速的抽手,盖上盖子。

    也不知道蛊母怎么了,一点儿反/抗也没有,或许是吃撑了,一下吃了三/条蛊虫,仍然是发/抖,被放进罐子里“跐溜”一下蜷缩起来,蜷成一个团,肉肉的身/体还在不停的发/抖。

    温白羽说:“这蛊母不会是帕金森综合征吧?”

    他一说话,众人的气氛都缓和了下来,大家都是精疲力尽,就地坐下来休息,然后处理着各自的伤口。

    万俟景侯挨着温白羽坐下来,温白羽抓着他的手反复看,说:“蛊母咬你了吗?”

    万俟景侯摇头,说:“没有。”

    温白羽说:“奇了怪了,蛊虫都那么凶悍,这个蛊母见到你怎么这么温顺……”

    他说着,突然说:“我知道了!”

    万俟景侯说:“知道什么了?”

    温白羽说:“蛊母一定是母的!”

    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温白羽“嗯?”了一声,奇怪的说:“你的手心怎么是热的?”

    他说着,伸手摸了摸万俟景侯的手心,然后又摸了摸/他的手背,顿时惊讶无比,平时的万俟景侯都是凉丝丝的,天气凉绝对不能和万俟景侯挤一个被窝,而现在竟然是热/乎/乎的,特别的温暖。

    温白羽特别惊讶的顺着万俟景侯的手心往上摸,小臂也是热的,大臂也是热的,他的手顺着万俟景侯的袖子钻进去,实在钻不进去了,就退出来。

    然后又伸手去摸万俟景侯的身/体,隔着羽绒服感受不到,温白羽干脆把手从下面钻进去,然后摸在万俟景侯的腹肌上,竟然也是温热的。

    温白羽“诶”了一声,似乎百思不得以解,这个时候万俟景侯已经一把压住他乱/摸的手,说:“你喜欢在墓里办事?”

    温白羽说:“办事?办什么……”

    他说到一半,看着万俟景侯笑眯眯的表情,一下就尴尬起来,然后想要把手抽/出来,但是万俟景侯压住他的手,根本抽不出来。

    万俟景侯挑眉说:“你摸了这么半天,就算完了?”

    温白羽顿时很后悔刚才的所作所为,说:“那……怎么办?”

    万俟景侯笑着说:“当然是让我摸回来。”

    温白羽小声的说:“可是我胸口疼。”

    万俟景侯又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说:“等回去的,先欠着。”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

    众人休息了半个小时,温白羽说:“现在烛龙也没了,火精也没了,而且这个陵庙里到处都是火魔的标记,咱们怎么办?继续走,还是往外走?”

    万俟景侯想了一下,现在他们之中受伤的人太多了,钟简和薛柏的伤比较重,奚迟身上全是伤口,子车之前受了枪伤还没有好透,如果勉强走下去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万俟景侯说:“先出去。”

    他说着,让子车把地图拿出来,众人研究了一下,温白羽是从翻板掉下来的,如果想要回去,绝对不能从翻板爬上去,因为地/下是一片湖水,根本没办法爬。

    子车想了想,说:“你们还记得咱们进永生路听到的水声吗?但是从通道一路走来都没有水。”

    温白羽说:“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咱们是听到水声才打开墙板的,但是里面只有通道,一滴水也没有。”

    万俟景侯点点头,说:“你掉下来的那片湖,很可能连通着永生路的通道。”

    奚迟说:“那就顺着湖水走,到时候咱们打个盗洞,直接通到永生路里,这样也比较捷径。”

    温白羽点点头,他们这里可有专门倒斗的壑语侯,挖个专/业的盗洞估计不在话下。

    温白羽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土,说:“行吧,那咱们行动吧,我真想下山去吃顿肉,我嘴里都快淡出鸟儿来了。”

    他一说,万俟景侯突然“呵”的笑了一声,非常暧昧的看着他。

    温白羽白了他一眼,万俟景侯肯定想到了什么带颜色的话题,不然不会笑的这么“可怕”!

    众人背起背包,他们的食物吃掉了大半,整理了一下合并起来,伤员都不需要背背包,温白羽也算是伤员中的一个,就没有背,很轻/松的走在最前面。

    温白羽一边走,一边笑着回头说:“我认得回去的路,从湖水过来走不了多远,而且是直路。我……”

    他说着,突然脸上变色,就听“嘭!”的一声巨响,温白羽前脚刚走出了耳室,耳室的墓门突然落下机/关,一下将剩下的人全都隔离在耳室里。

    温白羽一个人站在耳室外面,冲过去,使劲掰着落下来的铁栅栏,说:“这是怎么回事?”

    众人也是一惊,他们竟然被/关在了耳室里,而温白羽和他们“一墙之隔”,隔在了耳室外面。

    温白羽心里突然升起一阵恐/慌,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逼近。

    温白羽惊慌的在耳室的外墙上摸索着,说:“不对啊,我没碰到任何东西,怎么会有铁栅栏落下来。”

    奚迟也在里面摸索着,同样没找到机/关。

    万俟景侯在里面伸手握住温白羽的手,说:“别慌。”

    温白羽感受到万俟景侯手心的那股暖意,深吸了一口气,平稳下自己的心情。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背后有“嗬、嗬”的笑声,温白羽后背一紧,万俟景侯沉声说:“白羽,快走!”

    温白羽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万俟景侯一把推开,温白羽一下跌倒在地上,与此同时一个人影唰的飘过来,似乎要抓温白羽,被万俟景侯一推,抓空了。

    是披着人皮的干尸。

    温白羽快速的从地上爬起来,那干尸一笑脸皮就皱起来,看起来异常的诡异,他不去看温白羽,反而转过脸来看着万俟景侯。

    黑/洞/洞的眼窟窿,里面没有眼珠子,就那么注视着万俟景侯,笑着说:“真是情深呢,可惜了。”

    他说着,转骨头来,盯着温白羽,温白羽后退了一步,偷偷伸手进口袋里,把凤骨匕/首握在手里。

    干尸似乎知道温白羽不会丢下那些人逃走,所以并不挡住大门,而是挡在耳室门前。

    干尸看着温白羽的动作“嗬、嗬、嗬”的一顿一顿笑了起来,说:“我送他们一条活路,但是要看你的态度。”

    温白羽有些吃惊,不知道这干尸是什么意思,就见干尸拍了拍干瘦的手掌,一边笑着一边将干瘦的手指“啪”的一声扎进石墙里面,石墙是中空的,里面有个铜的圆形手把,干尸勾住那手把,往外一拉。

    突然耳室的石墙发出“轰隆——”一声巨响,那手把竟然是一个轴,耳室四面石墙开始向内收缩,耳室的空间逐渐缩小。

    温白羽一看就慌了,眼神开始乱瞟,期待着有其他的机/关。

    干尸笑着说:“他们很快就要被碾死,你的态度呢?我知道你心肠最好,那么,我要你右手大臂的骨头,就用你手上匕/首,把自己的骨头剔下来吧。”

    温白羽一愣,说:“什么?”

    干尸说:“没时间了,我要你右手大臂的骨头,这对你不难吧。”

    温白羽浑身发/抖,他把手从兜里拿出来,手上紧紧/握着凤骨匕/首,干尸笑着说:“为什么犹豫了,你当年可没有犹豫,就把骨头剔了下来。”

    温白羽听不懂干尸的话,他呼吸急促,眼睛扫了一下耳室的外墙,眯了眯眼睛,心里突然有了办法。

    温白羽装的表情非常恐惧,转头就向外跑,干尸“嗬”的怒吼了一声,就要去追,结果温白羽突然停住,向后一滚,干尸的手一抓,抓了一个空,尖锐的指甲刮到了温白羽的脸,脸上一下多了三/条血/印。

    温白羽根本没时间去管这些,他手里攥着凤骨匕/首,突然使劲一插,“啪”的一声扎进了墙里,原本卡着铜轴的地方,凤骨匕/首硬生生的卡了进去,四面石墙又是“轰隆——”一响,顿时停住了收缩。

    也幸亏是凤骨匕/首坚/硬无比,不然早就被卡断了。

    温白羽顿时松了一口气,万俟景侯突然睁大眼睛,伸手一甩,寒光唰的打出去,冲温白羽大吼,说:“快跑!”

    温白羽转身要跑,但是那个干尸已经躲开龙鳞匕/首,一下冲上来,骷髅一样的爪子“咔吧”一声响,一下陷进温白羽的肩胛骨里。

    温白羽感觉到一阵力不从心,好像武侠剧里被穿了琵琶骨一样,右手顿时软/下来,鲜血冒出来,一下染红了肩膀。

    “白羽!”

    万俟景侯疯了一样大吼,“嘭”的撞在栅栏上,那栅栏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竟然无比坚/硬,奚迟的金爪子一口气在上面划了十几下,竟然连个口子也没有。

    温白羽疼的脸色发白,干尸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嗬、嗬、嗬”的怪笑起来,然后手指用/力,温白羽的嗓子里顿时发出“啊……”的痛呼声。

    干尸穿着温白羽的肩膀,把人举起来,温白羽睁大了眼睛,嘴巴张/合/着,最后连痛呼的声音都喊不出来了,突然一垂头昏死了过去。

    万俟景侯双手握住栅栏,指甲发白,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眼珠子发红,似乎要吃/人一样。

    干尸笑着,对万俟景侯说:“万俟景侯,你感觉怎么样?我……”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轰隆——”一声巨响,然后整个耳室似乎要塌了一下,开始震动,无数碎石从墓顶掉下来,耳室外面的主墓室也开始地动山摇,似乎要地/震了一样。

    干尸皱巴巴的脸皮露/出一丝诧异的表情,就听“轰——”的一声巨响,黑色的栅栏突然被什么强大的力道从里面撞了出来,整张铁门一下飞出去,“嘭”的撞在墓室对面的墙上,把墓墙撞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干尸诧异的看着耳室,巨大的尘土散去,就听“轰隆——轰隆——”的声音传来,万俟景侯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巨大无比的龙。

    他的眼睛就比常人的头还大,一对赤红的眼睛,浑身红色的鳞片,因为愤怒,鳞片像铠甲一样,竖/起锋利的边缘,巨龙张/开嘴巴,发出“吼——”的一声,能隐约看见他的嘴吧深处衔着一只发光的东西。

    别说是干尸,就连耳室里的众人也吓了一跳,万俟景侯突然在他们眼前变成了一条巨大无比的龙,比化蛇还要大,耳室顿时变得狭小,似乎被他撑裂。

    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烛龙会突然消失,为什么万俟景侯摸了火精没有事,为什么火精一下就消失在了万俟景侯的掌心里,为什么蛊母见到万俟景侯,会吓得不停的打颤……

    万俟景侯冲出去,巨大的蛇头从高空伏低下来,对/着/干尸张/开嘴盆大口,火精发出巨大的光芒,将墓室照得无比刺眼。

    干尸不禁后退了一步,似乎也被这一变故吓怕了,却死死抓/住温白羽这个保命符。

    干尸一边退,一边说:“我没想到,原来你并不是个凡人,但是火神才是真正的神明,一条蛇而已,还不是要看我的脸色?”

    他说着,把温白羽举高,温白羽似乎还在昏迷,但是巨大的痛楚让他皱起眉来,苍白的嘴唇不断的颤/抖着。

    万俟景侯剧烈的喘着气,似乎在忍耐什么,干尸的威胁或许起了作用,万俟景侯并不敢贸然往前,突然他身形一动,巨大的烛龙忽然变出了人形。

    万俟景侯站在干尸面前,说:“放了温白羽。”

    干尸笑起来,说:“那可不行,你以为你还是一国之主吗,我已经得到了永生,我现在是神明了,不再是一个小小的国师,不需要再听你的摆/布,我可以自己抓凤凰。就算你是烛龙又怎么样,火神才是正统,你不过是找死!”

    干尸说着,面部的脸皮皱起来,似乎特别的激动。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一声冷笑,本身已经昏死过去的温白羽突然抬起头来,说:“我也觉得是找死……不过是你。”

    他说着,手掌突然伸出去,“啪”的一声抓/住干尸的脖子。

    干尸发出“咯”的一声大吼,脖子上顿时被灼烧起来,温白羽的掌心好像冒着火,干尸的皮一下就焦了,发出“滋啦——滋啦——”的声音,惊恐的看着温白羽。

    温白羽慢慢抬起头来,一双红宝石一样的眸子,平静的看着他,一手掐住他的脖子,一手扣住他的手腕,干尸发出“咯——咯!”的大吼声,手腕也开始灼烧,发出烧焦的声音,温白羽抓着他的手,硬生生把他尖锐的手指从自己的肩膀上拔/出来。

    鲜血一下涌/出来,温白羽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眼神依然很平静,五指一缩,就听“咔吧”一声响,竟然一下拧断了干尸的脖子。

    干尸脑袋一歪,温白羽甩手扔开,干尸就跌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他的动作十分连贯,制/服干尸还没用半分钟,刚才还气/焰/嚣/张的干尸一下瘫在地上,奚迟几人全都看傻了眼,竟然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发生了什么。

    温白羽直立的站着,身/体忽然晃动了一下,万俟景侯冲上去,从后面抱住温白羽,温白羽眼睛已经闭上,全部的重量靠在万俟景侯身上。

    万俟景侯压住他的肩膀,说:“白羽?”

    温白羽含糊的答应了一声,这让万俟景侯松了一口气。

    众人这才从傻眼中醒过来,赶紧跑过来,就在这个时候,地上的干尸突然动了一下,万俟景侯眯了一下眼睛,抬手一甩。

    “啪!”

    龙鳞匕/首扔出去,正好打在干尸的头骨上,头骨一下碎了,干尸的皮“唰”的从尸体上掀开,迅雷不及掩耳的冲向大门,一下没入通道里。

    子车站起来要追,万俟景侯说:“不用追,你对付不了。”

    奚迟看着温白羽的脸色苍白,说:“还是先出去吧。”

    温白羽感觉自己很累,他隐约做了一个梦,自己竟然像万俟景侯那样牛,一把抓/住了干尸的脖子,然后咔嚓一声就给拧断了。

    温白羽做着梦,不禁就笑了起来,自己竟然也这么牛,看来果然是做梦……

    “嗯……”

    温白羽感觉自己的肩膀上痒痒的,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来回滑,那种隔靴搔/痒的感觉,还不如给他来一个痛快。

    温白羽被挑/拨的浑身发/热,下面隐隐有些兴/奋,不禁呼吸急促,伸手抱住了压在自己身上的人。

    “哎……”

    那湿/漉/漉的东西在自己肩膀上滑/动,突然刺痛了一下,竟然像是被咬了一样,温白羽吓得立刻睁开眼睛,就见万俟景侯放大的俊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一开口声音哑的不成样子,说:“吓死我了……我还以为蛊虫咬我……”

    温白羽一说完,就感觉他们的姿/势很不对劲,万俟景侯双手撑在自己耳侧,低下头来,他们距离很近,近的温白羽都要对眼了,这他/妈是什么总裁姿/势啊!

    温白羽一侧头,发现自己光着肩膀,被子盖在腹部,肩膀上还有一个牙印,不用说了,刚才刺痛的感觉,一定是被万俟景侯咬了,他差点忘了万俟景侯是属狗的。

    万俟景侯低头在那红痕上亲了亲,说:“肩膀还疼吗?”

    温白羽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肩膀之前被/干尸穿孔了,不过现在一点儿痕迹也没有,这么优秀的治愈功能,想必也只有万俟景侯会了。

    温白羽摇了摇头,说:“不疼了。”

    万俟景侯在他旁边躺下来,钻进他的被窝里,伸手抱住温白羽。

    温白羽感觉了一下,自己上身没穿衣服,下面穿了裤子,真是太好了……

    万俟景侯搂住他的腰,温白羽惊讶的发现万俟景侯的手是温暖的,这冰天雪地的环境,让温白羽无比的舒服,不禁往他怀里拱了拱,还主动伸手抱住了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挑眉说:“伤才好,这么热情?”

    温白羽“呸”了一声,说:“就是借你当个抱枕,千万别多想。”

    万俟景侯就躺着当抱枕,说:“刚才睡着了做什么梦了,笑的那么开心?”

    温白羽被他一提醒,特别兴/奋的说:“哎,我梦见自己跟你那么厉害,一手就把干尸的脖子给拗断了,特别潇洒,简直帅呆了!”

    万俟景侯:“……”

    温白羽还有些疲惫,很快就睡着了,等他醒来的时候,天都黑了,屋里黑漆漆的。

    温白羽坐起来,发现万俟景侯不在身边,不知道去哪里了,而温白羽后知后觉的发现,这个屋子很眼熟,木头搭的,冰天雪地,朴素的棉被和褥子……

    温白羽一个激灵,这不是茯苓的家吗!

    温白羽踉踉跄跄的冲出屋子,被门槛一绊,差点扑出去,幸好有人伸手接住他。

    温白羽一抬头,接住自己的自然是万俟景侯,而其他人也在,都坐在外面,围着桌子似乎在吃饭。

    奚迟、钟简、子车、薛柏还有万俟景侯,一个也没少,但是没看见茯苓一家。

    温白羽找了半天,还是没有,顿时松了一口气。

    万俟景侯上下打量了一下他,说:“能起床了?也不/穿衣服,不觉得冷?”

    温白羽被他说得看了看自己,顿时老脸发红,竟然就穿着一条裤子就跑出来了,上半身还打着赤膊!

    温白羽赶紧跑回屋子,万俟景侯也跟着进来了,给他把衣服披上。

    温白羽说:“这是茯苓的家?”

    万俟景侯点头,说:“从墓里出来的时候你受了重伤,我们就在这里落脚了,这里其实没有人住,都落了尘土。”

    温白羽一想到墓里的茯苓,不禁就打了一个寒颤。

    温白羽说:“那墓呢?里面还有好多中了蛊毒的尸体,怎么办?”

    万俟景侯沉默了一下,说:“你放心吧,已经给烧了。”

    他们在木屋休息了两天,温白羽始终觉得瘆的慌,第一次来还有一个小姑娘在和他说说笑笑,第二次来就告诉他其实这个屋子早就没人住了,里面全是尘土。

    简直是遇见鬼的节奏……

    众人开车往回走,一路上奚迟给温白羽讲了一下他昏死之后的事情,温白羽听的直乍舌,万俟景侯竟然是烛龙!

    温白羽听完了,摸/着下巴,万俟景侯看他一直不说话,还以为他害怕自己了。

    结果就听温白羽叹了一口气,说:“唉,果然没有一个正常人。”

    于是温白羽沾沾自喜的说:“所以说,还是我最正常,已经成为了稀有保护动物。”

    奚迟暼着他,说:“一只手扭断了干尸的脖子,能做出这个举动,怎么看也不算太正常吧?”

    温白羽没听懂他说什么,毕竟一只手拗断干尸的脖子,那可是温白羽在做梦,他没想到是真的,万俟景侯也一直没有和他说过。

    温白羽有些晕车,就没有继续这个话题,他睡了半路,突然从万俟景侯的腿上爬起来,似乎想到了什么。

    万俟景侯还以为他不舒服,说:“怎么了?”

    温白羽摇头,说:“哎,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你是烛龙的话,那唐子是不是有救了,火精能干什么?”

    万俟景侯说:“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温白羽:“……”

    他们用了几天就回了北/京,唐子的身/体似乎好了不少,温白羽把事情说了一遍,唐子和雨渭阳都很吃惊。

    温白羽说:“不过万俟景侯不知道怎么用火精,也不知道火精有什么功用,但是这都没关系,让唐子和万俟景侯多相处相处就行了,不是说烛龙很神奇的吗。”

    雨渭阳也表示同意,然后温白羽就让唐子和万俟景侯大眼对小眼的坐在桌前,说是相处,两个人很无聊的对坐了一天……

    温白羽养了几天伤,雨渭阳接到了朋友的电/话,要去进一批货,而且是好货,唐子想跟着去。

    雨渭阳说:“你好好跟万俟景侯相处,我一个人去就行了,而且也不远,他给我送过来,我就到郊区接一下就行,都不出北/京。”

    唐子:“……”

    唐子有些无奈,但是知道是雨老板关心自己,就笑这让他注意,说:“雨老板早点回来。”

    雨渭阳说:“最多明天早上回来,有可能的话,我今天晚上就回来。”

    唐子点头,说:“雨老板回来给我打电/话,我去潘家园找你。”

    雨渭阳笑眯眯的就走了,开着他的车去接货了。

    温白羽翘着腿,坐在柜台后面,透过玻璃看着唐子和雨渭阳“依依惜别”,咋舌说:“哎,感情真好啊,唐子是忠犬啊!”

    万俟景侯凑过来,说:“我也是。”

    温白羽刚喝了一口水,“噗——”的一声全喷/出来了,呛得他差点去见阎/王,咳嗽着说:“就你?你还忠犬?不过你动不动就咬人,硬要说的话,你就是狼狗。”

    万俟景侯:“……”

    温白羽戳了戳万俟景侯,说:“对了,通/过这几次下墓,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万俟景侯说:“什么?”

    温白羽说:“那就是一定要会游泳,不然的话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掉水里了,你教我游泳吧。”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说:“好啊。”

    唐子这个时候推门进来了,温白羽立刻站起来,热情的邀请唐子,说:“唐子,我们打算去游泳啊,反正雨老板今天也不在,你孤家寡人的,跟我们去游泳啊?”

    他一说话,唐子就看到一边的万俟景侯脸色明显变化了起来,咳嗽了一声,说:“我就不凑热闹了。”

    温白羽说:“为什么不去啊,人多才热闹啊,难道你不会游泳?”

    唐子笑着摸了摸鼻子,说:“是啊,你和万俟景侯去吧,好好玩啊,我看店。”

    温白羽一想也对,总要有人看店,自己是个甩手掌柜,唐子再甩手了,难道指望万俟景侯来看店吗!

    温白羽带着万俟景侯直奔体育用/品店,温白羽是宅男,就喜欢蹲在家里,平时都不去游泳,最近的游泳经历还是高中的体育课,自然要去买泳裤和泳镜。

    温白羽稍微思索了一下,自己没有深水证,不能去深水,似乎不需要买游泳圈,不然一个大老/爷们带着游泳圈,指不定被人笑死了。

    两个人中午吃了饭,就去了最近的游泳馆,因为是秋天,游泳馆的人相对少一点。

    他们租了两个柜子放衣服,温白羽快速的换了泳裤,然后感觉自己后背有一股灼/热的视线,因为那种视线太灼/热了,温白羽几乎受不了,不得不转头去看。

    就见万俟景侯已经换好了泳裤,就站在后面看着自己,他双手抱臂,靠在旁边的柜子上,裸/露/出来的肩膀很宽,皮肤白/皙,腹肌流畅,下面的泳裤有点紧的样子,紧紧包裹/着……

    “咕嘟……”

    温白羽咽了一口唾沫,不自觉的就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下面,然后对比了一下,老脸涨的通红,咳嗽了一声,说:“哎换好了,咱们走吧。”

    因为是秋天,就算是室内的游泳馆,也觉得有点凉,尤其是刚入水,温白羽又不知道做准备动作,完全是旱鸭子,一下去腿就抽筋了,站在水底蹦啊蹦,觉得自己要冻死了。

    万俟景侯也入了水,温白羽就“呲溜”一下冲过来,抱住万俟景侯,然后双/腿夹在他的腰上,说:“太可怕了,我感觉要被淹死了,还好冷,冻、冻死我了,我抽筋了……”

    温白羽一边抱着万俟景侯哆嗦,一边语无伦次的说着,万俟景侯的身/体是暖的,这让温白羽感觉到了分外的安慰,不禁死死攀在万俟景侯身上。

    “呵。”

    万俟景侯突然笑了一声,温白羽瞪着眼睛说:“笑什么,你敢笑话老/子!我都抽筋了你还这么没同情心!”

    万俟景侯没说话,只是看着他,然后伸手在他屁/股上拍了一下,因为在水里,万俟景侯的动作都受到了阻力,温白羽就感觉到轻轻一拍。

    顿时脸就红了……

    万俟景侯的手顺着温白羽的腿摸,笑着说:“看来应该早点来游泳才对。”

    温白羽一下感觉到自己的姿/势太暧昧了,立刻把腿缩回来,这个时候万俟景侯却抱着他不让他走,说:“哪抽筋了?我给你揉/揉。”

    温白羽推了他一把,说:“没抽筋,你给我滚……你的手往哪摸呢!那……那他/妈怎么抽筋啊,啊!”

    温白羽的脸涨成了猪肝色,恨不得把自己扎进水里,万俟景侯把他推到泳池的边缘,伸手摸在温白羽下面,轻轻的拽了拽温白羽的泳裤。

    温白羽顿时低喊了一声,抓/住万俟景侯的手,说:“你这个老流氓,这大庭广众的,你疯了啊,没准还有监控呢!”

    万俟景侯笑了笑,也不再去惹他,真的开始教温白羽游泳。

    温白羽只会狗刨,相当的浪费体力,万俟景侯教了他最能保命的仰泳,像温白羽这种一沾水就子哇乱叫的人,仰泳最实用。

    温白羽喊得像杀猪一样,万俟景侯勒住他的脖子让他仰躺在水面,温白羽就四肢开始乱扑腾,拍了万俟景侯一脸的水。

    万俟景侯靠在他耳边,小声的说:“你再乱扑腾,我就在这里办了你。”

    温白羽瞪着眼睛说:“你竟然威胁老/子!”

    万俟景侯很淡然的点头,说:“对。”

    温白羽:“……”

    温白羽害怕的厉害,但是万俟景侯说得出办得到,只能强忍着不动,然后被万俟景侯仰躺在水面上,放松/下来果然就漂起来了。

    温白羽觉得很新鲜,就躺在水面上蹬来蹬去。

    万俟景侯又教他最简单的憋气,这是自救的必要,温白羽还是会憋气的,憋足一口气扎进水里,一扎进去正好看到万俟景侯水面以下的部位。

    两条有力的长/腿,偏偏生的非常白/皙,泳裤看起来特别有弹力,包裹/着万俟景侯的臀/部,看的温白羽吐出一个泡泡,差点没憋住。

    温白羽想要过去偷袭一下万俟景侯,结果还没行动,万俟景侯也突然潜进水里,温白羽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的想法被发现了。

    结果万俟景侯一把抓/住他的腰,一下把人拽过来,然后吻上了温白羽的嘴唇。

    温白羽顿时就傻了,如果一张嘴,肯定有水涌进来,万俟景侯又亲/吻着他的嘴唇,弄得温白羽痒痒的,温白羽只能抱住万俟景侯,两个人嘴唇用/力的厮/磨在一起,不留一丝的空隙,温白羽张/开了嘴唇,主动含/住了万俟景侯的舌/头。

    两个人都戴着泳镜,相当的碍事,温白羽吻得太激动了,手不断的在万俟景侯的身上乱/摸,又因为缺氧,动作非常急促。

    “哗啦——”一声,就在温白羽要缺氧的时候,万俟景侯一把将他拽出了水面。

    温白羽咳嗽了好几下,拼命的喘气。

    万俟景侯给他拍着后背,笑着说:“这么舒服?连命都不要了。”

    温白羽脸上腾的一下就红了,他想上岸去休息会,但是爬了两次,竟然被吻得腿软,根本爬不上去,简直丢脸。

    最后还是万俟景侯把他拽上岸的,温白羽想要休息一会儿,万俟景侯则是拽着他往浴/室走,说:“你点的火,过来灭火。”

    温白羽心中暗叫不好,但是刚才明明就是万俟景侯先贴上来的,自己不过是啃了两下,怎么就变成自己点火了。

    他们正要进浴/室,正好有工作人员来清场,下一场的时间被一个剧组给包了。

    温白羽就看见一个男人从浴/室里走出来,他身上还披着浴巾,身材瘦高,身上并没有太明显的肌肉,但是身材非常好,在游泳馆了还戴着墨镜,身后跟着好几个人。

    温白羽咂咂嘴,似乎是剧组的,应该是什么明星,不过温白羽不追星,记不住人脸,除非长得像万俟景侯这样的……

    那人似乎注意到了温白羽,和他擦肩走过去,黑墨镜之后似乎在笑眯眯的打量温白羽。

    温白羽回头看了一眼,那男人已经坐在泳池边的躺椅上,有人给他递来了矿泉水,男人摆了摆手,然后从旁边抓了一把瓜子,开始“咔咔咔”的嗑,速度非常快,嗑了一把之后,又拿了一把花生,搓开红衣往嘴里扔,简直就是一刻不闲的吃。

    温白羽禁不住擦了擦汗,心想着这人这么能吃,身材还这样好,禁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这几天好像都被万俟景侯给塞胖了。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进了浴/室,温白羽去拿了洗浴的东西,然后就进了隔间,他刚想关门,结果万俟景侯也挤了进来,然后“嘭”的一声关上/门,落锁。

    温白羽:“……”

    温白羽说:“你来干什么?”

    万俟景侯看了一眼自己的下面,说:“灭火。”

    温白羽:“……”

    温白羽还要说话,就听万俟景侯突然“嘘——”了一声,说:“有人进了旁边的隔间,你声音太大/会被发现。”

    温白羽心想着你也知道会被发现啊!那还不出去!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已经伸手打开花洒,先浇出来的是凉水,温白羽惊呼了一声,赶紧躲开,因为隔间太小了,正好撞在万俟景侯怀里。

    万俟景侯伸手搂住他,然后摸了摸水温,说:“温了。”

    温白羽想要从他怀里退出来,万俟景侯却笑着说:“一起。”

    他说着,抱着温白羽走到花洒下面,温水冲在身上非常解乏,温白羽刚才在泳池里又扑腾了那么长时间,当然疲惫的厉害,被温水一冲,不禁舒服的叹息了一声。

    万俟景侯伸手搂着他,抓/住温白羽的泳裤边沿,温白羽立刻惊得压住他的手,说:“你干什么?”

    万俟景侯淡然的说:“你洗澡不脱/裤子?”

    温白羽用温水抹了一把脸,说:“我只是不习惯我洗澡,别人给我脱/裤子。”

    万俟景侯很自然的说:“我不是别人。”

    温白羽:“……”

    温白羽有点服软,说:“你……回家做行不行,万一、万一被人看见了,多丢人啊。”

    万俟景侯摇头说:“不行。”

    温白羽瞪着眼睛说:“为什么不行!”

    万俟景侯说:“因为你紧张的样子,让我很有感觉。”

    温白羽一个没忍住,“卧/槽”的喊了一声,吓得隔壁隔间的人把香皂都扔在了地上……

    温白羽压低了声音,说:“万俟景侯,我总算看透你了,你这个流氓,不,是变/态……”

    万俟景侯挑了挑眉,说:“对了,有一件事情,我忘告诉你了。”

    温白羽没好气的说:“什么,肯定不是好事儿。”

    万俟景侯说:“这几天我研究了一下,虽然还是不知道火精做什么用的,不过我烛龙的形态可以变化自如了。”

    温白羽没听懂,说:“啥意思?”

    万俟景侯也不给他解释,继续说:“而且虽然叫做烛龙,其实实质是一种蛇。”

    温白羽说:“蛇?所以呢?”

    万俟景侯笑着低声说:“蛇都有两个……”

    他还没说完,温白羽突然又“卧/槽”了一声,脸上通红,顿时就明白了,说:“你住嘴吧!”

    万俟景侯说:“想看看吗?”

    温白羽立刻摇头,说:“别!英雄!千万别,别冲动啊,这个隔间这么小,你要是变成烛龙,整个浴/室都要撑炸了,千万别……”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万俟景侯的下/身已经没有了双/腿,从胯部往下,取而代之是一条红色鳞片的蛇身,虽然是烛龙的外形,但是万俟景侯调整了一下,并没有变得太大。

    温白羽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突然感觉很不妙,万俟景侯的蛇身非常柔/软,“唰”的一下就攀上来,浑身的红色鳞片如宝石一样熠熠生辉,而且并不凉,是微暖的体温,滑溜溜的,磨蹭着温白羽的皮肤,迅速的缠着温白羽的一条腿盘上来。

    光滑的从小/腿一直往上攀,蹭到了温白羽的胯部。

    “啊!”

    温白羽低喊了一声,那种感觉太要命了,滑溜溜的而且特别灵动,蛇身在他的腰上又缠了一圈,上身从后背抱住温白羽,将温白羽压在瓷砖上,压低了声音,笑着说:“舒服吗?”

    温白羽都没办法说话,那种被蛇身缠住的感觉太微妙了,而且万俟景侯还有/意的磨蹭着他的胯部,温白羽粗喘着气,回头瞪他,说:“快变回来。”

    万俟景侯说:“变回来干什么?”

    温白羽咳嗽了一声,真想掐他脖子,说:“你……你总不能丧/心/病/狂得用这个跟我做啊。”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果然唰的一下就变了回来,伸手按在温白羽的腰上,说:“放心,我会轻点。”

    温白羽双手扒在瓷砖的墙面上,感觉到后背万俟景侯的轻/抚,似乎像是安慰,他嗓子里“哎”了一声,有异物挤了进来,是万俟景侯的手指。

    温白羽不安的喘着气,万俟景侯一直亲着他的耳朵,说:“放松,放松,没事的……”

    温白羽根本放松不下来,他心里紧张的厉害,而且万俟景侯用这么苏的声音跟他说话,让他怎么放松,他现在浑身的毛孔都在亢/奋。

    温白羽觉得这种感觉跟溺水一样,让人很无助,而身后的万俟景侯似乎非常游刃有余,不断的安慰着他。

    温白羽脑子里迷迷糊糊的,忽然转过头,看着万俟景侯,说:“喂,我怎么觉得你动作这么熟练啊?”

    万俟景侯愣了一下,笑着亲了亲温白羽的耳朵,说:“你的错觉。”

    温白羽哼了一声,说:“别打马虎眼,我跟你说,你要是……”

    他还没说完话,嗓子突然快速的滑/动,万俟景侯已经做好了准备工作,突然贴了上来,抱住温白羽,笑着说:“白羽,你放心,我喜欢你,无论是多少年,只要你愿意在我身边,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更不会伤害你……”

    温白羽听着他在自己耳边的低喃,感觉耳朵都要被万俟景侯苏化了,呼吸有些窒/息。

    万俟景侯瞧着他听话的样子,拍了拍温白羽,说:“把腿分开点。”

    温白羽一下省过来,瞪着眼睛说:“你怎么这么多事,你不行让我来。”

    万俟景侯挑了一下眉,握住温白羽的腰,温白羽突然“哎”的大喊了一声,说:“等等!”

    万俟景侯说:“又怎么了?小点声。”

    温白羽身/体一抖,指着隔板下面,吓得后退了两步。

    万俟景侯低头一看,隔板的地方伸出一只手来,像是干尸一样,皮肤萎靡的包裹在骨头上,外面的一层皮肤却像是被烫掉了,露/出鲜红色。

    那只手只是“啪”的掉出来,半截伸在隔板这头,然后就一动不动了。

    温白羽大骂着说:“这他/妈怎么回事,吓死老/子了!”

    万俟景侯脸色很不好看,快速的拿过衣服给温白羽披上,他们身上都是水,衣服披上是湿的,非常难受,但是总比不/穿强。

    温白羽跟着万俟景侯走出隔间,旁边的隔间门大敞着,里面倒着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像干尸的人,手里还攥着花洒,另一手瘫在地上,整个人瘫坐在隔间里。

    温白羽恶心的要吐,这个人好像一下被吸干了一样,样子十分恐怖。

    游泳馆突然死了人,而且死状还如此可怕诡异,很快就惊动了警/察,来了好多警车。

    又因为游泳馆今天有剧组在拍摄,还有许多粉丝在蹲/点,局面一下难以控/制。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已经换好了衣服,擦干了头发,他揪了揪万俟景侯,说:“那个死人是怎么回事?”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心情很不好,毕竟箭在弦上,突然被打断,温白羽都心情不好,一下就吓萎了,不知道会不会有后遗症……

    万俟景侯往隔离线里看了一眼,说:“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这具尸体上精元和阳气都被抽/离出来,而且动作非常快,才会一下变成这样。”

    温白羽恶心的皱眉,说:“这谁做的,也太狠了。”

    温白羽的头发还有些湿,万俟景侯就拿浴巾给他擦,温白羽坐在椅子上,等着警/察过来询问,突听“咔咔咔、咔咔咔”的声音,还以为是尸体诈尸了。

    结果看过去,却发现有一个男人蹲在隔离线外面,正捧着一手的瓜子,一边嗑一边看着远处的尸体,似乎很有兴趣。

    温白羽看他嗑瓜子,顿时胃里一阵反胃,这人竟然吃得下去!

    温白羽看着那个男人,那男人只穿着泳裤,肩上披了一个浴巾,还戴着墨镜,似乎是刚才那个众星捧月的明星。他吃完了一把瓜子,然后把瓜子皮随手扔在旁边的垃/圾桶里,又掏出一把花生,开始一边搓皮一边往嘴里丢,吃完了花生,又掏出一把开心果,“咔吧咔吧”的剥壳,吃的不亦乐乎。

    温白羽嫌弃的想要转头,就看见那男人把开心果的壳子扔在垃/圾桶里,然后站起来,转头向自己这边看,温白羽觉得可能是自己嫌弃的目光太明显了,就想错开目光。

    结果男人却突然伸手摘下墨镜,墨镜后面的那一双眼睛非常漂亮,偏中性的美/感,五官精致,果然是标准的白面小生,现在小姑娘最喜欢这种唇红齿白型。

    男人冲着温白羽笑了笑。

    温白羽一愣,然后男人走到柜子前面,打开柜子,又从里面掏出一包大杏仁……

    温白羽心里“卧/槽”了一声,这家伙嘴一刻都不闲着,比饕餮还能吃。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在游泳馆留了很长时间,问了话才走的,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唐子见了他们,笑眯眯的说:“游泳怎么样?”

    温白羽摆摆手,一脸疲惫的说:“别提了,我再也不想去游泳馆了,太可怕。”

    唐子不明所以,看温白羽疲惫,还以为两个人做了什么好事,但是一看万俟景侯的脸色,似乎又很不对劲,万俟景侯沉着一张脸,比平时没有吃到还恐怖……

    万俟景侯回来的时候,正好是小饭馆上人的时候,万俟景侯就去招呼客人去了。

    来小饭馆吃饭的粽子都一脸惊恐的看着万俟景侯,筛糠一样点菜。

    温白羽问唐子,说:“哎,那些粽子为什么这么害怕万俟景侯?难道粽子怕烛龙?”

    唐子笑着说:“烛龙是□□之神,很少有东西不怕烛龙,不过这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烛龙虽然口衔至阳的火精,但本身生长在极寒的山底,可以说是至阴之物,粽子畏惧他身上的阴气。”

    温白羽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听起来挺深奥的。”

    温白羽又说:“对了,雨老板回来了吗?”

    唐子摇头,说:“雨老板说郊区在下雨,而且雨很大,明天早上雨停了再走。”

    温白羽点点头,现在是秋雨,一场秋雨一场寒。

    今天小饭馆的人格外多,一直开到半夜两点,温白羽最后都睡着了,迷迷糊糊的被万俟景侯背回了家。

    温白羽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已经九点了,打开手/机第一条竟然是唐子的短信,唐子说今天请假,要去潘家园找雨老板。

    温白羽卧/槽了一声跳下床,心想着唐子请假,那今天小饭馆岂不是没人进货。

    温白羽赶紧跑下楼,就看到万俟景侯已经在饭馆了,正在往里搬箱子。

    虽然这些事情温白羽以前做过,但是他当了几年老板,也开始懒得做了,万俟景侯进了一部分货,看他急急忙忙跑过来,说:“醒了?”

    温白羽点点头,说:“你怎么不叫我。”

    万俟景侯说:“看你睡得很踏实,没忍心叫你。”

    万俟景侯正在搬箱子,温白羽到饭馆外面把箱子推进来,突然就听见“嘀嘀”的声音,转头一看,一个人骑在摩托车上,摘下头盔,正看着自己,是昨天游泳馆看到的那个明星,温白羽实在叫不上名字。

    那人朝温白羽笑了笑,说:“温老板,能谈谈吗?”

    温白羽不认识这个人,而且他举动那么怪异,对/着/干尸嗑瓜子,温白羽怎么能不戒备。

    男人笑着说:“就在旁边谈谈可以吧?”

    他说着,指了指旁边的早点摊。

    温白羽看了看,好像距离自己的小饭馆没有几米,就点了点头,也不知道他要谈什么。

    男人把摩托车就停在小饭馆的门口,摘掉头盔戴上墨镜,溜溜达达的走进了早点摊,然后扬手说:“老板,八根油条,两碗豆浆,一碗豆腐脑,一碗馄饨……啊,小笼包也来两屉。”

    温白羽跟万俟景侯说了一声,就到隔壁的早点摊去了,进去一看,好家伙一大桌子的饭。

    温白羽眼皮直跳,说:“你这是要打包带回去吃?”

    男人笑着招呼温白羽坐下来,说:“放心,我都能吃光。”

    男人吃东西的速度特别快,而且悄无声息的,看起来教养特别好,动作优雅,却如饿狼一般风卷残云,五分钟不到,全都吃进肚子里去了。

    温白羽瞠目结舌的看着他,都忘了说话了,很难想象这个人是明星,这么吃怎么保持身材?难道是甲亢?

    男人吃完了,拍了拍手,然后从左边的兜里掏出一把瓜子开始嗑,一边嗑一边笑着说:“我叫混沌。”

    温白羽接了一句,说:“我还叫抄手呢。”

    男人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说:“你真有/意思,不过我不是吃的馄饨。”

    男人顿了顿,继续说:“《庄子》里有个故事,不知道你听没听过,七窍出混沌死,很久以前有一种上古凶兽叫混沌,南海和北海觉得混沌没有七窍很可怜,人皆有七窍,别人能看能听能吃能说能呼吸,他什么也不能,于是决定给混沌凿出七窍,后来七窍凿开了,混沌却死了……你说如果混沌有一天能拥有七窍却不死,是不是应该多享受一下,不吃点东西太亏了。”

    温白羽听得眼皮直跳,混沌说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推给温白羽看,温白羽/明显看到他的兜里掉出了好多花生碎……

    温白羽看了一眼照片,一棵大树,巨大的树,估计已经成精了,不然怎么能这么粗。

    温白羽奇怪的说:“你找我就是看这棵树?”

    混沌吃完了瓜子,又掏出花生来吃,说:“这棵树是一个墓。”

    温白羽吓了一跳,说:“墓?”

    混沌点头说:“这是一座很有年头的古墓,我就是刚才故事里的混沌,这墓里有我的肉/身。”

    温白羽更吓了一跳,和饕餮其名的上古凶兽,听说非常凶/残,而且只做坏事。

    温白羽禁不住打量了他一下,混沌看起来很年轻,面皮很白,长相精致斯文,而且细胳膊细腿,没什么肌肉,和温白羽差不多高,只比温白羽高一点,似乎没什么威胁似的。

    混沌笑眯眯的又掏出开心果,还分给温白羽一点,说:“别担心,我的肉/身被困在墓里,现在没有任何力量,只不过是个普通人,不然也不回来找你了。”

    温白羽疑惑的说:“你找我/干什么?”

    混度把开心果剥的嘎嘣脆,说:“饕餮和我说你很不一般,而且我昨天看见了,你男人也很厉害,竟然是烛龙。”

    温白羽默默的攥拳,果然是饕餮说的,这个大漏嘴。

    还有什么叫……你……男……人……

    混沌笑着说:“我想请你帮我把肉/身从墓里放出来。”

    温白羽顿时沉默了,下斗这种事情他并不想去,而且混沌是凶兽,和自己非亲非故的,突然提出来想要帮忙,温白羽就算再仗义,也要想想。

    混沌看他考虑,就说:“条件你可以开,你想要什么随便都行,我只想拿回自己的肉/身。怎么样?”

    他说着,温白羽身后突然站了一个人,淡淡的说:“不怎么样。”

    他一说话,温白羽吓了一跳,回头一看,竟然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阴沉着脸,看着对面的混沌。

    混沌缩了缩脖子,继续剥/开心果,说:“哎,表情真可怕。”

    万俟景侯拽了温白羽一把,说:“走,回去了。”

    温白羽立刻站起来,特别听话的样子,混沌看他们走出去,叹了口气,继续剥/开心果,吃完了兜里所有的开心果,结了账,出了早点摊,骑上摩托车走了。

    温白羽看着玻璃外面,说:“这个人真奇怪,真是上古凶兽?为什么最近的上古凶兽都这么……”

    温白羽实在找不到词来形容,如果硬说的话,就是非主流,和看到的资料完全不一样。

    万俟景侯说:“应该是,但是他的话不可信,或许有保留。”

    温白羽说:“啊?你听出什么来了?”

    万俟景侯说:“墓有不少年头,就是说明混沌的肉/身在里面呆了很久,他却看起来一副看起来很享受做人的样子,突然开始找自己的肉/身,不是很奇怪吗。”

    温白羽一想,也觉得很奇怪,混沌给他讲那个故事的时候,明显很向往做人,有七窍,看得到听得到吃得到。

    唐子中午就回来了,看起来表情很阴沉。

    温白羽说:“怎么了,被雨老板赶回来了?”

    唐子却摇头,温白羽觉得有点不对劲,说:“到底怎么了?”

    唐子说:“雨老板还没回来。”

    温白羽诧异的说:“没回来?会不会堵车啊,下雨了高速不好走吧?”

    唐子有些不安,似乎浑身充斥着躁动和焦虑,说:“我给雨老板打电/话,他的手/机有人接,但对方说手/机是被遗弃在路边的,不知道是谁的。”

    温白羽一听,的确不对劲,难道雨渭阳出/事/了?

    温白羽说:“先……先别着急。”

    他本身想安慰一下唐子,但是自己反倒紧张起来,不知道雨渭阳遇到了什么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快递,快递小哥把包裹送进来,上面写着温白羽的名字。

    温白羽签收了,也没心情拆开,就放在了一边,突然看到盒子的一角被阴湿/了,不禁有些奇怪,翻过来一看,顿时吓了一条。

    温白羽“啊”的一声,是血……

    万俟景侯把盒子拿过来,靠前闻了闻,果然是血/腥味。

    他伸手把盒子两下拆开,里面是一个小盒子。

    万俟景侯“啪”的一声把盒子抠开,小盒子里面竟然装着一对圆溜溜的红色玉石,被鲜血浸泡着,纸盒上的血就是这里漏出来的。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这盒子,说:“这是什么东西?”

    万俟景侯有一时沉默,说:“血玉。”

    唐子则是一脸煞白,温白羽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暴躁的气息从唐子的身上爆裂开来,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唐子眯着眼睛,伸手接过那血盒子,里面的玉石在里面发出轻微的撞击声。

    “叮、叮叮……”

    温白羽看着他,唐子嘴唇开合,轻轻的说:“这是雨老板的眼睛……”

    温白羽震/惊的看着血盒子,雨渭阳突然失踪了,有人给他们寄来了一个血盒子,里面竟然装的是血玉做的眼睛!

    温白羽连忙拿过纸盒子,反复看了两遍,从里面掉出一张纸片,温白羽捡起来一看,是一张血粼粼的照片,照片是一棵大树,非常高大的树。

    温白羽心脏一紧,是混沌给他看的照片!难道是混沌绑走了雨老板?

    他想着,把照片翻过来,上面竟然有字。

    ——雨渭阳和混沌在我手上。

    唐子的情绪很不稳定,似乎整个人都要暴怒起来,温白羽赶紧安稳他,说:“别急……别急……”

    他说着,自己手都在抖,把纸盒翻过来,看上面的地址,没有名字,没有电/话,寄件人唯一的信息就是一个大体地址……

    长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54章 长沙树冢(上)》,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