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3章 蛇山(中)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坐了起来,诧异的说:“还真的有蛇山?”

    他说着,探着身子往前看了看,说:“怎么什么也看不到啊?”

    讹兽笑眯眯的说:“蛇山可是上古的圣地,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只有在黑夜里才能显露本貌。”

    温白羽诧异的说:“这么邪乎?”

    万俟景侯从背包里拿出望远镜,向远处看了看,又递给温白羽,温白羽透过望远镜一看,不禁喊了一声:“我的天!”

    那边唐子和雨渭阳也醒了,温白羽惊讶的说:“这个岛也太大了,这么大的岛在海上,竟然没有人发现吗?”

    讹兽笑着说:“我就说嘛,蛇山是一般人看不见的。”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这座岛四周被浓密的水草包围着,很可能是水草在白天被太阳日晒,散发出大量的毒气和雾气,在日头足的时候很难被发现,黑夜气温低,雾气散去,所以只有黑夜才会显露本貌。”

    温白羽听他这么一说,又透过望远镜去看,果然是,大岛的周围都是密密的水草,一丛一丛的,不禁笑着说:“原来是这样。”

    讹兽被人拆了台,很不屑的“呿”了一声,似乎对万俟景侯的态度很不好,哼哼的噘着嘴,又跑到温白羽的背上去挂着。

    温白羽被他弄得很不好意思,讹兽虽然活了上千年,但是始终是小男孩的样子,浑身光溜溜的,前胸紧紧贴着自己后背,这感觉太尴尬了。

    但是这个讹兽似乎很喜欢趴在自己肩膀上。

    温白羽只好从背包里找出一套衣服,塞给讹兽,说:“你快把衣服穿上。”

    讹兽撅嘴撒娇,说:“可是我不喜欢穿衣服,衣服会磨坏我的毛的。”

    温白羽:“……”

    温白羽不禁上下打量了一下讹兽,他全身上下也就头发是毛,身上光滑的连个汗毛也没有,还担心磨坏了毛!

    温白羽又说:“那也要穿衣服啊,海风这么大,不穿衣服要感冒了。”

    讹兽突然笑嘻嘻的,眨着晶亮的大眼睛,说:“原来你是关心我呀,你真是好人,那你给我穿吧!”

    他说着举起双手,显然是示意温白羽给他穿衣服……

    温白羽突然有一种养孩子的辛酸,还被发了好人卡……

    温白羽没办法,只好拿着t恤,给讹兽从头上套上,然后又给他穿袖子。

    讹兽笑眯眯的,扬了扬下巴,眼睛看着万俟景侯,显然就是挑衅,眼中无比的嘚瑟。

    万俟景侯没说话,只是拿起望远镜,仔细的看了看远处的蛇山。

    讹兽穿上衣服,他身材特别瘦小,穿上之后显得空荡荡的,风一吹衣服就呜呜的飘,在海上像幽灵一样。

    讹兽笑眯眯的说:“看你对我这么好,我送你件东西吧。”

    他说着,用手点了点温白羽的腿,他腿上打着石膏,被讹兽一点,感觉麻嗖嗖的。

    温白羽说:“干什么?”

    讹兽笑眯眯的说:“你站起来试试看,已经没事了。”

    温白羽不信邪,真的站起来,腿上竟然不疼了,就跟没断一样,不禁诧异的睁大眼睛。

    万俟景侯说:“讹兽有治愈的功效,讹兽的肉可以去死生肌。”

    温白羽摸摸下巴,笑着说:“那看起来烤兔肉不错。”

    讹兽耸了耸小鼻头,哼了一声。

    雨渭阳说:“这蛇山就在眼前了,但是走了这么长时间还没到,到底还有多远?”

    唐子笑着说:“要不说望山跑死马呢。”

    雨渭阳说:“咱们一会儿上岛休息一下,飘了一晚上,我都晕了。”

    讹兽说:“蛇山上有怪兽,去岛上休息,那还不如在船上飘呢。”

    温白羽说:“什么怪兽?”

    讹兽说:“我也不知道,我是听说的,别人说蛇山上有怪兽,而且有一座大雪山,进得去出不来,许多人都死在里面。”

    温白羽奇怪的说:“许多人?听起来很多人都在找这个蛇山?”

    讹兽笑眯眯的说:“当然了,这座岛上有仙境,无所不能,据说求什么灵什么,还埋藏着宝藏。”

    温白羽说:“宝藏?是不是墓葬?”

    讹兽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一点,这个宝藏,和他所说的青铜盒子里的东西,可以拼在一起。”

    万俟景侯突然眯了眯眼睛,然后和衣躺下来。

    温白羽看了看前面,岛还是很远,所幸也躺下来,不知道天亮之前能不能到。

    温白羽侧过去,挤在万俟景侯旁边,压低声音说:“你说他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万俟景侯睁开眼睛,看着温白羽,说:“半真半假。”

    温白羽诧异的说:“还有真的部分啊?我听着那么玄乎。”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伸手搂住温白羽,又说:“他是想引咱们上蛇山。”

    温白羽说:“我一路上都在听他们说蛇山,而且时叙说蛇山上的墓葬,出土的东西一个人根本搬不完。”

    万俟景侯说:“举目也就这一个岛了,咱们总要上去休息,既来之则安之,先睡会儿吧。”

    温白羽点点头,就枕着万俟景侯的胳膊睡了。

    刚一闭眼,突然有东西窜过来,温白羽一睁眼差点吓死,是放大的讹兽的脸。

    讹兽趴在他面前,笑着说:“他是坏人,你枕着我的胳膊。”

    他说着,还拍了拍自己的胳膊。

    温白羽:“……”

    就那小胳膊小腿儿的,温白羽怕一躺上去就嘎嘣一声断了。

    讹兽见他不说话,所幸躺下来,把温白羽的肚子当枕头,闭上眼睛就睡,说:“哼,你要听我的啊,不听我的会吃亏的。”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很快就睡着了,他醒来的时候是被人摇醒的,迷茫的坐起来,眼睛还睁不开,觉得嗓子里有点肿,咽唾沫都困难,一定是被海风吹感冒了。

    温白羽的鼻子闷闷的,说:“到了吗?”

    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说:“到了,咱们上岛。一会儿上去你吃点东西,然后吃药。”

    温白羽头发晕,被万俟景侯领着往道上走,一副很乖的样子。

    讹兽在后面看着两个人很自然的手拉手,哼了一声,也跟上去。

    天蒙蒙亮的,水草丛生,浅水区很长,船开不进来,只能停下来,他们下了船,温白羽一歪,“啊”的一声,差点陷进泥里去。

    温白羽诧异的说:“这根本站不住,一走就包住了。”

    万俟景侯伸手托着他的胳膊,众人也感觉到了,走一下陷一下,泥太软了。

    讹兽站在船上,特别嫌弃的看着浅水里的泥,说:“我不要走,你背我,我的白毛会被弄脏的。”

    温白羽:“……”

    温白羽说:“你太大了,我根本背不动啊。”

    他说着,讹兽“嗖”的一声,一眨眼不见了,只剩下一件衣服,就见讹兽一下变成了兔子的样子,只不过是人的上半身,兔子的下半身,头上还长着一双大耳朵,全身雪白雪白的,如果忽略上半身,那还真是只可爱的兔子。

    讹兽变成小兔子,趴在温白羽的肩膀说:“行了,咱们走吧。马上要天亮了,这些水草日晒就有毒,咱们快点走进去。”

    讹兽变成小兔子轻了很多,趴在温白羽的肩膀上特别乖巧,温白羽也就让他趴着了。

    众人往里走,万俟景侯拉着温白羽的手,温白羽走的很慢,生怕陷进去出不来,就在这个时候,他只觉得脚脖子一阵冰凉,有什么软软的东西缠住了他。

    “啊……”

    他大喊了一声,紧跟着整个人被拽着往后扑去,万俟景侯反应很快,一把拽住他,没让温白羽摔进水里,而讹兽就很命苦,被一下挡了出去,划出一个优美的抛物线,“噗”的一声落在了水里。

    雨渭阳看着浅水区一片涟漪,讹兽咚的一下掉进去,一个没忍住,“噗”的笑了出来。

    然后浅水区出现了水泡,讹兽从里面冒出头来,喊着:“我的毛!我的毛全黑了!”

    温白羽可笑不出来,他往水底一看,水很清,水底只有水草和泥,只不过这一低头,就发现有水草缠着自己,而自己的脚边,赫然是一个尸体!

    尸体趴在水里,已经被泡烂了,四肢都是水草捆着,还有水草插进了他的眼睛和鼻孔里……

    “呕——”

    温白羽一阵干呕,说:“这有尸体!”

    众人被他一叫,立刻过来看,果然看到了尸体,这个尸体身上穿着探险专用的衣服,看起来也是有备而来,不过还没上岛就死在这里了。

    讹兽从水里跳出来,因为兔子的形态太小了,一直被水淹,只好变成人的形态,踩的满脚都是泥,说:“快走!别看了!要天亮了!”

    他说着,众人就看到海平线上,一缕光线马上就要蹦出来。

    万俟景侯拉住温白羽,抽出龙鳞匕首,唰的一下割断水草,说:“走!”

    众人趟着水,越过很长的一片水草丛,阳光照下来,温白羽他们总算是跑进了岛。

    越过水草丛,很快出现了一片森林,密密麻麻的森林,一下遮住了漏下来的全部阳光,林子里很暗,地上全是湿土,空气似乎也特别湿润,看起来跟原始森林似的。

    温白羽诧异的盯着这片森林,说:“这样的地方,怎么坐下来休息,会不会有野兽和大批的虫子来吃咱们。”

    讹兽说:“那是自然的了,这片森林里,野兽可多了,不过你不用害怕,我可是上古的灵兽,不会有野兽过来的。”

    温白羽看了看他的小身板,表示非常怀疑。

    他们一点一点的在森林里行进,走了半个小时,终于找到一块平坦的地方,众人坐下来,开始吃早点。

    温白羽吃了一点,嘴里是苦的,刚才淌水过来,现在森林里风一吹,感觉又有点冷。

    万俟景侯给他吃了药,说:“你靠着我睡一会儿,等睡醒了,咱们找路回去。”

    讹兽惊讶的说:“等等……你们要回去?不找宝藏吗?那宝藏里可有你想要的东西!”

    万俟景侯摸了摸温白羽的额头,说:“白羽在发烧,我不能冒险。”

    讹兽咋了咂嘴,哼了一声,小声嘟囔,说:“哼,装模作样的,好像对他很好似的。”

    温白羽吃了药有点迷糊,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啊!”的一声大叫,温白羽一下吓醒了。

    森林里竟然传出了男人的惊叫声,温白羽还以为自己是做梦,结果就听见又是“啊啊啊啊!!”的喊声,声音很大,回荡在林子里,惊起了一片鸟。

    温白羽一下坐起来,看着四周,说:“有人?!”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温白羽说:“是不是有野兽?”

    他们说着,就听“沙沙沙”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林子间急速的奔跑,然后一个人影冲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喊着:“鬼!!鬼!!!救命啊!”

    温白羽定眼一看,竟然是绑架他的老许,老许手里握着枪,一边跑一边回头看,他身后什么也没有。

    老许看到他们,就冲他们跑过来,喊着:“有鬼啊!!真的有鬼!那边有个干尸!肚子会动!!会动!”

    温白羽被他说得恶心,尤其这是一片森林,满地都是虫子,本身已经一身鸡皮疙瘩了,竟然还有干尸。

    唐子说:“我过去看一眼,你们在这里等吧。”

    雨渭阳抓住他,说:“一起去吧。”

    温白羽也点点头,说:“是啊,万一你丢了怎么办。”

    万俟景侯说:“你的身体怎么样?”

    温白羽拍了拍胸口,说:“可能是昨晚上没睡好,现在睡了一觉感觉好多了。”

    万俟景侯这才站起来,老许已经吓得脸色苍白,说:“别去啊!你们别去啊……真的有鬼!”

    他们慢慢的往里走,没走多远,果然看见老许说的鬼在哪里了。

    地上赫然仰躺着一具男尸,尸体已经干瘪了,奇怪的是只是干瘪,失去水分,有点变得像干尸,但是没有腐烂,也没有呗虫子撕咬。

    要知道这是森林,虫子那么多,而且成群结队,如果不常动着,都会被虫子咬,而这具尸体,竟然完好无损。

    就在这个时候,老许“啊!!”的大喊一声,指着干尸,说:“动了!动了!!真的动了!!”

    温白羽低头一看,真的动了!

    干尸睁着的眼睛,张着大嘴躺在地上,他的肚子相对于干瘪的身体,确实非常鼓,肚子鼓起来还左右的晃着,似乎里面有个大包。

    温白羽干咽了一口唾沫,往后退了半步,说:“他肚子里是什么,难道是鬼胎吗?可他是个男的啊!”

    讹兽又趴在他的肩膀上,探头去看,说:“真是恶心死了。”

    他说着,万俟景侯突然皱眉,伸手拦在温白羽身前,说:“后退,有东西要爬出来。”

    温白羽吓得后退了好几步,老许干脆是“嗷”的一声嚎,猛地调头就跑,一下就没影了。

    “簌簌……”

    “簌簌……”

    “簌、簌簌……”

    男尸的肚子鼓来鼓去,然后从男尸大张的嘴里,爬出一只细细的腿儿来,然后又是一只,又是一只。

    随即一只蜘蛛从男尸的嘴里爬了出来,踩着他干瘪的脸,大蜘蛛足足有掌心那么大,不过温白羽见过更大的人脸蜘蛛,这只蜘蛛也就不足为奇了。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说:“他妈的吓死人,原来是一只蜘蛛。”

    万俟景侯皱眉说:“不是一只。”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果然见到大蜘蛛后面竟然跟着许多小蜘蛛爬了出来,小蜘蛛非常小,但是架不住多,一时间都是“簌簌簌”的声音,数十只小蜘蛛从男尸的肚子里涌出。

    像潮水一样涌出!

    “啊啊……”

    讹兽大喊了一声,一下双腿夹在温白羽的腰上,喊着:“太可怕了,真恶心,快跑啊!”

    这些蜘蛛五颜六色,背部的花纹非常鲜艳,就连蜘蛛腿也像霓虹灯,一看就有毒。

    万俟景侯从背包里拿出火折子,一个人发了一个,讹兽一边哆嗦一边说:“不行啊,你这火儿太小了!快跑快跑!那边有路!”

    他一指,众人也觉得火折子实在不行,就纷纷往林子深处跑去,温白羽说:“怎么尸体里有蜘蛛啊!”

    万俟景侯说:“是蜘蛛的卵囊。”

    温白羽说:“太恶心了!”

    他们一路往里跑,后面都是簌簌簌的声音,说到底蜘蛛还是怕他们手里的火,所以也不敢追得太紧。

    跑着跑着,温白羽突然喊了一声,众人往前一看,前面竟然出了树林,再往前,竟然是一片白茫茫的雪山,那景象十分壮观,看一眼就让人热血沸腾,仿佛有滚烫的水在心里煮开。

    温白羽诧异的说:“真的有雪山?!”

    众人走过去,温白羽低着头,就见脚边有两朵花,一朵花长在森林的淤泥里,另外一朵花和它相距不过五厘米,则长在了森林外面,森林里的花开的娇艳欲滴,而长在外面的则枯萎的趴在地上,已经被冻死了。

    大家踏出森林的一霎那,忽然刮起一阵大风,呜的一声,风势很大,几乎将人刮飞了。

    讹兽上下牙相击,被冻的咯咯的磨牙,说:“好冷啊!好冷!”

    温白羽说:“你不穿衣服,当然冷了。”

    万俟景侯把外衣脱下来,披在温白羽身上,温白羽使劲摇头,万俟景侯说:“你放心,我真的不会生病。”

    讹兽说:“是啊是啊,你快穿上吧,你本身就病了,别担心他了,他是老妖怪。”

    万俟景侯淡淡的瞥了一眼讹兽,讹兽嘟着嘴,哼了一声。

    唐子也把衣服脱下来披在雨渭阳身上,然后伸手抱着雨渭阳,说:“雨老板,暖和了一点儿没有。”

    雨渭阳本身就是鬼脉,受不了阴寒,更别说这么冷的天气,冻得嘴唇发紫,双手冰凉,不过还是点点头,声音抖着,说:“好……好点了……”

    唐子脸色很不好,说:“雨老板身体不行,咱们还是转回去吧。”

    万俟景侯想了想,最后点了点头。

    讹兽很着急,说:“别啊!别!咱们继续往里走啊,我跟你们说,里面有好东西!我说真的,可以治好他的鬼脉!”

    唐子的眼神突然锐利,扫向讹兽。

    讹兽哆嗦了一下,躲在温白羽后背,说:“我说的是真的。”

    唐子冷声说:“讹兽的话,能有几句是真的?”

    讹兽特别委屈,抓着温白羽肩膀,说:“真的真的,你们进去就知道了,是真的,里面的东西,真的能治好鬼脉,鬼脉这种小事儿,那东西搜罗齐全了,别说鬼脉了,太小儿科。”

    万俟景侯说:“到底是什么,你如果不说,我们现在就走。”

    讹兽想了想,说:“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温白羽:“……”

    讹兽大喘气的又说:“但是,绝对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我主人一直在找这个东西,只可惜只找到了其中的两份,一份在青铜盒子里,另外一份就在这蛇山的墓葬里。”

    他说着,似有似无的瞥了一眼温白羽。

    温白羽心想着你看我干什么?

    然而很默契的,竟然没有人问他的主人是谁。

    温白羽左思右想,突然想到了,自己真是太笨,墓下墓的地宫里,壁画上已经很明显了,讹兽是凤凰救下来的,后来一直被凤凰养着,他的主人当然就是鸿鹄了。

    讹兽又说:“这座墓葬应该是明朝的,我听说是建在山上的一座宫殿,墓主人下葬之后,工匠就会点起火来,然后引发雪崩,这样工匠全部活埋在山里,没有一个人能走出来,而地上的宫殿也就变成地下宫殿。这里从清朝就开始有人陆陆续续的来掘墓,但是都迷失在大雪之中,至今没人能找到。据说是清朝乾隆年间,乾隆名义上是修葺明皇陵,但是实则是看上朱棣长陵,想要借着修葺的名号,从长陵之中偷梁换柱,换走长陵的金丝楠木大柱。我查过了很多典籍,盗木一说应该是确有其词的,而且当时有专门负责修葺明皇陵的官员,记载了这件事情,而且在拆卸长陵的金丝楠木大柱时候,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负责修葺明皇陵的官员偷偷记载了这件事情,据说他们在拆卸金丝楠木大柱的时候,其中有一根大柱,竟然轰然坍塌。

    这种金丝楠木的大柱,别说坍塌了,就算缺角也很难,因为太过于坚固,这也是为什么乾隆想要盗木的原因。

    但是这根大柱确实从中间坍塌折断了,官员非常奇怪,就亲自去看这根大柱,诧异的发现这根柱子竟然是中空的,这种柱子可以承重,但是绝对不能敲,一敲就断。

    朱棣的长陵里竟然有一根偷工减料的空心金丝楠木大柱,官员怎么想也想不通,在朱棣的陵寝上搞小动作,这被查出来是要灭九族的,谁也不敢这么做。

    官员又查看了这根打住,结果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金丝楠木大柱的空心里,藏着一卷经书。

    官员就把这件奇事和这卷经书,呈交给了乾隆。虽然朱棣崇尚佛教,永乐年间经常做一些大的法式,但是也没有必要在自己的陵寝里,藏一卷佛经啊。

    乾隆也很疑惑这件事情,觉得里面一定藏着什么秘密。

    只不过经书上是梵文,没有人能看得懂,乾隆就请来了大和尚,大和尚看过之后觉得这经书高深难懂,不是一般的佛教经书,真是闻所未闻。

    后来在一次机缘巧合之下,一个穷和尚道破了天机,这根本不是经书,而是一张地图,用梵文描述出一个具体的地理位置,而这个位置,就是山海经里记载的上古传说,蛇山。

    蛇山上有一座雪山,终年不化,雪山里有一个墓葬,里面蕴藏着巨大的秘密,墓葬主人的陪葬物中,有西周掘土而出的神物,只不过那东西是残缺的,始终不知道做什么用。

    乾隆听人说,蛇山里埋得是龙脉的一部分,如果得到了这个东西,并且把它拼接完整,就能永保江山。

    于是乾隆就派人开始寻找蛇山的宝藏,只不过一直寻找了很久,还是一无所获。而且传说蛇山住着一个守墓的蛇神,凡是意图掘墓的,都会被蛇神诅咒,不得好死。

    温白羽听着,说:“这也太邪乎了,所以雪山的墓葬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讹兽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但是主人说了,这东西最好不要集齐,但是你们也看到了,岛上有这么多尸体,很多人都在找蛇山上的秘密,暴君手上已经有一个了,这里面是第二个,我总想着,让他都拿着,总比别人拿着强。”

    温白羽眨了眨眼睛,这个暴君说的一定万俟景侯了,不过也不知道小兔子是怎么想到这么贴切的形容词的!

    雨渭阳冻得浑身哆嗦,说:“算了,咱们还是去看看吧,而且……而且说不定,说不定里面能找到什么呢……”

    他说完,就觉得冷的不行,躲在唐子怀里打哆嗦。

    众人还是决定往雪山里走走看。

    刚刚林子里还潮湿温暖,雪山上却漫天飞雪,一脚深一脚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陷进雪里。

    温白羽呵着气,搓了搓手,说:“你们说,这山上是不是住着烛九阴啊,不然为什么那边是树林,这边是雪山的,一边冷一边热,这也太不科学了。”

    兔子也冻得不行,他们带来的食物和水一下变得邦邦硬,想喝一口水,一摸瓶子,顿时就不敢喝了,这要喝下去,还不把胃给冻一个窟窿。

    外面是秋天,还不到穿毛衣的日子,他们穿的也不厚,而这里飘着雪,一片荒凉,他们穿的就显得更少了,雨渭阳浑身冰凉,几乎昏厥过去。

    唐子突然喊了一声“雨老板”,就见雨渭阳一下软倒在地,他们正在雪坡上,雨渭阳一头栽下去,顺着雪坡骨碌碌的往下滚去,速度非常快。

    唐子大喊了一声,突然跳下去,像没命一样往下冲,一边冲一边往下滑,疯了一样追着雨渭阳。

    “嘭”的一下,雨渭阳一下撞到了树上,彻底昏厥过去,不过幸好是撞到树上才停了下来。

    唐子拼命跑过去,抱起雨渭阳,雨渭阳嘴唇发紫,脸色发青,手脚几乎都硬了。

    温白羽他们顺着雪坡滑下来,温白羽看见唐子的样子,大喊着:“我刚才下来的时候,看见那边有山洞,快走,带雨渭阳去避避风。”

    他一说话,雪呼呼的往嘴里吹,就感觉到舌头上一片冰凉。

    温白羽捂着嘴巴,朝唐子挥了挥手,众人就又往山上爬去,果然爬了一会儿,就看到了一个山洞。

    温白羽率先钻进去,众人也都跟上来,山洞很窝风,风声反而大了,众人往里走了走,外面风声呜呜的,就像有人在嚎哭,不过到了洞里面风就吹不进来了,这才感觉暖和了一些。

    温白羽翻了翻背包,他们虽然有火,但是并没有能烧的东西,火种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根本毫无意义。

    就在这个时候,唐子的手心里忽然“哗”的一声冒出火焰来,而且一只熊熊的燃烧着,他另一手抱着雨渭阳,把火焰靠近他,轻轻的说着:“雨老板,快醒醒。”

    温白羽走过去,给雨渭阳揉着手,感觉他的手很凉,不过有火焰的温度,很快嘴唇也不那么紫了。

    雨渭阳过了很长时间才幽幽的醒过来,唐子终于灭掉了自己手中的火,紧紧的抱着雨渭阳,说:“雨老板,你吓死我了。”

    他说着,声音里竟然有点颤抖。

    雨渭阳脑子里还昏昏沉沉的,唐子的手心特别烫,雨渭阳低头一看,他的手心还有些发黑,似乎要被烧焦了。

    唐子见他看自己,连忙把手藏在身后,还在衣服上擦了擦,说:“沾了点土。”

    温白羽看的真切,那哪里是土啊,根本是烧焦了。

    讹兽挂在温白羽背上,悄声说:“啧啧,我还没见过这么深情的坟,原来坟也会这么温柔,可惜啊。”

    温白羽说:“可惜什么?”

    讹兽说:“可惜他时间不长了,坟虽然不是凤凰,但是灵力也非常强大,而且坟是凶悍的野兽,在我们这些灵兽里,都不愿意去招惹坟。而这么凶悍的野兽,最多活三十年,随着年岁的增加,坟的身体会越来越受不了自己的灵力,就好像一个容器里被积压了太多的气体,再加上不断升温,最后容器就会爆裂,你看他的手,明显肉身已经禁不住灵力了。”

    温白羽说:“你知道的这么清楚,那你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坟不死吗?”

    讹兽耸了耸肩,小鼻子动了动,打了一个喷嚏,说:“我只是家养的兔子,除了会说谎,什么也不会,哎,再加上自从被主人养起来,我连说谎都说不利索了……不过如果我主人在的话,一定会有办法的,他最厉害了。”

    讹兽说着,笑眯眯的,似乎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温白羽。

    温白羽说:“那你主人到底在哪里,他……有没有给襄王陪葬?”

    讹兽摇摇头,说:“我不知道,我最后的使命就是在空墓里守着那个青铜盒子,其余的我不知道。”

    温白羽诧异的说:“所以那个墓本身就是空的?”

    讹兽点点头,说:“似乎之前是要用的,用了大量的人工来建那个地宫,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用了。”

    温白羽心想着,原来又是襄王的一座疑冢。

    温白羽和讹兽说话的时候,万俟景侯一直在盯着山洞的墙壁看,但是这墙壁上什么也没有。

    温白羽凑过去,说:“你看什么呢?”

    万俟景侯又看了一会儿,才说:“这山洞是人工开凿的,并不是天然形成的,墙壁打磨的很光滑。”

    温白羽一阵兴奋,说:“所以这洞里是墓葬了吗?”

    万俟景侯摇摇头,说:“不知道,但是打磨的这么仔细,就算不是墓葬,里面也必然有东西。”

    温白羽点点头,说:“咱们再休息一会儿,等雨渭阳体力恢复了再走。”

    万俟景侯站起身来,说:“我先进去看看,如果有路可走再说,你也在这里休息吧。”

    温白羽立刻站起来,说:“我还是跟着你吧,咱们俩进去看看,如果有路大家一起再往里。”

    万俟景侯拿他没办法,唐子点点头,说:“我陪着雨老板再休息一会儿。”

    雨渭阳虽然醒了,但是很快因为体力透支,又睡过去了,现在睡得很熟。

    讹兽也站起来要跟着走,温白羽说:“你还是留下来吧,唐子一个人照顾雨渭阳不方便,如果遇到事情,你还能帮忙。”

    讹兽撅嘴,竖起来的耳朵耷拉下来,贴着脸颊,说:“我想跟着你嘛。”

    温白羽说:“卖萌也没用。”

    讹兽:“……”

    万俟景侯拉着温白羽的手往里走,山洞里面似乎很深,没有他们预想的艰难,山洞一直很宽,甚至进去之后,空间比洞口还要宽出很多。

    石洞的内壁一直被打磨的很光滑,一直往里走了很深,竟然是直通的道路,也没有岔路口,越往里走越暖和,洞口一直往下,似乎要深入地里似的。

    温白羽突然“咦”了一声,说:“前面那是什么?”

    他说着,指了一下,石洞越来越黑,万俟景侯拿出荧光棒,摇了两下,荧光就变亮了,隐隐约约前面是个泛着金属光泽的铁钩子。

    钩子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

    温白羽诧异的说:“这里怎么会有武器?”

    他说着,也拿荧光棒晃了晃,发现钩子的尾端连着什么东西,黑乎乎的,实在看不清楚。

    温白羽往前走了几步,蹲下来看,那钩子很锋利的样子,巨大的铁钩子,上面布满了小小的倒刺,看起来极为锋利,钩子的末端慢慢变粗,一直通向洞里的深处,而且变粗的位置还有奇怪的鳞片。

    温白羽想着,这钩子的设计也太夸张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铁钩子忽然“呼——”的摔了一下。

    万俟景侯伸手一拽温白羽,温白羽只觉得风声擦着自己的脸过去,那钩子“嘭”的一声砸到了石壁上,石壁顿时出现一个大窟窿。

    温白羽诧异的盯着那钩子,说:“动……动了!?”

    万俟景侯抓着他的手,说:“不好,是化蛇。”

    “化蛇!?”

    原来那条巨大的蛇,竟然钻进了这个山洞里?!

    万俟景侯拉着他的手,说:“快走。”

    他的话音一落,化蛇似乎发现了他们,不过化蛇的头藏在山洞的深处,只是尾巴对着他们,忽然尾巴一扫,“嘭”的一声巨响,尖锐的尾巴一下勾在石壁上,“哐啷”一声,勾下了许多石块。

    万俟景侯带着温白羽向前一扑,躲开化蛇的尾巴,两个人迅速从地上爬起来,猛地往外跑。

    唐子他们虽然在外面,也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声音,雨渭阳一下从梦中惊醒过来,说:“怎么了?”

    唐子将他迅速背在背上,讹兽的耳朵一下炸起来,小鼻头不停的耸动,说:“不好了!”

    雨渭阳说:“怎么了?”

    讹兽说:“我刚刚就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腥气,还以为是洞里太湿,原来是蛇的味道!一定是那条化蛇!”

    讹兽站起来,说:“快背他出去,温白羽他们一定被化蛇发现了,化蛇发威的话,没准会把洞给震榻。”

    他说着要往里跑,雨渭阳喊他,说:“你进去干什么!”

    讹兽不理他,扎头进入了黑洞的深处,喃喃的说:“当然去找我主人啊!”

    万俟景侯带着温白羽往外冲,就听到后面传出“轰隆隆”的声音,显然是有什么东西在洞里爬行者。

    温白羽说着:“太邪门了,那条大蛇怎么钻进这个洞里了?”

    万俟景侯说:“这个洞很有可能就是他打磨出来的。”

    温白羽突然想到洞壁都是光滑的,而且很圆,难道就是这条巨蛇钻出来的?

    他们一边跑,就看到一个黑影突然迎面窜过来,一下趴在上了温白羽的肩膀。

    温白羽吓得一激灵,侧头一看,竟然是讹兽,已经变成了小兔子的样子。

    讹兽大喊了一声:“主人!”

    温白羽根本没听见,就算讹兽现在在他耳朵边喊,温白羽也吓得听不到了,他现在只有庆幸,那条巨大的化蛇是头扎进洞里,尾巴对着他们,不然的话,现在已经被血盆大口一下咬进嘴里了吧。

    他们冲出洞口,就看到唐子背着雨渭阳,温白羽大喊:“快跑!快跑!别愣神,化蛇来了!”

    他话音一落,就见一条巨蛇的尾巴从山洞中卷出,讹兽的毛都炸起来了,跟猫一样,不过不是生气,而是害怕,说:“跑跑跑!蛇出来了!”

    众人哪用他说,立刻往前狂奔,这么大的化蛇,而且化蛇一般都在阴山,不知道这条蛇为什么会在这里,就算万俟景侯见多识广,唐子是坟,大家也没见过化蛇。

    众人一路被追赶着往前跑,也不变东南西北,而且大雪茫然的,根本不知道跑到了哪里。

    化蛇从洞中退出来,蛇头一下昂起,蛇身上黑绿色的鳞片一下乍起,竟然变成了两张巨大的翅膀,轰然打开。

    “呼——”

    一阵飓风突然卷过来,温白羽顿觉身体一轻,被卷在风里,兜了出去。

    “白羽!”

    万俟景侯喊了一声,往前一扑,抱住温白羽,将他整个人压在怀里,护住他的脑袋,一下被风扫下雪坡。

    最可怜的就是讹兽了,讹兽体型小,一吹全身的毛都要飞了,化蛇一振翅膀,讹兽顿时像流行一样,“嗖”的飞下了雪坡,然后“噗”的一声掉进深深的大雪里,一下就找不到了,只剩下一个坑儿,雪坑被风一吹,顿时又埋上了。

    万俟景侯抱着温白羽滚了很远,终于停下来,唐子背着雨渭阳一路跑过来,温白羽赶紧伸手进雪里摸索,摸了好久,终于摸到了一双软软的兔耳朵,使劲一拽,“噗”的一声从雪地里把讹兽拽出来。

    温白羽现在恨不得把讹兽的兔耳朵捆在自己手上,这样也能腾出双手逃命。

    讹兽被摔得晕头转向的,两眼冒金星,一睁眼就看到巨大的化蛇,化蛇昂起头,整条蛇身比合抱的大树还要粗,就像直立起来,张开巨大的眼睛,大雪中化蛇的眼睛像探照灯,散着怕人的绿色光芒。

    讹兽喊着:“来了!快、快跑!”

    众人从雪里爬出来,唐子说:“这样不是办法。”

    温白羽一边跑,一边喊,说:“我很奇怪啊,这化蛇好像脾气特别大,就跟守着那个洞似的!”

    他一说,众人也都觉得奇怪,万俟景侯快速的跑着,回过头去,望着迷茫的雪中,突然说:“我知道了。”

    温白羽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已经不觉得冷了,浑身都是热汗,说:“知道什么了?”

    万俟景侯说:“你们看后面。”

    温白羽已经没时间看后面了,还是逃命要紧,唐子回身看了一眼,惊讶的说:“是蛇!”

    温白羽心说,废话不是吗,当然是蛇了,还是化蛇!

    唐子继续说:“原来咱们刚才躲雪的山洞是一个巨大的化蛇雕像!”

    温白羽实在抵不住好奇,回头看了一眼,首先看到的是化蛇追过来,长着大嘴,突出一条足足有他手臂那么粗的信子!

    说好了蛇的舌头很细呢!!

    这他妈还不够塞牙缝的!

    温白羽心里骂娘,然后才看到了他们说的重点,简直震惊的不行。

    只见他们已经跑出了很远,刚刚的山洞若隐若现在大雪之中,原来山洞的洞口是一个张着血盆大口的蛇脑袋,山洞则是蛇身,身子上甚至雕刻了鳞片,一条巨大的蛇形雕像一直蜿蜒着,蛇身没入大雪之中,其他的就看不到了。

    温白羽诧异的说:“那……那山洞一定是墓葬!怪不得化蛇要驱赶咱们!”

    万俟景侯说:“先走!”

    先走……

    先走的意思是,一会儿再回来……

    他们冲出很远,化蛇一直在追赶他们,温白羽脚底突然一滑,“啊”的大喊一声,一下顺着滑坡栽下去,顿时满眼的雪,天旋地转,根本停不下来。

    温白羽咕噜噜的往下滚,掉到了一个雪谷里面,“嘭”的一声撞到了什么,抬头一看,顿时“妈呀”大喊一声。

    一只巨大的野兽站在他的面前,温白羽撞在了野兽的爪子上。

    那野兽身形巨大,人脸、羊身,头上长着巨大的双角,嘴里长长的獠牙,爪子锋利无比,还甩着一条长尾巴,低头看着他,嘴角滑过一丝笑容,似乎看到了什么垂涎已久的美味。

    温白羽吓得魂儿都没了,这算是祸不单行吗,后面是化蛇,前面是野兽,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

    野兽对着温白羽,几乎流哈喇子,笑着开口,竟然会说人话,说:“温白羽,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你是不是想我了?”

    温白羽一听,这野兽竟然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温白羽抬头一看,顿时觉得这个野兽的人脸很眼熟,不禁细细的想了想,突然“啊”的一声,说:“饕餮!”

    他说着,众人已经到了,而化蛇也到了,化蛇昂着头,碧绿的眼睛盯着他们,张嘴发出巨吼的声音。

    饕餮瞪着眼睛,那化蛇的身形太高,比饕餮大出了不少,但是饕餮身为上古凶兽,怎么能甘心示弱,当即爪子一踩,昂起头来,对着化蛇发出巨大的吼声,像狮子一样。

    “啊……我的娘啊!”

    温白羽还在他爪子下面,几乎给剁烂了,赶紧从饕餮的脚下面爬出来。

    万俟景侯扶起他,说:“怎么样?”

    温白羽摇头说:“只是……只是被踩了一下,还好……”

    化蛇停下了身体,和饕餮对视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忌惮于凶兽,碧绿的眸子一一扫过众人,在万俟景侯身上停留了几秒,然后碧绿色的眸子突然露出一丝诧异,随即突然调转蛇头。

    饕餮差点被他带钩的尾巴扫中,立刻退了好几步,就见化蛇突然调头走了,向远处的蛇洞爬行而去。

    众人都是诧异,化蛇怎么突然就跑了,难道真是怕了饕餮?

    饕餮则是骄傲的昂着头,笑着说:“怎么样,我厉害吧,救了你们一条命。”

    温白羽:“……”

    讹兽说:“你们刚刚有没有注意……”

    温白羽说:“注意什么?”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这条化蛇,一只眼睛是瞎的。”

    温白羽真的没注意到这个,他两只眼睛都散发着碧绿色的光芒,怎么看也不是瞎的。

    万俟景侯说:“说瞎并不准确,他确实两只眼睛都看得见,但是左眼上有一道伤疤,伤疤很深,他的这只眼睛,应该是假的。”

    他说着,看了一眼雨渭阳,说:“就像他的眼睛。”

    雨渭阳听得似懂非懂,温白羽却懂了,这条化蛇的左眼不知道为什么瞎了,肯定是被人打伤,或者被什么其他怪兽打伤的,后来又找了有灵性的东西替代眼睛。

    温白羽说:“那能打伤这条化蛇的人,或者野兽,也太厉害了。”

    饕餮这个时候自豪的说:“像我这样厉害。”

    温白羽:“……”

    温白羽几乎无力吐槽了。

    温白羽看了看自首,说:“这么大一个雪谷,咱们怎么爬上去?”

    他说着,众人都陷入了沉思,温白羽又对饕餮说:“你怎么在这里?你熟悉这里的地形吗?”

    饕餮哼了一声,说:“当然熟悉,这里是我休养的地方。”

    他说着,温白羽突然低头去看他的脚,突然记起来了,上次在斗里,饕餮的脚被兽钳夹住了,伤疤深可见骨,差一点就截肢,原来是躲在这个地方休养。

    不过这里确实是个休养的好地方,人烟稀少的。

    饕餮见温白羽看自己的脚,还露出了然的神色,打岔说:“你们问我就问对了,这里的地形我很熟悉,你们顺着这条路往前走,很快就能上去。”

    温白羽抬头望去,顿时无语了,这他妈哪有路,一片白雪,根本分不出路不路的。

    饕餮施舍的说:“算了,反正我也修养的差不多了,带你们走上去吧。”

    饕餮说着,变成了人形,一身光溜溜的站在大雪之中。

    温白羽:“……”

    最近大家都流行不穿衣服。

    温白羽说:“你冷吗……”

    饕餮说:“是有一点。”

    温白羽说:“你还是变成刚才的样子吧。”

    饕餮奇怪的说:“为什么?”

    温白羽组织了一下语言,总不能说他现在这样子想变态吧?于是委婉的说:“你刚才的样子比较伟岸……高大……”

    饕餮顿时很自豪,说:“那是自然的。”

    说着,一下变成了饕餮的原型,还自豪的昂了昂脑袋。

    讹兽趴在温白羽肩膀上,说:“啊……上古的凶兽都是这样大脑简单吗?”

    温白羽:“……”

    众人跟着饕餮一直往前走,走了很远的距离,前面突然出现一片雪树,好像冰雕一样,枝头盖满了雪花,雪树分为两列,中间夹着一条窄道。

    饕餮走进去,大家跟在后面,温白羽一脚深一脚浅的跟着走,突然“啊”了一声,然后就站着不动了。

    万俟景侯说:“怎么了?”

    温白羽说:“我好像踩到了什么。”

    他说着,蹲下来,伸手在雪里刨了几下。

    被刨出雪坑的,赫然是一个背包!

    温白羽诧异的说:“背包?”

    而且这个背包十分眼熟,虽然看起来很普通,但是温白羽觉得在短期之内一定见过一模一样的背包。

    温白羽拉开背包看了看,里面东西很全,铲子、探杆、手电,温白羽也算是见多识广了,一眼就看出来是倒斗的东西。

    这些东西里除了没有食物和水,还是蛮全的,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掉在这里的,温白羽伸手一拽,想要带上它,毕竟这里满山大雪,有点装备也能以防万一。

    温白羽一拽,突然“嗯?”了一声。

    雨渭阳说:“怎么了?”

    温白羽一拽,没拽动,雨渭阳说:“是不是太冷了,背包黏在地上了。”

    温白羽又一拽,这回有防备,力气很大,结果背包带子从雪中拽出来,竟然同时带出了两条胳膊!

    胳膊!!

    温白羽差点脚下打滑就坐在地上。

    温白羽颤声说:“是……是一个人!”

    万俟景侯蹲下来,伸手去刨雪,大家也都蹲在旁边帮忙刨开,雪堆得很厚,这里常年下雪,不一会儿就能把人掩埋住,看这样子,怎么也卖了好多天了。

    地上刨出一个大坑,出现了一个人,那人背上背着黑色的背包,穿着一身黑色的皮衣,脚下踩着军靴,他面朝下,趴在地上,胳膊穿在背包带里,因为被温白羽刚才一拽,两条胳膊呈现僵硬且不自然的姿态,非常的诡异。

    那人显然已经死了很久,尸体冻在雪里,根本没有腐烂的迹象,但是给冻成了一个大冰坨。

    温白羽说:“这……这人的衣服很眼熟啊。”

    他说着,突然脑子里一跳,说:“时……时叙!?”

    他们这里面,只有万俟景侯和饕餮见过时叙,雨渭阳没见过他,不过他经常打听道上的事情,也听说过时叙,是一个土瓢把子,在北方地区很有威望,而且年纪轻,可以说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的人物。

    就算他们没见过时叙,但是这几天也听过时叙的名字,原因无他,绑走温白羽的人,正是时叙。

    温白羽想把趴在雪里的人翻过身来看看,到底是不是时叙,他有点奇怪,如果是时叙的话,有几点他想不通。

    第一,船翻了他是怎么上岸的。

    第二,就算时叙上了岸,那也是今天或者昨天晚上的事情,看雪埋的深度,就算雪再大,也不可能把尸体一晚上埋这么深。

    温白羽想要拽,万俟景侯突然按住他的手,说:“别动。”

    温白羽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雪太冷,他的皮肤粘在地上了,你要是扯下来,我怕你害怕。”

    他一说,温白羽吓得松了手。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突然喊了一声“温白羽?”

    温白羽抬头一看,心脏一跳,然后又松了一口气。

    远处一个穿着黑皮衣的人,背着一个大包,从雪地里一深一浅的跑过来,正是他们讨论了半天的时叙!

    时叙看到温白羽也松了一口,然后又转头看到了万俟景侯,刚跑过来,“嘭”的一声,竟然被万俟景侯一拳打在雪地里,顿时陷进去一大块。

    时叙哪禁得住万俟景侯的手劲儿,一拳被打蒙了,嘴角裂开,“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摸了摸自己的腮帮子,一下肿了,幸好牙没掉,还算是万俟景侯手下留情。

    万俟景侯冷冷的看着他,时叙从雪地里爬出来,说:“对不起,但是我实在……实在没有办法,我只是想把你引过来。我如果跟你实话实说,依你不管闲事的性格,肯定不会帮忙。”

    万俟景侯冷笑了一声,说:“我现在也不会帮忙。”

    温白羽看时叙那样子,有点落魄,面色苍白,被他打的脸都肿了,说:“算……算了吧,这里雪这么大,咱们别停留了,一会儿被埋了。”

    万俟景侯蹲下来,把地上的背包里面的东西捡了捡,翻到里面的东西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只不过一瞬间,又站了起来,拿齐了东西,说:“走吧。”

    他说着,站起来深深的看了时叙一眼,时叙顿时有点慌神,众人都是莫名其妙。

    他们走着,突然听到“沙沙”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像他们移动。

    万俟景侯立刻就停下来了,饕餮吸了吸鼻子,说:“是人肉的味道。”

    温白羽:“……”

    果然过不多时,就看到大雪之中有两个人影在往他们这边挪动。

    温白羽定眼一看,这才叫冤家路窄!

    原来是那个又胖又猥琐的管爷和满身消毒水味道的汪医生。

    两个人都面色苍白,哆哆嗦嗦的行走在雪地里,他们身上没有任何装备,看到前面的众人,脸上突然露出精光来,似乎窥伺他们的装备。

    管爷啐了一口,说:“咱们的时运来了!你看!他们身上有背包,里面一定有食物,哈哈,还有那姓温的小子,咦……”

    他说着,目光猥琐的盯着温白羽肩头趴着的讹兽,讹兽上半身是小男孩的样子,下半身又耷拉在温白羽的后背,所以管爷看不见。

    管爷顿时兴奋的说:“还有个小男孩,看起来真嫩,我就喜欢年龄小的……”

    他说着,突然拿出枪来,对着他们,喊着:“把手举起来,不然我开枪了!”

    时叙走在最前面,说:“管爷这是干什么,咱们不是搭伙儿的吗?”

    管爷呸了一声,说:“这漫天大雪,搭伙儿?呵呵,老子现在就想吃人肉!举起手来,把背包放在地上,踢过来,不然我就……”

    他说到这里,突然睁大眼睛,然后“妈……妈呀!!”的嘶声大叫,只见万俟景侯突然一动,好像鬼魅一样,一下闪到管爷的面前,伸手握住他的枪头。

    管爷立刻想要按下扳机,只不过手指头怎么也不管用,他大叫之后,顿时嘶喊起来,只觉得手指头一凉,想要扣下扳机的手指头突然掉在了地上……

    噗,一片血红。

    讹兽趴在温白羽肩膀上,立刻伸手捂住温白羽的肩膀,说:“闭眼闭眼……暴君发威了。”

    温白羽根本什么都没看见,讹兽的动作很灵动,非常快,他只听见了管爷嘶声裂肺的喊叫,然后是肥胖的身体在雪地里打滚儿的声音。

    汪医生就在旁边,立刻吓得腿软,一片血溅在他脸上,汪医生像看鬼一样看着万俟景侯,万俟景侯冷漠的眼神低头看着地上打滚儿的管爷,手里握着管爷的枪。

    只不过那枪头已经被万俟景侯轻轻一攥,好像攥了一只空的易拉罐一样简单,一下就变形了。

    “啪”,万俟景侯把枪扔在雪地里,回头走到了温白羽身边。

    万俟景侯转身的时候,汪医生虽然害怕,但是目光一直盯着万俟景侯的背影,脸上竟然慢慢出现了一种几近变态的兴奋,似乎想要剖开万俟景侯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神奇的生物。

    讹兽见万俟景侯走过来,脸上还带着怕人的冷漠,撅了撅嘴,说:“暴君……”

    万俟景侯调整了一下气息,收敛了暴戾,然后才拉住温白羽的手,说:“走。”

    大雪刮得很厉害,一瞬间雪地里已经只有一抹淡淡的粉色,断指和血水都被掩埋了,再也看不见。

    饕餮不禁咂咂嘴,说:“比我还凶悍,这脾气我喜欢。”

    时叙拍了拍饕餮,脸色还有些煞白,他和万俟景侯有点交情,全是在道上走的时候留下来的交情,但是万俟景侯下斗从来不说话,只是一个人在后面跟着。

    时叙知道万俟景侯非常厉害,他搭伙的人里面,万俟景侯无疑是最厉害的,而且他不贪婪,时叙从没见过这样的土夫子,其他人下斗都是为了钱,时叙也是,他要赚钱,大笔的钱给他妹妹治病,可是万俟景侯不是,如果是他感兴趣的斗,不要钱也会下,他不感兴趣的斗,别说不去下,就算你想找他,也是找不到的。

    万俟景侯很神秘,很冷静,同样也很暴戾。

    时叙在金华见到他的时候,吓了一跳,没想到万俟景侯竟然变了这么多,而让他改变的这个人,只是个小饭馆的老板。

    时叙是知道万俟景侯的手腕的,只是砍掉了管爷的一根手指头,也算是手下留情了。

    汪医生见他们要走,很不甘心,眼睛一直追着万俟景侯转,然后扶起地上的管爷就要追。

    管爷哪敢再追,汪医生说:“咱们必须跟上去,不然这大雪封天,只有咱们两个人,也没装备,怎么走出去,快跟上!”

    管爷害怕,但是他更怕死,只好被搀扶着跟上去。

    他们走了很长时间,刚才一直在逃跑,根本没发现路这么长,好不容易走到了蛇洞的洞口,温白羽抻着脖子往里看,说:“不知道化蛇还在不在里面。”

    饕餮说:“怕什么,不是有我呢,反正我也没事干,跟你们玩一玩,要是化蛇来了,我就把它凶回去!”

    温白羽:“……”

    万俟景侯扫了一眼时叙,说:“你进去看看。”

    时叙笑了一声,说:“哎,我真命苦。”

    不过还是一个人先探身进了洞里,往深处走去。

    温白羽说:“他一个人进去,这样不太好吧?”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不会有事,再者说,要下斗的也是他。”

    温白羽听了点点头,万俟景侯说没事,那肯定就没事了。

    讹兽趴在他肩膀上,咂咂嘴,心想着温白羽对万俟景侯简直就是言听计从,这样不好,太不好了!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时叙才回来了,说:“里面没东西,洞很深,而且很暖和。”

    唐子率先背着雨渭阳走了进去,经过这么一折腾,雨渭阳的身子又冰凉冰凉了。

    他们走进深处,先找了一块平坦的地方坐下来休息,这样一折腾,大家的体力都有些透支,再不休息没冻死就要累死了。

    唐子用双手包裹着雨渭阳的双手,说:“雨老板,好点了吗?”

    雨渭阳勉强点点头,唐子又拿出背包里的东西给他吃,雨渭阳说:“你也吃吧,你一直背着我呢。”

    唐子摇了摇头,他是坟,可以不吃不喝,说白了吃是浪费,不吃正好,平时的唐子伪装成人,所以习惯也和普通人一样,但是这种时候,干粮吃一点少一点,当然要留给雨渭阳了。

    饕餮反而看着他们的干粮咽唾沫,馋的不行,温白羽眼皮直跳,只不过是一块压缩饼干啊!这饕餮也太没品了,就跟难民似的,看什么都香。

    温白羽实在看不过去饕餮那犯馋的眼神了,掰了一块饼干递给饕餮,饕餮赶紧嗷呜一口咬了吃。

    吃完了咂咂嘴,还觉得意犹未尽,他混在人群里的时候,是富二代龙五公子,也是吃香的喝辣的,在灵兽里面可是高高在上的凶兽,站在食物链最顶层的,从没吃过这个东西,感觉很新鲜。

    大家坐在一起吃饭,时叙看着饕餮,就像一个巨型犬一样,吃高兴了耳朵耷拉着,于是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整块,剥开包装纸,放在手心里递过去。

    饕餮顿时高兴了,因为他是原型,爪子很不方便,就直接伸头过去,在时叙的掌心里唏哩呼噜的开始啃饼干,然后又伸出红舌头,舔了舔时叙手心里的饼干渣子。

    时叙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饕餮这么贪吃,不禁笑了笑,伸手摸了摸饕餮的耳朵。

    饕餮耳朵一下就红了,瞪着他说:“别以为一块饼干就想换我的角。”

    时叙笑了笑,没说话。

    众人都吃了饭,当然管爷和汪医生是没得吃的,汪医生一直盯着万俟景侯,然后又去盯着饕餮和讹兽,眼睛里都是光芒,似乎又好奇又兴奋。

    万俟景侯和唐子一口也没吃,他们用不着,全都节省下来,奇怪的是,时叙也没吃,只是把自己的喂给了饕餮。

    时叙一抬头,就看到万俟景侯看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一阵心虚涌上来,就别开了眼睛,叹了口气。

    大家休息好了,雨渭阳身体也渐渐恢复了,就打算继续上路,进洞看看到底是什么。

    时叙走在最前面,这个地方他来过一次,自然是要带路的,万俟景侯和温白羽走在后面,洞非常深,毕竟化蛇可以躲在里面,自然深的不一般。

    他们一直往里走,里面很黑暗,但是渐渐暖和起来,甚至有些热。

    洞一直往下延伸,有的时候出现岔路,但是岔路很快都到了死胡同,只有一根通到底。

    温白羽都开始觉得,这根本不是墓葬,而是个矿井了。

    温白羽说:“咱们再走,都走到地心去了。”

    时叙说:“很快就到了,前面再走不远。”

    他说着,洞开始开阔起来,前面竟然出现了巨大的石头挡住了去路。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石头,说:“没路了?”

    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石头,石头打磨的很光滑,而且看质地,并不是一般的石头,而且封石的正中有一个龙头,龙头的嘴里突出一条铁链。

    万俟景侯伸手拉了一下,铁链可以伸长,非常光滑,上面没有任何锈迹。

    万俟景侯说:“这是墓葬的封石。”

    温白羽诧异的说:“还真的有墓葬啊?那怎么打开?”

    管爷和汪医生也兴奋的看着那巨大的石头。

    万俟景侯拽了拽锁链,说:“在古代,封石需要好几匹马同时拉动,才能打开。”

    温白羽听他这么一说,眼睛突然亮了,笑眯眯的说:“咱们虽然没有马,也没有炸药,不过咱们有凶兽。”

    温白羽说着,拍了拍饕餮,饕餮瞪着眼睛,说:“你干什么?你竟然要把我当做低等的马?!”

    温白羽从万俟景侯手里接过锁链,然后快速的一绕,正好套在饕餮的角上,说:“你是凶兽啊,那些马怎么能和你比,我是知道的,但是他们不知道,你正好证明一下给他们看,你看啊,好几匹马才能拉动的封石,你如果一个人能拉动,那不就证明你很厉害吗!”

    温白羽瞎掰着,饕餮竟然很自豪的昂了昂下巴,说:“那是。”

    讹兽:“……”

    讹兽趴在温白羽耳边,小声说:“我觉得你说瞎话比我利索。”

    温白羽:“……”

    饕餮哼了一声,然后爪子用力扒住地,头上的角用力扯,就听“咔!”的一声,巨大的封石竟然动了,虽然动的不多,但是真的松动了。

    众人都是大吃一惊,不由得向后退了退,饕餮嘴里发出嘶吼的声音,开始用力。

    温白羽小声说:“别叫别叫……这里是雪山,万一雪崩了,洞口埋上怎么办?”

    饕餮顿时不敢叫了,只能猛足了劲儿拉铁索。

    就听“轰隆——轰、隆隆隆——”一阵巨响,封石真的被拉了出来,墓门出现了一个缝隙,虽然不太大,但是能挤进去。

    饕餮粗重的喘着气,把铁链抖下来,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总觉得自己被摆了一道!

    时叙走过来,伸手摸了摸他头上的角,上面因为用力,被锁链勒住了一点印记。

    饕餮甩开他的手,说:“别……别摸我的角。”

    饕餮的原型太大了,根本进不去,只好“噗”的一下变成了人形,时叙眼疾手快,立刻用衣服裹住饕餮,不至于让他走光。

    众人挤进去,管爷身材太胖,用了半天力气,才挤进来。

    他们走进墓门,里面竟然还不是墓葬,仍然是一个山洞,只不过山洞出现了很多空洞,众人一时间都傻眼了。

    时叙笑着说:“没关系,我知道路,跟着我走就可以了。”

    他说着,率先走进一个洞窟。

    温白羽跟在后面,瞧瞧的碰了碰万俟景侯,说:“我总觉得这些洞窟像眼睛,你看啊,那么多。”

    万俟景侯抓着他的手,说:“没事。”

    温白羽点点头,讹兽哼哼了一声,似乎很看不惯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关系如此好。

    众人往里走,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是走在最后面的,温白羽突然一抖,然后猛地回头。

    万俟景侯说:“怎么了?”

    温白羽抓着万俟景侯的胳膊,说:“我怎么觉得,背后有人在看着咱们?”

    他一说,讹兽的毛都炸起来了,小短腿踢着他后背,说:“别吓人别吓人!”

    温白羽被他的样子逗笑了,说:“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

    讹兽哼了一声,说:“我是兔子,你见过兔子贼大胆儿吗?”

    温白羽看他的样子,真的很想揪一揪他的耳朵。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背后的墓道里,忽然闪过一丝绿色。

    温白羽像是感觉到了什么,顿时后背一紧,立刻又回头去看,讹兽差点被他甩出去,说:“又怎么了?”

    温白羽睁大眼睛,使劲看着背后的洞窟,说:“真、真的有人!我刚才看的清清楚楚,而是眼睛是绿色的,特别亮!”

    他一说话,管爷和汪医生被吓得魂不附体,

    雨渭阳说:“会不会是盗墓贼,跟着咱们进来的?”

    温白羽摇摇头,他没看清楚,甚至连男人女人都不知道,只看到了一对探照灯一样的眼睛,非常吓人,而且眼睛是绿色的!

    温白羽抓紧万俟景侯的手,说:“会不会是粽子?”

    万俟景侯没有看见,摇摇头。

    众人跟着时叙往前走,前面的汪医生总是故意落后一点,想观察万俟景侯,那眼神里满是变态医生的感觉,让温白羽特别的不舒服。

    他知道万俟景侯很与众不同,但是万俟景侯并不是怪物,汪医生的眼神好像就在看一个稀有的怪物。

    温白羽拽了拽万俟景侯,说:“咱们为什么要让他们跟着,他们太讨厌了。”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这是时叙的事情,让他自己解决。”

    温白羽听得似懂非懂的,并不知道万俟景侯是什么意思。

    他们走的不远,就听管爷“啊”的大叫了一声,说:“鬼啊!!”

    温白羽被他吓得一哆嗦,探头一看,根本就没有鬼,而是一个巨大的雕像立在洞窟的中间,是一个化蛇的雕像。

    这个雕像虽然很多特点看起来是化蛇,但是比较抽象,因为和他们看到的化蛇一点儿也不一样,估计是人们神话出来的。

    化蛇的雕像并不大,一人高左右,一张男人脸,表情十分冷酷,长着獠牙,吐着信子,蛇身,有手,背部有张开的翅膀,直立的姿态,尾巴上也有倒钩。最主要的是,眼睛也是碧绿色的,散泛着幽幽的光芒,看起来像是名贵的宝石。

    雕像的表情十分狰狞冷酷,嘴角还带着狞笑,在黑暗的洞窟里,乍一看确实会被吓到。

    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明显看到雕像的一双眼睛快速的眨了一下。

    温白羽顿时手脚冰凉,盯着化蛇的眼睛有点发直,好像就要被吸进去了似的。

    就在他以为自己是换觉得时候,化蛇的眼睛又眨了一下。

    “趴下!”

    万俟景侯突然一声大喊,然后一下将温白羽扑倒,唐子也抱着雨渭阳滚倒在地,饕餮反应慢了一分,被时叙一把按在地上,他只觉得头顶上有什么东西“嗖”的飞出去。

    那汪医生也摔在地上,管爷反应太慢,还直着身子,就听“嗖”的一下,一只弩/箭从饕餮头顶擦过,直接插进了管爷喉咙里。

    管爷瞪着眼睛,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喉咙里发出“嗬——”的怪声,随即“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就在管爷倒地的一瞬间,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太沉了,洞窟突然发出“轰隆”一阵巨响,温白羽就感觉身体下面的地面忽然塌陷下去,整个人控制不住的往下坠。

    温白羽被万俟景侯抱在怀里,护住脑袋,下坠的时候还在骂娘,时叙带的这是什么破路!

    温白羽想着,突然脑子里一阵,似乎想到了什么。

    时叙说他走过一次这座墓,墓里出土的东西一个人根本搬不完,才找了搭伙儿的人,而他们进洞的时候,发现封石是封死的,时叙一个人根本没办法大开封石再推上封石,那他是怎么进入这座洞窟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3章 蛇山(中)》,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