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41章 墓下墓(上+中)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的阳气足,所以粽子请他来挖坟。

    温白羽只想骂娘,这他/妈是哪门子的理由啊!一点也没有说服力好吗!

    温白羽坐在车上,把窗户打开到最大,深深的呼吸着新鲜空气,但是这样也不能阻止他想吐,温白羽一路几乎把内脏都吐出来了。

    雨渭阳回头看着他,说:“你至于吗,还有三百公里就到了,你忍忍吧。”

    三百公里……

    温白羽真是日了狗了,才会被说动,他现在非常后悔。

    那粽子一直嚎哭着哀求温白羽帮忙,不然真的只能离/婚了,他一直说自己多喜欢多喜欢自己老婆,绝对不能离/婚啊。

    人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对姻缘,温白羽觉得他真是挺可怜的,但是那也不能让他去挖坟啊,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可粽子还有绝招,就是天天过来抱着他的腿哭,邻居还以为平时看起来很好说话的小老板放高利贷呢,已经报警了!警/察过来粽子又拿不出身/份/证来,温白羽还以为警/察把粽子请走世界就安静了。

    这下好了,这他/妈一饭馆的人,只有温白羽和雨渭阳有身/份/证,其他的人都是黑户口!

    呵呵,日子没法过了。

    温白羽为了不让自己苦心经营的小饭馆就此歇业整顿,只好答应了粽子的请求,去山西走一趟。

    粽子说了,来回的费用他全包,而且他墓里的陪/葬随便挑!

    虽然那都是古董,而且是很多很多很多年的古董,但是万一被人发现他拿了古董,难道要和警/察叔叔说,这是墓主送给我的!

    那警/察一定会抓/住他之后,先把他送到精神病医院去……

    因为他们是去挖坟,要带很多工具,所以根本不能做火车和飞机,通不过安检,而且温白羽发现,他身边的这些黑户根本没有身/份/证,那是怎么买的车票?!

    最后温白羽终于妥协了一个最安全的方法,那就是开车。

    唐子和雨渭阳也跟着来,这两人会开车,温白羽只管坐车就行,但他吐得撕心裂肺,惨绝人寰。

    九百公里,山西偏僻的小村,据说还有一片天然湿地,风土民情也很好,有山有水,风水极好。

    雨渭阳看着温白羽吐成这样,说:“要不咱们靠边歇会儿吧。”

    温白羽有气无力的摆摆手,说:“算了吧,还是早点开到,我睡会儿就行了,睡着了就不想吐了。”

    万俟景侯扶住他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身上,说:“靠着睡。”

    温白羽立刻靠下去,还调换了几次姿/势,最后变成趴在万俟景侯的腿上睡,这才感觉胃里好一点,但是仍然发堵。

    雨渭阳看温白羽乖得跟一只猫似的趴在万俟景侯腿上,万俟景侯则是轻轻给他拍着背,不禁笑了笑。

    九百公里,他们开车到的时候是下午,太阳已经要下山了,天色很昏黄。

    温白羽从车上下来,双/腿一软,差点跪地上,幸好万俟景侯手疾眼快,伸手一捞,将他背在背上。

    温白羽有气无力的看着天边的火烧云,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这空气果然不一样。”

    虽然地区很偏远,但是这里有一篇山林,而且有天然的野湿地,虽然湿地不是很大,但胜在天然,所以很多人都喜欢到这来旅游,感受一下大自然。

    虽然是个小村子,但是建设的还不错,农家乐的规模还挺大,温白羽他们找了一家住下来。

    温白羽他们放下行李之后,就到外面吃晚饭,屋子里已经坐满了人,桌子其实不多,只剩下露天的桌子,温白羽他们就到外面去坐,老板非常热情,很快就上了菜,都是一些野味。

    温白羽吃着饭,顿时就活过来了,刚才还一副频临垂死的模样,现在已经活蹦乱跳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啊啊啊啊”的大叫,然后一把推开农家乐的大门,“嘭”的就冲进来,他应该是村/民,不过很狼狈的样子,全身都是泥,就好像去泥塘里打了滚儿一样,而且脸色煞白,似乎被什么吓到了。

    他冲进来,见人就喊,“鬼啊!!有鬼啊啊啊啊!!太吓人了!”

    农家乐里的人不少,看见他都停了筷子,用一种诧异的眼神盯着他。

    很快老板就过来了,看见男人立刻脸色很差,上前揪着他耳朵,说:“你这臭小子,成天到晚不干好事儿,别瞎吵吵,给我滚进去。”

    那男人抓/住老板的衣服,说:“哎二叔!真的有鬼啊!!就在山上!我看见了!一个穿着大红衣裳的新娘,她就坐在山里头哭呢!我……我问她为啥一个人哭,她……她的脑袋一下就变没了,双手掐我,要掐死我啊!太可怕了二叔!真的有鬼!你看,我脖子这块都紫了!”

    男人说着,揪自己的领子,温白羽抻头看了一眼,果然好大一片紫,看着都瘆人。

    老板眼神变了变,但是为了这么多客人,还是说他瞎掰,把他哄了进去。

    温白羽一边夹菜,一边小声说:“哎,你们说,这男的在山里碰见的鬼,会不会就是冥婚的新娘子啊?”

    万俟景侯摇摇头,说:“不知道,但是能肯定的是,他遇到的不是鬼,是粽子。”

    温白羽诧异的说:“真的是粽子?”

    万俟景侯说:“他脖子上的瘀伤,是尸毒烙上去的,并不是简单的瘀伤。”

    温白羽说:“那会不会有事啊?”

    万俟景侯说:“应该没事,体弱的最多病一阵子,并不是什么厉害的粽子。”

    有些胆大的客人追问老板到底是怎么回事,老板只是笑着说:“没事,没事,那小子整天不务正业,只是道吃喝,我看他是喝高了,说些瞎话来引起注意呢,像耍猴一样。”

    温白羽咂咂嘴,说:“这个老板一定说/谎,肯定是有什么事的,不是说他们村子里闹鬼,还找了姑娘去冥婚吗。”

    他们吃过饭,已经天黑了,就看见刚才那个大嚷大叫的男人正在后院里,准备往房间走。

    温白羽眼珠子一转,赶上两步,笑着说:“哎,我向您打听打听,这后山的湿地怎么走?”

    男人想看怪物一样看温白羽,说:“你还敢去后山的湿地?那里闹鬼啊?”

    温白羽说:“闹鬼?我可不信。”

    男人一听,又揪着领子给温白羽看,说:“你看看,这就是无头女鬼给我掐的!”

    温白羽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刚才也只听了一耳朵。”

    男人见温白羽信自己的话,干脆在院子里坐下来,说:“我跟你说,真是太可怕了……这山里头闹鬼啊!这住的人都知道闹鬼,我们还搞过祭祀呢,吓走了许多客人,所以他们现在只字不提了。就一个多月前……我的发小,是个痞子,他没有活儿做,但是又学人家去赌,欠了一屁/股债,最后没有办法,听说咱这后山上有许多坟头,坟头都是有陪/葬的,竟然开始打死人注意!那痞子就拉上我,扛着锄头,说去大干一票,我当时哪知道他要干啥,就跟着上山了。一到晚上,后山阴森森的,还有浅水,走不好就陷里面了,我们一边走一边挖。好家伙!真的让他给挖倒了!当时我们挖了一个大坑,看到了一角红衣服,像是新娘子的喜袍,我们继续挖,真的是一个新娘子,挖出来以后吓得我们肝都破了!你猜是什么!”

    男人的表情特别丰富,而且说话很激动,温白羽听得后背发凉,他还卖关子,说:“是什么?”

    男人压低了声音,说:“是一具女尸,没有头!!”

    温白羽咽了一口唾沫。

    男人继续说:“而且最吓人的是,这具女尸,她穿着大红的衣裳,虽然没有头,但是身材婀娜,露/出来的小手儿特别白,还带着弹/性,这他/妈简直就是活见鬼,吓得我掉头就跑,那痞子是个贼大胆儿,虽然也被吓到了,但是愣是生生扒下了女尸的手镯和金饰,才掉头跑了。”

    温白羽想着,这胆子确实挺大的。

    后来村子里就连连发生了奇怪的事情,和粽子说的差不多。

    痞子把陪/葬的手镯和金饰品卖了,换了不少钱又去赌。村子里一到晚上,就能听见有女人的哭声,呜呜咽咽的,别提多吓人了。只要太阳一落山,那哭声就从后山传来,有人从山上回来的晚,也像男人一样,看见过一个穿着大红衣裳的女人坐在地上哭,只要有人过去问她怎么了,要不要帮忙,那女人的头一瞬间就没了,只剩下一个突兀的血脖子,然后伸手就掐,其实好些村/民都遇见过。

    从此以后就没人敢上山了,但是有旅游的外地人根本不知道情况,打那天开始,就天天都有外乡人失踪。

    村/民们开始觉得不同寻常了,痞子也被吓怕了,才如实告诉了村/民。

    村/民们一致认为是鬼魂作祟,于是众人一起上山,找到了那个曝露在外的无头女尸,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本身白/嫩/嫩的小手儿变得枯槁,就像骷髅一样。

    村/民们把女尸重新埋了,还烧了好多纸人祭祀。

    但是就这样,怪事仍然不断,村里许多男人都失踪了,找也找不回来。

    男人说:“我告诉你吧,其实咱们这村子,邪乎的事情不止这一件!还有许多事情!我还是听我老/子说的呢……算起来,也有小三十年了,我当时还穿开裆裤呢!我老/子去山里砍柴,那天大晚上的,山里下了雨,那地方又很多沼泽和浅水,路不好走,就算是村/民,也经常一不小心就陷进去,我老/子就想等一等,等雨停了再走。结果天黑下来,你猜他看到了什么!”

    温白羽咽了口唾沫,摇摇头。

    男人感叹了一声“太可怕了!”,然后继续说:“他说,他看的很真切,是一个男人,从土里钻出来!真的是从地底下钻出来!而且男人的脸色特别白,好像鬼一样!他身上还都是伤,我老/子说,就算离得远,也能感觉到一股冰窖一样的冷气,大老远就冻得他不行!我老/子都没敢看男人的脸!真是太可怕了!”

    温白羽听完,觉得和粽子说的有些出入,原来这些人并不是把女尸送去给粽子冥婚,只不过是重新入土而已,而这个女尸,本身就是穿着大红喜袍的。

    温白羽回了房间,说:“这事情很邪乎啊,后山竟然能挖出无头女尸,而且还穿着喜袍。”

    万俟景侯说:“这应该是个陪/葬,因为听他这么说,挖出来的时候并没有棺椁。”

    温白羽点了点头,雨渭阳说:“已经天黑了,不如咱们上山看看?”

    温白羽看了他一眼,说:“你怎么这么贼大胆啊。”

    雨渭阳说:“这有什么,再说了,山上有斗,没准还能找到襄王墓呢。”

    他说着就开始准备行李,把下斗需要用的东西全都往里装,还带上了水和食物。

    温白羽说:“看着怎么像是逃难。”

    众人收拾了东西,简单的带了一些,毕竟只是去看一看,应付突发/情况用的。

    于是四个人就出了门,因为大家都听说了闹鬼,所以晚上没人敢出门,都是房门紧闭的。

    他们出了农家乐,往后山走,一进后山就能感觉的一股凉气。

    唐子拉住雨渭阳的手,说:“雨老板小心,这边有湿地,别陷进去。”

    雨渭阳点点头,拿出手电仔细照着地面。

    温白羽也拿着手电,走着走着,突然“噗”的一声,一抹蓝火/乍亮了一下,瞬间就灭了,吓得温白羽“啊!”的大叫出来,然后一下手脚并用的窜到万俟景侯身上。

    雨渭阳:“……”

    温白羽哆嗦着说:“那那那……那边有鬼火!真的!蓝色的!”

    万俟景侯看他吊在自己身上,不禁笑了一声,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屁/股,弄得温白羽非常尴尬,瞪眼看他。

    万俟景侯说:“是磷火,这后山应该是村/民用来埋尸骨的,说白了就是坟场,有磷火也不足为奇。”

    温白羽更是哆嗦,说:“坟……坟、坟场……”

    “呜呜呜……呜呜……”

    “呜呜……呜呜……”

    忽然一阵风刮起,温白羽哆嗦了一下,有什么声音夹杂在风声中,幽幽的传来。

    温白羽突然就很后悔上山了!

    雨渭阳也吓了一跳,说:“是……是哭声?”

    唐子攥紧他的手,说:“没关系雨老板,有我在呢。”

    温白羽被他俩弄得一身鸡皮疙瘩,这个时候哭声越来越清晰了。

    “呜呜……呜呜呜……”

    好像是一个女人在哭泣,哭的声音很低,很委屈。

    “嘘——”

    万俟景侯突然灭掉手电,捂住温白羽的嘴巴,然后把他拽到一棵大树后面,唐子也拽着雨渭阳过去,四个人蹲下来,伏地身/体躲在树后。

    他们躲过去,就听“呜呜”的哭声夹杂着“沙沙”的脚步声,然后黑/暗之中,出现了一抹红色,红色越来越近,温白羽睁大眼睛,还真的是一个穿着大红喜袍的女人!

    女人穿着大红喜袍,看起来年轻漂亮,脸上上的妆有点浓,打得粉太白了,但是仍然不难看出,是个美/人。

    女人的头上戴着金子做的凤冠,手上戴着手镯,胸前还有金饰,整个人看起来熠熠生辉,一定是有钱人家的新娘子。

    女人一边哭,一边慢慢的走,走到离他们不远的地方,竟然停住了,然后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继续哭。

    温白羽:“……”

    温白羽被万俟景侯揽在怀里,捂住口鼻,几乎就喘不过气来,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女人。

    女人“呜呜”的哭了一会儿,很凄惨的样子,又长得好看,也难怪路过的男人会去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女人就一直哭,抽抽噎噎的,温白羽看了半天,起初害怕,后来竟然放松/下来,感觉这个女人也没什么威胁。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只大虫子从旁边爬过来,温白羽没见过这种虫子,也叫不上名字,因为山上有一片野湿地,湿地里想来物种很多,昆虫也很多,所以不足为奇。

    只不过温白羽的脸色一下就惨白了,被万俟景侯捂住口鼻,喉/咙快速的滑/动,差一点就吐出来。

    只见那女人坐在石头上,一只大虫子爬过来,从女人的身边爬过去,女人突然弯下腰,伸出手,一把抓/住大虫子,然后塞/进嘴里。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咕嘟!”

    女人嘴巴开合,不断的用牙齿咀嚼着大虫子,发出嘎嘣脆的响声,最后咕嘟一声咽了进去,嘴角上还留着大虫子的黄白色粘/稠的组/织液!

    温白羽胃里恶心的,几乎把隔夜饭都吐出来,实在忍不住了,干脆转过头来,窝在万俟景侯的肩窝上,不去看了还不行吗!

    “沙沙……沙沙……”

    女人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往大树的方向走来,一边走一边哭。

    万俟景侯无声的拍了拍温白羽的肩膀,温白羽抬起头来,万俟景侯就抓着他的手腕子,眼睛往旁边看了看,示意他跟着自己动。

    唐子也抓着雨渭阳,四个人开始围着树,慢慢的移动,正好和女人始终保持一定距离。

    女人越过树,似乎没有发现他们,然后就哭哭啼啼的往前走去,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突然感觉到身后有凉气。

    下意识的回头一看,顿时“啊啊啊啊!!”的惨叫出来。

    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自己后面,白/粉打得太足了,两腮又涂成桃红色,就跟高原红似的,头上戴着金饰品,看起来很重,穿着一件大红喜服,好像出嫁的新娘子。

    温白羽大喊了一声,成功的把走过去的女人也吸引了过来,她转过头来,惨白的脸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嘭”的一下,头就没了!

    头就没了!

    只剩下一个流/血的脖子,然后伸着手向他们走来。

    温白羽觉得这也不能怪自己,谁他/妈知道不止一个女粽子啊!好端端的自己后背还跑出来一个。

    后背的女粽子也是“嘭”的一下,头没了,伸手就抓温白羽。

    温白羽喊了一声,万俟景侯一把将他拽起来,说:“走。”

    唐子抓/住雨渭阳,跟在他们后面跑,最后是两只没头的女粽子追赶他们。

    温白羽一边跑,一边说:“太……太吓人了……”

    温白羽说着,回头看了一眼,两只粽子对他们紧追不舍,脖子上的血一股一股的冒出来,洒在地上,别提多恶心了。

    温白羽说:“她们都没有头了,为什么还能看见咱们?”

    万俟景侯说:“我终于想明白为什么出事的村/民都是男人了。”

    温白羽说:“为什么?”

    万俟景侯说:“因为阳气,这些粽子陪/葬的时候根本没有头,判别猎物的时候靠的是阳气。”

    温白羽突然想起来了,这倒霉催的,刚才蹲在树下的时候,明明雨老板距离那女粽子最近,结果女粽子却来拍自己的肩膀,按照万俟景侯说的话,雨老板身/体里囤积着尸气,怎么能跟自己这个正常人比,所以女粽子就无视了雨渭阳,来拍他的肩膀。

    温白羽四个人一直往前跑,温白羽跑的气喘吁吁,喊着:“这……这么跑也不是办法……我要累死了……啊!”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脚下一沉,一下陷进了什么里面。

    温白羽低头一看,竟然是沼泽!天太黑,他们也没打/手电,幸好万俟景侯抓着他,才没有全部陷进去。

    雨渭阳看见温白羽陷进去,说:“怎么办,粽子来了!”

    温白羽心想着,我知道粽子来了!

    两个无头的女粽子跑过来,很奇怪的是,明明猎物就在眼前了,这两个粽子却不再上前,而是围着他们走了好几圈,然后就转身扎进了草丛里。

    温白羽说:“这又是闹哪出啊?”

    “簌簌簌……簌簌、簌簌簌……”

    “沙沙、沙、沙沙沙……”

    奇怪的声音响起,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急速的逼近他们。

    万俟景侯脸色一沉,说:“来了。”

    温白羽吓得不行,死死抓着万俟景侯的手,就看见草丛里突然伸出一张人脸。

    是个女人的脸,弯弯的柳叶眉,长长的眼睛带着妩媚,樱桃小/嘴……露着尖牙。

    “簌簌、沙沙沙……”

    随着声音的逼近,那女人的身/体从草丛里露了出来,竟然是一个碗口粗的蛇身!

    温白羽大喊一声:“我的妈!白素贞都出来了!”

    喊完了觉得不对,这是青蛇,原来是白娘子的丫鬟小青吗!

    万俟景侯说:“抓紧我。”

    温白羽立刻双手死死抓/住万俟景侯,万俟景侯突然用/力。

    “嗖!”

    就在人面青蛇突然探头去咬温白羽的时候,万俟景侯一下将温白羽拉了出来,人面青蛇咬了一口,反倒啃了一嘴泥。

    温白羽大难不死,爬上来也顾不得身上全是泥,喊着:“快跑吧!”

    他们一直往里跑,后背一直传出“簌簌”的声音。

    雨渭阳说:“不能制住那条蛇吗,这么跑下去不是办法啊!”

    唐子说:“这种人面青蛇一旦死亡,会分/泌/出大量的毒液,不但能和猎物同归于尽,还能惹来同伴。贸然下手的话不合算。”

    “簌簌簌、簌簌簌簌簌……”

    “沙沙、沙沙……”

    温白羽觉得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嘈杂,怎么好像追赶他们的东西变多了。

    温白羽回头一看,顿时要晕过去,喊着:“卧/槽!你们看,你们看!好多蛇,还有蝎子!”

    雨渭阳也回头去看,后面追着他们的人面青蛇赫然变成了五六条,竟然还有女人脸的巨型蝎子跟在一起爬。

    温白羽说:“这都是什么怪物!?”

    万俟景侯说:“是一些含恨而死的女尸化成的,她们的尸体因为积攒了怨气,变成了蛇和蝎子。”

    温白羽一边跑一边想,这也太诡异了!

    他跑着,突然脚下一绊,“啊”的一声就要往地上栽,万俟景侯伸手揽住他的腰,将他拉起来。

    温白羽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鞋!

    红色的绣花鞋……

    还是古时候小脚的那种鞋……

    温白羽哆嗦了一声,说:“这太吓人了。”

    他说着,就看万俟景侯认真的看着前面不远处,也不跑了。

    温白羽说:“怎么了?”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你看。”

    温白羽顺着万俟景侯指的方向看过去,顿时腿一软,就要跪在地上。

    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深坑,坑里长着一颗参天大树,树枝茂/密繁盛,树上还开着许多白色的小花,一团团,一簇簇的,好像樱花一样,但是这树太粗/壮了,又不像樱花树。

    温白羽仔细一看,登时头皮发/麻,后背发/痒。

    原来这茂/密的大树上,每一棵树枝都挂着许许多多的尸体!

    而且全都是男尸,放眼望去,竟然数不过来有多少尸体。

    有的尸体已经腐烂了,有的已经变成了白骨,有的竟然还很新鲜。尸体挂在树枝上,那些看起来很漂亮的白色小花,就是从这些尸体中长出来的……

    他们停留的时候,后面的人面青蛇和人面蝎子已经赶上来了,发出“嘶嘶”的声音,涂着信子,向他们冲来。

    温白羽说:“怎么办!”

    万俟景侯拽住他的手,说:“下坑里。”

    温白羽结巴的说:“坑?!那坑里都是尸体啊!”

    他说着,就被万俟景侯拽走了,直奔长满尸体的大树跑过去,温白羽干脆一咬牙,跟着万俟景侯使劲跑。

    坑很深,但是两边的土坡并不陡峭,四个人顺着土坡跑下去,大树散发着腐烂的气味,风一吹,白色的花瓣飘落下来,竟然散发着一股花香。

    温白羽捂住口鼻,可不敢吸气,害怕花粉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他们一路往下跑,奇怪的是,那些人面青蛇和人面蝎子看他们跳下了深坑,就不再追了,而是盘踞在坑上面,对下面嘶嘶的吐信子,眼看着他们深入进去,就掉头走了。

    温白羽震/惊的说:“真走了?”

    万俟景侯围着大树绕了一圈,突然说:“果然是这样。”

    温白羽说:“你发现了什么?”

    万俟景侯并没有立刻说话,而是蹲下来,似乎在树根的地方仔细的找着什么,树下积攒了厚厚一层的白色小花,虽然这些小花非常可爱,但是想到它们是从哪里长出来的,温白羽就觉得不寒而栗,全身都是鸡皮疙瘩。

    温白羽说:“你在找什么?”

    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树根,说:“这下面有墓室。”

    温白羽惊讶的说:“墓室?”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刚才那些蛇和蝎子,应该就是为了把看中的猎物驱赶到这里,这棵树其实是一个管道,把尸体上的阴气和尸气输送到土下,来滋养墓道里的尸体。”

    温白羽说:“这也太变/态了吧!”

    万俟景侯踩了踩树根的位置,说:“这下面是空的,挖开这里可以下洞。”

    他说着把背包放下来,从里面开始拿工具,唐子也要过来帮忙,两个人手法都很专/业,挖了一会儿就看到里面有光。

    雨渭阳诧异的说:“有光?斗里不都是黑的吗?”

    唐子说:“下面应该有长明灯。”

    他们很快就挖出一条洞来,万俟景侯把绳子一头捆在树上,另一头捆在腰上,然后伸手抱住温白羽,另一手抓着绳子,顺着绳子下了洞。

    他们一下洞,是一条甬道,很深,非常诡异,甬道两边点着无数长明灯,而且甬道的石壁上,挂着好多红色的绸子,就像布置喜房一样!

    因为年月已久,这些红绸都老化了,有的已经变脆破碎,有的也退色了,但是仍然给人诡异的感觉。

    温白羽说:“这墓主够有个性的。”

    唐子和雨渭阳也从洞/口下来,四个人就往前走去,没走多远,他们进入了第一个石室,长方矩形的石室,看起来像是个储物室。

    里面堆放着各种红漆箱子,箱子的朱漆刷的非常考究,似乎上了十八道,看起来不但光亮,而且颜色沉稳厚重,红漆箱子上绘制着龙凤呈祥的花纹,一看就是结婚用到的。

    一个一个箱子,都用扁担穿起来,整齐的排放在石室的角落里,数一数怎么也有二十几箱,旁边堆放着许多器皿,看起来都十分名贵,应该是陪嫁的东西。

    温白羽说:“看起来好有钱啊。”

    温白羽虽然好奇红漆的箱子里装的是什么珠宝,不过为了不作死,他还是不去看了。

    他们通/过石室,再往里走,又是一间石室,和之前的石室是对称的,这回里面没有珠宝了,而是一堆堆七横八错的……尸体。

    全都是女人的尸体,这些尸体竟然没有腐烂,一个个穿着大红色的喜袍,交叠的躺在地上。

    他们身上就像村/民说的,戴着金银首饰,最重要的是,都没有脑袋!

    温白羽“啊”的吓了一跳,后退了一步,说:“造孽啊,这么多尸体!还都砍了脑袋?”

    他说着,就听“咯”的一声,神情紧张起来,向四周看了看,石室里除了眼前这些女人的尸体,并没有其他诡异的东西了。

    那一声轻响,好像是幻听一样。

    温白羽指着边角摆放的罐子,看起来并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只是一些毛坡罐子,连上釉都没有上,一点儿花纹也没有,造型也很难看,一个个大肚子,大敞口。

    温白羽说:“这些罐子做什么的?”

    唐子摇头,说:“我以前也没见过这种陪/葬的方法。”

    雨渭阳感受到了冰凉的尸气,下意识的搓了搓胳膊,说:“墓主是不是和这些人有深仇大恨?不过为什么要砍掉脑袋,而且这些尸体摆放的并不整齐,看起来就是随便一堆。”

    温白羽说:“可是她们穿的戴的都很好。”

    他们说着,就看万俟景侯一直皱眉盯着墙角的几个陶瓷罐子,温白羽看他脸色不好,说:“怎么了?这些罐子有问题?”

    万俟景侯只是皱眉,说:“这些罐子的大小和数量,有问题。”

    他这么一说,温白羽反应很快,突然“啊”了一声,说:“和……和尸体的数量是一样的,这……这个大小,里面装的不会是脑袋吧?!”

    他的话音一落,突听“咯!”的一响。

    温白羽下了一跳,这回他绝对没有听错,只见墙角的陶瓷罐子突然动了一下,“嘭”的倒在地上,然后“嘎拉拉”的开始滚动起来。

    温白羽吓得后退好几步,隐约从罐子口里往里看,里面黑乎乎的,一团黑色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

    “当心!”

    雨渭阳大喊了一声,与此同时,罐子里那黑乎乎的东西冲了出来,“嗖——”的一声,一下缠住温白羽的双手。

    温白羽低头一看,竟然是头发!

    黑色的长发从罐子口里伸出来,缠住自己的双手手腕,越缠越紧。

    温白羽“啊”的喊了一声,万俟景侯反应很快,唰的一下将缠住温白羽的头发砍断。

    “喀啦啦……”

    “喀啦……”

    “喀、喀啦……”

    立在墙角的罐子突然都动了起来,在地上滚动着,就像保龄球一样,咕噜噜的滚过来。

    “唰唰唰……”

    一时间都是风声,无数黑发从里面伸出来,像触角一样去抓他们。

    温白羽一边掉头就跑,一边大喊着:“为什么只抓我和唐子啊!”

    他一喊完了就想起来了,之前万俟景侯说这些粽子好像只抓阳气足的,这样说起来确实如此,自己是正常人,阳气当然足,唐子是坟,阳气也很足。

    而雨渭阳身/体里除了阴气就是尸气,万俟景侯就更别说了,神神秘秘的,整个人都凉冰冰。

    万俟景侯在温白羽后面,他的反应很快,手法也很准,每次黑发将要缠住温白羽的时候都被他一下切断。

    温白羽一边跑,一边突然大喊,说:“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咱们这里面,只有我和唐子是男人!所以这些粽子只抓我们!”

    雨渭阳:“……”

    万俟景侯:“……”

    他们从石室跑出来,后面的罐子还咕噜噜的滚着,似乎因为装在罐子里看不到路,竟然不会拐弯,“啪”的一声撞在石壁上,顿时陶瓷罐子就粉碎了。

    温白羽一阵兴/奋,这些粽子头“自/杀”了!结果就看见罐子碎裂,从里面裂出一个个女人头。

    这些女人头披头散发的,长长的黑发遮住了脸,摆脱了罐子,开始在地上疯狂的滚动,继续伸出头发去抓他们。

    温白羽回头一看,黑发滚动的时候,那些女人的脸露/出来,他顿时“妈呀”的大喊了一声,说:“这些……这些粽子都毁容了!”

    雨渭阳也抵不住好奇回头看了一眼,竟然是真的,这些女人的脸上大大小小都是伤疤,看起来是用刀子切的,还有烙铁的痕迹。

    温白羽跑着,就看到前面有一个开着门的墓室,说:“有门!快进去关门!”

    他说着第一个冲进墓室,其他三人也冲进来,万俟景侯走在最后,进来的一瞬间,粽子的黑发突然缠住,一下缠在万俟景侯的手腕上。

    温白羽都没有多想,往兜里一掏,摸/到了什么东西,冲过去一下割在头发上,然后伸手抓/住万俟景侯,把他抓进墓室里,喊着:“快关门!”

    四个人合力推着墓门,墓门非常沉重,不断有黑发缠进来,他们一边削,一边将墓门合上。

    “轰——”的一响,墓门终于合上了。

    温白羽低头一看,地上也一堆的黑头发,断成一截一截的,就跟理发店刚剪完头发似的。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跌坐在地上,说:“终于没事了。”

    唐子低头看着他,说:“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温白羽纳闷的低头看自己的手,是刚才情急之下从兜里掏出来的,用来割/头发的,竟然是一个细细长长的匕/首。

    是从成都的水底墓带出来的。

    温白羽拿起来看了看,细细长长的匕/首,不像金属,但是散发着莹润的光泽,锋利却不脆。

    温白羽说:“万俟景侯说这是凤骨。”

    唐子先是诧异,随即感叹的说:“果然是凤骨,这就是当年鸿鹄剔下来的翅骨。”

    雨渭阳也好奇的凑过来看,还伸手摸了摸,说:“这是匕/首吗?用骨头做匕/首,够坚/硬吗?”

    唐子笑着说:“坚/硬倒还是其次,凤骨是带有灵性的,据说可以招天兵,不过这也有古人的神话色彩。”

    他们说着,万俟景侯突然说:“你们看。”

    温白羽被他说的一激灵,抬头去看,只见这个墓室里挂着无数镜子,墙壁上全是大大小小的铜镜。

    温白羽说:“这些不会又是镜像吧?”

    万俟景侯摇头说:“应该只是普通的铜镜。”

    温白羽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自己这一身衣服可真是绝了,又是泥又是土的,没有干净的地方。

    墓室连通着两个耳室,左右各一件,也是对称的设计,所有的石室都是长方矩形,很规矩。

    墓室里只有镜子,他们就先进入了左边的耳室,左边的耳室里面竟然放着一口看起来很昂贵的棺/材,上面压着一块巨大的石头。

    温白羽诧异的说:“这么大的石头干什么用的,难道是怕里面的粽子跑出来?”

    万俟景侯摇摇头,似乎也没见过这种东西。

    耳室里只有一个棺/材,其他什么也没有,光秃秃的,四周的墙上刻着壁画,但是都是掏心挖肺的画面,像地狱的诅咒一样,看起来非常可怕。

    温白羽好奇的说:“怎么会有人把棺/材放在耳室里?”

    万俟景侯说:“是一种陪/葬,对面的耳室应该还有一个棺/材。”

    唐子说指了指壁画,说:“看起来墓主不是喜欢这个人才会让他陪/葬的。”

    他说着,就要去搬动巨石,温白羽拦着他,说:“别动,别动!你要开棺吗?”

    唐子说:“当然了。”

    雨渭阳也说:“别开啊,万一里面的粽子起尸了怎么办?”

    唐子说:“可是这间墓室是封闭的,只有两个耳室,咱们没有路走,外面又都是粽子,打开棺/材看看,没准还能找到出路。”

    温白羽觉得有一些道理,因为他的确见过棺/材底下有墓道的。

    万俟景侯也点点头,两个人合力将棺/材上的石头搬了下去,“轰!”的一声石头砸在地上,听声音相当沉重。

    棺/材的盖子是用长钉钉死的,看起来非常严实,万俟景侯和唐子拿了工具慢慢的撬开钉子。

    钉子全都撬开,但是棺/材盖子仍然打不开,万俟景侯看了一会儿,说:“里面还有卡头和钩子。”

    他说着,让唐子把棺/材盖子撬起来一点,然后从背包里拿出钩子,把钩子伸进去,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就听“咔”的一声,棺/材盖子一下失去了拉力,被唐子撬了起来。

    随着盖子完全打开,温白羽探头去看,里面竟然躺着的是一个男人!

    这太不可意思了,整座墓里除了女鬼女粽子就是女人头,外面的怪物也是女人脸的蛇和女人脸的蝎子,这里竟然躺着一个男人!

    男人的尸体保存的也非常完好,躺在棺/材里,他竟然穿着一身红色的新郎服,不过衣服上全是血,因为年久,血迹已经斑驳成黑色的了。

    男人的脸上错综复杂全是刀疤,本身应该是个帅哥,不过现在怎么看也帅不起来了,他的胸腔凹下去一个大洞。

    温白羽说:“他的身/体怎么那么奇怪?”

    万俟景侯把探杆伸进去,掀起男人的衣服看了看,说:“他的内脏被掏出去了。”

    温白羽干咽了一口唾沫,说:“这男的也太惨了,尸体被破/坏成这样?他是不是和人有仇啊?”

    万俟景侯又用探杆把男人的尸体反侧过去,看了看棺/材的底部,敲了敲,说:“没有路可走,是实心的。”

    温白羽有些失望,说:“那快关上吧,这太可怕了,万一起尸了怎么办。”

    唐子说:“已经破/坏成这样了,还能起尸的话,我倒是挺佩服他。”

    温白羽说:“为什么?”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身残志坚。”

    温白羽:“……”

    他怎么发现万俟景侯越来越喜欢讲冷笑话了,而且总是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脸不变色的讲一些又暗黑又能冻死人的笑话!

    温白羽陷入了深深的反思中,其实万俟景侯性格很不好,冷淡、闷骚,有的时候心眼还特别坏,喜欢戏耍别人,这个别人特指温白羽一个人。

    而且打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经常喜欢对温白羽动手动脚,而且来历不明,是黑户口,光棍一个,连亲戚都没有,实在非常可疑。

    如果说万俟景侯有什么优点,那就是长得帅,而且特别苏。

    温白羽:“……”

    温白羽心想,只有这一条优点,竟然能把自己这个直男掰弯了,自己真的这么肤浅吗!

    温白羽垂头丧气的跟着万俟景侯往对面的耳室走去。

    对面的耳室果然是对称的,墙壁上也雕刻着各种各样的掏心挖肺图,什么上刀山下油锅,总是怎么恶心怎么恐怖怎么有。

    同样摆放着一个棺/材,棺/材上也压着一块石头。

    万俟景侯和唐子照着刚才的样子,把石头搬下去,然后打开了棺/材,棺/材一打开,里面躺着一个女人。

    一个眼睛圆睁的女人,她仰躺在棺/材里,眼珠子几乎爆裂出来,瞪着向上,温白羽一探头差点吓死,还以为女人在瞪自己!

    这回不是穿着凤冠霞帔了,看起来像是古时候丫鬟的打扮,这女人看起来特别的凄惨,她的脸同样被划花了,简直没有一块好皮肤,连嘴唇都给剁烂了,露/出来的手背也都是划伤,而且棺/材里竟然有蜈蚣和蝎子!

    “簌簌簌……”

    这些虫子不断的爬着,在尸体上啃/咬着,女尸的脸上露/出一块白骨,显然是被虫子啃的。

    而且女尸的身/体上戳着五根大钉子,钉子非常粗,钉住女尸的四肢和心脏的位置。

    温白羽看的毛/骨/悚/然,雨渭阳能感觉到一股极阴的气息扑过来,不禁往后缩了缩,唐子赶紧伸手抱住雨渭阳,说:“雨老板身/体受不了,我先带他去外面等。”

    万俟景侯点点头,唐子就带着雨渭阳出去了。

    耳室里只剩下温白羽和万俟景侯。

    温白羽小心翼翼的说:“这女人死的太可怕了!”

    万俟景侯说:“她脸上虽然有伤,但并不是致命伤,从衣服上的血/印来看,这个女人应该是被放在棺/材里,钉住四肢,然后被虫子活活咬死,才钉了心脏。”

    温白羽搓了搓胳膊,说:“太恶心了,这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万俟景侯摇摇头,说:“女尸身上的阴气很足。”

    温白羽说:“她下面会不会有墓道?”

    万俟景侯说:“我翻开看看。”

    他说着,用探杆勾住女尸的身/体,翻起来看,不过这个女尸不比刚才的男尸,男尸虽然可怕,但是没有钉在棺/材里,一翻就动了,这具女尸钉的很牢固。

    万俟景侯翻尸体的时候,就听温白羽“啊”的大喊一声,抓/住万俟景侯的胳膊,指着尸体说:“万、万俟景侯,动了!”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我一直在动。”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打了他一下,说:“我说真的呢!”

    他话音刚落,就听“簌簌的声音”,原本啃/咬尸体的虫子竟然一下全都散开了,从尸体上退下去,好像在逃命。

    温白羽指着女尸,说:“你看!女尸真的动了!”

    他说着,女尸真的在颤/动,不过因为手脚都钉在棺/材里,只有肚皮在不断的抖动着。

    女尸圆睁着双眼,肚子的位置不停抖动,看的温白羽手脚冰凉,好像女尸随时都会坐起来似的。

    温白羽颤声说:“是……是不是要起尸了?”

    万俟景侯皱眉说:“她肚子里有东西。”

    温白羽刚想问,是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噗”的一声,女尸的肚子竟然被划开了一个大口子,里面涌/出无数虫子,然后一只手伸了出来。

    “啊!”

    温白羽立刻一声大喊,万俟景侯伸手将他拦在身后。

    就见一只惨白的胳膊从女尸的肚子里伸了出来,然后是脑袋……

    竟然是一个婴儿从女尸的肚子里爬了出来。

    万俟景侯沉声说:“是鬼胎,快走。”

    温白羽早就想跑了,立刻冲向门外,外面的唐子和雨渭阳看到他没命的跑出来,雨渭阳刚想问怎么了,就听见“哇——”的一声尖/叫,像是啼哭,也像是小孩的尖/叫。

    然后万俟景侯从棺/材里退了出来,紧跟着一个苍白的婴儿在地上爬了出来,他身上还窸窸窣窣的爬着许多虫子,看起来非常可怕。

    温白羽说:“肚……肚子……女尸的肚子里爬出来的!”

    唐子说:“竟然是鬼胎。”

    婴儿爬的并不快,他们一边往后退,温白羽一边问:“鬼胎到底是什么?”

    万俟景侯说:“女尸死之前留在肚子里的胎儿,死后吸收女尸的阴气,慢慢长大,变成粽子。”

    温白羽小声说:“很厉害吗?”

    唐子笑了一声,说:“粽子其实并不是越老越厉害,小粽子才是最厉害的。”

    温白羽很快退到了墓门边,说:“怎么办?不知道那些女尸的头走了没有,咱们现在被前后夹击了。”

    他说着,突然见万俟景侯不动了,目光看着前面,忍不住拽了一把万俟景侯,说:“小粽子过来了,你愣什么神!”

    万俟景侯说:“那镜子很奇怪。”

    他说着,突然往前走,小粽子看见万俟景侯过来,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嘴里“嘎嘎”的发笑,然后突然扑过来。

    “万……”

    温白羽还没喊完,万俟景侯身手非常利索,就听“啊——”的一身尖/叫,小粽子突然滚在地上,似乎已经被万俟景侯划伤了,趴在地上,戒备的看着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从旁边走过去,走到了墓室正中间的位置,皱眉盯着墙壁上的铜镜看,然后突然伸手,在铜镜上按了一下。

    那铜镜竟然是松动的机/关,一按之下竟然凹下去,就听“轰隆”一响,平坦的地板上出现了一个暗门,暗门下面有石阶,台阶层层而下,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温白羽说:“有路了?!”

    唐子抓/住雨渭阳,说:“雨老板,快走。”

    他们冲向石阶,那小粽子突然高喊一声,从后背窜过来,直扑雨渭阳的后背,唐子回身一躲,随即脸上变色,眼睛忽然变成了血红色,他的手指甲瞬间变长,就像鹰爪一样,带着长长的钩刺,唰的一下将小粽子甩飞出去。

    雨渭阳听到动静,回头的时候,唐子的手已经回/复了原样,只是指尖还有些血迹。

    雨渭阳大惊,握住唐子的手,说:“你受伤了?!”

    唐子赶紧笑着说:“没有,不是我的血,快走。”

    他们说着,依次走进墓道里,那小粽子连续两次都被伤了,有所顾虑,在墓道边徘徊了良久,一直没有敢下去。

    他们走进墓道,顺着台阶往下走,甬道两边仍然挂着红色的绸子,越往下走,墓道显得越来越讲究。

    墓道直走下去,前面一扇大墓门,奇怪的是,墓门被打开了,而且门上竟然有撬过的痕迹。

    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那个痕迹,说:“这里有人来过。”

    温白羽吓了一激灵,说:“粽子?”

    万俟景侯摇头说:“不是粽子,是倒斗的。”

    他说完,就走进去,温白羽也跟着进去,忽然就明白万俟景侯说的话了,这应该就是主墓室,墓室里面被翻得很杂乱,看墓道的考究,墓室里应该有很多值钱的陪/葬,但是这个墓室里,但凡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应该是已经被席卷一空了。

    墓室的设计竟然是喜堂,四周挂着红绸,棺/材后面的供桌上放着龙凤蜡烛,蜡烛的火苗还燃/烧着,不过有一只已经倒在了桌子上。

    这墓室里唯一没有被翻的,应该就是棺/材了,只有这个棺/材还是完好的。

    温白羽走过去看了看,棺/材上也有撬过的痕迹,但是很显然没有撬开,估计是盗墓贼打不开,所以放弃了。

    温白羽看了一圈,说:“咦,这是什么?”

    温白羽指着地上的一个窟窿。

    万俟景侯走过来看了看,说:“是盗洞。”

    温白羽诧异的说:“那些盗墓贼把洞直接打到了主墓室里?”

    雨渭阳说:“棺/材上有铭文。”

    温白羽凑过去看,这回不是篆书了,只是繁体,温白羽能看一个大概。

    温白羽很嘚瑟的说:“这回我看懂了!”

    原来是一个明墓,墓主人生在一个富可敌国的家里,是家中唯一的血脉,不过是个女儿家,于是就想座山招赘。

    女子在庙里祈福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书生,这书生文采斐然,而且相貌堂堂,说起话来还风趣非常,于是女子就对这个书生念念不忘。

    女子打听到了书生,原来是个穷小子,好像很有文采,但是没有钱去参加科举,一直还是个白丁。

    女子家里最多的就是钱,穷小子也没关系,于是女子就想招赘这个书生。女子怕羞,就让自己的丫鬟,拿着信物去找这个书生,问他愿不愿意。

    丫鬟去了好几次,书生起初说不行,毕竟他可是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以招赘入府,这太丢人,死后都不能见列祖列宗,不过后来书生被这个女子感动了,就答应了婚事。

    女子非常高兴,婚事准备的非常盛大,全城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情。

    不过就在结婚的前一天,女子竟然发现了书生和自己的丫鬟苟合,而且这两个人还在密谋,等成婚之后给自己下毒,女子死后书生就能拥有所有的家产。

    丫鬟说小/姐对下人很刻薄,仗着自己有钱,就飞扬跋扈,动不动就打骂下人,等他们得到了家产,还要划花女子的脸,让她死都死不安生。

    女子非常气愤,让人抓/住了书生和丫鬟,毒/打两人,这个时候丫鬟突然晕倒了,大夫说丫鬟有了身孕,那只能是书生的。

    女子被气得一病/不/起,这个时候有一个神秘的道/人出现了,道/人告诉小/姐,如果杀了书生和丫鬟,他们在阴曹地府还能相见,这样岂不是成全了他们?

    道/人给小/姐出了主意,让她造一个墓,按照他的办法把书生和丫鬟葬在墓里,这样这两个人就算死了也会不得安宁。

    温白羽打了一个哆嗦,说:“这道/人出的什么主意。”

    温白羽继续看下去,道/人出了主意,但是有条件,就是要女子把一样东西同时下葬,放在主棺的棺/材下面。

    万俟景侯沉默了一阵,说:“这个女人显然被骗了。”

    温白羽说:“怎么被骗了?”

    万俟景侯说:“这个墓上有尸树,源源不断的提/供养料和阴气,又有许多女尸陪/葬,种种迹象都说明墓主在养尸,而这上面记载的墓主只是为了让书生和丫鬟不/得/好/死,说明她根本不清楚这个地/下墓的原理。”

    温白羽好奇的说:“那道/人让放在棺/材底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这也没有记载啊。”

    万俟景侯说:“或许连墓主都不知道。”

    唐子说:“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棺/材封的很严实,但是这难不倒万俟景侯和唐子,两个人把棺/材盖子打开,里面赫然躺着一个女人的尸体。

    女人也穿着大红喜服,面目如生,一看就是个美/女,只不过刻薄有些挂相,不过这也难怪,生在一个富可敌国的家里,而且还是独/生/女,一定被娇惯坏了。

    女人头上戴着凤冠,点缀着金银珠宝,身上穿着喜服,用金线银线牵边儿,棺/材里都是陪/葬的宝贝。

    温白羽都看愣了,只觉得棺/材盖子打开的一霎那,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温白羽咂咂嘴,说:“这姑娘是个标准的大美/人儿啊,书生是不是瞎了眼睛?”

    万俟景侯挑挑眉,笑了一声,温白羽立刻咳嗽了两声,岔开话题,说:“啊……那个什么,她的喉/咙怎么鼓鼓的,像是有喉结似的?”

    万俟景侯伸手在她喉/咙上摸了一下,又在她腋下的地方顺着往下摸。

    温白羽瞪大眼睛,拽着他的手,说:“干什么啊,你怎么这么流氓,连尸体都不放过!”

    雨渭阳“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万俟景侯则是淡淡的说:“她喉/咙里塞着宝珠,应该是防/腐用的,肚子里有机/关,方盒子,不知道是□□还是炸/药,如果贸然移动弯曲身/体,或者拿出女尸喉/咙里的防/腐珠,肚子里的方盒子很可能引动机/关。”

    温白羽说:“那怎么办?”

    万俟景侯想了想,又说:“应该不是炸/药,毕竟道/人想要养的东西就在尸体的身下,如果是炸/药会贸然毁坏这个东西。”

    他说着,伸手让温白羽站在身后,唐子也让雨渭阳站在远一点的地方。

    就见万俟景侯托着女尸的后颈,将他推了起来。

    “嗖嗖嗖!”

    女尸的身/体一弯,立刻触/碰了肚子里的机/关,三只弩/箭从女尸的肚子里飞出,一下钉在对面的墙壁上。

    温白羽拍了拍胸口,说:“幸好幸好。”

    万俟景侯说:“现在可以了。”

    他说完,伸手托住女尸,温白羽也过来帮忙,说:“我帮你。”

    温白羽刚说完,就见女尸的喉/咙一动,里面的防/腐珠竟然顺着喉/咙咽了进去。

    万俟景侯的脸色一变,突然伸手掐住女尸的脖子。

    温白羽吓了一跳,说:“起……起尸了吗!”

    万俟景侯摇头,却仍然保持着掐住女尸脖子的动作,说:“原来这颗珠子是个瓶塞。”

    温白羽诧异的说:“瓶塞?”

    万俟景侯没有立刻解释,而是朝唐子说:“来搭把手。”

    温白羽就老实的退到了一边。

    万俟景侯仍然掐住女尸的脖子,正好卡住那个防/腐珠,让珠子不会顺着喉/咙掉下去。

    两个人把女尸抬出棺/材,然后倒扣在地上,万俟景侯突然一松手,就听“呲——”的一声,一股恶臭的味道慢慢散发出来。

    温白羽探头一看,有一股绿色的液/体顺着女尸的嘴巴流/出来,喷在地面上,地面上立刻被烧出两个大窟窿!

    温白羽瞪大了眼睛说:“我的天呢,她死前吃了什么?胃里的东西都能把地烧穿了!?”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这是灌入尸体/内,防/腐和防盗的毒水,如果有人贸然搬动尸体,毒水会从尸体口/中喷/出。金朝末年曾有个盗墓贼,别人叫他朱漆脸,就是因为在盗赵祖山陵的时候,想要解下赵匡胤腰上的玉带,被尸体口/中喷/出的毒水溅在脸上,烧成了伤疤,别人就管他叫朱漆脸。”

    温白羽受教的点点头,说:“尸体搬开了,应该可以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了吧?”

    他说着,探头去看棺/材里,里面并没有夹层,只有一个很薄的盒子,只比棺/材小一圈,静静的放在棺/材里面,上面画着一朵燃/烧的火焰。

    温白羽瞪大眼睛,说:“这……又是这个标记?看来那个道/人八成也是邪/教/组/织了。”

    他说着,伸手进去,盒子的锁是开着的,虚挂在上面,因为年代太久,一拨就碎了,掉在一边。

    温白羽打开盒子,里面立刻发出“噗”的一声,到不死机/关,而是喷/出一股气来。

    温白羽捂住鼻子,后退好几步,说:“是什么东西,一股腥臭!”

    雨渭阳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意,说:“这里到底是什么,这么凉?”

    他说完,就看见因为温白羽松手,已经合上的盒子突然震动起来。

    唐子说:“小心,别往前靠。”

    雨渭阳赶紧缩回来。

    躺在棺/材里的盒子震动的很厉害,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冲出来。

    温白羽打开的时候只看到一股气,带着腥臭的味道,根本没看清楚是什么。

    “嘭!”的一声。

    万俟景侯拉住温白羽,后退了两步,将温白羽护在怀里,就见棺/材里突然冲出一样东西,像薄薄的纸,但又不是纸,很有弹/性。

    那东西是淡黄/色的,上面还画着火焰的标志,温白羽只能看见这么一眼,那东西鼓/起来,像被吹了气一样,突然像墓道冲去。

    万俟景侯喝了一声,“追。”

    然后松开温白羽,和唐子一起追了出去,温白羽和雨渭阳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跟着往外跑。

    万俟景侯和唐子跑得很快,两个人在后面追,温白羽说:“这墓道……怎么好像比来的时候变窄了?”

    雨渭阳也这么觉得,而且越来越窄,他们下来的时候,明明三个人并排走都行。

    眼看着眼前马上都不容一人了,万俟景侯和唐子却又折返了回来,他们抓/住温白羽和雨渭阳,又往墓室里跑。

    温白羽说:“怎么又回来了!?”

    万俟景侯说:“墓道夹起来了。”

    唐子说:“再不跑就被夹成饼了。”

    温白羽这才醒/悟,原来不是自己的错觉,墓道两边的墙壁竟然越来越窄,似乎想要把他们夹死在这里似的。

    温白羽只能庆幸自己并不胖,四个人往墓室里冲,在冲进去的最后一刻,温白羽都觉得石墙夹/着自己的肩膀生疼,是奋力挤进来了。

    他们进入墓室的一霎那,“嘭!”的一声,两边的石壁终于合在了一起,墓室变成了一个长方的密封墓穴。

    温白羽:“……”

    温白羽已经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万俟景侯说:“刚才飘出去的东西,是一张人皮。”

    温白羽瞪大了眼睛,诧异的说:“人皮!?”

    万俟景侯点头,说:“应该是火魔的皮,为了不让皮腐/败,用阴气供奉起来。”

    温白羽说:“那现在怎么办,他的皮跑了。”

    万俟景侯摇摇头,没有说话。

    雨渭阳说:“咱们现在应该关注的是,怎么出去才对,墓道封死了,墓室里只有一个女尸,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温白羽笑起来,然后伸手指着墙根,说:“你们忘了那有个盗洞吗?”

    雨渭阳拍了拍胸口,说:“吓得我早就忘了,幸好还有盗洞,咱们快出去吧。”

    万俟景侯率先走过去,钻进盗洞里,说:“跟紧我。”

    温白羽和雨渭阳拿着手电照明,盗洞很窄,只能一个人一个人的爬着往里走,根本没法抬头,一抬头就磕脑袋。

    他们先是往上爬然,然后向上的趋势突然没了,前面竟然开始往下走。

    温白羽说:“这盗洞怎么回事,拐着么大的弯儿?他向下挖怎么走出去?”

    万俟景侯猫着腰,抬起头来往上看了看,伸手摸了摸盗洞的顶子,上面有细小的窟窿。

    万俟景侯皱眉说:“上面是流沙层,是防盗用的,这些盗墓贼很聪明,而且也很专/业,一旦打破流沙层,流沙就会涌下来,这么窄的盗洞,绝对活/埋了,都没有逃生的机会。”

    温白羽打了一个哆嗦,万俟景侯又开始往前慢慢爬,大家跟在后面。

    流沙层很长,盗洞一直下走,盗洞很长很长,又窄小,温白羽猫着腰爬了很长时间,感觉脖子都酸了,前面的人忽然停下来。

    “嘭”的一声轻响,温白羽撞到了万俟景侯的背上。

    温白羽说:“怎么了?发现了什么?”

    只见万俟景侯伸手摸/着盗洞的两壁,说:“这是五花土。”

    温白羽说:“我只听过五花肉。”

    唐子说:“五花土是发现墓葬的标志。”

    温白羽奇怪的说:“等等……发现墓葬的标志?”

    唐子解释说:“因为在挖土坑的时候,各种不同颜色的熟土和生土都会被挖出来,下葬后又把这些土混合填回去,就形成了五花土,这种土因为经过混合二次填入,所以界限鲜明,即使年代久远也会非常鲜明。一般人们发现了五花土,多半下面会有墓葬。”

    温白羽更加奇怪,说:“盗洞虽然之前是向上走的,但是很快就向下挖了,而且咱们爬了这么长时间,显然向下的距离已经超过了刚才的主墓室,难道这下面还有墓室?”

    他们说着,万俟景侯又停下来,说:“应该不是同一个墓葬。”

    他说着,温白羽探头过去看,竟然发现盗洞到了尽头,前面是一片墓墙,墓墙是用方形的巨石累建而成,看起来非常坚固,比一般的金刚墙还要宏伟。

    墓墙的中间开了一个口子,可以让一个人钻进去。

    万俟景侯第一个钻进去,温白羽他们也跟上,进入之后,是长长的墓道。

    万俟景侯看了看四周,说:“刚才那是典型的明墓,而这个墓看起来,要比明朝早得多。”

    温白羽诧异的说:“墓底下还有墓?这个墓也挖的太深了吧?”

    雨渭阳说:“这个墓的深度,已经超过了旁边的河水,墓主为什么会选择这么深的距离,就不怕河水倒灌进来把墓淹了?”

    他们一直往里走,墓道非常高,非常宏伟,一块块大石头垒出墓道,墓道顶部是圆的,下面是方的,头顶上还刻有图案,是日月星城,而脚下的石板上也有图案,是山川河流。

    墓道往前延伸了很久,然后出现一个直角,突然往左拐,又延伸了很久,继续往左拐。

    温白羽好奇的说:“一直左拐,像是迷宫一样,咱们会不会其实一直在原地打转?”

    雨渭阳说:“这个简单,在墙上做一个记号。”

    他说着,想要从背包里掏东西,就听脚边“哐啷”一响,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只探杆。

    雨渭阳皱眉说:“是挖盗洞的盗墓贼留下的吧。”

    唐子蹲下来看,说:“看这探杆,也有些年头了,像是二十多年/前才用的。”

    他们在墙上做了标记,然后继续往前走,墓道很有规律,一直往左拐,全都是直角,但是一直没有看到墙上的标记,如果不是鬼打墙,那么他们一定没有在原地打转。

    万俟景侯说:“应该是“回”字迷宫,我也只是听说过,并没有见过。”

    他们一直往前走,走的都要吐了,也不知道饶了多少个回字,前面忽然出现亮光。

    温白羽眼睛一亮,拿手电照过去,只见前面终于不拐弯了,而是出现一扇巨大的石门,石门起码高五米,紧紧的闭合着,石门的正中间,雕刻着一直昂首振翅的凤凰!

    凤凰六尾舒展,双翅展开,头像上岸昂起,一双火目用巨大的红色宝石镶嵌,凤凰站在树枝上,似乎马上就要窜上天际。

    温白羽说:“是凤凰!”

    他们走过去,石门的两侧有两盏石灯,正不断的燃/烧着火焰,跳动的火焰映衬在凤凰的火目上,红宝石的颜色鲜艳欲滴,火目熠熠生辉,凤凰好像要活了!

    雨渭阳兴/奋的说:“是凤凰!难道是襄王墓?”

    唐子看他那么兴/奋的样子,不禁笑了笑,他自然是知道的,雨老板一直想找襄王墓,想要给自己续命,已经是秋天了,还有几个月,他就要和雨老板告别了,这是坟的命,三十年都没有不舍,如今却有些恋恋不舍了。

    温白羽说:“这么大的石门,中间扣的这么死,也没有缝隙,不知道后面有没有自来石,到底要怎么打开?”

    他说着,就转头去看万俟景侯。

    而万俟景侯则是仰头看着石门,眼神很专注,他眯了眯眼睛,似乎在想什么,似乎在挖掘很遥远的记忆。

    温白羽说:“怎么了?有什么发现?”

    万俟景侯又看了良久,眼睛在石门的凤凰上扫了很久,温白羽还以为他在走神。

    万俟景侯突然开口了,声音淡淡的,说:“我好像见过这个……”

    温白羽心说,自己也见过,这种凤凰的图案,确实见过了很多次。

    万俟景侯顿了顿,继续说:“很熟悉的感觉……我好像,来过这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41章 墓下墓(上+中)》,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