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8章 食天下(上+中)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在金华住了一个星期,温磊的伤不好,他也很担心,都不敢回北京,幸好北京的小店里还有唐子看着。

    温白羽给唐子打了一个电话,说还要多在金华住几天才能回去,唐子笑着和他说没事,让他和万俟景侯多玩玩再回来。

    温白羽默默翻了一个白眼,感觉自己的体质有问题,他确实是来金华玩的,但是最后竟然变成了下斗。

    温磊的伤好了不少,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温磊也不是娇气的人,对这些伤本身就不在乎,反倒是温九慕总是限制他的活动,最多到花园里走走,绝对不能迈出大门一步。

    温磊总是和温白羽抱怨,温磊说:“我手上还有两张温泉水城的套票,现在天气凉了,正好去泡温泉。”

    温白羽笑了一声,说:“大叔叔你老实点吧,就你这样还泡温泉?小叔听到了又要骂你……我总觉得小叔自从斗里回来,脾气见长……”

    温磊笑了起来,似乎牵动了伤口,还是有点疼。

    温磊说:“那你和万俟景侯去玩吧,一天两夜的套票,不用就浪费了,我本身打算带你小叔去的。”

    温白羽“呵呵”奸笑两声,说:“你本身打算不干好事的。”

    温磊难得有些不自然,挠了挠下巴,说:“你这混小子,欠揍是吧。”

    温白羽才不怕他,现在温磊别说打他了,就连说话声音大一点都会牵动伤口。

    温磊把套票给他,一共两张,一天两夜的房间,期间有豪华自助餐,夜宵是露天烧烤,套间有小院子,还带独立温泉池,也可以去大温泉池,更重要的是,水城还有人造沙滩,简直是情侣约会的圣地!

    温白羽拿着两张票,心想着要和万俟景侯一起去?还能泡温泉,还是独立的温泉池,两个人光溜溜的,万俟景侯身材又那么好,简直是……

    温白羽严肃的“咳咳”咳嗽了两声,那简直是不能再好了!

    温磊看见温白羽拿着票一直在傻笑,不禁摇摇头,他这大侄子一脸猥琐,但是不论是身材还是气场都不够看,完全就是有贼心没贼胆的,还主动往上送的类型。

    说实在的,温磊看着还真有点嫁儿子的感觉,无限惆怅啊。

    温白羽立刻就把水城的票拿去给万俟景侯看了。

    特别兴奋的说:“快看快看,咱们捡大便宜了,我大叔叔弄了两张票,但是他去不了。”

    万俟景侯看了看票,翻过来后面有小字写着——情侣套间。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挑了挑眉,看着温白羽说:“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

    温白羽可没注意后面那个小字,美滋滋的说:“我去收拾行李!今天晚上到水城,没准还能赶上自助晚餐。”

    温白羽于是去收拾行李,吃过中午饭就坐不住了,水城比较远,这么大的水城自然要健在郊区,毕竟地皮便宜,空气又好,是个度假村。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要出门的时候,温磊和温九慕来送他们,温磊拿着一个手掌大的黑包,递给温白羽,说:“这个拿着,应该用的上。”

    他说着,又严肃的说:“说实在的,我希望是你用,而不是他用……”

    温白羽听得迷迷糊糊,温九慕也不知道他卖什么关子,温白羽想要打开,温磊又说:“快走吧,到了再打开。”

    温白羽心想着,就好像是智囊一样,必须在特定时期打开,弄得温白羽心里痒痒的,越不让他看,他就越想看。

    因为温白羽和万俟景侯都不会开车,两个人就坐公交过去,有专门的直达公交。

    两个人上了车,车上人还挺多,只能坐在最后一排的长座上,一共六个座,旁边坐了两个小姑娘。

    万俟景侯知道他晕车,就让他靠着窗户坐,不过一上车,那两个小姑娘的目光就盯着万俟景侯一直转啊转,各种“贼眉鼠眼”,特别露骨,温白羽心里很不高兴。

    温白羽拍着自己胸口说:“放心,我不晕车,你挨着窗户坐。”

    万俟景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只好挨着窗户坐,温白羽则是坐在了他旁边,挨着那两个“则眉鼠眼”的姑娘。

    温白羽坐下来,那两个姑娘一会儿窃窃私语,一会儿往他们身上瞟,还探头越过温白羽去看万俟景侯。

    温白羽隐约听见她们说:“哎呀好帅啊,身材好棒,大长腿,大长腿啊!”

    另一个姑娘说:“我是手控啊,手控伤不起,那手真是苏的没话说。”

    温白羽:“……”

    温白羽也知道万俟景侯长得很苏,难得他们应该心有戚戚焉的共鸣,但是温白羽听了就觉得很不高兴,苏也只能苏给自己看。

    温白羽想完,愣了一下,随即突然从座位上出溜下去,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一脸的纠结,心里哀嚎着,自己怎么会有这样奇葩的想法,是不是傻了!

    万俟景侯看了他一眼,把他从地上拽起来,说:“坐好了,小心刹车摔出去,是不是晕车?”

    温白羽闷闷不乐的坐回去,结果就听旁边的小姑娘“嘻嘻嘻嘻”的笑,隐约听到什么“哎呀说话了,好温柔,声音好好听”。

    温白羽不开心的坐着,突然想起温磊给他的黑包,于是拿出来,然后拉开拉锁,一打开。

    就听旁边的小姑娘突然安静了,随即“嘻嘻嘻嘻”的又笑了起来,说:“哎呀,主动受!绝对是主动受!”

    温白羽顿时脸都红了,黑包里竟然是一沓子安全套!

    也不知道温磊是怎么想的,他们是去度假,给他这么多安全套干什么!!自撸的时候难道还要戴着吗!

    万俟景侯也瞥了一眼,不禁轻笑了一声。

    温白羽:“……”

    一路上有点堵车,还遇到了交通事故,他们下车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

    温白羽被摇的恶心想吐,然而他下车第一件事不是吐,而是要把黑包扔进垃圾桶里。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别乱丢奇怪的东西,拿着吧,没准用的上。”

    温白羽:“……”

    水城做的金碧辉煌的,绿化也做的非常好,天一黑能看到好多星星,空气都是植物的清新味道,这在北京可是很难看到的。

    温白羽顿时心情又好了,万俟景侯提着行李,就跟着他往里走。

    他们先到前台去兑换房间,前台是两个大美女,说话也甜甜的。

    温白羽把两张票递给她,前台小姐笑着说:“好的先生,请稍等。”

    温白羽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前台小姐扫了一下票上的条码,随即脸上露出一丝诧异,然后抬头看了看温白羽,又看了看万俟景侯,随即又低头,而脸上的笑意则越来越诡异了。

    温白羽被看的莫名其妙,后背发凉。

    很快的前台小姐就把房卡给了温白羽,笑着说:“先生,这是您的房卡,祝两位先生度假愉快。”

    温白羽赶紧拿了房卡,就招呼着万俟景侯走了,一边走还一边小声说:“那两个人的眼神的眼神好诡异啊,我脸上有东西吗?”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没说话。

    房间并不是高楼,都是一个个小院子,进了大院之后,一个院子有三个独立的小院子,温白羽对着房牌号找,赫然看到房子的旁边贴着牌子——情侣套房a19

    卧……槽……

    温白羽终于知道为什么前台小姐的目光那么诡异了,温白羽觉得大叔叔也太不要脸了,竟然搞这种票要和小叔叔去!

    万俟景侯拿过他手里的房卡,刷卡推开门,说:“愣着什么,进来。”

    温白羽顿时脸上很不自然,说:“哦……哦。”

    房间很大,因为是度假村,进去之后设备一应俱全,冰箱也有,还有大衣柜,一直往里走,有个小门通向后院,后院则是一个温泉池,温泉池上搭着凉棚,种满了花草,看起来十分……浪漫。

    果然只有一张床。

    万俟景侯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似乎很满意,坐在床边上,大床非常软,一下就凹陷进去一大块。

    万俟景侯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示意温白羽坐过来。

    温白羽顿时后背发麻,后退两步,干笑着说:“还没吃晚饭,肚子好饿……咱们、咱们去吃晚饭吧,不知道有没有自助了。”

    温白羽说完,立刻就窜出了房间。

    自助餐已经没有了,不过夜宵的烧烤还可以吃,服务人员给他们送来了烤炉和食材,可以放在院子里烤,简直不能再惬意。

    温白羽做饭是最拿手的,烧烤自然也不在话下,万俟景侯就坐在一边,看着他忙乎。

    温白羽怕油腥溅出来,就戴了围裙,在火炉前不停的捣鼓,在上面撒各种调料,就在他忙前忙后的时候,突然感觉万俟景侯摸了一把他的腰。

    温白羽一个激灵,回头瞪着他说:“你干什么,不干活还捣乱。”

    万俟景侯则是没有办法羞愧之色,淡淡的说:“没什么,就是觉得你这样穿很好看。”

    温白羽:“……”

    温白羽脸上有点红,说:“你去冰箱里拿两瓶啤酒,别没事闲的。”

    万俟景侯就站起来,进了小院,回房间拿啤酒去了。

    温白羽这才挠了挠后闹勺,感觉脸上都烫了。

    万俟景侯刚进去,就看见院子又有人进来了,一男一女,男的穿着西装,一看就是高富帅,特别有钱的样子,长得虽然好看,但是一脸的花花公子模样,恨不得脑门上就写着“不是好人”。

    女的搂着男人,穿着一件深v露胸露后背的裙子,画着浓妆。

    应该是来度假的一对情侣。

    两个人走过去,就住在旁边的小院,女人声音嗲嗲的,说:“讨厌啦,你看什么呢?”

    男人笑着捏了捏她的下巴,说:“你先进去等我。”

    女人不干,撅嘴说:“真是的,人家不要。”

    男人亲了她嘴唇一下,说:“先去洗澡,嗯?”

    女人这才满脸羞红的进了小院。

    温白羽听得鸡皮疙瘩直冒,女人走了之后,男人则是折返了回来,走到温白羽旁边,笑着说:“好香啊。”

    温白羽心想,这个搭讪方式还真是老土,自己又不是女人,干什么来搭讪。

    男人看温白羽不理他,腆着脸上前,坐在万俟景侯的椅子上,看着温白羽,笑眯眯的说:“你烤的真香,给我一个吃可以吗?”

    说实在的,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只不过说出来的话太没品了,简直是厚脸皮!

    温白羽翻了一个白眼,说:“还没熟,你爱吃生的?”

    男人啧啧两声,似乎很惊讶温白羽说话挺冲,上下打量了他两眼,刚要再说话,忽然住了嘴,往远处看了一眼,随即站起来,喃喃的笑着说:“原来是有主的,真是可惜……”

    他说着,伸手掏出一张名片,手一扬塞在温白羽的裤兜里,还伸手轻轻刮了刮温白羽的大腿。

    温白羽一激灵,后退了好几步,差点把火炉给碰翻了,惹得男人哈哈大笑起来,说:“你真有意思,上面有我的电话,随时联系我。”

    他说完就走了。

    温白羽莫名其妙的瞪着他的背影,然后把裤兜里的名片拿出来看,竟然是金的!

    男人的名字很奇怪,就叫龙五。

    万俟景侯很快就回来了,看见温白羽丢在一边的名片,皱了皱眉,说:“刚才有人来过?”

    温白羽说:“一个厚脸皮的神经病。”

    万俟景侯听他这么说,脸色缓解了一些,就没有再说。

    温白羽做的烧烤味道特别好,两个人一边喝啤酒一边吃,吃完了已经将近十一点,温白羽就打算去泡一泡温泉,然后睡大觉。

    万俟景侯留在外面收拾火炉,把火灭了,温白羽已经穿着泳裤,进了温泉的小池子,郊外的秋天很凉,还有小风,不过温泉的水恰到好处,泡起来很舒服。

    温白羽把头靠在边沿的小枕头上,大马金刀的敞着腿坐着,几乎霸占了整个温泉池,闭上眼睛,舒服的叹息了一声。

    就在温白羽享受的时候,“哗啦”一声水响,有人又进来了,除了万俟景侯没有别人!

    因为温白羽霸占在温泉正中间,万俟景侯坐下来就挨着他,难免皮肤蹭到皮肤,温白羽喉咙里“嗯……”的一声,一个激灵,立刻往旁边挪了挪。

    一抬眼,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说:“你……你倒是穿泳裤啊!这……这是露天的,万一有人看到呢!”

    万俟景侯脸上丝毫没有不自然,伸手拿过小浴巾,搭在自己小腹下面,说:“太紧,勒得难受。”

    温白羽:“……”

    两个人都是赤着膀子,万俟景侯身材高大,温泉池竟然显得有点挤,温白羽缩到一边,眼睛不住的往那边瞟。

    万俟景侯也靠在小枕头上,已经闭上了眼睛,他的脸上有水珠,头发湿了一小片,正往下滚着水,滑动在偏白的皮肤上。

    温白羽的目光,就随着那滴水珠,一直往下滑,从万俟景侯的头发,看到眼睛,又看到鼻子,一路到嘴唇。

    温白羽想,万俟景侯的唇形真好看啊,唇线也明显,不薄不厚的,亲起来软软的,就是有点凉……

    水珠顺着脖颈的曲线又滑到胸膛,沿着流畅的腹肌,一路滚下去,掉在温泉里……

    “咕嘟!”

    温白羽顿时咽了一口唾沫,觉得口干舌燥,整个人也兴奋起来,简直是被万俟景侯的美色所迷惑得不行不行的。

    “啊呀!”

    就在温白羽肆无忌惮的打量的时候,突听一声高亢的呻/吟。

    温白羽做贼心虚,顿时一激灵,万俟景侯也在这个时候睁开了眼睛,两个人的目光顿时撞在一起。

    温白羽还没来得及收回“痴汉”的表情……

    “啊呀!”

    又是一声□□,是从隔壁传来了,嗲嗲的,一定是那个花花公子和他女朋友。

    温白羽眼珠子乱转,都不知道放哪里好,万俟景侯突然笑了一声。

    温白羽色厉内荏的说:“笑……笑什么!?”

    万俟景侯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看,温白羽低头一看,顿时一阵滚雷炸在脑子里,卧槽,自己竟然兴奋了,泳裤都遮不住!

    温白羽当即双腿一夹,“哗啦”一声从水里出来,逃命是的跑回屋里,心想着丢人丢大了。

    他刚要进洗手间,突然感觉后背有人抓他,又被推了一下,一头扎在床上,身后的万俟景侯突然压了上来。

    万俟景侯抱住他,目光深邃,低头看着他的眼睛,两个人的嘴唇挨得很近很近,沙哑的说:“我想亲你。”

    温白羽内心几乎是嚎叫,万俟景侯压到他的关键部位了,不轻不重的,简直想死,温白羽的嘴唇哆嗦起来,喉咙快速滑动,可是对方始终不亲上来。

    温白羽眼睛一闭,一脸英勇就义的样子,就要主动亲上去,两个人的嘴唇刚要碰上,就听“喵——”

    温白羽:“……”

    温白羽一侧头,果然看见一只黑猫趴在床头柜上。

    九命嘴里还叼着一个安全套,一甩头扔在床上,懒洋洋的说:“你们继续,别管我。”

    温白羽:“……”

    继续个鸟啊!

    温白羽心里悔恨的要死,爬起来把九命一把丢进院子的温泉池里,喊着:“你怎么跟来了!”

    九命被扔进温泉里,顿时“嗷——喵!!喵——”的惨叫,立刻扑腾起来,就像虐待动物一样。

    一身黑猫湿漉漉的,四条腿扒住温泉池子,说:“我可是神明!你这样对待神明是要遭报应的!”

    温白羽真是想掐死九命,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有九条命,刚刚自己下了那么大的决心,好不容易准备提枪上阵,真刀真枪的来一发,结果就这样被破坏了。

    温白羽的胆子一下就浓缩了,冲进洗手间冲了澡,然后胡乱的套上衣服,万俟景侯也去洗澡,温白羽听着哗哗的水声,简直痛不欲生。

    九命懒洋洋的趴在床头柜上,说:“你去哪里啊?大晚上的,也不怕撞鬼?”

    温白羽没好气的说:“我出去走走,抽根烟,一会儿就回来。”

    九命笑了一声,说:“哦,是该冷静冷静,兽血沸腾的。”

    温白羽:“……”

    温白羽心想,还是把九命丢到海里喂鱼吧!

    温白羽推门出去,已经是十二点了,夜风有点凉,他在院子里走了走,一直能听见隔壁女人的大叫声。

    温白羽就干脆出了院子,水城的绿化非常好,花园很大,温白羽就点了烟随便走走。

    结果走了一会儿发现,他不认识路了……

    温白羽是方向盲,方位感极差,他站在原地好一会儿,也没发现路标,就找了一个自觉正确的方向往前走,心想也忘了带手机。

    他一直往前走,渐渐的两边已经没有绿化了,沥青路接上了坑坑洼洼的土路,两边还有中断施工的废弃大楼,黑夜里阴森森的。

    温白羽咬着烟的嘴唇都抖了几下,毛骨悚然的感觉升了上来。

    温白羽又走了几步,就看到前面有亮光,竟然是有人在烧纸钱,温白羽吓得不行,烟一下就掉了。

    温白羽一动,烧纸的老大爷就看到他了,说:“这么晚了,小伙子你一个人在这边晃荡啥,怪吓人的。”

    温白羽:“……”

    温白羽心说,你才吓人吧,大晚上烧纸钱,已经过了十二点了!

    温白羽笑着说:“那个……老先生我迷路了,你知道这附近的水城怎么走吗?”

    老大爷怪笑一声,说:“小伙子,那水城有两公里哩,你后面儿的方向。”

    两公里……

    自己竟然走了这么远……

    自己的方位感真是感人……

    老大爷又说:“你快回去吧,最近这附近都不安生,闹鬼呢!”

    温白羽一哆嗦,他什么也不想听,立刻想回去,但是老大爷特别健谈,非要和他讲。

    老大爷说:“你看见那几个高楼没有,施工停下来的,因为据说这附近闹鬼呀!水土不好,所以不再盖楼了。你知道吗,这块土地,以前都是埋死人的,还有乱葬岗,竟然盖楼的时候能挖出一堆人骨头。最近更是了不得……最近丢小孩儿啊,这旁边的村子,好几户人家都丢了小孩,丢了就找不回来了,大家都在传,这附近有不干净的东西,喜欢吃小孩!”

    温白羽再也听不下去了,只想赶紧回去,他觉得这一趟出来,不止冷静够了,简直是冷够了。

    温白羽匆匆忙忙的往回走,老大爷说了,一直往回走,到头左拐就是了。

    两边有不少枯树,地上都是沙子,温白羽一个人走在没有路灯的路上,突然“啊——”一声轻叫。

    温白羽登时吓了一跳,站在原地不敢再动,然后又是“啊——”的一声,倒不像是惨叫,而是……

    温白羽心想,谁这么宽的心,竟然在这地方野/战,荒郊野岭的,也太可怕了。

    温白羽悄声往前走,想要悄悄走过去,就看到路边的树上靠着两个人,男人把女人抵在树上。

    男人看背影身材高挑,穿着一身西服,竟然是温白羽认识的人,就是那个花花公子龙五!

    温白羽虽然看不清女人的样子,但是看得见是一头大波浪的长发,和龙五之前带到情侣套房的女人绝对不一样!

    温白羽咂咂嘴,心想着在水城里刚刚那啥完,竟然就出来和别的女人瞎搞,这个龙五也真是花花公子。

    温白羽想要走过去,突听背后传出“啊啊啊啊!救命!不要……”的叫声。

    温白羽一激灵,刚才那女人还好端端的,突然像见鬼一样惨叫,他一回头,只见女人爬在地上,高跟鞋都踢掉了,正奋力往前爬,脖子上有伤口,在昏暗的月色下也能看清楚,是血!

    女人留了好多血,头发散乱,拼命的往前爬,好像有人在后面追她。

    女人也看到了温白羽,大叫着:“救救我!!有鬼啊!”

    温白羽往女人身后一看,登时吓得都傻了,女人身后站着龙五,他身上竟然有血迹,更可怕的是,他嘴上也有血,顺着嘴角流下来,还伸出舌尖,轻轻的舔。

    龙五的长相很完美,不算太硬朗,但是五官精致,嘴角上挂着妖艳的红色,更显得眉目好看,只不过那不是血的话就好了……

    温白羽有些腿软,龙五也看到温白羽,笑了一声,说:“嗯,好香。”

    温白羽差点坐在地上,眼见着龙五越过了女人,朝自己走来,立刻拔腿就跑。

    温白羽扎头猛跑,也来不看路,就听背后有沙沙的声音,似乎对方追的很紧,温白羽突然脚下一绊,“嘭”的一声栽在地上,磕的双手都花了,上面全是血道子。

    温白羽想爬起来,就感觉被人压住,力道极大,回头一看,顿时吓得要死。

    龙五压住他的背,头上竟然长出角和兽耳,牙齿也变得尖利起来,像是怪兽的獠牙,指甲也变得尖锐,抓住温白羽,把他翻过来。

    温白羽伸腿要踢他,突然脚脖子一紧,竟然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卷住了,拿东西力度也很大,温白羽竟然动不了。

    温白羽低头一看,吓得更是脸色苍白,竟然是尾巴!

    长长的尾巴,毛很长,白色的。

    这特么根本不是人,是个怪物!

    温白羽瞪大了眼睛,龙五低头咬他的脖子,一阵刺痛,尖锐的牙齿一下刺穿了温白羽的皮肤。

    “啊!”

    温白羽大叫了一声,浑身哆嗦,龙五突然松开了嘴,嘴角上还有血,眼里划过一丝惊讶,笑着说:“我还从没尝过这么美味的血,一下咬死你,还真是舍不得。”

    温白羽被他说得后背发凉,趁他笑的时候,突然挥手一拳打在他眼睛上。

    “啊!”

    这回轮到龙五大喊了,似乎非常惊讶,压住温白羽的力气都松了,温白羽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发力往前跑。

    龙五坐在地上,捂着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然后站起来,长长的尾巴抖了抖,弹掉自己身上的土,又往温白羽逃跑的方向去了。

    温白羽一路猛跑,也不知道是是刚才逃命的时候跑岔了,反正还是不认识,突然脚底一空,“卧槽”大喊一声,整个人顺着地上的大坑掉了下去。

    温白羽顺着坑一直往下滚,只觉得后背后脑勺还有四肢都被磕得生疼,滚了很长距离,终于停下来了,幸好不是陡坡,不然不磕死也磕傻了。

    温白羽感觉眼前发黑,犯恶心,缓了好半天才双手撑着坐起来,伸手一抹,后脑勺湿乎乎的,竟然都是血。

    温白羽有些沮丧的坐在土坑里,四周黑漆漆的,想要爬上去应该不可能,再往里走也不知道是哪里,土坑的甬道很深,像是个盗洞……

    他手上没有手电,没有工具,连手机都没有,只有一个打火机,连烟都掉在路上了。

    温白羽站起来,把打火机点开,借着火苗往里看,甬道太深了,根本看不到头,地上有脚印,而且脚印的样子看起来还挺新的。

    打火机很快就烫的烧手,温白羽只好灭了火,摸着甬道往里走。

    温白羽也不知道这土坑到底有多深,也不知道外面那个怪物到底有没有追过来。

    走不多远,前面就接上了石洞,一股凉气涌出来,阴森森的。

    进入石洞之后,两边竟然点着火,温白羽借着火往墙上看,有很多壁画,乍一眼看上去特别吓人,就好像炼狱图一样。

    石壁两边的壁画是对称的,壁画很长,上面刻着好多小鬼一样的人,没穿衣服,只在腰上围一块布,五六个小鬼围着一口巨大的鼎,用巨大的勺子在搅动着什么,鼎口处有一只人手伸出来,鼎外还滚着一颗瞪着大眼睛的人脑袋!

    壁画刻得栩栩如生,温白羽差点没吓死。

    再往前看,又是五六个小鬼,摆着一个类似于铡刀的东西,有小鬼推着一个人,把他身体压在铡刀上,另外的小鬼举着大刀,将那人剁成两段,旁边还有已经断好的人块。

    温白羽当即捂着嘴,就要吐出来,忍着恶心再去看,还有小鬼把人上蒸锅蒸的,下油锅炸的,用沸水煮的,简直什么口味都有!

    除了画小鬼烹人,还有烹煮各种各样的怪兽,头上带角的,长尾巴的,什么样的都有,简直是生冷不忌。

    温白羽还在震惊壁画的变态,就见有“簌簌”的脚步声,然后是有人再说话,一个人说:“大哥,这斗很邪乎,到底啥时候能找到那个啥啥药材?”

    温白羽当即吓得不敢喘气,前面是个岔路口,三条岔路,隐隐传出好几个人的说话声,听起来像是倒斗的!

    温白羽刚想悄悄的躲进一个岔路,突然从后面被人捂住了嘴巴,吓得温白羽不敢再动。

    那人将温白羽拖进一个盗洞,四下非常漆黑,温白羽窝在他怀里,感觉到一股凉丝丝的体温,顿时睁大了眼睛回头去看,是万俟景侯!

    温白羽激动的抓着他的胳膊,万俟景侯示意他不要出声,很快脚步声更近了,有一伙人走出了岔路,然后从他们隔壁的岔路又走了进去。

    他们一边走,一边说:“这他妈邪乎,走了半天,到处是吃人的壁画,连跟毛也看不见,啐,还说是神墓。”

    另一个人说:“别废话了,快走。”

    那些人很快就走的没声了,似乎已经远了,万俟景侯这才放开手。

    温白羽激动的仍然抓着万俟景侯,生怕万俟景侯跑了似的,说:“你怎么找到我的?!”

    万俟景侯看着他,似乎有些生气,淡淡的说:“你的烟掉在坑外面了。”

    温白羽也心虚,知道自己大晚上乱跑,但是这都赖万俟景侯啊!

    温白羽咳嗽了一声,还没组织好检讨的语言,就听万俟景侯说:“你的脖子流血了。”

    温白羽顿时瞪大眼睛,岔开话题说:“是啊是啊,好疼!特别疼,疼死我了!刚才有个怪物要吃人!咬死我了。”

    万俟景侯冷笑一声,说:“那也是你乱跑的结果。”

    温白羽:“……”

    这个苏到不行的男人好小心眼啊!

    温白羽呵呵干笑两声说:“我再也不乱跑了,以后你走哪我走哪。”

    万俟景侯挑眉,抱臂,没说话。

    温白羽说:“真的!”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不信。”

    温白羽:“……”

    温白羽都要哭了!心在流血,说:“真的!要不说怎么才信吧。”

    万俟景侯又挑了挑眉,说:“亲我一下。”

    温白羽:“……”

    温白羽心里哀嚎着,我特么就知道!万俟景侯不止小心眼,而且还闷骚!

    温白羽壮实断腕一般凑过去,狠狠在万俟景侯的嘴唇上啃了一下,为了表示诚意,还伸出舌尖来,轻轻舔了舔万俟景侯的嘴唇。

    万俟景侯刚才还冷淡的表情突然沉下来,呼吸有些粗重,抱住温白羽的腰,两个人很快就吻在一起,温白羽气喘吁吁的,感觉再吻就要出事儿了!

    万俟景侯突然伸手摸了温白羽下面一下,温白羽“哎”的一声叫了出来,说:“亲你这么舒服?”

    温白羽很怂的点了点头,万俟景侯却收回手,说:“走吧,很晚了,早出去早休息。”

    温白羽:“……”

    温白羽瞪着眼睛,夹着腿,动作很不自然的跟着万俟景侯往岔路里走,恶狠狠地看着万俟景侯的背影,心想着,一定是报复,这是赤果果的报复!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这么小心眼,不过谁让万俟景侯的长得帅呢,小心眼的表情也看的温白羽心脏登登的跳……

    温白羽一边走,一边把刚才碰到怪物的事情说了一遍。

    万俟景侯听了,笑着说:“算你命大,只是流了点血。”

    温白羽诧异的说:“是什么厉害的东西吗?”

    万俟景侯说:“听你的描述,是饕餮。”

    温白羽吃惊的说:“饕餮?!我听过我听过,据说很贪吃。”

    万俟景侯看了他一眼,反问的说:“贪吃?”

    温白羽从他这一声反问中,听出了浓浓的鄙夷……

    万俟景侯继续说:“饕餮是龙的第五个儿子,上古四大凶兽之首,好食,吃人,獠牙可以轻易撕裂一头猛兽,有吞噬万物之能。”

    温白羽咽了口唾沫,说:“听起来……挺厉害。”

    温白羽想了想,说:“我……我刚才一时情急,打肿了他的眼睛,他会不会报复我?我肉这么老,不好吃的!”

    万俟景侯:“……”

    两个人顺着岔路往里走,很快就到了墓室,墓室里没有棺椁,看起来也不是主墓室,奇怪的是,里面竟然存放了许多食材和作料。

    这墓主看起来是个吃货。

    墓室里一张石桌是灶台,上面摆放着一个巨大的蒸锅,厨具一应俱全,地上都是食材,惊人的是这些食材竟然没有腐烂变质,上面镀着一层类似于金属的光泽。

    依温白羽下斗的经验来看,这上面的光泽一定是有毒的。

    温白羽说:“这东西都没坏,上面是不是有毒?”

    万俟景侯点点头,温白羽立刻美滋滋的,自己也有两把刷子了。

    灶台上的蒸锅是石头做的,看起来雕刻的很逼真,中间有道缝,蒸锅的盖子半开半闭。

    温白羽有些好奇,探头往里看,想看看这么大的蒸锅里面到底放了什么。

    “啊!”

    温白羽一看突然大叫一声,后退了半步,撞在万俟景侯怀里,脸色煞白,颤抖的指着蒸锅,说:“人……人头……”

    石锅里有两颗人脑袋,不是石头雕的,是真的人脑袋,眼睛圆睁着,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表情非常恐怖,而且是两个孩子的人头!

    温白羽看了一眼就不敢再看了,说:“怎么会有人脑袋,这墓主吃人吗?!”

    万俟景侯说:“古书上记载吃人的事情不少,而且有人专门喜欢吃人。”

    温白羽瞪着眼睛,说:“专门喜欢吃人?这也太恶心了吧!”

    万俟景侯说:“武德二年,朱粲佣兵二万,所到之地无不抢掠,用城里的百姓作为军粮,把妇人和小孩抓来烧煮,野史里还记载,朱粲说过,没有比人肉更好吃的肉了。”

    温白羽听得一身鸡皮疙瘩,说:“这不是变态吗!”

    万俟景侯又说:“隋末也有诸葛昂和高瓒吃人,因为互相攀比,高瓒让人抓来一对双生子,把人头切下来放在蒸笼里蒸熟,给诸葛昂吃。看来这个墓室就是模仿的高瓒烹煮双生宴。诸葛昂不甘示弱,回请高瓒,席间让一名爱妾敬酒,爱妾笑了一句,诸葛昂就让人抓住爱妾,放在蒸笼里蒸熟。”

    温白羽全身都是鸡皮疙瘩,说:“快……快别说了!我怕以后对吃饭有心里阴影!”

    万俟景侯笑了一声,说:“走吧。”

    温白羽赶紧跟着他往里走,出了石室,很快进入了第二个石室,和第一个石室不一样,这座石室布置成宴客的厅堂,席间两张桌子,地上摆放着精致的坐垫,其中一张桌子上放着一个大蒸笼。

    温白羽一激灵,那蒸笼是打开的,没有盖子,上面坐着一个身穿古装的女子,女子美貌动人,衣着光鲜,脸上还上了脂粉,但是面色惨白,五孔流血,少了一只胳膊,她的胳膊就掉在蒸笼里……

    温白羽捂住嘴巴,“呕”的干呕了一声。

    万俟景侯赶紧给他拍背,温白羽说:“这就是你刚才说的诸葛什么的故事吧?”

    万俟景侯点点头。

    温白羽说:“我从没见过这么暗黑的吃货,太可怕了。”

    温白羽被万俟景侯搀扶着往前走,前面还有石室,这回没有保存的完好的死人了,而是一只巨大的鼎,鼎里的水很粘稠,不知道是什么,黑乎乎的水里隐约有东西,似乎是个角?

    温白羽说:“这是什么液体?”

    万俟景侯说:“应该是油。”

    温白羽诧异的说:“油?”

    万俟景侯指着里面的角,说:“这个墓主颇为胆大,看起来已经不满足于吃人,还想吃一些灵兽。”

    温白羽说:“这不是胆大啊,这是神经病,要看心理医生的!”

    他正说着话,鼎突然动了一下,发出“哐”的一声,温白羽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结果又是“哐!”的一声。

    温白羽退后了一步,说:“鼎……鼎活了?”

    “哐哐哐!”

    “哐、哐!”

    巨鼎不断的摇晃着,就像风浪里的一只小船,里面的油几乎要洒出来。

    万俟景侯突然抓住温白羽的手,说:“走,是里面的东西要出来。”

    温白羽吓得要死,跟着万俟景侯往前跑,身后的巨鼎仍然发出哐哐的响声,然后一只角从鼎立钻了出来,紧跟着是牛一样的身子,只剩下了一只腿,巨鼎“哐啷”一声倒下,油从里面倒出,那被煮了一般的怪物就从鼎立摔了出来,一只腿在地上蹬,发出巨大的吼声,想要追赶温白羽。

    温白羽吓得不轻,他从没见过这样的怪物,而且都煮化了,还要追自己。他被万俟景侯拽着往前跑,就听前面有人的声音。

    一个声音说:“大哥,这是什么声音,好像有野兽?”

    温白羽说:“前面有人,是刚才那伙人?”

    万俟景侯说:“是倒斗的。”

    很快前面就有人,一个人看见他们两个跑过来,喊着:“是谁!别动!我开枪了!”

    他说着,都没给温白羽反应的几乎,直接开了枪,“嘭”的一声。

    万俟景侯伸手在温白羽肩上一推,温白羽立刻向旁边斜过去,撞在石壁上,堪堪避过子弹,还没等温白羽松口气,石壁竟然是活动的,他一撞顿时翻了一个面。

    温白羽“啊”的大喊一声,顺着石壁被翻到了石壁里面,石壁后面竟然是一个大坡,温白羽刹不住车,顿时顺着坡滚下去。

    温白羽滚得头晕眼花,爬起来一看,这石室十分诡异,四壁都是长长的坡,似乎四面都能开口,让撞到石壁的人从开口滚进来。

    石室里面确实空荡荡的。

    温白羽站起来,刚想想办法出去,突然发现有黑影动了一下,石室很黑,不仔细看都不知道,这里面竟然还有人。

    “咱们还真有缘。”

    黑影说了一句话,声音很好听,温白羽却哆嗦了一下,不为别的,这声音明明是刚刚要吃自己的饕餮的!

    温白羽转头就要跑,饕餮反应很快,突然窜起来,从角落冲过来抓他。

    温白羽感觉后脖领子一紧,被饕餮抓住,还没来得及说话,突然脚下一轻,“啊”的大喊一声。

    温白羽脚下突然出现一只大网,一下将温白羽从地面兜起来,因为饕餮离他很近,也顺道一起被兜起来。

    “吱呀……吱呀……”

    温白羽和饕餮被兜在网中,吊在半空,吱呀吱呀的晃动着,饕餮还保持着抓着温白羽后脖颈子的动作。

    温白羽:“……”

    这好像古代猎人捕捉猎物的网兜……

    饕餮顿时怒了,说:“你踩到机关了,这个蠢才!”

    温白羽和他一起兜起来,网兜不大,空间很小,尤其是两个大男人,转头一看,顿时“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饕餮的眼睛上,赫然是一个青印子,刚才被他打的。

    饕餮脸色一沉,呲着獠牙,说:“你还能笑得出来。”

    温白羽看见他尖尖的獠牙,这才害怕起来,往后搓了搓,只不过他一动,网兜开始摇晃,饕餮突然伸手抓住网兜,喊着:“别……别晃了!”

    温白羽:“……”

    温白羽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石室很高,网兜距离地面有三米差不多,不过这也不算太高,而饕餮刚才还一脸凶残,现在竟然脸色煞白,头上的兽耳都耷拉下来,一条尾巴来回甩。

    温白羽挑了挑眉,故意又晃了晃。

    果然就见饕餮紧紧抓着网兜,尾巴甩的更快了,耳朵不停的颤,瞪着眼睛对温白羽说:“你再敢晃,我就……啊!别、别晃了!”

    温白羽美滋滋的晃着网兜,说:“哎呀,好高啊,这么往下看更觉得高了。”

    他一说,饕餮似乎也觉的更高,死死闭着眼睛,一脸特别怂的样子。

    怎么没有古书记载,吞食天地的饕餮竟然恐高啊!

    饕餮瞪着眼睛,说:“不许笑!”

    温白羽耸耸肩膀,说:“你放心好了,只要你不吃我,我是不会晃的,这网兜这么结实,一时半会儿掉不下去。”

    饕餮:“……”

    两个人在网兜里静坐了一会儿,温白羽突然从兜里掏出打火机,然后点燃。

    饕餮看了他一眼,说:“干什么?”

    温白羽说:“试试看能不能烧断。”

    饕餮“呵呵”冷笑了一声,说:“果然是个蠢才,枉费了你的血那么美味。这是千年铁蚕丝,专门用来捕捉大型凶兽的,水火不侵,如果能弄断,还用你在这里露怯。”

    温白羽说:“那怎么办?”

    饕餮说:“我怎么知道。”

    温白羽说:“你不是龙的儿子吗?”

    饕餮没有再搭理他。

    过了很久,石室里一直静悄悄的,饕餮忽然两眼盯住温白羽看,温白羽打了一个哆嗦,说:“看什么?”

    饕餮笑了笑,说:“我突然想到,如果我把你吃了,也不怕有人知道我丢人的事情了。”

    温白羽:“……”

    温白羽感叹了一下饕餮超长的反射弧,干笑着说:“我的肉不好吃,特别老……”

    饕餮冷笑一声,突然伸手抓住温白羽的胳膊,说:“那要咬下去才知道老不老。”

    温白羽被他掐的生疼,挣扎起来,网兜又开始晃悠。

    “啊……”

    饕餮的声音都在抖,耳朵又耷拉下来,说:“别……别晃了……”

    温白羽看他脸色惨白,抓住网兜使劲晃,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咔”的一声,似乎墙面的翻板开了,好多人从外面进来,顺着长坡滚下来,随即又有人进来,这次不是滚了,而是稳稳的跳下了长坡。

    温白羽一看,顿时眼睛都亮了,最后的那个人是万俟景侯。

    温白羽一边大喊:“万俟景侯!”

    一边还不忘了使劲晃着网兜……

    进来的人很多,都打着手电,有人听见声音就举起手电来,一照之下顿时大叫起来,“大哥!这有个长角的!这角是不是大哥要找的药引啊!”

    那被叫做大哥的人走了过来,他看起来很年轻,不大三十的样子,一身黑色的衣服,看起来痞里痞气的,笑着抬起头来,说:“哎呦,这是你那个宝贝疙瘩?”

    他的话似乎在对万俟景侯说。

    饕餮看见这些人,突然睁大了眼睛,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怒吼。

    万俟景侯没说话,在墙壁边摩挲了一下,就听“咔”的一声,网兜开始剧烈的左右摇晃起来,然后慢悠悠的落到了地面。

    落到地面的一瞬间,网兜的缩口也开了。

    温白羽“卧槽”了一声,立刻从网兜里爬出来,没命的冲向万俟景侯。

    身后传出一身大吼,饕餮也猛地拔身而起,突然伸手抓向温白羽,温白羽都能感觉到后背的风声。

    “唰”的一声,随即“铮——”的一响,饕餮的角被飞过来的龙鳞匕首蹭到,如果不是躲得快,整个角都要被剁下来。

    温白羽趁机赶紧躲到万俟景侯身后,饕餮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角,竟然被磕掉了一个边儿,瞪着眼睛去看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说:“没事吧?”

    温白羽摇头说:“没事。”

    然后说:“就是他!”

    饕餮冷笑了一声。

    旁边的男人笑着说:“看来今天是捡到宝了,没想到竟然见到活的了,哎,这角我要了,回家还要拿来熬药。”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那你动手,我没意见。”

    温白羽好奇的看了看那个男人,似乎是这些倒斗的头目,看起来痞里痞气的,身材高大,长相倒是挺优雅的,嘴里咬着一根烟。

    他和万俟景侯一副认识的样子。

    饕餮冷笑着说:“就凭你们这些蠢才,也想要我的角?”

    他说着,突然身形一涨,瞬间变成了一只巨大的野兽,人脸,羊身,头上长角,长长的尾巴,身上还有龙的鳞片,喉咙里发出巨大的吼声。

    温白羽吓了一跳,万俟景侯说:“后退。”

    温白羽立刻听话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饕餮猛地向人群冲过去,那些人一见,顿时向旁边散开,饕餮也不想恋战,就听“轰隆!”一声巨响,石壁竟然硬生生的被他撞出了一个大窟窿!

    也不知道饕餮到底有多大的劲儿,他猛地就从窟窿里钻了出去,消失在墓道深处。

    那男人“啧”了一声,往窟窿里看去。

    温白羽则是看着地上的西服,说:“逃跑连衣服都不要了……”

    男人看着饕餮消失,随即收回目光,笑着对温白羽说:“呦,你好,我叫时叙,和万俟景侯是老朋友了。”

    “呃……你好。”

    温白羽见他伸手过来,只好伸手握了握,说:“我叫温白羽。”

    时叙笑着说:“久仰大名,简直如雷贯耳,万俟景侯的宝贝疙瘩啊,还是九爷和磊爷的大侄子。”

    温白羽觉得这个人似乎知道的还挺全面……

    万俟景侯说:“别废话了,想办法出去。”

    时叙说:“那是自然。”他说着指了指那个大窟窿,说:“这是一个现成的路。”

    众人顺着刚才饕餮撞出来的大窟窿往里走,没一会儿就走到了正路上。

    温白羽说:“刚才那个石室是干什么用的?”

    万俟景侯说:“是捕捉猎物的。刚才我去找你的时候,一路上也看到了很多机关,都是类似于捕兽夹的东西,但是做的比较高明。”

    温白羽说:“这墓主死了都要捕吃的?”

    他们一路往前走,这回人多,倒不显得害怕,而且那帮人特别健谈,一个个都很豪爽。

    温白羽奇怪的说:“我听你们说要角,要角干什么?”

    时叙笑着说:“这座古墓虽然年代并不太久,但是墓主是个吃货,但凡会动的他都想吃,里面有许多珍稀的东西,我听人说凶兽的角是最烈的药引,就想弄一个角回去做药。”

    时叙说完,一个人说:“大哥,前面有个石室。”

    时叙就带着人往里走,万俟景侯和温白羽走在最后,万俟景侯说:“他妹妹是三阴脉,要用兽角救命。”

    温白羽说:“三阴脉是什么?”

    万俟景侯说:“类似于鬼脉,但是并没有尸气,也不是不治,天生体弱多病,但是治疗的药材都非常珍稀。”

    温白羽点点头,说:“怪不得要兽角……”

    他们说着,也走进了石室,石室里面只有一个雕像,剩下什么也没有。

    巨大的雕像,和墓道里的壁画很像,五个光着身体的小鬼落在一起,正用一个大勺子搅拌着什么,勺子插在鼎立。

    温白羽说:“这里面不会又是人头吧?”

    他们里面有人比较急躁,笑着说:“我上去看看就知道了!”

    他说着,拽住小鬼的手,然后顺着摞起来小鬼爬上去,探头往里看,说:“哎,黑乎乎的!”

    他说着,突然愣了一下,说:“这里面,似乎有东西……”

    温白羽顿时后背发紧,说:“什么东西啊?”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大鼎里突然爬出来一只虫子,黑色壳子的虫子,半个手掌大,这种大小的虫子已经算是巨型了,尤其在古墓里看见。

    那人吓了一跳,随即伸手拨开,虫子“啪”的一声砸在温白羽脚边。

    那人说:“吓死爷爷我了,原来是个虫子……”

    他说着,突然脸上变色,睁大了眼睛,温白羽就听“簌簌、簌簌簌、簌簌”的声音,非常密集,似乎是从大鼎里传来了的。

    温白羽说:“什么声音?”

    那人脸色苍白,手一松,一下从大鼎上摔下来,大喊着:“快!快跑!虫子!好多虫子!!”

    他说完,大鼎里簌簌的声音更大了,一片黑漆漆的东西从鼎立爬出来。

    众人一看,顿时后背发麻,时叙说:“快走!”

    万俟景侯抓住温白羽,说:“走。”

    他们在前面跑,那些虫子从鼎立爬出来,密密麻麻的,连成一片黑,刚才鼎里光线不好,怪不得那人看不清楚是什么,一个一个如此密集,看起来非常可怕。

    尤其这些虫子大的比成人手摊开还大,最小的也有半个手掌大。

    有人不断在后面喊着,“快跑!快跑!追来了!”

    温白羽一边跑一边喊着:“这特么是什么啊,虫子这么大?”

    万俟景侯说:“圣甲虫。”

    温白羽纳闷的说:“什么东西?”

    时叙说:“别他妈文艺了,就是屎壳郎!”

    温白羽:“……”

    温白羽跑到上气不接下次,身后就像潮水一样,温白羽说:“屎……屎壳郎咬人吗?”

    时叙笑了一声,说:“一般的不咬人,这么大的我真不知道。”

    温白羽心想着,这人还有心情笑!

    大片的虫子一直追着他们,时叙突然喊着:“分开跑!虫子少了用火烧它们!”

    时叙的人很快就跑进了岔路,只剩下时叙、万俟景侯和温白羽三个人。

    虫子果然分流了,虽然少了不少,但是仍然对他们紧追不舍,这数量看起来也很惊人。

    他们一直往里跑,眼看前面有一个巨大的石室,三人冲进去,温白羽一看就看见地上的血迹,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传来,抬头一看,竟然是饕餮!

    饕餮坐在地上,已经从兽型变成了人形,头上仍然有角,顶着兽耳,长长的尾巴,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凶恶,如果忽略他……没穿衣服的话,那的确挺凶恶的。

    饕餮的脚腕在流血,他的脚卡在巨大的兽钳里,脚脖子一片血粼粼的,伤口深可见骨,还在往外淌着血,他的血异常的腥气,已经流了一地。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他,说:“这……”

    “簌簌簌、簌簌簌……”

    虫子的声音涌过来,温白羽也没功夫观察饕餮了,三个人一起冲进来,眼看前面没路了,虫子见到饕餮的血,却纷纷后退,发出“吱吱”的叫声,就是不敢上前。

    僵持了半分钟,潮水一样的虫子终于纷纷往后退去。

    “呼——”

    温白羽松了口气,说:“终于走了,原来饕餮的血也能当杀虫剂?”

    饕餮一听,脸色很那看,刚要动,就疼的“嘶——”了一声。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饕餮是四大凶兽之首,身上的东西都带着凶性,可以驱赶不干净的东西。”

    温白羽受教的点点头。

    时叙看到饕餮的脚被卡住,笑着说:“嘿,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他说着走过去,蹲下来,说:“那,你乖乖的别动,我就要你一只角,切下来之后再送你一件衣服穿,怎么样?”

    饕餮瞪着眼睛,嘴里露出獠牙,说:“你这个*凡胎的蠢才也敢这么对我说话!”

    时叙从腰间拔出一把刀子,笑眯眯的叼着烟,痞里痞气的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一点觉悟都没有。”

    温白羽说:“这兽钳这么厉害?连凶兽都能抓住?”

    万俟景侯说:“兽钳上有施咒,并不是普通的兽钳,凶兽和粽子害怕这上面的符咒,碰了会有灼伤的痛苦。”

    温白羽眼尖,突然指着兽钳说:“快看快看,上面有火焰的标志。”

    万俟景侯点点头,温白羽说:“不会又是那个火魔吧,怎么哪里都有这种图标,简直是无处不在。”

    他们说话间,时叙已经抓住饕餮的兽角,要用刀子去切,饕餮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吼声,一只脚还在兽钳里,伸手去抓时叙。

    时叙轻而易举的躲开,又去切他的兽角,饕餮挣扎的一身汗,每动一下,脚脖子就在兽钳里切割,还带有火焰灼烧的感觉,疼的饕餮浑身哆嗦,“嘭”的一声倒在地上。

    时叙愣了一下,看他倒在地上,身上没有衣服,很容易看到一片惨白,似乎是因为失血过多,浑身到下全是冷汗,镀上一层薄薄的湿意,双股之间还有一条毛茸茸的长尾巴。

    时叙蹲下来,探了探鼻息,原来还有气儿,于是又笑着说:“别死,别死,人家说了要活着切下来兽角,不能要死的,不然就没有功效了。”

    他说着,还伸手“啪啪”的打了两下饕餮的脸颊。

    饕餮那受过这样的气,胸口起伏,差点就又晕过去。

    时叙低头看着他,突然伸手去拽他尾巴,饕餮整个人都愣住了,“啊……”的喊了一声,恶狠狠的张眼去看他。

    时叙被他看得心里一阵怪异,笑眯眯的说:“哎别说,你这细皮嫩肉的,还真好看。”

    说着在他屁股上拍了一把。

    饕餮又气的要死,浑身哆嗦着,兽钳的血又流了一片。

    温白羽看不过去了,说:“你别戏弄他了,他刚刚也算救了咱们。”

    时叙挥挥手,说:“算了,我帮你把兽钳打开,你把兽角给我,怎么样?”

    饕餮瞪着他,说:“休想。你滚开,用不着你假惺惺。”

    时叙啧啧两声,说:“我就假惺惺。”

    他说着,伸手去掰兽钳,他一动,饕餮突然打起颤来,似乎一动更加紧了,疼得他双手抓在地上,尖锐的指甲把地板都划出一道一道的。

    饕餮说:“你滚开!你是不是诚心想夹断我的腿!”

    时叙说:“好心没好报。”

    温白羽说:“这兽钳打不开吗?”

    万俟景侯说:“兽钳上有咒语,一般的人打不开。”

    温白羽说:“你打得开吗?”

    万俟景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只是淡淡的说:“我不能碰那种东西。”

    温白羽想问为什么,不过万俟景侯的眼神很专注,让温白羽有点问不出口。

    温白羽走过去,蹲下来说:“我试试。”

    他说着,双手掰住兽钳,往两边使劲用力。

    饕餮在地上猛烈的抽搐起来,尖牙咬破嘴唇,喉咙里发出“嗬……嗬……”的低吼。

    他一抽搐,兽钳的尖端扎的更深,似乎贴着骨头在刮。

    时叙有点看不过去,走过去伸手抱住饕餮,饕餮更加剧烈的挣扎起来,时叙突然喝了一声,“别动!”

    饕餮被他一喊,一时有些吓傻了,就没敢再动,在时叙怀里轻微的颤抖着。

    温白羽心想着这兽钳还挺有劲儿,就听“咔”的一声脆响,兽钳突然一松,被温白羽一掰,顿时开了。

    众人都有些吃惊,时叙赶紧托着饕餮的腿从兽钳中托出来。

    温白羽立刻兴奋的站起来,甩了甩手,说:“我竟然给掰开了!”

    他说着,还炫耀的朝万俟景侯笑了笑。

    万俟景侯托起他的手掌,手心里有一个血印,刚才太使劲了,硌出了血都没发现。

    “啊……”

    温白羽一激灵,万俟景侯低下头去,用舌尖轻轻舔着温白羽手心上的血印,滑溜溜的舌头带着丝丝凉意,果然就见淡淡的伤口立刻愈合了。

    温白羽脸上不自然,幸好那边两个人没空看他们,也没发现温白羽的不对劲儿。

    他们要继续往前走,饕餮的腿根本不能走路,时叙叼着烟,蹲下来看着他,说:“你说吧,让我抱着你,还是背着你。”

    饕餮脸上一阵红一阵青,他是上古凶兽,身为四大凶兽之首,凶残可见一斑,从来都是他吓唬别人,还没有人给他气受,饕餮都快被这个凡人给气死了。

    饕餮冷笑着说:“你还是快滚吧,等我的腿好了,我一定吃了你,虽然你的肉不一定好吃,不过我是不忌口的。”

    时叙笑了两声,说:“啧啧,都快截肢了,还牙尖嘴利的,那这样吧,我先吃了你。”

    他说着,突然捏住饕餮的下巴,让他抬起头来,低头就亲在饕餮的嘴唇上。

    温白羽:“……”

    饕餮都吓傻了,猛地推开时叙,时叙嘴唇被饕餮的尖牙咬破了一个小口子,笑着说:“亲吻怎么还咬人啊,你技术也太差了,不过是甜的,还有点辣。”

    饕餮“呸呸”的吐了好几下,用手背狠狠擦着嘴,说:“我早晚……”

    他说着,顿了一下,把吃了你,恶狠狠的换成“杀了你!”

    温白羽看着他俩互动,无奈的说:“你们别*了,这里随时都有虫子会过来,咱们还是先出去再说吧。”

    时叙点头说:“大嫂说的对。”

    温白羽:“……”

    万俟景侯则给他一个肯定的眼神。

    时叙蹲下来,说:“最后问你一遍,抱着还是背着,再不说就公主抱,反正你长得挺好看……”

    饕餮瞪着他,尖牙都在颤抖,最后挤出一个字,“背”。

    时叙笑着说:“早说啊。”

    他说着,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搭在饕餮身上,然后伸手把饕餮背在背上,说:“咱们走吧。”

    他们往里走,穿过巨大的石室,前面是一条长长的小路,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走在前面,时叙背着饕餮走在后面。

    温白羽突听“唰——唰、唰……唰唰唰……”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不知道是什么声音。

    就在这个时候,万俟景侯突然伸手拦住他,说:“别动。”

    温白羽立刻停下,紧张的抓着万俟景侯的胳膊,说:“怎、怎么了?”

    万俟景侯倾听了几秒,说:“前面有粽子。”

    墓道很安静,一片漆黑,“唰——唰——”的声音慢慢清晰,温白羽听出来了,那是什么东西拖着地的声音。

    过不多久,就看到一个黑影,拖着一个巨大的黑影走过来,那黑影果然是个粽子,而他伸手拖着的,竟然是刚才追赶他们的,那头巨大的,只省下一只腿的怪物。

    粽子拖着怪物走了几步,突然蹲下来,开始伸手刨那只怪物,把怪物刨的血肉模糊,然后抓起怪物的血肉就往嘴里塞,“咔吱咔吱”的嚼着,似乎吃的特别带劲儿……

    温白羽恶心的要吐出来,憋足了一口气。

    万俟景侯抬了抬手,示意大家后退,趁着粽子吃的开心,众人慢慢的往后退去,退进了不远处的一个小石室。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说:“那粽子太恶心了,什么东西都吃?现在怎么办,往前走被粽子挡住了,往后退的话,会不会有虫子?”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看起来不是厉害的粽子,一会儿我先出去把他引开,你们往前走。”

    时叙很干脆的说:“好。”

    温白羽还想说话,万俟景侯突然说:“来了。”

    他话音一落,就听“咯”的一声,一个黑影从石门扑进来,随即又飞了出去,撞在墙上。

    万俟景侯说:“走。”

    时叙背着饕餮,很自然的喊了一声,“大嫂,快点。”

    温白羽:“……”

    温白羽觉得,有空的话,需要和时叙纠正一下称谓问题。

    粽子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又要扑过去,万俟景侯突然将龙鳞匕首引出鞘,“唰”的一声指向那个粽子。

    粽子一下顿住了动作,似乎很害怕,嘴里发出“咯咯”的低吼,很恐惧似的,退后了好几步。

    温白羽他们在万俟景侯的掩护下,赶紧往墓道深处跑,一直往前跑,很快就看到了一扇青铜的大门,门没有封死,温白羽跑过去使劲推那扇门,非常重,好不容易打开一道缝,赶紧挤身进去。

    时叙背着饕餮也挤进去。

    他们一进去就发现了,这是主墓室,正中间放着一个巨大的棺椁,温白羽从没见过这么大的棺椁,好像三个棺椁横着排起来一样,里面最少能睡三个粽子……

    石室里很安静,时叙就把饕餮放下来,说:“咱们等一等万俟景侯。”

    温白羽点头,说:“他的脚也包扎一下吧。”

    时叙从背包里拿出绷带和止血药,先给饕餮喷雾消毒了一下,一阵剧痛袭上来,饕餮疼的呲牙咧嘴,露出獠牙来。

    时叙笑着说:“你现在呲着牙,我还以为是什么小猫咪呢。”

    饕餮伸另一条腿发狠去踹他,时叙一把抓住饕餮的脚踝,逆着他的腿往上摸,又笑,“滑溜溜的,手感不错。”

    温白羽顿时想缩在角落里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超大瓦数的电灯泡。

    时叙虽然看起来不正经,不过手底下很利索,很快给饕餮上了药,正准备包扎的时候,突听“哐!”一声。

    温白羽一个激灵,又是“哐!”的一声。

    墓室的棺椁动了……

    时叙脸色一沉,收起了痞痞的表情,说:“不好,粽子一定是闻到饕餮的血气了。”

    他话音一落,棺椁忽然“咔”的一声裂开,外层棺椁裂开,露出里面的棺材,棺材板剧烈震动,“嘭”的一身,翻滚着冲上天去,腾起一片黑雾。

    随即一个身形巨大的人从棺材里坐了起来。

    温白羽都吓傻了,心想着刚才自己想的不对,这棺材不能躺下三个粽子,只能躺一个!

    那粽子穿着一身华贵的衣服,身材非常高大,手上头上都有一些名贵的陪葬品,身形很胖,大肚腩垂下来,坐起来的动作倒是很灵活。

    粽子从棺材里爬出来,足足两米高,一根胳膊就比温白羽两条腿还要粗!

    温白羽后退一步,说:“这……这吃的也太好了吧,死了这么多年还这么多肉,他该减肥了……”

    时叙笑了一声,说:“大嫂你还真幽默。”

    巨型的粽子从棺材里爬出来,摇摆着大肚腩,每走一步,石室就发出“哄!”的一声巨响,好像石室随时都会被他震塌了一样。

    时叙匆忙背起饕餮,说:“快走。”

    温白羽跟在他们后面,地板被粽子踩的碎裂开来,他们刚跑进墓室,现在又要跑出去,简直不能再好了。

    温白羽正跑着,突听背后一声大吼,“咯”的一声,温白羽感觉到脖子间有风声,然后下巴一阵剧痛,顿时被甩飞出去,“嘭”的砸在大门上。

    “啊……”

    温白羽感觉内脏都要摔破了,疼的他爬不起来,下巴划了一个很深的伤口,血一下流出来,滴答滴答的滴在地板上。

    时叙听到声音,他已经出了大门,想要折返回去,就看到万俟景侯已经从墓道深处快速的跑来,冲进门里,伸手扶住温白羽。

    温白羽被打的头晕眼花,晃了晃头,看见粽子在他们面前,大喊一声:“万俟景侯,小心!”

    只不过他才喊完,突听“嘭”的一声巨响,墓室的房顶“哗啦啦”震下好多碎石,那巨大的粽子竟然突然下跪,双膝一区,跪倒在他们面前。

    温白羽:“……”

    巨型的粽子跪下来,双手撑在地上,匍匐的状态,头磕在地上,肥大的喉咙“咯咯”发出几声响动,似乎在说什么。

    万俟景侯只是眯了眯眼,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那是温白羽刚才流的血。

    那巨型的粽子,在虔诚的跪拜温白羽的血……

    温白羽被万俟景侯扶起来,还有些头晕眼花,说:“他……他在说话吗?”

    万俟景侯没有回答他,只是伸手捏住他下巴。

    温白羽“嘶——”了一声,说:“疼、疼,轻点儿。”

    万俟景侯搂着他的腰,低下头来,温白羽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他都知道万俟景侯要干什么,这是俩人的习惯了,毕竟万俟景侯是个万能的创口贴,只不过创口贴的使用方式有点……

    温白羽闭着眼睛等了好久,下巴上始终没有凉丝丝的感觉,他慢慢睁开一只眼睛,只见万俟景侯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腾!

    温白羽的老脸一下红了,恶狠狠的瞪着万俟景侯,说:“笑、笑什么!你不适合笑,你笑起来特别吓人……真的!”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想让我帮你舔?”

    鬼才想让你帮我舔!

    说得这么直白干什么!

    这墓里除了粽子还有一个人和一个凶兽呢!

    温白羽觉得,忽然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总有一天会被万俟景侯搞得精神分裂……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8章 食天下(上+中)》,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