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1章 鸠占鹊巢3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等指尖的黑色完全退却也不过一分钟的时间,万俟景侯这才松了一口气,敛去眼中的暴戾,说:“好了,进去吧,不要随便碰东西。”

    温白羽老实的点了点头,真别说,碰到黄符的一瞬间,就跟徒手捏烙铁似的,疼的要死要死的,温白羽真的不想再碰了。

    雨渭阳刚刚也见识了一把,虽然他没被灼烧,但是并不知道其中的道理,还以为黄符有蹊跷,不觉更加对古墓好奇起来。

    三个人顺次从金刚墙的窟窿里爬了进去,温白羽说:“那些人在墓口拦黄符,到底干什么用的。”

    万俟景侯慢慢的往里走,说:“道理很简单,说明这墓里有东西。”

    温白羽和雨渭阳被他低沉的声音一说,顿时后背一激灵。

    万俟景侯也不回头,继续说:“把你的匕首拿好。”

    温白羽赶紧使劲点头,然后从单靴里拿出匕首,“哧——”的一声拔出鞘来,一手拿着匕首,一手紧紧握着鞘。

    雨渭阳不禁多看了温白羽手里的匕首一眼,说:“你手里拿的是真货?”

    温白羽笑眯眯的说:“当然是真货,还是从棺材里拿出来的!”

    雨渭阳想了想道上关于万俟景侯的传闻,也就相信了,不过雨渭阳实在是想不明白,眼前这个人连酒器都认不出来,怎么会被道上传的神乎其神……

    雨渭阳恐怕想一辈子也想不明白。

    他们往墓里走,过了金刚墙,就算真正的进墓了,墓道里隔几米就会出现一个火焰一样的花纹,是画上去的。

    温白羽指着花纹,说:“又是这个花纹,这不是孙霞手臂上的纹身吗,要吃小孩心脏的那帮人,也都纹着这个标志。”

    万俟景侯伸手摸了摸火焰的花纹,没有说话。

    他们再往里走了几步,雨渭阳脚下忽然“喀拉”一声,像是踢到了什么东西,他是第一次下墓,吓得雨老板“啊”的大叫了出来,温白羽不明所以,也吓得一个激灵,一把抓住万俟景侯直发抖。

    等温白羽镇定下来往脚下一看,原来雨渭阳是踢到了一个空罐头!

    温白羽盯着罐头,说:“这……难道粽子还吃罐头啊?”

    万俟景侯说:“看来掘墓的那些人已经打算在这里常驻了。”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转头瞪向雨渭阳,说:“别吓唬人,一个空罐头就嚷这么大声。”

    雨渭阳还在喘粗气,吓得脸色明显更白了,说:“我怎么知道是空罐头,墓里有空罐头才诡异吧。”

    温白羽觉得说的也对……

    他们继续往里走,很快就进入了第一个墓室,里面没有棺椁,但是有很多陪葬品,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就像那个山民粽子说的,只要是能敲开的东西,全都被敲开了,地上的碎瓷瓶,碎器皿很多,看起来这批人十分野蛮。

    地上还散乱着黄符,温白羽走过去,就见黄符底下压着一样东西,说:“这底下有东西。”

    万俟景侯走过来,用脚踢开黄符,露出了底下的一把枪。

    雨渭阳说:“是枪?”

    万俟景侯说:“把枪丢下了,看起来这里发生过什么。”

    温白羽一哆嗦,说:“是不是有粽子起尸了?”

    万俟景侯摇头说:“不知道。”

    墓室的另一头有墓道连通,三个人走出墓室,进入了墓道,走了几步就发现前面有亮光,竟然是一个手电掉在地上。

    温白羽跟着万俟景侯往前走了几步,温白羽突然眼睛一张,里面满是恐惧,然后捂住嘴,立马就要吐出来,万俟景侯赶紧把他拦在身后,挡住他的视线。

    雨渭阳走在最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好奇的伸头一看,顿时明白了什么叫好奇心害死猫,一股恶心的感觉冲向嗓子眼,哇的干呕了一声,幸好他们早上没来得及吃饭,不然全都吐了。

    只见墓道前方是一扇很厚的墙,只不过墙中间也被打通了,一个男人挨着墙靠坐在和,他已经没气儿了,全身的皮肤都烧的斑斑驳驳,脸上坑坑洼洼,烧掉了一层皮,已经灼烧的看不出原本的样貌,死相非常可怕。

    温白羽看见这个男人的手臂上,有一块还算完好的皮肤,上面有个不太完整的火焰纹身。

    温白羽小心的戳了戳万俟景侯,说:“手……手臂上,也有纹身。”

    雨渭阳说:“这是倒斗的人吗,怎么……怎么这幅样子?”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墙里有防盗夹层。”

    雨渭阳说:“常听考古的朋友说古墓里几乎没有机关,就算有机关也因为时间太长不能用了,没想到我第一次下墓就碰到这样的事情……”

    温白羽拍了拍雨渭阳的肩膀,他现在的想法,自己当时也有,看来自己已经是过来人了……

    万俟景侯夸过石墙,往里走去,温白羽和雨渭阳赶紧跟上去,他们进入了一个宽大的石室,石室的墙面上雕刻着壁画,四周有些装饰物,仍然没有棺椁。

    石室的四面有四个不同的门,通向四个不同的方向,就在这个时候,突听“哒哒哒哒”的声音,是有人在发足狂奔的声音。

    温白羽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说:“有东西过来了?是人是鬼?”

    万俟景侯双目锁在正西面的门上,说:“有呼吸,是人。”

    他一说完,温白羽也听见了呼吸声,而且非常粗重,听起来马上要断气了,紧跟着温白羽眼前一亮,被手电晃了一下,一个人冲进了墓室里。

    他一冲进来,温白羽就傻眼了,因为他们认识,虽然只见了一面,还不太熟悉,但是就在前几天刚刚见了面。

    冲进来的是个女人,一身黑色的皮衣皮裤,打扮的十分干练,但是也遮不住s形的美好曲线,脸蛋漂亮成熟,头发高高的束起来,左手拿着一把带血的刀,右手扣着一把□□。

    温白羽惊讶的说:“陶小姐?!”

    这个女人正是那天相亲宴上的女主角,陶馨蔓。

    陶馨蔓看见他们也是吃惊,不过很快眼睛一眯,目光在温白羽手上打了一下转,万俟景侯离她最近,陶馨蔓一下把枪抵在万俟景侯的太阳穴上,厉声说:“我们又见面了,还真是巧,没想到你们也是道上的人……把你手里的匕首放下,否则我杀了你男人!”

    温白羽:“……”

    雨渭阳:“……”

    雨渭阳的目光很快在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身上转来转去,温白羽明显看到雨渭阳的脸上写着“原来你们是这种关系”……

    温白羽心里仿佛火星撞地球一样不平静,陶小姐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你是不是还在误会什么啊!

    陶馨蔓见温白羽面色一而再再而三的变化,却不动,不禁把枪往前送了送,狠狠的抵住万俟景侯的太阳穴,说:“别以为我在开玩笑,我数到三,把你手里的匕首放下,否则就杀了你的相好!”

    又乱说话!

    温白羽心里暗暗地为陶馨蔓捏了一把汗,你用枪抵着谁不好,非要抵着万俟景侯。

    “一!”

    “二!”

    “啊!!”

    陶馨蔓信心满满的数着,结果还没数到三,突然手腕“咔吧”一声脆响,一阵剧痛袭来,手上的枪“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还不止,陶馨蔓又觉得自己膝弯一阵剧痛,不自觉就双膝“嘭”的跪在地上,幸好她反应迅速,用没受伤的手支柱地面,否则就要摔一个五体投地。

    温白羽听见“咔吧”一响,光听着就觉得疼,嘴里“嘶”了一声,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自作孽不可活啊。

    陶馨蔓反应过来的时候,满眼都是震惊,不可思议的瞪着万俟景侯,说:“你!”

    万俟景侯垂眼看着跪在地上爬不来的陶馨蔓,声音冷冷的说:“陶小姐,我不介意这墓里多一具女尸。”

    不只是陶馨蔓,连雨渭阳都打了一个哆嗦,刚刚万俟景侯的动作快的像鬼影一样,陶馨蔓都没有来得及开枪。

    就在这个时候,突听有“咯咯”的声音,温白羽立刻后背一紧,说:“粽子?”

    万俟景侯点点头,只见陶馨蔓跑进来的西门又有东西走了进来,是一个浑身皮包骨头的粽子,他一只眼珠子掉了,只耷拉在眼眶外,走路的时候一弹一弹的。

    温白羽虽然被吓着,但是被吓的次数一紧很多了,还算镇定的,雨老板则是又捂着嘴干呕,温白羽敢打包票,雨老板现在已经后悔下墓了……

    万俟景侯伸手将两个人挡在伸手,说:“你们先走,往正北跑,一会儿我跟上。”

    温白羽抓着万俟景侯的胳膊,说:“那你小心,匕首给你吧。”

    万俟景侯不接龙鳞匕首,说:“你拿着防身。”

    他说着,从地上捡起刚才陶馨蔓掉的刀握在手里,侧头看了一眼温白羽,说:“快走。”

    温白羽说:“你快跟上啊。”

    他说着,拽了一把雨渭阳,说:“快快,这边跑!”

    雨渭阳被他拽着往北门跑,一边跑一边说:“你男朋友一个人行吗?”

    温白羽:“……”

    这么危难的逃命时刻,麻烦你不要突然讲冷笑话好吗!

    陶馨蔓看见粽子进来,脸色立刻惨白下来,眼中满是恐惧,她刚才仓皇逃命,就是被这个粽子追赶。

    粽子嗓子里发出“咯咯”的粗吼,似乎怨念很深,浑身还滴答着粘液,粘液掉在地上,“呲啦”灼烧出一个窟窿。

    “咯咯、咯咯……”

    粽子一步步往前走,冲着万俟景侯走过去。

    陶馨蔓忍着双膝的剧痛,立刻从地上爬起来,没命的冲向北门。

    万俟景侯回头眯眼看了一眼北门,粽子已经扑了上来,万俟景侯只好收回目光。

    陶馨蔓冲出北门,前面是条深深的墓道,她发足往前跑,果然就看到了前面逃命的温白羽和雨渭阳,陶馨蔓眼珠子一转,突然一脚踹向温白羽的背心。

    “啊……”

    温白羽被踹的往前一扑,“嘭”的一声摔在地上,手里的旅行包都滚在地上,翻出老远,龙鳞匕首“喀拉”一声掉了。

    陶馨蔓就地一个前滚翻,一把抓住匕首,眼里都是兴奋,举起匕首反复的看,说:“真的是龙鳞匕首!捡到宝贝了!”

    温白羽被她踹的几乎死过去,雨渭阳也被带了一个踉跄,赶紧搀扶起温白羽,温白羽双手都磕花了,赶紧搓了搓手心,心想着这可是万俟景侯的身体。

    雨渭阳说:“怎么样?”

    他说着看见温白羽手心一直在流血,赶紧从兜里拿出干净的纸要给他压住伤口,不过就在雨渭阳慌忙的掏出手纸的时候,低头一看,却见温白羽的掌心伤口,竟然在一点点的愈合。

    雨渭阳吃惊的看着他,说:“你……”

    陶馨蔓已经拿着匕首走了过来,她的手劲奇大无比,竟然一把拽住温白羽的领子,将温白羽提了起来,用龙鳞匕首抵着他的下巴,厉声说:“你们下墓来做什么!说!”

    温白羽被她勒着脖子,呼吸都困难,咳嗽了好几声,自己好歹也是个大老爷们,竟然被一个女人抓着领子挣脱不开,温白羽简直懊悔死了,回去之后一定要锻炼身体!

    温白羽说:“我还想问你呢,你们在这深山老林里,又扎帐篷,有放炸药的,来干什么?”

    陶馨蔓冷笑了一声,说:“你别给我耍滑头!哼,我虽然喜欢你的脸,不过你既然是个变/态,也没什么好可惜的,留着也没用。”

    他说着,温白羽“嘶——”了一声,龙鳞匕首“唰”的一下割了他的下巴。

    温白羽感觉到有血顺着自己的下巴滴下去,雨渭阳也吓了一跳,说:“你别乱来!”

    温白羽疼的嘴唇直哆嗦,龙鳞匕首划过的一霎那,温白羽似乎也感觉到了类似于黄符的灼伤,让他眼前发白,伤口一定很深,血水染湿了他的衣领。

    陶馨蔓冷笑了,显然不怕雨渭阳的威胁,不过还没笑完,笑容突然凝固了,震惊的盯着温白羽,眼看着温白羽下巴上的伤口一点点,慢慢的凝血,慢慢的愈合,最后伤口变得浅淡,消失了……

    陶馨蔓震惊的时候,就听到有脚步声,三个人瞬间都紧张起来,随即墓道深处有人走过来,是一个穿着皮衣皮裤的男人。

    男人看见陶馨蔓,说:“组长,原来你在这里,大家都在找你。”

    陶馨蔓点了点头,眼里更是高兴,指着雨渭阳说:“抓住他。”

    雨渭阳根本没地方跑,被那高大的男人一把抓住了,然后后脑重重一敲,顿时眼前发黑,一下昏厥过去。

    温白羽大喊了一声,说:“你们干什么!”

    陶馨蔓笑着说:“原来你是个宝贝,你的伤口可以自行愈合,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把他带走,至于那个小白脸,找个深坑扔下去吧。”

    温白羽被抓着,眼睁睁看着那男人将雨渭阳往肩膀上一抗,就走进墓道深处去了,喊着:“你干什么,把他放下,我……”

    他的话还没说完,陶馨蔓也“嘭”的打了他后脑一下,温白羽脑袋一沉,立刻没了知觉。

    男人扛着雨渭阳往里走,很快就看到一座吊桥,吊桥下面是一个巨大的深坑,隐约看到坑底有许多白骨,是陪葬的深坑。

    男人将雨渭阳往坑里一扔,还拍了拍手,冷笑一声,说:“真是找死。”

    说完就要转身走人,只不过男人一转身,突然看到一张人脸,吓得“啊啊啊啊!!!”的喊了出来。

    男人定眼一看,自己的后背站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看起来十分优雅,气质很好,身材高大挺拔,脸部轮廓硬朗,带着一丝温和。

    穿着西装的男人正对着他微笑,那人却笑不出来,害怕的睁大眼睛,因为吊桥很窄,男人的双脚没有踩在吊桥上,而是浮空站着。

    “鬼……鬼啊!不要!!”

    陶馨蔓只听见一声凄惨的喊叫声,他拖着温白羽走上吊桥,就看到一个黑影顺着吊桥坠了下去,隐约听见“嘭”的一声,摔下去再也看不见了……

    雨渭阳迷迷糊糊的,脑袋很晕,还有恶心的感觉涌上来,他浑身都疼,骨头好像都散了,自己躺在什么东西上,很柔软。

    雨渭阳朦胧的睁开眼睛,入目的首先是乌黑色的羽毛,雨渭阳吓了一跳,想要睁大眼睛,但是他太累了,只能时睁时闭的勉强看清楚。

    就见到自己躺在一个巨大的鸟身上,鸟的羽毛是乌黑色的,带着莹润的光泽,羽毛很滑,很大。大鸟正昂着头,一双漆红色的双目盯着他看。

    雨渭阳注意到,这只黑色的鸟,竟然有五条像孔雀一样的尾巴……

    雨渭阳脑子里乱哄哄的像浆糊,他好像在书里见过这种大鸟,是上古的神鸟,叫什么来着,却一时想不起来了。

    雨渭阳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却没有了黑色的大鸟,自己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那人穿着黑色的西服,脸庞硬朗帅气,带着温和的笑意,不像雨渭阳是个精明人,他一看就是个老实的人。

    雨渭阳双眼看着他,说:“你?你是……唐……”

    男人则是笑了笑,伸手抚摸着他的脸颊,雨渭阳脸上细小的挫伤被轻轻的抚摸着,伤口很快就愈合了。

    不等雨渭阳说完,男人已经开口了,嗓音低沉,带着安抚的温柔,说:“睡吧,累了就睡下,醒了就不难受了……”

    雨渭阳似乎受到了蛊惑,眼皮沉重,再也支持不住,呼吸变得平稳,歪头睡在了男人的怀里。

    温白羽被打了后脑,意识朦朦胧胧的,也不知道被他们带到了哪里,就听见有几个人在说话。

    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说:“组长,这人是谁?”

    陶馨蔓的声音说:“他?师父不是想要复活师姐吗,我发现这个人的伤口可以自己愈合。”

    陌生男人的声音说:“自己愈合?那不是凤凰血?”

    陶馨蔓说:“是不是凤凰血我不知道,不过确实能愈合,师姐都躺在棺材里一个月了,还没醒过来,等着也是等着,咱们不如用这个人的血祭一祭师姐。”

    温白羽听着,感觉自己打了一个冷颤,但是仍然醒不过来,随即感觉“嘭”的一下被人扔在了什么地方,然后是“喀拉喀拉喀拉”的声音,像是棺材盖被推合的声音。

    温白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了力气睁开眼睛,四周很挤,空间很狭小,而且空气很阴森闭塞,让人喘不过气来。

    温白羽动了一下胳膊,很快就意识到自己碰到了什么东西,冰凉的,软软的。

    温白羽侧头一看,也不知道是不是万俟景侯的身体与众不同,竟然可以在黑暗的地方看的一清二楚,他的身边躺着一个女人。

    一个脸色苍白,嘴唇发紫,全身冰凉的女人,他的手肘正好撞到了女人的胸……

    虽然温白羽比较喜欢大胸的美女,但是……这个女人的样子太可怕了,恰巧温白羽也认识,是龙背古村已经死掉的孙霞!

    四周是一个黑暗的棺材,温白羽正和孙霞两个人并排的躺在狭小的棺材里,就像合葬一样。

    温白羽吓得立刻不敢再动。

    他全身僵直着,就听见棺材外面隐隐有人说话。

    一个男人的声音说:“组长,一直没找到葛鑫,不知道他跑哪里去了。”

    另一个男人说:“会不会上地面去了,咱们储备的食物快吃完了,去取食物了吧?”

    “不可能啊,他刚才还说去找组长了,会不会……会不会是遇到粽子了?”

    陶馨蔓的声音说:“好了,不要瞎猜了,再等等。这墓里的粽子几乎都被咱们干掉了,还能有什么,再厉害不是还有师父的黄符吗,任他是几千年的粽子,都抵不住一张黄符!”

    温白羽竖起耳朵来听,突然一个男人大声惊叫起来,声音由远而近,喊着:“组长!不好了!有……有粽子,不对,是鬼!”

    随即墓室里像炸开了锅,陶馨蔓的声音喊着:“不要乱!不管是什么,咱们人多,害怕它不行,把枪拿好,你去把黄符拿出来……”

    她的话音刚落,就听给一个男人突然大声哀嚎起来,“鬼!!鬼!!真的是鬼!还……还冒着鬼火!”

    温白羽吓得双手攥拳,他现在是躺在棺材里,旁边还有个死了好几个月的女尸,外面很快就听到杂乱的脚步声,然后众人的尖叫声,开枪的声音。

    陶馨蔓大喊:“别让他跑了!装神弄鬼的,给我开枪!”

    随即就是往外跑的脚步声,那帮人好像都跑出去了。

    温白羽也不知道是该松一口气,还是提一口气,赶紧腰上用力,伸手顶住棺材盖子,刚要发力猛推。

    “咔!”的一声,棺材盖子动了。

    温白羽吓得动作当时就呆住了,随即棺材盖“噌——”的拖着长长的磨蹭声音,慢慢被推开了。

    温白羽看见一个小脑袋突然探进来,“啊”的大喊一声。

    那小脑袋也被吓了一跳,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说:“喊什么喊!”

    温白羽这才看清楚,原来是那小鬼!

    温白羽大喘一口气,说:“你太吓人了!”

    小鬼撑着棺材坐在边沿,晃荡着两条肉腿,说:“我可是特意来救你的,你把我扔在墓道里,也不拉开拉锁,我挣扎了半天才从背包里跑出来的。”

    小鬼说着,笑眯眯的说:“咦,你怎么和一个女人躺在一起,你不是喜欢那个面瘫脸吗,还和女人一起合葬。”

    “呸呸呸!”温白羽连呸了三声,说:“太晦气,什么合葬,我还没死呢!”

    温白羽说完,突然觉得小鬼的话里满满都是槽点,可不止合葬一条!

    小鬼说:“那你还不出来?”

    温白羽赶紧坐起来,他被敲了脑袋,坐起来的时候难免有些头晕,也不知道是不是脑震荡了,嗓子里还有恶心的感觉。

    温白羽扶着棺材边从里面爬出来,低头一看,棺材上刻着铭文,不是篆书了,是繁体字,温白羽看懂一些,大约说这墓的主人是个宋代权臣的小公子,生的聪明伶俐,当时有个大和尚给他相面,说小公子不好养,后来这小公子果然五岁就夭折了。

    权臣疼惜儿子,为他修建了一个巨大的墓冢,并且花重金打造棺椁,可以保存尸体千年不毁。

    巧的是,这个权臣还自称是鸿鹄的族人,将一个地下宫殿的钥匙一同和小公子下葬,好让这个小公子在死后坐拥无数珍宝。

    温白羽看的半懂不懂,抬头看着小鬼,说:“这是不是你的棺材?我看上面的年龄和你很像啊。”

    小鬼挠了挠头,说:“我也不知道,我死的太久了,都已经记不清了,你把那女人抱出来,我躺进去试试感觉。”

    温白羽顿时都无奈了,你以为是逛商场试穿啊,还要试试舒服不舒服!

    不过温白羽还是伸手进去,把孙霞的尸体抱出来,放在地上,小鬼就跳进棺椁里,正面躺完了侧面躺。

    棺材并不大,正常人躺进去会显得拥挤,小鬼躺进去之后还有很多空隙,温白羽更觉得这是小鬼的棺材了。

    小鬼说:“好像是我的。”

    温白羽说:“那太好了!你快躺进去,我现在就去找万俟景侯,等一会儿你把我们换回来!”

    小鬼说:“我跟你一起去吧,你这么笨,万一被那些人撞上怎么办?”

    温白羽心说你才笨!

    温白羽带着小鬼偷偷摸出了墓室,往回走去,温白羽说:“我刚才在棺材里,听那些人说,把你搬出去,让孙霞躺进来是为了复活孙霞。”

    小鬼翻了个白眼,说:“是为了做白日梦吧?我躺了那么久也没活啊,要能活我早就蹦出来了。”

    温白羽:“……”

    温白羽摸了摸下巴,说:“其实我也觉得那些人并不是为了孙霞呆在墓里的,你看他们一直在找东西,把墓里所有的陪葬都打开来看,一个都不放过,难道在找铭文上的钥匙?”

    一把地下宫殿的钥匙。

    也不知道这个宫殿里有什么,温白羽其实还蛮好奇的。

    他们正往回走,不过走着走着却迷路了,温白羽是昏迷的被抬进主墓室的,而小鬼是死了才下葬的,都不怎么认识路。

    温白羽看着岔路口,又去看小鬼,小鬼对他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突然见到一个墓洞里黑影一闪,当即“啊”的一声,说:“有人!”

    小鬼被温白羽吓了一跳。

    “喵……”

    随即他们都听到一声轻叫。

    “喵……”

    然后又是一声。

    一只黑色的小猫蹲在墓洞里,绿色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光,正看着他们。

    温白羽松了一口气,说:“是猫啊……”

    小鬼说:“你比鬼还会吓人!”

    小黑猫只有巴掌大,蹲在地上舔着自己的毛,时不时抬头看着他们,似乎不怕生,它一抬头,温白羽就注意到了,小黑猫的脑袋上有一个伤疤,看起来像是个月牙。

    温白羽顿时就哈哈大笑起来,说:“是撸呐!”

    小鬼怪异的看着他,说:“什么?你突然发疯了吗?”

    温白羽摸了摸小鬼的头顶,笑着说:“哎呀,小小年纪,这么没童年,露娜啊,露娜都不知道,动画片里的一只黑猫,还会说话。”

    温白羽已经自动把非常和谐的露娜,变成了撸呐……

    小鬼说:“会说话?那不是猫妖吗?”

    温白羽指着黑猫的墓洞,说:“咱们就走这条吧。”

    随即他们就走进了墓洞,温白羽说:“咦,这个黑猫嘴里叼着东西?”

    他还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小黑猫见他们过来,突然跳起来,它的双腿非常有力,一下就轻盈的跳了起来。

    温白羽只听“咔”,小黑猫也不知道踩了什么,但绝对是机关,墓洞的地出现了巨大的翻板,温白羽大喊一声,唰的顺着翻板掉了下去。

    小鬼见他掉下去,刚要飘下去找温白羽,就叫黑猫一纵,也顺着翻板跳下去,随即翻板“嘭”的一声就合上了!

    “嘭!”的一声巨响,温白羽掉在了地上,激起一片尘土。

    翻板下面是一个空旷的墓室,墓室里什么也没有,只在中间有一个温汤池,汤池雕着讲究的纹饰,里面竟然有热水。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汤池,看着热水腾起幽幽的水蒸气,说:“我的天,难道这是给粽子洗澡的地方?”

    随即胸口一沉,被踩了一脚,温白羽“啊”的一声,抬头一看,竟然是那只小黑猫,从上面跳下来,把自己当成了跳板,优雅的踩了自己一脚,然后跳在旁边,又开始整理自己的黑毛。

    温白羽差点被它踩吐血了,从地上爬起来,撸胳膊挽袖子,嘴里叨念着,“妈的,一只小奶猫,粽子打不过,老子连一只猫也打不过吗?”

    他说着就要去扑小黑猫,不过温白羽还没动,就看见小黑猫高傲的一仰头,嘴巴上叼着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

    是一把青铜钥匙。

    温白羽喃喃的说:“钥匙?”

    他下意识就想到了铭文上写的,地下宫殿的钥匙。

    温白羽慢慢伸手过去,小黑猫很配合,嘴巴一松,就把钥匙扔在了温白羽的手心上。

    这把青铜钥匙很奇怪,钥匙头上可以拧动,不同的角度会组合成不同的钥匙,看起来是把多功能的钥匙。

    “喵——”

    小黑猫突然朝着温白羽身后叫了一声,温白羽奇怪的说:“怎么了?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想吃小鱼干儿了!”

    温白羽说完,就见小黑猫用前爪抹了一把自己的脸,那动作看起来特别无奈,似乎在鄙视温白羽的智商。

    “喵——!!”

    小黑猫突然全身的毛都炸了起来,瞪着一双幽幽发光的眼睛瞪着温白羽伸手,温白羽隐约听见有“沙沙”的声音,猛地一回头,“嘭”的一声,额头就被狠狠的砸了一记。

    温白羽被砸的横着飞出去,“嘭”的撞在汤池的石头沿上,疼得他呲牙咧嘴的,似乎又流血了,血水顺着额头,“滴答”一声滚落到汤池的水中。

    钥匙落在温白羽身边,温白羽刚要伸手去拿,一个人影扑上来,一把抓住温白羽的脖颈,另一手去够钥匙。

    温白羽定眼一看,竟然冤家路窄,是陶馨蔓!

    陶馨蔓掐着温白羽脖颈,不让他动弹,嘴里说着:“钥匙!钥匙是我的!没想到在这里……啊!”

    就在陶馨蔓马上要够到钥匙的时候,温白羽突然发力一拨,“噗通”一声,钥匙掉到了温汤里。

    陶馨蔓气的瞪着眼睛,从腰上拔下枪,就要冲温白羽开枪,温白羽使劲一档,陶馨蔓手中的枪也“噗通”一声掉在了温汤里。

    随即是“呲——啦——”一声,□□掉进汤池,热汤立马散发出一股白烟,那把枪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融化了……

    卧槽……

    温白羽顿时吓了一跳,心想这是什么温泉,这他妈明明是福尔马林!

    这下俩人都傻眼了,钥匙掉进去了,根本捡不出来,枪都能融化,更别说人手了。

    陶馨蔓的面孔顿时扭曲,合身一扑,将温白羽压在身下,然后双手掐住他的脖子,喊着:“你!你竟然把钥匙扔下去!你知道我找了它多久吗!我要杀了你!”

    陶馨蔓疯了……

    温白羽虽然不介意一个美女骑在自己身上,但是又打又杀的,那可就介意了,温白羽被他掐的直翻白眼,喘不过气来,低头一看,陶馨蔓的腿上绑着一把匕首,正是之前她抢走的龙鳞匕首。

    温白羽当下把手往下伸,去够龙鳞匕首,陶馨蔓已经处于癫狂状态,根本没注意他的小动作。

    “哧——”

    “啊!!”

    随着一声轻响,陶馨蔓疼的大叫起来,手臂划了一个长长的口子,鲜血流了一地,温白羽顿时觉得氧气涌入了胸腔,赶紧从地上爬起来,一边咳嗽一边举着龙鳞匕首,戒备的看着陶馨蔓。

    陶馨蔓面容已经扭曲了,发狂的扑上来,也不管温白羽手里有匕首,温白羽被她勒住脖子,向后仰去,这个时候突然感觉有人托住自己的后腰。

    温白羽心头狂跳,回头一看,果然是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伸手在陶馨蔓的臂腕上点了一下头,只能“咯”的一声,陶馨蔓嚎叫一声,一下就撒了手。

    陶馨蔓愤怒的看着万俟景侯,已经不去管温白羽了,立刻冲上去,发了疯一样将万俟景侯往汤池中推。

    “小心!”

    温白羽大喊一声,万俟景侯后退两步,脚已经抵在汤池的石头边沿。

    陶馨蔓还在发疯,万俟景侯没有说话,只是眯了眯眼睛,突然身体一翻,陶馨蔓猛地就像汤池扎进去。

    “啊啊啊啊!!!”

    温白羽听着撕心裂肺的喊声,陶馨蔓一点点的消失在汤池里,就像□□一样融化了,汤池又恢复了平静,只有池底躺着一把青铜钥匙还是完好的。

    温白羽被陶馨蔓凄厉的嘶喊声吓得浑身发抖,双腿一软险些坐在地上,万俟景侯伸手揽住他的腰,说:“站得住吗,我背你。”

    温白羽摇了摇头,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刚才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吓人了,温白羽就算下过几次墓,也觉得着实可怕。

    万俟景侯扶着他,说:“走吧。”

    温白羽点点头,说:“对了,小鬼的棺材找到了,咱们快点回去。”

    他说着,突然想起刚才那只小黑猫,不过四下一看,已经没影儿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万俟景侯带着温白羽从墓道往外走,刚才来路万俟景侯已经走了一遍,他们回去的很顺利,很快就到了主墓室,小鬼坐在棺材盖上,正盘腿托腮的。

    小鬼看见他们,跳起来说:“太好了,我还以为你要当猫粮了呢!”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一只猫而已,温白羽觉得自己经过的大风大浪那么多,才不害怕猫呢。

    温白羽说:“小鬼,你也回家了,快把我们换回去。”

    小鬼钻进棺材里,说:“这也不是说变就变的啊,好歹让我吸收几天墓里的灵气啊,我现在还虚弱着。”

    温白羽心说还灵气,明明是阴气和鬼气!

    温白羽说:“那我们也不能在墓里陪着你啊。”

    小鬼挥挥手,说:“你们先回去吧,反正我已经回来了,等我能力攒够了,就给你们换回去,不用陪我。”

    温白羽诧异的说:“还能远程遥控啊?”

    小鬼:“……”

    小鬼又笑着说:“有机会我会去看你们的,别太想我。”

    温白羽说:“求你别来。”

    他说完,突然“啊”了一声,说:“糟糕,雨渭阳,刚才我们走散了!”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又在墓里走了好几遍,都没见到雨渭阳,最后无奈只能上地面去看,结果没想到,一丛盗洞出来,竟然发现雨渭阳躺在土地上,身上没有一丝伤口。

    温白羽激动的拍了拍雨渭阳的脸,说:“醒醒了,醒醒!”

    温白羽见他不醒,说:“不会有事儿吧?”

    万俟景侯说:“只是睡着了。”

    他说完,就听雨渭阳喉咙里咕噜了一声梦话,温白羽听不清楚,只听到“唐……”什么,然后雨渭阳就睁开了眼睛。

    雨渭阳睁开眼睛,第一句话则是诧异的说:“我们上来了?”

    温白羽说:“原来你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出的墓?”

    几人先找到停在不远处的越野车,上了车,雨渭阳摸了摸后脑上,说:“我记不清楚了,只记得被人打晕了,然后就迷迷糊糊的……我好想看见了一个人……但是不记得是谁了……”

    温白羽挥挥手,说:“说了等于没说。”

    三人完成了使命,将小鬼送回了墓里,不过身体暂时还没有换回去,小鬼答应温白羽,最多三天。

    他们坐了回去的火车,仍然是软卧,巧的很,一进房间,还是来的时候那种配置,也是那个小年轻,他女朋友仍然被分到另外一个房间。

    结果换床位可想而知未果。

    这次冷气开的不足,温白羽躺在上铺,其实还有点叹气,和万俟景侯挤在一起的感觉……还可以,突然不挤在一起,有点不适应。

    就在他失眠的时候,突听“喵——”

    温白羽吓了一跳,猛地翻身坐起来。

    万俟景侯本身就警觉,说:“怎么了?”

    雨渭阳首先开口,笑着说:“我觉得这回冷气不吹啊。”

    温白羽:“……”

    温白羽觉得自己一定被调侃了,就看见对床的雨渭阳用一种很了然的目光看着他,又看了看下铺的万俟景侯,那眼神满满都是“我很理解”。

    “喵——”

    又是一声猫叫,温白羽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万俟景侯这个时候说:“下来。”

    温白羽二话没说,立刻抱着被子跑下去,压低了声音,说:“你听见没有,有猫叫……火车上怎么会有猫?”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

    温白羽又紧张的侧耳倾听,没再听到猫叫,和万俟景侯挤在一起似乎非常安心,很快眼皮打架,就在温白羽要睡着的时候……

    “吱——”有人推开了门,温白羽烦躁的睁开眼睛,很快就听到小年轻的女朋友撒娇的声音,然后两个人果然开始了毫无营养的对话!

    不用大脑想,也知道接下来会有“吱呀吱呀”的摇床声!

    没出一分钟,不和谐的声音就想起来了,温白羽顿时后背发麻,睡意全飞了。

    耳边一声轻笑,万俟景侯转过身来,睁开眼睛看着温白羽。

    温白羽看着他眉眼带笑的样子,喉咙里突然一阵灼烧,好像干的厉害,特别想喝水,不禁咽了咽唾沫,一副外强中干的样子。

    温白羽似乎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立刻往后使劲靠,不过万俟景侯没给他躲的机会,抓住他的手腕,两个人的嘴唇自然的碰在一起。

    比上次更激烈的亲吻,温白羽气喘吁吁的,一吻结束,下面竟然有反应了,温白羽赶紧夹住双腿,心里卧槽卧槽的大喊,自己是不是没救了,或者该找个女朋友,也许其实是万俟景侯的身体太血气方刚了,不然怎么被男人吻一下就激动了……

    万俟景侯仍然握着他的手腕,另一只手突然向下。

    “啊……”

    温白羽一哆嗦,万俟景侯竟然“耍流氓”!

    只听万俟景侯轻笑了一声,漆黑的眼睛盯着自己,声音有些嘶哑,说:“舒服?我帮你。”

    温白羽来不及喊不,已经一阵哆嗦,蜷缩起身体,死死咬住牙关,害怕被人发现他们之间的小动作。

    温白羽大脑发懵,咬牙切齿的压低声音说:“快……快放手,放手……我、我要咬你了!”

    万俟景侯喉咙里不禁“呵”的一声笑出来,似乎被他逗笑了,并没有放开手。

    温白羽正在激动的边缘挣扎,就在他马上要沉溺于万俟景侯的魔爪的时候,突然眼前一花,再睁开眼的时候,温白羽看见面前的那张脸,竟然是万俟景侯本尊!

    久违的一张脸……

    温白羽激动的说:“换……换回来了?”

    两个人仍然保持着面对面躺着的姿势,离得很近,确实是对换回来了,温白羽一下太激动,突听万俟景侯粗喘了一口气,似乎压抑着什么。

    温白羽低头一看,顿时石化了,刚才明明是万俟景侯的魔爪在流氓自己,现在对换回来,竟然变成了自己的手在非礼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一向冷淡的面容上染上了一些压抑的情绪,双目眯着,紧紧盯着温白羽的嘴唇,笑着说:“换你来帮我?”

    温白羽使劲咽下一口唾沫,心想,这简直日了狗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1章 鸠占鹊巢3》,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