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30章 鸠占鹊巢2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换好了衣服,在阳台刨了半天,并没有能挖土的东西,最后还是灵机一动,或许万俟景侯有。

    果然万俟景侯的行李里有铲子,而且还是专门挖土的洛阳铲,想要挖到地下多深都可以。

    温白羽就和万俟景侯,还带着那个冒着鬼火的小鬼,一起下了楼,来到楼后面的花园里。

    温白羽住的是一号楼,花园在一号楼和三号楼中间,是穿行的小路,为了方便,花园里还搭了石板的路,平时走这里比较捷径。

    小鬼在花园里走来走去,然后指着一块石板,说:“在这下面。”

    温白羽诧异的说:“这下面?在石板下面?”

    小鬼说:“应该是,我感觉是这样。”

    温白羽咂咂嘴,也不知道这熊孩子感觉的对不对,只好拿起铲子,在铲子上面拧上一截铁棒,然后开始勤勤恳恳的铲土。

    温白羽首先要把小路的石板给敲起来,才能挖到下面,现在是半夜一点多,小区里根本没有一个人影儿,再加上路灯坏了,就是一片漆黑。

    温白羽只能听见自己铲土的“沙沙”声,感觉非常诡异阴森,再加上他要挖的是骨灰,想一想就觉得可怕。

    温白羽心想着,曾几何时,自己也是个大好青年,一直生长在无神论的光辉之下,结果将近二十六年,神没看见,鬼倒是见了一箩筐,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竟然倒这么大的霉。

    “沙沙……”

    “沙沙、沙沙……”

    温白羽勤勤恳恳的挖土,好不容易把石板撬开,挖了一个小坑,小鬼是个熊孩子,在旁边虚飘着,还摆出盘腿坐的造型,托着肉肉的腮帮子,嫌弃他挖的慢,说他天亮也挖不出来。

    而万俟景侯顶着自己的脸,像少爷一样站着,根本没有搭把手的表现!

    就在温白羽怨念的时候,万俟景侯突然压低声音,说:“有人过来了。”

    温白羽顿时后背一紧,铲子“哐啷”一声就掉在了地上,吓得不知所措。

    要知道大晚上的,他们几个人站在小区里挖土,还拿着专门掘墓的洛阳铲,被人发现了,非要扭送到局子去不可!

    万俟景侯说完,立刻一手搂住温白羽的腰,另一手压住他的肩膀,因为温白羽此时是万俟景侯的身体,身量比较高,但是万俟景侯手劲儿出奇的大,他一往下压,温白羽不自觉的就双腿弯曲,如果不是万俟景侯托着他的腰,肯定就要跪在地上。

    万俟景侯突然低下头来,温白羽一阵窒息,圆睁着眼睛,死死盯住万俟景侯近在眼前的脸,两个人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嘴唇和嘴唇之间几乎没有距离,只要再前进一点点,就会亲在一起!

    温白羽顿时都懵了,只能顺从的窝在万俟景侯怀里,心脏突突突的狂跳不止,脑子里轰轰的炸着雷,这是什么情况!

    而万俟景侯却不慌不忙的踢了一下掉在地上的洛阳铲,让铲子藏在两个人身后。

    “什么人在哪里?!”

    小区的保安听到声音,拿着手电筒往这边走过来,这时候小鬼早就机智的躲起来了,保安大爷拿手电一晃,因为天色太黑了,也没看清楚,就见两个人抱在一起,好像在接吻!

    而且其中一个人因为害怕,把脸藏在另一个人的肩窝处,双手紧紧搂住另外一个人的肩膀,露出的眉眼漂亮,眼尾还有一颗我见犹怜的痣,双手白皙修长,就是骨节稍微有点大。

    保安大爷一晃,也不好意思再看,只是自言自语的说:“唉,现在的小年轻,半夜跑出来幽会。”

    他说完,就转头走了。

    温白羽还处在怔愣的状态下,屏足了一口气不敢喘,睁着眼睛看着万俟景侯一脸镇定,两个人的目光一直撞在一起,让温白羽心里怪怪的。

    温白羽觉得,如果万俟景侯不是顶着自己的脸,那就更好了……

    俩人还保持着拥抱的动作,小鬼已经飘回来了,说:“回神了!大人真是奇怪,你们还挖不挖了?”

    “咳咳!”

    温白羽嗽了嗽嗓子,从万俟景侯怀里退出去,然后又捡起铲子,开始勤勤恳恳的挖土。

    最少挖了半个小时,土坑少说有一米深,温白羽终于发现里面有东西!

    是碎瓷片。

    温白羽伸手把土扒开,把碎瓷片捡起来看,说:“这是什么东西?”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跳下土坑,接过温白羽手里的碎瓷片看了看,随即很淡然的说:“容器碎了,瓷片上有他的骨灰。”

    “啊……”

    温白羽手一抖,险些把瓷片给扔了。

    万俟景侯则说:“继续挖。”

    温白羽不敢用手了,用铲子继续挖土,果然没挖多久,土里露出一个瓷器,瓷器已经碎了,但是所幸没有全碎,温白羽小心翼翼的把瓷器拿出来,里面果然装着什么。

    他们挖到了骨灰,赶紧把土填上回了家。

    温白羽对小鬼说:“这是你的骨灰吗?”

    小鬼点点头。

    温白羽说:“那你的墓在哪里,我们好把你送回去。”

    小鬼这回摇摇头,说:“不知道。”

    温白羽瞪眼说:“什么叫不知道,你连自己家都不知道在哪?!”

    小鬼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说:“我死了才下葬的,又不是活着下葬的,怎么会知道自己埋在哪里。”

    温白羽:“……”

    温白羽觉得他说的挺有道理,竟然无言以对。

    万俟景侯说:“看碎瓷的质地和釉色,应该是宋瓷。”

    温白羽眼睛一亮,说:“那要是找到出土的地方,就能知道这熊孩子的墓在哪里了?”

    小鬼抗议的说:“我才不是熊孩子!”

    温白羽白了他一眼,说:“熊孩子没有发言权,抗议驳回。”

    小鬼:“……”

    万俟景侯点点头,说:“或许可以,但是仅凭这些碎片,我也不知道它是从哪里出土的。”

    温白羽又有些沮丧,不过抵不过困意,就打算先去睡觉,没几个小时又要天亮了。

    第二天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去了店里,把小鬼关在家里。

    温白羽顶着万俟景侯的身体坐在柜台后面,百无聊赖的反复看着手里的碎瓷片,烦恼的不是一般。

    唐子发现,这几天老板都很勤劳,反而是万俟大哥竟然坐在柜台后面发呆。

    唐子凑过去,说:“万俟大哥,你在看什么呢?”

    温白羽一下没反应过来唐子是在叫自己,愣了白天,才说:“哦,叫我啊?”

    唐子挠了挠后脑勺,说:“万俟大哥,你竟然也会开玩笑了!”

    温白羽:“……”

    唐子看着他手里的碎瓷片,说:“咦,万俟大哥你也喜欢收集这些东西?”

    温白羽瞥了他一眼,说:“说的你也搞收集似的?”

    唐子说:“我当然不搞收集啊,我那点儿工资,还不够娶老婆的钱呢……不过。”

    唐子话锋一转,说:“我那天不是回老家参加婚礼吗,回来的时候坐长途车,就是半路坏掉的那次,邻座就是搞收集的,他说他在潘家园开了家店,专门卖古董,我还有他名片呢!”

    唐子兴奋的说着,“我跟你说,那个人长得特别好看,有点像我们村儿的小红。”

    温白羽淡定的吐槽说:“……怎么谁都像小红。”

    唐子傻笑着摸了摸后脑勺,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名片,递给温白羽,说:“诺,就是这个。那天他包里摆着许多碎瓷片,还给我看来着,我觉得挺像你手里拿的这块。”

    温白羽心想着,就唐子那眼神儿,估计觉得瓷片都长一样,不过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名片上的姓名是雨渭阳,地址就在潘家园。

    不过在温白羽心里,潘家园都是卖假货的,自己也不是个行家,去那地方简直就是找忽悠。

    温白羽捏着瓷片看了看,又捏着名片看了看,最后又抬头看了看顶着自己身体的万俟景侯,终于还是站起来,拍了拍万俟景侯的肩膀,说:“走走,咱们出趟门。”

    唐子看着俩人肩并肩出门去,挠了挠后脑勺,说:“怎么又去约会了?”

    两个人坐车到潘家园,正好是中午,因为不是周六日的缘故,潘家园不是特别红火,好多店铺竟然关着门。

    温白羽按着名片上的牌号找到了铺子,只是一个转身的小店铺,铺子倒是开着门,但是里面非常冷清。

    老板正坐在柜台后面,手里拿着一个镶银涂漆的大酒杯,正在把玩着,温白羽是不知道古董是有什么好把玩的,就放在手里,有些人都能把玩好几个小时,也不嫌腻歪。

    老板是个二十几岁的年轻男人,皮肤白皙,身材单薄,看起来像文弱书生,一双丹凤眼又透露着精明,明明白白一个生意人,奸商的面向。

    老板见他们进来,抬头看了一眼,随即目光就盯在温白羽身上打转儿,不禁多看了几眼。

    温白羽被看的后背发毛,也不知道这老板在看什么,似乎在考究打量,难道是万俟景侯的脸太帅了,所以男人都不禁多看几眼?

    雨渭阳看完了温白羽,又把玩着手里的酒器,说:“你姓万俟吧?”

    温白羽一愣,他竟然认识万俟景侯?

    不过转头看万俟景侯,对方的表现不像认识这个老板。

    雨老板笑着说:“我常听说道上有个很厉害的人,比那些老家伙都懂行。”

    雨老板说完了,掂了掂自己手里的酒器,说:“既然你那么懂行,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这是什么。”

    温白羽显然被他问住了,他又不是万俟景侯,怎么可能知道。

    温白羽“咳咳”咳嗽了两下,走过去说:“我能近距离的看看吗?”

    雨老板笑眯眯的把酒器递给温白羽,说:“请便。”

    温白羽双手接过来,生怕把古董给弄坏了,那卖身也赔不起。

    温白羽看了好久,不禁向万俟景侯投去求救的目光。

    万俟景侯在店铺里的茶桌边坐下来,淡淡的说:“元世祖至元二十二年,杨辇真珈备受忽必烈青睐,被任命为江南释教总摄,杨辇真珈大肆挖掘南宋帝后陵寝,掠夺珠宝无数,其中《明史》里有详细的记载,‘至元间,西僧嗣古妙高欲毁宋会稽诸陵。夏人杨辇真珈为江南总摄,悉掘徽宗以下诸陵,攫取金宝,裒帝后遗骨,瘗于杭之故宫,筑浮屠其上,名曰镇南,以示厌胜,又截理宗颅骨为饮器。’”

    温白羽听得脑袋都大了,反而是雨老板眼神变了变,多看了万俟景侯几眼。

    温白羽小声说:“什么意思,没听太懂……”

    万俟景侯很耐心的解释说:“就是说杨辇真珈把挖掘出来的尸骨收集起来,铸了一座白塔镇压尸骨,并且割下理宗赵昀的头颅,带回去镶银涂漆,做成了盛酒的器皿。你手上拿的酒器,从质地和形状来看,应该是割开的头骨。”

    “我的妈!”

    温白羽大喊一声,几乎将手上的古董扔出去,脸色一下惨白起来,他刚才端详了这么半天,竟然是个人脑袋!

    雨老板看到温白羽的反应,则是被逗笑了,似乎觉得温白羽很有意思,说:“原来道上的传闻也不一定是真的,没想到你是这么有意思的一个人。”

    有意思……

    这绝对不是褒义……

    温白羽觉得自己被耍了。

    雨老板笑够了,就把酒器小心仔细的摆放在一个漆红的盒子里,然后上锁,这才说:“你们过来,想必不是买东西的吧?”

    温白羽说:“我们想请老板帮忙看看这些瓷片,能不能知道是哪里出土的。”

    温白羽说着,把背包里的瓷片掏出来,摆在柜台上。

    雨老板漫不经心的看了几眼,笑眯眯的指着瓷片说:“紫口铁足,釉色和花纹都堪称精品,可惜碎了……典型的宋代官窑。”

    温白羽一听,顿时觉得特别有希望,说:“能看出哪里出土的吗?”

    雨老板笑着说:“你拿来一个鸡蛋,让人分辨他是乌鸡蛋还是柴鸡蛋,还想知道是哪个鸡场的母鸡下的蛋?”

    温白羽:“……”

    说得好有道理……

    可是他们必须知道是哪个鸡场的母鸡下的蛋啊!

    温白羽说:“所以你也不知道了?”

    雨老板不紧不慢的笑,说:“不过你们问我倒是问对人了,我正好知道。”

    温白羽听他说一句话喘三次气儿,就不一口气说完,好像存心戏弄自己似的。

    雨老板笑着说:“我当然知道,因为前些日子有陕西的朋友发现一个土坑,出土了许多碎瓷片,也是这种紫口铁足的官窑,巧的是,纹饰差不多。”

    温白羽眼睛一下就亮了,像看恩人一样盯着雨渭阳,说:“能告诉我们在陕西的哪里吗?”

    雨渭阳笑了一声,说:“怎么可能告诉你们,我们这行都不问出处,更别说告诉别人出处了,那生意怎么做,纯粹是砸自己招牌。”

    一直没说话的万俟景侯突然开口了,说:“我们买下土坑所有的瓷片,你开价。”

    雨渭阳说:“真上道儿。”

    万俟景侯又说:“条件是带我们一起去。”

    雨渭阳说:“没问题,随时出发。”

    万俟景侯说:“那就今天走。”

    温白羽恨铁不成钢的拉着万俟景侯的袖子,说:“喂喂,可是价格呢,所有的瓷片?那要多少钱?!你以为是承包鱼塘啊!”

    万俟景侯则是淡然的说:“钱不用担心,我有办法。”

    温白羽看着万俟景侯冷漠的面相,总觉得他的办法一定不太和谐……

    雨渭阳笑着说:“我就喜欢和爽快的人做生意,那我去买火车票,咱们晚上走,睡一晚上,也免得耽误时间。”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暂时先回了家,他们去陕西,自然也要带着小鬼一起走,把小鬼送回墓里去。

    温白羽特意准备了一个可以提着的大旅行包,然后双手一抄,把小鬼抱起来。

    小鬼踢着肉肉的双腿,说:“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温白羽说:“当然是把你当行李打包,不然怎么上火车。”

    温白羽说着,就把小鬼塞进了旅行包里,然后一拉拉锁,抬头看着万俟景侯,说:“你说,放一个小鬼在包里,过安检的时候会不会被拦下来啊?”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不会,又不是管制刀具。”

    温白羽点头,说:“也对。”

    雨渭阳动作很快,很快就给温白羽打电话了,晚上九点的火车,t字头软卧票,可以睡一晚上,从北京到陕西,要十几个小时,下了火车还要开车进山,总之不近。

    温白羽简单的收拾了一点行李,奚迟正好回家了,看见他们要出门,诧异的说:“又去情侣游?”

    温白羽:“……”

    火车是软卧,上下铺四张床一个小房间,小房间还带门,温白羽万俟景侯和雨渭阳,一共是三个人,只有一个下铺,温白羽和雨渭阳就都睡上铺了,万俟景侯睡下铺外带看行李。

    下铺的对床是个小年轻,带着女朋友一起,想要和他们换床位,让女朋友和自己一个房间,不过温白羽他们三个人是一起的,就没有换。

    正好小年轻的女朋友那个屋子也是一家人,同样不愿意换,两个人只好分开了,他女朋友一直呆在这边聊天,直到晚上十一点才走。

    已经过了中元节,天气慢慢转凉,尤其是晚上,窗户外面在下雨,也不知道为什么火车的冷气开的特别足,空调就在温白羽头顶,吹得温白羽大脑发胀,冷的直哆嗦。

    温白羽一哆嗦,床也不结实,下床的万俟景侯就能感觉到,说:“怎么了?”

    温白羽翻了一个身,把脑袋藏在被子里,说:“没事没事,就是空调开太足了,吹得我冷。”

    万俟景侯坐起身来,说:“你下来睡,咱们换。”

    温白羽赶紧说:“别了,上面太吹,你上来也吹。”

    万俟景侯则是说:“那你下来,一起睡。”

    一起睡……

    又见一起睡……

    上次是温白羽发出的邀请,这次轮到万俟景侯了。

    温白羽顿时想到了不和谐的事情,老脸发红,结果就听见对床的雨渭阳轻轻笑了一声。

    绝对是嘲笑!

    万俟景侯听他半天没说话,又重复说:“下来。”

    温白羽“哦”了一声,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就抱着被子,老老实实的下了床,挤在万俟景侯的床上。

    软卧的床特别窄,一个大男人睡都嫌挤,更别说两个男人一起睡了,必须胳膊贴着胳膊,如果一翻身,绝对脸贴着脸,不然就挤下去了。

    挤一挤倒是不冷了。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万俟景侯睡在里面,面朝着墙,背对着温白羽,温白羽盯着他的后背看了好久,渐渐的眼皮沉重,就在他要睡着的时候,突听门“吱呀”一响,被推开了。

    温白羽浑身一僵,还以为进小偷了!

    温白羽立刻睁大眼睛,全身戒备,就等着跳起来大叫一声,吓跑小偷。

    结果并不是什么小偷,而是对床的女朋友……

    女人进来之后就爬上了对床,腻歪的窝在年轻人怀里,说:“真是的,怎么那么晦气,都不给咱们换位置,人家就是想跟你一起嘛!”

    年轻人赶紧安抚自己女朋友,说:“好了好了,你赶紧回去睡一觉,明天一睁眼,就到了。”

    女人撒娇说:“不嘛,人家不要,你不在旁边,人家睡不着!人家就要和你挤!你是不是变心了变心了!不喜欢我了!”

    年轻人说:“怎么可能,我最喜欢你了,乖啊别闹。”

    男人和女人进行着毫无营养的对话,两个人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屋子里静悄悄的,根本就是听得一清二楚!

    温白羽的困意都被他们聊没了,这俩人竟然也不尴尬。

    男人和女人一直在聊天,大约说了半个小时无营养的话题,女人突然“啊呀”的叫了一声,叫的温白羽后背一凛,鸡皮疙瘩掉一地。

    女人娇滴滴的说:“你讨厌,手往哪里摸呀!”

    男人笑着说:“反正你也不困。”

    女人说:“讨厌,讨厌啦,被人听见怎么办,丢死人了。”

    男人说:“你小点声啊,他们都睡死了,放心吧,现在都半夜了。”

    温白羽心里欲哭无泪,你们也知道是半夜了啊,火车上公共场合,别搞这种和谐动作啊!

    “啊呀!好讨厌!”

    温白羽又被叫的后背一凛,感觉冷汗都出来了,然后就听见后背俩人发出滋滋的亲吻声,亲的那叫一个带劲儿,说好了不出声呢!

    然后软卧的床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温白羽冷汗哗哗的流,心里为上铺的雨渭阳点蜡,这么摇晃,摇不醒就怪了!

    温白羽死死闭着眼睛,想要屏蔽隔壁不和谐的声音,就在这个时候,床铺“吱呀”一响,万俟景侯竟然转过了身。

    而且对方睁着眼睛,一双漆黑的眼睛里根本没有朦胧的睡意,说明刚才他根本没睡着,也是观摩了全过程的!

    两个人距离很近,几乎鼻子都要撞到了鼻子,万俟景侯一直盯着温白羽看,温白羽喉咙不自觉的上下滑动了起来,觉得万俟景侯的眼神有点怪异……

    或许是因为万俟景侯顶着自己的脸的缘故!温白羽这样想……

    温白羽向后搓了搓,结果已经躺在了床铺的边沿,稍微往后一点,张嘴哑声一喊,差点掉下去,还是万俟景侯手疾眼快,突然伸手,却不是拉住他,而是搂住他的腰……

    这么总裁范儿的动作……

    两个人的距离因为搂腰的动作,反而缩短了,温白羽能感觉到万俟景侯的呼吸和脉搏的跳动,对方的手,还紧紧箍着他的腰,不让温白羽后退。

    温白羽张了张嘴,刚要说话,就听身后“啊——”的一声高亢的呻/吟……

    温白羽吓得把话都吞进了肚子里,万俟景侯则是无声的笑笑,温白羽觉得一定是错觉,因为他从万俟景侯的眸子里,看出了宠溺的笑容……

    万俟景侯突然往前探了一下,温白羽感觉一片阴影压下来,然后嘴唇上满是温热,嘴唇被万俟景侯含住,还伸出舌头来,□□着他的下唇。

    温白羽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睁大了眼睛。

    在他还在怔愣的时候,万俟景侯低下头,在温白羽耳边轻声说:“闭眼。”

    温白羽下意识的闭眼,紧跟着嘴唇上又是温热的感觉,两个人的唇瓣紧紧贴合在一起,互相的磨蹭着,然后万俟景侯的舌头探了进来。

    双方都紧紧搂住对方,温白羽大脑缺氧,什么都思考不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在温白羽快要没气儿的时候,万俟景侯终于松开了他。

    温白羽晕晕乎乎的,就听见耳边一声轻笑,睁开眼一看,万俟景侯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正看着他,对方还是自己的那张脸,这种吻法实在太诡异了……

    然后就听万俟景侯说……

    “吻你,不喜欢?”

    吻你……

    不喜欢……?

    温白羽顿时有点疯狂,这他妈不是小鬼弄的那场噩梦中,万俟景侯的台词吗!!

    万俟景侯怎么会知道的!!

    原因也许只有一个,那就是万俟景侯也知道温白羽做了什么“噩梦”……

    温白羽顿时想抱头做下蹲,从窗户跳出去跟着火车跑!太他妈丢人了有没有!

    温白羽渡过了最浑浑噩噩的一晚上,第二天早上,雨渭阳终于醒了,一脸神清气爽的看着顶着熊猫眼的温白羽,说:“呦,昨晚没睡好吗?难道认床?”

    温白羽:“……”

    温白羽心说,你下铺那么大动静,你竟然睡得这么踏实,不知道是什么托生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三人下了火车,雨渭阳早就租好了车,还是越野型的,看来早有准备。

    雨渭阳开车,万俟景侯坐在副驾驶,温白羽带着行李包坐在后座上,一路上有点魂不守舍的状态。

    雨渭阳从后视镜看他,笑着说:“嘿,你怎么了,脸一直那么红,不是发烧了吧?”

    万俟景侯也回头看了他一眼,温白羽顿时脸色更红,支支吾吾的说:“没……没有。”

    车开了半个小时,温白羽就开始有点晕车了,摇的有点想吐,就靠在后面听他们说话。

    万俟景侯说:“你怎么发现那些瓷片的。”

    雨渭阳说:“看在你们是金主的份上,就跟你们说吧……前些日子有朋友听说陕西又发现了一个土坑,最近陕西雨多,山里发生了塌方,山民进山的时候发现地上被雨水冲刷出了许多瓷片,我本身就喜欢这些东西,就出钱买了下来,这些山民就带我进山去看,土坑旁边有很深的洞,而且一个大洞套着好几个小洞,旁边还有不少窟窿,一看就是盗洞。我虽然是有备而来,但也带不回去那么多瓷片,本来打算改日再去的。”

    万俟景侯看了他一眼,说:“你没下洞去看?”

    雨渭阳点了根烟,叼在嘴上,笑着说:“我只是卖古董的,并不是倒斗的,你看我像有着大的胆儿吗?我当时一个人,而且也没有工具,怎么下去……”

    他深吸了一口气,笑眯眯的说:“不过,我还真挺想下去看的,总听人说墓里多稀奇,从来没见过,挺好奇的。”

    温白羽一边忍着想吐的感觉,一边心想,墓里有什么好看的,又可怕,又阴森,而且到处都是粽子和机关。

    一直到天色昏暗下来,他们终于进了山,因为刚下过雨的缘故,山路特别不好走,怕车子打滑,车子开得很慢很慢。

    天完全黑透了,又开始下雨,温白羽他们都想要找个地方搭帐篷了,结果竟然看到了火光,荒山老林里竟然有户人家!

    温白羽指着光亮,说:“快快,咱们快过去,太好了,有人家,不用露宿了!”

    雨渭阳把车子开过去,打了伞下车去敲门,过了一会儿就回来了,笑着说:“咱们运气真好,是山民,可以借宿。”

    温白羽立刻兴奋的跳下车,也不打伞,就冲了进去。

    山民是个老大爷,就他一个人住,笑着说:“我两个儿子去城里置办日用品了,两日才回来,正好有空房间,你们不嫌弃的话就住下来。”

    只有两个房间,雨渭阳住了一间,温白羽斟酌了一下,和雨渭阳同住一间,还是和万俟景侯同住一间,最后还是选择了和万俟景侯同住一间,毕竟荒山野岭的,如果遇到危险,还是万俟景侯比较靠谱!

    温白羽提着旅行包和万俟景侯进了屋子,屋门都关不掩饰,窗户和门被风吹得呜呜直响。

    温白羽把行李包扔在地上,里面顿时发出“呜呜”的声音,然后喊着:“放我出去!我要被颠散了!”

    温白羽拉开行李包,冒着鬼火的小鬼立刻爬出来,说:“终于放我出来了!你也太狠心了,差点闷死我!”

    温白羽翻了个白眼,说:“你已经死的透透的了,不可能再闷死。”

    小鬼“哼”的一声,撇开头不理他。

    温白羽抓住小鬼,把他拉过来,压低声音说:“你告诉我,说老实话,你是不是把那天的梦告诉他了!”

    小鬼很不屑的说:“我才不像你们大人那么无聊,我答应过的事情,从不食言!我可没说。”

    温白羽说:“没说他怎么知道了!”

    小鬼耸耸肩,说:“我怎么知道。”

    万俟景侯把行李放下,环顾了一下屋子,然后伸手摸了一下桌面,又抬头去看房顶,房顶正在滴滴答答的漏水,雨越下越大,地上已经积了一堆的雨水。

    温白羽说:“你在看什么?快睡觉吧,明天一大早还要进山。”

    万俟景侯则是幽幽的说:“这里有蹊跷。”

    “有蹊跷?”

    温白羽一阵发冷,正好这个时候一阵大风,吹得窗户和屋门“砰砰砰”的巨响。

    温白羽结巴的说:“你……你别吓唬我啊!”

    万俟景侯说:“桌面和椅子都是土,没有一年半载积攒不了这么多土,房顶漏雨,地板已经泡烂了,刚才的山民却说他儿子刚去城里,两日就回来,这样的房间,你会住吗?”

    温白羽听了更是后背发凉,说:“那……那是怎么回事!难道见鬼了?!”

    万俟景侯摇摇头,说:“静观其变。”

    温白羽又把小鬼塞进了旅行包里,虽然要静观其变,但是温白羽吓得根本睡不着觉,连做样子都做不出来。

    他和万俟景侯躺在土炕上,窗户漏风吹的是阴风,冷的温白羽打哆嗦,温白羽刚开始是“矜持”的,后来禁不住脑补,还有“砰砰”的门窗晃动声,就像闹鬼一样,最后很不矜持的窝在万俟景侯怀里直打哆嗦。

    万俟景侯看起来心情很愉快,侧躺在土炕上,伸手握住温白羽的手,把人整个抱住。

    温白羽丝毫没感觉到这姿势有什么不妥,一边哆嗦一边小声说:“怎么还不来,伸头一刀缩头一刀,倒是来痛快的啊!”

    万俟景侯被他豪迈的说法逗笑了,似乎心情更是好,头凑过来,在温白羽耳边“嘘——”了一声,说:“来了。”

    卧槽……

    是鬼来了!没准是山鬼!万俟景侯却用如此之苏的嗓音说出来,温白羽已经无力吐槽了。

    温白羽吓得闭紧眼睛,就听“吱——”一声,门被推开了,然后是地板“咯吱、咯吱、咯”的声音,随即是“咯咯、咯咯、咯咯”的怪声。

    温白羽虽然闭着眼睛,却感觉到那东西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咯咯”的怪声越来越清晰。

    过了很久,温白羽吓得双手冰凉,声音突然没了,一片死寂,但是温白羽却感觉到那东西并没有走,温白羽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突然就睁开了双眼。

    他一睁眼,只见一个面色发青,两眼圆睁,满脸褶皱的人,正是那个村民,趴在床上,就在万俟景侯的后背,举着双手,就要抓住万俟景侯。

    温白羽大喊一声“小心!”

    万俟景侯霎时双眼一张,眼里满是戾气,手间银光一闪,“唰”的一声,龙鳞匕首已经出窍。

    山民被匕首划伤,嘴里发出“咯咯”一声粗吼,“嘭”的一声从土炕上滚下来,跌在地上。

    山民抬起头来,似乎这个时候才看清楚温白羽,然后情况立时诡异起来,山民竟然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来,“嘭”的双膝一弯,结结实实跪在地上,连连对着温白羽磕头,说:“大粽子,饶命也!”

    温白羽:“……”这是什么腔调?!

    温白羽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自己刚才太嘶声力竭了,弄得面相扭曲吗,不然哪里像粽子。

    温白羽想了想,自己现在顶着的是万俟景侯的脸,那就更不像粽子了,你见过长得这么完美的粽子吗?!

    温白羽说:“你认识我?”

    山民跪在地上,仍然不起来,只是万分小心的说:“没见过,但是听坑友说起过,所以略知一二,方才天太黑,没看清楚是大粽子,不然借我一百二十个黑驴蹄子,小人也不敢对大粽子不恭敬……”

    坑友是什么鬼,黑驴蹄子怎么又出现了,还有为什么这个山民总是反复说自己是大粽子,你才是粽子吧!

    万俟景侯冷冷大看了他一眼,说:“你为什么在这里。”

    山民哆嗦了一下,似乎觉得这个人面相虽然温和斯文,但是怎么说起话来,比大粽子还可怕?

    山民仍然跪着,像受气包一样,老实的招供,说:“不瞒两位大人,小人只是这山里土坑中的一个粽子……”

    温白羽心里卧槽了一声,果然是粽子!

    粽子继续说:“前几个月,这一带来了许多人,似乎在找什么,把山里大大小小的墓穴都掘开了,棺椁陪葬,只要能打开的全打开,能砸开的全砸开。小人的尸骨被抛在山里,纯粹是为了生计,才装作山民的。这深山老林的,根本没人过来,所以小人还没做过坏事,饶、饶命啊!”

    万俟景侯说:“掘墓的那些人,走了吗?”

    粽子摇头说:“没走没走,就在山里,还扎了帐篷,似乎要常住,隔三差五还能听见炸药声。”

    万俟景侯问完了话,就让粽子走了,粽子千恩万谢的。

    第二天早上,雨渭阳仍然是神清气爽的,还对他们说:“睡得真好,有户人家就是不错,不过昨天晚上咱们就要在外面淋雨了。”

    温白羽:“……”

    雨渭阳还左右看了看,说:“那个山民呢,怎么人不见了?”

    温白羽心想着,无知就是好啊……

    外面雨已经不下了,三人上了车,雨渭阳继续把车子往里开,直到车子走不动了,三人才下了车,温白羽提着旅行包跟在他们后面。

    雨渭阳带路,很快就到了瓷片的出土处,不过让人惊奇的是,土坑变得更大了,而且雨渭阳所说的盗洞,也变得更大了。

    盗洞套着盗洞,显然是被人挖掘的,旁边有很多勘探的小窟窿,盗洞非常深,里面漆黑一片。

    万俟景侯从包里拿出手电,交给温白羽,说:“拿着照明,咱们下去。”

    雨渭阳说:“等等,你们真要下去?”

    温白羽说:“当然要下去,不然走这么远干什么。”

    雨渭阳想了想,说:“那我也下去。”

    万俟景侯走在最前面,第一个进了盗洞,温白羽跟在后面,雨渭阳走在最后,虽然有照明,但是洞里还是昏暗一片。

    他们走了几分钟,土洞接上了石墙,雨渭阳睁大了眼睛,震惊的说:“这就是金刚墙?我还是第一次见。”

    墙面已经被人敲掉了好几块砖,可以供一个成人爬进去。

    奇怪的是,墙洞上却拦着一条用黄符编成的“警戒线”,似乎不让人进去。

    雨渭阳伸手挑了挑那“警戒线”,说:“这是干什么用的?”

    温白羽也觉得奇怪,难道是防止粽子跑出来吗?

    他也学着雨渭阳的动作,想要摸摸那些黄符,就听万俟景侯突然沉声说:“别动!”

    然而温白羽已经碰到了那些黄符,只觉得手指尖像是被火燎了一样,“呲——”的一声,似乎什么烧焦了,指尖的皮肤一下被灼烧成黑色,疼的温白羽一个激灵,连痛呼都痛呼不出来了。

    万俟景侯一把抓住温白羽的手,眼里全是暴戾,一把将黄符扯掉,扔在地上,说:“让你别动。”

    温白羽疼的冷汗直流,他哪知道雨渭阳动了没事,万俟景侯动了也没事,自己动了就成这样了。

    万俟景侯又说:“怎么样,很疼?”

    温白羽勉强摇了摇头,说:“没、没事,好多了。”

    温白羽说完,突然想到,中元节那天,他们在墓道里,有一帮人往他们身上扔黄符,温白羽当时看见万俟景侯的手背蹭到了黄符,也瞬间烧成了黑色,只不过当时太乱,谁也没有注意。

    温白羽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自己顶着万俟景侯的身体,虽然有痛觉,但是指尖的黑色慢慢在退却,一点点的自我愈合着,他越来越觉得奇怪,难道问题不在自己,而是万俟景侯的身体不能触碰黄符?

    温白羽心里却突突的猛跳,可是为什么,万俟景侯的身体不能触碰黄符?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30章 鸠占鹊巢2》,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