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9章 鸠占鹊巢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点评人:郭庄大墓口味:5环境:5服务:5

    昨天是中元节,鬼门大开,好多坑友都出门遛弯儿,毕竟憋得太久了。几个坑友因为犯馋,实在抵不住诱惑,就合计了合计,准备组团去刷寿福楼。结果没想到啊!坑友们一到寿福楼,发现那大粽子竟然不在,老板小哥倒是在。因为昨天是中元节的缘故,去寿福楼吃饭的坑友特别多,尤其是到了晚上,店里生意红火,要吃饭必须排上一个半小时的号儿,老板小哥也特别忙,不过态度非常好,而且菜的味道还是那么好!唯一缺憾的是,已经过了吃豆沙馅黑驴蹄子的日子,店里没有卖黑驴蹄子的了,但是麻辣小龙虾的味道还是那么好,吃了就停不下了!坑友们还喝了一个扇贝柱儿做的汤,说一定是还魂汤,不然怎么会喝出幸福的味道!太好喝了,下次还去!o(*≧▽≦)ツ

    ——大粽点评网·古墓圈第一美食点评网站

    点评人:徐州狮子山汉墓口味:5环境:5服务:5

    中元节真是好日子,大粽子不在!大粽子不在!大粽子不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老板小哥从头到尾都散发着美味的气味,特别诱人!!!我已经成了老板小哥的铁杆粉丝了!希望明天大粽子还不在!坑友们约定了明天再去刷寿福楼!

    ——大粽点评网·古墓圈第一美食点评网站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坐在沙发上,都看着对方的脸,客厅里静悄悄的,奚迟已经出门去找钟简去了……

    温白羽第一百次看向万俟景侯,又看到了自己的那张脸,还是不能适应这样的改变,为什么只是睡了一个觉,两个人的身体竟然对调了?!

    温白羽在心里哀嚎,我们也没做什么不和谐的事情啊!

    温白羽叹了口气,看着万俟景侯顶着自己的脸,却一脸冷漠,特别的别扭,说:“现在怎么办?”

    万俟景侯倒是坦然,说:“不知道。”

    温白羽:“……”

    温白羽说:“你倒是有点紧张感啊,咱们的身体对调了,难道不诡异吗!你怎么这么冷静!”

    万俟景侯看着温白羽顶着自己的脸,坐在沙发上,面部表情特别丰富,两手随着说话还不停地挥舞,确实也感觉到了不自然。

    万俟景侯淡淡的收回目光,说:“紧张也无济于事。”

    温白羽:“我竟无言以对……”

    温白羽很不雅的叉着腿坐在沙发上,托着腮帮子,说:“现在该怎么办,你怎么能不知道啊!”

    万俟景侯说:“我不是和尚,也不是天师。”

    温白羽眼睛一亮,说:“天师?那咱们找钟馗吧!”

    万俟景侯实在不适应温白羽丰富的面部表情,干脆挪开目光,说:“随便。”

    温白羽抓起桌上的电话,就给钟馗拨了过去。

    对方很快就接电话了。

    温白羽说:“喂,钟馗?”

    钟馗的声音明显愣了一下,说:“呦,是万俟景侯啊?怎么给我打电话。”

    温白羽:“……”

    温白羽说:“我是温白羽……”

    钟馗的声音顿时大笑起来,说:“哈哈哈别告诉我你们合体了!我耳朵可是很灵的,听声音还能听不出来?”

    温白羽:“……”

    温白羽一阵无语,“啪”的一声恶狠狠的扣上电话,说:“什么天师,根本就是神棍!”

    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站起身来,说:“时间不早了,我去店里了。”

    温白羽托着腮帮子看他,说:“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这事儿要是跟别人说,别人都不相信,咱们只好现在互相装对方了。”

    万俟景侯一脸淡然的看着他,随即挑了挑眉,就出门去了。

    毕竟温白羽是小饭馆老板,他可以不去饭馆,万俟景侯可是打工的,自然要去上班。

    他们早上才睡,一觉醒来都下午了,再磨蹭磨蹭时间,天色都要黑了。

    万俟景侯到店里的时候,唐子看见他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走过来,说:“嘿嘿,老板啊,你今天怎么气场都不一样了,特别有范儿!”

    说着,唐子还拍了拍万俟景侯的肩膀。

    万俟景侯目光都没施舍给他,错开两步,从唐子身边走了过去。

    唐子傻呆呆的看着万俟景侯的背影,说:“难道老板打算走高冷路线了吗?不能够啊,不适合老板啊!”

    天一黑马上就上人了,万俟景侯帮忙端菜,唐子还傻呵呵的说:“老板你今天怎么那么勤快啊,平时不都坐在柜台后面和小姑娘聊天吗?”

    万俟景侯眯了眯眼睛,说:“和小姑娘聊天?”

    唐子真挚的点头,说:“是啊,老板不是最喜欢在qq上勾搭小姑娘吗?”

    温白羽在家里莫名其妙的觉得后背一紧,“阿嚏”一声打了一个大喷嚏,搓了搓胳膊,自言自语的说:“难道昨天晚上睡沙发着凉了?”

    客人渐渐多起来,这个时候店门被推开了,几个穿的很厚实的人,成群结队的走了进来。

    唐子赶紧过去招呼。

    他们一进来,万俟景侯就眯了眯眼睛,一股浓重的死气,是粽子,而且年头都不短。

    他们坐下来,点了菜,唐子就去下单了,一个粽子还朝万俟景侯看,眼睛顿时亮了亮。

    一个粽子说:“哎,老郭老郭,今天老板小哥又在啊!真是太好了,吃着美味,还能看帅哥!”

    另一个粽子说:“不是我说你啊老徐,你怎么跟个花痴似的,你好歹也是埋了那么长时间的人了,有点逼格好不好?”

    老郭说:“呸呸!花痴怎么了,花痴又不犯粽子法!我不就是看看老板小哥吗!你难道没闻见,这个老板小哥身上散发着一股美味的气息,比夜晚的天地灵气还好闻,只是闻一闻都心旷神怡!”

    老徐翻白眼说:“我看你就是花痴,你让几个坑友听听,啧啧。”

    另外几个人也嘻嘻哈哈的笑。

    第一道菜炒好了,万俟景侯端了菜,走过去,放在他们桌上。

    那叫老徐的打算和“老板小哥”搭讪,却不知道其实看似温和无害的老板小哥,骨子里却已经换成了面瘫的万俟景侯!

    老徐抓住万俟景侯的手,说:“哎哎,老板别走,你还记得我吗!昨天我们几个也来吃饭,还点黑驴蹄子呢,你说早就过了端午,不卖豆沙馅的黑驴蹄子了,给我们推荐了扇贝柱豆腐汤,那叫一个好喝,今天还有新鲜的扇贝柱吗?”

    万俟景侯低下头来,看着老徐抓着自己的手腕。

    老徐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一抖,就松开了手,吓得粽子魂儿都要掉了,老板小哥今天怎么换气场了?!

    万俟景侯眯着眼,一个个的扫过,说:“你们昨天也来了?”

    老徐纳闷的说:“是……是啊,老板你不记得我们了?”

    万俟景侯“呵”的冷笑一声,一个一个开始点名,说:“徐州狮子山汉墓墓主,郭庄大墓墓主,晋侯墓夫妇。”

    老徐:“……”

    老郭:“……”

    晋侯夫妇:“……”

    温白羽一个人在家实在无聊,就打算去店里,正好解决一下晚饭,他刚要推开小饭馆的店门,就听“嘭!”的一声。

    小饭馆的两扇店门突然被撞开了,门差点给撞飞了,险些拍到温白羽的鼻子。

    温白羽赶紧摸了摸脖子,后退一步躲开,这可是万俟景侯的身体,这么完美的五官,鼻子要是塌了,那多可惜!

    紧跟着四个人从小饭馆里冲了出来,撒丫子就跑,那架势就跟后面有黑社会拿砍刀在追一样。

    温白羽就听四个人都喊着:“我的妈呀!大粽子和老板合体了!救命啊!!”

    温白羽:“……”

    老徐从里面跑出来的时候,因为太紧张,不小心撞到了温白羽,被撞的人还没说话,撞人的人首先哆嗦着开口了。

    温白羽就见那个怪人指着自己,哆嗦来哆嗦去的,喊着:“怎么又是一个大粽子!!救命啊!合体了!!快跑啊逃命啊!”

    然后四个人就跑了……

    温白羽已经无语到了极点,只好走进了小饭馆,万俟景侯顶着自己身体,正面无表情的收拾着桌子。

    温白羽走过去,说:“那几个人怎么了?”

    万俟景侯说:“不知道。”

    温白羽又看了看那几个人留下来的钱,厚厚一沓子红票,说:“你刚是不是打劫来着!?他们给这么多!?”

    点评人:徐州狮子山汉墓口味:5环境:5服务:5

    特大新闻!特大新闻!!!寿福楼的老板小哥竟然和大粽子合体了!!!我的少女心碎了一地!!!呜呜呜!求告诉我,以后还怎么去小饭馆吃饭看帅哥!!

    ——大粽点评网·古墓圈第一美食点评网站

    温白羽发现,今天晚上来吃饭的人不多,比昨天少了太多太多了,或许是万俟景侯在的原因吧……

    温白羽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个时候,店门推开了,一个六十来岁的大婶走了进来,是温白羽的熟人,和温白羽住在一个小区,就是上下楼,平时非常健谈,喜欢到店里打包几个菜回去,也特别照顾温白羽。

    方婶一进来,温白羽就想上前去打招呼,结果硬生生的停住了脚步,原因无他,因为今天的自己有点奇怪,顶着别人的身体!

    方婶走进来,就热情的一把拉住万俟景侯的双手,放在掌心里来回揉搓,笑眯眯的说:“哎呦小温啊,几天没见,越发的稳重了,哎,不爱说话了,是不是认生了,方婶这些天一直没来,我那在国外的孙侄女回国了,这几天就没工夫过来。这不是嘛,过来端几个菜。”

    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不怕粽子,不怕鬼,甚至这个世上还没有让他害怕的东西,但是他却招架不住方婶的热情……

    “噗——”温白羽一见万俟景侯的黑脸,当即笑的都要岔气儿了。

    方婶说了半天,终于开启了正轨,说:“小温啊,你今天二十六了吧?这么大了,也没个对象,是吧?”

    温白羽当即就明白了,原来方婶是来说媒的,现在温白羽简直庆幸自己顶着万俟景侯的身体,不用被方婶荼毒。

    方婶平日就喜欢撮合小年轻,死死拉着万俟景侯的手,说:“小温啊,我跟你说,我那个孙侄女,长得特别漂亮,而且斯文,特文静,国外大学,硕博连读,博士已经毕业了,学历可好了,学的生化工程,特有前途!我捉摸着,现在外面儿坏人太多了,还是知根知底儿的最好,你看你啊小温,又有事业,又会做饭,人家都说会做饭的男人最懂照顾人,一定是顾家的好人,明天晚上七点,我安排你们见个面儿,怎么样?就这样说定了!其实我早就把你的照片给我孙侄女看了,哎呦喂,我孙侄女特别喜欢你!小温你可要加油啊,这么好的姑娘,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方婶一口气说下来,温白羽愣是插不了嘴。

    方婶说完了,万俟景侯自始至终没说一句话,而且一脸冷漠淡然,方婶说:“小温,怎么了,咋不说话啊?”

    温白羽赶紧抢过去,说:“不好意思方婶,昨天着凉,老板今天嗓子哑了,说不出话来。”

    方婶这才笑着说:“嗨,没事,那就别说话了,好好养养,记得明天啊,你看地址都在这了,我早就写好了,你拿着,我先走了啊。”

    方婶说着,把纸条塞给万俟景侯,然后一路笑着就走了。

    温白羽实在无语了,拿过纸条看了看,是个蛮高级的餐厅,情侣餐厅……

    万俟景侯看着他,说:“去吗?”

    温白羽说:“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去怎么办,就去照一面吧。”

    不过温白羽一说完,就脑补了万俟景侯面瘫着一张脸,顶着自己身体去相亲的全过程,画面太美,不敢脑补……

    可是万俟景侯不去的话,那能怎么办,方婶已经把照片给她孙侄女看过了,除非他们两个人明天晚上之前就对换回来。

    想一想就知道,不太可能……

    小饭馆生意冷清,九点就没客人了,温白羽就打算关门。

    刚要关门,小饭馆的电话响了。

    温白羽接起来,说:“喂,寿福楼。”

    对方竟然是奚迟,奚迟住在温白羽家里,自然已经领教过早上的鸡飞狗跳,所以听到万俟景侯的嗓音,只是愣了一下,表示不太习惯,然后说:“温白羽?”

    温白羽说:“嗯。”

    奚迟“嘻嘻”笑了一声,说:“还没换回来呢?”

    温白羽没好气的说:“当然了,你以为这玩意像吃饭,一天可以换三次啊,还没找到换回去的办法啊。”

    奚迟笑着说:“算了,我帮你问问钟简吧。”

    温白羽一听他提钟简,说:“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回来,是不是和钟简在一起啊?”

    奚迟的声音听起来特别愉快,说:“是啊,我就是想跟你说一下,今天晚上我不回去了,不用给我留门。”

    温白羽:“……小心大灰狼啊,防火防盗防色狼啊!你才多少岁啊就夜不归宿!”

    奚迟说:“两千多岁,具体我也记不清楚了。”

    温白羽:“……”

    温白羽心说,可是你外表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啊,如果不是摆出一副高冷的表情,平时根本就像个未成年啊!

    奚迟又说了两句,温白羽隐隐听见电话外音有钟简的声音,然后奚迟就挂了电话。

    温白羽挂上电话,心情沉痛。

    万俟景侯说:“怎么了?”

    温白羽说:“小白兔要被大老狼吃了。”

    回了家,温白羽就拿了毛巾,进了卫生间准备洗澡,干脆利索的脱了衣服,打开花洒,往热水底下一站,然后一撇头,顿时打了一个哆嗦。

    高挑挺拔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完美的五官,匀称的身体,流畅的腹肌,性感的人鱼线,笔直的双腿,还有挺……翘……的……屁……股……

    热水沾湿了黑发,让冷峻的面容显得柔和起来,水珠从高挺的鼻梁滑下,顺着锁骨滚落到人鱼线,然后往下……

    温白羽看了一眼自己下面,禁不住老脸一红,说:“好……好大啊……”

    温白羽对这个身体一览无余,该看的都看光了,心里顿时很纠结,一会儿万俟景侯洗澡的时候,不也要看到自己的身体了吗?那要对比起来,虽然自己那地方也不小,但是被比下去,太丢面子!

    温白羽一边纠结,一边伸手低头戳了戳腹肌,硬硬的,特别结实的感觉,别看万俟景侯的身体不是肌肉纠结型,但是绝对不弱。

    温白羽戳完,又小心翼翼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腹肌,手感特别好,羡慕的不行,哪个男人不想要这么好看的腹肌!

    温白羽摸完了腹肌,又捏了捏胳膊,也有肌肉,也是硬邦邦的,腿上也是……

    等温白羽在卫生间“自摸”完,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赶紧随便擦了擦,就穿衣服出来,然后眼睁睁的目送万俟景侯进了卫生间,直到听到“哗哗”的水流声……

    温白羽顿时觉得脸上有点发烫。

    奚迟挂了电话,钟简正在厨房里炒菜,看起来特别像居家好男人,很快菜就炒好了。

    钟简一边给奚迟夹菜,一边说:“对不住,我下班这么晚,害得你也这么晚吃饭。”

    奚迟笑笑,说:“没关系。”

    钟简说:“我刚听你给温白羽打电话,他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奚迟说:“一点儿小麻烦,还要请教你呢。”

    奚迟把事情说了一边,钟简皱眉说:“我还没遇见过这样的事情,明天上班我问一问师兄,他的道行比我深,没准见过。不过温白羽他元神不齐,体质又偏阴,遇见一些奇怪的事情也不足为奇。”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吃饭,吃完了饭钟简又去洗碗,完全不让奚迟干一点儿活。

    等钟简洗碗完,就听见后背有脚步声,一回头,险些吓一跳。

    奚迟竟然已经洗了澡,头发湿漉漉的,最重要的是,他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衬衫很大,是钟简的,头两个扣子解开,几乎能看到奚迟的小腹,若隐若现遮住下面,两条腿光溜溜的,赤着一双白嫩嫩的脚。

    奚迟笑眯眯的看着他,钟简顿时感觉喉咙一紧,一瞬间有些窒息。

    奚迟走过去,伸手抱住钟简的脖颈,钟简刚洗了碗,双手是湿的,而且很凉,不敢去碰他,说:“我手是湿的。”

    奚迟喉咙里发出一身轻笑,踮起脚来,用湿润的头发蹭不蹭钟简的耳朵,说:“我也是湿的。”

    钟简更是呼吸杂乱,低头看着奚迟,有些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奚迟看他这幅模样,更是满眼都是笑意,抬起头来,主动亲在钟简的嘴唇上,用唇瓣含住钟简的嘴唇,轻轻的啃咬。

    “嘭……”

    一声轻响,钟简似乎再也忍不住,将人推在墙上,狠狠搂住奚迟的细腰,低下头来,像疯狂的野兽一样,吻咬着奚迟的嘴唇……

    温白羽这晚上睡得还挺踏实,耳朵边隐约听见按门铃的声音,温白羽被吵醒了,一看旁边的表,才六点!

    温白羽不情不愿的从床上爬起来,抓了抓睡得杂乱的头发,一边打着哈赤,一边朦胧的推开卧室门。

    “啊!”

    温白羽顿时被吓了一跳,原因无他,他刚睡醒,就发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

    温白羽喊过之后,才想起来,自己和万俟景侯对调身体了,还是不能适应啊……

    门铃声起此彼伏,温白羽过去开门。

    一开门竟然是奚迟。

    温白羽说:“你回来的这么早?不是昨天晚上留在钟简家里了吗?额……那个,你……你今天还能走路啊?我看人家说……说男人和男人那个什么之后,不是很疼的吗,都不能走路了。”

    奚迟:“……”

    奚迟说:“你还查了资料啊?”

    温白羽说:“就了解一点点!”

    奚迟脸色发青,声音听起来没昨天愉快,说:“钟简他上班,五点半就要出门。”

    之后奚迟又脸黑的补充了一句:“我们没做。”

    “没做?”

    温白羽有些吃惊,奚迟已经绕过他,准备进自己的卧室,说:“是啊,晚安吻,然后盖棉被纯聊天!”

    “噗——”

    温白羽笑了一声,然后脑补了一下钟简正人君子盖棉被纯聊天的样子,还挺符合钟简的个性。

    晚上六点左右,温白羽就要准备相亲了,只不过这次相亲的主角并不是他,而是万俟景侯!

    温白羽只是不放心万俟景侯去相亲,必须跟着他一起去才放心,不然他实在不能脑补相亲宴上,万俟景侯一脸面瘫对着人家女孩子的场面……

    很有名的情侣餐厅,并不在市中心,温白羽他们坐车过去的时候,已经快要七点了,预约的桌子还没有人,温白羽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让万俟景侯坐下来,然后自己坐在了万俟景侯背后的桌子边,和万俟景侯背对背的坐着。

    座位都是沙发的样子,椅背很高,私密性不错,温白羽安顿好万俟景侯,就低头看菜单,顿时感觉肠子都在搅,这他妈也太贵了!

    比自己的小饭馆贵的不止一星半点,看来小饭馆的价格太亲民了,温白羽摸了摸下巴,考虑一下是不是要涨价!

    没过五分钟,就听“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温白羽正对着餐厅的大门,就看见一个穿着成熟长裙的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看起来很成熟,s曲线,胸很大!温白羽顿时眼睛都直了,比电视上的模特还漂亮!

    最重要的是,女人的脸应该是纯天然的,没怎么整容,只画了淡妆,但是非常耐看。

    她一身红色的长裙,手上拿着一只棕底儿红色花纹的包包,温白羽眼尖,竟然是lv,不禁咋了咂嘴,心想是有钱人。

    女人走进来,越过温白羽,然后就站住了,温白羽后背一僵,只听女人开口了,说:“是温先生吗,我是陶馨蔓。”

    温白羽的肠子顿时又在搅,那叫一个后悔,原来这就是相亲的对象,也太漂亮了!简直便宜了万俟景侯。

    然而万俟景侯去很冷漠,只是抬眼看了陶馨蔓一眼,淡淡的说:“陶小姐,你好。”

    陶馨蔓坐下来,笑着说:“点餐了吗?”

    万俟景侯又冷淡的说:“没有。”

    温白羽在后面听着,给万俟景侯掐一把汗,这是相亲啊,会不会显得太高冷了!

    陶馨蔓完全不在意万俟景侯的高冷,拿了菜单,优雅的叫来侍者,点了餐。

    等陶馨蔓点了自己的,万俟景侯才惜字如金的又说了一句,“和陶小姐的一样。”

    侍者很快就走开了。

    陶馨蔓打量了一下万俟景侯,嘴唇上有些笑意,说:“之前一直听亲戚提起温先生,说温先生是顾家的好男人,而且长得帅,今天一见果然是帅哥,不过和听说的有些不像。”

    温白羽顿时又捏一把冷汗。

    只听陶馨蔓又说:“温先生,咱们以前见过面吗?如果不是见过面,温先生怎么看起来,好像对我有所成见?也不愿意多和我说一句话。”

    万俟景侯倒是很冷静,说:“陶小姐的错觉。”

    “是嘛。”陶馨蔓笑了一声,说:“我虽然之前一直专心学业,没有交过男朋友,不过也看得出来,温先生对我没什么兴趣……真不是我自夸,我总觉得我这个相貌,男人都会多看两眼。”

    温白羽坐在后面,心里说着,岂止是两眼,长这么漂亮,走在路上的回头率一定是百分之二百。

    结果就听陶馨蔓继续说:“温先生,你是同吧?”

    “噗——!!咳咳咳咳咳!!!”

    温白羽听到陶馨蔓重磅的言论,顿时没忍住,一口水呛到了鼻子里,简直咳得生不如死。

    温白羽欲哭无泪,陶小姐不要随便定型别人的性向啊!温白羽活了二十多年,很直很直,一直很直!温白羽现在恨不得跳起来掐住万俟景侯的脖子,都是他态度太冷淡了,才让人误解了。

    最重要的是万俟景侯顶着自己的身体,万一以后街坊邻里都知道温白羽是个同怎么办!这简直是个美丽的误会!

    万俟景侯并没有说话,只是抬眼看了陶馨蔓一眼。

    陶馨蔓笑着说:“温先生不说话,是默认了吗?”

    万俟景侯这个时候才轻笑一声,说:“是陶小姐太自信了。”

    陶馨蔓说:“是嘛。”

    她说完,就站起来,说:“不好意思,我去一趟洗水间。”

    陶馨蔓前脚往洗手间走,温白羽立刻就蹦起来,窜到万俟景侯面前,小声的说:“这是相亲啊,相亲!你表现的热情点!热情!懂吗?”

    万俟景侯很诚实的摇了摇头。

    温白羽:“……”

    温白羽顿时没辙了,万俟景侯指了指他的袖口,说:“咖啡,溅到袖子上了。”

    温白羽低头一看,果然是刚才喷出来溅上去的,挥了挥手,很无奈的说:“算了,我去洗手间擦一擦,一会儿陶小姐回来,你热情的敷衍一下,可以吗!答应我!”

    万俟景侯简单的,“嗯。”

    温白羽转身往洗手间走,刚走到洗手间门口,就听见女厕所里发出“啊啊啊啊”的一声尖叫。

    声音很耳熟,是陶小姐。

    温白羽当即“嘭”的一脚踹开女厕所的门,陶馨蔓跌坐在地上,高跟鞋都掉了一只,脸色苍白。

    陶馨蔓指着女厕所的窗户,说:“鬼……”

    温白羽抬头一看,顿时也吓了一跳,脸色瞬间惨白下来,厕所的窗户外面飘着一个冒着蓝色鬼火的东西,脸贴着窗户,正对着窗户吓得面无人色的陶馨蔓和温白羽吐舌头。

    万俟景侯冲进洗手间,第一个率先将温白羽扶起来,温白羽死死抓着他的胳膊,说:“窗户外面……”

    万俟景侯说:“嗯,是个孩子。”

    温白羽在心里狂喊着,小鬼也是鬼啊!他还冲着我吐舌头!!已经是鬼了,做什么鬼脸啊,一点也不萌!

    相亲宴不欢而散,陶馨蔓还崴了脚,不能走路,万俟景侯是不管的,温白羽只好把陶馨蔓背出餐厅,打了车把她放车上。

    陶馨蔓感激的看着他,说:“我能要你的电话号码吗?”

    温白羽心里那叫一个激动,看来这个大美女是看上自己了,不过一想到自己根本顶着万俟景侯的脸,看上自己有什么用!

    而且万俟景侯都没有手机这种东西……

    陶馨蔓见他不说话,目光在温白羽和万俟景侯身上晃了晃,黯然失色的说:“我懂了,再见。”

    温白羽:“……”

    温白羽伸着手,看着出租车扬长而去,张大了嘴,心里那叫一个苦,等等陶小姐,你到底懂了什么?!你是误会了吧!

    万俟景侯淡然的说:“走吧,回家。”

    温白羽像一只落败的鹌鹑,灰突突的跟着万俟景侯往公交车站走,回家。

    回去的时候时间还早,两个人就顺路去了一趟小饭馆,没想到钟馗和钟简也在。

    钟馗看见他们进来,立刻走过来,来回打量他们二人。

    温白羽说:“干什么!”

    钟馗说:“你真的是温白羽?”

    温白羽拍了拍自己胸口,很豪爽的说:“如假包换!”

    钟馗咂舌说:“你一开口,我就信了。”

    温白羽不理他的调侃,说:“怎么办,你有办法吗?”

    钟馗说:“我倒真是见过这种事情。”

    温白羽眼睛里迸发出亮光,看着钟馗,说:“真的!?”

    钟馗顿时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别……你别顶着这张脸这么看我,我压力太大。”

    温白羽:“……”

    奚迟则是被他们逗得直笑的肚子疼。

    钟馗说:“就是最近,而且也是你们小区的,在三号楼,和你不是一栋楼,那是一对夫妇,也被对调了身体,不过他们现在还没换回去。”

    温白羽说:“那说了这么半天,到底有没有办法?”

    钟馗沉思了半天,说:“暂时没有,我再研究研究。”

    温白羽一口血差点喷他脸上。

    钟简说:“你们最近有没有碰见奇怪的事情?”

    温白羽说:“什么都没有,就是睡了一觉,第二天就变成这样了,对了,睡着的时候我觉得窗户被吹开了,不过当时觉得自己撒呓挣,就没管……还有,今天相亲的时候在厕所见鬼啊,还是个小鬼,贴着窗户做鬼脸,又挤眉又吐舌头的!”

    钟简想了半天,也是摇了摇头,没什么头绪。

    钟馗说:“小鬼?”

    万俟景侯说:“对,死的时候大约五六岁。”

    钟馗突然说:“那对夫妇也是半夜觉得很冷,还听到了小孩的笑声。”

    “笑声?”温白羽觉得这也太惊悚了,鸡皮疙瘩都吓出来了,说:“大半夜听到小孩的笑声?”

    钟馗说:“以我这么多年捉鬼的经验来说,这件事八成跟这个小鬼脱不开干系,你们俩再见到这个小鬼,留心一点。”

    温白羽和万俟景侯回了家,奚迟则是又和钟简走了。

    温白羽洗了澡,就见万俟景侯抱臂坐在沙发上,他想了想那天醒来的时候,觉得脖子都落枕了,于是说:“你睡沙发上不难受吗,我的床比较大,要不咱们一起睡?”

    一起睡……

    一、起、睡……

    温白羽说完,顿时想咬自己舌头,怎么觉得这话特别猥琐,好像邀请一样?

    万俟景侯仍然坐在沙发上,说:“不用,你去睡吧。”

    温白羽“哦”了一声,点点头,就推门进去了,感觉万俟景侯拒绝了自己,竟然有些失落。

    失落个鬼啊!

    温白羽使劲抓了抓头发,然后“嘭”的一声关上门,把自己摔在床上,拉过被子盖好,准备睡觉。

    温白羽睡得迷迷糊糊,只感觉脖子见凉凉的,一股风冷“嗖”的吹进来。

    冷风……

    温白羽顿时就吓醒了,肯定是鬼来了!

    一睁开眼睛,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万俟景侯。

    温白羽抓住万俟景侯的胳膊,说:“你、你刚才看见什么了吗,有凉风吹进来,就像上次一个感觉。”

    万俟景侯声音很冷淡,说:“没有。”

    温白羽松了口气,然后探头看了看,窗户是关着的,这才完全放心下来。

    “啊!”

    温白羽突然惊叫一声,说:“万俟景侯!你的脸,咱们换回来了!”

    温白羽激动的厉害,摸了摸自己的脸,说:“真的换回来了?我的脸是自己的吧?你快帮我看看!”

    万俟景侯双目盯着温白羽,温白羽先是高兴,随即感觉到万俟景侯的反应有点不对头。

    对方一只手慢慢抬起来,抚摸着温白羽的脸颊,然后用手指暧昧的磨蹭着温白羽的嘴唇。

    温白羽张了张嘴,说:“你怎么了?”

    只不过他一开口,万俟景侯的手指就顺着他的唇缝顶了进去。

    “唔……”

    万俟景侯将手指探进他的嘴里,压住他的舌头,轻轻的磨蹭,温白羽顿时浑身一抖,几乎软了。

    这时候万俟景侯顺势将人一压,把温白羽整个人压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盯着温白羽,一句话也不说。

    温白羽只觉得后背发麻,腰有点软,呼吸都紊乱了,声音抖的不成样子,说:“你……你干什么?”

    他的话说完,立刻睁大眼睛,万俟景侯已经低下头来,含住温白羽的嘴唇,随即声音低沉的说:“吻你,不喜欢?”

    温白羽几乎脱口而出,怎么可能喜欢!

    但是声音卡在嗓子眼,嘶哑的说不出来,万俟景侯很快又低下头来,两个人的唇舌吻在一处。

    万俟景侯呼吸粗重,冰凉的大手钻进温白羽的睡衣里,又要扯他的裤子。

    温白羽顿时哆嗦着说:“等等……等等……这也太快了!”

    “嘭!”

    温白羽迷迷糊糊间,就听到一声巨响,紧跟着是玻璃“啪”的一声脆响,惊得立刻回神,定眼一看,眼前根本没有万俟景侯,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睡衣却不整齐,面色潮红,呼吸紊乱。

    万俟景侯则是顶着他的身体站在卧室门口,卧室的门已经被他踹掉了,龙鳞匕首插在窗户的玻璃上,玻璃上好多裂纹,却没有碎裂。

    就在窗户上,一只浑身冒着蓝光的小鬼被匕首钉在了玻璃上!

    小鬼的衣服钉在玻璃上,正踹着两条短腿,来回的晃着,说:“放开我!放我下来!”

    温白羽立刻坐起身来,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手掌很大,掌心很凉,不是自己的身体,他们并没有换回来,刚才都是做梦吗!

    温白羽看着玻璃上的小鬼,说:“是他?”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说:“应该是,我刚才看见他在给你施咒。”

    小鬼晃荡着腿和胳膊,嚷着:“放我下来!我只是开个玩笑!而且他也很喜欢我的玩笑啊!”

    温白羽顿时想起刚才的梦,脸一下涨成了猪肝色,一个窜步过去,也不害怕了,捂住小鬼的嘴。

    小鬼被捂着嘴,“呜呜呜”的说不清楚。

    温白羽压低了声音,说:“你能看见我的梦?”

    小鬼自豪的说:“那当然了,我能让人做最想做的好梦!大人的梦,还真奇怪呢!”

    温白羽顿时脸上都是威胁的神色,声音压得更低,说:“你敢说出去,我就……我就……而且那叫什么好梦,明明是噩梦,你也太不靠谱了!”

    万俟景侯靠着门框,听他们小声嘀咕,声音冷淡的说:“是你把我们对换的?”

    小鬼干脆不挣扎了,也学着双手抱臂的样子,“哼”了一声,说:“没错!我觉得很有意思。”

    温白羽说:“……你是不是太无聊!”

    温白羽说完,又说:“赶紧把我们换回来!”

    小鬼这回瘪了瘪嘴,说:“不行。”

    温白羽说:“为什么不行,你玩也玩够了。”

    小鬼说:“因为我没有能力……”

    小鬼神色暗淡,说:“我本身躺在墓里,但是后来有人把我挖了出来,带出了墓,还把我烧成了灰,埋在土里,我的能力一下变得很弱,除了恶作剧没什么用处。如果你能把我的骨灰带回墓里,没准我能把你们换回去。”

    温白羽说:“没准?”

    小鬼认真的点头。

    万俟景侯说:“你的骨灰在哪里。”

    小鬼指着窗外,说:“就在这座楼后面的花园里。”

    温白羽顿时打了一个哆嗦,小区的花园里一直埋着骨灰!这也太吓人了。

    温白羽戳了戳万俟景侯,小声说:“你觉得他说的靠谱吗?”

    万俟景侯说:“墓冢在建造的时候,有的确实会为墓主人固摄阴气,来滋养尸体。”

    温白羽说:“那……那明天早上再去挖出来吧,现在天太黑,怪可怕的。”

    小鬼则是一脸看白痴的样子,说:“白天从花园里挖出骨灰,你肯定会进局子的。”

    温白羽:“……”

    万俟景侯说:“你换一下衣服,咱们现在去。”

    温白羽只好点头,万俟景侯刚转身,温白羽立刻凑过去,压低了声音对小鬼说:“我再次警告你,不准把刚才的梦告诉别人!”

    小鬼挥挥手,说:“我知道啦,大人真奇怪,不就是亲一亲,摸一摸,咬一咬舌头吗,无聊。”

    温白羽:“……”

    万俟景侯还没走出卧室,脚步顿了一下,背对着温白羽的面容挂上了一些了然的淡淡笑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9章 鸠占鹊巢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