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21章 龙背古村11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瘸子和魏爷听了,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他们只觉得土坑里阴森森的,还弥漫着腐臭的气息,四周都是尸骨,有坐有卧,两个人本身就心虚,这时候更是面无血色。

    温白羽几乎能听见他们牙关咯咯相击的声音。

    瘸子颤抖着声音,继续说:“当时……当时村子里的工具也不先进,我们也带来了一部分工具,村长就让村民一起来打洞……我们本身带着炸药,但是一来怕惊动了警察,二来也是怕损坏了襄王墓,要知道孙霞说着七八成是真的,如果真是襄王墓,别说我们发了,就连我们祖孙八辈儿都不愁吃喝了……我们当时不敢用炸药,就让村民一直挖,一直挖到第三天,真正十七米,盗洞总算是通了。”

    瘸子顿了顿,说:“盗洞连接到了耳室的石门,我们都很兴奋,孙霞第一个要进去,我拦住了她,因为如果真是西周的墓,里面肯定积存了许多毒气,我就……我就……我就说动了一个村民下洞去看,他去了很久一直没回来,后来又有人下去了,还是……还是没回来,原来墓下果然有毒气,那些先进耳室的村民都死了……”

    瘸子喉咙上下滑动,磕磕巴巴的说:“当时我害怕了,而且村长显然看出来,我们不是在挖石油,我们就和村长装傻,当天也暂时停工了。孙霞和我们合计着,要给这些村民下安眠药,让他们昏睡,当天晚上我们带了抽风机,先把洞里的毒气抽掉,然后就进了耳室……从耳室爬进去,就是主墓室,我们打开了棺椁,棺椁里是空的,就发现了这个玉牌……这个古墓里虽然好东西很多,也确实像西周的东西,但是整座墓没有一个陪葬的奴隶和战俘,更没有一座棺椁里面有尸体,显然这也是襄王的一个疑冢。虽然我们没有找到真正的襄王墓,但是收获很多,我们就带着搜罗的古董上了地面。”

    瘸子的脸色渐渐惨白起来……

    他们一伙人上了地面,正打算着如何分货,忽然就有一个六七岁大的孩子跑过来了,趁他们不注意,一把抢走了玉牌。

    要知道这个玉牌色泽水头都是这些古董里最值钱的,三人怎么可能放过玉牌,当时就想哄骗小孩子把玉牌还给他们。

    那小孩却对着他们大喊,说玉牌是龙冢的神物,是庇佑他们村子的宝物,不能让任何人拿走,这上面刻的守墓的神鸟,他们动了玉牌,会遭报应的!

    当时三个人一听都怒了,还以为小孩子在恶毒的诅咒他们,他们怕小孩大叫大嚷惊动了村子里的人,孙霞一把将孩子拽起来,把他压在井口的地方,威胁他松手,不松手就把他扔下去。

    那孩子似乎铁了心,魏爷听他一直大喊,愤怒的不行,就一把捂住孩子的嘴,拿刀剁下了孩子的手。

    被剁下的手还死死的抓住玉牌,“啪”的一声掉在石井旁边。

    当时瘸子被那孩子的惨叫声吓毁了,孙霞真的一不做二不休的把孩子扔进了井里,孙霞和魏爷一合计,因为这孩子喊得太大声,难免被人发现,如果真的被发现,他们后半辈子就完了。

    村子一共只有二十几口人,非常封闭落后的一个小村,甚至可以说,除了他们三个人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村子的存在。

    于是他们决定,为了不屑露出去,把这些村民灭口,一个个扔进盗洞里,然后埋上盗洞口。

    温白羽听着,感觉不寒而栗,不禁说:“你们这种做法还是人吗!”

    瘸子哭着说:“我……我也不想,我当时太害怕了……可是,可是后来,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瘸子说,他们确定龙背古村只有二十几口人,不可能再有其他幸存者,可是二十年后,龙背古村竟然成为了著名的旅游景点,而且那客栈的老板,长得和当年的村长一模一样。

    二十年前那个村长就有七十岁了,二十年来,那个村长的面容一点也不见老,这简直是活见鬼。

    温白羽一想到客栈的老人家总是笑眯眯的,不能有点毛骨悚然,说:“难道是粽子?”

    瘸子和魏爷都被温白羽这句吓得丢了魂。

    万俟景侯皱眉说:“不是粽子,他们的尸骨都在这里,或许是鬼魂。”

    他这样一说,瘸子和魏爷更是害怕,哭着说:“该说的我们都说了,求求你拉我上去!玉牌我也不要了,都给你!全都给你!我一分不要!”

    温白羽说:“像这种人,就该活埋在这里,也算是报应。”

    万俟景侯回头瞧他,温白羽干咳了两声,说:“呃……难道我说的太恶毒了?”

    万俟景侯难得的笑了一声,说:“不,咱们想法一样。”

    “不要啊!”

    瘸子和魏爷都是大喊,瘸子喊着:“别!别走!我这里还有宝贝!你们别走,孙霞的那张地图,孙霞说是宝贝,她说是他师父绘制的,上面有很多墓穴,墓里还有能让人长生不老的宝物。我当时借过来看了,孙霞不知道防备,其实我是找机会复制了一份!你们拉我上去,我把这个地图给你们!”

    温白羽显然不信他,质疑的看着瘸子。

    万俟景侯却皱了皱眉,似乎在考虑什么,随即说:“成交。”

    “喂喂。”温白羽轻轻拍了拍万俟景侯的后背,说:“你怎么就答应他们了。”

    万俟景侯没有说话,只是将温白羽放在地上,然后说:“稍等一下。”

    随即他走到土坑边上,从背包里拿出绳子,抛了下去,魏爷抢先拽住绳子,捆在自己腰上,被万俟景侯拉了上去,然后瘸子也被拉了上去。

    两个人死里逃生,都趴在地上动不了,瘸子赶紧从兜里颤巍巍的掏出一张地图,递给万俟景侯。

    万俟景侯展开地图,上面画着大大小小的墓冢,旁边有密密麻麻的标记,左下角的位置画着一个凤凰的图腾标记,然后旁边用蝇头小字写着“凤凰血”几个字,再后面字迹有些模糊,显然是涂涂写写的缘故。

    万俟景侯立刻皱了眉,温白羽看他脸色变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万俟景侯将地图放进背包里,然后又背起温白羽,抬步往道洞深处走去。

    瘸子和魏爷见他要走,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追着他们在后面走。

    温白羽趴在他背上,小声的说:“他们那种人,你干什么救他们?那张地图很重要?”

    万俟景侯摇了摇头,皱眉说:“我不知道……”

    温白羽额角抽搐了几下,对于万俟景侯偶尔的所问非所答,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

    万俟景侯又微微蹙眉,补充了一句,说:“我似乎在找什么,但我已经忘了我要找什么……”

    温白羽不禁打了一个颤,说:“这么邪乎的墓里头,咱们就别讲冷笑话了!”

    两个人往前走,很快的盗洞因为塌陷被堵住了,只能踩着石块和土块的石坡往上爬,爬到上面则是一个墓道。

    斜坡并不陡峭,而且有许多塌陷的大石块,形成了天然的石阶,瘸子和魏爷也踉踉跄跄的追上去。

    墓道很长,而且一路都很平静,没有岔路,没有机关,也没有粽子和干尸。

    他们走了十分钟,突然远远的地方发出了微弱的光亮。

    “是光!”

    “是光!是出口!我们走出去了!”

    瘸子和魏爷都大喊起来,迫不及待的往前狂奔而去,温白羽脸上也露出喜色,刚要说话,就听见“咔”的一声。

    温白羽已经被机关的声音弄的异常敏感,听到这种声音,下意识的就知道是机关。

    果不其然,瘸子和魏爷一跑过去,墓道的石板突然从中间翻起,两个人连大喊的声音都来不及,一下就顺着石板掉了下去。

    万俟景侯反应很快,立刻住足,瘸子和魏爷已经消失在墓道里,温白羽趴在万俟景侯的背上往下看,只见下面不是太深,但是大坑里有许多金属的尖刺,瘸子和魏爷躺在里面,几乎万箭穿心。

    温白羽吓得哆嗦了一下,万俟景侯说:“别看。”

    温白羽连忙缩起脖子,声音都有些颤抖说:“墓道翻……翻起来了,咱们怎么过去?”

    万俟景侯并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转头往身后看,温白羽奇怪他在看什么,也转头去看,只不过黑暗之中只看到了一闪而过的一抹红色光亮,之后就再也没有了。

    温白羽说:“你在看什么?”

    万俟景侯淡淡的说:“那个孩子。”

    温白羽先是一激灵,又向后看去,后面仍然空空如也,除了黑暗什么也没有。

    等温白羽转过头来的时候,就听“轰隆隆”的响声,他们所站的地面突然震动起来,然后竟然慢慢的转动了,温白羽晃得抓紧万俟景侯的肩膀,墓道从连环翻板的地方裂开慢慢转动,大约转动了四十五度,拼接上了另一个墓道,前面仍然有光亮,是出口。

    温白羽咂舌说:“真是太邪门了。”

    万俟景侯说:“是那个孩子在给咱们指路。”

    温白羽从墓道中出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有些不适应外面的阳光,眼睛被照得一痛,赶紧用手遮挡着。

    温白羽的腿受了伤,村子里有医护,但是并不怎么先进,只是临时医治一下,还要去就近的城镇医院。

    温白羽走的时候,突然像想起了什么,拉开房间的床头柜,不禁爆了一声粗口。

    万俟景侯转头过来看,温白羽赶紧用身体挡住柜子,以免万俟景侯看到柜子里不纯洁的东西。

    温白羽小声的嘀咕说:“还真是安全套……”

    他说着,将安全套拿出来,然后把玉牌轻轻放在了柜子里,然后推上柜子,让万俟景侯背着自己出了房间。

    万俟景侯提着行李,背着温白羽从客栈二楼下来,正好看见老板坐在柜台后面,柜台上还趴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孩儿。

    孩子圆圆的苹果脸,粉嫩嫩的腮帮子,长得十分可爱,圆溜溜的眼睛是黑曜石的颜色。

    老板笑眯眯的说:“这是小孙儿。”

    没有血瞳……

    没有断手……

    温白羽也笑眯眯的,对老板说:“老人家,床头柜啊,记得去看一眼。”

    老人家一愣,显然不知道温白羽打什么哑谜。

    万俟景侯背着温白羽走出去,淡淡的说:“他们并不是人。”

    温白羽笑着说:“但他们不害好人。”

    万俟景侯愣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说:“你说的对。”

    大巴车已经在等了,温白羽突然觉得腿断了也有好处,那就是万俟景侯全称一条龙伺候,别看他总是一副冰山脸,却简直无微不至。

    温白羽吃了万俟景侯带上车的早点就开始犯困,迷迷糊糊的靠着万俟景侯的肩膀就睡,也不和他客气。

    他就快睡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嘴里跟含了茄子似的问:“你说他们都已经是鬼魂了,但是活的还跟咱们一样,也看不出区别,这是怎么办到的?”

    万俟景侯说:“是有人在用灵气供养他们。”

    温白羽迷迷糊糊的,实在太困了,也没过脑子,接口问:“是谁?”

    万俟景侯看着窗外,车子已经启动了,客栈里突然跑出一个老人,老人家手里拿着玉牌,老泪纵横的望着车子开走的方向,随即虔诚的跪下……

    万俟景侯收回了目光,侧头看了看已经睡着,打着小呼噜的温白羽,双手抱臂,头向后靠,也开始闭目养神,嘴里却淡淡的说:“是坟,或许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21章 龙背古村11》,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