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8章 龙背古村8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怔愣的看着自己的双腿,就这一晃眼之间,天色突然阴了下来。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一时间电闪雷鸣,刺眼的雷电划破天际,仿佛要将天空撕出一个口子。

    倾盆大雨瞬间砸下,温白羽被雨水浇的一个激灵,再抬头的时候,万俟景侯的背影已经不见了。

    温白羽顿时急了,站在原地转了一圈,四周是山坡,根本没有避雨的地方,温白羽不敢站在原地,就顶着雨慢慢往前走。

    “沙沙……沙沙……”

    走了几步,隐约听见有脚步声,温白羽吓得立刻站住了脚,果然每隔几秒,就见一个黑色衣服的人从草丛里走出来。

    那个人长得和万俟景侯一模一样!

    只不过温白羽却不敢叫他,因为他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并不是干净利索的短发,而是长发,用羽冠束起来。

    男人华贵的长袍被淋湿了,也冒着雨在走,他忽然停住了,吓得温白羽一抖,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结果男人却盯着地上看,突然弯下腰来,双手从地上捧起一样东西来。

    温白羽定眼一看,竟然是一只雏鸟。

    雏鸟通体莹白,羽毛就像上好的白玉,在男人的手掌中微微扑腾了一下,雏鸟的左翅上有淡淡的血迹,似乎是受了伤。

    温白羽注意到,这只雏鸟的眼睛竟然像红宝石一样,炸着身上的翅膀,昂着小脖子,用圆溜溜的眸子盯着男人。

    男人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袍子撕下一角,轻轻的包扎在雏鸟的左翅上,动作小心翼翼,然后将衣襟打开,把雏鸟抱在自己怀里避雨。

    大雨下了很久很久,等雨停了,男人才找了一处树枝,将雏鸟轻轻放在树枝上,笑着拍了拍雏鸟的小脑袋,说:“还能飞么?”

    雏鸟自然不会说话,只是用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盯着男人,然后甩了甩羽毛上的水珠,突然展开翅膀,直蹿上天际。

    温白羽这时候才发现,这只白色的雏鸟,有六条尾巴,竟然是凤凰。

    温白羽想到上次在墓中看到的故事,襄王和鸿鹄,如果故事的开端像自己刚刚看到的那样,其实襄王对鸿鹄有恩在先,那么鸿鹄报恩,剔凤骨做匕首,也就可以理解了。

    温白羽正想着,隐隐约约间又闻到一股异香,幽幽的清香,有点像檀香,又有点像荷香,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味道。

    第二次闻到这个香气,温白羽眼前又是一阵发黑,脑子里一霎那的眩晕,险些跪在地上。

    等温白羽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场景变了,不再是野外的山坡,而是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

    温白羽摸了摸自己的胳膊,刚才淋了那么大的雨,现在身上竟然没有一点湿意,而且自己的双腿也没有断。

    果然是幻觉……

    大殿里很安静,温白羽就站在正中间,殿上跪了许多穿着古代官袍的人,一个个跪着,用头扣着地,不敢抬起来,也不敢喘大气儿,好像随时都会有危难降临一样。

    很快,大殿的屏风后面转过来一个侍者,说:“王上请白羽先生。”

    他说完,温白羽就听见有镣铐的声音,“叮当……叮当……”,很快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从殿外走了进来。

    温白羽顿时睁大眼睛,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那走进来的男人,和自己竟然长得一样!

    只不过那男人一头长发披散着,眸子是红宝石色,他虽然手上脚上都戴着镣铐,却一点儿也不像阶下囚,反而透露着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

    白衣男人走进去,绕过屏风,屏风后面是一张床榻,一个男人躺在上面,他闭着眼,脸色苍白,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威严和冷傲。

    侍者说:“我王,白羽先生来了。”

    襄王睁开眼睛,挥了挥手,侍者就退到了屏风后面。

    白衣男人站在榻边,襄王仍然躺着,抬起眼去看他,忽然自嘲的一笑,说:“先生所料果不其然……孤王今年三十而立,却已经到了大限之时……孤之前和你说的事情……”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白衣男人已经淡淡的说:“襄王不必担心……我已经答应了,为你殉葬。”

    襄王似乎深吸了一口气,已经不再去看白衣男人,说:“先生说……人死之后,真的会有魂魄么?不过就算有魂魄,孤王造业已深,也必定是恶鬼罢了,徒留祸世而已……”

    白衣男人没有说话,襄王继续一个人慢慢的说:“在孤王还是王子的时候,孤王决定以后做一个明君,当孤王真正登上王座之后,才忽然感觉,做一个明君有太多的不得已,反倒是做一个暴君更加爽利……幸甚,还来得及,孤……并不想做一个昏君。”

    襄王又终于看向白衣男人,眼睛眯了眯,说话似乎已经有些吃力,他说:“我曾经想过多少次,就算弑仙杀神,那又算得什么,我只是想把你留在身边,十年、二十年、一百年、一千年、永远……不管是生是死……但是我现在明白了,我这辈子得到的太多了,有的事情,命里始终求不得……”

    襄王顿了顿,慢慢伸起手来,苍白的大手抬起,轻轻摩挲着白衣男人的脸颊,笑的有些吃力,说:“我又怎么舍得……让你来给我殉葬?”

    他说完,伸出另一只手,手里是一把玄色的钥匙,是缚仙铁索的钥匙,说道:“你走吧……”

    襄王的话音一落,就听“当!”的一声脆响,襄王伸起的手忽然落下,玄铁钥匙一下摔到榻边的地上。

    侍者听到了动静,立刻探头来看,随即跪下来大哭,紧跟着跪在屏风后面的大臣们,也开始大声嚎哭起来,襄国的王宫里传出了敲钟声。

    那是丧声……

    温白羽喉咙滑动,眼眶有些发酸,难道最后襄王并没有让鸿鹄陪葬?

    白衣男人始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站着,在阵阵的哭丧声中,白衣男人突然动了,周身慢慢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从男人的形态渐渐变成了一只浑身莹白羽毛的鸿鹄。

    “啪!”的一声巨响,就在男人变成鸿鹄的一霎那,他手上脚上的镣铐竟然轻而易举的被绷断了,根本不需要钥匙。

    鸿鹄伏低脖颈,俯首在襄王的颈侧,轻轻的磨蹭着,一双红色的眸子中,有泪水在打转,鸟喙中发出低低的悲鸣,仿佛在哭……

    温白羽看着鸿鹄落泪,只觉得心口一阵剧痛,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喘不过气来,似乎能体会到鸿鹄此时此刻的感受。

    温白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脑袋里打转,似乎有什么将要破土而出,但又像隔了一层窗户纸,永远也点不透。

    “啊!”

    就在这个时候,温白羽顿时觉得左肩一阵剧痛,好像被人撕咬了一样,疼的他脑袋一阵发麻。

    温白羽下意识的一甩左手,“嘭”的一声,把什么东西甩了开去。

    温白羽身形不稳,突然腿上剧痛,冷汗一下席卷上来,紧跟着也晃了一下,“嘭”的跌倒在地上。

    温白羽眼前一片漆黑,两三秒之后,才适应了这种黑暗。

    眼前是长长的墓道,墓道两侧的石壁上刻着各种壁画,全是求不得的故事,每个壁画中的人都是在绝望的嚎哭着,温白羽越看越觉得双眼发木,好像随时要被吸进去似的。

    不能看!

    温白羽晃了晃头,捏了一把自己的右腿,疼的一激灵,这才勉强收回心神。

    “嗬——嗬——”

    温白羽听到黑暗处传来诡异的声音,不禁睁大了眼睛,突然想起刚刚自己从幻觉中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到左肩剧痛。

    温白羽侧头一看,自己左手的袖子已经被撕掉了,左肩上血粼粼的,露出了那个凤凰图腾的胎记,左肩刚下的位置,还有一个长长的伤疤……

    “嗬——嗬……”

    诡异的声音又传来了,像是伺机准备猎食的野兽一样,喘着粗气。

    温白羽眯着眼睛往前看,只见一个佝偻着腰的人站在黑暗中,因为没有光线的缘故,温白羽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脸。

    那人驼着背,双手下垂,慢慢往温白羽这边走,他走一步,两只胳膊就晃一下,像电影里的丧尸似的。

    温白羽屏住呼吸,瞪着眼睛,那“丧尸”仍然一步步往他这边走过来,走得稍微进了一点儿,温白羽能闻见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味。

    温白羽当即想要逃跑,只不过他一站起来,“嘭”的一声又摔在地上,现在不是幻觉,他的腿是断的,根本跑不动。

    温白羽双手哆嗦,万俟景侯也不知道去哪里了,他一点儿经验也没有,吓得已经没了主见,却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温白羽快速的摘下背上的背包,这是万俟景侯出门前带的,因为万俟景侯要背着自己,所以背包就由他背着。

    “嘶——”温白羽一把扯开背包,在里面疯狂的翻找着,手指无意间碰到一个冰凉的东西。

    竟然是龙鳞匕首!

    “嗬——嗬——”

    “丧尸”喉咙里发出诡异的吼声,一步步走过来,温白羽扶着墙站起来,右手紧紧握着匕首,手心里全都是汗。

    等“丧尸”走的更近了,那股腐烂的臭气越来越浓,熏得温白羽几乎要晕过去,这些还都不是最主要的。

    温白羽见他走过来,脸色越来越苍白,额头上有汗珠滚下来,一瞬间双眼圆张,恐惧让他紧紧咬住后槽牙。

    那并不是什么“丧尸”,走过来的人嘴上全是鲜血,因为吼叫裸/露出来的牙齿缝隙间也都是鲜血,正是刚才撕咬温白羽弄的。

    他的腿脚微跛,每走一步,身子和双臂都明显的晃动起来,竟然是温白羽认识的人,那个瘸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8章 龙背古村8》,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