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10章 龙鳞匕首10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摔在地上,他浑身发冷,慢慢变得僵硬起来,眼睛却直勾勾的瞪大,手边儿躺着一只打磨的光滑无比的铜镜。

    温白羽还兀自沉浸在铜镜的幻世中,丝毫没有感觉到身上的温度越来越低。

    就在这个时候,墓道里又传来了声音,“咔哒……咔哒……”

    似乎是有人走过来了。

    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手里端着枪,他的衣服上全是血,面色因为失血过多有些苍白,慢慢往前走,显然是绑架温白羽的那伙人。

    男人看到温白羽躺在地上,浑似中了邪一样,男人眼神顿时一亮,发疯的跑过去,将手中的枪一扔,然后扑上去。

    “啊……”

    温白羽兀自沉浸在缥缈的幻境中,突然感觉自己的脖颈一阵刺痛,好像是什么东西刺穿了自己的皮肉,疼痛是激发自救的最好方法。

    温白羽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回过神来。

    他躺在地上,有一个男人压在他的身上,脖颈间剧痛无比,男人的呼吸急促,发狠的咬着他脖子上的肉,含糊的喊着:“血……血……给我血……救我!”

    温白羽疼的一身冷汗,他刚从幻境之中挣脱出来,手脚冰凉无力,但是本能让温白羽牟足了劲儿,一脚踹在男人的肚子上。

    “啊!”

    男人大叫一声,“嘭”的一下跌坐在地上。

    “卧槽。”

    温白羽爆了一句粗口,从地上挣扎的爬起来,伸手抹了一把脖子,顿时看到一手的血。

    温白羽从没见过这么多血,男人那股狠劲儿,好像要咬掉他身上的肉。

    还以为万俟景侯是属狗的,原来这个人是属疯狗的!

    男人被他踹开,只是怔愣了一下,他面色苍白,青紫的嘴唇上一片血迹,好像刚吃过人肉一样,眼珠子全是血丝,魔怔似的盯着温白羽。

    男人踉跄两步,眼神直勾勾的,说:“血……血……只有你的血能救我……”

    温白羽吓得后退一步,刚想要跑,男人已经从后面扑上来,“嘭”的一声将温白羽扑倒。

    温白羽下巴顿时磕的一阵凉,想必也出血了。

    他面朝下,男人按住他的后背,温白羽这个状态很难用力挣扎,顿时心中警钟大作,还不等他撑起身来,左肩一阵剧痛。

    “妈的!”

    男人像疯狗一样,浑身一股怪力,咬的温白羽头皮一阵发麻,温白羽忍着疼,右手使劲一够,就听“嗤——”的一声。

    男人疯狂的嚎叫了一声,手臂上顿时多了一个大口子,捂着流血的手臂,恶狠狠的盯着手上拿着龙鳞匕首的温白羽。

    温白羽也不知道怎么的,刚才男人面色还苍白像纸,这会儿竟然稍微有些血色了,难道真是喝自己的血管用?!

    温白羽拿着匕首,戒备的对着男人,男人眯着眼睛,还伸出带血的舌头,舔了舔嘴角上的血渍,恶心的温白羽差一点儿就吐了,那模样像个可怕的魔鬼。

    男人并不惧怕温白羽手里的匕首,似乎也是红了眼儿,又冲上来,温白羽第一次见到喝血不要命的,不过那男人就跟打了兴奋剂似的,手上全是怪力,一把掐住温白羽的脖子。

    温白羽呼吸受阻,连咳嗽都咳不出来,被男人死死按在地上,眼前一阵阵发黑。

    “呃……”

    就在温白羽将要昏死过去的时候,突听“嘭”的一声巨响,温白羽脖子上的桎梏一下消失了,他睁开眼来,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万俟景侯的俊脸……

    温白羽深吸一口气,险些要吓死,毕竟刚才在铜镜中看到了乱七八糟的东西。

    刚才疯了一样咬温白羽的男人被万俟景侯一脚踹出去,整个人横着飞出去磕到了墓道的石壁,脖子一歪就昏死了过去。

    万俟景侯蹲下来,扶着还在深深喘气的温白羽,说:“怎么样。”

    温白羽捂着自己的脖子,说:“被咬了两口……”

    奚迟也跑过来,看到温白羽几乎血肉模糊的脖子,吓得嘴唇直哆嗦,赶紧从兜里掏出干净的纸手帕,按在温白羽的伤口上。

    万俟景侯很自然的低下头,温白羽立刻像被电了一样,大喊:“等等!”

    万俟景侯和奚迟都狐疑的看着他。

    温白羽赶紧咳嗽一声,不用想都知道万俟景侯要干什么,一低头准是又要……舔自己的伤口。

    温白羽的伤口一个在脖子上,另一个在左肩,要是万俟景侯用独特的消毒止血技巧,这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儿!

    温白羽说:“我没事,等……等出去再消毒……”

    万俟景侯脸上没有表情,似乎还是不理解温白羽的举动,闹得温白羽觉得一定是自己神经质的问题!

    万俟景侯伸手扶温白羽起来,似乎也发现了温白羽的体温过低,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温白羽的身上,然后回身低头看着地上的铜镜。

    温白羽才要张口问他,这个铜镜是什么,怎么那么邪乎。

    结果就看见万俟景侯很自然的一抬脚,就听“啪!”的一声,铜镜竟然被他给踩裂了!

    温白羽:“……”

    温白羽一脸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万俟景侯,说:“这是古董啊!”

    万俟景侯毫无语气,说:“幻世镜是邪器,通过映照人心最深的事物来吸取精元,留下来也是祸患。”

    原来刚才的一切只是幻术。但是……

    人心……

    最深的……

    事物……

    温白羽听他这样说,突然脸上有些不自然的发红,这都是哪根哪啊!他怎么觉得这个镜子这么不靠谱,他怎么不知道自己心里最深的事物,是被长着一张万俟景侯脸的男人,压在地上那个啥?!

    温白羽情不自禁的叨念了一声,“太不靠谱了。”

    万俟景侯说:“走吧,你还在流血,赶紧找到出墓的路。”

    温白羽点了点头,说:“对了,你们刚才去哪了?一转眼就不见了。”

    万俟景侯简练的说:“刚才的石门是一个暗门,每次打开都通向不同的墓道。”

    温白羽似懂非懂的,对这些也不敢兴趣,只想赶紧到地面去,他一刻也不想在墓里呆着了,这里面除了粽子、干尸,还有喝人血的疯子。

    温白羽一边用手捂着伤口,低头将掉在地上的匕首捡起来,一边将龙鳞匕首插/回鞘里,心想着这匕首还挺锋利的。

    就在匕首插/回鞘里的一霎那,温白羽突然觉得眼前发黑,脚下踉跄,似乎站不稳,身子一软,突然失去了意识。

    万俟景侯顿时反应,一把接住温白羽,将人抱在怀里,温白羽嘴唇发紫,眼睛紧紧闭着,呼吸十分温柔。

    万俟景侯眼睛眯了眯,说:“他的伤口上有尸毒。”

    温白羽只觉得迷迷糊糊的,身上一会儿冷,一会儿热,似乎在打摆子,伤口像火烧一样,他睁不开眼睛,却分外的痛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温白羽身上有了些劲儿,慢慢睁开眼睛,却被光亮照得眼睛生疼。

    “嘶——”

    温白羽一阵抽气,然后就有人扶住了他,那人扶着他的手冰凉冰凉的,根本没有一点儿温度,但是让温白羽分外的安心,不用猜也知道是万俟景侯。

    温白羽有些反应不过来,眼前是一片树林,微弱的阳光从树林的缝隙间漏下来,洒在温白羽脸上……

    温白羽呐呐的看着万俟景侯,说:“咱们出来了?”

    万俟景侯点点头,只是说:“感觉怎么样。”

    温白羽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已经不疼了,脑袋里也没有眩晕的感觉了,就说:“没事了。”

    温白羽的袖子被人拉了拉,转头一看,是小奚迟。

    奚迟蹲在他旁边,托着腮帮子,虽然一头一脸都是灰土,衣服上也是泥,但是掩不住的可爱天真。

    奚迟扬起一个笑脸来,然后认真的在土地上写了几个字。

    ——是万俟大哥背你出来的。

    温白羽心想着真该感谢万俟景侯,自己这也算是死里逃生。

    还没等他开口,奚迟又写。

    ——万俟大哥还给你止了血!

    止血……

    温白羽又抬手摸了摸脖子,不仅不流血了,连个伤疤都没有……

    温白羽:“……”

    万俟景侯倒是很自然,一点儿也不尴尬,说:“天黑之前咱们要出林子,你走得了么?我背你?”

    温白羽:“不……不用了。”

    温白羽赶紧站起来,万俟景侯点点头,率先往前走去。

    温白羽亦步亦趋的跟着他,他被绑来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一望无际全是树林,连个人影都没有。

    他们走了一会儿,就听见有汽车的声音,温白羽纳闷的说:“这竟然有车?”

    刚说完,就见一辆金杯车从远处开过来,“呲——”的一声急刹车,车门打开,一堆黑色衣服的男人从车上跳下来,他们手上还都拿着枪。

    “是那伙人!”

    温白羽一眼就认出了他们的衣服,这些人的服装都很统一,就像电视剧里的雇佣兵一样。

    万俟景侯表情很冷淡,仍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说:“走。”

    他说着,黑色的军靴稍稍一动,温白羽只见一个黑影“嗖”的飞出去,然后一个男人就“啊”的大叫起来,整个人向后飞去,撞到树上。

    “石……石头……”

    男人被打飞出去,一个小石子儿掉在旁边,还晃了晃……

    那些人虽然有枪,但是不敢贸然开枪,都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万俟景侯。

    一个人端起枪来,却被领头的人拦住,温白羽隐约听见他们说:“……不能开枪……先生要活的……”

    万俟景侯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扫了一遍,并不停顿脚步,慢慢往前走去,那些人吓得后退了两步。

    很快有一个男人从后面跑过来,然后对领头的人附耳说了几句话。

    温白羽这回没听见,领头的男人听了,却挥了一下手,说:“走!”

    温白羽诧异的看着他们突然冲出来,又突然撤退。

    温白羽说:“这些人,是来抢龙鳞匕首的么?”

    万俟景侯说:“或许是,不知道。”

    温白羽心说还有你不知道的啊,不过没说出声来,又说:“龙鳞匕首这么好?除了是古董,锋利了点儿,好像没啥特别的。”

    万俟景侯一边往前走,一边淡淡的说:“传说凤骨匕首可以招天兵,龙鳞匕首可以借阴兵。”

    温白羽:“……”

    阴兵……

    怎么不早说!这么阴气的东西,他拿着真的好吗!

    金杯车很快开走了,没行驶多远,就看到一辆黑色的轿车,领头的男人从金杯车上下来,恭敬的走过去。

    似乎有些害怕,说:“先生……”

    轿车的后窗慢慢降下,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坐在车里,他翘着腿,手上端着一杯红酒,似乎很悠闲,脸上戴着墨镜,看不出是谁。

    领头的男人说:“先生……温白羽那小子跑了,咱们的人一个也没从墓里出来,那……那龙鳞匕首,应该也在温白羽手上……”

    黑色西服的男人却轻笑了一声,吓得领头的男人一哆嗦。

    却听他说:“龙鳞匕首不过可以驱使阴兵,我却发现了更有意思的东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10章 龙鳞匕首10》,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