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驴蹄子专卖店

第9章 龙鳞匕首9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长生千叶 书名: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白羽有点儿受不了万俟景侯“火辣”的视线,赶紧抬头指着祭台上的盒子,说:“这是什么?”

    他说着,又觉得盒子上刻的图腾有些眼熟,说:“咦,这个花纹,有点像我肩膀上的胎记。”

    他一说完,奚迟吃惊的看着他,还眨了眨眼大眼睛。

    温白羽指了指自己的左肩锁骨偏左下的地方。

    他心里好奇,刚想伸手去碰盒子,万俟景侯抬手制止了他,说:“盒子里有机关,只要有轻微的震动,或者把盒子拿起,都会触发盒子里的微型弩机。”

    温白羽手哆嗦了一下,赶紧“嗖”的收了回去。

    盒子被一把青铜锁锁住,就静悄悄的摆在祭台上,温白羽说:“也没有钥匙,那怎么打开?”

    万俟景侯说:“你想打开它?”

    温白羽理所当然的说:“当然了,你不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

    万俟景侯没有说话,只是抬手过去,轻轻握住盒子上的青铜锁,温白羽也不见他如何动,就听“咔”的一声轻响,然后青铜锁就好像橡皮泥一样,被万俟景侯轻而易举的拽断了。

    温白羽:“……”

    温白羽现在只剩下张大了嘴瞠目结舌了,万俟景侯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说:“后退。”

    温白羽赶紧听话的后退,还拉着奚迟退了老远。

    万俟景侯这才松开了手,青铜锁掉在地上,盒盖子随即“啪”的弹开,与此同时,温白羽就听“嗖嗖”几响,有什么黑影从盒子里射了出来。

    万俟景侯与盒子的距离很近,也不见他如何躲避,只是稍微抬了抬手,温白羽一眨眼间,就见他手上多了三根针一样的东西。

    万俟景侯虽然将针丢在地上,说:“可以了。”

    温白羽已经不知道什么表情能表达自己的吃惊了,刚才三根针射/出来的速度如此之快,一般人根本躲不开。

    不过万俟景侯本身就不是一般人,温白羽之前已经领教过了……

    盒子打开,里面空荡荡的,只放着一张帛书,其他什么也没有。

    温白羽伸手将帛书拿出来,帛书很大,展开一看,上面好像是地图。

    温白羽一阵兴奋,说:“地图?难道是这座墓的设计图?那咱们不是就能出去了?”

    只不过他仔细一看,好像并不是这座墓的地形图。

    帛书很大,上面绘制了并非一座古墓,大大小小零零总总,一共六十多座墓,很多墓上做了标记,还有几个墓打了重点符号,绘制出了古墓附近的详细地形图。

    温白羽有些纳闷,这么多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万俟景侯只看了一眼,说:“六十六座,是襄王墓。”

    温白羽听他这样一说,突然记起来了,刚才万俟景侯念祭台上的文字,也说过了,襄王命人建造地宫,但是襄王去世的时候,六十六座棺材同时抬出国都,也就是说这六十六座古墓里,起码有六十五座是故弄玄虚的虚冢。

    温白羽啧啧舌,说:“这个襄王不仅渣,还挺疑心的,弄这么多墓。”

    万俟景侯又看了他一眼,不过温白羽没有注意到,万俟景侯收回目光,说:“这座墓看起来是战国时期的古墓,但是墓里却又有很多其他时期的特点,墓主人显然是有意混淆视听,再加上这个帛书,不难看得出来,墓主人生前的行当。”

    温白羽奇怪的说:“什么行当?”

    万俟景侯说:“盗墓贼,或者是官盗。”

    万俟景侯说着,晃了晃手里的帛书,说:“六十六座襄王墓,起码有四十座已经绘出了详细的地形图,这么大的工程并非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官盗的可能性会多一些。只可惜……墓主人一辈子也没找到真正的襄王墓。”

    温白羽听得似懂非懂,他之前根本没接触过这些,说:“盗墓贼我知道,官盗到底是什么?”

    别看万俟景侯脾气冷淡,但是对温白羽还是非常耐心的,解释说:“官盗就是盗墓的军队,古时曹操设发丘中郎将和摸金校尉,专门负责挖掘古墓财物,据说曹操靠挖掘一个古墓得来的饷银,就可以养活他的军队足足三年。”

    “三年?!”

    温白羽吃惊的说:“那还真是有钱。”

    万俟景侯又说:“这个墓主人一辈子没能找到真正的襄王墓,看起来死的并不甘心,想要后人来替他完成心愿。”

    温白羽想到刚才他们在上面墓室见到的篆书,上面写的就是什么隔世弟子,原来隔世弟子是做这个用的,可是温白羽是个饭馆的老板,就算不小心把血掉上去了,也不会盗墓啊。

    温白羽说:“咱们还是想办法出去吧,这里太邪乎了,万一再碰见粽子怎么办?还有绑我的那帮人,他们人数很多,万一再遇见,咱们就寡不敌众了。”

    万俟景侯点了点头,让温白羽把帛书收起来,说:“匕首带在身上,龙鳞匕首是欧冶子用神铁所铸,可以僻邪,一般的粽子不敢近前。”

    温白羽说:“这么厉害?”

    他说着赶紧把匕首拿出来,然后学着电视里的样子,把匕首也塞在自己的靴子里,不过又想了想,说:“什么叫一般的粽子?”

    万俟景侯已经率先在墓室的四周查看,说:“几百年的粽子。”

    温白羽干笑了一声,说:“可是刚才咱们遇到的那些,怎么看到都是几千年的!”

    万俟景侯还是毫无语气,很自然的说:“还有我呢。”

    温白羽听了倒是闹了个大红脸,赶紧伸手摸了摸,脸上竟然都烫的慌!

    奚迟则是跟着温白羽身边,然后偷偷在笑。

    温白羽低头瞪了奚迟一眼,奚迟又露出一个他能理解的表情,真是善解人意的小天使……

    墓室很大,大家分头找出去的机关,不过温白羽什么也不懂,他不敢碰东西,只好跟着万俟景侯后面,就像跟屁虫一样。

    万俟景侯走一步,温白羽就走一步,然后要说不说的样子,张了好几次嘴,最后都没有说出声来。

    万俟景侯似乎长了后眼,突然收了步子,温白羽差点撞上他。

    万俟景侯说:“什么事。”

    温白羽:“……”

    温白羽挠了挠后脑勺,说:“你这么厉害,怎么来我的小饭馆当伙计?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万俟景侯的眼神温白羽有一时间看不懂,他皱了皱眉,那表情好像万俟景侯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似的。

    万俟景侯最后只说了一句,“我不知道。”

    然后又开始继续找机关了。

    “不知道?”

    温白羽愣了一下,随即又追上去,说:“什么叫不知道?”

    万俟景侯就不再搭理他这个问题。

    就在温白羽追着万俟景侯的时候,奚迟突然跑过来了,然后拽了拽他的衣服,指着墓室的一个角落,示意温白羽去看。

    三人走过去,就见墓室的墙上有一块石板周围的痕迹有些与众不同,似乎能活动似的。

    温白羽笑着拍了拍奚迟的头顶,说:“还是你眼睛尖,我们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万俟景侯只是凉凉的看了奚迟一眼,并没有说话,抬起手来去按那块石板。

    就听“轰隆”一声巨响……

    墓室正北面的石墙忽然从中间裂开,俨然就是一道石门,石门后面是长长的墓道。

    万俟景侯打头阵,奚迟走在中间,就在温白羽要踏进墓道的时候,石门突然快速的闭合。

    温白羽“啊”的喊了一声,“万俟……”

    只不过他还没喊完,石门竟然“嘭”的一声合上了。

    温白羽有些发慌,这里是古墓,里面全是死人,遇见死人还算幸运,要是遇见粽子就惨了。

    温白羽赶紧又去按之前那块石板,幸运的是石门“轰隆”一响,又打开了。

    温白羽赶紧跨进石门里,然而前面黑洞洞的,根本就没有万俟景侯和奚迟的影子。

    温白羽抖了一下,虽然他认识万俟景侯不过一天时间,但是依温白羽的了解,对方绝对不可能扔下他一个人就走的,就算石门关了,肯定也会站在墓道里等自己出来。

    是遇到危险了么?

    温白羽心口一紧,赶紧往前走去,轻声喊着:“万俟景侯?奚迟?”

    “万俟景侯……奚迟……”

    墓道里传来空洞的回音,然而却没有人回答他。

    温白羽屏住呼吸,拼命的咽唾沫,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靴子,那里面插/着一把龙鳞匕首。

    温白羽慢慢往前走,墓道完全没有岔路口,他走着,突然见前面有个黑影横在路上,似乎挡住了去了。

    温白羽惊诧的盯着,有些狐疑,竟然是一个人!

    而且看他的衣着,是绑架自己的那帮人。

    男人躺在地上,正面朝上,双腿双手大敞着,四仰八叉的躺着,最恐怖的是,男人双眼圆睁,脸上却露出诡异的笑容,看的温白羽后背发麻。

    温白羽迟疑了好一会儿,见男人一直不动,才慢慢挪过去,然后伸腿踢了踢男人。

    “啊……”

    温白羽下了一哆嗦,男人的四肢竟然是僵硬的,温白羽蹲下来,伸手按在男人的脖颈上,已经没有脉搏的跳动,而且男人入手的温度非常凉。

    “死……死了……”

    温白羽不争气的差点坐在地上,赶紧爬起来,夸过男人往前跑。

    走着走着,温白羽发现墓道里竟然有些亮光,他心中一喜,还以为是阳光,可以回到地面了,跑过去一看,地上竟然是一面镜子。

    铜镜打磨的非常光亮,只不过再光亮,照出来的人影也有些走形……

    温白羽拿起镜子,他只看了一眼,突然觉得自己有些魔怔,眼睛仿佛拔不出来,死死盯着镜子。

    铜镜的影像开始慢慢扭曲、变形,然后变得鲜亮……

    铜镜里出现了黄肠题凑的椁室,老五站在打开的棺材前,一把抓起一张黄金面具,然后老五喊了一声“睁眼了”,随即椁室暗了下来,温白羽清晰的看到,棺材里伸出一只白皙的手来,一把抓住老五的脖子,将人狠狠拖进棺材里。

    棺材里的液体也不知道是什么,老五被拖进去,挣扎了两下,突然就不动了,然后慢慢被液体融化……

    温白羽吓得睁大眼睛,但是他仍然魔怔了一样盯着铜镜,一动不动的。

    很快的,一个白衣的男人从棺材里站起来,他的脸上带着金面具,身材纤细修长,慢慢从棺材里夸出来。那大哥像疯了一样哆嗦,却也似温白羽似的魔怔,双眼圆睁,盯着白衣男人从棺材中走出。

    男人慢慢的往前走,在黑暗的椁室里,他优雅的抬起手来,慢慢摘掉自己脸上的金面具,细细的眉毛,浓密的睫毛,一双丹凤眼,苍白的嘴唇,瘦削的下巴,一双血红发亮的眼睛……

    “啊啊啊啊!!”

    那大哥大喊了一声,突然脸上发青,五孔流血,“嘭”的一声栽倒在地上。

    白衣男人那张脸……

    完□□/露在温白羽的面前,带着一股孤高的冷漠,却像极了可爱的奚迟……

    温白羽觉得自己吓得不能呼吸了,镜子里的影响又开始扭曲着,变成了一座宏伟的宫殿。

    殿里空旷,四面八方纵横着黑色的铁索。

    “喀拉……”

    温白羽一低头,发现自己竟然站在宫殿里,身上缠绕着铁索,手上,脚上,甚至脖颈上,全是漆黑的铁链。

    “吱呀……”

    殿门应声而开,一个黑衣男人逆着光线,从外面踏进店里。

    温白羽眯了眯眼睛,他看不清那个人的长相。

    “白羽,你可想好了?愿不愿意为孤殉葬?”

    黑衣男人说着,从阴影中走出来,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他束着发冠,戴着冕旒,一张俊逸英朗的面容,眯着一双眼目,散发着不容违逆的威严。

    万俟景侯……

    温白羽盯着男人,有些吃惊。

    黑衣男人走过来,竟然俯下了身,伸手轻轻抚摸着温白羽的脸颊,冷漠的眼神柔和了很多,说:“白羽……答应孤,答应孤,好么?不管是生是死,答应孤,即使遭天谴,永世不得超生,孤也不会放你走,白羽……”

    男人说着,似乎对温白羽毫不理睬的反应非常不满,动作突然变得暴戾起来,狠狠捏住温白羽的下巴,说:“别走,孤不许你走……”

    说着,男人竟然粗暴的吻了下来,温白羽吓得浑身僵硬,男人的动作更加暴戾,撕扯开他的衣服,将他压在冰凉的地上,狠狠钳住他的腰……

    “啊……”

    温白羽只觉得痛的要昏死过去,男人听到他痛苦的声音,慢慢冷静下来,动作从暴戾变得温柔,落下一个个虔诚的吻来。

    男人说:“神祗又怎么样,陪着孤,白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黑驴蹄子专卖店第9章 龙鳞匕首9》,方便以后阅读黑驴蹄子专卖店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黑驴蹄子专卖店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