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39章 始知人间有地狱(三)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新赶来的协管修士有十几人。

    因为是收到了同侪骤死的讯号,所以准备还算充分。法宝纷纷亮出来。

    虽然都莫名的有些破烂,可在这死狱里头,已经是很庞大的身价了。

    “呔,那个漂亮小子……”

    卫明阳笑了一下:“呵!”

    华丽幽冷的笑容,与这死亡之地格外相合。

    十几个协管修士扑倒在地,“饶命!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这年头识时务的真俊杰竟然格外的多。

    卫明阳看那领头的:“分清大小王了?”

    众人山呼:“您是大王,您是!”

    喀嚓嚓一阵脆响,没留下一条性命。

    芥子洞里。

    江淮川迟疑着,用口型说:“这是……秒了?”

    杨夕也很疑惑:“他难道法力不受限?那我想干他不是更难了?”

    宁孤鸾从兜里掏出个小圆镜,咔嚓一下镶在石壁上:“看看就知道了。”

    杨夕惊:“你怎会有法宝?果然又是坑来的?”

    宁孤鸾瞪她:“这是窥极镜,昆仑内门杂家的标配好么?”

    至今还是挂名弟子杨夕,觉得很受伤。

    江淮川默默看着那窥极镜的小孔。

    他想投昆仑,所以事先对昆仑是做了诸多研究的。

    窥极镜这东西,机缘巧合他也有听说过,与芥子洞府、昆仑玉牌,战部避世钟、刑堂鬼面具这些东西一样,是昆仑自家研究出的精细法宝,功能诡谲,是少数不外传的东西。

    据说大可以远观千里,小可以细数尘埃,却原来还能穿墙透视?

    世人总传昆仑手松、腰粗、家底丰厚,只怕并非空穴来风。

    只是这些东西,昆仑人人有,所以他们反而不觉得。

    只是……只是……不知是不是错觉,总觉得昆仑装备的功用,都有点猥琐呢?

    “又有人来!”

    窥极镜中,满地尸体厚厚铺了一层。那侍者小童,正挨个的验看。

    土洞的空中,却又有光华闪过。

    夜城帝君略一沉吟:“先藏一下!”

    杨、宁&江:我嚓!一共两条路,不会正好这边吧!被发现了可怎好,一起搓麻将么!!⊙a⊙

    只见夜城帝君抬手从腕上褪下一只手环,抬手抛在地上。

    和侍童一起站进去,便失了踪影。

    杨、宁&江:差点忘记了……只有我们才是穷逼,人家是有法宝的。qaq

    阵光闪过,天上先后落下折草娘、梅三公子并一个半截儿的修士。

    那半截儿修士一落地,便摔得昏了过去。

    折草娘先是看着跟进来的梅三,喜极而泣了一下。

    梅三脸色臭臭的。

    折草娘想起自己是被谁害的,抬手一只雷火杵就要镇杀那昏迷的修士。

    杨夕不禁吸气:“是他?”

    江淮川:“认识?”

    杨夕点点头,又摇摇头:“只知道号明霄。”

    梅三抬手拦住折草娘:“慢着,他敢拖你下水,应当有出去的办法。先叫醒他拷问一番。”

    折草娘似乎完全为他马首是詹,抬手就要放个水法术:“哎?三娘,我灵力完全使不出来!”

    梅三极镇定:“我也一样,刚进来就发现了。小法诀还能使。”抬手掐了个诀,又道:“估计你体修的法门也还能用,我们自保不成问题,但这地方还是趁早离开好。”

    涓涓细流落在明霄脸上,那厮微微哼了一声,迷蒙的睁开了一点眼睛。

    这时,正对面的甬道里,又传来更大声的呼唤:“他爷爷的,到底什么人如此嚣张。刚进我东区的地盘,就敢杀人闹事……”

    忽然抬头,看见了折草娘,疾呼:“有个女的,活的!快抓住抓住!”

    杨夕默默扭头。

    多么眼熟的一幕,蠢萌至此,几乎有点不忍心观看了……

    折草娘的反应却有点异常,袖子遮住口鼻,言笑晏晏的,一步三摇走过去:“唉哟,抓人家作甚?是劫色么?其实,你们几个虽不甚美,但长得也还壮士……”

    “阿草。”梅三假笑。

    折草娘的舌头突兀的打了一个结,:“……就是再壮实老娘也不会从的!”

    暗自抹了一把汗,幸好反应快啊。

    扬起雷火杵便要冲上去:“看姑奶奶今日不收拾得你们下半身不能自理!”

    却被梅三一把捏住了手腕:“让我来。”

    来人显然也不是吃素的,容她二人在那唱戏。

    只是折草娘先那一出把他们都给震呆片刻。

    如今反应过来,架势竟比之前两拨都强了不少。先放一个法宝,又放一片小法诀,一时间土洞里纸符翻飞。

    梅三冷着脸,手上斗篷一扬,绽开一朵巨大的黑莲遮住了所有攻击。从斗篷后露出半张脸来,手中折扇刷拉一下展开,扇出一道无色的香风,隐隐有桃花的味道。

    那几个“协管”立即扑倒。

    似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束缚住,一动也不能动。

    这个招数杨夕认出来了,唤作【扇底风】,昆仑刑堂高胜寒的拿手战技。

    只不过高胜寒喜好鲜血淋漓的恐吓,这梅三似乎更愿意无声无息的偷袭。

    几个用生命在卖萌的协管,此时也回了神。

    瞪大眼睛,满脸不敢相信:“无色桃花扇底香,你是……桃夭老祖?你怎会进来?”

    梅三客客气气的露齿一笑,九分清俊,一线妖娆。

    “既知我名姓,那便好办了。”

    蹲下身子,一把折扇端了领头人的下巴颏:“说吧,这地方怎么出去?”

    “老祖您开玩笑了,死狱有进无出谁不知道……啊——”

    只听“咔吧”一声脆响。

    梅三徒手砸断了那人的大腿骨!

    “这地方怎么着,再说一遍来听听?”

    惨号声,不绝于耳。梅三依旧笑着,斯文客气。

    可这回,没人再怀疑这是个邪修了。

    “真的!!真出不去,要能出去我早出去了!”

    梅三又一干脆利索的折断了那人的一条胳膊,两手搭在另外一条胳膊上。

    微笑。

    “老祖饶命老祖!这里只是死狱的外围,我们这些协管都是不敢去杀怪的小角色,但凡有点本事,哪里会在这卡新人?”眼看着梅三正又要下手,旁边一人机智大喊:“老祖且慢,我等不知,但四区的狱王或许知道!”

    “什么是狱王?”

    “回老祖,咱们死狱兴的是犯人自制,狱卒辅助。这狱王,就是四个四个片区组织犯人杀怪的人,是站在死狱顶端的人!”

    梅三一挑眉,和折草娘对视了一眼。才慎重开口:“都有谁?”

    这监狱里头关的,也有几个熟人,没准还真是认得。

    “南区算师沈从容,北区兵主薛无间,西区和咱们没有接壤,所以我们也不大清楚。然后就是东区……胡山炮。”

    “薛无间?”

    “胡山炮?”

    “脚下这是那个区?”

    出声的三个人都愣了一下。

    夜城帝君收了自己的法宝,从角落里出来。只淡淡扫了两个女修一眼,径直问地上那人。

    “南区如何去?”

    地上那人乍见又冒出来个人,惊恐至极。

    “从此处往西,行过约二十个像这样的土洞,会见着驻地,从驻地再往南,再过十五个……”

    夜城帝君抬手把人从地上提起来,根本没等他说完。回头看一眼梅三:“借个人走,想必你不介意。”

    梅三但笑不语。

    人家藏着自己都没发现,难道还有反驳的资格?

    “你带路。”夜城帝君本也不在意她的回答,提着人便走了。

    待他们走了好远,折草娘才恨恨的吐了一口:“呸!瞧那目中无人的模样,怎不来个怪把他吞了!魔修可是大补呢!”

    梅三却是一笑,拍拍她肩:“别跟他计较,他能再活三天,都是前生有造化。”

    “什么?”

    梅三却不肯再解释,自顾低头去看那一地的“协管”。

    “咱们这儿是东区?你们是那胡山炮的手下?”

    地上的人有点臊,“其……其实……是,我等是胡老大的手下。”

    梅三也不急着计较他的吞吐,只笑着一把拉过折草娘,“那真是太好了。这儿有个你们老大的旧情人想见他一面,烦你带个路。”

    “啊?”地上的人都惊了。

    折草娘却是一脸被屎糊到的膈应表情,没出声。

    随后两个女修把地上的修士用绳子穿了一串儿,美其名曰老情人的见面礼。但凡稍有反抗者,心狠手辣的当场击毙。最终只串了半串儿活人,还挂了半串儿死的。

    末了,折草娘指指地上害他们进来的“碰瓷儿哥”,

    “这回可以宰了?”

    梅三摇头,“带上。”

    折草娘惊呼:“为什吗?”

    她对这小子可是恨得牙都痒痒,若有条件,恨不得啖其肉,寝其皮了!

    梅三低着头打绳结儿,意味深长的一笑,“物尽其用。”

    极阴险的。

    待她们走后,又过了很久。

    杨夕三人确定了不会再“刷新”出蠢萌的协管,才从芥子洞府里出来。

    “和我刚在那修士的识海里问出的差不多,仅有的一点区别是,我听到的消息是东区的狱王……死了。”

    三人犹疑相互对视,都分不出来哪一拨人说的是谎话,又为什么说谎。

    江淮川道:“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杨夕看了看梅三几人离去的方向,“跟上去。”

    宁孤鸾眉头一跳:“干嘛?”

    杨夕简短道:“如果可能,救人。”

    宁孤鸾只恨不得把杨夕撕碎了吃掉,

    “你又要作大死是不是?我告诉你,这回我是死都不会跟你去的!既然这里有辅助的狱卒,我要去找他们,找到了让他们把我放出去!怎么说我也是昆仑的!”

    “杨夕!”江淮川忽然出声:“你的胳膊怎么没长出来?”

    宁孤鸾这才注意到,杨夕那根没肉的胳膊依然露着骨头,没长出半点肉来。而她头上淋淋漓漓的全是冷汗。“是不是血不够,要不师兄给你把他放干了?”

    江淮川即便着急,也还是忍不住剜他一眼。

    却见杨夕低着头,默默看着自己的左胳膊。筋骨外露,连空气的流动都如刀刮骨,纵然天雷锻过的的骨头刚硬些,也是疼的。

    几乎有些影响她保持清醒。

    “内伤全都好了,只有魔气沾过的地方没有用。”杨夕垂下眼睛,“大约是……长不出来了吧。”

    宁孤鸾如遭雷击,“杨夕……你别担心,杨夕——!”

    宁孤鸾的嗓音陡然拔高,惊得几乎跳起来。

    却是那心狠手狠的小驴蛋子伸出右手,“嘎巴”一声把自己整个左胳膊给掰下来了!

    她给生掰了!!!

    宁孤鸾大惊失色:

    “你娘的疯了吗?你当你是妖修,掰了胳膊三天就能长好?好的不学坏的学,你以为你是我么?”

    断肢求生,恰是宁孤鸾干过的事儿。

    杨夕右手捏着自己的左臂骨,抬眼看他,仅剩的一颗眸子漆黑漆黑的:“还有事要做,我得保证这儿是清醒的,你们两个,一个死笨一个怯懦,指不上。”

    她用那截儿断骨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抬腿往前:“走吧,等活着回了昆仑,自然可以修上。”

    宁孤鸾却有三分迟疑,纵然昆仑医修强大,可这参精血脉都没辙的毛病,昆仑就真有辄?再三犹豫,也只有跟上。

    再看杨夕那不肯露出来的离火眸左眼,和半张削薄了脸颊。只把一口钢牙都要碎了,到底是没能把杨夕全须全尾带回去的。

    “江草药,你怎不走?跪地上作甚?”

    江淮川看着杨夕空荡荡的臂,勉力站了两站,“没事,有点腿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39章 始知人间有地狱(三)》,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