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38章 始知人间有地狱(二)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法术和神通都用不出来?”杨夕的表情在逆光中有点难辨。

    宁孤鸾神色难看:“法宝什么的似乎能用,但是昆仑出门,谁会用那玩意儿?”

    大概是每一只不起眼的死麻雀都有一个变成美凤凰的梦想,宁孤鸾不但会飞,会人偶术,其实还使得一手好火法。

    “傻.逼,爷还会火法!”这台词想想就很激动呐!

    可他刚刚试图烧死那只狼妖的时候,体内滞涩的感觉,放个火苗都困难。难道他要说:“傻逼,其实爷可以代替火柴……”

    江淮川“嘶——”了一声,“昆仑都不用法宝?你们可真嚣张!”

    宁孤鸾看他一眼,“你太天真了!”

    江淮川:“?”

    杨夕接上:“昆仑都是穷逼,有法宝早卖了。”

    江淮川:“…………………………”

    tt真相一点都不美好,传说中的大门派什么都发,满地法宝,丹药铺路呢?

    杨夕忽然一笑,又道:“不过神通和灵力都不能用,真是太美好了。”

    宁孤鸾:“你到底还是伤到脑子了?”

    杨夕转头看他俩,咯咯一笑,莫名有点阴险:“我离火眸这只眼睛瞎了,神通正好用不了。而法术,虽然很惭愧,但由于经脉狭窄灵力稀薄,我是一门也没有学过的。”

    宁孤鸾一惊,这才注意到杨夕左眼的异状。

    但是眼睛瞎了你笑个毛线啊!!!你诡异的思路敢不敢不要这么牲口!

    “然后,鸟师兄你没有顺手试试吗,神识之术和小法诀都是可以用的。”杨夕悠悠然叹气:“总觉得要是在这儿跟那夜城帝君开干,简直就是主场呢。”

    宁孤鸾悟了。

    误了之后,一巴掌糊在杨夕头上,半点同门爱没有:“你个死丫头,不得色会死么!明知道师兄我的人偶术是用天赋神通当媒介的!”

    杨夕委屈:“鸟师兄,疼呢!”

    江怀川却没那两人好心情,心中默一盘算,道:“不管神识还是小法决,我是一点都不会的。麻雀兄看来也是用不出,杨夕你刚一击就被那狼妖踹飞了三丈,这哪里是什么主场?”

    宁孤鸾不闹了,阴森森的回头看他:“所以你最好祈祷,不要让你的霉运带累了我们。那狼妖只是个特例,这里并没有每个人都是体修!”

    不得不说,妖修的直觉还是很敏锐的。

    江怀川自家霉运自家知,心虚的割了手腕递给杨夕:“喝血!”

    杨夕皱了皱眉头,欲言又止,可耳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还是喝了。

    强压下翻腾欲呕的感觉……

    杨夕的伤口开始以极缓慢的速度愈合,而甬道里的人,也随着越来越耀眼的光亮,终于现出了模糊的身形。

    两个衣着还算整洁的修士,手上隔拎着几样破烂法宝。发光的正是其中一人手上的宝珠。

    其中一人见了杨夕就眼睛发亮:“女的!活的!快抓住抓住!”

    江怀川一惊:眼力忒好,难不成练过?

    杨夕那一身伤满身血的模样,居然还能认出是个女的?江怀川私以为,若不是事先知道,他都很难认出是个活的。

    杨夕却忽然轻轻出声:“两个?”

    江怀川听得一愣。

    宁孤鸾却是秒懂,顿时发出一声怪笑。

    只见杨夕掐了磕灵石,放出幻丝诀同时缠住对面两人。沉静的一闭眼,对面的一个就不能动了。

    人偶术还真是好用……江怀川心中一恍而过,不如我也学一点,忽然又想起:“还剩一个怎办?”

    宁孤鸾可是说了不会小法诀的!

    就见宁孤鸾微微一笑,从容淡定的两根手指搭上了杨夕的灵丝。宁孤鸾连眼都没闭,对面第二人也不动了。

    人偶术技巧之“借媒”。

    非彼此信任,且对彼此媒介足够了解,是绝办不到的。

    并且宁孤鸾所担的借媒一方,要有很深的造诣和技巧,杨夕所担的被借一方,则需要强大的神识。

    天时,地利,人和。活该那两个人要倒霉。

    不过江怀川不懂这些,只是土洞瞬间安静下来,四个人都没了动作,没能让他生出什么安全感。反而有点渗得慌。

    又看着宁孤鸾举重若轻的模样,忍不住想偷师……

    一根手指,轻轻搭上了纤细灵丝——摸摸触感也好。

    怎料,“嗖——”

    “你奶奶个髻的,你竟然是个金丹!再动一个看看?你再动信不信鸟爷啄瞎你眼睛混蛋!”

    江怀川再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处在一片空茫的黑暗中。中间一个高出自己许多的铁塔壮汉,正在和脑袋上一只麻雀较劲。

    麻雀极凶,壮汉似乎也没遇过这等境况,手忙脚乱。

    江怀川一脸震惊:“这是……识海?”

    他居然就这么进来了?虽然想要偷师,可是一偷即得才很奇怪啊!人偶术怎可能这么好学?

    宁麻雀一眼看见他,暴躁怒骂:“乱碰人偶媒介,你也不怕魂飞魄散!”见江怀川神似痴呆,又吼:“没看鸟爷的神识止不住他?还不快来帮忙!”

    江怀川“哎”了一声,然后“怎么帮?”

    宁孤鸾扒在铁塔脑门上,戾气横生:“跟干架一样,撂倒了算!”

    江怀川得令,这回是真的明白了。只有人家腰那么高,于是比了一比,冲上去凌空一脚!

    “嗷——”壮汉一声惨呼,捂着□□,倒底,不动了。

    “……”宁孤鸾有片刻的言语不能:“他这是……”

    江怀川活动活动脚脖子:“没死,就是蛋碎了。”

    宁孤鸾下定决心,以后一定要对江怀川态度好一点。

    于是很拘谨的道:“江兄,人偶师施术时,身体十分脆弱。能否烦江兄为我二人护法?”

    杨夕这边的情况,则是完全相反的。蹲在只有自己腰那么高的小人儿面前,一根手指戳人家脑门:“说吧。”

    那人哆哆嗦嗦:“姑娘想问什么?”

    杨夕一挑眉,点点头:“沟通失败,看来是个听不懂人话的,只有削一顿再问了。”

    杨夕其实真不知该问些什么。他对这死狱两眼一摸黑,根本无从问起。但她有个简单粗暴的逆向思维——眼前人这人刚才德行,定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劫道新修士,怎可能不知该说什么?

    所以,削一顿吧!

    江怀川前车之鉴未远,打一打就老实了。

    结果这厮还没得江怀川的骨气。

    看见杨夕抬手招了一只有锋利齿列的碾盘,当场就吓得倒豆子一样,把知道的全说了。

    说的内容先略过不提。且说江怀川借宁孤鸾之力出了敌人识海,不等静心护法,便忽然感觉头上有阵法波动。

    聪明机警,几乎马上就想到了一种可能!

    心中大惊,又不知如何唤醒施术的二人,那两人本体怎么推都不醒。

    一咬牙,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在那两个畏缩修士心窝里,一人插了一刀!

    二人连个声儿都没出,软软扑倒。

    杨夕、宁孤鸾一人一口鲜血,喷出去直有半米。

    “姓江的你过河拆桥会不会太早了一点?”

    宁孤鸾睁开眼就是大骂,他受伤尤重,站起来就要去踹,早忘了刚还发誓要对人家好。

    江怀川却低喊一声:“藏一下!”

    杨、宁二人这时也感觉到了头上波动。

    宁孤鸾微怔。

    杨夕却脸色一变,跟江怀川想到了同一种可能。

    “嗖”一声窜出去,奔了那狼妖少年逃走的甬道。

    宁孤鸾发愣,“那隧道笔直笔直的,怎么藏?”

    被江淮川拖走了。

    昆仑弟子的标配装备,在这时候就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杨夕把芥子洞府往甬道的石壁上一拍,三个人猫在里头,从刚才那个土洞里,是完全瞧不见这里藏了人的。

    江淮川摸摸洞壁,感叹:“昆仑芥子洞呐,真是杀人越货听墙角的利器……”

    杨夕默默,你还没有见过战部避世钟呢。

    宁孤鸾急吼吼的低叫:“你们两谁能告诉我现在什么情况?进来人就进来人,为什么要藏起来?”

    江淮川竖起一根指头:“嘘——”

    杨夕:“来了。”

    只听轻微的两声响,有两个人落了。

    其中一人轻呼:“帝座!不是说这死狱直通战场么?怎的不是在海上,而是在地下?”

    宁孤鸾脸色也变了。

    只听一把冷锐的嗓子缓缓开口,语气淡漠:“海面上空间开阔,利于排列兵阵。自有那帮剑修、阵修罩着。地下却只能靠单打独斗,自然更适合这些不堪合作的匪类。”说罢忽然一笑,淡淡的好听:“我早先便猜想,既然海中生物有那能钻地潜沙的,没道理百怪侵袭就没有。可地下战斗,并不适合修界通行的剑、法、阵三板斧,这伤亡极大的战场,残剑又支了谁去填命?不想,昆仑还真是能物尽其用。”

    听墙角的杨夕和江淮川对视一眼:夜城帝君也算个有智慧的了,这些问题他们就没有想过。

    杨夕还多想了一点:卿本佳人,奈何太渣……

    不知是否杨夕和江淮川两个倒霉催的加一起负负得了正,杨夕三人今日的运道似乎格外好。正紧张着夜城帝君会不会两条通道二选一,巴巴的就走了自己这边。忽闻另一边同道传来吼叫:

    “妈的,谁敢杀我东区的协管?刚进死狱就闹事,爷爷倒是要把死狱的规矩一次性告诉你们,免得认不清谁是大小王!”

    杨夕欢乐了,换个人初来乍道,定然是避开冲突。但那个一脸冷面的夜城帝君么……

    结果那人作死没够,居然静了片刻又吼一声:“快快!有个比女的还漂亮的男的!抓住抓住!”

    声音十分欣喜,定然是看见脸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38章 始知人间有地狱(二)》,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