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36章 生死围杀(六)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夜城帝君的魔龙在面前露出峥嵘。

    杨夕根本避无可避。

    身后就是被捆成粽子的薛无间,卡在死狱入口的边上,动弹不得。

    可恶!再有一尺的距离,薛先生就能掉下去了!

    如果薛无间豁出老命去往前拱一拱,也是能够掉下去的。

    问题是薛无间肯吗?

    就薛先生那个脾气,但凡解了灵丝给他一点自由,必然是留下来牺牲,换人逃跑的节奏。薛无间的执拗,那都是清清楚楚写在眼睛里面的,同为死倔门里人,杨小畜生一眼就认得出同道。

    薛无间:“丫头,把我放开!”

    薛无间断了一条腿,又对战时久耗费甚巨,冷汗眼看着顺头发哗哗往下淌,能撑到现在全靠一口气。忽然一歇下来,眼前整个儿都是黑的。

    可就是这样,他好歹曾为兵主,如今一时不查被个小丫蛋子给活捆了,还是差点把他给气疯!

    杨夕头也不回,斩钉截铁:“我不!”

    薛无间红着一双眼睛,几乎嘶吼出来的:“你死我死有什么差别?”

    你死我死有什么差别——这便是剑修的觉悟了。

    杨夕却已经没精力跟她说话了,狠狠咬着牙给自己鼓劲儿。

    当然有差别,因为我还有一招可赌,你死我活尚未定局!

    说话间蛟魂已到,杨夕根本不躲。

    一手探出,直插龙口。正是薛无间交给杨夕的“偷一个”。

    薛无目眦欲裂,那手法对付雪蛟,尚且要趁人不备投机取巧,这魔蛟自带煞魔气,入体即爆,销金化骨,任是他手中的宝剑也不敢直撄其锋,那女元婴祭炼过的手指同样不是一合之敌,小丫头这活生生就是去送死!

    宁孤鸾本是立在房檐上,做一朵安静的美男子。

    可他心神时刻关注着杨夕动向,自那驴货被那梅三公子叫破行藏,心中便知大事不好。身化原型,闪电扑下。

    奈何卫明阳的魔龙却是比他先一步接触上杨夕,眼看着杨夕半个身子探入龙口,手臂上血肉寸寸崩碎,不由惊声大叫:“嘴下留驴啊——”

    杨夕作为一个生理年龄十四,直观看上去只有十岁的小练气,那真是不够魔龙一口肉的。身娇体软易推倒是轻的,说她是纸片儿简直是在质疑我中华造纸术的质量。

    然而就是这命不如纸的薄薄一片儿,居然狂风暴雪的硬呼了魔龙一脸!

    漫天一次性法宝、纸符,声势浩大,迷人眼目。

    杨夕一手插进了魔蛟口中,直取魔核,寸步不退。

    被拉稳了仇恨的魔蛟,焦灼暴躁的喷吐一口魔息。

    指尖皮肤撕裂,指甲脱落血流如注。

    杨夕在向前。

    手背血管暴烈,喷出一碰血雾。

    杨夕在向前。

    手腕到手肘,全部肌肉消融崩散,直接糊到脸上。

    杨夕眼都不眨一下的向前……

    魔龙之主卫明阳为之一诧,练气期的小妞,即便是个体修也不该有这么大力!

    只有眼尖的人,才能穿透那些纸符法宝的纷飞光影,看见杨夕背后隐隐闪过的灵线。

    [天罗绞杀阵]——织。

    困敌制胜的招数,被杨夕用最后的灵力织成绵密的三层天罗地网。强绊住了自己后退的脚步。那丝线深深的勒进皮肤里,渗出血来。

    她没那么大力气,但她有那么大决心!

    可惜……

    生死的世界里,只有决心并不够。

    薛无间被淋漓的热血浇了满身。

    很难想象那么瘦小的身体里,竟然有这么多的热血。像下了一场纷纷扬扬的红雨。

    以前总听老辈人说,若是天下红雨就会如何如何,那个“如何如何”一般都是接的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薛无间费力阖上酸涩的眼,老天爷,现在有人在替你下红雨,你能不能让那些不可能的事情发生一下?算我薛无间……求你。

    杨夕的决心,只顶了一瞬。

    即使在修士敏锐的五感里,双方的接触也只僵持了一弹指的时间。

    弹指刹那。

    天罗地网崩裂,魔龙头顶着命薄如纸的杨小驴子,携狂猛之威越过薛无间的头顶,落下一路淋漓血雨,直砸身后墙面。

    “轰——!”

    就是块石头它也该碎了!

    魔龙的口鼻紧贴墙面,静默不动时,仿佛穿越亘古洪荒,连同上古神祗的压迫,也一并裹挟逾越了时间。

    “咳……咳咳……”

    微弱的呛咳,打破了安静。

    股股黑血沿着下唇涌出来,杨夕整个人几乎镶在墙里,扯起嘴角,露出个虚弱到极点的笑:“夜城帝君……”

    从指尖到肩胛,杨夕小半边身子血肉尽消。圆嘟嘟的脸颊都被腐蚀了大块,离火眸的左眼紧紧闭着,流出的血泪蓝得渗人。

    只剩下一段枯瘦如柴的紫金色骨骼,利剑一般直捣魔龙脑髓,捏着一块……晶莹纯黑的魂核!

    “天雷锻骨?”

    江怀川清晰的听见三声不可置信的轻呼。

    其中一声就在他旁边。

    眉头一皱,伸手去摸,在空气中摸到了一双丝绢鞋面的脚丫子……

    江怀川:“……”

    “小江,老祖没走,留下来救你,是不是很感动?”

    邪修说的话,能信都有鬼!

    不过老祖什么的,最大好处莫过于见多识广,连他都惊讶的……

    “敢问老祖……什么是天雷,锻骨?”

    “哦~是一种特别残忍残酷容易导致残障的横练法门,可以筑道体,可以入体修门径,也可以当作法修洗经伐髓的路数。”

    “很少见?”江怀川奇了,旁的不说,修真界能吃苦的“虎.逼”还是有一些的,怎的薛兵主、卫帝座、梅老祖都是一副意外相?

    “天雷又不是你媳妇儿,你想要她就给……”梅三嗤嗤的使劲儿笑:“百怪大劫没发的时候,这世间能见着天雷的就只有心魔天劫了。可要是心魔重到这个份儿上,那小东西肿么就是个道修呢?可你看那骨头,紫的都发黑了,分明不是新炼的嘛……也只有愣到死扛心魔要修道,才能天雷锻骨吧,若是修魔,顺着心魔没两年天劫雷业就消了。”

    “哎我上回听说这种傻缺儿是谁来着?”

    一道细媚的嗓子忽然插进来:“是问天。地火熔筋。”

    是折草娘的声音。

    江怀川也不由抽了口气。这回他能体会这玩意儿的少见程度了。

    亡客盟最后一个元婴长老问天,那是个妥妥的剑痴、剑傻、剑疯子,公认的天下散修第一剑,有资格参加全部高端论剑会的唯一一个非剑道六魁弟子。人送绰号“剑木头”,

    江怀川遥遥望着此刻镶在墙里的另外一块“木头”……唔,这么结实,这块应该是个“石头”。

    杨夕正在同卫明阳谈判,声音虚弱,时不时便狂咳吐血。然而一身野狗逼急了就立马跳墙的气势,却还端着。

    “帝君你看,我左手是你的魔龙魂核。右手是识海秘宝研神碾。如果我两者合起来一拍……以帝君素日的操行,想来仇家不少。若死了本命魔龙,不知会有几百个仇家追杀,躲不躲得过来?”

    她几乎舍了半身的剐,才换得与夜城帝君等价对谈的机会,立即毫无保留的端出全部身价拍在桌面上,没那个矜持的资格。

    夜城帝君眯眼,手指微微一勾。

    杨夕半句废话没有,右手直接往魔龙嘴里塞,转眼又失了右手三根手指,连个音儿都不出。亡命之徒伤敌八百自损一千死狗相淋漓尽致。

    “住手!”夜城帝君脸色一变,连忙出声。

    终于信了这小丫头的狠劲儿。凶悍决绝,断不会耽于迟疑,给敌人留半点可趁之机。

    心中暴怒,脸上愈冷:

    “我不信你真的想鱼死网破,纵然你不顾惜自己的性命,也要想想你左手捏着的,还有那小麻雀和人参精的活路。”

    江淮川一震,他确然是个人。但夜城帝君短短一会儿便认出了自家血脉,直让他觉得命不久矣。

    “帝君可以赌赌看。”

    杨夕的回答很平静,在这样一个情况下便显得尤其疯,

    “看杨夕死到临头到底会不会甘为瓦全。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说到底人最搞不清的,便是自己的心思。不过没关系。杨夕本就贱命一条,帝君才是千金之子。放到牌桌上等价对赌这个盘口我有赚,就不知帝君敢不敢跟这个注!”

    卫明阳神色变了几变,终于是一甩手,收掉了街面上所有的龙魂。一只手紧紧捏着人皮披风,雪白手背上暴起的全是青筋。

    他不敢。

    他是穿鞋的人,跟光脚的杨夕死磕不划算。

    “鸟师兄,送薛先生进死狱!”

    这是大家都能预料到的,毕竟薛无间身份,根本没办法往外逃。

    宁孤鸾尖啸一声,飞将过来,落地化形。一脚把薛无间踹进了入口。他对薛无间是有气的,险死还生,都是为了这不相干的人。

    薛无间死死盯着杨夕,好像要把那血葫芦似的小脸儿记住。

    杨夕最后看一眼薛无间:“先生,此生若能再见,说好了要指点我两招,可不许再推托时机。”

    阵光闪过,薛无间落入洞口。

    “江淮川,你先走!”

    江淮川还举着个破箩筐,掩耳盗铃的扣在头上:“那……你呢?”

    杨夕轻笑,有点英雄末路的样子:“你看我还走得了吗?”

    杨夕整个人镶在墙上,身上伤成什么样是没人看得出来,眼睛看见的地方不过是抹在墙上的一片血,沿着墙砖笔直的拖到地面。

    更重要的是,卫明阳不是傻子,不可能答应杨夕拿着魔蛟的魂核跑路,杨夕要真敢提这样的要求,卫帝座再怎么自持身份,也少不得穿着他金贵的法鞋跟杨夕计较一番。

    可杨夕但凡松开那魂核半分缝隙,卫明阳又必然一击镇杀她于当场。

    所以这是个死局。

    结局必然是杨夕耗到油尽灯枯,然后卫明阳一击必杀。

    江淮川战力低下,头脑却是极聪明的。略一想就明白了。

    江淮川看了看身旁一片虚无的空气,一把好听的嗓子响起来:“小江莫怕,老祖顺手带你走。”

    江淮川莫名笑了一下,甚至为自己此时还能笑出来感到很奇妙。他一向是很怕死的,哪怕半点死的可能都能让他杀人如麻、背信弃义、摇尾乞怜。

    可是今天,此刻,他看着远处墙壁上那一道笔直的血线,却忽然冒出来一个念头……其实苟延残喘的活着,比死更可怕。

    江淮川抬起头,对杨夕说:“我不走,我跟你一起。”

    这下连杨夕都没有料到。

    毕竟江草药这人一副低劣的人品都写在眼里,活生生的真小人,连伪君子都算不上。

    宁孤鸾冷笑一声:“你一起干嘛?舍生取义?你干嘛?”

    江淮川一窒。

    三十多年来几乎是日夜不停的收到这种鄙视,却头一次发现,自己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丝微弱的委屈。

    想要把跪下的膝盖扶起来。

    想要把脱下的尊严穿回去。

    不由反诘道:“那你怎不走?”

    宁孤鸾酷帅狂霸拽:“爷会飞!”

    宁孤鸾想跑,还真是全场唯一不用担心卫明阳追上的,那灰麻雀太快了。

    江淮川看着他,半天憋出沉沉的一句:“我会收尸。”

    “鸟师兄,由他吧。”杨夕打断了还要嘴炮的宁孤鸾,她撑不了太久,不能由他发挥。认真看着江淮川,仿佛才把这个人看在眼里。看得江淮川脸上臊得厉害,一点头:“多谢。”

    “崂山的师兄,可走了?”

    巷子口上没有半分反应。杨夕等了片刻,也就算了。

    “我还有件事要做,还请帝君容我片刻。”杨夕这话说得客气。

    却把卫明阳气笑了。我不容你便不做么?

    杨夕对宁孤鸾道:“麻烦师兄把我从墙上起出来,我背后剑府里尚有连天祚连师兄的剑,烦你……事后带给他。”

    一只黑黢黢的眼睛,直直的望向宁孤鸾。

    宁孤鸾神色一动。

    宁孤鸾甚至没有化型,三步便奔到了杨夕附近。可他动作太急,断不像此时立场该有的拖延时间。

    卫明阳敏锐的发觉不对,虽然不知哪里不对。但来自魔修的直觉还是让他抬手一条蛟龙打向杨夕,

    鱼死网破!

    可是晚了!

    宁孤鸾根本就没有跑到杨夕附近,距离够近之后直接人偶术上了杨夕的身。待卫明阳的蛟龙逼近,已有一柄三尺长剑破壁而出,携万丈光辉,直逼人眼!

    “后羿之后,谁能挡我?”

    九日耀天!

    卫明阳首当其冲睁不开眼。

    梅三老祖远远隐在暗处,转身骂了一句“麻鸡的!”

    杨夕早有准备自是闭上了仅剩的一眼。

    江淮川一阵懵瞪之中,一双狗眼直接被闪瞎了!

    而宁孤鸾,他根本就不用闭眼。

    久经训练的人偶师手速狂飙!

    刚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已经算准了时机一跃而入那死狱洞口。

    身在空中“人偶”了杨夕,以自身神识支配了杨夕身体从墙上剥离,跳进死狱。仍在空中,又直接用杨夕的身体转身“人偶”了江淮川!

    一样是奔着死狱的入口,一跃而入!

    阵法光华闪过,留下杨夕猖狂的大笑,伴随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咯血声。

    还有,宁孤鸾嚣张的战胜宣言:“傻.逼!爷不止会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36章 生死围杀(六)》,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