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30章 黑市风云(五)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弃了马匹,缰绳连着灵丝往自家肩膀上一架,拉起就跑。

    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力大无穷更胜拉车的牲口。

    马车里还装着个捆成粽子样的江怀川。这厮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女牲口”,眼珠子瞪得几乎冒出血来。

    那短挫挫的一截儿,哪来这么大力?

    一溜儿马车,狂风过境一般扫过巨帆城交易区,远远的缀着一片杀气腾腾的黑衣亡客当尾巴,路人侧目。

    牯尾巷。

    “被抢劫了?”薛无间撩起眼皮,咂了口酒。

    白干儿,够劲儿。

    杨夕正捧着个木桶往嘴里扒饭,闻言抬头,两腮鼓鼓的:“木有。”

    薛无间看了看杨夕身后。一个捆成蚕茧的人形物体,正小心蠕动,不辞艰辛的像是要逃跑。“那是什么?”

    “添头。”杨夕嚼嚼饭,一手黄瓜一手鸡腿:“买吃食送的。”

    人形物身形一僵。

    薛无间点点头:“那个我不要,一会儿你拿走。”闭起眼睛自顾喝酒。

    “跟地上的包袱一起。”

    “可是……”杨夕看了看地上的包袱,这怎么好意思?

    不只她要的五行材料和那修补剑府的“泥蛋儿”,整整一摊子东西全被先生裹吧裹吧团进去了。

    杨夕已知这位无名剑修姓薛,名无间,断天门嫡宗出身,只不晓得犯了什么过错,要关到“南海死狱”里。

    刚刚带了一尾巴的麻烦回来,先生什么也没说,买的饭食也不吃,单单喝酒。

    结果一桌好饭全进了自己的肚皮。

    巷子口上,那帮亡客还眼红耳赤的盯着看!

    感觉占了别人便宜呢……明明薛先生已经很落魄了。

    杨夕放下饭桶:“先生等我一下。”

    拎起根粗长棍子,杨夕站在江怀川面前。江怀川身上被缠成了蚕茧,嘴巴却没有堵,见状甚惊恐:“你……你要干嘛?”

    杨夕长棍落下。

    街面响起一串哀哀惨叫,凄惨惨拂过一地落叶。

    远远的,亡客们眼睛更红了。

    有人小声道:“听着就好痛……”

    待杨夕拎着棍子坐回来,江怀川已成了开水烫熟的死蚕茧,再没半点逃跑的力气。

    杨夕认真道:“已经打老实了。”

    旁观者纷纷奇怪,不知她什么意思。

    薛无间闭着眼:“那也不要,添头不值钱。”

    杨夕于是露出个失望的表情。

    路人绝倒!

    江怀川泪流满面……我的前程……我的命……

    就见杨夕拎着棍子又过来了!“你……你又要干嘛?他已经说过不要了!你把我打得再老实,也没有用用处的,何不把我放了?我保证不为难你,你留着我也是个烫手的山芋!”

    杨夕却道:“放不得。”看了江怀川一眼,眼底有几分烟熏火燎的断然:“横竖没用,不如打死!”

    江怀川一呆,眼看着棍子就要落下,竟是比之前疾狠不少,惊怒之下不由疾呼:“别打死,别打死!我有用!有用!”

    江怀川一闭眼,心中滚过一句“我命休矣”。

    不由悔恨自己阴沟里翻船,怎么就挑了这么个牲口来投诚,这小畜生可能的确是年轻单纯不禁忽悠,可她那狗脾气根本就不听你忽悠!

    劲风过耳,预料中的疼痛却没到来。微微睁眼,只见那根棍子堪堪停在眼前,收势之稳,就就像根本没打算落下来。

    那小畜生一只眼睛阴沉沉看他,道:“何用?”

    江怀川一愣,似是一时没能理解自己怎么从鬼门关上转回来的,却见那小畜生眼底闪过一丝不耐烦,提棍又打——江怀川大声疾呼:“我我我!我怀中有灵石三千,还有一块[离人锦],可以买命!”

    杨夕看着他并不知道[离人锦]是什么东西,但想来能买命应是珍贵。不过……

    “这可不能算有用,储物袋它又不能认主。”慢吞吞眯起眼来:“我打死了你,它们照样是我的。”

    江怀川心中吐血,同时脑中心思电转,有用……有用……活着才能用的是什么?

    一颗七窍玲珑的心肠,总算在关键时刻救了他。急匆匆道:“我会一门很稀有的战技‘连八足’,有飞檐攀臂之用,活着才能教你!你本身会[天罗绞杀阵],若是学了[连八足]简直就像……”突然一顿,想起眼前是个小姑娘,未必喜欢这个比喻。

    杨夕眯着眼接道:“就更像个蜘蛛了。”

    听那名字,也能猜到是门什么样的战技。

    江怀川干笑。

    杨夕盯着他看了半晌,只把江怀川盯得浑身发毛,才终于松口:“让你再活三个月,必须在我身边儿。”

    江怀川只敢小小的松了一口气,听到居然还有三个月的期限,好悬呕出一口血来。

    心下刚要腹诽两句,却见那小畜生摸走了自己身上的储物袋后,竟然又提起了那根棍子!!!!

    “你怎的?怎的还打?我就只会这一样,亡客盟只是小帮,再打也没有更多了!”面对杨夕这么个不讲理的活驴,江怀川早收起了全部玩心机的勇气,生怕玩丢了自己的小命:“我就没敢藏私!真的!”

    声声肺腑字字泣血,天可怜见!

    杨夕倒提着棍子,“你想多了。”换了个方便的姿势,双手握棍,“你笑起来的样子跟我一位师叔有点像,一想到未来三个月要和你朝夕相处,我就有点心情不好。我这个人会玩的东西少,所以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想要揍人。眼前只有一个你凑手,虽然不扛揍,好歹将就下!”

    江怀川聪慧的从这串凶残独白中,精辟的提炼出一句话——我只是单纯的看你不顺眼,所以想要揍你。

    那位师叔,你造孽啊……

    棍棒落下。

    又一片惨呼,拂过落叶。

    苍天可鉴,落叶何辜。

    “听起来没有刚才痛哎……”

    “不,是他被打得没有力气叫了。”

    杨夕狂野的拎着棍子坐回来吃饭,很快又把嘴巴塞得鼓囊囊。

    薛无间仍旧闭眼喝酒,一副心思不在这的模样。嘴里的小蛇出溜溜滑出来:“有仇?”

    这个男人似乎大多数时间都是这副死样子。虽说是放风,到底也在摆摊易物,关系到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好不好。他却不怎么上心,由着性子乱来,懒得论价,甚至对杨夕带回的东西也兴趣缺缺。

    唯有看见杨夕带回的半车布衣时,沉默了一会儿,难得道了句:“多谢。”

    杨夕却不知为何好酒好菜没人搭理,半车布衣却得了青眼。

    杨夕叼着半只龙虾爪,迟疑的盯着薛无间嘴角的蛇头。

    “咯吱”“咯吱”没耽误嚼。

    薛无间张开眼,抬手指了指被打瘫成烂泥的“江扁蚕”。那厮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儿,不知是不是听见了薛无间的话,又萌生了什么小心思,竟是愈发的虚弱起来。眼看要不活了。

    杨夕这才确定说话的是薛先生。

    即使那小蛇被那酒熏得一副烂醉鬼的模样,不像好役使的。

    两口咽了龙虾:“也没多大仇,就是……我之前杀了他们一个香主,我师兄剁了他们一个长老,然后我刚刚又不知杀了啥,”一顿,“但我是有道理的!”

    薛无间看了杨夕一眼,对“也没多大仇”持保留意见,“哦。”

    江怀川适时的哼哼一声,彰显了一下存在感。忽然浑身僵硬,一副尸体模样。

    杨夕抄起棍子对江怀川一声怒吼:“喘气儿!”后者闻言浑身一抖,顿时气喘如牛,生龙活虎,直似在干什么羞臊勾当。

    杨夕放下棍子,继续分辨:“真的!我真是有道理的。”

    薛无间看看她,灌一口白干儿。却起了另外的话题:“昔日蜀山祸乱,我曾跟昆仑剑修并肩作战,这百多年间却是再没见过一个活的昆仑。今日遇见你,本也是一场缘法,若是换个时间,必然要代你师长指点一二,可惜时机不巧。”

    言罢看着巷口的方向,另灌口酒:“但也要说你一句,龙虾不是你那吃法,忒丢人!”

    杨夕半个虾尾卡在嘴边,不上不下:“那怎么吃?”忽然反应过来那话中信息,匆匆改口:“不是……我是问为什么时机不巧?”

    薛无间面上似笑似嘲,只是望着巷口。

    杨夕顺着薛先生的目光仔细看过去,却没见什么,值得先生这般人物注意的东西。却偶然发现那些黑袍看守中,有个身影莫名眼熟,忒像某个嘴炮能人。

    不等杨夕深想,牯尾巷中忽然贴卷起一阵阴风。

    杨夕心头蓦然涌起一股毫无来由的惧意,丝丝缕缕,如影随形。仿佛走兽飞禽遇到天敌想要臣服之感,调动离火眸才压制得住。

    眉头一跳,“这什么邪法?”

    整条巷弄放风摆摊的囚犯全都骚动,就听有人低呼一声:“上魔压制!不好,卫明阳来了!”

    更有几人闻“卫”色变,猛然卷起地上摊子,疯狂扑向巷子深处的一座传送阵。竟是连难得的放风时间都不要了!

    杨夕皱眉,只觉得卫明阳这个名字有些耳熟。

    奈何“山河博览”多是讲解山川河岳,法术妖怪,至多讲到势力分布,却甚少提及人名。自己从藏书阁借书,更是局限在这次南海战场的实用,并不曾见过一个卫字。想来又是被“大愿超度”吸引来的哪方大能……等等……大能?

    电光火石间,初逢白允浪时的一袭谈话在杨夕脑海中闪过一道霹雳。

    卫明阳……心魔与你相似……正道魔修……

    杨夕愕然:“夜城帝君?他来干什么!”

    夜城帝君驾临黑市,已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可不论怎么看,一个号称帝君的人都不像屈尊降贵亲自逛街的!

    “杀我。”薛无间音色平静,眉宇中的杀意淡得几乎看不出来。

    杨夕看出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30章 黑市风云(五)》,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