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23章 巨帆城(三)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沉香”茶室的掌柜并不是背后的老板,杨夕被告知要稍等两天,老板会和杨夕当面商谈。

    杨夕溜达着绕着尸修们的居所转了一圈,用昆仑玉牌发讯息给景中秀。

    废秀:

    火线求助,我想买个东西,但钱不是很够。

    不用杨鞭自奋蹄

    驴妞:

    这你就找对人了。小爷最擅长跟人砍价,报个价,多少钱的玩意儿?

    王爷才是真绝色

    景小王爷的回复来得很快。这货在昆仑山的日子似乎是有点闲得发慌,整日就琢磨着如何出来为祸人间呢。

    不过很不幸,因为修为低得太可怜,即使奉行地狱式教学的昆仑,也不肯放他下山。

    杨夕运指如飞的回道——“一颗八品灵石。”

    景中秀的回复中隐隐可以窥见一丝抓狂——“你是买嫁妆?”

    杨夕继续道——“但我只有一颗五品灵石。”

    景中秀这次的讯息就慢了许多。杨夕绕着宅子转到第三圈,才收到了回信——“杨夕,我只是擅长砍价,并不是擅长抢劫。”

    “那你借我钱,好不?”

    “少来,你那连师兄比我有钱多了,现在全昆仑都知道,不晓得多少女修哭着喊着嫁给他。你还跟我借?”

    “我跟连师兄开口,那就是要。跟你开口,才是借。”

    景中秀那边沉默了许久,估计是憋得不轻。最后回复“你这是赖上我了?”

    “(⊙o⊙)…这样说,好难听呢!”

    “卖萌可耻!!!!先说说你想买的是啥?那么贵,你是找到铸剑的材料了?”

    “表面上,我是想买一间店铺……”

    “什么店那么贵?在昆仑都可以吃一百年土豆了!——实际呢?”

    “我想把把仙灵宫大长老陆百川拐回昆仑来。”

    景中秀这次的回复相当慢,杨夕围着尸修的宅子转了五圈才收到——“传说中的飞天猪?”

    “嗯。”

    “你等等。”

    “等啥?”

    景小王爷的消息来得飞快——“我不擅长抢劫,但是有人擅长!”

    杨夕站在人家尸修的大本营门口,挠着脑袋琢磨,谁擅长呢?

    漆黑腐朽的大门吱嘎一声打开,走出三男一女四个背着棺材的棺材脸。

    为首的棺材脸杨夕就是一愣,声音凉嗖嗖的道:“道友,你是把自己的棺材丢了么?”

    “……”杨夕:“我不是尸修。”

    棺材脸点点头,似乎也不意外的样子,“昆仑刑堂?”扫了眼杨夕的腰间,“没有鬼面,是见习的。”

    杨夕完全傻了。

    虽然猜得不是特别准,可是这种看一眼就把来历猜个差不多,自己这副遮头罩脸的尊容,岂不是完全没有起到掩饰身份的作用?

    这才想起去关注一下街上行人的穿着,果然人家都华丽得很,即使有穿着披风隐藏身份的,也都是金光灿烂的披风,没有这种黑黢黢的。

    杨夕默默反省,见识啊、经验啊什么的,还是得练啊!

    棺材脸的尸修拍拍杨夕的肩膀,端端正正的一摆头:“昆仑在那边,你找错门了。”说完,也不等人道谢,无声无息的带着人就走了。

    就好像,知道自己即使帮了人,也不受欢迎似的——杨夕心中萌生出这样的感觉。

    尸修看起来,好像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还有点可怜的样子。

    杨夕下意识的,顺着棺材脸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一个玉树临风的身影气急败坏的从“昆仑行宅”冲出来,摔在杨夕面前一把麻将。

    稀里哗啦……

    十四张,清一色杠上花。

    “你这犊子,又干了什么好事儿了?老子胡一把大的容易么!容易么!我陪他们玩了三天屁胡,才敢来把大的啊!!!”

    玉面金冠珍珠抹额,来人十根保养良好的手指死死掐着杨夕的脖子。神色狰狞,不共戴天!

    杨夕傻傻仰头,看着那张狰狞的脸:“云师兄?你擅长抢劫?……不是……我是说你什么时候来南海的?”

    可惜,云想游没那么好糊弄,“……抢劫?”

    星眸一眯,敏锐的从杨夕话语中捕捉到了重点:“景中秀这么说师父的?”

    云想游从怀里掏出了一把联络用的【双面镜】,在杨夕眼前转了一圈,镜子背面遒劲有力的一个“战”字,把柄上刻着娟秀的小字“昆仑”。

    杨夕顿悟,那个擅长抢劫的货应该是指是残剑。

    忙摆手:“他没有说!”

    云想游号称残剑门下第一忠犬,闻到了肉味儿,哪有那么容易松口?

    “看我回去收拾不死他!这个好吃懒做,贪生怕死,没脸没皮,三刀两面的死废物,简直就是师门的叛徒,昆仑的耻辱!”

    “没那么……严重吧……”杨夕道。

    云想游一手掐腰,一手指着杨夕的鼻子:“你敢说,从来没有因为跟他同出一门,而感到耻辱吗?”

    杨夕很想昧着良心说没有。

    可惜良心它死活不干……

    最后杨夕只好说:“云师兄,开双面镜吧,别让残剑师叔等久了。”

    云想游抬手放出战部“避世钟”,在双面镜上一抹。

    那镜子上幽幽闪过一抹光彩,震耳欲聋的喊杀声从双面镜里呼啸着扑出来。残剑邢铭半身披血的立在一片冰天雪地里。

    “杨夕,好久不见。”

    忽的,一股猩红血流溅在脸上,打出一朵惊心动魄的血花。

    邢铭眼都不眨,唇角微勾,笑道:

    “丫头,听说你又长本事了,要拐陆百川?”

    双面镜彼端,那血染的风采令杨夕心神为之一摄。

    这样的战场与杨夕所经历过的又不相同,传说北部雪山气候恶劣,地形险峻,人海战术无法发挥作用。

    怪潮虽不如南海汹涌,战况却更加激烈。那是真正狭路相逢的铁血杀场。可自从昆仑战部首座亲自驾临,怪兽们就没有在北部战场上占过一丝便宜。

    杨夕眼中盈满红白二色和雪亮刀光,嘴巴有些发干,“……师叔。”

    “怎的?”邢铭疑惑了一瞬,忽然笑了,对着双面镜的方向招招手:“光腚儿,过来,给这小驴子照照正面战场。”

    双面镜的彼端响起邓远之凉嗖嗖的声音:“正面战场有什么好?连个打家劫舍的时间都没有!”

    只见邢铭伸出手来,画面猛烈的晃动了几下,啪叽一下拍在地上。

    期间,邓远之缠满绷带的脑袋和包成肉粽的爪子闪出来几次。似乎正在被邢铭进行“日常抽打”。

    杨夕满头问号:“老远子?怎么你的伤还没好哇!你咋这么娇贵呢?”

    邓远之似乎被“修理”得有点惨,气急败坏的吼声响起,“老子早就好了!”

    “绷带?”杨夕和云想游异口同声。

    “又被打残了!哈哈……”邢铭的笑声中,是在昆仑山不曾释放过的爽朗和快意。

    云想游摸摸下巴,“这个邓远之,怎么跟纸糊的一样?”

    杨夕语调沉痛:“他就是倒霉。”

    过了约有一盏茶的时间,画面终于恢复了正常,双面镜以俯瞰的角度,对准了整个山谷。

    目之所及,一片金戈铁马,刀光风刃。

    漫山遍野的雪兽,铺天盖地的剑光。剑修们御剑冲杀,血染衣衫。

    镇魂灯环绕的演武场上,四重天劫下的勤苦,也许就是为了这一刻吧。杨夕想,我一定要尽快筑基、成剑。

    “行了,小丫头眼都不够用了。换个安静的地方谈吧。”

    邢铭提溜着邓远之,穿过一条长长的通道,进了一间灯光幽暗的静室。

    杨夕却觉得无论是通道还是静室,都有些眼熟。“师叔,你们是在哪?”

    “哦,幽冥鳞蛇的肚子里。”邢铭淡定道。

    “……”杨夕呆滞:“死的?”

    “活的。”邢铭摇头:“死了不保温。现在北部雪山,昆仑都住这个。”

    杨夕木然:“……”这是什么样奇葩的创造力。

    总觉得当初和楚久连手战蛇的惊心动魄,就这样被活活嘲笑了……

    云想游也有点懵,“师父……你们不是没带驯兽师么?活的,那不吃人么?”

    邢铭不以为意的一挑眉:“带那玩意干嘛?怪兽么,不听话,就是揍嘛!多打几顿,别打死,它们就乖了。”

    云想游:……otz

    还是觉得好不可思议。

    “好了,题外话到此为止。给我讲讲,陆百川到底和你什么关系。”邢铭单手一挥,在活蛇的肚子里点了一丛光火。

    杨夕略过记忆里略有些奇怪的部分,把当初与老道士的相遇,相伴,一直到“死别”原原本本的讲给了邢铭。

    又讲了在血色战场上,初遇陆百川的事情。以及归池的莫名失联。

    “邢师叔,你觉得陆百川会是我的老道士么?”

    邢铭闭目想了一下,睁眼道:“十有□□。”

    杨夕一喜:“真的?”

    邢铭从不回答这些没用的问题,食指在膝盖上轻敲,“陆百川这个修士,在整个修真界都是个异类。就是天生喜静的草木精修,也没见过这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修仙。如果你说的这些是真的……这就会是个震动修真界的消息……”

    杨夕闷闷的开嘲讽:“还真是大人物。”

    邢铭摇摇手指:“不,不是身份。也是身份,陆百川修行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而且他一个大乘期的修士,再有什么目的,也没有必要陪着你玩上几年角色扮演的小把戏。他很可能当时真的是你的老道士,同时也真的是仙灵宫的陆百川……”

    “啥意思?”杨夕问。

    邢铭的一双黑瞳,在蛇肚子里幽幽的贼亮:“你听没听说过,二代昆仑以前,佛门佛门鼎盛时期,是修轮回的?”

    “轮回!”镜子的里外两边,杨夕、云想游、邓远之同时出声。

    邓远之见多识广,更明白这“轮回”二字意味着什么。“可是地府已经消失了!”

    邢铭一笑:“谁是亲眼看见了?”

    邓远之哑然,当然没人看见。即使有,也跟着地府一起没了。

    邢铭又补充道:“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这样下决断,未免妄言。但是以我的见识,它是看起来最合理的。陆百川异乎寻常的修行速度,以及他每逢露面,总隔百年。再加上杨夕的说法……或许他找到了什么跨过地府,一样可以修轮回道的方法,也未可知。”

    出于不同的原因,三只“小崽子”各自震惊。

    只听邢铭又道:“那么杨夕,你想没想过,如果陆百川真的是你的老魔修,那么你报仇烧死的人,可就杀错了。”

    “不是仇人,也是恶人。”杨夕眉毛一皱:“吃旁人活命的人,难道不该杀?”

    邢铭看了杨夕半天,乐了:“行,你想得开就行。”

    杨小驴子直跳脚,“什么叫我想得开?我是对的!”

    邢铭抬起一只手,看那样子是揉杨夕的脑袋,然后才想起来杨夕是在镜子的另一边儿。于是揉在了邓远之脑袋上。

    邓远之老大不愿意,“你揉我干嘛,真当我小孩子?”

    “除了你,你还能找到什么见过老道士的人吗?”邢铭一手按在邓远之的脑瓜顶上不撒开,似乎是欺负此嫩壳子老怪十分上瘾。

    杨夕想了想,“老道士当年是程思成招募来的客卿,程家人现在差不多死绝了。十四和十九是姑娘家,都没见过那老猥琐。剩下的,只有我的一个朋友,叫珍珠是见过的。”

    “这位珍珠姑娘如今在哪?”

    杨夕一脸羞愧:“被……被我落在艳阳城了……那时候被追杀……”

    邢铭抬手止住杨夕往下说,“云想游!”

    “弟子在。”

    “那间店铺用昆仑的名义买下,你跟掌事堂商议好,交由杨夕经营。”

    “弟子明白。”

    “铺子买下之后,杨夕先不要急着露面。想游,你去一趟艳阳城,把那位珍珠姑娘,接过来。”

    杨夕一惊:“她只是个凡人!巨帆城太危险了!”

    “以后就不是了。”邢铭武断的制止了杨夕,吩咐云想游道:“如果她不愿,我不管你拐骗、强掳还是□□,总之挂名弟子的名单上,我要在三日之内见到珍珠这个名字。”

    云想游单膝着地,冷静的应了一声:“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23章 巨帆城(三)》,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