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20章 血色战场(四)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此言一出,北斗领队的震怒顿时打了个折扣,表情上明显有了一点呆滞,半晌才吐出一个字:“啊?”

    宁孤鸾比北斗的领队还懵,张口道:“杨夕,你怎不……”后面的话没吐出来,他被钱二踩了一脚。宁孤鸾有点冒火,钱二今天是吃了豹子胆了?却见钱二对他摇了摇手指。

    北斗的领队心里晃过了那片空白的呆滞,终于恢复了思考能力,震怒道:“小丫头!你编理由也编个像样的!你才多大?!”

    杨夕面无表情:“我十六。”

    北斗领队怒火不肖:“可你看起来只有十岁!”

    杨夕拖着一地血,一步一个血脚印的走过来,说的每一句话都像在字斟句酌:“要不怎么说他是个畜生呢?”脑子里闪过当年亡客盟的疤脸男,“并且他还总说要吃了我,我很害怕。”脑子里闪过死掉的程忠和珍珠:“可是我那时打不过他,我没有办法。”

    杨夕抬起眼来:“所以,我趁他受伤,杀掉他,只是为了自保。”

    北斗领队被噎得够呛:“你胡扯!”

    杨夕把目光转向老老实实坐着的一群弟子,有昆仑,有北斗,还有更多别的门派。他们一身尘土,衣衫褴褛,混杂着刚刚大战生死的反叛和平叛两派。满脸的血污,让他们每一个看起来都像差不多的土鸡土鸭。

    杨夕镇定的对北斗领队道:“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给我作证。”

    北斗领队一愣,先点了一个自家弟子:“小土,你说。你是我的徒弟,我只信你。”

    宁孤鸾急了,“你问自家弟子,肯定是向着你们北斗说话的!”

    北斗的领队看了他一眼,带着一点莫名的审视。

    他并不知道这位昆仑弟子为什么对北斗抱持着莫大的敌意。以及,为什么他认定北斗所有人都是一伙的。

    宁孤鸾又要说话,却听见那个被点名的弟子磕磕巴巴的开口:“啊……刘师兄他……他是有点变态,喜欢小孩子,还会做些……做些采补的事情。”

    宁孤鸾惊呆了。

    “启禀师叔,我见过刘师弟切割尸体,我一直怀疑他在用人尸炼丹。”另一个从穿着上看起来很有身份的北斗弟子语气紧跟着开口,说话的间隙飞快的抬眼扫了一下杨夕,语调十分镇定:“我们一个小队的人,全部都可以作证。”

    他身后好几个人在愣了一瞬后跟着附和:“是的,师兄说的对。”却纷纷低着头,一点也不敢抬。

    一个不知什么门派的女弟子怯怯的出声,“贵派的刘焕,平日为人就不怎么正经的。”

    作证的声音稀稀拉拉的响起,慢慢汇成近乎声势浩大的声讨:“刘焕死不足惜!”“他就是个人渣啊。”“贵派早就应该把他逐出门墙了。”

    北斗领队面色沉凝。

    他依然是不信的,即使这么多人在说。

    但他至少相信了一件事——刘焕此人必然犯了众怒。

    他说:“好,我明白了。”停了一停,“回去以后我会如实转述给掌门,以及刘焕的师父。”

    宁孤鸾张口结舌,他从服饰上看得出,那些人大多是刚才的反叛联盟的弟子。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如此不遗余力的给杨夕作证,并且看起来要把刘焕死后的名声搞到无法翻身的余地。更有甚者,其中一些人是真的咬牙切齿、义愤填膺,发自心底的在咒骂刘焕,仿佛不共戴天。

    “不对……刘焕不是……”

    钱二伸手抓住了宁孤鸾钱二的脚踝,“宁先生……”

    宁孤鸾低下头,看见钱二轻轻对他摇了摇头:“宁先生,北斗的人多……说不清的。”

    “什么?”宁孤鸾一愣,眼角的余光看到,人群中,不只那些反叛的弟子,连同刚刚平叛的弟子们也松了一口气般。

    钱二轻声道:“拾荒部队里,人数最多的就是北斗,他们甚至还是有别派盟友的。人人都想活命,他们不会承认真相。昆仑如果坚持,只会被他们颠倒黑白,倒打一耙。没有人能证明,孰是孰非。”

    宁孤鸾怔怔看着一瞬间就想了这么多前因后果的钱二,这个油滑有余拼劲不足的弟子。

    宁孤鸾又转头去看营地中嗷嗷叫唤着污蔑刘焕的人群,反叛的、平叛的、刚刚还在生死厮杀的。

    最后,宁孤鸾又看向背后血流不止却站的稳稳的杨夕,刚刚拼着挨了一剑手刃凶顽的小姑娘。

    宁孤鸾脑海中仿佛有电光闪过,霹雳轰隆。

    “这就是人呐……”

    直到所有的声音都已平息,仙灵宫的大长老陆百川开始施展时空法术。

    宁孤鸾依然在嘲讽的念叨:

    “人可真聪明,小小一件事,马上就想到颠倒黑白来保命。并且另外一方也能猜到,几乎习以为常。然后大家都不点破,心知肚明的一起和稀泥。管他底下有多少肮脏龃龉,面上你好我好大家好,只要推出一个替死鬼就完了!”

    杨夕本在闭目炼化生肌丹药,闻言忽然睁了眼。“你是这样想的?”

    宁孤鸾哼笑一声:“实事如此,并不是我想的!”

    杨夕看着他:“他难道不该死吗?”

    宁孤鸾激动道:“他当然该死,但是其他反叛的人就可以屁事儿没有的吃包子?”

    他抬手指着另一侧聚在一堆的北斗弟子,后者正在兴高采烈的分食仙灵宫从外面带进来劳军的素菜包子。撕裂虚空的法术,还要准备很久呢。

    杨夕仍是看着他:“叛乱已经被平息了,不是么?”

    宁孤鸾看起来更激动了,压低了声音几乎是在杨夕耳边嘶吼:“平息了,难道就能把他们反叛的事情抹过去?如果连天祚不是灵剑二转,这里早就一个活的都不剩了。”

    “所以,你是希望连师兄灵剑二转压下来的这些人,再被高阶修士打死一半?”杨夕静静的看着宁孤鸾的眼睛:“宁师兄,横竖是死,让他们死在战场上,不是更好么?”

    宁孤鸾愤恨的瞪着杨夕,只觉得满身都是嘴,也掰扯不过杨夕的歪理。

    “你这是强词夺理!结果的好坏并不能决定过程的对错。”

    杨夕这一次看了他很久,才静静地开口:“宁师兄,你虽然修成了人形,却没有学会像人一样思考。你并不了解人。不了解我,不了解那些北斗的弟子,甚至也不了解无面师父纵容你坑蒙拐骗的理由。”

    宁孤鸾两眼猛的瞪圆了。

    杨夕仍是那么静静的在说:

    “刘焕这个人,不只是反叛了联盟,他带了一些人离开北斗营地去劫杀他派弟子。并且最后关头,自己的队友都杀。所以我杀他。

    “北斗剑派,是门派强行把低阶弟子驱赶上战场,他们中的不少人都是被逼来的。战争又这么危险,他们被吓得做了傻事。

    “还有平叛的人,刚才那样你死我活的场面你也看到了。你就能在下手杀人的时候,他们就没有趁机泄愤么么?只是他们找到了对的立场。就是我杀了刘焕,难道就没有个人好恶的原因么?”

    “宁师兄,我并不知道北斗的弟子会不会颠倒黑白反咬一口,我仅仅知道他们为了活命不会轻易认罪罢了。可是既然叛乱已经平息,他们出声圆谎刘焕的死,为什么不能说他们是有心改过,在付出行动呢?

    “来日若他们离了战场,自然不会再有今日的事。若他们被逼得留在这里,今日之事是他们毕生的耻辱和恐惧,他们中大多数人都会比常人更奋力的作战。也许因为赎一点心里的不那么沉重愧疚,也许为了不被旁人发现自己曾经是个可耻的叛徒,更也许是为了有力量在有朝一日被揭发的时候能够压下这桩事。

    “但是原因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大多数人还是会死在战场上,作为抗怪战场上的一个人类士兵。而若干年后,还能挣扎着活下来的人,他们一定已经成了战争的英雄了,保住一个英雄的不死,难道不好么?

    宁孤鸾指着她,气得手指都在抖:“你……你说话怎么跟残剑似的!”

    杨夕垂了眼睛:“宁师兄,人是要成长的。你在昆仑修行了那么久,又被无面先生赶到战场来接触了那么多不同的人。可就是因为你总是对人有偏见,所以还是一只仅仅会偷谷子小麻雀。无面师父并不是喜欢坑蒙拐骗的你,而是他喜欢你,愿意相信你有一天会改。”

    宁孤鸾:“你……你……”

    杨夕说到此处,眯了眼睛,摸了摸身边泥坑里泡着的胖鱼。“宁师兄,人的确是一个善变的物种。可是既然知道他们善变,在知道他们没有条件再做坏事的情况下,为什么不留下一种变好的可能呢?

    人的生命很短,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并不能搞清楚什么是对错。但我相信这世上一定是有对错的,我在努力找到它,我想大多数人也是在找它,找自己心里的它。只不过他们可能还没找到对的,就死掉了。但是宁师兄,你却根本就没找,你明知自己是错的,却不肯找……”

    宁孤鸾这回是真生气了,连当初被杨夕坑了不少银子“要钱没有,要命干一架”都没有这么生气。

    他一扭身就去了旁的昆仑弟子处,直到离开这片战场,后来好几个月没再跟杨夕说话。

    宁孤鸾刚走的时候,归池在杨夕手下满身泥巴的摇了摇尾巴:“它还是一只小麻雀,这样有点可怜。”

    杨夕烦躁的抓头:“我讨厌幼稚的爷们儿。而且,我就是这么想的,这世上有坏人,但肯定更多人是在努力学好的。如果有一个好的门规告诉他们对错,所有人都会是昆仑。”

    连天祚帮杨夕处理了背后的伤口,默默看了看光溜溜的小脊背上,参差不齐的针脚:“这样……真的行么?要不还是找个医修吧。”

    “还流血么?”杨夕问。

    “这倒是不流了。”

    杨夕摆摆手:“那就行了,一层皮肉而已,又不耽误打架不耽误修炼的,找医修得多少钱呢?”

    连天祚默默把杨夕后背上裂成两半的衣服也给缝上了。

    归池看了一眼,鱼嘴都要愁歪了,他要是有手,绝对不能让连天祚干这个。

    连天祚又对杨夕道:“你个小姑娘,刚才怎么能说始乱终弃呢?这对名声不好。”

    杨夕挠挠头:“名声又不能吃,再说我当时就想到这个了。万一北斗的弟子不给我应声,也就这个我能自己圆过去啊?”

    连天祚愁愁的皱眉:“会嫁不出去的!”

    “啥?”杨夕瞪着眼睛:“难道我不说,就能嫁出去?”

    归池:“……别想那么多了,嫁不嫁的不重要。”他本意是安慰杨夕。

    哪知杨夕大咧咧的点头:“就是!”

    连天祚觉得自己有必要跟白允浪谈谈……

    空间法术施展完毕,一道黧黑的口子凭空出现在众人面前。

    仙灵宫大长老累得直接往后倒去,几名弟子连忙把步撵垫到他身下。另外几人手上拿了个门框样的法宝,上去固定那个口子。

    杨夕琢磨着,问归池:“他怎么这么费事儿?胖池,我看你当初扯个口子可容易呢?”

    归池干巴巴的:“我当了好多年驾车兽,天天做,熟练了。陆百川是常年不见人的,这好像还是第一次出门给门派派做事。法术什么的,应该都不熟吧……”

    “哦~”杨夕百转千回的应了一声,“果然是要飞天的猪猪!”

    “大胆!”一个仙灵宫弟子突然大喝出声。一道法术向着杨夕就拍过来。

    杨夕一缩头。

    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排着队已经走得很近了,耳朵好使是能听到的。

    法术没打到,那弟子还要打。却有一道沙哑的嗓子轻轻响起:“明凡,三两句话就大打出手,莫要这么小气。”

    那叫明凡的弟子几乎是立刻就停了手,单膝一跪:“是,弟子知错!”

    仙灵宫那位女人一样头戴帷帽的大长老,一手掀起了面纱。露出一张令人惊叹的脸……

    白皮肤高鼻梁,眼眸深黑,一对剑眉斜飞如鬓。单看这些,很是英挺的一张面孔,本不该戴那一层娘们兮兮的面纱。

    可惜,两颗奇长的虎牙从唇缝儿间冒出来,整个儿的勾住了下嘴唇。这面目一下就凶恶吓人起来,说话的时候还要先大张一下嘴,像个要吃人的样子:“小鱼儿,你过得挺好嘛?”

    众人先是被那面相镇住。感情这大长老不露脸,不是防着别人,而是防着自己吓人啊。

    继而都愣了,互相看来看去:“谁是小余?”

    杨夕怀里,胖胖的归池急急地出声:“陆先生,我是偷跑的啊,你千万不要拆穿我!”

    陆大长老有点二呵呵的,闻言大咧咧道:“那你都不来看我,自从当年合道大典,你说你多少年没来看我了。听说你变了长虫,我都没有见过,你这就又变回去了。”

    归池气红了脸:“那是龙!长虫是蛇!”

    陆百川摆摆手:“哎呀,都是长条的,谁耐烦分那么清楚哇。反正,你要是不来看我,我指不定哪天心情不好,就去归自去的洞府喝茶!”

    归池气坏了:“我答应你,答应你还不行吗?你快走开,走开!回头我去找你。”

    陆百川堂堂合道修士,就这样被个笨鱼哄满意了。放下面纱,倒在步撵上,“退后退后,给出门的小妞儿小哥儿腾地方呢。”

    一众仙道小兵们排着队往外走,只有几个人原地没动。

    连天祚捅捅归池:“他是人么?”

    归池正在烦躁:“不然是什么?\\\\\\\\\\\\\\\”

    连天祚:“兔子妖什么的。”

    “……”归池:“兔子长的是门牙,犬齿长的起码是狗。”

    连天祚:“那他是狗么?”

    归池:“……不是。”

    连天祚想了想,对动物不太熟悉:“狼?”

    归池:“你别瞎猜了,他从头到脚是纯种的人类,一点妖修血脉都没有!”

    连天祚微微皱了眉毛:“可是,无论长相还是智力,都不太像啊……”

    “……”归池:“他是从小关在洞里修行,所以有点单纯……好吧,其实我也觉的不太像。”

    人走的差不多了,连天祚要迈步,却见杨夕一动不动的钉在原地,竟是个魔怔的样子,于是伸手捅了捅:“怎么不走?”

    杨夕此时的确是魔怔了,她听不见外面的任何声音,感觉不到周围的所有环境。一切人、一切物,都在那张犬牙暴突脸露出来时,退化成了一片模糊的背景。

    虽然年轻了许多,虽然没有了胡子,虽然修为的境界完全对不上修士,可这世上怎么还能有第二个人长出这样一对乍看凶恶,看久了却觉得有点可亲可爱的龅牙。

    “老道士……”

    一声轻轻的呢喃,仿佛穿过时间的流沙,挣扎着从记忆深处露头头角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20章 血色战场(四)》,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