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18章 血色战场(二)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在其他种族眼里,人修,是一种七情泛滥、聪明怕死的物种。

    不见天日的坑洞里。

    一个骨瘦如柴的青年缩在角落,满眼都是绝望的恐惧。双手下意识的不停抓挠皮肤,他看起来快要崩溃了。

    “孙三,你必须跟我走。所有拾荒部队都会在今天撤离,马上会有尸修来接手。尸修你听过么,他们也是鬼道的一种。你如果执意留在这里,炼化大阵一起,你就会变成一只尸偶。”

    杨夕蹲在孙三的面前,黑暗中露出压箱底的左眼。

    莹蓝离火微微跃动。

    孙三拉住了杨夕的手,惶急的说:“杨姑娘,你陪我留下好不好?我知道你是好人,你看我们几个当初在摘星楼活得艰难,都忍不住出手呢!你要是不给我送饭了,我一定会饿死的。你那么厉害,只有你才有办法劝服那些尸修的……”

    杨夕一转身站起来,脑门上青筋直跳。压抑许久终于还是张口骂了一声:“卧槽!”

    “杨姑娘,你打我、骂我都没有关系的,你留下陪我好不好,那些雷停了我们再走……”

    杨夕抬手往后一指:“你闭嘴。我怕我忍不住宰了你。”

    孙三可怜兮兮的看着杨夕。

    杨夕一直觉得,孙三是个创造奇迹的人!

    从传送到这个战场开始,孙三那双苍白秀气的手,就没有处理过一具尸体。刚开始还能缩在远处观望,三五天之后干脆就缩进这个洞里,再也不肯挪窝了!

    要不是杨夕和连天祚可怜他,偶尔送点腌好的怪肉干给他,他能把自己活活儿饿死。

    这绝不是夸张,杨夕为了逼他出来,真的曾经七天没给他送吃的。结果再见这哥们儿的时候,他已经眼看就要咽气儿了,却没往洞口挪过一步。

    杨夕就不明白了,他连饿死都不怕,还个怕什么尸体和天雷?

    结果哥们儿被救活了,睁眼说的第一句话是:“杨姑娘,我就知道你不会不管我的!”

    杨夕当场就后悔了,很想再把他打死过去。

    从此以后,杨夕隔七天才给他送一次吃的。她就不信了,来来回回在饿死和活过来中挣扎,他还能不出洞!

    万一真给饿死了,那也是他自找的!

    结果,一个月后丫还是赖赖唧唧活着。

    杨夕经过潜心观察,终于发现,孙三还是有进步的。

    他学会合理的把一天的食物均分成七天,长毛的还是腐烂的都照吃不误。水不够甚至还学会了喝尿!

    此等毅力,和危难之中的决心,也是值得我辈修士学习的……

    但是他到底图个啥啊?

    杨小驴子这一生都勇往直前从不退缩,遇神杀神,见鬼灭鬼,敢抗雷,能趟火。她不能明悟什么这世上还有一种情绪叫“逃避”。

    杨夕当时勇往直前的决定,趁夜把孙三直接敲昏抗出去。

    然后,孙三又特么奇迹了……

    孙三这小子居然是个体修!

    杨夕加上宁孤鸾,搭上当时还不太能当人使的赵大、钱二,在不杀了孙三的情况下,居然都制不住他!

    妈蛋!宁孤鸾可是个货真价实的人偶师啊!离火眸都催眠不了,这特么意志太坚定了好么!

    总之,就是杨夕发现,真要打架,不杀人的话,自己没准儿还打不过孙三呢……

    “这是怎么样的奇迹啊……”

    杨夕蹲在地上搓脸。

    这一年的时光,杨夕可是没闲着。

    空步、瞬行,这两门昆仑的标配战技都已经十分纯熟。

    天时地利,借着天生地养的天雷锻体,每天至少锻一次,当初几十万灵石买来的泡澡药材,都已经耗光了。不过好在锻体也有小成,这种程度的天雷已经伤不了她了。

    归池已经开始劝她:“你得缓一缓,你再这么锻下去,还没筑基经脉就闭死了。体内存不住灵气,你真想当个体修么?”

    杨夕当时已经被孙三折磨疯了,当场就回了一句:“我当体修能制住孙三么?”

    结果,被那逆徒三天没跟她说话。

    还有最重要的,杨夕因为十分的畜生不怕疼,借助“研神碾”之力,把元神碾碎了重铸,碾碎了重铸,碾碎了再重铸……一年之内神识暴涨十倍!单以神识之力论,已经有化神二层修士的水平了!

    可就是这样,离火眸还是没能催眠孙三。

    不怪一直觉得自己特别文明敬老的杨小驴子,都要忍不住爆粗。

    杨夕蹲回去,最后一次尝试:“孙三,我只跟你说最后一遍,现在跟我走,不用你收尸,今天就能回到城镇里,以后你爱作死作死,爱回家回家,没人管你。走不走?”

    杨夕腰间的昆仑玉牌热起来,她估计着是连天祚回来了,宁孤鸾他们在催她。

    于是就没看。

    不耐烦的在腰上拍了两把,玉牌的温度便消了。

    宁孤鸾和连天祚早都已经放弃孙三了,妖修、灵修什么的,骨子里对生死其实看得相当淡。

    即便是连天祚那样善的性子,看到孙三意志坚定,也都丢开不管了。

    杨夕心里还总有一点,如果不是我,他不会到这来的念头。

    孙三一双眼睛满是恐惧的看着杨夕,用力的摇头:“杨姑娘,我……”

    杨夕一看他摇头,抬手制止:“行了,你不用说出来气我了。”杨夕站起来,转身就走:“那永别了,如果在哪个尸修的尸偶里边见到你,我会把你买过来的。到时候给你埋回家去。”

    各大道统,总有些重合的小部分。尸修的尸偶,人偶师也是可以用的。

    孙三当场就干嚎起来了。

    杨夕走得没有半点不忍心,她其实从头到尾也没同情过孙三。她只是一直觉得,自己应该尽量救他。

    她也没给孙三留任何食物。

    尸修明天就到。死都死了,饱死鬼饿死鬼有什么区别?

    吃饱了难道就能死得瞑目了?还是给活人节约点粮食吧。

    杨夕一边往回走,一边检视自己。

    觉得自己做得都挺对。

    “杨师姐!那边是昆仑的杨师姐吗?”

    杨夕一转头,微微皱了皱眉,待人走近才尽量屡顺了眉毛,面无表情对着来人:“是北斗的刘师弟,有什么事么?”

    这位刘师弟是之前拾荒的时候认识的,知道姓儿,没记住名儿。

    修为同杨夕一样,却是北斗剑派很说得上话的一个亲传弟子。

    二十多岁青年,着一身北斗剑派的靛蓝色常服,左胸前是绣着银白色北斗七星的黑色补子。剑眉星目的,看着很有些英武。不过杨夕却总是觉着能从那眉目里看出点贼眉鼠眼的味道。

    并且杨夕觉得北斗整个门派的弟子全都长得贼眉鼠眼的。经常仗着人多圈划尸体密集的好地方,并且时不时偷拿挤占旁人的战利品。

    不过碍于这片战场上,拾荒部队中北斗剑派占了大半,才一直没人说什么。

    就是这个“刘”,也是因为之前偷拿了钱二的战利品,被杨夕从“刘师兄”打成“刘师弟”的。

    无名刘师弟带着十几个人跑过来,隐隐的就把毫无所觉的杨夕围了起来。

    “杨师姐这是赶去和昆仑弟子汇合吗?”

    杨夕简短道:“是。”

    “哎,终于要离开这鬼地方了,出去把拾荒的所得卖掉,咱们也算没辜负这一年的出生入死。”刘师弟先是感叹了一下,然后不经意似的问:“杨师姐的收获应该不少吧,都随身带着可不容易……”

    一片战场上拾荒的,大家都道听途说的知道杨夕在“下雷”的时候从来不进坑。

    不少人猜测,她应该是有什么抗天雷的宝贝,趁着其他人不得不躲起来,偷偷发财去呢!

    杨夕面无表情的看着“鼠眼刘”,昆仑弟子一般不用储物袋,都是芥子洞府装家当。

    但是这个拾荒的战场,低阶弟子那小小的芥子洞府出乎意料的不够用。所以昆仑弟子是找了个地方,把那些收获掩埋起来,轮流看守的。

    “跟你有关系么?”

    “咣当!”一声,杨夕的后脑勺就挨了一下狠的。

    一个粗噶的声音喊道:“刘焕,跟她废什么话,打死还怕不能收尸……”

    这声音戛然而止。

    杨夕因为冲力踉跄了一步,扑倒在地,却没有如预料的昏厥。

    回身长腿一扫,撂倒了那下手的壮汉,拖着人狂退十几米,背靠一具拆得稀烂的怪尸。

    把壮汉按在地上,杨夕的手指紧扣着他的喉咙:“你这是什么意思?”

    所有人都惊呆了。

    刚那汉子是直接上见砍的,本命灵剑!

    照理这一剑下去,脑袋直接削飞都是轻的,直接爆了才是正常。

    可是人家的脑袋还稳稳的在脖子上架着呢,那表情好像只是被木棒敲了一棍。

    还敲得不怎么疼……

    北斗剑派的众人有点吓慌了手脚,以至于那壮汉就这么被活活拖出去,都没人想起来阻止。

    “别慌!”关键时刻,还是刘焕出来力挽狂澜,他对着杨夕拱了拱手:“今天是师弟有眼不识泰山,师姐当真好本事。就不知……师姐这身好本事,有没有觉得在这片战场上特别憋屈?”

    杨夕从来就没把北斗剑派的鼠眼众当自己人。

    不论这群人忽然的化友为敌,还是莫名的又像要坐下来谈谈,杨夕都没动过一根眉毛。

    她此时只有一个疑惑——为什么?

    战场上出现叛徒,本来是很平常的事情。

    但是这战争不一样,难道说活人还能叛到怪那边儿去?那东西可是没智力的。

    杨夕五指不离壮汉的咽喉,人高马大一条汉子被她捏得口吐白沫。脸上没有一点表情:“没有青菜吃,是有点憋屈。”

    “……”刘焕干笑一声:“杨师姐……就没觉得别的憋屈?”

    杨夕:“比如呢?”

    刘焕掰着手指开始侃侃而谈:

    “首先,我等来此之前,并不知道此地如此恶劣,这是那些高阶修士骗我等送死的欺瞒。

    “其次,这战场有进无出,因为危险用结界整体封闭,这是不顾人命的暴行。

    “最后,我等扛着天雷,整天切尸体割腐肉,最后派人来接我们出去,却还要上缴大半……杨师姐,我们觉得这‘抗怪联盟’,实在是高阶修士一手遮天,低阶修士全无活路。不如反了吧。”

    杨夕眯着眼:“你修仙之前干什么的?”

    刘欢一愣,随即有点自豪的道:“我家世代修仙,我不曾做过别的。”

    杨夕嗤笑一声:“这位仙长,你见过谁家战场打仗,士兵还能自由撤退的?”

    刘焕瞪大一双眼:“话不是这么说,我辈修士生来求的就是逍遥,怎能与那等凡人作比!”

    “你曾经有资格选择,来或者不来。”

    杨夕说这话的时候,长剑已然入手。幽黑的剑身嗡鸣着抽出来,夜行闪着冰冷的死光。

    北斗剑派的众人也纷纷祭出长剑,竟然大部分都是形制特别的本命灵剑。

    刘焕冷了眼神:“屁,北斗可没有昆仑那么自由。我们接的是门派指定的任务,不然你当战场上会有这么多北斗?”

    杨夕单手横剑,不为所动:“既然这样,你们尽管找自家门派的麻烦。对我一个昆仑斩尽杀绝,又是做给谁看?”

    刘焕忽然无声的笑了,“横竖是叛,干嘛不多捞点资源?”

    杨夕也笑:“归根到底,还是一个贪字。”

    刘焕眼见着一边说话,自己一方已经重新把杨夕纳入了包围。他又找到了胜券在握的自信,笑着叹息:

    “修士本就不善生产,没有足够的资源,可怎么挨过以后亡命天涯的日子呢?杨师姐,杨姑娘,我等也是没有办法。”

    杨夕长剑一横,抵住手中人质的脖子:“如果他死了,你们又可以少分一份儿。那你是救他不救?”

    负责包围的北斗弟子投鼠忌器,纷纷站住不动。

    刘焕一笑:“这个么……”

    杨夕根本不等他说完,一见他笑出来,就干脆道:“我明白了。”

    “嘎巴”一声捏断了壮汉的脖子,杨夕提着“夜行”就往刘焕冲过来了!

    “真以为我没打过群架,人多就整不死了么?”

    ……

    钱二还是不忍心就这样放下孙三。听了连先生说的消息,他到底打着去找杨夕的借口,往孙三藏身的坑洞来了。

    半路听见打斗的声音,他悄悄潜过去看了一眼。

    只见杨夕一手长剑“夜行”,舞成一片密不透风的黑影。一手提着个人不撒手——钱二记得这个人,是北斗剑派一位长老的后人,叫作刘焕。

    不过现在,这位挺英俊的刘公子浑身都是血窟窿,看起来快被整死了……

    钱二闭了闭眼,不论看多少次这“巫婆”打架,还是不太能适应一个小姑娘如此残暴血腥。勇敢的抽出佩刀,钱二心想:我应该去帮忙吧,虽然可能作用不大。

    杨夕也看见了冲出来的钱二,“来得正好,帮大忙了!”

    长剑捅穿一个攻上来的北斗弟子,直接甩飞到钱二面前:“看好,别让他死了,跑了!”

    空中血花飞舞。

    钱二被那名弟子肚子里流出来的血淋了一身,还是哆嗦着接了。

    再去看那“巫婆”,只见她回头一眼,剩下的五名北斗弟子就都给“瞪”死了。

    好吧,小巫婆说过,那招叫“识刃”。

    可钱二没有修过神识,也不懂。在他眼里的效果,那就是一眼给“瞪”死了。

    杨夕跳下巨石,抹了一把汗,结果抹了一脸血。

    “想留个活口,真比全杀了还累!”

    钱二仔细瞅了瞅,那血竟有八成是小巫婆自己的。密密匝匝的伤口满身都是。

    这个钱二懂一点,天雷只能断骨,皮肤还是软软的会破。

    锻皮要有足够强的阴风。

    “你手上捏的不也是活口么?”

    杨夕拎了拎手上一动不动的刘焕,呲牙咧嘴:“就这心眼子,我指望他带路不给我拐卖喽!要不是为了引住那帮人不跑,我早一刀捅死他了。”

    杨夕话没说完,却见一直闭着眼睛貌似昏迷的刘焕做了一个咬舌的动作。

    杨夕猛然一惊,新知许多修士舌尖精血都是可以用来攻击的大招。想也不想抬手把人甩飞了出去。

    却见一道血箭从刘焕口中喷出,却是冲着钱二的方向。

    杨夕大喝一声:“跑!”

    钱二比杨夕想得还机灵一些,他没跑,而是直接躺倒在地。这是躲避天雷养成的习惯,也是想着,总不能有人攻击我脚脖子吧?

    结果,他就眼睁睁的看着那道血箭,没入了本该“看好别死了”的人质心口。

    那名人质直到死透倒地,也没能瞑目。

    他本有丢下刘焕活命的机会,毕竟他们有十几个人,分散了跑杨夕一个人不可能追上。但是他们留下了。

    然后,刘焕却杀死了他……

    杨夕也木在当场,半天没想起来动。却听见身侧传来刘焕冷静的声音:“现在,能给你带路的人就只有我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18章 血色战场(二)》,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