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17章 血色战场(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天空是一片暗沉的血红,地面一片烟熏火燎的焦黑。海面上飘着数不清的古怪浮尸,岸边的沙滩上满是退潮遗留下死鱼烂蚌。还有三两点缀的无底深坑。

    忽然一道惊雷落下,幽蓝色闪电划开无极的天幕。

    “快下坑,快下坑!够不着坑的都趴下!【雷阵雨】又来了!”

    各色门派常服的弟子们奔走呼喝。

    钱二叼着一杆烟枪,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最近的坑洞,来不及了。

    抄起身边的铁锨,撬走一个半人大的巨蚌,钱二动作熟练的团身缩进去。

    “我靠,我靠!给我闪半边儿地方!钱二你这孙子是不是又胖了!”紧跟着又挤进来一个赵大。

    “那巫婆呢?”钱二喷了一口烟雾问道。

    “你管那祖宗?她巴不得一天十二个时辰下雷呢!肯定又在那个高处接雷呢。”赵大拱来拱去,总算把自己摆平,压低到了海平线之下。长长出了一口气:“呼——”

    “连先生还没回来?”

    “说是今儿到的,这不还没到子时呢。放心,先生是通窍期,没那么容易挂。”

    钱二咂了咂烟嘴,“就着雷阵,通窍顶个屁。”

    “哎,总比咱们强吧……”

    “轰隆——!”“轰隆——!”幽蓝色闪电开始频繁落下,密密匝匝的砸在海滩上。

    整个沙滩上的浮土、血肉,横飞四溅。

    一道炸雷就落在离二人十米左右的位置上,染血的泥土糊了二人一脸。

    这巨大的雷声中,聊天肯定是听不见了。

    赵大摆了摆手,打个呵欠睡了。

    钱二扒了扒落在嘴边的半条不知什么鱼怪的尸体,继续吧嗒吧嗒的抽烟。轻笑:

    “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

    仅仅一年,这样随时睡过去,都可能在梦里被炸上天再也醒不来的日子,他已经习惯了。

    而那个独眼的昆仑小姑娘,在他们口中从“小仙子”到“杨姑娘”,再到“女骗子”最后习惯叫成“那巫婆”,也不过就半年的时间而已。

    一年前,赵大、钱二、孙三、李四带着对美好新生活的向往,跟着小仙子来到了这片战场上。

    他们是低阶的修士,参与正面战场顶多就当个凡人用。

    所以连先生领取的任务是“战场清扫”和“材料收集”,原话说是:“这是后方的任务,不危险的。”

    真他妈是不危险啊……

    昆仑和“剑道六魁”的另一个“北斗剑派”用的同一个传送阵。五千弟子一起,直接传送到战场后方。

    一道惊雷落下来,一、二、三、四从此就剩了一二三。

    李四连个惨叫声儿都没发出来,就只剩了一条大腿,泛着焦糊焦糊的香味儿。

    钱二当场就吐了。

    赵钱孙李四人中,另外三个都是贫民出身,他却是来自小康之家。家里也是有丫头小厮使唤的。

    只是他不够聪明,体格也不健壮,文不成、武不就。

    幸好还有一身灵根和一点小聪明。

    他不甘心这辈子留在那个出门不见陌生人的乡下,像他老爹一样耕读传家。

    然后他就一脚上了仙路了。

    挨打、受骂,摘星楼的公子当小厮使唤,富家小公子钱二从来都没有后过悔。也从来没怕过看起来暗无光亮的前途。

    但是当五千弟子在领队的指挥下趴倒躲避,等“雷阵雨”过去只站起来不到四千的时候,钱二是真怕了。

    不是凡间的雷阵雨,而是“雷阵如雨”。

    “这他妈根本就不是命,活生生的蝼蚁啊!”

    什么灵根,什么资质,你是小聪明还是大智慧,惶惶天雷之下,全都不顶个屁使。

    能不能活下来,就是看运气。

    他妈的赌大小还能听个音儿呢,天雷却连半点预兆都没有。

    赵大当场就跟很多事先不知战况的弟子一起,叫骂开了,什么难听骂什么。“小仙子”十八代以内的女性亲属被他挨个亲密接触了一遍。

    年纪最小的孙三直接吓尿了,木在那一句话都不会说了。

    钱二算是冷静的,他先是上去看了看李四剩下的半条腿。

    连先生也去看了看:“没事,死的不痛苦。一下就熟了。”

    钱二呆呆的回望这个一直不怎么说话,还有三分痴气的大个子先生。他终于觉得这人的性格跟他那凶悍的脸很符合了。

    而那位小仙子,本就没什么仙气儿,此时一脸尘土半身血污,眼罩也不知丢到哪里去了,脏兮兮就像个地里钻出来的蚯蚓。

    只有一双异色的眼珠儿还是亮的,她低头笑了一声:“蝼蚁?”

    抬起灰扑扑的一张脸儿:“天道之下,我们本来不就是那种东西么。修仙这么多年,你才知道?”

    “我要回去。我不干了。”这句话,当时不只有钱二说了,不少弟子都哭爹喊娘的说了。

    一直有话痨倾向的宁先生倒了倒鞋子里的土,冷笑,“傻逼,你以为那传送阵能是双向的?万一被怪兽不小心启动了,你能想象昆仑山里空降十二只鲲鹏要死多少人么?”

    他那半瘸的腿这回是真瘸了,他那腿刚刚被一只炸飞的巨型蚌壳压着了。他直接徒手掰碎了膝盖骨,反着弯过来滚到一个坑里,才算保住了命。

    钱二一听回不去,就已经彻底懵了。

    这位宁先生平日给他的感觉比连先生还要不堪一些,话痨碎嘴贪小便宜没原则,要搁他们老家那就是一个地痞无赖。

    钱二还是有点原则的,所以他平日觉得连先生叫可爱,宁先生却只能叫膈应人。

    “你……你不疼吗……”

    “哎你不说我忘了,哎呀我操,疼死哥了。”宁孤鸾果然还是那么膈应人,“哥告诉你,怕死没用。哥没修仙以前是个麻雀,那种天天怕被老鹰叼了的小雀儿,最后都是饿死的。活到老的都是敢出去抓虫儿的~”

    走不了,就只能耗着。

    钱二骂过,怨过,诅咒过。可是没有用。

    还是那句话,读书十年寒窗苦,修仙比读书更苦,可他们得忍着。

    闭上眼睛就四处都是尸体,睁开眼睛就只能拿怪物的尸体充饥,钱二老忘不掉李四那条熟腿。

    最后根本吃不进肉了,那都是尸体而已。

    还是“女骗子”随身带的“土豆们”救了他的命——盐水土豆,昆仑出品。

    幕天席地的活了一个月,一二三才终于认清,他们当初对“跟我吃,跟我住,跟我修炼”的误会有多大。

    拾荒,拾荒。这活儿真没那么好干。

    打扫战场根本不像连先生说的“就是捡破烂”。

    随时可能有没死透的怪,跳起来给你一口。你得学会跟那玩意斗智斗勇,给那玩意儿补刀。

    别说还有那死而不灭的上古神怪。

    这些昔日被当成神的东西,没多少神的悲悯,倒是很有些神的能耐。像钱二他们遇到的这蓝色天雷,就是上古神怪“矶怃”现世的自带效果。

    而刚刚被钱二撬走的那大蚌壳,据说是没长成的“椒图”。

    钱二平躺着,扫了一眼海滩上密密麻麻的蚌壳:“娘的,这年头神都是批发的,忒不值钱。”

    那传说中的“矶怃”,钱二在适应了这种随时掉脑袋的日子后,也大着胆子跑去瞅过一回。

    长啥样没看着,就看见骨头架子不小。

    钱二还壮着胆子摸了一把,“这骨头看着挺平常的,咋它一出世就能引来【雷阵雨】呢?”

    宁孤鸾嘲笑他:“那是,不平常的鳞阿肉阿,都□□掉它的修士扒走了。你看它可不挺平常么?”

    这就是拾荒的工作。

    主力的修士们一场仗打过去,鲜有单打独斗冲锋陷阵的,都是阵修集体布阵,法修合力施法,剑修们踩着飞剑排好战阵冲杀一圈。

    孤身陷入怪潮是很危险的,就是合道期修士也得被堆死。

    这种打法的结果,就是留下一地怪尸没人拾掇。拾荒部队说白了就是一群收尸的。

    并且最值钱的尸体肯定已经被瓜分了,他们的收获是靠数量取胜的。

    钱二熄了烟,吧唧吧唧嘴。

    要说这一年的收获,倒确实是不小。钱二拖熟知行情的连先生给算过,少说攒了有一颗四品灵石那么多。换成银子,够他全家老小几辈子不愁吃穿了。

    而且为了活命,他和赵大、孙三把“那巫婆”手上的《上古神怪通鉴》给正本儿背下来了,钱二曾经惆怅的想,我要早有这背书的本事,早考进士去了,还修什么仙呐。

    还有号称极难掌握的战技“空步”,钱二只用了俩月就给练成“草上飞”了。

    可见,人的才能都是逼出来的。

    其实习惯了这样脑袋插裤裆里的日子,反而没有那么容易死了。

    只要藏得够低,没有倒霉到一道天雷落脑袋上,都有个儿大怪尸给你抗雷。碰见没死透的怪,只要你时刻小心着,打不过还不会跑么,那半死不活的又追不上你!

    钱二是真觉得,摘星楼那些端茶递水献媚讨好的日子,都恍如上辈子了。

    可能真让他回到那种日子,他恐怕也回不去了。

    “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钱二总结性的又重复了一遍。

    “行了二子,就你整天感怀天地跟个秀才似的,快把小一叫起来,咱们要换阵地了。”杨夕带着一身仍然“兹拉兹拉”的电光出现在坑边儿上。

    脸蛋儿还算干净,衣服却是破破烂烂的。

    钱二从来就不怎么君子,下意识的就顺着破洞扫一眼:挺白,就是没发育好。

    他很忧愁,战场上的雌性实在是太少了,这么个干瘪妞儿都算女人了……还不是天天能看见。

    “等会!换阵地?咱们要出去了!”钱二终于从杨夕的话里提取出了有用的信息。他噌的跳起来了,“真要出去了么?我特么终于可以啃两口青菜了么?我滴亲娘啊,我馋大白菜馋的眼睛都绿了!”

    杨夕呲牙一乐,“这片战场值钱的都清差不多了,剩下的会有尸修过来处理。听说东边儿又宰了一只穷奇,咱们回头转战那边。一会儿有人来接咱们,可以在城里休整一个月。”

    杨夕拍拍钱二的脑袋:“我亲手给你做顿全素宴,我做饭很好吃的!”

    赵大迷迷糊糊爬起来,一把抱住杨夕的大腿:“女神!我只求能在床上睡一觉,坑里的日子我受够了!”

    杨夕一脚踹在他的胖肚皮上:“你走开!别以为我小就不懂你是在占我便宜。”

    赵大指着杨夕的洞洞装对钱二:“嘿,他说她知道!”

    钱二:“揭穿女人是很危险的。”

    揭穿女人的确是很危险的。

    等宁孤鸾收到信息赶来汇合的时候,就看见赵大上半身光着膀子,钱二下半身只有裤衩。

    杨夕一身汉子的衣服,袖子裤腿儿各挽了十几折。

    宁孤鸾乐:“哟,阿大,阿二,天儿挺热啊!”

    嘴欠实在是种治不好的病。

    赵大和钱二木着脸,等爷修为赶上你的时候,把你做成烤麻雀!鸟毛拔光,烤的糊糊的!

    宁孤鸾左右张望,又道:“阿三呢?还是没来?”

    杨夕叹口气,“估计还在那个洞里吧,我刚叫过他一遍了。你们等着连师兄,我再去看看。”

    杨夕开了“瞬行”,化成一道如风残影,眨眼间便消失在几人视线里。

    宁孤鸾无所谓的蹲在一个蚌壳里剔牙。赵大趁机跑过去求教“尸体解剖学”。

    钱二的脸色却暗下来。

    也不是每个人最终都适应了战场的节奏,还是有那么一些人无论过了多久,都无法克服自己的恐惧。孙三就是其中之一。

    习惯的确可怕,更可怕的却是无法习惯……

    等了不多时,连天祚先杨夕一步赶来汇合了。赵大刚跑过去要抱大腿,却见连天祚总是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竟然透着隐隐的焦急,环顾一周,道:“杨夕呢?”

    赵大一愣:“孙三猫在坑里不出来,她去找人了。”

    宁孤鸾从蚌壳里跳出来:“出什么事了?”

    “北斗剑派的弟子,暴动了!”连天祚攥了拳头,眉头几乎皱成一团粗黑的麻绳。

    赵钱二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安和惶恐。

    宁孤鸾却轻轻敲了敲自己重新长好的右腿,慢慢开口道:“太平了一年多,我就琢磨着也该出点事儿了。”

    顿了一下,轻声道:“谁让,他们都是人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17章 血色战场(一)》,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