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16章 借机吞并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从识殿的后街绕出来,远远的看见了一身黑袍的残剑。

    “连师兄,停一下。”

    刑铭一身战部出征的黑袍银甲,站在一个不太显眼的角落里。

    眯着眼仰望识殿的尖顶。

    宗泽的头七过了几天,升灵的白帆却才开始撤下。

    大家都是念着他的。

    可他留下的秘宝还是得被卖掉,悼念他的灵幡也不可能在识殿挂上千年。

    他曾经存在于世间的痕迹,迟早会只剩下人们的记忆。

    最后终有一天,他的名字会被时间洗刷得涓滴不剩,就像随风蒸发的水汽。

    时间是生命最残忍的敌人。

    所以,还是活着好。

    百万年前,这世上的第一位修仙的前辈,也许只是很朴素的……想活久一点。

    邢铭死过。

    十万人,一千年。再次睁开双眼,所有的“他们”都不在了,甚至连名字都没有被人记住。白骨累累的战场,已经长出了茁壮的庄稼。只剩他一个不人不鬼的在荒野里游荡……

    这一次,他绝不会再带着“他们”走向死亡,即使它被赋予世界上最壮烈的名义——牺牲。

    绝不会!

    杨夕从连天祚的肩膀上滑下来,“连师兄,我去跟师叔说几句话。”

    残剑看见了迎面过来的小丫头,扫了一眼她身后的人。眯起的眼睛睁开,只一瞬,又戴回了战部首座滴水不露的面具。

    “那头刑堂不错。”他笑着说,用了一个耐人寻味的量词。

    杨夕学不会这种隐晦的说话方式。她总是直接得近乎莽撞:“邢师叔,你是要把所有投靠的门派都吃掉吗?”

    刑铭微不可查的一顿。

    昆仑多么好。

    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

    刑铭敢放这些外人上山参观,自然是因为相信这些外人有眼睛。

    所有的无耻背叛,都源于对美好的向往。

    任何一个国度的崩溃,根由都是背叛者祸起萧墙。

    “总要先让人知道昆仑的好处,人家才肯跟着你刀山火海。”这是昆仑残剑一向的理念。

    这一代的战部首座,是俗世里走出来的将军。

    不只擅长披肝沥胆的杀伐,更擅长凡人兵不血刃的劝降。

    背叛者并不可怕。

    只要让他们找不到更值得背叛的地方,越是贪婪的人,越懂得审时度势的忠诚。

    刑铭早已准备好了一万个版本来应对关于“吞并”的责问。可他没想过第一个提问的会是杨夕。

    可转念一想,为什么不是她呢。这小东西从还是一个丫鬟的时候,就和旁人不同。

    旁人不甘卑贱,会不择手段的往上爬,激烈点的会孤注一掷的报复自己的主人。

    可这小畜生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瞪着众生认可的世俗:“你们不对,我是不贱的。”

    大师兄说过,这小东西觉得官府的法律是错的,曾经想把官府给捅翻了,自己去规定什么是对的。

    多么自以为是的一头小畜生。

    残剑笑了一下,这小家伙大概也从没接受昆仑的规矩,心心念念顶替了高胜寒,自己来定昆仑门规呢。

    或许这世上,真有些人胸中的格局是天生的。

    因为没有受过教养,所以不服任何管教。

    这都敢质问到我头上了呢。

    “哦,我吞并别人的门派不好?”

    杨夕:“我能做什么吗?”

    邢铭:“?”

    杨夕见残剑不吭声,又跳回对方的问题:“哪会不好呢,昆仑这么好,要是把所有门派都并了就最好呢!最好能把凡人那些狗屁国家也给吃掉才……唔?”

    她被邢铭捂住了。

    刑铭低下头来,“这话不能公开说,懂么?”

    杨夕:“不懂。”

    见到刑铭眼睛立起来,连忙补了一句:“但是我会学。”

    残剑觉得,这小畜生简直铜皮铁甲尖骨刺,外面还包了一层棉花套,看着怎么都乖,真上手就驴。

    揍也不是,哄也不是。让人想管教都无从下手。

    最后给脑袋上敲了一下:“你还心怀天下苍生呢。”

    “?”

    跟苍生有什么关系?不是只有天下都被“昆仑”了,我才能走到哪都不憋屈么。

    “那我能做什么吗?”

    刑铭看了一眼远处忐忑等待的几个摘星楼青年。没有说话,却给杨夕打了一个手势。

    右手握拳,竖起拇指,垂直拖在左手的手心上——干得好。

    杨夕悟了,认真道:

    “那我去了南海,继续努力!下次回山,至少拉回一千人来!”

    她一脸轻松的跑了,同时心里暗暗嫌弃,跟残剑师叔说话兜兜转转太费神了。

    杨夕揣着从摘星楼抢劫来的财产,要去掌事堂。路遇了正跟人神侃“昆仑旅游三十二处圣地”的景中秀。

    “这给你。”杨夕把个溜圆的蛋塞给他。

    景中秀低头一看:“我了个去,地焰荆棘?!这礼物太贵,你是有事儿求我么?”

    杨夕:“我求你安静一点。”

    景中秀还是不甘心:“那你是爱上我了?”

    杨夕直接掐他脸:“小王爷,你这城墙又加砖了。”

    景中秀疼得连连告饶,“女神,女神,脸碎了,碎了!”

    有奶就是娘,有钱就是爹,有礼物就是女神。景小王爷的人生境界不是一般的高尚。

    他最近生意做得有点大,手头紧的厉害。去参加了一趟拍卖还是空手而归,其实也挺想要个识海秘宝的。

    “地焰荆棘”攻击不太强,修炼也不太苦,温温和和正适合他。

    怎么来的他压根就没想问。

    不坑不抢不言商~

    杨夕:“门派刚卖掉,我觉得再捐了不太好。放着实在太浪费了,我就认识你和邓远之两个能用的,不是他,就是你。”

    “那你怎么没给光腚儿呢?”景中秀一直觉得杨夕跟邓光腚儿更亲近些。

    杨夕:“他用不着,他自己会去抢。”

    景中秀脸皮一抽:“抢……”

    这能不能不要这么堂皇的说出来。

    “你以为他上战场,真是奔着拯救天下苍生的?他那是在昆仑不会赚钱,穷疯了,去北部雪山抢劫切了!”

    杨夕把抢劫得来的剩余财产全部卖了昆仑的商店,只留下一个“研神碾”。

    指着玉牌上标注的——七品灵石一颗,四品灵石十五颗,一品灵石七十二颗。

    “一、二、三、四,你们的灵石,我给你们存起来了,想买什么跟我说,我去给你们刷玉牌。”

    赵钱孙李四人一愣,不约而同露出严峻的神情。这要么是小仙子的客气,要么是入门的考验!

    忙推让道:“那些不是我们的灵石,是摘星楼的,我等不敢私占。不如小仙子留着?”

    杨夕想了想:“本来是想留着的……”

    赵钱孙李:果然是客气……

    “但是你们几个也在,总觉我要留着好像欺负你们似的。”杨夕道。

    赵钱孙李:原来是考验!

    钱二机灵道:“不如捐给门派吧,我等也要受昆仑恩惠,总不能只知索取,不懂回报。”

    “一、二、三、四,你们果然都是知恩图报的,这很好。”杨夕点点头:“那就这样吧。”

    一转头把所有的灵石都捐了。……

    赵钱孙李四人玉牌上剩下的“零”。

    这几人中属钱二最为胆大心细,吞了吞口水:“杨……姑娘,你自己的灵石也捐了么?”

    杨夕:“不是,是花没了。”

    赵钱孙李:“……”

    为什么觉得,事情的发展和设想的不太一样……

    “杨姑娘,在下有几个问题,刚才就想问。”

    杨夕孑然一身惯了,并没有给人当过导师或者引路人,只有一副认真的态度值得嘉奖。闻言只有一脸严肃:“你问。”

    钱二的语气轻轻的,好像怕什么美梦被打碎似的:

    “我们四人来了昆仑,应该是没有洞府分配的,以后住哪呢?”

    杨夕:“哦,你们要是找不到地方,可以跟我住。”

    小王爷那,总不好带着这么多人常住的。

    嗯,不过只要不住街面上,房顶上、树上、各个大殿的台阶上都可以住下的。

    钱二定了定神,觉得昆仑这么善待弟子,正式弟子的洞府定然也是不错的。没准还有药园、兽园什么的,自己这些人可以帮忙看护。

    “那我们以后的伙食?”

    杨夕:“这个么,你们只能跟我吃一样的了,不过昆仑的大家都吃的差不多。”

    腌肉干啊,盐水土豆啊,糖水土豆啊……什么的。

    钱二又放下了一点心,昆仑这么好,弟子们的平均伙食肯定也差不了。

    “那我们几个平日都要做些什么呢?”

    杨夕:“你们也没有自己的课程,就跟着我,我做什么修炼,你们做什么修炼就好了。”

    我打架你们打架,我上战场你们上战场。

    钱二:“那我们就放心了。”

    昆仑弟子的正式修炼都可以参加,一定是很高大上的内容。

    赵钱孙李,皆大欢喜。

    杨夕也很欢喜,由衷觉得这几个也是勤奋刻苦的人,她要更上心的帮助他们,嗯……换个活法!

    错误的沟通方式,是多么的毁一生……

    从掌事堂出来,杨夕又遇见了杜明。

    后者拿了几样灵光逼人的法宝来卖,并且存了一大笔灵石进昆仑玉牌。

    杨夕思忖了片刻,在原地等了他一会。

    杜明一出来,杨夕就直接给人压到了墙上:“离火天宫,你代外人买的?”

    四倍的差价,自己能用它诱惑人投靠昆仑,自然也有人能反过来诱惑昆仑弟子。

    杨夕懂得。

    杜明直视杨夕,并不心虚。钻规则的空子,理论上他和杨夕做的是一样的事情,“是。”

    杨夕:“他们给你几倍的价钱。”

    杜明捏着自己的昆仑玉牌,“他们给了我五成的佣金。”

    杨夕照肚子给了他一拳,直接打得杜明蜷缩在地上。杜明默默受了,他认打。

    “没出息!”杨夕转身走了,也不知这话是骂杜明背叛,还是骂他背叛的筹码要低了。

    气哼哼的小驴子身后,跟着一片不明所以的尾巴。

    当天夜里,战部精英在残剑刑铭的带领下再次奔赴北部雪山。那边的战况并不好,可是这一次昆仑不敢再让随便什么菜鸟去支援了。

    邢铭临走时,到景中秀的宅子里,拎走了四肢还不太管用的邓远之。然后并不意外的,看见了自家徒弟景废秀招揽了一百多个其他门派的弟子在听他神侃。又挺意外的,看见朱大昌带着一嘟噜眼生的胖厨子满地忙活。

    邢铭觉得,这胖小子可能是把那些门派所有的厨子都给勾搭回来了。不自觉的就把竖起拇指的右拳,砸在左手的手掌心里——干得好哇。

    翌日清晨,杨夕也随队出征了,同行的有连天祚、宁孤鸾、还有一二三四。

    杨夕多嘴问了宁孤鸾一句:“几天不见,你腿怎么瘸了?”

    宁孤鸾气愤的回答,“云想游那魂淡,居然趁着我变成原型的时候咬老子!要不是老子喊得快,这条腿他就进肚了!”

    杨夕于是默默闭嘴,决定以后要对鸟师兄好一点……

    释少阳前来送行,纠缠不休的问杨夕:“小师妹,你不说喜欢什么样的,那总得告诉我不喜欢什么样的吧?”

    杨夕在一片惊恐的目光中淡然回答:“不喜欢矮个子。”

    释少阳拿出一个厚厚的小本本,犹豫着,把“花绍棠”三个字划去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16章 借机吞并》,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