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15章 劫财劫人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继那位老实掌门得了【星辰砂】之后,其他的识海秘宝都自然的落入了昆仑弟子的口袋,毕竟这么大数额的交易,“四倍差价”几乎就是个不可逾越的天堑。

    最后一件【离火天宫】拍出了一颗九品灵石的高价,不过有了摘星星的少爷当裤子在前,这价格就显得没那么惊人了。

    这件秘宝的得主难得还是个杨夕的熟人,正是那位跟着宁麻雀混的“二当家”杜明。

    杨夕小惊奇了一下,她倒是并不知这杜明也是有天赋神通的。

    不过更令她在意的,是这件秘宝的名字。

    “离火天宫?是同一个离火么?”出门的时候,杨夕指了指自己的眼睛。

    连天祚依旧把杨夕放在肩膀上,扶着小腰:“识海秘宝,都是天赋神通者修到化神期以后,用自己的神识炼出来的。”

    杨夕张大嘴:“所以……离火眸修到化神期,就能练出个离火天宫来?”

    “嗯,不过损修为,不是每个天赋神通的修士都愿意。可识海秘宝又非得用神识炼制不可,所以才很稀缺。大多数都是从死人身上掉落的……”

    杨小驴子挠挠头,一笑。

    好吧,这世上本也没有什么天生地养的宝贝,这么一想,识海秘宝就是从人身“切出来的”,好像也可以接受。但是……

    杨夕:“……掉落?”

    连天祚:“嗯,拾荒有时会拾到。”

    杨夕:这个捡破烂称霸天下的世界真是够了……

    杨夕转转头,指了一个方向:“连师兄,那边!”

    连天祚扛着杨夕,绕过识殿奔后街去了。

    昆仑总有许多无人的小街。

    因为昆仑的弟子总是很忙,忙着修行,忙着战场,忙着给师父捣蛋,忙着坑熊熊的徒弟。

    忙着和在世的伙伴一起大笑,忙着为离去的友人哭泣,忙着,忙着,一世悲欢便如此紧凑。

    仙途一片喧嚣的热闹,或有坎坷,没有停留。

    没人压马路的小街上,总是很适合干点坏事的。

    一身华丽,唯有裤子很普通的少爷,正在殴打脱了裤子给他穿的跟班。

    “我知道你们心里都笑我,口头上叫着大师兄,心里其实一点兄友弟恭都没有!你要是真有那尊敬师兄的心,拍卖前怎的不提醒我?”

    只穿了一条半截裤衩的青年,倒在地上一言不发,只护住了头脸任打任骂。

    身后三个相同身份的青年,一面木然的看着。

    他们习惯了。

    摘星楼的弟子,都是凡人出身。

    家里几辈子出一个有灵根的,全家的产业三五百两银子,在黑市里淘换了灵石交给门派,换得他们一个学仙法的资格。

    为的就是学成个出人头地,好回家光宗耀祖。

    他们比不了这些天生的仙人,即使挨再多的打骂,谁又敢说一句撂挑子不干呢?哪里有颜面回家见父母?

    何况这世上大多的仙门都是这个样子。就是给富贵人家当小厮,给有手艺的师父当学徒,不也都是打死不论的么?

    人道读书是十年寒窗苦,他们的苦比读书更久。可他们得忍着。

    转角处,杨夕把眼罩扣在鼻子上,连天祚戴着他的刑堂鬼面。

    “我觉得可以出手替天行道了。”

    一边说,一边偷摸掏出两条硕大的黑布口袋。

    “……”连天祚默默看口袋:“你早有准备?”

    杨夕:“哪能呢?我都天天带着预备意外的!”

    “……好吧。”连天祚决定不去深想,黑布口袋能预备的意外都是些什么。

    “交钱不杀!”杨夕呼的一声就杀出去了。连天祚紧随着跟上。

    漆黑一条麻袋兜头罩下,紧跟着就是一顿暴打。

    “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交出来,抢劫!”

    “谁他妈……”“啊啊!”“别打脸!”“壮士饶命!”

    四个跟班都傻了。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昆仑山的治安是不是有点不好?

    待那二人已被打得嘶声惨叫,几个跟班才想起来上去帮忙。

    杨夕头也没回:“想进昆仑不?”

    跟班们一愣。

    杨夕背对他们,不用回头也是一笑:“想就站着别动。”

    完全是下意识的,这几人还真就站下了。

    连天祚默默看了杨夕一眼,手上继续一拳一拳认真殴打那个少爷。

    几个跟班你看我我看你,一时简直进退不得。要是换一个场景,傻子都知道临阵投敌绝没有好下场。可是……可是……可那是昆仑呐……

    “昆仑的功法是开放的,想学什么,十颗一品灵石藏书阁里随便看。”

    “昆仑没有师父的弟子,是不会被歧视的。因为昆仑上大课,每个弟子都有人教导。”

    “昆仑的资源都是放在店铺里,拿灵石就能买的。即便稀缺的资源,也是可以拍卖的。

    “刚才那个景中秀你们看到了,代掌门残剑的小弟子,一样要来花钱买法宝的。”

    “当然,昆仑也不是理想的乐土。这里的吃喝上课都是要花灵石的,这里不被门派看重的弟子也会受忽视,这里也有不讲理的前辈会欺负你揍你。

    但最起码昆仑不用你无条件的交门派贡献,昆仑掌门的儿子不能拿你当狗打,昆仑付出的代价和得到的回报都是明码标价的!”

    杨夕转过身来,指着那四个傻在原地的跟班。“比起你们的渣门派,实在是好出十万八千里了吧。”

    “我们……真的……能入昆仑?”一个心急的跟班还未得到任何保证,眼睛就已经红了。

    杨夕一笑:“那有什么,代掌门残剑原本是个凡人的傻大兵,我师父原本是个凡人放羊的。我还有个朋友,灵根都没有,昆仑也给了活路呢。”

    “但你凭什么保证我们入昆仑,你在门派里说话好使么?”说话的,是地上那没穿裤子,被打得凄惨的弟子。

    杨夕看得出,别看这小子现在惨,其实在这几个人中,恐怕平日反而是他混得最好。不然哪里轮到他脱裤子,他挨打呢?

    杨夕心中有一瞬的恍惚,程家的下人,也是这样的。能替主子背黑锅的,反而是有体面的。即便那体面卑微得低入尘埃……

    杨夕看着他,异色的双眼,瞳白分明。

    “不,我不保证。你们的前途,我怎么可能保证呢?”

    她顿了顿,踹了一脚地上已经被打得没有声息的少爷、小姐,低声一笑:“我并不需要你们住手,我能把你们的少爷小姐打成狗,也不在乎多打几个。我只是告诉你们,这世上还有另外的活法,敢不敢豁出去赌一把,是你们自己的事情。”

    “并且我还要说,你们的运气很不好。昆仑六十年一收徒,上一次刚刚过去,下一次还要等五十九年。而你们不一定能活过五十九年。你们判出了现在的门派,也不一定能摸到昆仑的门槛。

    但你们的运气也很好,因为战乱,不是昆仑也可以在山上闲逛。不能选课,却可以买东西。昆仑还有些富贵险中求的任务,可以让你们用血汗去赚灵石。还有我,我可以把学到的东西教给你们,用我的昆仑玉牌代你们买东西,省掉那翻倍的差价。

    你们该庆幸,昆仑是个有气魄的门派,并不禁绝弟子帮助外人。下一次开山的时候,如果你们侥幸还活着,我还可以手把手教你们怎样考试。甚至给你们推荐师父。”

    四个跟班已经被这样的实事死死钉在原地了,单单一句“我可以把学到的东西教给你们”已经是天降的惊喜,如今哪个不知道昆仑的藏书阁是随便看的,昆仑弟子绝没有学不到的东西,只有学不够的时间。

    更别说那句“推荐师父”……

    仍是地上那挨打的青年,低声说了话:“其实我等在摘星楼,也是拜不到筑基的师父。小仙子的修为,也足够给我们当师父了。”

    眼睛并不太敢看杨夕。

    杨夕笑着看他一眼,这小哥很是谨慎,似乎还是急着要个名分。

    “如果六十年后,你们的眼皮子还是这么浅,我当然也可以直接收下你们。”

    那青年当机立断的说了声:“我干了!”

    站着的青年中就有人用眼睛去溜旁边的连天祚。

    杨夕静静的出声:“不,不要看我师兄。我太了解你们这些混迹在底层的人,不是你们的错,但你们被世道磋磨成了那副样子,我师兄很单纯,不是你们的对手。他会伤心的。但是我不同,只要你们不去伤天害理,我并不在乎你们记不记我的好处。如果你们敢做那丧尽天良的事情,按昆仑的规矩——小错不纠,大过不纵。我便是天涯海角也会把你们宰了!”

    几人一凛,地上的青年静静出声:“小仙子原来是什么出身?”

    “最多的时候是在当丫鬟,最差的时候是在当乞丐。我是被爹娘二钱银子卖了的。”杨夕这样说。

    “干了!”

    “我干了!”

    “小仙子,我以后便跟你混了,我没大志向,学两门法术能养得起家就满足了。”

    相似的,甚至更低的出身,总是更容易得到信任的。

    杨夕一笑,这才转过身去,一脚踹在那黑布口袋上。“莫装死了吧,自己的手有多重我还是知道的。劫人的问题谈定了,咱们来谈谈劫财的问题吧?”

    连天祚瞧瞧杨夕,也跟着给了一脚。要打痛,莫打死,这是杨夕刚刚说过的。

    却听那被打倒在地的青年说:“二位不必了,他们的财物,都是在我这的,包括刚刚拍下的秘宝。”

    地上的麻袋当场就是一声怒极攻心的喝骂:“钱二,老子整死你!”

    他最后能不能整死这钱二,尚不可知。但杨夕一听,的确是差点把他整死了。“哦,那你已经没有用处了,连师兄,可是放手揍了!”

    杨夕是个简单粗暴的人。在她这,不论是招人烦,还是不听劝,就是一个“揍”!

    把那摘星星的少爷和小姐用口袋扎了,扔在垃圾堆里。杨夕带着人出了小巷子。

    几人自我介绍分别叫赵大,钱二,孙三,李四。

    杨夕也道:“我叫杨夕,你们叫我小驴子也不要紧。小仙子就免了,听着太特么怪了!”

    钱二是个有心眼的,并且对勾搭连天祚这件事儿仍不死心,

    “这位刑堂的前辈怎么称呼?”

    连天祚突然一僵:“啊?你们都认识我这是刑堂吗?”

    四人终于信了杨夕说的“我师兄很单纯。”。

    这样的都能好好长这么大,昆仑的氛围……果然很甜呐……

    连天祚瞪眼:“我又给刑堂惹祸了!”

    杨夕光棍道:“怕什么,就高胜寒那脾气,难道摘星楼还能把他给欺负了?”

    连天祚想了想,高堂主的脾气……唔,谁作谁死,不作也有可能死……

    于是心胸开阔的扛起杨夕走了:“抢劫太累了,以后还是拾荒吧!”

    杨夕:“得勒!”

    留下四个跟班傻看着他们这“骑宠”的造型,只觉槽点太多,无处吐起……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15章 劫财劫人》,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