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11章 彻夜狂欢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人偶堂摆放傀儡的房间,有一只从来不用的傀儡。白布蒙着,阵法罩着,哪个弟子敢乱动,就会招来无面先生的“拍扁惩罚”。

    奇怪的是,那块普普通通的白布上,从来也没有落灰,总是干干净净,像新的一样。

    杨夕路过道具间的门口,听见了一点响动。

    从门缝看进去,无面穿着他丧服一样难看的法袍,坐在那具特别的傀儡旁边,静静看月亮。

    风华绝代的手指沿着那块白布的边缘,一点一点爬上去,有冰雪的光泽。轻轻的,仿佛怕打扰梦中人的沉湎。

    杨夕决定拼死也要看到那个傀儡长什么样!

    嗖的一声窜出去,杨夕爬到人偶堂的房顶,又从房顶倒吊下来。

    吓,白布果然被揭开了呢!

    可是杨夕根本来不及看清,眼前就被糊了一只如冰似玉的美丽手掌。

    “就这一次,再有拍扁。”

    杨夕吓得一缩头,悄悄移动脑袋,手掌的边缘露出无面先生一张前所未见的“绝世丑脸”。

    那具险些害死好奇驴的傀儡,它被那个黑袍子的丑货挡住了!

    杨夕嗖的一下窜回房顶,真过分,明明可以换脸,这种时候都不知道“打扮”得漂亮点。

    杨夕想起,自己过两天也要上战场了呢,万一自己死掉了,也会有人这么想自己吗?

    虽然觉得自己命硬,不会那么容易死掉,杨小驴子还是掰着手指数人数:“珍珠姐,包子师父,老远子,屎阳……”

    想了想,又换了一只手,“废秀,楚疙瘩,脑残十四,怪力十九……”

    杨小驴子数得心满意足。忽然使出天罗绞杀阵——缠字诀,挂上不远处的房顶。人来疯似的一路飞奔而去。

    “废秀!我和老远子都要上战场了,你来给我们办个践行宴吧!”杨夕从景小王爷的屋顶掀开瓦片,直接跳下来。

    裸睡的景中秀惊得做起,搂紧了被子,“你个活驴!半夜拆人房顶,强闯民宅,你还有没有点王法!你等明天早上我穿着衣服的时候说会死么?”

    杨夕:“可是我想现在办呐!”

    景中秀目瞪口呆:“现在是后半夜!”

    “老远子明天就走了呢!”杨夕两手一伸,把光着膀子的景小王爷,活生生从香香软软的被窝里拖出半截,“就这么定了啊,我去抓老远子,把师父师兄们也叫来,你要准备酒菜!”

    景中秀光脚站在地上,抱着被单遮住屁股,气得跳脚大骂:“你个想一出是一出的混球,老子要跟你绝交,绝交!”

    邓远之浅眠,且习惯合衣而睡。

    被杨夕从被窝里挖出来,对践行宴的事情表示无可无不可,但是很有兴趣跟白允浪再拼一回酒——邓光腚儿凡事不肯服输,连酒量也是。

    朱大昌半夜在厨房里偷吃叫花鸡,被杨夕当场逮住。听说景小王爷提供材料,立马拍胸脯保证弄出一桌香喷喷的酒菜。

    月上中天,“景府”就这样在主人强烈抗议下忙碌起来。

    也许是修士睡眠都少的缘故,也许是昆仑山上确实没什么娱乐,又或者最近发生了许多事情,大家的确很愿意一醉方休。

    “践行宴”最终的来客竟然出乎意料的多。所以景中秀也就出乎预料的闹心。

    “哎呀,景师侄,快快快,把你的好酒都拿出来不要小气,今天我把所有徒弟带来了!”白允浪踏着月色而来,豪爽的一挥手,身后闪出好几十腰挂酒壶的男女。

    景中秀死死趴在酒窖的盖子,却被三位师兄合力,生生拖走:“天理何在——!”

    “谁叫我?”邢铭笑吟吟的踢门而入,一眼瞄见白允浪:“大师兄,几百年没一起打牌了,大喜的日子摸上八圈怎么样?”

    身后跟着四五个英挺的佩剑青年,刚刚已经喝得晕乎乎的云想游也过来续摊了,就是不知为什么一直在吐口水……

    杨夕:“云师兄,你怎么了?”

    皇子殿下一点也不娇贵,生灌了一大杯凉水,哇哇哇的漱口,吐掉:“宁孤鸾那蠢货,把自己打扮的跟个馅饼似的,一不小心就给吃了!”

    言下竟是十分嫌弃。

    杨夕:“……”Σ(°△°|||)︴

    小驴子溜了一眼云想游的肚子,决心秘密一定要烂在肚子里。

    释少阳从屋里探出头来,一不小心和云想游对上了眼。

    “云想渣!”“屎小日!”

    “十招之内定胜负,谁输了谁脱裤子绕着景府跑三圈!”

    白允浪和邢铭坐上麻将桌,奈何另外两个座位空空如也,无人敢坐。

    邢铭笑吟吟的:“唉,兔崽子客气什么呢,我又不是输了不给钱?”

    景中秀把脑袋插在被窝里装鸵鸟:问题是你从来不输啊……

    白允浪摸摸鼻子,终究是不忍心欺负孩子:“要不把小四儿和六子叫来?”顿了顿,又有点惴惴:“他们会来么?”

    邢铭手腕一翻,亮出昆仑玉牌,笑道:“问问不就知道了?”须臾,邢铭回头道:“他们来。”

    白允浪一喜:“你怎么说的?”随即不小心看到了邢铭玉牌上的字。

    高小四儿:

    大白上门找虐,咋办?

    ——邢到日出自然铭

    邢老二:

    放着我来。

    ——谁说高处不胜寒

    甘六子:

    白包子送钱,速来!

    ——邢到日出自然铭

    邢老二:

    腿脚不好,给我留一口。

    ——独脚依旧笑春疯

    白允浪:“……”

    说好的一笑泯恩仇呢?

    杨夕挠着脑袋,师父打牌到底是有多差?

    半个时辰后……

    刑铭笑吟吟的把牌面一推:“胡了。”

    白允浪整个人都糊了:“什么,又胡了?你怎么那么快呢?我都还没开门呢?”

    孤身而来的高胜寒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折扇刷拉一展,道:“我算着,好像有个人应该没钱了。”

    甘从春从桌面上抓了一把灵石,递给身后捶肩的小女徒弟,“拿去,零花钱。”

    随后才转过头来,冷静道:“老规矩吧,钱没了,当裤子抵债。”

    白允浪跳起来就跑:“那不成呢,我徒弟今天都在!都多大了,你们还玩这个!”

    结果跑出去一步,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看热闹不怕事儿多的杨小驴子连忙摘了眼罩,果然见到一嘟噜鬼修在白允浪脸上踩来踩去。哎,天眼什么的,还真是被鬼修克得死死的……

    邢铭长臂一展,笑得阴阴的:“想游,还不快进来帮你大师伯宽衣!”

    高胜寒一脸解恨,扇子遮了半张面孔。不知下面是恨是笑。

    云想游得令往里冲:“来了!”

    释少阳拼死拦住:“师父快跑,我给你断后!”

    结果发展成了师徒大战,邢铭和高胜寒两个老不休也扑上去了,把白允浪死死按在地上扒裤子。

    甘从春瞄了一眼,把自家女徒弟和杨夕一气儿赶出去了:“别看,长针眼。”

    老二和老四丧心病狂没人性,老六袖手旁观真无情。老大白允浪,凄凄惨惨……

    没人去问,为什么麻将桌上只有四人,老三和老五哪里去了。

    昆仑规矩,真正能在门内排上齿续的,只有极少数被期待成为掌门继承人的,核心弟子。

    花绍棠那一代,是昆仑惊才绝艳的一代,十二天骄在修真界独领风骚,风头无两。

    如今,一个轻鸿剑苏兰舟垂垂老矣,屠龙剑花绍棠满头华发,沙狼剑江如令容貌不在、白纸遮面。

    而邢铭这一代,是不知哪里的教育出了问题,总是带着一种暗搓搓的无耻气息。勉勉强强,他们也曾经是凑齐了两桌麻将的。

    如今,桌上只有断刃白允浪、残剑刑铭,裂剑高胜寒,锈刀甘从春……

    杨夕捧着一只小酒壶,傻呵呵的坐到门墩上。背后灯光暖暖,是一片胡天海地的作死景象。

    “嘿嘿……嘿嘿……”

    墙角里,邓远之提着裤子吓一跳,他被杨夕的师兄们捉住一顿海灌,又因为人小力微怎么也抢不到茅厕。

    结果在这又撞了杨夕,邓远之恼羞成怒:“你傻笑什么?”

    杨夕打了一个酒嗝,依旧是笑得傻模傻样:“我高兴,忍不住哇!”

    邓远之脸都青了:“你你你……你都看到什么了?!”

    杨夕傻得一脸灿烂:“老远子,我喜欢昆仑呐!可喜欢啦!”

    说完,“咕咚”一头,向后栽倒。

    丫又喝多了……

    喝多了的结果,就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景中秀等人战战兢兢的看着自己。

    杨夕揉揉脑袋,我这是又干了什么很霸气的事情?

    这一天,邓远之和一群同是筑基期的弟子,一同启程奔赴北部雪山战场。

    临行前,亲朋好友纷纷赶来送行。

    这时候,上战场的人还是少数,所以每个出行的弟子身边都围着不少人。

    唯独邓远之面前,只有孤零零的一个杨夕。

    杨夕装了一瓶子幽冥鳞蛇胆汁,塞给他:“老远子,你也合群一点吧。”

    大家入门的日子也不短了,邓远之资质上乘,聪慧过人。却连个师父都没拜,平日里独来独往,也没见他和谁特别亲密。

    他其实并没有多么难说话,却好像总和人隔着一层距离。

    亏得还有朱大昌这种缺心眼,和杨夕这种混不吝待见他。

    但是朱大昌昨天喝多了,现在还没起来。

    景小王爷倒是礼节十足的,奈何忙着卖剑,只让杨夕带了几句话,一袋子灵石。

    说白了,仍是点头之交、合作关系,并不会用心挤时间选礼物罢了。

    邓远之展开手掌,看着上面的瓶子。丑丑的黑色,但是很大个,很能装。典型的驴式风格。

    一言不发的合掌收好。“我走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归队。一片热热闹闹的人群中,趟出一条孤绝的过道。

    杨夕叹气。

    邓远之还不是走得最凄凉的,白允浪今晨天不亮就出发了。

    邓远之再孤单,起码是和同门结伴而行,也还有一个来送行的自己。

    白允浪却只能独自一人,趁夜离去。

    甚至到了战场上,他也不能够站在昆仑的站旗下,身边的伙伴,也不会是昆仑。

    并且他将永远如此,做了好事也不能见光,有了恶名却要担下,暗夜里高飞高去,独自一人为昆仑而战。

    杨夕以为,自己可能很多年见不到邓远之了,因为她的战场,在南海。

    海怪登陆,战况最激烈之处,识殿宗泽战死的地方。

    稍有不慎,从此再无相见,也是可能的。

    没想到,她猜中了开头,却没猜中结局。

    邓远之出发的第三天,杨夕就又见到了邓远之。

    他是裹成个粽子,被人给抬回来的。按路程算,他根本就没见到雪山……

    杨夕:“老远子,我以前还没注意……你好像总是很倒霉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11章 彻夜狂欢》,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