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10章 人偶课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三息的功夫不太长。杨夕和宁孤鸾早知无面先生的淫威,脱肛的野狗一样奔去位置上坐好。

    云想游也是了解自己的人偶师父有多么的“金口玉言”的。奈何释少阳那边打红眼了,而且对无面先生的可怕程度估计不够,仍然一剑劈过来,云想游不想被劈死,就只有招架。

    释少阳傲然道:“脱裤子!”

    然后他就扁着躺在地上了。

    无面先生才不会弟子是旁人家的,还是自己家的,不听话就一视同仁的扁。白允浪要是敢来找他闹,那也是个拍扁的命。

    因为云想游没能及时“滚回位置”,于是杨夕和宁孤鸾被“全部拍成纸”了。

    杨夕扁扁平平的贴在地上,连坐什么的最讨厌了……

    人偶课因为弟子数量稀少,所以采用的是轮流“飘”到师父面前听训的模式。

    是的,飘,你不能更多的要求一张纸了,即使它是个人形。

    释少阳这个编外人员被无面卷成一筒,顺窗缝儿塞出去了。窗外一阵春风吹过,释小少年随风飘荡,很快就没了踪影——请原谅他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进度最快的宁孤鸾很快听完了训。似乎因为没有及时完成作业,被无面打回原型拍成了一只扁麻雀,临时充作了茶杯垫。

    宁孤鸾:“师父师父!你茶杯里是开水啊……啊啊啊啊啊!”

    “兹啦——”有点熟……

    辅修人偶的云想游第二个听完了训,作业完成的不错,得到了一个丑绝人寰的微笑作为奖励。然后用一颗图钉按在墙上,对着一具古怪的人体模型背人体穴道分布。

    最后,终于轮到了第一次上课的杨小驴子。腿肚子哆嗦什么的,只是作为一张纸的身不由己,绝不是出于对未知命运的恐惧,绝不是……

    “你要跟着剑主下山历练?”无面两手矜持的捧着茶碗,却并不喝。面无表情的想了一会儿,想得杨夕有点颤颤,才道:“可是人偶课没法自修,必须要有人随时辅导才好。”

    杨夕呆了,她从未想过还有这样一种可能。

    无论是锻体,阵法,剑道,还是山河博览似的长知识,她这些日子都抽着空的自学,并且自以为挺好。

    她已经兴高采烈的决定这辈子就这么自学下去,只拿课程师父当个字典问了。

    无面把茶碗往“宁孤鸾”上一放,“我再琢磨琢磨吧,反正你这两天还不走,先学着。”

    第一天,无面把杨夕带进了一个空房间,丢下一俱“活傀儡”,其实是一架做好的机括人,里面给封了一个鬼修。

    “尽快熟悉机括人的构造和原理,然后才能试着做一具。”无面一根风华绝代的手指戳着杨夕的脑门:“这鬼修是雇的,一天十颗一品灵石,你看着办。”

    杨夕一听,我去好贵!迅速抓住“尽快”这个重点。

    无面关上门,走到隔壁坐下。捧起一只茶杯,开始指导已经开始用活人练习的云想游:“你上次……”

    隔壁传来“哐!哐哐!当!哐当!”

    “……”无面只好把茶杯放下。

    疑惑的走回去,打开门。迎面飞过来半条大腿,咣当砸在跟来看热闹的云想游脸上。

    只见屋里到处是那个傀儡的飞舞的零件,杨小畜生正骑在那傀儡的腰上往下拔脑袋。一边儿拔,还一边跟傀儡里边儿封的鬼修呛呛:“你不能配合一点么?非得揍你才老实?横竖这身子又不真是你的。”

    话是这样讲,但是被人拔脑袋还是很怕啊!而且以前不是这样上课的!

    那鬼修一眼看见了门口的无面,见了救星一样的“啊啊”叫起来。

    嘴张开一看,得,杨小驴子估计是嫌他吵,把舌头给拆了。

    “……”无面沉默了半晌,开口道:“你回去休息吧,明天不用来上工了。”

    第二天,无面杜绝了一切杨夕拆东西的可能。直接给了她一堆零件,让她拼个人形出来。

    这回无面根本就没走,站在门口等杨夕如何坑爹。

    两个时辰后,屋里传来削木头的“嘎嘎”声。无面心中一颗石头落了地,好吧,零件还是可以被切碎的,也不算太意外。

    然后他推开门,却惊喜的发现一个完整的傀儡站在窗边上,居然还握着一柄剑,保持了一个挥剑的造型!

    然后杨夕正在拿着一块长条形的木头,削一个巴掌长的小木棍。

    无面低头问:“那是什么?”

    杨夕擦了一把汗,“我看那傀儡是个男的啊,但是咋没给他做小弟弟呢?当太监挺不容易的,我给他削一个。”

    无面:“……”

    门外传来了云想游和宁孤鸾两人疯了一样的爆笑。显然,他们又没有好好完成任务,跑出来溜号看热闹了。

    当天无面惩罚他们给人偶堂的每一俱木头傀儡削一个“小弟弟”。这两人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比赛似的一个比一个做得粗长……

    第三天,无面实在不太想给杨夕上实践了,拿了一本厚厚的傀儡部件图,指导杨夕死记硬背哪些机关能做什么用。

    很欣慰发现,杨小驴子虽然理解能力不太强项,算数也有点问题,但是对于看得见摸得着的图形,死记硬背还是不错的。

    一直等到晚上,杨夕还在认真背,没有发生坑爹事件。无面终于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找到了因材施教的好方法。

    其实他虽然不很擅长沟通,但的确是很认真的在教徒弟。

    无面心中的成就感只维持了一盏茶的时间。他去查看另外两个徒弟的进度时,不巧听见里面传来二人异口同声的暴喝:“十招之内定胜负,谁输谁把这些‘小弟弟’吃了!”

    无面一顿,犹豫着进去还是不进去。他怕进去恰好看见其中一个徒弟在吃“小弟弟”什么的,这两年岁数大了,真不太能受这种刺激。

    一低头,就看杨小驴子一脸纠结的认错:“无面师父,我真不知道傀儡是用不着小弟弟的,害得师兄们做了这么多,没有用处就只能吃掉,太可怜了。”

    无面:“……”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只是想进去看热闹。

    第四天,无面把三个聚集在了一起。

    “关于杨夕出门历练的事情,我想到办法了。”手捧着一碗热茶,无面依然是不喝:“宁孤鸾已经通窍期了,但是上山之后还没有出门历练过。不如趁着这次机会一起去战场吧,你制作机括傀儡的本事已经很纯熟了,可以指导师妹入门。”

    宁孤鸾本来摊在椅子上,挺着个肚子,像个孕妇一样在揉。没办法,他打不过云想游,昨儿那些“小弟弟”大多数是被他吃了。撑得有点厉害。

    闻言,挣扎着大叫:“师父!这太残忍了,你不能把你教不了的坑爹货甩给我啊!”

    无面不理他,径自转过去对云想游道:“你对人体和机械已经足够熟悉了,是时候选一门小法诀来学习了。我知你也会去战场,你们虽然不太可能在一处,但总不会离得太远,拿不定主意可以找宁孤鸾商量一下。”

    云想游笑着应“是”,看起来谦和有度,实则幸灾乐祸。宁孤鸾还想叫,都被他落井下石的捂住了。

    无面一合掌,“那就这么决定了!”

    第五天,无面觉得,世界终于清净了……

    宁孤鸾一百多年没下过昆仑山,此去作战,一别经年,不知还有没有命回来。

    召集了他的狐朋狗友们,借着人偶堂的小饭厅开了送别会。

    离别之时总是愁。

    饭桌上,苦命的哥儿几个喝得昏天黑地。

    这仗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这小哥儿几个都不是精英,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足够的寿元,等着老大回来兄弟再聚。

    兄弟们恋着自己,宁孤鸾很高兴。但在场也有两个让他不那么高兴的存在。

    宁孤鸾怒瞪杨夕:“你为什么也会在啊?”

    杨小驴子风卷残云一般搜刮着桌上的食物,吃得满头大汗,含糊不清的回到:“鸟师兄,乃做饭真好词!”

    宁孤鸾怒瞪云想游:“你又是来干嘛的?”

    云想游品一口烈酒,幽幽叹息:“本来是来看犄角妞儿给你添乱的,结果她根本就爱上了食物,懒得理你啊……”

    宁孤鸾一气之下就喝多了。

    化了麻雀,在桌子上烂蹦。从一个碗里,蹦到另外一个碗里。菜渣与肉末起飞,鸟毛共菜汤一色。

    杨小驴子掂着一只饭碗,好容易才把鸟师兄扣住,拿了一把缺了齿的破梳子给顺毛。宁麻雀仰躺在盘子里,肚皮被梳得很舒服,全没觉得自己看起来很像一道菜。

    “我告诉你个犄角妞儿,既然师父让我教你,你就得听我的话!人偶术是很高深的学问,我这一百多年专心研究这个,才算有点小成。我来的这一百多年,已经学跑了二十几个师弟妹了,都嫌这个枯燥难学。肤浅!学东西哪有不枯燥的呢!法修冥想不枯燥?阵修背阵图不枯燥?”

    杨夕琢磨着,给宁孤鸾身下垫了一片生菜叶子。“唔,人偶术前期要学的是有点多,一般人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到学有小成的岁数呢。”

    宁孤鸾气愤的扇着翅膀,小肚皮一鼓一鼓的:

    “愚蠢!这世上的本事,要么是哭着进门笑着出来,要么是笑着进门哭着出来。人偶术是前一种,法修阵修是后一种。但不管那种,要是只想笑不肯哭,那入了什么门都是有进无出的!”

    杨夕没成想鸟师兄还能说出这么一番高深的道理。

    愣了一下,在宁孤鸾翅膀底下垫了两片肥厚的火腿。

    “鸟师兄你是为什么学了这么久呢?你要学的是剑修,现在打架也未必输给云师兄吧。”

    宁孤鸾鸟头一偏,盯着那两片火腿:

    “你懂什么……我是师父捡回来的。他是这世上第一个喜欢我的人,我要继承他的衣钵!给他养老送终。”

    杨夕脑中“叮——”的一声,觉得自己好像找到了什么规律。白师父好像也是无面先生当年捡回来的,所以,无面师父的爱好是捡小孩?

    杨夕睨了麻雀一眼,切了几片嫩黄瓜叠在他肚子上:“其实,你要少干点坑蒙拐骗的事儿,喜欢你的人就不会那么少了。”

    宁孤鸾又两眼发直的盯着黄瓜片:“才不是,我就是本来的样子,喜欢我的人才是真的喜欢我呢。”

    杨夕又给他撒了一把葱花:“其实人都这么少了,无面师父为什么还要把这个人偶堂开下去呢?我看那些上课用的消耗,都是他自己在贴钱吧……”

    小麻雀忽然就眯了眼睛,一副我知道秘密的样子,瞄了瞄云想游:“因为师父忘不了师父的师父。”

    “嗯?”

    “就是云想游不知道多少辈的姑奶奶,据说是个美人哦~云家每代来昆仑的人,都是必须要学人偶术的!其实云想游一点天赋都没有。”

    杨夕不由的转头去看云想游。

    后者正眯着眼睛,自斟自饮,很自在的哼着一曲小调。这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儿,就着窗外的夜色便喝下了一整壶的烧刀子。

    那曲调杨夕听白允浪也是哼过的。有点苍凉,有点洒脱,还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风流,云想游哼得比白允浪清楚,杨夕隐隐的听到那么两句词:

    “血染衣衫红到老……不做榻上白头人……明月在天照我心……谁在月下盼归人……”

    月光透过窗棂映在他脸上,显得格外清俊。

    杨夕不由得就信了,云家那位姑奶奶肯定是个美人。

    给盘子里的宁麻雀最后盖了一片生菜叶子,杨小驴子很大人的叹道:“睡吧,我去看看无面师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10章 人偶课》,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