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05章 三代昆仑(修)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微愕:“什么天路?怎么个断了?”

    “上古时期,这世上本是有一条天路的。修士登仙,并不需要渡劫飞升,只要登上天路,一直往上走就是了。但是五万年前,那条路,忽然塌了。”连天祚的手指,摸索着三代昆仑“灭门浮世绘”上的那一处断崖,眼中是一片不愿回首的冰寒。

    天路断绝,对于生存在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生灵而言,并不是一场摸得着的灾难。饭照吃、觉照睡,风流少年照旧伤春悲秋慕红颜,街头大妈仍然鸡毛蒜皮神掐架。朱门酒肉依然臭,路边冻死骨没减。

    所谓天路,不过是一则远在天边的名词,一条茶余饭后的谈资。

    可是对于整个修真界来说,却无疑是一场惊天浩劫,破世灾难,迎头而至的一记大闷棍。

    把所有修士都敲懵了……

    通往仙界的路断了,不能成仙了。

    千百年来,他们背井离乡、别妻弃子、舍家撇业,放下红尘诱惑三千丈,埋首深山变白头。悟道箴言上的“放下”“摒弃”“参透”“勘破”,浸透了他们苍白无泪的青春。

    一夜之间,全变成了荒谬的笑话。

    恍然回首,失去了仙缘的掌心,贫瘠得如此可怕。他们放弃了一切能放弃的,却没得到一点补偿。人生竟然被自己活成这样枯竭,前路只剩一片暗无天日的寂寞。

    天道敲得一手好闷棍,一记釜底抽薪的大招放下来,直接干掉了修真界大半的修士。

    数之不尽的道门弟子崩溃、自杀、发疯、入魔;更多的人静静收拾了包袱返乡还俗,默然看着沧海桑田的故里,无处倾吐之前千百年的孤独忍耐到底后悔不曾。

    连天祚至今都记得,昆仑山上浩浩荡荡的下山人潮。

    昆仑的山路从没显得那样狭窄不堪,每一张脸上都是心若死灰的茫然。

    三代昆仑的最后一任掌门,形单影只的守在山门口,苦苦挽留每一个普通弟子,区区半月,原本的俊俏的青年人便天人五衰,皓发如雪。

    那位掌门有一身高强的修为,却并没有力挽狂澜的本领。

    他最终,没能留住任何一名弟子。

    心境破裂,境界飞落的掌门人,终于没能熬过一个甲子,便像个凡人一般死在一场伤寒中。

    临终时,床边只有一柄模样蠢笨的剑。

    并不是所有的弟子都忘恩负义,掌门人德高望重,听闻他病重,赶回来奔丧的前昆仑弟子足有千人。

    可是掌门人任凭他们跪在门外,一个都没见。

    他最后的遗言,都说给了那柄刚刚能听懂人话的剑,仿佛对着世上最后一个知己。

    “我走之后吧,你就是这世上最后一个昆仑了。有时候我特高兴你是把剑,剑比人活得长啊,只要你一日不死,咱们的昆仑就一日还在。苍生不死,昆仑不绝啊,这昆仑怎么能灭在我手上呐?所以吧,你一定要睁大眼睛替我好好看着,千年、万年昆仑一定会重现世间,只要一个契机,昆仑就一定会……到时候……把消息烧给我啊!”

    掌门人死后,一名来奔丧的弟子,最后锁上了三代昆仑的大门。

    带走了床前那柄灵智初开的剑,却只是当了纪念。

    连天祚慢慢的修行,过了一万多年,才学会流利的说人话。

    又过了几万年,才修出了个长得凶巴巴不太好看的肉身。

    新的昆仑已经因为找到了飞升的办法,真如那死不瞑目的三代掌门人预言的一样,重现人间。破而后立,再破再立。

    几万年的颠沛流离,不论做为一柄懵懵懂懂的剑,还是一个跌跌撞撞的人,连天祚的生活中心一直没有离开“昆仑”两个字。

    他也隐约的感觉到,这些“昆仑”与“昆仑”之间,也是不同的。现在的昆仑与当初的昆仑不太一样,这让他心里有点简单的失望。

    如果他是一个善变的人,或许这份浅显的执着早就在几万年的时光中被失望消磨殆尽了。可他不是人,他是一柄不懂变通的剑。

    不高兴了,他就出门游历,昆仑需要他,他就回来。

    花绍棠为什么拒绝他进入内门,刑铭想要带领昆仑做出什么改变,高胜寒是否不顾公平的刻意为难,都跟他没什么关系。

    只要他想回来的时候,昆仑会给他开门,弟子中有他一个位置,他能为昆仑出一点力,他就在角落里活得很高兴。

    没人注意到,有一个弟子经常在战斗之后跑丢。

    甚至昆仑几万年来具体发生了什么变化,爱跑丢的连天祚也都是说不清的。

    那些跟他没关系呢。

    他只要看着它在,帮它打架,然后烧纸给“他的”掌门人。

    世人说灵修都是天生的死心眼,连天祚的本体就粗笨笨的一副蠢模样,唯有剑刃格外的厚重刚直。

    “白允浪实在是一个很细心的人,百多年没见面,他竟然还记得我。”连天祚用这样一句话,结束了对往事的叙述。云淡风轻的,好像那些惊心动魄、那些魂牵梦萦,都简单得轻若鸿毛不值一提,反倒是有人记得自己,竟成了一件特别奇怪的事情。

    杨夕却被连天祚的叙述狠狠的震了一下。

    这种突然发觉身边隐藏着不少二呆,灵修的世界我辈*凡胎永远不懂得感觉相当奇妙。

    更震撼的是,杨夕从连师兄平淡乏味的叙述中,隐隐窥见了一点天意的端倪。

    她忽然发觉“世界”这个概念,似乎与她原本想象的大不相同。

    它并非一成不变,就像修士历劫进阶一般。

    如果真是这样,降下劫难的所谓“天道”,又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思路发散下去,便一发不可收拾了。

    二代昆仑恰逢地府消失,结果遭遇了六族大战,礼乐崩坏,千年战乱。

    三代昆仑赶上天路倾塌,结果人心离乱,道门衰微。

    还有昆仑四代时期,不知何种因果导致的仙凡融合……

    加上如今,这来势汹汹的百怪入侵。

    似乎每一代昆仑都是应着灾厄而生,又在灾厄中抗争或灭亡。

    杨夕狠狠的皱着眉,越想越觉得自己好像接近了什么摸不得的真相。

    “三代的时候,修士不会飞升吗?”

    连天祚垂眸想了想:“很少,有人说所谓飞升,其实就是力量已经强大到这个世界装不下,会翻天覆地的破坏平衡。才会被天劫消灭,消灭不了便只能接引到上界。想要冲破世界的规则,并没有那么容易。”

    冥冥中,杨夕仰起头,看着碧如水洗的天空。忽然很想知道,那上面到底有些什么……

    剑主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杨夕没再有任何的犹豫,甚至笑道:“连师兄,我说过能给你帮忙的呐!”

    连天祚拍拍她头,也很有些造化弄人的感慨,自己进阶的希望,竟然就真的着落在了这个小畜生身上。

    “以后要把你带在身边,我要先去做些准备。十天之后,识殿有场拍卖会,你跟我一起去。”

    杨夕挥别了连天祚,顺道又跑了一趟昆仑的藏书楼,在近三千年的修真界大记事,还有各类典籍中翻找到日暮西沉。

    这些典籍都好像对“飞升”这件事讳莫如深,从隐晦的只言片语和捕风捉影里,杨夕只堪堪找到了五个可以确定飞升的例子。

    分别属于“仙灵宫”“离幻天”“经世门”“昆仑剑派”,其中“经世门”因其驳杂宽广的道统,领先另外三家,独占了两个名额。

    杨夕合上典籍,轻轻舒了口气:“四巨头呵……”

    杨夕隐隐觉得,这才是四巨头被公认的真正缘由。

    修真界除这四家之外,其他像夜城、诡谷、天羽帝国、霓霞派、甚至是行商起家的多宝阁,也都有称霸一方的资格和能力,却从来无法和四巨头的威名并驾齐驱。

    也许就是因为,他们的高端修士,大乘之后不是被天劫击溃,就是兵解转了散仙。没有飞升上界的先例。

    杨夕肚里装了这么一件事儿,不太得劲儿的回了景中秀的宅子。

    迎面遇见了刚醒酒的释少阳。

    杨夕有点尴尬:“小师兄……”

    释少阳却打断了她:“你不用说,我都明白。”释少阳耸了耸肩,“连天祚快死了嘛,我该让给他。”

    嘴上说的轻松,垂在袖子里的拳头却攥得紧紧的。

    板着脸,从杨夕身边一错而过。

    “你回来!”杨夕一把攥住释少阳的手腕,成长中的身体,骨架已经拉开,肌肉却还没跟上,这么攥着就有点令人心疼的消瘦。杨夕眼一沉,说话也直来直往没个修饰:“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从师父开始有这意向,你就开始别扭。挺简单的事,搞这么复杂。直接点能死么?”

    释少阳当场就气红了眼,他从小儿是个天才,又肯努力,品性纯良脾气单纯,不说人见人爱也相差不远。什么时候被人说过这么重的话?

    可这事儿他自己又觉得不占理儿。和一个不受待见的刑堂抢资源,释少阳那得多大脸才能干出来呢?跟同门争抢已经够羞耻了,更别说人家刑堂那可都是昆仑的战士!

    “杨夕!”释少阳混身灵气外放,直接把杨夕掀了个跟头。也不看人摔没摔坏,转身就往门外走。

    杨夕多驴啊,立刻就怒了,“屎阳!你别蹬鼻子上脸!”

    天罗绞杀阵——缠字决,直接给人揪回来就往墙上磕。释少阳怎么可能让她得手,开了“瞬行”直接往外闯。“羊拉稀!你信不信我做师兄的代师父教训你!”

    屁大个小事儿,一头直肠子的小驴子,和一个死别扭的破孩子,竟然就在别人家的院子里大打出手,干起来了。

    等到包子脾气的瞎眼师父终于摇摇晃晃抱着酒壶出来,两个熊到死的破徒弟正在互相掐脸:

    “你松手,要不我分分钟给你犄角掰断了!”

    “要松你先松!别以为你长个儿了我就让着你,我才不会姑息你这么幼稚呢!”

    “说谁幼稚!找打是不是,天知道师父怎么会收了个你,当初都说了我是闭门弟子的!一定是瞎了以后没看清楚!”

    “露馅了吧?一个大男人老惦记师父跟前争宠,师父肯定把你当女孩儿养的!”

    白允浪额头上的青筋狠狠一跳,我就知道!徒弟什么的,都是群不作不死的破玩意儿!如果因为他们短暂的老实,就以为他们能团结友爱和平共处了,那就实在太!天!真!了!

    幸好,道爷我早就防着这一天呢!

    白允浪大步上前,一人脑袋上给乎了一座五指山,板着脸道:“光天化日,别人家院子里就能干起来,你们师兄妹两个,可真是给为师长了大脸了。”

    院子角落,景小王爷一脸怨念的数着他的空酒坛子:说得好听,你们到底谁记着这理是别人家了?

    邓远之恰好从屋里走出来,对着景中秀的屁股掂了一脚:“废秀,我想洗澡,帮我烧个水。”

    景中秀:“……”

    白允浪左手揪住杨夕的右耳,右手揪住释少阳的左耳,捉了两个破徒弟往外拎,想要自寻一处去料理家务事。

    却不料,刚一出门就被人堵了回来。

    “敢问阁下,可是昆仑断刃,白允浪白先生?”

    白允浪凛然一怔,他双眼早盲没有真正的视力,感受一切靠的是天眼。可是天眼之中,他看不见这个说话的人。

    白允浪不动声色,微微一笑:“您是哪位?”

    墙角阴影里走出一个满身夜色的修士,月光照不亮他纯黑的法袍,好像一个长了人脸的影子。

    人影子低头扫了一眼被白允浪揪在手中的双环髻小姑娘。一身杀气遮都遮不住,

    “你是杨夕?”

    杨夕眨眼一看,只觉此人面貌十分熟悉,竟和天天纠缠着找打的“谭欠捅”有八分相似。扭头看了看长高不少的释少阳,杨夕眨眨眼:“谭文靖?你也吃错药了?”

    那人影子脸一沉:“我是他爹!”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05章 三代昆仑(修)》,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