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04章 剑仆难当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夕一进屋,就被眼前看到的景象惊呆了。

    四五十个酒坛子,叠在一起,堆成一个壮观的坛子塔。酒坛与酒坛的缝隙里,隐约露出一头花白的长发,并一个身材单薄的少年。

    白云浪的人影完全看不见,声音却豪爽的从塔里传出来,就一个字的台词:“喝!”

    伪少年邓远之,冷着一张小白脸,面无表情掐着一只海碗,酒到杯干。

    那花白头发的身影,也是一会儿一仰头,痛快得像喝水。

    坛子堆前面还倒着一个眉目依稀有点熟悉的白衣青年。趴在一口坛子前面,正把脑袋往坛子里插:“我要游回去……”

    杨夕:“……”

    杨夕看了看那空坛子,觉着这哥们如果执意游回去,可能有点容易触礁。认命的先去把人的脑袋从坛子里挖出来,总不能眼看着活人在醉死。

    却听青年喃喃抱怨:“我不在这里呆了,凭什么他要死了,我就得让着他啊,师父都不疼我,我要离家出走……”

    杨夕手下一顿,忽然死命盯着青年的脸,难以置信道:“小师兄?”

    青年呆呆的:“喔,小师妹。”

    “你怎么突然长高这么多?!”杨夕咣当把青年模样的释少阳砸在地上。

    今日的释少阳比起三日前掌门的课上,抽高了有一尺多长,圆溜溜的娃娃脸也消瘦下来,逐渐显出一份介于少年和成年男子之间的棱角分明。

    一把嗓子哑哑的,有点沙:“喔,我当初不小心吃了【岁月催】,有五年没长个子了。现在它失效了。”

    杨夕:“……”

    我们果然是师兄妹,亲的!

    杨夕拖死狗一样把变长了的释少阳拖到旁边的矮榻上放着,远离所有酒坛子。然后才整理了下衣襟,绕过高高的坛子塔,“徒儿杨夕,见过师……”杨夕眨了下眼,“师父,你在桌子上干嘛?”

    白云浪抱着一个酒坛,玉树临风的立在桌子中央,回过头来洒然一笑,指着酒坛道:“你看,连兄弟下的蛋,为师要把它孵出来!”

    “……”

    杨夕默默转头去看那位下“蛋”的高人。朴素的黑袍,斑白的长发,面无表情有点凶,让人一看脸就想把钱袋全部交给他。

    “连师兄?”杨夕一愣,十分错愕:“你头发怎么白得这么快?”

    杨夕怎么都没想到,师父给自己找来的剑主会是连天祚。更没想到,半年前见到连天祚,他只是生出了几根白发,这半年他总是遮着帽兜扣着面具,不为人知的,竟然就老了这么多……

    杨夕看着连天祚,有点心酸,有点不忿。

    刑堂和战部,作为昆仑仅有的两只战斗部队,是真正卖命的部门,地位不一定最高,待遇却一直是昆仑最好。凡事都有战部首座和刑堂堂主来替他们操心,门派资源优先倾斜,只要一心一意干架,全不应该有后顾之忧。

    “是高胜寒不管你?”杨夕瞪着眼睛,看样子只要连师兄点个头,就能转头去把刑堂堂主活撕了。

    连天祚闭口不答。

    实在是没什么好说,不论是如此迅速的苍老,还是高胜寒顽固的偏见。都没什么好说。

    一张悍匪似的的脸上,半点波澜都没有。抬手点点桌子上的白允浪,示意杨夕还有一个孵蛋的师父需要料理。

    杨夕一捂脸,抽着嘴角走上去,一记飞腿把师父撂倒,拖去一边的拔步床上卧着。可师父手中那“蛋”却无论如何不肯撒手。

    “谁抢我的蛋,就是要我命!我一定要把它孵出来!”

    “……”杨夕淡定的招出归池,递给白云浪:“已经浮出来了,你瞧!”

    白云浪果然放开坛子,却一脸迷茫:“不是鸟蛋么?怎么孵出个乌龟?”

    归池:喂喂喂,你给我说清楚,我哪里像乌龟了?!

    杨夕强撑着一张笑脸,挡住白云浪和归池在床上对着掐脸的场景。走到邓远之面前:“远子,你要是没什么事儿,是不是改天……”

    邓远之挽着一只袖子,手腕搭在桌上,清冷冷的坐着。闻言,露出个轻蔑笑意,对白允浪道:“我就说肯定是个狗蛋,你非说是个鸟蛋,果然孵出一条狗吧!跟我打赌,傻x,输了吧?”

    杨夕终于忍无可忍!抄起旁边的酒坛子,对着邓远之的后脑勺“咣当”就是一下狠的。

    邓远之立仆。

    杨夕把人连同椅子拖去窗边吹风。

    转过身来,就听连天祚声音沉沉的道:“杨夕,我们出去谈谈?”

    杨夕却伸出两根手指在他眼前,十分怀疑的问道:“这是几?”

    “……”连天祚很无奈,“二。”

    杨夕勉强信了,跟着他一路去了院中。景中秀这房子并不十分广阔,一间客房被三个醉鬼占据,连天祚已经觉得不好意思。出了门没好意思再麻烦小王爷,直接把自己的芥子洞府贴在墙上。

    挺宽敞的一个厅里,七八间小室贴在四周,和杨夕的洞府格局类似。不过整体大了一号。

    二人就在厅中央的两个蒲团上坐下。

    “要喝茶么?”连天祚问。

    杨夕环视四周,别说茶壶茶碗,连个小桌都美誉。于是断定这是客气,摇头道:“不用麻烦了。”

    事情的发展也证明连天祚果然是在客气,他直接跳了下一话题,“哦,那么,我是一个灵修。”

    杨夕震惊:“什么?”

    连天祚微微倾身:“一柄剑。”

    杨夕抬手打断,“连师兄!等等!你这前后逻辑不顺,跳太快,我没跟上!”

    连天祚闭嘴,静等杨夕跟上。

    杨夕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脖子僵硬僵硬的:“所以,连师兄是灵修,本体是一柄剑,现在看到的是你走人道修出来的肉身。然后如果我给你当剑仆的话,养的剑莫不是你本体?”

    这种突然发现身边好多不是人的感觉有点微妙,我明天应该挨个问问还有谁不是……

    连天祚迟疑了一下,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养灵修的本体,对你将来成剑的帮助更大。”

    杨夕的震惊劲儿还没过,下意识道:“我为什么会嫌弃?”

    连天祚想了想,两手比划了一个手势。翻译成人话大约是——我在你的身体里……

    连天祚:“有些小姑娘觉得不好。”

    杨夕很认真的琢磨了一下,提问:“那我会怀孕么?”

    连天祚有点小呆滞:“当然不。”

    “哦,那我不嫌弃。”杨夕说。

    连天祚有点小高兴。

    杨夕也抛出了自己的疑问:“那你是谁的剑?”

    “昆仑。”连天祚毫不迟疑。

    杨夕:“五代?”

    连天祚:“三代。”

    “……”杨夕默然了半晌,方道:“师兄你今年多大?”

    “算上灵智蒙昧的时候,五万多岁。”

    “比掌门大?”

    连天祚点头:“大不少。”

    杨夕垂着眼睛想了半天,眉头渐渐皱起来:“这不对,我每次见到师兄都有一种,师兄是我家私有财产的感觉。特别想找个麻袋给你装起来。”杨夕一边说一边比划。

    连天祚小心的往后窜窜,看起来不太喜欢麻袋。

    杨夕十指交握,飞快的做着一套指操。一边活动着手指一边道:“师兄说自己是昆仑一柄剑,这我就有点明白。我是五代守墓人,如果师兄是五代的一柄财产,那就很说得通。可师兄说自己是三代,这我就不太能理解了……”

    许久,杨夕抬起头,有点小深沉的样子:“会不会是灵智不清的时候,师兄记错了?”

    连天祚摇头:“……不会记错的。”

    “?”杨夕等着他的下文,连天祚却一把拎起她,忽悠一下直接“瞬行”到传送大殿旁边。

    半透明的白玉大殿,在正午日照下流光溢彩。雕工本就精湛的“灭门浮世绘”,在四面墙壁上铺展开来,在这日光下少了几分纤毫毕现,却莫名的更加栩栩如生。

    连天祚把杨夕拉到三代昆仑那一副的前方。

    陡峭断崖之上,向前无路,向后是低处。柴门紧锁的小破院子,萧索的立在断崖上,一副随时都会有风刮跑的样子。

    而天上也确实刮着一不小的风。

    四项天劫之中,风劫应迷惘而生。那挂着昆仑破匾的小院儿,似乎陷入了无路可以前行的迷惘和尴尬。

    道袍打扮的弟子们,稀稀拉拉的从山上下来,各自背抱着全部家当。

    山风掀起他们的发梢和衣摆。

    没有一个人回头。

    连天祚抬起手,指着山路尽头快要走出画面的一名三代昆仑弟子,刚下山就丢掉了自己的剑。连天祚的手指,落在那柄剑上:“这是我。”

    杨夕盯着那剑,它被丢弃在山路尽头,似乎是在瘾喻三代昆仑自废道统的荒唐。

    那一段故事,杨夕在龙渊阁的古旧典籍上读过一点。

    三代昆仑自断道统,散尽门人,全派上下把灵石法宝分吧分吧散了伙,是最为人诟病的一代。

    它没能够渡过那一代的天下大劫,它在灾厄面前最终选了退缩。

    连天祚长着糙茧的手指,沿着剑柄抚到剑锋,眼里有淡淡的缱绻。

    这一幅荧光闪烁的流离失所,在他身边沉默得有些残忍。

    他是一柄被丢弃的剑。

    他的剑修放弃了昆仑,他却不肯。失去了握剑的双手,他可以自己挥舞自己。五万年……

    他终于修成了肉身。

    他可以自己把握着自己,去坚持自己的坚持。

    三代昆仑的覆灭,在人们的口口相传中是最为人所不齿的灰心丧气、羸弱不堪。他们没有经历任何争斗,是自己解散了门派。

    杨小驴子抿了抿嘴唇,觉得凶巴巴的连师兄看着忽然有点可怜。

    “连师兄,能不能给我讲讲,到底发生了什么?”

    连天祚收回手指,下意识的有点痉挛。粹透万年血火之色的眸子,静静看着杨夕:“天路断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04章 剑仆难当》,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