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103章 夜幕下的昆仑(十)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这根本就不是一场群战。

    从头到尾杨夕的对手就只有宁孤鸾。宁孤鸾本人,三个临时充作宁孤鸾人偶的小弟。

    宁孤鸾一个人控制着三个小弟一起作战,人偶术简直玩出花样来,这种自己左手与右手之间的配合,简直不能更默契!

    人偶一道,杨夕连入门都算不上,只能勉强算是个了解。可是杨夕猜想,宁孤鸾这种随时转换操纵对象的本事,大概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这位宁孤鸾师兄,在人偶一道上只怕也是个难得的人才。

    杨夕频繁的使用天罗绞杀阵——纫字诀,只能不停的逼退对方,保证不输而已。她深知,这么耗下去,自己的灵力肯定撑不到胜利。不过她估计,宁孤鸾应该是比她更不愿意耗下去的,人偶术是相当耗费精力的一种术……

    杨夕偷空看了一眼归池,后者的工作马上就要结束。

    这一溜号间,等于卖了个空挡给对手,忽然就觉得眼前一黑!

    来了!

    在宁孤鸾接管杨夕身体的一瞬,杨夕毫不挣扎的把意识沉入了识海。

    睁开眼,识海内铺天盖地的鸟羽,杨夕自己则被一排羽毛竖起的笼子拘禁起来。

    杨夕笑了,果然大家都差不多。

    她之前无意中对叶清欢使出人偶术的时候,识海内对方的元神是被灵丝捆起来的。自那一战,杨夕长了不少记性,比如她在去昆仑“龙渊阁”的时候,就有好好找一找怎么把意识沉入识海,再弄出来。这不就用上了?

    那么……宁孤鸾此时应该站在她识海里,能看见自己的位置。

    怎么没有?

    可是却能听到他聒噪的自言自语。

    “哎我靠,离火眸什么的简直太讨厌了,一直消耗老子的羽毛!多少毛也不够消耗的!看老子不虐死你这丫头老子就不姓鸟!”

    杨夕仔细的寻找,终于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到了……一只麻雀。

    杨夕:“不是……吧?”

    那只吱哇乱叫的麻雀忽然就噤了声。僵硬的扎着翅膀转过来,吐出宁孤鸾的声音:“靠,你怎么会没昏过去!”

    所以……真的是姓鸟,而不是姓宁?

    杨夕对着麻雀先生宁孤鸾露齿一笑:“因为我神识比你强大,所以醒着。”

    昆仑守墓者的灵魂刻印什么的,才不会告诉你呢。

    说起来,最近和妖修似乎分外有缘啊……

    怪不得总觉得这鸟师兄有点笨呐。

    宁麻雀睁着两只豆豆眼,瞪了杨夕半天,忽然出了一口气,臭屁的扇扇翅膀:“切,那有什么用,你被我封在这里,我可以马上控制你的肉身认……”

    目瞪口呆的看着杨夕掰了那灰羽扎成的笼子,一个“输”字被他吞回去了。

    妈呀,神识也是大力士么?这不合规矩!那神识起码得是我的上百倍!

    宁孤鸾转身就跑,扑腾着翅膀洒落一地羽毛。边飞还边叫唤:“傻眼了吧!哥会飞!”

    杨夕木着脸,天罗绞杀阵——缠字诀。

    一根丝线把灰麻雀拽回手里,面无表情看着他:“还会什么?”

    宁孤鸾觉得,自己所有的优势都被以某种十分坑爹的手段破去了。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老子告诉你,你肉身还在哥的掌握之中,速速放手,哥就让你认个输。不然毁容、自残、跳悬崖都是分分钟的……啊啊啊,不能拔我毛!”

    “你不说我倒忘了,可不能让你腾出力气祸害我呢。”

    杨夕这坏蛋不但拔鸟毛,还把小麻雀在手里使劲拍!“啪!啪!啪!”一拍一个扁,跟打脸一个节奏。

    宁麻雀在不停的扁掉和鼓回来之间挣扎,翻着肚皮叫:“别以为这样就能消灭哥!告诉你,哥连你的离火眸都是不怕的……啊!啊!你把嘴伸过来干什么?!”

    “吃鸟。”杨夕手上举着统共没有一口肉的麻雀,很自然的道。

    消灭进入神识的异物,不是用离火,就是用自己嘛。这个她有经验。

    “你怎么下得去口?!”

    “为什么下不去?”杨夕一脸莫名,“因为你毛多么?我不嫌弃。”

    这活驴举着宁麻雀就往嘴里塞,麻雀吓哭了,扎开两只翅膀和细爪子扑在杨夕的腮帮子上,死活不肯靠近那个红红润润的黑洞:“住口啊——!”

    嘭的一声,鸟毛、麻雀、笼子,一起消失。识海里只剩了一个杨夕,和一团离火。

    杨夕再睁开眼,自己正从空中往下落。

    是个自己从昆仑客栈楼顶往下跳的模样。

    宁孤鸾的嚣叫从身后传来:“你个活畜生!不得好死!摔你一脸花!”

    杨夕笑了,大叫一声:“胖池,出手!”

    狂风骤起,客栈房顶的云想游、宁孤鸾等人被突如其来的狂风刮得立身不稳。猛然见到一个巨大的雪白色身影呼啦啦仿佛凭空冒出来。

    比曾经小了几号的雪龙,呼啸着在空中一个拐弯,杨夕翻身落在雪龙背上。手中丝线哗啦啦收拢,一脸严肃道:“胖池快跑!”

    宁孤鸾还在呆愣看到了“龙”这样的事情,云想游却忽然眼角一瞥,好像有十几个非常熟悉的东西从头顶跟着那龙飞走了。

    是什么?云想游眨了下眼。

    宁孤鸾嚣张大笑:“怕了吧?怕了就快跑……啊!”头顶忽然挨了云想游狠狠一巴掌,就听云师兄气急败坏的咆哮:“怕你个鸟毛!她把赌金全拿跑了!”

    宁孤鸾一个激灵,回头去看,客栈房顶原本堆着储物袋的地方,光秃秃一片,哪还有一块灵石的影子?

    “我去你大爷!你个长犄角的活畜生,你不得好死!”

    一行人飞天遁地的追过来!

    出于昆仑修士对灵石无止境的追求,一时间竟然没有被雪龙落下很远。

    当然,这也跟杨夕一直指挥归池在街面上低空飞,施展不开手脚有关。

    飞了半刻,杨夕仰头望见几道剑光划破天空,向着自己而来。不远处,景中秀的宅子也清晰可见了。

    杨夕翻身从归池背上跳下,同时把芥子洞府摔在地面上,抱了满怀的储物袋一起丢进去,灵石乱响,撞出一曲美妙的乐章。

    归池间不容发的恢复了鱼型,叼着“造化旗”钻进洞里。

    杨夕一摆手收起洞府。

    修为最高的云想游已经追得离很近了。

    可是分别竖起的两道碧绿光柱,让他们无缘对面手难牵,咫尺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当然,是云想游一个人凝噎。

    “昆仑宵禁,违者紧闭。”伴随着刑堂刻板的腔调,杨夕与云想游各自守着一方画地为牢,咫尺天涯。令人生生扼腕呐!

    云想游险些扼碎了自己的手腕,咬着一口钢牙,一字一顿道:“杨夕是吧,我记住你了!最好别让我再在课上见到你!”

    继根殿修行之后,脉殿的修行很快也要有战部的介入了。

    云想游本是不爱做这些带孩子的麻烦事儿,但现在他已经决定回去跟残剑师父申请,一定要自己带队了!

    宁孤鸾在更远一点的地方,跟着叫喊:“也别让我在课上见到你!”

    杨夕掏掏耳朵,云师兄她还是有点怕的。鸟师兄就不一样了。笑嘻嘻道:“这个可能要让师兄失望,我们大概很快就会再见的。”

    云想游、宁孤鸾一齐出声:“什么意思?”

    杨夕却闭上眼睛装死,不肯答话了。

    这一夜,很快就在云想游的怒目瞪视,和宁孤鸾不停的叫骂中过去。

    第二天上午,画地为牢的时效刚到,杨夕嗖的一下使出天罗绞杀阵——缠字诀,间不容发的把自己拽进了景中秀的宅子。

    云想游一道剑光跟着过来劈在杨夕身后的大门上。云师兄果然是个好剑修,芥子石的房子,门板居然被劈得扑簌簌直落碎屑。

    杨夕靠在门上,拍着胸口:“好险,好险,差点就被剃成光头。”

    一抬头,就见景中秀一脸苦逼神色的蹲在门口,旁边蹲着的变年轻的朱大昌。而景小王爷的苦逼表情还在脸上没有消下去,脸上就有填了惊怒。

    杨夕一顿,回头看了看门板,小心的伸出手给门板揉揉:“额……这起码可以侧面证明,残剑先生没有坑你,他给你的洞府是上等货,能抗住剑修一剑!”

    景小王爷怎么可能吃她这套,又一次拎起扫把追得杨夕满院子乱跑。“小爷新买的房子,新的!我上辈子是不是欠你钱没还啊!我特么这辈子怎么就认识了你这么个祸害!”

    杨夕上蹿下跳许久,最后猴子一样的挂在院墙上,既不敢跳出去面对云想游,也不敢跳下来面对小王爷。

    她命中一定是跟所有权贵相克。

    云想游在门外叫嚣:“景中秀,我数三个数,你把门给我打开!”

    景中秀阴沉沉一笑,潇洒的丢了扫把,转身,抬腿,迈步,去开门。

    杨夕:“一万!”

    跟明白人讲话,是不用多费事的。

    一直蹲在院子中间当障碍物的朱大昌不明所以,“哈?”

    景中秀收回手,收回脚,却没回头。“一万五。”

    “认了。”杨夕果断答应。

    她跑来景中秀这里难道是冲着景中秀出于交情庇护她么?脚趾头想都知道景中秀半点义气没有,杨夕冲的是景小王爷要钱不要命的精神!

    景中秀果断把刚才的潇洒当扫把丢掉,飞扑回来,亲手把杨夕从院墙上抱下来,涎着脸:“哪来这么多灵石呀?发财啦?”

    杨夕:“抢云想游的。”

    景中秀手一抖,险些把杨夕掉地上:“抢?”

    杨夕:“再加一千?”

    “抢得好!”景小王爷果断的说,手也稳了,腰也直了,节操什么的也不要了。

    杨夕痛快的给了灵石,顺便还把那一大堆储物袋分了景中秀一半。

    礼尚往来,景小王爷回赠一个服务,跑去门口对外面已经数到第五个三的云想游喊道:“云叔,你来得正好,断刃师父正在我这喝酒。我这实在陪不起了,你快来替我一场!”

    慢吞吞推开门,哪里还有云想游的影子?连宁孤鸾也不见了。

    “?”杨夕一愣:“师父在?”

    顿了顿,微微有点迟疑的问:“陪我师父喝酒原来是这么可怕的一件事?”

    景中秀窃笑:“天羽帝国十三皇子云想游,昆仑金丹期的大师兄,不怕天,不怕地,人生中就两个克星——残剑和酒。”

    “……”杨夕:“啥意思?”

    景中秀掩面笑:“他是个一杯倒。”

    杨夕默默决定要好好锻炼酒量。

    “而且吧,昆仑号称有七大苦差,是排在所有苦修之上,非大毅力者不能坚持的修行,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敢回首的触痛!其中跟断刃喝酒,名列第三,仅次于跟掌门学剑和跟残剑打牌,甚至还要排在跟大长老炼丹之前。”

    杨夕:“……”

    小王爷你那满目含悲,字字泣血的神态是怎么回事……

    地当间的朱大昌顿时一脸菜色,小声道:“我和小王爷都被喝倒五轮了,要不怎么不敢进屋呢?”

    景小王爷却愤怒的挥舞着拳头:“喝倒了不是关键的,关键是他喝我的酒肯定不会给钱呐!”

    正说着,景小王爷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把拉住杨夕:“现在里边儿是光腚儿,和你师父给你找的那剑主顶着呢。这俩轮流喝,加起来也有你师父的一半儿了!酒窖都快喝空了。请你快去用正经事儿阻止他们!”

    杨夕一听剑主二字,迟疑了一下。

    景中秀蹙了蹙眉毛,难得多管闲事的多了一句嘴:“你先去看看吧,我看你那个剑主,也是个挺难得的人。如果修为再不进阶,怕是就要寿终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103章 夜幕下的昆仑(十)》,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