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98章 夜幕下的昆仑(五)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几乎是在杨夕看清七人位置的同时,便听见云想游给她传了个声:“说话的就是宁孤鸾,常年带着一帮人在这一带混,穿门欺负黑街新人。”

    杨夕一愣:“云师兄,你没走?”

    趁着那几人还有三两个从周围的树上跳过来,杨夕悄然往后退了两步,摸到隐身中的云想游。“云师兄,你干嘛躲他们?”

    云想游憋了半天,似乎十分难以启齿:“他们会变成这样也有我的关系。以前不到金丹期的弟子,是不知道黑街夜战的……但是我后来雇他们坑过释少阳……”

    杨夕:“然后他们坑人上瘾了?”

    云想游默认,半晌才道:“现在宁孤鸾什么人都往黑街拽,他和释少阳是够了,一般弟子晚上在外面晃,还是有危险的。”

    杨夕低头往下看了看满街的鬼修。活人掉下去,的确还是有点危险的。

    杨夕看着对面七个身影已经站稳,挑了挑眉毛。坑我?

    杨小驴子忽然毫无预兆的出手,且起手就放了一个大招。天罗绞杀阵——纫字诀。

    纫字诀本是把灵丝逼成钢针般一线,射杀敌人的偷袭招式。可杨夕此时用来,却是全然不顾灵力消耗,全身爆出数百条灵丝,利剑一般爆射过去,铺天盖地如一片箭雨。

    那边七个黑斗篷,人未落地,话未说完,迎面就被来了个强袭。当场就有两人中招落地,并且摔得相当难看。“哎哟!”

    那说话嚣张,貌似叫宁孤鸾的家伙更是气急败坏:“臭丫头,你是什么意思?老子约你来打擂,你要抢劫是怎么着?”

    杨夕八风不动,贴着云想游道:“这回我信你了,的确有阴谋,这要是正常人早扑上来砍我了。”

    云想游被这种奔放的作风惊呆了,以至于没留意到杨夕突然就不对他用敬语了。

    半晌才道:“你就不怕他们真上来砍你?”

    “你不是在么?还能让我死了?”

    云想游眉头狠狠一跳,“若是他们没问题,我是骗你的呢?”

    “那他们就是好人了,我直接把你卖了,他们会理解我的。”

    “……”云想游。

    云想游知道,不是每个人都单纯得跟释少阳似的,听人说什么就信什么,可正常人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更谨慎,先用言语试探双方,然后观察情况吗?

    这种上来先捅一棍子,看看能不能捅死的已经不是凶残两个字可以概括的行么?

    尤其是“直接把你卖了”这种毫无顾忌事后发言,让云想游这种心高气傲的人,差点一激动把杨夕抓过来掐死。

    云想游皮笑肉不笑道:“你这分辨敌友的方式还挺特别哈?”

    “没办法,我笨嘛。听人说话听不出真假,只有打打看呗。”这理所当然的态度,让云想游掐死她的冲动更强了。

    “呵,你打完的结果是?”

    “好韭菜啊……”

    “啊?”

    云想游还没反应过来,杨夕已经一步迈出去了。

    只听她一本正经的对那几人道:“你是木有鸟?我是一个人,你们来了七个人,我以为你们要抢劫,才先出手的。”

    云想游:“……”

    宁孤鸾一愣,对了,这丫头还不知道“黑街夜战”的规矩呢。不能误了发财大计!勉强收拾怒气,大笑道:“哈哈,你想多了,兄弟们看了你一个人在擂台上横扫几十人,十分佩服。都想来会会你,咱按规矩来!”

    “单挑的规矩,还是群殴的规矩?”

    宁孤鸾一呆:“你还想打群战?”这是怕自己死太慢的节奏?

    杨夕:“你不说我横扫几十人么?你们才七个。”

    宁孤鸾险些被杨夕这份儿嚣张态度憋出一口老血。你还真拿哥儿几个当那种成色的货么?正常人都能想到,半夜赌斗,一赌一万的,肯定不是那种级别好么?心道,让你嚣张,这就别怪哥哥们下手狠了。阴阴一笑道:“不如先挨个儿来场单的,最后再来群的。”

    “行啊,不过群的时间长,不能也一场一万吧。”

    这话太合宁孤鸾的心意了,当即道:“那你觉得多少一场合适?”

    “十万吧。”

    斗篷底下的宁孤鸾先是一呆,随后脸上浮现一个奇妙的笑容:“你有十万吗?”

    他们对杨夕的财产情况是做了调查的,应该也就八万多的样子。所以,这是不用哥儿几个上计策,自己就打算借贷了?

    却听杨夕道:“现在没有,轮你们一遍不就有了嘛。”

    宁孤鸾气得鼻子好悬没歪到耳根儿去。亏得自己看了她的擂台表现,还以为是个谨慎守财的脾气,早知道是这么个嚣张无脑的货,老子用废这么大劲?

    可这劲儿废都废了,总不能白废。别说她是嚣张,她就是上来打脸,自己看在灵石的面子上,也得把戏演完呐?

    “呵呵,你挺相信自己的实力呐。”

    “不,我是相信你们实力。”

    “啊?”

    “你们的实力,足够差。”

    宁孤鸾心里疯狂的跟几个搭档传音:“我不能忍了不能忍了,这绝壁不能忍了,这或绝对是故意打脸的!老子第一阵就要虐翻她!”

    其他几人纷纷劝阻:“老大,小不忍则乱大谋!上回释少阳不是一样狂?结果还不是赔得当裤子?按计划行事啊!”

    杨夕这边,也在跟云想游低声交流:“云师兄你说,他们会怎么坑我呢?居然还要借两个外人……”

    云想游没好气的哼哼:“骗赌,还不都是一个样子。先让菜鸟上,让你赢两场,尝了甜头。然后你就会越输越想把本儿捞回来了。”

    杨夕:“有道理,那我前两局就可以尽情玩弄他们一下了。”

    云想游:“……”玩……弄……

    宁孤鸾那边好容易被安抚下来,终于撑着笑,从身后点了一个人上来,正是一开始就中了杨夕的“纫字诀”的两人之一。

    “那就先让我这个兄弟,跟你打一场……”

    杨夕却打断了他:“不是你约得我么?还是咱俩先打吧。”

    宁孤鸾一僵,这可跟计划不一样。当即笑道:“我的水平在兄弟们当中垫底的……”

    杨夕:“那就更应该先跟你打了,由易到难嘛。”

    宁孤鸾疯狂跟兄弟们传音:“老子一定要虐她,虐她!再忍下去老子跟她姓!”

    其他人死死拦住:“老大,想想灵石!亮晶晶的灵石!”

    杨夕见宁孤鸾一直不出声,也填了一把火:“我觉得吧,我从最菜的打起比较好。要是最菜的都打不过,那后面的也就没有必要打下去了。”

    宁孤鸾跟弟兄们传音道:“我了去!难道还要老子输给她?她刚才那嚣张劲儿呢?”

    “哎……老大,输就输吧,谁让你说错话了呢?”

    宁孤鸾咬牙切齿,像是给自己找个忍辱负重的动力一样,忍不住跟杨夕出声确认了一下:“那你要是打赢了我呢?”

    杨夕:“哦,那当然就要继续了!”

    宁孤鸾一闭眼,豁出去了。

    结果,杨夕说玩弄,还真就是一点不掺水的玩弄!活生生的!

    宁孤鸾本已经准备好迎接杨夕用灵丝把人甩下擂台的大招,想着老子实行不抵抗政策,横竖一跟头完事儿。如今这招儿已被传成了打擂外挂一样的存在,结束战斗最快了。

    可惜,人杨夕根本没用这招。

    天罗绞杀阵——缚字诀。

    铺天盖地的灵丝飞出,宁孤鸾瞬间就被缠成了一只亮晶晶的“茧”。

    若讲单一一招的消耗,这是天罗绞杀阵中最大的。但如果是持久战,这招一旦逮住了敌人,“玩弄”起来却是不需要后续灵力支持的。

    杨夕手工把这蚕茧拖过来,摆在房檐儿边儿上。众人都在纳闷,这是做啥?直接扔下去不就赢了吗?

    杨小驴子飞起一脚,把那蚕茧对着屋脊的方向踹了上去!

    骗子小弟六人众:这是非要扔到后街街,脱离战场?

    结果那蚕茧滚着滚着就开始减速,似乎是力道没掌握好。在制高点附近一个小停顿,然后骨碌碌又滚了下来。

    杨夕还是站在那个位置上,见蚕茧下来,面无表情又是一脚。

    骗子小弟六人众:哦,这补一脚,总应该过去了吧?

    结果,一脚,两脚,三脚,四脚……

    骗子众终于悟了,感情人这是踢蹴鞠呢。每一脚滚上去的高度都不带变的。

    几个人纷纷在帽子底下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

    老大牺牲太大了……那丫头不知道,我们可是知道的,老大他晕船呐……

    话说,老大你都这样了,怎么不开口认输哇?

    蚕茧里,宁孤鸾泪流满面,老子想认,但是这丫头一上来先特么给老子嘴堵了!

    她这蚕茧双层的,一层贴身,捆得死死的,外边儿又套一层中空。

    老子在里边儿滚得跟那蹴鞠里的铃铛似的!

    杨夕这一边儿踢着球,一边儿还不忘跟云想游交流:“云师兄啊,我问你个问题呗?”

    云想游还震惊于这种无耻得没有下限的“玩弄”,“你问……”

    “云师兄,当时坑小师兄的灵石,你拿了几成啊?”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98章 夜幕下的昆仑(五)》,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