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96章 夜幕下的昆仑(三)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景中秀详详细细的给杨夕解释了这个“热乎乎便当盒”的原理。把杨夕听得一愣一愣的:“小王爷,你这么骗人,要是卖得人多了,厨师不就跟不上了么?”

    景中秀却道:“傻帽,所有法宝都是有损耗的好么?大门派弟子,大家族传人出门在外都是不愁吃喝的。人家有尚好灵食,哪会看中咱这便当?这东西的主要销路,是那些单打独斗,又常年游历在外身家不错的修士。这种人吧,这东西真就当个道具用,而且,嗯,死亡率也挺高的。”

    杨夕悟了,死亡率挺高,就是说这东西被天长日久用下去的可能性并不大。她完全没觉得景中秀这样算计人家身后事有哪里不对,还默默的觉得自己又长了一点心眼儿。

    “其实这做生意吧,也不是一个人本事,”作为一个长袖善舞的小王爷,景中秀不忘礼贤下士,拍着身旁那胖厨师的肩膀:“像这个便当盒卖得好,很大一部分归功于老朱的饭做得好吃!”

    杨夕顺着景中秀的指引望过去,本想跟这位厨师见个礼,却在看清那人的眉目之后呆住了。

    那小胖子生得很讨喜,浓眉大眼,憨头憨脑,那一刻不停从兜里掏零食的动作,让杨夕一眼就认出了他!

    尼玛,这分明是剑道那个大杀器!总给掌门的连坐式炮仗当引线那个“死胖子”!他当时被一群昆仑老大海扁的青紫伤痕还在脸上呢!

    杨夕猛然后退三步,抬手指着那“死胖子”:“这货谁?”

    景废秀其人,平日里对察言观色算是有些心得。可不知是人天生抽筋,还是万千宠爱过久了,骨头特别轻,一旦得意起来,就变成个看不出听的蠢货。如今已是新一界昆仑弟子中,公认的首席扛雷大师!

    景小王还在那笑:“哎?你没印象了吗?老朱是咱们剑道课的同科啊!当时就坐你旁边来着,我跟你说啊,老朱可是食堂除了岑大厨之外,手艺最好的!要不是邓光腚儿的面子,我还拉不来呢……”

    杨夕用崇拜的目光仰望着景中秀。

    连这种坑爹货都敢收,实在是一种要钱不要命的男儿本色,英雄胆识。

    真正的猛士绝对不是直面惨淡的人生,那得是努力去创造惨淡的人生!

    被两代掌门人联手虐什么,绝对最惨淡!不会更惨淡!

    血染衣衫红到老!

    景小王爷此时的形象,在杨夕眼中前所未有的高大!

    岂料,杨夕还没来得及表达她对景中秀的敬仰,下一刻就被天降横霉残酷的糊了一脸。

    那小胖子转过头来,哈哈大笑着道:“丑丫头,你不认得俺了吗?”

    杨夕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是一惊:“你谁?”

    这自来熟的腔调实在有些耳熟!可自己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个小胖子?杨夕可以确定,自己哪怕是在根殿的训练中认识了许多人,也绝对没有这样一个“死胖子”!这“死胖子”还是个厨师,难道是在食堂买土豆的时候……

    就听“死胖子”笑哈哈的道:“我是朱大昌啊!”

    杨夕觉得自己被命运之神残酷的嘲讽了。

    可她从不认命!

    一想到微笑的残剑和面无表情的花绍棠,杨夕便毫不犹豫的放弃了仅剩的全部节操,空前绝后的死撑着也要当一把鸵鸟:

    “不可能!朱大叔都五十多岁了!你看起来还没二十!”

    “这个呀,食堂的岑师兄给了我一门,只要每天吃下三十斤以上的灵食,就能返老还童的功法。”朱大昌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又往嘴里絮了三张饼。

    杨夕:“……”

    我认命了,这种食量的人,我确实长这么大只见过朱大昌一个。

    景中秀依旧保持着他只能看到钱,绝对看不到听的眼神儿,一脸惊喜道:

    “对呀,老朱跟光腚儿那么熟,跟杨夕肯定也是认识的嘛!怎么样,杨夕,你也入伙和我一起做生意吧,凭小爷的经营思路,大大有钱赚啊!光腚儿现也是合伙人之一,现这便当盒上旁人识别不来的阵法,全靠了他呐!”

    杨夕:“我能做啥,帮你们把买了饭盒的人全部打死,让朱大叔少做点饭么?”

    “……”朱大昌手上的糕点啪嗒就掉了地。

    “你认真的?”景中秀险些被自己口水呛死。

    杨夕:“我说笑的。”

    景中秀额头青筋直跳。

    “是这样,你不是幻丝诀用得很棒么?我除了这便当盒,还想开发点新式的法衣来卖。”

    杨夕:“可我不懂炼器,阵法学得也不好,就只能给法衣打个底子。”

    如果是这么简单,以景小王爷对钱财的胃口,大约不会特意找她。

    景中秀摇摇手指,“不不不,我想卖的法衣与旁人不同,重点不在强大与否,而在于漂亮!走的是销量,卖的是时尚,论吸金的速度,绝对比那些贵死人的高阶战甲、法袍快得多。”

    杨夕想了想,有钱赚总归不是坏事。

    “行,但我需要聚气丹不断补充。我经脉太窄,即使聚灵阵作用也不大。”

    修士常用的补充灵力的方法,大都是聚灵阵,奢侈点的直接吸收灵石。可杨夕那经脉,再丰沛的灵气吸不进去也是白搭,只有直接吃进肚里,融进丹田的灵药,才能真正起到补充效果。

    但补充同样的灵力,丹药的价格可比灵石贵多了。不知景中秀那边这么做生意,划算不划算。

    至少让杨夕自己来算账,是绝对不会用这么奢侈的补充方式。

    自从拿到了骨殿甘从春给的那份“药浴方子”,她对灵石的需求变得相当高。

    从前杨夕是十五日一次冲关,天劫锻体一次。那是因为基本靠身体素质硬抗,要知道,天劫这玩意儿挨得频繁了,那肉身是会碎成渣渣的。

    甘从春给她这房子,也是出于这个考虑,让她锻体时有个保障。可杨夕多狠的人呐?她可是从来都踩着底限拼命的,既然有了这保障,为什么还要十五天锻体一次?杨夕觉得至少天天锻,甚至恨不得一天锻十五次!

    但上次杨夕去照方子买药,一共买了十副,就花了一万灵石。真的太贵了。

    她之前卖蛇骨得来的八万灵石,如今只剩了五万多,这次在擂台上,刮了谭文靖两万,又剪了一茬韭菜一万八千。八万八千灵石,要放以前,杨夕是想都不敢想的。

    可如今都买了药浴方子,一天一次的频率,也才撑不到三个月。要是一天十五次,那十天不到就木有了……

    遭了!

    杨夕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个赚大钱的事儿,似乎是让自己给睡过去了!

    景中秀这边见杨夕答应的痛快,也十分土豪的一挥手:“聚气丹管够。不过也不用量产,主要是那些有难度的高端货,样子货,你给上上心。实话说,我也是在王府里锦衣玉食长大的,可我家供养的那些织女大手,我看着幻丝诀的水平也是不如你的,大约就只有御用的……哎?你干嘛去?”

    景中秀还在那儿一边拍马屁,一边展望美好未来。可是眼前被拍那匹马怎么看起来像要跑了?

    杨夕的确是火急火燎往外跑:“小王爷,马屁放着回来拍,我赚大钱去呢!”

    “……”景中秀一噎,也跟着往外追:“哎你等会儿,还几个合伙人没跟你介绍呢!另外还有你睡死这两天,你师父带了个人来找你,说是给你找的剑主!让你醒了就找他!”

    “是谁啊……”

    “我不认识啊,但好像他是认识你的!”

    “知道啦!”杨夕已经跑远了。

    其实现在白允浪给她找了谁,她已经不是那么上心了,因为这驴还在惦记着如何“逮住小师兄,捆去见师父。”施展撒娇*,好把自己跟小师兄来个绑定。

    杨小驴子一路跑到客栈,“缠字诀”一放,飞身就上了房顶。

    “我迟到啦!还在吗?”

    许久没有声音回答她。

    只有客栈门口进进出出弟子,以及来探亲访友的临时主课们,仰起头来看傻瓜一样的看着杨夕。

    “怎么着?这孩子是跟新上任约会?地点会不会太特别了点儿?”

    “哎,那包包头,不是这两天风头最劲的隐形大师姐么?”

    “这是怎么回事儿?”

    “我给你讲啊……”

    杨夕此时也懊恼的反应过来,她迟到了整三天,人当然是不可能在的。

    连忙低头用“昆仑玉牌”发讯息。

    千山哥哥:

    我临时生病,所以迟到啦,今天晚上咱们打行么?

    不用杨鞭自奋蹄。

    杨夕郁闷的抓抓头发,那个“千山鸟飞绝”说话口气很嚣张的样子,她这么爽约,估计是不会搭理她了。

    太可惜了。

    多么多么好的一颗韭菜……

    没想到,对方的讯息竟然马上就回了过来。

    犄角小妞:

    哥儿几个迎风冒雪等了你两天晚上,还当你不敢来了呢。结果你给活活迟了三天!要打可以,但哥儿几个也不能白等吧?

    注:哟呵,突然嘴这么甜!不是换人了吧?

    千山鸟飞绝

    木有鸟:

    你想怎样?

    不用杨鞭自奋蹄。

    犄角小妞:

    玩儿点大的,一万一场。

    注:小妞儿你要不要这么现实,马上就改称呼了!女孩子这样是会嫁不出去的!

    千山鸟飞绝。

    杨夕一看,只觉这提议真是正中下怀。一万一场?要不是自己手上钱不够赌,她恨不得十万一场!

    迫不及待的回了一个“好”字。约得是今天子时,还是客栈房顶。

    客栈大厅里,四五个年轻男人正坐在一块儿喝酒吃饭,吆五喝六十分奢侈。周围人却好像避得他们远远的。

    忽然,为首一人猛的拍了一下桌子:“成了。”

    其他人都被吓了一跳,纷纷停下拼酒行为:“什么成了?”

    为首那人抬起脸来,神采飞扬的面孔,带着三分狡猾:“肥羊上钩了。”

    另外几人弹冠相庆。纷纷呼和,接下来一个月的酒钱又出来了。

    只有一个面容俊秀,脸上却有青紫未消的青年,微微一笑:“有把握吗?那丫头不简单,现都说她有本事超了释少阳呢。”

    如果杨夕在这里,一定能认出,这个脸上青青紫紫的家伙,正是三日前擂台之上,给谭文靖当帮手,后来被自己修理得极惨的五人中,那个最爱卖弄聪明俊秀青年。

    不过此时,他可没有当日那种华而不实的高傲气,而是很沉稳的坐着。

    为首的青年,端起酒杯与他相碰,笑道:“开玩笑!释少阳都没跑出哥儿几个的手掌心,她一个小丫头还能翻了天去。再说兄弟你这回,可是比给释少阳下勾儿的时候,费心多了!”

    二人相视一笑:“那就提前庆祝天降横财。”

    各自一饮而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96章 夜幕下的昆仑(三)》,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