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95章 夜幕下的昆仑(二)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杨小驴子最后实在是因为心虚,无奈被景中秀堵在墙角,用扫帚伺候了一顿“炒肉”。

    杨夕:“小王爷,你歇歇吧。”

    景中秀猛喘气:“我不累!”

    用力挥舞扫把。

    杨夕一脸糟心:“我看着累啊!”

    景中秀瞪眼:“……”

    景小王爷丢下扫把放弃了。

    小王爷这人,贪财、怕死、懒堕、三八、没义气、爱显摆、一肚子心眼儿不往正道上使,一身臭毛病数都数不过来,简直是昆仑第一水货,没有之一。

    可就这样,入门一年还是在新弟子中混了个最好的人缘。

    因为他虽然是个败家的小王爷,却也的确有着一个小王爷的气度。

    轻看得失,好散钱财,同情弱者。

    也许只有残剑邢铭注意到,这个败家的废柴王爷,其实是很合格的,甚至是个礼贤下士的。

    给他一个理由,他或许就能顶天立地。

    可惜,战部首座苦苦寻觅了这个理由二十几年,看起来还是不怎么成功。

    这是残剑此生最大的失败,没有之一。

    所以残剑邢铭,把这个困到昏过去的小姑娘交给景中秀,一方面是因为知道他二人相熟。另一方面,也是想试试,能不能刺激这废物稍微上点进?

    可惜,刺激景中秀是感觉到了,上进是什么他大约还是不认识。

    废物小王爷蹲在墙角生闷气。瞪杨夕一眼,转过去看地面。

    许久,见杨夕不过来,气冲冲的又使劲儿瞪一眼!

    杨夕难得的悟了,这是让自己给个台阶下呢。

    这年头的爷们儿都怎么了,一个小师兄会闹别扭,这小王爷现在是在……撒娇么?

    话说小师兄的事儿,他要实在不好意思,还是自己找个空跟师父说说剑仆的事吧,要不小师兄跟师父生了间隙,那就不好了。

    杨夕一拍脑袋,得,人王爷都不计较了,咱升斗小民得赶紧哄哄是不?

    杨夕蹭着走过去:“小王爷,这房子是你租的呀?挺大的o(n_n)o哈!”

    “什么租的,爷买的!”景中秀微微有点得意。

    “啥?这不是昆仑山吗?昆仑还卖房子?”

    杨夕这回不是装的,她是真惊了,谁家山门上能卖房子给弟子啊,就算赐了洞府,那也是使用权好么?

    就昆仑这吃一个月土豆都要十两银子的物价,一座房子得多钱?

    二钱银子一个的小驴子,得卖个百八十筐不?

    景中秀得意洋洋,“本来是从没卖过的,但是爷钱多!把残剑砸傻了!”

    杨夕吞了吞口水:“你又败了多少钱?大行王朝国库让你搬空了没?”

    “爷捐了百万五品灵石给战部,邢铭就发了这个芥子石院子给我……”

    景中秀忽然反应不对,

    “去你的,谁搬国库了?你以为爷是那些废物二世祖么?我虽然败家,但我也不败祖宗基业,百姓血汗,爷的钱的都是自己挣得!”

    杨夕倒是头一次听说,上上下下打量景中秀一遍。二十出头的岁数,文不成武不就的,除了一副文弱白嫩的皮相,因为常年养尊处优还算略有可观之外,真是找不出能挣钱的样……

    杨夕猛然脑洞一开,我去!不会吧!王爷!

    让我算算!

    百万五品灵石,一颗五品等于十颗四品,一百颗三品,一千颗二品,一万颗一品。

    一颗一品灵石等于百两银子。

    俺们仙来镇接客的姐儿,听说是一两银子一晚上。

    哥儿接客,接女客是3两银子,男客二两银子。

    这得是……

    杨夕仰慕的看着小王爷:如果真是这样,那身体真好!

    景中秀只从杨夕的眼中看到了仰慕,完全没能理解仰慕的理由。只是高兴的显摆:“羡慕吧,爷赚钱的本事可大!以前爷在老家十七岁开超市,十八岁开俩超市,二十五岁开连锁超市,遍布全国,三千多家!现在这活儿被多宝阁抢了先,不过爷可以自己搞研发,给超市供货,我最知道逛超市的人喜欢买啥了!”

    杨夕愣了半天,好像和自己想的不大一样,挺正经挺厉害的样子。

    听得半懂不懂:“二十八岁开连锁超市,然后呢?”

    景中秀忽然住了口,脸色一暗:“然后我就得白血病了,没有然后了。”忽然转过头来,对着杨夕的脑袋给了杵了一下,“你这小混蛋,听人说话的重点总是歪!气死我了!”

    杨夕脑袋被杵得一歪,犟犟的继续歪:“你病了?那治好了吗?”

    景中秀看着她,一张弱受脸上,闪过一丝当时只道是寻常的感伤:“啊,治好了吧,我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吗?白血病到后来,随便碰一下都要浑身出血。”

    杨夕:“那你怎么还……还不高兴的样子呢?”

    景中秀笑笑,摸摸杨夕的包包头,大了杨夕近十岁的脸上,难得有点儿大哥哥的样子。

    “因为我回不去家了啊。”

    杨夕歪着脑袋琢磨琢磨,“小王爷,你是因为想家,所以一直不愿意来昆仑吗?”

    “不算吧。”景中秀轻轻叹息,神色有些复杂的苦意:“昆仑一肩担天下,很了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为了这满世界的陌生人,扛起这么重的担子。”

    而且因为那上天给他的“金手指”,残剑邢铭对他的期待,分明不是一个普通的昆仑弟子那么简单。

    昆仑掌门,是从被选定开始就注定了牺牲的。

    景中秀不觉得,自己有勇气为了这个至今仍然觉得陌生的世界,去牺牲。

    一根粗壮的金手指,一个高端的好身世,一个需要力挽狂澜的门派,一个心甘情愿培养他的高手。

    废柴小王爷景中秀活生生就是小说里的主角命!

    可他不想认命。

    他想回家……

    小说里威风凛凛的穿越主角,在称霸天下之后,大多再也没有回家。

    杨夕乖乖巧巧的蹲在景中秀身旁,很想安慰一下忽然一脸寂寞的小王爷。

    景小王爷是个最会找乐子的人,不管多无聊困苦的事儿,他都能变着花儿去搞点事儿。安安静静的小王爷,杨夕没见过,看着难受。

    可是杨夕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小王爷说他想家,可家的概念,在杨夕的脑袋里如镜花水月一般,只远远的看见过,忘记了自己有没有摸着过。

    爹爹的样子,已经模糊得就剩了件儒生的长衫,娘的样子却是连做梦都没梦见过。

    六岁前的家,就像一块闻着甜甜的桂花糕。

    爹爹把糕儿递给自己吃,说是要去办事儿,让她乖乖的等。然后只等来了程家的小姐妈妈们,还有那张按着红手印儿的卖身契。

    那块糕儿后来也没有吃着。当时没舍得,想要带回去,分给妹妹分着吃。可是买人的老妈妈一过来,看见她要把糕儿揣兜里,就冲上来嫌她不知干净,给打掉了。

    杨夕当时盯着那糕看了好久,那么那么的香……

    她想捡起来,但是够不着。

    后来,杨夕觉着老道士就是家。然后老道士就死了。

    再后来,杨夕觉着翡翠就是家。然后翡翠也死了。

    杨夕挠挠头,绞尽脑汁的想,还是不大知道家该是个怎么样。

    六岁前的事儿,真的就只能闻闻味儿,记不住影儿了。不过,我好像该有个妹妹的?

    都忘了好久了呢。

    景中秀见杨夕这小不点抓破头想安慰他,不由笑出声来。他自来是个得过且过的乐天派,糟心事儿别人不提,他心里压根存不住三分钟。

    这要是换个细腻点的人,就青锋这个天然黑,加上残剑这个肚里黑,一个跟着他十几年形影不离,一个从出生就盯上他阴魂不散。早就变态报社了。

    要知道,这俩黑一般还是给别人留点面子的。就对他特别的“以诚相待”。

    他妹的……

    景中秀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掏出一只长方型的盒子,给杨夕看:“瞧,这是小爷我赚钱的最新法宝——热乎乎便当盒!”

    杨夕盯着那看起来华丽极了的盒子,稍微有点晃眼睛。

    杨夕琢磨着,热乎乎和便放在一起,总觉得有点奇怪,又想不起来哪里奇怪。

    杨夕呆头呆脑的问:“这热便盒能干嘛?”

    景中秀没听出来话里的奇异之处,很得色的把盒子打开,“看,空的吧?”

    在盒子盖上镶了一块灵石进去,一扭。“你再看?”

    杨小驴子眼睛都直了,那是满满一盒子好吃的!都捏得方方正正一块块的!

    “好神奇!我能吃吃看吗?”

    杨夕如今也是识货的人。

    无面先生说过的,修仙界并没有能凭空变出东西来的法术。都是用灵力改变状态而已,法诀这种直接把灵力凝成东西的,已经是窥天道之秘了。复杂的几乎不可能。

    可这区区小盒子就生生打破了!

    不怪景中秀那么得意!

    景中秀递给她,臭屁兮兮的:“拿去吃,拿去吃!”

    景中秀大侃特侃:“你是不知道哇,这东西我一拿出去,简直卖疯了!谁见过能凭空变出饭食的盒子,有了这盒子,谁还去昆仑食堂吃饭呐……”

    忽然远远的传来一声暴喝:“小王爷!你又瞎扭啥!俺做的速度跟不上了!”

    一个直眉楞眼的小胖子,拎着根儿擀面杖冲进来,满头大汗的看着景中秀。

    景中秀眼角一抽:“哎老朱,你怎么出来拆台呢?”

    胖子呆呆的指着京中秀身后。

    景中秀回过头去,一看也傻了。

    只见杨夕根本就没吃,铺了老大一张包袱皮在地上,不停扭那个盒子,变出来的食物全都倒在包袱皮上,也忙得满头大汗。

    杨夕此时此刻爆发出来的手速在景中秀在的视网膜留下上百道残影,这前所未见的犀利操作,一往无前的破关气势,不愧是能单人完成十六人天罗绞杀阵的奇女子!

    包袱皮上赫然堆起一座食物小山。并且马上就要堆成一座小塔!

    景中秀猛然一个急扑,抱住杨夕的爪子:“女神!住手,我错了!我承认这根本不是什么法宝,就是一刻了传送法阵的盒子,里面饭都是做好了传送出来的。我就是糊弄那帮土财主的,你真不用这么努力攻克!”

    “啊?”杨夕被景中秀的捉住,两手捏着“便当盒”,有点不知所措的看回来:“那个……我就是想,这盒子我肯定买不起,我就多攒点,回头吃……但是好像现在扭不出来了,是它坏了么?”

    景中秀:“……”

    面对一只暴力的坑货,一切计谋骗术都是纸老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95章 夜幕下的昆仑(二)》,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