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师姐的剑

第94章 夜幕下的昆仑(一)

类别:都市青春 作者:吃书虫子 书名:(修真)师姐的剑

    高胜寒诧异接口:“怎么?”

    邢铭回手把杨夕的昆仑玉牌抛给他看,挑着眉毛笑道:“这是有了更好的赚钱法子,瞧不上韭菜了呢!”

    高胜寒接住玉牌一看:“靠!果然没一句实话!”

    楚久至此,已经确定了眼前披着斗篷的人就是捡到自己的“残剑大侠”。但以他的正直,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在昆仑声望颇高的“残剑大侠”,这遮头捂脸的爱好,究竟是出于怎样奇葩的兴趣。更是完全没懂二人在说什么。

    楚久呆呆道:“大侠?”

    高胜寒被这个称呼震惊了。

    邢铭淡定应了一声,眼皮都没抬:“嗯。”

    高胜寒惊恐万分:“邢老二!你脸呢?”

    邢铭悠悠看他一眼,又指着他对楚久介绍,“这残废是我兄弟。”

    楚久正直的对“这残废”一拱手:“也是大侠。”

    高胜寒喜上眉梢:“哎!”

    邢铭早有所料,万分鄙视:“嗤——”

    楚久全没看懂这二人的眉眼官司,担心的指着杨夕问:“我朋友怎么了?”

    他仍以为邢铭是不认得杨夕的。

    邢铭一手搭在杨夕脑瓜顶,给软乎乎的小驴子做了个全身检查,挑着眉毛道:“她这是多少天没睡觉了?”

    “所以她这是睡着了?”高胜寒迟疑着接口。

    邢铭:“比那高级,这是困晕过去了。”

    楚久:“……”

    邢铭忽然抬头看了楚久一眼,带了三分不满的道:“你也长点心眼儿,从来都是我骗得大白团团转,到了徒弟辈儿,怎么能反过来呢?景废秀和你,要是能云乎云乎我得省多少心?”

    楚久傻傻的:“徒弟?”

    什么徒弟?谁是徒弟?谁的徒弟?

    忽见“大侠”把杨夕的昆仑玉牌抛了过来,赶紧手忙脚乱的接住。这玉牌还在微微的发热,楚久一看,上面还显示着几条讯息。

    犄角小妞:

    哥儿几个看你能打,约你来“黑街夜战”,今晚子时,客栈房顶,小妞敢来不敢?

    千山鸟飞绝。

    木有鸟:

    你给钱么?

    不用杨鞭自奋蹄。

    犄角小妞:

    打赢了给你钱,打输了你给钱。怎样?

    注:不要叫我木有鸟,这样叫男人很不礼貌你懂么!

    千山鸟飞绝。

    鸟死绝:

    一千以下我不打。

    注:千山鸟飞绝不就是木有鸟的意思么?

    不用杨鞭自奋蹄

    犄角小妞:

    五千灵石一场。

    注:你等着,哥们今晚给你犄角打断了!

    千山鸟飞绝。

    木有鸟:

    好,我来。

    注:横竖打断,那就还叫木有鸟吧。(n_n)

    不用杨鞭自奋蹄

    这回千山鸟飞绝貌似是再也没有回讯息了。

    楚久看完这些,满脸震惊:“这是……”

    残剑哼笑一声:“所以灵力用完是假,放不开手脚是假,养韭菜也是假,她这是要去赚大钱了呢!知道么,别这丫头说什么你信什么。”

    楚久一脸呆木:“昆仑不是晚上宵禁吗?”

    高胜寒冷哼着接口:“蠢货!昆仑宵禁的只有街道,房顶就没事。亏你半夜在昆仑游荡了那么久。”

    那段时间,若不是自己及时止损,刑堂都快被这楚木头折腾残了。

    楚久:“……”

    这位大侠,我怎么觉得你有点讨厌我,可是为什么呀大侠,难道我们以前见过?

    话说,这么说我是可以半夜睡昆仑房顶,结果当初那个刑堂小白脸都没有提醒我!真是,太过分了!

    邢铭向来会和稀泥,也不点破高胜寒身份。只笑道:“宵不宵禁的,这丫头也是赶不上了,她这样儿起码睡个三两天。”回头又对着旁边一招手:“狗蛋,来给看看呗!”

    人堆里,一个同样穿了一套黑袍子,蹲在地上就默默散发着“我很糟心”气场的人,破罐子破摔的站起来,直接掀了帽兜,露出根殿殿主南宫狗蛋那张总是略显愁苦的脸。

    “她这起码半个月没睡。为了身体,最好不是不用手段,让她自己睡醒。”

    六殿殿主之一,在弟子中的威信还是颇高的。一见是南宫狗蛋,人群一瞬间就静了。

    然后就见招呼他的人,顶着人群聚过来的目光,也顺势掀了帽兜,露出战部首座一张英挺面孔。表情是别人模仿不来的人模狗样。“真没辄?”

    人群更安静了,再看看残剑先生身边那个黑袍人,刚才没注意,现在一想,尽管他没掀帽子,但是在昆仑坐椅子的除了刑堂堂主还有别人么?

    一帮子元婴修士,如此猥琐的潜伏在练气弟子中间,你们到底图的啥啊?

    所以这是昆仑高层的群体性癖好?

    南宫狗蛋摇头:“有一万灵石就有辄。”

    邢铭点点头,一脸遗憾:“那就是彻底没辙了。”

    楚久:“……”

    一定是我,会错意了。

    邢铭又笑:“狗蛋,你是来瞧谁?”

    南宫狗蛋一抬手,远远的在一个弟子身上,打了一个只有元婴修士才能看见的标记。“我想拾掇拾掇这孩子。”

    邢铭看了一眼,“唔,你眼光总是这么特别。我怎么觉着那个有点没救。”

    南宫狗蛋忿忿,我还觉得你家景废秀这辈子不可能有救了呢!

    “你呢,你又是打算蹂.躏谁?”

    邢铭一抬手,在楚久头上打了个标记。“这孩子不错。”

    楚久只觉得脑门上一凉,好像被人推了一把,后退一步,微微惊讶。刚刚那神马,我为什么突然有种被人打上了私有标记的错觉?

    不能不说,这世上的死心眼儿,或许都是有第六感的。

    南宫狗蛋囧囧有神的看着楚久脑门上浮现出来的幽绿幽绿的“家养”二字。

    我错了……我不该对鬼修这种审美死绝的糟心玩意保持任何幻想。

    ……

    杨夕在意识朦胧中,觉得自己好像躺在一团棉花里。很舒服……舒服?

    杨夕在一瞬间睁开了眼睛,在程家睡觉睡舒服了,那绝对是耽误了干活,要罚午饭的!

    然后又反应过来,啊,我已经不在程家了。

    我现在是昆仑弟子,有自己的芥子石洞府呢……等等!

    目之所及,不算华贵,却也十分精美的拔步床。水红色杏花纱帐,桃粉色蚕丝被褥……

    杨小驴子噌的一下从被窝里窜数来,脑袋里面十分震惊:我这是被绑架了!

    屋子里没人,杨夕看看自己身上,一套雪白雪白的中衣。手指头被人小心的包扎过。左右瞧瞧,那套颜色深浅不一的昆仑弟子服,正挂在墙上。旁边还挂了一件水蓝色的长纱衣裙。

    杨夕挠挠头,这不太像绑架的样子,除非我是被谁绑去做小妾什么的……可是那得多不长眼睛,才能看上我呢?

    忽然想到什么,一摸左眼,我的眼罩呢?每次摘了眼罩就会遇到不长眼的男人!

    哦!在梳妆台上。旁边还有好多簪子水粉什么的。

    杨小驴子伸手拿了墙上的衣服,旁边那件漂亮的纱衣一眼都没看。

    坐在梳妆台前,默默梳头,照例扎成两个简单的包包,戴上眼罩。水粉一眼没看。

    想了想,很没节操的把金簪、玉镯什么的揣兜里了。

    走到门口,轻轻一推,门没锁……

    门刚推开,杨夕就觉得眼前有人影遮了日光。隐约可见是一处小院儿。圈禁?守卫?

    杨夕暴起发难,一脚把面前的人踹倒,天罗绞杀阵——绊字诀!

    灵丝在两手间拉成一道细长的线,幽冷锋利,随时准备好割喉。

    杨夕压低了嗓子:“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哪里?”

    怎么觉得这守卫差得太过了一些?

    她是把这个“守卫”背着身踹倒的,此时正骑在人家后背上,膝盖夹着脑袋,两手灵丝逼在脖子上。

    仔细瞅瞅……这一身法宝……金灿灿的衣服……瘦弱无力的身子骨……

    略有点像景小王爷。

    好像真是景小王爷……

    杨夕尴尬了,这哪里还不知,肯定是人家收留了自己。自己却恩将仇报了呢?正要说点什么,却听景中秀开始哆哆嗦嗦的喊:

    “我我我我……我叫张二狗,是这家院子的奴才。这家主人干了什么都跟我没关系,家主人所做之事本就丧尽天良天怒人怨,好汉要杀人灭口,小人这就带你去!或者您要劫财劫色,劫财我带您去库房,劫色屋里有个十几岁的嫩丫头……您要实在……实在好男色的话……求好汉您轻点,我保证闭着眼睛不看您长什么样!”

    杨夕:“……”

    小王爷贪生怕死……果然名不虚传……

    名声,钱财,义气,尊严什么的,这就扔干净了。真是没一样舍不得……

    杨夕想了想,还是觉得有点心虚,于是低着嗓子:“我现在放开你,你要保证不论看到什么,都不能跟我寻仇。”

    景中秀:“我保证不看!”

    杨夕:“重点是不寻仇!”

    景中秀:“绝不寻仇,否则让我天打雷劈!”

    杨夕终于放开了景中秀。结果那厮居然死死闭着眼,真的不看。

    杨夕:“你睁眼吧。”

    景中秀仍是哆嗦:“我……我不睁……睁眼会被灭口的。”

    杨夕:“我保证不灭口。”

    景中秀:“我不信,我绝对不会睁眼的!”

    忽然觉得不对,这脆生生的娃娃音,怎么有点儿耳熟?

    景中秀猛然睁眼,只见带了眼罩的包包头小丫头,一脸乖乖的蹲在自己面前。笑得十分谄媚。

    景中秀当场跳起来,提着扫把满院子追打杨夕:

    “杨夕你个畜生!畜生!老子果然就不该听了残剑的,收下你这祸害!老子供你吃供你喝,三天就把你养得水当当的,结果你就这么恩将仇报!特么的青锋好容易被掌门捉去闭关了,老子好容易不用天天被他压了,你特么又来压老子!还骑老子的脖子!”

    景中秀自然是打不过杨夕的,但是杨夕心虚呀,满院子乱跑,被追得提溜转:“小王爷,你说话不算数,说好不寻仇的,你会遭天打雷劈的!”

    景中秀边追边吼:“那特么是张二狗发的誓,跟老子没关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返回目页

如果您喜欢,请把《(修真)师姐的剑第94章 夜幕下的昆仑(一)》,方便以后阅读(修真)师姐的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修真)师姐的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

http://www.vxiaotou.com